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异色好茶组

1591浏览    20参与
犬格子
-On the cloud?-...

-On the cloud?-3-

好他成了有生之年了(干

-On the cloud?-3-

好他成了有生之年了(干

金光闪闪耀☆(果仁)

p1工作日常,心理分析师朝x催眠师耀(我超喜这个设定(´。・v・。`))
p2异色好茶(奥黯),私心给黯的右眼下加了颗泪痣(嘿嘿嘿),不知道为什么老是喜欢在奥利弗的眼睛里画小爱心♡
emmmmmm黯看上去有点蜜汁傲娇(ooc??)大概在为身高问题而郁闷吧2333(黯:为什么爷戴了帽子还比这货矮???)

好久不画又手生了(இдஇ; )
请记住我暑假更新的样子,因为开学很有可能要淡圈了(இдஇ; )(学业比较重要)
希望关注我的小天使们能耐心等待我回来(比心心❤️❤️❤️❤️❤️!!!!!)
我废话好多。。。。

p1工作日常,心理分析师朝x催眠师耀(我超喜这个设定(´。・v・。`))
p2异色好茶(奥黯),私心给黯的右眼下加了颗泪痣(嘿嘿嘿),不知道为什么老是喜欢在奥利弗的眼睛里画小爱心♡
emmmmmm黯看上去有点蜜汁傲娇(ooc??)大概在为身高问题而郁闷吧2333(黯:为什么爷戴了帽子还比这货矮???)

好久不画又手生了(இдஇ; )
请记住我暑假更新的样子,因为开学很有可能要淡圈了(இдஇ; )(学业比较重要)
希望关注我的小天使们能耐心等待我回来(比心心❤️❤️❤️❤️❤️!!!!!)
我废话好多。。。。

金光闪闪耀☆(果仁)

我说话算是数的!
奥黯七夕贺图肝好了(虽然晚了点…)_(:з」∠)_
p2p3情头

其实黯平时不太喜欢肢体接触,不过这次比较特殊。
黯:……算了,七夕就破例让他抱抱吧…
奥:(///ˊㅿˋ///)❤️

我说话算是数的!
奥黯七夕贺图肝好了(虽然晚了点…)_(:з」∠)_
p2p3情头

其实黯平时不太喜欢肢体接触,不过这次比较特殊。
黯:……算了,七夕就破例让他抱抱吧…
奥:(///ˊㅿˋ///)❤️

金光闪闪耀☆(果仁)

最近沉迷画Q版人物,差不多是每日一涂。
仿生人设定,就是那个康纳酱的梗233
血族×狼人,是参考了深海面包大大的好茶MMD(超带感
心理分析师×催眠师(反一反也OK),我上次发的一大段安利《催眠师手记》的小文章
W学院学生设定,青春校园清新向(通常是小甜饼w)
最后是异色好茶(^・ェ・^)猫设定,他们也超可爱💕❤

我可能又要咸鱼一阵子了(躺

最近沉迷画Q版人物,差不多是每日一涂。
仿生人设定,就是那个康纳酱的梗233
血族×狼人,是参考了深海面包大大的好茶MMD(超带感
心理分析师×催眠师(反一反也OK),我上次发的一大段安利《催眠师手记》的小文章
W学院学生设定,青春校园清新向(通常是小甜饼w)
最后是异色好茶(^・ェ・^)猫设定,他们也超可爱💕❤

我可能又要咸鱼一阵子了(躺

名为澪的咸鱼
嗯。异色好茶!是我和我老婆儿名...

嗯。异色好茶!
是我和我老婆儿名朋挂戒指的贺图!
∠( ᐛ 」∠)_

嗯。异色好茶!
是我和我老婆儿名朋挂戒指的贺图!
∠( ᐛ 」∠)_

金光闪闪耀☆(果仁)

P1异色好茶团子P2(ಡωಡ) 不开车的

P1异色好茶团子P2(ಡωಡ) 不开车的

金光闪闪耀☆(果仁)
又到了虐狗的日子:) 不过我心...

又到了虐狗的日子:)

不过我心甘情愿被他们虐死嘿嘿嘿嘿嘿

什么自古红蓝出cp什么自古黑白出夫妻(夫夫)干脆全加在一起吧WWW

超级潦草懒得细画

还有幅常色的画没画完呢=。=

又到了虐狗的日子:)

不过我心甘情愿被他们虐死嘿嘿嘿嘿嘿

什么自古红蓝出cp什么自古黑白出夫妻(夫夫)干脆全加在一起吧WWW

超级潦草懒得细画

还有幅常色的画没画完呢=。=

国师明鉴

【aph】黑塔经

经•0.0
    “有兽焉,其状如豚,有距,其音如狗吠,其名曰狸力,见则其县多土功。”——题记
    “按比例来说,这里应该是南次二经……”王黯边走边看周围,淡淡地说道,“只要不遇到奇怪的东西,就没什么问题……”
    “怎么可能遇不到!!!”一路上经历了千奇百怪的常色们心累地喊道。
    “嘛,亚瑟·柯克兰你真逊呐!嘻嘻!这样就受不了了吗?”奥利弗毫无同情心地嘲笑他,又想了一下道:“不过遇不到灵怪的几率还是很小的。”
    亚瑟怒...

经•0.0
    “有兽焉,其状如豚,有距,其音如狗吠,其名曰狸力,见则其县多土功。”——题记
    “按比例来说,这里应该是南次二经……”王黯边走边看周围,淡淡地说道,“只要不遇到奇怪的东西,就没什么问题……”
    “怎么可能遇不到!!!”一路上经历了千奇百怪的常色们心累地喊道。
    “嘛,亚瑟·柯克兰你真逊呐!嘻嘻!这样就受不了了吗?”奥利弗毫无同情心地嘲笑他,又想了一下道:“不过遇不到灵怪的几率还是很小的。”
    亚瑟怒道:“奥利弗你当真欠扁啊!”
    王耀吐槽道:“所以奥利弗你损一下他,再顺便反驳一下我你有意思吗?”
  “所以你们还是很幸运的!哈!”奥利弗又笑了起来,眼中闪过一抹戾气,“我已经听到了哦,你们惨叫的声音!哈哈哈!”
    “你这是什么意思呢~?”伊万微笑着问,但从他阴沉的脸色上看得出他已经很不满了。
   “字面上的意思。”维克多淡淡地说道,阴沉的气场直逼伊万。
   “这么说也没错,几率这么小也踩中了……”王黯喃喃地说道。
  “什么意思?能给本hero解释清楚吗?”阿尔弗雷德一副ky样,笑着问道。
   艾伦一把抓住阿尔的衣领,厌烦地说:“少给我一副蠢样!这里谁不知道你是真蠢还是假蠢!”“如果要打架的话,本hero可没问题!”
  “阿尔、艾伦,不要这样!”马修有些着急地喊道。史蒂夫把他拉了回来,说:“别管他们,为了保存体力,他们暂时打不起来。”“什么叫‘暂时’……”
   “所以你们的意思是我们遇到的这么多千奇百怪的生物都不是灵怪?!”亚瑟搞懂了他们的意思后,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Bingo!非常正解!”王黯面瘫着脸给亚瑟比了个大拇指以示捧场。
   “什么鬼啊?!你还能这么淡定!其实贺瑞斯是遗传你的吧!”亚瑟迅速吐槽地喊道。
   “王黯你就不能别老混搭语言吗?”奥利弗也是迅速地吐槽道。
   王黯顿了顿,先是盯着亚瑟的眉毛说:“不,嘉龙是被你影响的。”接着鄙视地看着奥利弗说:“你这成语混搭狂魔加蛇精病有什么资格说我?”
   亚瑟:“你对绅士的眉毛有什么意见吗?”/奥利弗:“没有。”
   “……”“……”
   “我说的是‘没有资格’,还有红茶才是绅士的必备,你个智障!”奥利弗率先出声,嘲讽地说道。
   “你个神经病,说谁智障呢?!”亚瑟冒火地反击道。
   王黯做总结:“这两个一旦吵起来连绅士风度也不要了……”
   “所以从某种程度上说,小亚瑟和小奥利弗是一样的呢~!”弗朗西斯调笑地说道。
   “嗯……大概吧,啊……真困……”弗朗索瓦懒散地回道,还打了个哈欠。
   王黯看见艳丽(?)的弗朗西斯和带着颓废之美的弗朗索瓦看似和谐地站在一起,内心吐槽:别以为我没看到你们在旁边进行了一场逼格很高的眼神撕逼大战。
   王黯淡淡地说道:“好了,该继续赶路——”打断了这群撕逼撕得很愉快的人,但突然他的声音戛然而止。
   众人看向王黯,只见他的神情恍惚了一下,忽然低吼了一声:“小心!”
   亚瑟迅速回神,现出魔法书大喊:“Tranfer!”一个大魔法阵出现在他们脚下,光芒闪现后他们就出现在了十米开外。他们回过神就发现原来站的地方突出了一大片地刺,刚好蔓延到他们面前不远处就停了下来。
   “十点钟方向,它过来了!”弗朗索瓦眼中闪过一抹紫色的光芒,把感受到的情况说了出来。
   “Unfortunately,you meet it!所谓乐极生悲吗?”奥利弗式成语运用上线。
   “乐极你妹啊!你个脆皮魔法士还不后退!”王黯骂道,再吐槽了一句:“原来你们刚才撕得很乐吗?”
   奥利弗扯着弗朗索瓦和亚瑟往后退,还不忘回了句:“你才魔法士,你全家都是魔法士!”弗朗西斯也跟着后退。
    艾伦、阿尔、维克多、伊万也拿出武器准备好随时战斗了,马修、史蒂夫后退两三步,拿出弓箭拉箭上弦。其间艾伦忍不住问了一句阿尔,“其实你知道他们在骂什么吗?”
   阿尔表示自己也很懵逼,“本hero也不知道欸。”
   “原来‘魔法士’和‘魔法师’是不同的吗?真奇怪呢~?”伊万笑着说道。
   “鬼知道这是什么……”维克多淡淡地说道。
   “连你们也不知道吗?”马修有些奇怪地问道。
   “很多时候我们都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史蒂夫无奈地回道。
   这边,魔攻组。
   弗朗索瓦也低声问道:“其实你知道‘魔法士’是什么意思吗?”
   “?”弗朗西斯只觉有些莫名其妙,“不是魔法师吗?”
   亚瑟凑过来大喊道:“干什么呢?!那东西要过来了,还不快找好位置!”
   “啊……还以为外面的人会知道呢……”弗朗索瓦散漫地回了句,然后就走开了。
   “什么啊来啊去的,怎么感觉比红酒混蛋还讨厌!”亚瑟不爽地骂了一句。
   “怎么哥哥我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弗朗西斯黑线道。
   就在众人说话的时间里,有一个生物出现了在他们的视野内,弗朗索瓦凝神感应后说道:“土元素,刚刚的偷袭耗费了他大量的魔能,但物攻和物防也不简单!”
   “汪!汪汪!汪汪汪!”
   众:“……”什么鬼……
   只见前方出现了一只似小猪样的动物,但它的四肢却别扭地长成了鸡爪。常色心中一阵诡异。而狗叫声又是从它口中传出,于是他们更别扭了……
   [战斗场面]ing……
   一阵混乱的场面后,他们还是没能攻下那只‘灵怪’,奥利弗不耐地喊:“王黯!你还没能想起来这是什么鬼吗?”
   “噢,忘记去想了……”王黯毫无愧疚。
   “……”众人心想,我们可以先打你吗?
   “鸡爪、狗叫、猪状……‘有兽焉,其状如豚,有距,其音如狗吠,其名曰狸力,见则其县多土功。’”王黯淡淡地念出来,眼中不着痕迹地闪过了一丝黯然。
   但奥利弗还是捕捉到了那一丝痕迹,脸上的表情霎时有些不自然,撇开脸不去看他,说:“好了好了,快点解决了它去找耀吧。”
   “等等,你怎么突然不正常了?!”亚瑟一脸见鬼地说道。
   弗朗西斯黑线道:“明明正常来说,这才是‘正常’啊……”
   “但对他来说不是啊~!”伊万微笑着说道,但还是自带着黑气场……
   “在危险面前这才是正常反应啊智障,嘻嘻!”奥利弗又切换回疯癫绅士的频道,“见则多土功吗?那我就让你上天!”手中光芒闪现,出现了之前从未祭出的武器。
   “那是什么?”马修疑惑地问道。
   “卡牌。”史蒂夫淡笑着说道,“独属他一人的魔法。”
   只见奥利弗右手夹着空白的卡牌,念道:“Ice Jack!”卡牌迅速被蓝色花纹蔓延,勾勒出华丽而复古的冰雪条纹。他迅速把卡牌向狸力飞射过去。
   出乎人意料的是,卡牌并没有射中狸力,而是插在了它的脚前。
   众人一愣,只觉有些诧异,什么情况?
   “你搞什么?”阿尔惊异地问道。
   “闭嘴!智障!”奥利弗高傲地喊道,“Brust!”蓝色卡牌迅速炸开,狸力被爆炸力一冲,吠叫了几声便被抛飞到天上。卡牌炸开形成了一簇簇巨大的冰棱,冰棱向上狰狞地竖起,而这时狸力开始往下掉了。所有人都可以想象到它摔下来的场面。
   奥利弗转身走向王黯,嚣张地站在他面前说:“怎么样?”狸力狠狠摔在冰棱上,瞬间鲜血四溅,给他的高傲添上了血腥华丽的背景。
   王黯一个死鱼眼给了他,说:“你怎么不上天呢?”
   “……滚!”王黯你真会破我逼格!
   “……”常色们看着狸力被插在冰棱上不断地挣扎,心中多了些难言的震撼,复杂的感情一下子交织在一起。
   唯有亚瑟淡淡地看了一眼,便转身走开,比起他当年‘日不落帝国’蛮横的殖民扩张,这根本不算什么。难道这是他想要的吗?不是,只不过当年他代表着大/英/帝/国,现在代表他自己,想要的都只是存活而已。
   王黯看着亚瑟走过来,那相同的背景却衬托出一种淡漠和肆意之感,这就是亚瑟·柯克兰,当年打败过他的人。王黯眼中闪过一抹暴戾。
   亚瑟走到奥利弗旁边,淡笑地说:“干的不错嘛,但为什么不早点用出来呢?”眼中却残余着刚刚触景生情的冷漠。
    奥利弗却冷冷地看了他一眼,用毫不掩饰的嫌恶口吻说道:“现在的你让我很恶心,滚开!”
   “你!”亚瑟被他一激,恼怒地说:“混蛋!要打架吗?”处于“日不落”阴影之下的他迅速被拉了出来。
    奥利弗刚想说话,却被眼前的场景激得做了一个下意识的反应,他把亚瑟推了出去。
   亚瑟只听见身后的几人大喊了一声“小心”,就被推到了两步外。
    奥利弗被土刺穿透了胸膛,脸上迅速失了血色,嘴角流下一抹鲜红。他倒了下来,被王黯迅速接住。不远处的狸力呜咽一声后,再无声息。
    王黯有些急切地喊道:“奥利弗!”手想从随身的包里拿出些什么,但他的动作被奥利弗制止了。
   奥利弗向他绽开了一个诡异的笑容,其中的意味让人琢磨不透,接着他闭上了眼睛。
   “奥利弗!”亚瑟被惊呆了,他没想到奥利弗会救他,这个一直跟他对着干的人……
   “奥利弗!”异色们迅速围了过来,很是焦急地喊道。
   “快急救啊!还愣着干什么?!”阿尔喊道。
   “这是狸力的‘绝命能量’,普通的急救是没有用的!”史蒂夫急切地回答道。
   “Fuck!我应该亲手让它咽气才对的!”艾伦暴躁地喊道。
   “黯,怎么样?”维克多有些着急但又不失冷静地问道。
   “这要看亚瑟的决定了。”王黯不知何时冷静下来,看向了亚瑟。弗朗索瓦看了一眼王黯,却没有说什么。
   亚瑟低着头,眼睛隐在阴影之中,似做出了什么决定就走了过来,“让开。”他蹲下来,手按在奥利弗的伤口处,念起晦涩难懂的咒语。
   很快地,土刺渐渐消散,伤口愈合,奥利弗却毫无反应,但他们知道应该是受伤失血过多的原因让他无法马上醒来。
   亚瑟施完魔法后有些无力,维克多见状便叹了口气说:“还是先回去吧,现在无法继续探路了。”亚瑟勉强回神,运转起传送魔法。
   ……
   “亚瑟哥,你没事吧?”回来后马修有些担心地问着亚瑟。
   亚瑟叹了口气,笑了笑说:“没事,只是付出了些代价而已。我休息一会就恢复了。”
   卢西安诺看了一眼亚瑟,讥讽地说道:“蠢货!”接着就走了。
   亚瑟漠然无视了他,回到自己的房间休息了。
   卢西安诺、葵和爱因斯走进了奥利弗的房间,只见奥利弗躺在床上,一副失血过多的样子,王黯和弗朗索瓦站在不远处。
   卢西安诺嘴角勾起嗜血的笑容,对着奥利弗说道:“不错嘛,达成了自己的目的。”然后又转过头对王黯说:“但这手段,你的哥哥大人可不会喜欢啊~!”
   王黯冷冷地看着卢西安诺,奥利弗出声说道:“呵~!原来如此!你是在嫉妒我吗?我真是倍感荣幸啊~!”
   卢西安诺顿时恼怒了起来:“你!”差点就想一小刀了结了他。
   王黯警告道:“卢西安诺!”卢西安诺这才罢手,转身走了出去。
   王黯有些无奈地对同样不满着的葵和爱因斯说道:“耀不在,麻烦小葵和爱因斯你们让他冷静一下了。”
   “是,小生明白……”
   “嗯。”他们也走出了房间。
   葵在走出去前还留下了一句话:“小生希望我们全部都能相安无事,领袖他大概也是这么想,所以……”“我知道。你们也是,不要做多余的事。”
   王黯转过头对奥利弗说:“奥利弗,他们是在表达对你的不满。”
   “我看见了。”奥利弗毫不在意地说道,手上浮现出一张洋溢着生气的绿色卡牌,“耀给我的底牌,我还没揭呢~!”
   “他们是对你所采取的方式不满呢……大家都希望我们之中不要少任何一个啊……”弗朗索瓦侧着脸,看着窗外的夕阳,整个人散发着颓废的美感,“奥利弗,没有下一次……”
   奥利弗挑了挑眉毛,只见王黯一脸阴沉地看着他,说:“还有下次,信不信我能让你上天?”他迅速吐槽道:“你怎么不上天呢?”
   “……”弗朗索瓦表示他根本不知道他俩在说什么……
   奥利弗安静下来,骨节分明的手指搭在下巴上,慢慢地说道:“终于自由了吗?”
   “也只有你而已。”王黯淡淡地说道,“他自愿把本命能量分给了你,就代表你们生命中那份不平等的联系断了。现在他就算死了,也影响不了你一分一毫……”
   “挺不错的感觉,要我帮你干掉他吗?”奥利弗笑着说。
   “不用,有些东西我自己就能讨回来。”王黯闭上眼,隐藏起眼中暴戾的情绪,又叹了口气道,“希望耀一切安好,我们一切安好……”
   “不用告诉艾伦他们吗?”弗朗索瓦问道。
   “不用。”奥利弗回道。王黯接着说:“让他们保持这样就好。”
   “这样吗……”
   ……
   到底什么才是真实?
   远方,王耀看着夕阳像是感应到了什么,心中暗念,放心吧,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Mr. Fox

【常异色耀朝/R18】两趟小破车

除夕快乐!奉上迟来的小礼物ww
【耀朝/R18】补魔
关键字:fate梗补魔,枪兵耀与御主朝
【异色耀朝/R18】标记
关键字:羞耻play

走外链√

除夕快乐!奉上迟来的小礼物ww
【耀朝/R18】补魔
关键字:fate梗补魔,枪兵耀与御主朝
【异色耀朝/R18】标记
关键字:羞耻play

走外链√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