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异色天然呆

251浏览    4参与
月落鸠啼霜满天

《目标》by.落鸠

                         (七)

     本着‘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的说辞,卢西安诺硬是被留在了王黯的小屋里;两人待在同一个屋檐下,不用到酒吧去时调酒师几乎是保姆似的盯紧了卢西安诺直至他初步痊愈,闲不下来的意大利小伙子则时不时地搞搞无伤大雅的恶作剧然后对着王黯想要剐了他一般的表情满意的笑出声……
  总之,一...

                         (七)

     本着‘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的说辞,卢西安诺硬是被留在了王黯的小屋里;两人待在同一个屋檐下,不用到酒吧去时调酒师几乎是保姆似的盯紧了卢西安诺直至他初步痊愈,闲不下来的意大利小伙子则时不时地搞搞无伤大雅的恶作剧然后对着王黯想要剐了他一般的表情满意的笑出声……
  总之,一切都在正常的运行。
  在床上闷了三个多星期,卢西安诺终于可以从床上下来四处走动,在终于被他赶出去工作的王黯不在家那会准备当晚的晚餐,虽说最终的结果也是由王黯收拾各种烂摊子。
  他并不为这样的生活会一直持续下去,但至少应该享受当下——不用理会什么任务,不用应付对自己冷嘲热讽的前辈,更不用在每天睁开眼睛的那一刻使唤王黯去做早饭安抚五脏庙而不是思索今天要怎样活下去……
  
  
  “爷今晚得晚点回来,就别留饭了。”
  回应王黯的是卢西安诺一如既往的道别,他并没有太过在意卢西安诺的异样,自然没有发现卢西上扬的唇角有多么的僵硬。
  通过玻璃窗确认王黯的身影远去,卢西安诺才从沙发下取出被他事先调为静音模式的手机,深吸几口气,接通那个未知的号码。
  “晚上好……boss。”
  
  
  
  “嘻嘻,费里小甜心还记得奥利呢,真的很荣幸哦~想要找到你可费了不少力气啊,奥利快想死你啦!!”
  卢西安诺闻言打了个寒战,他的这位顶头上司从来都是这样,寒暄一般的语调也能让人不寒而栗。
  “您有什么事。”
  “这么冷淡奥利可是会伤心的呀~况且小费里消失这么多天也没有跟奥利请假呢…这可不是‘夜莺’的规矩,对吧?”
  “boss……我只是……”
  “就这么说定啦!明天下午五点米兰达Miranda咖啡馆,请奥利喝顿下午茶吧~”
  
  
  通讯被突兀地切断,再次拨打已经显示为空号。
  卢西安诺突然感到一丝莫名的心慌。
  来得真快……
  要……回去了吗?
  他早已依恋上这样普通,平淡,却让人安心的时光,这一点,卢西清清楚楚。
  想要把清澈的流水冻成剔透的一块坚冰,需要足够低温的寒流和日积月累的年月;但只要在春天到来之时感受到那轻柔的爱抚和温暖的怀抱,坚冰便会丢弃自己坚硬的外壳和冷酷的伪装,露出柔软的内心和自心而发的温柔的微笑。
  
  无论如何……不能,也不想就这么说再见…

月落鸠啼霜满天

《目标》by.落鸠

  

                         (三)
    “嘿小兔崽子!醒醒,醒醒!”
  “咳…咳咳…唔?”
  头顶上的灯光晃得卢西安诺眼睛有点疼,不过这并不妨碍他看清站在床边的那人。
  “王…黯?”
  “嗯,还认得爷说明脑子没摔坏,把水喝了”
  接过温热的液体润了润喉咙,原本含糊不清的思绪也清晰了些,环顾四周:不...

  

                         (三)
    “嘿小兔崽子!醒醒,醒醒!”
  “咳…咳咳…唔?”
  头顶上的灯光晃得卢西安诺眼睛有点疼,不过这并不妨碍他看清站在床边的那人。
  “王…黯?”
  “嗯,还认得爷说明脑子没摔坏,把水喝了”
  接过温热的液体润了润喉咙,原本含糊不清的思绪也清晰了些,环顾四周:不大的房间 干干净净的摆设,没有一点多余花哨的装饰品,倒是很符合印象中王黯的性格…
  “别看啦,你在爷家里头——你说你也真是,放着好好的光明大道不走跑小巷子里作什么死?你看看你这脸,比姑娘家还俊,那劫道的不把色也给你一块劫了都算给你面子!得亏爷今儿早点下班把你拎回来,不然非给你冻死不可!”
  劫道的??卢西安诺嘴角抽了抽——要是劫道的都能把他折腾得这么狼狈,他自己都会抽死自己。
  身上血迹斑斑的衣物已经被换成了一件宽松的睡衣,受伤的手臂的大腿被上好了药,包扎得结结实实,要不是末端处那几只恶作剧般的蝴蝶结卢西安诺一定会向王黯好好道谢。
  但现在还是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解决…
  “你身上…为什么会带着枪?”
  王黯忙活着的背影微微一滞,可惜平躺着的卢西安诺没有看见。
  “是你做的吧,那一枪?!”
  没有得到回答,卢西安诺的声调危险的上扬,王黯从他衣服里收拾出来的小刀正放在床边,只要伸一伸手……
  “枪?什么枪?爷就只看见你半死不活地瘫在那儿,要不是你还在出气儿爷早就给殡仪馆打电话了。”王黯眼皮子也不抬一下,丢给卢西安诺一只大枕头:“你那腿…情况有点糟,没两三个星期好不全,想坐起来就把它放腰上垫垫,爷给你买点儿水果去。”
  
  提了一大袋子水果拐出便利店,王黯却还没有离去的意思,而是自然地坐在路边的长椅上,早已等待多时的男子摘下头上的帽子,露出一张清秀却又显得过分老成的脸庞。
  “真的要把他留在家里?”
  “怎么了~嘉邢,看爷抱得美人归,你嫉妒啦?”
  “想多了,我对意/大/利小伙子没兴趣。”
  王嘉邢撇撇嘴,不以为然地点起一支烟:“我只是觉得,他的身份不简单…那五个倒霉蛋也算是有点本事的人物,他在把他们一刀毙命之后还能在本田葵手下走过好几回合……就这么把他留在家里会不会太……”
  王黯摆了摆手,示意自己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他的身份我会托青竹查清楚,至于爷的人身安全问题…这个你不必担心,论武力值爷倒不觉得自己会输~”
  拍了拍自家弟弟的肩膀,调酒师思索了一阵,从衣袋里掏出一把装好了消音器的手枪递给王嘉邢:“先给爷收着,他还是有点疑心,再放家里不安全,以后…”
  “我知道——保证着他的安全对不对,合着我好不容易亲自出山是给他当保姆来了呗~赶紧的回去吧!”
  “好嘞,爷的小美人儿该等急咯~”
  看着王黯恨不得插翅膀飞回去的急匆匆的脚步,王嘉邢眯着双眸,轻轻地笑了。
  自己目空一切的大哥,可是很久没喜欢上谁了呢…
  但愿他不会失望吧……

月落鸠啼霜满天

《目标》by.落鸠

  .异色天然呆组(调酒师黯×杀手卢西)

     .应该....会he吧?这是一个视大纲为无物之人

     .突如其来的脑洞
    
     .ooc致歉

     夜色,笼罩了整个威尼斯,弯弯的月牙映在潺潺的威尼斯河上,皎洁而孤单。
  已经夜深,城市也入了眠,寂静无声。
  就连长街尽头那家叫All'Alba的酒吧也紧闭着五彩斑斓的店门,以防里面沉迷灯红酒绿的喧哗之声传到外...

  .异色天然呆组(调酒师黯×杀手卢西)

     .应该....会he吧?这是一个视大纲为无物之人

     .突如其来的脑洞
    
     .ooc致歉

     夜色,笼罩了整个威尼斯,弯弯的月牙映在潺潺的威尼斯河上,皎洁而孤单。
  已经夜深,城市也入了眠,寂静无声。
  就连长街尽头那家叫All'Alba的酒吧也紧闭着五彩斑斓的店门,以防里面沉迷灯红酒绿的喧哗之声传到外面去。
  卢西安诺百无聊赖地坐在吧台前的高脚椅上,把玩着手里的水晶酒杯——那里面早已滴酒不剩,但他却没有再添一杯的兴致。
  在这家规模不小的酒吧里,无论是衣着暴露,妩媚动人的陪酒女郎,亦或是长夜无眠,想要寻求一夜欢愉的姑娘们,都无法挑起卢西安诺的丝毫兴趣;说白了,他之所以来这里,只是因为他无处可去罢了。“在这坐了这么久,不再喝点什么?”
  略显生疏的意/大/利语在耳旁响起,他回头,对上一双猩红的眸子。
  仔仔细细地把对方打量一遍——干净利落的黑色短发,黄种人特有的肤色,一看就是遗传自东方人的精致脸庞......卢西安诺皱起了好看的细眉。
  “中/国人?你的意/大/利语里有一股子北京烤鸭味儿。”
  “哈~没错儿,这都给听出来啦~”男人大大咧咧地拍了拍卢西安诺的肩膀:“你中文可真好。”
  “略懂一些罢了——看你....很面生呢,第一天上班?”卢西安诺把酒杯搁在男人面前:“随你喜欢什么,来一点儿。”
  不知为何,男人那双红得晃眼的双眸,看得卢西安诺的喉咙有点干。
  “怎么?有意见?虽说爷今儿是第一天,干得也不会比那帮子老牌调酒师差。”
  骨节分明的修长双手熟练得晃动着加入了冰块的雪克壶,接着倒入威士忌和甜威末酒,冰块随着摇晃的动作碰撞着壶壁发出清脆的声响,快得无法捕捉的动作让人眼花缭乱,好像这不是在调一杯饮品,而是在作一场炫酷精彩的表演,也就那么半支烟的空当,红色的酒液被慢慢倒入杯中,点缀上鲜红的樱桃随即被推到卢西安诺面前:“曼哈顿鸡尾酒,象征随性,自由,热情——像你一样吸引人,小家伙。”
  冰凉的酒液被一饮而尽,辛辣的气体在鼻腔和喉间环绕,浓烈的余波后漫上些许甘香,引人不禁细细回味.....
  “我想,跟我相比,你的酒更值得称赞,先生,非常感谢你的款待。”卢西安诺拿起搭在椅背上的大衣,从椅子上跳下,视线不着痕迹地擦过调教师胸前金色的名牌。
  .....原来叫王黯啊....
  真是个不错的名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