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异色北诸花

45浏览    4参与
aomeeeeeeeeeyyyyyyy

这篇的图:这个 

属于……四创……?还是三创?

这篇的图:这个 

属于……四创……?还是三创?

aomeeeeeeeeeyyyyyyy

p1画崩了的异色北诸花

p2是运动会时一个高中的露厨姐姐画的!!!极为流畅的画下来的!!!!(有冷战及味音痴含量

p1画崩了的异色北诸花

p2是运动会时一个高中的露厨姐姐画的!!!极为流畅的画下来的!!!!(有冷战及味音痴含量

aomeeeeeeeeeyyyyyyy

·异色鲸组+异色北诸花的非日常恐怖故事。(x

·异芬视角。

·应该算有异色金属组cb向

·异冰:永库尔·邦德威克

 异诺:洛基·邦德威克

 异芬:伊恩·维那莫伊宁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国设。随便怎么看待。

 雷者自避。

(我只是为了清理脑洞和想磕异鲸组而写下了这篇)


  我很迷惑。刚打开门的我面前的这两个人长着永库尔和洛基的脸却做着仿佛不是他们的事。

  永库尔乖乖的黏在洛基的身上,没用眼罩遮住的左眼...

·异色鲸组+异色北诸花的非日常恐怖故事。(x

·异芬视角。

·应该算有异色金属组cb向

·异冰:永库尔·邦德威克

 异诺:洛基·邦德威克

 异芬:伊恩·维那莫伊宁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国设。随便怎么看待。

 雷者自避。

(我只是为了清理脑洞和想磕异鲸组而写下了这篇)




  我很迷惑。刚打开门的我面前的这两个人长着永库尔和洛基的脸却做着仿佛不是他们的事。

  永库尔乖乖的黏在洛基的身上,没用眼罩遮住的左眼即使盯着他哥却没有那种恨不得吃了他哥的狂热,仅仅只是……想抓住洛基的眼神?永库尔的双手把洛基的右臂锁在胸前。这幅样子我好像能从脑子里抖出一副画面但很遗憾,回想不起来。

  而洛基这家伙把腿岔开让永库尔陷入两腿之间的空处落到了沙发上,长期微笑的脸上笑容减淡了,被锁住的右手僵硬的托着永库尔的后背 。镜片后的眼睛里神色太复杂了,我很久没见过洛基对一个人的眼神是这样充满了……慈爱。不,太过震惊了我找不到别的形容词,而且这种眼神是对着他的弟弟!要么是以前他喝醉了要么是见鬼中了魔法洛基才会露出这种眼神!他还不至于会对自己下这种魔法,太危险了。至于那一挥即散的愧疚绝对是我看错了。

  洛基他似要用空着的左手去覆上永库尔的前额,他想,摸永库尔的头?这是在干什么!平常洛基难道不是立即站起来把永库尔放到沙发上就慌张地冲刺到自己房间,把追过去的永库尔锁在门外自己一个人在里面不断抖着手脚擦着冷汗吗。

  不是他们有问题就是我有问题。绝对。

  洛基的余光估计是看到我了,他把头转过来,一副想喊救命又舍不得松开手的样子。这家伙想了半天只憋出一句“呜呜呜伊恩…快救救我的右手,它快不行了。”

  永库尔也这么大了,重是应该的。所以我只是坐到了他的右边,故意慢条斯理地取下围巾再叠好。旁边那家伙的眼神越来越可怜。永库尔发现他哥不再看着他,他坐起来整个人靠到洛基的怀里,头偏到洛基左边的脖颈那开始打哈欠。右手仍然被锁着,“少说不用承重了。”我说,他说“伊恩你好薄情,怎么可以这样。”

  “你们怎么回事?”

  “……。”

  “说话。”

  “呃,你不觉得,永库尔有点……”

  我起身作势要走,要不是今天太不正常了我会真的走人。洛基连忙把我叫住,但永库尔先开口了:“不是永库尔。”

  “不是永库尔是什么?”我问他,“哥哥要叫我永库尔松,是永库尔松。”洛基明显的抖了一下。“看来你还正常,嗯?”我盯着洛基看,他又抖了一下。

  我想起来,永库尔这个样子……和他小时候一模一样,除了身体。我没管洛基什么想法,站起来一手扶着永库尔的肩膀一手把他的头往前压,后脑勺处有一块头发稍稍鼓了起来。

  “洛基·邦德威克,永库尔怎么了?”

  “我以为老大和海定今天在家里,就打算出去买点面包等会当早餐,下楼的时候正好碰到永库尔…松从走廊另一段端着水走过来,真的…即使你见过也不会理解当你清晨刚醒却看见他的必经之路也是你的必经之路的时候是怎样的令人惊恐,他甚至把水杯就地放下,脸上的淡然都换成了想把我关起来的样子,嘴里已经开始念着‘哥哥…’伊恩,你要知道如果他抓住我,我们的早餐就没了,这个上午都不能脱身,就没有人给刚出差回来的你准备好热牛奶了啊。”

  我用更阴沉的脸摆出来给他看,他总算停止了他试图求情的话语。

  “于是我试图在他之前先冲到楼梯口,我做到了,但是永库尔松他就跟在后面,我最后都是跳了几次两级楼梯才离他远点,才在楼梯底下的垫子上沾脚我就向门口奔去。我冲出了两米多,然后从背后听到永库尔松明显不一样的一声‘哥哥!’我回头看,他已经左脚在垫子外打滑了,整个人向后仰去。我想去拉他的,可是来不及了,于是永库尔松的头就磕到垫子上了。”

  “你送医院了吗?”我强压怒火这样问道,“……刚把他抱到沙发上给他去倒了杯温水他就醒了。醒了过后就什么也没说一直在黏着我。……很像他小时候。”

  “洛基你个混蛋为什么还这么不会照顾人!现在你抱着他,我去开车,去医院。”这是什么挪/威笨蛋!自己弟弟摔到头了明显不对劲还在沙发上赖了这么久!

  二十分钟的车程我气的没和洛基说一句话,只是由着他唱独角戏,永库尔困得趴在他腿上睡了,洛基也把眼镜摘了。

  “永库尔醒来后就盯着我,即使他什么也没说我也觉得背后发凉。”

  “他后来开始叫我,当我听到那种他小时候才用的语调时我感觉整颗心都狠狠地跳了一下。”

  “永库尔说着‘哥哥’,我本以为我会发抖,但是永库尔的语气里听不出疯狂和扭曲。只是平淡里面好像夹着渴求和希望……还有留恋。”

  “把小时候的他抖出来了,嗯。他的变化太大了,而我一直没怎么变过。所以我对他还是和小时候一样……他长大后是怎么变成这样的?”

  从这之后直到车都停好了洛基就没说过话。

  “伊恩。”洛基在后座轻轻喊了我一下。

  “嗯?马提亚斯和乌克森谢纳昨天去了酒吧就发了信息到群里,你能不能看看别人发的东西啊?”

  “老大他们说什么?”

  “说了今晚不回来。好了,把小孩叫醒吧,不然我是不会帮你抬人的。”

  “你知道要不是他正睡着,否则我都不会说那些话。”

  “我知道,但是不懂为什么不让他明白你比他想的要喜欢他。”

  “哈……我认为我只会被围的更紧,那太可怕了。”洛基无奈地笑出了声。

  我从后视镜看到洛基揉了揉眼睛,戴上眼镜后他拍拍永库尔的背,用着我难以见到的语气轻柔地在永库尔的耳边说:“永库尔松,快醒来,你该醒来了。”

  我打开车门,突然想起去完医院后绝对会有两个醉鬼在酒吧等着领,更气上头。车门被我一摔,“嘭!”的一下,洛基抬头瞟了一眼车外的我,他应该是在责备我不应该让刚醒的永库尔再被吓一跳。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晚安。芬的名字以后想到了再补。

不敢相信这篇文我硬是写了五个小时。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