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建文元年

135浏览    6参与
疯狂的兔子

姜氏秘史言建文元年二月二十五日,革户部浙江等十三清吏司,立职民、度支、金帛、仓库四司。并革刑部浙江等十二清吏司,立详宪、比议、职斗、都官四司,立郎中一人,员外二人,主事八人。复旧制疏载(同日)建文元年二月二十五日,改各部衙门为正一品,增左右侍郎,员次尚书,升六部尚书正一品,增左右侍郎正二品。

看来该时间段建文朝正在对六部即下属各清吏司进行改革,在该年二、三、四月建文朝正在对中央官制进行大规模系统性改革

姜氏秘史言建文元年二月二十五日,革户部浙江等十三清吏司,立职民、度支、金帛、仓库四司。并革刑部浙江等十二清吏司,立详宪、比议、职斗、都官四司,立郎中一人,员外二人,主事八人。复旧制疏载(同日)建文元年二月二十五日,改各部衙门为正一品,增左右侍郎,员次尚书,升六部尚书正一品,增左右侍郎正二品。

看来该时间段建文朝正在对六部即下属各清吏司进行改革,在该年二、三、四月建文朝正在对中央官制进行大规模系统性改革

疯狂的兔子

“皇帝建文初一年,管霍蔡叔共流言。不思太祖艰难日,遂入鸱鸮恶鸟篇。皇帝虚己问群贤,遭家多难岂自天?群臣叩首御阶前,选将练兵去平燕。三军宿将无可举,取人无过亲贤里。一一重瞳亲鉴别,文武全才居上列。通天玉带就赐腰,将之拜受辞金阙。即日推轮送江浒,奉命北征三叩首。奇谋胜算蕴胸中,奏捷飞书待日数。旌旐央央映日明,军容肃整向前行。不徐不疾尽一舍,蕞尔燕城早晚倾。躬承制谕效曹彬,城陷不务戮一人。缓攻徐战非示弱,生灵糜灭痛伤神。敛兵长围且退守,能与士卒同甘苦。在昔吴起吮痈疽,卒母闻知悲死所。即旦水流草复青,军人超距马腾鸣。凡蒙犒赏愿奋战,一鼓天诛四海清。春日载阳鸟嘤嘤,江山明丽木忻荣。抚恤良民不易肆,执讯获...

“皇帝建文初一年,管霍蔡叔共流言。不思太祖艰难日,遂入鸱鸮恶鸟篇。皇帝虚己问群贤,遭家多难岂自天?群臣叩首御阶前,选将练兵去平燕。三军宿将无可举,取人无过亲贤里。一一重瞳亲鉴别,文武全才居上列。通天玉带就赐腰,将之拜受辞金阙。即日推轮送江浒,奉命北征三叩首。奇谋胜算蕴胸中,奏捷飞书待日数。旌旐央央映日明,军容肃整向前行。不徐不疾尽一舍,蕞尔燕城早晚倾。躬承制谕效曹彬,城陷不务戮一人。缓攻徐战非示弱,生灵糜灭痛伤神。敛兵长围且退守,能与士卒同甘苦。在昔吴起吮痈疽,卒母闻知悲死所。即旦水流草复青,军人超距马腾鸣。凡蒙犒赏愿奋战,一鼓天诛四海清。春日载阳鸟嘤嘤,江山明丽木忻荣。抚恤良民不易肆,执讯获丑归神京。缓辔鞭敲金镫向,众军齐和凯歌声。奏凯还京告太庙,自古班师当宴乐。金罍玉盏布天廷,光禄进馔且奏乐。工歌杕杜与车攻,鹿鸣四牡皇华咏。彤弓湛露更相奏,弦歌悠悠乐有余。醉酒饱德时靡争,嵩呼万岁贺太平。放牛牧马桃林野,载戢干戈不用兵。退食公门拜老母,喜动慈颜上寿酒。座中嘉客有谁人?惟有亥唐张仲友。论功行赏礼当封,官上加官禄万钟。御笔丹书铁券至,同与山河誓始终。忆昔唐朝郭子仪,同心辅佐李光弼。圣朝名将随时出,身系安危更有谁?巍本辽山一野民,当年有志入成均。幸受微职断事府,断事不明宥从军。投笔班超事已遂,据鞍马援志将伸。今逢大帅斯文说,何必乘槎去问津?”——高巍

疯狂的兔子

添一下皇明史窃中斥尹昌隆为福宁知县一事的记载

添一下皇明史窃中斥尹昌隆为福宁知县一事的记载:

京师地震,诏求直言,尹昌隆上疏言:“陛下陞六部居极品,而京师大震,是阴盛阳微,奸臣专制之,有其渐矣。古者明王建官,凡以为民得其人,品级虽卑,皆足以致国家于隆平。非得其人,则禄秩虽崇,亦何关于生民之休戚?臣顾愿陛下崇阳抑阴,以回天地之大变,不愆不忘,以守祖宗之宏规。”疏入,贬福宁知县,寻命还职


添一下皇明史窃中斥尹昌隆为福宁知县一事的记载:

京师地震,诏求直言,尹昌隆上疏言:“陛下陞六部居极品,而京师大震,是阴盛阳微,奸臣专制之,有其渐矣。古者明王建官,凡以为民得其人,品级虽卑,皆足以致国家于隆平。非得其人,则禄秩虽崇,亦何关于生民之休戚?臣顾愿陛下崇阳抑阴,以回天地之大变,不愆不忘,以守祖宗之宏规。”疏入,贬福宁知县,寻命还职


疯狂的兔子

建文元年乡试,中式举人二百四十名 (第一百三十一名至第一百五十名)

建文元年乡试,中式举人二百四十名

(第一百三十一名至第一百五十名)

第一百三十一名 毕瑷,淮安府桃源县人,监生。诗。

第一百三十二名 倪信,池州府贵池县人,府学生。书。

第一百三十三名 石璞,松江府华亭县人,县学生。春秋。

第一百三十四名 任肃,徐州人。州学生。诗。

第一百三十五名 储必用,池州府贵池县人,府学生。书。

第一百三十六名 王衡,常州府宜兴县人,县学生。诗。

第一百三十七名 陈显宗,凤阳府寿州蒙城县人,县学生。书。

第一百三十八名 贺诚,淮安府山阳县人,县学生。诗。

第一百三十九...


建文元年乡试,中式举人二百四十名

(第一百三十一名至第一百五十名)

第一百三十一名 毕瑷,淮安府桃源县人,监生。诗。

第一百三十二名 倪信,池州府贵池县人,府学生。书。

第一百三十三名 石璞,松江府华亭县人,县学生。春秋。

第一百三十四名 任肃,徐州人。州学生。诗。

第一百三十五名 储必用,池州府贵池县人,府学生。书。

第一百三十六名 王衡,常州府宜兴县人,县学生。诗。

第一百三十七名 陈显宗,凤阳府寿州蒙城县人,县学生。书。

第一百三十八名 贺诚,淮安府山阳县人,县学生。诗。

第一百三十九名 徐奇,福建福宁府浦城县人,县学生。书。

第一百四十名 穆良,松江府华亭县人,县学生。春秋。

第一百四十一名 时泰,应天府上元县人,府学生。诗。

第一百四十二名 俞本,苏州府吴县人,府学生。书。

第一百四十三名 钟鼎,江西南康复建昌县人,监生。诗。

第一百四十四名 王铎,山东兖州府钜野县人,监生。书。

第一百四十五名 贾祯,山西平阳府临汾县人,监生。诗。

第一百四十六名 张真,扬州府如皋县人,县学生。春秋。

第一百四十七名 程煜,安庆府桐城县人,府学生。易。

第一百四十八名 王宾,应天府江宁县人,府学生。诗。

第一百四十九名 董希仲,池州府贵池县人,府学生。书。

第一百五十名 陈以成,广东雷州府海康县人,监生。诗。

疯狂的兔子

建文元年乡试,中式举人二百四十名 (第一百二十一名至第一百三十名)

建文元年乡试,中式举人二百四十名

(第一百二十一名至第一百三十名)

第一百二十一名 朱原桢,徽州府婺源县人,县学生。诗。

第一百二十二名 董暹,凤阳府寿州人,州学生。书。

第一百二十三名 胡潛,凤阳府寿州霍立县人,县学生。诗。

第一百二十四名 蒋贤,常州府武进县人,县学生。易。

第一百二十五名 谢徴,松江府华亭县人,县学生。春秋。

第一百二十六名 顾行,常州府武进县人,县学生。易。

第一百二十七名 万远,应天府上元县人,府学生。诗。

第一百二十八名 陈源,四川成都府资县人,监生。书。

第一百二十...

建文元年乡试,中式举人二百四十名

(第一百二十一名至第一百三十名)

第一百二十一名 朱原桢,徽州府婺源县人,县学生。诗。

第一百二十二名 董暹,凤阳府寿州人,州学生。书。

第一百二十三名 胡潛,凤阳府寿州霍立县人,县学生。诗。

第一百二十四名 蒋贤,常州府武进县人,县学生。易。

第一百二十五名 谢徴,松江府华亭县人,县学生。春秋。

第一百二十六名 顾行,常州府武进县人,县学生。易。

第一百二十七名 万远,应天府上元县人,府学生。诗。

第一百二十八名 陈源,四川成都府资县人,监生。书。

第一百二十九名 李皓,广东庑州府清远县人,监生。诗。

第一百三十名 张楫凤阳府寿州蒙城县人,县学生。书。

疯狂的兔子

建文元年乡试与二年会试题目

建文元年乡试题目,摘自《建文元年京闱小录》

第一场:

四书义

一、行夏之时,乘殷之辂,服周之冕,乐则韶舞。

一、亲亲而仁民,仁民而爱物。

一、可以托六尺之孤,可以寄百里之命,临大节而不可夺也。君子人与?君子人也。

易义

一、六四,中行独复。象曰:中行独复,以从道也。

一、雷在天上,大壮。君子以非礼弗履。

一、彖者,言乎象者也。爻者,言乎变者也。吉凶者,言乎其得失者也。悔吝者,言乎其小疵也。无咎者,善补过也。

一、知变化之道者,其知神之所谓乎?

书义

一、帝德罔愆,临下以简,御众以宽。罚弗及嗣,赏延于世。

一、俊乂在官,百僚师师,百工惟时。抚于五辰,庶绩其凝。

一、惟...

建文元年乡试题目,摘自《建文元年京闱小录》

第一场:

四书义

一、行夏之时,乘殷之辂,服周之冕,乐则韶舞。

一、亲亲而仁民,仁民而爱物。

一、可以托六尺之孤,可以寄百里之命,临大节而不可夺也。君子人与?君子人也。

易义

一、六四,中行独复。象曰:中行独复,以从道也。

一、雷在天上,大壮。君子以非礼弗履。

一、彖者,言乎象者也。爻者,言乎变者也。吉凶者,言乎其得失者也。悔吝者,言乎其小疵也。无咎者,善补过也。

一、知变化之道者,其知神之所谓乎?

书义

一、帝德罔愆,临下以简,御众以宽。罚弗及嗣,赏延于世。

一、俊乂在官,百僚师师,百工惟时。抚于五辰,庶绩其凝。

一、惟木从绳则正,后从谏则圣。后克圣,臣不命其承。

一、五者来备,各以其叙,庶草蕃庑。

诗义

一、俞谟定命,远犹辰告;敬慎威仪,维民之则。

一、既明且哲,以保其身。风夜匪懈,以事一人。

一、缁衣之宜兮,敝,予又改为兮。适子之馆兮,还,与授子之餐兮。

一、南山有杞,北山有李。乐只君子,民之父母。乐只君子,德音不已。

春秋义

一、公会晋侯、宋公、卫侯、曹伯、莒子、邾子、齐世子光、滕子、薛伯、杞伯、小邾子伐郑,戍郑虎牢(襄公十年)。公会晋侯、宋公、卫侯、曹伯、齐世子光、邾子、滕子、薛伯、杞伯、小邾子伐郑,会于萧鱼(襄公十一年)。

一、有年(桓公三年),大有年(桓公三十六年)。

一、公会晋侯、齐侯、宋公、蔡侯、郑伯、卫侯、莒子盟于践土,公朝于王所(僖公二十八年)。公会晋侯、齐侯、宋公、蔡侯、郑伯、陈子、莒子、邾子、秦人于温,公朝于王所(年同)。

一、得宝玉大弓(定公九年),齐人来归郓、欢、龟阴之田(定公十年),公围成,公之自围归(定公十二年)。

礼记义

一、三年耕,必有一年之食;九年耕,必有三年之食。以三十年之通,虽有凶旱水溢,民无菜色。

一、是故礼者,君之大柄也。所以别嫌明微,傧鬼神,考制度,别仁义,所以治政安君也。

一、大乐必易,大礼必简。乐至则无怨,礼至则不争,揖让而治天下者,礼乐之谓也。

一、君为正,则百姓从政也。君子所为,百姓之所从也。

第二场:

论:

文武并用论

诏:

汉文帝举贤良方正,能直言极谏者诏(二年)

诰:

唐太宗以魏征为侍中诰(贞观七年)

表:

唐房玄龄等上高祖今上实录表(十七年)

判语:

一、出使不复命

一、漏用钞印

一、诈冒给路引

一、出纳官物有违

一、私借官车船

第三场:

策五问

一问:

自昔有天下者,各有所尚。夏之忠,商之质,周之文,其尚各殊,其人君故欲以所尚率天下乎?抑因时势人情之自然而从之乎?三代以降,若汉唐宋,传国皆数百年,其所尚亦可推而知乎?或谓西汉尚经术,东汉尚风节,二者果孰优乎?宋道术文章名于世,非东汉所及,而风节之美,乃有愧于东汉,何耶?唐世忠臣节士,后先相望,或以为太宗好谏诤,故感发使然,其果然欤?然则欲变风俗,使尚忠义、有节操,盖为治之急务,行何道而可以致之欤?顾明言之。

二问:

为治者固不可先利,而食货不可阙然。孔孟言治道必首仁义,岂仁义固有自然之利欤?后世以圣贤之说为迂,然求利太深者,必失其利,岂非专利者必有害欤?汉文帝在位二十三年,免租之诏屡见,而除田租不征者十有一年,宜其贫也。而太仓有腐粟,钱贯朽而不可较,国与民皆富,何欤?武帝之时,言利至详,国不富实,海内虚耗,又何欤?圣上嗣位,取法汉文,免田租,除逋负,恩惠至厚,抑富民足国之方尚有可言欤?

三问:

董子曰:“郡守、县令,民之师帅。”人君爱民,必慎择守令。汉之时如龚遂、黄霸之为守,卓茂、鲁恭之为令,皆然表见称于史。贤才代不乏人,使诸君子任铨选之职,果何法而尽得龚、黄、卓、鲁其人以任郡县之寄乎?使诸君子将有郡县之寄,果何为而可以如龚、黄、卓、鲁之为乎?他日之设施,即今日之所蕴蓄也,顾陈其说。

四问:

三代之盛无他,民皆田以衣食,而又能教之而已。后世野有旷土,民多游手,自何时而使然欤?三物之教不行,而俗坏风颓,自何时而始变欤?夫欲俾四海之内无不耕之田,无不富之民,无不美之俗,何为而可臻此?诸生学乎古,将以行诸今也,其可不悉心以对欤?

五问:

《诗》、《书》、《春秋》言三代用兵著矣,然未尝言养兵之费,何也?其寓兵于农而然欤?其法今可得而考欤?汉唐兵、宋之兵班班见于史传,言养兵者有矣,或谓惟唐府兵之法最善,其尚可考而足法欤?今天下之财匮于养兵,欲减兵则恐守备或阙,欲令兵兵田自食,则病于无田,或有田而相去之远也。果行何法而可使民财富、兵食足、国家享安平之福欤?有志之士幸相与言之。


建文二年会试题目,摘自论文《明代建文二年庚辰科进士群体研究》中《会试录》

第一场:

四书义

一、事君,敬其事,而后其食。

一、孔子之谓集大成。集大成也者,金声而玉振之也。

一、子谓子产有君子之道四焉:其行己也恭,其事上也敬,其养民也惠,其使民也义。

易义

一、乾道变化,各正性命,保合大和乃利贞,首出庶物,万国咸宁。

一、日月丽乎天,百谷草木丽乎土,重明以丽乎正,乃化成天下。

一、乾知大始,坤作成物。乾以易知,坤以简能。

一、九二,在师中吉,无咎,王三锡命。象曰:在师中吉,承天宠也。王三锡命,怀万邦也。

书义

一、惟王不迩声色,不殖货利,德懋懋官,功懋懋赏。用人惟己,改过不吝,克宽克仁,彰信兆民。

一、明王慎德,四夷咸宾,无有远迩,毕献方物。

一、野无遗贤,万邦咸宁。稽于众,舍己从人,不虐无告,不废困穷,惟帝时克。

一、居上克明,为下克忠,与人不求备,检身若不及,以至于有万邦。

诗义

一、蓼彼萧斯,零露渭兮。既见君子,我心写兮。燕笑语兮,是以有誉处兮。

一、比于文王,其德靡悔。既受帝祉,施于子孙。

一、无封靡于尔邦。维王其崇之,念兹戎功,继序其皇之。

一、思乐泮水,薄采其芹,鲁侯戾止,言观其口。其旃筏莅,鸾声哕哕,无小无大,从公于迈。

春秋义

一、单伯会齐侯、宋卫公侯、郑伯于鄄(庄公十四年)。齐侯、宋公、陈侯、卫侯、郑伯会于鄄(庄公十五年)。会齐侯、宋公、陈侯、卫侯、郑伯、许男、滑伯、滕子,同盟于幽(庄公十六年)。公会齐侯、宋公、陈侯、郑伯,同盟于幽(庄公二十七年)。

一、齐仲孙来(闵公元年)。齐高子来盟(闵公二年)。

一、楚屈完来盟于师,盟于召陵(僖公四年)。齐侯使国佐如师。及国佐盟于袁要(成公二年)。

一、公会齐侯于夹谷(定公十年)。齐人来归郓、欢、龟、阴田(定公十年)。叔孙州仇帅师堕邱,季孙斯、仲孙何忌帅师堕费(定公十二年)。

礼记义

一、礼乐刑政其极一也,所以同民心而出治道也。

一、王者功成作乐,治定制礼。

一、立爱自亲,始教民睦也;立敬自长,始教民顺也。

一、礼节民心,乐和民声,政以行之,刑以防之。礼乐刑政四达而不悖,则王道备矣。

第二场:

论:

大一统论

诏:

汉文帝求直言极谏之士诏

诰:

唐韩愈授京兆尹兼御史大夫诰

表:

唐张九龄拜中书令谢表

判语:

一、因公擅科敛

一、风宪官吏受赃

一、在官求索借贷人财物

一、罪人拒捕

一、知情藏匿有罪

第三场:

策五问

一问:

舜禹之事见于经,其授受之际详矣。而《传》称舜既老而南巡狩,至于苍梧之野,其地去中几万里。何圣人之不惮烦欤?且舜既以天下为禹矣,何为而复躬出巡于外欤?舜之年己有百余岁矣,禹宁忍使舜跋履山门之险远欤?圣人之事,学者所宜知也,愿相与讲之。

二问:

天下之事有似缓而实急者,其惟教化乎?教化明则风俗厚,风俗厚则礼义兴。民德归于厚矣。唐虞三代之世,治隆于上,俗美于下,其所以致雍熙泰和之盛者,果何道而致之欤?今圣天子宵旰图治,好生之德洽于民。明良相遇,千载一时,伊欲正人心、厚风俗,跻斯民于雍熙泰和之域,使人人有士君子之行,设施之道,其要何先?诸君子抱经济之才,明体用之学,行将大用,化民成俗之方,愿闻其说。

三问:

古者用兵之学在乎将帅得人,将得其人则料敌制胜,风驱电扫,所向莫之能御也。稽之两汉唐宋,有智将勇将,有重望之将,有仁义之将,具载方册,可得而枚举欤?当其用兵行师,严纪律,知合变,战胜攻取,其皆熟于韬略也欤?今之良将,即古之良将,其用兵也,智勇兼全,有奇有正,若之何而战必胜,攻必取,如古良将之立功也欤?诸君子文事武备韬略之书亦尝讲之,究古之法为今之用,其悉陈其方略。

四问:

自昔用人之法,成周有乡举里选,汉有贤良孝弟等科,逮夫唐宋,始设科以文艺取士,果何代之法为最欤?我朝用人有科举之令,有胄监之选,有材干之贡,三者果孰为尽善而可以行之欤?若夫选举考核,历代各有其法,其详可得而悉闻欤?抑可施之于今欤?愿闻其说。

五问:

成周寓兵于农,比闾族党之民,皆伍两军旅之师。汉唐寓农于兵,起田间者为吏卒,罢卫士者业农桑,若府兵更番之制是也。至于后世籍民为兵,蠲其租徭,给以弓矢,训练而简阅之,亦获用于当时。我朝以神武定天下三十有余年矣,兵力之强,方于成周,汉唐宋之遗制亦有同欤?其设施措置之方,抑有可言者欤?愿闻其说。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