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异库

50858浏览    143参与
赭墨若点辰
填个问卷玩玩,图源见水印 画画...

填个问卷玩玩,图源见水印

画画好难(大声

填个问卷玩玩,图源见水印

画画好难(大声

昼夜

我永远喜欢古灵仙兄弟(´▽`)ノ♪

我永远喜欢古灵仙兄弟(´▽`)ノ♪

🦈🦈爱磕糖
万圣节 ,也是某个小朋友的生日...

万圣节 ,也是某个小朋友的生日,大魔王生日快乐!不给糖就捣蛋哦!🎃

万圣节 ,也是某个小朋友的生日,大魔王生日快乐!不给糖就捣蛋哦!🎃

乌舟子
七夕快乐~勉强赶上了 私设的现...

七夕快乐~勉强赶上了

私设的现pa

没错背后真的是城墙真的是银杏真的也是夹带私货很严重的作业

七夕快乐~勉强赶上了

私设的现pa

没错背后真的是城墙真的是银杏真的也是夹带私货很严重的作业

暁

画了妈咪们的本子里最喜欢的大正设定

p2是花店双子涂鸦

画了妈咪们的本子里最喜欢的大正设定

p2是花店双子涂鸦

筛骨迷路

“穿着别人的衣服,拿着别人的权杖,在外面行走的感觉如何啊,杀人犯?”

“……”

“你想杀了我?那就应该……在一开始就动手!”

“你—— !”

“哈哈哈,开玩笑的开玩笑的。”


我还挺喜欢这段的。

大库有点病病的感觉,是我爱的疯批美人了(?)

p2大库单人

“穿着别人的衣服,拿着别人的权杖,在外面行走的感觉如何啊,杀人犯?”

“……”

“你想杀了我?那就应该……在一开始就动手!”

“你—— !”

“哈哈哈,开玩笑的开玩笑的。”



我还挺喜欢这段的。

大库有点病病的感觉,是我爱的疯批美人了(?)

p2大库单人

赭墨若点辰

“你好轻呀!”


参考见P2

“你好轻呀!”


参考见P2

筛骨迷路
其实有时候我会想 想要是“恶魔...

其实有时候我会想

想要是“恶魔之子”是我

就好了


“我啊,一直在想,”

“想要是‘恶魔之子’是你就好了。”


不负责任脑洞,顶锅盖逃跑(

本来画了两张,结果另一张太拉了就不放了(导致剧情都变得不一样起来了

本来可以板绘太懒了就没有用电脑(还好意思说

其实有时候我会想

想要是“恶魔之子”是我

就好了


“我啊,一直在想,”

“想要是‘恶魔之子’是你就好了。”



不负责任脑洞,顶锅盖逃跑(

本来画了两张,结果另一张太拉了就不放了(导致剧情都变得不一样起来了

本来可以板绘太懒了就没有用电脑(还好意思说

永夜LZ
库库鲁给小异国面包吃(私心异库...

库库鲁给小异国面包吃(私心异库异,注意避雷)

库库鲁给小异国面包吃(私心异库异,注意避雷)

是朝木子吖

【小花仙/异库】脑洞

*19年六月想的脑洞,被我翻出来

*脑洞,不一定写

*怕丢了就传上来了


异国王子:

原先是库库鲁备用人造人选,后来被抛弃。长大后,被还是小孩子的库库鲁发现,回到实验室。生性寡言沉稳。

*名字是大家因为双人造人一事而嘲讽他起的。

库库鲁:

被赐名为库库鲁后,由于副院长做出的错误,和芳妮一起无法长大成人,停留在九岁。性子还是像小孩子一样顽皮淘气,十分孩气。

芬妮:

同库库鲁一样无法长大,是库库鲁的青梅竹马。十分温柔活泼,有点多愁善感。

拉尔实验室:

以研究各种“造福人类”为主的各类人造生物,曾经以一个“‘古灵仙’人造人计划”轰动全国。

“古灵仙”人造人计划:

目前...

*19年六月想的脑洞,被我翻出来

*脑洞,不一定写

*怕丢了就传上来了



异国王子:

原先是库库鲁备用人造人选,后来被抛弃。长大后,被还是小孩子的库库鲁发现,回到实验室。生性寡言沉稳。

*名字是大家因为双人造人一事而嘲讽他起的。

库库鲁:

被赐名为库库鲁后,由于副院长做出的错误,和芳妮一起无法长大成人,停留在九岁。性子还是像小孩子一样顽皮淘气,十分孩气。

芬妮:

同库库鲁一样无法长大,是库库鲁的青梅竹马。十分温柔活泼,有点多愁善感。

拉尔实验室:

以研究各种“造福人类”为主的各类人造生物,曾经以一个“‘古灵仙’人造人计划”轰动全国。

“古灵仙”人造人计划:

目前,古灵仙计划有库库鲁,芬妮,奈琳儿,伊莱文,黛薇薇,爱德文六位人造人。

当时的人造人技术是全国最顶尖的,人们把库库鲁和芬妮称为古灵仙族一脉的王子与公主。

但是由于副院长雅加的失误,被评为实验失败,不得不宣布终止“古灵仙”人造人计划。



云来

白情系列之二~

特调p2同框版

白情系列之二~

特调p2同框版

云来

发点雷人小涂鸦,分别是古灵仙兄弟和勇气国兄弟的情人节

发点雷人小涂鸦,分别是古灵仙兄弟和勇气国兄弟的情人节

永夜LZ

可算画完新年贺图了,画的不是很好看,我觉得线稿挺好的,就也发出来了,私心异库

可算画完新年贺图了,画的不是很好看,我觉得线稿挺好的,就也发出来了,私心异库

里拉贝尔

【异库】圣诞老人也会有礼物吗?

圣诞节的内容为什么元旦发,问就是咕咕咕咕咕咕。


■自我满足的产物

■私设ooc注意


库库鲁也没有想到,自己许的愿真的被圣诞老人给听到了。


冬天起床绝对是一个谁都难以解决的问题。


还没睁开眼睛,外面寒冷的空气就让库库鲁将头也塞进了被窝,那里面像藏了一个暖烘烘的小太阳,只要钻进去就会让人感到温暖舒适,再也不想出去。


“库库鲁?”


他...

圣诞节的内容为什么元旦发,问就是咕咕咕咕咕咕。

 

 

■自我满足的产物

■私设ooc注意

 

 

 

 

 

 

库库鲁也没有想到,自己许的愿真的被圣诞老人给听到了。

 

 

 

 

 

冬天起床绝对是一个谁都难以解决的问题。

 

还没睁开眼睛,外面寒冷的空气就让库库鲁将头也塞进了被窝,那里面像藏了一个暖烘烘的小太阳,只要钻进去就会让人感到温暖舒适,再也不想出去。

 

“库库鲁?”

 

他是在做梦吗?怎么感觉好像听见了异国皇子的声音?

 

库库鲁迷迷糊糊地睁了一下眼睛,隐隐约约地看见了一个像是异国皇子的影子正站在床头,确定自己是在做梦后——

 

“嗯?!”

 

库库鲁腾地坐了起来,顶着一头被睡得乱糟糟的头发瞪大了眼睛,嘴巴张大到都快能塞下一个鸡蛋了。

 

“异国皇子?!你怎么来了?!”

 

现在还没到夏天吧?难道他一觉睡到夏天了?

 

想到这里库库鲁赶紧下床踏上拖鞋,啪嗒啪嗒地跑到窗边拉开窗帘,外面下了一夜的雪给大地换上了冬装,白茫茫的景色与冰冷的空气令库库鲁打了个喷嚏,睡懵了的脑袋也总算是清醒了过来。

 

被丢在床边的异国皇子皱了皱眉,“我一觉醒来就在这里了,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

 

还没等他说完,库库鲁就已经跑回来抓住了他的手。

 

“比起那个,我们先去堆雪人吧!”

 

被小孩子用闪闪发亮的眼睛注视着,异国皇子实在不觉得他有拒绝的权利。

 

简单的收拾过后,两个人就来到了外面的雪地上。这个时间还有点早,太阳刚爬上地平线一会儿,大部分的花仙都还没有起床,四周安静得像世界就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一样。

 

“虽然我也觉得很离谱,但最有可能的解释就是——圣诞老人帮我实现了昨晚许的心愿。”

 

一跳一跳地在雪地里留下一串脚印,库库鲁拍了拍手掌,厚实的手套发出闷闷的响声。

 

“你许了什么心愿?”

 

这个问题可让库库鲁有些为难了,他用脚在地上刨了两下,直到雪在地上堆成小小的凸起,才别别扭扭地开口说:“我想跟你一起过圣诞节。”

 

“?为什么?”

 

“哎呀!你问那么多干什么,我们还是赶紧堆雪人吧!”不想再和他纠结这个问题,库库鲁从地上捧起一堆雪搓成一团,“你没有见过雪吧?”

 

“我有见过。”说完异国皇子就被库库鲁狠狠地瞪了一眼,他忍不住低下头笑了笑。

 

也是,对方怎么可能没见过雪。库库鲁尴尬地搓了搓手,正想着怎么样才能让这个失误被忽略过去时,异国皇子又开口了。

 

“但和你一起看的雪是不同的。”

 

“什么意思……”

 

库库鲁放下手中快要成型的雪球抬头望去,异国皇子微笑着与他对视,风轻轻撩起对方的刘海,温柔的阳光穿过发丝钻进海洋,一眨眼又消失不见了。

 

“不和你废话了,快过来帮帮我。”库库鲁用手捂了捂自己的脸颊,试图让脸上的温度降一些,效果却不怎么样。

 

在两个人合作下,很快雪人的身体也成型了,将先做好的小雪球叠在上面后,库库鲁这才发现缺少了重要的素材。

 

“忘记找树枝和石子了!还有胡萝卜!”

 

急急忙忙地跑出来,两个人什么都没带,这下可发愁了。库库鲁抓了抓头发,无奈地表示只能让异国皇子在这里等着,自己去找找看能不能用周围的什么东西替代。丝毫没有察觉到异常的异国皇子点头答应了,接着就老老实实地在原地等着,直到——

 

“异国皇子,我回来啦!”

 

“库库鲁?”

 

雪球和对方的声音一起砸在了他的脸上。

 

“呃、你干什么?!”

 

还没等异国皇子将脸上的雪擦掉,下一个雪球就飞了过来,砸在他的脖子上顺着衣领掉了进去,冷得他打了个哆嗦。

 

库库鲁怀里抱着一堆捏好的雪球,飞到半空冲他做了个鬼脸,“谁让你出来玩还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让你洗洗脸清醒一下!”

 

“我什么时候……唔!”

 

被冰冷的雪强行洗了好几次脸,异国皇子也不禁有些火气上来了,开始一边用披风挡住雪球一边找机会反击。

 

堆雪人就这么变成了打雪仗。

 

 

 

 

 

“所以这就是你们浑身湿透的原因?”

 

大清早地就看见这两个人浑身是雪地从外面回来,芬妮还没来得及吃惊就立马生火找来干毛巾,以免两个人生病感冒。

 

“库库鲁,都跟你说过多少次了,打雪仗要适可而止,你怎么就是不听呢。”

 

“嘿嘿,一高兴我就忘了。”

 

芬妮一看库库鲁的样子就知道他肯定就没打算要改,只能无奈地叹了口气,“我去给你们煮点姜汤,做点早饭,你们还没吃早饭吧?”

 

乖乖摇头送走青梅竹马后,库库鲁一边擦着头发一边偏头瞧了瞧从回来就一直保持沉默的异国皇子。

 

嗯,表情没什么变化,不过耳朵好像有点红,不知道是冻的还是不好意思了。说起来刚才打雪仗的时候,他还是第一次看见异国皇子笑得那么开心,果然这个愿望许对了。

 

大概是他盯得太久了,异国皇子转过头来,问:“怎么了?”

 

“没、没什么,我在想事情……啊!对了!”突然想起什么,库库鲁从凳子上跳了起来,“我有礼物要给你!你等我去找找。”说完便飞快冲进了自己的房间。

 

“?好。”

 

过了两三分钟,库库鲁就抱着一个袋子跑了出来,飞快地冲过来塞进了异国皇子的怀里。异国皇子将袋子打开,一条厚实的围巾塞在里面,露出来的针脚歪歪扭扭,看来制作者的手艺还有待进步。

 

库库鲁把围巾拿出来给他围上,嘴里还不停地叨叨。

 

“之前小异国皇子有跟我说过,他没有什么保暖的衣服,每个冬天都是硬熬过来的。我就想给他做个围巾啊披肩什么的,但是夏天送这个也太奇怪了吧——就还是送给你好了。”

 

他都说完了对方还是没有一点反应,库库鲁疑惑地抬起头来,却又愣住了。

 

诶,他这是什么表情。

 

在库库鲁的想象中,异国皇子应该会和以前一样露出温柔的微笑向他道谢,然而事实却并非如此。

 

没有一点高兴的影子,忧郁的星尘再度洒落在那双眼眸中,甚至透出了一丝苦闷。明明就在眼前,却像隔了一层玻璃一样,突如其来的疏离感让库库鲁忍不住揪紧了对方的衣角。

 

“你还是送给他吧。”少年将围巾取了下来,重新放回他的手中,“不管是什么样的礼物,他收到都会很开心的。”

 

“诶?”

 

还没等库库鲁反应过来,异国皇子就已经穿好了的披风,走到门口准备出去了。

 

“我先出去一下,告诉芬妮不用等我回来,你们先吃早餐吧。”

 

一声闷响后,房间里就只剩下库库鲁一个人呆坐在沙发上。

 

“他这是……生气了吗?”库库鲁皱着眉,盯着手中的围巾,实在想不出来异国皇子生气的原因。

 

“库库鲁,怎么就你一个人了?异国皇子呢?”

 

芬妮回来了,她身后还跟着跑过来蹭早饭的黛薇薇,从她那副憔悴的模样以及眼睛下面的黑眼圈来看,昨晚估计又疯狂通宵赶稿了,过来蹭顿早饭再回去到头就睡这种事她已经不是第一次干了。。

 

“什么?异国皇子也来了吗?他怎么来了?”一听到这个,黛薇薇赶紧放下手中的餐盘,好奇地凑了过去。

 

“呃,这个解释起来太麻烦了。总之他说有事就先出去了,让我们不用等他。”

 

在黛薇薇锲而不舍的追问下,库库鲁简单地将刚才发生的事给两个人讲了一遍,听完黛薇薇便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我可能知道问题出在哪儿了。”黛薇薇端起装着牛奶的杯子喝了一口,伸手按了按眉心,“估计又是库库鲁你说错话了吧。”

 

库库鲁不高兴地辩解道,“什么叫我又说错话了,我根本什么都没做——”

 

“那你送围巾的时候说什么了?”

 

“我说小异国皇子之前说没有保暖的衣服所以织了围巾,但不好送给小异国皇子就给他了……”库库鲁的声音说到最后越来越小。

 

“你看,连你自己都知道这么说不好。”黛薇薇头疼地扶额,送礼物还非要多嘴说是送其他人的,她也是拿这个小笨蛋没办法。

 

“可、可是他们不是一个人嘛……”

 

他织的那个围巾那么差劲——这还是他几个月里织的最好的一个了——库库鲁沮丧地低下头,他只是不好意思,准备了这么久的礼物居然是这样的瑕疵品,早知道就还是该去艾玛那里订做才对。

 

“不要紧的,库库鲁。”芬妮握住库库鲁的手,女孩绵软的嗓音慢慢地抚平了他的不安,“只要你好好地告诉他,那就是你给他准备的礼物,一定没问题的。”

 

“……好吧!我出去找他。”

 

在芬妮的鼓励下,库库鲁深吸一口气,将围巾重新塞回袋子里,连早饭也不管了就这么拿着冲出了门。

 

 

 

 

 

 

异国皇子刚回到古灵仙地就被库库鲁给逮到了。

 

“你怎么去了这么久啊!”

 

库库鲁气呼呼地从蹲守的草丛里冲了出来,翅膀都被冻得快僵掉了,要不是担心出去找会和对方擦肩而过的话,他早就跑出去了。

 

“……对不起,我没料到你会在外面等我。”少年微低着头,帮他拍掉了身上的树叶,“我去找颜拿这个了。”

 

库库鲁这才注意到他手中握着的那个——有点像安德鲁的水晶球却又不同,透明的半圆中装着小小的房子和两个雪人,堆在下面的白色小圆球随着摇晃飘到空中再落下来,简直就像下雪了一样。

 

“这个是什么?”

 

小孩子立刻就被这个新奇的事物给吸引住了。库库鲁将那个圆球拿在手里,摇一摇,看着里面的“下雪”景色,不知不觉地就沉迷于其中了。

 

“这个是雪景球,是我曾经去过的其他世界收到的。这次实在太突然了,我都没来得及给你准备礼物……你能喜欢就好。”

 

他这么一说库库鲁才想起来自己是来做什么的,拍了拍自己小脑袋,把雪景球收好后,赶紧把丢在草丛里的口袋找了回来。

 

“那什么,我、我说错了!”

 

把袋子推进异国皇子的怀里,库库鲁低下头开始慢吞吞地解释,“小异国皇子的礼物我早就给他了,这个就是给你的礼物。只是我做得真的很差劲,也不会织什么好看的样式,我怕你不喜欢不会要就……”

 

“嗯,我知道了。”

 

那条围巾被异国皇子再次拿了出来,笨拙的手法织出的围巾再丑也不能掩盖其中饱含的心意——所以他才不想让这份心意给错了人。

 

“你送的不管是什么样的礼物,我都很喜欢。”

异国皇子将那条围巾戴上,厚实的毛线阻挡了寒风,温热的暖意让他不由地翘起了嘴角。他微笑着偏了偏头,略长的耳发垂在围巾上,宝石蓝的颜色衬得他的肌肤和雪一样白,盈满笑意的眼眸让库库鲁忍不住移开了视线。

 

“谢谢你,库库鲁。”

 

这个颜色果然很适合他,就是织得再好看一点就完美了。库库鲁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头发,“只要你不生我的气就好啦!”

 

“?我为什么要生气?”

 

“因为我说的那些话一般人听了也都会生气的吧。”

 

学着黛薇薇的样子老成地叹了口气,库库鲁也不知道自己当时脑袋到底在想些什么。大概是早上打雪仗的时候,不小心把雪也塞进了脑子里吧。

 

“我并没有……”

 

异国皇子愣住了,思考了一会儿后终于意识到了什么,他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唇,指尖接触到的皮肤温度越来越热。

 

“?你怎么了?……诶?!”

 

库库鲁好奇地凑了过去,想看看他脸上的表情,却被异国皇子给抱住了。

 

虽然不是嫉妒,不是嫉妒却也有着令人无法忽略的刺痛。即使再怎么假装冷静理智,那一瞬间的失衡也让人无法控制。同一颗种子也不会开出完全一样的花朵。他心中的羡慕正是对那份独特的渴望,只是短暂的刹那也好。

 

如果被库库鲁知道了,肯定会笑他是个和“自己”过不去的怪人吧。

 

异国皇子笑了笑,确定自己不会再露出什么奇怪的表情之后,松开了库库鲁,“没什么……谢谢你送给我礼物。”

 

“你已经说过一次了,而且你不是也给了我礼物嘛。”库库鲁还没从突然的拥抱中缓过来,脸颊被寒风吹得红扑扑的,眨了两下眼睛后便拉着对方朝里面飞去,“我们快进去吃早餐吧,芬妮估计都快担心死了。”

 

“嗯。”

 

异国皇子一边听着库库鲁和他描述下午有什么安排和计划,一边十指扣紧对方拉着自己的手,在库库鲁察觉到并红着脸看过来的时候,凑过去在对方的额头上落下一个轻吻。

 

只是现在就让他任性一下吧。

 

 

 

 

 

 

 

“库库鲁?你还不睡吗?”

 

“啊?睡!马上就睡!”

 

芬妮站在房门口,一边揉着眼睛一边问他。库库鲁赶紧把手中的纸条一推,从椅子上站起来伸了个懒腰。

 

“芬妮你才是,快去睡吧,别冻感冒了。”

 

再怎么困也能看出对方在藏着什么,芬妮看着他微笑着问,“你许了什么愿望?要这么遮遮掩掩的。”

 

“呃,愿望被人知道了就不灵了!”

 

反正都被拆穿了,库库鲁干脆破罐子破摔,三两下地将写好的纸条折好塞进床头的袜子里。芬妮也不再逗他了,轻柔地道了一声晚安后,帮他关上了门。

 

冬夜的寒冷将库库鲁赶上了床,被窝里还是冷冰冰的,一躺进去就什么困意都没了。他翻来覆去还是爬起来又将纸条翻出来看了看,确定除了会被圣诞老人嫌弃字迹太丑以外不会有其他问题后才又躺下,哦,还有可能会被以太过困难而拒绝也说不一定……

 

满脑子的胡思乱想最终败给了温暖带来的困倦,库库鲁渐渐闭上了眼睛。

 

圣诞袜里,被随意折起的纸条上,虽然整体看着歪歪扭扭,但每个字却都是一笔一划地认真写出来的。

 

‘希望异国皇子能过一个开心的圣诞节。’

 

希望明天会是一个快乐的圣诞节。

 

 

 

 

 

 

 

【End】

 

—————————————————————

圣诞老人表示小异国那边信号不好所以就没有服务了(翻译:咕咕咕咕)


绮梦

【小花仙异库】“炼铜术士”(r)

高亮!!大异国皇子x小库库鲁,是炼铜术,是你知道的做“游戏”,属于成王败寇部分情节扩写,不看前面也没事,反正只是做“游戏” 


  …… 


  海浪打在沙滩上,浸染了站立在海边库库鲁赤裸的双脚,从未离开拉贝尔的他第一次感受到了外界的广阔和敞亮,长久身处在永夜的古灵仙地并养尊处优的对待的小小身躯有着白净健康的肤色,在阳光的照射下好似天使一样发光。 


  海浪逐渐汹涌,最后直接拍打到他的腰上,湿透的短裤紧紧的贴上了身躯,水珠顺着肉乎乎的小腿缓缓流到因为长久在凉水中站立泛红的双足上,他静静的看着远方自己的家乡,好似什么...

高亮!!大异国皇子x小库库鲁,是炼铜术,是你知道的做“游戏”,属于成王败寇部分情节扩写,不看前面也没事,反正只是做“游戏” 

 

  …… 

 

  海浪打在沙滩上,浸染了站立在海边库库鲁赤裸的双脚,从未离开拉贝尔的他第一次感受到了外界的广阔和敞亮,长久身处在永夜的古灵仙地并养尊处优的对待的小小身躯有着白净健康的肤色,在阳光的照射下好似天使一样发光。 

 

  海浪逐渐汹涌,最后直接拍打到他的腰上,湿透的短裤紧紧的贴上了身躯,水珠顺着肉乎乎的小腿缓缓流到因为长久在凉水中站立泛红的双足上,他静静的看着远方自己的家乡,好似什么都感受不到一般,身后一道青年的影子缓缓走来,高挑的身形衬出他完美的曲线,精致的脸颊明显带着心事,他也褪下双靴踏入海水,一同望向海平面相接的地方,良久,他褪下斗篷,弯下腰将斗篷披在他的身上:“回家了,库库鲁。” 

 

  库库鲁抬起头看向那个青年,也就是异国皇子,稚嫩的脸颊溅上了几滴海水,顺着脖颈流入衣衫,他并没有正面回答他,而是握紧了异国皇子的斗篷,看向拉贝尔的方向说到:“你说,这次我们能把他带出来吗?” 

 

  这个他正是指的另外一个异国皇子,一个和库库鲁同样被诅咒的拉贝尔的二皇子,库库鲁真正的双胞胎弟弟。而异国皇子却转身直接搂住他抱在怀里,没有回答他的疑问,向着海岸走去。 

 

  “喂!放我下来啦!”库库鲁挣扎了起来,却反被越抱越紧,斗篷几乎遮住了整个身躯,整个脸都被埋入了异国皇子的脖颈,成年人的荷尔蒙浓烈的散发在鼻腔上,突然面红耳赤了起来。异国皇子抱着他一路回到了现在两人居住了地方——一个简易小木屋。

……


去小木屋干什么,当然是玩拍手歌啦点我看异国皇子和库库鲁玩拍手歌 

暁
平安夜来提前圣诞快乐! 时隔多...

平安夜来提前圣诞快乐!


时隔多年再次画了多人图,把自己偏心的都塞了进去。

光污染对不起,头发都快抓完了实在改不动了。

平安夜来提前圣诞快乐!


时隔多年再次画了多人图,把自己偏心的都塞了进去。

光污染对不起,头发都快抓完了实在改不动了。

绮梦

《成王败寇》全大纲

懒得写了,放出来了,能发就发,不给发拉倒

请自行前往微博:你的绮梦酱 搜索:成王败寇

懒得写了,放出来了,能发就发,不给发拉倒

请自行前往微博:你的绮梦酱 搜索:成王败寇

拉贝尔最大轻工业生产者

离别前的吻


“明年……还会再来的吧?”

“嗯”


懒得画颜色了(喂)

这个也是模板耶耶耶

离别前的吻


“明年……还会再来的吧?”

“嗯”


懒得画颜色了(喂)

这个也是模板耶耶耶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