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开心超人联盟

1468.6万浏览    45535参与
林鱼鱼鱼鱼鱼
大型滤镜救命现场 (什么我两个...

大型滤镜救命现场

(什么我两个月没更新了??

大型滤镜救命现场

(什么我两个月没更新了??

青木不是绿

p1小心,p2伽罗。


画了差不多十几天,我报废了……模板在p3p4。伽罗手套我简化了(因为不会),手那边不知道怎么搞了(菜鸡)

有一说一,小心的手套好涩,官方好会!

p1小心,p2伽罗。


画了差不多十几天,我报废了……模板在p3p4。伽罗手套我简化了(因为不会),手那边不知道怎么搞了(菜鸡)

有一说一,小心的手套好涩,官方好会!

黎明碎星
《那些年官方出现的纰漏》 小心...

《那些年官方出现的纰漏》

小心你已经不需要伽牌飞行器了是吗?人体漂浮术?

《那些年官方出现的纰漏》

小心你已经不需要伽牌飞行器了是吗?人体漂浮术?

我就是尼尼呀

虽然但是。。。。好奇怪,再看一眼

虽然但是。。。。好奇怪,再看一眼

封修
《觉醒》 伽罗从未见过父亲,只...

《觉醒》


伽罗从未见过父亲,只是母亲总看着花园里的花发呆。那并不是什么名贵的花种,只是阿德里普通的野花,春天时会开很小的蓝色与粉色花朵。


伽罗小时候总有叔叔拜访,说着伽罗听不懂的话,不过现在伽罗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他们了。十五岁的伽罗和所有普通的孩子一样,每天都在为写作业头疼,只是他偶尔会做梦,那些沾染着火焰与血,死亡与离别的梦境,那些他张开双臂去守护也无能为力的故事,那些徒劳无功燃尽自己的守护。


但他从来不敢跟母亲说,因为母亲每次看到社会上谁牺牲的信息,总会第一时间换台。


母亲不喜欢英雄,也厌恶着死亡。


于是伽罗每天醒来都整理好自己,若无其事的去上学,可是今天,当他...

《觉醒》


伽罗从未见过父亲,只是母亲总看着花园里的花发呆。那并不是什么名贵的花种,只是阿德里普通的野花,春天时会开很小的蓝色与粉色花朵。


伽罗小时候总有叔叔拜访,说着伽罗听不懂的话,不过现在伽罗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他们了。十五岁的伽罗和所有普通的孩子一样,每天都在为写作业头疼,只是他偶尔会做梦,那些沾染着火焰与血,死亡与离别的梦境,那些他张开双臂去守护也无能为力的故事,那些徒劳无功燃尽自己的守护。


但他从来不敢跟母亲说,因为母亲每次看到社会上谁牺牲的信息,总会第一时间换台。


母亲不喜欢英雄,也厌恶着死亡。


于是伽罗每天醒来都整理好自己,若无其事的去上学,可是今天,当他站在镜子前,惊讶的发现自己身上出现的能量纹路。


他熟悉它们,这是属于梦中英雄的力量。

一份兔司

💀💙

进行一个造谣 起因是p3(反正都是外敷 随便了

💀💙

进行一个造谣 起因是p3(反正都是外敷 随便了

甸伊说这个果冻不太好吃
〔雨中的你现在在想什么呢〕 是...

〔雨中的你现在在想什么呢〕

是在想今晚吃什么吗(什

给大家看一下我的弱智儿童水彩画

另外,不要在意旁边的小蓝花()

对对对,

我喜欢听着一些猛烈的歌画可爱的画

〔雨中的你现在在想什么呢〕

是在想今晚吃什么吗(什

给大家看一下我的弱智儿童水彩画

另外,不要在意旁边的小蓝花()

对对对,

我喜欢听着一些猛烈的歌画可爱的画

underimagine

【开心超人联盟/花小】焦虑

*非原著向,校园pa。花小分在一个寝室。

*高三时候囤积的文。写于2020年年底。

*字数1k7。


    “老师来过了吗?”

    小心低头看见底下花心的床位那边散射着遮遮掩掩的白光,在夜色里心虚地时隐时现。他支楞起身子往门外望去,裹在黑色羽绒服里的生活老师正从他们门口经过,往走廊另一边走去。墙上绿光闪烁的“安全通道”标志在黑暗里犹为诡异。

    “刚走过去。”小心翻过身拢紧被子,大睁着眼睛毫无睡意。他轻声提醒花心:“早点睡。”...


*非原著向,校园pa。花小分在一个寝室。

*高三时候囤积的文。写于2020年年底。

*字数1k7。


    “老师来过了吗?”

    小心低头看见底下花心的床位那边散射着遮遮掩掩的白光,在夜色里心虚地时隐时现。他支楞起身子往门外望去,裹在黑色羽绒服里的生活老师正从他们门口经过,往走廊另一边走去。墙上绿光闪烁的“安全通道”标志在黑暗里犹为诡异。

    “刚走过去。”小心翻过身拢紧被子,大睁着眼睛毫无睡意。他轻声提醒花心:“早点睡。”

    那边的光犹豫地滞了一下,小心听见花心漫不经心地嘀咕:“你不也还醒着。”

    小心并不言语。惨白的天花板面无表情地与他对视着,一点微光从窗帘处渗透进来,漫过整个寝室。困意迟迟不来。

    音乐到了结束的尾声,花心取下耳机,摁灭了手机屏幕。上铺那家伙已经在他头上翻了无数回身,花心没好气地压低声音抱怨:“你小子干嘛呢?”

    “……睡不着。”上边传来的声音听上去闷闷的。

    花心坐起身,瞄到了桌子上的魔方。他抓起它往上一丟:“接住啊。”

    魔方安稳地降落在床铺上。小心摸到它,借着窗外微弱的光芒端详了一阵魔方的六面,然后手缩进被窝盲拧。魔方的核心轴开始有秩序地转动起来,发出细密的声响。

    咔嚓、咔嚓。

    “你今天怎么睡不着?”花心重新躺下,仰面盯着上铺的床板,像是在自言自语。“平常你不都睡得挺早嘛。”

    咔嚓、咔嚓。

    “哎,我刚刚在网上看到一个笑话……”

    咔嚓、咔嚓。

    “你觉不觉得李门老师今天像是喝了酒?脸那么红,还讲错了题……”

    咔嚓、咔嚓。

    “喂,我说——”

    花心突然警觉地噤了声,魔方的转动声也默契地一同停止。来查寝的生活老师没有发觉任何异样,关上门后便径自离开了。

    寝室陷入一阵寂静。

    许久以后,魔方的声音才重新悉悉索索地响起。花心索性坐起身来试探地敲了敲上铺的床板,嚷道:“我说你这家伙,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啊?”

    咔嚓、咚。

    小心叹着气把还原好的魔方搁在枕头旁。“我没事。你先睡吧。”

    “既然你睡不着,那陪我聊会天呗。”

    此话一出,花心大概都能想象到顶上那小子脸上无可奈何的表情了。

    “你说,我听着。”小心干巴巴地回复他。

    “那多没意思。”

    “……”

    “那你倒是说说,你今晚这是怎么着了?”花心忍不住问。

    “失眠。”小心答得很干脆。

    “……”

    “你也睡不着。”

    “我?我老熬夜人了,你又不是不知道。不到凌晨两点根本睡不着。”

    一段沉默后,花心突然没头没尾地来了这么一句:“我说,你是不是在焦虑啊?”

    小心咬着嘴唇不答话,默默地又翻了一个身背对墙壁。

    花心看出了关键。“那这样吧,我们来聊聊毕业后想干的事。”不等对方回应,他便自顾自地开始说了起来。“等熬过了高考,我得先花几天狠狠睡它一觉。”

    小心默默点头,随后才意识到对方其实看不见自己的动作。

    “那你呢?”

    “想去旅游。自己一个人。”

    “啊?”惊讶过后,花心没有恶意地调侃起对方。“你确定凭你那方向感,是真的去旅游,不是给人贩子送人头?”

    “总不能局限在一个地方。”小心难得没回怼过去。这句缺少主语的话不知道是说给谁听的。花心撇撇嘴,换了个舒服的姿势躺着,手臂枕在脑袋下。

    “你还有其它想做的事吗。”小心问。

    “我也就这点志向,咋了?”

    “你不是一直想当个明星吗。”

    “想归想,能不能就是另一码事了。”

    “你不自信?”尾音上扬的反问语气。真是难得,花心想。

    “也不是。未来的事,谁也说不准。”

    花心有些烦躁地抓挠起头发。说那小子,他自己又何尝不焦虑。刚刚他玩了老半天手机,除了几个搞笑段子,其他什么都看不进去。

    他在黑暗里摸索着坐起身,抱着膝盖发呆。小心的话轻飘飘地从上面落到他耳边:“想这些多累,早点睡了吧。”

    咔嚓、咔嚓。

    于是花心把被子蒙过脑袋,没有睡意,就默念“氢氦锂铍硼碳氮氧氟氖”。这招比数羊管用,不一会儿花心的眼皮就开始打架,无数画面在他脑海里千回百转。他好像看见李门老师摇摇晃晃地站在讲台上把题讲错的窘态,又好像有了上帝视角看见上铺的小心认真拧魔方的样子。他几乎就要栽进梦里时,魔方的声音停止了。小心踩着梯子悄悄下来了。

    花心勉强睁开眼,嘟囔道:“你干嘛去……?”

    “看星星。”

    小心径自走向通往阳台的门,拉开了门外城市尚存余息的喧哗。他走了出去,门合上,一切重归隐秘。

    寝室里的花心终于陷入了昏沉的睡眠。阳台上,小心把窗户开到最大,昏黄的路灯装饰着空无一人的城市街道,一股寒风窜进屋内,撞了他满怀。小心一语不发地抬起头,被撕碎的云朵铺满了墨蓝色的夜空。目光所至,只有几点星光还倔强地在远方的天空闪耀。

    夜已深。

    

    【END】


#一些碎碎念#


*高三时候为排解情绪囤积了一堆文(每天回寝室就趴在床上写,不务正业属于是)。当时的焦虑现在想来……真的其实也就那么一回事,没啥大不了。跨过这道坎,一切风轻云淡。


*预祝2022年高考考生金榜题名,马到成功。


*感谢看到此处的你。

小紫薯

巧克力再甜也没你甜(花粗)

ooc归我,人物归官方,我幼儿园文笔请注意,昨天晚上睡觉时想出来的灵感,又又是小短文

一般来说粗心之前都是很喜欢吃波板糖来着,但今天家里并没有波板糖

一只小手打开了冰箱的大门,里面的寒气开始散发出来,如同微微寒风般的吹到这位蓝色衣服少年的脸上

这位少年盯着冰箱里面的东西左看看右看看,就是为了能找到点吃的,一个包装盒吸引了少年的目光,他把包装盒拿在了手上并关上了冰箱

手里这份还残留着部分冰冷的包装盒握在手中还是有些发凉,如果是夏天这样拿到不会怎样,但现在的天气是冬天但也不算是冬天

粗心找到了平时坐的地方坐了下来,不远处沙发那边坐着的是绿色衣服的少年名叫花心超人,而其他人都有事离开了(咳...

ooc归我,人物归官方,我幼儿园文笔请注意,昨天晚上睡觉时想出来的灵感,又又是小短文

一般来说粗心之前都是很喜欢吃波板糖来着,但今天家里并没有波板糖

一只小手打开了冰箱的大门,里面的寒气开始散发出来,如同微微寒风般的吹到这位蓝色衣服少年的脸上

这位少年盯着冰箱里面的东西左看看右看看,就是为了能找到点吃的,一个包装盒吸引了少年的目光,他把包装盒拿在了手上并关上了冰箱

手里这份还残留着部分冰冷的包装盒握在手中还是有些发凉,如果是夏天这样拿到不会怎样,但现在的天气是冬天但也不算是冬天

粗心找到了平时坐的地方坐了下来,不远处沙发那边坐着的是绿色衣服的少年名叫花心超人,而其他人都有事离开了(咳咳,剧情需要哈)

粗心打开了包装盒,里面的巧克力个个都让人目不转睛,空气中仿佛能闻到从巧克力中散发出来的微甜香气(我所写的巧克力是那种大整块整块的,不是一个一个的那种,应该能知道是哪种巧克力吧)

粗心拿出了巧克力出来,然后咬了一口,而不远处那个绿色衣服的少年早就在默默的注视着他,表面上看的是镜子里面的自己,实际上也有在默默注视着他

不过巧克力的香气让花心也有点想尝一口“粗心超人,你手里那块巧克力好吃吗”

粗心听到了这句话,拿着巧克力和包装盒站了起来,走到了绿色衣服少年的身边,然后坐在了沙发上,他把手中的巧克力递给了那个少年“花心超人,你要吃点吗”“那本主角就不客气了”

花心拿起粗心手里咬过一口的巧克力,粗心在手里的巧克力被拿走时才发现自己递的是自己咬过一口的巧克力而不是那个包装盒,粗心慌忙道“那,那个,花心超人你先别吃”

但那个巧克力已经落入到了那个绿色衣服少年的嘴里,其实粗心在递给他自己咬过一口的巧克力的时候花心就已经猜到粗心原本是想给自己包装盒的,所以那时他趁粗心还没有发现他自己递错东西的时候迅速拿起来巧克力然后放在了嘴里咬了一口

“嗯,还不错,挺甜的”花心把巧克力递给了粗心,并假装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的拿起梳子看着镜子整理头发

不过粗心这时应该还不知道什么是间接接吻,也就没有太在意,就拿起那块巧克力继续吃了起来

等到粗心把巧克力全吃完后,花心这才放下梳子和镜子,粗心的嘴边有巧克力碎渣的残留痕迹,这点自然是被花心看到了“粗心超人,你先别动”

听到这句话粗心超人有些疑惑,但也没有想太多便不乱动,绿色衣服少年的手把蓝色衣服少年脸上残留的巧克力碎渣拿到了自己手里,然后放在了自己嘴边“挺甜的”

随后花心拿出了张纸巾帮粗心擦掉嘴边残留的巧克力痕迹,不过粗心对那些动作也不太懂得,也就依然没有在意

粗心把包装盒重新放在了冰箱里原来的位置“巧克力甜甜的,很好吃”

“本主角觉得还不错”

这时花心心里想着巧克力再甜也没你甜




猹无此人

(伽小)同居搭档31

暧昧长跑/现代狗血向

长长长篇/he

《上一秒前任下一秒一起睡》


这话一出,在场的人都静了,包括怀里那个服务生。


时间像是陡然间被一只手扼住了咽喉,就连空气也蓦地凝固了。


阿卡斯在耳麦里倒吸了一口凉气:“你哪来的前任?!我懂了,是不是又是——”


伽罗抬手佯装将散发撩至耳后,直接截断了通讯。


翻译的脸色有些幻变,半天憋出来一句带了极大不肯定语气的问句:“这个服务生,是你前任?”


伽罗捏着青年的下巴逼迫他抬头,像是确认了一般随意地一甩,“化成灰都认识,也就他敢单方面跟我分手。”


青年咬着牙几乎是从唇缝里挤出话来:“你放开我。”


“怎么,就这么看不...

暧昧长跑/现代狗血向

长长长篇/he

《上一秒前任下一秒一起睡》


这话一出,在场的人都静了,包括怀里那个服务生。


时间像是陡然间被一只手扼住了咽喉,就连空气也蓦地凝固了。


阿卡斯在耳麦里倒吸了一口凉气:“你哪来的前任?!我懂了,是不是又是——”


伽罗抬手佯装将散发撩至耳后,直接截断了通讯。


翻译的脸色有些幻变,半天憋出来一句带了极大不肯定语气的问句:“这个服务生,是你前任?”


伽罗捏着青年的下巴逼迫他抬头,像是确认了一般随意地一甩,“化成灰都认识,也就他敢单方面跟我分手。”


青年咬着牙几乎是从唇缝里挤出话来:“你放开我。”


“怎么,就这么看不上我?”


伽罗高了他半个头,微微俯下身,眼里闪烁着戏谑的光,缓缓道,“但我得对你负责。”


不近酒色,但是近男色。


翻译顿悟。


明眼人都看得出这是在当众调情,他倒是想不到这看着正儿八经的男人居然喜欢男的——他稍稍伸长脖子想看一眼那人长得有多国色天香,奈何人整个儿被钳制在怀里,只露出个单薄的背影,甚至侧脸都见不着。


胖男人也愣了愣,酒醒了点,但还是梗着脖子嚷着,“我不管,反正就、就他自己摸我手,我想请他喝个酒还甩我杯子,这帐一定得算——”


“但他也欠我的账!”伽罗一把将人扯进怀里,用力之大甚至把青年的工作服往上拉了些许,露出段稍显白净的腰身。


“好不容易才把人逮到,按时间来说也得先还我的帐,或者——你要不帮他还了,人随你带走。”


“多少钱——”


“我不要钱,你知道他欠我什么吗?”


伽罗皮笑肉不笑,“他说我不行,就跑出来找别的男人,要不你来替他试试我行不行?”


翻译突然打消了把女儿介绍给他的心。


站在人群外围的斯图嘴角抽了抽,脸上难得有了忍俊不禁的神情。


胖男人脸色大变,“你这——”


他看了眼这梳着马尾的男人臂上那显然是练过的肌肉,将一些侮辱性词语硬生生咽进肚里,改口骂了句脏话:“谁他妈喜欢男人啊!”


好像几分钟前不怀好意地给服务生灌酒的不是他。


翻译看着这大眼瞪小眼的,心里谢了一万次伽罗的祖宗,赶紧凑上来打圆场,“好了好了,这位也是我们董事长的贵客,您既然来了也应该知道是谁的地盘不是?我们就好好商量,这单我出钱,这事就算了。”


他给伽罗挤眉弄眼地使了个眼色。


伽罗说:“给张房卡。”


翻译了然于心,露出意味深长的表情,利索地从口袋里摸出张磁卡。


“那人我先带走了。”


“哎——”


翻译又看了眼被锁在怀里的青年,“明早十点能起来吗——算了算了,您处理好家里事再联系我,我一定带您好好参观集团总部。”


“谢谢,”伽罗面无表情,十足流氓地扯了扯青年的手,“走了,站着干什么。”


青年倔着不动。


他二话不说直接轻轻松松把人打横抱起。


“你放我下来!”


都不懂惜香怜玉的,难怪被甩了。翻译摇摇头,招呼着人散开。


伽罗一副强抢民男的模样直接把人抱进电梯,门合上的一瞬间,青年突然加大了挣扎的力度。


“附近有人盯梢,别乱动。”


“我自己能——”


“紧张什么,”伽罗啼笑皆非,忍不住逗人的心思,“又不是没抱过。”


“……”


“当心点,别让监控拍到脸。”


“废话。”青年烦躁地抓着他胸口的衣服,极别扭于被人抱着走。


伽罗直到进去客房后才肯把人放下,关上门打开了检测装置,仔细搜索了房内——没有监控。


身后陡然伸出一只手臂直接勒住脖颈,伽罗措不及防,惯性使然,两人齐齐摔在地毯上。


一声重物坠地的闷响。


青年反应极快,直接将人掀翻在地压上身去,手上握着不知从哪摸出来的短刀,毫不留情地将刀压在身下人脖颈的动脉处。


伽罗丝毫不惧,反手握紧刀柄直接在脖颈上夺刀,却被人手刀击中手腕,刀脱手而出,飞落在地毯外发出几声脆响。


他手腕猛用暗劲,招架住青年几欲擒住他脖颈的手,顺势就要把人从身上甩下去。


仅凭徒手搏斗,青年的力度并不如他,即便是借着居高临下的姿势也难以占据攻势。


青年也已经意识到这一点,果断改变了策略,在地上顺势一侧滚,捡起来刀,手中一旋,在他站起身后又紧随而至贴身上前。


这架势,是真的想把自己捅个对穿。


伽罗迎着刀锋毫不躲闪,果不其然察觉到刀光有一瞬的停滞,尽管仍旧是不偏不倚落下,但这一须臾的犹豫已经足够。


他徒手去攫住青年的手腕,使了巧劲,凭力道就将他手腕上的刀卸除在地上。但已来不及躲这刀锋,手心被划了一道极长的口子,血珠一滴滴渗出,顺着肌肉紧绷的小臂淌至手肘。


“气消了没?”


青年没有说话,像是在泄愤,仍旧倔强地抬腿踢他。


伽罗丢了刀,以力抵力握住他的脚踝,断了进攻的架势,又跨步上前揽住腰,将人整个扔到床上。


“你——”


他接住青年的拳头,顺势将他的双手绞在头顶,靠着身高和体重把人压在身下。


清俊的面容带着冰似的冷意,还是那双红宝石般的眼睛,刀一般狠戾地剜向自己,带着不甘和难过,像是杯高浓度的烈酒,轻而易举让人醉进危险的梦境中。


伽罗从未这样仔细观察过以命相搏的青年。即便是在从前,小心向来也是一副冷淡到漠不关心的模样,只有在不经意间才偶尔露出乖巧的一面。


这样张狂的漂亮。


他头脑一热,不怕死地就着姿势亲了下去。


不同于第一次接吻那样温柔,短短几个月分别,站在对立面时伽罗丝毫不收敛自己的压制力。青年激烈地挣扎着,却似乎对身上的男人没有半分影响。


无论是力道还是体格,他完全处于下风。


他忽然意识到,如果男人真的要对他强行做些什么,即便是反抗到两败俱伤恐怕也无济于事。


“别动。”


小心愣了愣,低声吼道:“你疯了吗!万一有——”


门口很不适时地传来轻轻的敲门声,伽罗下意识一抓被子将两人裹住截住了青年的声音,拔高音调冲门口喊:“什么事?”


小心憋得满脸通红,隐约发出了声呜咽,像是要抗拒,却无法逃脱半点束缚。


“您好先生,刚才是您报修说——”


“不是。”


青年在他怀里猫似的乱拱着,把人挠得一阵心痒。


“但确实就是1804……”


伽罗直接打断了她,几乎是重重地咬字道:“你走错了,谢谢。”


门外的服务生幡然醒悟,语速极快:“不好意思打扰您了!”


直到确认脚步声已经从门口消失,伽罗才掀开被子,屈起指节擦了擦青年额上的薄汗,低声道,“这里没监控,我刚检查过了。”


小心原本紧绷的身体终于放松了下来,躺在床上一动不动,胸口微微起伏。


伽罗静静地看着他,忽然低下头,任凭那头长发流泻在他脸颊旁。


“对不起,那天有特务在尾随我,我……”


让你难过了。


小心像是听清了,又像是压根没听,缓缓阖上眼。


伽罗静默了半晌,自知这已经是他所有的回应,只能从他身上起来,用手背擦了擦被咬破渗出血的唇,又去床头随手抽了张纸巾擦干净手臂上的血迹。


真凶。不用点力还真制不住他。


“过来。”


伽罗有些意外,“嗯?”


青年又冷冷地重复了一次,“过来。”


分明是在躺着,神情和语气却如同置身于人上,理所当然地命令着。


伽罗以为把人弄伤了,走近去正要问,却被人扣住手腕一拉,整个儿摔倒在床上。


青年坐在他身上,报复性地附身亲了上去。


血腥味逐渐在两人鼻尖弥漫开来,刺激着长久沉浸在黑暗中几乎要麻木的神经。


他还是不会接吻。伽罗有点想笑,按着青年的头回应,把亲得人趴在他身上直喘气。


“还气吗?”


小心看了他一眼,还是不吭声。


半年没好好说话,上来就又是抱又是亲的,简直就是混蛋玩意。


伽罗像是又读懂了他别别扭扭的小情绪,笑出了声。


“你怎么在这?”


小心坐起身,沉声道,“我知道今天翻译会过来收货,想收集他的生物数据。”


伽罗看似漫不经心地问:“所以你摸人家手?”


“我没摸。”


小心的语气里颇有嫌弃,“他让我喝酒,我喝了一杯还让我喝。”


伽罗起身去浴室拿了条毛巾,随意地绑在掌心的伤口上,“你收集他的数据做什么?”


“你为什么在这。”


伽罗被他的警惕一怔愣,旋即无奈地吐了口气。他们现在的身份和立场早已不如从前了——即便是以前,他也没有立场去追问。


“既然你知道斯图他们有交易,不会不知道五金公司是派我来的吧,”伽罗的神色有些淡淡的,双手反撑着坐在床沿,“倒是你,在斯图和翻译都认得你这张脸的情况下还敢冒险潜入……”


小心站起身,偏头觑了他一眼,“你不是在吗。”


伽罗哑声失笑,只当作是玩笑话。


小心脱了那件工作服,又理了理内衬。他还有要事要做,并不打算再继续留在这。


只是刚才那场搏斗似乎格外消耗体力,他浑身燥热不已,甚至感觉手脚也有些发软。


气血上涌的感觉。小心觉得目力渐渐模糊起来,抬手想去揉揉眼睛,却发觉眼前万物骤然颠倒。


伽罗一惊,一步上前将人扶住。


“我刚刚——”


“不是你……”


小心咬咬牙,猛然间意识到了什么。


那杯酒有问题。


大意了。小心暗骂道,竟然用这么卑劣的手段。


伽罗眉头紧蹙,看着青年逐渐泛红的脸颊正要开口问,忽然被人狠力推攘到床上。


吊顶的灯泛着橙色温暖的光晕,落在那头墨色的短发上投下细密的阴影,遮住了青年眼中本就晦暗不明的神情。


伽罗呼吸一滞,抓着坐在自己身上的青年的手,轻声问,“你怎么了?”


小心动了动腰。


……


光是这样被跨坐着,伽罗就感受到了。


胸腔里忽然积满了没由来的、恶劣的、不堪的情绪。伽罗深呼吸了半晌,才让极强的自制力死死压抑住了,只握着那只手,笑了笑,“那你想怎么样?”


小心看着他隐忍的目光,将另一只微凉的手贴上他温热的脸庞,像半年前眼前这人趁他睡着时那样轻轻地抚触。


也不是不行。


他的大脑里突然闪过这句话,如同狂烈风暴在死水之上掀起了惊涛骇浪。


明明可以用意志力压制住的,这点药性甚至还没注射抗体时的反应强烈——他却不想松手,他不知道如何表达自己的情感,但极其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于私,他不想和这个人再继续毫无牵连下去。


这一次再放他走,再下一次他身边会不会就有了其他的人?


承诺太重,眼下他们谁都给不了对方。那能否允许自己最后一次自私地暂且留住他。


“……帮我。”


伽罗一怔愣,看着青年一翻身在床头柜里摸索,往自己身上丢了盒东西,他单单瞥了一眼便知道是什么了。


是打开枷锁的钥匙。


他突然原谅半年前的自己为什么会对一个比自己小了十岁的同性有冲动。


这睨着人的眼神,明晃晃的勾引。


没有人能拒绝这样一个人。


“你想清楚。”


小心垂着头看他,醺然的药性让他的脸颊显现出酡红,仍旧默不作声,手上不易觉察地有些颤抖,用力地攥紧男人的手。


“到时候你让我停下我是不会听的。”伽罗话虽还在说,可手上动作已经不允许青年反悔了。


“当然,慢一点也不一定听。”



——————

*小年快乐!´・ᴗ・`32在29号更,休息一下

Kk.

当其他人都在找镜子的时候,只有粗粗把武器擦干净给二花当镜子用,粗粗真的好了解二花

别人觉得二花照镜子自恋的时候,只有粗粗一直很认真地看着二花

这 还 不 是 真 的 吗

当其他人都在找镜子的时候,只有粗粗把武器擦干净给二花当镜子用,粗粗真的好了解二花

别人觉得二花照镜子自恋的时候,只有粗粗一直很认真地看着二花

这 还 不 是 真 的 吗

七月(上学期间不更)

战败3

战败梗暗魔统治宇宙,开心被囚禁起来

前文指路战败1 战败2 


暗魔将昏过去的开心超人抱到床上,为其盖好被子。

开心超人白净的脸上,沾着些许泪痕,嘴唇已经被他自己咬破。暗魔右手覆了上去那嘴唇便恢复了原样。

红润且诱人……

暗魔叹了口气,看了看桌子下面那枚硬币。

如果你想玩,那我便陪你玩。


当开心超人醒过来时,已经是中午了红色的窗帘被拉开,阳光直射进来亮的有些刺眼。

开心超人强忍身上的不适,下床去找小叶给他的那枚硬币。

他也就不明白了,那么多枚硬币暗魔怎么就好巧不巧的拿了那枚。

在桌脚找到硬币,开心超人边拿纸擦,边庆幸暗魔没有拿走,不然就遭了。...

战败梗暗魔统治宇宙,开心被囚禁起来

前文指路战败1 战败2 


暗魔将昏过去的开心超人抱到床上,为其盖好被子。

开心超人白净的脸上,沾着些许泪痕,嘴唇已经被他自己咬破。暗魔右手覆了上去那嘴唇便恢复了原样。

红润且诱人……

暗魔叹了口气,看了看桌子下面那枚硬币。

如果你想玩,那我便陪你玩。



当开心超人醒过来时,已经是中午了红色的窗帘被拉开,阳光直射进来亮的有些刺眼。

开心超人强忍身上的不适,下床去找小叶给他的那枚硬币。

他也就不明白了,那么多枚硬币暗魔怎么就好巧不巧的拿了那枚。

在桌脚找到硬币,开心超人边拿纸擦,边庆幸暗魔没有拿走,不然就遭了。

开心超人环顾四周想着放在哪才安全,虽然暗魔不会乱翻他的房间但还是小心点比较好。

但他的房间就那么点大,还真不好藏。

超人看向墙上的全家福,这是从宅家搬过来的,是开心超人最重视的,也是暗魔绝对不敢动的。

开心超人将照片拿了下来,放在照片的反面将其重新放了回去,并确认有没有痕迹。

弄完一切后开心超人才穿衣洗漱。

看着镜子中自己已经到脖子处的红发,这一个月因为戴斗蓬开心超人就没把头发扎起来,可现在想扎起来却发现自己压根不会扎。

“也不知道伽罗怎么扎起来的。”

开心超人看着又一次散了的头发,深感伽罗和甜心超人扎头发的不易。

门外传来敲门声,开心超人本不想理会,但想了想他要不理会,那个新来的侍女百分之百要出事。

“有什么事吗?”

开心超人看着眼绿色头发的女生,她和甜心超人长的有几分相似。

“暗大人为开心大人准备了理发师,让我带你过去。”

开心超人皱眉,他原本只以为女孩长的和甜心超人有几分相队,却没想到连声音都这么像,这是想干什么?

“你带我过去吧。”

开心超人跟侍女走到大厅,暗魔正坐在沙发上拿着资料在看,一位黑发的中年人正站在他的身后。

“来了,那就剪吧。”

暗魔示意身后的理发师给开心超人剪头发。

理发师让开心超人坐到椅子上,开心超人微微有些犹豫,接着那椅子上便出现了软垫。

开心超人坐了上去,挺软的,不疼。

“中午想吃什么?”

暗魔放下资料看着开心超人,紫色的眸子像开心超人在灰心星球看到的薰衣草一样漂亮。

“随便。”

理发师被吓的险些一刀剪歪。

开心超人与暗魔的关系虽然全宇宙都知道,但他还真不知道这两人的相处摸式如此……

“那和以前一样。”

暗魔手一挥一杯牛奶便到了开心超人的面前。

“喝了。”

刚好渴了的开心超人:……

怎么说了,刚才忘把这图片发出来了,我只想说为啥测出来的都是虐的?

还有我表弟他发现了我这个号,所以以后给收敛点了,不能教坏小孩子

黎落成泥
又是伽罗,我怎么就画不出伽罗的...

又是伽罗,我怎么就画不出伽罗的美呢???????哎~(渣渣叹气)

又是伽罗,我怎么就画不出伽罗的美呢???????哎~(渣渣叹气)

寒刀客
依旧是暗卡设定) 被遗民们接受...

依旧是暗卡设定)


被遗民们接受了,努力是有回报的(点头)

依旧是暗卡设定)


被遗民们接受了,努力是有回报的(点头)

扬帆起航
嘿嘿🤤伽罗🤤🤤我的伽罗?...

嘿嘿🤤伽罗🤤🤤我的伽罗🤤🤤

是微博太太的免费稿

嘿嘿🤤伽罗🤤🤤我的伽罗🤤🤤

是微博太太的免费稿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