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延安

5630浏览    3891参与
星辰

问一下

请问怎么才能看出,作者写的文章是偏向澄鸡的,又是怎么样才能看出那人是江澄粉还是全员粉,看出那是真的忘羡粉,真的只是为了忘羡好的作者,怎么才能看出他写的是好文还是坏文,怎么才能看出作者是在洗白江澄虞紫鸢,还有其他魔道人物的,怎么才能看出他们不是踩着忘羡洗白江澄的?求告知求告知,我还是来晚了,搞不明白,我怕看了那些垃圾的文章突然一下子就被洗脑就完了,谁能告诉我一下?

请问怎么才能看出,作者写的文章是偏向澄鸡的,又是怎么样才能看出那人是江澄粉还是全员粉,看出那是真的忘羡粉,真的只是为了忘羡好的作者,怎么才能看出他写的是好文还是坏文,怎么才能看出作者是在洗白江澄虞紫鸢,还有其他魔道人物的,怎么才能看出他们不是踩着忘羡洗白江澄的?求告知求告知,我还是来晚了,搞不明白,我怕看了那些垃圾的文章突然一下子就被洗脑就完了,谁能告诉我一下?

pukenjin

“关天培英勇地战死了。人们称颂他精忠报国。他的遗骸由家仆领走时,英舰亦鸣放礼炮,以示对殉国者的尊重。他已没机会来总结自己的经验教训了,而后人只是一味赞美,以激励人们效法他,义无反顾地以身殉国。对于一个英勇战死的战士,任何批判都已不属于是非的范畴,而上升到道德的层面,指责他即与不道德同义。但是,当我们离开这一价值取向,又会发现,关天培的错误,又在重复。

不知道关天培的在天之灵,更希望人们称颂他的英勇,还是希望人们批责他的错误而以免一错再错?”

by  天朝的崩溃

“关天培英勇地战死了。人们称颂他精忠报国。他的遗骸由家仆领走时,英舰亦鸣放礼炮,以示对殉国者的尊重。他已没机会来总结自己的经验教训了,而后人只是一味赞美,以激励人们效法他,义无反顾地以身殉国。对于一个英勇战死的战士,任何批判都已不属于是非的范畴,而上升到道德的层面,指责他即与不道德同义。但是,当我们离开这一价值取向,又会发现,关天培的错误,又在重复。

不知道关天培的在天之灵,更希望人们称颂他的英勇,还是希望人们批责他的错误而以免一错再错?”

by  天朝的崩溃

芒者て

一勺

在把字母y的最后一撇写完时,她合上了笔盖,散了架子仰在椅子上。紧接着长舒一口气,心里感叹到,

写完了一天的作业真是不容易啊!

蒋竹月回头看了看表,还早,离晚自习下还有二十分钟,出去散个步吧,换个气先。

于是,她套上了宽大的校服,假装上洗手间,紧紧的低头小跑了出去。

从背面看,宽大的校服正好遮住了微微发胖的身体,只露出白花的腿,银色的拉链随着步伐拍打在大腿上,有点红痛,蒋竹月便顺手拉起拉链,提到了顶,然后把鼻子以下都埋在了立领里,看起来好像一个蒙面的不速之客。

......

走廊的尽头有一个巨大的观景台,看得出来竹月最喜欢这里,因为自从洗手间出来以后,她已经在这发呆十分钟了。

今天...

在把字母y的最后一撇写完时,她合上了笔盖,散了架子仰在椅子上。紧接着长舒一口气,心里感叹到,

写完了一天的作业真是不容易啊!

蒋竹月回头看了看表,还早,离晚自习下还有二十分钟,出去散个步吧,换个气先。

于是,她套上了宽大的校服,假装上洗手间,紧紧的低头小跑了出去。

从背面看,宽大的校服正好遮住了微微发胖的身体,只露出白花的腿,银色的拉链随着步伐拍打在大腿上,有点红痛,蒋竹月便顺手拉起拉链,提到了顶,然后把鼻子以下都埋在了立领里,看起来好像一个蒙面的不速之客。

......

走廊的尽头有一个巨大的观景台,看得出来竹月最喜欢这里,因为自从洗手间出来以后,她已经在这发呆十分钟了。

今天的夜似乎比平常更美了几分,但她并没有发现与平常太多不一样的地方,山还在那,马路也还在那,灯一盏也没多也没少,倒只是今天的月亮出奇的圆润清晰。

月是橙色的,比平常的亮白多了一丝血色,看起来却更无情些。蒋竹月被无情的月亮吸引了,她想到了世界上有毒的东西往往都有明亮的色彩,月亮也是,这种色彩明明充满了毒性,可她就是想摸它想看它忘记不了它,但也只能想想,最后也仅是‘可远观’罢了。

她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奈 。垂下头看着护栏 ,闭上了眼睛 。

远处的车都来到了小马路上,滴滴滴喇叭此起彼伏,聚集的越来越多,都是接同龄人晚修回家的大人们。竹月抬起了头,看到了无数个家庭的爱子之心,可她没有感受到爱,她反而想从四层的教学楼栏杆下跳下去,因为她实在无法想象,未来的某一天想跳却不敢跳的时候,她会不会后悔现在的怯懦。

哎。竹月又叹了一口气,“真是可惜了这么美丽的月色了”,她拉开了校服,慢慢的走回了教室。

三分钟后,下课铃声想起,她也随着人流出了校门。

可是,她永远不会知道,其实,有一勺灵魂,已经跳下去了。



宝贝阿鱼

有些人见三百次都不够,有些人见三次就够了

有些人见三百次都不够,有些人见三次就够了

晓晓晓晓辫儿

我只喜欢你(勿上升正主)

     是不是只有尝过了失去的滋味,才会愿意去舔舐你留在回忆的余温。


       “请问张云雷先生能走到今天这个位置靠的是什么呢”

        “如果把歌手这个圈子比作一座山,要是想到达顶峰,我需要一阵八百里外的风”


        张磊是七年前正式入了这个圈子,那年他正十七岁,从大山出来的孩...

     是不是只有尝过了失去的滋味,才会愿意去舔舐你留在回忆的余温。



       “请问张云雷先生能走到今天这个位置靠的是什么呢”

        “如果把歌手这个圈子比作一座山,要是想到达顶峰,我需要一阵八百里外的风”


        张磊是七年前正式入了这个圈子,那年他正十七岁,从大山出来的孩子浑身上下都透着干净。他和其他大山里的孩子不一样,这一点张磊在很久之前就意识到了,在他还在破了口子的木板房里住的时候,在他还会为了外公的去世偷偷抹眼泪的时候,在他身边还有那个人陪的时候。

        那是一个夏天,带着些燥热的风开始了两个少年的离别

       “大雷,一定…要走吗…”

       “翔子,别担心,会有地方容下我的,但是不会是这…”

       “大雷,我…喜欢……你”

       “翔子,我要走了,你换个人喜欢吧”

       “那……你还会回来看我吗”

       “刚刚你说喜欢我的时候,有阵风听见了,当它吹过了八百里,你如果还是喜欢我,我就来找你”

       “可……”

        滴滴,车的气笛声打断了杨淏翔的话,那个被唤作大雷的少年已经转过了身,背着他绣着小狐狸的包,也是他的全部行李向车走去。少年在离车还有三步距离的地方停住,抬手遮着大太阳,已经八月了,太阳照的少年眯起了眼睛,那模样倒是像极了背包上坐在沙丘的狐狸。



      杨淏翔直到连车的尾气都消失在八月的金光里,才转头向山上的百里庙走去。百里庙是山里老人常提起的地方,庙里有八座铜像。第一座,求财源滚滚;第二座,求顺风顺水;第三座,求保佑亡故的亲人;第四座,求在世人的福泽永存;第五座,求出门在外的人平安喜乐;第六座,求得良人携手到老;第七座,求免去之前恩怨;第八座,求执念化成风。

      杨淏翔,如果他说的八百里是放手,你还要顺着他吗?



     “张磊,百里庙的铜像告诉我月亮是不能换的,所以我只喜欢你一个,好不好?”有一滴泪想趁着眼角的酸意流出,杨淏翔抬头闭上了眼睛,“今晚没有月亮……”



    “一只狐狸啊,它坐在沙丘上,坐在沙丘上,瞧着月亮,原来它不是在瞧月亮,是在等放羊归来的姑娘……”

芒者て
我 永远有罪 死一万次也不为过...

我   永远有罪

死一万次也不为过。

厌恶自己至极,却仍然藏污纳垢

罪该万死。

我   永远有罪

死一万次也不为过。

厌恶自己至极,却仍然藏污纳垢

罪该万死。

苏木子杉杉

愿归来仍是少年(重庆x延安)

对方微微仰头注视着天空,几架日式轰炸机如秃鹫般掠过,远处的城市很快传来了爆炸的轰鸣,延安眯了眯眸子。

“你真的不在乎吗。”

“是否在乎又与你何干。”

语气平淡的像那肆意冰封原野的白,听不出一丝情绪的波折。

“混蛋!你就眼睁睁的看着东北被日本强暴,感觉不到哪怕一点愤怒,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延安揪住了重庆的衣领,重庆穿的是军服,烫的笔挺的布料被他一扯金色绶带和勋章碰撞发出清脆的声响,他没有反抗,平静的注视着延安,还是那张好看的过分却依旧毫无表情的脸,眼眸如寒林深处的一泓潭水,潋滟着冷冷的光。

延安抿紧单薄的唇,五官的线条因愤怒而扭曲刀刻般锐利,怒火在心中燃烧将理智烧出一个孔洞,他记...

对方微微仰头注视着天空,几架日式轰炸机如秃鹫般掠过,远处的城市很快传来了爆炸的轰鸣,延安眯了眯眸子。

“你真的不在乎吗。”

“是否在乎又与你何干。”

语气平淡的像那肆意冰封原野的白,听不出一丝情绪的波折。

“混蛋!你就眼睁睁的看着东北被日本强暴,感觉不到哪怕一点愤怒,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延安揪住了重庆的衣领,重庆穿的是军服,烫的笔挺的布料被他一扯金色绶带和勋章碰撞发出清脆的声响,他没有反抗,平静的注视着延安,还是那张好看的过分却依旧毫无表情的脸,眼眸如寒林深处的一泓潭水,潋滟着冷冷的光。

延安抿紧单薄的唇,五官的线条因愤怒而扭曲刀刻般锐利,怒火在心中燃烧将理智烧出一个孔洞,他记得东北的呼救,那样绝望,以及东北脸上密集的伤痕和淤青,让他心如刀绞。重庆肯定也收到了呼救的摩斯电码,但他没有任何表示,同母的血缘关系并未让他对东北多一分怜悯。

“还是那句话,攘外必先安内。我必须先杀掉你。”

重庆手中寒光一闪,延安只觉颈部一凉,匕首已贴上动脉,稍稍使力就可将其割断。

“混蛋你倒是杀啊!杀了我多省事我就不用看到你这个人渣,不用看到同胞受苦!来啊杀了我,苏联不会放过你的!”

刀一顿,没有割下去。

延安轻松的把重庆推倒在地,压在他身上,举起拳头狠狠的朝他的脸打去,重庆还是没有反抗,很快那张脸就被打的布满淤青和鲜血,延安大口喘着气,半空的拳头直指对方的眼睛,这一拳下去便可让对方失明,但不知怎的,他下不了手。

“怎么,打累了吗。”

重庆勾了勾唇角。

“我做不到……我做不到啊啊啊啊啊!”

延安把重庆粗暴的从地上拖起来,吻上他的唇。

舌尖带着浓重的血腥味,探进他的口腔。

“重庆。”

“嗯?”

“跟我合作吧。”


几年后。码头。

重庆还是一身军装,身材挺拔,只是脸上多了些沧桑,衣角在海风中上下翻飞,像乌鸦的翅膀。

“你要走了吗。”

延安说,几年的时间内他成长了不少,个头已经比延安高出半头,但五官还是少年时的稚嫩。

“你赢了。很开心吧。”

延安低下头,笑了笑。

“是。但比起赢,我更想要你。”

重庆没有回答,此时轮船缓缓驶进码头,深蓝的海浪一波一波漫向岸边。

“台湾真的比我重要吗?你为什么要选择她?”

“如果我留下来,你真的能保证不杀我吗。”

延安愣住了。

重庆俯身在他额头留下一吻。

“走了。勿念。”

我知道你会回来的。

只是时间问题。

重庆,愿你归来仍是少年。

the end

(这里重庆延安仅仅是指两党政权哦)



luo喜的小饼干
就很喜欢娇气美丽的小女生

就很喜欢娇气美丽的小女生

就很喜欢娇气美丽的小女生

熙淮
边上网课边给同学画画,在线卑微...

边上网课边给同学画画,在线卑微😂😂😂

边上网课边给同学画画,在线卑微😂😂😂

零

我结合翻译对《鹊踏枝》理解,一共有两个版本,也不知道哪个版本好

     《鹊踏枝》

叵耐灵鹊多谩语,送喜何曾有凭据?几度飞来活捉你,锁上金笼休共语。

比拟好心来送喜,谁知锁我在金笼里。欲他征夫早归来,腾身却放我向青云里。


      人们不都说喜鹊是灵鸟能通人心预喜乐吗?可是为什么总是向谎报喜讯?他们所说的灵鹊送喜的依据又是什么呢?你这个坏喜鹊,你要是再敢来我家给我谎报喜讯我就把你捉起来锁在笼子里,再也不要理你和你说话了     ...

     《鹊踏枝》

叵耐灵鹊多谩语,送喜何曾有凭据?几度飞来活捉你,锁上金笼休共语。

比拟好心来送喜,谁知锁我在金笼里。欲他征夫早归来,腾身却放我向青云里。

     


      人们不都说喜鹊是灵鸟能通人心预喜乐吗?可是为什么总是向谎报喜讯?他们所说的灵鹊送喜的依据又是什么呢?你这个坏喜鹊,你要是再敢来我家给我谎报喜讯我就把你捉起来锁在笼子里,再也不要理你和你说话了                             你这个小女孩,可还记的你年幼时喂过的那只小鸟吗?我就本来是一直跟着你丈夫的军队等到他拔营回朝的时候才好心飞来给你报喜还了你的投喂之恩,可谁想你们人间的战争这么的频繁,军队往往才刚刚启程归来就再一次的被你们的天子调到了另一处战场,这一来二去的,我倒是成了一只满嘴谎话的被你恼羞成怒的锁在黄金笼子里的普通鸟雀。虽说喜鹊能通人心预喜乐但是我也猜不透你们当朝天子的心意啊。真希望你的丈夫能早日征战归来。这样,你也能过着夫妻举案齐眉的美好生活;我的恩也算是报了,还能脱离这金丝笼的束缚每日无拘无束的翱翔在蓝天白云之间。

    

      人们不都说喜鹊是灵鸟能通人心预喜乐吗?可是为什么总是向谎报喜讯?他们所说的灵鹊送喜的依据又是什么呢?你这个坏喜鹊,你要是再敢来我家给我谎报喜讯我就把你捉起来锁在笼子里,再也不要理你和你说话了。

      我心爱的妻子啊,我本来打算这场仗打完就亲自回来陪你共度余生的,可是奈何咱们的天子又下令让我们继续东征西战,就让我的相思之意化成一只灵鹊骗着你,给着你我不日就能归家希望吧,毕竟我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能回家,更不知道我能不能活着回家。虽然我知道你一定会因为这喜鹊报的假喜讯而耍小性子把它关起来,但是我更想陪着你,即使是我的一丝执念也好。难道让有情人在一起就真的这么难吗?战争,到底什么时候在能真的结束?我真的希望我能早点回家,和你一起举案齐眉,相濡以沫,这样我那份相思的执念也就像真正鸟雀一样翱翔在茫茫天地之间,最终消散了。

零

这是我结合翻译自己对《击鼓》的理解

               击鼓    诗经

击鼓其镗,踊跃用兵。土国城漕,我独南行。从孙子仲,平陈与宋。不我以归,忧心有忡。爰居爰处?爰丧其马?于以求之?于林之下。生死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于嗟阔兮,不我活兮。于嗟洵兮,不我信兮。...


               击鼓    诗经

击鼓其镗,踊跃用兵。土国城漕,我独南行。从孙子仲,平陈与宋。不我以归,忧心有忡。爰居爰处?爰丧其马?于以求之?于林之下。生死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于嗟阔兮,不我活兮。于嗟洵兮,不我信兮。

        

       营地里鼓声阵阵,我随着鼓声的节奏反复练习着杀敌的动作。此时的家乡正大兴土木建造着城漕,而我却不得不加入南征的队伍。我和我的兄弟们自从跟着孙子仲,平定了陈国和宋国。但是将军却不让踏上回家的路途,我变得忧心忡忡心绪不宁。我应该在哪里停下休息?家又在何处?可我却又不知道在什么地方丢了我的战马?该在哪里寻找战马?终于,我在那成片的柳林中找到了与我一同出生入死的战马,但我却已经回不去了。当初和妻子说的“生死契阔”和“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诺言成了耽误她一生的利器。可惜原本最该亲密的人变得疏离,不知我们何时才能相聚,彼此一叙相思之苦。可惜我驻守南方的时间太久远,让我的誓言成了一个连我自己都无法相信的谎言。

青烟寥落

早上好♥

我可以很敷衍的

回复着晚安的信息

可以在刷视频时

留下一句真的睡了

然后

面无表情的

刷到下一条视频

“晚安🌙  ”

也就成了

“早上好☀  ”

我可以很敷衍的

回复着晚安的信息

可以在刷视频时

留下一句真的睡了

然后

面无表情的

刷到下一条视频

“晚安🌙  ”

也就成了

“早上好☀  ”

熙淮

【王者同人 白亮】凤归陵

   夜幕已至,长安城的大街小巷都已关紧了屋门,檐上的红灯笼被晚风吹得摇摇欲坠。

  安静地死寂。

  偶尔有夜风吹过杨柳的沙沙声,像无数幽魂在窃窃私语。

  长安城的黑暗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蠢蠢欲动。

  打更的小伙子似是走得累了,打了个哈欠,随意地走到一家店面的楼梯口坐下,准备小憩一会儿。

  刚伸了个懒腰,忽地一个人影从他身后的房梁上飞快掠过,带起一阵寒风。

  那人影只停留了一瞬,便立即消失得无影无踪。

  风刮过时,小伙子立觉身上汗毛都竖起来了,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真是见了鬼了,暑季哪儿来这么凉的风?”

  正欲裹紧衣物,倏地又来了一股风,将他头顶的...

   夜幕已至,长安城的大街小巷都已关紧了屋门,檐上的红灯笼被晚风吹得摇摇欲坠。

  安静地死寂。

  偶尔有夜风吹过杨柳的沙沙声,像无数幽魂在窃窃私语。

  长安城的黑暗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蠢蠢欲动。

  打更的小伙子似是走得累了,打了个哈欠,随意地走到一家店面的楼梯口坐下,准备小憩一会儿。

  刚伸了个懒腰,忽地一个人影从他身后的房梁上飞快掠过,带起一阵寒风。

  那人影只停留了一瞬,便立即消失得无影无踪。

  风刮过时,小伙子立觉身上汗毛都竖起来了,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真是见了鬼了,暑季哪儿来这么凉的风?”

  正欲裹紧衣物,倏地又来了一股风,将他头顶的草帽吹地无影无踪。

  这股风比之前那股更迅猛,却不似前者那样凛冽、直刺心骨,像毒药似的钻入人的骨髓。反到是清风佛面似的微凉。

  而后,小伙子感觉有什么东西落在了身上。

  青年抬手拿起,覆在掌心中看了看。

  奇怪道:“咦?哪儿来的桃花?”

  他不解地挠了挠后脑勺。

  长安城不是明令禁止栽种桃花儿树么?

  他看着那晶莹剔透的花儿,把它轻握在手中,沉沉地睡去了……

  黑暗中,一个影子悄然闪过。

  …………

  

        夜幕下,一青一黑两道剑气在长安城上空激烈交战,攻防间擦出无数火花。

  突然,那青剑直向阁楼檐下处刺去!

  “噗呲!”空中顿时溅出一团血雾。

  黑暗中的那人被打得措手不及,一声闷哼,便显了形。

  “呦,大晚上的,如此贵客,来我长安有何贵干?”

  一个清亮的男声在空旷的夜中响起,不紧不慢,慵懒傲气。

  受伤的黑衣人闻声猛地抬头望去。

  只见那皎皎明月下,一白衣青年手拿酒葫,头枕手臂,翘着二郎腿,恣意慵懒地倚在雁塔塔顶上。衣袂翻飞,痞笑不羁。

  他睁开双眼,仿若星辰万里,叫人一不小心就会跌入温柔乡。

  青剑化为一道青色地剑意,像个忠诚的守护者,浮在那白衣青年的身旁。

  “青莲剑,你是李白!”

  黑衣人捂住血流不止的左肩,摆出谨惕的姿势,准备撤退。

  青莲剑却抢先一步挡住了他的去路。

  “既然认识我的剑,也算缘分,就别着急着走了。贵客自东瀛远渡而来,还没好好招待一番,这要是传出去,还以为我大唐待客无礼,招待不周。”

  李白仰头豪迈地灌了一口酒,这才不慌不忙地坐起来。

  “好酒!唉?怎么没了!?”

  李白将酒葫颠倒来摇了摇,一脸嫌弃。

  “罢了罢了,不跟你玩了。”李白不满地皱起眉头。

  “想活命就赶紧交待目的,早完事儿早回去喝酒。”

  那人不耐烦地把空酒葫一把挂在腰间,将冰冷地剑刃抵在黑衣忍者的颈脖上。

  李白眯起双眼,眼中星海此刻似是一把散发寒光地利剑,直刺人的心底。

  他勾起唇角,居高临下地看着被威胁的黑衣忍者道:“徐福派你来找天书?”

  黑衣人沉默不语。

  “呵,徐福养的蛊可真是守口如瓶。”李白痞笑着扬起嘴角。

  “既然你不肯说,那我就只好把你交给大唐官府,相信狄仁杰有无数种方法让你开口。”

  黑衣忍者狠狠地瞪着李白,而后者则一副“我就喜欢看你看不惯我却又干不掉我的样子”。

  “呵呵……”黑衣人突然笑了起来,近乎病态地瞪着李白,双眼瞬间布满血丝,似要滴出血来,

  “用所爱之人的血和灵魂换来的身体,还好用么?

  李白皱眉道:“什么?”

  “你…“他正想问个清楚,但那黑衣人却突然发起狂来,青筋爆起,血红的蛊毒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蔓延全身,身体迅速膨胀。

  “不好!”

  李白暗骂:“这是要同归于尽的节奏啊!靠!还自带控做技能!”

  李白刚想拔腿跑,却被蛊毒化出的触手死死地缠住了双脚,李白迅速一剑将其斩断,但已经来不及了。

  黑衣人身上的蛊迅速爆炸,连同肉体一起被蚕食殆尽,鲜血飞溅,在空中爆出一朵巨大的血雾花。

  眼看李白就快要被血雾吞噬,电光火石之间,一个敏捷的身影突然出现,挡在了他的面前。紧接着周身被一道蓝色屏障围住,将毒物隔绝在外。

  “东风破袭!”

  一个男子低声喝出,三道蓝色光箭犹如伏龙般直冲入云,强大的力量将漆黑的血雾瞬间冲击地烟消云散。

  “蛊人的血液有毒,你没事吧?”

  说话的是一个模样俊秀的蓝衣男子。

  那人柔软的蓝发搭在耳边,一双湛蓝地桃花眼如深海般深邃神秘。微风轻拂,恍若天人落入凡间。

  如此让人赏心悦目的美男子此时却嘴角微抿,好看的眉皱了下去,桃花眼中隐隐透着些怒色。

  李白见势不妙,主马凑过去搂住那人的肩,绽放出牛郎般灿烂的笑客:“唉呀我没事儿,这不你来了嘛,时机刚刚好,不多也不少!”

  “真不愧是我绝代智谋诸葛亮,一步三算呐!”

  “在下对你的敬佩之情犹如滔滔江……”

  “打住。”

  李白正夸得起劲儿呢,却被诸葛亮毫不留情地打断。

  诸葛亮收回蓝羽扇,无奈地白了他一眼,而后叹了口气:“跟我回武陵。”




你不认识我。

前言

2024年

小黑屋采访

导演:听说小凯今年25岁了,之前看小凯在微博上说25岁之前不会谈恋爱,现如今小凯也25岁了,粉丝对你的感情也是挺关心的,相信小凯也听说过我们这档节目呢是一档恋爱方面的情感节目,不知道小凯上这档节目是不是因为有恋爱的想法了?

王俊凯:上这档节目一是为了放松心情,二是因为我早晚要谈恋爱,结婚,这也是为了让爱我的粉丝们有一个过度的空间 ,让她们知道自己也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

导演:好的,言归正传,在大屏幕上有一些女星的照片,她们分别是张子枫,蒋羽熙,蒋依依,雨婷儿,宋祖儿,李兰迪,杨紫,杨超越,欧阳娜娜,赵今麦,李庚希,以上的明星里有你一个是你的新娘,请任选...

2024年

小黑屋采访

导演:听说小凯今年25岁了,之前看小凯在微博上说25岁之前不会谈恋爱,现如今小凯也25岁了,粉丝对你的感情也是挺关心的,相信小凯也听说过我们这档节目呢是一档恋爱方面的情感节目,不知道小凯上这档节目是不是因为有恋爱的想法了?

王俊凯:上这档节目一是为了放松心情,二是因为我早晚要谈恋爱,结婚,这也是为了让爱我的粉丝们有一个过度的空间 ,让她们知道自己也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

导演:好的,言归正传,在大屏幕上有一些女星的照片,她们分别是张子枫,蒋羽熙,蒋依依,雨婷儿,宋祖儿,李兰迪,杨紫,杨超越,欧阳娜娜,赵今麦,李庚希,以上的明星里有你一个是你的新娘,请任选一个并拿着她的照片去找新娘?

王俊凯:蒋依依吧。

导演:为什么会选蒋依依呢?

王俊凯:依依,子枫,和祖儿都是之前合作过的比较熟,祖儿和子枫呢档期不符,其他的女明星里杨紫是我姐姐所以也不可能,其余的都不太认识,所以选了依依。

导演:究竟是不是依依呢?接下来请我们的小凯前往厦门大学寻找他的新娘。

厦门大学

一身碎花连衣裙的依依正在和一群演员拍摄某校园爱情片,眼尖的王俊凯一眼就发现了依依,于是他拿着依依的照片躲到了凉亭上。

此时的依依拍完戏一眼就发现了只带了个口罩的王俊凯,笑嘻嘻的走过去问:你是来探我的班的吗?算你有良心,并随手拿起来了王俊凯放在石桌上的矿泉水。

王俊凯:我是们结婚吧的男嘉宾,来找我的新娘的。

听到这里蒋依依一个踉跄就将刚放进嘴里的水准确无误全喷到王俊凯的脸上。

蒋依依:你就是我的男嘉宾,怎么可能,居然是你

王俊凯:“你不知道,我就知道是你”。

不过小凯突然很戏谑的说“之前那个你选的男明星是谁?”(字幕:节奏跳的好快)

依依:“啊!那个啊!”(字幕:话题换的太快,要如何招架了?)

王俊凯“说呗,我又不会吃了你”

依依“到时候播不就知道了吗?”

依依“那你选的不会是我吧?”

王俊凯“那当然,一副我就知道是你的表情”

依依“你知不道这个节目一般都是不认识的人嘛?”

王俊凯“额……知道,但毕竟不认识,冒选人家不礼貌,你和子枫她们就不一样了,即使不是你们我也不会太尴尬,你还没回答我你选了谁,休想岔开话题?”

依依“呵呵!”(字幕:急忙扯开话题)

回想

小黑屋采访

导演:桌子上有几位男明星的照片,他们分别是王俊凯,蔡徐坤,吴磊,胡一天,秦奋,郭俊辰,陈立农,易烊千玺,请任选其一并将他设置为你的屏幕壁纸一星期。(猜对有奖励)

依依:易烊千玺。

导演:为什么不选王俊凯和吴磊呢?你们不是认识吗?

依依:不是嘉宾都是不熟的吗?

导演"那要是可以选熟人,那你选谁"?

依依:易烊千玺。

导演:为什么还是易烊千玺?

依依:因为千玺长得帅呀,我猜对了吗

导演“你很快就知道了。”

宝贝阿鱼

少年不识爱恨,一生最心动

少年不识爱恨,一生最心动

旎💥
我喜欢的 不过是那个曾经的自己

我喜欢的

不过是那个曾经的自己

我喜欢的

不过是那个曾经的自己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