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异度侵入

123.3万浏览    4184参与
猥影

一些异度侵入相关的图和摸鱼。

一些异度侵入相关的图和摸鱼。

一大坨狸子
在吗有人吗教我画帅哥 非常oo...

在吗有人吗教我画帅哥

非常ooc的和服

在吗有人吗教我画帅哥

非常ooc的和服

丹参—狂吹若鹿bot
这我可以发了 白首老师的恶魔天...

这我可以发了

白首老师的恶魔天使

这我可以发了

白首老师的恶魔天使

上官亦悠

新思路帮助我们找到新家园,抱歉占tag

最糟心事不断。。。如果有需要,写文时可用乱码转换器♡,把文转换成乱码,到时候留个乱码和翻译器网址,让读者自己去转换,比如百度:春哥翻译器(链接我会留在评论),就是一个很好的(虽然看起来像三无小网站),但也要做好备份,毕竟不能像大网站一样定期维护。大家不要一直局限于非要明明白白的把字打出来呀,也不要都集中在一起,这样确实风险很高。如果觉得有帮助的话,可以随意转载。虽然我觉得没人看_(:з」∠)_

最糟心事不断。。。如果有需要,写文时可用乱码转换器♡,把文转换成乱码,到时候留个乱码和翻译器网址,让读者自己去转换,比如百度:春哥翻译器(链接我会留在评论),就是一个很好的(虽然看起来像三无小网站),但也要做好备份,毕竟不能像大网站一样定期维护。大家不要一直局限于非要明明白白的把字打出来呀,也不要都集中在一起,这样确实风险很高。如果觉得有帮助的话,可以随意转载。虽然我觉得没人看_(:з」∠)_

噗噗奇奇噗噗奇
这男人真的太色了#虎狼之词

这男人真的太色了#虎狼之词

这男人真的太色了#虎狼之词

蝎九
挺好奇老爷子到底在想些什么 最...

挺好奇老爷子到底在想些什么

最后,试试看早起还在刷牙的局长吧!啊!!糟了,汉克化了!(打滚)

边看边画有参考

挺好奇老爷子到底在想些什么

最后,试试看早起还在刷牙的局长吧!啊!!糟了,汉克化了!(打滚)

边看边画有参考

王尔德猫

12H内删除

除了存稿丢失的冰面垂钓,其他文转移到了这个网址

暂时的安全屋 

由于是石墨初稿所以有些部分可能不顺畅


除了存稿丢失的冰面垂钓,其他文转移到了这个网址

暂时的安全屋 

由于是石墨初稿所以有些部分可能不顺畅


艾特特特
爽图 透视不对人体不对关我雕事...

爽图

透视不对人体不对关我雕事

大概不会继续画了

爽图

透视不对人体不对关我雕事

大概不会继续画了

M-O

【短打】镜面

捏造了一堆本堂町女士的过去,想到哪里写到哪里

官方再不把她从井里吐出来,我就要在自我ooc路上越走越远了

可能是本堂町x圣井户的水仙?


午夜零点准时醒来,能够在镜中看到你最想见到的人。


本堂町恰好在零点醒来,像谁在她身体里装了个尽职尽责的时钟。她睡眠质量一直不差,作息也算得上规律,按理来说她应当在闹钟响之前的五分钟睁开眼,等待自己彻底清醒之后按掉准时尖叫的手机。


她想到了这个小学时候流行的都市传说。或许也并没有流行过,只是他们班的孩子王曾经在午休时信誓旦旦地宣布。她为什么会想起这么无聊的事情呢?本堂町反思片刻,觉得这应该...

捏造了一堆本堂町女士的过去,想到哪里写到哪里

官方再不把她从井里吐出来,我就要在自我ooc路上越走越远了

可能是本堂町x圣井户的水仙?

 

 

午夜零点准时醒来,能够在镜中看到你最想见到的人。

 

本堂町恰好在零点醒来,像谁在她身体里装了个尽职尽责的时钟。她睡眠质量一直不差,作息也算得上规律,按理来说她应当在闹钟响之前的五分钟睁开眼,等待自己彻底清醒之后按掉准时尖叫的手机。

 

她想到了这个小学时候流行的都市传说。或许也并没有流行过,只是他们班的孩子王曾经在午休时信誓旦旦地宣布。她为什么会想起这么无聊的事情呢?本堂町反思片刻,觉得这应该与松冈有关。

 

『你怎么看待圣井户?』

 

松冈黑龙把这么一个莫名其妙的问题丢给了本堂町。对一个第一天下井的人来说,这个问题有些过于深刻了。她觉得就算把这个问题丢给鸣瓢秋人,他的回应也会有些迟疑。也可能不会,毕竟他和本堂町不同,他和名侦探酒井户已经是老相识了。但本堂町和圣井户只能算是初次见面。或许连初次见面都算不上,松冈问她这个问题的时候,她还没来得及好好地回忆自己在井中的表现,于是她便愣住了,只发出了一个啊的音节。 

 

她觉得松冈并不在意这个问题的答案。因为本堂町呆住之后他没有任何的反应,只是转身离开了。如果本堂町在他心中还是一个单纯的、初出茅庐的新人的话,他应该会用他那惯例的语气,小小地敲打一番迟钝的后辈。但现在不一样。松冈把她当作拥有优秀推理能力的新人、新的名侦探的候补,以及可能会威胁到其他人的潜在杀人犯。这是有些难过的事情。本堂町想。松冈是她成为外务分析官之后遇到的第一位前辈,而她还没来得及从对方口中窥探到仓的全貌,他就已经疏远自己了。

 

但没有关系。毕竟接下来,她可以切身去体会那是一个怎样的地方。

 

本堂町擅长自我调节,这次也一样。她很快便从失落中走了出来,但她仍旧在思考松冈的问题。圣井户御代。她咀嚼着这个名字,想要明白其中深意。她回忆对方在井中的一举一动——对方这个词用得有些怪怪的,她对自己说。因为圣井户御代其实就是本堂町小春本人,她的一切举动都参考着本堂町这本行动指南,甚至连本人没能意识到的一些隐私都在在井中被毫无保留地剖析出来。本堂町在回忆时,就是想要找到那一些“无意识”。

 

但本堂町有些失望。圣井户在井中的行为循规蹈矩,就算现实中发生那样的情况,可能她也不会做得更好了。但她同时也有些兴奋,这种情绪出乎她的预料,在她思考为什么的时候,街上传来了刺耳的鸣笛声,她下意识地向窗外看去。

 

然后,就是这个时候,本堂町见到了圣井户。在玻璃的倒影中,她看到了那个带着猎鹿帽的女孩。本堂町一愣,在下一个眨眼中,英伦风的斗篷变回黑西装,她连一句你好都没来得及说,真是糟糕的初次见面。

 

她或许真的不擅长交际。本堂町对自己的评价非常客观。她总是擅长给别人扫兴。比如那个男孩在宣布这个都市传说的时候,她就忍不住笑了一下。大家都对一个人深信不疑的时候,你却把自己从其中摘了出来,确实是很扫兴的一件事。

 

但她是真心诚意地觉得这个故事没有一个可以令人信服的地方,男孩讲故事的本领也低劣得令人发指。所有人都看向本堂町的时候,她没有低头,也没有道歉,像是刚刚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地,歪头表达了自己的困惑。

 

因为这样,本堂町总是独自一人。没有小孩会喜欢扫兴的人,老师或许觉得她省心,出于职业道德,也还是把她的母亲叫来了学校,用委婉的语言提示了她女儿的不合群。那天晚上她把老师的话照原样给本堂町复述的一遍,问她,你想怎么办。她那个时候刚刚涂好新的指甲油,正是要张开双手等待晾干的时间,于是便没有像往常那样催促一个答案,气定神闲地等待女孩的回复。十岁的本堂町抬头问她,我一定得和谁一起才行吗?而女人无所谓地耸了耸肩。

 

『随便你。』

 

本堂町想,她和松冈一样,他们并不期待我的答案,只是按照事情发展的惯性把问题丢给我罢了。

 

可问题一定需要一个答案,当出题人并不在意结果的时候,绞尽脑汁的答题者又是为了什么在苦恼呢?

 

本堂町忽然觉得有些孤独。她永远都在执着地寻找答案,但除了她,谁都能轻轻松松地把问题放下,转身去做自己喜欢的事。

 

人思考很多的事情,花费的时间往往并不需要太长。在本堂町从失眠一路想到了迟来的青春期的寂寞的时候,指针还没来得及转完一圈。现在仍旧是午夜十二点。

 

本堂町忽然从床上爬了起来,像百米冲刺选手那样冲到了最近的镜面之前,深吸了一口气闭上眼。

 

指针慢吞吞地跨过终点线。

 

本堂町小春睁开眼,只在镜中看到了她自己。

伤心酱

一个表情,因为在和基友聊天时,他老实发,觉得很适合洞哥就改了,p2是原图


(说实在不知道能不能改图。。。,要是有冒犯到会删的)喜欢可以抱走,谢谢_(:з」∠)_


一个表情,因为在和基友聊天时,他老实发,觉得很适合洞哥就改了,p2是原图



(说实在不知道能不能改图。。。,要是有冒犯到会删的)喜欢可以抱走,谢谢_(:з」∠)_


羊羔☁️开洞激推

※动作有参考,图在p3

p3还有一个对应的图我想画酒哥(咕咕咕)

p2是前阵子模仿官方瞎画的酒哥

放上来快乐快乐大家8

我对洞哥一心一意——!


※动作有参考,图在p3

p3还有一个对应的图我想画酒哥(咕咕咕)

p2是前阵子模仿官方瞎画的酒哥

放上来快乐快乐大家8

我对洞哥一心一意——!


风白若苍

瞎扯点瓢哥

在等待《异度侵入》更新度日如年的日子里想扯点有的没的。不是剧情分析,我CPU烧没了,看不懂剧情了。

众所周知,没人不爱井里头号工具人鸣瓢秋人,强也是瓢哥强,惨也是瓢哥惨。当然我不是说每次下井不到三分钟都死翘翘的洞哥他不惨,也不是说下井有全名VIP待遇的春哥不强,我只是私心里更偏爱瓢哥一点。

爱他当然要迫害他了哈哈哈哈。

瓢哥着实称得上是“美强惨”男主,也因此沦落为头号工具人,但总让我多偏爱他那么一点点的理由,说起来也很简单,万恶的亚萨西。

温柔真的是在日本动画里被用了好多次,但依旧不妨碍它是个好词。当然温柔也分好多种,善意的接过别人的话防止尴尬是温柔,递给雨天摔倒一身泥的路人手帕也是温...

在等待《异度侵入》更新度日如年的日子里想扯点有的没的。不是剧情分析,我CPU烧没了,看不懂剧情了。

众所周知,没人不爱井里头号工具人鸣瓢秋人,强也是瓢哥强,惨也是瓢哥惨。当然我不是说每次下井不到三分钟都死翘翘的洞哥他不惨,也不是说下井有全名VIP待遇的春哥不强,我只是私心里更偏爱瓢哥一点。

爱他当然要迫害他了哈哈哈哈。

瓢哥着实称得上是“美强惨”男主,也因此沦落为头号工具人,但总让我多偏爱他那么一点点的理由,说起来也很简单,万恶的亚萨西。

温柔真的是在日本动画里被用了好多次,但依旧不妨碍它是个好词。当然温柔也分好多种,善意的接过别人的话防止尴尬是温柔,递给雨天摔倒一身泥的路人手帕也是温柔,善意的谎言也是温柔,但瓢哥这人的温柔总归跟这些人不太一样。

因为他的经历太惨了,女儿被单挑虐杀,妻子受不了选择抛下他go die,逼得他开枪报仇,从刑警沦落为杀人犯,再成为井的工具人在井中经历种种轮回和死亡,生活中的一切都像一座大山压向他,只想把他推到深渊里万劫不复。

幸而他还抓着一根蛛丝,不至于一坠到底。

(蛛丝这个典故出自芥川龙之介的小说,是个很有意思值得玩味的故事,感兴趣的可以看看)

按说经历过这种黑暗和绝望,成为一个不太正常满怀憎恶的人实属正常,可我们都看的到,鸣瓢十成十的是个温柔的人,尽管他自己可能都不觉得自己还是个好人。

因为在掘墓人事件中,在那口井里,失去记忆的他作为神探酒井户看到站在房子里的小女孩他几乎是立刻就想奔向她,而不管其中要经历多少危险,当他终于到了小女孩身边的时候,笑着说了一声“久等了”,以及后面那个大叔全身着火哀嚎着掉下去,他捂住了女孩的眼睛,这段可以磕的点太多了,不管看多少遍,我都感动到无以复加。

特别是他特别温柔地对小女孩说:“已经没事了,因为我来了。”看到这句话的时候我忍不住愣了一下,因为这句话因为谁而出名想必不用我多说了。彼时听到那句话,总是在大笑着,而这句轻飘飘温柔地像是一根羽毛,却奇异的戳到我的心底,让我忍不住想要流泪了。这句话找到了它的新主人,一个真正的英雄。

我说瓢哥的温柔不太一样,是因为他明明身在深沉的黑暗里都快要坠下去了,却还是忍不住向其他正在苦难中的人伸出了手,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做的到的,这真的太难了。

这也是他在井中井里,听到飞鸟井的经历如此愤怒的原因,瓢哥真的太好一人,尽管自己会背负罪孽,还是想要救飞鸟井。

瓢哥绝对不是一个好的名侦探,他太过感情化,反而会把自己置入危险的境地,这方面春哥就要更胜一筹,她足够理智,足够聪明,以探案为最终目的,其他的都不在乎,这是名侦探的特质。但在看到她对鸣瓢的井中对鸣瓢妻女说的话时,我却忍不住想,是鸣瓢面对这样的场面会怎样呢?会做出不同的选择吧。

酒井户不是名侦探,鸣瓢也不是,但他们都是个温柔的人。

谁又不爱温柔的人呢?

元曦

【百秋】甜味

第一次写百秋,不可抑制的ooc。

  算是交党费?其实鸣瓢开个玩笑,就是把自己的有糖的奶茶和给对方的无糖奶茶(专门买的)换了一下,但更主要的是看对方到底喜欢那一份。

       鸣瓢其实看出来百贵不喜欢加糖的奶茶了。

  大学(大一吧)设定,私设如山。是一个完全没有刀的两个人。小甜饼吧?

  我真的好想看最新一集。

  

  百贵船太郎嗦着杯里的奶茶,冰凉又甜腻的奶味在嘴里蔓延开,让这位已经多年习惯了喝茶生活的人感到不适应,太甜了。可是每当他对上了鸣瓢秋人期待的眼神,便小心翼翼地嚼碎一颗软糯的“黑色珍珠”,评价...

第一次写百秋,不可抑制的ooc。

  算是交党费?其实鸣瓢开个玩笑,就是把自己的有糖的奶茶和给对方的无糖奶茶(专门买的)换了一下,但更主要的是看对方到底喜欢那一份。

       鸣瓢其实看出来百贵不喜欢加糖的奶茶了。

  大学(大一吧)设定,私设如山。是一个完全没有刀的两个人。小甜饼吧?

  我真的好想看最新一集。

  

  百贵船太郎嗦着杯里的奶茶,冰凉又甜腻的奶味在嘴里蔓延开,让这位已经多年习惯了喝茶生活的人感到不适应,太甜了。可是每当他对上了鸣瓢秋人期待的眼神,便小心翼翼地嚼碎一颗软糯的“黑色珍珠”,评价道:“好喝。”

  “对吧——”鸣瓢秋人慵懒地拖长了音,似乎很洋洋自得:“这个口味的奶茶可是经典款哦,挺好喝的吧。”

  百贵有点木讷地点点头,他注视着这位半趴在图书室的桌子上的、自从高中就交好友人。

  粉发的青年脸上绽开了笑,一本他最喜欢的推理小说放在他的右手旁,可怜的工具书被对方的手肘无情的蹂躏。

  “你小点声,这是在图书馆。”百贵船太郎小声叮嘱道。

  “噢,”鸣瓢秋人直起身,拉过百贵船太郎拿着杯子的那只手,还不等对方反应,就抿住了奶茶的吸管,狠狠地吸了几口。

  “鸣瓢你——”百贵船太郎被他的操作搞得有点懵:“你的那份不在你左手——”他瞄了眼那个上面画着奶茶店的商标,还有水果花纹装饰的杯子。

  满的,甚至没拆封。

  “我怕店家给你的那份偷工减料,以确保你最好的‘初次喝奶茶’的体验!”鸣瓢秋人开心地笑着,似乎只为了看对方惊讶的表情,他把自己左手边的奶茶推到了百贵船太郎的面前。

  “我不要,”百贵对他亲昵的“恶作剧”已经见怪不怪,他一只手翻开新的一页,另一只手阻止了鸣瓢向前推的手,顺便把自己手中的那杯也一同推了过去:“如果你不嫌弃地话——”

  鸣瓢耸了耸肩,欣然拿过了对方的那一杯,又在对方手里塞上自己刚才想要推过去的那一杯。

  是温的。百贵有点奇怪,他仍记得对方曾经在夏天视冰如命,即使气温稍稍降了些,也不妨碍鸣瓢秋人一天一根雪糕的作息规律。

  他从书中抬头看了一眼鸣瓢,发现对方也在看着自己,鸣瓢见了他的视线,有些心虚的挑了挑眉,用眼神指了指那杯温热的奶茶。

  “无糖的。”

  百贵船太郎觉得鸣瓢秋人笑得有点狡猾。

  “这杯才是你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