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开往幼儿园的校车

   1参与
若枫曦宇

第二十五章:《风之律动》

  “嗷!!!”

  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怒吼发出,刹那间,一个赤红色的圆形阵印出现在明宇脚下,紧接着,一道火光如手榴弹爆炸般从阵印正中心闪耀的火焰纹章内喷薄而出,透过明宇的躯体,冲天而上。

  “啊呜~啊唔~”

  随着两声悲鸣接连响起,与其缠斗的双狼猝不及防,被强横的烈焰冲击狠狠击飞出十几米开外。

  片刻,灼灼火光悉数收敛阵印之中,依稀可见其间一黑衣少年,如鹰一般的眼睛紧盯前方为眼前之景所深深震惊,一动不动的狼人一号。

  “天杀的畜牲!给我…去死吧!”

  只见明宇拂袖一挥,瞳孔之中顿时火光大盛。顷刻间,星星之火汇聚双臂,犹如红莲绽放相绊其身;脚下“鬼影迷踪”连踏而出,带起一道赤红残影,凌空一跃而起...

  “嗷!!!”

  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怒吼发出,刹那间,一个赤红色的圆形阵印出现在明宇脚下,紧接着,一道火光如手榴弹爆炸般从阵印正中心闪耀的火焰纹章内喷薄而出,透过明宇的躯体,冲天而上。

  “啊呜~啊唔~”

  随着两声悲鸣接连响起,与其缠斗的双狼猝不及防,被强横的烈焰冲击狠狠击飞出十几米开外。

  片刻,灼灼火光悉数收敛阵印之中,依稀可见其间一黑衣少年,如鹰一般的眼睛紧盯前方为眼前之景所深深震惊,一动不动的狼人一号。

  “天杀的畜牲!给我…去死吧!”

  只见明宇拂袖一挥,瞳孔之中顿时火光大盛。顷刻间,星星之火汇聚双臂,犹如红莲绽放相绊其身;脚下“鬼影迷踪”连踏而出,带起一道赤红残影,凌空一跃而起,矫健的身姿如同暴风雨中的雨燕般,越过狼人一号头顶,稳稳当当落于它背后不及一米之处。

  就在那一瞬间,明宇同狼人一号的反应竟然达到了惊人的同步,两者几乎是在同时转过身看向彼此!突然,两道灼目的赤红光芒以肉眼根本无法捕捉的速度从明宇交叉的双手间一闪而出,纵使恩如这般元气修炼等级到达32级的强大“守护者”,也只是依稀看到明宇如挥舞刀剑般将自己的双臂斜向交叉挥动了两次。

  转过身的狼人一号还未来得及作出反应,露出嘴外的两颗獠牙根部突然爆出炙热的火花,强大的反冲力直接将它仰面击倒在地。与此同时,那两颗獠牙从狼人嘴上分离后,竟如同两个小型火箭般,朝着漆黑的夜空直冲而上!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明宇纵身一跃,腾空追上了那两颗极速上升的“火箭”,“控鹤擒龙”之力贯彻双臂,挥出的手掌一探一撩,便将两颗断齿稳稳当当握于双手之间,炽热的火焰,也就在那一瞬通过他的双手迅速蔓延其上。

  赶赴而来支援的狼人二号,似乎还未弄清楚明宇在自己头顶上方作出一个360度后空翻究竟意味着什么,两道赤色火焰便已然透过它的双目,瞬间摧毁了它的视网膜神经中枢。而在另一边恩如眼中呈现的画面,则是明宇在落地的瞬间,将两颗附上了火焰的狼牙一把插入了迎面冲来的狼人二号的双眼。

  然而,如此戏剧性的局面扭转,竟是在短短三十一秒的时间内一气呵成!

  “呜~”

  生生不息的灼热火焰穿过狼人二号的大脑皮层,霎那间侵噬了它的整个头部!随着两团赤色的花火从狼人二号被刺入了狼牙的双眸之中爆出,脆弱的生命,就此宣告终结……

  “是天赋的二段觉醒么?可他又是何时突破20级瓶颈的?!难不成…就在刚刚……”

  此时此刻,恩如亲眼见证了这奇迹般的令人叹为观止的一幕,震惊之感油然而生。

  就在她将怀中的钱坤安置在地,想要上前搀扶因元气过度损耗,连基本的站立都只能勉强维持的明宇时。一道极速回旋产生的残影突然出现在明宇背后,向着已然毫无招架之力的明宇冲击而来!

  “啊!明宇小心!”

  惊恐的呼喊从恩如口中发出,但拥有“敏锐之力”加持五感的明宇又怎会不知危机降临?他一早就预料到:自己所剩无几的元气可能无法顺利完成对三狼的全数反杀,甚至还可能就此殒命;此刻,就连站立都难以维持的他,已然做好了将死的觉悟……

  ——“咻!呼唔~呼唔~呼……BOOM!”

  突然,一段诡异的声音伴随着最后的一声爆鸣在明宇耳边回荡而起,一股强劲的气流随之从他的背后席卷而来,而后似乎被某种力量由点及面瞬间破开,悉数溃散于萧瑟的夜风之中。

  只见一人,身着一袭青绿色战衣,背后的灰黑色披风随风飘起,一副银绿相间的合金面具戴于脸上,只露出一双澄澈的眼眸和那棱角分明的薄嘴唇,一头形似《灌篮高手》里樱木花道的那种卷发散发出别具一格的魅力,唯一的区别,也就是他的发色是那种通透的乌黑。

  此刻,他站于明宇身后,左手横举一把碧绿色四尺长剑,右手握着黝黑的剑鞘插于腰间,弓步向前,摆出一个十分帅气的poss;与此同时,手中的四尺青锋之上,残留的血液如同泉水般流淌而下。

  那一刻,没有其他的声音,有的就只是人与人彼此之间的轻微呼吸声,以及微风拂面,与肌肤或是衣物摩擦所产生的微妙律动之声。

  “敢问…阁下大名。”

  片刻,还是背对那突然出现的神秘男子的明宇率先开口,打破了原本的静谧。

  “姓名这种东西,只是一个代号而已,”

  青衣男子收回左手四尺青锋于右手剑鞘之中,然后转过身,一脚踹飞了之前落于脚边的狼人三号的头颅。那头颅不偏不倚,正好又落在了那从地上卧起,捂着鲜血淋漓的牙口的狼人一号面前。

  受到重创的狼人一号见此情形,顿时“大惊失色”,夹着尾巴就朝H小区的西面大门仓皇逃窜而去。

  “混蛋!绝对不能放过它!”

  见状,恩如催动元气再次凝聚出光剑,将欲追击,却被突然出现在眼前的那位青衣男子一把拦下。

  “诶,穷寇莫追。”

  看着恩如收回光剑,青衣男子才缓缓放下拦着她的执剑之手。

  “多谢。”

  “不客气,路见不平,拔刀相助,都是应该的。”

  见恩如双手抬起作揖,青衣男子伸出手掌,轻抚上她作揖的双手,将其按下;而后又再次行至明宇面前,俯下身,将半跪着的他缓缓扶起。

  “谢谢你……”

  明宇搭着青衣男子的肩膀,略显羞涩地轻声说出两个字。

  “哈哈哈,没什么大不了的,以后有机会,一定还会再见面的。”

  青衣男子拍了拍明宇的肩膀,随即化作一道青芒,消失在迎面拂来的夜风之中,

  “此地不宜久留,你们也赶快离开吧……”

  “还会再见面?嘶…什么意思啊?他的声音怎么听着感觉那么耳熟呢?还有他的那把剑,看着也感觉好眼熟啊…好像在哪见过一样……”

  望着那道青芒融入风中远去的方向,诸多疑惑顿时环绕于明宇的心头,挥之不去,

  “恩如姐,我们…走吧。”

  片刻,他踉踉跄跄地走到躺倒在地的钱坤身边,俯下身,双目无神地凝视着他苍白的脸庞。

  “还有救……”

  “什么?”

  “钱坤他…还有救。”

  听闻恩如所言,明宇机械地朝她转过头,原本惨白如纸的脸上顿时浮现出一丝喜出望外的生机。

  “警备队各个辖区的分局都会配备本地区最顶级的医疗团队和最为精良的医疗设施,你放心,钱坤他一定会没事的!”

  恩如一边说着,一边走到钱坤身体的另一侧,

  “事不宜迟,得赶快把他送去局里,免得错过了最佳的救治时间。”

  “哦,好好!”

  明宇用力点了点头,然后同恩如一起,一人一边肩膀扛起钱坤。

  “HAKUMA  NATATA!光之承载,时空之光!”

  随着恩如一声咒语念出,三人顷刻间化作纷飞的能量颗粒,悉数融入脚下缓缓生出的紫色法阵之中……

  …………

  “恩如姐。”

  “嗯?怎么了?”

  “我看你脸色好差啊,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从警备队的医务室走出来后,细心的明宇见恩如眉头紧锁,气息不稳,一边走一边还捂着小腹的位置,不禁关切地询问道。

  “我没事,你不用担心。”

  “怎么可能没事?你现在连说句话都有点喘不过气的感觉。来都来了,要不你也去医生那看看吧!”

  “你这小子……”

  恩如白眼一翻,随即伸出手习惯性地捋顺遮于侧脸的秀发,娇嗔的目光瞥向一旁“直男属性MAX”的明宇,

  “你不会真以为那个连你一开始都没有察觉的低阶黑暗领域能奈何得了我吧?”

  “啊?!”

  “领域压制只是借口罢了,我其实…其实早在战斗前,身体就不舒服了。正因为如此,我才施展不开技能,才会那么狼狈……”

  “那…那不要紧吧?!来都来了,还是让医生去看看吧!”

  明宇一边焦急地说着,一边伸手拉起恩如的手臂就要往回走。

  “哎呀~你干嘛?!”

  恩如一把甩开明宇的手,再次捂在自己的小腹之上,

  “看什么医生啊?女孩子每个月本来就是有那么两三天的,你个臭小子懂不懂啊?!呃~”

  “啊?每个月?!哦~我知道了恩如姐!是不是那个啥…月……”

  恩如“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一番话,居然让“直男属性MAX”的小明宇听出了其中“真谛”??!!

  “闭嘴!!”

  恩如大吼一声,吓得明宇急忙捂住嘴,大气不敢出,

  “敢再多说一句,信不信我当场宰了你!”

  “啊!不敢不敢,我闭嘴,我闭嘴还不行嘛。”

  明宇食指互点,一边嘴上认着怂,一边在心里暗搓搓吐槽,

  ——“不是你问我懂不懂的么,怎么还生那么大气呢……”

  “哼~算你识相!”

  恩如攻气十足地甩过一头秀发,刚朝前走出两步,

  “哎哟~好痛……唔~”

  “啊!恩如姐,你…没事吧?!”

  听见恩如发出痛苦的呻吟,明宇连忙一个箭步冲上前,焦急地关切道。

  “我…我走不动了~”

  “哎呀!这…这可怎么办啊?!这大半夜的,公交车都没了……”

  明宇顿时慌了心神,一时半会不知该如何是好。

  “公交车没了,不是还有你嘛~”

  “哈?!”

  “HAKUMA  NATATA!光之承载,治愈之光!”

  随着一声咒语念出,明宇的脚下瞬间浮现出那个熟悉的绿色六芒星法阵。

  “这这这…恩如姐,你…你这BUFF加的,绿得我有点发慌啊,额呵呵呵……”

  明宇猝不及防被套上了用于元气恢复的BUFF,顿感“大事不妙”,只得附之一副无可奈何的嘴脸,强颜欢笑。

  “抱我。”

  “啊?!不是吧……真把我当公交车啊?!”

  “少废话!我走不动了~你抱我走!哎呀快点~磨磨唧唧的干嘛呀~别在那给我得了便宜还卖乖!”

  恩如扭扭捏捏地推搡了一下身旁呆若木鸡的明宇,娇嗔的语调着实让明宇一时半会难以适应,甚至还有点……“反胃”??!!

  “哎好好好好,我抱,我抱还不行嘛!”

  碍于脸面,明宇最终还是在恩如“软磨硬泡”的攻势之下,极不情愿地抱起了她。恩如也毫不客气,闭上眼睛,将头直接靠在了明宇的胸前。

  “唉……”

  面对怀中“闭月羞花”般的美人儿,明宇哀叹一声,只是无奈地摇了摇头,随即脚踏“鬼影迷踪”,化作一道赤红光束消失在街道的尽头……

  …………

  凌晨五点,一丝破晓的晨光依稀透过洁白的窗帘,照进了沐沐的卧室。

  因为内心的愧疚与负罪感,使沐沐一整夜都没有睡好。钱坤生死未卜,刘强东被票选“出局”,而她自己,则是引发了这一系列灾祸的“导火索”。

  “对不起…对不起……”

  沐沐一边喃喃自语着,一边蜷缩起身子,将自己裹进了被窝之中……

  …………

  “可恶!可恶啊!”

  昏暗的校园教学楼走廊上,一个肥硕的身影正在鬼鬼祟祟地游走,

  “该死的钱坤,该死的张梓沐!该死!该死……”

  他的口中一边发出咒骂,一边迈开腿朝着自己的目的地快步走去,

  “明明就快要没事了,那孙子自己居然拎不清利害!”

  刘强东不停地碎碎念着,很快就走到了教学楼三楼的女更衣室气窗下方。只见他熟稔地取出背后书包中的便携式小板凳,架好后,将其放于气窗正下方,

  “嘿嘿嘿……只要把原件收回,光凭那些微不足道的证据,根本不可能有人找得到我!玛德,什么张怀锦、张梓沐,爷不奉陪了!先回老家溜达两圈,我倒要看看你们一个个上哪找人……”

  刘强东站上板凳,伸出手拨弄着气窗的开关,嘴里仍旧不停地碎碎念着,

  “奇怪啊…怎么,怎么压得这么紧?!”

  气窗的开关之前被刘强东动了手脚,轻轻松松就能从外面打开。然而此刻,任凭他如何使劲,都无法再像之前那样开启气窗,

  “可恶啊!真TM的背!”

  刘强东弄得有些不耐烦了,他干脆用上双手,全力向外拔着被压得死死的开关,弄得整个气窗咯吱作响。

  而就在这时,他隐约听见一个由远及近的诡异的脚步声,

  ——“哒、哒、哒……”

  那脚步声很轻,虽然每一步都迈得异常缓慢,但显然是在朝着刘强东所在的方位逐渐靠近!

  “啧!可恶!!”

  刘强东顿时心急如焚,只见他拿出随身携带的小扳手,使出吃奶的力气,开始撬起了气窗开关,

  “大半夜的,谁TM不睡觉?!闲得慌……”

  正当着急的刘强东小声咒骂着来人时,突然就听见“咻”的一声轻响,刹那间,气窗应声开启。然而,他还没来得及为此高兴,他的潜意识就抢先一步察觉到了那令人毛骨悚然的“异样”……

  “咳咳……唔~咔!”

  汩汩的鲜血,顷刻间从他脖颈处的主动脉喷涌而出!

  “咳咳咳……呃,救!救…命……”

  刘强东顿时手足无措,然后“嘭”的一声,从板凳上跌落,摔倒在地上。此刻,他竭力伸出手,捂着伤口,身体不住地发出阵阵抽搐痉挛。

  诡异的脚步声愈发清晰,很快,就依稀看见其“发源体”绕过板凳,定定地站在了瘫倒在地的刘强东面前。

  “咳咳……是,是…你……”

  刘强东辨出来者,瞬间似明白了什么一般,只见他惊恐地瞪大双目,极力伸出自己沾满鲜血的双手,死命地抓住了眼前之人的一条腿。

  但最后,他还是因为失血过多,渐渐脱力,伸出的手瘫软落于地上,保持着那副丑陋而又狼狈的模样,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那人见刘强东没有了反应,俯下身,不紧不慢地捡起了掉落在他身边的某样东西之后,便转身离去,

  ——“哒、哒、哒……”

  诡异的脚步声不疾不徐,渐渐远去……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