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开膛手杰克

52461浏览    821参与
线稿战神就是我!!!

  好吧好吧,是我新增的推.真的越来越邪门了.管他呢🌚🔪

  其实是因为被老福特的一位太太的画安利到了,再加上之前也做过开膛手杰克的相关表情包,于是就入坑了.(我:6

  下一个也是我新增的推:风户京介和秋庭怜子.

  注:我的小红书号@B.幽漫_浔安年.也会同步老福特的内容,请注意辨别,别误伤友军了.

  好吧好吧,是我新增的推.真的越来越邪门了.管他呢🌚🔪

  其实是因为被老福特的一位太太的画安利到了,再加上之前也做过开膛手杰克的相关表情包,于是就入坑了.(我:6

  下一个也是我新增的推:风户京介和秋庭怜子.

  注:我的小红书号@B.幽漫_浔安年.也会同步老福特的内容,请注意辨别,别误伤友军了.

入木绪银
画完了,还能再继续画下去,但,...

画完了,还能再继续画下去,但,我懒了,人要上班的

画完了,还能再继续画下去,但,我懒了,人要上班的

开膛手杰克
原帖链接 因为帖子年份古老,吧...

原帖链接 

因为帖子年份古老,吧里也不允许挖坟所以是未授权转载,如有侵权请联系我删除

原帖链接 

因为帖子年份古老,吧里也不允许挖坟所以是未授权转载,如有侵权请联系我删除

Von-вба
当前状态:无人选择,此支线未开...

当前状态:无人选择,此支线未开启

Start[游戏开始传送门]

当前状态:无人选择,此支线未开启

Start[游戏开始传送门]

Von-вба
当前状态:支线绘制中【来自亲友...

当前状态:支线绘制中【来自亲友的选择

Start[游戏开始传送门]

当前状态:支线绘制中【来自亲友的选择

Start[游戏开始传送门]

Von-вба
当前状态:无人选择,此支线未开...

当前状态:无人选择,此支线未开启

Start[游戏开始传送门]

当前状态:无人选择,此支线未开启

Start[游戏开始传送门]

Von-вба
当前状态:无人选择,此支线未开...

当前状态:无人选择,此支线未开启

Start[游戏开始传送门]

当前状态:无人选择,此支线未开启

Start[游戏开始传送门]

Von-вба

Jack the Ripper

Lord K

刷到了怪东西,遂摸之【雾

Jack the Ripper

Lord K

刷到了怪东西,遂摸之【雾

Von-вба
Jack the Ripper...

Jack the Ripper

Svengali

【人体废柴

Jack the Ripper

Svengali

【人体废柴

Von-вба
Jack the Ripper...

Jack the Ripper

糕点师

论游戏和同人的区别【雾

Jack the Ripper

糕点师

论游戏和同人的区别【雾

朿朿

【杰佣】变成随从还被死对头捡到了怎么破

二发完,有下篇,预计4k左右。更新后放链接。会在彩蛋放和@彧彧呱欢 的口嗨脑洞,看看啥时候补。

以下正文。


好不容易又结束了一场游戏,最后一个人在庄园迷失的奈布去夜莺小姐那里修复了自己在游戏中留下的伤口,拖着沉重的步子回到了自己的宿舍,直接倒在了床上,昏睡过去。

再睁开眼睛的时候,映入眼睛的不是宿舍熟悉的天花板,而是有些陌生的走廊,视角还有些奇怪,感觉四周的所有东西都很巨大,走廊的墙…有这么高吗?奈布动了动身体,发现自己张不开嘴,也无法眨眼睛。

“……”

他默默的把手伸到自己面前,果不其然,他的手变成了玩偶特有的小胖手,全身都变成了棉花和棉布做成的,和迷你监...

二发完,有下篇,预计4k左右。更新后放链接。会在彩蛋放和@彧彧呱欢 的口嗨脑洞,看看啥时候补。

以下正文。





好不容易又结束了一场游戏,最后一个人在庄园迷失的奈布去夜莺小姐那里修复了自己在游戏中留下的伤口,拖着沉重的步子回到了自己的宿舍,直接倒在了床上,昏睡过去。

再睁开眼睛的时候,映入眼睛的不是宿舍熟悉的天花板,而是有些陌生的走廊,视角还有些奇怪,感觉四周的所有东西都很巨大,走廊的墙…有这么高吗?奈布动了动身体,发现自己张不开嘴,也无法眨眼睛。

“……”

他默默的把手伸到自己面前,果不其然,他的手变成了玩偶特有的小胖手,全身都变成了棉花和棉布做成的,和迷你监管者随从一样大小的玩偶。

奈布有些迷茫的躺在走廊过道上,暂时回不来神:什么鬼啊到底是,庄园bug这么离谱的吗?

今天有他的排班。

……

算了,旷工吧。庄园主会理解的。

奈布豆子生无可恋的瘫在走廊的地板上,想道。开始回忆自己宿舍都门牌号和具体的方位,顺便观察自己现在到底身在何处。正想从地上爬起来到处走一走熟悉环境,突然还能用的嗅觉就捕捉到空气里浅淡的玫瑰香气,同时还听到了非常耳熟的哼歌声,是圆舞曲小调。

“……”他妈的。

1.

皮鞋踏在木质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噔噔声,回响在走廊里。奈布慌了片刻,立马决定躺回地上装死,这家伙不会对玩偶感兴趣吧,还是奈布•萨贝达样子的玩偶。

操,杰克不会把他丢进垃圾桶吧。

真这样的话,等他变回来,一定要把他给宰了,抛尸垃圾桶。

“嗯?”

男人果然看到了他,黑亮的皮鞋停在他的身边,随后奈布感觉到一只大手把自己抓了起来,绿色的纽扣眼对上了一双酒红色的眼睛。他听到对方的喉咙里发出一声轻笑,可能是因为变小了的缘故,这声笑格外明显,几乎使他的脑袋震了震。

杰克似乎心情不错。

“萨贝达?”

奈布很想眨眨眼睛 还好纽扣眼无法完成这项活动,否则他就露馅了。

见这个和奈布长的一模一样的玩偶没有任何反应,杰克挑了挑眉,下意识捏了捏手里的玩偶。奈布僵着身体忍住了想哆嗦的冲动,艰难的继续装死。

“哦好吧,看来只是个玩偶。”

杰克的语气居然透着些可惜,奈布惊疑不定的思索着。

是错觉吧。

“那就带回去吧,刚好可以和某只肥猫做个伴。”

很快,杰克的语气又变得愉快起来,仿佛刚刚的可惜真的只是奈布的错觉而已。

等等,这家伙刚刚说了什么?!

把他,带回去?

别吧,谁能救救我……奈布真的不想和自己的死对头共处一室,还是在他现在这样的状态下。

当然,小小的玩偶怎么敌得过两米多的杰克,他被两只大手捧着,来到了一个山野玫瑰味道的,陌生的房间。

2.

杰克的宿舍。

监管者的宿舍比求生者的大上许多,许多东西也高了不少,在奈布豆子的眼里,更是庞然大物了。奈布辨认了半天,才确定眼前这个巨大的红木方块是杰克的床头柜。然后他就被放了上去 旁边还有一个咖啡杯和一个白色瓶子的药,标签没有朝着他,不知道是什么。

“你暂时在这吧,再过一会儿那只蠢猫就该来了。”

杰克有养猫吗?

奈布匪夷所思,这个家伙不像是喜欢猫的人啊。

“咪呜--喵!”

这猫叫的怎么还怪耳熟的……奈布似有所感的朝下瞥了眼:

……亚历山大!

小白眼猫!居然背着他和杰克待在一起,难怪有时候他参加完游戏回宿舍到处找不到它!敢情是在这里逍遥呢。等他变回去了,一定要克扣它的小鱼干和猫粮!

奈布忿忿地想道。

“噢,来啦小家伙。”

……你刚刚还一口一个肥猫蠢猫啊喂!现在这副和善的表情是怎么回事啊!

我算是看透了!虚伪的绅士!还有虚伪的肥猫!

脑子里正翻江倒海的吐槽,身体还是要端坐在床头柜上,维持一个玩偶的姿态。奈布憋的辛苦,心里希望杰克快点滚。

“喵呜?”

亚历山大注意到了他,两只雪白的爪子扒拉着床头柜,企图把他弄下来玩。

操,我需要帮助,快来……

要是现在是正常形态的话,奈布的冷汗都已经下来了。

不要乱来啊亚历山大!

奈布压力山大。

“不要动他哦,要不然今天没有猫条吃。”

杰克不紧不慢的威胁亚历山大。圆滚滚的猫咪维持着扒拉床头柜的姿势愣住,似乎是思考了一下,还是放开了,矜贵的舔起自己的爪子,随后钻在杰克的脚边开始蹭。

奈布:……

吃里扒外的蠢肥猫!

他大声地控诉,实际上却只能够什么都不做的坐在床头柜上,接受杰克目光上上下下的打量。

“和那个雇佣兵简直一模一样,该不会又是庄园主的恶趣味吧。”

杰克脑子里自然的浮现出那只老是跟在雇佣兵屁股后面的小杰克,啊,他还会朝着萨贝达举玫瑰,啧,真是小祸害。

“算了,就暂时让你呆在这里吧。”

杰克伸出手轻轻地拍了拍奈布豆子的脑袋,转身卸下了左手的指刃,去浴室洗澡了。现在是他的休息时间。

已经是晚上了吗?

奈布抬起布偶脑袋,愣愣的盯着天花板看。不知道过了多久,浴室的水声停了,门被从里面打开,布满了潮湿的水汽。杰克穿着白色的浴袍走出来,两只手正抓着一块毛巾擦拭自己的头发。

不得不说 没有戴那个蠢兮兮的骷髅面具的杰克的颜值还是很在线的。黑色的微微卷曲的头发,酒红色的眸子,高挺的鼻梁和薄薄的嘴唇。脸上的五官也是英国人特有的深邃。

但是也改变不了这家伙是个伪绅士的事实。

奈布毫无感情的想。顺便低回了脑袋。

“嗯?动了一下吗。”

操。

奈布一下子有些慌神,冷静下来后,决定敌不动,我不动,继续装死。杰克把他拿了起来,在眼前晃了晃。

不能动。

“是错觉吗。”

杰克有些遗憾的把奈布玩偶放在了枕头上。接着去吹干了头发,也躺了上去,自然而然的把奈布搂在了胸口。

操!操操操……

杰克你他妈在干什么!

在意识到杰克做了什么后,奈布全身烫的冒烟,几乎要暴走。如果不是考虑到他的玩偶身体还紧贴在杰克的胸口的话。

属于监管者的心跳声缓慢的在脑袋底下规律地跳动,在那阵慌张的心情过去后,奈布被迫听着杰克的心跳声,咚咚咚的,居然生出了几分困意。在即将睡过去前,他还理了理现在的情况。他应该是灵魂被困在了这个玩偶里面,这个玩偶倒并不是他的身体变的。十有八九是恶趣味的庄园主,操,是不是有病,做个和他一模一样的玩偶然后把它扔在监管者宿舍都走廊上,还是杰克的必经之路。好死不死恰好他的灵魂被关进了玩偶里。所以他的身体现在应该依然好好的躺在他自己的床上。就算他缺班了,应该也不会有人主动来找他 触这个烂脾气廓尔喀佣兵的霉头。也就是说,可有人会发现他的灵魂不见了,还出现在了玩偶里。

操,欧利蒂斯的庄园主又他妈在搞什么鬼,能不能好好修一修这么离谱的bug!

他睡着了。

杰克的大手附上了玩偶小小的身体。他能明显感觉到这个玩偶的身体放松了下来,变的软软的,和刚刚在走廊和床头柜上时紧绷的状态和手感完全不一样。

啊,果然是活的东西。明天带去游戏玩吧。

杰克翘了翘嘴角,轻轻抱起玩偶,放在了自己的脸边,将脸埋在了熟睡的玩偶的身体上,深吸了一下,满足的睡了过去。

3.

第二天九点钟的时候,萨贝达玩偶被透过窗帘溜进来的阳光给照醒了。他下意识的从杰克的枕头上爬了起来,还没缓过神来。

“醒了?小家伙,刚好我有排班,你就当我的随从,和我一起去吧。”

……

他妈的忘记自己变成玩偶还在杰克家了。不过看杰克的反应,应该早就知道自己是活的了吧。萨贝达生无可恋的想道。

面前伸过来一只掌心向上摊开的大手,奈布犹豫了一下,还是抬起棉花小短腿,站了上去,因为怕站不稳,还用手抓住了杰克的手指根来稳定身形。杰克把他放在了肩头,就像是克拉克的猫头鹰一样。

“那么,和我一起去见见可爱的先生小姐们吧。”

杰克戴上了白色面具和指刃,打开门走了出去。

现在暂时还没有到排位时间,杰克参加的是匹配模式,他坐在幕布前的真皮座椅上,哼着耳熟的小调,支着下巴好以整暇的观察幕布后方,长餐桌边坐着的求生者。那些人对奈布来说倒都是熟面孔:

正对着煎蛋大块朵姬的艾玛小姐,调试着手中针剂的艾米丽医生,还有正在小憩的玛尔塔小姐,最后是在嗅闻着自己调制的奢侈香水露出一脸痴迷的调香师薇拉小姐。

喔,杰克这一把面对的阵容还挺难缠。萨贝达有些幸灾乐祸的想道。

然后看着杰克带上了红玫瑰手杖。

“?”excuse me?杰克你带这个可打不了气球刀噢?本就强度不高的屠夫会变得更垃圾噢?确定吗?

然后他又傻愣愣的看着杰克换上拜访,哼着歌转到求生者的长桌前行绅士礼。

宁不会是要佛系吧?这么摆的吗?奈布诧异,那为什么他碰到的对局里杰克都带着他那把死猪拖镰刀把他的队友通通送上狂欢之椅,还要底牌切失常踹他的机子?

“咔嚓——”

随着缪斯图腾的破碎,他和杰克站在月亮河公园的桥边,哦准确来说,他被迫趴在杰克的肩上,还差点被杰克走动时引起的颠簸给巅到地上去。

“你可要小心点。”

杰克心情不错的扶了下肩上的小东西,哼着曲开始找人。首先碰到的是黛儿小姐,见到熟人,奈布不自觉抖了一下——因为自己经常受伤还不遵医嘱的带伤上对局,这位医生对自己颇有微词。正回忆着,杰克突然用右手托住他,在原地转了个圈示意。

正准备跑掉的艾米丽看见了,折返回来笑着问道:

“杰克先生,这次佛系吗?看起来心情不错呢。”

“嗯,碰到了开心的事。”

“哦,欸?这是……萨贝达先生样子的玩偶吗?”

艾米丽注意到了杰克肩上的玩偶,惊奇的问道。杰克摸了摸他,点了头:

“是吧,很可爱不是吗。”

“确实,不过萨贝达先生本人可不是个让人省心的伤患!”

艾米丽吐槽了一句。奈布在心里干笑了几声,悄悄的给艾米丽道了个歉。杰克道别了艾米丽,带着他寻找下一个求生者。

第二个碰到的是薇拉小姐,她放出忘忧之香,给杰克刷了三刀的存在感。慢慢的,杰克就进入了雾隐状态,当然隐身的不包括奈布。薇拉同样问了一嘴这个“玩偶”,被杰克用捡来的搪塞过去了。后面杰克干脆懒得去找剩下的求生者,直接带着他去坐过山车了。杰克坐上了过山车,一下子从起点站飞到了终点站,期间小绿豆的棉花手紧紧的扒拉着他的肩膀。杰克哼着节奏欢快的不知名小调带着他往旋转木马走去。刚把他放到木马的背上,这局游戏就被紧急终止了。

参与者的身影一下子全都消失了,徒留下迷茫恐慌还没从过山车缓过神来的小绿豆。

“噢孩子,你在这里。”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