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开心宝贝

207.6万浏览    22579参与
臭画画的泷鸽
根本就是不能播的东西【悲】

根本就是不能播的东西【悲】

根本就是不能播的东西【悲】

中二病娇烤鱼
第八季长大的花 有一说一比现在...

第八季长大的花

有一说一比现在画风的花还帅啊()

第八季长大的花

有一说一比现在画风的花还帅啊()

中二病娇烤鱼

是家里的团宠开

开因为性格原因经常被大家宠爱()

宅博士更是把他当小孩子看

老版的快乐之一就是这个吧,小😁被大家簇拥着,是无忧无虑的快乐小孩

是家里的团宠开

开因为性格原因经常被大家宠爱()

宅博士更是把他当小孩子看

老版的快乐之一就是这个吧,小😁被大家簇拥着,是无忧无虑的快乐小孩

尔非吾爱

断凯原著向《他这样的人》回归!

“3月21日,凯撒在和伽罗的战斗中不知所踪”

刀疤星的一家私人医院里多了一位阿德里星人


这是一个

反派x反派的故事


道上恶名远扬内里忠贞纯情的刀疤星顶级特务断

一生为权为强老奸巨猾的阿德里军长凯


杀手遇到政客


“只对你一人温柔。”

“余生再无所求。”


希望还有人看🌝🌝

“3月21日,凯撒在和伽罗的战斗中不知所踪”

刀疤星的一家私人医院里多了一位阿德里星人


这是一个

反派x反派的故事


道上恶名远扬内里忠贞纯情的刀疤星顶级特务断

一生为权为强老奸巨猾的阿德里军长凯


杀手遇到政客


“只对你一人温柔。”

“余生再无所求。”



希望还有人看🌝🌝

中二病娇烤鱼

摸鱼的开

最后两p是圣光普照?

第七季感觉经费好足()

摸鱼的开

最后两p是圣光普照?

第七季感觉经费好足()

中二病娇烤鱼

是谁还要博士抱抱啊()

原来是开心,那没事了

是谁还要博士抱抱啊()

原来是开心,那没事了

尔非吾爱

【断凯】(一)合作结束

3月21日

凯撒在和伽罗的战斗后不知所踪

刀疤星撤军,伤亡惨重

——————————————


“就你这样还想进骑士团?笑死人了!”

“你也就能欺负一下我们了! 你个小屁孩什么都不是! ”

“如果你不能变强,爸爸妈妈总有一天会像那些人一样死在你面前! ”

“只有你强大到无人能敌,我们才能放心……”


变强……

要变强……


“这么优秀的人,这么张扬的人……在床上一定也让人倾倒……”

“你父母在我手上,你自己决定。”

“攻下星星球也是个不错的交换条件……”

“凯撒!你为什么这么做!”

“凯撒——!”


好疼……


身...

3月21日

凯撒在和伽罗的战斗后不知所踪

刀疤星撤军,伤亡惨重

——————————————


“就你这样还想进骑士团?笑死人了!”

“你也就能欺负一下我们了! 你个小屁孩什么都不是! ”

“如果你不能变强,爸爸妈妈总有一天会像那些人一样死在你面前! ”

“只有你强大到无人能敌,我们才能放心……”


变强……

要变强……



“这么优秀的人,这么张扬的人……在床上一定也让人倾倒……”

“你父母在我手上,你自己决定。”

“攻下星星球也是个不错的交换条件……”

“凯撒!你为什么这么做!”

“凯撒——!”



好疼……


身体好像被撕裂一样……


被打败了吗……

反正爸妈也不在了……

就这样吧……


好累……


就这样……


睡过去……


也不错……



“再不醒……我就奸尸了……”



谁!


凯撒猛的睁开眼睛。


被窗帘挡的差不多的阳光依旧有些刺眼,不过凯撒很快就适应了。

然后就发现了天花板斜对角上的微型摄像头。


果然,很快就有医生进来给凯撒检查。


搞不清自己身在何处的凯撒顿时警惕起来,却发现自己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


“你们……是什么人……”

一出声,更是沙哑的厉害。


“我们是断刀流长官的部下,我们的任务是治好您,您大可放心。”

“请您先不要说话,发声会让您的胸腔振动而导致伤口撕裂。”


这是断刀流交代的,一定要表明身份和目的尽量降低对方的警惕,确保对方情绪稳定——对这个人了解的好像他才是正经大夫一样。



凯撒立刻开始思考断刀流的居心,应付那些医生的神经也没有松懈。

结果就是,能量不足,又晕了过去。



医生们立刻给他做完全身检查机体护理营养液配置整套流程,然后退出病房,恭恭敬敬站到一个男人面前。

“怎么样?”那人问。

眉眼阴翳,不怒自威。


“生命体征恢复正常,但是机体根基损毁严重,即便有足够时间,也恐怕难以恢复到全盛时期了。”


断刀流听着医生大气不敢出的汇报,眉头不由得蹙起。

“知道了,下去吧。”


一队医生立刻退走,背影仓皇地像被野兽追捕。


断刀流从不理会这些。

只是不知道那个要强的人知道这个消息之后是什么反应。





凯撒再次醒来已经是一周后,只觉得这一觉睡得天昏地暗。

能感觉到胸腔里的能量体断断续续地供给着身体活动需要的能量,表现在身体状况上就是,虚弱不堪。


凯撒刚勉强起身下床,病房就门开门关进来一个人。


“断刀流。”

凯撒站直身体,一头紫发倾泻而下,病号服在身上松松垮垮,衬的他更加消瘦。


断刀流站在门边忽然忘了自己想说什么。

跟记忆中的凯撒比起来,现在这样带着易碎感的凯撒美的惊心动魄。

让人忍不住想怜惜。


“是你救了我?”凯撒问。

断刀流回神,点头走过去。

“感觉怎么样?”

拇指指腹蹭过凯撒脸上黯淡的能量线,被凯撒偏头躲开。


凯撒只想和他拉开距离,虚弱的腿脚不受控制一般,一个重心不稳朝前倒去。

断刀流轻轻抬手就扶住了人。


轻的要命。

体温还偏低。


凯撒却排斥的很,狠狠挣开他。

“别碰我。”


断刀流收回手,站了两秒,转身去调室温。


“为什么救我?”凯撒坐在床边,体力已经有些不支了,“侵略失败,我们的合作到此结束。”


断刀流给他递了一杯水,然后坐在一边的椅子上。

“好歹合作一场,能帮则帮。”


凯撒更倾向于另一个理由。

“我的身体状况想必你比我更清楚。”

“嗯。”

“我已经没什么利用价值了。”

“嗯。”

“不必留我一个废人在这里。”

“不是。”


凯撒微微蹙眉。

断刀流认真看着他,又重复一遍:“不是废人。”


凯撒忽然有种被看穿的危机感。

“我竟还有自己都不知道的价值吗?”

凯撒气笑了。

“也罢,反正我现在毫无反抗之力。”


断刀流眉头狠狠一拧。

沉默片刻,断刀流起身一边往外走,一边嘱咐道:“别多想了。你好好休息。”


凯撒已经掀起被子躺回去了。





不欢而散。


断刀流靠在病房门外长叹一口气。

凯撒对他的误解让他伤脑筋的很。


但是就算真的说“我喜欢你所以才救你”这种话,估计也只会是被打出来的结果。


只能循序渐进了。



“长官!”一名守卫匆匆赶来,被断刀流一个手势勒令在原地。

“安静些。”断刀流从他身边走过,“出去说。”


“是……”守卫轻手轻脚跟上,“将军那边已经开始动手了。”

“这么快?总司令怎么说?”

“总司令请您不必担心,军中伤亡和亏损其实并没有完全休整。”


断刀流点点头。

“告诉弟兄们这几天把地盘都守严实点,私楼更要严加防范。”

“是!”

“还有……”断刀流抬头,看了看凯撒病房的那扇窗,“人跑了别追太紧,位置告诉我,我亲自处理。”

“是……是!”








饭饭爱吃饭

【伽小】至暗时刻02(长篇/正剧向)

【食用指南】:1、约7500字用伽罗视角复刻官方战传剧情,主要情节和官方一致,多增加了一些伽小的内容,以及有关阿德里的回忆,有细微改动

2、碎碎念:战神传说对剧情发展过于重要,所以即便和官方重复度较高,我也不得不写。为了这个特地又看了一遍战传,不得不说战传yyds!!

*有一定程度的暴力血腥描写

+++++++++++++++

(二)战神传说:其实我还有话,来不及对你说

伽罗被通缉了。

多星星球遭到刀疤星军的侵略,球长被人用暗箭射成重伤,所幸被星星球军队救下,才得以保住性命。那支用来暗杀多星星球球长的箭,上面一笔一划地刻着阿德里的符号,是阿德里上将的专用箭。

“喂,听说了吗,是阿...

【食用指南】:1、约7500字用伽罗视角复刻官方战传剧情,主要情节和官方一致,多增加了一些伽小的内容,以及有关阿德里的回忆,有细微改动

2、碎碎念:战神传说对剧情发展过于重要,所以即便和官方重复度较高,我也不得不写。为了这个特地又看了一遍战传,不得不说战传yyds!!

*有一定程度的暴力血腥描写

+++++++++++++++

(二)战神传说:其实我还有话,来不及对你说

伽罗被通缉了。

多星星球遭到刀疤星军的侵略,球长被人用暗箭射成重伤,所幸被星星球军队救下,才得以保住性命。那支用来暗杀多星星球球长的箭,上面一笔一划地刻着阿德里的符号,是阿德里上将的专用箭。

“喂,听说了吗,是阿德里星人为了复国,才勾结刀疤星人侵略多星星球的......”

“真是这样?那多星星球还真是可怜啊......”

“还是我们的球长好,似乎准备和多星星球结盟,帮他们一把呢......”

一时间,谣言四起,真假难辨。

伽罗,便是前阿德里星上将。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伽罗自然成为了最大的怀疑对象。一夜之间,伽罗从一个保卫星星球的英雄,沦为了通缉犯,他是战争狂人、是逃犯、是无恶不作的魔鬼,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大街小巷,贴满了对伽罗的通缉令,亮红色的“500000”字样,红得是那样刺眼,就像是刀子上滴下的鲜血。

来不及同小心和大家道别,伽罗孤身一人踏上了逃亡的旅程。

就在昨天,生活还是那样平淡却美好。星星球主城区新开了一家甜品店,正在做抽奖的活动。伽罗和小心碰巧路过,本只是想买杯饮料解渴,却意外得抽中了买一送一的奖券,花一杯的钱就喝到了两杯饮料,是甜甜的樱花草莓冰。

“今天的运气真好啊。”伽罗感叹说。

“以前我从未中过奖。”小心说,“和你第一次就抽到了。”

这段对话明明就发生在昨天,伽罗却感觉已是很久之前的事情,回忆起来是如此遥不可及。

伽罗决定从城市前往郊区,那里的监控系统相对薄弱,被发现的可能性也就小一点。一路上,他不得不全神贯注地飞速前进,躲开巡逻的警察和多管闲事的群众。一段时间后,他竟感觉有些体力不支,是老了么?

伽罗总觉得,自己的逃离是如此匆忙狼狈,他还有事情,来不及和小心交代。

以后会有机会的。伽罗暗暗地想。

 

本以为郊区相对安全,没想到,因为自己的一个疏忽,伽罗还是被警察看到了。

数十名警察将伽罗层层围住,数十把手枪齐刷刷地对着伽罗。伽罗环顾这些警察,里面似乎还有不少之前在任务中合作过的同事。只是此刻,这些警察的脸上都带着憎恶的表情,显得熟悉又陌生。

“伽罗,请和我们回去调查,别为难我们。”僵持一断时间后,一个小警察颤颤巍巍地说话了。

哪怕他的声音非常的弱小,甚至透露着强烈的恐惧,但从他说出这句话开始,伽罗便知道,这些人已不再站在他那一边了。

“我不想伤害你们。”伽罗转身准备离开。

一颗子弹从伽罗的耳旁呼啸而过,打在了身后的树上。有人动手了。

一群乌合之众!伽罗再也忍不了了,他握紧了拳头,对准一个警察打去......

这是报应,是活该,是罪有应得!怒火从伽罗的大脑熊熊燃烧,蔓延至他整个身体,不断灼烧着他的内心。昔日,他为了保护这个被他当作第二个家的星球,置生死于度外,不惜多次透支生命,到头来,竟是这样的结果!

“别伤人!”

听到少年的声音,伽罗吃了一惊,随即恢复了理智。平时的小心总是格外冷静,但此时,他低哑的声音中却多了一丝慌乱。

“跟我回去。”小心说。

“这事和阿德里人有关,我要亲自去调查。”伽罗回答。

“那我只好动手了!”小心低下头,转而向自己冲来。

连你也......不相信我了吗......

那一瞬间,伽罗第一次体会到了何为绝望。

然而,虽然小心的表情是恶狠狠的,打在自己身上的拳头却软绵绵的,像小猫在和自己的主人闹着玩似的。

伽罗顿时明白了。

他也佯装回应小心的攻击,恶狠狠又软绵绵地打在小心身上。

突然,小心拉住伽罗的手腕,一把把他拉到身边。

“七天后结盟,查完真相赶紧回来。”小心用只有伽罗听得见的声音说。

伽罗一把将小心推开,小心重重得摔在了地上。

伽罗头也不回地向着多星星球飞去。

等我回来。伽罗在心里说。

等我回来,我们再去一趟那家甜品店,其实樱花草莓冰的味道,真的不错。

 

几千艘刀疤星军的飞船层层包围着多星星球,里面却无一例外的空无一人,这场景还真是壮观。

伽罗知道自己中计了。

“好久不见了,伽罗。”

令伽罗憎恨不已的声音从前方传来。几年前,就是这个声音的主人背叛了自己的祖国,勾结刀疤星军毁灭了阿德里星,让阿德里人世世代代赖以生存的家园化为灰烬。

“凯撒,你这个叛徒。”伽罗的脸色阴沉下来,眼神中燃烧着熊熊的怒火。

“哎呀,你现在的脸色可真难看啊。”凯撒狂妄地干笑了几声,“不过,既然来了,你也别想走了。”

说罢,凯撒的巨型紫色背翼在瞬间伸展开来,足足有几十米长。没等伽罗反应过来,自己已被蕴含巨大能量的背影紧紧包裹住,仿佛全身的骨头都要被夹碎一般,任凭伽罗百般反抗,也无法动弹。

“阿德里星人是通过燃烧生命,换取力量的。”凯撒还在不断收紧背翼,如同在欣赏马戏团杂耍,兴奋地欣赏着伽罗扭曲的表情,“这些年你已多次透支战斗,现在的身体机能已严重退化。换句话说,你已经老了!”

“就算我耗尽生命,你也休想得逞!”伽罗愤怒地吼叫着,爆发出大量能量,一瞬间耀眼的蓝光便照亮了漆黑的天空,使所有星星都黯淡失色。

凯撒被突如其来的强大能量吓了一跳,但马上他就看到了伽罗眼角裂开的数道皱纹,这使三十出头的他看上去像个饱经风霜的老人。呵!这家伙分明已经无计可施了,现在只是在垂死挣扎罢了!凯撒冷笑一声,背翼散发出更加强大的暗紫色光线。伴随着伽罗痛苦的呐喊,紫光将蓝光不断压制,将其吞噬在了茫茫的宇宙之中。

伽罗不动了。

他深深地昏迷了过去,陷入了无限循环的噩梦之中。在梦里,他先是回到了十年前阿德里的一场庆功宴上,凯撒和阿卡斯坐在他的两侧,三人一起有说有笑,品尝着桌上数不尽的美酒和佳肴,每个人都是那么的欢乐。后来,凯撒突然站了起来,抄起桌上切烤肉的刀,对着阿卡斯的心脏刺去,阿卡斯就这样在自己的面前倒下了。伽罗想做些什么,但在梦里无论如何他都无法行动,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阿卡斯在地上不断地抽搐。接着,不知何时小心出现了,他同样被凯撒刺倒在地上,凯撒在他身上接连捅了几十刀,鲜血喷溅的到处都是,染红了洁白的桌布和地毯。开心、花心、甜心、粗心、宅博士......他们一个个面带笑容地走进庆功宴的会场,又一个个地被凯撒残忍地杀死。整个会场充斥着令人作呕的血腥味,内脏散落的到处都是。凯撒疯狂地笑着,仿佛一个拿到心爱玩具的三岁孩子。梦的最后,凯撒朝自己走来,伽罗以为他也会将自己杀死,但凯撒只是在他身边坐下,若无其事地邀请他继续享用这顿晚饭......

“不!!!!”伽罗喘着粗气从梦中惊醒,后背的衣服已完全被汗水浸湿。

伽罗环顾四周,自己正处在一个封闭的小房间里,手脚都被铁链死死束缚住,整个人呈“大”字型被悬挂在空中。伽罗试图用能量震开四肢上的枷锁,却发现在这个房间中超能力根本无法施展。过多的挣扎让伽罗疲惫不已,手腕和脚腕上都被铁链勒出了一圈圈的血印。

既然刀疤星人侵略多星星球只是个幌子,那刀疤星军和凯撒的真正目的,想必就是星星球了。明日在星星球和多星星球的结盟大典上,蓝光防御系统即将开启,无数“多星星球”的飞船即将驶入星星球。现在,时间紧迫,星星球危在旦夕。

我一定,会赶在噩梦来临之前逃出去。

 

当伽罗千方百计逃出刀疤军基地,驾驶偷来的飞船回到星星球时,这个曾经美丽繁华的星球已变得千疮百孔,面目全非。

伽罗穿梭在破败的楼宇之间,许多房屋都已濒临倒塌的边缘,从玻璃窗内冒出滚滚黑烟。在他的头顶,密密麻麻地分布着刀疤星军队的飞船,他们似乎已杀红了眼,正无差别地向星星球的建筑物和平民轰击。伽罗听见四周不断传来难民的阵阵惨叫,有的人失去了安定的住所,有的人则和血浓于水的至亲被迫离别。突然间,伽罗身边的难民中冲出一个人,他高举着星星球球旗高喊胜利,可转眼间就被刀疤军的炮弹射得血肉模糊,他缓缓地倒下,只是那双沾满鲜血的双手还紧紧握着那面旗子,仿佛在维护最后的尊严......

眼前的场景,伽罗再熟悉不过了。五年前,在那个他不愿过多回想的黑暗日子,阿德里的上空也布满了刀疤星军的飞船,即便伽罗和战友们浴血苦战,燃烧生命试图保卫自己热爱的土地,但是面对刀疤军有备而来的全面进攻,他们又是多么渺小,多么无能为力。最后,十三人组成的小队仅剩伽罗一人,他早已身负重伤,再也无法举起手臂挥舞刀枪,他只能绝望地跪坐在地上,望着仰慕他的人民接连不断地死去,望着他所熟悉的一切被残忍地剥夺,望着这个星球在一步步地走向灭亡。

“战神上将,上来吧。”一个医务兵对伽罗说,“已经没有用了。”

紧接着,伽罗就被抬上了名为“希望号”的飞船,这艘飞船将载着无数阿德里难民飞往茫茫宇宙,寻找新的庇护所。他被立刻送进了飞船的急救室,进行缝合伤口和固定骨头的手术。两个小时候,当他再次被抬出急救室,送往病房的途中,透过飞船的舷窗,伽罗看到了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场景。

他的阿德里,在他的注视下爆炸了。一瞬间,巨大冲击波席卷了飞船,船体发生了强烈的颠簸,高温度热浪袭来,让伽罗的床板都开始发烫。那一刻,阿德里在火的海洋中化为了虚无。

伽罗有关最后的阿德里的记忆是如此的清晰,以至于竟然和眼前的景象发生了重合,让他一时间恍惚了起来,仿佛回到了那个昏天暗地的日子。

这次,无论如何,他不能再袖手旁观。

    

小心勉强地抵御着凯撒疯狂的进攻,已逐渐体力不支。凯撒是如此的阴险狡诈,用毒镖射中了开心等人,让他们的战力大大削弱,无法同往常一样尽全力作战。眼下,开心等人忙于应对刀疤星军的飞船,凯撒这边交由小心孤军奋战。毒镖的毒性正随着小心的神经不断蔓延,让他感到头晕眼花,手脚都使不上力气。

“哈哈,真没想到。上将特别在意的人,竟然是个小朋友啊。”凯撒戏谑地笑着,游刃有余地将小心步步逼退,时不时在小心身上留下几道刀伤,确保他在意识清醒的情况下,感受到撕心裂肺的痛苦,“不过,既然是他在意的东西,那就只好毁掉了。”

“是你陷害伽罗!”小心不顾一切地向凯撒冲去,却被凯撒的背翼一巴掌拍在脸上,整个人向后翻出几十米远,脸向下狠狠摔在地上。

小心仰起头,血从头顶的伤口中流下,渗进了他的眼睛中,使他有些看不清了。

“小朋友,对不起了......”凯撒伸长背翼,猛得向小心砸去。

一抹蓝色的身影挡在了小心身前,随即爆发出了炫目的蓝色光芒,将凯撒的背翼阻挡在外,凯撒被推进了远处的废墟中,被石块压住,一时无法挣脱。

“伽罗!”看到挂念了几天的人出现在眼前,小心不由得一阵激动,他胡乱地抹去了眼睛里的血水,伸手想触碰伽罗的肩膀。

伸出的手在半空中停住了。伽罗转过头,微笑着看着小心,皱纹和烧伤像虫子一般爬满了他的脸庞,简直难以想象这竟然是人的容颜。只是那双水蓝色的眼睛依旧炯炯有神,闪耀着坚定的光芒。

“伽罗......”小心的眼睛又一次模糊了。

“没关系,人总是会老的。”伽罗温柔地笑了。他把小心从地上拉了起来,少年的身体遍布着或深或浅的刀伤,伤口翻出白花花的脂肪,上面有鲜血不断溢出。小心的头发也被血污浸湿了,脏脏的拧成一团,血迹像蜘蛛网一样布满他苍白稚嫩的脸,让伽罗感到揪心的疼。

还是来晚了。不过,还不算太晚。

伽罗和凯撒之间的仇恨,注定是今生今世的孽缘。今天,他下定决心要做个了断。不仅仅是为了自己,也是为了星星球,更是为了阿德里那片永远消失的净土。

想到这里,伽罗一把将小心抱住。突如其来的拥抱让小心吃了一惊,但随即他就也用双手紧紧抓住了伽罗的衣服,似乎这样就样就能填满咕嘟咕嘟腐烂的伤痕,挽留住伽罗不断消逝的生命。伽罗把头深深埋在小心的颈窝里,仿佛是在汲取力量一般,竭尽全力想要记住少年的气息,让他有勇气去背负所有的痛苦与悲伤,倾尽所有力挽狂澜。

“这是我们最后一次并肩作战。”

“让我最后一次变为你的武器吧。”

不等小心回应,伽罗已化为蓝色双翼附在了小心的肩上。他知道,他这是在强迫小心答应,即便少年的眼中充满了震惊和不舍。

之前,在执行任务的时候,伽罗也经常变成小心的背上的飞行器,从此,小心便能够在天空肆意地飞翔。以前,小心总觉得伽罗是那样轻,背在身上几乎没有什么重量。现在,他却感觉肩膀沉甸甸的,像承载着一整个世界。

凯撒追了上来,他的背翼在空中张牙舞爪,像两头紫色的猛兽气势汹汹。小心站了起来,这次,他不会再害怕,因为他的身上已镀上了战神的荣光。

紫焰和蓝焰发生了剧烈的碰撞,刺眼的白光照亮了战火弥漫的天空,绚烂得宛若神迹。

“快看!是神降临了!”难民中有人欢呼,“是神明来拯救星星球了!”

小心背着伽罗不断向凯撒进攻,快速的出拳让凯撒根本没有反应的机会,只能勉强抵御着连连后退。凯撒发现,少年的眼神和方才判若两人,透露着犀利的锋芒。

这种眼神......饱经世故的凯撒瞬间就明白了。

“可笑!”凯撒爆发出一阵大笑,“你们两个,简直是荒唐!”

他将全部能量传送至背翼,将翅膀变成两只巨大的魔爪,想将小心和伽罗一并合拢在内,将他们磨成粉末。

“小心分身!”令凯撒没想到的是,小心竟然在魔爪触碰到自己之前瞬移了,他出现在了凯撒的头顶上方,对着凯撒的头顶狠狠踢了下去。

突然其来的袭击让凯撒措手不及,但也让伽罗和小心分离了,伽罗正在百米高空以高速向下坠落。凯撒强忍着疼痛,径直向伽罗飞去,一把掐住伽罗的脖子,将他摔在地上,地面立马因为撞击出现了一个大坑。

“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凯撒俯视着跪在面前的伽罗,仿佛凝视脚下的蝼蚁,“一个上将为了这星球的废物,沦落到这个地步。你这样做值得吗?”

凯撒第一次看见伽罗,是在阿德里军校的一次课堂展示上。那时凯撒还没有升为军长,只是个普通军官。伽罗双手持刀和阿卡斯进行对抗演习,两个人打得难舍难分,直到教官喊停才收手,两个人的脸上还全是意犹未尽的表情。伽罗一头蓝色的长发是如此显眼,眼神是如此意气奋发,一下子引起了凯撒的注意。那次课堂展示结束后,凯撒叮嘱伽罗的教官,一定要重点培养伽罗,他将来必会有所作为。

很难想象,眼前这个苟延残喘、狼狈不堪的人,竟然就是当年凯撒一眼看中的少年。哼,凯撒叹了口气,伽罗身手倒是不错,可惜是个死脑筋,一手好牌打得稀烂。

“你这种人是不会明白的。”伽罗抹去了嘴角淌下的鲜血,想要站起来,却被凯撒一脚踩在地上。

“看来到死你都不会醒悟!”凯撒的脚在伽罗脸上不断践踏,在后者的脸上留下好几个黑炭般的鞋印,凯撒似乎还不够尽兴,他掐住伽罗的脖子,把他高举起来,像对付死物一般甩来甩去,这让伽罗不断发出痛苦的喘息。

正当伽罗快要失去意识之时,凯撒的手突然松开了。小心出现在了凯撒的背后,杀意在他的眼神中弥漫,散发着冰冷的光。

“小心超人!”伽罗顾不上身上伤口撕裂般的疼痛,用尽全身力气钳住了凯撒的胳膊,这让凯撒一时间乱了阵脚。小心瞬间变为三人,分别拖住了凯撒的四肢。伽罗举起右手的蓝刃,一刀斩断了凯撒装载能量的背翼。

失去背翼的凯撒变得脆弱不堪,他面目扭曲得宛若魔鬼,在地上如蛆虫般地爬行,似乎以为只要爬离伽罗的视线,就能免于一死。

一道蓝光闪过,凯撒在地上抽搐了几下,终于不动了。

伽罗的夙愿了结了。

一瞬间,伽罗突然觉得一切变得如此不真切。他仿佛挥舞着手中的刀刃,一刀刀切断了自己和阿德里的联系。那个他曾经唯命是听的军长,现在就倒在自己脚下,永远地死去了。

 

灾难,远远没有结束。

随着蓝光防御系统的开启,更多的刀疤星军舰涌入星星球的天空,如潮水般源源不断。更糟糕的是,由于先前被凯撒的毒镖击中,毒性已蔓延至超人们的全身,令他们丧失了作战能力。

伽罗放眼向四周望去,看到破败的墙上贴满了对自己的通缉令。在他的身边,不断传来难民哭泣的声音,这些先前扬言要抓捕自己的人,现在正卑微地祈祷能有奇迹发生,能有神明降临。

可是,这世间哪有什么鬼神?无非是骗人的笑话。

伽罗突然觉得,其实在阿德里死去的那一刻,他就已经真正死去了。现在留在世间的,只不过是这具已经老化的躯体。当然,这具躯体也不是毫无用处,如果将它舍弃,或许可以净化这个硝烟弥漫的世界。只可惜,这具躯体的心脏还会跳动,因此他还有无法释怀的东西——

他将头顶的护目镜摘下,塞到小心的手里。

“星星球是我的第二个家。”伽罗说,“最后我想做点贡献。”

伽罗转头离去。小心跪倒在地上,毒已深入他的身体,他再也没有力气阻拦伽罗了。

伽罗将体内所有的能量都释放了出来,熊熊的蓝色火焰将他的全身包裹,让他看上去像天使一般。随着能量的快速损耗,伽罗的身体也正在以难以想象的速度迅速老化,他的皮肤正一寸一寸地脱落,又在蓝色的火焰中烧成灰烬。

“小心超人。”

其实我还有话,来不及对你说——

但是,也没有机会说了。伽罗想,自己已是个将死之人,如果现在说出来,只会让小心的余生徒增痛苦。于是,他说:

“遇见你,是我最开心的事情。”

我爱你。

 

伽罗冲上了天空,冲出了星星球的引力,来到漆黑的宇宙之中。

此刻,星星球在伽罗的脚下,一切都是那么的渺小。但是伽罗知道,此时在星星球上,一定有一双眼睛正在注视着自己,而他也注视着星星球上的那双眼睛。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讲,他们始终四目相对。

伽罗最后一遍凝望这个世界,此刻他的感官都无比灵敏,每一艘飞船每一颗星每一缕细小的声音,都显得极为真实,这让他真切地感到自己确实还活着,自己胸膛里的核心确实还在跳动。

他强忍着剧痛,撕开了自己的胸膛,将核心掏了出来。蓝色的正方体闪烁着不断跳动的光芒,仿佛宣誓着生命最后的倔强。

现在,伽罗已经感觉不到痛了。随着核心的取出,他的身体正在逐渐麻痹,痛觉正在逐渐消失。原来死亡的感觉,并没有想象中的痛苦。

一时间,伽罗仿佛想到了很多场景,有他第一次和小心相遇,互为敌人打斗的场景;有他和小心并肩作战,化为小心手中刀刃的场景;有某一年的冬天,他在宅博士家第一次吃到了火锅,小心的脸被火锅的热气蒸得通红......

这些回忆都在不断变得模糊,不断离伽罗远去。最后,伽罗的脑海中只剩下了买一送一的樱花草莓冰。

“再见了。”他对这个世界说道。

核心从伽罗的手中抛出。刹那间,巨大的能量在空中释放,使所有刀疤星的军舰都在一瞬间气化,变为虚无。

伽罗也消失了,但同时他又变得无处不在。因为他化作了点点蓝色的星光,洒满了星星球的每个角落。

人们欢呼起来,他们庆幸这场闹剧最终以一个外乡人的牺牲收场。明天,星星球的太阳还会照常升起,日日复日日,年年复年年。

人群中有一个伤痕累累的少年,双手捧着一副墨镜,跪坐在地上嚎啕大哭。他哭得是如此伤心欲绝,以至于整个人都止不住的颤抖,仿佛下一秒就要晕厥一般。然而,他的哭声很快就被人们的欢呼声所掩盖了,人们唱着歌从他的身边经过,仿佛他是不识时务的小丑,在喜剧电影里表演一个人的悲剧。

少年的眼泪流干了,他一下子倒在地上,手里紧紧攥着那副墨镜,仿佛握紧了一颗停止跳动的心脏。

他紧紧地握着,因为他深知这副墨镜并不属于自己,既然是借的,便存在归还的那一天。

 

+++++++++++++++

【预告】1、接下来近期会更新两篇:伽罗不在的那些天(日常版),以及伽罗不在的那些天(车车版)。第二篇大概是小心单人涩文嘿嘿嘿(我的私心啊啊啊)但是两篇都会有些刀哦

2、从战归之后不会再按照官方剧情走,会一整个大不一样。我要写我心目中的伽小(大声)如果喜欢我的文风还请期待一下w


阿白芝

我不是黑粉,但是小心超人頭上像不像戴着內褲?

你看到了就回不去了(〃'▽'〃) 

P.2有畫


我不是黑粉,但是小心超人頭上像不像戴着內褲?

你看到了就回不去了(〃'▽'〃) 

P.2有畫


不响丸辣!

为什么会他妈的这么像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为什么会他妈的这么像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抹茶拿铁慕斯

软件:捏脸研究所


【偷偷约会的小情侣被发现了~】

“[?!]花心超人!等……不行……”

“[被推开]嗯?为什么?讨厌我?”

“[小声]不是的……有人在(屏幕前)看着呢……还偷拍……”

— — — — — — — — — —

“[看]啧……看什么看!!!”

“[打掉]走开!别拍了!!(打扰到本主角了)”

— — — — — — — — — —

“[笑]这下不就没人了嘛~”

“…嗯……(/////...

软件:捏脸研究所


【偷偷约会的小情侣被发现了~】

“[?!]花心超人!等……不行……”

“[被推开]嗯?为什么?讨厌我?”

“[小声]不是的……有人在(屏幕前)看着呢……还偷拍……”

— — — — — — — — — —

“[看]啧……看什么看!!!”

“[打掉]走开!别拍了!!(打扰到本主角了)”

— — — — — — — — — —

“[笑]这下不就没人了嘛~”

“…嗯……(////////)”

❤ (ɔˆз(ˆ⌣ˆc)

Yolo

甜心好漂亮哦,最后赠送上一张宅家小天使们的合照

甜心好漂亮哦,最后赠送上一张宅家小天使们的合照

大不了孤单

第七章、理解

          离小心被处死还有20小时

      某山洞: “将军,超人们万一找到这里怎么办啊?”小小怪        “不可能,他们现在的注意力肯定在那个蟾蜍怪变得假小心身上。一定会想尽办法救他的,但是只要他们一靠近他就会被我们团团围住。所以这次不管怎样超人们都死定了!”大大怪自信道     ......


          离小心被处死还有20小时

      某山洞: “将军,超人们万一找到这里怎么办啊?”小小怪        “不可能,他们现在的注意力肯定在那个蟾蜍怪变得假小心身上。一定会想尽办法救他的,但是只要他们一靠近他就会被我们团团围住。所以这次不管怎样超人们都死定了!”大大怪自信道           “哈哈哈哈,将军英明!这次超人们绝对跑不了了。我们可以领奖金了!”小小怪附和道          “对了,将军。我们要不要给小心超人一些能源啊,我看他快不行了。”           “也好,毕竟计划不能少他啊,去给他两瓶汽油吧。”        “是,将军!” 

            离规定时间还有18小时

      宅家: “我们要去救小心超人!”众超人道        “等等,你们这个样子就算是去了也是送死!我也想救小心超人,但必须有策略。我们先想想对策在去救小心超人。我绝对不会让你们送死的!”博士

       “绝对不让你们得逞!”洞中的小心一边喝汽油一边决心道 喝完后他起身查看束缚自己的合金刚链,这链条十分坚固,不管自己用什么方法都没有办法把它破坏。而且就算能破坏它,还有比这更坚固的牢门挡在他面前。但是如果那样的话……

           离规定时间还有10小时

         “这样,这样,再这样。大家都明白了吗?”博士        “明白!”       “好,按计划行事。” “开甜花粗心超人变身!” “开甜花粗心机车侠!”四道光飞向城市中心。

         离规定时间还有5小时 

         啪,小心终于打开了那坚固的链条。 他来不及休息就汇聚能量使出激光打在牢门上。       “什么声音?”看守小心的灰心兵应声来到牢门前却发现里面空无一人,于是便打开门进去查看。突然,他感觉身后发凉,接着就晕了过去。 原来小心刚刚一直躲在屋顶,见到那士兵进来便跳下把他打晕。但是这也让他的腿上的伤口裂开了,不断有血液从里渗出。可他顾不了这么多,捂着腿一瘸一拐的走了出去……

         离规定时间还有1小时

         “没想到你们这么准时,怎么样,做出决定了吗?”大大怪道         “当然,我们要打败你!”   “哦?那你们想让小心超人死吗?”大大怪说着把炮对准假小心。         “你有本事就开炮啊。”花心 “哼,你以为我不敢啊。我是不想让你们后悔罢了。”             “哦,是吗,那你就开炮啊。”甜心 “哼,不能开炮打蟾蜍怪。难道他们发现什么了?不可能!” 大大怪想道        “那,是怪兽!”小心叫道


车尔尼雪夫斯基
Yaho~ —— 这两位大概率...

Yaho~

——

这两位大概率今晚会出现在我关注列表某个老师的床上(?

我有4个多月没画女孩子了  这次画得真爽 欧耶 我活了

Yaho~

——

这两位大概率今晚会出现在我关注列表某个老师的床上(?

我有4个多月没画女孩子了  这次画得真爽 欧耶 我活了

中二病娇烤鱼

s7我要妈妈的一些,五人(?)哭哭图()

附赠俩宅博士和开的互动

s7我要妈妈的一些,五人(?)哭哭图()

附赠俩宅博士和开的互动

中二病娇烤鱼

前几p出自同一集()

开心因为乐乐没坚守约定哭哭了()

还放狠话(不是)咱就是说很可爱

前几p出自同一集()

开心因为乐乐没坚守约定哭哭了()

还放狠话(不是)咱就是说很可爱

中二病娇烤鱼

后面表情丰富了许多()截屏的手颤抖的心

S7我要妈妈那集的开简直了,哭的时候我心都软了

后面表情丰富了许多()截屏的手颤抖的心

S7我要妈妈那集的开简直了,哭的时候我心都软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