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异域

11078浏览    346参与
AsC
日落之后 鬼市开放交易

日落之后 鬼市开放交易

日落之后 鬼市开放交易

KC_HOOOO

夜芒05

  与外面的滚烫燥热似乎隔绝,会堂里冷气开得十足,空气也僵成冰似的,所有议员和嘉宾都大气不出,盯着正中间拿抢抵着人质的人。门口的警察围了好几大圈,把人群挡在外面,当然,还有在里面的暴乱分子。

  

        可是人群源源不断地挤在门口,高声叫喊着一堆乱七八糟的口号,虽然传到会堂里的声音只剩下了不深不浅的嘈杂,听不真切,却炸翻一层层危险的猛浪。


  “她只是一个记者,你们要什么,给我说。”刚刚当选的新市长加里克平稳着声线开口,打破僵冷的空气,微张的鼻孔压抑着他的愤怒。


  “要你的位置,你给......


  与外面的滚烫燥热似乎隔绝,会堂里冷气开得十足,空气也僵成冰似的,所有议员和嘉宾都大气不出,盯着正中间拿抢抵着人质的人。门口的警察围了好几大圈,把人群挡在外面,当然,还有在里面的暴乱分子。

  

        可是人群源源不断地挤在门口,高声叫喊着一堆乱七八糟的口号,虽然传到会堂里的声音只剩下了不深不浅的嘈杂,听不真切,却炸翻一层层危险的猛浪。


  “她只是一个记者,你们要什么,给我说。”刚刚当选的新市长加里克平稳着声线开口,打破僵冷的空气,微张的鼻孔压抑着他的愤怒。


  “要你的位置,你给吗?”


  “愿赌服输的道理,我想你们盖尔先生不会不懂。你绑一个小记者做人质——”


  “加里克市长,”对面的盖尔头发油亮,西装笔挺,高声打断他的话,“毫无根据,我想,没有给我扣锅的道理吧,今天这事,与我没有任何关系。至于到底是什么人指使,市长不如问问自己得罪过谁呢?”


  顾钧在角落里站着皱紧眉头,心里一清二楚这老狐狸的话术之精明,把自己开脱干净,还反咬加里克一口,和暴恐分子扯上关系的人,身前身后怎么可能会干净。


  当然,他这个叔叔也的确不干净就是了。而这些暴恐份子,又怎么可能只是简单的想报复社会,他今天装成保镖随行跟着他叔叔来这里,就是知道对面一定会搞出什么事情,果不其然。


  “少他妈废话!”拿着枪的人又把枪口往人脖颈上怼了怼,“你给不给?!”


  “有本事你就杀了她。你觉得我在意?”


  “我当然可以杀了她,但她可是个中国人,加里克先生,”那人一把扯过记者手里的包,记者的嘴被捂着,只能发出呜呜的挣扎声。所有的东西乒呤乓啷跌在地板上,证件散落一堆,“临时签证,来工作的,你敢吗?”


  加里克的脸色白了又青,眼睛眯了一眯,“我们做个交易吧,人,你带走,位置的事情,再谈,现在把你们的人给我撤走,停止这场暴乱。”


  劫匪手里的刀丝毫未松,但开始架着人质一步步往外。在场的议员都松了一口气,开始跟着往门外走,想要赶快离开这个生死难料之地。


  外围的警察举着抢,为所有的议员和工作人员开出一条道,人群的嘈杂喧闹在顾钧的耳边逐渐清晰,一抹刺眼的红色闯进了他的眼睛,似乎就要往歹徒的方向冲过去。


  他反应了两秒,想起了她是谁,尽管她的脸已经被油漆污染得不成样子。


  他拉过身边的人,低声命令,“那个满身油漆的女人,把她带走。”


  “少爷,您还管这种闲事?”


  顾钧猛拍了一下他的头,骂道,“你脑子被驴踢了?她要坏事。”


  “是,是,马上就去。”


  

  水流声哗哗的,在安静的洗手间里显得格外刺耳,简溪抬眼看着镜子里,确认着这个浑身油漆,狼狈不堪的人就是自己。她对着水流,使劲地搓着双手,手搓疼了,也被凉水冲得麻木 ,却始终搓不掉那些鲜红。


  “咚,咚”。顾钧轻叩了两下门,推门进来,把一大瓶橄榄油放在洗手台上,“用这个吧。”


  “让我走。”简溪没有抬眼,把瓶子往手上一顿猛怼,红色的油漆混着自来水顺手指流下,像是血水在流淌。


  顾钧像是没听到一样,把手里的手提袋递给她,“洗好了就换身衣服。”


  “我说让我走。”简溪没有伸手,又重复了一遍。


  顾钧没有回答,手还是伸着。


  “你有病?”


  “不光不说谢谢,还骂我?”他把袋子强行塞进她手里,“你以为你出去救得了她?要不是我看见你了让人把你拉走,现在脖子上被架着刀的人就是你你明白吗?”


  “和你没有关系!”简溪厉声打断了他的质问,眼前夏沐沐被那个恐怖分子捂着嘴架着刀的样子挥之不去,她一定看到自己了,而自己又一次无能为力,又一次离开,又一次眼睁睁看着她被带进火海。


  顾钧呼了口气,发狠似的把她的手举过头顶摁在墙上,嘴角勾起一抹似是而非的笑,盯着她说,“姑娘,有些时候呢,别太犟了,我知道她在哪,你想救她,就听我的。”


  他灼热又危险的气息喷在她脸上,带着蛊惑般的命令。


  简溪的手动弹不得,只得退让,“你想让我做什么。”


  “进去换衣服。”他抓着她手腕的手松了劲,指了指简溪手上的袋子。


  简溪无奈,转身进了隔间,翻出袋子里那条黑色的紧身连衣短裙愣怔了。


  他疯了吧,他想干什么。


  还是说,他平时见的女人都穿这样。


  但她看了看自己被油漆泼得面目全非的白衬衫,还是无奈脱下来扔进垃圾桶,换上了那条裙子。裙子紧得让她浑身别扭,不知道是自己没穿过这样的裙子,还是尺码太小。


  她理了理领口,拉着裙摆往下扯了扯,走出卫生间。看见靠着走廊的墙壁等她的Jason,竟然感到一丝不知所措。


  听到动静,顾钧的目光从地面上抬起来,看到穿着紧身裙的简溪,呼吸一滞。


  他这辈子,见过太多的女人,她们要么浓妆艳抹风流圆滑,要么低眉顺眼唯唯诺诺,却从来没有人会像眼前这个姑娘一样,把一身风尘气的黑色紧身裙穿出脱俗感。


  简溪见他盯着自己不说话,一时间有些羞恼,“你到底要我做什么?”


  他收回目光,淡声说,“走吧。”


  坐在黑色的越野车上,简溪后知后觉得感到脊背发凉,她根本不应该相信眼前这个只见过一面的人,即使是救了她的命。她努力平复了一下一整天纷乱的心情,却发现很是徒劳,只好烦躁地开口,“这是去哪?”


  “去我家啊。”驾驶座的人回答得不以为意。


  “你…你家?!”


  “你浑身油漆,不洗一下?”


  “我可以回自己家洗。”简溪绷着脸回道。


  “我说了,按我说的做,我有事需要你。”


  “那你为什么不让我去你家换衣服?”


  顾钧淡淡的瞥了她一眼,“怕你弄脏我的车。”


  “…”


  简溪不再说话,从换下的裤子口袋里掏出手机,电量已经所剩无几,还有七八个未接来电,她迅速地点开肖杰的号码默默打字,


  “杰哥,随时定位我手机。”


  短信发出,她呼出一口气,收到信息的肖杰却几乎抓狂得要疯掉,立马掉头停止了寻找,给白轲打电话,“喂,白队?你妹妹要搞事了,通知你一声。”


  “什么?”对面的白轲还没有反应过来。


  “我回局里盯着她的实时定位,你忙你的。”


  白轲哽在了电话那头,好半天,只是叹了口气,“辛苦了,有什么事及时告诉我。”


  说罢,他挂断电话,走进了面前的旋转门。

  


  

  

别样历史
古代君王为何一定要征服西域?别被糊弄了,西域不单单有异域美女
古代君王为何一定要征服西域?别被糊弄了,西域不单单有异域美女
阿白
免费服设,望喜(。・∀・)ノ゛...

免费服设,望喜(。・∀・)ノ゛

点赞关注评论,即可拿去

随便改(。ゝω・)b゙(我上色不咋地,完成度也

不咋地所以想怎么改就怎么改,嘿嘿嘿(ง ˙ω˙)ว )

不能商用,不能售卖(怎么可能会看得上呢)

这两天还会出两套免费服设的ヽ(´Д`)ノ,让我的灵感涌现吧

免费服设,望喜(。・∀・)ノ゛

点赞关注评论,即可拿去

随便改(。ゝω・)b゙(我上色不咋地,完成度也

不咋地所以想怎么改就怎么改,嘿嘿嘿(ง ˙ω˙)ว )

不能商用,不能售卖(怎么可能会看得上呢)

这两天还会出两套免费服设的ヽ(´Д`)ノ,让我的灵感涌现吧

辞心渡

一幅异域风的画,主色调是黄色,最终的画面效果还是比较满意的。

一幅异域风的画,主色调是黄色,最终的画面效果还是比较满意的。

Silecet蛇牙

茄子cos————

因为找太太定制的假发还没到,所以只好先拿了另外一顶在学校里试拍下(躺)

茄子cos————

因为找太太定制的假发还没到,所以只好先拿了另外一顶在学校里试拍下(躺)

Y.A.O & Co Store

波西米亚钩花背心民族风编织短款小吊带针织镂空罩衫上衣6色可选.


购买地址在下方微店或者闲鱼.


.

微店: Y.A.O&Co

闲鱼: YAOandCo


波西米亚钩花背心民族风编织短款小吊带针织镂空罩衫上衣6色可选.


购买地址在下方微店或者闲鱼.


.

微店: Y.A.O&Co

闲鱼: YAOandCo




微醺苏打

丁程鑫|倾城

(1)

剧情原创

🚫搬运 二改二转

🚫上升真人

⚠️有私设 OOC预警

异域女子 × 中原少爷


——————————————


       论雾都,哪一家未曾听闻丁家姐弟的美貌?


       丁家是极富的商贾之家。按理来说,哪个富家老爷不多纳几个的?妻妾成群,膝下多儿女,岂不人生一大美事哉?可这丁家老爷,偏偏就是那画本儿里的痴情男儿——大半辈子了,与发妻恩爱如初,不曾再娶...

(1)

剧情原创

🚫搬运 二改二转

🚫上升真人

⚠️有私设 OOC预警

异域女子 × 中原少爷


——————————————


       论雾都,哪一家未曾听闻丁家姐弟的美貌?


       丁家是极富的商贾之家。按理来说,哪个富家老爷不多纳几个的?妻妾成群,膝下多儿女,岂不人生一大美事哉?可这丁家老爷,偏偏就是那画本儿里的痴情男儿——大半辈子了,与发妻恩爱如初,不曾再娶。


       半辈子长情,丁夫人为丁老爷诞下两个孩子,一男一女。这对姐弟不知前世是何仙人,随着年长,竟愈加生的俊美,惊艳四方。提亲的自是不少,可惜大小姐早已在年少之时心悦于人,在长辈的祝福下早早地成了婚。


       又说,多少权势家为了商场上的那些儿事,欲将女儿让丁老爷给收了,当个小妾。愣是没成。


       爹是没法儿塞了,还不得往小少爷身上匀匀?


       那时候,丁小少爷尚且年少,可每日前来说亲的人却已踏破了门槛——不知少年人又勾了哪位少女的心思去。丁父母并非迂腐之人,一生的相爱令他们知晓,定要让儿女许婚于心悦之人,才不枉为人父母。


       事业有成,儿女双全,他们只求一切顺遂。


       很快,丁少爷到了适婚的年龄。


       方圆百里的人家纷纷表出诚意,但不知是何原因,丁家皆无乐观的表示。人言道,这丁小少爷的貌美,看人的眼光也高着呢,一般女子他可瞧不上。


       这话确是带有些其他意味在,但丁程鑫——小少爷的名声却是好着——风度翩翩,才华横溢,知方有礼,若是做了哪家的女婿,定是那家修了八辈子的福气。



-


       一路颠簸,总算由大漠来到了这中原。


       中原之地处处山清水秀,生机遍布,让你是好生新鲜。大漠儿女风情开化,仅仅是你的一身红绸便引来不少的瞩目。


       “阿妈,我们什么时候到啊?”


       你摇了摇一位美艳的妇人的臂,开始撒娇。这便是你的母亲。妇人笑着,抚上你的头。


       “阿翎乖,不远了。我们先到客栈歇脚,整顿一下就去丁家。这回是个重要生意,不能耽误。”


       “噢……阿妈,你可知……那丁家的少爷是个怪人?”


      自靠近雾都起,这丁小少爷的故事便传进了你的耳中。只不过,对于此人未曾有个定数——一会儿他美貌倾城,一会儿又脾气古怪;一会儿知书达礼,再一会儿又成个花瓶了。


       你们家是出名的异域商人,时常行到不同地区做买卖。而此次远行的目的地恰好正是丁府,要说不好奇定是假的。


       随着时间不断的推移,你愈加期待见到他,那个活在别人口里的人。



-

待续

山气

不看、不听、不说


【自我蒙蔽的爱意】

【不愿细听的真心】

【无法诉诸的情感】

不看、不听、不说


【自我蒙蔽的爱意】

【不愿细听的真心】

【无法诉诸的情感】

陈建Sir
自驾川西318川藏线,意外一脚穿越到了异域星球,不得不……
自驾川西318川藏线,意外一脚穿越到了异域星球,不得不……
洛雨不起风

喜欢这种奇异的风格哈哈

喜欢这种奇异的风格哈哈

-Chicker-
以鸟蛇为灵感设计的服装,人物配...

以鸟蛇为灵感设计的服装,人物配饰均为银制(鸟蛇的蛋壳)。算是一张初稿以及这次设计大赛的第一张完整摸鱼(bushi)后续如果再产出的话应该会更多地从原著寻找灵感吧。

以鸟蛇为灵感设计的服装,人物配饰均为银制(鸟蛇的蛋壳)。算是一张初稿以及这次设计大赛的第一张完整摸鱼(bushi)后续如果再产出的话应该会更多地从原著寻找灵感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