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康蝙

13302浏览    120参与
小树睡着啦
渣康扮演者马甜甜穿着蝙蝠侠t恤...

渣康扮演者马甜甜穿着蝙蝠侠t恤..我不管这就是康蝙在发糖!(手动狗头

渣康扮演者马甜甜穿着蝙蝠侠t恤..我不管这就是康蝙在发糖!(手动狗头

彗星生物物语

【DCU】关于某两位知名侦探的旧文存档三则

之前找旧文的时候才发现又双叒叕被屏蔽了一篇
干脆把写过的三篇都备份一下免得又找不到了;_;
分别是2014圣诞节、2016圣诞节和2017圣诞节的贺文
前两篇是当年SY的许愿礼物

【DCU/不义联盟-康斯坦丁/蝙蝠侠】
<直到世界毁灭>----------图片地址
<直到世界毁灭>----------网页地址
看完当时的不义后诞生的感想
在不义的背景下想要幸福和圆满似乎是非常困难的事
即使如此也要尽量让他们在一起~

【DCU/Movie&TV-蝙蝠侠/康斯坦丁】
<Their Story Begins>----------图片地址
<Their Story Begins...

之前找旧文的时候才发现又双叒叕被屏蔽了一篇
干脆把写过的三篇都备份一下免得又找不到了;_;
分别是2014圣诞节、2016圣诞节和2017圣诞节的贺文
前两篇是当年SY的许愿礼物

【DCU/不义联盟-康斯坦丁/蝙蝠侠】
<直到世界毁灭>----------图片地址
<直到世界毁灭>----------网页地址
看完当时的不义后诞生的感想
在不义的背景下想要幸福和圆满似乎是非常困难的事
即使如此也要尽量让他们在一起~

【DCU/Movie&TV-蝙蝠侠/康斯坦丁】
<Their Story Begins>----------图片地址
<Their Story Begins>----------网页地址
少爷的形象参考2005电影侠影之谜
康斯坦丁综合参考2005电影和2014电视剧,金发
想写一个非生活废的少爷和一个有人情味的渣康

【DCU/Movie&TV-蝙蝠侠/康斯坦丁】
<自投罗网>断章----------图片地址
<自投罗网>断章----------网页地址
少爷的形象主要参照了诺兰版
康斯坦丁的形象综合参照了电影版与电视剧版,金发
DS设定,私设为全民合法关系
Dom蝙蝠侠(布鲁斯韦恩) / Sub约翰康斯坦丁
中间本来设定了一个案子但是拖得久了就……坑了【喂
控制欲很强的Dom和随心所欲惯了的Sub

PS.写完简介才发现原来驱魔人的电影和黑暗骑士三部曲第一部是同一年上映的,这就是所谓的冥冥之中的缘分吧!
某个世界中的他们一定是命中注定要在一起的!

饕餮

说再见
在见义勇为,热心肠的哥谭好心市民【康斯坦丁】帮助下
蝙蝠侠克服童年PTSD,走出邪教阴影。
化尘归土
永眠了

😭

他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了

说再见
在见义勇为,热心肠的哥谭好心市民【康斯坦丁】帮助下
蝙蝠侠克服童年PTSD,走出邪教阴影。
化尘归土
永眠了

😭

他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了

黑记ToFu坊

【不义:第三年】蝙康萌点不完全整理 (一)


前情:阿康带着蝙蝠侠去找上都夫人帮忙,被痛失爱人的上都夫人怒斥的阿康走出门外,蝙蝠侠安慰他。

(以下全是我的渣渣翻译)


P1

蝙:她只是太生气了

康:她是对的,我不是个好人


P2

蝙:我不相信那个。我看你,看到的是一个努力去做正确事情的人。


P3

康:你看到的当然是这个。那是因为我想让你看见。

蝙:我没有那么容易受操控。


P4

康:嘿,虽然我刚刚给了你难堪(阿康把蝙蝠侠推地上来着,还冲他大吼让他滚开),我知道你是个真正的英雄。不是那种错漏百出的、黑白通吃的英雄。我知道你大概拯救了这个世界很多次,没有你我可能...

【不义:第三年】蝙康萌点不完全整理 (一)


前情:阿康带着蝙蝠侠去找上都夫人帮忙,被痛失爱人的上都夫人怒斥的阿康走出门外,蝙蝠侠安慰他。

(以下全是我的渣渣翻译)


P1

蝙:她只是太生气了

康:她是对的,我不是个好人


P2

蝙:我不相信那个。我看你,看到的是一个努力去做正确事情的人。


P3

康:你看到的当然是这个。那是因为我想让你看见。

蝙:我没有那么容易受操控。


P4

康:嘿,虽然我刚刚给了你难堪(阿康把蝙蝠侠推地上来着,还冲他大吼让他滚开),我知道你是个真正的英雄。不是那种错漏百出的、黑白通吃的英雄。我知道你大概拯救了这个世界很多次,没有你我可能无法站在这里。


P5

康:好了。去他的。诚实时刻。我发现我欠你的。所以我想为你提供一个大多数人无法给予的帮助。

蝙:“那”是什么?


P6

康:她(上都夫人)说的都是对的。我不是应该被信任的。如果你靠近我,我就直说了吧,你会让你失望的。更糟的,你或者你爱的人会因我而受伤。走开吧。

蝙:我不会这么做的。


后几P就是回心转意的上都夫人帮助阿康,阿康指使蝙蝠侠泡茶【胆子超大!


阿康你是什么心态居然敢指使蝙蝠侠泡茶呀!还要洋甘菊的,啧啧啧,果然是没有英国人解决不了的事。如果有就来一杯茶,还得让蝙蝠侠泡。

幻想寄存处

康斯坦丁的诅咒chapter3

既然打了超蝙tag就要写大超视角

其实我非常纠结大超的称呼


    “他真是个混蛋,哈?”金发男人开始没话找话:“就算干过的事情已经足够帮我自己预定一张直飞地狱的机票——还是头等舱,我还是觉得这事儿太过火了。”

    七年之前,超人觉得自己从未离地狱这么近;而现在,他觉得自己从未离天堂这么远。当然,氪星人坚定的信仰从来只属于拉奥,但在三十多年的地球生活中他学会了这种表达,甚至是用它思考。卡尔不喜欢这种联想,它总是令他不可控制地想起他熟悉布鲁斯就像是熟悉一种思维方式,一种身体语言——一种本不属于自己,却难以分离或改变的事物。他恨这一...

既然打了超蝙tag就要写大超视角

其实我非常纠结大超的称呼


    “他真是个混蛋,哈?”金发男人开始没话找话:“就算干过的事情已经足够帮我自己预定一张直飞地狱的机票——还是头等舱,我还是觉得这事儿太过火了。”

    七年之前,超人觉得自己从未离地狱这么近;而现在,他觉得自己从未离天堂这么远。当然,氪星人坚定的信仰从来只属于拉奥,但在三十多年的地球生活中他学会了这种表达,甚至是用它思考。卡尔不喜欢这种联想,它总是令他不可控制地想起他熟悉布鲁斯就像是熟悉一种思维方式,一种身体语言——一种本不属于自己,却难以分离或改变的事物。他恨这一点,布鲁斯固执又一成不变,在他最绝望的时候也不能给他一丝侥幸。所以,当这个顽固的老朋友不出所料地站在了他的对立面时,卡尔感受到了极端的厌倦,以及以此为引线暴起的怒火。

    超人觉得自己这辈子犯过最大的错误就是认为蝙蝠侠会为谁破例。这一丝侥幸让他洞穿了小丑的胸膛,发动没有必要的战争,现在又让他将一套本不应有的器官强加给昔日的挚友,希望他们能够再次拥有一个孩子。这么多年来他毫无长进,总是盲目地认为所谓的氪星血统对布鲁斯-韦恩有什么特殊的吸引力,直到不久前他终于明白事实恰好相反。而现在,卡尔的几乎是温情地卡住老友的髋骨,一寸一寸地将他尺寸可观的氪星性器捅进下方新生的入口,感到多年来纠结在心中的愤怒终于有所平息。他感觉自己仿佛行走在夜间的大平原,一望无际的空间在他眼前铺展开来,细小的沙砾随着他的脚步沙沙作响。他大可以这样漫不经心地走下去,既不必担心迟到也不用在意边界,星空下的一切都由他来定夺。因此他并不急着动作,而是享受着拥有一切的乐趣,享受着来自指尖的颤抖,享受着俘虏压抑的喘息穿过空气到达自己的耳膜。拉奥啊他真爱这个,就好像一个酒鬼爱他的威士忌,好像一个信徒向他的神明告解。只是他清楚地知道——

    他正在离真正的救赎越来越远。

    “你应该去找小扎。”康斯坦丁斩钉截铁地说。“治愈魔法不是我的长项。”他们是不是提到了扎塔娜?哈,那么现在轮到金发侦探来领受今日份的坏消息。“说真的,小扎她怎么样了?”他忽然觉得自己的领带系得过紧。每次他一觉醒来,总会听到一些人的坏消息,大部分时候与他希望倒霉的人无关,另一些时候与他最在意的人有关。是的你他妈的已经习惯了康斯坦丁,现在表现得职业一点。“所以,此路不通对吗,batsy?”

    今天布鲁斯同样在被侵入的异样感中醒来。这些天他越发怀念起路易斯来,她怎么能够忍受这个氪星打桩机这么多年?多年前这位女性就用她的智慧和勇气令他折服,现在看来他还远远没领会到其中的奥秘。她怎么能不在这位外星神明的注视下颤抖?她到底是如何适时地拒绝而不惹他生气?布鲁斯一直善于模仿和学习,但他显然没从这对相处多年的夫妇身上学到他本应学到的东西。他幻想这张床已有多年,直到此刻他才痛苦地承认自己根本没有资格。在下体源源不断地传来的痛楚中,布鲁斯诚恳地希望自己能够代替哪位不可取代女性死去,正如七年来他日日夜夜期待和懊悔的那样。

   

   


幻想寄存处

康斯坦丁的诅咒-2

警告同1


  

    金发的男人看上去有些委屈:“别这样看着我 ,batsy。我答应过帮你一个忙,现在我来了。而且你知道,我没办法阻止他对你做什么。”

    他们在梦与意识的边界见面。这句话的意思是说康斯坦丁在一切发生之后才姗姗来迟。现在他倒霉的侦探多了一套器官,它们刚刚被过度使用过。要是让康斯坦丁自己来说,那就是他的大侦探被操得半死。但这不完全是坏事,毕竟它将布鲁斯推到了一个合适的地方,在那里他们可以见面并交谈。

    康斯坦丁相信布鲁斯很快就会掌握进入这种状态的技巧,这样他...

警告同1


  

    金发的男人看上去有些委屈:“别这样看着我 ,batsy。我答应过帮你一个忙,现在我来了。而且你知道,我没办法阻止他对你做什么。”

    他们在梦与意识的边界见面。这句话的意思是说康斯坦丁在一切发生之后才姗姗来迟。现在他倒霉的侦探多了一套器官,它们刚刚被过度使用过。要是让康斯坦丁自己来说,那就是他的大侦探被操得半死。但这不完全是坏事,毕竟它将布鲁斯推到了一个合适的地方,在那里他们可以见面并交谈。

    康斯坦丁相信布鲁斯很快就会掌握进入这种状态的技巧,这样他就不必再直视更加惨烈的情景。

    布鲁斯无视了对方尴尬的神色。“告诉我你能做什么。”他直截了当地发问。“不如您先告诉我到底他妈的发生了什么。”没错,每当小蝙蝠试图逃避什么的时候,康斯坦丁都能毫不留情地扯住他的翅膀。“我得明白状况才不至于搞砸,你知道我有多

擅长这个,batsy。”

     尽管说这话的时候,他不得不避开那双曾经那样可爱的蓝眼睛。这副样子的布鲁斯快让他快要被该死的愧疚谋杀。

    布鲁斯不记得这次谈话持续了多长时间,只知道它太过短暂以至于在康斯坦丁来得及给出任何答复之前自己就坠入了幽暗的梦境。他看到一头驼鹿用它壮观的角拨开层层叠叠的藤蔓与枝杈,缓慢又坚定地向某处进发,又看见狂乱的马群在最后一缕暮光中踏过橡树林下芜杂的草丛。森林之王在夜色中巡视着自己的领土,浑然不知那根神圣的金枝已被折走——冷漠的月光下,一把闪亮的匕首即将刺进他垂垂老矣的胸膛。

    遗憾的是他没能亲眼目睹这一幕。疼痛用它有力的手将布鲁斯拖出了梦境,又一次将他的心摆在了外星暴君的面前。

    “早上好,布鲁斯。”他的童子军像往常一样用一个轻松的问候打开他的一天。有一瞬间,他那么想毫无保留地拥抱他的挚友和他遥不可及的爱人,好像这一切从未发生。于是他重新闭上眼睛,允许自己感受那些足以扭曲钢铁的手指探进口腔的感觉。在独裁者展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之前,他狠狠地用他整齐又洁白的牙齿磕上了那些正纠缠着自己舌头的有力肢体。

    

    


幻想寄存处

康斯坦丁的诅咒chapter1

  有康蝙

  伪生子

  人体改造

     “帮我个忙。”他开口说到,嗓音沙哑,低不可闻。

      在这间纯白的牢房呆了几周之后,布鲁斯停止了对日期的计算。倒不是说这本身有什么困难,他只是太累了以至于懒得再去计较这些无关紧要的小事。过去的数年之间他曾进行过艰苦卓绝的斗争,而在几周之前,氪星人的到访宣告他所有的努力已付之东流。终于,在失去了所有的罗宾之后,伟大的蝙蝠侠失去了他自己的自由。纯白的房间,纯白的织物甚至是纯白的食物将他数十年来借以栖身的黑色驱除得干干净...

  有康蝙

  伪生子

  人体改造

     “帮我个忙。”他开口说到,嗓音沙哑,低不可闻。

      在这间纯白的牢房呆了几周之后,布鲁斯停止了对日期的计算。倒不是说这本身有什么困难,他只是太累了以至于懒得再去计较这些无关紧要的小事。过去的数年之间他曾进行过艰苦卓绝的斗争,而在几周之前,氪星人的到访宣告他所有的努力已付之东流。终于,在失去了所有的罗宾之后,伟大的蝙蝠侠失去了他自己的自由。纯白的房间,纯白的织物甚至是纯白的食物将他数十年来借以栖身的黑色驱除得干干净净——而这还不是他目前面对的最糟糕的事。

    不可否认的是,当超人微笑着宣布他的计划时,布鲁斯真的是吓坏了。在最后一个音节落地之前他就听到了自己的盆骨被整个撕裂的脆响,但是相比之下他更在意这个——自己将要孕育一个有氪星血统的孩子。

    在他痛失自己全部的儿子之后。

    布鲁斯最后一次见到康斯坦丁大概是在三年前,不久之后裹在驼色风衣里的驱魔师就逃去了另一个世界,留下一幅简笔全家福,让刚刚失去家庭的布鲁斯看着格外扎眼。他盯着这幸福的残影,用拇指轻捻纸张的一角,于指尖唤起一阵难以察觉的温热。然后他就看到了那则用火焰写就的留言,一个几乎无从兑现的承诺。

    他听见氪星人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这对于你我而言都不失为一种补偿,”他听见昔日的挚友补充道,“鉴于我们都失去了自己的亲人。”轻柔的语气让他想起波罗地海上毒辣的阳光,以及那片曾凝视着这颗行星的黑暗深渊。这些矛盾的联想让他想高声尖叫,在所有恶毒的诅咒之前先用拳头让对方明白自己的态度,然后将这些年来他没机会说出口的脏话通通甩到那个只会用老二思考的外星生物的脸上。然而他只是绝望地看着那双似曾相识的蓝眼睛,甚至忘了控制脸上的表情。

    这显然大大取悦了眼前的神明。于是他俯下身来,将滚烫的吻烙在人类苍白的脖颈上。而与此同时,那个用火焰传达的诺言出现在布鲁斯满溢着绝望的脑海。

仿生人康斯坦丁会中肺癌木马吗
剪视频的时候随手搞了个康蝙无差...

剪视频的时候随手搞了个康蝙无差的动图出来(马甜康+本蝙),色差太大了,速度也没调好,大家凑合着看吧(捂脸)

剪视频的时候随手搞了个康蝙无差的动图出来(马甜康+本蝙),色差太大了,速度也没调好,大家凑合着看吧(捂脸)

某生物58

[整理] 超蝙/蝙蝠俠受同人文目錄

臨近新年,整理一下我的 超蝙/蝙蝠俠中心 同人文~
(雖然我是個半退圈又沒人理的小透明,但好歹也要整理下寫了的文嘛....)

29-12-2019更新

[超蝙] 超級褓姆與他的蝙蝠蛋   (完結)
正義聯盟動畫版背景

[ 1 ]  [ 2 ]  [ 3 ]  [ 4 ]  [ 5 ]   [ 6 ]   [ 7 ]   [ 8 ]  [ 9 ] ...

臨近新年,整理一下我的 超蝙/蝙蝠俠中心 同人文~
(雖然我是個半退圈又沒人理的小透明,但好歹也要整理下寫了的文嘛....)

29-12-2019更新

[超蝙] 超級褓姆與他的蝙蝠蛋   (完結)
正義聯盟動畫版背景

[ 1 ]  [ 2 ]  [ 3 ]  [ 4 ]  [ 5 ]   [ 6 ]   [ 7 ]   [ 8 ]  [ 9 ]  [10]  [11]

小番外:  關於情人節的小片段   關於某個聖誕節



[超蝙] 那些閃瞎人的小片段 
※布魯西的瞭望塔參觀篇  (完結)
閃電俠終於受不了超人和蝙蝠俠每次例行會議總是吵個不停,於是他想出了改善辦法,然而事情才不會這麼容易解決。
[ 1 ]  [ 2 ]  [ 3 ]  [ 4 ]  [ 5 ]  [ 6 ]  [ 7 ]  [ 8 ]  [ 9 ]  [10] 
[11]  [12]  [13]  [14]  [15]



[超蝙] 洪流細沙 (連載中)
故事發生於BvS之後
 [ 1 ]  [ 2 ]  [ 3 ]  [ 4 ]  [ 5 ]  [ 6 ]  [ 7 ]  [ 8 ]  [ 9 ]  [10]  
 [11]  [12]  [13]


短篇:

[超蝙] 你所想要的溫度 
[超蝙] 高譚小混混大戰大都會小記者
[超蝙] 與討厭鬼的十分鐘孤島觀光 side A  side B
[超蝙] 一單大都會的清晨失竊案
[超蝙] 香檳氣泡與夜風
[超蝙] 砂糖炸彈 (上)  (下)
[超蝙/白灰] 那座雕像
[超蝙] 任性的闖入者
[超蝙] 蝙蝠男友
[超蝙] 一句咒語和一群笨蛋
[超蝙] 製造新聞
[超蝙] 這沒甚麼大不了的

[神明與怪物(Hernan/Kirk)] 關於那隻死老鼠,Hernan和愛
[不義聯盟] 夢醒之前 喘息之間 (康斯坦丁/布魯斯 )


補充:
洪流細沙  我終有一天會更完的啦....
還是那句話: 大家的支持是我更新的動力~!




如果你連片語留言都吝嗇,又怎能指望定時定候有更新:)


仿生人康斯坦丁会中肺癌木马吗

【康蝙】哥谭街头的八岁驱魔师

给 @沉迷吸康 的生贺(づ ̄3 ̄)づ╭❤~

CP: John Constantine/Batman (其实感觉应该是康蝙康无差,但我怕tag警察打我,就打一个康蝙的cptag好了)
ooc预警:内有父爱关怀老蝙蝠出没

哥谭市是一个神奇的地方。

像野草一样疯长的犯罪率,每天更新的各种奇形怪状的新罪犯的犯罪记录,一到晚上就和警察局长戈登在探照灯下开小会的都市传说蝙蝠侠,和他那穿着布料比哥谭罪犯的羞耻心还紧缺的绿鳞小短裤的搭档“神奇小子”……哥谭就是一本活生生的猎奇读物,凄惨的灵魂在这里整夜哭嚎,丑恶的真相在这里激情舌吻,随便翻开一页故事开讲,把空酒瓶往桌上一震,赌桌上的鬼...

给 @沉迷吸康 的生贺(づ ̄3 ̄)づ╭❤~

CP: John Constantine/Batman (其实感觉应该是康蝙康无差,但我怕tag警察打我,就打一个康蝙的cptag好了)
ooc预警:内有父爱关怀老蝙蝠出没

哥谭市是一个神奇的地方。

像野草一样疯长的犯罪率,每天更新的各种奇形怪状的新罪犯的犯罪记录,一到晚上就和警察局长戈登在探照灯下开小会的都市传说蝙蝠侠,和他那穿着布料比哥谭罪犯的羞耻心还紧缺的绿鳞小短裤的搭档“神奇小子”……哥谭就是一本活生生的猎奇读物,凄惨的灵魂在这里整夜哭嚎,丑恶的真相在这里激情舌吻,随便翻开一页故事开讲,把空酒瓶往桌上一震,赌桌上的鬼魂都要摇几次脑袋。

没有人会像康斯坦丁一样,抱着这种准备饱览风光的背包客心态来哥谭,至少之前抱着这种美好心态的人基本都横尸街头了。在放任自己的鞋与哥谭粘腻的马路窃窃私语了不知道多久之后,康斯坦丁以一支行将燃尽的丝卡烟回馈哥谭马路的拥抱。

他是来找蝙蝠侠的,而后者正努力地在心里与他划清界限。也许哥谭人根本不需要相信那些神神鬼鬼的东西,就能活得相当刺激而充实了。好吧,这只浑身绑满高科技装备的大蝙蝠无法体会到驱魔师的个人魅力,真是可惜,康斯坦丁如此自我安慰道。

“行了,蝙蝠,别让你的约会对象等太久,我都觉得有点冷了。该死的,我还以为没有比伦敦天气更糟糕的地方了。”康斯坦丁努力把自己塞进立起的风衣领子里,架着自己打颤的身体低头往前走,“也许我也应该点个灯什么的,这蝙蝠怎么还不……唔。”

他感觉自己一头撞在了什么坚硬的金属上,耳朵里的嗡嗡声开始游行示威,眼前也闪过一瞬黑影。“妈的,我怎么……”约翰理了理自己本就乱得不像话的头发,抬起头,发现面前那堵黑色的墙正低着头注视着他,那是他友好得不能再友好的“约会对象”。不知道为什么,他居然有点被吓到了,慌慌张张地咽了下口水,把跟烟一起挂在嘴边的那句咒骂生生憋了回去。他本来想骂“哥谭的电线杆真他妈没长眼睛”的。

天杀的,这只蝙蝠为什么看起来那么高,康斯坦丁觉得自己一定是被撞傻了,他到底是怎么直直地撞上蝙蝠侠的多功能腰带的。

“嘿,蝙蝠,”康斯坦丁瘪着嘴,像个刚被家长洗劫了所有万圣节糖果的孩子,“你今天是踩了高跷还是学会飞行了?天啊,你简直得有三米高,这他妈的简直不合理,我明明没那么矮。”

“事实上你确实就那么矮,只不过今天更矮,康斯坦丁。”蝙蝠侠温柔地嘲讽道,“告诉我,你这是发生了什么魔法意外?”

“去他妈的魔法意外!你根本不应该这么高的!”康斯坦丁暴躁地跳了起来,他急切需要拍一拍蝙蝠侠的肩膀,唤醒一下眼前这个巨人的记忆。

一定是今天的风衣里塞了太多乱七八糟的魔法玩意儿,沉得要死,要不然我怎么可能跳得那么高,却连这只大蝙蝠的肩膀都搂不到?连着跳起来拍了两次蝙蝠侠的胸甲的康斯坦丁在对方和善的目光中默默缩回了蠢蠢欲动的手。

“混乱的世界。”约翰嘴里这样嘟囔着,轻轻咬住一支烟,伸手在裤袋里探索着不知藏到哪里去了的打火机,“说回正事,蝙蝠侠,你需要我解决什么哥谭市的大麻烦?不如,我们边走边说。”

哥谭的黑夜很快将他们的身影包裹起来。

他见过很多恶魔,有来自地狱的,也有人间横行的,但哥谭市总能给他带来新的威慑。康斯坦丁正在熟悉这座城市,从他35岁生日那天读到的报纸头条开始。他当然知道上面写了什么,“61个婴儿中就有1个艾滋病毒阳性”,冷冰冰的铅字冷冰冰地陈述着残酷的事实,这座城市和他的人生一样操蛋,他不知道这是难能可贵还是悲哀至极。康斯坦丁坐在吧台前,心绪不宁,每一条血管都像被无数不安分的爬虫撞击、啃咬,这些爬虫又组成了他新的血管,在他体内喷射着污浊而恶臭的粘液。但他假装自己只是在看日期,假装自己是被猛地冲进口腔的高度数酒精榨出了几滴眼泪,假装自己早就习惯了这个世界丑陋的面容。

他当然知道不是所有的烂到骨子里的破事都能用魔法和超自然力量来解释,但他宁愿相信哥谭这地方是中了邪,不然,一个被横行的污浊人性堵塞了城市血管的地方,还有什么活头呢?

糟了,约翰,你不该在这家伙面前想这么多的,这只今天超级反常的大蝙蝠刚才一路上跟你絮絮叨叨说了一堆话,而你早就因为念念不忘这些破事走了神。更要命的是,偶尔万分费力地抬起头,对上他和善的目光(靠,为什么我浑身都在起鸡皮疙瘩),你他妈居然不由自主地在笑,还是那种努力讨好哥谭市头号邪教头目的笑容。你完了,康斯坦丁,会死得很惨的那种。

英国人再抬起头冲着蝙蝠侠扯起笑容的时候,终于在兜里摸到了与他阔别大概十几分钟的打火机,“啊,好极了,这才叫魔法,这才真能让我笑出声。”

不过康斯坦丁并没有高兴多长时间,很快他的表情又冲着敢怒不敢言的方向飞奔而去了。蝙蝠侠今天不对头,很不对头,大概是灵魂被人掉包了之类的。这个蝙蝠侠注视着他的时候,康斯坦丁简直有一种被从未拥有过的父爱紧紧包裹的窒息感。妈的,早知道来的时候不喝酒了,他现在被蝙蝠侠看得心里发毛、脑袋发晕,不知道是不是酒精无限放大了他的感觉。

康斯坦丁在心里暗骂了几声,准备点根烟缓缓神经。打火机上跃出那簇他最喜欢的橘红色的时候,蝙蝠侠低沉的声音擦出了新的光亮:“不行。”

“什么?”

“我说不行。”蝙蝠侠轻轻松松就从他手里收走了打火机,“你现在不能抽烟。”

“为什么不行?你制服上又没贴什么写着‘禁止可爱的康斯坦丁先生在我身边吸烟,因为那会带坏我乖巧的小罗宾’之类矫情屁话的贴纸,凭什么不让我抽。”

“嘿,康斯坦丁,伙计,冷静点。”他甚至拍了拍康斯坦丁的后背。

金发男人不服气地抱着胳膊看着他:“你这语气简直像是在糊弄一个八岁的小男孩。”

“你现在就是。”

“哦,行了,蝙蝠,别逗我了。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你和你的幽默感就像分居了十年的夫妇,想腻歪一下都擦不出火花。现在,哥谭市的头号巨星,可以把我的打火机还回来吗?我们得去解决问题了。”

康斯坦丁不服气地仰着头,甚至想冲蝙蝠侠翻个白眼。见鬼,蝙蝠侠居然一把把他抱了起来,他手里的烟啪嗒一声掉到了地上。

“你看。”

对着建筑物的玻璃,他模模糊糊看清了自己的处境:一个八岁的金发蓝眼小男孩别别扭扭地被蝙蝠侠抱在怀里,正奶声奶气地骂着人,因为急于挣脱这热情得过了头的拥抱,风衣兜里的烟又掉出了几颗。康斯坦丁心疼得直挠头。好极了,蝙蝠侠喜提八岁驱魔师康斯坦丁。

该死的。他确实一直盼着蝙蝠侠回馈点他什么,他好歹也算是勉勉强强从死神那里捞走过几次眼前人的性命。朋友?恐怕没人会跟康斯坦丁共享这个词。不过是各取所需罢了,永远如此,这样最好。两个习惯了在黑暗里独处的灵魂,颇有些悲剧性的相通之处。

康斯坦丁倒确实很喜欢蝙蝠侠,这家伙能和他以不同的方式愚弄死神,他设下陷阱与骗局,蝙蝠侠则靠着信念与勇气,仅此而已。哦,或许还有他那个全能的管家,大蝙蝠提起来的时候声音里都透着点得意感的那位。一个人喝酒的时候,他也确实胡思乱想过,要是这么一个“完美灵魂”成了自己的男朋友,要是他走进了蝙蝠侠的生活,他能不能管得住自己那张总想对着罗宾的绿鳞小短裤噗嗤一笑的嘴。又或者,他该思考的问题其实是这个:康斯坦丁和蝙蝠侠,两个游走在死亡边缘的人,谁会先看着谁死去。

不过,显然今天命运给他安排了一个更深刻的思考题:哪个天杀的把他变成了八岁的样子?又是哪个天杀的把这两个思想可以在黑暗里暧昧的灵魂,活生生拆成了一对不情不愿的“父子”?

他妈的,终于被蝙蝠侠放下并安全落地的康斯坦丁暗骂道,下一步他是不是该邀请我去蝙蝠洞里喝茶了,然后让罗宾陪着我打会电子游戏之类的?

“我需要冷静一下。”小男孩干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我需要抽根烟冷静一下。该死的,蝙蝠,把打火机给我,我抽第一根烟的时候也没有多大,我应付得来。你不明白,我嘴里得叼着点什么东西,烟是我最好的镇定剂,我最好的朋友。”

“或许你该改一改你的交友标准,至少找个人型生物当伙伴。”蝙蝠侠忍不住揶揄道。

“好吧,整天独来独往的义警倒是很有资格说这话。”康斯坦丁笑了笑,“我的标准是,让烟死在我手里,总比让其他朋友死在我手里要好。”他拍了拍烟盒,“这家伙可没有灵魂,不会每天在梦里絮絮叨叨地缠着我。我就喜欢这样的。”

“你还有其他选择。”

“很遗憾,我没有……嘿,你在干什么?”

“如果你一定要嘴里叼着什么东西的话……”蝙蝠侠掏出一根棒棒糖和一袋手指饼干,“做个艰难的选择吧,康斯坦丁。”

康斯坦丁觉得此刻自己的脑袋都扭成了一个巨大的问号:“这他妈……你是从哪儿掏出来的?多功能腰带吗?里面怎么会有这玩意?你还有这癖好?”

“昨天为了安抚一个母亲被绑架的八岁小姑娘买的,我想你也用得着,既然你坚持要在嘴里叼着点什么东西的话。”

康斯坦丁敢打赌,蝙蝠侠此刻一定在面具下偷笑,八成不会是被自己可爱到了,这种鬼话塞他脑子里他都不会信的,一定是觉得“康斯坦丁抽不到烟,还要被迫吃儿童食品的样子太可笑了”。

于是金发小孩大叫起来:“嘿,蝙蝠,你知道吗?等我变回原形,我要天天在你家门口抽烟,把烟头都堆在门缝里!”

“草莓味的棒棒糖好像也还凑合。”五分钟之后他品评道,“但我还是不能理解,就没有哪个天才发明一下烟草味的棒棒糖吗?这才是正确的替代品!”

这不是重点,蝙蝠侠默默摇了摇头,重点是康斯坦丁今晚第一次安静下来了。

“听着,我觉得你大概没那个精力和能力去解决什么哥谭市的问题了,至少今天晚上不行。你该庆幸,今晚到目前为止哥谭都没出什么大事,我居然还能陪着你走这么长时间……”

“我该庆幸你没一直抱着我走这么长时间,今晚我丢人丢得够多了。蝙蝠侠慈父般的目光就够我做一个星期的噩梦了。”

蝙蝠侠再度以“善意”的目光光顾他的面容时,康斯坦丁指向天空中亮起的蝙蝠灯:“到你的出场时间了,艺术家。介意我搭个顺风车吗?哥谭市的黑暗力量崛起之夜,你总用得上我的。”

“用得上……一个八岁的孩子?”

“一个专业的驱魔师。今晚只为蝙蝠侠服务的那种。”

END

仿生人康斯坦丁会中肺癌木马吗
【康蝙沙雕改图】(我真的不会画...

【康蝙沙雕改图】(我真的不会画画,只是想玩个梗)
WHY DO YOU KEEP LOOKING AT MY DICK?!

原梗来自这条微博:https://weibo.com/5636545213/GBA9npKZw?type=comment#_rnd1538391447179


【康蝙沙雕改图】(我真的不会画画,只是想玩个梗)
WHY DO YOU KEEP LOOKING AT MY DICK?!

原梗来自这条微博:https://weibo.com/5636545213/GBA9npKZw?type=comment#_rnd1538391447179


毛线拌面
batman:damned汉化...

batman:damned汉化出来得好快!我管他俩叫back from hell组合。

10月末还能看康上明日传奇第四季,我好快乐.gif

batman:damned汉化出来得好快!我管他俩叫back from hell组合。

10月末还能看康上明日传奇第四季,我好快乐.gif

饕餮

磕一秒康蝙康

受伤 无助 流落街头的蝙蝠侠被好心的渣康捡走了

然后老爷从康斯坦丁的房间,康斯坦丁的床上醒来(四舍五入等于。。。)

去教堂追线索又“碰巧”跟康斯坦丁又碰面,啧啧

最后的那个教堂真的像结婚现场
以基督和小丑的名义,你俩的婚礼OK👌

PS:
康蝙最近的几个,老爷总是不行,总是没有准备好,破碎疲惫,这个老爷也是,心理和身体都是破绽,很容易被人坑的啊。。。。。。

老爷又被黑暗联盟调戏了一遍,这个模式是固定了吗??
魔法和黑暗侦探的相性真好

被大触画出脑洞的场面,好爽

磕一秒康蝙康

受伤 无助 流落街头的蝙蝠侠被好心的渣康捡走了

然后老爷从康斯坦丁的房间,康斯坦丁的床上醒来(四舍五入等于。。。)

去教堂追线索又“碰巧”跟康斯坦丁又碰面,啧啧

最后的那个教堂真的像结婚现场
以基督和小丑的名义,你俩的婚礼OK👌

PS:
康蝙最近的几个,老爷总是不行,总是没有准备好,破碎疲惫,这个老爷也是,心理和身体都是破绽,很容易被人坑的啊。。。。。。

老爷又被黑暗联盟调戏了一遍,这个模式是固定了吗??
魔法和黑暗侦探的相性真好




被大触画出脑洞的场面,好爽

1900td

剧情:蝙蝠侠被恶魔盯上,想要借助蝙蝠侠的身体来到现世。康斯坦丁想要阻止却战五渣,于是召唤了路西法大大,(微带路康)路西法嫉妒,告诉康斯坦丁想要唤回蝙蝠侠的灵魂要用自己的灵魂来交换。蝙蝠侠以为渣康死了,原本打算退休但又再次以蝙蝠侠的身份开始夜巡,试图麻木自己。康斯坦丁偷偷观察老爷,最后两人命运般的再次相遇HE

素材:地狱神探,蝙蝠侠3,蝙蝠侠大战超人,路西法S1E1/E13,康斯坦丁S1E1,正义联盟,自杀小队

BGM:SAVE ME-Hollywood Undead

剧情:蝙蝠侠被恶魔盯上,想要借助蝙蝠侠的身体来到现世。康斯坦丁想要阻止却战五渣,于是召唤了路西法大大,(微带路康)路西法嫉妒,告诉康斯坦丁想要唤回蝙蝠侠的灵魂要用自己的灵魂来交换。蝙蝠侠以为渣康死了,原本打算退休但又再次以蝙蝠侠的身份开始夜巡,试图麻木自己。康斯坦丁偷偷观察老爷,最后两人命运般的再次相遇HE

素材:地狱神探,蝙蝠侠3,蝙蝠侠大战超人,路西法S1E1/E13,康斯坦丁S1E1,正义联盟,自杀小队

BGM:SAVE ME-Hollywood Undead

basicclass

搞了个一分钟胡乱剪辑系列,剪个cp组曲(所以歌词很重要!!)


P1:【00Q】热恋期的007和Q分离做任务,Q十分焦急

P2:【康蝙(含本马达、超蝙)】迪克:养父(变gay)情感史(

P.S.我实在是不会剪蝙康/康蝙啊啊啊怎么办_(:зゝ∠)_

P3:【Snarry】互揭伤疤——斯内普篇(这个视频因为一直都不满意所以没有放出来

P4:【萨莫/米flo】我们只是朋友

(真的是最后一次剪了!


完结撒花!在剪辑快完成的时候被拉到乡下。看着萝卜地沉思后最后得到一个结论:挖坑可以不填(不是)

搞了个一分钟胡乱剪辑系列,剪个cp组曲(所以歌词很重要!!)


P1:【00Q】热恋期的007和Q分离做任务,Q十分焦急

P2:【康蝙(含本马达、超蝙)】迪克:养父(变gay)情感史(

P.S.我实在是不会剪蝙康/康蝙啊啊啊怎么办_(:зゝ∠)_

P3:【Snarry】互揭伤疤——斯内普篇(这个视频因为一直都不满意所以没有放出来

P4:【萨莫/米flo】我们只是朋友

(真的是最后一次剪了!


完结撒花!在剪辑快完成的时候被拉到乡下。看着萝卜地沉思后最后得到一个结论:挖坑可以不填(不是)

陪死亡一起搁浅

(康蝙)让我入眠

让我入眠
cp:康蝙
简介:失眠的你会出现在另一个人的梦里。
所以,My dear,
你打算把我的睡眠还回来了吗
【不义联盟背景】康斯坦丁做了五个关于布鲁斯.韦恩的梦,而蝙蝠侠在一切结束时仍旧无法入眠。
对此康斯坦丁毫无办法,布鲁斯则毫无察觉。
前排警告:说实话不义联盟我记得的全是老爷的剧情(什么伊卡洛斯计划简直帅爆,当然还有老爷各种被虐,反抗阵营集体吹蝙蝠啥的(闭嘴)
就导致我对整个时间轴印象不深刻,对其他人印象也没多深刻……(游戏我就记着老爷胸真大,老爷披风真好看,老爷腰真棒一类的了_(:з」∠)_
就……尽量避免BUG了但是肯定有
OOC!OOC!OOC!
最后有许多,许多,许多大概两千...

让我入眠
cp:康蝙
简介:失眠的你会出现在另一个人的梦里。
所以,My dear,
你打算把我的睡眠还回来了吗
【不义联盟背景】康斯坦丁做了五个关于布鲁斯.韦恩的梦,而蝙蝠侠在一切结束时仍旧无法入眠。
对此康斯坦丁毫无办法,布鲁斯则毫无察觉。
前排警告:说实话不义联盟我记得的全是老爷的剧情(什么伊卡洛斯计划简直帅爆,当然还有老爷各种被虐,反抗阵营集体吹蝙蝠啥的(闭嘴)
就导致我对整个时间轴印象不深刻,对其他人印象也没多深刻……(游戏我就记着老爷胸真大,老爷披风真好看,老爷腰真棒一类的了_(:з」∠)_
就……尽量避免BUG了但是肯定有
OOC!OOC!OOC!
最后有许多,许多,许多大概两千七的废话,不想看的话……
多划两下屏幕吧,我也没招儿。
(莫名其妙死都不想分章节(我和我最后的倔强迎来的大概就是失败了orz)

让我给你讲个故事,韦恩先生。
关于魔王与龙的故事。
从前有个龙,魔王一直想有条龙,可龙是坏人。
好在,魔王也不是什么好人。
他一抬眼,对上了那双与自己不大相同的蓝眼睛,“后来他们真的搞在了一起,别多想,他们只是该死的一起把这个世界毁了。”
“容我提醒。”
“只是我,你根本没参与。”
布鲁斯冷冰冰的没什么咬牙切齿,也没有丝毫的控诉意味,这让“我给了你一些帮助”听起来更像是心虚,
或是退让。
康斯坦丁用更快的速度点燃了香烟。
“这就更有趣味了,我的龙。”大蝙蝠透过香烟看起来黑漆漆的——好吧,他一直是黑漆漆,除了那双该死的眼睛。
“世界只剩你一个坏人了,只要你消失就能获得永固的和平,你为什么不呢?”
他看着他为龙。
看着铠甲褪成黑色鳞片熠熠生辉,看着作为古老生物标志的双翼就此在披风之后打开,看着长尾灵巧自尾骨生长落在双腿之间。
而,那双,该死的,仿佛明晰一切的钢蓝色眼睛也注视着他,传递着这世间最毋庸置疑的坚定意志。
“因为这个世界并不正义,也从不会更好。”
他忽然醒来。
如果有的选,布鲁斯当然想在一个正常的时间进入休眠,而不是凌晨五点,血肉之躯意味着经历过千万年演化的生物规律会不遗余力向自身传达疲乏,至于蝙蝠侠,他认为不论从前现在,持续多年的“反抗事业”所导致的严重后果从来不是岌岌可危的健康生活,而是那不论以何种悲惨形式都无法得到的安眠。
于是这是普通的一晚,直至黎明康斯坦丁从梦中醒来,身边空无一人,萝丝安稳无事,他在确认了这点之后从怀里拿出了一根“丝卡”。
“嗨,女孩。”烟草的味道散漫的游荡开来,他静默的端详着她的燃烧,坦然的想着自己该死的没带任何东西。
任何,跟蝙蝠,跟布鲁斯.韦恩有关的任何东西,好像除了此刻除了回忆,他一无所有。
好在真正的坏人从不沉溺在过去,世上除却香烟再没人能用奉献自我的方式取悦他人,康斯坦丁觉得该庆幸,或许在那遥远的过去至少自己不曾存在于蝙蝠侠“打击犯罪”的名单里。
感谢那完美的道德准则,感谢那从不背叛自己的执行力。
尤其在关键时期,这些事更为重要。
超人暂且放弃了对蝙蝠的追寻,原因众所周知,他们已经有一个了。
好极了的开端,就如同曾经的每一年。
布鲁斯得承认,在命运之塔修养确实是一段难得的安逸时光,不是那种任凭一群人把世界改造成炸弹的不管不顾,在当时他确实无事可做,但乏味与损伤一定不是能让人完全拥抱睡眠的原因,那一种更令人舒心的观感,叫做安全。
有些人的信任从来不是完美信任,只是对自身判断的笃信让他们得以稍微交付些许真挚,所以或许,或许当这个世上仅存的几个天才卓越的头脑站在自己一边确实让黑暗骑士好受了一些,亦或者是另一个绝佳糟糕的理由,
因为康斯坦丁。
康斯坦丁,与安全。
令人可以开怀大笑的存在,可如果魔法师的欺诈本性足够辜负,那么为什么不。
为什么蝙蝠侠不会有安全感,为什么世界最伟大的侦探没能发现种种异样,为什么布鲁斯.韦恩就这么轻易的给出了信任。
他以更严苛的态度审视着自己的内心,同样诘难了自己一次又一次,最后发现这种行为不但像是怀念,而且更像是少女分手后不知疲惫的拷问着“为什么。”
而如此时期,他不该就让夜晚如此悄然流逝,更何况问题答案显而易见:因为这可不只是魔法师的问题。
如果不是因为康斯坦丁确信自己是个优秀的魔法师,他真的怀疑自己是不是中了什么魔法。
他又梦见了布鲁斯。
当他们面对面站着的时候,康斯坦丁发现一条波光粼粼的尾巴正在这人身后荡来荡去。
彼时他还未曾意识到这是梦境,只是感叹拥有无可置疑姣好皮囊的韦恩确实足够令人忘却这副身躯之下的灵魂又是何种模样。
“说实话,我总是那么爱她,不论在什么地方。”
康斯坦丁在告诉这个花花公子魔法相关从业人员跟许愿池是两回事并且对自己真情告白不会带来任何用处之前恍惚了一下,一阵突兀灼热的暖意袭击了他,迫使他順寻着感知抬头,就此望见了哥谭的标志性建筑。
韦恩大厦责无旁贷的泛着光,公平的给所有可以触及的人分发着全部热度。
说不上到底是什么阻止了他感受更深,大抵是求生本能一类的东西,总而言之在那一个瞬间之后无关他同意与否,他意识到了太多的事情。
比如也许蝙蝠侠热衷给每件东西打上自己记号的习性袭承父辈——不过那些先祖所成就的是另一件更庞大的工程,是让整个哥谭与韦恩紧密相连,摆脱不掉;
比如这个世界不存在于任何一个空间,
比如布鲁斯按照自己的想象去介绍哥谭,去介绍他本应得的人生,去向他阐述,如果没有战争,这座城市能有多大的能量。
纯粹的精神,这座城市责无旁贷的为蝙蝠侠提供力量,而哥谭选择的骑士也同样将那他所剩无几的温柔情愫尽数奉献给了这座城市。
“不过现在也不差。”康斯坦丁看着布鲁斯转过身带起了一点笑意,“至少我的城市证明,不论战争有多惨烈,不论挑起战争的人是谁,我们不曾屈服。”
“绝不。”
哥谭骄子与黑暗骑士在那一刻并肩交织在一个人身上让他看起来迷幻的不真实,一眼难忘。
于是他醒了,再也无法入睡,刚刚清醒的大脑只消一会儿就能轻松抹去梦境残留的怪异感受,果然,他恢复了平静,只是仍记得梦中最后一个场景。
如果不是有超人,这家伙完全可以靠脸建个联盟,不过即使有超人似乎也没什么大碍,蝙蝠侠或许会有更多的男性拥趸。
谁知道呢,康斯坦丁毫不留情的嘲笑着自己的妄想并任由它同今日的第一支香烟一齐散去,他明了这出荒诞戏剧的笑点不是英国人与美国人不幸的在某处相遇后居然像个普通的,多年未见又无比熟悉默契的好友那样来了一次午后漫步,不,根本不是,
真正可笑的地方在于他从没见过蝙蝠侠作为布鲁斯.韦恩的样子。
一次也没有,可贴心舒适就这么凭空伪造成人,装进了韦恩的外衣,“布鲁斯”甚至容忍了他随时抽烟的恶习,还改掉了蝙蝠侠一贯阴沉的嗓音——这让切实让他像个人,而不是一只将自己对任何标准而言都算得上好看的身形尽数裹紧黑色披风里蝙蝠。
可康斯坦丁也真正知道自己在失落什么,他的不满之处在于自己的想象居然不能让自己满意。
“Fuck off,Bat.”他骂着,感受气流混杂着烟草味在自己唇齿间呼出,“别来我的梦里。”
“你不该来。”
晨曦来临,当韦恩终究挨过了漫长的第二晚失眠,进入小憩,即使他们已经用颇为狼狈的姿态迎接了另一个时空里的自己,这依然是无尽战争中的普通一晚。
关乎于双方的一无所知。
有蝙蝠侠负责的夜晚向来令人安心,这是戈登的真情实感,他只是个警官,没有登峰造极的身体,当然也就没有什么超能力,但在曾经的每一个黑夜,他都感谢蝙蝠侠,即使哥谭从不会更好。
但今夜例外。
蝙蝠侠持续不睡觉的最高纪录是四天,那时候的正义联盟还只是正义联盟,而没人知道,也没人想知道四天,是否是这个看起来无坚不摧的哥谭守护者的最高极限。
自从战争伊始,人们迅速达成的共识只有一个:没有蝙蝠侠,就毫无胜算,而一旦战争开始,一夜不眠便不再难得,被迫保持着的警觉让深度自然的沉睡变成了真正的奢侈。
“等我死去。”布鲁斯面对劝诱着自己的同伴,“我有的是时间在坟墓中安眠。”
没有一点安抚效果,甚至所有人都不怀疑蝙蝠侠即使死去也会在人间游荡——至少,一定会在哥谭夜巡。
第三天夜晚如约而来,约翰.没心没肺卖队友.对抛弃蝙蝠侠毫无内疚.但依然很不爽超人.康斯坦丁终于觉得不对了。
命运之塔是就像是一段极度劳累时光的代名词,至于结局的成就丰厚也是劳烦了各方人马的诸多心思,这也造就了他对那只布鲁斯的印象深刻——也很少有人会对他毫无感觉,而作为隐秘的操纵者,康斯坦丁的大部分时间都献给了密谋与提心吊胆,至于除此之外的那一小部分则责无旁贷的奉献给了萝丝。
剩下的那么一点少的可怜的部分,才属于探望蝙蝠侠。
探望这个词甚至有夸大的成分,行动不利的布鲁斯只能躺在床上任由魔法师观瞻,失去面罩的保护让他看起来更加严肃的紧绷。
“你就不能先散散烟味?”
“抱歉,你的超人禁止了烟草,我再也找不到你们有钱人才买得起的雪茄了。”
布鲁斯停了一会儿,康斯坦丁意识到他在思考。
“他真的这么做了?”
“没有!你的幽默感真糟糕的名不虚传。”
他以诡异的第三人称看着这一切,感受不到任何情绪,他希望自己能生出一丝痛恨或是懊恼,但都没有。
也许这就是你刚刚跟你的前任联系打了通电话的感觉,你真的会期待着情绪的降临,可通常啥都不会发生,之后的感觉通常因人而异,康斯坦丁所能做的也只是注视着梦里的自己任由烟灰落在地上并最终泯灭,窥视到了蝙蝠侠唇角边难得的扬起一丝愉悦的他伸手触及了对方的手背。
他对那个傲慢的骑士说,“好好儿活着。”
有许多人需要你拯救。
康斯坦丁不记得自己做过这件事。
面前的人看起来同样费解。
“你当时就想这么对我?”
布鲁斯抬头,就像他在前一天順寻着感官,忽然望见阳光。
他们面对面站着。
他们相互注视。
那双令人无法违抗的蓝色眼睛里倒映着一抹金色。
让我来给你讲个故事,康斯坦丁。
鲜血突然涌现出来沾湿了丝绸,他裹挟着血色舒展在床上,像是多个世纪之前带有启示意味的油画那样。
“关于龙和魔王的故事。”
“魔王想有只龙,可龙是世界上唯一一条龙了。”竖瞳挑拨起的不只是令命运之塔轰然溃塌的黑暗物质,还有那堪称优美的背脊上蕴育出一双精巧的龙翼。
“他想,”
龙裔第一次在他面前凌空,巨大的,优美的,触不可及的,“他想改变这个世界。”
“可惜他是最后的龙了。”
他们分别的时候相较与超人决裂,与小丑对抗并没有惊天动地的背景音乐,也没什么深刻严肃的话题探讨——就只是人与人之间的信任问题。
可能信任问题在遇见蝙蝠侠的时候会变得尤为棘手,但也仅此而已,他们最终还是解决了它,在双方都平静安然的前提下,没有诉诸多余又无用的话语,他没有以暴力将他留下,康斯坦丁也没有多此一举的问他要不要一起逛逛外面的世界。
“那是你的错,与我无关。”
他们的都以毫不在意的冷酷了结了所有的事情。
所有的,一切。
反抗军的首领以沉默观望被囚于红太阳下的太阳之子,超人也同样沉默的面对着昔日搭档,曾经的明日之人除去恨意与不可置信更多的是令蝙蝠侠不想深究的情绪。
这事关他们彼此,黑暗骑士拥有着冷峻坚韧,韦恩在心里几乎叹息了一声,可这一切都不再重要了,疲倦初次如此直白的照拂这具人间血肉,布鲁斯知晓在囚笼之外的世界已迎来黎明。
于是远在另一个世界的康斯坦丁惊醒,难得真挚的问自己这件事是不是早就结束了。
毫无疑问,不容置疑,没有悬念,该死的乱七八糟的人的是!
所以他连续三个晚上梦见蝙蝠侠一定有问题的。
优秀的魔法事业相关运用者康斯坦丁在清晨消耗完了一个上午的“丝卡”,并在天亮时依然不知道该怎么办。
韦恩在一切终结的第二天又回到了哥谭。
这个诞生了蝙蝠侠的城市终究会让他得偿所愿的得到休息。
或许,但那不是现在。
这是第四个不眠之夜,世界最终宁静的仿若不曾不复常轨,料想中安眠失约,相随而来的是无比的困顿与异常的清醒,今夜亦复如常,而蝙蝠侠也不过只是悲伤。
可过漫长的艰难战争让他忘记了该如何缅怀逝去,也同样无法说服自己宽慰未来,而早在多年前的一个月明之夜,布鲁斯.韦恩就彻底失去了对人生的掌控。
“今夜是恢复和平的第一晚,我的龙。”
空气中散开的烟味凭空出现的让人质疑,而下一秒魔法师确实衔着香烟出现,端详着自己记忆中比阳光更永存的那抹阴影。
“你不知道我费了多大事才搞清楚这件事。”许久未见的康斯坦丁带着记忆中的金色与烟雾缭绕,踏着月光缓步靠近。
“你总出现在我梦里。”他说,“可能跟你失眠的次数一样多。”
他们面对面站着。
“我都怀疑你是不是从没睡过觉。”
他们互相注视。
“所以,”最令人倾心的黑暗骑士用着最扣人心弦的嗓音问寻答案,“你打算把我的睡眠还回来。”
他们最终触及了对方。
那样亲密的不像是久违,更像是从未感受与相见,这是事实,他们心知肚明彼此永远会有猜忌,他们之中总有个人的欺诈本性会在某个时刻暴露无遗,而另一个人则会在余生的每个瞬间里提防那个时刻的到来。
但布鲁斯知道,那不是现在,当下,康斯坦丁身上的气息是迄今为止他所能寻得的最好的安抚之剂。
只是过于的似曾相识,他最终睡去。
魔王未能得到那条龙,龙最后也无法改变这个困住了自己的世界,而勇者却如所有故事那样。
让巨龙安眠。
康斯坦丁轻松的笑了起来,月光就在他头顶浮动,和渺茫的烟气混杂在一起。
——————————
下面是随缘推歌的环节……
这次的推歌让我比较惊讶的是居然写了两个版本,我发现我好像走向了那个一开始我不太喜欢的模式,去推歌而不是去分享自己想分享的。
说到底就是可能我写这种东西比较轻松,我在表达自我这方面向来学得会组织语言,但是事实上我去把这些歌写出来的主要理由是我想分享,毕竟你也不能指望我一个五线谱认不全的人去说什么专业了,基本上也就好听好听跟好听一类的了
所以实际上是我的情绪去让我有种冲动去分享这首歌,但是在第一次的时候我发现我把很多诸如很好的歌写了进来。
而理由是因为它很好。
我一直认为很好是不够的,我一开始写这种推荐的原因就是我想写一下自己在听歌时候的心情,对我来说我更侧重这个。
那么既然上次说到了后摇,那这次就继续后摇的话题辣
后摇诞生于摇滚又对摇滚进行解构,用音乐营造出情绪,情感,总而言之,后摇给你一个气氛,所以我会感受到力量,也所以见仁见智。
我听的第一首后摇是
[Unity—There’s a Light]
温和而有力,是这首歌最好的注解,这是我听的第一首后摇,选取的是卓别林《大独裁者》里的那段人声【I'm sorry but I don't want to be an Emperor, that's not my business./I don't want to rule or conquer anyone.……】
那是个弥漫着绝望的时期,而也因苦难,让我们的永不停息,永远前行显得那么的伟大深刻,一如同一时期我所知道的另一首后摇,[We Choose To Go To The Moon—There's a Light]当然是肯尼迪的那篇著名演讲的采样配合音乐【说起来,相比起肯尼迪我对那位总统夫人倒是更感兴趣,毕竟(晚安,肯尼迪夫人,不论你在哪儿)是扎扎实实的戳中了我的兴奋点嘿嘿嘿】
其实这首歌因该配合着[A Lovely Wedding - Snow and Sky]一起听,因为那是肯尼迪之后,里根对挑战者号航天飞机失事的演讲(就是著名的那个死了7个航天员的事故)的演讲。
两分钟的空白,唯有海声,与后面演讲稿相连,很好的带动了情绪。这是一篇很好的演讲稿,好的我想把整篇复制过来,但是,Well,不大现实(说实话听这种后摇挺好的,还能当练英语听力了)
两首歌连在一起,关于渺小,关于伟大,关于探索,关于孜孜不倦,关于永不停息。
slipped the surly bonds of earth to touch the face of God.
挣脱大地粗暴的束缚,去触摸上帝的脸
说到“放在一起听”的歌,要么是风格相似,要么是题材相似,但是↓这两首歌我把他们放在一起并不是因为相似,这种感觉更像是硬币两面,各有关联(决不是黑暗与光明这种相反的意思!!)
[Futility—yung regret]
Futility,译为徒劳。我喜欢他的思辨,他说的是真实的世界,是真实的时间,是真实的事情,是常人意识到自己通常达不到所谓的永恒之后的感受。丧吗?
丧极了!你看,纵使我谈论卓越,谈论伟大,但是同时我也明白自己的无力。
可我还活着,我活在如今。
[Some Tears Can Never Dry—As the Stars Fall]
这首歌可能仅仅会成为,我喜欢的。
我喜欢他,是因为他探讨,直接的,直面的探讨了一个主题,孤独(说真的,我以后真的可以考虑出个推书,我想聊百年孤独跟人间失格很久了(来让你们看看我这种人是怎么看待人间失格这种丧丧的书的)
孤独无可消解,大部分都有排解方法,可是就是有些人,偏偏就是有些人,他们坚守着自己的孤独,踏上旅行,与排解无关,亦与救赎无关。
更像是一个自我内心旅途的感觉,有些人,天生一直在路上。
这是一场自我的旅程。
说完这种关联的硬币两面,当然就要说相反的硬币两面啦。只不过这次并不是关于人性啊,世界啊之类的深刻话题,这次,不过是关于情感,再具体点,关于爱情
很遗憾关于这个话题我没有经历过我认为的那种“非理性”的喜欢,诚然我可以一个人想很多,但是很不幸就近期而言我对于感情的察觉可能……越发的钝感了,而↓两首歌。
一首告诉了我爱情能让人变得有多偏执,而另一首也让我看见了未必不能放下,与放下时的景色。说起来,我用歌曲辅助理解爱情是不是太惨了点……
[oh, i forget—Ku Plag]与[Thank You for Everything...—depression]
我想先说后面的那个。
后者沉重,绝望甚至摆上了明面,又有隐隐的病态,我对这方面毫无任何经验,但它表达出的情绪说服了我,它爆发出的情绪说服了我这样一个在局外说风凉话的人,我笃信了他的感情,也继而相信爱或许确实能如此,同时我相信了【你爱她如命,她却只觉得你有病】这句话,还可能是真的orz……
光影将他的房间转为黑白,他凝视着自己,感受着思念深入灵魂却无法自拔,任由沉溺。
他是个近乎虚构的男人,对感情执着的甚至不像真实的存在世间,可是当他面向你,当你毫无保留的感受到他的情绪,你确信,这一切的真实。
爱或许确能如此
相比起来前者就轻松多了,甚至还轻松的有点混蛋,所以这两首歌放在一起听很有意思hhhhhhhhh
前半段我真的听到了一点得意洋洋的惬意还有幸灾乐祸,不论如何,我已经忘了你了,然而后半段莫名奇妙的我就觉得有点故作轻松的意味不知道为什么……
不过这样的趣味更足不是吗?(但我还是宁愿他挥别过去,终究是个令人放松的状态,毕竟前面这么苦大仇深,再不来点儿愉悦的心态就真的要崩了……)
然后,关于“一起听”组合的最后两首,这都是我压箱底的后摇,全靠这俩(和老爷)一手扶持了我的道德准则,并且让我这辈子都有动力坚守了
[Arrival at Sydney Harbour—Port Blue]
首先,我是真不知道内容跟名字有什么关联……我真的去找了悉尼港的典故,没有任何典故,只是风景很好。
采样自《杀死一只知更鸟》最经典的那一段,想把这首歌分享出来的理由再简单不过,就因为优秀,卓越。
按照原著作者的话说,假如你已经写了一个 这样的故事,你为什么还要再写别的呢?太棒了!!!
即使理想主义破灭,即使最终我没能达成我所坚信的程序正义,可我仍撼动了整座大厦,我曾让整座高楼震颤【That's no ideal to me.对于我来说这并不是理想/That is a living, working reality.而是一个活生生的,运作着的现实】
强烈推荐去看完整的对话,我用了一个下午读完了这本书,整个情绪一直处在亢奋状态,没有一个地方!真的!没有!一个!地方!让我有异议!【在这里真的是要感谢一下译者所做的工作】
最后,我还是想用
[Lecture On Nothing—Mt.]结尾
我们之所以看到的宇宙是这个样子, 是因为如果它不是这样的话,我们就不会在这里去观察它。
趋于冷静的,关于科学的,冷静的讲解的声音配上音乐,再到最后的合唱,就像是高智商人群的学府之中的一次放松的玩笑,大家决定以轻松阐述出真相,让本应震慑他人,令他人敬畏仰望的东西宛若稀疏平常的展现在世人眼中,他们怀着肆意的笑容,他们无所畏惧。
阴冷,黑暗,我们害怕自己所创造出的怪物,我们痛恨,我们抵挡,我们杀死了我们创造出的怪物。
这是人性的一部分。
人说,别多想,想多了你会活不下去,别多想,活着就好了。
像极了克苏鲁里的故事,总有那么几个自以为的聪明人区触犯神明,可是为什么不呢?假如我天生想一见大海,假如我生来即渴望仰望星空。
我读了那么多伟大的作品,我看见了那么多卓越的灵魂,为什么不呢?
我早已见过了星海。
PS.真的,有的时候自己也很惊叹自己居然写的出这种话……
本来还挺想说说最近听的Gai的……
结果转头就被绿洲,U2等各种乐队各种戳中
对不起,我忽然觉得我出不去了
以及由于我写文章的速度完全赶不上我推歌的速度,所以歌曲推荐的字数直线飙升……
忍忍吧,忍忍吧
大不了多划两下屏幕而已……】

一棵树
对对对不起。。。占个tag求粮...

对对对不起。。。
占个tag求粮≥﹏≤(以下tag都吃)
想吃剧情向的粮。。_(:з」∠)_热爱中篇长篇的剧情向_(:з」∠)_有没有同好哇≥﹏≤有没有人理我〒_〒没有的话。。。没有的话打扰了_(:з」∠)_(╥_╥)( TДT)

已看过的中长篇(并推荐!!!)
ex Machina太太的三部曲(超蝙)
仇思太太的血红深渊(绿蝙,超蝙)
Love Like You太太的The lucky one(超蝙无差)
山南犬太太的康蝙无差

以上。。。。真的是超喜欢啊。。给各位太太表白〒_〒想看剧情啊啊啊啊想看谈恋爱〒_〒

对对对不起。。。
占个tag求粮≥﹏≤(以下tag都吃)
想吃剧情向的粮。。_(:з」∠)_热爱中篇长篇的剧情向_(:з」∠)_有没有同好哇≥﹏≤有没有人理我〒_〒没有的话。。。没有的话打扰了_(:з」∠)_(╥_╥)( TДT)

已看过的中长篇(并推荐!!!)
ex Machina太太的三部曲(超蝙)
仇思太太的血红深渊(绿蝙,超蝙)
Love Like You太太的The lucky one(超蝙无差)
山南犬太太的康蝙无差

以上。。。。真的是超喜欢啊。。给各位太太表白〒_〒想看剧情啊啊啊啊想看谈恋爱〒_〒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