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开灯

458浏览    46参与
幻灭

小妈

内容如标题所示,还是双性,慎入吧

继承遗产的第一步就是搞小妈

内容如标题所示,还是双性,慎入吧

继承遗产的第一步就是搞小妈

幻灭

洗凝脂(完)

感谢阿籽老师给我讲脑洞聊天,文送给你

厉尘澜x旭凤

关于一个精分魔王和火神的爱情故事,慎入

点我看文


“我不爱你,也不恨你了……我总在想究竟是杀你更难还是——爱你更难,厉尘澜……你我再莫相见。”

感谢阿籽老师给我讲脑洞聊天,文送给你

厉尘澜x旭凤

关于一个精分魔王和火神的爱情故事,慎入

点我看文


“我不爱你,也不恨你了……我总在想究竟是杀你更难还是——爱你更难,厉尘澜……你我再莫相见。”

幻灭

洗凝脂(四)

  旭凤病了,自从那日厉尘澜用那么决绝的方式打破他曾经幻想的温情,和承欢膝下的美梦以后,他就病倒了。更因为他现在的体质,失去了灵力对身体的温养,又有魔气侵袭,陈年旧伤反复。厉尘澜对旭凤狠得下心来,没有停下断绝灵力恢复的药,日日守在他病榻前,听他梦呓,说很久以前难忘的旧梦。

  

  “母神,不要丢下孩儿!”

  

  “回家……我带你回家。”

  

  “不、不要,不要唔呜——”

  

  ……

  

  旭凤的旧梦里,有他的双亲:小时候,母神总是同我说,我是她和父帝唯一的孩子,后来我如母神所望,成了火神,为天界征战,名声显赫,我以为我能够让他们满意了。有墨青:从今往后,这...

  旭凤病了,自从那日厉尘澜用那么决绝的方式打破他曾经幻想的温情,和承欢膝下的美梦以后,他就病倒了。更因为他现在的体质,失去了灵力对身体的温养,又有魔气侵袭,陈年旧伤反复。厉尘澜对旭凤狠得下心来,没有停下断绝灵力恢复的药,日日守在他病榻前,听他梦呓,说很久以前难忘的旧梦。

  

  “母神,不要丢下孩儿!”

  

  “回家……我带你回家。”

  

  “不、不要,不要唔呜——”

  

  ……

  

  旭凤的旧梦里,有他的双亲:小时候,母神总是同我说,我是她和父帝唯一的孩子,后来我如母神所望,成了火神,为天界征战,名声显赫,我以为我能够让他们满意了。有墨青:从今往后,这儿便是你的家。他们都是温情的,让旭凤眷恋又不愿舍弃的温情。

  

  只有厉尘澜,让旭凤痛苦,痛到梦中也抗拒、排斥着他。

  

  厉尘澜握着旭凤的手,在他的黄粱一梦中原来也是有自己位置的。

  

  他开始回忆起栖梧宫的旧事。那时候,他是手无寸铁,蒙火神搭救的小魔,旭凤却不顾及身份殊途,将自己带到生养哺育凤凰的九重天。那时候的天边景色是何等殊丽,他侍奉在火神身边,没有人敢置喙他的灵力低微,而他何其有幸能无时无刻与旭凤相伴。就算是他闯入旭凤沐浴,凤凰也未曾呵责于他。

  

  是他一直在贪恋旭凤给他的温暖,墨青也好厉尘澜也罢,怎么能忍受旭凤的温柔从来不是只给他,他从来不是旭凤的唯一。因爱生痴狂、生嗔恨。只有旭凤的羽翼被折断了才能让他独享这份美好。

  

  没有天界的灵力,那便给他魔血,彻底将他变成魔族人好了。厉尘澜取破一滴心头血,渗入药碗中,喂旭凤喝下。

  

  从今往后,再没有天界火神。

  

  天族血脉已除,旭凤再不与魔气相斥,反而能利用魔气滋养身体,厉尘澜抱着他,吻他额头,他们早已双修过,厉尘澜用自己的力量去反哺旭凤,病体渐渐恢复。

  

  就算旭凤再不愿从旧梦醒来,最迟明日,这具身体就会复原,他也得面对自己成了魔界的一员这个事实。

  

  厉尘澜本已在天界安排了善于探听消息的小魔,近日来,自己忙着照顾旭凤,天界却是出了大事,之前火神被俘已被裁断为九重天里出了内奸,可纠察内奸却牵扯出天后来,天帝彻查此事后,斥责荼姚心胸狭窄,心系鸟族,不堪为后,竟将她幽囚在紫方云宫中。

  

  还没等厉尘澜再细想下去,旭凤却是醒了过来,他记得自己病了许久,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好了起来,隐约听见厉尘澜谈话的声音,提到了天界和天后……旭凤下意识施了个法术,迟钝了会儿才发现竟然成功了,而成功靠的却是魔气,他马上便找出原因,自己居然变成了魔族,身上流淌的成了魔血。

  

  旭凤身体还未好全,又吐了血出来,厉尘澜连忙来到他身边,将他抱回床上,旭凤抓着他手臂,质问他:“是你做的?”

  

  迎着旭凤愤怒的目光,厉尘澜点了头,“你病得那么重,我虽是知道那更多的是心病,却不忍心见你受折磨,自作主张为你换了魔血。”

  

  “不忍心?逼我到这个地步的难道不是魔尊你,何必这么冠冕堂皇!”旭凤嘴唇上仍沾着殷红的血,掌心却释放出琉璃净火。

  

  “你要杀我?”厉尘澜熟知旭凤身体此时不过强弩之末,还要放出琉璃净火,一时之间,也是恼怒他不珍惜身体,也气旭凤薄情。

  

  那道琉璃净火最后打中屏风,后者化为齑粉,旭凤却是脱力而倒,厉尘澜想了想,仍站在原地,“与其杀了我,还不如与我合作,我刚才收到消息,你母神已被天帝贬斥,囚禁在寝宫里。她会不会……不明不白地死在那儿?”

  

  旭凤就靠在那张木桌旁,久未打理的额发又长了许多,垂下遮挡住他的眼睛,多少天,大概还没有一个月吧,他的生活天翻地覆,父帝只是天帝,似乎从前的父子温情全是谎言,母神可是他的结发之妻,竟也遭到厌弃,这还是没有走到穷图匕见的时候,到最后,母神的结局恐怕是“以死明志”。

  

  这天下之大,伤心事却似乎都集中在自己的身上,厉尘澜同母神幽囚的事相比,好像都变得不那么让他难受。

  

  夜光淡淡,厉尘澜知道应该留给旭凤一些时间独自想想,无尘殿向来安静,只剩下旭凤孤独的呼吸,他合着眼,想起久远的孩提时光……

  

  “旭儿,旭儿,醒醒。”出现在无尘殿中的却是天后荼姚。


  “母神!你来救孩儿了?”旭凤睁眼便看见她担忧至极的神色,又反应过来自己浑身上下的魔界气息,如何同从前的火神相联系。


  “旭儿,是母神错了,不该错信你的父帝,竟然是他害你落入魔头之手。旭儿,是母神错了……”


  厉尘澜所说竟都是真的,旭凤再不能安慰自己哪怕有丝毫的可能他所述乃是妄言。


  “母神,你快走,孩儿现在仙法尽失,根本护不了你。”


  荼姚却抓住旭凤的手,指腹搭上手腕,一切便都明了,厉尘澜竟将旭儿改换血脉,他仍是凤凰,却堕入魔界,若是被公之于众,旭儿再无可能回到天界。她只要一想到,枕边人竟恶毒地将唯一的孩儿送给这样的魔头,就再也忍不下。 


  “母神带你离开,旭儿,我们回翼渺州。”


  旭凤有些动心,还没开口,厉尘澜就出现在内殿,“天后为何要带走我的双修爱侣,旭凤,你便是这么狠心,连我们的定情之物都不顾了吗?”


  他有意唤出凤翎,荼姚一见那果真是自己孩儿的信物,又念及自己交予太微的那枚凤翎,只觉得厉尘澜同太微都是负心者,口吻更是坚决,“魔尊不知用了什么邪法,竟将我凤凰血脉改易成魔,又骗取凤翎,要挟我儿,是何居心!”


  “我与旭凤乃是真心相爱,凤翎就是最好的物证,天后不信,我也没有办法。只是,你休想带走旭凤。”


  “母神,你走吧,回翼渺州,父、父帝他……你莫要再同他争执。”旭凤撑着桌子站起来,脸色又弱了几分,荼姚和厉尘澜都上前几步想要扶住他。


  荼姚明白这时和厉尘澜再纠缠也没有结果,反倒让旭凤难受,手中脱下灵火珠,暗递给旭凤,便离开了。厉尘澜只装作不知,就当是给旭凤留着作个念想。他并不看好荼姚回去后的结果,她一定不会是去鸟族族地,而是回九重天找太微。


  旭凤精神不济,等荼姚一离开,便险些跌倒在地,幸而拽住一旁的帷幔,才借力坐倒在榻上。


  他又做起一宿一宿的痴梦,梦里是他从前在天界无甚新意却安全的生活,没有阴谋也没有……情爱。


  可他看见的是什么呢,是那天水雾氤氲的留梓池,墨青,毋宁说是厉尘澜,就站在池边,望着他裸露的背脊。梦里的旭凤就像自己当初一般,还将墨青视作他救下来的小可怜,护着他,而现在梦外进入的真实的旭凤则是代入了厉尘澜的视角。


  眼睁睁看着他是如何玩弄“旭凤”,将单纯的火神按在胯下奸淫,旭凤逃避地不愿再看下去,却发现自己打破不了这个梦境。


  还是说这“梦境”根本是外界故意想让他以梦的形式经历一番现实中曾发生过的记忆所造。


  当厉尘澜压着“旭凤”到石板上,又一次不讲理地将阳物插进去的时候,梦里梦外两双凤目隔着厉尘澜的身体对视,旭凤被抹去的记忆里早已找不到这样的景象,他却仿佛重拾当时屈辱的感受,“旭凤”眼眸里的躲藏、羞怒、痛苦统统都返还给如今的他。


  墨青只是厉尘澜的障眼法。当初丢失的凤翎是他预备攻击厉尘澜时落入的池中,又被厉尘澜收入怀里。


  厉尘澜从头到尾都在骗他,从分身墨青开始攻心,到后来一次一次让他的身体沦陷在淫欲中,百般言语让他去天堕魔,甚至喂他魔血改易身份。


  更可恨的是,旭凤明白,自己的意识再清醒不过,身体却真的如他所愿,成了离不开厉尘澜抚慰的淫躯。厉尘澜不来找他的时候,被调教以后的肉体会渴望触碰,胸上的银环无异于标记,时刻都在提醒自己是厉尘澜的俘虏。


  从封印穷奇魔界初见开始,墨青便并不存在,厉尘澜设下一场骗局,只有他甘愿入局,有心算无心,旭凤输得彻底,筹码已趋于零。


  情真情假,旭凤再不敢说出信任二字,厉尘澜撒的谎,“我是墨青”,“我爱你”。厉尘澜说的真心话,“我叫厉尘澜”,“和我双修”,“你也会为一个魔而流泪的吗?”


  统统都是虚妄。


  无尘殿里,厉尘澜看见睡梦中的旭凤流下一滴泪,却望不见梦境里两个旭凤的眼泪,他再不信他了。


  夜梦不尽。


  旭凤自从到了魔界还不曾出过无尘殿,他不过微合了眼,再睁开便望见暗绿的天。


  眼前还立着了一位华服花冠的女子,却是荼姚,神色之间盈满忧虑。


  “旭儿……孩子,好好活下去。”荼姚牵动裙摆走过来,握住旭凤的手,字字关怀,掌心稍凉,却度过来精纯灵力。


  “母神呜别走,不要离开孩儿!母神,你要去哪儿,母神……”旭凤紧绷的心弦霎时断开,他问母神,荼姚却再不开口,留给旭凤抓不住的衣角。


  床榻边,厉尘澜见旭凤病情颠倒,却什么都帮不了,只能一直守着他,听他梦呓哭喊着“母神不要走”,又盼望荼姚真能同旭凤所盼回去翼渺州,不要再传来坏消息了。


  卧床的第三天,旭凤的反应越来越激烈,可呓语里呼唤的“母神”二字却越来越微弱。


  噩耗传来,厉尘澜收到讣闻,天后自裁,跳下了临渊台,没有留下哪怕只言片字。他实在不敢告诉旭凤,只希冀着能慢下来,哀、悲、苦、痛、伤、忧,若再这样下去,旭凤的内伤恐怕再好不了了。


  梦尽觉醒,旭凤只记得自己睡了很久很久,却不过短短三日,一身病竟都消失了,心间负担也少了许多。厉尘澜见他精神竟还不错,也不提旁的事从怀里取出在旭凤处拾来的凤翎,交还给他。


  “为何?”


  旭凤并没有接过凤翎,反而开口询问他原因,厉尘澜握着凤翎只觉手热,不管不顾就拉过旭凤的手将凤翎还回去。


  他仍是不接,任由凤翎落到翠被上,“厉尘澜,我母神她是不是……已经?”


  旭凤的状态比厉尘澜思虑过的要好上许多,他再拿起凤翎,安慰地塞入旭凤手中,“她跳了临渊台……旭凤,我、我,会帮你的。”


  听了厉尘澜的话,旭凤不再反感接过凤翎,将它收起。原来梦中,母神真的是来同自己道别的。旭凤又拿出母神留给他的灵火珠,这还是当年定情时母神给出寰谛凤翎后,父帝赠还给母神的信物。却如今,物是人非。


-未完待续-

幻灭

洗凝脂(三)

感谢阿籽老师给我讲脑洞聊天,文送给你

厉尘澜x旭凤

关于一个精分魔王和火神的爱情故事,慎入

点我看文

感谢阿籽老师给我讲脑洞聊天,文送给你

厉尘澜x旭凤

关于一个精分魔王和火神的爱情故事,慎入

点我看文

幻灭

洗凝脂(二)

感谢阿籽ls给我讲脑洞聊天,文送给你

厉尘澜x旭凤

关于一个精分魔王和火神的爱情故事,慎入

点我看文

感谢阿籽ls给我讲脑洞聊天,文送给你

厉尘澜x旭凤

关于一个精分魔王和火神的爱情故事,慎入

点我看文

幻灭

洗凝脂(一)

感谢 @木籽哒 ls给我讲脑洞聊天,文送给你

厉尘澜x旭凤

关于一个精分魔王和火神的爱情故事,慎入

点我看文

感谢 @木籽哒 ls给我讲脑洞聊天,文送给你

厉尘澜x旭凤

关于一个精分魔王和火神的爱情故事,慎入

点我看文

木籽哒
【许凯X邓伦】【厉尘澜X旭凤】...

【许凯X邓伦】【厉尘澜X旭凤】伤情


对于天界战神旭凤而言

厉尘澜的那句“我想保护你”

就是他情劫的开始吧……

B站链接:http://t.cn/AisfAzR9 



All伦狂欢夜随机掉落产物 


终于剪完了dbq拖了这么久







【许凯X邓伦】【厉尘澜X旭凤】伤情


对于天界战神旭凤而言

厉尘澜的那句“我想保护你”

就是他情劫的开始吧……

B站链接:http://t.cn/AisfAzR9 



All伦狂欢夜随机掉落产物 


终于剪完了dbq拖了这么久









恢恢的猫

是这样的,之前一副拔杯同人被指出肤色不对,于是我想观察一下他们的肤色...................................然而并没有卵用

打开灯还是好朋友。

是这样的,之前一副拔杯同人被指出肤色不对,于是我想观察一下他们的肤色...................................然而并没有卵用

打开灯还是好朋友。

诘Sin
灯一关一开,一天就过去了

灯一关一开,一天就过去了

灯一关一开,一天就过去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