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异色好茶

7801浏览    42参与
CharlieBRRR
放假之后反而比以前怠惰了…

放假之后反而比以前怠惰了…

放假之后反而比以前怠惰了…

段段不开窍

多画风选手。(????我怎么回事。

(我是屑屑屑屑屑屑../N遍


多画风选手。(????我怎么回事。

(我是屑屑屑屑屑屑../N遍


福寿

一起来跨年吧!

all耀/耀all无差!!!

all黯!!!

all燕!!!!

请原谅我不了解异色娘塔的人设

严重ooc!!!

剧情毫无逻辑可言!!!

非国设!!

各位元旦快乐呀!!

括号内的请不要在意,全是我写文时的吐槽


王耀今天的心情看起来格外的好,都没有去追债了。脸上的笑容也感觉像是一个刚刚陷入恋爱的少女一样看起来的傻。当然了,这本该是一道美丽的风景线,但是还请我们先屏蔽一直跟在王耀后面的四个痴汉吧。


弗朗西斯和亚瑟即使是在跟踪自己的心上人时也不忘和自己的死敌吵一架,我该夸他们吗?伊万和阿尔弗这边的气氛看起来也是十分的尴尬,就像是西伯利亚的寒风吹到了一年四季温暖如春的深圳...

all耀/耀all无差!!!

all黯!!!

all燕!!!!

请原谅我不了解异色娘塔的人设

严重ooc!!!

剧情毫无逻辑可言!!!

非国设!!

各位元旦快乐呀!!

括号内的请不要在意,全是我写文时的吐槽



王耀今天的心情看起来格外的好,都没有去追债了。脸上的笑容也感觉像是一个刚刚陷入恋爱的少女一样看起来的傻。当然了,这本该是一道美丽的风景线,但是还请我们先屏蔽一直跟在王耀后面的四个痴汉吧。


弗朗西斯和亚瑟即使是在跟踪自己的心上人时也不忘和自己的死敌吵一架,我该夸他们吗?伊万和阿尔弗这边的气氛看起来也是十分的尴尬,就像是西伯利亚的寒风吹到了一年四季温暖如春的深圳似的。四位分别分成了两队来跟踪,好像是因为四人在昨晚赌下的约定吧:小耀最先发现哪一组,那么那一组就不可以和另一组抢元旦和小耀约会的机会。(真是个幼稚的赌约,而且我认为四位谁也不会遵守这个赌约的。)


一旁的女孩子们倒是看起来很是和谐。“马上就是元旦了!我们一起为燕子而准备一个盛大的party吧!就像王耀所说的计划一样。”讲台上,一个长相甜美,看起来很是活力的美国女孩激动的说到。 “难得艾米丽能提一些好的意见呢。” 一个举手投足之间都很优雅的一位标准英国淑女拿着一杯红茶说到。不难看出,她很满意这个提议。“我也是难得的不想反驳琼斯呢。” “姐姐我也是没有什么意见呢。” “阿尼娅觉得能给小燕惊喜就可以了。” (各位女孩子加油吧,只是千万别成为惊吓了。)



而在五楼的实验室就看起来没有那么的和平了。有些疯癫的英国绅士在一心一意看着他准备送给王黯的杯糕,完全没有丝毫要开口的意思。(奥利弗你是想毒死王不亮吗?)而在一旁的法国男人则是一直在抽烟。(弗朗索瓦你还记得你在实验室吗?)美国人和俄罗斯人则是一直在瞪着互相。日本人也只是在那里留出标准型假笑看着这一切。终于,本田葵觉得再这么拖下去他就没时间去找王黯一起跨年了,很不情愿的先开了口。“琼斯先生,你找我们来是有什么事要说吗?” “也没什么,就是来和你们说王黯是我……” 话还没说完,就有个杯糕砸向了艾伦。坐在桌子上一直看着杯糕的奥利弗看起来很是生气。也是,有个傻逼公然说自己的心上人是他的时候,无论是谁都会生气吧。眼看着弗朗索瓦和维克多也要参加进来这场“战争”本田葵并没有一点打算劝架的意图,反而是准备溜走去找王黯,当然,他也这么做了。只留下异色联四在实验室里快要打起来。本田葵心想:希望他们能在实验室引起一些什么爆炸,这样就不会有人和小生抢黯君了。


而在家里的秋雁则是决定把手机关机免得有人打扰她(对不起,其实只是我不了解异色娘塔的设定而已)

在学校最偏的人造湖的亭子中间坐着王春燕,王耀和王黯。他们三人或许是为了准备过元旦而开一个小会,又或许是为了躲避一些人的跟踪。不过,三个人还是斗不过一大群人呀。


人造湖旁边的一大团草丛里:

“脂肪球你给我过去些,你挤到万尼亚了。”

“你这个原不良离哥哥远点呀,别抢哥哥的望远镜呀!”

“阿尼娅觉得你们真的好吵,阿尼娅觉得你们需要一点教育了”

“春燕果然赏心悦目呢,不愧是姐姐看上的人”

“你说,黯会不会喜欢我给他做的杯糕呢? ”

“小生觉得你可能是想毒死黯君”


而在亭子里:

王耀:不知道那些女孩子们准备的怎么样了呢?希望能给燕子和黯一个惊喜吧。

王春燕:明天去给爱德华推荐中药吧。

王黯:我总觉得那群傻逼在搞事。

“我们晚上一起跨年吧!”王耀怕眼前这两人晚上有什么安排就先提出来自己的愿望。王黯倒是没有什么特别高兴的感觉“只要能和弟妹一起就可以了”可爱的东方少女相比之下则是感觉很激动“和哥哥们一起跨年吗?我可以把朋友们叫上么?”王耀用那种老父亲看着自己的女儿的眼神(? 看着王春燕。“当然可以了” “啧,不能只和弟妹一起过吗?” 相比之下王黯则是没有那么的开心了,但是他除了着一声抱怨以外也就没有再说什么了。


夜幕逐渐降临,现在是北京时间10:39(我写到这里的时间)校园里的红灯笼看上去格外的鲜艳明亮。

本田菊和路德维希站在学校顶楼上。

“nini,今天的月亮很漂亮呢”

“本田菊你在说什么?”

“不,什么都没有。我们去找瓦尔加斯君吧”

“嗯”


学校小花园里的长椅上则是坐着伊丽莎白和罗德里赫。洪姐看起来十分的开心,而小少爷则是有些腼腆。(啊,果然洪奥真好吃呀)“元旦快乐,埃德尔斯坦先生” “你也是,海德薇莉小姐”


在空无一人的喷泉旁的基尔贝特则是在吹着长笛。周围很安静,配合着长笛声。也是显出了几分静寂和凄凉。“本大爷一个人也很快乐!”


王濠镜和任勇洙则是在光线好的地方摄影,不愧是黑塔学院摄影部最敬业的两位呢。“摄影是我家起源的哟!” 


凯撒则是找了个地方一直在喝酒,希望他不会因为醉酒而头疼吧。


你问我亲子分在哪?他们在学校的田里看番茄呢。这两人还真是爱番茄呀。


女孩子们在时间很紧张时把各位男孩子们拉去一起准备给黯和春燕的惊喜了。希望还能赶上吧。


“小耀,过来吧,万尼亚和他们都准备好一切了” 一旁的王黯和王春燕有些懵“准备好了些什么?” “哎呀春燕你就别问了,跟heroine一起来就好了。” “黯君也是,跟着小生就可以了哦。”

六人刚刚回到他们布置的地方时。众人就开始大喊:“元旦快乐!” 这一声可着实把王家那三位给吓到了。 “黯,这是我做给你的杯糕,你会喜欢的,对吧。” 粉毛的英国绅士率先送给王黯自己的礼物。王黯其实蛮想扔掉这个杯糕的。但是他怕眼前这个粉毛再闹出些什么事来,于是就忍住了,打算等回去后再扔。联四的那个赌约因为最后王耀谁也没发现(或许只是没说出来)而就准备开始打一架来争夺王耀明天和谁约会了。再看看女孩子这边,好和平呀,果然还是女孩子们省心一些,不像男孩子们一样闹。

……

元旦快乐呀各位!


您有一条新短信

【异色好茶】Dear Miss Alice小段子

女装王黯艾伦史蒂夫注意。

OOC预警OOC预警OOC预警

和小熊饼干 @中华咸鲟 一起构思的爱丽丝设的一些小段子,点 https://danmoqingcheng365.lofter.com/post/1fd620be_1c7044284 看图。

爱丽丝-王黯,疯帽子-奥利弗·柯克兰,红皇后-艾伦·f·琼斯,白皇后-史蒂夫·威廉姆斯,柴郡猫-卢西安诺·瓦尔加斯,三月兔-爱因斯。

部分异色部分常色。

设定之后会放出来。

1.

王黯第2次炮轰艾伦的城堡时意外打空了他最近的心头宝加特林的弹药库,就...

女装王黯艾伦史蒂夫注意。

OOC预警OOC预警OOC预警

和小熊饼干 @中华咸鲟 一起构思的爱丽丝设的一些小段子,点 https://danmoqingcheng365.lofter.com/post/1fd620be_1c7044284 看图。

爱丽丝-王黯,疯帽子-奥利弗·柯克兰,红皇后-艾伦·f·琼斯,白皇后-史蒂夫·威廉姆斯,柴郡猫-卢西安诺·瓦尔加斯,三月兔-爱因斯。

部分异色部分常色。

设定之后会放出来。

1.

王黯第2次炮轰艾伦的城堡时意外打空了他最近的心头宝加特林的弹药库,就在他即将把加特林抡到本田菊脑袋上时,某个帽匠冒了出来暂停了时间,温温柔柔地说:“来,亲我一下,我就给你装无限炮筒。”

王黯皱着眉从裙子底下翻出了冲锋枪:“傻逼,活在梦里。”

2.

某个难得安宁的下午,王黯没去轰艾伦也没去炸史蒂夫,而是和奥利弗一起喝下午茶,他喝着茶奥利弗吃着茶点,是时不时往他嘴边递一块,两个人就这么其乐融融地唠嗑着仙境哪儿又被谁给炸了,谁又被谁追着打了。

然后小木板门突然就被一只红色高跟鞋的鞋跟扎穿了,然后轰然倒地四分五裂,艾伦愤怒的叫声惊起周围森林里的一片飞鸟:“王黯你他妈是闲得慌吗你拔我棒球棍上的钉子干嘛???”

“你瞎扯,我哪儿有拔啊,”王黯眼带笑意唇角上扬,“我只不过拿电锯把没扎进去的部分给你削了而已,撬你钉子的是卢西……真是的,大惊小怪。”

艾伦阴沉着脸,举起一根被削得造型奇特的实心金属棒球棍:“然后手一抖把我心爱的定制实心棒球扎钉棍削变形了干脆直接即兴发挥给我削了个抽象派雕塑???”

“我本意是削个自由女神像的,可惜电锯精准度不太好。”

然后那根前实心扎钉棍现抽象派雕塑破空而来,击碎了茶具小桌地砖之后陷入了碎裂的地面。

王黯把茶杯往奥利弗怀里一扔,从裙底抽出一把尼泊尔军刀:“今天不欺负你,选军刀吧。”

今天的仙境,依然如此和平呢。

奥利弗悠悠飘起来,四平八稳地端着茶杯翘着腿,唇贴着杯口的水渍抿了口茶,如此想道。

3.

艾伦打了个爽骂骂咧咧离开后,王黯一边擦刀一边问正用魔法修复已经成为废墟的木屋和院落的奥利弗:“诶Oli,要不要给家里东西加个防护?”

“算了吧,不然你以后在家里打架砸不了东西多不痛快。”

4.

众所周知,红皇后艾伦·F·琼斯常年穿着各种华贵繁复的红色裙装,蹬着各式各样的红色细高跟鞋,身边还放着扎钉棒球棍。

关键这男的还非常喜欢喜欢打架,有回白皇后史蒂夫·威廉姆斯带了一群人浩浩荡荡来找茬,他裙子一提,球棍一拎就冲了下去。

史蒂夫一看艾伦下场就也裙子一提缠着带倒刺铁丝的曲棍球棍要冲上去拍他哥脑袋,艾伦挡下来之后也不管别人了,呼的一下棍子就往史蒂夫脸上招呼过去,然后这两位男性皇后就如此旁若无人的干起来了。

王黯在旁边嗑着瓜子喊:“打他!打他!对!呼他脸!踹他下盘!薅他裙子!!!”

5.

王黯在某次红白日常干架时正和卢西一起在城墙上喝茶围观,就看见艾伦和史蒂夫都打废了球棍,正当他以为即将看见混混式肉搏时,艾伦裙子一掀高跟鞋一扒就往史蒂夫脸上抡过去,与此同时白皮低跟小皮鞋的鞋底精准地拍在了他脸上。

王黯眉毛一挑,转头问卢西:“我一直很好奇艾伦的鞋到底是什么材质,上刀山下火海抡人踩脸样样都行,甚至踹门时鞋跟都能把我家门扎个通透然后四分五裂……什么材质?我回去改良下我的军靴。”

“哦这个啊,我造的,鞋面和贴合脚底的鞋底都是普通的塑胶皮革缎面之类的,但鞋跟和底层鞋底都是特制合金。你军靴达不到那个效果的,因为你军靴和曲棍球傻逼的小皮鞋一样都是平底的,高跟鞋细高跟杀伤力本身就是很强的。”

7.

艾伦刚刚拿到卢西安诺打造的第一双合金高跟鞋时还没办法适应那个重量和那铿锵有力的脚步声。

于是他每天晚上都会蹬着那双高跟鞋在城堡里走来走去,以适应重量和放轻脚步。

那段时间城堡传出了新怪谈:晚上有红裙鬼穿着铁鞋在城堡里走来走去!

同时还传出了好几个版本的前因,有人说是是生前穿着铁鞋和红裙的魔女死后作怪,有人说是吸血鬼女伯爵占据了某个人的身份混进了城堡里……

最后还是当时还住在城堡里并且对此烦不胜烦的奥利弗朝着罪魁祸首高跟鞋甩了个静音咒才消停下来。

8.

当艾伦终于不再折腾他的高跟鞋的时候,卢西安诺送上了合金高跟鞋2.0!

超轻,质硬。

艾伦当即心情复杂嘴上骂娘。

9.

据半梦半醒间的爱因斯透露,卢西是故意晚点送过去的。

10.

又是一个王黯没有出门轰山的下午。

艾伦又打上门来了。

起因是王黯撕了他37条裙子。

当时王黯正在和奥利弗喝下午茶,当机立断把新鲜出炉奥利弗亲手加料的杯糕往艾伦嘴里一塞——

红皇后VS柯克兰式剧毒杯糕,红皇后吐血倒地,败。

-tbc-

小段子后续还会有。

至于正文就是不一定会有的东西了。

清肆言

【all耀/all黯】一如既往受欢迎的耀

【all耀/all黯】一如既往受欢迎的耀

(文——言十一爷)

(时政向,国设注意)

内含好茶,极东【及异色】

我流异色利益至上态度极差不适请避

极其欠揍黯爷注意

脏话黯爷注意

——————————

(一)

好茶

“咳……耀……”

英吉利绅士红着脸将王耀喊住,他眼神飘忽就是不敢看向那对琥珀色的眸子。

“嗯?亚瑟?怎么了?”东方美人歪着头看着这个举动奇怪的英国人。好吧,这个样子放在他身上是真的不奇怪了,他肯定是有什么事情不好意思开口但又不得不说。

亚瑟刚转头就对上了王耀的眸子,惊的他立马将头又侧了回去,似乎是防止尴尬他假咳两声,“就……就是关于九九乘法表的事情,我家数学的情况耀你也知道……”

“啊!你想引进九九乘法表啊!没关...

【all耀/all黯】一如既往受欢迎的耀

(文——言十一爷)

(时政向,国设注意)

内含好茶,极东【及异色】

我流异色利益至上态度极差不适请避

极其欠揍黯爷注意

脏话黯爷注意

——————————

(一)

好茶

“咳……耀……”

英吉利绅士红着脸将王耀喊住,他眼神飘忽就是不敢看向那对琥珀色的眸子。

“嗯?亚瑟?怎么了?”东方美人歪着头看着这个举动奇怪的英国人。好吧,这个样子放在他身上是真的不奇怪了,他肯定是有什么事情不好意思开口但又不得不说。

亚瑟刚转头就对上了王耀的眸子,惊的他立马将头又侧了回去,似乎是防止尴尬他假咳两声,“就……就是关于九九乘法表的事情,我家数学的情况耀你也知道……”

“啊!你想引进九九乘法表啊!没关系,可以啊,签了合同就可以了。”王耀恍然大悟。

“笨蛋!才不是我要!是上司要!我数学才没有差劲到连这个都不会。”声音越到后面越小,耳根子也是通红的。

“嗯嗯,不是你要不是你要。是你家上司需要。”王耀笑着附和这个傲娇的绅士。

 
 

——

异色好茶

 
 

“黯。”奥利弗突然拦住了王黯。

“有事快说有屁快放,爷忙着呢,没时间陪你们这些白痴小鬼。”王黯显然对眼前人拦着自己的行为极度不爽。

“我要你家的九九乘法表。”

“嚯。”王耀满脸戏谑的看着面前这个粉毛,“傻B不愧是傻B,妄想不付出任何代价就拿到爷的东西?呵,送你一个字儿,滚。”

“……”奥利弗努力保持住自己的绅士风度,面前这人骂自己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习惯就好……

“我会付出相应的报酬的,我——”

“行呗,那就别啰里啰嗦是了,把合同签了你就可以麻溜的滚蛋了,爷看着碍眼。”王黯脸上依旧是欠揍的笑容,将早已准备好的合同给了奥利弗,“你家人那难以入目的数学成绩爷早料到有这么一天,就是没想到居然这么快就来求爷,啧啧啧,大英帝国的脸面真是丢到地沟里了。”

深呼吸,吸气——呼气——。

他没生气,真的没生气。

——————

英国引进九九乘法表。

——————(二)

极东

本田菊站在王耀家门口踌躇不前,眉头微皱,紧张的捏着衣角。

耀君……他会接受我吗……应该会吧?这么多年来他对我的态度也还算温和,他家里的人也挺亲近的……啊,不,还是有很多人讨厌我家……

“咔擦。”

“?!!”

“菊?”

大门突然打开让毫无准备的本田菊受惊连退几步,“呃,啊,耀,耀君,早安。”

“早安,有什么事情吗?这么早就来了,也不敲门,是不是我不主动开门你就要一直站这儿啊?”王耀疑惑又无奈,将这个羞涩的日本人请进了家门。

本田菊依旧是拘谨的模样,“事实上是我家上司……”

本田菊顿了顿,看见王耀脸色丝毫未变,缓缓将后文道出,“我家上司说要加强与耀君家的交流,让我来问问你的意见。”

王耀有些惊讶,这个在近些年总是跟在那个美国佬后面与自己作对的孩子竟然要在这种时候和自己交好,“和我家加强交流,?”

“是,是的!”

 
 

——

异色极东

 
 

“呵。”

王黯环胸看着面前这个日本人。

“事情就是这样。”

“行啊,希望你家经济能跟上爷家的步伐,可别再说爷家商品倾销昂,毕竟爷家的东西就是物美价廉~”

要不是复兴起来了这混蛋可不会和爷谈这个。

真是有够无趣的。

“小生不会令您失望的。”本田葵虽是恭敬的话,但面上丝毫不见此表情,反而是“傲”更胜一筹。“就算被黯君压了下去,小生的价值在世界上也是极大的,更何况小生家离您如此近,对您百利而无一害。”

“嗤,爷可不清楚你的心思,指不定哪天就反水。”

“毕竟,也不是没用过。”

王黯明嘲暗讽的怼着这人,就算曾经感情多好,近代的事情也令他窝了一肚子的火,不知反省还扭曲历史。

说到底,还是个倔强的小屁孩。

呵,是蠢货才对。

“……”

——————

安倍晋三强调开辟中日新时代,将中日关系推向新时代,除了领导人的交往,还要扩大到经济、青少年等所有层面的交流。

—————————

我太懒了……大概会写好几篇时政的吧

开另外一个番的同人的文完了之后大概会开个长一揪揪的耀相关,我太懒了xxxxx

到了100fo就点文福利~【早得很】【只接受all瑞,all耀all相关】

没有电脑开不了合集太卑微了,不然我疯狂开坑xxxxx

 
 

好像组合多了tag不够打,?

好的我短小有理由了!

 

✨箫亓

一个异色好茶的脑洞
用了国家化身不会死的设定,其实干了什么彼此都心知肚明啦

一个异色好茶的脑洞
用了国家化身不会死的设定,其实干了什么彼此都心知肚明啦

智商都在二次元

(APH)不落的太阳

*极短的小短篇

*emmm是国设

——————————


王黯给奥利弗留下的第一印象用两字概括足矣: 


傲慢。


他微微抬着下巴,眼神冰冷不屑,笑容看似温和却虚假。他身着一席红袍,恍惚间奥利弗竟以为自己看见了天空中那轮不灭的红日。

如果世上真有天堂地狱,那么王黯所包含的傲慢作为七原罪之一,早该让他被押去地狱十八层。但他拥有高傲的资本——作为中/国,“东方巨龙”,傲慢早已被融入骨髓。

日出东方,他便是不落的太阳。

不,他的光辉,连太阳都黯然失色。


但是,呵……

我大/不/列/颠,才是日/不/落/帝/国。


那天黄昏——

奥利弗笑着,眺望着远...

*极短的小短篇

*emmm是国设

——————————



王黯给奥利弗留下的第一印象用两字概括足矣: 


傲慢。


他微微抬着下巴,眼神冰冷不屑,笑容看似温和却虚假。他身着一席红袍,恍惚间奥利弗竟以为自己看见了天空中那轮不灭的红日。

如果世上真有天堂地狱,那么王黯所包含的傲慢作为七原罪之一,早该让他被押去地狱十八层。但他拥有高傲的资本——作为中/国,“东方巨龙”,傲慢早已被融入骨髓。

日出东方,他便是不落的太阳。

不,他的光辉,连太阳都黯然失色。


但是,呵……

我大/不/列/颠,才是日/不/落/帝/国。



那天黄昏——

奥利弗笑着,眺望着远方。太阳已完全落下,只留下夕阳定格在空中。

残阳如血,但并不耀眼。所以奥利弗一直凝视着那片被染红了的天空。

他笑,眼神中带着几分期待。

“太阳,下山了。”


神明也即将跌落神坛。

绥九

奥利弗天使,我喜欢他。

奥利弗天使,我喜欢他。

绥九

喜欢他们。
像素画异色们,后面小摸鱼,大部分都是奥黯。弗朗索瓦还没来的及上色。
准备放暑假和我朋友联手做一个异色联五(也有可能是异色枕战组)穿到游戏像素世界的鸡飞狗跳RPG无cp小短片,里面没有剧情,都是瞎胡乱玩梗,敌人也许是玩像素游戏的常色们,为了完成游戏任务不停追杀游戏里的异色们。(受害者异色们唔噗噗噗噗。)

喜欢他们。
像素画异色们,后面小摸鱼,大部分都是奥黯。弗朗索瓦还没来的及上色。
准备放暑假和我朋友联手做一个异色联五(也有可能是异色枕战组)穿到游戏像素世界的鸡飞狗跳RPG无cp小短片,里面没有剧情,都是瞎胡乱玩梗,敌人也许是玩像素游戏的常色们,为了完成游戏任务不停追杀游戏里的异色们。(受害者异色们唔噗噗噗噗。)

绥九
奥黯七夕节快乐嘿嘿嘿嘿,今后也...

奥黯七夕节快乐
嘿嘿嘿嘿,今后也要快乐磕好茶和异色呢。

奥黯七夕节快乐
嘿嘿嘿嘿,今后也要快乐磕好茶和异色呢。

墨子樱

跟风沙雕x
常异色好茶,人格分裂x
(异色出场太少就不打tag啦)

跟风沙雕x
常异色好茶,人格分裂x
(异色出场太少就不打tag啦)

绥九

1p~3p是吐虹症
其他是摸鱼
异色好茶万岁!强势安利异色黑塔鬼,里面黯爷戏份超多。呜呜呜呜呜奥黯超好吃。

1p~3p是吐虹症
其他是摸鱼
异色好茶万岁!强势安利异色黑塔鬼,里面黯爷戏份超多。呜呜呜呜呜奥黯超好吃。

名为澪的咸鱼
这个是我和老婆儿名朋绑戒99天...

这个是我和老婆儿名朋绑戒99天的贺图!
我爱她一辈子♪

这个是我和老婆儿名朋绑戒99天的贺图!
我爱她一辈子♪

王杰希说聪明的孩子眼睛亮

黯奥。

*ooc
*文风感人

“我还不想睡觉。”奥利弗瞅着正给他扣睡衣扣子的王黯,在床沿晃着的脚伸过去戳戳他的腿。

奥利弗认为自己说的够明白了,他想再玩会儿。可随着最后一颗扣子扣好了他都没理自己。随之而来的是心里缓缓升起的烦躁感,奥利弗不知道这种东西从何而来,但他知道这是冲着王黯的,他不喜欢这样。

一切的脾气都得有个发泄的机会,奥利弗决定要是王黯否决了他的意图再闹。

“你忘了咱还有个睡衣派对?”王黯伸手想搓搓奥利弗的脑袋,被躲开了。

“摸脑袋长不高。”奥利弗吐舌。

“那是搓。”王黯纠正。

哼哼两声,奥利弗伸手缠上人脖颈,直起上身侧过头把微凉的耳朵往人暖和的颈...
*ooc
*文风感人

“我还不想睡觉。”奥利弗瞅着正给他扣睡衣扣子的王黯,在床沿晃着的脚伸过去戳戳他的腿。

奥利弗认为自己说的够明白了,他想再玩会儿。可随着最后一颗扣子扣好了他都没理自己。随之而来的是心里缓缓升起的烦躁感,奥利弗不知道这种东西从何而来,但他知道这是冲着王黯的,他不喜欢这样。

一切的脾气都得有个发泄的机会,奥利弗决定要是王黯否决了他的意图再闹。

“你忘了咱还有个睡衣派对?”王黯伸手想搓搓奥利弗的脑袋,被躲开了。

“摸脑袋长不高。”奥利弗吐舌。

“那是搓。”王黯纠正。

哼哼两声,奥利弗伸手缠上人脖颈,直起上身侧过头把微凉的耳朵往人暖和的颈间蹭,“这是你没有及时告诉我的惩罚。”

“你昨天还信誓旦旦的表示记住了的。”

“但我总觉着别人也没记住唉。”

事实证明奥利弗的预感终于有效果了一回,王黯抱着奥利弗抱着枕头瞎扯到无聊的石头剪刀布决定明天的碗谁洗都没等到一个客人。

“哪怕来个妖精小姐都比现在好多了。”奥利弗有些郁闷。电视里的偶像剧是他早就补完并且不想再看第二遍的,刚刚从王黯手里抢来的最后一口薯片在里头发现了绿色的霉菌的他以高考百米都没有的速度冲向厕所恨不得把胃里吐个干净,王黯在房间远远的问了一句,他如实回答了,紧接着王黯也冲了进来。

“夫妻双双把厕归。”奥利弗如是说。

“夫妻无隔薯片之仇。”王黯淡定。

“对。那么你到底把最后一个布丁藏在了哪里。”奥利弗虎视眈眈,他的胃需要食物的慰籍。

王黯否认三连表示自己是清白的。我只是给它施了个传送魔法把它传到了我的肚子里,王黯理直气壮盯着奥利弗,“报告长官,我军粮草不足。”

奥利弗仰头往王黯唇角吧唧口,眨巴眨巴眼睛,“我不想出门。”

卖萌无效。

“一日夫妻百日恩。”王黯提醒他。

“亲爱的我们还没结婚哟――。”

“会有那一天的。”

场面陷入了一种奇妙的冷场中,王黯在等着奥利弗搭话,而奥利弗实在觉着在厕所谈这回事儿有一点奇妙。诡异的静默下空气流动的每一秒似乎放慢了几倍速,奥利弗艰难的咽下口口水,觉着背后隐隐发凉。

如芒在背。

奥利弗深吸口气,在心底开始夸赞自己的勇敢,“那啥…王黯……”

“嗯。我在。”

“我知道你真切的在我面前――我是指你的奥利弗眼睛可还没到瞎了的程度。”奥利弗上前一步提前把想开口打岔的王黯的嘴给捂上,“我想我们可以在床上好好谈谈而不是在厕所里。”

他的瞳色是冷淡的钴蓝绿。
此刻他的眼神是温软的,带着点儿一贯的的嘲讽色彩。

“在床上聊?好啊。”

王黯笑得灿烂,一口白牙闪的奥利弗忍不住转过头。

当奥利弗被王黯扛着丢回房间床上时他终于明白了啥。
“等等王黯!我指的是盖上棉被纯聊天啊!”

“纵欲伤身。”奥利弗义正严词。

“一套说辞连着两天用不太好吧。”王黯理直气壮,“况且暂时还不想睡觉的话我就陪你玩玩儿嘛。”
王杰希说聪明的孩子眼睛亮
“有你的冬天一点都不冷哟。”...

“有你的冬天一点都不冷哟。”

旁边的熊猫是穿了布偶装的黯黯!

“有你的冬天一点都不冷哟。”

旁边的熊猫是穿了布偶装的黯黯!

王杰希说聪明的孩子眼睛亮

【黯奥】操你妈听到没操你妈

*ooc。

*狗血现场。

*标题日常抽风。

奥利弗站在病房外踌躇着,按他以往的作风来看此刻他应该一脚踹开门在王嘉刑他们不满的眼光里一把抓起王黯的领子嘲讽那么一大个人怎么把自己搞成现在那副鬼样子的。

可他没有。

他下意识想点烟不经意间瞥见路过的护士不满的眼神才想起现在是在医院。随手把未点燃的烟丢到垃圾桶里无力靠在墙上,忽的脑海中闪现一个想法:如果病房中那个人在自己旁边的话估计又得说自己浪费了。然后奥利弗顺理成章的撒着娇抱怨着腿疼要他背背好转移话题最后两人拉拉扯扯回家。

隔着一层墙也依稀清晰的咳嗽声把人拉回现实,奥利弗垂下眸子紧紧身上的风衣转身离开医院,脚步声在略显空旷的医院大厅中回响...

*ooc。

*狗血现场。

*标题日常抽风。

奥利弗站在病房外踌躇着,按他以往的作风来看此刻他应该一脚踹开门在王嘉刑他们不满的眼光里一把抓起王黯的领子嘲讽那么一大个人怎么把自己搞成现在那副鬼样子的。

可他没有。

他下意识想点烟不经意间瞥见路过的护士不满的眼神才想起现在是在医院。随手把未点燃的烟丢到垃圾桶里无力靠在墙上,忽的脑海中闪现一个想法:如果病房中那个人在自己旁边的话估计又得说自己浪费了。然后奥利弗顺理成章的撒着娇抱怨着腿疼要他背背好转移话题最后两人拉拉扯扯回家。

隔着一层墙也依稀清晰的咳嗽声把人拉回现实,奥利弗垂下眸子紧紧身上的风衣转身离开医院,脚步声在略显空旷的医院大厅中回响着让人忍不住往那方向看一眼。

回到住处的奥利弗像是被谁抽去骨头般瘫在沙发上,手机铃声吵闹着,他却等响第三遍时才接通电话。

“对,我是奥利弗。奥利弗.柯克兰。”是林乙玲,王黯他妹,虽然奥利弗特疑惑这姑娘为什么会给自己打电话但还是回答着。

“……我知道王黯他在医院。”

“说起来你可能不信我一个小时前才在他病房前....什么?为什么不去看他?嗤,小姑娘有些事儿还是不要钻牛角尖的好呀。”他踢掉脚上的拖鞋把自己蜷在沙发上,故意用种俏皮到自己都他妈觉得恶心的语气,“唔...因为忘记给他带他喜欢的口味儿的杯子蛋糕了呢!”

“对,他不喜欢杯子蛋糕,但他喜欢我做的。”

挂掉电话后奥利弗也没那个用忙碌麻痹自己的蠢办法,他揉揉钝疼的额头随手把手机扔开,结果竟一不小心把手机给丢地板上去了。就在沙发旁边,不远,可奥利弗的手却是够不到的。

在试图用手够到手机数次无果时奥利弗总算是挣扎着下了沙发捡了手机顺带搞了碗泡面。

不想玩手机 干吃面又有点太凄凉,他干脆直接打开电视。屏幕上闪烁着八点档偶像剧的画面,奥利弗却是没了往日吐槽的心情。

王黯是不给他吃泡面的,一边说着他的胃本来就不好还吃这玩意儿一边埋怨自个儿忘记给他的小背包里多装点儿零食。奥利弗也不争不闹,因为等王黯说完了他今天的晚饭也应该登场了。这时候大部分时间是深夜,两个大男人一人一碗蛋炒饭再开个电视倒也谈不上寂寞那种显得有些矫情的玩意儿。

偶尔他们也会感叹。王黯表示他们应该再养条狗,奥利弗表示你应该再给我碗蛋炒饭。王黯权衡利弊之后打消了养狗的念头,他这时候连奥利弗都是勉强放养活的还养狗?

不如把买狗粮的钱给奥尔买几包肉干。这是奥利弗的原话。

王黯虽然对自己挺抠门儿,但对投喂奥利弗却是乐此不疲的。毕竟他当初的志向可是要把那只小不留丢抱着都有点咯手的奥利弗养成一只球。听上去挺没出息,但摆在那里并为之努力就不关看好戏的人屁事了。

可奥利弗实际上吃的不多,一碗饭。这个一碗饭是靠碗的大小来推断的,如同王黯喝茶的茶杯大小的一碗饭奥利弗不会抱怨,如同王黯装水煮鱼的陶瓷盆他也能拿着个勺子吃的不亦乐乎。没错,就算教了那么久奥利弗的筷子使得还是不利索,导致奥利弗气得拿起了王黯的汤勺。虽然后来王黯表示这一幕神似两岁的宝宝在学吃饭也打消不了奥利弗对汤勺的热爱。

性是生活中的一部分,他们不可否认在做.爱时对方眼里的光彩让自己为之着迷并且甘愿沉溺于其中。奥利弗喜欢这回事儿,最重要的是喜欢和王黯做,不仅是因为是自己满意的尺寸,更是因为他是王黯。人对初恋这玩意儿总是多一份情――没错王黯真他妈是奥利弗初恋,虽然王黯不信但信不信由他。

奥利弗将自己置身于黑暗之中,只有电视闪过的光偶尔照到他脸上。他想换个节目,遥控却从沙发与墙之间的缝隙滑了下去,他下了沙发跪趴在冰凉的地板上手试探着伸进沙发底。

“嘶!”奥利弗收回手,血珠子从割破的手指上溢了出来滴落在地板上。他愣了愣才反应过来沙发底下是啥,碎玻璃、碎陶瓷之类的他和王黯砸的可不少,脑中回荡的却是那天王黯摔门而去的那记闷声。

抿紧唇角,坐回沙发上。慢慢的把自己缩成个球。他的头垂着,靠在膝盖上,电视里的男女主角依旧情意绵绵,晶莹的泪滴落在西装裤上随即消声隐迹。

他再也不会回来了。

再也不会。

――――――――――――
*黯实际上已经gg了,在医院和林乙玲的电话只不过是奥利弗的幻觉。后来是奥尔想起那天黯离开后被一辆酒驾的车车给boom。

王杰希说聪明的孩子眼睛亮

存个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大半夜突然抽风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穿越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觉得长发黯贼帅

某天沉迷中国的玄幻小说的奥利弗本来准备看一整天的。结果他娘的意外开了扇房门就进到了一个诡异的地方。

奥利弗:????这么玄幻的吗

然后就被带着小弟下来巡山的山大王王黯给抓回寨子了。

老黯(托腮):umm看这异邦人长得不错留下来当压寨夫人好了。

大半夜突然抽风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穿越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觉得长发黯贼帅

某天沉迷中国的玄幻小说的奥利弗本来准备看一整天的。结果他娘的意外开了扇房门就进到了一个诡异的地方。

奥利弗:????这么玄幻的吗

然后就被带着小弟下来巡山的山大王王黯给抓回寨子了。

老黯(托腮):umm看这异邦人长得不错留下来当压寨夫人好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