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异色北欧组

856浏览    21参与
aomeeeeeeeeeyyyyyyy
10/16。 应该是两个月以前...

10/16。

应该是两个月以前的画,怎么过的这么快

10/16。

应该是两个月以前的画,怎么过的这么快

aomeeeeeeeeeyyyyyyy

这篇的图:这个 

属于……四创……?还是三创?

这篇的图:这个 

属于……四创……?还是三创?

aomeeeeeeeeeyyyyyyy

生日快乐哦

森塔,洛基,卢卡斯,索尼娅

生日快乐哦

森塔,洛基,卢卡斯,索尼娅

aomeeeeeeeeeyyyyyyy
终于画黑白冰了 (是复健复健复...

终于画黑白冰了

(是复健复健复健…!我才没这么……

终于画黑白冰了

(是复健复健复健…!我才没这么……

aomeeeeeeeeeyyyyyyy

给永库尔·邦德威克

  你哥自己都是一具空壳,永库尔,你想从他那获得爱?骨骼只能撑着皮肉,胸腔内没有心脏要怎样跳动。

  Wake up.

  要么你也撑着你快腐烂的皮肉和他在那一起风化成尘。我说真的。  永库尔, 你 

  好好想想。

        你的_-      


收到不知名寄信者的信的永库尔:哦。

  你哥自己都是一具空壳,永库尔,你想从他那获得爱?骨骼只能撑着皮肉,胸腔内没有心脏要怎样跳动。

  Wake up.

  要么你也撑着你快腐烂的皮肉和他在那一起风化成尘。我说真的。  永库尔, 你 

  好好想想。

        你的_-      


收到不知名寄信者的信的永库尔:哦。

aomeeeeeeeeeyyyyyyy

异色鲸组名字(含娘塔)

异冰:Yoncoure Bondwick/永库尔·邦德威克

异诺:Rocky Bondwick/洛基·邦德威克

异冰娘:Krakki(意为“孩子”) Bondwick/克拉基·邦德威克

异诺娘:Senta Bondwick/森塔·邦德威克


…………………………………………………………………………

好像常色娘塔里面,冰娘还可以叫爱丽丝·邦德威克,诺娘还可以叫索妮娅·邦德威克。有时候冰还姓 斯蒂尔森 这是怎么设定的

异冰:Yoncoure Bondwick/永库尔·邦德威克

异诺:Rocky Bondwick/洛基·邦德威克

异冰娘:Krakki(意为“孩子”) Bondwick/克拉基·邦德威克

异诺娘:Senta Bondwick/森塔·邦德威克


…………………………………………………………………………

好像常色娘塔里面,冰娘还可以叫爱丽丝·邦德威克,诺娘还可以叫索妮娅·邦德威克。有时候冰还姓 斯蒂尔森 这是怎么设定的

aomeeeeeeeeeyyyyyyy
异诺娘和冰。4/16。 异诺娘...

异诺娘和冰。4/16。

异诺娘和奥莉薇亚在画了!!可可爱爱的妖精组冲啊!

顺便求问异诺娘和异冰娘有名字吗

异诺娘和冰。4/16。

异诺娘和奥莉薇亚在画了!!可可爱爱的妖精组冲啊!

顺便求问异诺娘和异冰娘有名字吗

aomeeeeeeeeeyyyyyyy

我流异色北区欠的散装设定

起床时间:(住一起的情况下)

芬<冰≤诺≤丹=典

时间跨度从早上六点一直到上午九点。


芬会试图把冰按回去让他再睡会。

冰起床后会大概率的跑去撬诺的门锁。

诺有时会等到丹起床后就立刻从房间里出来粘着丹。

芬有60%的可能在丹起床后去把典扯起来,一次没叫醒下一秒就开始一边骂一边试图掀床。

而典只有10%的可能在第一次芬/兰闹铃后起床。

剩下90%只是为了挨芬的骂。(?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有兴趣的话请看看上一篇,是异色北诸花(冰+诺+芬)非日常恐怖向(x)

起床时间:(住一起的情况下)

芬<冰≤诺≤丹=典

时间跨度从早上六点一直到上午九点。


芬会试图把冰按回去让他再睡会。

冰起床后会大概率的跑去撬诺的门锁。

诺有时会等到丹起床后就立刻从房间里出来粘着丹。

芬有60%的可能在丹起床后去把典扯起来,一次没叫醒下一秒就开始一边骂一边试图掀床。

而典只有10%的可能在第一次芬/兰闹铃后起床。

剩下90%只是为了挨芬的骂。(?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有兴趣的话请看看上一篇,是异色北诸花(冰+诺+芬)非日常恐怖向(x)

aomeeeeeeeeeyyyyyyy

·异色鲸组+异色北诸花的非日常恐怖故事。(x

·异芬视角。

·应该算有异色金属组cb向

·异冰:永库尔·邦德威克

 异诺:洛基·邦德威克

 异芬:伊恩·维那莫伊宁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国设。随便怎么看待。

 雷者自避。

(我只是为了清理脑洞和想磕异鲸组而写下了这篇)


  我很迷惑。刚打开门的我面前的这两个人长着永库尔和洛基的脸却做着仿佛不是他们的事。

  永库尔乖乖的黏在洛基的身上,没用眼罩遮住的左眼...

·异色鲸组+异色北诸花的非日常恐怖故事。(x

·异芬视角。

·应该算有异色金属组cb向

·异冰:永库尔·邦德威克

 异诺:洛基·邦德威克

 异芬:伊恩·维那莫伊宁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国设。随便怎么看待。

 雷者自避。

(我只是为了清理脑洞和想磕异鲸组而写下了这篇)




  我很迷惑。刚打开门的我面前的这两个人长着永库尔和洛基的脸却做着仿佛不是他们的事。

  永库尔乖乖的黏在洛基的身上,没用眼罩遮住的左眼即使盯着他哥却没有那种恨不得吃了他哥的狂热,仅仅只是……想抓住洛基的眼神?永库尔的双手把洛基的右臂锁在胸前。这幅样子我好像能从脑子里抖出一副画面但很遗憾,回想不起来。

  而洛基这家伙把腿岔开让永库尔陷入两腿之间的空处落到了沙发上,长期微笑的脸上笑容减淡了,被锁住的右手僵硬的托着永库尔的后背 。镜片后的眼睛里神色太复杂了,我很久没见过洛基对一个人的眼神是这样充满了……慈爱。不,太过震惊了我找不到别的形容词,而且这种眼神是对着他的弟弟!要么是以前他喝醉了要么是见鬼中了魔法洛基才会露出这种眼神!他还不至于会对自己下这种魔法,太危险了。至于那一挥即散的愧疚绝对是我看错了。

  洛基他似要用空着的左手去覆上永库尔的前额,他想,摸永库尔的头?这是在干什么!平常洛基难道不是立即站起来把永库尔放到沙发上就慌张地冲刺到自己房间,把追过去的永库尔锁在门外自己一个人在里面不断抖着手脚擦着冷汗吗。

  不是他们有问题就是我有问题。绝对。

  洛基的余光估计是看到我了,他把头转过来,一副想喊救命又舍不得松开手的样子。这家伙想了半天只憋出一句“呜呜呜伊恩…快救救我的右手,它快不行了。”

  永库尔也这么大了,重是应该的。所以我只是坐到了他的右边,故意慢条斯理地取下围巾再叠好。旁边那家伙的眼神越来越可怜。永库尔发现他哥不再看着他,他坐起来整个人靠到洛基的怀里,头偏到洛基左边的脖颈那开始打哈欠。右手仍然被锁着,“少说不用承重了。”我说,他说“伊恩你好薄情,怎么可以这样。”

  “你们怎么回事?”

  “……。”

  “说话。”

  “呃,你不觉得,永库尔有点……”

  我起身作势要走,要不是今天太不正常了我会真的走人。洛基连忙把我叫住,但永库尔先开口了:“不是永库尔。”

  “不是永库尔是什么?”我问他,“哥哥要叫我永库尔松,是永库尔松。”洛基明显的抖了一下。“看来你还正常,嗯?”我盯着洛基看,他又抖了一下。

  我想起来,永库尔这个样子……和他小时候一模一样,除了身体。我没管洛基什么想法,站起来一手扶着永库尔的肩膀一手把他的头往前压,后脑勺处有一块头发稍稍鼓了起来。

  “洛基·邦德威克,永库尔怎么了?”

  “我以为老大和海定今天在家里,就打算出去买点面包等会当早餐,下楼的时候正好碰到永库尔…松从走廊另一段端着水走过来,真的…即使你见过也不会理解当你清晨刚醒却看见他的必经之路也是你的必经之路的时候是怎样的令人惊恐,他甚至把水杯就地放下,脸上的淡然都换成了想把我关起来的样子,嘴里已经开始念着‘哥哥…’伊恩,你要知道如果他抓住我,我们的早餐就没了,这个上午都不能脱身,就没有人给刚出差回来的你准备好热牛奶了啊。”

  我用更阴沉的脸摆出来给他看,他总算停止了他试图求情的话语。

  “于是我试图在他之前先冲到楼梯口,我做到了,但是永库尔松他就跟在后面,我最后都是跳了几次两级楼梯才离他远点,才在楼梯底下的垫子上沾脚我就向门口奔去。我冲出了两米多,然后从背后听到永库尔松明显不一样的一声‘哥哥!’我回头看,他已经左脚在垫子外打滑了,整个人向后仰去。我想去拉他的,可是来不及了,于是永库尔松的头就磕到垫子上了。”

  “你送医院了吗?”我强压怒火这样问道,“……刚把他抱到沙发上给他去倒了杯温水他就醒了。醒了过后就什么也没说一直在黏着我。……很像他小时候。”

  “洛基你个混蛋为什么还这么不会照顾人!现在你抱着他,我去开车,去医院。”这是什么挪/威笨蛋!自己弟弟摔到头了明显不对劲还在沙发上赖了这么久!

  二十分钟的车程我气的没和洛基说一句话,只是由着他唱独角戏,永库尔困得趴在他腿上睡了,洛基也把眼镜摘了。

  “永库尔醒来后就盯着我,即使他什么也没说我也觉得背后发凉。”

  “他后来开始叫我,当我听到那种他小时候才用的语调时我感觉整颗心都狠狠地跳了一下。”

  “永库尔说着‘哥哥’,我本以为我会发抖,但是永库尔的语气里听不出疯狂和扭曲。只是平淡里面好像夹着渴求和希望……还有留恋。”

  “把小时候的他抖出来了,嗯。他的变化太大了,而我一直没怎么变过。所以我对他还是和小时候一样……他长大后是怎么变成这样的?”

  从这之后直到车都停好了洛基就没说过话。

  “伊恩。”洛基在后座轻轻喊了我一下。

  “嗯?马提亚斯和乌克森谢纳昨天去了酒吧就发了信息到群里,你能不能看看别人发的东西啊?”

  “老大他们说什么?”

  “说了今晚不回来。好了,把小孩叫醒吧,不然我是不会帮你抬人的。”

  “你知道要不是他正睡着,否则我都不会说那些话。”

  “我知道,但是不懂为什么不让他明白你比他想的要喜欢他。”

  “哈……我认为我只会被围的更紧,那太可怕了。”洛基无奈地笑出了声。

  我从后视镜看到洛基揉了揉眼睛,戴上眼镜后他拍拍永库尔的背,用着我难以见到的语气轻柔地在永库尔的耳边说:“永库尔松,快醒来,你该醒来了。”

  我打开车门,突然想起去完医院后绝对会有两个醉鬼在酒吧等着领,更气上头。车门被我一摔,“嘭!”的一下,洛基抬头瞟了一眼车外的我,他应该是在责备我不应该让刚醒的永库尔再被吓一跳。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晚安。芬的名字以后想到了再补。

不敢相信这篇文我硬是写了五个小时。

aomeeeeeeeeeyyyyyyy
异冰和异诺。11/16 我设异...

异冰和异诺。11/16

我设异冰叫 永库尔·邦德维克

永库尔是冰语里面冰川的意思,虽说冰/岛人没有姓但冰/岛本人就不一定吧。

异诺 洛基·邦德维克(懒得自己再取名了,但也许哪天就去查资料重新找名字了。

(好像是七月初画的,画风也许有一点点出入

异冰和异诺。11/16

我设异冰叫 永库尔·邦德维克

永库尔是冰语里面冰川的意思,虽说冰/岛人没有姓但冰/岛本人就不一定吧。

异诺 洛基·邦德维克(懒得自己再取名了,但也许哪天就去查资料重新找名字了。

(好像是七月初画的,画风也许有一点点出入

aomeeeeeeeeeyyyyyyy

补齐。是异色。上一篇是异色鲸组。

我好喜欢这只芬

丹和典因为打了草稿所以画风有些不太一样。

补齐。是异色。上一篇是异色鲸组。

我好喜欢这只芬

丹和典因为打了草稿所以画风有些不太一样。

aomeeeeeeeeeyyyyyyy

p1突然想画的异色鲸组。(水性笔速摸,我字很丑

p2是学校女生宿舍墙上的画。

(看到墙画的时候我整个人激动的跑上了五楼去找另一个aph厨

下一篇把芬、典、丹补齐。

p1突然想画的异色鲸组。(水性笔速摸,我字很丑

p2是学校女生宿舍墙上的画。

(看到墙画的时候我整个人激动的跑上了五楼去找另一个aph厨

下一篇把芬、典、丹补齐。

好香啊

【异色北欧】一个冰岛打开家门

⚠️⚠️警告⚠️异色异色异色混邪混邪混邪北欧组


警告⚠️没有遵守黑塔利亚网络礼仪

只有异冰受伤的世界达成了!!


一个冰岛打开家门,看见瑞典的军服扔在芬兰的军靴上。冰岛识相地轻轻绕过那张沙发,用帕芬挡住眼睛,前往楼上的卧室。


一个冰岛打开家门,看见瑞典的军服扔在丹麦的军靴上。冰岛先是看着,后来去冰箱拿了个冰淇淋,边吃边看,吃完了才走过去把打了他们四小时的芬兰拉开。


一个冰岛打开家门,看见瑞典的军服扔在丹麦的军靴上。他用最快的速度窜到楼上。“你那边是炸了吗!”电话那头的挪威吼道。“只是一些丹麦人和瑞典人的打架!”冰岛大吼,在卧室门飞到墙上时捕捉到一句“你说什么我听不清...

⚠️⚠️警告⚠️异色异色异色混邪混邪混邪北欧组


警告⚠️没有遵守黑塔利亚网络礼仪

只有异冰受伤的世界达成了!!



一个冰岛打开家门,看见瑞典的军服扔在芬兰的军靴上。冰岛识相地轻轻绕过那张沙发,用帕芬挡住眼睛,前往楼上的卧室。


一个冰岛打开家门,看见瑞典的军服扔在丹麦的军靴上。冰岛先是看着,后来去冰箱拿了个冰淇淋,边吃边看,吃完了才走过去把打了他们四小时的芬兰拉开。


一个冰岛打开家门,看见瑞典的军服扔在丹麦的军靴上。他用最快的速度窜到楼上。“你那边是炸了吗!”电话那头的挪威吼道。“只是一些丹麦人和瑞典人的打架!”冰岛大吼,在卧室门飞到墙上时捕捉到一句“你说什么我听不清”。冰岛声嘶力竭:“去请芬兰——”


一个冰岛打开家门,看见瑞典的军服扔在丹麦的军靴上。他吸收了上次的教训,什么都没做,只是进了自己的卧室。不久之后楼塌了。


一个冰岛打开家门,看都不用看,但这次的情况不需要他请芬兰。他就着冰激凌研究了半天,没能搞明白是什么体位。实在太久了,他看累了就回去了。


一个冰岛打开家门,看见一个愤怒的芬兰。雪地在说话。


一个冰岛打开家门,看见芬兰坐在瑞典身上,中间夹着一把娇艳动人的马格南。他们的裤子整整齐齐地叠在一边,瑞典和沙发之间通过四条铁链连接起来,看上去快哭了。

冰岛真的觉得芬兰太行了。


一个冰岛打开家门,看见一个没有意识也没有衣服的丹麦,和丹麦身上眼熟的四条锁链,和拿着锁链的挪威。冰岛津津有味地看了起来,甚至忘了拿冰淇淋。丹麦直到结束都没能醒过来。


一个冰岛打开家门,看见一个丹麦正精神饱满地抱着一把斧头坐在沙发上。他走上楼,没有提醒丹麦今天挪威不回家。


一个冰岛打开家门,看见了五块瑞典,分别放在客厅的五个角落。原来是他昨天想错了。


一个冰岛打开家门,看见瑞典声情并茂地对芬兰和挪威说:“为什么我们三个不能一起”。挪威跟着冰岛逃走了,芬兰挽起了袖子。


一个冰岛打开家门,看见挪威、丹麦和瑞典……他关上了门。


一个冰岛打开家门,看见芬兰加入了他们。他关上了门并一路唱着重金属以最快的速度跑掉了。


一个冰岛打开家门。这次他被追上了。


冰岛在家门里边。他面带愁苦,希望爱沙尼亚停止敲门。


————————————

使用的人设:萌娘百科收录的🇸🇪人设

外网我也不知哪来的🇩🇰人设和🇫🇮人设

普遍化🇳🇴人设

实在找不到,干脆当了恐怖理智人的🇮🇸

Vesi_泉°

异色!酒吧闲聊

梗:酒吧闲聊 

cp:赤色典芬

 

红红典:古斯塔夫

红红芬:奥托

 

私设,雷点麻烦自避啦!土下座

真·闲聊(全程对话,小学生文笔注意!)

国庆的坑,终于填上了!(我好开心!!!)

 

—————————————线下正文,ready?—————————————

  

  狭小的酒馆此时还未迎来它最热闹的时候,无论是一向最拥挤的台球区还是永远都有人的牌桌前,现在都只有几个零星的影子,沉浸在宝蓝色的灯光里。离储物处不远的音箱正放着蓝调,将人一下子拖进了悠闲轻松的格调。

今天奥托...

梗:酒吧闲聊 

cp:赤色典芬

 

红红典:古斯塔夫

红红芬:奥托

 

私设,雷点麻烦自避啦!土下座

真·闲聊(全程对话,小学生文笔注意!)

国庆的坑,终于填上了!(我好开心!!!)

 

—————————————线下正文,ready?—————————————

  

  狭小的酒馆此时还未迎来它最热闹的时候,无论是一向最拥挤的台球区还是永远都有人的牌桌前,现在都只有几个零星的影子,沉浸在宝蓝色的灯光里。离储物处不远的音箱正放着蓝调,将人一下子拖进了悠闲轻松的格调。

今天奥托的红夹克里照例穿了件白衬衫。他沿着小巷熟练地走到地下酒馆,拉开夹克拉链,扯下系得好好的领带,又解开了两枚衬衫扣子,脖颈上挂着的银质十字架露了出来,现在他这身打扮看上去随意极了。“老规矩。”说着他将一张黑边磁卡丢在吧台上,服务生领意,端上了一杯双倍加冰的柠檬水。

“好久不见,我的奥托。没想到你居然会是这儿的会员。”一个穿着黑色衬衫的男人晃着酒杯里的冰块,倚在台阶扶栏上正一脸笑意的看着他,手臂上还搭着件红风衣。

“古斯塔夫?啧,怎么在这儿还能遇到你。”奥托意外地翻了个白眼,抹了抹脖子上的汗,摘下帽子说:“到这种地方,难得你今天身边没有姑娘陪啊。”酒馆还是一如既往的闷热,这是一个只接待熟客的地下酒馆,不过看上去最近多了不少新人。地下宣传搞的还真不错,这种地方要是被条子们发现了,可能会立马被拆得连渣都不剩。

古斯塔夫仰头喝进了杯中的酒底,故意当着奥托的面抽出一张金边磁卡在服务生眼前比划了两下。“waiter,龙舌兰。”他皱着眉头饶有兴趣地偷瞄着奥托努力想忍住却又没忍住的不可思议的表情,转身笑着夺过他的柠檬水,迅速咽了两口咂咂嘴,又撇了撇嘴还给他说:“来这儿不该喝点儿成年人的东西么?喝柠檬水干嘛——waiter,再来一杯龙舌兰——不用跟我客气。”奥托攥着拳头瞪了古斯塔夫一眼,拿过杯子满脸厌恶地将剩余的水向他脸上泼去,古斯塔夫一躲,水泼在了吧台上,冒出杯沿半边的柠檬片挣扎了两下,还是掉在了地上。古斯塔夫擦擦眼镜,故作可惜地轻轻摇了摇头。

“我祝你早日醉死在牌桌上,古斯塔夫——嘿!换成柠檬水,是的,两倍的冰。还有,真不好意思——我是说水。”奥托伸手在古斯塔夫胳膊上狠狠拧了一把。

“这可真疼!你有时候需要控制一下自己的力气,甜心。”

“嘁,你管不着我,瑞典佬。”奥托重新端起了柠檬水,杯子是淡红色的,很好看。

“我早就很好奇了,你是从哪儿来的怪脾气?”古斯塔夫揽过奥托将手搭在他肩上,“提诺你们两个真是一点儿都不像,你甚至连酒都不喝,对不对?”

“瞧你这话说的,呵!简直不能再奇怪。没有一个正常人能忍受得了你这种烦人精。”奥托的口气明显带着些不屑,他不喜欢别人把他与提诺做比较,不是因为他讨厌提诺,而是因为这个做法一点意义也没有,他跟提诺完全就是两个人!

古斯塔夫永远都是一副笑脸——当然除了他哭的时候。“好吧哥们儿,”他摸了摸奥拓的背,“我理解你的心情,我也不喜欢有人拿贝瓦尔德跟我比,他就是个榆木脑袋,一点也不懂得讨姑娘欢心。”说完他又咽了口龙舌兰,慢慢放下酒杯,从旁边观察着奥托的表情,然后把酒杯轻轻搁在了吧台上。“刚刚的问题你还没回答呢。”

混蛋。奥托心里这样想。

“害羞了?还是说你想听听我的故事?”古斯塔夫的手撩过衣领,用小指尖挑弄着奥托脖子上的银十字挂坠。

“我对你的故事没兴趣。”奥托拍开他的手,“拿开!”

“好吧,我觉得你可能会喜欢这样的。”古斯塔夫耸耸肩,然后点燃了一支烟,“说吧,不然今天晚上可真难打发。你瞧,这儿一个合我胃口的姑娘都没有。”

“你真想听?”奥托捧着刚续满的柠檬水,满满的冰块像小山一样堆在杯子里。

“不然呢?”

“好吧,”奥托用脚勾了个凳子坐下,从淡红色的被子里挑出一小块冰含在嘴里,“里听梭过感查挂叽的么?”

“什么?”古斯塔夫从吧台冻水果的冰筐里又捏出了几块冰,丢进奥托杯子里。

“咳,‘检查袜子的’。”奥托咽下了嘴里的冰块儿。

“没听过,是个机构?听上去有点意思。”古斯塔夫也拉来椅子,坐在奥托斜前面,面对着他。

“不,是个人,是个变态,像你一样。”

“那么我猜他肯定不像我这样有风度。”古斯塔夫并没有反驳什么,只是弹了两下烟灰。

奥托再次白他一眼,继续说:“‘检查袜子的’总是在上学或放学的路上拦住学生,要求看一看他们的袜子。”

“男人?”

“男人,而且长相猥琐。”

“我就知道不会是个姑娘。”古斯塔夫碎碎念道。

“什么?”

“没什么?继续吧。”古斯塔夫又碰碰奥托的手肘。

“呼——然后……”奥托不自觉地挑起了眉毛,“那个人拿了袜子,会放在脸前面,不知道是闻了一下还是咬了一下,就又会还给被迫脱袜子的学生。”

“说不定这是他的一种癖好!”

“安静点。”奥托盯着古斯塔夫的领带夹踹了他一脚,继续说:“然后有一天他拦住了我。”

“然后?”古斯塔夫呼出一口烟雾,舔着牙尖儿笑了。

“你想什么呢,”奥托摆着刘海儿说,“我把他打了。”他看着古斯塔夫不怀好意的样子,补充道:“那时我十四岁。”

“没想到你从小就那么不可爱。”古斯塔夫掐灭了烟,重新端起酒杯。

奥托一口气喝光了柠檬水,然后打了个小小的冷颤,满不在意地说:“那是我第一次打架。”

“所以呢?”

“还需要我再说下去么?”

“哈哈哈哈,听你这么说还挺像回事儿的。”

奥托一甩头,转过身不理他。酒馆里的烟味儿越来越浓重,覆盖了汗味儿和有些奇怪的酒味儿。这个点儿的台球区果然还是这么多人,他们拥挤着,吼叫着,甚至拍着桌子,一如既往毫不知足地下着注。奥托安静地在转椅上转着圈儿,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不过可以肯定,如果他是中间那个刚瞄准台球就被疯狂的人群挤歪的小伙儿,一定会先用球杆把那个不停拍晃球桌的油腻男人一口气捅出去。酒馆里应该还放着音乐,但一般他们都不会听,因为现在是一点儿音乐声都听不见了,音乐可以听到尖锐的喊叫声——不对,刚刚不是放的蓝调嘛?

转椅子打发时间可不是什么好的选择,奥托从椅子上滑下来,抬手发现手表不知在什么时候被人顺走了,“f**k!”他无奈地咬出一句脏话,古斯塔夫在一旁似有似无地笑着,他眯着眼睛盯着奥托,穿好了原本搭在臂间的风力,嘴里还含着薄荷糖。

“时间?”奥托扭头问。

“二十三点零三分。”古斯塔夫指指墙上的挂钟。

“我问钟,没问你。”奥托拨了几下后脑勺的头发,把上提的裤脚使劲向下拽了拽,对古斯塔夫说:“你就在这儿喝个烂醉吧!哼,下次别让我再遇到你。”

“可是钟该如何说话?”古斯塔夫扯了扯嘴角,“嘿,你不邀我同回么?”

“今天的计划没有这项,以后也不会有。”

“那好吧。”古斯塔夫跟上去掰过奥托的肩说:“走之前记得跟门口穿红色高跟鞋的姑娘说我要请她喝酒,去吧兄弟!”

“啧。”奥托真的不想再理他了,但还是拉了拉衣摆走到了那个姑娘跟前——他莫名有点紧张,可能是冰柠檬水的寒气儿这会儿全上来了。

“小姐,吧台那边有个穿红风衣的先生说,你今天的打扮真是丑毙了!”说罢奥托侧过身,指指古斯塔夫,又转身冲他做了个‘OK’的手势,古斯塔夫见状,也向他眨眨眼睛。

“哦,他还说你的头发烫的像个中年妇女,想教你什么叫做真正的打扮。”话到了嘴边不小心就变了样,管他的,剩下的就不是自己的事儿了。不过话说回来,这女孩儿长得还真挺好看。

奥托拎出十字挂坠,在门口刺眼的白炽灯下晃了两晃,光丝沿着十字棱角游走到他的唇边。“这老板终于肯换个新灯泡了。”他轻松地打了个响指,戴好帽子,系上扣子,绑紧领带——就像他进来之前一样。

“哼。”走出地下甬道的那一刻,奥托轻轻抽了下鼻子。

今天也姑且算是个令人愉快的夜晚吧。

 

————————————————End—————————————————

 

赤典设定来自阿色

赤芬设定来自原po

人设不放了,麻烦私戳吧/w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