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建文

1735浏览    173参与
疯狂的兔子

请各位多多转发,帮我解读一下,万分感谢。

[图片]



疯狂的兔子

江左先生(朱允炆)书目

本人亲作刊行:

《尚书孔序考》一卷

《尚书考疑注释综(初本)》七十卷

《尚书考疑注释综(二本)》八十一卷

《唐虞圣政考》八卷

《周官仪注》十九卷

《汉官仪注考校(初本)》二十三卷

《汉官仪注考校(二本)》二十八卷

《唐官仪注考校》四十六卷

《宋官仪注考校》五十卷

《韩非子注考》十五卷

《竹书辑佚考校》七卷

《仪礼逸经考注行校》五卷

《周易综考》十九卷

《春秋战国人物行迹考注》六十二卷

《上古事物杂考》十二卷

《历代诗词摘考》五十一卷

《张吴王圣政记》十卷

《方夏王德政记》七卷

《陈氏徐氏政记》十四卷

《经书人物事迹综论》十八卷

《鹅湖论》八卷

《藏室...

本人亲作刊行:

《尚书孔序考》一卷

《尚书考疑注释综(初本)》七十卷

《尚书考疑注释综(二本)》八十一卷

《唐虞圣政考》八卷

《周官仪注》十九卷

《汉官仪注考校(初本)》二十三卷

《汉官仪注考校(二本)》二十八卷

《唐官仪注考校》四十六卷

《宋官仪注考校》五十卷

《韩非子注考》十五卷

《竹书辑佚考校》七卷

《仪礼逸经考注行校》五卷

《周易综考》十九卷

《春秋战国人物行迹考注》六十二卷

《上古事物杂考》十二卷

《历代诗词摘考》五十一卷

《张吴王圣政记》十卷

《方夏王德政记》七卷

《陈氏徐氏政记》十四卷

《经书人物事迹综论》十八卷

《鹅湖论》八卷

《藏室论》九卷

《江左风俗论》二十二卷

《魏晋书法论集》十一卷

《唐书法论集》十五卷

《宋书法论集》二十一卷

《江左书法论集》十卷

门生整理刊行:

《洪武二十四年至洪武二十八年答诸生书集》二十八卷

《江左文集》三十五卷

《梅隐集》三十二卷

《承天诗集》十一卷

疯狂的兔子

春残眷遗录附录(东朝纪)洪武三十一年十二月大事记

洪武三十一年十二月癸卯朔:皇帝江左先生(朱允炆)视牲于南郊

○令直隶应天府府尹向宝致仕○山西承宣布政司右参政庄敬致仕○以直隶应天府同知秦观为直隶应天府府尹○以荐举人才尹熙为山西承宣布政司右参政

○二日甲辰:以兵部武选清吏司员外郎古朴为兵部武选清吏司郎中○兵部武选清吏司郎中方宾致仕○兵部武选清吏司主事崔仕先为兵部武选清吏司员外郎

○三日乙巳:赈北平保定府粟米麦十四万五千二百石○北平承宣布政司以官价售粟米麦十一万五千五百石以抑物价

○命礼部造吴府王、徐府王印

○命礼部铸征南将军、征西将军、平羗将军印

○四日丙午:复置工部照磨所

○赐直隶寿州儒学衙门训导刘亨米一百石、钞五百贯○赐吏部验......

洪武三十一年十二月癸卯朔:皇帝江左先生(朱允炆)视牲于南郊

○令直隶应天府府尹向宝致仕○山西承宣布政司右参政庄敬致仕○以直隶应天府同知秦观为直隶应天府府尹○以荐举人才尹熙为山西承宣布政司右参政

○二日甲辰:以兵部武选清吏司员外郎古朴为兵部武选清吏司郎中○兵部武选清吏司郎中方宾致仕○兵部武选清吏司主事崔仕先为兵部武选清吏司员外郎

○三日乙巳:赈北平保定府粟米麦十四万五千二百石○北平承宣布政司以官价售粟米麦十一万五千五百石以抑物价

○命礼部造吴府王、徐府王印

○命礼部铸征南将军、征西将军、平羗将军印

○四日丙午:复置工部照磨所

○赐直隶寿州儒学衙门训导刘亨米一百石、钞五百贯○赐吏部验封司郎中徐贞米一百石、钞五百贯○赐湖广汉阳府汉阳县知县静学先生(王叔英)米一百石、钞五百贯○赐吏部文选司郎中毛泰米一百石、钞五百贯○赐山东兖州府儒学训导俞士吉米一百石、钞五百贯○赐浙江道监察御史尹昌隆米一百石、钞五百贯○赐贵州都指挥司军士高巍米一百石、钞五百贯○赐宫正司宫正黄婉米一百石、钞五百贯○赐直隶镇江府丹徒县儒学衙门教谕刘志衡米一百石、钞五百贯○赐致仕四川道监察御史刘有年米八十石、钞四百贯

俱以直言赐之

○赐宁府王丹丘先生(朱权)诏以旌直言

○直隶应天府蒋山寺进《洪武南藏》正藏刊本○赐直隶应天府蒋山寺《洪武南藏》正藏点校刊刻诸僧米帛有差

○流星出太微西,大如杯,光芒红赤,小流星又随而陨

○五日丁未:皇帝江左先生(朱允炆)敕代府王朱桂:“大同军民上书不断,告汝贪虐好杀,戮取财物,纵容本府护卫士卒,汝可记皇祖纪非录乎?视本国军民如草芥,稍不顺汝意,轻则囚辱鞭挞,重则至于死地,此岂人类所为也?汝心何安?暴戾如此,可居于王位乎?幸方侍讲曰此人可化,不然王位不保。汝即放囚于私狱之人,赔物致歉,伤者残者抚恤,死者妥善安葬,于死者家属之前,叩头祈哀,给死者家属重金以致歉,或予金钱,或予田亩,任凭死者家属所差使。而后入蜀王府受蜀王管束,若蜀王报汝悔过,即还本国,若汝不改己心,所为仍戾,或革本府护卫官军,岁禄止千石,或废王位,革予皆在你一心之间,非在他人。”

右军都督府都督佥事顾成等班师回朝○以左军都督府都督佥事何福为右军都督府都督同知

○六日戊申:裁革浙江绍兴府萧山县钱清北坝

○裁革河南卫辉府胙城县儒学训导二员

○罢河东陕西都转运盐司都转运使许昱为民○以河东陕西都转运盐司都转运同知倪亮为河东陕西都转运盐司都转运使○以两淮都转运盐司都转运副使景宪为河东陕西都转运盐司都转运同知○以户部广东清吏司主事徐闽为两淮都转运盐司都转运副使

○七日己酉:裁革山东都指挥司东平守御千户所○裁革浙江都指挥司余姚守御千户所

○江北使驰驿飞报,瓦剌攻袭鞑靼,元君鞑靼可汗死于兵事,漠北大乱,请早为备

○八日庚戌:以腊日皇帝江左先生(朱允炆)御奉天殿,受文武百官贺,赐文武百官米帛有差

○江北使驰驿飞报,议和使团于鞑靼遭袭,致仕吏部左侍郎议和使王谦遇袭而亡○以致仕吏部左侍郎议王谦身亡辍朝三日,遣官告慰亲属,赐米三千石,帛二十匹

○九日辛亥:增置河南开封府常益库大使一员○增置山东青州府将楹库大使一员

○增置福建下里场盐课司

○时江南水灾,以山东道监察御史康郁为湖广抚恤使、致仕户部右侍郎莫礼为江西抚恤使,致仕吏部右侍郎汤行为浙江抚恤使,致仕国子监祭酒杨淞为福建抚恤使,礼科给事中陈定为两淮抚恤使,视情赈恤

○十日壬子:令中军都督府都督佥事李谅致仕○令旗手卫指挥使李忠致仕

○以江西都指挥司吉安卫指挥使杨松为中军都督府都督佥事○以河南都指挥司河南中卫指挥佥事汪本为旗手卫指挥使

○皇帝江左先生(朱允炆)遣使持书往北,告鞑靼瓦剌诸部酋首,书曰:“圣人以亲睦和友为治国之真义,非有中外之别也,盖国主者不能友睦向善,则国不能治。朕奉遗诏,承继大统,冀求中外睦睦,同臻安乐,近闻北地大乱,杀我议和之使,朕心甚痛也。昔禹知天下之叛,知实为人心猜忌所致,故坏城平池,散财物,焚甲兵,施之以德,遂海外宾服,四夷纳职,合诸侯于涂山,执玉帛者万国,今朕撤边卫于内,施礼于众北国,停修长城,又遣使于王庭,力尽先圣之心,惟望诸君当协手化事,思广大之理,体人心内情,则义舒于广宇,而温存于人心也。”

○十一日癸丑:增置尚宝司少卿一员○以荐举人才徐延裴为尚宝司少卿

○谪福建承宣布政司左参议李玫为陕西西安府华州蒲城县县丞○以福建福州府同知乐子荣为福建承宣布政司左参议

○裁革湖广都指挥司五开卫武阳千户所

○十二日甲寅:以历事国子监生郑遂为工科给事中○以历事国子监生欧阳以恭为兵科给事中○以荐举人才徐奇为刑科给事中○以陕西西安府华州州丞王哲为礼科给事中

○谪工科给事中马麟为云南云南府典吏○谪兵科给事中王征为云南楚雄府典吏○谪刑科给事中杨恭为云南武定府典吏○谪礼科给事中张景安为云南乌撒府典吏

○以后军都督府左都督沐晟袭兄后军都督府都督佥事沐春西平府侯爵

○十三日乙卯:裁革直隶宁国府南陵县峨岭巡检司

○浙江承宣布政司左参议王晟致仕○以太常寺协律郎朱彦真为浙江承宣布政司左参议○河南都指挥司河南中卫指挥使许义致仕

○以刑部广东清吏司主事温祥卿为兵部尚书

○十四日丙辰:裁革广西田州府思恩州方村巡检司、蒙村巡检司、窘来村巡检司

○致仕礼部尚书任亨泰卒○以致仕礼部尚书任亨泰卒,辍朝一日,遣光禄寺卿房显告慰亲属,赐米万石,帛百匹

○十五日丁巳:裁革山东青州府计博罗县递运所、益都县北门外递运所、乐安县乐安递运所、临淄县古城递运所

○增置广西庆远府河池州儒学衙门教谕一员

○流星出九游入坤方

○十六日戊午:增置四川都指挥司重庆卫石柱宣抚司、隘关巡检司

○广西都指挥司佥事朱辉致仕

○以刑科给事中汪泰为礼科给事中○以荐举人才李时为刑科给事中○命礼科给事中丘芮致仕

○免山西太原府今年明年税租○免山西平阳府今年税租四万六千二百石

○十七日己未:增置陕西行都指挥司武威中卫

○裁革福建延平府将乐县河泊所、龙溪县河泊所、顺昌县河泊所、沙县河泊所、南平县西芹河泊所

○裁革四川马湖府儒学衙门训导二员

○中军都督府都督佥事陈麟致仕○以辽东都指挥司广宁卫指挥使潘忠为中军都督府都督佥事

○十八日庚申:修大中桥

○赐致仕户部左侍郎祁著棉五十斤

○令京师兵马指挥司兵马指挥使吕贵致仕○以京师兵马指挥司副使文羽为京师兵马指挥司兵马指挥使

○以致仕左佥都御史雒佥为北平保定府知府

○十九日辛酉:皇帝江左先生(朱允炆)敕礼部尚书陈迪曰:“明年正月二日将大宴百官,文武廷臣、来朝官员、外夷朝使俱预宴,兼赐在京军民人等米帛诸物,尔礼部当细心具备,毋要有失。”

○元君鞑靼可汗坤帖木儿遣使至京,并有书曰:‘前君买的里八剌已死了,我即了大位子,有甚么事和我说,知道你中原国主长我一岁,姑且当你为兄,大漠里的事你每不要管,也管不了,我知道你读书,甚么之乎者也的我也不懂,只是个粗人,只知道骑射,你与买的里八剌的议和我知道,男儿当驰骋沙场,与刀剑为伴,甚么这个仁呀爱呀德呀各种之乎者也呀大道理的都是假,也不知你骑射如何,可想去漠北么?不愿去我可亲去请,你入大漠,我亲自教你,改改你这身性,若想回信就回,不想回就不回,给你四百只羊作礼品,还有那个谁一百只羊权当补偿,还有以后往来时候不要甚么圣人贤人的,就这样罢。”

○二十日壬戌:○文皇帝上书皇帝江左先生(朱允炆)请入祭高皇帝

○皇帝江左先生(朱允炆)敕文皇帝与辽府王谨守边关,防御边外,待二年后且北境安泰时入祭高皇帝

○二十一日癸亥:以立春皇帝江左先生(朱允炆)御奉天殿,受文武百官贺,赐文武百官米帛有差

○二十二日甲子:以秦府右长史茅誧为都察院左副都御史○都察院左副都御史郑楚瞻致仕

○以四川马湖府儒学衙门训导郭进为福建承宣布政司左参议

○二十三日乙丑:以翰林院编修李时为兵科给事中○以翰林院编修仝希颜为工科给事中

○兵科给事中陈湘致仕○工科给事中云东权致仕

○二十四日丙寅:免天下丝革野味等租课○赐宦者郑和米十六石

○二十五日丁卯:以原陕西承宣布政司右布政使杨琏为江西承宣布政司布政使

○有白气围日

○二十六日戊辰:吏部尚书茹瑺致仕

○二十七日己巳:以大祀天地于南郊,皇帝江左先生(朱允炆)御奉天殿,文武百官受誓戒○右军都督府都督佥事顾成等还,皇帝江左先生(朱允炆)赐宴,复赐米帛有差

○二十八日庚午:裁革湖广永州府道州江华县县丞一员,主簿一员

○二十九日辛未:享太庙

是岁天下户千二百八十六万九千四百户,口六千三百八十八万四千人,赋税粮二千四百九十一万七千七百石,布帛八十八万三千五百匹,丝绵四十四万九千二百八十斤,棉花绒六十二万一千九百四十斤,课钞七百九十二万六千五百锭,金二百二十两,银十五万七千一百两,铜三千六百三十斤,铁六十六万九千二十斤,铅八万四千一百斤,朱砂二千四十两,海肥四十一万九千七百索,茶九十一万八千三百斤,盐百十九万三千六百引,屯田子粒一千六百六十四万五千九百石,马五万一千九百匹

疯狂的兔子

春残眷遗录附录(东朝纪)建义元年二月篇

建义元年二月大事记

○建义元年二月壬寅朔:皇帝江左先生(朱允炆)诏天下行新制之诏,并求天下百姓建明官制典章之得失

诏曰:“宇宙有阴阳之分,天地有四时之变,是以圣人因时损益建革为治国之义。前朝官制有失,人心思变久矣,朕奉命承继大统,莅位之初,即下诏曰:‘诞布维新执政’,百官公卿,交相长书,力陈官制之弊,然时值国丧而未能行,今大丧渐终,正值弊制当革之时,而天下万民不知新制,则百姓不能议新制利弊,今将所改官制条例陈于诏前,吏部将新章条例陈于诏后,惟望天下军民百姓所行新制,果不适之于朝于天下者,陈禀上书,使朝廷能闻弊害,则于家国于天下无弊也:

本月二日癸卯:改定大理寺卿为大理卿,大理寺左寺、右寺......

建义元年二月大事记

○建义元年二月壬寅朔:皇帝江左先生(朱允炆)诏天下行新制之诏,并求天下百姓建明官制典章之得失

诏曰:“宇宙有阴阳之分,天地有四时之变,是以圣人因时损益建革为治国之义。前朝官制有失,人心思变久矣,朕奉命承继大统,莅位之初,即下诏曰:‘诞布维新执政’,百官公卿,交相长书,力陈官制之弊,然时值国丧而未能行,今大丧渐终,正值弊制当革之时,而天下万民不知新制,则百姓不能议新制利弊,今将所改官制条例陈于诏前,吏部将新章条例陈于诏后,惟望天下军民百姓所行新制,果不适之于朝于天下者,陈禀上书,使朝廷能闻弊害,则于家国于天下无弊也:

本月二日癸卯:改定大理寺卿为大理卿,大理寺左寺、右寺为左司、右司,左寺正、右寺正为都评事,左寺副、右寺副为副都评事;裁革大理寺左司评事四员,右司评事八员,新置左司评事六员、右司评事六员

本月十三日甲寅:新置钞泉司,钞泉司衙门秩正四品,并置钞泉卿一员、左少卿一员、右少卿一员、左寺丞一员、右寺丞一员。钞泉卿秩正三品、左少卿正四品、右少卿正四品、左寺丞正五品、右寺丞正五品○改宝钞提举司为宝钞分司,宝钞提举司提举为宝钞卿、副提举为少卿,隶署钞泉司,改宝钞司衙门秩正四品,宝钞卿正四品、少卿正五品○新置宝泉分司,并置宝泉卿一员、少卿一员,隶署钞泉司,宝泉司衙门秩正四品,宝泉卿正四品、少卿正五品

本月二十四日乙丑:天下清吏司去革清吏二字○裁革户部清吏司并官署○新置户部职民司、度支司、金帛司、仓库司,并置职民司郎中一员、职民司员外郎二员、度支司郎中一员、度支司员外郎二员、金帛司郎中一员、金帛司员外郎二员、仓库司郎中一员、仓库司员外郎二员,秩如前制○裁革刑部十二司并官署○新置刑部详宪司、比议司、职门司、都官司,并置详宪司郎中一员、详宪司员外郎二员、比议司郎中一员、比议司员外郎二员、职门司郎中一员、职门司员外郎二员、都官司郎中一员、都官司员外郎二员、秩如前制

本月二十五日丙寅:增置吏部左侍郎一员、吏部右侍郎一员、户部左侍郎一员、户部右侍郎一员、刑部左侍郎一员、刑部右侍郎一员、工部左侍郎一员、工部右侍郎一员、兵部左侍郎一员、兵部右侍郎一员,秩正二品○改定吏部衙门、户部衙门、礼部衙门、刑部衙门、工部衙门、兵部衙门秩正一品,吏部尚书、户部尚书、礼部尚书、刑部尚书、工部尚书、兵部尚书秩正一品

本月二十八日已巳:改定天下十二道提刑按察司为肃政按察司○改定天下四十一道提刑按察司分巡道为肃政按察司分司

于戏!天下之治,有因有革,期于趋时适治而已。改去旧职,置设新制,利于邦国,惠施百姓,兴邦国则食丰衣足,百姓惠则大同可期。兹定诏示,咸使闻之。”

○湖广承宣布政司上书本地物价腾涌,令湖广课税具以钞代输○湖广承宣布政司以官价售粟米麦四十万八千三百石以抑物价○户部以官价售湖广粟米麦八十万八千三百石、布帛八千六百匹、丝绵四万二千七百斤、茶十二万三千九百斤、盐十万三千五百引以抑物价

○二日癸卯:改定大理寺卿为大理卿,大理寺左寺、右寺为左司、右司,左寺正、右寺正为都评事,左寺副、右寺副为副都评事;裁革大理寺左司评事四员,右司评事八员,新置左司评事六员、右司评事六员;裁革大理寺左司务一员、右司务一员;新置大理寺典簿一员

○三日甲辰:以锦衣卫指挥佥事辛正为四方寻义使,往西寻义○赐宴锦衣卫指挥佥事辛正于文华殿,并金五两、银千两、棉絮四百一十二斤、布帛四十匹

○裁革湖广永州府道州江华县丞一员、主簿一员

○四日乙巳:给京卫军士十八万五千余人冬衣

○裁革福建邵武府泰宁县小通村驿

○五日丙午:命宫中诸司局裁革用度

○诏天下皇庄凡有佃户者,佃户自承田业,无佃户者均给平民

○令山西代府王庄佃户自承田业

○裁革江西赣州府安远县僧会司

○六日丁未:遣官释奠先师孔子

○皇帝江左先生(朱允炆)敕右军都督府都督同知韩观训军德州

○裁革四川都指挥司会川卫儒学衙门

○七日戊申:祭大社大稷

○以江西都指挥司都指挥使陈质为中军都督府都督同知○中军都督府都督同知盛熙致仕○以江西都指挥司佥事徐谅为江西都指挥司都指挥使○以江西都指挥司南昌前卫指挥使戚贤镇为江西都指挥司佥事○以福建行都指挥司建宁左卫指挥佥事王稿为江西都指挥司南昌前卫指挥使

○八日乙酉:增置湖广衡州府来阳县观山巡检司○裁革江西九江府冬月集税课司

○河南南阳府邓州出榜令非农户者每人止田十五亩,有佃户者佃户自承其业,无佃户者均给平民

○山东承宣布政司上书:“自去年以来本省旱涝瘟疫并行,朝廷减免课税,本省布政力赈灾民,然灾异屡现,至本月初府库空竭,存粮渐尽,以成燃眉之急,伏请陛下调粮调物,以解困乏。”

○九日庚戌:更置福建福州府福宁县青湾巡检司为相山巡检司,松山巡检司为库溪巡检司

○册郡王朱允熞为衡府王○赐衡府王朱允熞米粟麦一千石

○昏刻东北有长星陨落

○致仕都察院右佥都御史凌汉卒

○十日辛亥:皇帝江左先生(朱允炆)诏举贤、养老、恤穷、重农、造士、任官、旌义、周恤、裕荒、恤兵、存废、掩骼,以佐邦国,卫所军户绝都除勿勾

诏曰:“朕惟有盛德而不享其报者,必垂裕于后昆,履大位而不逮乎亲者,必致尊于宗庙,此天下之至理、古今之通义也。皇考懿文皇太子,早登储位,参决万几,默施宽仁,阴赞至治,视斯民如赤子,体天眷之圣,盛锡佑朕躬。朕虽嗣登大位,然皇考无庙谥之称,朕心悼焉。迩者采群臣之言,追尊皇考为孝康皇帝,庙号兴宗皇帝,妣敬妃为孝康皇后,择日祔。群臣复谓中宫之号未正,无与共承祭祀,诸弟之封未定,无以夹辅邦家,继以为请,已册妃马氏为皇后,封弟允熥为吴王、允熞为衡王、允熙为徐王。既以尊亲重孝,所失者惠恩于百姓也,令布政司按察司依下条例举遗贤、养耄幼、恤穷乏、抚周恤、存疾废、重民农、造俊士、任明官、旌节义、裕馑荒、恤兵革、掩骼骨,除绝户,降诏天下,施于宇内,振危济贫,以光三代王政,今将条例具陈于后:

一、祖宗庙谥称号,所以裒显功德,非所当讳。今后惟庙讳如律回避,庙谥称号勿讳。

一、民间及山林岩穴有怀才抱德,练达政治廉能济世之士,有司请来京授以禄位,以安黎庶。

一、复赐天下军民老幼病残米棉有差,有司具依建义元年正月二日条例行,若有贪私不能如数施给者,具以重罪论。

一、所在鳏寡孤独、贫无产业不能自存者,笃废残疾、无人养侍及年老有丁代役者,有司具依建义元年正月二日条例行

一、民老不得养者、幼不得养者、疾病者、孤独者若亲戚邻里收养,每岁给米增至三石。

一、民废残者若亲戚邻里收养,每岁给米增至五石。

一、各处若有田地荒芜,无人耕种者,从实开报,以凭分豁。

一、农桑乃衣食之本,有司勿夺其时,使得尽力耕种,足其依食。

一、学乃风化之原,教养英俊以备任用,有司宜加意礼以劝勉,禁其习于浮华,毋得通同扰民。

一、民之休戚系于守令贤否,官之清浊在乎考覈公私。在内监察御史、在外布政司、按察司,从公考察,果有政绩异常及闒茸不才者,奏闻黜陟。

一、民间义夫节妇、孝子顺孙及其爨五世以上,乡党称其孝义者,有司勘闻旌表。

一、军民嫁娶、丧葬贫不能举者,部伍、邻里、宗族共相助,毋使失所。

一、各处若有水旱灾伤,先行赈济,而后报勘奏闻,勿致饥馑。

一、前代兵后骸骨暴露田野者,掩骸埋胔之,时官司收瘞。

一、卫所勾捕军役,从实照明发,如果户绝,即与除豁。

于戏!夫尊亲所以崇孝敬之道,正家所以厚风俗之厚。嘉兴万邦,同臻至治,布告中外,咸使闻知。”

○十一日壬子:以左军都督府左都督徐增寿、前军都督府左都督李增枝、致仕吏部尚书茹瑺、户部尚书严震直、都察院左都御史暴昭、都察院右都御史韩宜可、吏部右侍郎蹇义、户部右侍郎夏原吉、都察院左副都御史茅誧、通政寺卿赵彝、通政寺左寺丞刘昱、光禄寺卿房显、光禄寺少卿刘继宗、太常寺少卿卢原质、大理寺左寺丞彭与明、太仆寺寺丞徐胜、尚宝司左司丞李得成、吏部考功清吏司郎中刘思忠、吏部考功清吏司员外郎卢义、浙江道监察御史尹昌隆、广西道监察御史司中、广西道监察御史俞士吉、刑科给事中杨佑安、兵科给事中徐思勉为四方采访使

敕曰:“卿等承命,问民疾苦,兴廉黜贪,务尽厥中,务负任使意,务负朕望。尹吉甫之诗,柔亦不茹,刚亦不吐,不悔鳏寡,不畏强御,此部使之事也。”

○十二日癸丑:皇帝江左先生(朱允炆)敕驻湖广采访使通政寺卿赵彝、吏部考功清吏司郎中刘思忠:“朕即位以来,不敢滥行钞币,然近者湖广物价涌贵,极不寻常,卿当注意,暗访详查,探明其因,若果有奸佞肖小不顾大义,至湖广军民营生于不顾,朕绝不姑息,定以重罪论。”

○裁革四川行都指挥司松潘卫

○十三日甲寅:新置钞泉司,钞泉司衙门秩正四品,并置钞泉卿一员、左少卿一员、右少卿一员、左寺丞一员、右寺丞一员、典簿二员。钞泉卿秩正三品、左少卿正四品、右少卿正四品、左寺丞正五品、右寺丞正五品、典簿正九品○改宝钞提举司为宝钞分司,宝钞提举司提举为宝钞卿、副提举为少卿,吏目为典吏,隶署钞泉司,改宝钞司衙门秩正四品,宝钞卿正四品、少卿正五品、典吏八品,抄纸局大使、印钞局大使正六品,抄纸局副使、印钞局副使正七品,抄纸局典史,印钞局典史正九品○新置宝泉分司,并置宝泉卿一员、少卿一员,典吏一员,并置采置局大使、行铸局大使二员,采置局副使、行铸局副使二员,采置局典史,行铸局典史二员,隶署钞泉司,宝泉司衙门秩正四品,宝泉卿正四品、少卿正五品、典吏八品,采置局大使、行铸局大使正六品,采置局副使、行铸局副使正七品,采置局典史,行铸局典史正九品

○十四日乙卯:以中军都督府都督佥事宋晟署陕西都指挥司事

○免山东全省今年明年课税○赈山东粟米麦二百六十四万五千五百石○河南承宣布政司赈山东粟米麦百三十九万石

○十五日丙辰:皇帝江左先生(朱允炆)躬祭先农,亲耕籍田,赐文武百官耆老米帛有差

○武定侯郭英子驸马都尉郭镇卒

○十六日丁巳:恢复铸钱○开铸建义金钱、建义银钱、建义铜钱、建义铁钱,新铸铜钱十二万九千六百三十万文,新铸铜钱三万三千五百八十四万文,新铸银钱五千二百六十文,新铸金钱三百十四文○诏以所铸钱具收洪武宝钞

○诏准复民间金银物货交易

○始造建义新钞五十五万四千三百六十文,仿大明宝钞制,行造二百文钞、百文钞、五十文钞、三十文钞、二十文钞、十文钞、五文钞、一文钞,所画钱文三寸串代百文,二寸串代十文,五文钞、一文钞具画以铜钱之数代,可入本地钱局换兑官价金银铜铁米粟麦棉帑盐等物○诏以所造新钞收洪武宝钞

○十七日戊午:直隶徐州府火灾○赐直隶徐州府火灾家属米粟麦三万七千三百石

○十八日乙未:以天下饥馑灾荒裁革诸王府今年禄米

裁革吴府岁禄九千石,晋府、燕府、楚府、齐府、蜀府、湘府、代府、肃府岁禄八千石,徐府、辽府、庆府、宁府、岷府、谷府岁禄七千石,秦府王、鲁府王、韩府王等以幼少不行裁革,所裁革岁禄米俱入库赈灾

○十九日庚申:裁革北平北平府蓟州丰润县巡检司○裁革北平永平府乐亭显胡家湾税课司

○停印洪武宝钞

○木星犯轩辕左角,隔二寸许

○二十日辛酉:改定广东盐课提举司为广东都转运盐使司,海北盐课提举司为北分司

○增置浙江宝泉行分司○增置浙江宝泉行分司采置局、行铸局

○赐河南都指挥司、山东都指挥司、北平都指挥司、山西都指挥司、辽东都指挥司卫所军士三十五万四千七百余人粟一石、棉二斤、布二匹

○陕西凤翔府地震,屋舍大毁,伤亡无数

○二十一日:陕西承宣布政司赈陕西凤翔府粟米麦三十万九千二百石、棉絮十万八十斤、布帛五万八千四百匹、盐千引

○免湖广辰州府今年税粮十七万千四百石○赈湖广辰州府粟米麦十九万二千九百石

○以广西桂林府物价腾涌命以钞代输租税○广西承宣布政司以官价售粟米麦二十二万八千石以抑物价

○户部以官价于山东售粟米麦四十九万九千三百石以抑物价

○赐陕西都指挥司、陕西行都指挥司屯田军士银百二十二两

○册前吏部尚书杜泽女为衡府王朱允熞妃

○二十二日癸亥:遣官告祭五岳五镇

○裁革福建邵武府光泽县河泊所

○裁革北平河间府兴济县鲤鱼塘巡检司

○诏安南、朝鲜使臣罢明岁贡物

○二十三日甲子:以清明节皇帝江左先生(朱允炆)亲祭太祖孝高皇帝、兴宗孝康皇帝,遣魏国公勉志先生(徐辉祖)祭昊天上帝、厚土皇帝祗,曹国公九江先生(李景隆)祭五庙

○二十四日乙丑:○去革吏部四清吏司、礼部四清吏司、户部十三清吏司、工部四清吏司、刑部十二清吏司、兵部四清吏司清吏二字○诏天下凡清吏司去革清吏二字

○裁革户部十三司并官署○新置户部职民司、度支司、金帛司、仓库司,并置职民司郎中一员、职民司员外郎二员、职民司主事八员,度支司郎中一员、度支司员外郎二员、度支司主事八员、金帛司郎中一员、金帛司员外郎二员、金帛司主事八员、仓库司郎中一员、仓库司员外郎二员、仓库司主事八员,秩如前制

○裁革刑部十二司并官署○新置刑部详宪司、比议司、职门司、都官司,并置详宪司郎中一员、详宪司员外郎二员、详宪司主事八员、比议司郎中一员、比议司员外郎二员、比议司主事八员、职门司郎中一员、职门司员外郎二员、职门司主事八员、都官司郎中一员、都官司员外郎二员、都官司主事八员,秩如前制

○二十五日丙寅:增置吏部左侍郎一员、吏部右侍郎一员、户部左侍郎一员、户部右侍郎一员、刑部左侍郎一员、刑部右侍郎一员、工部左侍郎一员、工部右侍郎一员、兵部左侍郎一员、兵部右侍郎一员,秩正二品○改定吏部衙门、户部衙门、礼部衙门、刑部衙门、工部衙门、兵部衙门秩正一品,吏部尚书、户部尚书、礼部尚书、刑部尚书、工部尚书、兵部尚书秩正一品

○敕修《太祖孝高皇帝实录》,以魏国公勉志先生(徐辉祖)为监修官,曹国公九江先生(李景隆)为副监修官,正三品礼部左侍郎兼翰林院学士董伦、翰林院侍讲王景、翰林院侍讲正学先生(方孝孺)为总裁官,太常寺少卿廖昇、翰林院侍读学士高逊志为副总裁官

敕曰:“《南齐书》序曰:‘史者,所以明夫治天下之道也,故为之者亦必天下之材,然后其任可得而称也。古之所谓良史者,其明必足以周万事之理,其道必足以适天下之用,其智必足以通难知之意,其文必足以发难显之情,然后其任可得而称也。’今朕纂承大统,惟恐一代政事,遗逸阙失,以为后者遗憾,今以魏国公为监修官,曹国公为副监修官。董侍郎、王侍讲、方侍讲为总裁官。廖少卿、高侍读为副总裁官。率儒臣集天下典例,修史备传,详加纂修,虽曰太祖皇帝开基创业四十余年,削平群雄,苦心劳作,恐有失策之举,然史者务在至公,务在直言得失,若时果有不善之政,不当之举,史官勿所讳言,不可失实,著成一代之典。惟辨真伪在一感悟之间,望卿等不忘崔杼,直书笔正之风勿有失也。”

○二十六日丁卯:○以吏部文选司郎中毛泰为正二品吏部左侍郎○以吏部验封司郎中徐贞为正二品吏部右侍郎○以工科给事中陈洽为吏部文选司郎中○以荐举人才尹必用为吏部验封司郎中

○以宗人府经历卓敬为正二品户部左侍郎○以荐举人才郭任为正二品户部右侍郎○以国子监生卢迥为正三品户部左侍郎○罢正三品户部左侍郎李新为民

○以正三品礼部右侍郎蒋原为正二品礼部左侍郎○以尚宝司卿黄观为正二品礼部右侍郎○以翰林院侍讲王景兼正三品礼部右侍郎

○以尚宝司少卿徐延裴为尚宝司卿○以礼部仪制司主事昭泰为尚宝司少卿

○以兵部左侍郎刘俊为正二品兵部左侍郎○以河南承宣布政司布政使陈植为正二品兵部左侍郎○以正三品兵部右侍郎卢渊为正三品兵部左侍郎○以兵部武选司郎中古朴为正三品兵部右侍郎○以兵部武选司员外郎蒋讷安为兵部武选司郎中○以兵部职方司主事崔璇为兵部武选司员外郎○以河南道监察御史赵允文为河南承宣布政司布政使

○以大理寺大理卿张思恭为正二品工部左侍郎○以翰林院检讨陈性善为正二品工部右侍郎○以通政司左通政马京为大理寺大理卿○以国子监生赵居任为通政司左通政

○以陕西承宣布政司左参政刘韶为刑部左侍郎○以河南道监察御史金焦为刑部右侍郎○以荐举人才姬政卿为陕西承宣布政司左参政

○以刑部广东司郎中李素为刑部详宪司郎中○刑部广东司郎中王良为刑部比议司郎中○以刑部山东司主事王钟为刑部职门司郎中○以刑部福建司郎中杨壁为刑部都官司郎中○以刑部司务厅司务杨正为刑部详宪司员外郎○以陕西肃政按察司佥事宋礼为刑部详宪司员外郎○以荐举人才秦宗保为刑部比议司员外郎○以吏部考功司主事梁广为刑部比议司员外郎○以刑部广东司员外郎张春为刑部职门司员外郎○以刑部四川司员外郎马文彧为刑部职门司员外郎○以刑部山西司员外郎曹瑾为刑部都官司员外郎○以致仕山西道监察御史范敬先为刑部都官司员外郎

○以吏部文选司主事陈宗问为户部职民司郎中○以户部浙江司郎中邓肃为户部度支司郎中○左军都督府断事司断事李昶为户部金帛司郎中○以户部浙江司员外郎高浩然为户部仓库司郎中○太常寺赞礼郎吕文为户部职民司员外郎○以户部福建司主事陈祖为户部职民司员外郎○以荐举人才乔州为户部度支司员外郎○以直隶苏州府吴县儒学训导方仲原为户部度支司员外郎○以都察院司狱司司狱甄士廉为户部金帛司员外郎○以河南肃政按察司经历晁存周为户部金帛司员外郎○以山东承宣布政司理问吉安为户部仓库司员外郎○以北平真定府推官蔺伯岚为户部仓库司员外郎

○流星大如杯,出角北,入氐西

○二十七日戊辰:裁革浙江绍兴府在城河泊所

○河南承宣布政司赈陕西凤翔府粟米麦二十五万八千九百石、棉絮七万三百七十斤、布帛四万六千九百匹、盐万五千二百引

○二十八日已巳:改定天下十二道提刑按察司为肃政按察司○改定浙江提刑按察司为浙江肃政按察司、福建提刑按察司为福建肃政按察司、广东提刑按察司为广东肃政按察司、广西提刑按察司为广西肃政按察司、湖广提刑按察司为湖广肃政按察司、四川提刑按察司为四川肃政按察司、云南提刑按察司为云南肃政按察司、陕西提刑按察司为陕西肃政按察司、山西提刑按察司为山西肃政按察司、河南提刑按察司为河南肃政按察司、山东提刑按察司为山西肃政按察司、北平提刑按察司为北平肃政按察司○改定天下四十一道提刑按察司分巡道为肃政按察司分司○改定淮西分巡道为淮西分司、淮东道为淮东分司、苏松道为苏松分司、徽宁道为徽宁分司、常镇道为常镇分司、京畿道为京畿分司、浙东道为浙东分司、浙西道为浙西分司、川东道为川东分司、川西道为川西道分司、黔南道为黔南分司、济南道为济南分司、海右道为海右分司、辽东道为辽东分司、河南道为河南分司、河北道为河北分司、燕南道为燕南分司、燕北道为燕北分司、关内道为关内分司、关南道为关南分司、河西道为河西分司、陇右道为陇右分司、西宁道为西宁分司、冀宁道为冀宁分司、冀北道为冀北分司、河东道为河东分司、岭北道为岭北分司、两江道为两江分司、湖东道为湖东分司、岭南道为岭南分司、海南道为海南分司、海北道为海北分司、桂苍道为桂苍分司、左江道为左江分司、右江道为右江分司、建宁道为建宁分司、福宁道为福宁分司、武昌道为武昌分司、荆南道为荆南分司、湖南道为湖南分司、湖北道为湖北分司

○二十九日庚午:户部赈陕西凤翔府粟米麦五十五万四千二百石、棉絮三十三万六百九百斤、布帛三十万五千八百匹、盐六万九千引○以户部度支司郎中杨煜为抚慰使至陕西凤翔府抚慰受灾百姓○撤乐膳○免陕西凤翔府地震今年明年课税

○三十日辛未:免太平府、宁国府、应天府、广德府、镇江府今年田租

○赐国子监生春夏衣

○追封楚府王朱桢庶长子朱孟熜巴陵郡王,谥悼简

洪武三十年三月十七日己巳卒

疯狂的兔子

春残眷遗录附录(东朝纪)建义元年正月篇

建义元年正月大事记

○建义元年正月壬申朔:晨时皇帝江左先生率文武百官大祀天地于南郊,左班由吏部尚书鶠庵先生、户部尚书野庄先生领,中班由都察院左都御史文洲先生、都察院右都御史泰和先生领,右班由曹国公九江先生、魏国公勉志先生领,翰林院侍讲正学先生进郊祀颂,午时江左先生还奉天殿,文武百官行庆成礼,江左先生于奉天殿受亲王文武百官贺,赐亲王文武百官彩帛有差,命妇朝皇后马良钗于坤宁宫,是年改元

○二日癸酉:以郊祀礼成皇帝江左先生大宴文武百官及四夷朝使

○皇帝江左先生诏天下赐民高年幼年并病残者米帛有差

诏曰:“昔唐太宗曰:‘民之所以为盗者,由赋繁役重,官吏贪求,饥寒切身,故不暇顾廉耻耳。朕当去奢省费......

建义元年正月大事记

○建义元年正月壬申朔:晨时皇帝江左先生率文武百官大祀天地于南郊,左班由吏部尚书鶠庵先生、户部尚书野庄先生领,中班由都察院左都御史文洲先生、都察院右都御史泰和先生领,右班由曹国公九江先生、魏国公勉志先生领,翰林院侍讲正学先生进郊祀颂,午时江左先生还奉天殿,文武百官行庆成礼,江左先生于奉天殿受亲王文武百官贺,赐亲王文武百官彩帛有差,命妇朝皇后马良钗于坤宁宫,是年改元

○二日癸酉:以郊祀礼成皇帝江左先生大宴文武百官及四夷朝使

○皇帝江左先生诏天下赐民高年幼年并病残者米帛有差

诏曰:“昔唐太宗曰:‘民之所以为盗者,由赋繁役重,官吏贪求,饥寒切身,故不暇顾廉耻耳。朕当去奢省费,轻徭薄赋,选用廉吏,使民衣食有余,则自不为盗耳。’朕奉太祖高皇帝遗命,改元建义,为九州伍长,不敢以县官居,不敢言明经史,惟保求黎民也。先时灾异叠现,北地见蝗,天以名朕躬有失之故,然失在一人而百姓无罪,冀天施禄恩于天下使朕独承其罪,遂诏天下上议朝廷得失,命户部减今田税之半,令风宪巡仿贤达求隐,敕刑官减裁刑狱之重,告方伯轻税赋之敛,遣使官除水旱蝗灾,以补朕之过失。然惟恐民家无储不能善养老者,无蓄不能教和幼者,无资不能理医疾废者,逢今年正月壬申恭祭南郊,使行新纪,正值明养老和幼医疾存孤残之时,命天下各司依下条陈使老幼疾孤废皆得所养:

一、民六十者米一石三斗、肉十斤、酒二十斤、棉絮一斤、布帛一匹、盐一引。

一、民七十者依所上条加米一石、肉五斤、酒十斤、棉絮一斤、布帛一匹、盐一引。

一、民八十者依所上条加米一石、棉絮一斤、布帛一匹、盐一引、茶一两、银三钱。

一、民九十者依所上条加米二石、茶一两、银一两。

一、民百岁及以上者依所上条加米十八石、肉四十斤、酒六十斤、棉絮十斤、布帛十二匹、茶二斤、银四两、盐三引。

一、民老者不得养者具用所用本例之下例行,民百岁及以上不得养者依所上条加米五石、肉二十斤、酒三十斤、棉絮四斤、布帛六匹、茶一斤、银二两、盐二引,问愿自存,不愿自存则交由亲戚,无亲戚者交由邻里,亲戚邻里不愿则入养济院,依例所支。自存者每年予一石,亲戚邻里抚养每年予粮两石三斗。

一、民不足十五岁者米一石、肉八斤、棉絮一斤、布帛一匹、盐一引。

一、民不足十岁者依所上条加米一石、肉六斤、棉絮一斤、布帛一匹、盐一引。

一、民不足五岁者依所上条加肉五斤、棉絮两斤、布帛一匹、盐一引、茶一两、银一钱。

一、民幼不得养者具用所用本例之下例行,民不足五岁不得养者依所上条加米二石、肉十七斤、棉絮两斤、布帛二匹、盐二引、茶二两、银二钱,问愿自存,不愿自存则交由亲戚,无亲戚者交由邻里,亲戚邻里不愿则入养济院,依例所支。自存者每年予一石,亲戚邻里抚养每年予粮两石三斗。

一、民疾病者米一石、肉八斤、棉絮一斤、布帛一匹、盐一引。重疾者加米五斗、肉三斤。

一、民疾病者不能自存者依所上条加米五斗、肉五斤、棉絮一斤、布帛一匹。问愿自存,不愿自存则交由亲戚,无亲戚者交由邻里,邻里不愿则入养济院,依例所支。自存者每年予八斗,亲戚邻里抚养每年予粮一石八斗。

一、民孤独者依民疾病者条例行,加酒十斤,不能自存者交由亲戚收养,无亲戚者交由邻里,亲戚邻里不愿则入养济院,依例所支。自存者每年予八斗,亲戚邻里抚养每年予粮一石八斗。

一、民废残者米四石、肉二十斤、棉絮三斤、布帛四匹、盐二引、茶一两,其若愿自存听之,不愿自存交由亲戚收养,无亲戚者交由邻里,亲戚邻亲戚里不愿则入养济院,依例所支。自存者每年予两石,亲戚邻里抚养每年予粮四石三斗。

于戏!大道之行,天下为公。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矜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廷当遵行圣贤之言,使人具得其养也,无愧先王之大公,复致唐虞雍熙之世,故兹诏示,咸使闻之。”

○火在亢第二星西,隔一尺许

○三日甲戌:湖广汉阳府以官价售粟米麦三万五千二百石以抑物价○四川成都府以官价售粟米麦二万二千七百石以抑物价○火在亢第二星,隔四寸许

○四日乙亥:更定四川昌州为昌州长官司、普洛州为普洛长官司、威龙州为威龙长官司

○五日丙子:以朝廷新纪元皇帝江左先生诏安南、朝鲜○以山东青州府粮价腾涌命以钞代输租税

○六日丙子:裁革直隶应天府溧阳县批验盐引所○罢大理寺右寺寺副李琦官○以大理寺右寺评事陈广成为大理寺右寺副○以儒士贾文孺为以大理寺右寺评事

○七日戊寅:征虏将军右军都督府都督同知何福等班师回朝○火犯亢第二星

○八日己卯:修湖广荆州府江陵县古渠土堰○以北平真定府粮价腾涌命以钞代输租税

○九日庚辰:改浙江杭州府知府苏应光为通政司右通政○罢通政司右通政丘显为民○以刑部四川清吏司郎中虞谦为浙江杭州府知府○以刑部广东清吏司主事黄孝节为刑部四川清吏司郎中

○木稼,火在亢第一星第二星间

○十日辛巳:直隶松江府水免今年税租○裁革山西大同府儒学训导一员

○十一日壬午:巳时直隶应天府地震

○皇帝江左先生诏天下求直言

诏曰:“鸿惟宇宙,天穹地广而不可计,盖万物之理、自然之数不能尽言也。予承太祖高皇帝之遗命,以为民牧,以治民事,闻地至静德,其性安泰。然纪元之年,正月十一日京师地震,众惶不安,予亦无措施,地至德而降灾异,必有所因也,或制法不公以众苦民疾,或庸碌用事而贤人遁失,或敬祀天地而礼仪怠堕,或有书慝隐而不能通达,或有司暴敛而苦害下民,或刑狱有冤而难申曲直,或赏罚不当而行张无度,或工事失度而民力衰竭,或人有附势而有司纵容。然予性愚钝,不知诗书之义,不晓典经之理,视天下愚夫愚妇亦能胜予,冀求以昏庸下君之资而能保黎民也,惟中外文武百官、天下军民百姓,视朝廷行事有不当之处,直条陈陈,明正所失,则可回应地变,使之安静,而天下军民可休息安乐也。”

○十二日癸未:礼部尚书陈迪上疏清刑狱、恤民隐二十四事

疏略曰:“刑狱未清,宜敕法司,择公廉仁厚者分诣郡县,复审狱囚,无令久淹,致伤和气。逃民家业既丧,且畏公私逋负之迫矣,失今不恤,必啸聚为患。宜使有司招徕之,其不愿归者听附籍田,暂免其差役,则民安而盗息矣。”

○十三日甲子:遣官告祭历代帝王陵寝

○皇帝江左先生赐礼部尚书陈迪布帛十八匹

○翰林院侍讲楼琏上疏请安静祖制

疏以安静法祖为言,不宜骤为更制,又称孟庄子之孝,在不改父政。

○十四日乙酉:浙江道监察御史尹昌隆上疏言京师地震为欲以六部尚书为正一品所致

疏曰:“臣闻人事顺其序,则天地安其常,人事失其宜,则天地示其变,此休咎之明征,古今之通验也,自唐虞三代盛时,九官之命,济济相让,故其时阴阳调而风雨,时群生苏而万物育,麒麟来游,凤凰来集,几若此者,非天运之适然也,实人事之所召也。三代以降,小人在位,奸臣专命,故其时或日月薄蚀,或风雨失调,或星常昼见,或星陨如雨,或山川崩竭,或地震如雷,几若此者,非气运之使然也,亦人事之所召也。钦惟陛下以仁圣之资,承大统之业,宵衣旰食,励精图治,真犹尧舜禹汤文武之用心也,然而嘉祥未集而地震先见者,夫岂无其故哉?诚以变不虚其生,其生也,必有所自,妖不妄兴,其兴也,必有所由。夫天道健而动者,阳之义,君之象也,地道柔而静者,阴之义,臣之象也,阳伏而不能舒,阴炽而不能抑,于是有地震焉,今陛下欲陞六部,而京师大震,是阴盛阳微,奸臣专制之,有其渐矣。时太祖皇帝罢中书陞六部,酌古定今,最为得宜,陛下守此体制,选贤与能,固足以臻至治,亦和待于更张乎?矧今之任六卿者,率皆庸庸之徒,素无嘉谋嘉猷,可以致君泽民者也,陛下又欲陞居极品,奈何不惜明器,而滥施爵赏乎?且古者明王之稽古建官,所以为民也,岂图富贵其臣哉?盖得其人,则品级虽卑,皆足以致国家于隆平,苟非得其人,则禄秩虽崇,亦何关于生民之休戚乎?臣顾愿陛下崇阳抑阴,以回天地之大变,不愆不忘,以守祖宗之宏规。陛下若谓六卿之陞,出自宸衷,未肯中止,则臣又有说焉,昔郦生劝汉王立六国,后高祖称善,促刻印,及闻张良之说,辍食吐陠,促销印,夫刻印销印在一感悟之间,目高祖何尝固执哉,臣愿陛下以销印为小,失以回天变为急务,以不变祖宗成宪为可美,则天下幸甚,万世幸甚。”

○十五日丙戌:以元宵节皇帝江左先生受文武百官贺,赐文武百官米帛有差○皇帝江左先生赐浙江道监察御史尹昌隆、翰林院侍讲楼琏布帛各十匹

○十六日丁亥:皇帝江左先生敕后军都督府都督佥事耿瓛、都察院右都御史景清视阅北平都指挥司军

○十七日戊子:裁革云南云南府照磨所检校一员、大理府照磨所检校一员

○十八日乙丑:享太庙

○十九日庚寅:册兴宗孝康皇帝太子妃吕氏为皇太后

皇帝江左先生遣曹国公九江先生告昊天上帝、厚土皇帝祗,魏国公勉志先生告五庙,江左先生亲告太祖孝高皇帝几筵、兴宗孝康皇帝几筵,江左先生奉册宝,尊兴宗孝康皇帝太子妃吕氏为皇太后,册文曰:“维建义元年,岁次己卯,正月壬申朔,十九日庚寅,嗣皇帝臣谨再拜,稽首上言:‘盖闻人君之务,惟孝曰大,尊亲为先,为盛德者所必崇者也。若有大慈大恩者,必表而扬名,必奉而飨之。至养者,礼典之所重者,经义之所要也,此古今皆同。恭惟太子妃仁德配天,致至顺承,慈和纯淑,明德端谨,仰荷慈恩哺育,辛劳抚养。今继统之始,维新广行,不当忘教育之恩,谨奉玉宝金宝,上太子妃尊号曰皇太后,伏惟天赐神祐,寿福万年,恭承长乐,永侍先训,诚惶诚恐,稽首顿首,百拜谨言。”○文武百官上表贺尊皇太后○在京文武官命妇进表贺皇太后

○二十日辛卯:罢江西建昌府同知冯士成为民○罢刑部左侍郎夏恕官○谪刑部右侍郎宋性为湖广提刑按察司副使○以礼部右侍郎张炳为刑部左侍郎○以江西承宣布政司右参议金纯为刑部右侍郎○以太仆寺寺丞蒋原为礼部右侍郎○以吏科左给事中吴景玄为江西承宣布政司右参议○以尚宝司左司丞徐胜为太仆寺寺丞○以尚宝司右司丞李得成为尚宝司左司丞○以户部浙江清吏司主事万保为尚宝司右司丞○以吏科给事中张迪为吏科左给事中○以荐举人才孙彦博为吏科给事中

○二十一日壬辰:以户科给事中杨惟中为陕西提刑按察司佥事、礼科给事中徐诚为陕西提刑按察司佥事○以前承敕郎黄耕为户科给事中、翰林院侍书朱纮为礼科给事中○以儒士宋怿为翰林院侍书○谪云南承宣布政司左参议施礼为直隶淮安府知府○以云南大理府知府郑春觉为云南承宣布政司左参议

○二十二日癸巳:裁革湖广武昌府江夏县金口镇巡检司、鲇鱼镇巡检司○增置江西赣州府安远县南桥保巡检司

○二十三日甲午:皇帝江左先生敕翰林院侍讲楼琏、浙江道监察御史尹昌隆曰:“此正所谓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者,六卿果可卑于五府焉?祭酒犹可在太仆之下焉?假令皇祖而在,当必以更定为是,群臣勿复言。”

○二十四日乙未:裁革云南云南府等十四府照磨所○赈陕西汉中府粟米麦八千八百石

○二十五日丙申:恤广东广州府海潮溺死者三百三十五人三千三百六十石

○二十六日丁酉:皇帝江左先生敕礼部太常寺拟议遣官告祭五岳五镇

敕曰:“朕奉天地山川之灵以登大宝,政元伊始,将告祭五岳五镇神祇,尔礼部太常寺拟议使官,择期遣官致祭。”

○二十七日戊戌:裁革北平行都指挥司会州卫巳松驿、大龙驿、会川驿、黎溪驿、腰驿○裁革山西平阳府僧会司

○征虏将军右军都督府都督同知何福还,皇帝江左先生赐宴

○二十八日乙亥:免浙江台州府今年米七千四百石○免陕西凤翔府明年粟麦○赈北平永平府粟米麦万二千九百石

○二十九日庚子:户部以官价售粟米麦百十六万七千二百石以抑物价○湖广承宣布政司以官价售粟米麦二十八万二千六百石以抑物价○北平承宣布政司以官价售粟米麦十九万三千三百石以抑物价○河南承宣布政司以官价售粟米麦五十一万九千九百石以抑物价○浙江承宣布政司以官价售粟米麦四十四万五千石以抑物价○江西承宣布政司以官价售粟米麦三十万四千三百石以抑物价○广西承宣布政司以官价售粟米麦十二万八千五百石以抑物价○广东承宣布政司以官价售粟米麦三十二万二千九百石以抑物价

○三十日辛丑:火在亢第二星西,隔五寸许○赈北平北平府粟米麦万九千一百石

wagang狮子

明朝资料——《奉天靖难记》

《奉天靖难记》是明代永乐初年官修史书,记载了“靖难之役”爆发原因及战争进程。《奉天靖难记》以“春秋笔法”,表达否定建文帝正统地位的立场,并肆意歪曲历史,抹黑建文君臣,美化朱棣,其目的在于为朱棣 “靖难”和篡夺皇位的行为制造合法性依据。虽然不能将《奉天靖难记》视为信史,但其对于“靖难之役”和明 史研究仍具有一定价值。


20世纪40 年代,著名明史专家王崇武为《奉天靖难记》作注,另外 还撰著了《明靖难史事考证稿》,将该书与《明太宗实 录》、明中期后的私修史籍进行对比研究,探幽索微,取 得了令学界公认的重要学术成就。


《奉天靖难记》是明代永乐初年官修史书,记载了“靖难之役”爆发原因及战争进程。《奉天靖难记》以“春秋笔法”,表达否定建文帝正统地位的立场,并肆意歪曲历史,抹黑建文君臣,美化朱棣,其目的在于为朱棣 “靖难”和篡夺皇位的行为制造合法性依据。虽然不能将《奉天靖难记》视为信史,但其对于“靖难之役”和明 史研究仍具有一定价值。


20世纪40 年代,著名明史专家王崇武为《奉天靖难记》作注,另外 还撰著了《明靖难史事考证稿》,将该书与《明太宗实 录》、明中期后的私修史籍进行对比研究,探幽索微,取 得了令学界公认的重要学术成就。


疯狂的兔子

尹昌隆四事疏

“臣闻言之逆耳者,惟圣君乃能听事之,难言者非忠臣不能言,然上有仁圣之君,斯下有直言之臣,三代以上莫圣于尧舜,而伯益犹以淫逸怠荒为规,三代以下莫贤于太宗,而魏征犹以十渐不终为戒。方今陛下以日月之明,天地之量,智周万物而求谏,常恐不及,忧及困穷而从善,有如转圜,是有纳言之君又遇可言之时,愚臣又岂敢缄默而不吐露心腹也哉!然臣之所欲言者,惟顾陛下节民力、谨嗜欲、勤政治、务正学而已。伏顾陛下初登宝位,涣发德音,大赦天下,首命京官荐举贤能,恩泽所加,远迩无间,群臣鼓舞,于朝万物條畅,于野所谓圣人感人心,而天下和平者此其效也,夫何即位未几,而土木遮兴,虽茅茨土阶,非今日之所宜,而峻宇雕梁亦前圣之所戒,昔汉文......

“臣闻言之逆耳者,惟圣君乃能听事之,难言者非忠臣不能言,然上有仁圣之君,斯下有直言之臣,三代以上莫圣于尧舜,而伯益犹以淫逸怠荒为规,三代以下莫贤于太宗,而魏征犹以十渐不终为戒。方今陛下以日月之明,天地之量,智周万物而求谏,常恐不及,忧及困穷而从善,有如转圜,是有纳言之君又遇可言之时,愚臣又岂敢缄默而不吐露心腹也哉!然臣之所欲言者,惟顾陛下节民力、谨嗜欲、勤政治、务正学而已。伏顾陛下初登宝位,涣发德音,大赦天下,首命京官荐举贤能,恩泽所加,远迩无间,群臣鼓舞,于朝万物條畅,于野所谓圣人感人心,而天下和平者此其效也,夫何即位未几,而土木遮兴,虽茅茨土阶,非今日之所宜,而峻宇雕梁亦前圣之所戒,昔汉文帝欲作露台召匠,计之直百金,帝曰“百金中人十家之产也,何以台为?”以文帝之富,贯朽粟陈,于百金尚且惜之,陛下何不惜千金之费,而欲撤已成之宫,以更新乎?唐太宗常有气疾,百官以太内旱湿,请营一阁以居,帝惮烦劳,竟不之许,以太宗之治,斗米三钱,于一阁尚虑扰民,陛下何不忧万民之力而取材木于远方乎?矧后宫创制,本乎太祖高皇帝之宏规,朴素浑坚,同乎尧阶禹宫之俭约,传之万年,可无忧矣,太祖既任其劳于前,陛下当守其成于后,虽当改者,犹宜不忍于三年,未可改者,不宜速更于三月,矧天下之民,仰望太平,如渴之欲饮,饥之待哺,正宜与之休息也,今又重以力役,罢弊何堪?迩闻内官催太疾如风火,郡县被其折辱,小民苦其捶楚,公私烦扰,所至骚然,苟民力既殚,而或因以饥馑,则臣恐陛下之赤子,无复有如前日之安矣,臣之所顾节民力者此也。经曰“三年之丧,天下之通,丧自天子达于庶人一也。‘然德教加于百姓,行于四海,乃天子之孝也,太甲居忧而处仁迁义,故成汤之业,赖以不衰,高宗谅阴而恭默思道,故中兴之功卒能有成,是斩焉衰绖之中正,以礼导民之义也,侧闻内宫远自建宁选取侍女,使万姓百姓为之惊疑,众心为之惶惑,若曰天子六宫古有常制,则大丧尚未终,若曰左右侍御不可无人,则中宫尚未册,恐乖风教之源,有沮维新之望,况始者终之兆也,小者大之门,涓涓之水,不先堤防,则其流必至于溃川,星星之火,匪预朴威,则其势必至于燎原,岂可不防微杜渐而慎终于始乎?臣之所愿谨嗜欲者此也。自古人君未有不以勤而兴逸而废者,书曰:‘自朝至于日中昃,不遑暇食。’此文王之所以勤政也,诗曰:‘鸡既鸣矣,朝既盈矣。’此齐君之所以早朝也,我太祖皇帝在位三十余年,亦未常见日而临百官,今或方既曙钟鼓,初闻旭日巳旦,朝仪方肃,非古人庭燎待贤之义,若曰四方无可以从容于殿陛,则民情可畏,大狱犴典,诚卧不安席之也,若谓天下乂安,可以优游于庶政,则蝗蔽天民食寡乏,诚战兢惕厉之日也,安不忘危,治不忘乱,犹恐患生于所忽,何可一息之或怠乎?臣之所以顾勤政治者此也。仲虺告成汤曰:‘能自得师者王。’傅说告高宗曰:‘惟学逊志,务时敏。’是古昔人君未尝不有学者也,然帝王之学,岂效儒生之寻章摘句者哉?程子有言:‘大率一日之间,接贤士大夫之时多,亲侍人宫女之时少,则自然气质变化,德器成就。’臣愿陛下于万机之暇,进一二正直儒臣,以侍左右,以备顾问,或讲求乎帝王经世之要,古今治乱之由,或参究天命精微之蕴,人情稼穑之难,使涵养既深,本心既正,则惟精惟一,逸乐无益之事,无自而萌芽矣,遵义遵道,佛老异端之说,无由而胘惑矣,所以为圣为贤者,宁不在于学乎?臣之所愿务正学者此也。臣荷国厚恩,备员耳目,久欲有言,恐犯天威,是以恩之累目,不敢骤进,然犬马思报之诚,当不辞直言之罪,谨具所闻,以圣听,已往者既不可追,而方来者犹所当谨,愿陛下审而思之,择善是从,追大禹之克勤,师成汤之不吝,敦崇节俭,与民休息,躬行仁义,慎始虑终,则太平之基,将与天地同其悠久矣,臣诚憨昧,罪当万死,伏愿陛下矜其愚衷,宽其鈇钺,使后来者得以尽其言,则天下不胜幸甚。”

疯狂的兔子

粗整理建文朝刑部官职人员名单

洪武三十一年:

刑部尚书:夏恕、侯泰[是年六月侯泰以刑部左侍郎任,夏恕罢官]

刑部左侍郎:侯泰、张昺[是年六月张昺以礼部左侍郎任,侯泰改任刑部尚书]

刑部右侍郎:宋性、金纯[是年六月金纯以江西承宣布政司右参议任,宋性改任湖广提刑按察司副使]

刑部郎中:王良/李素/曹瑾/马文彧/杨壁/□□□□/□□□□/□□□□/□□□□/□□□□/□□□□/□□□□

刑部员外郎:宋礼/张春/□□□□/□□□□/□□□□/□□□□/□□□□/□□□□/□□□□/□□□□/□□□□/□□□□

建文元年[是年二月二十四日革刑部十二清吏司,置详宪司、比议司、职门司、都官司,每司置郎中一员,员外二员,主事八...

洪武三十一年:

刑部尚书:夏恕、侯泰[是年六月侯泰以刑部左侍郎任,夏恕罢官]

刑部左侍郎:侯泰、张昺[是年六月张昺以礼部左侍郎任,侯泰改任刑部尚书]

刑部右侍郎:宋性、金纯[是年六月金纯以江西承宣布政司右参议任,宋性改任湖广提刑按察司副使]

刑部郎中:王良/李素/曹瑾/马文彧/杨壁/□□□□/□□□□/□□□□/□□□□/□□□□/□□□□/□□□□

刑部员外郎:宋礼/张春/□□□□/□□□□/□□□□/□□□□/□□□□/□□□□/□□□□/□□□□/□□□□/□□□□

建文元年[是年二月二十四日革刑部十二清吏司,置详宪司、比议司、职门司、都官司,每司置郎中一员,员外二员,主事八员。二月二十五日改刑部衙门为正一品,刑部尚书改正一品,置正二品刑部左侍郎一员、正二品刑部左侍郎右侍郎一员,增六部左侍郎一员、右侍郎正二品]:

刑部尚书:侯泰/暴昭[是年四月暴昭以都察院左都御史任]

正二品刑部左侍郎:刘韶[是年二月刘韶以陕西承宣布政司左参政任]

正二品刑部右侍郎:金焦[是年二月金焦以□□道监察御史任]

正三品刑部左侍郎:张昺、王良[是年五月王良以刑部郎中任,张昺改任北平承宣布政司布政使]

正三品刑部右侍郎:金纯

刑部郎中:李素/曹瑾/马文彧/杨壁

刑部员外郎:宋礼/张春/□□□□/□□□□/□□□□/□□□□/□□□□/□□□□

建文二年[是年三月改正二品刑部左侍郎为刑部左侍中,正二品刑部右侍郎为刑部右侍中。十月八日革刑部司狱司同狱一员。是岁改刑部左侍中、刑部右侍中为从一品,刑部左侍郎刑部右侍郎为正二品]:

刑部尚书:侯泰/暴昭

刑部左侍中:刘韶

刑部右侍中:金焦

刑部左侍郎:王良

刑部右侍郎:金纯

刑部郎中:李素/曹瑾/马文彧/杨壁

刑部员外郎:宋礼/张春/□□□□/□□□□/□□□□/□□□□/□□□□/□□□□

建文三年:

刑部尚书:侯泰/暴昭

刑部左侍中:刘韶

刑部右侍中:金焦

刑部左侍郎:王良、胡子昭[是年五月胡子昭以山东肃政按察司佥事任,王良改任浙江肃政按察司按察使]

刑部右侍郎:金纯

刑部郎中:李素/曹瑾/马文彧/杨壁

刑部员外郎:宋礼/张春/□□□□/□□□□/□□□□/□□□□/□□□□/□□□□

建文四年:

刑部尚书:侯泰/暴昭

刑部左侍中:刘韶

刑部右侍中:金焦

刑部左侍郎:胡子昭

刑部右侍郎:金纯

刑部郎中:李素/曹瑾/马文彧/杨壁

刑部员外郎:宋礼/张春/□□□□/□□□□/□□□□/□□□□/□□□□/□□□□

疯狂的兔子

粗整理建文朝国子监官职人员名单

洪武三十一年[是年八月七日增国子监祭酒一员]:

国子监祭酒:吴起、张显宗[是年七月张显宗以太常寺寺丞任,吴起罢官]/程师周[是年八月程师周以某官任]

国子监司业:杨淞、张智[是年七月张智以国子监学录任,杨淞罢官]

国子监丞:张毅、王峻[是年七月王峻以山东济南府儒学训导任,张毅罢官]

国子监五经博士:张智、王绅[是年七月王绅以原翰林院待制任,张智改任国子监司业]/□□□□、费良弼[是年七月费良弼以国子监助教任,□□□□罢官]/黄彦清/金玉铉/杨斌

国子监助教:葛钧/匡显/邓彦质/蒋恭/张庸/许子谟/周铎/王礼/晁铸/周巽/胡灏/□□□□、邹缉[是年七月邹缉以江西南康府星子县儒学衙门训导...

洪武三十一年[是年八月七日增国子监祭酒一员]:

国子监祭酒:吴起、张显宗[是年七月张显宗以太常寺寺丞任,吴起罢官]/程师周[是年八月程师周以某官任]

国子监司业:杨淞、张智[是年七月张智以国子监学录任,杨淞罢官]

国子监丞:张毅、王峻[是年七月王峻以山东济南府儒学训导任,张毅罢官]

国子监五经博士:张智、王绅[是年七月王绅以原翰林院待制任,张智改任国子监司业]/□□□□、费良弼[是年七月费良弼以国子监助教任,□□□□罢官]/黄彦清/金玉铉/杨斌

国子监助教:葛钧/匡显/邓彦质/蒋恭/张庸/许子谟/周铎/王礼/晁铸/周巽/胡灏/□□□□、邹缉[是年七月邹缉以江西南康府星子县儒学衙门训导任,□□□□罢官]/□□□□/□□□□/□□□□

国子监学正:吴启/王子谦/□□□□/□□□□/□□□□/□□□□/□□□□/□□□□/□□□□/□□□□

国子监学录:张溥/□□□□、罗恢[是年十一月罗恢以江西崇仁县儒学衙门训导任,□□□□罢官]/□□□□/□□□□/□□□□/□□□□/□□□□

国子监典簿:□□□□

国子监典籍:□□□□

国子监掌馔:□□□□

国子监:

建文元年[是年十月八日革国子监学正十员、国子监学录七员,增置国子监助教十七员]:

国子监祭酒:张显宗/程师周

国子监司业:张智

国子监丞:王峻

国子监五经博士:王绅/费良弼/黄彦清/金玉铉/杨斌

国子监助教[非官制改改任者]:葛钧/匡显/邓彦质/蒋恭/张庸/许子谟/周铎/王礼/晁铸/周巽/胡灏/邹缉/□□□□、王达[是年五月王达以山西大同府儒学衙门训导任,□□□□罢官]/□□□□/□□□□

国子监助教[官制改改任者]:吴启/王子谦/张溥/罗恢/□□□□/□□□□/□□□□/□□□□/□□□□/□□□□/□□□□/□□□□/□□□□/□□□□/□□□□/□□□□/□□□□

[前]国子监学正:吴启/王子谦/□□□□/□□□□/□□□□/□□□□/□□□□/□□□□/□□□□/□□□□

[前]国子监学录:张溥/罗恢/□□□□/□□□□/□□□□/□□□□/□□□□

国子监典簿:□□□□

国子监典籍:□□□□

国子监掌馔:□□□□

建文二年:

国子监祭酒:张显宗/程师周

国子监司业:张智

国子监丞:王峻

国子监五经博士:王绅、□□□□[是年十二月王绅卒,□□□□以某官任]/费良弼/黄彦清/金玉铉/杨斌

国子监助教:葛钧/匡显/邓彦质/蒋恭/张庸/许子谟/周铎/王礼/晁铸/周巽/胡灏/邹缉/王达/吴启/王子谦/张溥/罗恢/□□□□、陈迪[是年七月陈迪以乙榜进士任,□□□□罢官]/□□□□/□□□□/□□□□/□□□□/□□□□/□□□□/□□□□/□□□□/□□□□/□□□□/□□□□/□□□□/□□□□/□□□□

国子监典簿:□□□□

国子监典籍:□□□□

国子监掌馔:□□□□

建文三年:

国子监祭酒:张显宗/程师周

国子监司业:张智

国子监丞:王峻

国子监五经博士:□□□□/费良弼/黄彦清/金玉铉/杨斌

国子监助教:葛钧/匡显/邓彦质/蒋恭/张庸/许子谟/周铎/王礼/晁铸/周巽/胡灏/邹缉/王达/吴启/王子谦/张溥/罗恢/陈迪/□□□□/□□□□/□□□□/□□□□/□□□□/□□□□/□□□□/□□□□/□□□□/□□□□/□□□□/□□□□/□□□□/□□□□

国子监典簿:□□□□

国子监典籍:□□□□

国子监掌馔:□□□□

建文四年:

国子监祭酒:张显宗、□□□□[是年正月□□□□以某官任,张显宗改任工部右侍郎]/程师周

国子监司业:张智

国子监丞:王峻

国子监五经博士:□□□□/费良弼/黄彦清/金玉铉/杨斌

国子监助教:葛钧/匡显/邓彦质/蒋恭/张庸/许子谟/周铎/王礼/晁铸/周巽/胡灏/邹缉/王达/吴启/王子谦/张溥/罗恢/陈迪/□□□□/□□□□/□□□□/□□□□/□□□□/□□□□/□□□□/□□□□/□□□□/□□□□/□□□□/□□□□/□□□□/□□□□

国子监典簿:□□□□

国子监典籍:□□□□

国子监掌馔:□□□□

疯狂的兔子

整理不了建文朝翰林院并殿阁官职人员名单了,人员缺失太严重了,翰林院侍讲学士建文朝四年无相关人员记载,缺二员,翰林院侍读学士缺一员,高逊志调太常寺后无人继任,后期也缺两员,翰林院侍读缺一员,只有楼琏有记载,翰林院侍讲改制前满额,不过改制后方孝孺调文学博士后缺一员,建文二年八月增设翰林院学士一员、翰林院承旨一员,均无相关任职人员记载,改制前华盖殿大学士、文华殿大学士、武英殿大学士、文渊阁大学士、东阁大学士均无记载,改制后华盖殿学士、文华殿学士、武英殿学士、正心殿学士、文渊阁学士均无记载,表示放弃了。。。

改制前:

翰林院学士:董伦

翰林院侍读学士:缺员/高逊志、缺员

翰林院侍讲学士:缺员/...

整理不了建文朝翰林院并殿阁官职人员名单了,人员缺失太严重了,翰林院侍讲学士建文朝四年无相关人员记载,缺二员,翰林院侍读学士缺一员,高逊志调太常寺后无人继任,后期也缺两员,翰林院侍读缺一员,只有楼琏有记载,翰林院侍讲改制前满额,不过改制后方孝孺调文学博士后缺一员,建文二年八月增设翰林院学士一员、翰林院承旨一员,均无相关任职人员记载,改制前华盖殿大学士、文华殿大学士、武英殿大学士、文渊阁大学士、东阁大学士均无记载,改制后华盖殿学士、文华殿学士、武英殿学士、正心殿学士、文渊阁学士均无记载,表示放弃了。。。

改制前:

翰林院学士:董伦

翰林院侍读学士:缺员/高逊志、缺员

翰林院侍讲学士:缺员/缺员

翰林院侍读:缺员/楼琏

翰林院侍讲:方孝孺/王景

华盖殿大学士:缺员

文华殿大学士:缺员

武英殿大学士:缺员

文渊阁大学士:缺员

东阁大学士:缺员

改制后:

翰林院承旨:缺员

翰林院学士:缺员

翰林院学士:董伦

翰林院文学博士:方孝孺/缺员/缺员/缺员

翰林院侍读:缺员/楼琏

翰林院侍讲:缺员/王景

华盖殿学士:缺员

文华殿学士:缺员

武英殿学士:缺员

正心殿学士:缺员

文渊阁学士:缺员

各位帮忙找一下,以补史阙。

疯狂的兔子

愚论建文朝北平行政区划改制

愚论建文朝北平行政区划改制

建文朝北平行政区划改革我一直没重视,直到刚才聊天的时候突然感兴趣了,因为朱老四提到过河北都指挥使,我在想如果北平都指挥使司改成河北都指挥使司,那北平行都指挥使司也会有相应调整,至少在建文元年八月前建文朝应该对北平地区行政军事机构官职进行过大规模调整,可能针对朱老四的,所以官史没提,至于平燕承宣布政司感觉应该建文二年二月才更置的,《“奉天靖难”记》朱老四给李景隆上书时提到北平改为燕北,时间在建文二年二月,本月并明月建文朝会试乡试,会试录称北平进士籍贯不称北平北平府,只言北平府,殿试录就称平燕北平府了,而乡试录北平府不加北平二字,保定等府加北平二字,所以我有个大胆的想...

愚论建文朝北平行政区划改制

建文朝北平行政区划改革我一直没重视,直到刚才聊天的时候突然感兴趣了,因为朱老四提到过河北都指挥使,我在想如果北平都指挥使司改成河北都指挥使司,那北平行都指挥使司也会有相应调整,至少在建文元年八月前建文朝应该对北平地区行政军事机构官职进行过大规模调整,可能针对朱老四的,所以官史没提,至于平燕承宣布政司感觉应该建文二年二月才更置的,《“奉天靖难”记》朱老四给李景隆上书时提到北平改为燕北,时间在建文二年二月,本月并明月建文朝会试乡试,会试录称北平进士籍贯不称北平北平府,只言北平府,殿试录就称平燕北平府了,而乡试录北平府不加北平二字,保定等府加北平二字,所以我有个大胆的想法,建文朝可能拆分了北平承宣布政司,把燕兵控制地区视同沦陷区,一份为河北承宣布政司,一份为平燕承宣布政司。平燕承宣布政司应该在建文二年二月设置,河北承宣布政司应该晚于建文元年八月,只是建文朝为何要在建文二年二月才在沦陷区设置平燕承宣布政司?我认为郑村坝之战使建文改变策略了,不再冀求于短期结束战争了,而需要为沦陷区特置行政机构来管理,并且推测两布政司治所都在真定。

目前我的推测如下:

1.朱老四起兵后建文朝可能将沦陷区分离出北平承宣布政司。

2.建文元年八月左右建文朝可能将北平未沦陷区布政司改为河北承宣布政司,指挥司改为河北都指挥司,行都指挥司改为河北行都指挥司,按察司改为河北肃政按察司,沦陷区暂时搁置不设布政司,治所迁至真定。

3.建文二年二月左右建文朝可能将沦陷区置为平燕承宣布政司,或许还有什么平燕都指挥司或平燕肃政按察司存在,至此北平承宣布政司应该一分为二了。

感谢一位朋友提供的建议,个人愚浅之见,可供参考。

疯狂的兔子

粗整理建文朝大理寺官职人员

洪武三十一年[是年九月二十三日复置大理寺,置大理寺卿一员,左少卿、右少卿各一员,左寺丞、右寺丞各一员,左寺正、右寺正各一员,左寺副、右寺副各一员,左评事四员,右评事八员,左司务、右司务各一员]:

大理寺卿:马京[是年九月马京以通政司左通政任]

大理寺左少卿:汪善[是年九月汪善以某官任]

大理寺右少卿:闻良辅[是年九月闻良辅以署山东提刑按察司副使□□道监察御史任]

大理寺左寺丞:彭与民[是年九月彭与民以□科给事中任]

大理寺右寺丞:邹公瑾[是年九月邹公瑾以□□道监察御史任]

大理寺左寺正:陈援[是年九月陈援以直隶苏州府常熟县主簿任]

大理寺右寺正:□□□□

大理寺左寺副:□□□□...

洪武三十一年[是年九月二十三日复置大理寺,置大理寺卿一员,左少卿、右少卿各一员,左寺丞、右寺丞各一员,左寺正、右寺正各一员,左寺副、右寺副各一员,左评事四员,右评事八员,左司务、右司务各一员]:

大理寺卿:马京[是年九月马京以通政司左通政任]

大理寺左少卿:汪善[是年九月汪善以某官任]

大理寺右少卿:闻良辅[是年九月闻良辅以署山东提刑按察司副使□□道监察御史任]

大理寺左寺丞:彭与民[是年九月彭与民以□科给事中任]

大理寺右寺丞:邹公瑾[是年九月邹公瑾以□□道监察御史任]

大理寺左寺正:陈援[是年九月陈援以直隶苏州府常熟县主簿任]

大理寺右寺正:□□□□

大理寺左寺副:□□□□

大理寺右寺副:李琦[是年九月李琦以广西道监察御史任]

大理寺左寺评事:周新、蔡瑛、孙硕、刘观

大理寺右寺评事:杨廉、□□□□、□□□□、□□□□、□□□□、□□□□、□□□□、□□□□

大理寺左司务:□□□□

大理寺右司务:□□□□

大理寺办事官?虞文达

建文元年[是年二月二日改大理寺左寺、右寺为左司、右司,大理寺卿为大理卿,左寺正、右寺正为左司都评事、右司都评事,左寺副、右寺副为左司副都评事、右司副都评事,左司评事、右司评事均为六员,革大理寺左司务一员、右司务一员,置大理寺典簿一员]:

大理寺大理卿:马京

大理寺左少卿:汪善

大理寺右少卿:闻良辅

大理寺左寺丞:彭与民

大理寺右寺丞:邹公瑾

大理寺左司都评事:陈援

大理寺右司都评事:□□□□

大理寺左司副都评事:□□□□

大理寺右司副都评事:李琦

大理寺左司评事:周新、蔡瑛、孙硕、刘观、□□□□、□□□□

大理寺右司评事:杨廉、□□□□、□□□□、□□□□、□□□□、□□□□

大理寺典簿:□□□□

大理寺办事官?虞文达

建文二年:

大理寺大理卿:马京、□□□□[约是年马京改任四川肃政按察司佥事(本年三月同参殿试)□□□□以某官任]

大理寺左少卿:汪善、薛嵓[是年汪善改任河南肃政按察司副使,薛嵓以直隶镇江府知府任]

大理寺右少卿:闻良辅、高逊志、胡闰[是年二月闻良辅改任湖广肃政按察司副使,高逊志以太常寺左少卿任,是年三月高逊志改任吏部左侍郎,胡闰以都察院左补阙任]

大理寺左寺丞:彭与民

大理寺右寺丞:邹公瑾

大理寺左司都评事:陈援

大理寺右司都评事:□□□□

大理寺左司副都评事:□□□□、□□□□

大理寺右司副都评事:李琦、□□□□[约是年李琦罢官,□□□□以某官任]

大理寺左司评事:周新、蔡瑛、孙硕、刘观、□□□□、□□□□

大理寺右司评事:杨廉、□□□□、□□□□、□□□□、□□□□、□□□□

大理寺典簿:□□□□

大理寺办事官?虞文达

建文三年:

大理寺大理卿:□□□□

大理寺左少卿:薛嵓

大理寺右少卿:胡闰

大理寺左寺丞:彭与民

大理寺右寺丞:邹公瑾

大理寺左司都评事:陈援

大理寺右司都评事:□□□□

大理寺左司副都评事:□□□□、□□□□

大理寺右司副都评事:□□□□

大理寺左司评事:周新、蔡瑛、孙硕、刘观、□□□□、□□□□

大理寺右司评事:杨廉、□□□□、□□□□、□□□□、□□□□、□□□□

大理寺典簿:□□□□

大理寺办事官?虞文达

建文四年:

大理寺大理卿:□□□□

大理寺左少卿:薛嵓

大理寺右少卿:胡闰

大理寺左寺丞:彭与民、□□□□[是年四月灵壁之战彭与民死,□□□□以某官任]

大理寺右寺丞:邹公瑾

大理寺左司都评事:陈援

大理寺右司都评事:□□□□

大理寺左司副都评事:□□□□

大理寺右司副都评事:□□□□

大理寺左司评事:周新、蔡瑛、孙硕、刘观、□□□□、□□□□

大理寺右司评事:杨廉、□□□□、□□□□、□□□□、□□□□、□□□□

大理寺典簿:□□□□

大理寺办事官?虞文达

疯狂的兔子

看了尚书以及相关论文历代考证,有点收获,打算在小说里让建文写一本尚书集注考异发行天下,力证梅本孔序以及古本尚书不实,放在洪武二十七年,和孟子节文同年,最后迫于老朱压力将考异改为论,抽毁极端词汇,焚先行刊发之书,这对建文是一重大打击,不得不重新调整自己的态度定位方式。

看了尚书以及相关论文历代考证,有点收获,打算在小说里让建文写一本尚书集注考异发行天下,力证梅本孔序以及古本尚书不实,放在洪武二十七年,和孟子节文同年,最后迫于老朱压力将考异改为论,抽毁极端词汇,焚先行刊发之书,这对建文是一重大打击,不得不重新调整自己的态度定位方式。

疯狂的兔子

可补史阙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疯狂的兔子

春残眷遗录旧事四

洪武十四年正月不记日,缑城公初与先生相见。时先生幼,缑城公与婉言,是月因事会懿文皇太子,遂得见。

洪武十四年三月二十二日,置东宫左春坊司直郎各一员、右春坊司直郎一员,秩正六品。

洪武十四年春不记日,先生患热疾,约八日疾愈。李宫人并孙宫人所言。

洪武十四年五月五日,以试通政司左通政张紞为试通政司通政使,见册。二十日宋濂去世,是夜太阴晕岁星,宋公缑城公并皇太子之师也,少聪颖博书,受习吴莱、柳贯诸公,与苏伯衡、胡翰友善,至是疾逝,天下士林怜之。

洪武十四年十一月二十六日,以前太常司卿唐铎为兵部尚书,先是唐公以母忧去官,唐公先生太子少保也,与先生友善,唐公德高众望,有古士风,终以身明志也,先生...

洪武十四年正月不记日,缑城公初与先生相见。时先生幼,缑城公与婉言,是月因事会懿文皇太子,遂得见。

洪武十四年三月二十二日,置东宫左春坊司直郎各一员、右春坊司直郎一员,秩正六品。

洪武十四年春不记日,先生患热疾,约八日疾愈。李宫人并孙宫人所言。

洪武十四年五月五日,以试通政司左通政张紞为试通政司通政使,见册。二十日宋濂去世,是夜太阴晕岁星,宋公缑城公并皇太子之师也,少聪颖博书,受习吴莱、柳贯诸公,与苏伯衡、胡翰友善,至是疾逝,天下士林怜之。

洪武十四年十一月二十六日,以前太常司卿唐铎为兵部尚书,先是唐公以母忧去官,唐公先生太子少保也,与先生友善,唐公德高众望,有古士风,终以身明志也,先生常怀之。

洪武十四年十二月七日,婉弟黄柏生,十六日太常司卿吕本以疾去世,吕太子妃之父也。

是岁不记日,先生开始习事,本年并明年天下大灾,山崩地震,飞煌蔽天,水旱疫疠,妖怪四起,天下以为朝廷有过失也。

疯狂的兔子

春残眷遗录旧事三

洪武十二年十二月十五日,东宫侍正张公紞改任通政司左参议,是月中书省右丞相汪公广洋去世。张公我朝吏部尚书也,先生居东宫,每逢张公归,必资之朝中要事,名为君臣而实为师生也,张公为人端和,婉遇事,常问张公应对之策,张公悉心指教,恐婉不知其理也,以身正节。汪公我朝右丞相,先生常言汪公宽厚谦和,善篆隶大书,工歌诗,至是终,而天下怜之。

洪武十三年正月八日御史中【下涂抹三页,抽撕五页,字数不计】(六年本无此条)

洪武十三年正月十七日革中书省,升六部,改大都督府为五军都督府。先生常以罢中【下涂抹六行约一百一十三字】(六年本无此条)

洪武十三年四月九日婉弟黄俊郎生,是月德庆侯廖永忠子廖权袭封德庆侯,廖镛...

洪武十二年十二月十五日,东宫侍正张公紞改任通政司左参议,是月中书省右丞相汪公广洋去世。张公我朝吏部尚书也,先生居东宫,每逢张公归,必资之朝中要事,名为君臣而实为师生也,张公为人端和,婉遇事,常问张公应对之策,张公悉心指教,恐婉不知其理也,以身正节。汪公我朝右丞相,先生常言汪公宽厚谦和,善篆隶大书,工歌诗,至是终,而天下怜之。

洪武十三年正月八日御史中【下涂抹三页,抽撕五页,字数不计】(六年本无此条)

洪武十三年正月十七日革中书省,升六部,改大都督府为五军都督府。先生常以罢中【下涂抹六行约一百一十三字】(六年本无此条)

洪武十三年四月九日婉弟黄俊郎生,是月德庆侯廖永忠子廖权袭封德庆侯,廖镛之父也。

洪武十三年十月六日宜伦郡主生,名萧姝,汪氏出。

疯狂的兔子

朱允炆问中庸孟子之深浅,侍讲方孝孺对曰:“子思作中庸,孟子师之,一脉相传,似无深浅。”朱允炆曰:“孟子言尧舜之道,必用仁政,是谓法终不可废也。中庸言‘无为而成,不动而敬,霜露所坠,莫不如亲,如必待法,行而后服。’似与孔子为政,以德为旨,尚隔一尘。”方孝孺沈思良久,曰:“由此言之,则中庸深于孟子多矣。”朱允炆曰:“孟子见处,直截得圣学正传,终不脱纵横气习,与人议论,动求胜人,大秉之门无诤论,安有此也。”

朱允炆斋戒牲盥,献拜跽礼如祖庙,御彝伦堂,见师生赏币钞有差。堂官讲颜渊问仁二章,朱允炆问:“天下归仁,于家邦无怨,是何光景,亦相合否。”国子祭酒对曰:“孔子告颜渊以乾道,告仲亏以坤道,其旨不同...

朱允炆问中庸孟子之深浅,侍讲方孝孺对曰:“子思作中庸,孟子师之,一脉相传,似无深浅。”朱允炆曰:“孟子言尧舜之道,必用仁政,是谓法终不可废也。中庸言‘无为而成,不动而敬,霜露所坠,莫不如亲,如必待法,行而后服。’似与孔子为政,以德为旨,尚隔一尘。”方孝孺沈思良久,曰:“由此言之,则中庸深于孟子多矣。”朱允炆曰:“孟子见处,直截得圣学正传,终不脱纵横气习,与人议论,动求胜人,大秉之门无诤论,安有此也。”

朱允炆斋戒牲盥,献拜跽礼如祖庙,御彝伦堂,见师生赏币钞有差。堂官讲颜渊问仁二章,朱允炆问:“天下归仁,于家邦无怨,是何光景,亦相合否。”国子祭酒对曰:“孔子告颜渊以乾道,告仲亏以坤道,其旨不同。”新皇帝朱允炆曰:“乾道坤道,宋儒影响之言,实体之于身,则由家而国,由国而天下,皆不出吾一心管摄,故一日复礼,则事事皆仁。六合虽大,无一不就吾规矩中,子思曰:‘正己而不求人,则无怨。’敬恕工夫,都是反身实学,故无怨于家邦,非谓家邦不怨我也,此要在心体微细处查考,才有一毫夹杂处便不归仁,才有一毫是己非人处便非实学。”

朱允炆御经筵,问侍书朱思平朱陆(朱熹陆九渊)同异,朱思平答曰:“同是反求吾心。”上深是之。

以后发现再补。

疯狂的兔子

朱思平,按《天台县志》:思平,字廷准,南丰令行中子。由太学生中京府试第六,会试,为刘三吾所拔,将冠,多士,以五策多中时忌,置后,除中书舍人。建文朝,命为翰林院侍书,与宋怿、刘彦铭、黄淮等日侍左右,以备顾问,多所启沃。上御经筵,问朱陆同异,答曰:同是反求吾心。上深是之。时亲老,乞归省,诏驰传还乡。方正学率词林君子赋诗饯之。靖难时,思平在籍,闻变,长号涕泣。作哀君王词四首,饮药而卒。

《送朱思平侍书归省》王绅

风号江浦冬,雁落秦淮晓。

有客将远归,秣马涉长道。

峨峨天台山,遥接蓬瀛岛。

赤霞覆其巅,祥光耀穹昊。

伊人禀灵秀,毓质钟神造。

一举擢巍科,筮仕及年少。

待诏金马门,侍书丹...

朱思平,按《天台县志》:思平,字廷准,南丰令行中子。由太学生中京府试第六,会试,为刘三吾所拔,将冠,多士,以五策多中时忌,置后,除中书舍人。建文朝,命为翰林院侍书,与宋怿、刘彦铭、黄淮等日侍左右,以备顾问,多所启沃。上御经筵,问朱陆同异,答曰:同是反求吾心。上深是之。时亲老,乞归省,诏驰传还乡。方正学率词林君子赋诗饯之。靖难时,思平在籍,闻变,长号涕泣。作哀君王词四首,饮药而卒。

《送朱思平侍书归省》王绅

风号江浦冬,雁落秦淮晓。

有客将远归,秣马涉长道。

峨峨天台山,遥接蓬瀛岛。

赤霞覆其巅,祥光耀穹昊。

伊人禀灵秀,毓质钟神造。

一举擢巍科,筮仕及年少。

待诏金马门,侍书丹凤沼。

三年瞬息过,瞻云介怀抱。

陈情达九重,归兴入毫杪。

霜枫缬晴绮,寒梅散冰缟。

交辉绚锦袍,喜映慈容好。

疯狂的兔子

建文元年,以某都指挥司都指挥使孙用为备倭总督,

建文二年,更改观海卫总督例,以都指挥使一员会同海道副使,提督沿海卫所。

可补史阙。

[图片]


建文元年,以某都指挥司都指挥使孙用为备倭总督,

建文二年,更改观海卫总督例,以都指挥使一员会同海道副使,提督沿海卫所。

可补史阙。


疯狂的兔子

春残眷遗录旧事二

洪武十年十二月乙巳朔,皇帝钦赐先生名“允文”,先生与众人谓出鲁颂·泮水“允文允武,昭假烈祖。”

洪武十一年八月二十二日婉生于嘉兴府,本家长女,初名彩月,父黄承生,时二十五,母秦氏,时二十二,兄黄福安,时三岁,是日秋社。

十一月九日,先生弟朱允熥生,懿敬皇太子妃常氏出,十四日夜月食,二十一日先生母常氏薨。具见实录并内府文档,婉问先生并朱允熥,皆言:“产疾也。”婉又问诸老宫人,皆以上言,正统初婉访南直隶采言,有李氏者,年近九十有余,自称常家仆,谓开国公常升常与之言,常氏为迫死也,姑录之。

洪武十二年,皇孙朱雄英习文章,朱雄英者先生母兄也,洪武七年十月二十七日生,时五岁。

十一...

洪武十年十二月乙巳朔,皇帝钦赐先生名“允文”,先生与众人谓出鲁颂·泮水“允文允武,昭假烈祖。”

洪武十一年八月二十二日婉生于嘉兴府,本家长女,初名彩月,父黄承生,时二十五,母秦氏,时二十二,兄黄福安,时三岁,是日秋社。

十一月九日,先生弟朱允熥生,懿敬皇太子妃常氏出,十四日夜月食,二十一日先生母常氏薨。具见实录并内府文档,婉问先生并朱允熥,皆言:“产疾也。”婉又问诸老宫人,皆以上言,正统初婉访南直隶采言,有李氏者,年近九十有余,自称常家仆,谓开国公常升常与之言,常氏为迫死也,姑录之。

洪武十二年,皇孙朱雄英习文章,朱雄英者先生母兄也,洪武七年十月二十七日生,时五岁。

十一月二十五日,以两浙都转运盐司运盐使吕本为太常司卿,十二月五日册太常司卿吕本女吕氏为皇太子妃。皇帝以东宫不可无正妃主事,遂册吕氏为皇太子妃,吕氏者懿文皇太子朱标之继妃,先生之继母,时十六岁,先生常感其生养之恩,谓待之如亲子也。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