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康斯坦丁

56.6万浏览    3522参与
玄言

龙族:happy ending

第三十九章 青铜与火

幻影中,路明非与诺顿产生了灵视。


一望无际的荒原上,人们高举火把,竖起战旗,每个人脸上的带着虔诚。


“我们要回去了么?”弟弟对哥哥说。


“是的,我们就要回到故乡了。”哥哥看着天边的云,云上就是满天星河。


“我们要让我们的火,燃烧整个黑夜。”他忽然看向弟弟。


“可是我们的力量太弱小了,天空、山脉、海洋,无论哪个都比我们强大。”弟弟低着头。


“如果我们失败了,会怎么样?”弟弟忽然发问。


哥哥握住弟弟颤抖的双手。


“到时候,我就会将你吃掉,我们兄弟就再也不会分开了。”哥哥摸摸弟弟的脑袋,“那时,我会化作复仇的火焰,将世......

第三十九章 青铜与火

幻影中,路明非与诺顿产生了灵视。


一望无际的荒原上,人们高举火把,竖起战旗,每个人脸上的带着虔诚。


“我们要回去了么?”弟弟对哥哥说。


“是的,我们就要回到故乡了。”哥哥看着天边的云,云上就是满天星河。


“我们要让我们的火,燃烧整个黑夜。”他忽然看向弟弟。


“可是我们的力量太弱小了,天空、山脉、海洋,无论哪个都比我们强大。”弟弟低着头。


“如果我们失败了,会怎么样?”弟弟忽然发问。


哥哥握住弟弟颤抖的双手。


“到时候,我就会将你吃掉,我们兄弟就再也不会分开了。”哥哥摸摸弟弟的脑袋,“那时,我会化作复仇的火焰,将世界都焚烧殆尽。”


弟弟笑了。


“好啊,你吃掉我,我们兄弟永远都不会分开。”


弟弟依偎在哥哥身旁,看着黎明将至。


幻境结束,路明非猛的惊醒。


刚才他看到的,是龙王的过去?


也许教授们的研究是错误的,龙王并非冷血无情的爬行类,某种意义上,他们的感情和人类也很相似。


“康斯坦丁,康斯坦丁……”诺顿表情逐渐狰狞。


“师兄,小心。”路明非警觉起来,身体里龙血沸腾,将身上的伤渐渐修复。


“原来你……还没死。”诺顿语气欣喜。


“嗯?”路明非眼睛一眯,什么情况?。


诺顿突然冲到楚子航身前,楚子航举刀抵挡,诺顿挥剑弹开。


一剑砍向楚子航。


火光四射,以楚子航为中心的半径三米内,燃起赤色火焰。


诺顿布满鳞片的脸上浮现出欣喜。


“不是‘君炎’。”楚子航摇摇头看向路明非。


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路明非大脑宕机。


“不打了,坐下聊聊?”诺顿将手中承影剑一抛,其余五把名剑也跟着飞去。


诺顿锦袍一挥,几人之间摆上酒食。


路明非与楚子航面面相觑。


楚子航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眉头一皱。


“老唐,你这是?”路明非小心问到,这是他没有料到的。


“康斯坦丁没有死。”诺顿倒酒。


“什么?”路明非懵了,“可我亲眼看见他……”


被贤者之石磨制的子弹击中了……


路明非忽然醒悟过来,他知道一直被他遗漏的点在哪里了。


康斯坦丁的龙骨十字一直没有出现!


那是不是就可以证明……康斯坦丁没有死去!


路明非忽然觉得这一切明朗起来了。


这样的话,是不是可以让老唐也活下去?


路明非越想越兴奋,但他突然想到一个问题。


康斯坦丁现在哪?


看向楚子航,路明非瞳孔一缩。


不可能吧!


看到路明非的表情变化,诺顿摇了摇头。


“看来你还不懂龙族‘茧化’的概念。”


“茧化?”路明非疑惑道。


“‘茧化’是需要祭品的,‘茧化’需要将灵魂寄托于祭品之上。”诺顿解释道。


“祭品?!”路明非看向楚子航。


诺顿点了点头。


“是的,你的这位朋友,就是康斯坦丁‘茧化’的祭品。”


路明非的脸瞬间变得煞白。


“不用担心,康斯坦丁的‘茧化’并不会让你的朋友陷入危险,反而……”诺顿看着楚子航,眼中严重说不清的意味,“给了他一场大机缘。”


“机缘?”路明非问道。


楚子航却像是明白了什么,低头沉默不语。


“你是否发现他所发出的火焰变了。”诺顿玩味的笑着。


“君炎变成了赤色的!”路明非反应了过来。


“那是康斯坦丁的火焰。”诺顿一字一顿的说道:“康斯坦丁将他火焰的权柄转让给了他!”


此时路明非心中仿佛有万道惊雷劈过。


“所以,现在的康斯坦丁已经不是龙王了,现在的龙王……”诺顿看向楚子航,“是你的这位朋友。”


“这……怎么可能!”龙王的权柄怎么可能转让?剩下的话路明非没有说出口。


楚子航将手伸出,一抹赤色火焰生出。


“这……”太离谱了。


诺顿站起身。


“康斯坦丁既然将火焰的权柄交给你,你就要守护好他的‘茧’。”


楚子航默默点了点头。


“康斯坦丁为什么要将火焰权柄交给师兄?”路明非连忙问到。


“在此之前我也不知道,但刚刚的灵视应该康斯坦丁想让我看到的,现在我明白了。”诺顿说。


“这个孩子不想当什么龙王,他只是想当一个哥哥的弟弟罢了。”


“那你呢?”


“从今天开始,我也不再是龙王了,你们走吧。”


“很抱歉,我们今天来是有任务的,我们还不能走。”


“还想要我的脑袋?”诺顿皱眉。


“不,老唐,我是想让你活的,但是就这么回去,校方那边说不过去。”路明非摇摇头。


“那你想怎么做?”


“我这里有一份炼金矩阵。”


路明非拿出那份中世纪的奴役炼金矩阵。


…………


“你想要我的灵魂臣服?”诺顿威严的质问。


“只有这样才能保证你的安全!”路明非不肯退让。


这么一人一龙僵持着。


路明非在这件事上,坚决不肯退缩,只有这样,才能给老唐活下去的理由。


许久,还是诺顿先低头了。


“我可以改造这个矩阵,使它成为一个平等的契约。届时我将不再是青铜之王。”


“还有这种操作?老唐,真他娘有你的。”路明非十分欣喜。


“我只是厌倦这种生活了,当个人类未必不好。”老唐在地上刻画这炼金矩阵。


路明非拍拍老唐的肩膀。


“我很庆幸,我们还是朋友。”


“龙王是不可能与人类成为朋友的。”


“但你马上不是了。”


“滚。”


“回去一起打星际?”


“看老子打爆你。”


“就你?告诉你个秘密,我之前一直用红点跟你打的。”


老唐没有说话,默默竖了个中指。


“完成了,等这个矩阵运行结束后,你就是新的青铜之王了。”


“那你……”路明非还想说什么。


老唐摆了摆手。


“失去青铜权柄我仍然有自保之力。”


“我现在,只是一个还未归家孩子的哥哥。”



玄言

龙族:happy ending

第三十八章 天下名剑

偌大的青铜宫殿只有路明非和诺顿。


一人一龙对视着,诺顿眼里的怒火如同实质,仿佛要将这些杀死了他弟弟的、卑微的人类焚烧殆尽。


“你们龙类真是奇怪。”路明非率先开口“明明拼命的想要杀死同类,却会因为兄弟的死而感到悲伤。”


诺顿沉默许久说道,“是啊,我们拼命的想杀死自己的兄弟姐妹们,可真正到了与自己的手足兄弟时还是……”


“难以下手对么?”路明非出乎意料的理解龙王的心理,“这就是血之哀,连最亲近的人都不在了的话,活着也没意义了吧。”路明非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心里想的第一个人居然是小魔鬼。


“即便是难以下手也不是你们这些卑贱的混血种可以插手......

第三十八章 天下名剑

偌大的青铜宫殿只有路明非和诺顿。


一人一龙对视着,诺顿眼里的怒火如同实质,仿佛要将这些杀死了他弟弟的、卑微的人类焚烧殆尽。


“你们龙类真是奇怪。”路明非率先开口“明明拼命的想要杀死同类,却会因为兄弟的死而感到悲伤。”


诺顿沉默许久说道,“是啊,我们拼命的想杀死自己的兄弟姐妹们,可真正到了与自己的手足兄弟时还是……”


“难以下手对么?”路明非出乎意料的理解龙王的心理,“这就是血之哀,连最亲近的人都不在了的话,活着也没意义了吧。”路明非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心里想的第一个人居然是小魔鬼。


“即便是难以下手也不是你们这些卑贱的混血种可以插手的!”诺顿眼神变得凶狠,浑身散发出危险气息。


路明非屏息凝神认真起来了,毕竟这是青铜与火之王!世界的掌权者之一!


“既然如此,那就靠武力解决问题吧!”路明非发出低吼,虽然他不是很想和诺顿进行正面冲突,但事已至此他还是不得不靠武力将老唐镇压。


“Something For Nothing 50%融合。”路明非轻声说道:“Noglues。”


诺顿忽然发现自己不能动用自己的言灵了。


不能使用青铜之权柄的青铜与火之王还 能守住自己的王座么?


不过这样也无所谓,反正在龙族的战争中言灵只是辅助,真正龙族的战争永远是拳拳到肉,不死不休!


路明非拔出炼金刀具——七宗罪之色欲。


这是行动前校长交给楚子航的,进来前他从楚子航手里接过的。


诺顿看着指向自己的刀刃说道,


“将武器对准他原本的锻造者,可是愚蠢的行为。”


路明非笑笑,抚摸着这柄短刀上的花纹,刀身雕刻着龙文、拉丁文,外壁还有古希伯来文。


“你所锻造的刀具,其实也是用来结束你自己生命的吧。”


诺顿瞳孔微微颤动。


“七把刀剑,杀死我七个兄弟姐妹,最后停留在黑色王座前的……只能是我”


“你在说谎,”路明非直视龙王,“这把短刀并非是为了杀死敌人,而是为了自裁,对么?”


诺顿闭上眼,长叹一口气。


路明非继续说道,“龙类并非没有感情,你锻造这把短刀的目的,就是在征服世界,杀掉同类之后用来自杀的吧。”


“够了,别再说了。”


“你想让你弟弟活下去,你不能杀死你的弟弟,但王座上的王只能有一个,所以你决定自裁。”


“够了!别再说了!”诺顿暴怒的睁开双眼,黄金瞳仿佛流动的岩浆,要将世界点燃。


“刺痛你了么?”路明非讥笑。


诺顿怒视着路明非,身上生出一层黑色的鳞片,鳞片如甲胄般包裹住诺顿的躯体,尖锐的爪牙如同利刃。


诺顿一步步向前,龙王的威严随着他的逼近逐渐增强。


路明非不敢大意,将色欲横在身前,体内的龙血将这柄凶器唤醒,刀上微微颤动,似乎这件炼金刀具也知道它即将沾满龙王的血——它本身就是龙王诺顿的终焉!


诺顿金色的竖瞳盯着路明非,下一秒诺顿突然暴起,朝着路明非突袭。


路明非举刀弹开诺顿的利爪,侧身闪开。


路明非喘着粗气,龙王果然不一般,即使是不擅长战斗的炼金之王。


诺顿举拳向地面一砸,路明非忽然感觉到一股能量在四周涌动。


地面上出现一个六芒星阵。


诺顿大手一挥,六把刀剑乱舞,最终落到六芒星上。


“承影”


“纯均”


“干将”


“莫邪”


“鱼肠”


“赤霄”


随着一个个震铄古今名字从诺顿口中说出,这座六芒星阵散发出的气息越发让路明非心惊胆战。


中国的十大名剑,已然出鞘六柄。


霎时间,青铜宫殿被红色光芒笼罩。


诺顿拔起一把古剑,另外五把巍然不动。


诺顿持剑而立,身上散发出的气势越发逼人。


下一秒,诺顿手中的剑便斩向了路明非的咽喉。


在路明非还没反应过来的瞬间,咽喉就被割开,鲜血涌出。


诺顿怒吼一声,另外五把名剑腾空而起,从不同方位攻向路明非。


路明非咬牙,浑身龙血沸腾。


一度·暴血。


色欲弹开诺顿手中的承影剑。


路明非手臂飞速挥舞,手中色欲如飞跃夭纵的游龙,每一击都带着无可匹敌的雷霆之势。


路明非身形流转,一人独敌六把名剑。


剑风乱舞,带有啸啸剑鸣。


龙王诺顿竟然还是一位剑道宗师。


诺顿手中承影剑大开大合,直取路明非面门。


路明非刚刚击退从下而来的鱼肠剑,根本无从防守。


剑刃入骨,承影直直插入路明非胸膛。


路明非吐了口血,死死拉住诺顿肩膀,在诺顿震惊的眼神中,手中色欲也送入诺顿的腹部。


“老唐,谁说虫族打不过人族的。”路明非露出笑容。


中刀的诺顿松开手中的剑,连连后退。


路明非气若游丝的倒在地上。


诺顿踉踉跄跄的向走路明非走来。


“可惜,我不是人族,我是神族。只有我,才能是至高无上的神。”


“唉,神族哪来龙王这种bug兵种啊。”路明非叹气,鲜血还是不断的从口中冒出,“我就知道,凭一人之力单刷龙王还是不可能的。”


“所以……”路明非话锋一转,再次露出贱贱的笑容,“我组队来的,我还有队友。”


楚子航突然从诺顿身后蹿出,手中“村雨”向下刺向龙王。


“你怎么会在这里?参孙呢?”诺顿后背被划伤长长的一道。


“你还是先关心你自己吧。”楚子航将刀横于身前。


“啧。”诺顿后退,同时控制全部飞剑刺向路明非。


“该死。”楚子航扑向龙王。


现在,要么飞剑杀死路明非,楚子航杀死龙王。


要么,楚子航先一步杀死诺顿。


“君炎!”楚子航吼道。


赤色的火焰爆开,以楚子航为中心发出前所未有的力量。


路明非愣住了,他从未见过楚子航使出这样的君炎。


诺顿也愣了,任凭火焰将它笼罩。


一抹幻影,绽放于火焰当中。



玄言

龙族:happy ending

第三十七章 诺顿

路明非随参孙来到一个小房间。


诺顿与康斯坦丁的房间。


狭小的空间,暗淡的烛光,还有诺顿的杀气。


路明非心里一惊,这不就是当年楚霸王的鸿门宴吗?!


“陛下,贵客已送到,还有什么吩咐吗?”参孙毕恭毕敬。


“退下吧。”诺顿摆摆手尽显帝王威严


参孙离开,房间内自身诺顿和路明非两个人,啊不,一人一龙。


路明非环视四周,他不确定诺顿是否有布置暗器。


路明非打量着这个房间。


房间中的墙上原本挂着两件长袍,现在只剩一件。


另一件大一些的,现在在眼前这个帝王般的男人身上,一身灰色的长袍,穿出了龙袍的感觉。


路明非忽然......

第三十七章 诺顿

路明非随参孙来到一个小房间。


诺顿与康斯坦丁的房间。


狭小的空间,暗淡的烛光,还有诺顿的杀气。


路明非心里一惊,这不就是当年楚霸王的鸿门宴吗?!


“陛下,贵客已送到,还有什么吩咐吗?”参孙毕恭毕敬。


“退下吧。”诺顿摆摆手尽显帝王威严


参孙离开,房间内自身诺顿和路明非两个人,啊不,一人一龙。


路明非环视四周,他不确定诺顿是否有布置暗器。


路明非打量着这个房间。


房间中的墙上原本挂着两件长袍,现在只剩一件。


另一件大一些的,现在在眼前这个帝王般的男人身上,一身灰色的长袍,穿出了龙袍的感觉。


路明非忽然觉得此时这个男人的脸有些陌生了。


是的,现在他是青铜之王——诺顿。


“坐。”诺顿身前的桌子上放着两个青铜酒杯,他将一个推到路明非身前。


越来越像鸿门宴了。


“霸王,呸,老唐……”路明非战战兢兢坐下。


“存放了一千年的酒,其他地方喝不到。”诺顿摩挲着杯子上的青铜花纹,花纹的线条组成一只吐露獠牙的剑齿豹。


“……”路明非没敢再说话,毕竟是他愧对老唐,心里多少有些心虚。


“那一千年里都是他在陪我。”诺顿眼睛微眯。


路明非自然知道他说的是谁。


“我们互相约定,醒来之后一起喝一坛,为我们的新生。”


“可是……他死了。”诺顿语气平静。


路明非似乎感觉到气压变低。


“你听我解释……”路明非越说心里越没底。


“解释什么?”诺顿冷笑,“把我叫到卡塞尔学院,再放出康斯坦丁,让我亲眼目睹他的死亡……”


诺顿凑近了一些,“路明非,你真是下的一手好棋啊。”


“不是这样的,我……”路明非连忙辩解。


“你以为你是谁?把所有人计算进你的棋盘,想要主宰我们的命运?!”诺顿突然发怒,无可匹敌君威肆意散发出来,笼罩整个房间。


路明非噎住了,是啊,他是想执掌大局,将命运踩在脚下。


可现在发生的一切证明他错了,大错特错!


玩弄他人命运的人,终将被命运玩弄。


路明非将一把短刀放上桌面。


一把肋差似的短刀。


七宗罪——色欲。


“事到如今,也只有武力可以解决了。”路明非叹气说道。


“终于图穷匕见了么?”诺顿脸上露出不屑的笑容。


房间外,青铜宫殿。


楚子航正在拍照取证,无数复杂的炼金矩阵顺着数据线传回“摩尼亚赫”号。


“喂,你在干什么。”参孙看见楚子航的举动,疑惑的问道。


“拍照。”


“哦。”


说完,参孙拿出一个东西递到楚子航身前。


楚子航定睛一看,瞬间无语。


“你会用?教教我。”参孙拿出的,正是一个手机。


“你在这下面怎么会有手机?”楚子航感到疑惑。


“达丽拉带回来的,我和达丽拉一直在这里等待王的回归,我们一起沉睡在这里,但达丽拉总是苏醒,去上面吃人。”参孙想了想,说道:“他有吃人的爱好,也正是因为经常苏醒,所以上一次你们入侵的时候,最先醒来的是他。”


“……”


“让他少吃些人,真不知道人这种低贱的生物有什么好吃的,少吃些积点德,不然也不会死那么早。”


“你们龙族不是会‘茧化’么?”楚子航问道。


“‘茧化’是有条件的。”参孙叹息。


“什么条件?”楚子航敏锐的问道。


“算了告诉你吧,反正一会儿王会把你们都杀死。”参孙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茧化’是需要祭品的,‘茧化’需要将灵魂寄托于祭品之上。”


“祭品?”楚子航抓住这个字眼。


“可以是物品,也可以是人,大多数是人类。”参孙解释道:“人类精神脆弱不堪,很容易成为复苏前的养分,这也是为什么众多龙墓中,有许多人类骸骨的原因。”


“……”楚子航低头沉默不语,像是想到了什么。


“话说这个东西到底怎么用?”


“你这个进水了用不了,先用我的。”


小房间内,诺顿大手一挥,房内布置瞬间改变。


不愧是世界上最顶尖的炼金术士。


路明非被诺顿带到青铜宫殿的中心。


“我不会使用炼金术,我们只凭自身力量一战。”诺顿如是说道。


路明非睫毛半垂,眼睛蒙上一层阴影。



如果我有罪请让蝙蝠侠来制裁我

推文 DC

[DC] 闹鬼公寓,但是康斯坦丁

晋江 完结 言情

一发完,就一章

但是超带感!


毕竟康斯坦丁啧啧


喜欢渣康的一定去看看!


我发现一件事

那就是

写渣康的大大,基本不会ooc

是个值得思索的问题?


毕竟那种,怎么说呢,很渣很浪,很颓废,很奇特但是没有糟糕到骨子里的感觉就像猛喝了几口白兰地一样又冲又上头,管他什么的按照平时最不理智和最疯狂的本能去揣摩康斯坦丁的一些做法,但是又要保持那么一丝控制?


我在说什么好奇怪哦


不过还是推荐大家去看一下这个只有一章的小短篇!

————————


简介:*我跟朋友说很想操康斯坦......

[DC] 闹鬼公寓,但是康斯坦丁

晋江 完结 言情

一发完,就一章

但是超带感!


毕竟康斯坦丁啧啧


喜欢渣康的一定去看看!


我发现一件事

那就是

写渣康的大大,基本不会ooc

是个值得思索的问题?


毕竟那种,怎么说呢,很渣很浪,很颓废,很奇特但是没有糟糕到骨子里的感觉就像猛喝了几口白兰地一样又冲又上头,管他什么的按照平时最不理智和最疯狂的本能去揣摩康斯坦丁的一些做法,但是又要保持那么一丝控制?


我在说什么好奇怪哦


不过还是推荐大家去看一下这个只有一章的小短篇!

————————


简介:*我跟朋友说很想操康斯坦丁这个junkie,因为有一种迷人的脆弱感,而且因为他本来就烂所以我把他搞烂到新的层面也不必愧疚,她表示理解并告诉我seek help。



非常哥电影
第十二集:《康斯坦丁》
第十二集:《康斯坦丁》
非常哥电影
第十三集:《康斯坦丁》
第十三集:《康斯坦丁》
非常哥电影
第十一集:《康斯坦丁》
第十一集:《康斯坦丁》
非常哥电影
第十四集:《康斯坦丁》
第十四集:《康斯坦丁》
玄言

龙族:happy ending

第三十六章 白帝城

这次夔门行动有三支队伍。


第一梯队:楚子航 路明非


第二梯队:恺撒 零


第三梯队:陈墨瞳 苏茜


叶胜和酒德亚纪因为确定了情侣关系,外加叶胜还有伤,所以作为后勤人员。


船舱内,诺诺和苏茜在整理东西。


“妞,你说前两支队伍那么强悍,还要咱俩干嘛?”苏茜把随手带的枪械组装起来。


“替补啊,你想啊,如果前两支队伍折了,恺撒没了我发飙,楚子航没了你发飙。咱俩一发飙,提着枪就下去和龙王拼命,直接把龙王干死也不是不可能啊。”诺诺伸了个懒腰。


“噗嗤。”苏茜没憋住笑了。


诺诺也跟着笑。


恺......

第三十六章 白帝城

这次夔门行动有三支队伍。


第一梯队:楚子航 路明非


第二梯队:恺撒 零


第三梯队:陈墨瞳 苏茜


叶胜和酒德亚纪因为确定了情侣关系,外加叶胜还有伤,所以作为后勤人员。


船舱内,诺诺和苏茜在整理东西。


“妞,你说前两支队伍那么强悍,还要咱俩干嘛?”苏茜把随手带的枪械组装起来。


“替补啊,你想啊,如果前两支队伍折了,恺撒没了我发飙,楚子航没了你发飙。咱俩一发飙,提着枪就下去和龙王拼命,直接把龙王干死也不是不可能啊。”诺诺伸了个懒腰。


“噗嗤。”苏茜没憋住笑了。


诺诺也跟着笑。


恺撒从江里捞了鱼烤来吃。


“小心一点,长江最近禁渔的。”楚子航面色平静的说道。


“没关系的,少几条不会有人去数的。”恺撒穿着白色的海军服坐在船尾烤鱼,有种奇怪的违和感。


路明非在一旁端茶倒水递调料。


恺撒非常绅士的把刚烤好的鱼分给船上的女生们,收获一片好评。


“你们还真是悠闲呐。”叶胜走了过来。


“还好还好,死前放松嘛。”路明非管不住嘴,烂话自然而然的飘出,“一会儿下去九死一生,我宁愿当个饱死鬼。”


楚子航将小心剔好刺的烤鱼递给苏茜。


叶胜无奈的看着他们。


“你们好像是来度假的,我们之前行动的时候紧张的需要深呼吸平复心情,但你们的心态看起来都蛮好的。”


“只有不自信才会紧张,强者永远对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无所畏惧。”恺撒笑。


“他一直都这么自信么?”叶胜小声问路明非。


“他比正常人高一个档次。”


“一个档次是多高?”


“这是正常人。”路明非在胸口前比划了一下,“恺撒他在珠穆朗玛峰顶。”


“……”


“好吧。”叶胜看着恺撒无奈的说道。


“对了。”


“嗯?”


“我在青铜宫里迷路的时候谢谢你啊 ”


“没关系,我肯定是想要你和亚纪活下来的嘛,和亚纪的婚礼要邀请我哦。”路明非坏笑。


一旁的亚纪脸已经红透了。


“好的,到时候一定邀请你。”


“喂,什么婚礼,那是还没有的事诶!”亚纪红着脸喊道。


“那脸红什么,又不是关公。”路明非笑着调侃。


“精……精神焕发!”酒德亚纪狡辩。


“喔……我见过你姐姐了,她很感谢我救了你俩,她说你俩要结婚的话,她随两百。”


亚纪别过头,脸红buff果然会降智,绝对不能再和这小子说话了!


路明非和叶胜对视而笑。


就这样,众人过去了一个悠闲的下午。


午夜12:00


“一切准备就绪,开始下潜。”楚子航套上潜水服说道。


“慢着,下潜之前再次检查信号绳及备用信号绳。”曼斯的声音沉着冷静。


“检查完毕,没有缺漏。”楚子航还是一丝不苟。


“开始下潜!”


路明非和楚子航下潜到青铜宫殿的入口。


青铜门前。


路明非拿出早就采好的自己的血样,抹了上去。


青铜门上的活灵睁眼看了他一眼,随即开门。


进入青铜宫殿,路明非发现这里和之前来过的不一样。


里面的齿轮开始运转,无数炼金矩阵闪烁着黯淡的光芒。


“这才是青铜宫,不,白帝城真正的样子 。”路明非被炼金史上伟大的成就震惊了。


楚子航拿出相机拍照取证。


“师兄你在……拍照发朋友圈?龙王会给你点赞吗?”


“我在取证,这些炼金矩阵都是叶胜和亚纪上次来不曾看到的,有研究的必要。”楚子航淡淡的回答。


“相机都拿出来了,不如咱俩合照留念一下?”路明非提议,“万一一会儿出什么意外,咱俩也有个遗相。”


楚子航思考了一下,刚想说这么做是不是不太好,路明非就搂着他的脖子按下快门。


楚子航比路明非高一些,被路明非一搂,不由得弯了弯腰,脸几乎和路明非凑在了一起。


照片顺着数据线传回“摩尼亚赫”号。


曼斯看到这张照片,扶额叹息。


“先生们,你们来是有任务的,你们来度假吗?认真一点。”


“明白,长官!”


“……”


诺诺拉着苏茜说:


“喂,路明非在搂着你男人拍照诶,你都没搂过,不生气么?”


苏茜摇摇头。


“妞,你的想象力太丰富了,他还不是我男人。”


“早晚会是的嘛。”诺诺笑。


听着两人嬉笑打闹,曼斯心中越发没底,他感觉这次任务的难度前所未有的大,就好像……只给唐僧发了猪和水怪,没给猴子一样。


曼斯不得不同烈士与小丑走在同一条道路上。


路明非同楚子航深入白帝城。


“等等,有人。”楚子航警惕的说道。


“师兄,你开玩笑呢,白帝城怎么可能有人,这里只有龙。”路明非说笑着。


“啊啊啊啊啊啊鬼啊。”突然路明非好像看到了什么。


一个穿着汉服的小斯迎面走来。


“两位贵客好,我是参孙。”参孙点头示意。


“我知道,我之前宰过你。”路明非心想。


穿着汉袍的参孙上前,拱手说道:


“陛下已经等待二位多时了,请路明非先生至旧舍一叙。”


楚子航与路明非对视一眼,路明非点点头。


事到如今,即便是鸿门宴,也只能照接了。



代数
:——但蜘蛛不是星星,十字架也...

:——但蜘蛛不是星星,十字架也不是白蔷薇。


想起来当时不画神棍组是因为。康斯坦丁的卷毛。我不会画()


(现在也不会。(。)

自我感觉,呃。还可以。

:——但蜘蛛不是星星,十字架也不是白蔷薇。






想起来当时不画神棍组是因为。康斯坦丁的卷毛。我不会画()


(现在也不会。(。)

自我感觉,呃。还可以。

玄言

龙族:happy ending

第三十五章 夔门行动

路明非来到楚子航待的病房,苏茜已经坐在楚子航旁边为他削苹果。


“师兄你没事吧?”路明非对楚子航说道。


“没有大碍。”楚子航淡淡的回答,好像龙王临死前的爆炸没有对他产生伤害。


“呼~”路明非松了一口气。


“对了,师兄。”路明非似乎想起了什么,“是谁接替了你的位置?那枪是谁开的?”


“嗯……”楚子航努力的回想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


“记不清了,但那个人应该是我的熟人,并且信任他,不然我不会擅离职守的。”


“这样啊……”路明非若有所思。


与此同时。


芬格尔拨通电话。


“喂,我可是都按你的要求做了,下次别再让......

第三十五章 夔门行动

路明非来到楚子航待的病房,苏茜已经坐在楚子航旁边为他削苹果。


“师兄你没事吧?”路明非对楚子航说道。


“没有大碍。”楚子航淡淡的回答,好像龙王临死前的爆炸没有对他产生伤害。


“呼~”路明非松了一口气。


“对了,师兄。”路明非似乎想起了什么,“是谁接替了你的位置?那枪是谁开的?”


“嗯……”楚子航努力的回想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


“记不清了,但那个人应该是我的熟人,并且信任他,不然我不会擅离职守的。”


“这样啊……”路明非若有所思。


与此同时。


芬格尔拨通电话。


“喂,我可是都按你的要求做了,下次别再让我这么干了,很影响我和师弟感情的。”


电话中的声音平静祥和,“没关系,击毙了龙王你可是英雄,而且,你只不过是把事情的发展拉回了正轨。”


电话的屏幕上,联系人正是Hilbert·Ron ·Anjou


一个星期后。


经校医部的严密检查,楚子航出院了。


但楚子航是如何在龙王自爆下活下来并且毫发无损的,这一点还有待研究。


刚出院的楚子航被选入第二次夔门计划,和路明非一队。


然后又是一个星期的训练,确保夔门行动万无一失。


路明非用两个星期,将暴血掌握。这还要感谢楚子航的笔记。


路明非不由得感叹,师兄的笔记做的是真的细,高中时有幸看到过楚师兄的笔记,当时的路明非深刻感受到了学霸光环的照耀。


在受到命运的打击后,路明非很快恢复了信心。


反正当败狗当习惯了,路明非的心态已经稳如老狗。


路明非穿着熟悉的执行部风衣,拍了发朋友圈。


上铺的芬格尔在守夜人论坛策马奔腾,调戏刚入学的小学妹。


“路明非你还在磨蹭什么?化妆吗?”诺诺的声音从隔壁传来。


“喔喔喔喔喔喔喔。”路明非连忙答应。


“喔你个头啊喂,你是公鸡么?”诺诺穿着一件红色格子衬衫,下身是牛仔短裙。


“你这身行头是去度假吗?”路明非看着漂亮的小女巫吐槽道。i謡


“我是三组的啦,前面排两组呢,到了地方再换也来得及啊。”诺诺呲牙笑,露出一个小虎牙。


路明非没话说。


三峡夔门,“摩尼亚赫”号。


曼斯·龙德施泰特教授站在甲板上。


他也没有想过会再次来到这里。


谁也想不到青铜与火之王竟然是双生子,而青铜之王诺顿竟然回到了白帝城。


听说执行部人手不够,派不出人来,参与这次行动的竟然还有刚入学的新生,还是在首发队伍。


“校长真是太儿戏了。”曼斯摇了摇头。


“船长,他们来了。”叶胜走到曼斯身边,还敬了个军礼。


“唉,这次的执行者水下作业的经验不多,你要多教教他们。”曼斯严肃着说。


“明白,长官。”叶胜再次敬礼。


“别搞美国海军那套,少看点电影。”曼斯皱眉。


“明白,长官。”


“唉,去吧去吧,让我一个人静静。”


“静静是谁?”


“滚。”


“明白,长官。”



代数
我再画点吊的()。 一些很雷的...

我再画点吊的()。

一些很雷的所薄荷和神棍组。

就是说。差点忘记我还磕神棍。目移。

我再画点吊的()。

一些很雷的所薄荷和神棍组。

就是说。差点忘记我还磕神棍。目移。

查询高柱精神状态

心情:dc不画我画(画了个啥)

心情:dc不画我画(画了个啥)

玄言

龙族:happy ending

第三十三章 兄弟

“抱歉校长,我不能胜任狙击手的职责。”


昂热愣了一下。


“为什么?”昂热疑惑的问道。


“额,因为看到龙王我会手抖,手一抖,就不准了。”


说完路明非就后悔了,还有比这更蹩脚的理由吗?


“这样啊。”昂热叹气,“那么谁能胜任这个任务呢?”


路明非忽然眼睛一亮,说道:


“校长,我这里有个合适的人选。”


一分钟后,穿着作战服的楚子航出现在昂热面前。


“校长您好。”楚子航在紧急的情况下依旧沉着冷静。


昂热点了点头,然后以“学校有一个重要的任务交给你”做开头,以“希望你能够不辜负学校的信任,完成这个任务。”做结尾。......

第三十三章 兄弟

“抱歉校长,我不能胜任狙击手的职责。”


昂热愣了一下。


“为什么?”昂热疑惑的问道。


“额,因为看到龙王我会手抖,手一抖,就不准了。”


说完路明非就后悔了,还有比这更蹩脚的理由吗?


“这样啊。”昂热叹气,“那么谁能胜任这个任务呢?”


路明非忽然眼睛一亮,说道:


“校长,我这里有个合适的人选。”


一分钟后,穿着作战服的楚子航出现在昂热面前。


“校长您好。”楚子航在紧急的情况下依旧沉着冷静。


昂热点了点头,然后以“学校有一个重要的任务交给你”做开头,以“希望你能够不辜负学校的信任,完成这个任务。”做结尾。


楚子航听完,表示一定不会失误,接过了路明非手中的大口径狙击枪。


楚子航是个靠谱的人,除了路明非是昂热最放心的人了,所以把这个光荣的任务交给他也没什么问题。


临走时,路明非凑到楚子航耳边说了一句话,楚子航听后思考片刻点了点头。


楚子航离开去寻找视野良好的制高点,昂热和路明非望着他的背影,像是一头孤狼。


“师兄真是可靠的人啊。”路明非感叹。


“其实你也可以很可靠。”昂热意味深长的看着路明非。


路明非被他看的不自在,连忙转移话题。


“我们赶紧去英灵殿吧,龙王在那里 ”


昂热点了点头,忽然昂热从袖口抽出折刀,刺向路明非的方向。


“叮。”路明非身后发出清脆的金属碰撞声音。


路明非赶紧转身,手中握紧的短弧刀划出一道弧线。


“轰”一阵金铁轰鸣声,路明非看清了身后的那个人。


“冰窖”中出现的白袍入侵者。


在路明非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白袍入侵者已经越过路明非,直直冲向昂热。


昂热反握折刀,向白袍入侵者斩去。


“去龙王那里,为楚子航创造机会!”昂热大声喝道,“我来拖住他!”


路明非闻言没有犹豫,马上向英灵殿冲去。


路明非来到英灵殿时,恺撒正在向康斯坦丁射击。


“老大!”路明非跑过去,“情况怎么样?”


“子弹快打光了,还是拿它没办法。”恺撒皱眉。


“老大,一会儿我上去将它拖住,你看准时机打它额头的这个部位。”路明非向恺撒比划。


恺撒微微一愣,问道:


“你要做什么?”


没等恺撒说完,路明非已经冲出去了。


“停止射击,现在……”路明非大吼,“战场由我来接管。”


好在龙化的效果还没有过去,路明非还承受的住康斯坦丁的高温。


手中的短弧刀以雷霆般的威势斩向龙王。


金色的血液飞溅到路面上,石砖瞬间被腐蚀出几个洞。


“龙血不止有剧毒,还有腐蚀性?”路明非喃喃自语,“小龙女怎么验的血?”


来不及让路明非胡思乱想,康斯坦丁吃痛发出怒火,双目爆发出璀璨的金色,赤色的火焰向路明非袭来。


“我去,喷火龙?抓回去就不用煤气了吧。”路明非开启嘲讽。


路明非不给康斯坦丁进攻的机会,闪身上前,围绕龙王发起进攻。


路明非挥舞双刃,身形矫健,刀若游龙。


短短几秒,康斯坦丁身上多了数十道伤口。


康斯坦丁没有路明非的动作快,被路明非一阵拉扯,逐渐失控。


“滚。”康斯坦丁周围升起一圈赤色火焰。


“喂,看不出来你还是个火法。”路明非赶紧后退闪避。


“还骂人,你是怎么用这么高的温度说出这么冰冷的话的。”路明非手中的短弧刀配合垃圾话一起发动,听得场外的卡塞尔学生叹为观止。


康斯坦丁怒火中烧,口中吐出生涩的音节。


“言灵·君炎”发动。


暴君的怒火,足以把违逆者烧成骨灰。


“啊啊啊啊啊啊啊。”路明非大叫,身上细密的鳞片已经烧黑,红色的液体从身上流出。


他在往外渗血。


还好龙化的强大恢复能力救了他。


他撞在康斯坦丁身上,像是想要给它一个拥抱,但手中的短弧刀已经像钩子一样刺进龙王的腹部,但深入的部分马上就被龙王体内的高温熔化了。


短弧刀只剩一柄,路明非对准康斯坦丁的咽喉就是一刀。


“恺撒,快!”路明非口中吐着鲜血,大声喊道。


恺撒被这么不要命的打法震惊了,他从没见过这么不要命的打法,几乎是以伤换伤。


恺撒当机立断,马上下令。


“全体射击,瞄准龙王额头,注意不要误伤路明非。”


一时间枪林弹雨,龙王的额头不断受到弗利嘉子弹动能的冲击。


龙王额头上的第三只眼逐渐张开。


路明非看准时机,将剩下的那柄短弧刀送进龙王的死穴。


康斯坦丁发出一声悲鸣。双手下垂,跪了下去。


路明非喘着粗气,瘫坐在地。


“看来是解决了。”路明非终于露出笑容。


路明非身上的龙化状态也解除了,转过身向恺撒挥手。


恺撒也松了口气,在他看来,刚才冲上去的应该是他,不是为了荣耀,也不是为了逞能,而是他的正义无法让他允许一个刚入学的一年级冲在他前面。


他是作为前辈的,他相信,要是换了楚子航的话,他也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冲在路明非前面。


不过还好,路明非平安无事。


恺撒瞳孔忽然睁大,他似乎看见龙王……动了!


龙王还没死透。


“路明非!”恺撒喊到。


路明非忽的感觉到身后传来一股热浪。


他忽然想起来校长说过。


只有贤者之石才能对龙王造成致命的伤害。


“路明非!”


路明非来不及回头,但他听出来,这是师兄的声音。


楚子航的身体一头撞在康斯坦丁身上。


“师兄!”


你怎么会在这里?


路明非大脑一片空白。


“砰!”一声枪响。


路明非只觉得眼前一道红色的流星划过。


贤者之石炼制的子弹精准无误的击中了龙王的死穴。


这一幕,刚好落在了老唐的眼中。


老唐向康斯坦丁的方向跑去。


“康斯坦丁!”


康斯坦丁的目光看向哥哥。


“哥哥。”他的嘴唇动了动,可是刚才路明非割他喉的时候,破坏了声带,他现在只能发出沙哑模糊的音节。


刹那间,以康斯坦丁为中心,发生了一个小范围爆炸。


火光照亮了路明非和老唐的脸。


“师兄。”路明非瞪大眼睛,楚子航为了保护他,将康斯坦丁推向一边,康斯坦丁自爆时,他在爆炸中心。


路明非完全慌了,他妄想挑战命运女神的权威,将一切布局。


可最终,玩弄命运的人,最终会得到命运的惩罚。


局面已经彻底脱出他的掌控,白袍入侵者,救场的楚子航,不知从何而来的子弹,还有突然跑来的老唐。


一切全乱了。


对命运发起的冲锋,路明非扑了个空,还被命运回击。


路明非失魂落魄的瘫坐在地上。


“康斯坦丁……”老唐,不,龙王诺顿,没有察觉,他那张颇有喜相的脸上,流下两行眼泪,“弟弟。”



玄言

龙族:happy ending

第三十二章 康斯坦丁

昂热从他的办公室出来,手中还提着一个黑色的手提箱,上面印着半朽的世界树。


“路明非。”看到路明非在向战场中央狂奔,昂热连忙叫住他。


路明非看到校长在叫自己,又想到自己刚才的行径,不免有些心虚。


不会被发现了吧?路明非心想。


“这个给你,一会儿我上去牵制龙王,你负责给它致命一击。”昂热将手中的提箱递给路明非。


“龙王?怎么会有龙王。”路明非装傻。


“学院遭到敌人入侵了,入侵者的目的就是龙王,我们得把他送回棺材。”昂热目光深沉,“不然一会儿惊动了其他人就不太好了。”


“谁?政府么?那么大的火光应该早就被卫星什么的拍到了吧!......

第三十二章 康斯坦丁

昂热从他的办公室出来,手中还提着一个黑色的手提箱,上面印着半朽的世界树。


“路明非。”看到路明非在向战场中央狂奔,昂热连忙叫住他。


路明非看到校长在叫自己,又想到自己刚才的行径,不免有些心虚。


不会被发现了吧?路明非心想。


“这个给你,一会儿我上去牵制龙王,你负责给它致命一击。”昂热将手中的提箱递给路明非。


“龙王?怎么会有龙王。”路明非装傻。


“学院遭到敌人入侵了,入侵者的目的就是龙王,我们得把他送回棺材。”昂热目光深沉,“不然一会儿惊动了其他人就不太好了。”


“谁?政府么?那么大的火光应该早就被卫星什么的拍到了吧!”火光照亮了路明非的脸。


“诺玛会对卫星进行屏蔽,不过还是要速战速决。”昂热沉声说道。


“明白了。”路明非点头。


“这个给你。”昂热将手提箱递给路明非。


“这是什么?”


“打开它,你就知道了。”昂热点燃一支雪茄,他的脸埋藏在火光和烟雾中。


手提箱里面是未组装的大口径狙击枪,以及一个圆柱形石英玻璃密封管。


“这是?”路明非装傻充愣。


“贤者之石,第五元素‘精神’的结晶体。传说中只有顶级的炼金师才能炼出,现在贤者之石的炼制方法已经失传了,”昂热将贤者之石塞到路明非的手中,“这种东西,用一个少一个。一会儿我去拖住龙王,你负责把这颗致命的子弹打进龙王的第三只眼。”


昂热眼神坚毅,像是准备随时去赴死一般。


路明非呆呆的看着眼前这个老人英明神武、意气风发,烂话脱口而出。


“第三只眼?他是二郎神?”


“在这么紧急的情况下,还能保持……幽默感,可见你的心理承受能力确实是‘S’级的。”昂热投来赞赏的目光,“但龙王不会跟你开玩笑,它的第三只眼在它的额头,那里是它的死穴,当它张开的时候,就是你射击的时候。”


“机会,只有一次。”昂热拍了拍路明非的肩膀,“不要打偏了。”


路明非小鸡啄米似的点头。


英灵殿。


恺撒几人躲在英灵殿中,外面浑身燃着火焰的人形怪物正在逼近。


“暂时休战?”恺撒说道。


“你也可以选择制服我们之后独自面对发怒的康斯坦丁。”酒德麻衣边说边在格洛克中装填子弹。


“外面那是青铜与火之王?”恺撒问道。


“当然,青铜与火之王,康斯坦丁。”酒德麻衣装填好子弹,起身走向外面。


“既然是青铜与火之王,钢芯子弹也对它没用了。”恺撒看着酒德麻衣手中的格洛克说道


“是啊,所以我用的是弗利嘉子弹,普通的钢芯子弹还没有靠近龙王就会熔化,而弗利嘉子弹打出去的动能会发生在龙王身上……”


“所以弗利嘉子弹不能对它造成伤害,但能击退它。”恺撒接过酒德麻衣的话。


“是的。”酒德麻衣举枪射击。


“换弗利嘉子弹!”恺撒指挥还站着的学生。


龙王的威压太过强大,血统稍低的混血种已经无法做到站立,只有“A”级及以上的学员才能幸免。


红色弹头的弗利嘉子弹倾泻而出,形成一片弹幕。


康斯坦丁被击退,口中发出阵阵低吼。


“哥哥,你在哪?”


游泳馆内,老唐突然打了个寒颤。


“怎么了?”芬格尔问道。


“忽然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老唐声音颤抖着。


“没关系的,有师弟他们在外边顶着 我们这边绝对安全。”芬格尔拍着胸膛表示不用担心。


“外面怎么了?”老唐看向窗外。


“貌似是龙王入侵。”


“龙王……”老唐忽然感觉精神有点恍惚,隐隐又听到有人在叫他哥哥。


“哥哥。”他似乎看见男孩张开双臂,像是要与他拥抱。


老唐动了动喉咙,感觉无比的燥热。


“怎么会这么热?”芬格尔抱怨。


是啊,怎么会这么热?像是……浑身燃着了一样。


对了,火焰,火焰中的那个孩子。


老唐头脑混乱,眼前像是出现了幻觉。


火焰中的男孩,高举着火把的人们,老唐看不清他们的脸,但他能感觉到,所有人都充满了恶意。


男孩像耶稣一样被绑在十字架上,微笑着看着他,他的笑容在火焰中被熔化。


“不,不,怎么可能。”老唐失魂落魄,眼前画面混乱,人们高声诵读着圣经,手舞足蹈。


“康斯坦丁!”他大吼,低下头,心中像是有无尽的怒火,却不知向谁发泄。


“弟弟。”老唐抬起头,两行清泪从眼角流下。


“出现幻觉了么?”芬格尔观察着老唐的反应。“龙王基因要压过人类的基因了么?”


“不过放心吧,你的怒火很快就能发泄了。”芬格尔摇摇头。


旁边的零已经昏迷。


“师弟啊,你可千万别怪师兄啊。”



瓜º

混邪同人女就是我 嗯嗯 我流3p捏

混邪同人女就是我 嗯嗯 我流3p捏

Deseo

画了康斯坦丁原罪封面

p1上色

p2黑白线稿

画了康斯坦丁原罪封面

p1上色

p2黑白线稿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