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异色

53.8万浏览    5594参与
三一,顾三一。

水仙典相关的不成文章的一点(慎入)

黑白黑无差√

   贝瓦尔德并不喜欢在这个时刻发出清晰的声音,叹息一般的,被压抑在体内所剩无几的,细微的喘息声。为了捍卫住他的尊严,而海定更喜欢将它击碎。痛感,还是难以描述的舒适感,或者是用吻强行撬开。都是以失败告终。

   海定不想变成醉鬼,但是有时候也迫不得已……或许是酒量本来就很差。贝瓦尔德也很少见到这种难以置信的画面——一个和他体型一模一样的人蹲在儿童车里…或许有点后悔认识他了吧。


三(大概是异色是战争产物的猜想。勿喷uu )

当一切归为和平,尽管海定几乎是没有做过什么事,或者说在明处没做......


黑白黑无差√

   贝瓦尔德并不喜欢在这个时刻发出清晰的声音,叹息一般的,被压抑在体内所剩无几的,细微的喘息声。为了捍卫住他的尊严,而海定更喜欢将它击碎。痛感,还是难以描述的舒适感,或者是用吻强行撬开。都是以失败告终。

   海定不想变成醉鬼,但是有时候也迫不得已……或许是酒量本来就很差。贝瓦尔德也很少见到这种难以置信的画面——一个和他体型一模一样的人蹲在儿童车里…或许有点后悔认识他了吧。


三(大概是异色是战争产物的猜想。勿喷uu )

当一切归为和平,尽管海定几乎是没有做过什么事,或者说在明处没做过什么事,他考虑过离开并且不告而别。但离开提前了。什么都没有留下,如同海定之前做事一样,或许他也没办法留下什么。

贝瓦尔德偶然发现他们的痛感可以互通,这完美的解释了他偶尔出现的痛感。但很明显,海定也知道了。他冰面上小步挪动的录像就是最好的证明。

用拳头来教训这个挑衅的陌生人也是无奈之举,但在贝瓦尔德挥下第二拳时才发现,那种表情根本不是痛苦,相反,他在笑,并且笑得比往常还要快意。

吟桑

《疯子们的乱世生存之道是否搞错了什么》

  这个世界,出现什么都不奇怪,。

  王黯对此深信不疑。

  当那些令人作呕的生物从森林中爬出来的那一刻,他立即敏锐地意识到。

  要变天了。


第一章

毫不意外的瘟疫,战争,暴动一夜之间全部爆发,所谓的世界城也不过如此。

“高层们抛弃了人民。”王黯从塔楼上向下望去,眼中神色晦暗不明。“所以大赚一笔的时候到了。”美国人操着一口蹩脚的中文走进。“你知道我说的不是钱,王。”艾伦恶劣地笑笑。

“我认为你需要先保证你的屁股不会被这群恶心的凝胶物体侵犯,美国佬。”王黯没看他,自顾自地...

  这个世界,出现什么都不奇怪,。

  王黯对此深信不疑。

  当那些令人作呕的生物从森林中爬出来的那一刻,他立即敏锐地意识到。

  要变天了。

  

第一章

毫不意外的瘟疫,战争,暴动一夜之间全部爆发,所谓的世界城也不过如此。

“高层们抛弃了人民。”王黯从塔楼上向下望去,眼中神色晦暗不明。“所以大赚一笔的时候到了。”美国人操着一口蹩脚的中文走进。“你知道我说的不是钱,王。”艾伦恶劣地笑笑。

“我认为你需要先保证你的屁股不会被这群恶心的凝胶物体侵犯,美国佬。”王黯没看他,自顾自地把玩着手中的匕首。

“操。”艾伦啐了一口,“那头蠢熊把你干傻了吗,那些黏糊糊的玩意看起来毫无杀伤力!”

白痴。

王黯不再理会满脑子只有暴力和性的疯子,但不置可否,谁会拒绝金钱——或者是在当下与钱划等号的别的什么。

当然,前提是不与他人瓜分。

“维克托。”他淡淡地唤了一声。

斯拉夫男人从门后转出,漂亮的血色眸子被阴影盖住,半张脸埋没在厚重的围巾里。

看上去倒像是无害的小熊,如果忽略还带着新鲜血迹的十字镐的话。

艾伦勾下墨镜,不满地嗤笑道“意料之中,王老板果然是和围巾疯子……”思忖半晌,美国男人勾起个轻佻的笑。“有着某种交易吗。”

“实在闲的没事做就滚出去研究研究怎么把脑子里的水沥干。”王黯点上根烟,没抽。

无端地,艾伦背后蹿上一股凉意,微微偏头后对上一双血红色瞳孔,阴郁地成了实质。

“斯拉夫人都他.妈这么喜欢搞偷袭吗。”他爆了句粗口,抄起一旁的金丝楠木椅招呼上去。

啪。

一声脆响,剑拔弩张的二人回头望去,前一秒还流光溢彩的琉璃茶壶已经变成一堆碎片,哪怕它的价值足够养起一支精兵。

“如果两位认为把时间浪费在互殴上能活命——。”王黯眯起眼睛,“那就请自便。”

 

 

 


去碼頭搞口黑白菊吃

520,搞了!!!但是有点怪(目移)

今天自习课意外的多,于是很顺利的搞完了,但是晚上拍的效果真的不太好,调了半天勉强能看,泪,等放假重再拍一下再换源

以及就是。。。你们都不做饭的是吗。。。(指指点点)

520,搞了!!!但是有点怪(目移)

今天自习课意外的多,于是很顺利的搞完了,但是晚上拍的效果真的不太好,调了半天勉强能看,泪,等放假重再拍一下再换源

以及就是。。。你们都不做饭的是吗。。。(指指点点)

鸽子灌满瓦格斯

【异色英仏】​烂泥,予我甜蜜

•单箭头注意,索瓦→奥利弗无爱,两人都很自私所以,不建议观看,520快乐


他躺在那里,并不十分懒散。手里捏着那几页写满诗的纸。上头传来轻微的震动,那是一只猫头鹰,大约正用困顿又锐利的眼神看着自己。冷,冷的难以忍受,假使他还活着,也不至于如此怕冷。比起肉体上,更像是灵魂深处的阴冷。这让他想起童年温暖的壁炉。把那些信件带到这里来烧掉的话,大约也不会如此寒冷。

孔雀让他想起自己的佳偶,他甚美丽。他的佳偶,他的石榴,他的凤仙花,如此美丽,如此秀雅!他的唇让他飘飘欲仙,凉薄却又温柔!他的鬈发,双手,无一不让他如痴如狂。那爱神一见,亦是神魂颠倒,惊奇目眩!那一丝似有似无的笑容,撒满了深红玫瑰与奶白...

•单箭头注意,索瓦→奥利弗无爱,两人都很自私所以,不建议观看,520快乐


他躺在那里,并不十分懒散。手里捏着那几页写满诗的纸。上头传来轻微的震动,那是一只猫头鹰,大约正用困顿又锐利的眼神看着自己。冷,冷的难以忍受,假使他还活着,也不至于如此怕冷。比起肉体上,更像是灵魂深处的阴冷。这让他想起童年温暖的壁炉。把那些信件带到这里来烧掉的话,大约也不会如此寒冷。

孔雀让他想起自己的佳偶,他甚美丽。他的佳偶,他的石榴,他的凤仙花,如此美丽,如此秀雅!他的唇让他飘飘欲仙,凉薄却又温柔!他的鬈发,双手,无一不让他如痴如狂。那爱神一见,亦是神魂颠倒,惊奇目眩!那一丝似有似无的笑容,撒满了深红玫瑰与奶白百合,光焰同天使长米迦勒。他如此爱他,爱得心痛而毫无办法。他片刻不得安宁,孤愁无助,心是如此窒息而受苦,突如其来的爱情击溃了他的理智。拿掌握为数不多的法语写下纷纷扬扬的灼情之书。在生前一段时光里,他似乎来看过自己几次,呵——只消看他一眼,便要生不如死,那月桂磨出的箭射穿他空洞的心脏。在他躺在自己那张硬木板床上苟延残喘时,那佳偶走到他床边,他明白那是自己的爱人,他突然又能吃下东西,他歌颂上帝。他死在他佳偶的面前,不记得对方是否曾为自己哀悼一句,却确信他为自己的死而忧伤。那是五月,那是黎明,在他醒来的时候。

他的佳偶,从未对他盟誓,从未对他如朋友般说话,不曾说过真话,也不曾说过假话。他从未拥有过他,佳偶本来也不该拥有他——倘若不是爱情让他唯命是从惶惶不可度日。他可怜可悲地哀求爱慕着,亦如决斗被击倒的那方连连求饶。

他不过是一具薄棺里的尸体,这是死神的胜利啊。他与肮脏至极的蛆虫厮守为伍,倘若他的佳偶思念他会心生悲伤,那么就忘了吧。他带着令人见之作呕的不成颜色的苍白,腐败的浆汁与体液,泛着蓝色的胃囊与肠子,污秽娟娟不绝,那饱足的蛆虫游在他半只眼睛里。他想,现在他所拥有的不过是这一口廉价棺材——没有祈祷书,祈祷念珠,白面包,也不存在苦行者的衣服,钉着钉子的十字架,鲜红的心脏。他牢记马纳拉的真理,那尘土与灰尘,腐坏和蛆虫,坟墓和忘却——和那堪堪能证明自己曾有过爱人的几页纸。他的佳偶呵,或许会亲吻他破碎的脊柱,给他身上撒满金粉吧。多年来他都在这片黑甜里梦到他,那双紫色的眸,那低垂的眼帘,那反复被他咀嚼的、不经意朝他投来的一瞥,那略略低沉沙哑的声音,那些许颓唐的气质,迷人的影子,那丁香花,还有洋甘菊,他的肉桂糖,他的香草,他的樱桃。他痴狂地恋慕着,他剥落的肌肉,他发黑的骸骨,连同他的所有他的一切,都坠在死亡编织的那个美梦里。

他的上方弥漫出不属于梦境的那片亮光,他吃力的听见棺板移动的声音。他漆黑的眼窝,瞧见他佳偶,那与从前别无二致的骨节分明的手伸进来,轻巧抽走了他怀里的那几页脏污诗稿。他尽力去看那头金色的卷发,想再看清那脸庞。他模糊地看见对方面颊上的一点眼泪,却深知并不是因为爱,或者是怜悯自己。

“结束了。”那记忆中的低沉沙哑的声音说,一旁另一个男人听了,重新把黑暗还给他。他的佳偶走了,走的很远了。拔起他的茉莉,摘下他的甜罗勒,泼了他的苦艾酒,就如此走了。

他的佳偶,他的爱人,终究是不愿向他轻浮一句“我爱你”。最后,连多年前那点微薄的施舍也收回去。


【如果要真说的话,是奥利弗先开始骚扰索瓦的,并且疯疯癫癫大肆撒布谣言说索瓦是自己爱人。病逝前索瓦来看他是让他去把关系撇清,结果更加不明不白了。诗稿确实是索瓦写的,并且为了暂时安息下这场风波,多年后事情平息,就撬开棺材把诗稿捞出来发表去了。】






柳生生生生
因为单纯想看所以约了,或许可以...

因为单纯想看所以约了,或许可以猜猜看是谁的手🤔

因为单纯想看所以约了,或许可以猜猜看是谁的手🤔

-墨骅
谢了 一张能传的得上吗。。

谢了 一张能传的得上吗。。

谢了 一张能传的得上吗。。

诶哈哈哈啊废柴青目来喽

生日快乐哦

森塔,洛基,卢卡斯,索尼娅

生日快乐哦

森塔,洛基,卢卡斯,索尼娅

鸽子灌满瓦格斯

【异色英娘仏】​疯子奥莉薇亚的时间表

•有病,意识流,混乱系,我的建议是不要看


或者说,他弗朗索瓦•波诺弗瓦是一根插花用的脊骨。那是一个黑白的梦,他坐在影院里,看幕布上滚动的话语,他被空荡荡的人流裹挟着下楼,摔死在很漂亮的巴洛克吊灯里,他变成流体,从天花板上滴进鸡尾酒杯,被狂笑的面具女人一饮而尽。

醒来则是灰蒙蒙的世界。充斥着馊掉没馊掉都一个味道的醋栗汁,还有牛奶小麦煮米粥。他在学校食堂拿了块巧克力松糕,一瓶柠檬汽水。甜乎乎的,很松软。下午他去了生物实验室,想看看那具白鹭标本会不会转动眼珠,实验室里有一种类似黄油饼干的香味。

鹦鹉螺也很好看。它的壳爬满了裂纹,然后砰的一声炸开来,闷在玻璃柜里。疯疯癫癫的女孩指给他看,说那......

•有病,意识流,混乱系,我的建议是不要看


或者说,他弗朗索瓦•波诺弗瓦是一根插花用的脊骨。那是一个黑白的梦,他坐在影院里,看幕布上滚动的话语,他被空荡荡的人流裹挟着下楼,摔死在很漂亮的巴洛克吊灯里,他变成流体,从天花板上滴进鸡尾酒杯,被狂笑的面具女人一饮而尽。

醒来则是灰蒙蒙的世界。充斥着馊掉没馊掉都一个味道的醋栗汁,还有牛奶小麦煮米粥。他在学校食堂拿了块巧克力松糕,一瓶柠檬汽水。甜乎乎的,很松软。下午他去了生物实验室,想看看那具白鹭标本会不会转动眼珠,实验室里有一种类似黄油饼干的香味。

鹦鹉螺也很好看。它的壳爬满了裂纹,然后砰的一声炸开来,闷在玻璃柜里。疯疯癫癫的女孩指给他看,说那蜗牛壳里有只小鹿。她长的很稚嫩,脸上有没褪去的婴儿肥和一点雀斑,至于奥莉薇亚•柯克兰是什么时候跟来的,他全然不记得。

疯姑娘跟他一样不受待见。


时常是同一个错觉,他被关在沙漏里,世界向他倾倒小麦。在麦粒引发的窒息间他吐出苦味的泡沫。在潮水间,他被冲刷上岸,露出腐烂的肉来。

奥莉薇亚库库地笑着,她的笑声很奇怪。她朝弗朗索瓦伸出两根手指,用盘踞在水管上蛇的语调嘶嘶说,还有两个月,我们一起去跳舞。他们在学校各个地方相遇,单方面地拥抱着,操场,图书馆,教室,食堂。

柯克兰小姐自称独一无二,她的骨骼由鹿角拼凑,眼睛是紫罗兰腌制过的海贝,头发是涅斐勒公羊那金灿灿的毛。她爱对着镜子大呼小叫,说看见了长着透明翅膀的肉瘤虫子,扎在山羊角上血淋淋的乌龟,长着鳄鱼嘴巴的透明玻璃瓶。

奥莉薇亚•柯克兰,古怪人,兴趣是手指作枪,“砰”一下,射在欺负她的人身上。没用,但是这么做后她会开心。哪一次大个子彼得把篮球砸到她脑袋上,不到一小时就摔断了腿,而她在一旁哈哈大笑。所以她是个古怪的女巫。嗯,女巫。

弗朗索瓦问过她这件事,她笑嘻嘻地洗了把脸,把水泼到镜子上,说不记得了。


人类是梭鱼,向日葵是鳗鱼。她坐在草地上,揪着花瓣说。以前有一只喜鹊,被学生叫做“小偷”的,摔到楼顶上死了。暑假回来,烂得只剩骨架子和羽毛,弗朗索瓦对这只喜鹊很虔诚,所以她往上头撒了层薄土。“愿你安息。”她倒退一步,双手合十说,记起三岁时教堂神像上的那对乌鸦。

她做了丁香糖浆,淋到天上海里的蘑菇,甜蜜紫红一大片。家里是呕吐的味道,是失声尖叫,上帝打的那个血鸡蛋全落到他们两个身上,慢慢汇聚成一块斑。

她在床上躺成一个大字,思考着弗朗索瓦怎么总谈死。或许是在醋栗汁里泡的太久了。翻个身,她听见男人殴打女人的声音。是凌晨四点二十分。

她梦见那只腿被碎贝壳扎得血淋淋的麋鹿,挣扎着从碎瓦里走出来,一瘸一拐奔向熊熊的炭火。


吐司面包有一股霉味。是彻夜不眠的味道。她绕过沙发上鼾声如雷的男人,进卫生间梳头。从镜子里生出沾满虫卵的果酱,于是弗朗索瓦吐了。他想了想,漱了口,拨开棕色的长发。所以镜子里喂他吃东西的女人发出嗤笑。呵呵的,低沉像个男人。

奥莉薇亚用棕色的发带绑好头发。她说,今天该跳舞,于是打了个蝴蝶结。午餐她要了一杯根汁汽水,吃了点炸鱼薯条,又添了一份烘豆。她帮弗朗索瓦要了一瓶柠檬汽水,一块巧克力松糕。

他们去拜访喜鹊。奥莉薇亚今天穿了粉色的裙子,款式很旧。然后他们在天台聊天。他们聊到死。弗朗索瓦说,死没什么可怕的,她说,死就是人形的沙丁鱼群坏掉了。

奥莉薇亚•柯克兰说她想跳舞。想去毕业晚会跳舞。现在就想跳舞。她不需要拉着弗朗索瓦的手,就知道对方会当自己的舞伴。她比划了个三,意思是还有三分钟。


她的裙子在空中飘开,伴着一声欢快利落的“跳”,他们在舞曲中从八楼跳下。女孩咯咯地笑着,说的话都气流冲散。

星落晓初

虽然但是我摸得很爽(被打)

虽然但是我摸得很爽(被打)

chinacat

异色西罗马人好少……

常色是亲分撩子分,异色是子分撩亲分,这反差不香吗???

对于弗拉的勾/引不为所动的安德烈是真勇士(谁能拒绝一个戴着粉色墨镜的金发哥哥呢

海西yyds!

[图片]
图侵删

异色西罗马人好少……

常色是亲分撩子分,异色是子分撩亲分,这反差不香吗???

对于弗拉的勾/引不为所动的安德烈是真勇士(谁能拒绝一个戴着粉色墨镜的金发哥哥呢

海西yyds!


图侵删

向生而生

搬【异色】所以说参加选秀只是开玩笑吧

@樱花11(看置顶) 

不会写这种文,勿喷


对于选秀并不知道,所以也可能我写成谈论体


对饭圈极度不了解


〔〕是弹幕,但是是瞎写的


文中内容全是瞎扯,有原创人物


常用异色设定+我流异色设定


本文会因选歌加组合,不会是真的cp

本章有维黯


————


王黯的号牌在100多去了,等待时间不免有些无聊,王黯也就趁着还没到他来决定干什么。


「古琴虽然擅长但还是算了,还是就普通唱首歌吧。不过唱什么呢……」他暂时没有什么想法,所以他开始等待,并打算欣赏一下表演。


“大家好,我叫维克多·...

@樱花11(看置顶) 

不会写这种文,勿喷


对于选秀并不知道,所以也可能我写成谈论体


对饭圈极度不了解


〔〕是弹幕,但是是瞎写的


文中内容全是瞎扯,有原创人物


常用异色设定+我流异色设定


本文会因选歌加组合,不会是真的cp

本章有维黯


 


 


————


王黯的号牌在100多去了,等待时间不免有些无聊,王黯也就趁着还没到他来决定干什么。


「古琴虽然擅长但还是算了,还是就普通唱首歌吧。不过唱什么呢……」他暂时没有什么想法,所以他开始等待,并打算欣赏一下表演。


“大家好,我叫维克多·布拉金斯基,来自俄罗斯。来参加比赛是为了找人。”


〔这么高,声音还好软〕


〔好可爱,想rua〕


〔他的英语好标准,居然听不出口音〕


〔俄语我一生之痛,他最后一句说了什么〕


〔俄语生崩溃,他说得太快了〕


〔他的眼睛也是红的〕


〔也许带了美瞳吧?〕


“来的时候太急了,没有准备什么,我就唱一首歌吧。”


他吸了一口气,重新举起话筒。


Когда обиды сойдут на нет,


当怨恨化为乌有时,


Когда ты будешь готова гореть в огне,


当你燃烧在烈火中时,


Когда ту будешь готова простить меня,


当你准备原谅我时,


Впустить меня в свой рассвет.


请让我存在于你的黎明吧。


Когда желанья одержат верх,


当欲望横行时,


Когда от жажды остаться с тобой навек


当我渴望永远与你相伴时。


Я перестану бояться, что гнев небес


我已不再惧怕上天的愤怒,


Скажет мне "это конец".


请对我说:“结束了”。


Сдавайся!


我选择投降!


В твоей войне ничья, и я прошу - возвращайся.我们在你的战争中打成平局,请你回到我身边。Сдавайся!我投降!


世间不会允许gj相爱,但他,维克多愿意陪着王黯。他很贪心,他渴望和他所爱之人永远在一起,即使这不可能。


他们不是没有过怨恨,但一场变故让他们收起相互埋怨的心。


「王黯,让我存在于你的世界吧,哪怕只是小小的一角……我承认我向你投降,不要再闪闪躲躲呀。」


В моей пустыне ты мираж,


你就像我生命沙漠中的一座蜃楼,


Но не исчезай.


但却是永不消失的存在!


Я не верил,


我不相信,


Что без любви душа, как без воды, высыхает.


没有爱的灵魂就像没有水一样干枯。


Я больше тебе не враг.


我不再是你的敌人,


Сдавайся!


我投降!


现在他不会再现以前那样做出伤害王黯的举动了。


他们现在是什么关系?新/时/代/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啊


但王黯呢,他真的和维克多靠得很近吗?


На расстоянии двух шагов,


在这仅仅两步的距离中,


Когда я буду коснуться тебя готов


当我想触碰你时,


Дай слово, что не появится пропасть и


请告诉我,我们之间不存在深渊。


Любовь удастся спасти.


我们的爱可以被救赎。


Когда захлопнется твой капкан,


当你撤去你的陷阱时,


Когда я буду готов умерерть от ран,


当我彻底忘记我的伤口时,


Дай слово, что перестанешь казнить меня,


请对我说,你不会再尝试杀掉我,


Стала жестокой игра.


或者和我玩儿残忍的游戏..!


Сдавайся!


我投降!


他和王黯之间的距离不远,但心里隔了一堵墙,那是他无法跨越的深渊。


表面的暧昧并不给他带满足,他感肯定王黯一直提防着他。


「他们那样对待我吗?让我身上新添伤疤?请给我一个明确的回答啊,我爱的黯……」


В твоей войне ничья, и я прошу - возвращайся.


我们在你的战争中打成平局,请你回到我身边!


Сдавайся!


我选择投降!


В моей пустыне ты мираж,


你就像我生命沙漠中的一座蜃楼,


Но не исчезай.


但却是永不消失的存在!


Я не верил,


我不相信,


Что без любви душа, как без воды, высыхает.


没有爱的灵魂就像缺水一样干枯。


Я больше тебе не враг.


我不再是你的敌人。


Сдавайся!


我投降.!


Я больше тебе не враг.


我不再是你的敌人.


Сдавайся!


我投降!


В твоей войне ничья, и я прошу - возвращайся.


我们在你的战争中打成平局,请你回到我身边!


Сдавайся!


我选择投降!


В моей пустыне ты мираж,


你就像我生命沙漠里的一座蜃楼,


Но не исчезай.


但却是永不消失的存在!


Я не верил,


我不相信,


Что без любви душа, как без воды, высыхает.


没有爱的灵魂会像缺水一样干枯。


Я больше тебе не враг.


我不再是你的敌人。


Сдавайся!


我投降!


В твоей войне ничья, и я прошу - возвращайся.


我们在你的战争中打成平局,请回到我的身边!


Сдавайся!


我投降!


В моей пустыне ты мираж,


你就像我生命沙漠中的一座蜃楼,


Но не исчезай.


但却是永不消失的存在!


Я не верил,


我不相信,


Что без любви душа, как без воды, высыхает.


没有爱的灵魂就像缺水一样枯萎。


Я больше тебе не враг.


我不再是你的敌人,


Сдавайся!


我投降了!!!


「你在听的吧……能否想曾经那样,回到我的身边……我向你投降!」


 


音乐停了下来,维克多静静站在那里,等待着什么。


〔是《Сдавайся》!〕


〔和原曲风格不太一样,有自己的个性〕


〔好神〕


〔你永远可以相信毛子的艺术[哭]〕


〔虽然听不懂,但感觉好温柔呢……〕


〔Mostrare debolezza non è il tuo stile〕①


〔もしあなたが本当に降伏するなら、私は吐きます。〕②


“布拉金斯基先生,你唱功很好,富有感情,很具感染力。”


“所以……”


导师们纷纷举起A的牌子。


“感谢。”


“布拉金斯基同志,我能问您一个问题吗?”一位同样是俄罗斯人的特邀说。


“嗯,没问题。”


“您唱得和原曲的风格完全不同,为什么呢?”


“因为啊,我是唱给别人听的,而那个人就在这会场里。”维克多笑着用俄语回答他。


“我明白了。”


维克多离开了舞台,找到自己原来的座位坐了上去。


王黯瞪大眼睛看着维克多从上场到下场。


“嗨,你还好吧?”闫裕看着王黯那张震惊的脸问道。


“没事……”王黯又恢复了原来的神色,但心情很复杂。


「真糟糕啊……你还是没有改变那时爱我的心……」王黯叹口气,「我不敢再爱人……我已经在爱这方面错得太多了……」


————————


①示弱可不是你的风格


②如果你真的会投降,我会吐的


欢迎收看维克多单相思(不


更的很短真的很抱歉!


真的没有想到不在实验班却比在实验班还要累,真的吐了


不会写这种文,勿喷


对于选秀并不知道,所以也可能我写成谈论体


对饭圈极度不了解


〔〕是弹幕,但是是瞎写的


文中内容全是瞎扯,有原创人物


常用异色设定+我流异色设定


本章有维黯


 


 


————


王黯的号牌在100多去了,等待时间不免有些无聊,王黯也就趁着还没到他来决定干什么。


「古琴虽然擅长但还是算了,还是就普通唱首歌吧。不过唱什么呢……」他暂时没有什么想法,所以他开始等待,并打算欣赏一下表演。


“大家好,我叫维克多·布拉金斯基,来自俄罗斯。来参加比赛是为了找人。”


〔这么高,声音还好软〕


〔好可爱,想rua〕


〔他的英语好标准,居然听不出口音〕


〔俄语我一生之痛,他最后一句说了什么〕


〔俄语生崩溃,他说得太快了〕


〔他的眼睛也是红的〕


〔也许带了美瞳吧?〕


“来的时候太急了,没有准备什么,我就唱一首歌吧。”


他吸了一口气,重新举起话筒。


Когда обиды сойдут на нет,


当怨恨化为乌有时,


Когда ты будешь готова гореть в огне,


当你燃烧在烈火中时,


Когда ту будешь готова простить меня,


当你准备原谅我时,


Впустить меня в свой рассвет.


请让我存在于你的黎明吧。


Когда желанья одержат верх,


当欲望横行时,


Когда от жажды остаться с тобой навек


当我渴望永远与你相伴时。


Я перестану бояться, что гнев небес


我已不再惧怕上天的愤怒,


Скажет мне "это конец".


请对我说:“结束了”。


Сдавайся!


我选择投降!


В твоей войне ничья, и я прошу - возвращайся.我们在你的战争中打成平局,请你回到我身边。Сдавайся!我投降!


世间不会允许gj相爱,但他,维克多愿意陪着王黯。他很贪心,他渴望和他所爱之人永远在一起,即使这不可能。


他们不是没有过怨恨,但一场变故让他们收起相互埋怨的心。


「王黯,让我存在于你的世界吧,哪怕只是小小的一角……我承认我向你投降,不要再闪闪躲躲呀。」


В моей пустыне ты мираж,


你就像我生命沙漠中的一座蜃楼,


Но не исчезай.


但却是永不消失的存在!


Я не верил,


我不相信,


Что без любви душа, как без воды, высыхает.


没有爱的灵魂就像没有水一样干枯。


Я больше тебе не враг.


我不再是你的敌人,


Сдавайся!


我投降!


现在他不会再现以前那样做出伤害王黯的举动了。


他们现在是什么关系?新/时/代/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啊


但王黯呢,他真的和维克多靠得很近吗?


На расстоянии двух шагов,


在这仅仅两步的距离中,


Когда я буду коснуться тебя готов


当我想触碰你时,


Дай слово, что не появится пропасть и


请告诉我,我们之间不存在深渊。


Любовь удастся спасти.


我们的爱可以被救赎。


Когда захлопнется твой капкан,


当你撤去你的陷阱时,


Когда я буду готов умерерть от ран,


当我彻底忘记我的伤口时,


Дай слово, что перестанешь казнить меня,


请对我说,你不会再尝试杀掉我,


Стала жестокой игра.


或者和我玩儿残忍的游戏..!


Сдавайся!


我投降!


他和王黯之间的距离不远,但心里隔了一堵墙,那是他无法跨越的深渊。


表面的暧昧并不给他带满足,他感肯定王黯一直提防着他。


「他们那样对待我吗?让我身上新添伤疤?请给我一个明确的回答啊,我爱的黯……」


В твоей войне ничья, и я прошу - возвращайся.


我们在你的战争中打成平局,请你回到我身边!


Сдавайся!


我选择投降!


В моей пустыне ты мираж,


你就像我生命沙漠中的一座蜃楼,


Но не исчезай.


但却是永不消失的存在!


Я не верил,


我不相信,


Что без любви душа, как без воды, высыхает.


没有爱的灵魂就像缺水一样干枯。


Я больше тебе не враг.


我不再是你的敌人。


Сдавайся!


我投降.!


Я больше тебе не враг.


我不再是你的敌人.


Сдавайся!


我投降!


В твоей войне ничья, и я прошу - возвращайся.


我们在你的战争中打成平局,请你回到我身边!


Сдавайся!


我选择投降!


В моей пустыне ты мираж,


你就像我生命沙漠里的一座蜃楼,


Но не исчезай.


但却是永不消失的存在!


Я не верил,


我不相信,


Что без любви душа, как без воды, высыхает.


没有爱的灵魂会像缺水一样干枯。


Я больше тебе не враг.


我不再是你的敌人。


Сдавайся!


我投降!


В твоей войне ничья, и я прошу - возвращайся.


我们在你的战争中打成平局,请回到我的身边!


Сдавайся!


我投降!


В моей пустыне ты мираж,


你就像我生命沙漠中的一座蜃楼,


Но не исчезай.


但却是永不消失的存在!


Я не верил,


我不相信,


Что без любви душа, как без воды, высыхает.


没有爱的灵魂就像缺水一样枯萎。


Я больше тебе не враг.


我不再是你的敌人,


Сдавайся!


我投降了!!!


「你在听的吧……能否想曾经那样,回到我的身边……我向你投降!」


 


音乐停了下来,维克多静静站在那里,等待着什么。


〔是《Сдавайся》!〕


〔和原曲风格不太一样,有自己的个性〕


〔好神〕


〔你永远可以相信毛子的艺术[哭]〕


〔虽然听不懂,但感觉好温柔呢……〕


〔Mostrare debolezza non è il tuo stile〕①


〔もしあなたが本当に降伏するなら、私は吐きます。〕②


“布拉金斯基先生,你唱功很好,富有感情,很具感染力。”


“所以……”


导师们纷纷举起A的牌子。


“感谢。”


“布拉金斯基同志,我能问您一个问题吗?”一位同样是俄罗斯人的特邀说。


“嗯,没问题。”


“您唱得和原曲的风格完全不同,为什么呢?”


“因为啊,我是唱给别人听的,而那个人就在这会场里。”维克多笑着用俄语回答他。


“我明白了。”


维克多离开了舞台,找到自己原来的座位坐了上去。


王黯瞪大眼睛看着维克多从上场到下场。


“嗨,你还好吧?”闫裕看着王黯那张震惊的脸问道。


“没事……”王黯又恢复了原来的神色,但心情很复杂。


「真糟糕啊……你还是没有改变那时爱我的心……」王黯叹口气,「我不敢再爱人……我已经在爱这方面错得太多了……」


————————


①示弱可不是你的风格


②如果你真的会投降,我会吐的


欢迎收看维克多单相思(不



向生而生

搬【异色】所以说参加选秀只是开玩笑吧

@樱花11(看置顶) 

不会写这种文,勿喷


对于选秀并不知道,所以也可能我写成谈论体


对饭圈极度不了解


〔〕是弹幕,但是是瞎写的(最近懒得编)


文中内容全是瞎扯,有原创人物


有常异色互窜


常用异色设定+我流异色设定


本文异色味音痴,维黯(考虑有不吃会尽量减戏)


————————


夜朦胧


谁的手


像是蛟龙奋力在遨游


时间流走


试着描绘那苍穹


他伸手可见中国。


从古至今,有落寞,徘徊在黑中


但时间一晃而过,他绘出的盛世,已逐渐成形


别问候...


@樱花11(看置顶) 

不会写这种文,勿喷


对于选秀并不知道,所以也可能我写成谈论体


对饭圈极度不了解


〔〕是弹幕,但是是瞎写的(最近懒得编)


文中内容全是瞎扯,有原创人物


有常异色互窜


常用异色设定+我流异色设定


本文异色味音痴,维黯(考虑有不吃会尽量减戏)


 


 


————————


夜朦胧


谁的手


像是蛟龙奋力在遨游


时间流走


试着描绘那苍穹


他伸手可见中国。


从古至今,有落寞,徘徊在黑中


但时间一晃而过,他绘出的盛世,已逐渐成形


别问候


他很穷


除了金钱他是个富翁


时间流走他的一切被歌颂


王黯有钱,但他从不承认自己是个富翁。


他曾对亲情不予重视,至今还觉得愧对他们。①


不管怎样,他的曾经、现在、乃至未来都被人民歌颂,那是人民对他的爱。


笑嘻嘻的反应他也笑嘻嘻


冷冷不屑声音他就当儿戏


从来没有人能够给他指引


一笔一划写下心中印记


他会被嘲讽,被质疑,但他一路走来又无数次证明自己能行。别人欢笑,他也投之一笑,不屑的声音他也不屑。


有人说他没有信仰,他说他只信自己所坚持的。


没有人能给他指引,即使是现在走的这条路(②),也是自己摸索出来的。


他相信干的事儿就是他注定


他庆幸有相信他能力的兄弟


他有摩登时代给他的天地


他要干的事,是不断超越自己,让自己的人民过得更加美好。


这是时代为他提供的机会,这是大家所寄托的希望。


“wu wow.”


他轻声哼着,声音似乎与背景音乐融为一体。


雷轰轰


他的瞳


一如生来般炽热通红


时间流走


他的信仰也动摇


他与生具来的红瞳中,不是死气沉沉,而是充满光的。


他的红色信仰在苏联损落时也曾动摇过,但他坚持了下来。


不会懂不会痛


除了时间他一无所有


时间流走


他能量也积聚足够


人不会懂也不会理解他的痛苦。


中国拥有五千多年的历史,但王黯经历了五千多年的时光,他又拥有了别的什么吗?他只有时间。


这个古老东方巨龙随时间日益强大起来。


笑嘻嘻的反应他也笑嘻嘻


冷冷不屑声音他就当儿戏


从来没有人能够给他指引


一笔一划写下他心中的印记


他相信干的事儿就是他注定


他庆幸有相信他能力的兄弟


他有摩登时代给他的天地


他愿这世界会越来越好,中国也会越来越强大。


他希望不会再有战争和冲突,希望不会再有人民处于水深火热之中。


“wu wow


wu woo


……”


不似之前的轻哼,他闭上眼似乎在享受这一段。


他的故事不是唯一


他只想要被人铭记


他也有放弃的痕迹


他的样子你多熟悉


他的故事不是他自己一人构成的,而是人民共同创造的。他只需要被人铭记,那样他就能继续他或者说他们的共同故事。


他也曾想自己能消失该多好,但他深知不能,因为他得继续走下去。


他的样子哪个爱国者不熟悉,他的过往又何人知晓。


笑嘻嘻的反应他也笑嘻嘻


冷冷不屑声音他就当儿戏


从来没有人能够给他指引


他抓住他的心他也抓住你


没有人能给他指引,因为他自己就是指引别人的旗,他自己独树一帜。


他不是玩弄人心的老狐狸,他是中国,他是五千多年来历史的见证者,他是华夏文明。


〔啊啊啊,好帅〕


〔他朝我挑眼了,他向我伸手了〕


〔srds,这是素人吧,唱这个真的太狂了〕


〔这个素人狂什么啊,唱的还不好听〕


〔彼には傲慢な資本があるだろう、この歌を歌うのは生意気ですか。〕③


〔这关你什么事。〕


〔拍拍前面的日本小哥哥,别在意这种事〕


〔……大丈夫、小生はただ言いたいだけだ、キツネを怒らせてはいけない。〕④


〔O te ne pentirai.〕⑤


王黯最终以A的成绩下了台。


艾伦啧了一声,因为王黯挑眼是对他明摆着的挑衅,歌词也有讽刺他的意味。


「既然你这样狂,那我唱那首就没事了,又不是我要的张扬。」


“谢了,弗朗西斯……”


“别谢我,我只是看不下去了!”


“……至少暂时你看不到邋遢的我了……”


“……什么啊,你以后还要我帮你吗?!从镜子这边过来很难受的,别叫我给你化妆了!”


“话说,你也参加了?”


“……哥哥没有像那样蠢,是上司搞的罢,再见!”


“……又生气了。”


“卢恰,别抢我手机!”


“好看吗?好看就去现场看啊。”


“……我早料到你会帮我报,所以我也给你报了名哦,cara~”


“没事,我知道你也会给我报,所以我给本田也报上了,论损人这件事,你还比不上我呢,fratello~”卢西安诺咬牙切齿道。


“cara,你太棒了。”卢西安诺被弗拉维奥踹开了。


“小生刚才还在纳闷,果然啊。”


“算了,我们只有去了~”


三人就这样去了会场,之前的弹幕也是在会场发的,至于来的方法,保密哦。


——————


①黯对弟妹是放养式的,但近代他后悔了


②z.g.t.s.s.h.z.y


③他有他狂傲的资本,唱这首歌很狂吗?


④没关系,小生只是想说,别惹老狐狸。


⑤不然你们会后悔的。

向生而生

搬【异色】所以说参加选秀只是开玩笑吧

不会写这种文,勿喷


对于选秀并不知道,所以也可能我写成谈论体


对饭圈极度不了解


〔〕是弹幕,但是是瞎写的(最近懒得编)


文中内容全是瞎扯,有原创人物


常用异色设定+我流异色设定


本文会因选歌有不同的组合,不是真cp


本章异色味音痴,猩红组


————————


“Hello,everybody,我叫奥利弗·柯克兰。我喜欢杯糕哦~”


〔Oli好可爱哦!〕


〔Oli is finally going to sing. Look......

不会写这种文,勿喷


对于选秀并不知道,所以也可能我写成谈论体


对饭圈极度不了解


〔〕是弹幕,但是是瞎写的(最近懒得编)


文中内容全是瞎扯,有原创人物


常用异色设定+我流异色设定


本文会因选歌有不同的组合,不是真cp


本章异色味音痴,猩红组


 


 


————————


“Hello,everybody,我叫奥利弗·柯克兰。我喜欢杯糕哦~”


〔Oli好可爱哦!〕


〔Oli is finally going to sing. Look forward to it!〕


〔Se non riesci a mettere la medicina in una tazza di torta, sono d'accordo con questo hobby.〕①


〔否定はしない〕②


〔楼上两位是和他认识吗?〕


〔所以之前那真的没事吗TAT,好多都吃了〕


“话不多说,我开始了哦~”


Can't I just turn back the clock?


能否调转时光


Forgive my sins


原谅我的过错


I just wanna roll my sleeves up


我只想挽起袖子


And start again


重新开始


I know that I messed it up


我曾搞砸一切


Time and time again


一遍又一遍


I just wanna roll my sleeves up


如今只想挽起袖子


And start again


重新来过


他曾也是世界霸主,拥有很多的zmd,但他也搞砸了一切,变成了人们口中的“下两常”。如果可以,他也希望能重新来过。


I was, switchin' up the lanes


我曾踏上不归路


Steppin' out the fame I'm in


远离拥有的一切


I was pullin' on the reins, sick of all the same happenin'


不满于现状,也只能唯唯诺诺


I swear I was lookin' for disaster, mixed with a bottle of gin


期待着风暴降临,我举杯欢庆


Just because I come home after


我要找到归宿


Doesn't mean you'll take me in


而你却给不了我


You see my world is spinning like there's nothing below


我的世界正天旋地转


You see my world is feeling like it just might explode


几近崩溃


And yes I know it's hard to take it backwards from my mind


我已不愿回首过去


I need to get a ride, need to see some light come in


谁能帮我看到光明


他也曾是那样固执,却也胆怯,逃避自己身为国家的命运,不满于现状,却又深深藏在心里。


孤独的他举杯欢庆这个疯狂的世界。


「不是我疯了,是这个世界疯了。」他如此想。


他的世界残破不堪,没有人能给他一个归宿,让他拥有一处安心之地;他的往事不堪回首,没有人能给他一双眼睛,让他看清黑暗中的一束光。


Can't I just turn back the clock?


能否调转时光


Forgive my sins


原谅我的过错


I just wanna roll my sleeves up


我只想挽起袖子


And start again


重新开始


I know that I messed it up


我曾搞砸一切


Time and time again


一遍又一遍


I just wanna roll my sleeves up


如今只想挽起袖子


And start again


重新来过


如果我那时多关心一下你,你是否不会如此厌恶自己?我从一开始见到你就错透了,你一定在记恨我吧?


Fellin' like maybe I'm unappreciated


你好像并不喜欢我


Like my presence in your life has been alleviated


我的意义逐渐失去


I feel like everything I've done before is different now


但我已和以前大不一样


But I can see clearer than ever from a distance now


我置身事外,看的清楚明白


Everyday I do it, I've been going through it


有你的每一天都不那么容易


But you never knew it 'cause I never showed you


但我从没向你提起


You gave me the world, so I feel owed you


你曾给我全世界,我是那样感激


艾伦的确讨厌他,但不知道奥利弗到底是怎样想他的。


奥利弗不和艾伦说,他给了艾伦自己的整个世界,他自知大/英/帝/国不配对他的北/美/十/三/州说爱的。


I've been looking through the mirror and that's the old you


我看向镜子里,还是那个以前的你


I'ma get it right now, don't know how


不知为何我还要得到你


But I promise that we're gonna make it somehow


我知道我们还会走下去


I'm all in, it's from the heart again


我的心里占有的还是你


Open up your mind and maybe we can start again


再想想吧,也许还能重新开始


他们会继续走下去,无论以往


他们现在全新的开始


Can't I just turn back the clock?


能否调转时光


Forgive my sins


原谅我的过错


I just wanna roll my sleeves up


如今只想挽起袖子


And start again


重新开始


I know that I messed it up


我曾搞砸一切


Time and time again


一遍又一遍


I just wanna roll my sleeves up


如今只想挽起袖子


And start again


重新来过


Oh-oh-ohhh, oh-oh-oh


Oh-oh-ohhh, oh-oh-oh


Oh-oh-ohhh, oh-oh-oh


Oh-oh-ohhh, oh-oh-oh


来吧,让我们重新开始,无论是爱而是伤害,这由你自己选择。


Yes I know it's hard to take it backwards from my mind


我已不愿回首过去


I need to get a ride, need to see some light come in


谁能帮我看到光明


Can't I just turn back the clock?


能否调转时光


Forgive my sins


原谅我的过错


I just wanna roll my sleeves up


如今只想挽起袖子


And start again


从头再来


我抛开了过去,不再把你当作弟弟,那么我们以另一种关系再来吧。


王黯看着上台的奥利弗,猛烈地咳起嗽来,手边的水瓶摔到了地上。


「小兔崽子一定全来了是吧?艾伦,你真是个好人。」王黯对帮他捡起水瓶的闫裕说了声谢谢。


「那么……」


“请101号王黯选手上台。”


王黯走上了台。


“大家好,我叫王黯,我的选歌是《他的》。”


他露出自信的笑容。


————————


①如果你不在杯糕中下药的话,我认可这是你的爱好


②我不否认


不会写这种文,勿喷


对于选秀并不知道,所以也可能我写成谈论体


对饭圈极度不了解


〔〕是弹幕,但是是瞎写的(最近懒得编)


文中内容全是瞎扯,有原创人物


常用异色设定+我流异色设定


本文会因选歌有不同的组合,不是真cp


本章异色味音痴,猩红组


 


 


————————


“Hello,everybody,我叫奥利弗·柯克兰。我喜欢杯糕哦~”


〔Oli好可爱哦!〕


〔Oli is finally going to sing. Look forward to it!〕


〔Se non riesci a mettere la medicina in una tazza di torta, sono d'accordo con questo hobby.〕①


〔否定はしない〕②


〔楼上两位是和他认识吗?〕


〔所以之前那真的没事吗TAT,好多都吃了〕


“话不多说,我开始了哦~”


Can't I just turn back the clock?


能否调转时光


Forgive my sins


原谅我的过错


I just wanna roll my sleeves up


我只想挽起袖子


And start again


重新开始


I know that I messed it up


我曾搞砸一切


Time and time again


一遍又一遍


I just wanna roll my sleeves up


如今只想挽起袖子


And start again


重新来过


他曾也是世界霸主,拥有很多的zmd,但他也搞砸了一切,变成了人们口中的“下两常”。如果可以,他也希望能重新来过。


I was, switchin' up the lanes


我曾踏上不归路


Steppin' out the fame I'm in


远离拥有的一切


I was pullin' on the reins, sick of all the same happenin'


不满于现状,也只能唯唯诺诺


I swear I was lookin' for disaster, mixed with a bottle of gin


期待着风暴降临,我举杯欢庆


Just because I come home after


我要找到归宿


Doesn't mean you'll take me in


而你却给不了我


You see my world is spinning like there's nothing below


我的世界正天旋地转


You see my world is feeling like it just might explode


几近崩溃


And yes I know it's hard to take it backwards from my mind


我已不愿回首过去


I need to get a ride, need to see some light come in


谁能帮我看到光明


他也曾是那样固执,却也胆怯,逃避自己身为国家的命运,不满于现状,却又深深藏在心里。


孤独的他举杯欢庆这个疯狂的世界。


「不是我疯了,是这个世界疯了。」他如此想。


他的世界残破不堪,没有人能给他一个归宿,让他拥有一处安心之地;他的往事不堪回首,没有人能给他一双眼睛,让他看清黑暗中的一束光。


Can't I just turn back the clock?


能否调转时光


Forgive my sins


原谅我的过错


I just wanna roll my sleeves up


我只想挽起袖子


And start again


重新开始


I know that I messed it up


我曾搞砸一切


Time and time again


一遍又一遍


I just wanna roll my sleeves up


如今只想挽起袖子


And start again


重新来过


如果我那时多关心一下你,你是否不会如此厌恶自己?我从一开始见到你就错透了,你一定在记恨我吧?


Fellin' like maybe I'm unappreciated


你好像并不喜欢我


Like my presence in your life has been alleviated


我的意义逐渐失去


I feel like everything I've done before is different now


但我已和以前大不一样


But I can see clearer than ever from a distance now


我置身事外,看的清楚明白


Everyday I do it, I've been going through it


有你的每一天都不那么容易


But you never knew it 'cause I never showed you


但我从没向你提起


You gave me the world, so I feel owed you


你曾给我全世界,我是那样感激


艾伦的确讨厌他,但不知道奥利弗到底是怎样想他的。


奥利弗不和艾伦说,他给了艾伦自己的整个世界,他自知大/英/帝/国不配对他的北/美/十/三/州说爱的。


I've been looking through the mirror and that's the old you


我看向镜子里,还是那个以前的你


I'ma get it right now, don't know how


不知为何我还要得到你


But I promise that we're gonna make it somehow


我知道我们还会走下去


I'm all in, it's from the heart again


我的心里占有的还是你


Open up your mind and maybe we can start again


再想想吧,也许还能重新开始


他们会继续走下去,无论以往


他们现在全新的开始


Can't I just turn back the clock?


能否调转时光


Forgive my sins


原谅我的过错


I just wanna roll my sleeves up


如今只想挽起袖子


And start again


重新开始


I know that I messed it up


我曾搞砸一切


Time and time again


一遍又一遍


I just wanna roll my sleeves up


如今只想挽起袖子


And start again


重新来过


Oh-oh-ohhh, oh-oh-oh


Oh-oh-ohhh, oh-oh-oh


Oh-oh-ohhh, oh-oh-oh


Oh-oh-ohhh, oh-oh-oh


来吧,让我们重新开始,无论是爱而是伤害,这由你自己选择。


Yes I know it's hard to take it backwards from my mind


我已不愿回首过去


I need to get a ride, need to see some light come in


谁能帮我看到光明


Can't I just turn back the clock?


能否调转时光


Forgive my sins


原谅我的过错


I just wanna roll my sleeves up


如今只想挽起袖子


And start again


从头再来


我抛开了过去,不再把你当作弟弟,那么我们以另一种关系再来吧。


王黯看着上台的奥利弗,猛烈地咳起嗽来,手边的水瓶摔到了地上。


「小兔崽子一定全来了是吧?艾伦,你真是个好人。」王黯对帮他捡起水瓶的闫裕说了声谢谢。


「那么……」


“请101号王黯选手上台。”


王黯走上了台。


“大家好,我叫王黯,我的选歌是《他的》。”


他露出自信的笑容。


————————


①如果你不在杯糕中下药的话,我认可这是你的爱好


②我不否认



向生而生

搬【异色】所以说参加选秀只是开玩笑吧

@樱花11(看置顶) 

不会写这种文,勿喷


对于选秀并不知道,所以也可能我写成谈论体


下章舞台(原本想这章写的,接果写完维卡的卡文了)


对饭圈极度不了解〔〕是弹幕,但是是瞎写的


文中内容全是瞎扯,有原创人物


常用异色设定+我流异色设定


————


“弗朗索瓦,这是你搞的鬼吧?”


“我才没有使坏的低级趣味,我这个是你报的吧?”


“Oil从不害人,不是我干的!”


“你还有脸说出这种话。”弗朗索瓦冷笑着,“你不看看你坏了多少事,欧洲的搅屎棍,英国佬。”


“Oil不是搅屎棍,邋遢的法国佬......

@樱花11(看置顶) 

不会写这种文,勿喷


对于选秀并不知道,所以也可能我写成谈论体


下章舞台(原本想这章写的,接果写完维卡的卡文了)


对饭圈极度不了解〔〕是弹幕,但是是瞎写的


文中内容全是瞎扯,有原创人物


常用异色设定+我流异色设定


 


 


————


“弗朗索瓦,这是你搞的鬼吧?”


“我才没有使坏的低级趣味,我这个是你报的吧?”


“Oil从不害人,不是我干的!”


“你还有脸说出这种话。”弗朗索瓦冷笑着,“你不看看你坏了多少事,欧洲的搅屎棍,英国佬。”


“Oil不是搅屎棍,邋遢的法国佬!”


两人吵着吵着就要打起来了,维克多也是不想再有他们闹下去了,就把镐子往地地上一敲。


“好吧,我不闹了。”弗朗索瓦摊摊手。


“你们怎么回事,明明动脑想想,就可以知道是艾伦干的好事,何必要打起来呢?”


“……艾伦干的……天啊……我刚刚真是太失态了。”


“所以你们打算怎么办呢?”


“推脱掉属实有些丢脸面,只能参加了。”


“我有个好点子。”奥利弗笑着说,“我们帮他也报上吧。”


“他们四个终于都不在了,我自由了……所以说你们最好不要给我叫板。”


“别太放肆了,想想你干的好事儿吧~”


“亲爱的,我相信你会遭报应的。”


“……”


“小生有种不祥的预感……琼斯先生,你干了什么?”


“这不是你该关心的。”


铃声响起,是艾伦的个人手机。


“Dear,感谢你做了件蠢事,所以我给了你份惊喜发到UN群里了,不要太感谢我。”


“什!”艾伦连吧,点开群里的消息已经炸了,原因无他,只是因为奥利弗发的照片——艾伦的《Our world》报名。


“你把这个发到工作群里干什么?!”


“Oil觉得这可是件国/际/大/事,发到UN群里一点都不过分。还有快点来哦,比赛还有一天就开始了哦~”


“Sh*t!”


“不要说脏话哦,中/国见~”


耳边传来嘟嘟的声音,奥利弗挂断了电话。


艾伦把UN群禁言了三个月。


“亲爱的,你把优恩迫害得好惨,那小家伙又吓晕了。”


“这话你们两兄弟可没资格说我们。”


“我没有什么要表示的。”卢西安诺朝艾伦丢去一把刀,只不过被艾伦接住了。


“这里没有我们五个守着,但你也不是什么大g,意/大/利。”艾伦摇了摇倒在地上的优恩,“好了,别让他们添乱,优恩。”


“是……”优恩迷迷糊糊回答道。


等到艾伦走后,优恩立马从地上跳起来,狠狠瞪了其他意识体一眼,就哭着跑去处理文件了。


“多好一孩子,可惜是被他们五个带大的。”


“Luciano,优恩不是一个好孩子,他只是被五个人压榨太久压住本性了而已。”


「果然还是回家看闹刷好玩」弗拉维奥这样想着,「反正我又不管事,开什么会呢。」


距离开始还剩半小时,艾伦来到了会场练习室。


〔整个练习室都是外国人呢〕


〔工作人员也是人啊……〕


〔话说,那粉红色的头发是染的吗?〕


〔说不准,也许和黯大爷的赤瞳一样是天生的〕


〔艹,黯大爷是什么称呼啊〕


〔是王黯前几天的表演……真的很像一个老大爷〕


“Dear,我还以为你会迟到呢,从纽约到上海大概需要15小时呢~”


“而是在美国的晚上打来的电话,艾伦你真快。”


“你们不知道我们五个一个都没在那里是什么后果吗!”


“Oil当然知道,但这是你自己惹出来的麻烦。”


〔那四个外国人凑到一起在说什么呢?〕


〔感觉火气很大呢〕


〔但听那个语气完全不是呢〕


“F……”艾伦还没有来得及说出那个单词就被奥利弗塞了一个杯糕。他一惊,两眼一翻倒在地上。


〔等等,他怎么了〕


〔那杯糕有问题吧!〕


〔但其他人也在吃吧……〕


〔会不会是谋S啊〕


〔如果真是直播会被禁的〕


“你下药了?”弗朗索瓦低声问道。


“没,你都是看看我做的,其他人吃了也好好的。”奥利弗摊开手表示无辜,“他只反应过激了。不信你吃一个。”


“不。”弗朗索瓦直接拒绝,奥利弗则把剩下的杯糕都吃掉了。


“大家,其实他一点事也没有的……”维克多向前来的询问的人解释。


〔都直接晕了还没事吗〕


〔反应过激……以前经常被塞杯糕吗……〕


〔话说这四个人都相互认识,果然帅哥只数帅哥玩吗www〕


“刚来就倒在地上了,这么想出糗吗?”维克多蹲着戳了戳倒在地上的艾伦,“当然被黯看到就再好不过了。”


艾伦立马跳来,抡拳就向维克多砸去,然后发现许多人在看着他。


“我说他没事吧。”维克多挡住艾伦砸过来的拳头笑着说。


〔原来真的没事啊〕


〔吓死我了〕


〔话说,有谁听懂了那段话吗〕


〔俄语生表示放弃,他说的太快了〕


〔大概是嘲讽,是俄国人和美国人唉〕



向生而生

搬【异色】所以说参加选秀只是开玩笑吧(人设)

王黯


在上司和人民面前和蔼(相对来说),在弟弟妹妹面前严厉,在其他gj意识体面前暴戾


脾气不是很好,讨厌别人评论自己


抽烟喝酒,被当成不良过


比起阴阳怪气更喜欢直接m,比起m人更喜欢直接开打,所以开会很容易就和艾伦打起来


和奥利弗做过烟友,那是他不光彩的往事之一。但和奥利弗的关系不是很差,两者在坑人方面有着共同的话题


和维克多的关系还行,两者对和平都有着强烈的向往


很狂,但不想引人注目,在强忍自己以前喧嚣的习惯


伪造身份


28岁,孤僻的中央音乐学院毕业生,没多少人认识他


家长反对参加选秀,而自己堵气非要参加的富二代


艾伦·...

王黯


在上司和人民面前和蔼(相对来说),在弟弟妹妹面前严厉,在其他gj意识体面前暴戾


脾气不是很好,讨厌别人评论自己


抽烟喝酒,被当成不良过


比起阴阳怪气更喜欢直接m,比起m人更喜欢直接开打,所以开会很容易就和艾伦打起来


和奥利弗做过烟友,那是他不光彩的往事之一。但和奥利弗的关系不是很差,两者在坑人方面有着共同的话题


和维克多的关系还行,两者对和平都有着强烈的向往


很狂,但不想引人注目,在强忍自己以前喧嚣的习惯


伪造身份


28岁,孤僻的中央音乐学院毕业生,没多少人认识他


家长反对参加选秀,而自己堵气非要参加的富二代


艾伦·F·琼斯


真的很讨厌自己的上司,所以不会听他的话


极度自由


脏话连篇,不一定是骂人


年轻气盛的小孩,不会尊重人


在UN很拽,


戴墨镜,有球棒,也喜欢打/架


真的是不良


当过奥利弗的弟弟,那段时间被奥利弗搞得也疯疯颠颠的,独立后就立下改变自己性格的誓言(但没改变多少,只是伪装了起来了)


真的生气了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这是他看起来不疯但被称为疯子的原因


伪造身份


20岁


年轻的企业家,来参加综艺节目是来体验生活的(?


维克多·布拉金斯基


和平主义者


平时唯唯诺诺,但不是好惹的(至少他真的和艾伦打过架)


随身携带一把镐头,意义不明(其实偶尔看到不爽的东西,会用镐头敲)


喜欢喝伏特加


白切黑(但不明显),所以艾伦说他虚伪


很喜欢家人待在一起,但和睦的待在一起以前的事了


艺术造诣很高


珍惜当下的时光,也怀念曾经的理想


苏/修那段时间,对其他gj的有很强的控制欲(这点应该和常色是一样),加上西方媒体对他的各种抹/黑/造/谣,所以他也被称作疯子(其实是最正常的一个)


伪造身份


27岁


俄罗斯舞者(其实是真的)


芭蕾舞,俄罗斯民间舞都会


奥利弗·柯克兰


喜欢杯糕


做杯糕不一定下药,就比如说他主动请普通人吃,是不会下药的,但强塞大部分是下了药的


很讨厌说脏话,很生气直接用魔法解决事情(不会在大庭广众下很明显地使用)


生气了会变得很残忍友好,甚至称对方为dear(实则很想把对方搞死)


魔法多以攻击型,小魔法会但不用


会抽烟,但不喜欢。不怎么喝酒


即使弟弟独立了,但仍会管他,只是不再把他当做弟弟


很弗朗索瓦的关系很差,但是不会去打架


真真实在的疯子


伪造身份


25岁


油管美食博主,偶尔唱唱歌



异色尤恩


尤恩在有联五任何一方在就不敢放肆


异色联五比常色更讨厌工作,所以异色尤恩是一个比常色尤恩更社畜的社畜


表面年龄15岁


联五前乖巧小孩,联五后黑丶社会丶头头


对于许多小g,喜欢一边追着人打一边讲道理


弗拉维奥被他威胁过


向生而生

搬【异色】所以说参加选秀只是开玩笑吧

@樱花11(看置顶) 

不会写这种文,勿喷


进度好慢,下章或下下章应该能写到正式舞台


对于选秀并不知道,所以也可能我写成谈论体


对饭圈极度不了解〔〕是弹幕,但是是瞎写的


文中内容全是瞎扯,有原创人物


常用异色设定+我流异色设定


————


“我是第一次参加综艺节目,如果有做所不好地方请多指教了。”


「TMD,爷这样说话太别扭了,好难受。」


“好,接下来能表演一段才艺吗?”


“当然。”王黯把墨镜重新戴上,往后一坐,掏出把二胡就拉了起来。


〔有谁看到他那把二胡是怎么拿出来的?〕...


@樱花11(看置顶) 

不会写这种文,勿喷


进度好慢,下章或下下章应该能写到正式舞台


对于选秀并不知道,所以也可能我写成谈论体


对饭圈极度不了解〔〕是弹幕,但是是瞎写的


文中内容全是瞎扯,有原创人物


常用异色设定+我流异色设定


 


 


————


“我是第一次参加综艺节目,如果有做所不好地方请多指教了。”


「TMD,爷这样说话太别扭了,好难受。」


“好,接下来能表演一段才艺吗?”


“当然。”王黯把墨镜重新戴上,往后一坐,掏出把二胡就拉了起来。


〔有谁看到他那把二胡是怎么拿出来的?〕


〔椅子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


〔好神奇,是魔法吗?〕


〔キツネが苦手なものを選んだので、チャルメラを吹くのかと思った。〕①


〔惊现日语!〕


〔没什么好奇怪的,这是国际向的呀〕


〔u1s1,这既视感〕


〔好像盲人啊〕


〔+1,特别是带上他的墨镜后〕


王黯拉的是《二泉映月》中的一段。


他之前看到过在街头卖艺的阿炳,那时,他对二胡并没有兴趣,只是淡淡看着阿炳,之后就离开了,一句话也没说。


〔二泉映月呜呜呜〕


〔我是外放的,拉二胡的爷爷都好奇了〕


〔这拉的都是些什么鬼,完全不懂〕


〔就是,不知道有什么好听的〕


〔说难听的叉出去〕


〔爱听不听,不听拉倒〕


〔别吵了,大家都冷静点〕


〔导师们要评价了〕


“王黯,能看出你很专业。”


“但是你本人似乎不在什么状态。”


“导师,这也是我拉二胡中不足的地方。我不太能融整个音乐。”


“即使这样,你的实力还是不可否认的。”


“所以我们一致决定,通过。”


“谢谢。”王黯下了台。


〔天啊,这个男人凡尔赛〕


〔王黯是央音毕业的〕


〔前面的你怎么知道的〕


〔官方发了〕


〔难怪我感觉见过,原来是同一个学校的〕


之后工作人员就带他去宿舍了。


“这里是暂时的宿舍,在之后会重新安排,这是钥匙。”


“谢谢。”王黯出于礼貌还是道了谢。


“呼,好累……”王黯往床上一倒,又坐起来。


「我猜猜这里也有摄像头?算了,去洗个澡吧。」


然后他就在镜子里看到了王耀。


“看样子,你也一样啊,耀。”


“黯,你居然也去了。”


“是啊,爷抽风了,你也抽风了。好了,别说了。”


王黯再走出厕所时,又有另外一个人来了。


“你好,王黯先生,我叫闰裕。暂时和你是室友。”闫裕伸出手,像是想握手。


王黯看一眼,但没理。


〔这个人好没礼貌啊,居然不理闫闫〕


〔本来就不喜欢这人,现在感觉他更讨厌了〕


〔キツネは人と握手しますか?考えすぎだ〕②


〔È il più grande rispetto per le persone che non giura〕③


〔Это правда.〕④


〔谁能翻译一下〕


〔不介意上面的人知道……〕


“死老头已经三天没来了,电话不通,短信也不回……”


“就算你看我我也不会告诉你,俄/罗/斯没有向美/国解释的义务。”


“王黯不在,你也不装了,迟早要让他看穿你的面孔。”


“我从来都没有伪装……”


“Shut up!虚伪的和平爱好者。”


「去问本田葵吧,他离得那么近,也许有些眉目。」


“琼斯先生,你找小生有何事?”


“王黯你知道他在干什么吗?”


“琼斯先生,你知道《OUR WORLD》吗?王先生报名参加了那个。”


“这样啊,我明白了。”艾伦挂断电话,看了看会议室里的其他三人,心里有了好点子。


————


①老狐狸居然选了他不擅长的二胡,我以为他会吹唢呐的。


②老狐狸会和他握手?你们想多了


③他不m人已经是对人最大的尊重了


④这道也是



向生而生

搬【异色】所以说参加选秀只是开玩笑吧

@樱花11(看置顶) 

不会写这种文,所以这章只是试水


对于选秀并不知道,所以也可能我写成谈论体。

文中内容全是瞎扯

本章只有黯爷

常用异色设定+我流异色设定


————————


“所以把我叫来有什么事吗?”王黯笑眯眯地看着自家上司。


“黯,你也知道国家要整治娱乐圈。”


“是的,但这我不打算去管,意识体不能随意插手。”


“也不是想让你去管,就是好好打探一下娱乐圈。”


“好吧,我明白了。”王黯说罢离开了。


“爷不想干这事!这不应该是耀做的吗……好吧,他不可能在这里的。”他趴在自家床上大喊。


“先生,你报了综艺节目?”


“...

@樱花11(看置顶) 

不会写这种文,所以这章只是试水


对于选秀并不知道,所以也可能我写成谈论体。

文中内容全是瞎扯

本章只有黯爷

常用异色设定+我流异色设定


————————


“所以把我叫来有什么事吗?”王黯笑眯眯地看着自家上司。


“黯,你也知道国家要整治娱乐圈。”


“是的,但这我不打算去管,意识体不能随意插手。”


“也不是想让你去管,就是好好打探一下娱乐圈。”


“好吧,我明白了。”王黯说罢离开了。


“爷不想干这事!这不应该是耀做的吗……好吧,他不可能在这里的。”他趴在自家床上大喊。


“先生,你报了综艺节目?”


“湘?你打电话给我真少见。”


“先生,你报的是国际向的,全世界都能看到,所以……”


“那几个人不会来的,况且他们虽然不让人省心,但不会乱惹事,艾伦除外。”


“总之先生你注意点,自己的身份可能会被扒出来。”


〔终于开播了,自从预告放出来我等好久了〕


〔听说是国际向的,想找找有什么外国帅哥〕


〔ls先别想,国外的还得再等等呢〕


王黯对于自己烟被收了很是痛心,所以买了很多很多的糖,开始之前就一直坐在一个光线比较暗的角落。


C区,一个不引人注意的地方。


『爷坐在这里只是不想引人注目,你们谁见过素人刚来就狂妄地坐在A区的……别再给爷发信息了,手机要收的。』


『好的』×34


〔C区有个在玩的,是知道自己不行了吗?〕


〔一点上进心都没有也来参加这个节目〕


〔这是来丢脸的吧〕


〔他为什么要带口罩和墨镜啊〕


“56号,王黯。”


王黯听到自己的名字,便把口罩摘下来,走上舞台,做起了自我介绍。


“我叫王黯,在当练习生的这段时间请多指教。”


“可以把墨镜摘下来吗?”


“可以啊。”王黯笑笑,摘下墨镜,赤红色的瞳孔暴露在灯光下,“这个是天生的,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是红色的。”


〔艹,他好帅〕


〔红眼!!〕


〔我看就是戴了美瞳而已〕


〔他说是天生的〕


〔你见过红瞳的人吗〕


〔别吵,安静看帅哥不香吗〕


“我知道很奇怪,但希望大家不要讨论我的眼睛。”


「爷要回去!」王黯在内心大喊。

觚了呱唧陀罗夫斯基

码一点自己的尼可拉斯的设定

我私设的常色作为国家意识体,政权变动战争经济破坏发展会直接体现在常色上,异色则代表人民的意志,即信仰改变和人民心声会被异色听到,所以异色大多性格比较古怪极端,以此来应对那些心声对自己精神的冲击。

基本上都是私设注意

名字:尼可拉斯•贝什米特

外貌:瞳色湖蓝,d/d/r时期及以后为紫红色,长发 ,发色为偏奶油色的金色。戴着十字形状的耳夹【爱因斯送的 本来是耳钉,被干脆的拒绝了】和深蓝色发带【腓特烈二世送的 很喜欢】,脖子上有十字型刀疤,很少带铁十字。21世纪后喜欢带没有度数的平光眼镜。

武器为剑或者枪,但是很少用,近身格斗很厉害,并且不太能控制力道,贝什米特...

我私设的常色作为国家意识体,政权变动战争经济破坏发展会直接体现在常色上,异色则代表人民的意志,即信仰改变和人民心声会被异色听到,所以异色大多性格比较古怪极端,以此来应对那些心声对自己精神的冲击。

基本上都是私设注意

名字:尼可拉斯•贝什米特

外貌:瞳色湖蓝,d/d/r时期及以后为紫红色,长发 ,发色为偏奶油色的金色。戴着十字形状的耳夹【爱因斯送的 本来是耳钉,被干脆的拒绝了】和深蓝色发带【腓特烈二世送的 很喜欢】,脖子上有十字型刀疤,很少带铁十字。21世纪后喜欢带没有度数的平光眼镜。

武器为剑或者枪,但是很少用,近身格斗很厉害,并且不太能控制力道,贝什米特家最能打的,比起武力更喜欢动脑子。【谈判失败,准备火化】

行为风格上是典型的普/鲁/士人,严肃认真,雷厉风行,处理事情井井有条,生活作风上一丝不苟。性格古怪偏激,厌世多疑【ddr时期尤为明显】,思维模式很容易走进死胡同,幽默感很差。【偏偏周围人都爱讲冷笑话】平时没什么情绪波动,对什么都很冷淡,一个人的时候常常陷入深度思考,头风病发作的时候会变得易怒狂躁。对战争和权利没什么兴趣,帝国建立后基本上当甩手掌柜。

【因为普/鲁/士本身是一个没有根基的国家,所以作为人民意志的尼可拉斯很容易受到周边环境影响】

与基尔伯特关系很亲密,虽然基尔伯特觉的尼可拉斯总是用一种看虫子的眼神看自己,但是从小到大一起相处知道尼可拉斯就这b样。d/d/r时期经常偷偷去地牢照顾基尔伯特。不用言语交流也能知道对方想法,相互依存相互扶持。

与索瓦和安德烈是笔友,三个人相处很融洽,但比起脾气很差的安德烈更喜欢和索瓦一起共事【虽然索瓦会罢工到工作结束】

与维克多是挚友,尼可写了一堆乱七八糟的书,维克多是他唯一的读者,因此维克多一直尊称他为老师,二者的想法和行为常常高度一致,因此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都经常聚在一起。但有时候也会觉得维克多过度黏人了。

与腓特烈二世关系甚至比基尔伯特还好,腓特烈二世教会了他运用音乐和书籍来缓解他天生的头风病,不常上战场,国家后勤打理的井井有条,义务教务普及时期曾经去过一个大学教书。

和爱因斯的关系很薛定谔,爱因斯非常讨厌尼可拉斯,尼可拉斯就像是一台只会按照程序运转的冰冷的机器,从来不给他好脸色。比起兄弟更像是父子,经常吵架和拆房子,对弟弟的占有欲和不修边幅很头疼。【只有爱因斯受伤的世界诞生了】

有自己的宗教信仰,不打耳洞也很少喝啤酒。

和基尔伯特一样喜欢毛茸茸的东西,有时候会同意基尔伯特的奇怪要求来换得肥啾抚摸权。

不写日记,便利贴贴的满屋子都是。

两德合并后变成了家里蹲。

短笛和钢琴都很擅长。有着拿根头发都能弹奏出美妙音乐的神奇乐感。



设计尼可的初衷是因为看到了关于初设普的一些补充,如果初设的普是犬儒主义者的话,我现在的设定就是把初设普分割开了,基尔伯特继承了其随性坦荡,厌恶伪善的性情,而尼可拉斯则有着厌世排外,冷淡孤傲的品行,后期更加极端走向了厌恶一切的道路。

所以说前期爱因斯并不适合他,甚至我除了打架想象不出他们该如何相处,爱因斯在我看来是自傲的另一个极端,非常自信傲慢有极具掌控欲,这让只喜欢待在自己世界里的尼可拉斯是无法忍受的,两个从本质上就是不同的存在因为长久的依赖,所以相性力很差。【黑土豆真的好难写,焦急的走来走去】

虽然他和维克多状态相似,但是也不能够走到一起,两个互相舔舐伤口的孤独野兽的关系就已经达到了顶峰,我觉得爱情这种字样会玷污了他们之间这种美好的联系,仿佛是一个孤独的灵魂与另一个灵魂相互碰撞,是一面可以互相映照的镜子。

这样想想其实基尔伯特很适合尼可拉斯,尼可就是需要一个可以招之即来挥之即去,心灵相通但是互不打扰的人来陪伴,准确的说就是缺个排遣孤独的工具人,你只要待在我身边,什么都不做,但我知道你在,这就能让我满意。但是基尔伯特有路德维希【挠头】。

尼可拉斯就是个守旧派,古板又念旧,排斥改变甚至惧怕改变。所以柏/林/墙倒后的十年他只在想一个问题,改变就意味着抛去过去的自己,即使那已经是渣滓是历史的弃子,但他仍然不愿意放手,不愿意就这样否定自我,接受新我。


尼可拉斯你真的好香啊有没有人和我一起磕啊我超会炫饭。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