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开膛手杰克

29010浏览    708参与
起司屋

杰克和大猫猫的一点后续,不知道为什么在迫害吉吉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一个云养猫奴的手痒痒后续,应该没后文了

杰克的性格也算猫属性了难怪会觉得跟粉色猫猫合得来,再加上猫草三只猫猫可以出道了(bushi

上篇问了有没有双厨结果评论全是双厨狂喜原来这么多替身master吗=͟͟͞͞(꒪ᗜ꒪ ‧̣̥̇)

没有人关心大猫猫的耳朵,大猫猫吓得都流汗了1551

杰克和大猫猫的一点后续,不知道为什么在迫害吉吉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一个云养猫奴的手痒痒后续,应该没后文了

杰克的性格也算猫属性了难怪会觉得跟粉色猫猫合得来,再加上猫草三只猫猫可以出道了(bushi

上篇问了有没有双厨结果评论全是双厨狂喜原来这么多替身master吗=͟͟͞͞(꒪ᗜ꒪ ‧̣̥̇)

没有人关心大猫猫的耳朵,大猫猫吓得都流汗了1551

虚无的彼岸

开膛手杰克, https://m.bilibili.com/bangumi/play/ep264779?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more&bbid=668F9748-7E48-47A9-8B2B-58544E683D562064infoc&ts=1581514822841

开膛手杰克, https://m.bilibili.com/bangumi/play/ep264779?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more&bbid=668F9748-7E48-47A9-8B2B-58544E683D562064infoc&ts=1581514822841


康斯坦丁伊戈尔

第二十三章:雾夜鏖杀

(请先阅读第一章的扫雷)

因双方各自魔力放出对撞而形成的真空区域已经开始扭曲,三骑冠位从者交织着杀意与战意的强大气场化作极劲的罡风将其他从者们逼得连连后退。

“敌人的身份应该可以判明了,对方是持有冠位灵基的‘山中老人’,王哈桑!”加拉哈德面色有些凝重地说道。

王哈桑对于立香、玛修和梅林来说实在是再熟悉不过了,在乌鲁克保卫战的时候,若不是王哈桑以舍弃冠位灵基的代价斩断了提亚马特的双翅并赋予其“死”之概念,恐怕现在他们连站在这里的机会都没有了。可谁能想到再次以冠位的身份见面的时候,王哈桑竟然成为了敌对阵营当中的人物。

“冠位刺客,偏偏却拥有弓兵才有的‘单独行动’技能,大幅度降低其对御主魔力...

(请先阅读第一章的扫雷)

因双方各自魔力放出对撞而形成的真空区域已经开始扭曲,三骑冠位从者交织着杀意与战意的强大气场化作极劲的罡风将其他从者们逼得连连后退。

“敌人的身份应该可以判明了,对方是持有冠位灵基的‘山中老人’,王哈桑!”加拉哈德面色有些凝重地说道。

王哈桑对于立香、玛修和梅林来说实在是再熟悉不过了,在乌鲁克保卫战的时候,若不是王哈桑以舍弃冠位灵基的代价斩断了提亚马特的双翅并赋予其“死”之概念,恐怕现在他们连站在这里的机会都没有了。可谁能想到再次以冠位的身份见面的时候,王哈桑竟然成为了敌对阵营当中的人物。

“冠位刺客,偏偏却拥有弓兵才有的‘单独行动’技能,大幅度降低其对御主魔力支援的需求,还有近乎变态的战斗续行能力,真不想和他战斗啊……”梅林用手指敲了敲额头,苦恼地嘟囔道。

虽说是对敌人的能力参数了如指掌,但在绝对的质量面前,这些情报所能起到的助力也就被压低到了极点。

冠位灵基加战斗续行加单独行动加圣杯供魔这种变态的组合就应该被禁止啊!就应该被抑止力列入只要出现就该被世界碾碎的绝对禁止名单里面啊!

“我们不能和他们打消耗战,这样御主会受不了的。”亚瑟摇了摇头。

虽说立香现在通过与玛修的契约和格拉斯顿伯里灵脉进行链接,同样拥有等同于圣杯效果的庞大魔力来支援梅林和亚瑟两大冠位战斗。但魔力输送是要先经过立香作为中转再输送给其他从者使用的,这就等于每一次的魔力输送都会无可避免的给立香的身体加重一丝负担,如果只是普通的从者战倒还好,可当对手是极难对付的冠位刺客的时候,消耗战将会随着时间的推进逐渐将他们推向劣势。

“说得没错。”梅林点了点头表示赞同,“我们现在能执行的战术只有一个了——那就是‘擒贼擒王’。我和吾王两个人联手拖住王哈桑,其他人去对付他的御主,虽然塞壬和幽灵船长可以无限复活,但他们的攻略难度也就仅限于此了,对你们来说应该不成问题吧?”

“就这么办!”

“都没意见了吗?好!开始行动!”

……

“吼?这么快就商量完了吗?果然和高素质英灵战斗就是舒服,丝毫不拖泥带水。”安逸地坐在驾驶舱顶的神秘青年见对方已经开始列阵,淡淡一笑,感叹了一声,然后神情一凛,对站在自身前方的鬼影招呼了一声,“‘山中老人’,行动吧。”

呼。

青年的话音未落,那道鬼影便呼得一闪,消失得无影无踪。

“猛鬼出笼,要小心了。”梅林一手握着魔杖,一手握着石中剑,神色专注地感知着周围空间的变化。王哈桑的这次攻击目标毫无疑问依然是以立香为优先,虽然之前的幻术成功骗过了他,但要想再骗第二次可就难了。如果御主真的被斩首,他们这群人可就全完了。

“吾王!三点钟方向!”

听到梅林的提醒,亚瑟立即挥舞起誓约胜利之剑向右扫出,不出意料砍在了实处。王哈桑架着足有一人高的巨盾,抵住了王者之剑的横扫,左臂用力,竟将巨盾擎起,右手握着的巨剑在同一时间朝着亚瑟的胸口捅去。

燃烧着死气的剑刃穿破亚瑟外放出来保护要害的魔力护盾插入他的左胸,但从武器上却没有传来相应的触感。神情一瞬间恍惚,回过神来时才发现剑刃是从亚瑟的左侧腋下穿过的。

一击不中,王哈桑闪烁着幽光的瞳孔颤动了一下,然后呼得一声消失在亚瑟的面前。

冠位级别的气息遮断,同样是令人头疼的技能啊……竟然能在光天化日之下,离着如此近的距离堂而皇之地遁走,冠位刺客真是可怕呢~

梅林咂了咂嘴但脸上并没有露出因此而困扰的表情,反而嘴角微微有些上扬。

“吾王!六点钟方向,他朝御主去了!”

收到消息的亚瑟立即行动,再次在半路上拦截了王哈桑的攻击,但王哈桑依然没有选择与亚瑟缠斗,一击即走,丝毫没有犹豫。

奇怪吗?虽然你的气息遮断简直是敌人的噩梦啦,但是咱有千里眼哦~被罗马尼嘲笑为上位千里眼中最垃圾的现在视,没想到在战斗中这么有用吧?

即使是最顶级的气息遮断,甚至连冠位剑士的感知都能瞒过,但却瞒不过梅林的千里眼。只要是“活着”的生物,无论使用什么样的隐身技能,在现在视的千里眼面前都无处遁形。

罗马尼不是说过吗?梅林的千里眼最烂啦,顶多就是从阿瓦隆的塔偷窥整个地球罢了。

可是,没想到吧!罗曼酱!在战斗中最有用的千里眼既不是过去式,也不是未来视,而是咱的现在视哦!

梅林甚至可以想象到自己将上面一套说辞当面说给罗曼听的时候,他那翻白眼的有趣表情了。

哦呀,有点得意忘形了,现在还是专心战斗要紧,先把眼前的敌人扫除,然后去找罗曼,再把这些话讲给他听,就这么办!

……

就在亚瑟、梅林以及王哈桑三骑冠位缠斗时,其他从者也都做好了战斗准备。莫德雷德一马当先,宝具「隐藏不贞的头盔」发动,完全隔绝塞壬的精神干涉,一阵横冲直撞,很快就来到了幽灵船长的面前。厚重的铠甲借着疾驰产生的动能蛮横地撞在幽灵船长腐朽的身躯之上,没有任何花哨,完全的暴力突击,直接将幽灵船长的身体撞碎,化作漫天的黑雨淅淅沥沥地落在甲板上。

跟在她身后的德雷克与杰克也不甘落后,借着德雷克的枪弹掩护,杰克一跃而起,目标直指塞壬。浓雾、暗夜、女性条件全部满足,宝具「解体圣母」瞬间展开,自身速度提升到了极致,像一阵旋风一样掠过塞壬,落在了她身后十几米远处的甲板上。

被攻击目标的塞壬浑身僵直,但在下一刻便软了下来,整个身躯无声地炸开,凄惨的模样就连德雷克看了都有些浑身不自在。

幽灵船长和塞壬被相继狙杀之后,德雷克、杰克、莫德雷德、弗兰肯斯坦和库·丘林迅速朝敌方御主聚拢。

虽然幽灵船长和塞壬可以借助圣杯的力量复活,但仍需要一定的时间准备,而这个时间空档,就是他们拿下敌方御主的最好时机。

“啧,五骑从者同时围攻一个人类,这就是你们作为从者的尊严吗?”面对五骑从者的围攻,神秘人全然没有慌乱,缓缓起身伸了个懒腰,嘴角微微勾起一个弧度。

轰!

剧烈的震动将黄金鹿号与幽灵船带得大幅度晃动,原本冲向神秘人的五位从者在同一时间受到一股未知的巨力冲击倒飞了出去,滑行了几十米才堪堪停下。

“检测到剧烈的灵基反应!能量值在快速攀升!前辈,敌方疑似御主的单位不是人类,竟然是从者!职阶是——Alter-ego!”

“什么?!”

“现在知道为什么我能够如此自信了吗?”邪气凛然的声音从空中传来,吸引了包括在战斗中的梅林和亚瑟的目光。

下一秒,无论是立香还是玛修,梅林还是亚瑟,加拉哈德等一众由立香召唤出的从者眼中都露出了惊骇以及不可思议的目光。

“这怎么可能?!”

-------------------------------------------------------------

多码了五百字直到敌方御主真名解放,这样应该能猜到了吧?

無 賴 派

好想以开膛手杰克为题材写本小说,但是我上一个福尔摩斯相关的挖的坑还没填……【……】但是我真的觉得开膛手杰克与妓女的爱情故事很香嘛TT

好想以开膛手杰克为题材写本小说,但是我上一个福尔摩斯相关的挖的坑还没填……【……】但是我真的觉得开膛手杰克与妓女的爱情故事很香嘛TT

伊索的约三岁

《回忆录――摄影师》(4)

  清晨的阳光从窗子里射进我的房间,窗外看似充满生机活力的树其实已经有枯叶了,真可惜,把它拍下来吧,这样它就可以永远拥有旺盛的生命力了。

――――――――――――――――――

  早晨起床简单的吃了顿早饭又回想起昨晚的那位杀手先生,看着桌子上那张带有血渍的名片我陷入沉思。

“你难道对他不好奇吗?反正有他的名片,不如去找他合作?”亚兹拉尔拿起一片面包懒散地坐在沙发上吃着,我并不想理他,不过我的确想去找那个人。

  我按着那张名片上写的地址去寻找,那是一个小庄园,不同于其他庄园的是这个庄园里种满了玫瑰还没有下人来打理,这着实奇怪。...

  清晨的阳光从窗子里射进我的房间,窗外看似充满生机活力的树其实已经有枯叶了,真可惜,把它拍下来吧,这样它就可以永远拥有旺盛的生命力了。

――――――――――――――――――

  早晨起床简单的吃了顿早饭又回想起昨晚的那位杀手先生,看着桌子上那张带有血渍的名片我陷入沉思。

“你难道对他不好奇吗?反正有他的名片,不如去找他合作?”亚兹拉尔拿起一片面包懒散地坐在沙发上吃着,我并不想理他,不过我的确想去找那个人。

  我按着那张名片上写的地址去寻找,那是一个小庄园,不同于其他庄园的是这个庄园里种满了玫瑰还没有下人来打理,这着实奇怪。我抱着好奇的心打开了庄园大门,映入眼帘的是一大片一大片的玫瑰,各种颜色的都有,我实在不能把玫瑰花和昨晚的那个杀手联系在一起。

  “我就知道您会来的,您按着那张名片找到了我,请坐吧约瑟夫先生。”远处有一个高瘦的身影,我想那就是他了。我向那边走去看到他正坐在椅子上喝着咖啡。

  “哈,闲来无事来和您聊聊天,毕竟一个人呆着还是很无聊的。”

  “嗯?在下记得您有一个小管家?”

  “我的那个小管家自己去别的地方谋生了,他有他自己的生活,我仅仅给了他些钱、食物和水。”我拿起一杯咖啡品尝着“这咖啡味道不太好啊……”

  “那您说什么样的咖啡才好喝呢?我一直以来就是这样煮咖啡的。”

  “果然还是英国人啊,我亲手煮的咖啡比你煮的好喝百倍。”(我并没有在自夸,而是英国人弄的料理之类的……真的很难吃/喝啊!)

  我到了他庄园里的厨房看着墙壁上有些许爆炸的痕迹,就知道我面前这个英国人应该炸了厨房不下5次。拿出食谱,拿出咖啡豆,再摘几片玫瑰,一杯咖啡就这样被我煮好。我一边给他演示着一边给他说明,看似他在认真听讲但其实他一脸痴相地看着我我感觉挺方。“哦,对了,不要忘记最后最重要的一步:要加双倍的糖和双倍的牛奶,这样的咖啡是最美味的。”

  他拿起我煮好的咖啡尝了尝笑着说:“谢谢您了约瑟夫先生,这的确是很美味的咖啡,就是太甜了。”看着他这欠揍的笑我属实想揍他一顿,但绅士的品格不允许我这么做。

  “既然你会了我要回去了,以后再聊”我面无表情地扭头就要走人,他突然抓住我又来了一个欠揍的笑。因为杰克要比我高很多力气又大我也没什么办法“杰克先生,您还有事吗?”我忍着怒气,面带微笑地和他说着。

    “在下并没有学会哦~考虑手把手教吗约瑟夫先生?“不同意?要不我们做笔交易吧约瑟夫先生,我已经猜到您的相机是用来干嘛的了,是用来收集灵魂的,对吧?”我听到后脸上写满了震惊。

  “看来我猜对了,你知道我是个杀手,如果您能帮我的话我也能帮您收集很多灵魂,这笔交易可不亏啊。”

  我思考片刻后答应了他,为了哥哥,我可以做一切,只要他能回来就好。

  “可以,我帮你把证据销毁的一干二净,你帮我收集更多的灵魂,这笔交易我做了,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他哼着小曲,我并没有听出那是什么曲子,现在想来可能是英国一首古老的曲子的改版,当时只是觉得好听

  之后的一段时间,他依旧在晚上穿上那身风衣,戴着那顶帽子,戴上那幅骷髅面具隐身在雾中惩罚着那些罪恶的灵魂;而我把那些犯罪证据拍下,那些证据顿时消失不见,他杀了人后我拍下尸体的照片,就像这些小巷什么事都没发生。

  在这样的配合下,我们一星期内连犯多案,看着那些警察毫无头绪的样子他倒是很开心,虽然在遇到我之前他犯案时警察也不能破案。

起司康饼

【杰殓】你们从未见过的说唱手杰克

开膛手杰克x入殓师。雾都老男人与表面洁癖内里爱分尸的小鲜肉之间不得不说的那些关于彼此五脏六腑的事情。

今天开始开新坑啦,其实之前感觉上的打击还没好,很是茫然了一下,但是生命不息创作不止,于是我又肥来了。本篇文的灵感来源于我的橘友的一次笔误,以一字之差创造了梗源,于是决定写下来。这篇脑洞实际上是一篇架空,是最初杰克与卡尔的恩恩怨怨哟~各位看官请慢用~

——————————

CHAPTER.1

         作为所有杰克中资历最老,最为鲜活的一个,这个世界的杰克时常以“你爸爸我”的身份自居。百年前...

开膛手杰克x入殓师。雾都老男人与表面洁癖内里爱分尸的小鲜肉之间不得不说的那些关于彼此五脏六腑的事情。

今天开始开新坑啦,其实之前感觉上的打击还没好,很是茫然了一下,但是生命不息创作不止,于是我又肥来了。本篇文的灵感来源于我的橘友的一次笔误,以一字之差创造了梗源,于是决定写下来。这篇脑洞实际上是一篇架空,是最初杰克与卡尔的恩恩怨怨哟~各位看官请慢用~

——————————

CHAPTER.1

         作为所有杰克中资历最老,最为鲜活的一个,这个世界的杰克时常以“你爸爸我”的身份自居。百年前的雾都对于罪犯来讲是最好的年代,没有监控,没有血液鉴定,他完成自己的艺术作品,餍足后扬长而去,匿迹于雾中,没有任何一个警察能捕捉他的踪迹,他是没有麻雀的螳螂。

        六副完美的脏器,这是他引以为傲的记录。“解剖即是艺术”他常在名为“咱们杰克”的家庭会议上作为标题提出,然而他只能面带微笑看着那两个整日以开关停尸房的门惊吓去博物馆参观的小姑娘为乐和沉溺于与秃头雇佣兵玩捉迷藏不可自拔的后辈。

        仿佛看着地主家的傻儿子。 

        “家门不幸。”杰克扣着手术刀面无表情想着,手下的女人平静而安详。她当然还活着,杀人的勾当他放弃很多年了,伦敦的警察太过无聊,那些已为人母的妓女也令他感到乏味。他褪下手套,回头看了一眼病床上的女人,刚刚经历过剖腹产的女人即使憔悴也能看出来正值黄金年龄的风韵,与从她子宫中取出的皱皱吧唧的丑东西是全然的不同。

        是的没错,他,开膛手杰克,现在是一名剖腹产偶尔兼职无痛人流的医生。至于为什么选择这个行业,我说过了,解剖即是艺术。

        他走出病房,焦急等待的男人迎上来向他询问妻儿的状况,仿佛留声机般机械而迅速的说完他已重复了几百遍的话,留下仍旧一头雾水的男人快步离开了这个念做病房写作仓库的地方,动作迅捷一如当年离开案发现场。

        当他安放好手术刀坐下来喝一口热茶时,躁动的情绪才略微有些缓解。剖腹产医生是个很好的身份,在他为自己的剧本谢幕之后,这是最能为他带来新鲜内脏触感的职业了。那些穷苦人家,一个无照的医生,破败的仓库,一张看起来便不是十分干净的病床,亮度约等于路灯的应急灯就可以满足他们的需求。他们没有更多的财富提出更高的条件,也因此方便了他——不那么合法的将人开膛破肚——的癖好得到了满足。

        当然,今天他的躁动并不是因为时隔几月又一次触摸到新鲜内脏,虽然这对夫妻在不合时宜的时间找上门来让准备好的一切变得有些紧凑——他绝不会放弃任何一个与脏器接触的机会。但如若因此而错过了这件事,他一定会因为刚刚没有造成医疗事故而后悔致死。

        他要去参加自己的葬礼,现在,时间刚刚好。 

———————————————————————————

        开膛手杰克是个魔鬼,毫无疑问。就在魔鬼骇人的事件过去五年后,伦敦的警官终于给出了人们想要的答案:又一个被他视为目标的女人从衣服中掏出了枪射杀了他。这条消息使伦敦震动,很长一段时间里开膛手的怪诞令这个雾都的某项灰色事业得到了良好的整治,丈夫们不会因为诱惑而离开发妻的被窝,而白教堂的片警们则失去了一些以权谋私的难得机会。不过就在今日,这如禁令一般的忌惮就要被解除了。

        人们从四面八方而来,为了看看那传说中的杀人犯最后的笑话。他们互相并不认识,甚至也不认识即将入土为安的那个人,只是为了自己蠢蠢欲动的猎奇心而聚在一起高谈阔论着,侃侃而谈的姿态宛如他们前几日在广场做了演讲的市长先生。他们的相处是那样融洽,每一个人都像是研究了开膛手杰克许多年的专家遇到了彼此志同道合的伙伴。墓园里的气氛美好得就像是这里即将进行的不是一场葬礼而是疯帽子的茶话会。

        这个情景真是怪异又可笑,他们谁都不认识那个躺在棺材里的可怜人,不知道他姓甚名谁,不知道他的前尘往事,仅仅只是被告知这个人是消失了五年的连环杀手就足够令他们欢欣鼓舞了。杰克冷眼看着这一切,他就站在人群中间,黑色的大衣,里面的一身也是黑色的,举着黑色的伞。他大摇大摆地来到这里,听着一群陌生人苍蝇式的滔滔不绝,没有一个人意识到那个躺在那里断了气息的是个冒牌货。

        哦,有人注意到他的孤独了。杰克看着一个人向他走来。那是一个青年人,看起来似乎急于为自己的理论找一个忠实的听众,于是他在对方开口之前用更加快速,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杰克先生真的是一位十足的绅士,他对于解剖艺术的追求令我叹为观止,无论是作案手法或是逃脱技巧,不得不说,他是最具有伦敦艺术精神的一位伟人。”

        对方几近脱口而出的开膛手杰克抨击论哽在喉中,一口气不上不下直至脸涨得通红。他落荒而逃,一边离开一边用诡异的眼神一步三回头瞅着杰克,仿佛看到了本年度最佳开膛手杰克模仿犯。如若再多说一句话他可能就会怀孕……哦不是,变成下一具尸体。事实上,我们不得不夸奖这个年轻人还算精准的直觉,杰克不是一个会轻易动手的人,我说过,他是有自己的美学追求的,但他一旦动手,也绝不会给对方掏出枪的机会。

        真是愚蠢。他蹲在即将下葬的棺材旁,百无聊赖地观察这个被强安上六条人命罪名的陌生人。嗯……地中海,一副刻薄相的眉眼,看起来不像是沉溺于声色的人,也只能看到这里而已了。入殓师将他打扮得一尘不染,他表情看起来真是太安详了,仿佛没有枪子贯穿他的腹腔而是寿终正寝一般。他的衣服也没有一丝褶子,杰克可以保证即使在这个人生前也绝没有如此齐整过。一切可以从身体上获得的信息在入殓师巧妙的清洗下早已不复存在,待到盖棺,也就定论了。这个不知姓甚名谁的可怜人永远顶着别人的名字,替人受过,带着不是祝福而是唾骂葬在了这个阴沉沉的墓园里。

       而杰克本人呢?他仍旧逍遥法外,自由自在,他甚至用自己的合法收入在教堂里买了一块地,在他死亡之后,会有人帮他在那里立一个算得上妥帖的墓。别误会,他可不会是什么虔诚的基督徒,只是若能在死后给那些自以为是的神们带来一些不愉快的话会令他的灵魂兴奋到颤栗的。

        “先生。”一只带着白手套的手掌在他眼前晃了晃,他循声望去,青年淡漠的面庞映入眼帘,浅灰色的碎发散在额首遮住眼睑的部分,从杰克的视角看来几乎掩盖了他所有的情绪。他一丝不苟地为躺在棺材里的人做最后的整理,抚去逝者衣领上并不存在的折痕。“先生,要合棺了。”他轻声催促道。

        于是杰克只得离开那个他不过打量了一两眼的替死鬼,悄然离开逐渐围拥过来的人群——他没有任何兴趣毕恭毕敬地向一场闹剧的演出者献上鲜花。他退后几步落在人群的最后头,视线却看向了那个向陌生人给予最后尊严却又冷漠无比的入殓师。

        一个有着洁癖干净无比却以死亡污浊为生的入殓师。洁癖这件事是显而易见的,无论是自身也好,工作也好,对一尘不染这件事都万分的执着。除却洁癖,杰克想不到任何理由让这个入殓师宛如做慈善一般为一个臭名昭著的杀人犯做如此精致的妆容。当然,不排除这位入殓师工作认真,心地善良,但杰克相信,在此时的雾都,与善良挂钩者约摸早已尸骨无存。

        牧师站在一旁敷衍地祷告,他应该也是“开膛手杰克必死会”的成员之一,若非还维持着他基本的职业操守,杰克相信他会更愿意用祷告词呼唤撒旦而不是父神。而一旁的观众们则不需要担心职业是否对口了,他们毫不掩饰地恶意笑着,畅快恣意,宛如正义的化身,殊不知鱼目混了珠,他们在别人眼里也变成了配合演出的跳梁小丑。

        “阿门。”随着牧师最后一句话音落下,入殓师上前一步掀开先前盖住墓碑的薄布,“开膛手杰克在此长眠”几个字出现在墓碑上,这大概是众人对这个杀人犯最后的善意了,至少墓碑上并没有出现什么破折号后加上类似“一个该下地狱的反社会分子”,或者是“道德的蛀虫”这类评语。但是当这几个字出现在杰克眼中时,起初是震惊,随即而来的是难以言喻的愤怒,宛如坐了一次跳楼机——反方向的那种。中文很难解释清楚,所以我给你们翻译一下,杰克先生的墓志铭如此写着:

        “Jack the Rapper is sleeping here.”

        对了,顺带一提,杰克先生的官方称呼是“Jack the Ripper.”

【发芽】

【杰佣】采访

杰克:你再喝一口试试?

奈布:不敢了(下回再偷)

(作者悄咪咪:筒子们可以的话记得小红和小蓝哦,谢谢支持!!!)

论:安静可以成为一种存在的生活方式嘛?

题记:

所有的合适都是

两个人的相互迁就和改变

没有天生合适的两个人

两个人朝着相同的方向努力

就是最好的爱情 ​​​

正片:

杰克:其实如果没有小先生在家,家里真的和没人一样,指不定还带着点阴森(本人不是人),在下估摸着以前自己在家可能会待在画室画着一些疯狂的画,画着画着指不定还会忽然笑出来(很诡异的笑声),然后下一秒又没有情绪的干掉眼泪,每个带着星空的夜晚,开膛手一旦寂寞,一些红色的玫瑰指不定就插在哪位小姐...

杰克:你再喝一口试试?

奈布:不敢了(下回再偷)

(作者悄咪咪:筒子们可以的话记得小红和小蓝哦,谢谢支持!!!)

论:安静可以成为一种存在的生活方式嘛?

题记:

所有的合适都是

两个人的相互迁就和改变

没有天生合适的两个人

两个人朝着相同的方向努力

就是最好的爱情 ​​​

正片:

杰克:其实如果没有小先生在家,家里真的和没人一样,指不定还带着点阴森(本人不是人),在下估摸着以前自己在家可能会待在画室画着一些疯狂的画,画着画着指不定还会忽然笑出来(很诡异的笑声),然后下一秒又没有情绪的干掉眼泪,每个带着星空的夜晚,开膛手一旦寂寞,一些红色的玫瑰指不定就插在哪位小姐的肠子里随风摇曳了。

杰克:现在稍稍有些不同在于,我画画的时候,有位很没有耐心的小先生会偷偷背着我把红色的颜料板换成绿色,或者没有理由的突然瘫在我怀里囔囔着“啊——好无聊啊,画画究竟有什么好玩的啊,还不如出去扔那该死的飞镖有意思”,甚至有一次直接把我的画笔抽走了,很用力的把我的头转过来就为了向我展现一下他的表现欲——他跳起了他里的廓尔喀舞蹈,如果那能称之为舞蹈的话……

奈布:怎么,还要我解释嘛?好吧,虽然麻烦死了。是这样,我当然不了解那个伪绅士的之前的生活,也无意去窥探。嘿,可是你知道嘛?这太过分了,简直比让我吃他做的仰望星空派还要过分。他居然喜欢画画!!!我的老天,我发誓我对这玩意没有任何兴趣,我浑身上下没有一点跟艺术相关的东西,就这样我tm都看的出来那个伪绅士画的绝对不是正常画,你见过草地上排例着无数死去僵直的乌鸦吗,那翻着白眼的乌鸦差点没让我从沙发上翻下去,可恨的是他居然想要把草还涂成红色!!!这能忍?所以我果断纠正了一下他那严重的红绿色盲症。

他每次画画都能让人发疯,你问为什么?老弟,你该明白,要你坐在沙发上一整天你也会疯的,我甚至觉得坐在那投飞镖都比那有趣的多,要知道,我快把十环的把射穿了。

哎……真的,老实说我想改变他一点,都一起住了那么久了,他真的好像一点都没进步,最近一次,我居然发现他在画自己的骷髅画像,我从来没有这么恐惧过,我想都没想的夺过了他的画笔,他好像生气了,被监管者追到死角我都手心都没出过汗,没有办法,我用从舞女那看来的蹩脚舞蹈混了过去,但愿他没看出来……

杰克:我放下画笔了,不是厌恶画画了,只是没有了灵感来源,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混乱的线条找到了某种规律慢慢朝一个方向组合,那种画开始变得完整,就像大海里开始有了鱼,天空上出现了鸟,房屋里有了贤惠的妻子和有责任感的丈夫,这太正常了,这已经不能称之为抽象画。

我尝试把之前的画作补完,糟糕的是我已经快要不太记得我原来想创作出来的自画像长什么样子了,也许我已经不再适合当一位画家,当然也不再适合当一位现实里的开膛手。

奈布:哈?你说伪绅士最近怎么样了?你问我就说那我岂不是很没有面子……你说一块黑森林蛋糕?!!成交!(果断)。

他嘛,倒不怎么画画了,真令人欣慰,他终于注意到我了,每天准时准点的在家做饭,有时候会写一点让人看不懂的诗,应该写的还不错吧,天天读给我听,读完就一副很希望我点评的样子,我是谁?集智慧与力量为一身的萨贝达!我先是皱皱眉头不能让他太骄傲,然后要含蓄的慢慢点头给他一点信心,他就乖乖就范了,吻我,开始……呸,(架刀)你刚刚什么都没听见!

杰克:我爱上速写了,以前没发现过这样的珍宝真是我的失误。小先生很调皮,正因如此他睡着的时候很可爱,所有的面部棱角在那一刻似乎都在光的渡色下变的柔和起来,让我情不自禁的想到蔚蓝色的大海,平静,柔和,包容,大约他内心的本质其实就是如此,可能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过,真的——很让人心动,那个时候我就觉得自己才是天地下的幸运儿,我发现了这个在战争中遗留下的天使,并且成了我的爱人。

我太幸福了,简直难以相信,也许我幼时所遇到的所有苦难都是为了在这一刻,可以安静的看着他,拥有他,照顾他,我要记录下来,但不能像约瑟夫那样用相机,我认为那是没有灵魂的,那速度太快,只会留下冰冷的薄薄一张相片,速写和写字是最好的选择。

是的,我也在用写诗的方式在记录着他,那是一首首用我的心脏处的爱恋与指刃上下滴的罪恶所融合而成,我每天都读给他听,可惜,他不明白,他每次一皱眉点头我就知道,他还不明白这一切,不过,没关系,我可以等,我的时间还很长……

奈布:又找我?没问题,一瓶伏特加就成,快快快,我快憋死了。

(刚用手指掀开瓶盖,低头就看见一缕缕的雾气从鞋跟往前面弥漫过来……)

(缓缓转头……)伪绅士,啊不,杰克,你听我解释,我下次不敢了,真的,别……

(被人干脆利落的抱走了……)

记者:结果还是没喝到酒喔,采访也泡汤了,well,如您所见,爱情是什么?不过是在共同的前进中互相迁就着罢了,随风而逝的岁月,是安静中温和的催化剂,沉淀下所有金灿灿的回忆,成为独属双方的宝藏……嗳,说白了可不就是共同经历嘛。吵闹是高调宣誓的证明,而安静,是心照不宣的爱,也许,不失为一种存在方式吧。

最后,真诚感谢您的收听,谢谢。

木木枭为何如此可爱
好了好了不勾线了就这样了出场角...

好了好了不勾线了就这样了
出场角色都是愿意一发单抽来我家的白毛大可爱们,夏洛克也十绊了索性私心画进去了诶嘿嘿

从下往上分别是我自设,小杰克,天草,艾德蒙,詹姆斯还有夏洛克
然后跟昨晚相比我改了不少地方,

比如什么艾德蒙的帽扣啊,天草头上的角色趴趴啊,小杰克的发卡啊,夏洛克和詹姆斯的领带扣啊之类的www

好了好了不勾线了就这样了
出场角色都是愿意一发单抽来我家的白毛大可爱们,夏洛克也十绊了索性私心画进去了诶嘿嘿

从下往上分别是我自设,小杰克,天草,艾德蒙,詹姆斯还有夏洛克
然后跟昨晚相比我改了不少地方,

比如什么艾德蒙的帽扣啊,天草头上的角色趴趴啊,小杰克的发卡啊,夏洛克和詹姆斯的领带扣啊之类的www

野麓boom
传个玩玩x)老早以前摸的女鹅(...

传个玩玩x)老早以前摸的女鹅(背景是网图x)

传个玩玩x)老早以前摸的女鹅(背景是网图x)

不抖腿少年弥撒卡桑
开膛手杰克(术) 暗黑魔法师女...

开膛手杰克(术)

暗黑魔法师女儿

大可

开膛手杰克(术)

暗黑魔法师女儿

大可

不会画画的叶猫子

p1,p2依旧是快乐滤镜(?  p3戴囗罩,防止病毒网上传染给杰克(大误)最后原图

p1,p2依旧是快乐滤镜(?  p3戴囗罩,防止病毒网上传染给杰克(大误)最后原图

起司屋

猫喜欢开膛手杰克

p2是前年画的脑洞了这次算扩展一下,不过这次假设的是粉色大猫猫和杰克是能互相看到的,感觉他们俩性格上搞不好还挺合得来_(:з」∠)_

吉良为啥知道透明宝宝是我瞎编的,我只是想让无敌的承太郎出个镜(挨揍)

不是替身使者的master估计看不太懂,所以说有双厨吗……(回音回音)




猫喜欢开膛手杰克

p2是前年画的脑洞了这次算扩展一下,不过这次假设的是粉色大猫猫和杰克是能互相看到的,感觉他们俩性格上搞不好还挺合得来_(:з」∠)_

吉良为啥知道透明宝宝是我瞎编的,我只是想让无敌的承太郎出个镜(挨揍)

不是替身使者的master估计看不太懂,所以说有双厨吗……(回音回音)





伍佰今天也咕了呢
“老公,你好骚。” 是摸得《错...

“老公,你好骚。”

是摸得《错过天堂》的爪爪稿子~

私心打了cp的tag,但毕竟文章cp就是杰佣

“老公,你好骚。”

是摸得《错过天堂》的爪爪稿子~

私心打了cp的tag,但毕竟文章cp就是杰佣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