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异色白鸟组

31浏览    4参与
the fourth season

【aph/异色白鸟组/普设】丹麦冬日·4

4·Noma


“所以为什么你刚刚才想起来?”伊恩坐在副驾,在高速漂移的车中抓住自己的安全带和靠背,崩溃地大喊道。


“就是很简单地忘记了。”克里斯简短地回答道。


他沉着地打着方向盘,轻踩刹车,车子漂着转过了一个大弯。


“我真不敢相信你居然要带我去。”伊恩按着自己的额头,对刚刚发生的事情还是感到不可置信。


“你是最好的人选,伊恩,放松点。”克里斯说。从几十分钟前到现在,他一直都很冷静,甚至还诡异地有点愉悦。


“车子的油量够,时间赶得上,没吃完的燕麦可以晚上再吃。还有什么问题吗?你看起来很紧张。”克...


4·Noma


“所以为什么你刚刚才想起来?”伊恩坐在副驾,在高速漂移的车中抓住自己的安全带和靠背,崩溃地大喊道。

 

“就是很简单地忘记了。”克里斯简短地回答道。


他沉着地打着方向盘,轻踩刹车,车子漂着转过了一个大弯。

 

“我真不敢相信你居然要带我去。”伊恩按着自己的额头,对刚刚发生的事情还是感到不可置信。

 

“你是最好的人选,伊恩,放松点。”克里斯说。从几十分钟前到现在,他一直都很冷静,甚至还诡异地有点愉悦。

 

“车子的油量够,时间赶得上,没吃完的燕麦可以晚上再吃。还有什么问题吗?你看起来很紧张。”克里斯打弹珠似的蹦出一连串的话。

 

伊恩闭了闭眼,没说话。飞速疾驰的汽车内突然陷入了沉默。

 

在这种仿佛让时间停滞下来的沉默中,伊恩平复了一下,最终平静地开口道:“我没什么问题了,我只是——这么有名的餐厅,应该是和更重要的人一起去的,我只是为你感到可惜。”

 

“你不想去这个餐厅?”克里斯问。说话间,飞驰的汽车又经过了几个街区。

 

“我不知道。如果是我自己选的话,我肯定是想的。”伊恩回答道。

 

“那你是不想跟我一起去?”

 

“不。”伊恩立刻回答道。氛围在他快速的回答后又陷入了安静,这安静对伊恩来说有点难熬。他正想开口,不料克里斯先打破了沉默。

 

“不可惜,伊恩。我不觉得跟你一起很可惜。”克里斯语速很慢,“我原本的打算就是在我比较重要的朋友间邀请一位,既然现在你在这里,那么毫无疑问你就是我的首选。” 

 

伊恩停顿了一下,然后开口,语气有点奇妙:“这说明,我是你比较重要的朋友之一?”

 

“也许是,“克里斯看了一眼伊恩,两人脸上都露出了微笑,克里斯又转回头,语气轻快地说:“也许不是。”

 

伊恩的笑容消失了,他别过头看向窗外,忍住了自己翻白眼的欲望。

 

克里斯嘴角的淡淡笑意不曾褪去。

 

过了一会,看着窗外飞速变化的街景,伊恩喃喃自语道:“我总感觉我好像忘了什么……”

 

“先别管那些了,我们到了。”克里斯说。

 

说着,车子开始减速,缓缓地驶入了停车场。

 

 

对于这次意外之餐,伊恩本来还颇有微词,但当几杯Noma特供酒入口后,伊恩很快就将不满抛在脑后,享受起了这里的菜肴。

 

“这支自然酒的颜色看着很清透,味道却很醇厚。”

 

“这里还有这款酒?我记得它很难储存。”

 

“这支酒香气很复杂,让我想想,我应该是尝到了苹果、蜜桃、hmm...还有坚果?”

 

克里斯将一片虾肉送进口,抬头看了伊恩一眼,说:“怎么只顾着说酒,料理还合你口味吗?”

 

“料理吗?嗯...食材搭配很大胆,但是搭配出来的味道却意外地和谐。噢,等等,让我尝尝这支酒。”伊恩说着,倒上了新的配酒。

 

“克里斯。”尝过酒后,伊恩沉吟了一下。

 

“嗯?”

 

“这款白诗南酿的酒,我以多年酒友的身份担保你一定会喜欢,尝尝?”

 

克里斯看着整个人显得精神焕发的伊恩,克制住了自己的笑容。他端起酒杯,伊恩给他倒上了酒。

 

看着品酒的克里斯,伊恩若有所思地放下酒瓶,问:“是我的错觉,还是你不上班的时候心情都会很好?”

 

克里斯不紧不慢地放下酒杯,说:“很明显吗?”


他缓缓靠向椅背,说:“我想,可能是因为人少吧,毕竟我不喜欢待在人群里。”

 

“是吗?这段时间你身边可还有一个人呢,难道你平时一个人在家的时候还会更开心?”伊恩半打趣道。

 

“不会。很难想象我那么开心的样子,听起来有点惊悚。”克里斯也半真半假地说。

 

伊恩真的想象了一下,然后抖抖眉毛,说:“那倒也是。”

 

“不过这么说起来,我这两天的心情确实出乎意料地好。”克里斯说。

 

“尤其是在这种季节?”

 

“尤其是在这种季节。”

 

“I know.我知道这种感受,一般在冬天,我的情绪总是特别暴躁。要是有人突然拉我出门的话,我肯定会万分抗拒。”

 

“看来你意有所指啊。”克里斯挑起一边眉毛。

 

“是吗?我还以为我隐藏得很好呢。”伊恩也挑起一边眉毛,不冷不热地说。

 

“好吧,不过你确定你只有在冬天才容易暴躁吗?我是说,让我们想想刚刚在车上的时候。”克里斯耸耸肩。

 

“哈。”伊恩的语气变得更加辛辣了。“看来科勒先生对我的意见不小啊。那么,在我回答你的问题之前,请冷静成熟的科勒先生解释一下,在忘记了米其林二星餐厅的预定后,为什么还能笑得那么开心?”

 

“好了,好了,我错了,”克里斯举手投降,“只是为了活跃气氛,好吗?至于你的问题,其实那时候我确实很开心,为了,hmmm,绑架你跟我来Noma这件事。”

 

“所以你知道你那是在绑架。”伊恩指出,语气带着一点责备的意味。

 

“机会难得,这样有名的餐厅,我相信就算是你也很难拒绝。”

 

“我是很难拒绝,”伊恩冷冷地说,“但是想想吧,科勒先生,如果是稍微不那么有名的餐厅,我肯定会一边为你难过,一边祝福你说:「再见,克里斯,祝你用餐愉快。」”

 

“如果是这样的情况,可能我也不会去。”

 

“占用公共资源的罪恶男人。”伊恩手比了一下克里斯,仿佛是在给他作介绍。

 

安静地喝了一会酒之后,伊恩又开口道:“不过,也是托你的福,我才能品尝到这样奇妙的料理。”

 

“那就是最好的结果了。”克里斯回答道。

 

克里斯两手交叉,抵在下巴上,眼睛看着伊恩,说:“其实我很意外能绑架成功,毕竟,你不是那种会平静接受别人突如其来的安排的人。”

 

“是的,我不是这种人。”伊恩翻了个白眼,很不客气地说,“不巧的是,你每次突如其来的安排我都接受了,是我太好钓还是你太会钓了呢?”

 

“虽然很惭愧,但我选择后者,毕竟你确实是不太好搞定的对象。”

 

“怎么?”伊恩冲他扬起一个笑容,语气淡淡的,却带着一点挑衅:“你怕了?”

 

克里斯笑了一下,给两人倒上了酒,然后对伊恩举起酒杯,说:“我愿意倾力一试。”

 

伊恩也拿起酒杯。两人碰杯后一饮而尽。

 

 

回家的路上,伊恩坐在副驾,看着窗外飞速变化的街景,突然喊道:“嘿!我知道我忘了什么了!”

 

“捕鼠夹?”克里斯问。

 

“哦,对。这个我也差点忘了。”伊恩说。

 

克里斯发出一声夸张的叹气声。

 

伊恩没理他,接着说:“不是捕鼠夹,是我的车。”

 

“你的车?”

 

“现在雪已经化得差不多了,我可以去拿我的车了。” 

 

“噢......是吗?”克里斯的喉咙有点发紧,过了好一会才说:“那你要现在去吗?”

 

“先不着急。等我先跟上级沟通一下,再看怎么处理后续的事。”

 






【闲话时间】

Noma相关的都是在网上查的资料,查得还蛮痛苦的,希望写出来的效果没有太露怯。


其实我自己都不确定这一篇过后他们谈了没谈,虽然写文的是我,但总感觉他们的感情进展不是我能把握的......就是,总感觉他们之间的气场挺微妙的,我写得不是很好


不过我希望他们谈了(坚定)


写了很久,也改了蛮多的。这篇文马上要结束啦!(抹泪)





the fourth season

【aph/异色白鸟组/普设】丹麦冬日·3


3·居家时光


那晚,两人喝完了带去的所有酒。


那晚,两个人看似清醒地回到了家。


那晚,发生了一件事。


伊恩因为喝醉,误以为自己看到了老鼠,在追打老鼠的时候不小心把一楼客卧的窗户打碎了。


那个时候,克里斯正躺在沙发上按着头醒酒。


听到客卧传来的巨大声响,他惊得从沙发上坐起了身,瞬间酒醒了大半。


克里斯迅速冲到客卧,发现伊恩正揪着窗帘,四处张望着在寻找什么,身前落满了大大小小的玻璃碎片。


克里斯迅速拉过伊恩,查看他有没有受伤。


还好,除了手上和脸上有轻微的...


3·居家时光


那晚,两人喝完了带去的所有酒。


那晚,两个人看似清醒地回到了家。


那晚,发生了一件事。

 

伊恩因为喝醉,误以为自己看到了老鼠,在追打老鼠的时候不小心把一楼客卧的窗户打碎了。

 

那个时候,克里斯正躺在沙发上按着头醒酒。

 

听到客卧传来的巨大声响,他惊得从沙发上坐起了身,瞬间酒醒了大半。

 

克里斯迅速冲到客卧,发现伊恩正揪着窗帘,四处张望着在寻找什么,身前落满了大大小小的玻璃碎片。

 

克里斯迅速拉过伊恩,查看他有没有受伤。

 

还好,除了手上和脸上有轻微的擦伤与割伤,身上落了些碎片外,没有什么问题。

 

原本还在找寻着什么的伊恩此时也意识到自己做了错事,他的声音有些含糊,可能是因为喝了酒:“呃,对不起。克利、我……我好像打碎了窗户,我是——我看到……”

 

“没事的,伊恩,没关系。”克里斯放轻了声音,说,“现在我们先出去,处理你的伤口,行吗?” 

 

伊恩点点头,显得异常乖巧。

 

处理了伤口,排查了碎片后,伊恩来到事故现场,心虚且愧疚。

 

碎片已经被清理干净,为安全起见,本来留在窗框上的碎玻璃也被克里斯摘下来了。

 

现在两人一起站在这个房间里,冷风时不时从窗外游荡进来。 

 

“我真的很抱歉,克里斯,”伊恩的吐字清晰了许多,“我会赔偿你的。”

 

克里斯叹了一口气,说:“我接受你的道歉。不过,我希望能知道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

 

伊恩回忆道:“当时有风吹进来,我正想去关窗,却突然看到了老鼠,于是我就想抓住它,反应过来的时候我已经……打碎了玻璃。”

 

克里斯摇摇头,对伊恩说:“上次你说看到老鼠的时候,我就应该跟你说清楚的,我从来没在家里看见过老鼠或是老鼠的痕迹。”

 

昏黄柔和的灯光落在他们脸上。伊恩面露怀疑,但是没说什么。

 

克里斯看看头顶昏暗的灯光,再看看窗帘上黑色的花纹,说:“我想你可能是误把窗帘上的花纹当成老鼠了,在光线不好又喝了酒的情况下,确实也很容易弄错。”

 

风吹得人有点冷了,两人一起走出房间,伊恩边走出去边说:“克里斯,我觉得你的推断很有道理。但我认为我们还是要保留有老鼠的可能性……”

 

 

第二天早,带着些微的头痛,伊恩坐起身来。


随即,伊恩看着眼前的梦幻小屋陷入了迷茫。

 

『这是哪?我怎么会在这?』

 

昨晚的记忆慢慢回笼。伊恩安静地坐了一会,然后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脸,为昨晚发生的事感到一股迟来的羞耻。

 

『以后绝对,绝对不能再喝那么多酒了。』

 

伊恩在内心庄严宣誓。

 

他拍了几下自己的脸,做了几个深呼吸,决定把昨天的事抛在一边,开始新的一天。

 

『哦对了,还要去买几个捕鼠夹备用。』伊恩想着。

 

伊恩走到窗边,拉开印有海星、扇贝和泡泡图案的淡粉色窗帘,双臂搁在窗台上,呼吸早晨的新鲜空气。

 

柔和的光从天空与雪域地平线的交界处蔓延开来,浸润了整片淡蓝色夹杂粉色的天空,又把润泽的光铺洒在被薄雪装点着的大地上。大地便仿佛被赋予了生命一般,像个脸颊泛红的少女一样腼腆地微笑起来了。

 

不知为何,伊恩的心情也莫名地好了起来。

 

四处眺望的时候,伊恩发现了站在屋檐下吞云吐雾的克里斯。 

 

『是啊,明明是个上班时隔三差五就要躲进吸烟室的人,这几天却没见他抽烟,看来憋得很辛苦。』

 

伊恩颇有点好笑地想。

 

 

楼下,克里斯抽完烟,推门而入的时候,刚巧碰上从二楼下来的伊恩。

 

“嗨,”两人下意识地互相打了个招呼,然后才意识到什么似的,又同时跟对方道了声:“早上好。”

 

克里斯像往常一样抿着嘴,看到伊恩时,眼中却泛出了一点笑意。他不自觉地把刚夹过烟的手往身后藏,又假装用另一只手整了整自己的衣领,趁机嗅了一下自己身上的味道。


糟糕,味道好像有点大。

 

另一边,伊恩很快就感觉到自己似乎在微笑,他一边在心中大骇道:『笑什么笑啊,打个招呼点点头转身离开就好了啊!!』

 

但在看到克里斯的小动作时,伊恩又忍不住扩大了笑容。

 

为了给克里斯遮掩的空间,伊恩向克里斯点点头,然后就若无其事地走开了。

 

“早上吃点什么?”伊恩背着身问克里斯。

 

“燕麦粥加黑麦面包?”克里斯拍拍衣服试图赶走烟味,走进来,用脚带上了门。

 

 

克里斯还是借口去换了身衣服,下楼发现伊恩正在往第二个碗里倒东西。

 

"Wait wait wait,"克里斯立刻小跑过去,接过伊恩手里的酸奶盒,说:“我自己来就好。”

 

伊恩立刻反应过来,说:“啊,抱歉,我在家里给妹妹做惯了,顺手就——”

 

克里斯递给伊恩一个宽慰的眼神,表示没关系。

 

伊恩尝了尝自己的燕麦粥,问道:“克瑞,你家有草莓酱吗?我刚刚没找到。”

 

“我看看。”

 

克里斯四处找了下,但也一无所获。回来的时候,看到伊恩正面色奇怪地搅拌着燕麦,有一些还从碗里溅出来了。

 

“伊恩?”克里斯叫了他一声。

 

“嗯?”伊恩应了他一声,随后快速地看了他一眼,又快速地转过头去,漫不经心地问:“没有草莓酱是吗?”

 

“嗯,没有。之后我去买点。”克里斯回到料理台前,给自己的碗里放上了最后的坚果碎。

 

“不用了,”伊恩却立刻回答道,“反正我也不会待很久。”

 

克里斯看了伊恩一眼,没说什么。他端着碗坐到餐桌上,开始看手机。

 

伊恩也端着碗走过来,顺口问了一句:“今天几号?”

 

克里斯从善如流地切换页面看了一眼日期,正要回话,突然面色一滞。他丢下正在吃的燕麦,在手机上进行了一连串的操作。

 

伊恩在餐桌边坐下,疑惑地看了克里斯一眼,但什么也没说,只是安静地吃着燕麦等回话。


克里斯放下手机,像是松了一口气。

 

“发生了什么?”伊恩问。

 

“我忘了我预订了今天的Noma餐位。”克里斯平静地说。

 

“什么餐厅?”听到名字的一瞬间,伊恩停下了手里的动作。

 

“Noma餐厅,很有名的那个。”

 

“我知道。“伊恩快速地擦了擦嘴,关切地问:“你错过了吗?”

 

“不,但是时间快到了。”克里斯叹了口气,随即又露出一个笑容,“我们还有86分钟。”

 

伊恩不可置信地瞪着克里斯。








【闲话时间】

一般在我的普设里,芬会有个妹妹。


文章开头的芬be like:喝了酒,顺便砸了个窗户。然后喜提一间少女童话屋(不是)


写文时候的我be like:快给我滚去谈!恋!爱!



the fourth season

【aph/异色白鸟组/普设】丹麦冬日·2


2·散步


上·白昼

一大早醒来,阳光从窗外透进屋内。


『这是借住的第七天。』


伊恩想。


『大概。』


借着冬天的晨光望了望外面的雪地,伊恩惊喜地发现雪似乎比之前薄了。在闲聊的时候,他把这一发现告诉了克里斯。


彼时克里斯正端着热咖啡,向后躺在他的单人沙发里。听到这话,他缓缓放下自己的马克杯,说:


“我真不知道是该为你感到高兴还是为我的招待不周感到难过。”说完,他甚至沉下了自己的眉毛,以示忧郁。 


伊恩露出了一个微笑,很快又变...


2·散步


上·白昼

一大早醒来,阳光从窗外透进屋内。

 

『这是借住的第七天。』

 

伊恩想。

 

『大概。』

 

借着冬天的晨光望了望外面的雪地,伊恩惊喜地发现雪似乎比之前薄了。在闲聊的时候,他把这一发现告诉了克里斯。

 

彼时克里斯正端着热咖啡,向后躺在他的单人沙发里。听到这话,他缓缓放下自己的马克杯,说:

 

“我真不知道是该为你感到高兴还是为我的招待不周感到难过。”说完,他甚至沉下了自己的眉毛,以示忧郁。 

 

伊恩露出了一个微笑,很快又变换脸色,用长辈般的语气说:“克利,不要闹小孩子气,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克里斯点评道:“很不错的尝试,我打九分。但这招对我没用,我很早就不听大人的教训了。”

 

伊恩隐晦地看了一眼克里斯。喝了一口咖啡,转移了话题。

 

 

克里斯跟家人的关系不好。

 

在某天早晨的阳光中,伊恩和克里斯一起散步的时候,伊恩想到这件事。

 

在跟克里斯成为朋友后,伊恩很快就发现了这一点。

 

这在克里斯的朋友中不是什么秘密。虽然克里斯不常向别人谈起自己的私事,但是对于这件事,他仿佛不觉得是隐私一样,每每谈起都是一副漫不经心、不以为意的样子。

 

伊恩对于朋友讳言的隐私,向来还是礼貌地绕行的。只是克里斯对待这个本应是私事的话题的态度,让他不知道该作何反应。所以一旦谈到,伊恩就会拿别的话题带过去。

 

伊恩呼出一口气,热气很快消融在了空气中。

 

散步的时候,伊恩向来是跟在克里斯后面,任由克里斯带着他走的。克里斯总是带着他往人少的地方走,这次也不例外。一片全白而寂静的天地间,可以听到呼呼的风声。

 

是的,克里斯喜欢安静,不喜欢人群。这点伊恩也早就知道了。

 

路似乎越走越平坦了,他们是走在平原上,因而四处视野开阔,伊恩可以把周围的一切尽收眼底。

 

白雪茫茫的平原,偶尔天际会出现几个小山包。风不算温柔地鼓动着,扑在脸上却是咸湿的清新味道。一只海鸟飞过,在天空中用身躯和声音划出一道漂亮的弧线。

 

在这种环境中,你能感觉到天地与人融为一体的和谐与宁静。它在无声地呼唤你,让你放松身心,去融入自然,拥抱这种寂静。

 

不知走了多久,克里斯停下了脚步,转身面朝另一个方向。伊恩也下意识顺着他的视线望去。

 

那是一片海。

 

一片流动着的、温热的、与天地万物共同呼吸着的海。

 

他们现在是切切实实地站在沙滩上,海鸟啸叫着从头顶飞过。一眼望去是无尽的海,连着天,在海风吹拂下微微涌动着,像是母亲在烛光中露出的一个浅浅的微笑。

 

两人静静地站在海边,海风吹动他们的头发,海鸟在远处嬉戏。而他们只是安静地看着,什么话也不说。

 

在这种安静中,很突然地,克里斯主动跟他聊起了家人的话题。

 

“每次提到我的家人,你似乎都讳莫如深。”

 

伊恩意外地看向克里斯。

 

“16岁我就从家里搬出来独自生活,但是我跟家人之间没发生什么。我只是——不喜欢我的家人罢了,就这么简单。所以,你不必如此顾虑。”克里斯说,他暗红色的眼睛注视着伊恩,声音平淡得像冬天的雾气。

 

真的这么简单吗?

 

伊恩想。但他没有再问下去。如果克里斯说不用在意,那他也就不在意了。

 

伊恩看向大海,说:“这里很美,不是么?”

 

“是的。”克里斯站在伊恩身后一步的位置,看向微微耸动着波涛的大海。

 

 下·夜晚

还有一次他们出去散步,回来的时候天已经快黑了。

 

伊恩抖掉衣服上的雪,在心里咒骂着冬天。克里斯脱去了外套,正靠在壁炉前划手机。

 

“你想去看极光么?”克里斯突然问,他放下手机,目光追随着走过来的伊恩。

 

“极光?这里能看到极光吗?”伊恩靠到克里斯身边,侧头问他。

 

“冬天有时候能看到,要凭运气。”克里斯低头看着伊恩,说。

 

伊恩稍微思考了一下,说:“算了,如果出去一趟只是为了看可能不会出现的极光,我还是没有出去的欲望。”


出现了,芬兰人的冬季社交怠惰症。

 

“我们可以一边喝酒一边等,实在看不到就纯喝酒聊天也行。”这话一出,克里斯意料之中地看到伊恩亮起来的眼睛。 

 

可是伊恩还是有些犹豫:“现在去外面买吗?晚上出去买也不太方便。”

 

然而下一刻,克里斯站起身,走向吧台。

 

在伊恩的注视下,克里斯打开了吧台背后的柜子,柜子里摆着琳琅满目的酒。

 

“走?”克里斯回过身来,问。


“走。”伊恩目光灼灼地看向他。

 

夜空下走过两个头顶照明灯、带着大包小包的身影。

 

“真的不用我帮你提一点吗?”克里斯问走在前面的伊恩。

 

“不用,你提着酒和肉就行。”伊恩语气平稳如常。

 

“其实我们也不一定要吃烧烤——”

 

“烧烤不配酒怎么行。”伊恩立刻打断了他,“再说,我觉得帐篷反而不是很必要,毕竟再晚我们也总能回家。”

 

克里斯看着前面身上背着两个人的帐篷、一手拿着烧烤架组件、一手拿着各种工具的伊恩,一时间不知道谁才是两个人中更强壮的一个。

 

他们按手机导航走了一段时间。途中还遇到了一群同样追极光的人。


其中有些人说着英语,有些人说着各种其他国家的语言。看起来是有专业人士带领的观光团体。克里斯两人跟着他们一起走了一段时间。

 

观光团的人也带着装备,不过这些人带的东西更实用、更精简,不像伊恩和克里斯那么具有闲情雅致,这些人因此打趣了他们一路。

 

不过,在一个人惊喜地喊了一声“Aurora!”之后,所有人都安静了。很多人东西都没放下来,就开始一边小声惊叹一边狂拍不停。

 

伊恩和克里斯找了个位置把东西放下,然后开始搭烤肉架。

 

“克利,你去搭一个帐篷。这里我来就行。”伊恩指挥道。

 

于是克里斯开始搭帐篷,一边忙活一边偶尔看一眼专注搭烧肉架的伊恩。

 

“伊恩,你之前看过极光吗?”克里斯问。

 

“没有,”伊恩回答道,手上活计不停,“你呢?”

 

“我也没有。”克里斯看了眼天上的极光,说道,“我之前为了看极光,还专门去了一趟芬兰,很不凑巧的是我没能看到。”

 

伊恩说:“那么我就是那种生在芬兰却从来没想过看极光的人。以前我总想:这能有多好看?至于专门跑去看吗?为此我经常嘲笑乌克森。” 伊恩搭好了烤肉架,一边拿出肉和酒,一边说。

 

克里斯搭好了帐篷,走过来帮忙,说:“是,洛基他们三个经常一起组队去看极光。有一次半夜,洛基打了个视频电话把我吵醒了,他们当时特别激动,我只能配合他们惊叹了几句,等他们正常了我才挂掉电话继续睡觉。” 

 

伊恩勾起了嘴角,说:“相比之下,我给乌克森回了个「别打扰我」然后断了网的行为似乎有点冷漠。”

 

克里斯也笑了一下,东西都准备好了。然而两个人却都站起来,望向天空。


克里斯说:“现在,我似乎稍微能理解他们了。”

 

“嗯。”伊恩回应道。

 

没有人再出声,他们只是注视着缓缓游动的极光。





【闲话时间】

爽了,一把子满足了一些看海和看极光的私人愿望。


伊恩终于能够实现喝酒的愿望了,感动。



the fourth season

【aph/异色/白鸟组】丹麦冬日·1

观前提示:

普设,办公室同事


是一些异色白鸟组尝试,没写出原本想要的感觉,但是这样好像也不错?


故事开始的时候还只是朋友,但我希望他们在故事结束的时候变成可以doi的关系


以下正文


1·开始同居


一个雪大得让人难以出门的冬天,克里斯接到了伊恩的电话。


伊恩来丹麦出公差,刚来不久,就很不幸地被大雪困住了,现在正面临无处可去、即将露宿街头的窘境。于是求助克里斯,希望丹麦本地人能提供一点帮助。


刚巧克里斯的家离伊恩所在的地方不远,克里斯略微思考了一下,说那,你到我家住吧。


于是第二天早...


观前提示:

普设,办公室同事


是一些异色白鸟组尝试,没写出原本想要的感觉,但是这样好像也不错?


故事开始的时候还只是朋友,但我希望他们在故事结束的时候变成可以doi的关系




以下正文



1·开始同居


一个雪大得让人难以出门的冬天,克里斯接到了伊恩的电话。

 

伊恩来丹麦出公差,刚来不久,就很不幸地被大雪困住了,现在正面临无处可去、即将露宿街头的窘境。于是求助克里斯,希望丹麦本地人能提供一点帮助。

 

刚巧克里斯的家离伊恩所在的地方不远,克里斯略微思考了一下,说那,你到我家住吧。

 

于是第二天早上,克里斯打开门,收获了一个连夜跋涉赶来的伊恩。

 

开门时,雪落了伊恩一头,伊恩看起来有点懵,而克里斯有点想笑。

 

这样的伊恩,跟职场上冷静果断、叱咤风云的伊恩完全不一样,属实罕见。

 

克里斯很自然地接过了伊恩摘下的围巾,挂到了一旁的衣帽架上。

 

伊恩拒绝了克里斯帮自己拿行李的好意,提着行李走进了门。

 

于是两位同事兼好友的短暂的同居生活开始了。

 


第一天住进克里斯家,伊恩印象最深的三件事是酒、壁炉和二楼的客卧。



1.酒

一进门就能看见一般只会在酒吧出现的吧台,伊恩简直不能把自己的眼神从吧台上面拔下去。

 

伊恩的反应似乎在克里斯意料之中。克里斯抚摸着吧台光滑的木质桌面,说:“有这样一个酒吧区在家里,对我——(他转头看了一眼伊恩)对我们这种人是很方便的。所以我建了这个酒吧区,还紧急学了调酒,买好了各种原料。”

 

“如果是我的话,”伊恩低声道,“我可能会在来得及调酒之前就把原料酒喝光。”

 

克里斯耸肩,说:“很可惜的是我也同样,所以调酒的手艺暂时没有用武之地。”

 

但是,克里斯家的厨房在哪里呢?

 

伊恩很不解地提出这个问题之后,得到了一个意料之外的答案。

 

克里斯在吧台上摸索了几下,从吧台构架里抽出了一排料理台。

 

真是令人惊奇。然而伊恩的第一个想法是:什么,吧台里装的不是酒吗?

 

不过他还是惊叹着赞赏了克里斯绝妙的设计,克里斯很矜持地同意了他的夸奖。

 


2.壁炉

午饭的时候,客人发现饭菜是主人为客人特意准备的,小小地惊喜了一下。

 

“不过我也不知道你到底喜欢吃什么,所以就买了几样芬兰人可能喜欢吃的东西。比如奶酪面包。”克里斯说完,喝了一口咖啡。

 

再比如鱼馅饼。

 

伊恩想起刚才的鱼馅饼,在心里加上了一句。

 

客人对主人的用心表示了感谢。

 

“按理来说,我也值得一声感谢,毕竟要在这种时候找到我平时不吃的食材确实不容易。”克里斯语气平淡,但是伊恩感觉得到他的一点小得意。

 

 

冬天的北欧,天总是黑得很快。吃完午饭,天就已经全黑了。此时,两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喝着咖啡聊着天。

 

成为朋友有多久了呢?

 

伊恩坐在沙发上,端着正往外冒热气的咖啡,看着烛光下克里斯深邃的眼窝和挺立的鼻梁,这么思考了起来。

 

作为办公室里看起来最不好相处的两个人,他们能相处和谐,并且从配合默契的同事发展成关系亲密的朋友,实在是任何人一开始都没有想到的。

 

一个暴躁严苛,一个冷漠寡言,看起来就不像是能处到一块的样子。不过现在他们是无可争议的朋友,关系还不错的那种,在办公室最不正常的三名同事发疯的时候,会相视一笑、无奈摇头的那种。

 

等等,也许是因为同事们都太不正常了,所以比较正常的两个人就成为了朋友?

 

管他呢。

 

伊恩喝了口咖啡,想。

 

客厅昏暗,壁炉里火光跳动,摇曳的烛光落在克里斯脸上,割出一面明一面暗的光影。

 

不过,虽然因为私人交往越来越多,感觉彼此投缘,而成为了比较知心的朋友;后来在一次酒吧聚会中,作为挺立到最后的两个人一拍即合,到现在已经做了多年的酒友,伊恩却是第一次见到如此放松、如此健谈的克里斯。

 

是因为在自己家里吗?

 

伊恩看着克里斯一手端着咖啡,不时喝一口,另一手悠哉地轻敲着沙发扶手的样子,再看看他因为放松而自然弯曲的脊背,又想起克里斯在公司里背挺得笔直、埋头办公的样子,不禁摇摇头。

 

不一样,是真的很不一样。

 

克里斯素日里十分沉默少言,面对普通同事或是不熟的人总是半天都不说一句话。但在朋友面前,克里斯偶尔也会开口说几句。当面对比较亲密的朋友,或者是谈话的兴致来了时,克里斯也会主动说很多话。

 

但是总体来说,寡言,是人们对克里斯的普遍印象。如果你跟别人说克里斯很健谈,天知道会发生什么——可能你对面的人能把眼珠子都瞪出来。

 

不过,如果你跟克里斯熟的话,你会觉得跟他说话很舒服。克里斯虽然说话不多,但在谈话时总会照顾到对方的情绪,而且总是观察得细致入微,说话切中要害。伊恩曾不止一次惋惜过因为克里斯不愿意说话,他们丧失了一个多好的谈判人才。

 

回过神来的时候,气氛已经是一片安静,克里斯站在壁炉前,他的马克杯空了,放在矮几上。

 

是因为我走神了吗?

 

伊恩想着。他放下有些凉了的咖啡走过去。

 

感觉到伊恩的靠近,克里斯转头看了他一眼。

 

“克里斯,你在看什么?”伊恩问。

 

“看火,”克里斯盯着壁炉里跳动的火焰,“很漂亮,对吧?”

 

“嗯。”伊恩回答道。

 

“你想摸摸看吗?”克里斯声音平静地说。

 

伊恩看向克里斯,目光中带着点诧异和不解。

 

然而克里斯也看向他,以一种理所当然的表情。他礼貌地让出了一点空间,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伊恩半信半疑地弯下腰,拿手去触碰火焰——

 

“很逼真,不是吗?”克里斯说。

 

伊恩收回手,看到克里斯眼中的笑意,自己也有点忍俊不禁,然而伊恩很快就又蹙起了眉毛。

 

“怎么办,好像有点烫伤了。”伊恩假装紧张地检查着手指。

 

过了一会,两人不禁一起笑出了声。

 

伊恩把手插回口袋,说道:“电子壁炉,嗯?我在别的地方见到过。但是我无论如何都不会去尝试它的真假,我甚至连这样幼稚的想法都不曾有过。”

 

克里斯发出一声轻哼,说:“你把它称为幼稚。而你甚至还没有尝试过奥利弗家的壁炉。”

 

“噢,是的。”伊恩立刻回答道,“我想我永远也不会这么干的——任何人都不会轻易尝试柯克兰家的东西。”

 


3.客卧 

住进克里斯家的第一天,主人带客人大致参观了一下家的布局。总体来说,伊恩对这个临时住处的评价很高。

 

虽然有些地方稍显凌乱,但整体算得上整洁干净。装潢的色调低沉、内敛,透露出成熟男人的内涵和韵味。是一个还算体面的单身男人的家居风格。

 

等伊恩在一楼客卧休息的时候。伊恩回想起自己今天看到的一切。

 

他记得主卧里有一个玻璃花瓶,里面放着清水和一支冬青,这让他想起一楼也有个一模一样的花瓶,里面放的是白色康乃馨和蓝色满天星。

 

他记得克里斯凌乱的书房里放着没拼完的乐高。


他还记得自己好像看到了老鼠,不过他这么说了之后,克里斯也没说什么。


当然,让他印象最深刻的还是客卧——二楼的客卧。


从克里斯带他开始参观的时候,克里斯就推荐他用一楼的客卧;在他们参观二楼客卧前,克里斯还给他讲起自己的表妹和表弟争抢一楼客卧的趣事;当他们来到二楼的客卧时,伊恩拿起门上挂着的名牌,念道:


“圣·莉娜女士的房间。”


克里斯耸耸肩,表示即使他这么努力了,他的表妹也不愿意住这个房间。


『如果是我,我也不会住这个房间。』


放下名牌,伊恩在心里默默吐槽道。


直到克里斯开门之前,伊恩都不曾想到这个房间会给他这样的冲击。


粉色。


这是第一印象。


玫瑰红,珍珠白。


这是墙面的颜色。


海蓝,淡粉色,梦幻紫。


这是房间内其他的主题色。


在这样的色调装饰下,整间房显得明亮、活泼、温馨,说白了就是有点——少女。


伊恩默默退出去一点,看了看门外的装潢,这扇门朝外的一面还是暗棕色的。他又探回头去,看了眼房内的装潢。

 

这扇门是什么开启童话世界的钥匙吗。

 

伊恩默默想。

 

克里斯不知为何看起来有点窘迫,没过多久就拉着伊恩出去了。

 

在心里浮现起疑惑的同时,伊恩想:

 

克里斯居然愿意为了表妹把房间装修成这样,他们关系真好啊。

 

这就是第一天的故事了。之后的事,无非就是连夜赶来克里斯家又参观了一天的伊恩,因为太疲惫了,看了一会书就进入了梦乡。



补充:

这篇文把法罗和格陵兰设定为克里斯的表妹和表弟,莉娜是法罗的昵称。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