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建文帝朱允炆

138浏览    8参与
疯狂的兔子

添一下皇明史窃中斥尹昌隆为福宁知县一事的记载

添一下皇明史窃中斥尹昌隆为福宁知县一事的记载:

京师地震,诏求直言,尹昌隆上疏言:“陛下陞六部居极品,而京师大震,是阴盛阳微,奸臣专制之,有其渐矣。古者明王建官,凡以为民得其人,品级虽卑,皆足以致国家于隆平。非得其人,则禄秩虽崇,亦何关于生民之休戚?臣顾愿陛下崇阳抑阴,以回天地之大变,不愆不忘,以守祖宗之宏规。”疏入,贬福宁知县,寻命还职


添一下皇明史窃中斥尹昌隆为福宁知县一事的记载:

京师地震,诏求直言,尹昌隆上疏言:“陛下陞六部居极品,而京师大震,是阴盛阳微,奸臣专制之,有其渐矣。古者明王建官,凡以为民得其人,品级虽卑,皆足以致国家于隆平。非得其人,则禄秩虽崇,亦何关于生民之休戚?臣顾愿陛下崇阳抑阴,以回天地之大变,不愆不忘,以守祖宗之宏规。”疏入,贬福宁知县,寻命还职


疯狂的兔子

标题

(一)如果你愿意讨论建文史,你可以加入以下的微信群与QQ群,我愿意互相讨论研究,哔哩哔哩微博qq昵称都是一样的

QQ群: 群名“建文时期研究讨论群” 群号:1054422133 

(二)在线征集建文史料,如果你有关于建文史料的信息,请私信我,将予以重谢

现缺:

王叔英《资治八策》

袁顺、袁颢《袁氏家训·主德篇》

解缙《湘献王神道碑文》 

王兢《建文改制研究》

姜清《姜氏秘史》或《革除编年》初本  

方孝孺《建文元年京闱小录》影印版 

高逊志《建文二年会试录》

陈迪《建文二年殿试登科录》 ...

(一)如果你愿意讨论建文史,你可以加入以下的微信群与QQ群,我愿意互相讨论研究,哔哩哔哩微博qq昵称都是一样的

QQ群: 群名“建文时期研究讨论群” 群号:1054422133 

(二)在线征集建文史料,如果你有关于建文史料的信息,请私信我,将予以重谢

现缺:

王叔英《资治八策》

袁顺、袁颢《袁氏家训·主德篇》

解缙《湘献王神道碑文》 

王兢《建文改制研究》

姜清《姜氏秘史》或《革除编年》初本  

方孝孺《建文元年京闱小录》影印版 

高逊志《建文二年会试录》

陈迪《建文二年殿试登科录》 

符验、黄佐《革除遗事(十六卷版)》

张树旺《明初行政体制改革的逻辑》电子版

川越泰博《明代建文朝史の研究》

徐德英《革除建文皇帝纪》

张紞《鶠菴集》

希望各位能支持我,帮助我收集建文史料的信息,谢谢 

(三)在线征集签名,用于制作视频,没有任何限制,如果你愿意提供签名(中文外文都可以),那么请私信我

只需要以下材料:

1.你的昵称

2.你的头像原图

3.你的签名

视频制作目的是为了展现大家的写字水平,欢迎提出宝贵的意见和建议

疯狂的兔子

明太祖遗诏

“朕受皇天之命,膺大命于世,定祸乱而偃兵,安民生于市野,谨抚驭以膺天命,今三十一年矣。忧危积心,克勤不怠,耑志有益于民。奈何起自寒微,无古人博志,好善恶恶,过不及多矣。今年七十有一,筋力衰微,朝夕危惧,惟恐不终。今得万物自然之理,其奚哀念之。有皇太孙允炆,仁明孝友,天下归心,宜登大位,以勤民政。中外文武臣僚同心辅佐,以福我民。凡丧葬之仪,一如汉文勿异。布告天下,使明知朕意。孝陵山川,一由其故,无有所改。


一、天下臣民令到,出临三日皆释服,嫁娶、饮酒、食肉皆无禁。


一、无发民哭临宫殿中,当临者皆以旦晡,各一十五声,举哀礼毕,罢非旦晡临,无得擅哭。


一、当给丧事及哭临者,皆无洗,...

“朕受皇天之命,膺大命于世,定祸乱而偃兵,安民生于市野,谨抚驭以膺天命,今三十一年矣。忧危积心,克勤不怠,耑志有益于民。奈何起自寒微,无古人博志,好善恶恶,过不及多矣。今年七十有一,筋力衰微,朝夕危惧,惟恐不终。今得万物自然之理,其奚哀念之。有皇太孙允炆,仁明孝友,天下归心,宜登大位,以勤民政。中外文武臣僚同心辅佐,以福我民。凡丧葬之仪,一如汉文勿异。布告天下,使明知朕意。孝陵山川,一由其故,无有所改。


一、天下臣民令到,出临三日皆释服,嫁娶、饮酒、食肉皆无禁。


一、无发民哭临宫殿中,当临者皆以旦晡,各一十五声,举哀礼毕,罢非旦晡临,无得擅哭。


一、当给丧事及哭临者,皆无洗,绖带无过三寸,无布车兵器。


一、诸王各于本国哭临,不必赴京。中外官军、戍守官员,无得擅离信地,许遣人至京。


一、王国所在文武衙门官民、军士,今后一听朝廷节制;护卫官军,王自处分。


一、诸王不在令中者,皆以此令比类从事。


故兹诏示,想宜知悉。

疯狂的兔子

建文元年乡试与二年会试题目

建文元年乡试题目,摘自《建文元年京闱小录》

第一场:

四书义

一、行夏之时,乘殷之辂,服周之冕,乐则韶舞。

一、亲亲而仁民,仁民而爱物。

一、可以托六尺之孤,可以寄百里之命,临大节而不可夺也。君子人与?君子人也。

易义

一、六四,中行独复。象曰:中行独复,以从道也。

一、雷在天上,大壮。君子以非礼弗履。

一、彖者,言乎象者也。爻者,言乎变者也。吉凶者,言乎其得失者也。悔吝者,言乎其小疵也。无咎者,善补过也。

一、知变化之道者,其知神之所谓乎?

书义

一、帝德罔愆,临下以简,御众以宽。罚弗及嗣,赏延于世。

一、俊乂在官,百僚师师,百工惟时。抚于五辰,庶绩其凝。

一、惟...

建文元年乡试题目,摘自《建文元年京闱小录》

第一场:

四书义

一、行夏之时,乘殷之辂,服周之冕,乐则韶舞。

一、亲亲而仁民,仁民而爱物。

一、可以托六尺之孤,可以寄百里之命,临大节而不可夺也。君子人与?君子人也。

易义

一、六四,中行独复。象曰:中行独复,以从道也。

一、雷在天上,大壮。君子以非礼弗履。

一、彖者,言乎象者也。爻者,言乎变者也。吉凶者,言乎其得失者也。悔吝者,言乎其小疵也。无咎者,善补过也。

一、知变化之道者,其知神之所谓乎?

书义

一、帝德罔愆,临下以简,御众以宽。罚弗及嗣,赏延于世。

一、俊乂在官,百僚师师,百工惟时。抚于五辰,庶绩其凝。

一、惟木从绳则正,后从谏则圣。后克圣,臣不命其承。

一、五者来备,各以其叙,庶草蕃庑。

诗义

一、俞谟定命,远犹辰告;敬慎威仪,维民之则。

一、既明且哲,以保其身。风夜匪懈,以事一人。

一、缁衣之宜兮,敝,予又改为兮。适子之馆兮,还,与授子之餐兮。

一、南山有杞,北山有李。乐只君子,民之父母。乐只君子,德音不已。

春秋义

一、公会晋侯、宋公、卫侯、曹伯、莒子、邾子、齐世子光、滕子、薛伯、杞伯、小邾子伐郑,戍郑虎牢(襄公十年)。公会晋侯、宋公、卫侯、曹伯、齐世子光、邾子、滕子、薛伯、杞伯、小邾子伐郑,会于萧鱼(襄公十一年)。

一、有年(桓公三年),大有年(桓公三十六年)。

一、公会晋侯、齐侯、宋公、蔡侯、郑伯、卫侯、莒子盟于践土,公朝于王所(僖公二十八年)。公会晋侯、齐侯、宋公、蔡侯、郑伯、陈子、莒子、邾子、秦人于温,公朝于王所(年同)。

一、得宝玉大弓(定公九年),齐人来归郓、欢、龟阴之田(定公十年),公围成,公之自围归(定公十二年)。

礼记义

一、三年耕,必有一年之食;九年耕,必有三年之食。以三十年之通,虽有凶旱水溢,民无菜色。

一、是故礼者,君之大柄也。所以别嫌明微,傧鬼神,考制度,别仁义,所以治政安君也。

一、大乐必易,大礼必简。乐至则无怨,礼至则不争,揖让而治天下者,礼乐之谓也。

一、君为正,则百姓从政也。君子所为,百姓之所从也。

第二场:

论:

文武并用论

诏:

汉文帝举贤良方正,能直言极谏者诏(二年)

诰:

唐太宗以魏征为侍中诰(贞观七年)

表:

唐房玄龄等上高祖今上实录表(十七年)

判语:

一、出使不复命

一、漏用钞印

一、诈冒给路引

一、出纳官物有违

一、私借官车船

第三场:

策五问

一问:

自昔有天下者,各有所尚。夏之忠,商之质,周之文,其尚各殊,其人君故欲以所尚率天下乎?抑因时势人情之自然而从之乎?三代以降,若汉唐宋,传国皆数百年,其所尚亦可推而知乎?或谓西汉尚经术,东汉尚风节,二者果孰优乎?宋道术文章名于世,非东汉所及,而风节之美,乃有愧于东汉,何耶?唐世忠臣节士,后先相望,或以为太宗好谏诤,故感发使然,其果然欤?然则欲变风俗,使尚忠义、有节操,盖为治之急务,行何道而可以致之欤?顾明言之。

二问:

为治者固不可先利,而食货不可阙然。孔孟言治道必首仁义,岂仁义固有自然之利欤?后世以圣贤之说为迂,然求利太深者,必失其利,岂非专利者必有害欤?汉文帝在位二十三年,免租之诏屡见,而除田租不征者十有一年,宜其贫也。而太仓有腐粟,钱贯朽而不可较,国与民皆富,何欤?武帝之时,言利至详,国不富实,海内虚耗,又何欤?圣上嗣位,取法汉文,免田租,除逋负,恩惠至厚,抑富民足国之方尚有可言欤?

三问:

董子曰:“郡守、县令,民之师帅。”人君爱民,必慎择守令。汉之时如龚遂、黄霸之为守,卓茂、鲁恭之为令,皆然表见称于史。贤才代不乏人,使诸君子任铨选之职,果何法而尽得龚、黄、卓、鲁其人以任郡县之寄乎?使诸君子将有郡县之寄,果何为而可以如龚、黄、卓、鲁之为乎?他日之设施,即今日之所蕴蓄也,顾陈其说。

四问:

三代之盛无他,民皆田以衣食,而又能教之而已。后世野有旷土,民多游手,自何时而使然欤?三物之教不行,而俗坏风颓,自何时而始变欤?夫欲俾四海之内无不耕之田,无不富之民,无不美之俗,何为而可臻此?诸生学乎古,将以行诸今也,其可不悉心以对欤?

五问:

《诗》、《书》、《春秋》言三代用兵著矣,然未尝言养兵之费,何也?其寓兵于农而然欤?其法今可得而考欤?汉唐兵、宋之兵班班见于史传,言养兵者有矣,或谓惟唐府兵之法最善,其尚可考而足法欤?今天下之财匮于养兵,欲减兵则恐守备或阙,欲令兵兵田自食,则病于无田,或有田而相去之远也。果行何法而可使民财富、兵食足、国家享安平之福欤?有志之士幸相与言之。


建文二年会试题目,摘自论文《明代建文二年庚辰科进士群体研究》中《会试录》

第一场:

四书义

一、事君,敬其事,而后其食。

一、孔子之谓集大成。集大成也者,金声而玉振之也。

一、子谓子产有君子之道四焉:其行己也恭,其事上也敬,其养民也惠,其使民也义。

易义

一、乾道变化,各正性命,保合大和乃利贞,首出庶物,万国咸宁。

一、日月丽乎天,百谷草木丽乎土,重明以丽乎正,乃化成天下。

一、乾知大始,坤作成物。乾以易知,坤以简能。

一、九二,在师中吉,无咎,王三锡命。象曰:在师中吉,承天宠也。王三锡命,怀万邦也。

书义

一、惟王不迩声色,不殖货利,德懋懋官,功懋懋赏。用人惟己,改过不吝,克宽克仁,彰信兆民。

一、明王慎德,四夷咸宾,无有远迩,毕献方物。

一、野无遗贤,万邦咸宁。稽于众,舍己从人,不虐无告,不废困穷,惟帝时克。

一、居上克明,为下克忠,与人不求备,检身若不及,以至于有万邦。

诗义

一、蓼彼萧斯,零露渭兮。既见君子,我心写兮。燕笑语兮,是以有誉处兮。

一、比于文王,其德靡悔。既受帝祉,施于子孙。

一、无封靡于尔邦。维王其崇之,念兹戎功,继序其皇之。

一、思乐泮水,薄采其芹,鲁侯戾止,言观其口。其旃筏莅,鸾声哕哕,无小无大,从公于迈。

春秋义

一、单伯会齐侯、宋卫公侯、郑伯于鄄(庄公十四年)。齐侯、宋公、陈侯、卫侯、郑伯会于鄄(庄公十五年)。会齐侯、宋公、陈侯、卫侯、郑伯、许男、滑伯、滕子,同盟于幽(庄公十六年)。公会齐侯、宋公、陈侯、郑伯,同盟于幽(庄公二十七年)。

一、齐仲孙来(闵公元年)。齐高子来盟(闵公二年)。

一、楚屈完来盟于师,盟于召陵(僖公四年)。齐侯使国佐如师。及国佐盟于袁要(成公二年)。

一、公会齐侯于夹谷(定公十年)。齐人来归郓、欢、龟、阴田(定公十年)。叔孙州仇帅师堕邱,季孙斯、仲孙何忌帅师堕费(定公十二年)。

礼记义

一、礼乐刑政其极一也,所以同民心而出治道也。

一、王者功成作乐,治定制礼。

一、立爱自亲,始教民睦也;立敬自长,始教民顺也。

一、礼节民心,乐和民声,政以行之,刑以防之。礼乐刑政四达而不悖,则王道备矣。

第二场:

论:

大一统论

诏:

汉文帝求直言极谏之士诏

诰:

唐韩愈授京兆尹兼御史大夫诰

表:

唐张九龄拜中书令谢表

判语:

一、因公擅科敛

一、风宪官吏受赃

一、在官求索借贷人财物

一、罪人拒捕

一、知情藏匿有罪

第三场:

策五问

一问:

舜禹之事见于经,其授受之际详矣。而《传》称舜既老而南巡狩,至于苍梧之野,其地去中几万里。何圣人之不惮烦欤?且舜既以天下为禹矣,何为而复躬出巡于外欤?舜之年己有百余岁矣,禹宁忍使舜跋履山门之险远欤?圣人之事,学者所宜知也,愿相与讲之。

二问:

天下之事有似缓而实急者,其惟教化乎?教化明则风俗厚,风俗厚则礼义兴。民德归于厚矣。唐虞三代之世,治隆于上,俗美于下,其所以致雍熙泰和之盛者,果何道而致之欤?今圣天子宵旰图治,好生之德洽于民。明良相遇,千载一时,伊欲正人心、厚风俗,跻斯民于雍熙泰和之域,使人人有士君子之行,设施之道,其要何先?诸君子抱经济之才,明体用之学,行将大用,化民成俗之方,愿闻其说。

三问:

古者用兵之学在乎将帅得人,将得其人则料敌制胜,风驱电扫,所向莫之能御也。稽之两汉唐宋,有智将勇将,有重望之将,有仁义之将,具载方册,可得而枚举欤?当其用兵行师,严纪律,知合变,战胜攻取,其皆熟于韬略也欤?今之良将,即古之良将,其用兵也,智勇兼全,有奇有正,若之何而战必胜,攻必取,如古良将之立功也欤?诸君子文事武备韬略之书亦尝讲之,究古之法为今之用,其悉陈其方略。

四问:

自昔用人之法,成周有乡举里选,汉有贤良孝弟等科,逮夫唐宋,始设科以文艺取士,果何代之法为最欤?我朝用人有科举之令,有胄监之选,有材干之贡,三者果孰为尽善而可以行之欤?若夫选举考核,历代各有其法,其详可得而悉闻欤?抑可施之于今欤?愿闻其说。

五问:

成周寓兵于农,比闾族党之民,皆伍两军旅之师。汉唐寓农于兵,起田间者为吏卒,罢卫士者业农桑,若府兵更番之制是也。至于后世籍民为兵,蠲其租徭,给以弓矢,训练而简阅之,亦获用于当时。我朝以神武定天下三十有余年矣,兵力之强,方于成周,汉唐宋之遗制亦有同欤?其设施措置之方,抑有可言者欤?愿闻其说。

疯狂的兔子

建文帝削废五藩王吗?

作者:天津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教授吴德义

       明建文帝削藩, 是引起朱棣发动所谓"靖难之役"的直接原因。至于削藩情况,清官修《明史》 非常肯定地认为除湘王柏焚死外,其余四王都被废为庶人。如是,被削废的共五王。《明史》卷四《恭闵帝纪》:“洪武三十一年⋯⋯八月,周王橚有罪,废为庶人。又云:“建文元年⋯⋯夏四月, 湘王柏自焚死。齐王榑 、代王桂有罪,废为庶人⋯⋯六月,岷王楩有罪,废为庶人,徙漳州。”《明史》的相关诸王传记又对上述说法加以强调。不仅如此,其《成祖...

作者:天津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教授吴德义

       明建文帝削藩, 是引起朱棣发动所谓"靖难之役"的直接原因。至于削藩情况,清官修《明史》 非常肯定地认为除湘王柏焚死外,其余四王都被废为庶人。如是,被削废的共五王。《明史》卷四《恭闵帝纪》:“洪武三十一年⋯⋯八月,周王橚有罪,废为庶人。又云:“建文元年⋯⋯夏四月, 湘王柏自焚死。齐王榑 、代王桂有罪,废为庶人⋯⋯六月,岷王楩有罪,废为庶人,徙漳州。”《明史》的相关诸王传记又对上述说法加以强调。不仅如此,其《成祖纪》二又称:“永乐元年春正月⋯⋯辛卯⋯⋯复周王橚、齐王榑 、代王桂 、岷王楩旧封。”这是以永乐年间复四王封爵之事,与所宣称的建文时废四王为庶人的说法相呼应 。

    《明史》的上述说法,非空穴来风,原有所本,本于明初官书。永乐时修《奉天靖难记》, 谓建文帝遣曹国公李景隆,将周王“拘至京师,削爵为庶人,迁人云南⋯⋯未几罪代王;已而罪湘王,逼其阖宫焚死;又籍齐王困于京师;又诬岷王,流于漳州。时诸王坐废”卷一。宣德时所修的《太宗实录》卷一也宣称“遂遣曹国公李景隆率兵至河南,围王城,执王府僚属,驱迫王及世子阖宫皆至京师,削王爵为庶人⋯⋯代王桂、湘王柏、齐王榑、岷王楩降为庶人,流漳州。”《太宗实录》卷十六又谓:“永乐元年春正月⋯⋯辛卯⋯⋯以复周王橚、齐王榑、代王桂、岷王楩旧封诏告中外。”可见,明初的官修史书明确地指证建文帝削废五王。

       由此可知,清官修《明史》的相关说法,源于明初官修史书。其说似乎圆满自足,并无什么可启人疑窦之处。其实不然,参以《明史》与明初官修史书与此相关部分的内容,“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就可暴露此说之破绽。

    《明史》卷四《恭闵帝纪》载有建文帝发出的讨王诏:“诏曰:‘邦家不造,骨肉周亲屡谋僭逆。去年周庶人橚僭为不轨,辞连燕、齐、湘三王。朕以亲亲故,止正橚罪 。今年齐王榑谋逆,又与棣、柏同谋,柏伏罪自焚死,榑已废为庶人。朕以棣于亲最近,未忍穷治其事。”建文帝为自己的行为辩护,诏书中明确交代湘王柏焚死,周王橚与齐王榑废为庶人,而不及代王桂、岷王楩 。若之前果有废代王、岷王之事,朱棣不可能不拿来作为攻击的借口,而建文帝也应不至于任其攻击而不予回击,放弃辩护的机会。此条诏令,明中期后私修史书屡有记录而明初官修史书却不载,其不欲为建文帝辩护故尔。因官书不载,故幸而未遭篡改。清官修《明 史》此一诏令的史源无疑来自于明代私修史书。不同的史料来源,造成官修《明史》既以废四王为说,而具体的史实又不能与之相契合。这说明《明史》在处理不同来源的史料时,未作仔细梳理,融其为一炉。

       即便是明初官修史书,于废周、齐二王,指证明确,未留人置喙的空间;代、岷二王未废,却在在有蛛丝马迹露出。《太宗实录》卷九上:“四年,五月⋯⋯癸巳⋯⋯ 建文君善其言,乃遗庆城郡主度江,至军门白其事。郡主,上之从姊也⋯⋯上问周、齐二王安在,郡主言周王虽召还还,未复爵,齐王仍被拘囚。”若此前四王均被废为庶人遭拘囚,朱棣为何只向庆城公主打听周、齐二王的情况,而不及于代、岷二王呢?未免不符合情理。即使依《实录》所言,朱棣与周王为同母兄弟,血缘上更亲近一些,而齐、代、岷王则均为异母兄弟,为何只询及齐王而忽略代、岷二王呢?朱棣似无故意厚此薄彼的必要,况且此时并非表达亲疏的好时机呢!朱棣夺取皇位后的系列言行,亦间接证明代、岷二王未废。《明太宗实录》卷九下:“四年六月⋯⋯己巳,复周王橚、齐王榑爵。”复爵无代、岷二王。同卷又载“七月⋯⋯壬辰,遣书召代王桂”,未言复其爵位。《太宗实录》卷十七,载永乐元年二月,朱棣赐书训诫代王,曰:“吾弟纵恣暴戾如此,独不记建文时拘囚困苦之辱耶?”只言拘囚,而不言废黜,若果废之,燕王应无讳避之由。《太宗实录》卷十三记洪武三十五年都督陈质伏诛,其罪就有“劫制代王”条,可为印证。至于岷王楩未废,另还有朱棣的一封赐书可证。《明太宗实录》卷十下“洪武三十五年秋七月,癸卯⋯⋯赐书岷王楩曰:‘今遗都督袁宇赴云南,整肃兵备,镇抚一方,凡事可与计议而行。’ ”此可作为岷王居于封地,未尝流漳州之明证。

       由此可见,建文时的削藩情况,应是:湘王柏焚死,周王橚、齐王榑废为庶人,代王桂、岷王楩未遭废黜。而清修《明史》受明初官方史书的误导,谓建文帝削废五王。《明史》馆中,并非所有人对此错误都无察觉 。史家杨椿曾与同僚写信,称“建文中废为庶人者,惟周、齐二王,湘王柏自焚,谥为戾而不革其王爵”,并指出永乐元年以周、齐、代、岷四王复爵封诏告中外“盖以愚天下,甚建文帝之恶”(《孟临堂文钞》卷二十《与明史馆纂修吴子瑞书》),不可谓无识。但遗憾的是,《明史》未按杨椿的意见进行修改。不仅乾隆四年刊刻的武英殿本《明史》如此,后来又经修改的《四库》本《明史》亦复如是。

疯狂的兔子

各史书典籍中斥尹昌隆为福宁知县一事的记载

姜氏秘史:


昌隆上疏言“奸臣专政,阴盛阳微,谪见于天。是以地震”,执政者恶之,斥知福宁县。帝初即位,大臣相讦奏者命各道鞫之,同官皆畏缩,昌隆独不避,一绳以法。巡闽中,去贪苛,理冤狱,所至风裁凛然。还朝,上疏言当节民力、谨嗜欲、勤政治、务正学,不报。比落职福宁,益以清勤自励。俄坐使巫咒咀下狱,得白,还职。


吾学编:


京师地震,监察御史尹昌隆上疏,斥为福宁县。


革除逸史:


京师地震,日赤无光,监察御史尹昌隆上言:“阴盛阳微,奸臣专擅之致”,执政者恶之,贬昌隆为福宁知县。


建文朝野汇编:


京师地震,监察御史尹昌隆疏言:“奸臣专政,阴盛阳微”,执政者恶之,斥知...

姜氏秘史:


昌隆上疏言“奸臣专政,阴盛阳微,谪见于天。是以地震”,执政者恶之,斥知福宁县。帝初即位,大臣相讦奏者命各道鞫之,同官皆畏缩,昌隆独不避,一绳以法。巡闽中,去贪苛,理冤狱,所至风裁凛然。还朝,上疏言当节民力、谨嗜欲、勤政治、务正学,不报。比落职福宁,益以清勤自励。俄坐使巫咒咀下狱,得白,还职。


吾学编:


京师地震,监察御史尹昌隆上疏,斥为福宁县。


革除逸史:


京师地震,日赤无光,监察御史尹昌隆上言:“阴盛阳微,奸臣专擅之致”,执政者恶之,贬昌隆为福宁知县。


建文朝野汇编:


京师地震,监察御史尹昌隆疏言:“奸臣专政,阴盛阳微”,执政者恶之,斥知福宁县。帝初即位,大臣相讦奏者命各道鞫之,同官皆畏缩,昌隆独不避,一绳以法。巡闽中,去贪苛,理冤狱,所至风裁凛然。还朝,上疏言当节民力、谨嗜欲、勤政治、务正学,不报。比落职福宁,益以清勤自励。俄坐使巫咒咀下狱,得白,还职。


建文书法拟:


尹昌隆言:“奸臣专政,阴盛阳微,谪见于天”,执政恶之,故贬。上曰:“求直言而以直言弃之,人将不食吾余”,命复原官。


罪惟录:


京师地震,诏求直言,御史大夫尹昌隆抗言:“奸臣专政,阴盛阳微,致召天变。今宜罢兵息战,召燕入朝,彼欲申大义于天下,不应便相违戾设有蹉跌,不失守藩。设沉吟不断,祸至无日,虽求为丹徒布衣,其可得哉!”,黜知福宁县。帝又曰:“求直言而以直弃之余”,复原官。


国榷:


京师地震,监察御史尹昌隆言:“大臣专政,阴盛阳微,谪见于天”,忤时贵,贬福宁知县。上曰:“求直言而以直弃之,人将不食其余”,寻复之。还朝,又言节民力、谨嗜欲、勤政治、务正学数事,上嘉纳之。


皇明十六朝广汇:


京师地震,求直言,御史尹昌隆上言:“奸臣专政,阴盛阳微,谪见于天。是以地震”,执政恶之,出知福宁县。上曰:“求直言而以直弃之,人将不食吾余”,复命原官。


国史纪闻:


昌隆疏言:“奸臣专政,阴盛阳微,谪见于天”,执政大怒,斥之未几,使诬昌隆咒咀下狱,事白,得释。

疯狂的兔子

各史书典籍中关于尹昌隆直言敢谏一事的记载

整理了各史书中关于尹昌隆直言敢谏一事的记载,不过所有的史书记载都不太完善,可以参考
完善版本(主德篇+西村集):
上偶感风寒,视朝稍晏,御史尹昌隆上疏谏曰:“昔太祖高皇帝鸡鸣而起,昩爽而朝,未尝日出而临百官,百官于是乎戒惧,故能庶绩咸熙,天下乂安也。陛下嗣守大业,固宜追绳祖武,兢兢业业,忧勤万几,未明求衣,日旰忘食,常如有不及焉。盖天下之大,四海之广,兆民之众,不可不勤以抚之也。今乃即于宴安,日刻甚宴,犹未临朝,群臣宿卫,疲于候伺,旷职废业,上下懈弛,万事隳坏。臣恐播之天下,传之四夷,非为社稷之福也”。左右以疾劝之。上曰:“不可,直谏难闻,昌言易阻,谕之以疾,是阻之也”。悉引以自责,制以“昌隆所言...

整理了各史书中关于尹昌隆直言敢谏一事的记载,不过所有的史书记载都不太完善,可以参考
完善版本(主德篇+西村集):
上偶感风寒,视朝稍晏,御史尹昌隆上疏谏曰:“昔太祖高皇帝鸡鸣而起,昩爽而朝,未尝日出而临百官,百官于是乎戒惧,故能庶绩咸熙,天下乂安也。陛下嗣守大业,固宜追绳祖武,兢兢业业,忧勤万几,未明求衣,日旰忘食,常如有不及焉。盖天下之大,四海之广,兆民之众,不可不勤以抚之也。今乃即于宴安,日刻甚宴,犹未临朝,群臣宿卫,疲于候伺,旷职废业,上下懈弛,万事隳坏。臣恐播之天下,传之四夷,非为社稷之福也”。左右以疾劝之。上曰:“不可,直谏难闻,昌言易阻,谕之以疾,是阻之也”。悉引以自责,制以“昌隆所言,切中朕过,礼部其遍行天下,咸使知之”。
主德篇:
上偶感风寒,视朝稍晏,御史尹昌隆上疏切谏,左右以疾劝之。上曰:“不可,直谏难闻,昌言易阻,谕之以疾,是阻之也”。悉引以自责,制以“昌隆所言,切中朕过,礼部其遍行天下,咸使知之”。
西村集:
建文初莅政,视朝稍晏,昌隆谏曰:“昔太祖高皇帝鸡鸣而起,昩爽而朝,未尝日出而临百官,百官于是乎戒惧,故能庶绩咸熙,天下乂安也。陛下嗣守大业,固宜追绳祖武,兢兢业业,忧勤万几,未明求衣,日旰忘食,常如有不及焉。盖天下之大,四海之广,兆民之众,不可不勤以抚之也。今乃即于宴安,日刻甚宴,犹未临朝,群臣宿卫,疲于候伺,旷职废业,上下懈弛,万事隳坏。臣恐播之天下,传之四夷,非为社稷之福也”。制以“昌隆所言,切中朕过,礼部可遍行天下,使朕有过,人得而知之”。
姜氏秘史:
建文初,人主视朝颇晏,昌隆谏曰:“昔太祖高皇帝鸡鸣而起,昧爽而朝,未尝日而出临,百官于是乎戒惧,故能庶绩又安。陛下嗣守大业,因而追绳祖武,兢兢业业,忧勤万几,未明求衣,日旰忘食,常如有不及者。盖天下之大,四海之广,兆民之众,不可不勤以抚之也。今乃即于晏安,日刻甚晏,犹未临朝,群臣宿卫疲于候伺,旷职废业,上下懈驰,流为陵迟。臣恐播之天下,传之四夷,非为社稷之福也”。帝以“昌隆所言,切中朕过,礼部可遍行天下,使朕有过,人得而知之”。
建文朝野汇编:
建文初,上视朝颇晏,昌隆谏曰:“昔太祖高皇帝鸡鸣而起,昧爽而朝,未尝日而出临,百官于是乎戒惧,故能庶绩咸舉,天下乂安。陛下嗣守大业,正宜追绳祖武,兢业万机,未明求衣,日旰忘食,常如有不及者。盖天下之大,四海之广,兆民之众,不可不勤以抚之也。今乃即于宴安,日刻甚宴,犹未临朝,群臣宿卫,疲于候伺,旷职废业,上下解弛,流为凌迟。臣恐播之天下,传之四夷,非为社稷之福也”。制以“昌隆所言,切中朕过,礼部可遍行天下,使朕有过,人得而知之”。
国史纪闻:
时上视朝稍晏,昌隆谏曰:“昔高皇帝鸡鸣而起,昧爽而朝,百官戒懼,故庶绩咸舉,天下乂安。陛下嗣守大业,正宜追绳祖武,兢业万机,未明求衣,日旰求食。今乃日宴临朝,旷废天工,上下懈驰。臣恐非为社稷之福也”。上嘉纳之,诏礼部颁行天下使知朕过。
建文书法拟:
上偶感风寒,视朝稍晏,尹昌隆谏曰:“高皇帝鸡鸣而起,昧爽而朝,未尝日出临百官,百官于是乎戒懼,故能庶绩咸舉,天下安也。陛下嗣守大业,固宜追绳祖武,忧勤万几,今乃溺于宴安,日刻甚宴,犹未临朝,群臣宿卫,疲于候伺废业,上下懈弛,臣恐播之天下,传四夷,非为社稷之福也”。左右曰以疾谕之,上曰:“不可,直谏难闻”,于是诏曰“昌隆言中朕过,礼部可颁示天下,朕亦用自警”。
皇明十六朝广汇:
帝视朝稍晏,御史尹昌隆谏曰:“昔太祖高皇帝鸡鸣而起,昩爽而朝,百官戒惧,故能庶绩咸舉。陛下嗣守大业,正宜追绳祖武,兢业万机。今乃日宴临朝,群臣宿卫疲于候伺,职废业荒,上下懈驰。臣恐播之天下,传之四夷,非为社稷之福也”。上曰:“昌隆所言,切中朕过也”。
明史:
惠帝初即位,视朝晏。昌隆疏谏曰:“高皇帝鸡鸣而起,昧爽而朝,未日出而临百官,故能庶绩咸熙,天下乂安。陛下嗣守大业,宜追绳祖武,兢兢业业,忧勤万几。今乃即于晏安,日上数刻,犹未临朝。群臣宿卫,疲于伺候,旷职废业,上下懈弛。播之天下,传之四裔,非社稷福也”。帝曰:“昌隆言切直,礼部其宣示天下,使知朕过”。

疯狂的兔子

各史书典籍中关于建文二年二月甲子改都察院为御史府诏书

整理了一下各史书典籍中关于建文二年二月甲子改都察院为御史府的诏书,可以参考......


主德篇:

诏曰:“顷以诉状繁多,易御史台为都察院,与刑部分治庶狱,以行宽政。赖宗庙神灵,邢狱颇简,其更都察院如汉制为御史府,专以纠贪残、举循良、匡政事、宣教化为职。置察院一,设御史二十八员,务为忠厚,以底治平。”

立斋闲录:

有诏:“若曰顷以诉状繁,易御史台号都察院,与刑部分治庶狱。今赖宗庙神灵,断狱颇简,其更都察院仍汉制为御史府。专以纠贪残,举循良,匡政事,宣教化为职。省御史员定为二十八人,务为忠厚,以底治平。”

逊志斋集:

有诏:“若曰顷以诉状繁,易御史台号都察院,与刑部分治庶狱。今...

整理了一下各史书典籍中关于建文二年二月甲子改都察院为御史府的诏书,可以参考......



主德篇:

诏曰:“顷以诉状繁多,易御史台为都察院,与刑部分治庶狱,以行宽政。赖宗庙神灵,邢狱颇简,其更都察院如汉制为御史府,专以纠贪残、举循良、匡政事、宣教化为职。置察院一,设御史二十八员,务为忠厚,以底治平。”

立斋闲录:

有诏:“若曰顷以诉状繁,易御史台号都察院,与刑部分治庶狱。今赖宗庙神灵,断狱颇简,其更都察院仍汉制为御史府。专以纠贪残,举循良,匡政事,宣教化为职。省御史员定为二十八人,务为忠厚,以底治平。”

逊志斋集:

有诏:“若曰顷以诉状繁,易御史台号都察院,与刑部分治庶狱。今赖宗庙神灵,断狱颇简,其更都察院仍汉制为御史府。专以纠贪残,举循良,匡政事,宣教化为职。省御史员定为二十八人,务为忠厚,以底治平。”

姜氏秘史:

诏曰:“顷以断狱繁,易御史台号都察院,与刑部分治庶狱。今赖宗庙神灵,断狱颇简,其都察院承汉制为御史府,员定为二十八人。务为忠厚,以底治平。”

建文朝野汇编:

诏曰:“顷以断狱繁,易御史台号都察院,与刑部分治庶狱。今赖宗庙神灵,断狱颇简,其都察院承汉制为御史府,专以纠贪残、举循良、匡政事、宣教化为职。省御史员定为二十八人,务为忠厚,以底治平。”

建文书法拟:

诏曰:“顷以治狱烦,与易御史台号为都察院,与刑部分治。今赖宗庙神灵,邢狱颇简,其更都察院仍汉制为御史府,专纠贪残、举循良、匡政事、宣教化为职。务为忠厚,以底治平。”

建文年谱:

诏曰:“顷以治狱烦,与易御史台号为都察院,与刑部分理庶狱。今赖宗庙神灵,断狱颇简,其仍汉制为御史府,专纠贪残、举循良、匡政事、宣教化。务为忠厚,以底治平。”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