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异色北欧

9023浏览    99参与
岚卿☁️(更文是下辈子的事.jpg)

【APH/北欧组】异色的我居然……

▲一个常异色混合的沙雕产物

▲文渣求不吐槽,ooc属于我

▲有典芬和丁诺,鲸组亲情向,还有爱德华乱入(不是)

这里有异色北五的外貌 ,好可惜网上没找到异色的名字。。。

因为是丹诞写出来的所以大老爷戏份比较多

——————————————————————————————————————

一:

在一个没有太阳不是很晴朗的清晨

帅气且有出色领导能力(自称)的丁马克睁开了双眼

又是北区欠老大和冤种闹钟斗争的一个早上

然后他就看见一个跟他同款发型,一身红色,脸上有条疤而且看上去很像黑社会老大的人站在他床边上,和自己大眼瞪大眼


“你谁?我亲友呢?”丁马克一瞬间以为自己...

▲一个常异色混合的沙雕产物

▲文渣求不吐槽,ooc属于我

▲有典芬和丁诺,鲸组亲情向,还有爱德华乱入(不是)

这里有异色北五的外貌 ,好可惜网上没找到异色的名字。。。

因为是丹诞写出来的所以大老爷戏份比较多

——————————————————————————————————————

一:

在一个没有太阳不是很晴朗的清晨

帅气且有出色领导能力(自称)的丁马克睁开了双眼

又是北区欠老大和冤种闹钟斗争的一个早上

然后他就看见一个跟他同款发型,一身红色,脸上有条疤而且看上去很像黑社会老大的人站在他床边上,和自己大眼瞪大眼


“你谁?我亲友呢?”丁马克一瞬间以为自己家被人抢劫了

“我还想问你呢”

“啊,那既然这样,我先自我介绍一下,丁马克,丹/麦意识体,是北欧的老大哦!”

“。。。”


两人从卧室对峙到客厅


“所以你是平行世界的我?”

“你可以这么认为”

“哇,没想到另一个世界的老大我这么帅!不愧是我!”

异色丹觉得对面这个跟自己长得差不多的人可能脑子有什么问题


二:

诺威表示今天真是见鬼了

一大早去叫自己亲爱的弟弟起床

然后就看见一个拿着死神镰刀的红衣少年站在自家弟弟面前

而他亲爱的弟弟阿冰在床上闭着眼睛十分安详

诺子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人把自己弟弟打晕了

北区欠弟控属性大爆发召唤出troll就要和那人拼命

最后被刚刚睡醒的艾斯兰拦下来

异冰:???


三:

艾斯兰觉得这是很奇怪的一天

一大早被帕芬吵醒,睁开眼睛看见对面有个和自己长得一样的人

然后以为自己睡糊涂了,于是按掉帕芬继续睡

(礼貌帕芬:你闹钟吗?)

直到被他哥再次吵醒,才发现真的有个和自己长得一样的人

那孩子也蛮惨的,还差点被自己兄长揍了


四:

丹诺冰和异丹异冰坐在客厅里,相顾无言

丁马克率先开始发表并没有什么实际意义的长篇大论

然后果不其然被诺威揍了

异丹看着和自己长得一样的人被揍,心情复杂

这时,门铃的响声拯救了即将被踹到地上的丁马克

几人起身站到门口,打开门


“老——大——”

异色丹下意识后退,顺便把丁马克往前推了一下

今天也是异色被小迷弟支配的恐惧呢。。。

然后一个棕色头发带着眼镜蓝色衣服的大美人就冲了进来,正好扑到丁马克怀里

……还顺便蹭了蹭他

丁马克: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

身后的诺威一脸冷漠以及艾斯兰一脸惊恐


诺:我就静静看戏.jpg

冰:关于我的监护人陷入困境我该不该帮忙,在线等挺急的


“你哪位?”

“老大你不认识我了吗?”

“啊???”


之后一番解释才弄清楚这个眼镜美女是异诺

当然解释过程中丹同学也免不了被打的命运


“亲友,原来平行世界的你这么喜欢我啊!”

“。。。”

(丁马克,其实这个世界的亲友也很喜欢你哦……)


因为这种事情太过玄幻

所以丁马克决定先把另外两个找来开会


但是另外两位家里的情况也不太乐观


五:

贝瓦尔德不在家

提诺站在墙角,抱着花鸡蛋,旁边站着彼得

两个陌生人闯到自己家里,把自己堵在墙角,自己的枪还不在身边,这谁不害怕


虽然这俩人一个长得很像自己而另一个很像自家瑞桑

但提诺此刻只感觉这个黑着脸的会拿枪打他

而另一个笑得很变态的眼镜男会对自己欲行不轨(不是)


“你们两位……”

“怎么了?有话快说!”异芬已经扛起了枪

“别这么凶嘛,你看他多可爱呀”异典又把提诺往墙角怼了怼

提诺内心:怕,但不说


“提诺!”门口传来一阵爽朗的声音

爱德华推开门:“我来找你……你谁?提诺呢?”

看着门口这个红衣服手里还拿把枪的人,爱德华一愣,差点把笔记本电脑掉地上

然后就看见另一个红衣服而且看起来很高的人把自己的好闺蜜怼在墙上

典哥你再不回来你老婆就要被抢了


提诺趁着两个奇怪的人转身看爱德华,掏出手机赶紧给贝瓦尔德发信息求救

“瑞桑,家里来了两个很奇怪的人,感觉不是好人,我现在怎么办?”

至于为什么是赶紧,因为阿嫁觉得如果被发现手机可能就要缴上去拿不回来了

此时的爱德华:别这么看我,我只想进北区欠而已,真的没有招惹谁


对峙了半小时后……

“这样下去有意思吗?”

“哦?我认为蛮有意思的,这么可爱你真的不心动吗?”

“啧”


此时两位无辜人员的内心

提诺:瑞桑你赶紧回来啊啊啊啊啊啊啊

爱德华:长见识了


就在两位异色步步紧逼之时,门开了

“你们干什么呢?”

异色芬果断举枪:“你是谁?来这里干嘛?”

“这是我家”

“那这位是……”

“这是我老婆”


异典现学现卖,对着异芬

“老婆贴贴~”

“滚一边去”


旁边的爱德华差点梦回黑历史

当初贝瓦尔德拉着提诺宣示主权还塞自己一嘴狗粮的事情依旧历历在目

《关于我闺蜜脱单而且已经有娃了我还是单身这件事》


贝瓦尔德环视周围,看见异典的那一刻回言回表情差点没绷住

这人为什么笑得这么奇怪

而且为什么和自己长得这么像啊!!!


回言回打死也没想到他的形象居然毁在了平行世界


六:

在丁马克那里召开的会议


提诺打量了一下异色的典芬

“我有个问题”

“说”

“你们两位是一对吗?”

“嗯?如果真是这样就好了哦……”

“给老子闭嘴”


“亲友亲友,你看,平行世界的我是不是特别帅……诶诶诶诺子别打脸啊!”

“抱歉,手滑了”诺威按着丁马克的脑袋


“老大老大……”异诺凑到异丹旁边

“闭嘴,你真烦”异丹无情推开.jpg

“为什么说他烦!亲友那么可爱怎么可以嫌弃他!”

打抱不平的社会好青年丁马克(bushi)

“。。。”


“平行世界居然这么不和谐吗……”丁马克默默擦汗

“其实还好啦,老大很喜欢我的”异诺甜甜一笑

看上去笑起来很开心,但是背后总是透出一丝危险的气息

毕竟也是异色北区欠大病娇呀……


“哥,你别管那个人了行吗?”异冰看着异诺缠着异丹,皱起眉头

听见异冰叫哥哥的艾斯兰:。。。

“叫哥哥”

“不可能”

“叫哥哥”

“为什么要叫,意义不明啊”

“叫姐姐”

“你在期待什么”


“诺子,孩子叛逆期不想叫就算了,不要勉强啦……”

“死蠢闭嘴”


“那啥,还有人记得我们是来开会的吗……”


七:

总之会议什么也没讨论出来就散了


第二天起床时丁马克的脑子异常清醒

昨天的事情依旧历历在目

但是平行世界的那些身影已不知何时悄然离开,不留痕迹

好像什么都发生了,又仿佛没有任何事情发生过


“你难道就没有拍照片吗?”

“拍了拍了,这里!!!”


——————————————————END————————————————————

呼终于写完了……


丁马克生日快乐!!!Tillykke med fødselsdagen!!!

今天也依旧喜欢着北区欠老大!!!


第一次写有异色的,文笔不太好请谅解🌚💦

但是异诺真的好可爱!异丹好帅啊啊啊啊啊啊!

深水炸弹

水仙典相关的不成文章的一点(慎入)

黑白黑无差√

   贝瓦尔德并不喜欢在这个时刻发出清晰的声音,叹息一般的,被压抑在体内所剩无几的,细微的喘息声。为了捍卫住他的尊严,而海定更喜欢将它击碎。痛感,还是难以描述的舒适感,或者是用吻强行撬开。都是以失败告终。

   海定不想变成醉鬼,但是有时候也迫不得已……或许是酒量本来就很差。贝瓦尔德也很少见到这种难以置信的画面——一个和他体型一模一样的人蹲在儿童车里…或许有点后悔认识他了吧。


三(大概是异色是战争产物的猜想。勿喷uu )

当一切归为和平,尽管海定几乎是没有做过什么事,或者说在明处没做......


黑白黑无差√

   贝瓦尔德并不喜欢在这个时刻发出清晰的声音,叹息一般的,被压抑在体内所剩无几的,细微的喘息声。为了捍卫住他的尊严,而海定更喜欢将它击碎。痛感,还是难以描述的舒适感,或者是用吻强行撬开。都是以失败告终。

   海定不想变成醉鬼,但是有时候也迫不得已……或许是酒量本来就很差。贝瓦尔德也很少见到这种难以置信的画面——一个和他体型一模一样的人蹲在儿童车里…或许有点后悔认识他了吧。


三(大概是异色是战争产物的猜想。勿喷uu )

当一切归为和平,尽管海定几乎是没有做过什么事,或者说在明处没做过什么事,他考虑过离开并且不告而别。但离开提前了。什么都没有留下,如同海定之前做事一样,或许他也没办法留下什么。

贝瓦尔德偶然发现他们的痛感可以互通,这完美的解释了他偶尔出现的痛感。但很明显,海定也知道了。他冰面上小步挪动的录像就是最好的证明。

用拳头来教训这个挑衅的陌生人也是无奈之举,但在贝瓦尔德挥下第二拳时才发现,那种表情根本不是痛苦,相反,他在笑,并且笑得比往常还要快意。

岚卿☁️(更文是下辈子的事.jpg)

填的表越来越离谱


P1:常色的一个非常不正经的表格

P2:异色北区欠印象(总而言之,我被吓到了)


第一次看见北欧异色的我:(地铁,老人,手机)

熟悉了北五异色的我:555这个设定太香了我可以!


异色的诺子真的好可爱我宣布异诺我永远的老婆

还有异典的设定我已经笑了一下午了hhhhhh

(典哥你在我心里的形象已经全毁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

二编:加了张表,不完全的联轴和北区


表格来源于网络,侵删

个人观点,不喜勿喷,污染tag抱歉

填的表越来越离谱


P1:常色的一个非常不正经的表格

P2:异色北区欠印象(总而言之,我被吓到了)


第一次看见北欧异色的我:(地铁,老人,手机)

熟悉了北五异色的我:555这个设定太香了我可以!


异色的诺子真的好可爱我宣布异诺我永远的老婆

还有异典的设定我已经笑了一下午了hhhhhh

(典哥你在我心里的形象已经全毁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

二编:加了张表,不完全的联轴和北区


表格来源于网络,侵删

个人观点,不喜勿喷,污染tag抱歉

屍蠟

百年老船突然一动 原因竟是我想画模版

百年老船突然一动 原因竟是我想画模版

丹麥掌管童話的神
身高196、年輕的丹麥男人和血...

身高196、年輕的丹麥男人和血色口紅。

解掉了他的長辮子,口紅是Mac的Dubonnet.

身高196、年輕的丹麥男人和血色口紅。

解掉了他的長辮子,口紅是Mac的Dubonnet.

the fourth season

短打

傍晚,克里斯和伯纳德站在家门前。


克里斯:“……”


伯纳德:(微笑)


克里斯:“我可以不进去吗。”


伯纳德:“不可以,”


伯纳德:“不回家你还想去哪。”


克里斯:(叹气)“我可以去酒吧待到明天再回来。”


伯纳德:“不错的想法,但今天不行。”


克里斯:“行,你先进去。”


伯纳德:“你保证你会进来?”


克里斯:“我保证。”


伯纳德打开门进去,克里斯拿起手里的伞,紧跟着踏进了门。


那一瞬间,他抖开了伞撑在自己身前,那一瞬间,在自己身前一步的伯纳德已无影无踪,那一瞬间,房里各处闪出几道残影。


3秒过后,克里斯一脚后撤一步,一...

傍晚,克里斯和伯纳德站在家门前。


克里斯:“……”


伯纳德:(微笑)


克里斯:“我可以不进去吗。”


伯纳德:“不可以,”


伯纳德:“不回家你还想去哪。”


克里斯:(叹气)“我可以去酒吧待到明天再回来。”


伯纳德:“不错的想法,但今天不行。”


克里斯:“行,你先进去。”


伯纳德:“你保证你会进来?”


克里斯:“我保证。”


伯纳德打开门进去,克里斯拿起手里的伞,紧跟着踏进了门。


那一瞬间,他抖开了伞撑在自己身前,那一瞬间,在自己身前一步的伯纳德已无影无踪,那一瞬间,房里各处闪出几道残影。


3秒过后,克里斯一脚后撤一步,一手撑着沾满奶油奶酪的伞,一手按开了灯。


手还没来得及收回来,一道身影已经冲了过来,企图从伞遮不到的下方向他发起攻势,克里斯一个格挡,把蛋糕向另一个方向抛出,并把人格在了伞外。


克里斯迅速后退,同时仔细听着自己后方高处动作的声音,某个时机一个闪避,躲开了后方投射过来的蛋糕。


一个高大的身影迅速接近了自己,试图以微弱的身高优势把蛋糕糊他脸上,克里斯一挥手中的伞,但紧接着又身体一侧,迅速从他身边绕了开去,成功识破了那人想截下自己伞的真实意图,用假动作防住了这次进攻,并在又一轮蛋糕攻势袭来之时,成功用伞和身旁人挡住了多个蛋糕。


就在他几步退开,绷紧神经思考下一轮攻势会是怎样的时候,一个人贴上他的后背,一只手绕过他的脖子搭住他的肩膀,另一只手不知何时拿走了他手中的伞,靠近他耳边笑着对他说,


“老大,生日快乐。”


克里斯叹了口气。



后续:

1.克里斯以一人之力把当天2/5的蛋糕送给了自己的两位发小。


2.剩下的那3/5在他身上。


3.三个身上沾满蛋糕的小朋友搭着肩互相扯皮,物理黏黏糊糊(因为身上沾满了蛋糕),然后被伊恩踹去清洗(伊恩:“滚去洗澡,别弄脏沙发!”),两个唯二身上清清爽爽的人玩累了,窝在沙发上看电视。


ps:并不是真的生日,只是突然有脑洞


伯纳德是专门跟着克里斯防止他跑路的


可以猜猜每次的攻击都是谁,应该挺好猜

the fourth season

【APH/异色北欧/小片段】某天夜晚芬赶回家

梗概:

一个芬半夜回家发生的日常小故事。


名字:

伊恩-芬

伯纳德-典

洛基-挪

伊米尔-冰

克里斯-丹


夜半风尘仆仆赶路回家,到家已是凌晨三四点钟的时间。路上作陪的只有几杆路灯和几颗星斗发出的微光,面前自己即将踏入的房屋也隐没在漆黑和安静中,没有一丝光亮或声响,昭示着屋中居住的人都沉浸在深沉的睡梦中。


靠近这所住宅,虽没有一星半点外在行为上的表示,心里却不得不说有什么悬着的东西轻轻挨了地,或者说有一口吊着的气安静消散在了空气中。


钥匙钻进锁孔,几下旋转的声响,拉开大门。踏进门,拍拍风衣,抖去落在身体和心灵上疲惫的灰尘。


卧室在二楼。楼道的...


梗概:

一个芬半夜回家发生的日常小故事。


名字:

伊恩-芬

伯纳德-典

洛基-挪

伊米尔-冰

克里斯-丹




夜半风尘仆仆赶路回家,到家已是凌晨三四点钟的时间。路上作陪的只有几杆路灯和几颗星斗发出的微光,面前自己即将踏入的房屋也隐没在漆黑和安静中,没有一丝光亮或声响,昭示着屋中居住的人都沉浸在深沉的睡梦中。


靠近这所住宅,虽没有一星半点外在行为上的表示,心里却不得不说有什么悬着的东西轻轻挨了地,或者说有一口吊着的气安静消散在了空气中。


钥匙钻进锁孔,几下旋转的声响,拉开大门。踏进门,拍拍风衣,抖去落在身体和心灵上疲惫的灰尘。


卧室在二楼。楼道的灯是声控的,对于已经走过千百遍这段楼梯、即便摸黑也能上楼的伊恩来说派不上什么用场。于是他疲惫、安静而神志恍惚地一步步拾级而上。


一只脚只踏了前脚掌在楼梯上,还没站稳,另一只脚就离地踏上。一下子重心不稳,身体一个后仰,伊恩猛然清醒,眼疾手快意欲抓住扶手——




凌晨3:40,伯纳德在睡意朦胧间醒来,去了趟卫生间;到厨房倒杯水,却并没有喝;端着水杯走到窗前看了看星星,因为今天没有月亮;想一想现在还没回家的那个人,在窗前站了一会。放下水杯准备回房接着睡了,却看到楼道间的声控灯亮了,同时从楼下传来沉闷的声响。




凌晨4:10,北区人围在客厅里『迎接』刚刚回家的伊恩。




洛基并没有完全睡醒,一开始当然也没能搞清楚状况,不过他潜意识里知道出了什么事——不是什么大事,但多半是伊恩的笑话,那么他当然不能错过。搞清楚这件小灾难的原委后,他自然也清醒了。他憋笑。他没有一丝同情的心理,但也许有幸灾乐祸。他没忍住。他笑出了声。


伊恩坐在沙发上,散发着由于疲惫、尴尬等一系列原因导致的低气压,但难得没有抗拒伯纳德的动手动脚——即使是在给伊恩包扎处理伤口的时候,伯纳德依然不忘做点小动作。具体表现为在伊恩对洛基进行眼神和语言威胁的时候心情大好地在伊恩头上绑了个漂亮的蝴蝶结——如果不是伊恩严辞拒绝,他当然会用其他更凸显可爱气质的颜色的绷带,比如粉色或者是紫红色,而绝对不会是白色。


不过尽管伯纳德以不要下水和早点睡等原因相劝,伊恩还是会在睡觉前清洗一下自己——出于写作爱干净读作洁癖的一些原因——然后就会不可避免地看见自己的诡异形象,伯纳德也就难逃被伊恩拖出卧室暴打一顿的命运,虽然伯纳德本人并不介意甚至对伊恩半夜闯进他卧室这件事感到兴奋就是了。


伊米尔则在尝试用话语开解安慰伊恩。伊恩一开始只是想安静地上楼睡觉,即使是自己摔倒了也最好是没有人知道,这件无伤大雅的小插曲就会这样风平浪静地过去了,他并不需要包括安慰在内的一切关注。现在无疑是最糟的情况了,众人的关注,不论是嘲笑、搞怪还是关心都让他一定程度上感到脸上挂不住,但这并不妨碍伊米尔在现在以及接下来的几个小时内成为让伊恩感到相对宽慰的一个对象。


克里斯无疑是最让伊恩感到宽慰的一个人。作为一个有时对很多大事都不太关心的人,像这种小事他觉得并不需要太多关注。他仅仅只是站在那里,什么都不说,什么也不做,毕竟他的初衷只是出来喝杯水,顺便给予伊恩一点本人并不很需要的人道主义关怀。




【笔者探头】

大概就是一个芬回家——芬摔跤——其他人醒来的一个日常小片段。


在思考如何把稀疏无聊的日常写得有趣一点。


我因为喜欢把异色看成跟常色性格不同的正常人,所以时常对自己写异色这回事感到纠结。然而在我看来他们只是两个性格和相处方式不同的大家庭罢了,所以还是打算接着这么写。





深水炸弹

晚上千万别乱跑

ooc有。

质量差致歉。

黑白典白黑典无差。


困扰着他的小事是不值得跟别人说的,自己解决就可以了,一直是如此。尽管贝瓦尔德并没有把突然出现在他生活中的不速之客放在心上。但他必须承认,海定还在困扰着他。像是闲暇时间偶尔碰到的一些倒霉事,海定也和这些事情一起出现,但不同的是,休息时间,工作时间,贝瓦尔德总是感觉到那对红色的眼睛正在打量着自己。

但是我并没有放在心上。贝瓦尔德照旧安慰自己。没有放在心上意味着……犯同样的错误。相同的地点,相同的路灯。和困扰着贝瓦尔德的那个僵硬的笑容。和噩梦的源头一样,他照常走了进来。但这次海定停了下来,带笑的脸,丝毫没有表现出对他做出回应的意思。...


ooc有。

质量差致歉。

黑白典白黑典无差。


困扰着他的小事是不值得跟别人说的,自己解决就可以了,一直是如此。尽管贝瓦尔德并没有把突然出现在他生活中的不速之客放在心上。但他必须承认,海定还在困扰着他。像是闲暇时间偶尔碰到的一些倒霉事,海定也和这些事情一起出现,但不同的是,休息时间,工作时间,贝瓦尔德总是感觉到那对红色的眼睛正在打量着自己。

但是我并没有放在心上。贝瓦尔德照旧安慰自己。没有放在心上意味着……犯同样的错误。相同的地点,相同的路灯。和困扰着贝瓦尔德的那个僵硬的笑容。和噩梦的源头一样,他照常走了进来。但这次海定停了下来,带笑的脸,丝毫没有表现出对他做出回应的意思。



贝瓦尔德下意识的朝那张带笑的脸挥了一拳,但海定并没有躲开,尽管力道很大,而他挥拳的意义也只是为了让闯入者远离。安全范围不可触及,贝瓦尔德更讨厌陌生人的靠近,还有……不怀好意的人。




空气中蔓延着紧张的气味,尽管一个冷着脸,另一个挂着笑。但他们的心情或许是一样的。挨了一拳的感觉可不好,海定的左眼眼镜片甚至有了几条裂痕。


两个人都没有开口的想法,也没有动手的征兆,依旧是紧张的气息,势均力敌的两头雄狮在对峙中寻找破绽,或许有一方已经被看透。没有人想要先出手,又或许……沉得住气的那个才是赢家。


刚刚是不是有人动了手来着?


“唔——我也不知道我的钥匙能打开你的门,所以我只能闲逛,需要做自我介绍吗?我好像给了你名片。海定•乌克森谢纳,你也可以叫我瑞/典,当然,我只是没办法打开你的家门不然——我早就能和你聊天了。不得不说你这一拳是真的很疼”



那现在可能要,轮到我了?
不会很痛,放心吧。

炖了纳吉尼喝汤

p1-4异色折槛,34是整活猜猜我是谁

p5异典女仆装,服装有参考

p6描改没品表情包

p1-4异色折槛,34是整活猜猜我是谁

p5异典女仆装,服装有参考

p6描改没品表情包

炖了纳吉尼喝汤

杂七杂八的摸鱼,内含黑白典、折槛、诺贝尔。

p1-4是黑白典,p56折槛,p7诺贝尔,p89典佬单人表情包

p1改的模板侵删


杂七杂八的摸鱼,内含黑白典、折槛、诺贝尔。

p1-4是黑白典,p56折槛,p7诺贝尔,p89典佬单人表情包

p1改的模板侵删


炖了纳吉尼喝汤

一个hpau摸鱼(……)内含常异典和折槛注意避雷。

一个hpau摸鱼(……)内含常异典和折槛注意避雷。

深水炸弹

深夜ooc短打

依旧是黑白典/白黑典无差

ooc歉

普设。医生典和妄想症患者异典


“第5次交流”


海定胃里一阵翻腾,他捂住嘴巴尝试压住喉咙里上涌的酸液,他不断的想呕吐,又不断的制止,周围都好像充满了不可见的摄像头,它们向他悄声说着


“我看出来了。”


贝瓦尔德很轻松就看出来他又被刺激到了。不擅长言谈的他却意外的能和海定互相理解,也或许是他单方面的用学术用语“理解”了海定。“内心被揭露感…”他在笔记本上写下了那串词语。


“还好吗。”

“没关系……没有关系”


这种状况或许应当注射镇定剂,这对双方都有好处。海定颤抖着,不知道是泪水还是汗水滴落在桌面上。贝瓦尔德张了张嘴,他...


依旧是黑白典/白黑典无差

ooc歉

普设。医生典和妄想症患者异典


“第5次交流”


海定胃里一阵翻腾,他捂住嘴巴尝试压住喉咙里上涌的酸液,他不断的想呕吐,又不断的制止,周围都好像充满了不可见的摄像头,它们向他悄声说着


“我看出来了。”


贝瓦尔德很轻松就看出来他又被刺激到了。不擅长言谈的他却意外的能和海定互相理解,也或许是他单方面的用学术用语“理解”了海定。“内心被揭露感…”他在笔记本上写下了那串词语。


“还好吗。”

“没关系……没有关系”


这种状况或许应当注射镇定剂,这对双方都有好处。海定颤抖着,不知道是泪水还是汗水滴落在桌面上。贝瓦尔德张了张嘴,他没有想好要安慰什么。直到海定止不住的呕吐出胃液时才发现事情不对劲。


“……没有控制住吗。”


海定没有回话,他被洞悉感攥住。极度缺失的安全感让他只能不断的流着无意义的泪水。他想索求的不过是安全感和宁静。

(爬去睡了)

the fourth season

【迫害异北五】异色阿冰的术后降智行为纪实(续)

是说好有人看就会写的下半部分


希望能让你感到快乐!不管长久或短暂!


-6-


伯纳德坐在伊米尔床边,跟伊米尔聊着天。


冰:听说世界2012就会毁灭是真的吗


典:现在早过了2012了,你看世界不是好好的吗


冰:为什么人们要宣扬这种世界末日论呢


典:可能是无聊吧


冰:其实这表明了人们对现实生活的一种不满,在发展过快的社会中生存的一种彷徨,以及对科技飞速发展背景下不可预估的未来走向的一种迷茫……


典:怎么突然深刻起来了


两人继续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聊着聊着,伊米尔突然卡壳了一下,两眼放空,表情逐渐...



是说好有人看就会写的下半部分


希望能让你感到快乐!不管长久或短暂!











-6-


伯纳德坐在伊米尔床边,跟伊米尔聊着天。


冰:听说世界2012就会毁灭是真的吗


典:现在早过了2012了,你看世界不是好好的吗


冰:为什么人们要宣扬这种世界末日论呢


典:可能是无聊吧


冰:其实这表明了人们对现实生活的一种不满,在发展过快的社会中生存的一种彷徨,以及对科技飞速发展背景下不可预估的未来走向的一种迷茫……


典:怎么突然深刻起来了


两人继续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聊着聊着,伊米尔突然卡壳了一下,两眼放空,表情逐渐变得神秘莫测。


伯纳德以为伊米尔身体有什么不适,正要站起来喊护士,伊米尔突然自顾自地摇着头一脸恍然大悟地说:


“我想起来了……我全想起来了!”


“你真的想起来了?”伯纳德惊讶之余不忘凑过来摸摸伊米尔的头查看他的状态。


“没错,”伊米尔笃定地点点头,“其实,我是一个杀手。”


一旁的芬:?你们兄弟几个都喜欢说胡话是吗?


典:这也没发烧啊……脑子怎么就不好使了呢(憋笑)


伊米尔无视他们继续说:“对……就是这样。”


“我是组织一名出色的杀手,因为杀人太多惹得仇家无数,”伊米尔一脸认真,如果不是因为说的内容离谱别人还真就信了


芬:怎么,这组织不保护员工人身安全的么


“在一次追杀中,我被敌人逼得无路可退,不得已跳下了悬崖,”


“在跳下悬崖的那一刻我就想,如果还有下辈子我一定要做一个平凡的人,过着平凡的生活,这样就好……”


挪:那你的愿望恐怕还是没有实现(慈爱地摸摸傻孩子的脑袋)


“没想到天无绝人之路,悬崖下面是一片大海!”


典:所谓祸害遗千年……哎唷芬你打我干嘛,我开玩笑的


“当我醒来的时候,我发现我在一条鲸鱼的肚子里,安然无恙,”


“我似乎拥有能够与鲸鱼对话的能力,这使我兴奋不已,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天选之子,我就这样驾驭着我的鲸鱼,向大海的深处漂洋而去……”


挪:老大你是不是给冰讲童话故事了


丹:没


芬:唉,孩子的中二期还是到了


典:很想说其实早就到了,只是没有表现给你们看,但是欲言又止


“然而,即使是在大海深处,我也遇到了棘手的对手,一个穷凶极恶的存在!”


“一个长着粗眉毛的八爪鱼,攻击了我和我的鲸鱼!”


“等等!粗眉毛?”洛基打断了伊米尔的阐述,“为什么章鱼会有粗眉毛?!”


突然被打断的伊米尔并没有生气,而是很认真的回答着洛基:“这个啊,因为粗眉毛是邪恶与贪婪的象征。”


芬没忍住笑出了声


典:全世界的柯克兰都应该听听这句话(大笑)


挪:啊?粗眉毛象征着这个吗?(欲笑又止)


冰:(严肃)怎么,有什么好笑的,你看不起粗眉毛吗?


挪:不不不不敢不敢……噗哈哈哈


冰:(转过头问丹)我说的很好笑吗?粗眉毛不行吗?


丹:粗眉毛挺好的


冰:(满意)是吧,而且长得很像海苔,在海里明明很合理


挪:哈哈哈哈不行了我一定要把这份快乐分享给oli


收到消息的某国意识体:宁礼貌吗?



-7-


伊恩坐在伊米尔床边,伊米尔尝试跟伊恩聊天,但聊不起来。


伊米尔望望天花板,望望窗户,望望伊恩,望望自己的脚丫,再望望天花板。


冰:姐,我好无聊


芬:(血压升高)别这么叫我


冰:(委屈)怎么,你不要我这个弟弟了吗


芬:……你用脑子想一想男人为什么可以当姐姐,求你了


冰:(诚恳)有什么问题吗?


芬:(头疼)败给你了,随便你叫吧


冰:我可以下床吗,我好无聊,我想出去玩


芬:不行,你不能下床


冰:为什么!!我的手明明好好的!!(吼起来了)


芬:这跟你手有什么关系?!(不自觉地也吼起来了)


冰:我的手好好的!!所以它可以走路!!


芬:??


丹:(刚进门就雷音震耳)你们吵架了吗?



-8-


伊米尔躺了一会,躺着躺着慢慢动了起来,他的身体一点一点地往左翻,翻过去后脸朝下埋在枕头里,他又慢慢地往左移,等到克里斯再抬起头看他的时候,他已经在枕头中间给自己的脸找了个舒服的位置趴着了。


克里斯站起身来,想下手把伊米尔扒拉回来又不太敢下手:“喂,你怎么了?”


伊米尔闷闷的声音从枕头里传出:“我困了,我要睡觉了。”


克里斯尝试下手轻轻地扒拉伊米尔:“你等等,你不能脸朝下睡,会憋死的。”


伊米尔没被扒拉动,他依然坚挺地把脸埋在枕头里:“为什么?你看我很好啊。”


克里斯耐心跟他解释:“因为你的鼻子需要呼吸空气,不呼吸空气你会窒息的。”


“没关系啊,我后脑勺的鼻子可以呼吸啊。”


丹:?


克里斯尝试跟他讲道理:“你的后脑勺没有鼻子,每个人都只有一个鼻子……”


“谁说的!我有!”


克里斯放弃跟他讲道理了:“听妈妈的话,转回来。”


话一出口,病房陷入了静默的空气中,克里斯刚说完就想抽自己一个大嘴巴子,随着空气愈发尴尬,他简直想逃离这里了。


在这安静的空气中,克里斯惊恐地看到伊米尔的身子慢慢翻了过来,脸上是不情愿但明显是讨赏的表情。


“……真乖。”克里斯强忍着不适说。


-9-


洛基刚打开门就差点撞到克里斯,克里斯也不管自己差点撞到谁,急急忙忙甚至可以说是慌慌张张地逃离了这里。


“真奇怪啊,老大怎么了?突然有什么事吗?”洛基嘀嘀咕咕地进了病房,一进门就看到伊米尔乖巧地躺在床上看着他。


“爸,我好困。”


洛基的父爱突然就泛滥了,他带着慈祥的表情摸了摸伊米尔的头,用温柔到能恶心吐伊恩的语气说:“亲爱的,困了就睡吧。”


“我想听安眠曲。”


挪:?可是我不会……


冰:(闹起来了)我要听嘛我要听嘛给我唱给我唱!!


挪:阿冰乖啊我另外找个人来给你唱,不然我用手机放也行……


冰:不嘛我要听你唱我就要听你唱!


洛基的父爱情迅速缩水,他拔腿正要逃离,不想伊米尔一把抱住了他的腰不让他走。


“阿冰乖,爸爸临时有点事,我先离开一下,马上就回来哦。”洛基尝试哄骗伊米尔,但伊米尔不中招:“不要!妈妈刚刚也是这么说的,然后就跑了!我不会再被骗了!”


挪:(快要哭出来了)呜啊小孩子好麻烦啊谁来救救我啊阿冰小时候明明都很听话来着谁都好来个人救救我吧……


洛基一只手企图把伊米尔拉开,另一只手急速划手机想找个人拨打求助电话。克里斯的电话半天也打不通,他正尝试拨打伊恩的电话,一抬头就看到伊恩站在门口倚着门看着他们。


挪:(看到救星)芬!!!快!过来救我!


芬:(若有所思地点头)我悟了,要用熊孩子来对付熊孩子


挪:?


芬:我在门口看半天了,你俩这拉拉扯扯的干啥呢


洛基三言两语向伊恩解释了前因后果,途中还在尝试拉开伊米尔但未成功。


芬:他要听摇篮曲你给他唱呗


挪:可是我不会嘛


芬:你随便唱首你拿手的歌咯


挪:我拿手的……重金属啊?


芬:就唱那个


洛基安静地看了伊恩两秒钟,甚至都停下了扒拉伊米尔的动作。


挪:……芬你终于疯了吗?


芬:爬


两人尝试了伊恩的提议,半小时后,伊米尔在

震天的金属乐中安然地合上了眼。


-10-


在其他三人都快被小祖宗给逼疯之后,伯纳德看着毫无干劲瘫在沙发上的三人嘲讽地笑:“你们不是吧?他做了什么能让你们变成这样?”


芬:你不懂,他真的是很特殊的那种……


丹:当你以为他正常了的时候,他总能做出一系列让你不解的事


挪:当你以为他终于安静了之后,他总能莫名其妙地又把你闹得没有脾气


芬:遗憾的是医生告诉我们他依然没有彻底康复,否则我都要以为他记忆恢复了故意折腾我们……


伯纳德笑了笑:“要测试他是不是记忆恢复了不是很简单吗?看我的,”他走向病床,坐在床边问:“阿冰,告诉我你最喜欢我们中的谁?”


伊米尔看了看他,又抬头看了看三人,又看回伯纳德:“妈妈。”


丹:(有点受宠若惊)我该说谢谢吗


典:看吧,记忆还没有彻底恢复


伯纳德笑眯眯地看向伊米尔:“为什么最喜欢妈妈呢?”


“因为不是都说儿子跟妈妈亲吗。”伊米尔很认真地回答。


伯纳德笑着思索了一下,对他说:“阿冰你知道吗,其实你是女孩子来着。”


伊米尔立马坐直了身:“我是女孩子?”伯纳德没说话只是看着他,伊米尔跟伯纳德对视两秒,突然掀起被子把手伸到里面……


伊恩从沙发上弹了起来,冲过去一把把伯纳德扯开,死死按住伊米尔的手:“别听他的,你是男孩子。”


冰:(被迫停止动作,狐疑的眼神)真的?


芬:真的


芬:你信那个嫁进我们家的外人还是信你姐


冰:(乖巧地把手缩了回来)信你


典:……槽点太多不知从何吐起




————————————————————


伊米尔睁开了眼睛,看向坐得离自己远远的四个人。


“……哥?”


下一秒他就被洛基猛地扑过来抱住了。


“诶!哥哥在呢!阿冰~~”洛基抱着自己正常的弟弟猛蹭。


“哥……你别抱得这么紧……”难得被自家哥哥这么热情地主动抱着的伊米尔感觉自己的脸有点发烫,同时有点喘不过气来,“等等!也别松手……”他回抱住了洛基,把脸埋在哥哥怀里。


典:我就说嘛,这才是正常的冰


芬:谢天谢地


丹:没事了就好


洛基回身来向三人招了招手,伯纳德顺从地走了过去,克里斯跟伯纳德拉拉扯扯地也走了过去,伊恩翻了个白眼,在众人的目光中无奈地也走了过去,五个人抱成一团,把伊米尔围在了中间。




之后——


冰:……你们干嘛突然这样,好肉麻,搞得好像我是得了什么天大的病好不容易才醒过来了一样


挪:(擦去并不存在的欣慰的眼泪)你不懂,我们的心情比那还要雀跃


冰:?所以到底发生了什么?


芬:开饭了——





碎碎念(如果可以请尽量不要看):


我觉得这篇应该叫《今天柯克兰又出现在别人的故事中了吗》

对于我频繁cue柯克兰先生这件事,我感到很抱歉,我对此表示:该cue还cue(被打


因为看到评论十分感动而充满动力把下半肝出来这回事,真的是不可抗力,我本来想明天发的,以显得我稍微矜持一点,不是那种随便的人

真的,我是因为自己想写才写,想发才发的,不是那种随便的人(认真)





the fourth season

【迫害异北五】异色阿冰的术后降智行为纪实

干啥啥不行,沙雕第一名


还是看了相关视频之后的产物,欢乐沙雕视频摩多摩多


继上次迫害阿典之后我又来迫害阿冰了,其实阿冰一直是我心里最可爱的青少年之一(不管是常色还是异色),所以请冰厨看完这篇文下手轻点


伊米尔-冰

克里斯-丹

洛基-挪

伊恩-芬

伯纳德-典


Ready?


Go!


洁白的病床上,伊米尔睁开了眼睛。


克里斯托弗首先从手机里抬起头来,他轻轻推了一把身边的洛基。洛基看向克里斯,克里斯下巴往病床上扬了扬,洛基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看到伊米尔睁着眼,此时直直地望着天花板,激动得立马站起了身,差点没站稳摔克里斯身...



干啥啥不行,沙雕第一名


还是看了相关视频之后的产物,欢乐沙雕视频摩多摩多


继上次迫害阿典之后我又来迫害阿冰了,其实阿冰一直是我心里最可爱的青少年之一(不管是常色还是异色),所以请冰厨看完这篇文下手轻点


伊米尔-冰

克里斯-丹

洛基-挪

伊恩-芬

伯纳德-典





Ready?





Go!


洁白的病床上,伊米尔睁开了眼睛。


克里斯托弗首先从手机里抬起头来,他轻轻推了一把身边的洛基。洛基看向克里斯,克里斯下巴往病床上扬了扬,洛基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看到伊米尔睁着眼,此时直直地望着天花板,激动得立马站起了身,差点没站稳摔克里斯身上去。


洛基上前握住伊米尔的肩膀,轻声叫着“阿冰”,伊米尔先是眼神往两边瞟了瞟,然后慢慢转头顺着手臂看上去,看到满脸喜悦的洛基,他盯着洛基看了一会,嘴唇动了动:


“你是谁?”


洛基刚要出口的一句话卡在了喉咙里。


-1-


“阿冰,你真的不记得我是谁了?”洛基一脸伤心欲绝,克里斯坐在床的另一边,也看着伊米尔。


“谁是阿冰?”伊米尔原本好奇地在房里乱瞟的目光再次落到了洛基身上,然后皱着眉头十分认真地说:


“我叫鲷鱼烧!”


洛基,克里斯,还有刚刚进门的伯纳德和伊恩:?


洛基忍不住问:“你是不是想吃鲷鱼烧了?”


“什么?”伊米尔一脸惊恐地抓住被单裹住了自己,“为什么我要吃我自己?!”


洛基,克里斯,伊恩:……


伯纳德:噗



-2-


伯纳德把洛基拉到一边,两人小声说话。


“他不记得自己的名字了是吗?”“嗯,你也看到了……”“他记得你吗?记得我们吗?”“似乎也不记得了。”“那现在是不是说我们是谁,他都会信?”“……!!”


洛基立马转向病床,试探着问:“阿冰,你还记得我是谁吗?”


“不记得,而且都说了我叫——”


“唉呀,阿冰是你的小名!所以说,你想知道我是谁吗?”


伊米尔无语地看了眼洛基。


“好吧,所以你是谁?”


“其实……我是你爸。”洛基一脸真诚地说。


其他三个人同时看向这两人。


芬:?有那个大病。


丹:……


典:嗯,挺有想法。


“真的?”伊米尔一脸质疑。


“真的。”洛基的语气愈发笃定。


“所以……”伊米尔的神色逐渐由怀疑变成迷茫,然后变得越来越激动,“所以,我有爸爸了?!”伊米尔握住洛基的手,脸上是亲人相认喜极而泣的神色。


“嗯!对对对!是的,你有一个爸爸!!”洛基也被感染变得十分激动,反握住伊米尔的手,两人眼中闪烁着并不存在的泪光,表情在温情中带着一点苦涩,相顾无言,两手相握,离“多年亲人失散重逢”就差抱在一起嚎啕大哭了。


典:啧啧啧


丹:离谱


芬:阿西吧我今天就要把这个乱占便宜的孽畜就地正法


伊恩刚靠近两人,伊米尔就从病床上抬起头来看着他。


“那你是谁啊?”


伊恩一时失语,还没说话就被伯纳德抢了先。


“他啊,他是你姐姐!”


芬:就挺突然的


“所以我还有姐姐?”伊米尔看向洛基,洛基转头看了眼伊恩威胁的表情,带着微笑转回来说:“对,她是你姐姐。”


伊米尔表情严肃地点点头,乖巧地仰头叫了声:


“姐。”


伯纳德很不给面子地一下就笑了出来,然而笑声在伊恩开始锁他喉的时候变得断断续续。


伊米尔看着这出闹剧,满脸迷茫地扯了扯洛基的衣服,小声问:“那个被我姐打的是谁啊?”


“呃,他是……”


“姐夫!”伯纳德在伊恩勒他脖子的空隙间勉强说,“我是你……咳咳,姐夫!噗——”


伊恩一个膝击把伯纳德掼到了地上,伊米尔好奇地往这边探头,洛基立马坐到伊米尔前方挡住了后面的两人,把伊米尔的头转到另一边去,哄他说:“你姐和你姐夫处理家事呢,小孩子不要看。”


“哦,”伊米尔顺从地把头转到了另一边,然后眼睛就一眨不眨地盯上了克里斯。


一直与世无争待在一边没有参与人间喧闹的克里斯突然被注目,有点猝不及防。他下意识地摩挲两指,手中却空落落的,他这才想起来因为在病房所以没有带烟。


伊米尔注视了克里斯一会,看向洛基正要说话,洛基微笑着打断了他正要出口的话:


“叫妈。”


伊米尔从善如流地转过头,对着克里斯喊了声妈。


丹:……??


-3-


伊米尔醒后医生来看了看状况并安抚家属说这是术后短暂性失忆,没有大碍。不久又来了位护士小姐,跟伊米尔进行了短暂的有关身体状况的问答。


在护士记录了状况正要离开时,伊米尔叫住她,由衷地对她说:


“姐姐,你真好看。”


护士羞涩地笑了笑,道了声谢正要离开,伊米尔又持之以恒地问她:


“你叫什么名字?我们能交换联系方式吗?”


在伊米尔马上就要依依不舍地问出“我们还会再见面吗”的当口,洛基捂住了伊米尔的嘴,对脸色逐渐变得勉强的护士小姐歉意地笑了笑:


“对不起,我们真的很抱歉,他平时不这样的。”


伊米尔安静了一会,突然转向洛基发问:


“你真的是我爸吗?”


洛基心下一惊,心想难不成我露馅了要被揭穿了?没成想伊米尔下一句是:


“爸爸怎么会长得比妈妈还漂亮?”


挪&丹:……


芬很不给面子地笑出了声


典无声大笑着,一边笑一边不停拍丹的背。


洛基正在努力思考要怎么回答,伊米尔又来了句:


“你起码应该长得跟我妈一样帅才对吧?”


丹微不可察地点了点头。


洛基放弃了思考,拉了一下丹的胳膊寻求帮助。


挪:大哥!你是我亲大哥啊!!


丹:从你让冰叫我妈那一刻开始就不是了,自己说的话自己买单。



-4-


伊米尔总算是消停了一会。


伊恩拿了个苹果进来,仔仔细细地削完皮递给伊米尔。伊米尔像只小狗一样嗅了嗅苹果,半晌抬起头,“这不是草莓,”伊米尔皱着眉头说,“我要吃草莓!”


挪:可是现在只有苹果啊,不吃草莓先吃苹果好不好(尝试哄人)


典:芬都没给我削过苹果呢呜呜呜


冰:不!我就要吃草莓!(一言不合开始哭)


挪:艸艸艸哭了哭了你哭干什么别哭啊老大救命啊啊啊!!


克里斯思考了一会后走出病房,回来时拿了个棒棒糖,草莓味的。


芬:这有用吗


丹耸耸肩:试试看咯


试探着把棒棒糖塞进伊米尔嘴里,伊米尔立刻停止哭泣,安安静静地躺在床上嚼着糖。


伊恩揉了揉眉心,没好气地把苹果塞给了伯纳德。


典:是不是不要的才给我,所以说爱会消失的对吗


芬:没有过那种东西,爱吃不吃


典:嘤


然后乖乖地开始啃苹果了。


-5-


挪:老大你生气么


丹:生什么气


挪:被阿冰叫妈妈这个事


丹:这是谁导致的呢


挪:(移开视线)唉呀不知道啊,是谁呀我不太记得了


丹:其实也没那么生气


挪:是吗?


丹:毕竟这样的话我就高了乌克森谢纳一个辈分


挪:(恍然大悟)有道理耶,我也……


挪:(转头)芬!叫爸爸!


芬:(青筋暴起)欠收拾了吗?


典:居然为这种小事得意洋洋,还真是幼稚呢


丹:所以你是以女婿的身份在对我说话吗?


典:……(想生气但发现自己是罪魁祸首)



碎碎念:

实在写不动了如果有人看的话再写下一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