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开伽

2442浏览    11参与
木珈

「开伽」早就是成年人了

为了紧跟实事决定采用20%的十后伽罗和80%的s18伽罗设定(才不是因为不太会写正经军人伽罗呢)

现pa短打。


我握住他的手的时候,感到他的手在轻轻颤抖,于是我略有诧异地抬起头看着他。他的年龄比我大,这种时候,他居然比我还紧张。


他察觉到我的视线,也转过头来看我。他的眼睛是深邃的青蓝,以往那双眼中所承放的所有感情,我都一一品尝过,今天他的眼里却有一种从未有过的复杂感情——我忍不住凑近了一些,问他:“Kalo,你怎么这么紧张啊?”


他移开视线叹了口气,像往日很多次对上我的天真发言时一样。他答非所问:“你不紧张,是因为你根本没意识到这种事的真正内涵吧。你还小......

为了紧跟实事决定采用20%的十后伽罗和80%的s18伽罗设定(才不是因为不太会写正经军人伽罗呢)

现pa短打。







我握住他的手的时候,感到他的手在轻轻颤抖,于是我略有诧异地抬起头看着他。他的年龄比我大,这种时候,他居然比我还紧张。


他察觉到我的视线,也转过头来看我。他的眼睛是深邃的青蓝,以往那双眼中所承放的所有感情,我都一一品尝过,今天他的眼里却有一种从未有过的复杂感情——我忍不住凑近了一些,问他:“Kalo,你怎么这么紧张啊?”


他移开视线叹了口气,像往日很多次对上我的天真发言时一样。他答非所问:“你不紧张,是因为你根本没意识到这种事的真正内涵吧。你还小,没接触过这种事,难免初生牛犊不怕虎……”


“我已经长大到可以和你做这种事的年龄啦。”我笑嘻嘻地回了一句,其实内心有些愠怒。我年长的恋人Kalo,他总是这样像对待孩子一样对待我。……就算我们初次相遇时还是初中生和高中生,也不能这样,把我看做一个长不大的孩子。


“啊,话虽如此……”Kalo迟疑了一会儿,我耐不住性子,把他的脸扳了过来,诚恳地对他说:“Kalo,就算我年龄比你小好几岁,也不妨碍我早就成年了啊,而且,你看,我差一点儿就够着你的身高了——”我的手在我们的头顶上挥了挥,“就算是在我和甜心超人他们中,我也是最可靠的那个大哥呀,Kalo,虽然我可能确实不太明白这种事的真正内涵,但我不小了,至少我明白这种事是什么人才能做的,是什么时候才能做的。我觉得如果是你,我可以,我非常可以。”


我凑的更近了一些,感受着对方的呼吸,认真地说:“你也是,不是吗?”


他不说话了,我们两个一时相顾无言。就在我凝视着伽罗轻轻颤动的睫毛思考下一步该说点什么的时候,他抬起眼看向我,轻轻笑了一声:“怪我,Happy.S,在我还一味拿初中生滤镜看你的时候,你却早已是独当一面的成年人了。”他眨了两下眼,然后自顾自般地继续说着,“好吧,让我们进入成年人的时间吧。”



木珈

我对开伽中伽的理解:严肃稳重,军人风范,奔三帅哥,正义忠诚,有点小纯情(但不多)

实际上我写的:青涩纯情年上,拉手会脸红,亲亲会脸红,doi也会脸红

当我意识到的时候:他妈的,为什么

我对开伽中伽的理解:严肃稳重,军人风范,奔三帅哥,正义忠诚,有点小纯情(但不多)

实际上我写的:青涩纯情年上,拉手会脸红,亲亲会脸红,doi也会脸红

当我意识到的时候:他妈的,为什么

木珈

『开伽』醉酒后醒来的早晨

现pa,小短打。

双向暗恋。

一脚踏入北极圈啊,怎么开伽才四参与(感叹)


一番沉默过后,先开口的是Happy.S:“呃,哈哈,那个,可能,可能只是酒后冲动打了一架嘛,哈哈,哈哈哈……”


他尬笑也笑不出来了,因为他看见了Kalo小腹上的痕迹。


痕迹。


淡色的浑浊液体,有点干。


Kalo顺着他的目光看去,面如死灰地石化了——他本就不该期待有奇迹发生的,床铺乱糟糟,床单和人身上有少许可疑液体,两个喝醉的人光着身子在同一张床上过夜——天哪,上天保佑,他再也不喝酒了,应酬也不喝这么多。


Kalo艰难地开口:“呃,我们还是先整理整理吧,今天公司有...

现pa,小短打。

双向暗恋。

一脚踏入北极圈啊,怎么开伽才四参与(感叹)







一番沉默过后,先开口的是Happy.S:“呃,哈哈,那个,可能,可能只是酒后冲动打了一架嘛,哈哈,哈哈哈……”


他尬笑也笑不出来了,因为他看见了Kalo小腹上的痕迹。


痕迹。


淡色的浑浊液体,有点干。


Kalo顺着他的目光看去,面如死灰地石化了——他本就不该期待有奇迹发生的,床铺乱糟糟,床单和人身上有少许可疑液体,两个喝醉的人光着身子在同一张床上过夜——天哪,上天保佑,他再也不喝酒了,应酬也不喝这么多。


Kalo艰难地开口:“呃,我们还是先整理整理吧,今天公司有团建。”他努力无视腰部的疼痛,僵硬地捞过床头柜的手机,扫了一眼时间后自暴自弃地把手机扔到床上,“九点集合,现在十点半了……呃。”


他顿了顿,把手机拿了回来,逐一给询问的人回消息。


Happy.S手足无措地坐在Kalo旁边,他看着Kalo腰部的淡淡青紫,结结巴巴地问:“你,Kalo,你疼吗?”


Kalo突然脸红了。“问这个没必要,唉……”他仰首看着天花板,然后转头看向Happy.S,表情有些奇怪,“你,嗯,Happy.S,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们把这当成一场意外,好吗?我们只是,酒后乱性,嗯。”


Happy.S开口想说点什么,目光下移,又闭上了嘴,他眼尾下垂,轻轻点了点头说:“好吧。”


Kalo长舒一口气,回过头继续回消息。


嗯,很好,看来Happy.S不知道这世界上根本不存在酒后乱性这种说法……醉后性交,如果醉到分不清对象的程度一般也勃起不了,所以只有你情我愿地,清楚地知道对面的人是谁,只不过仗着喝醉了,第二天又想不起来昨晚的事才放肆而已……


于是Kalo脸上可疑的红晕愈来愈深。

明知道是不理智粉的错还要去反那对CP通通一棍子敲死
  占tag致歉   之前的群...

  占tag致歉

  之前的群忽然之间无了,所以建了一个新的,希望群里的各位妈咪能看到这个👉👈💦

  (虽然但是,为什么聊着聊着群就没了呀)

  因为添加不了标签了,补俩标签:#粗伽    #all伽

  占tag致歉

  之前的群忽然之间无了,所以建了一个新的,希望群里的各位妈咪能看到这个👉👈💦

  (虽然但是,为什么聊着聊着群就没了呀)

  因为添加不了标签了,补俩标签:#粗伽    #all伽

揉春为酒

【开伽/伽开】双花红棍

  黑社会AU,卧底与少主,双A无差

  前文见合集

  

  由于缺席堂会,社团派人给伽罗递了条子喊他来见开心少主。

  但伽罗非但没有接受传召,还反而邀请开心去见他。

  消息传到香草庄园时,开花粗三人正在斗地主。连输二十把的开心与粗心脸上贴满白条,正是剑拔弩张之际。

  因此听到汇报时,开心根本没听进去,他满心只在思考怎么才能绝地反击赢过花心。

  反倒是坐在沙发上玩魔方的小心同学似乎非常愤怒,他满面寒霜地扔下魔方,经过开心时说了句“我去抓伽罗”,便扬长而去。

  开心和粗心面面相觑,花心一脸则不以为意:“诡计多端的小情侣。”

  开心听了这话,像是突然惊醒一般,把四个...

  黑社会AU,卧底与少主,双A无差

  前文见合集

  

  由于缺席堂会,社团派人给伽罗递了条子喊他来见开心少主。

  但伽罗非但没有接受传召,还反而邀请开心去见他。

  消息传到香草庄园时,开花粗三人正在斗地主。连输二十把的开心与粗心脸上贴满白条,正是剑拔弩张之际。

  因此听到汇报时,开心根本没听进去,他满心只在思考怎么才能绝地反击赢过花心。

  反倒是坐在沙发上玩魔方的小心同学似乎非常愤怒,他满面寒霜地扔下魔方,经过开心时说了句“我去抓伽罗”,便扬长而去。

  开心和粗心面面相觑,花心一脸则不以为意:“诡计多端的小情侣。”

  开心听了这话,像是突然惊醒一般,把四个二拍在花心的顺子上,说了句“花心你输了”便一个健步冲出去,堪堪拉拽住小心的摩托后座。

  “……”小心无奈,回头问道:“大哥,你有事吗?”

  “小心,你知道双花红棍是什么吗?”

  怎么突然问这个?

  小心很疑惑:“社团,最厉害的,打手。”

  开心点头:“好极了!那我们社团有双花红棍吗?我可以做吗?”

  …大哥你有饼吗?

  小心听了这话陷入某种不礼貌的深思。

  “我们社团的双花红棍不就是伽罗嘛。”拿着余牌走出门的粗心随口接道:“…诶,我出来是要说什么来着?”

  开心的大眼睛亮了。

  走到门口的花心不由得打了个冷战,开心不会要跟伽罗对决一场争夺双花红棍之位吧?

  

  

  

  小心载着开心来到旧关山的基地。

  当然不放心自家某位缺德上线的花心也偷偷跟了过去,假借给粗心买波板糖的名义。

  伽罗听少主本人讲明来意,看了眼旁边一脸漠然的小心和从门口悄悄探出头的花心,尽量温和地说:“你想做就做。”

  开心径直拒绝:“不,我要和你公平竞争。”

  可我不想跟你竞争啊!这称号谁给我的?欧,是上任香主啊。

  况且…身为老大跑来跟打手抢饭碗…你有饼吗?

  伽罗的目光里不由带了些悲悯。

  然而开心浑然未觉,正在室内四处戳戳摸摸,花心见此对伽罗怒目而视:你不会傻到把资料往明面上搁吧?

  显然这回伽罗没收到他的眼神暗示,名为堂主实为卧底的“战神”(代号)先生快步走向活跃的开心,借着身高优势拍了拍对方的肩,语重心长地说:“少主,打架很危险的。”

  “没关系。”花心闪现到二人面前:“开心之前一人踢了十六个拳馆。”

  伽罗:“?”你哪儿边的?

  花心摆摆手,意思是我中间的。

  他现在完全不担心会出事,只觉得这俩人打一架会非常有看点。

  开心从善如流,立刻握住伽罗的手,信誓旦旦地保证说:“正是!所以,不会有危险的!多谢伽兄!”

  伽、兄?

  这是什么称呼啊啊啊啊!?

  

  

  也不知道代号“校长”的电视机堂主从哪个频道听说了开心伽罗的约战,只知道某个月黑风高之夜,他用闪到腰的轻功带着之前给开心补习过黑社会知识的百事通飞进了开心的房间,慈爱地警告他不要招惹伽罗。

  人装在绣满美食图案的睡衣里,开心昏昏欲眠,但还是礼貌地扶着电视机堂主和百事通老师坐下来。 

  “校长,老师,我没事的,我就是想给社团做些贡献啊,天天在庄园长蘑菇多不好。”

  你跟伽罗打一架就能给社团做贡献了?

  百事通摇摇头:“他们“旧关山”堂口向来自行其是,从前香主都不敢管的。”

  电视机点点头:“况且长蘑菇有什么不好,你可以把蘑菇摘下来做饭啊。”

  开心想了想,回答说:“可我不会做饭啊。”

  “那你就去学!”电视机推了推百事通:“让百事通教你!”

  “不要。”开心出人意料地固执,虽然拿到掌勺权似乎可以帮助他反抗“执事”先生不伤大雅的双标霸凌:“我一定要赢过伽罗,然后命令旧关山的人都不许再去街上砍人。”(伽:我们本来就不砍人…)

  “老师,其实我懂。”开心继续说:“可我不想这样。我要让鸿陆社转变,就先要让其中最强大的恶势力转变。”

  不,你不懂。

  你一点都不懂。

  门外有人微不可闻地叹息了一声,旋即埋没在如墨的夜色里。

  

  

  

  约定的日子很快到来,社团很多人都赶来看热闹。颇有些决战紫禁之巅的意味。

  但两位当事人却没出现。

  花心打着哈欠从地底下开着探测车钻出来:“都散了吧,他俩一块儿失踪了。”

  “怎么失踪的?”

  “你们就是这么保护少主的?!”

  “你还在这儿钻地,怎么不快去找?”

  围观群众开始七嘴八舌地指责,花心懒懒地回答:“我哪儿知道,可能好事做多了不小心死了吧。”

  

  

  被谣传死亡的二人正走在时今人迹罕至的上苑街上。

  “上苑繁华,西湖富贵,总付高歌。”

  伽罗看着斑驳剥落的断壁与满地枯黄,不由得想起这句旧诗。愣神间顺便接住了开心正面砸向自己的铁拳。

  真是意料之外的神力,伽罗感受着掌心的微麻,不愧能一人踢十六个拳馆。

  “你带我来这儿干嘛啊?”开心稍一用力便收回了右拳,大约是伽罗也不想现在为难他。

  “不装了吗?翟开。”伽罗答非所问。

  “我不懂你说什么诶。”开心的眼睛本来就大,充满疑惑地睁大更显得可爱又无辜。

  “这里从前鱼龙混杂,那几年风头正劲的社团几乎都把中心设立在这条街上。”伽罗平淡地陈述着。

  “后来呢?”

  “式微了。”无一例外,有的龙头被狙掉,有的是被砍死,也有的进了监狱。其中不少事情还是我亲手做的。

  二人几乎同时看向断墙上探出来的残旗——那已经不能被称为旗了,只剩下光秃秃的旗杆。

  寂寞人外,夕阳乳燕,相对说兴亡。

  开心并没有沉默多久。

  “我不会让鸿陆社走这条路。”开心一拳打在身旁的枯树上,抖落零星几片残叶。

  “哪怕把社团改造成拳馆还是其他的什么,我都不会让它式微的,伽兄。”

  血色残阳落上少年的发梢心底。

  敌人是可以相信的吗?

  “好。”伽罗没去看身边人灼热的眼瞳,只伸手接了片摇落的枫叶:“在那之前,先完成我们第一个约定吧。”

  

  

  P.S.观众席:

  “你觉得谁能赢?”

  小心手里飞快运转的魔方停顿下来,反问道:“你觉得呢?”

  “哈哈哈哈哈哈真是笨蛋。”花心的笑容不算夸张,但十分张扬:“当然是本主角,要是有我在,他俩谁都赢不了。”

2021伽右向生贺墙

【伽右生贺/09H/开伽】偷鸡不成蚀把米

不是我写的!我是代发!
不是我写的!我是代发!
不是我写的!我是代发!
作者:@甜茶
作者:@甜茶
作者:@甜茶


https://13812578055.lofter.com/post/4c3004d1_1cca4aa9b

不是我写的!我是代发!
不是我写的!我是代发!
不是我写的!我是代发!
作者:@甜茶
作者:@甜茶
作者:@甜茶





https://13812578055.lofter.com/post/4c3004d1_1cca4aa9b

一水凝
占tag致歉。 求求了,救救...

  占tag致歉。

  求求了,救救伽右人!请各位大大老师路过的兄弟姐妹来看看群宣吧!

  伽右群,冷圈人的报团取暖,请姐妹们进来聊聊天唠唠嗑,讨论一下XP系统(?)!


二编补充:现在已经逐渐闲聊力……cp力或许没有那么足desu

  占tag致歉。

  求求了,救救伽右人!请各位大大老师路过的兄弟姐妹来看看群宣吧!

  伽右群,冷圈人的报团取暖,请姐妹们进来聊聊天唠唠嗑,讨论一下XP系统(?)!


二编补充:现在已经逐渐闲聊力……cp力或许没有那么足desu

青冥

夫诸

    “你听说了没有,开心又触犯天条了”

    “听说了,听说了,开心,他真的很善良啊!明明是让人们誉为不祥之兽,却还要帮他们,宅家恶势力好像也下凡”

   “真的吗?真的吗?希望的开心小天使不要受伤就好了”

   “你们说为什么宅家恶势力,没有与开心相见呢”

   “ 因为开心,他只有在洪水到来之时才能苏醒,其他的时间应该都是沉睡中”

    “我第一次见到...


    “你听说了没有,开心又触犯天条了”

    “听说了,听说了,开心,他真的很善良啊!明明是让人们誉为不祥之兽,却还要帮他们,宅家恶势力好像也下凡”

   “真的吗?真的吗?希望的开心小天使不要受伤就好了”

   “你们说为什么宅家恶势力,没有与开心相见呢”

   “ 因为开心,他只有在洪水到来之时才能苏醒,其他的时间应该都是沉睡中”

    “我第一次见到,被人们誉为不祥之兽,还能成为神呢”

   “虽然他被誉为不祥之兽,但他真的很善良”

  ……(以上是天宫宫娥的谈话)

   一个敖岸山,住着夫诸,只要它一出现,就预示着水灾的到来

    在一个充满光亮的森林里面,一个小男孩睁开了眼睛,突然一个球闯进了他的视野中,紧接着一个小女孩波开了丛林来到了她的身旁

    “你是谁?为什么出现在这里?你父母呢?” 小女孩捡起球说

    “不知道,我没有父母,我一醒来就在这里了”那个小男孩说

    “那你叫什么名字呀?”

    “我不记得了,那你叫什么名字?”

    “甜心,你为什么会不知道你的名字”

    “不知道诶,那就重新取一个名字吧,你觉得我叫什么名字好?”

    “你好像很爱笑诶,那就叫开心吧!”

    “好”

    “那我带你去见我的弟弟吧”

    “好”开心点点头,甜心就带着开心去介绍她的弟弟们(介绍和住进宅家过程省略)

    这几天里,开心住在他们家,和他们友好相处,可太平的日子也就只有这几日,几天后,发洪水了,博士带着他们去避难,可路上不小心到事故,他们被洪水冲走了,而开心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被洪水冲走

    他想去救他们的时候,被一个凭空出现的人拦住了,那个人正是伽罗

    “你救他们的话,会被神罚的”

    “放开我,我要救他们”

    “抱歉,只能让你睡上一会儿了,为了防止你救就其他人,我还是给你下法术”伽罗把开心打晕了,带回了敖岸山,可一睡就是几百年

     这一次他又醒了,毫不意外的遇上了宅博士他们,这次还是和以前一样的结果,每一次他们遇到灾难,开心都不能救他们,不知道为什么,你遇到这种情况,开心的身体就会僵硬(原因:伽罗在他身上下了法术)

    终于在几次后,开心终于挣脱了那个法术(伽罗故意让开心挣脱法术)救下了他们,但因此也受到惩罚,开心原本可以恢复神职,但因为救下了他们,而无法恢复神职,所以开心只能在人间长眠,每当他苏醒,都会发洪水

    而宅博士他们在这次洪水恢复了神职,在神界生活,而他们总感觉少了一点什么,于是下界去寻找

    开心这时候也苏醒了,并与他们相遇了,他们相处了几天,觉得他就是下凡历练,和我们生活在一起的人,便邀开心去神界,开心还没有拒绝了,这时候突然发洪水了,开心便去救凡人

    洪水过后,他们才意识到开心就是夫诸

    于是他们一群人去求天帝(天帝就是伽罗)自然是被拒绝的

    原因:他想霸占开心,他自然是不愿意的

    于是他们打了一架,伽罗自然是输了的

    所以开心被撤除神罚,可他们不知道的事,因为开心刚才救凡人,已经触动了天地法则,天地法则开始抹杀他,最终开心死于天地法则之下

    开心在梦里还是夫诸,一次又一次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被洪水冲走,就这样开心已经陷入无限轮回之中,却永远也做不了什么,只能是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受苦

    而天帝的宫殿中,开心躺在一个冰棺里面,里面的人一动不动的,像是死了一般,这时就进来了一个,那人正是伽罗,他抚摸着开心的头发说“开心,你终于只能是我一个人的”

    开心陷入永久的沉睡之中,梦里,一次又一次的重复着开心与宅博士他们相识与他们死亡的过程

    宅博士他们知道了开心触动了天地法则,去寻找他的下一世,那个下一世没有找到,就知道他是魂飞魄散了因此也放弃了寻找开心因为:他们一致认同,开心,不想让我们做傻事,可有些习惯是改变不了的,他们总是感觉少开心,少了很多快乐

   


青冥

桃花源

   这是我被我语文老师逼的,我好无语啊,当初被这个文章要好久

    开心闲的无聊,划船去玩,到了一个满是桃花的地方,在桃花林的尽头有一个洞口,好奇心驱使着开心,开心进去了,走了三十几步就到了出口(注意:桃花源的语言和星星球的语言差不多,开心不是古代人)

    “你是谁,为什么出现在这里。”甜心问

    “我叫开心,你们不认识我了,原来你们还没有死啊!这里是哪里?你们在玩cosplay吗?”开心...


   这是我被我语文老师逼的,我好无语啊,当初被这个文章要好久

    开心闲的无聊,划船去玩,到了一个满是桃花的地方,在桃花林的尽头有一个洞口,好奇心驱使着开心,开心进去了,走了三十几步就到了出口(注意:桃花源的语言和星星球的语言差不多,开心不是古代人)

    “你是谁,为什么出现在这里。”甜心问

    “我叫开心,你们不认识我了,原来你们还没有死啊!这里是哪里?你们在玩cosplay吗?”开心

    “你说谁死了?谁都有可能死,但我绝对不能死,毕竟人们还需要我,还有cosplay什么?”花心

    “我要说什么来这的……我忘了要说什么了”粗心

    “你说谁死了?是我们吗?我们以前认识吗?我们从小就生活在这里,这里的人我都认识,并没有见过你”伽罗

    “抱歉,毕竟你们长的和我朋友真的好像,对了,这里是哪里?”开心

    “这里是桃花源,你的朋友怎么了?”甜心

    “他们在那一场战役中已经死亡了”开心十分低落的说

    “对不起,你没有事吧,你有家吗?”甜心看见开心伤心的样子,心脏感觉有点刺痛

    他们一群人也感觉心脏有点刺痛

    “没有。”开心

    “那你住我家吧”花心

    “走吧,回去晚了,博士该担心的”小心

    甜心他们带着开心回去了,开心见到了宅博士,眼睛闪着光,但随即又黯淡下来了,因为他知道宅博士也在那一场战役中已经死亡了

    “甜心,你要带什么人回来了?”宅博士

    “博士,他说他没有家,来我们家暂时住一段时间,可以吗?”甜心

    “可以”宅博士

    “对了,你还不知道我们叫什么名字吧,我来介绍一下,我叫甜心,穿绿色衣服的叫做花心,特别自恋,穿蓝色衣服叫做粗心,特别健忘,穿紫色衣服的叫做小心,他话不多,那个蓝色头发拖地的人叫做伽罗,他特别强壮,有什么重的东西要搬的话,交给他就行了”甜心

    “好,我知道了”

    连名字都一模一样,可惜他们不是他们

    几天后,开心适应了这里的生活,在夜晚,他看到天空破裂了一点点,就像天空中划开了一个口子

    “暗魔,我都这样了,你还不肯放过我吗?”

    一天天过去了,天空破损越来越严重了,这里的村长紧急召唤大家

    “今天召唤大家来,想必已经你们知道了是什么事”村长

    “我知道,村长,是否又是祭祀的事情?”村民

    “对,这个地方破损,越来越严重了,必须得用一个人来祭祀,才可保证我村安宁,这个祭祀盘,是用来选择做祭品的人了”

    祭祀盘指着开心

    “明天我们准备祭祀,你,准备准备,被神灵选中祭祀,可是很荣耀的事情”

    “村长让我来吧!”从人群中走出来一个紫色的人,对滴没错,他就暗魔

    此时祭祀盘也指着暗魔

    “好,那你准备准备吧,第二天中午12点,到圣湖”

    村长和村民们走了,当然,除了开心和暗魔,还有宅家众人

    “暗魔,你还是不肯放过我,我以前被你囚禁的还不够吗?”

    “对不起,开心,我是过来赎罪的,我没有杀了他们,相信我,杀了他们的是我的属下,我已经把他们给杀了”

    “那我也不会原谅你的,你囚禁了我那么多年,现在还想毁了这里吗?”

    “不,我是过了赎罪的”

    “开心,你们认识吗?他是你的朋友吧!”甜心

    “我没有他这样子的朋友”开心

    “走吧!”小心

    开心回头看了一眼暗魔,看到他伤心的样子,心脏有点刺痛

    第二天中午12点,众人都来到了圣湖,村长念了一口听不懂的咒语,灵圣湖就散发着光芒,此时空间已经开始迅速破裂,还伴随着地震

    “好了,跳进圣湖吧”村长

    “村长,跳进圣湖会不会回来?”开心在村长旁边十分小声的说

    “永远不会回来了”村长也十分小声的说

                           ———虐文———

    圣湖有个规定:而如果一个人祭祀盘选择的两个人,一个人跳进了圣湖,那么那一个人就会堕入轮回,会给希望,又会堕入绝望,一直这样重复,直到另一个人死亡,而恢复的代价就是,你的家人和你的爱人堕入黑暗

    开心问完之后向甜心,使了一个颜色,甜心了解到了,阻止一下暗魔, 开心悄悄的来到暗魔后面   并打晕了暗魔

    “村长,他晕了,让我来吧,还有将这一封信交给他吧!”开心将一封信交给了甜心

    开心跳进圣湖,此时暗魔也醒了

    “开心跳进了圣湖,好让我把这封信交给你”甜心递去开心交给她的那封信

    暗魔拆开了那一封信,信中开心说:“暗魔,我已经原谅你了,替我照顾好他们,不要让他们知道我死了,,暗魔我还欠你一句,我喜欢你,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就已经开始喜欢你了,或许是你在绑架我的时候,开始慢慢喜欢你的吧!”

    “开心,我也欠你一句我喜欢你”

    空间已经崩塌,甜心他们已经回来了,原来他们没有死,只是去了另一个空间,博士研究了一种药水可以长生不老,但只有一瓶

    几千年后

    “开心,你要去那,去看那位已经逝去的故人啊!”甜心问

    “对,我很快就回来”开心边说边走进了宇宙飞船中

   此时塔布特星(可能有些写错,毕竟我不知道塔布特星是怎么写的)停下来一艘飞船,那时候飞船正是开心所驾驶的飞船,但走出的是暗魔,塔布特星不再是荒芜的样子,已经种满了向日葵,因为他每来一次都会种上几个向日葵种子

  暗魔走进了一座宫殿,宫殿中央有一个容器,容器里面装着的正是开心,在旁边还有一些精密的仪器

    此时,另一个空间

    “今天你休息吧,开心”圣湖湖神说

    “不必了,不需要休息,我已经习惯了,他们不需要休息的吗?”开心说

    “这是规则,开心,你有没有想过出去?毕竟这几千年来把你折磨的惨了,每次有你有光明的时候,你又会堕落黑暗,心又会遍体鳞伤,这是第几次了?”

    “不知道了,想过但代价我付不起”

    “也对,代价都是他们也堕入黑暗”

    暗魔那边,他抚摸着容器,对开心说:“开心,你的愿望达成了,你知道吗?我伪装成了你,骗过了他们,原来他们还没有死,只是去了另一个空间,现在他们回来了,原来他们就在桃花源里面,可惜,你见不到了呀?当初你代替我成为祭祀品,现在我代替你生活,带着这个面具,好累啊!你什么时候能回来?开心,我虽然模仿的再像,但还是有一点模仿不出来,那就是喜欢我呀,我也欠你一句,我喜欢你”

    暗魔呆了很久,走出了这座宫殿,在空余的地方种上了向日葵

    最后的结局是暗魔模仿开心,代替开心生活,将内心的喜爱全部埋藏在心底,而开心则堕落轮回,每次给开心光明,又会给开心带来无穷的黑暗,重复了一遍又一遍

                           ———甜———

    开心悄悄来到暗魔身后,准备打晕他,但他却先了跳进圣湖,紧随着开心也跳进了圣湖

    圣湖有个规定:如果祭祀般指着两个人,并且两个人跳进圣湖,那么他们的生命将会绑在一起,就可以从圣湖逃出

     湖中,暗魔拼命的想把开心送上去,开心处于昏迷状态,梦里,一个女孩子(圣湖之神)向开心走了过来,那女孩子对开心说:“你想救他吗?”

     “想”

    那女孩子点了点头,默念了几句咒语

    空间开始破碎,开心和暗魔苏醒,们相视一笑

   “我原谅你了,还有我喜欢你”

   “我也是”暗魔抱住了开心

    他们回到了星星球,去往博士家,却发现大家都在

    “欢迎回家,开心”众人说

    “嗯 ,我回来了,还有我带了男朋友回来”开心

    “什么”众人惊讶的说(除了小心)

    “就是他,暗魔”开心

   此时,他们个个“一脸和善的笑着”,宅博士说:“暗魔,你过来一下,我们有几句话想问你”

    “你喜欢开心吗?为什么喜欢他?”

    “喜欢,为什么喜欢他?呃—这个大概因为是他吧!”

    ……(被像查户口一样的被他们盘问)

    刚开始他们不同意,但后来渐渐就同意了,因为这狗粮真的好好吃,就比如说:别人说他一句开心的坏话,他把那个人打到满地找牙,还有他从来不让开心做家务事,因为他心疼……

    众人(除宅博士和开心暗魔)表示:多了一个情敌,但抢不过他,还被撒了一脸狗粮

    注意,宅博士因为研究一瓶长生不老的药,只有一瓶,被宅博士喝了

    所以每天几乎是,暗魔被伽罗约出去干架,因为暗魔在伽罗体内呆过,现在又抢了他的开心,看不惯就打架,和博士他们就在那里吃瓜,看他们打架,每次伽罗都打不过他,气的不行,就放狠话

应该算是开伽吧

   

    

    

    




    

    

    

    

顺时针旋转瞬间

摸个鱼,是游乐场篇的后续,和游乐场门卫大叔说再见的开开,和伽(?你根本没画完游乐场篇)

摸个鱼,是游乐场篇的后续,和游乐场门卫大叔说再见的开开,和伽(?你根本没画完游乐场篇)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