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异色芬兰

119浏览    15参与
Ulkoneö
很喜欢左臂是机械臂的设定

很喜欢左臂是机械臂的设定

很喜欢左臂是机械臂的设定

Ulkoneö

我脑的一些pa

战斗部天使长提诺

地狱纠察队队长伊恩罗德

花之神缇娜

我脑的一些pa

战斗部天使长提诺

地狱纠察队队长伊恩罗德

花之神缇娜

季辰.

【APH|异色金属组】En vanlig samtaleplate

观前提示:

普设,日常,设定是两人在一起已有几年

正常人设定

是诺芬(但是真的看不出来)

聊天记录的格式

文笔一般,逻辑会有一些bug

不知道会不会ooc所以这声私密马赛先说了

第一次尝试这种风格,请多指教

包含了一些我对他们的看法


两位的名字我选了我个人比较喜欢的

异芬:伊恩罗得(以下简称伊恩)

异诺:洛基


以上接受


以下正文


   16:28


伊恩:我刚看到了一段话,挺有意思。

洛基:?

洛基:说来听听

伊恩(复制粘贴):“为什么十字路口的红灯等待时间会比路灯等待时间长?因为十字路口...

观前提示:

普设,日常,设定是两人在一起已有几年

正常人设定

是诺芬(但是真的看不出来)

聊天记录的格式

文笔一般,逻辑会有一些bug

不知道会不会ooc所以这声私密马赛先说了

第一次尝试这种风格,请多指教

包含了一些我对他们的看法


两位的名字我选了我个人比较喜欢的

异芬:伊恩罗得(以下简称伊恩)

异诺:洛基



以上接受









以下正文


   16:28


伊恩:我刚看到了一段话,挺有意思。

洛基:?

洛基:说来听听

伊恩(复制粘贴):“为什么十字路口的红灯等待时间会比路灯等待时间长?因为十字路口需要借此清空来往的车辆。一个人的一生中总会出现一些堵车现场,所以我们会需要几十秒钟来清空心灵的十字路口。所以请不要总是一个人迷茫,适当的清空自己的‘十字路口’,你将会遇见更美丽的风景!”

洛基(沉思):怎么说,像是你会感兴趣内容,心灵鸡汤?

伊恩:?

伊恩:所以你完全没get到我想说的点吗?

洛基:开玩笑的,我大概懂你想说什么。

伊恩:那就好。

洛基:所以我总觉得,我们能相识就是最大的幸运。

伊恩:是的,谁能想到我们好巧不巧地在那种地方遇见呢?

洛基(憋笑,但失败了):哈哈哈那我还真得感谢你那位“缺德的老师”,不然你也不会跑这儿狂炫三瓶伏特加哈哈哈哈

伊恩(青筋暴起):???所以你为什么这么致力于提我的黑历史?

洛基(偷笑):哈哈哈我真的在开玩笑毕竟你过去真的很可爱哈哈哈哈哈

伊恩(叹气):当我服了你了,晚饭你打算吃什么?

洛基:去餐馆吧,老地方就行。

伊恩:行,二十分钟后等我回家一起去。

洛基:Vi ses senere, kjære~


          ————————   对话结束  ——————————



洛基(得意):果然还是很喜欢我嘛~




作者有话:

OK,终于写完这篇啦

很久之前就有灵感了,今天改了一种风格果然有感觉了!好耶!

其实内涵…emmm可以自行理解,毕竟不同人的眼中有不同解读。

依然是不会起标题然后用外语翻译的一天

希望两位不要来暗杀我

祝大家看得开心!

想到了什么再补充吧,拜拜!

Ulkoneö
是之前脑的恶魔异芬 是常色的弟...

是之前脑的恶魔异芬

是常色的弟弟嗯

是之前脑的恶魔异芬

是常色的弟弟嗯

Ulkoneö

是私设的异色团子

p2红色的对话框是赤芬

割点腿肉呃,太冷了

是私设的异色团子

p2红色的对话框是赤芬

割点腿肉呃,太冷了

Ulkoneö

一只常色一只异色

不知道打的是谁呢

只知道p1打的肯定不是瑞桑,p2打的大概率是瑞桑(bushi

一只常色一只异色

不知道打的是谁呢

只知道p1打的肯定不是瑞桑,p2打的大概率是瑞桑(bushi

the fourth season

【迫害异芬】某天夜晚芬赶回家

梗概:

一个芬半夜回家发生的日常小故事。


名字:

伊恩-芬

伯纳德-典

洛基-挪

伊米尔-冰

克里斯-丹


夜半风尘仆仆赶路回家,到家已是凌晨三四点钟的时间。路上作陪的只有几杆路灯和几颗星斗发出的微光,面前自己即将踏入的房屋也隐没在漆黑和安静中,没有一丝光亮或声响,昭示着屋中居住的人都沉浸在深沉的睡梦中。


靠近这所住宅,虽没有一星半点外在行为上的表示,心里却不得不说有什么悬着的东西轻轻挨了地,或者说有一口吊着的气安静消散在了空气中。


钥匙钻进锁孔,几下旋转的声响,拉开大门。踏进门,拍拍风衣,抖去落在身体和心灵上疲惫的灰尘。


卧室在二楼。楼道的灯是...

梗概:

一个芬半夜回家发生的日常小故事。


名字:

伊恩-芬

伯纳德-典

洛基-挪

伊米尔-冰

克里斯-丹




夜半风尘仆仆赶路回家,到家已是凌晨三四点钟的时间。路上作陪的只有几杆路灯和几颗星斗发出的微光,面前自己即将踏入的房屋也隐没在漆黑和安静中,没有一丝光亮或声响,昭示着屋中居住的人都沉浸在深沉的睡梦中。


靠近这所住宅,虽没有一星半点外在行为上的表示,心里却不得不说有什么悬着的东西轻轻挨了地,或者说有一口吊着的气安静消散在了空气中。


钥匙钻进锁孔,几下旋转的声响,拉开大门。踏进门,拍拍风衣,抖去落在身体和心灵上疲惫的灰尘。


卧室在二楼。楼道的灯是声控的,对于已经走过千百遍这段楼梯、即便摸黑也能上楼的伊恩来说派不上什么用场。于是他疲惫、安静而神志恍惚地一步步拾级而上。


一只脚只踏了前脚掌在楼梯上,还没站稳,另一只脚就离地踏上。一下子重心不稳,身体一个后仰,伊恩猛然清醒,眼疾手快意欲抓住扶手——




凌晨3:40,伯纳德在睡意朦胧间醒来,去了趟卫生间;到厨房倒杯水,却并没有喝;端着水杯走到窗前看了看星星,因为今天没有月亮;想一想现在还没回家的那个人,在窗前站了一会。放下水杯准备回房接着睡了,却看到楼道间的声控灯亮了,同时从楼下传来沉闷的声响。




凌晨4:10,北区人围在客厅里『迎接』刚刚回家的伊恩。




洛基并没有完全睡醒,一开始当然也没能搞清楚状况,不过他潜意识里知道出了什么事——不是什么大事,但多半是伊恩的笑话,那么他当然不能错过。搞清楚这件小灾难的原委后,他自然也清醒了。他憋笑。他没有一丝同情的心理,但也许有幸灾乐祸。他没忍住。他笑出了声。


伊恩坐在沙发上,散发着由于疲惫、尴尬等一系列原因导致的低气压,但难得没有抗拒伯纳德的动手动脚——即使是在给伊恩包扎处理伤口的时候,伯纳德依然不忘做点小动作。具体表现为在伊恩对洛基进行眼神和语言威胁的时候心情大好地在伊恩头上绑了个漂亮的蝴蝶结——如果不是伊恩严辞拒绝,他当然会用其他更凸显可爱气质的颜色的绷带,比如粉色或者是紫红色,而绝对不会是白色。


不过尽管伯纳德以不要下水和早点睡等原因相劝,伊恩还是会在睡觉前清洗一下自己——出于写作爱干净读作洁癖的一些原因——然后就会不可避免地看见自己的诡异形象,伯纳德也就难逃被伊恩拖出卧室暴打一顿的命运,虽然伯纳德本人并不介意甚至对伊恩半夜闯进他卧室这件事感到兴奋就是了。


伊米尔则在尝试用话语开解安慰伊恩。伊恩一开始只是想安静地上楼睡觉,即使是自己摔倒了也最好是没有人知道,这件无伤大雅的小插曲就会这样风平浪静地过去了,他并不需要包括安慰在内的一切关注。现在无疑是最糟的情况了,众人的关注,不论是嘲笑、搞怪还是关心都让他一定程度上感到脸上挂不住,但这并不妨碍伊米尔在现在以及接下来的几个小时内成为让伊恩感到相对宽慰的一个对象。


克里斯无疑是最让伊恩感到宽慰的一个人。作为一个有时对很多大事都不太关心的人,像这种小事他觉得并不需要太多关注。他仅仅只是站在那里,什么都不说,什么也不做,毕竟他的初衷只是出来喝杯水,顺便给予伊恩一点本人并不很需要的人道主义关怀。




【笔者探头】

大概就是一个芬回家——芬摔跤——其他人醒来的一个日常小片段。


在思考如何把稀疏无聊的日常写得有趣一点。


我因为喜欢把异色看成跟常色性格不同的正常人,所以时常对自己写异色这回事感到纠结。然而在我看来他们只是两个性格和相处方式不同的大家庭罢了,所以还是打算接着这么写。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