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异色轴三

234浏览    20参与
青雾浮

【APH|时政相关】异色会议室(3)

  时政疫情相关


  “中/国向世卫组织捐助两千万美元,此笔捐款将用于防控新冠肺炎,发展中国家公共卫生体系建设等指定用途。”王黯刻意加重了后一句的音节,眯起眼打量着座下的各位国家意识体。


  艾伦大概是反应最大的那个,他两手抱胸,重心向后仰去,不屑的目光对上王黯;奥利弗趴着桌子上,英国大概快放弃了吧?本田葵撑着脑袋,看来还在想着奥运会的事。


  他没再管什么,只是说道:“中/国的医疗小组会传授抗疫经验,就在隔壁,各位没什么问题就散会吧。”


  王黯走下座位去,不理睬众人各种情绪交杂的目光,拿起东西转身就走。


  


  “真是恭喜你了,”王黯接起通话,打量了身...

  时政疫情相关


  “中/国向世卫组织捐助两千万美元,此笔捐款将用于防控新冠肺炎,发展中国家公共卫生体系建设等指定用途。”王黯刻意加重了后一句的音节,眯起眼打量着座下的各位国家意识体。


  艾伦大概是反应最大的那个,他两手抱胸,重心向后仰去,不屑的目光对上王黯;奥利弗趴着桌子上,英国大概快放弃了吧?本田葵撑着脑袋,看来还在想着奥运会的事。


  他没再管什么,只是说道:“中/国的医疗小组会传授抗疫经验,就在隔壁,各位没什么问题就散会吧。”


  王黯走下座位去,不理睬众人各种情绪交杂的目光,拿起东西转身就走。


  


  “真是恭喜你了,”王黯接起通话,打量了身处的走廊,发现没有旁人便继续对着蓝牙耳机另一边讲,“你家里人说新增的病人一只手都能数的过来。”


  ——“啧。”艾伦焦躁地一只拳头砸在墙上,“别告诉我你不懂‘免关税’的意思。”


  王黯讥讽地笑笑,手指有节奏地扣在耳机上,“关爷屁事。再说了,之前那么多事情还没找你算账呢——‘我们应当让中/国为新冠病毒给美/国带来的负担买单,例如总统可以迫使中国减免大量美国债务。’嗯?可真是……阴阳怪气。”


  “中/国先生!”塞/尔/维/亚从会议室里跑出来,在远处向他招手。


  “Fuck!王黯你到底有没有——”


  王黯利落地打断他在耳机里的喋喋不休,“安静点,有这功夫还不如想想怎样去说服你家上司重视检测治疗吧。”话音刚落,王黯一脸平静地挂掉了电话,向远处的塞/尔/维/亚招了招手


  艾伦脱口而出几句咒骂,却只听见手机里传来的忙音。


  


  隔间里似乎有什么东西被砸落,响声回荡不绝。


  维克多仍笑眯眯——俄/罗/斯算情况好的了,比起美/国来说——不管是疫情还是股市,他用着听不出情绪的声音的道:“会议室真的会被美国佬拆掉的吧。”


  奥利弗终于抬起头,面色十分难看。他愤懑地说道:“那家伙禁航了欧洲,偏偏还拉我陪葬。”他伸手揉了揉太阳穴以缓解头疼,“下次得考虑下要怎样毒死他了。”


  卢西安诺灵巧地转了转手中的小刀,“啧啧啧。阁下也好不到哪里去吧?适者生存,说得好像没什么毛病呢?”他装作思考的样子,“放在人们身上,不太令人接受呢?”


  他满是讥笑的眼神看向奥利弗,又扫过对视着的弗朗索瓦和爱因斯。


  爱因斯转过头,淡淡地打量着他:“最严重的还是你那吧。”卢西立马像炸了毛的猫,甩手将刀子抛出去,“闭嘴!物资呢?”


  本田葵站起打破了僵局:“小生还有和奥委会谈谈奥运会举办的事,先走了。”


  “还没放弃啊?”


  他瞥了一眼不忘挖苦的弗朗索瓦,阴沉着脸色回敬道:“还是关心关心你自己吧。”


  


  


  英/国策略:herd immunity 群体免疫;法-国也差不多是这个策略,换了个名字:immunite majoritaire;德/国也差不多。——B站AV97789239


  我满脑子都是【喵喵头:奇怪的抗疫策略增加了】


  2019年10月,知名医学机构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发布“全球卫生安全指数排名”。该排名旨在评估各国对大流行病的防范能力。

美国以83.5分的高分排名第一,英国以77.9分的成绩排名第二,瑞典以72.1分排名第七。


  中国以48.2分排第51位。

Hesriya

嘎嘎,元宵节快乐!

质量下降好多,,🌿(突然不知道怎么画分镜了)

我在瞎画什么系列)

看看能不能抽空画番外之类的,,)

嘎嘎,元宵节快乐!

质量下降好多,,🌿(突然不知道怎么画分镜了)

我在瞎画什么系列)

看看能不能抽空画番外之类的,,)

Hesriya

惊现第二张?

因为画的太爽了,,就接着画了下来hhhhhhhh朋友的oc也好了!我没咕咕咕咕!!!(叉会腰,)但是你没画封面

(啊,不是,我又要爬墙了?史蒂夫俺宣你!)我就屑👍🏻

逼逼叨叨:史蒂夫的熊,,叫什么好?

这个异色轴三过于友好???(是啊啊啊???)

有些瑕疵就懒得重拍了👍🏻凑合着看

惊现第二张?

因为画的太爽了,,就接着画了下来hhhhhhhh朋友的oc也好了!我没咕咕咕咕!!!(叉会腰,)但是你没画封面

(啊,不是,我又要爬墙了?史蒂夫俺宣你!)我就屑👍🏻

逼逼叨叨:史蒂夫的熊,,叫什么好?

这个异色轴三过于友好???(是啊啊啊???)

有些瑕疵就懒得重拍了👍🏻凑合着看

Hesriya

懒癌患者(不就是把它完善了一点点吗???)

日更一张都困难了,,,(可能2张?)

因为还欠着朋友的oc!!!俺爪巴🌿

要不是因为脑梗我何必这么慢!??

槽点:熊,熊怎么画??!!!!史蒂夫你伞的(枫叶)标签呢??!!!!!

懒癌患者(不就是把它完善了一点点吗???)

日更一张都困难了,,,(可能2张?)

因为还欠着朋友的oc!!!俺爪巴🌿

要不是因为脑梗我何必这么慢!??

槽点:熊,熊怎么画??!!!!史蒂夫你伞的(枫叶)标签呢??!!!!!

Hesriya

以后干脆不搞滤镜,麻烦还掉色(?)

封面可能就按这形式来,,先是人设图,画完后就Q版来充数(就很棒?🌿谁会听我逼逼叨叨

回过头来发现群殴的殴错了,🌿,,,(懒得改了,,凑合着看叭???)

以后干脆不搞滤镜,麻烦还掉色(?)

封面可能就按这形式来,,先是人设图,画完后就Q版来充数(就很棒?🌿谁会听我逼逼叨叨

回过头来发现群殴的殴错了,🌿,,,(懒得改了,,凑合着看叭???)

Hesriya

封面咕咕咕

于是,,,,这页算葵主场,,🌿(是不是越来越偏离主题了???)

话说爱因斯一个镜头能打tag

吗,,,(沉思)

终于要打雷了打雷了打雷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鸡叫去世)

封面咕咕咕

于是,,,,这页算葵主场,,🌿(是不是越来越偏离主题了???)

话说爱因斯一个镜头能打tag

吗,,,(沉思)

终于要打雷了打雷了打雷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鸡叫去世)

Hesriya
没有封面🌿接上篇 今天的异色...

没有封面🌿接上篇

今天的异色轴三也很和谐呢,哦,还有一个电灯泡

葵:你真的在下*(故作惊讶)

卢西:我鲨了你哟(笑)

爱爷:(顺风耳)

💡艾伦:🌿我好亮(你们秀恩爱到别的地方去???)

于是今天就画了一张??(晚上肝个封面???

其实有点彩蛋,,,


没有封面🌿接上篇

今天的异色轴三也很和谐呢,哦,还有一个电灯泡

葵:你真的在下*(故作惊讶)

卢西:我鲨了你哟(笑)

爱爷:(顺风耳)

💡艾伦:🌿我好亮(你们秀恩爱到别的地方去???)

于是今天就画了一张??(晚上肝个封面???

其实有点彩蛋,,,


镜
亲娘都认不出来的我流画风2p轴...

亲娘都认不出来的我流画风2p轴三联五瞎鸡儿摸鱼
明明很喜欢2p的设定但是没怎么创作过呢……。就是玩一玩。

亲娘都认不出来的我流画风2p轴三联五瞎鸡儿摸鱼
明明很喜欢2p的设定但是没怎么创作过呢……。就是玩一玩。

驯兽大狮

【原创短篇】血沟·伍

(杀手黯x学徒葵,清水友情向,有OOC,本篇微量异色DOVER

其中联六轴三人名皆出自360百科,仅供参考

文中若有语法错误或者其他错误请提出,谢谢合作,感激不尽

本篇纯属原创,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http://shizijinqiubai.lofter.com/post/1e14fd5d_1055d1f7

http://shizijinqiubai.lofter.com/post/1e14fd5d_1059897c

http://shizijinqiubai.lofter.com/post/1e14fd5d_105baf0d

http://shizijinqiubai....

(杀手黯x学徒葵,清水友情向,有OOC,本篇微量异色DOVER

其中联六轴三人名皆出自360百科,仅供参考

文中若有语法错误或者其他错误请提出,谢谢合作,感激不尽

本篇纯属原创,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http://shizijinqiubai.lofter.com/post/1e14fd5d_1055d1f7

http://shizijinqiubai.lofter.com/post/1e14fd5d_1059897c

http://shizijinqiubai.lofter.com/post/1e14fd5d_105baf0d

http://shizijinqiubai.lofter.com/post/1e14fd5d_105ce23b

血沟·伍

     “Grandpa!”卢西安诺走进地下室,推开密室的门。凯撒坐在可旋转的黑皮椅上,背对着他的孙子说:“Do you know what is Wang An?”“Yes,I know,he is Honda Aoi’s teacher.”“And?”“A killer.”“Yeah.Just now he tell me something by e-mall.Look at it.”凯撒将手机屏幕举到卢西的眼前,卢西看清了屏幕上的东西,眼睛立刻瞪得比猫还大,他甚至感到自己身上出了冷汗。凯撒的手机屏幕里,一张带着腻黄色液体的一张纸盖在一张若隐若现的人脸上,纸张无法掩那扭曲的盖人脸的丑陋,纸上是几条音符组成的乐谱。可怕的就在乐谱上:音符的上端用人血写着“鹅/妈/妈/童/谣”。

       五个汉字,将噩梦描绘出恶魔的影子,扇动着黑色的翅膀,仿佛要飞到现实。卢西安诺永远也不会忘记,童年被当作病毒携带者,与其他孩子关在一起的时候,那个看门的老太婆唱的那些血/腥的歌词。她对他们很好,就像布满乌云的天空,有光渗出的一角。可是后来,穿着厚制服带着防毒面具的人来了,将老太婆拖到了离孩子们较远的地方,然后火光一闪,老太婆的血便流得到处都是。那个人告诉他们,老奶奶才是病毒携带者,孩子们并不是。小小的卢西安诺见到血的那一刻长大了,他悄悄地用衣服沾了点血,带给爷爷,才发现老奶奶也不是病毒携带者。后来小卢西才知道,她被杀是因为她总是给孩子们唱“鹅/妈/妈/童/谣”。

       但是,乐谱并不是鹅/妈/妈/童/谣的一部分。

     “我怀疑那五个汉字这是为了混淆视听,以前不是经常出现这种手段吗?”维克多对其余三个人说。“那也没必要啊,那群人把纸放在怪物身体里,不就是为了让我们看见吗,为什么要放假信息呢?”骑摩托车的艾伦淡定得开了一听啤酒并一饮而尽。空气陷入一种诡异的沉默。“王黯,马上就到你家了,要不要下车去看看你的小徒弟?”史蒂夫问坐在副驾驶座上的人。王黯回答得十分干脆:“不用。那两个人坐的直升机,比我们快多了,我不想耽误时间。”艾伦和史蒂夫对视一眼,雅马哈和雪佛兰同时加速。

       奥利弗走在阴森的小路上,周围全是挥舞着奇形怪状枝丫的枯树。奥利弗停下脚步,直觉告诉他再往前走一定会出事。他没想到不继续走也会出事:周围枯树的枝丫开始融合,相互之间缠绕在一起,扭成一张张扭曲的、丑陋的人脸。奥利弗觉得有点恶心,继续往前走。这个人似乎是凭空出现在路上的。奥利弗蹲下来,抬起这个人的头。这个人长得够丑。突然他睁开眼睛,大笑起来,笑声十分难听。奥利弗抬起手就是一巴掌打在这个人脸上,把这个人的脸打掉了。没有皮肤遮掩的面部肌肉和神经更加丑陋不堪。但这个人停止刺耳的笑声了。奥利弗直起身,又弯腰捡起那张脸皮。脸皮活了一般,嘴唇和眼皮猛地睁开。脸皮当然是没有眼珠和口腔的,眼皮和嘴唇张开了就像三个洞。然后脸皮在奥利弗的手上大笑起来。地上那个没有脸皮的人也抬起头,跟奥利弗手上的脸皮一起大笑。仿佛为了回应一般,周围的树枝缠绕的扭曲的人脸也纷纷大笑起来。每张脸皮笑的频率不一样,众多刺耳的笑声夹杂在一起,刺得奥利弗耳朵疼。

       奥利弗猛地坐起来,看见了弗朗索瓦的脸。然后弗朗索瓦淡定地又吸了一口烟。“我还是不能理解那乐谱和鹅妈妈童谣有什么关系。”“你梦见什么了?”“一些人脸,哈哈大笑。哦,笑声还很难听。”“比你的难听?”“比我的难听多了,还多了不少恶心。反正我没害怕。”“没有害怕啊……”弗朗索瓦喃喃着,又吸了一口烟。

       梦是一个神奇的东西,清醒梦便是神奇中的神奇。一个人在做清醒梦的时候,可以控制自己的梦境,或者控制自己在梦中的行动,在清醒梦里,当事人能够感觉到自己的情绪,而普通的梦境则不行。奥利弗是为数不多的能够自由控制清醒梦的人。熟悉奥利弗的人都知道,他是个胆子很大的人,他也会害怕,不过只在梦见普通人难以接受的东西时才会害怕。简单来说,就是“线索”。奥利弗是哼着纸上的乐谱睡着的,没有害怕,就说明乐谱和鹅/妈/妈/童/谣没有关系。

     “你真的不打算告诉本田葵?”“我也觉得告诉他比较好,说不定他知道些什么呢?”艾伦和维克多难得意见统一,纷纷表示希望王黯把这事告诉本田葵。王黯也知道,如果本田葵真的知道些什么,他们的调查会有飞了一般的进展。但是,本田葵能接受这些吗?知道本田葵的过去的人除了艾伦和王黯,其他的人基本死/光了,艾伦是早忘了,王黯可没忘。因为他的童年,和本田葵有着惊人的相似。同样的家境贫寒,同样的父母双亡,同样的受耻忍辱……但是他比本田葵幸运,他遇到了一个真正关心他的老师。他所有的技能和知识都是那个老师教的。

       艾伦和维克多见王黯不做声,也没有强迫他。那个老师是前任警/政/厅厅长。他们其余五人都是后来被那个老师收养的,他们都知道那个老师对王黯来说是很重要的。有一次马尔斯组织的卧底跑到埃尔斯城的发电厂搞事情,老师在那一场战役中掉入机械心脏被缴成了肉/酱,死无全尸。王黯哭得最伤心了。后来王黯再也没哭过。

       本田葵在书房里坐着。他刚刚把王黯走时给他布置的任务完成,现在正在发呆。应该已经到警/政/厅了吧?他琢磨着。可能他本身就是不愿安于现状的性子,虽然他并没有真正将王黯的技能全部掌握,但他仍希望王黯能够让他也参与调查。“想参加调查?可以啊。在家里等着,我要是用传真机给你发消息,你就可以了。”他记得王黯是这么跟他说的。王黯从不食言,传真机一次也没有为本田葵响过。本田葵知道,传真机是好的,并不是故障,所以每次王黯出去执行任务或者是和其他头子搞杀人交易,他就在家里练习,完成了就盯着传真机。

       他就这样盯着传真机,迷迷糊糊地看见墙上的钟,快十三点了。传真机和以前一样,一点动静也没有。他打了个哈欠,准备小睡一会。突然,传真机响了。

(未完待续)

驯兽大狮

【原创短篇】血沟·肆

http://shizijinqiubai.lofter.com/post/1e14fd5d_105baf0d(杀手黯x学徒葵,清水友情向,有OOC,本篇异色联六轴三出场

其中联六轴三人名皆出自360百科,仅供参考

文中若有语法错误或者其他错误请提出,谢谢合作,感激不尽

本篇纯属原创,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血沟·壹http://shizijinqiubai.lofter.com/post/1e14fd5d_1055d1f7

血沟·贰http://shizijinqiubai.lofter.com/post/1e14fd5d_1059897c

血沟·...

http://shizijinqiubai.lofter.com/post/1e14fd5d_105baf0d(杀手黯x学徒葵,清水友情向,有OOC,本篇异色联六轴三出场

其中联六轴三人名皆出自360百科,仅供参考

文中若有语法错误或者其他错误请提出,谢谢合作,感激不尽

本篇纯属原创,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血沟·壹http://shizijinqiubai.lofter.com/post/1e14fd5d_1055d1f7

血沟·贰http://shizijinqiubai.lofter.com/post/1e14fd5d_1059897c

血沟·叁http://shizijinqiubai.lofter.com/post/1e14fd5d_105baf0d


       突然停见那个驾驶员“啊——”的怪叫了一声,六人向那个驾驶员看去,看见了那个身高七尺的汉子满脸惊恐屁股着地的糗像。没想到这个驾驶员,技术不错,胆子不大。弗朗索瓦刚准备问他发生了什么,驾驶员就哆哆嗦嗦地,抬起手指向那块石头:“Rock!That rock has hand!It also has legs!!”站在两边的王黯和维克多分别掏出对自己而言较为顺手的武器——一把QSZ92和一把贝雷塔92F型沙漠之鹰——对准那块神奇的石头,弗朗索瓦站在较为中间的地方,掏出一把警用的M9,也瞄准那块石头。艾伦和史蒂夫对了对眼神,两者同时掏出一把枪:前者是一把装着高效麻醉剂的麻醉枪,后者则是枪型摄影机。奥利弗以最快的速度戴好装备。

       闻名世界的游戏口袋〇怪里的角色都是虚构的,角色世界上没有长手脚的石头,更没有长着一只手和很多条腿的石头。但如果是经过变异的新物种就说不准了,又或者,石头是个幌子,它的下面藏着某个见不得人的东西……不愧是同一个老师教出来的精英,六个人反应都很快,及时给出了正确的反应。事实上,刚上直升机的时候艾伦就把石头动了的事情告诉他们了。如果能够逮住这个不知名的东西,那么他们就一定能够得到有用的情报或者资料,说不定这就是他们与马尔斯组织的战斗反被动为主动的关键;如果这东西性子比较烈,弗朗索瓦可以联合王黯和维克多一起灭了这家伙。

       多年一同作战的经验培养出了惊人的默契。几乎是同时,QSZ92和沙漠之鹰发出的子弹击中石头,打出了两个不小的洞。与此同时艾伦朝洞开了一枪,麻醉针扎在其中一个洞里。石头开始乱动,上面的洞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艾伦赶紧又开了一枪,希望在洞口完全愈合之前再中一枪加大麻醉的剂量。可惜失败了,洞口在麻醉针命中之前愈合,麻醉针扎在石头坚硬的外壳上,折断了。不过先前扎进洞的针也被愈合进去了,没有掉下来。

     “石头”动了动,从底部伸出了五条触手。驾驶员又怪叫起来,连滚带爬手脚并用地用一种扭曲又喜感的姿势爬回了他的直升机。触手就当着六人的面交缠、扭曲着,扭出了一种类似于人类手掌的形状。看样子驾驶员说的手就是这个东西,很多个腿就是那些触手。艾伦瞄准那些扭动的触手,又开了一枪。正中一条触手。石头动得更剧烈了,随着“咔咔”的声音,石头竟然用其余的四条触手撑着“站”起来了,较前的两条触手又一撑,石头就这样用两条触手站着了。

       然后石头的底部就当着他们的面,扭在了一起,又扭开来,扭出了一张扭曲的人脸。“Son of a b*tch.”艾伦忍不住骂出声。事实上这张脸丑得在场每个人除了那个驾驶员以外都想骂街,艾伦只不过把大家心中所想说出来了而已。“砰”“砰”艾伦又开了两枪,一枪射中了人脸的眼睛,另一枪射中了人脸的鼻子,流下了一种腻黄色的恶心的液体,原本就丑陋不堪的脸更加狰狞恐怖。石头好像生气了,人脸长大嘴巴,发出了刺耳的嘶吼,刺得众人耳朵生疼。

     “砰”随着M9的怒吼,石头的脸开出一朵腻黄色的花朵,向前倒下,变成了一个背上插着针的长着触手的尸体,滑稽的是,这石头的触手上也插着一根针。“真可惜,不是活的。”奥利弗耸耸肩,走过去翻看“石头”的尸体,随即脸色就变了。

       太阳完全升起来了。卢西安诺的手机也响了。卢西接起手机,嗯嗯啊啊地应了几声就挂断了,站起身对本田葵和爱因斯说:“我还有事,先走了。”“嗯。”爱因斯挥了挥手,头也没回就继续抽烟。“你爷爷的电话?又叫你回去打架?”本田葵抬头。“不……不是这事……”卢西的声音越来越小,脚步越来越快,几乎是跑到楼梯口,跑下去的。原来他们在一栋很高的居民楼的楼顶。虽然这栋居民楼比先前本田葵考试的公寓楼高了不少,但它的装修简陋,做工粗制,甚至可以看见露出墙壁的钢板和铁条,所谓窗户已经是没有任何玻璃了,从外面向里面看,可以看见里面布满了失去粘性的蜘蛛网,和不少蜘蛛的尸体。

       卢西走了有一会,爱因斯才把仅剩屁股的烟丢在地上,踩了两脚,对本田葵说:“我也走了。”说完就直接下楼了,也没有看本田葵一眼。本田葵看了看太阳,估算了一会,大概八点左右了。王黯说大概晚上才能回来,还有几个小时,可以干什么呢?他吞下最后一口压缩饼干,站起来走到楼顶残破的边缘。

     “Grandpa!”卢西安诺走进地下室,推开密室的门。凯撒坐在可旋转的黑皮椅上,背对着他的孙子说:“Do you know what is Wang An?”“Yes,I know,he is Honda Aoi’s teacher.”“And?”“A killer.”“Yeah.Just now he tell me something by e-mall.Look at it.”凯撒将手机屏幕举到卢西的眼前,卢西看清了屏幕上的东西,眼睛立刻瞪得比猫还大,他甚至感到自己身上出了冷汗。

(未完待续)(PS:因为明天后天是双休日,所以那两天不会更新)(互动:王黯告诉了凯撒什么?凯撒又给卢西安诺看了什么?奥利弗看见了什么?艾伦和史蒂夫得到的情报的什么?晚上王黯真的会回去吗?他回去了会告诉本田葵什么吗?尽请收看:血沟·五!)


驯兽大狮

【原创短篇】血沟·叁

(杀手黯x学徒葵,清水友情向,有OOC,本篇异色联六轴三出场

其中联六轴三人名皆出自360百科,仅供参考

文中若有语法错误或者其他错误请提出,谢谢合作,感激不尽

本篇纯属原创,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血沟·壹http://shizijinqiubai.lofter.com/post/1e14fd5d_1055d1f7

血沟贰http://shizijinqiubai.lofter.com/post/1e14fd5d_1059897c)

血沟·叁

        血液不能传播那种...

(杀手黯x学徒葵,清水友情向,有OOC,本篇异色联六轴三出场

其中联六轴三人名皆出自360百科,仅供参考

文中若有语法错误或者其他错误请提出,谢谢合作,感激不尽

本篇纯属原创,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血沟·壹http://shizijinqiubai.lofter.com/post/1e14fd5d_1055d1f7

血沟贰http://shizijinqiubai.lofter.com/post/1e14fd5d_1059897c)

血沟·叁

        血液不能传播那种病毒,并不代表它不能传播其他病毒。而且马尔斯组织就在血沟对面,血沟那里危机重重。说本田葵不担心王黯,肯定是假的。但是,王黯的确不是那种让人担心的人,本田葵实在不需要担心他。血沟的确是很危险的地方。因此,虽然埃尔斯城就在它的一边,市民生活的地方也是离它很远的,从血沟开始到市区至少有两千米,甚至从埃尔斯城出口向血沟的方向都有设置卡口,一般人没有通行证想去血沟是不可能的。

       但是弗朗索瓦和维克多都不是普通人,通行证还不是小菜一碟?守卡的人一看见他们俩的脸就吓得哆嗦,打开铁门。这条路上是不可能有闲杂车辆的,相当于上了VIP高速。不一会脱离了卡口的范围,艾伦和史蒂夫也就不忌惮了,放肆地飙车。这就苦了王黯了,雅马哈虽然不小,但是给两个成年汉子坐,还是窄了一点,而且车速呈现出一种“我爸是李刚”的气势,坐在后座还是很难受的。

       艾伦感觉到了身后不亚于维克多的黑气压:“Hey,my friend,are you OK?Wound you like beer?”说完还真的大衣的内口袋里拿出了一听啤酒,就着背对的样子冲王黯晃了晃。“下次直接还是我自己骑摩托来吧。啤酒就免了,你以前在城里也是经常酒驾吗?”王黯很无奈。“Sometimes,about ones a three days.”艾伦这么说着,两手脱离车把,拉开啤酒罐的拉环之后左手拿啤酒罐,右手把车把。维克多摇下车窗,笑着说:“三天一次也叫有时?”“我的酒量可比你们想象的要好。”艾伦说完之后便仰天喝了一口。“Hey,don’t drink by oneself, take some for me!”史蒂夫眼睛依然盯着前方,左手却已经掌心向上伸出窗外了。艾伦把啤酒罐递给他,史蒂夫接过仰头一口饮尽,然后把空啤酒罐放在车门的内把手上,说了一句:“真少。”“我/靠一听就330毫升你想让我给你留多少啊!”“行了行了,说正事。”“嗤。”艾伦嗤了一下鼻子,就跟王黯说起了他们哥俩黑到的情报。

     “所以说,弗朗索瓦根本就没有当着你的面,把事情都说出来?”卢西安诺一边擦拭小刀一边问。本田葵点点头,然后给自己倒了一边啤酒。“爱因斯,他们俩根本就不把你放在眼里诶。”卢西又把视线投向一旁一边看日出一边吞云吐雾的人。“哦。”他当然知道卢西说的“他们俩”是谁,弗朗索瓦和奥利弗。只得到一个字的反应,卢西有点失望,又把视线投向本田葵:“本田,王黯也没跟你说什么?”爱因斯将抽得干干净净的烟头丢掉,给自己倒了被酒之后将还有一半的啤酒瓶递给本田葵:“再喝一杯?”本田葵一杯酒刚刚好喝完,向爱因斯摆摆手:“老师他自己都不清楚,又怎么会告诉我?谢谢了爱因斯君,我不喝了。”爱因斯耸耸肩,将杯子里的酒喝干:“你倒是很听王黯的话。”原来本田葵刚才喝的是第三杯。“说起来我也很奇怪,为什么你这么听王黯的话。要说你打不过的话,艾伦不也是吗?”本田葵摇了摇头,撕破一包压缩饼干。

       三年前和艾伦那一场架本来是不用打的,是他自己先沉不住气动了刀子。结果刀子只是划破了艾伦的衣服,毛都没掉一根,反倒把艾伦激怒了,然后自己就被赤手空拳的艾伦往死里打,满脸是血有多可怕先不说,差点就被打死了。后来是王黯说让艾伦把这小子交给他处理,本田葵才捡回一条命。

       然后他就被王黯捡回去养伤,伤好了就跟他说什么小子你骨头挺硬胆子挺大连那个美/国佬都敢刺,然后他不服气,怼着那又怎么样啊,反正他也没有家了没有地方可以去被打死算了你还救他真是多管闲事之类的,王黯就摆出一副无所谓的脸,我救你是因为你这个人难得啊,一个来自贫民窟的孩子,从那场大瘟疫中活下来不容易啊,死了可惜啊,他惊讶了,为什么你知道我来自贫民窟?王黯倒是很轻描淡写,就是那个美/国佬黑到的资料啊,他手上连你身上胎记长什么样的资料都有,不过你不用担心隐私暴露,你这种蝼蚁他看都懒得看,资料估计早就被销毁了。然后年级尚小的本田葵可怜的自尊心被打击了,王黯又告诉本田葵,那个叫艾伦的美/国人就是他师弟,他准备收本田葵当徒弟,不过本田葵不愿意的话立刻离开也不要紧因为伤已经好了。

       三年前的故事也就这样喽,本田葵本人也不愿意怎么回忆,对他而言这就和他那可悲的童年一样不堪回首。卢西安诺小时候过得还比较滋润,体会不到本田葵什么感觉,但是他也知道本田葵的过去有多悲惨,这就是一个强者生、弱者死的被血沐浴的世界啊。所以他也没怎么逼问本田葵,埋头吃本田葵带的压缩饼干。

       弗朗索瓦出示了通行证,驻守在血沟附近的卡口的守卫立刻打开铁门。门小,只有雅马哈这样的摩托才能进去。于是几个人下车,把雪佛兰留在铁网后,王黯也下车,艾伦扶着雅马哈推进铁网。铁网设得离血沟有点远,大约五十米左右。“具体的,就是那个勘察员在这里——大概是这里了,他就是在这里看见几个穿制服的可疑人士。”维克多走到一个地方,向对面的某个地方指了指,“看样子我们得过去了。”“先别急,你们看那个。”奥利弗指了指对面一个地方,那是岸边的一块石头,仔细看的话不难发现这块石头的颜色比其他石头都要亮一些。“我记得上次我们来的时候还没有这东西。”史蒂夫从腰包里掏出一个便捷相机,对这那块石头按了几下快门。“不急,我叫的直升机快到了——我抽完这根烟之前就会到。”弗朗索瓦刚掏出一根烟和一个打火机,刚把烟屁股放进嘴里,直升机嘈杂的声音就响起来了。

     “这次速度挺快的嘛,骂了几次了?”艾伦走过去拍拍弗朗索瓦的肩。弗朗索瓦什么都没说,直接走向直升机。其余几个人也直接上了直升机。艾伦把雅马哈停好,取下挂在上面的两个笔记本专用手提袋,也准备上直升机。一瞬间,他看见了对面的那块不对劲的石头动了一下。他眼神闪过一道光,上了直升机。

       这次的直升机驾驶员技术不错,直升机很快飞到了对面。驾驶员在六个人下飞机之后也跟着下了飞机。奥利弗跟弗朗索瓦咬耳朵:“这个人为什么也下来啊?”“下不下来是他的自由,想看他就看,被吓着了责任也不在我。”弗朗索瓦懒洋洋地回答。奥利弗也没说什么,从工具包里掏出白色的橡胶手套戴上。王黯和维克多分头在两边查看,艾伦和史蒂夫准备电脑和其他的仪器。

       突然停见那个驾驶员“啊——”的怪叫了一声,六人向那个驾驶员看去,看见了那个身高七尺的汉子满脸惊恐屁股着地的糗像。没想到这个驾驶员,技术不错,胆子不大。弗朗索瓦刚准备问他发生了什么,驾驶员就哆哆嗦嗦地,抬起手指向那块石头:“Rock!That rock has hand!It also has legs!!”

(未完待续)(下篇开始出现恐怖与血/腥场面)


理球球

【卢西/异轴三/脑洞/梗源虚拟神明】战争…


“对不起,葵,爱因斯,我还不想倒下。”

厌恶的血液散发出的味道,弥漫在周围的战火硝烟,阳光并没有办法穿透乌云,阴沉,无力。

是从什么时候已经注定了这样的结局?我无从知道。

刚刚包扎好的伤口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再一次流出了血,染红了沾着尘土的绷带,眼睛因为疲惫,劳累到睁不开,无力的倒在土地上,零零碎碎的残骸,因为鲜血而染红的土地。

这样的感觉早已让我兴奋不起来,我也站不起来。

嘲讽似的笑着,我只是在嘲笑自己懦弱无力,明明已经很努力了。

夜,寒冷的夜,月亮又再一次出现在了漆黑一片的夜空,凄惨的月光,无法照亮这一片充满战争的世界。

就连风都如此冷,擦破了皮肤。曾经在教堂里对主宣誓的忠诚,无...


“对不起,葵,爱因斯,我还不想倒下。”

厌恶的血液散发出的味道,弥漫在周围的战火硝烟,阳光并没有办法穿透乌云,阴沉,无力。

是从什么时候已经注定了这样的结局?我无从知道。

刚刚包扎好的伤口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再一次流出了血,染红了沾着尘土的绷带,眼睛因为疲惫,劳累到睁不开,无力的倒在土地上,零零碎碎的残骸,因为鲜血而染红的土地。

这样的感觉早已让我兴奋不起来,我也站不起来。

嘲讽似的笑着,我只是在嘲笑自己懦弱无力,明明已经很努力了。

夜,寒冷的夜,月亮又再一次出现在了漆黑一片的夜空,凄惨的月光,无法照亮这一片充满战争的世界。

就连风都如此冷,擦破了皮肤。曾经在教堂里对主宣誓的忠诚,无法实现。因为缺水而干燥破裂的嘴唇,伸手握住胸前的十字架,张口祷告着。

啊啊,如此弱肉强食的世界,盲目的人都是如此,只用尽最后的力量在崩塌的战壕之中,吟诵着祷告的文。

“他们,还在努力吧。”

身边空无一人,只有纷飞的战火。火的颜色,硝烟的颜色,点缀着这里。

“对不起,我还不想倒下。”

身体如同灌铅一般的沉重,用尽力气站了起来,仰头望着这个肮脏世界的天空,感受风略过耳边的声音,就连呼吸的空气也这么的让人难受。

“让我们吹响决战的号角吧。”

——

【史蒂夫的一天】

【史蒂夫的一天 Part2】

“艹,我为什么要逃!”我狼狈不堪的从墙上翻了过来,却一跤摔进树丛里。刚刚从墙上翻过来时,他没料到墙的这边还有一棵树,差点被卡在上面,倒霉透了。他想,抓了抓自己凌乱的头发。
“给他道歉。”我还没从树丛里爬起来,就听见头上有个低沉的声音暗暗地说,仿佛黑云压顶一般,一个巨大的影子笼罩在我的头上,我抬头看向上方,就看到一个黑着脸的斯拉夫人一眨不眨地等着我,在他那猩红的眼睛的注视下,我脑子里只剩下一句话。“他绝对是个低音炮。”
“道歉!”看我不说话,他的眉头一皱,我不由得咽了口口水,总有一股世界毁灭一般的气场笼罩在他身边,我感觉我能撑到现在还没怂真是强悍极了。
他的熊爪想...

【史蒂夫的一天 Part2】


“艹,我为什么要逃!”我狼狈不堪的从墙上翻了过来,却一跤摔进树丛里。刚刚从墙上翻过来时,他没料到墙的这边还有一棵树,差点被卡在上面,倒霉透了。他想,抓了抓自己凌乱的头发。
“给他道歉。”我还没从树丛里爬起来,就听见头上有个低沉的声音暗暗地说,仿佛黑云压顶一般,一个巨大的影子笼罩在我的头上,我抬头看向上方,就看到一个黑着脸的斯拉夫人一眨不眨地等着我,在他那猩红的眼睛的注视下,我脑子里只剩下一句话。“他绝对是个低音炮。”
“道歉!”看我不说话,他的眉头一皱,我不由得咽了口口水,总有一股世界毁灭一般的气场笼罩在他身边,我感觉我能撑到现在还没怂真是强悍极了。
他的熊爪想我抓来,我下意识想躲,却像是被钉子钉住一样定在原地。我就眼睁睁的看着他的手离我50cm,40cm…………10cm,5cm,1cm…………然后从我脸上擦过,轻轻从我肩膀上拿起了什么。
我定睛一看,原来是一只花栗鼠!应该是我从树上下来时一不小心带下来的,我松了口气,看着他小心翼翼地检查花栗鼠身上有没有伤口,然后那只花栗鼠十分亲昵地蹭了他一下。
怪人。我在心底骂了一声,偷偷溜走了。


“这个学校怪人怎么那么多?!”我吐了一句槽,就听见另一边传过一句懒洋洋的“小心………”
“艹!!!”听到耳边突然而来的风声,我猛然转身,险险的避过了擦着自己脸颊的一把小刀。
我这才仔细看向刚才传来声音的地方,那儿站着一个金色头发紫色眼睛满身肌肉的德国人,他留着大背头,我估计他肯定用了大量的发胶。他的脸上还带了一条伤疤,却没有给他增加什么气势。他懒懒地站在那里,校服外套披在身上,头上顶着一个苹果,上面已经插了三把小刀了,我估计其中有一把就是刚刚从我身旁过去的。他的肩膀上也放着两个苹果,他靠在树上,嘴里还懒懒的嚼着一个。
“刷!!”我又一闪,我这下确定那个人小刀的人是故意的了,还是对准我的脸,我虽然闪开了,却还是被削下一段头发。
“卢西,先别继续了,有人。”那边的家伙开口了,依旧懒懒的,像是永远都提不起精神。
我转过身去,看到那边站着个小个子,酒红色头发,小麦色皮肤,作为放肆的是,他还将眼睛蒙上了!他手上一甩一甩的小刀,冷厉的光令人不寒而栗。
“卢西,算了,下次再练吧。”从旁边有走出一个人,和之前那个懒鬼长得差不多,银白色头发紫色眼睛,应该是兄弟。总感觉有一股莫名的气质。“神会宽恕每一只迷途的羔羊。”我懂了,这叫神父自带的装逼气质。
“切。”卢西安诺切了一声,随手又甩出一把小刀,笔直笔直的插在那个懒鬼正在吃的苹果上。
那懒鬼什么都没说,挑了挑眉,从苹果中拔出小刀,慢条斯理的给苹果削了层皮,继续吃。
“谁叫那家伙存在感太低,削到他算他倒霉。爱因斯,别吃了,走了。”那家伙解开布条酒红色的眼睛不屑的扫了我一眼,我还没瞪回去他就收了眼神。“爱因斯,快走,不然我可以把你拎回去。”
“不用,尼古拉,走了,谁也没有在听你的嘟嘟囔囔。”爱因斯打了个哈切,叫上了一边的尼古拉。我才发现他还站在我旁边,还在不停的说话,但声音不怎么大。
“如果有需要,你可以来找我,我的寝室在B302。”尼古拉像我致了个礼,就离开了。
“如果我决定在这里上学的话我会去找你的。”毕竟我还没有看过比我的存在感还低的家伙。我把最后一句话吞了回去。
“现在先回一趟寝室……………好像是B303……………那不就在那家伙的隔壁吗!!”我翻了个白眼,按照记忆走向自己的寝室。

苏昭楠

[原创]异色轴三无题小段子

*二战前,大萧条后.一战前.
*这只是,一个友情向.
*OOC慎.

“……总得来说,我这边情况不好。”爱因斯摸向衣服薄薄的里衬口袋却又只能恹恹收回手。很显然,没有任何东西,无论是马克、打火机或者烟盒。“高卢鸡和英国佬从我这里拿走了不少东西,他们看起来没有想让‘德国’继续存在下去的意思,胜利者的可恶嘴脸。”他摸向了耳后,很幸运,那里还别着一根香烟。虽然它在被主人的忽视之中已经变得皱皱巴巴几近散架,但是它好歹还在那里,给爱因斯带来了一丝慰藉。
他把它捏在手里很久,还是没下定决心点燃,更何况他没有火机,甚至是火柴。
本田葵的情绪也不太好,日本人看起来憔悴而颓废,以至于眼角下有掩饰不住的乌青。他同样把手插进...

*二战前,大萧条后.一战前.
*这只是,一个友情向.
*OOC慎.

“……总得来说,我这边情况不好。”爱因斯摸向衣服薄薄的里衬口袋却又只能恹恹收回手。很显然,没有任何东西,无论是马克、打火机或者烟盒。“高卢鸡和英国佬从我这里拿走了不少东西,他们看起来没有想让‘德国’继续存在下去的意思,胜利者的可恶嘴脸。”他摸向了耳后,很幸运,那里还别着一根香烟。虽然它在被主人的忽视之中已经变得皱皱巴巴几近散架,但是它好歹还在那里,给爱因斯带来了一丝慰藉。
他把它捏在手里很久,还是没下定决心点燃,更何况他没有火机,甚至是火柴。
本田葵的情绪也不太好,日本人看起来憔悴而颓废,以至于眼角下有掩饰不住的乌青。他同样把手插进蒙上灰尘的口袋里,像是在取暖——但通过他很快又把手抽出来的举动,大概和爱因斯是同样的意图。“我这里,快要崩溃了。”本田葵的声音近乎于平淡,颤抖的手指让他看起来分外无力。“我必须通过别的什么方式转移国民的注意力,帝国绝不会就此崩溃。”
卢西安诺倒是相当坦然,他很清楚自己的兜里没烟可抽。他翻开火机盖盯着火苗几秒又再关上,重复这样的动作乐此不疲。当火机里几乎听不见汽油的晃动声时他才遗憾的松开手,他的状况其实更糟糕,比如说,他帽子上的翎羽已经不见了。
爱因斯看了卢西安诺一眼。
卢西安诺再次掏出看起来很是有些破旧的火机开始打火。
起风了,本田葵侧身拦住呼啸而过的风与沙尘,盯着摇摇晃晃的火苗。
火苗灭了几次,最后的一点油支持着它点着了那支浸透着汗水又风干的香烟,然后它陷入长时间的沉寂,卢西安诺又试着打了几次,不得不遗憾的承认它可能真的没有任何的油剩余了。
然后爱因斯看着烟头上闪烁的火星,深深吸了一口。他没有吐出烟,而是先将少了一段的那支烟递给了之前站在风口吃了一嘴灰的本田葵,卢西安诺会意站过去,挡住风。再灭了可就没烟抽了,他无奈地想着,拍拍衣服上的褶皱。
本田葵吸了一口,把这支普通而弥足珍贵的烟递给卢西安诺。卢西安诺照做,不长的香烟燃尽,他把烟头甩在地上,用鞋尖碾了碾。
火星灭了。
他屏着呼吸,让辛辣的烟雾在肺中流转许久,直到无法继续屏气才颇为不舍的将其呼出。
在即将被风吹散的雾气里,他说:“再这样下去,只能再打一仗了。”
他的老友们沉默着,不知道有没有在风声里听见这句话。
烟散了。

妈的我写的啥。智障。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