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异色鲸组

283浏览    21参与
aomeeeeeeeeeyyyyyyy
10/16。 应该是两个月以前...

10/16。

应该是两个月以前的画,怎么过的这么快

10/16。

应该是两个月以前的画,怎么过的这么快

来自乌托邦的御待大人(开学暂退)

“人偶师有一家人偶定制店,客人经常会来拜访他。店中放着一个人偶模特,他每天都穿着不同的衣服,但都十分的华美。每位客人第一次来的时候就会问人偶师这个人偶的价格,而人偶师每次都只是笑着说这个玩偶可是我的哥哥,不卖。客人听过后也只是当个玩笑,便也不再过问。但只有人偶师自己知道,这是真的。

‘你说,那群人类傻不傻,想要把你买走呢。’

‘这可是我最爱的人,是镇店之宝。怎么可能只用钱便可以买走呢?’

‘对吧,洛基哥哥。’

人偶并没有回答,店中静悄悄的,钟声在空旷的房间里回响着,月光撒在二人的身上。

‘我爱你,洛基。’

‘我不会让任何人买走你的,因为你是我最喜欢的人。’”

——————————......

“人偶师有一家人偶定制店,客人经常会来拜访他。店中放着一个人偶模特,他每天都穿着不同的衣服,但都十分的华美。每位客人第一次来的时候就会问人偶师这个人偶的价格,而人偶师每次都只是笑着说这个玩偶可是我的哥哥,不卖。客人听过后也只是当个玩笑,便也不再过问。但只有人偶师自己知道,这是真的。

‘你说,那群人类傻不傻,想要把你买走呢。’

‘这可是我最爱的人,是镇店之宝。怎么可能只用钱便可以买走呢?’

‘对吧,洛基哥哥。’

人偶并没有回答,店中静悄悄的,钟声在空旷的房间里回响着,月光撒在二人的身上。

‘我爱你,洛基。’

‘我不会让任何人买走你的,因为你是我最喜欢的人。’”

——————————————————————

中午在群里随便写的⋯没有固定左右向

aomeeeeeeeeeyyyyyyy

这篇的图:这个 

属于……四创……?还是三创?

这篇的图:这个 

属于……四创……?还是三创?

aomeeeeeeeeeyyyyyyy
终于画黑白冰了 (是复健复健复...

终于画黑白冰了

(是复健复健复健…!我才没这么……

终于画黑白冰了

(是复健复健复健…!我才没这么……

aomeeeeeeeeeyyyyyyy

p1妖精组(赫奇帕奇诺x斯莱特林英)

p2典芬

p3异色鲸组

p4我在医院画的北区儿童画(认真,其实就是房、树、人的题目一下子想到了北区而已)

趁周末回来传传,别打我,我只是一个玩了游戏不到七天,只玩过游戏的混蛋,出于一系列原因搞出来的无意义联动。

p1妖精组(赫奇帕奇诺x斯莱特林英)

p2典芬

p3异色鲸组

p4我在医院画的北区儿童画(认真,其实就是房、树、人的题目一下子想到了北区而已)

趁周末回来传传,别打我,我只是一个玩了游戏不到七天,只玩过游戏的混蛋,出于一系列原因搞出来的无意义联动。

aomeeeeeeeeeyyyyyyy

给永库尔·邦德威克

  你哥自己都是一具空壳,永库尔,你想从他那获得爱?骨骼只能撑着皮肉,胸腔内没有心脏要怎样跳动。

  Wake up.

  要么你也撑着你快腐烂的皮肉和他在那一起风化成尘。我说真的。  永库尔, 你 

  好好想想。

        你的_-      


收到不知名寄信者的信的永库尔:哦。

  你哥自己都是一具空壳,永库尔,你想从他那获得爱?骨骼只能撑着皮肉,胸腔内没有心脏要怎样跳动。

  Wake up.

  要么你也撑着你快腐烂的皮肉和他在那一起风化成尘。我说真的。  永库尔, 你 

  好好想想。

        你的_-      


收到不知名寄信者的信的永库尔:哦。

aomeeeeeeeeeyyyyyyy

p1画崩了的异色北诸花

p2是运动会时一个高中的露厨姐姐画的!!!极为流畅的画下来的!!!!(有冷战及味音痴含量

p1画崩了的异色北诸花

p2是运动会时一个高中的露厨姐姐画的!!!极为流畅的画下来的!!!!(有冷战及味音痴含量

aomeeeeeeeeeyyyyyyy

异色鲸组名字(含娘塔)

异冰:Yoncoure Bondwick/永库尔·邦德威克

异诺:Rocky Bondwick/洛基·邦德威克

异冰娘:Krakki(意为“孩子”) Bondwick/克拉基·邦德威克

异诺娘:Senta Bondwick/森塔·邦德威克


…………………………………………………………………………

好像常色娘塔里面,冰娘还可以叫爱丽丝·邦德威克,诺娘还可以叫索妮娅·邦德威克。有时候冰还姓 斯蒂尔森 这是怎么设定的

异冰:Yoncoure Bondwick/永库尔·邦德威克

异诺:Rocky Bondwick/洛基·邦德威克

异冰娘:Krakki(意为“孩子”) Bondwick/克拉基·邦德威克

异诺娘:Senta Bondwick/森塔·邦德威克


…………………………………………………………………………

好像常色娘塔里面,冰娘还可以叫爱丽丝·邦德威克,诺娘还可以叫索妮娅·邦德威克。有时候冰还姓 斯蒂尔森 这是怎么设定的

aomeeeeeeeeeyyyyyyy

·异色鲸组+异色北诸花的非日常恐怖故事。(x

·异芬视角。

·应该算有异色金属组cb向

·异冰:永库尔·邦德威克

 异诺:洛基·邦德威克

 异芬:伊恩·维那莫伊宁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国设。随便怎么看待。

 雷者自避。

(我只是为了清理脑洞和想磕异鲸组而写下了这篇)


  我很迷惑。刚打开门的我面前的这两个人长着永库尔和洛基的脸却做着仿佛不是他们的事。

  永库尔乖乖的黏在洛基的身上,没用眼罩遮住的左眼...

·异色鲸组+异色北诸花的非日常恐怖故事。(x

·异芬视角。

·应该算有异色金属组cb向

·异冰:永库尔·邦德威克

 异诺:洛基·邦德威克

 异芬:伊恩·维那莫伊宁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国设。随便怎么看待。

 雷者自避。

(我只是为了清理脑洞和想磕异鲸组而写下了这篇)




  我很迷惑。刚打开门的我面前的这两个人长着永库尔和洛基的脸却做着仿佛不是他们的事。

  永库尔乖乖的黏在洛基的身上,没用眼罩遮住的左眼即使盯着他哥却没有那种恨不得吃了他哥的狂热,仅仅只是……想抓住洛基的眼神?永库尔的双手把洛基的右臂锁在胸前。这幅样子我好像能从脑子里抖出一副画面但很遗憾,回想不起来。

  而洛基这家伙把腿岔开让永库尔陷入两腿之间的空处落到了沙发上,长期微笑的脸上笑容减淡了,被锁住的右手僵硬的托着永库尔的后背 。镜片后的眼睛里神色太复杂了,我很久没见过洛基对一个人的眼神是这样充满了……慈爱。不,太过震惊了我找不到别的形容词,而且这种眼神是对着他的弟弟!要么是以前他喝醉了要么是见鬼中了魔法洛基才会露出这种眼神!他还不至于会对自己下这种魔法,太危险了。至于那一挥即散的愧疚绝对是我看错了。

  洛基他似要用空着的左手去覆上永库尔的前额,他想,摸永库尔的头?这是在干什么!平常洛基难道不是立即站起来把永库尔放到沙发上就慌张地冲刺到自己房间,把追过去的永库尔锁在门外自己一个人在里面不断抖着手脚擦着冷汗吗。

  不是他们有问题就是我有问题。绝对。

  洛基的余光估计是看到我了,他把头转过来,一副想喊救命又舍不得松开手的样子。这家伙想了半天只憋出一句“呜呜呜伊恩…快救救我的右手,它快不行了。”

  永库尔也这么大了,重是应该的。所以我只是坐到了他的右边,故意慢条斯理地取下围巾再叠好。旁边那家伙的眼神越来越可怜。永库尔发现他哥不再看着他,他坐起来整个人靠到洛基的怀里,头偏到洛基左边的脖颈那开始打哈欠。右手仍然被锁着,“少说不用承重了。”我说,他说“伊恩你好薄情,怎么可以这样。”

  “你们怎么回事?”

  “……。”

  “说话。”

  “呃,你不觉得,永库尔有点……”

  我起身作势要走,要不是今天太不正常了我会真的走人。洛基连忙把我叫住,但永库尔先开口了:“不是永库尔。”

  “不是永库尔是什么?”我问他,“哥哥要叫我永库尔松,是永库尔松。”洛基明显的抖了一下。“看来你还正常,嗯?”我盯着洛基看,他又抖了一下。

  我想起来,永库尔这个样子……和他小时候一模一样,除了身体。我没管洛基什么想法,站起来一手扶着永库尔的肩膀一手把他的头往前压,后脑勺处有一块头发稍稍鼓了起来。

  “洛基·邦德威克,永库尔怎么了?”

  “我以为老大和海定今天在家里,就打算出去买点面包等会当早餐,下楼的时候正好碰到永库尔…松从走廊另一段端着水走过来,真的…即使你见过也不会理解当你清晨刚醒却看见他的必经之路也是你的必经之路的时候是怎样的令人惊恐,他甚至把水杯就地放下,脸上的淡然都换成了想把我关起来的样子,嘴里已经开始念着‘哥哥…’伊恩,你要知道如果他抓住我,我们的早餐就没了,这个上午都不能脱身,就没有人给刚出差回来的你准备好热牛奶了啊。”

  我用更阴沉的脸摆出来给他看,他总算停止了他试图求情的话语。

  “于是我试图在他之前先冲到楼梯口,我做到了,但是永库尔松他就跟在后面,我最后都是跳了几次两级楼梯才离他远点,才在楼梯底下的垫子上沾脚我就向门口奔去。我冲出了两米多,然后从背后听到永库尔松明显不一样的一声‘哥哥!’我回头看,他已经左脚在垫子外打滑了,整个人向后仰去。我想去拉他的,可是来不及了,于是永库尔松的头就磕到垫子上了。”

  “你送医院了吗?”我强压怒火这样问道,“……刚把他抱到沙发上给他去倒了杯温水他就醒了。醒了过后就什么也没说一直在黏着我。……很像他小时候。”

  “洛基你个混蛋为什么还这么不会照顾人!现在你抱着他,我去开车,去医院。”这是什么挪/威笨蛋!自己弟弟摔到头了明显不对劲还在沙发上赖了这么久!

  二十分钟的车程我气的没和洛基说一句话,只是由着他唱独角戏,永库尔困得趴在他腿上睡了,洛基也把眼镜摘了。

  “永库尔醒来后就盯着我,即使他什么也没说我也觉得背后发凉。”

  “他后来开始叫我,当我听到那种他小时候才用的语调时我感觉整颗心都狠狠地跳了一下。”

  “永库尔说着‘哥哥’,我本以为我会发抖,但是永库尔的语气里听不出疯狂和扭曲。只是平淡里面好像夹着渴求和希望……还有留恋。”

  “把小时候的他抖出来了,嗯。他的变化太大了,而我一直没怎么变过。所以我对他还是和小时候一样……他长大后是怎么变成这样的?”

  从这之后直到车都停好了洛基就没说过话。

  “伊恩。”洛基在后座轻轻喊了我一下。

  “嗯?马提亚斯和乌克森谢纳昨天去了酒吧就发了信息到群里,你能不能看看别人发的东西啊?”

  “老大他们说什么?”

  “说了今晚不回来。好了,把小孩叫醒吧,不然我是不会帮你抬人的。”

  “你知道要不是他正睡着,否则我都不会说那些话。”

  “我知道,但是不懂为什么不让他明白你比他想的要喜欢他。”

  “哈……我认为我只会被围的更紧,那太可怕了。”洛基无奈地笑出了声。

  我从后视镜看到洛基揉了揉眼睛,戴上眼镜后他拍拍永库尔的背,用着我难以见到的语气轻柔地在永库尔的耳边说:“永库尔松,快醒来,你该醒来了。”

  我打开车门,突然想起去完医院后绝对会有两个醉鬼在酒吧等着领,更气上头。车门被我一摔,“嘭!”的一下,洛基抬头瞟了一眼车外的我,他应该是在责备我不应该让刚醒的永库尔再被吓一跳。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晚安。芬的名字以后想到了再补。

不敢相信这篇文我硬是写了五个小时。

aomeeeeeeeeeyyyyyyy

鲸组·十六重欢喜·画堆

今天中午突发奇想,发现我有十六组鲸组相关可画

(指常色、异色、娘塔、异色娘塔)

收入的画统称 十六重欢喜 是不走心的起名

就是乱配,不一定是cp向,雷者自避。

以下是传送门:

1。冰 诺。(需要选出我满意的……,暂时都不满意

2。冰 诺娘 (已画

3。冰 异诺(建议不看 

4。冰 异诺娘 (已画

5。冰娘 诺 (已画

6。冰娘 诺娘 (已画

7。冰娘 异诺

8。冰娘 异诺娘

9。异冰 诺 (草稿流待重...

今天中午突发奇想,发现我有十六组鲸组相关可画

(指常色、异色、娘塔、异色娘塔)

收入的画统称 十六重欢喜 是不走心的起名

就是乱配,不一定是cp向,雷者自避。

以下是传送门:

1。冰 诺。(需要选出我满意的……,暂时都不满意

2。冰 诺娘 (已画

3。冰 异诺(建议不看 

4。冰 异诺娘 (已画

5。冰娘 诺 (已画

6。冰娘 诺娘 (已画

7。冰娘 异诺

8。冰娘 异诺娘

9。异冰 诺 (草稿流待重绘

10。异冰 异诺娘(已画,但是非常抱歉的劣质

11。异冰 异诺 (已画

12。异冰 异诺娘

13。异冰娘 诺

14。异冰娘 诺娘

15。异冰娘 异诺

16。异冰娘 异诺娘



aomeeeeeeeeeyyyyyyy
异冰和异诺。11/16 我设异...

异冰和异诺。11/16

我设异冰叫 永库尔·邦德维克

永库尔是冰语里面冰川的意思,虽说冰/岛人没有姓但冰/岛本人就不一定吧。

异诺 洛基·邦德维克(懒得自己再取名了,但也许哪天就去查资料重新找名字了。

(好像是七月初画的,画风也许有一点点出入

异冰和异诺。11/16

我设异冰叫 永库尔·邦德维克

永库尔是冰语里面冰川的意思,虽说冰/岛人没有姓但冰/岛本人就不一定吧。

异诺 洛基·邦德维克(懒得自己再取名了,但也许哪天就去查资料重新找名字了。

(好像是七月初画的,画风也许有一点点出入

aomeeeeeeeeeyyyyyyy

p1突然想画的异色鲸组。(水性笔速摸,我字很丑

p2是学校女生宿舍墙上的画。

(看到墙画的时候我整个人激动的跑上了五楼去找另一个aph厨

下一篇把芬、典、丹补齐。

p1突然想画的异色鲸组。(水性笔速摸,我字很丑

p2是学校女生宿舍墙上的画。

(看到墙画的时候我整个人激动的跑上了五楼去找另一个aph厨

下一篇把芬、典、丹补齐。

鲸鱼气泡水🍢

【异色诺冰】信徒

信徒

#异色诺冰的短打。埃里克森·邦尼威克x艾吉尔·斯特尔森

#国设。时间背景为1814年拿破仑战争后挪威被转让给瑞典,而冰岛仍然属于丹麦。

#是异色异色异色。不是平常的那种诺冰

#很雷人的东西

#很雷

#雷

#如果没问题的话就继续往下看吧。

#阅读中如有任何不适请立刻点叉。

#鲸组日快乐!


   “我一直在看着你。看着你在海上耀武扬威,征战四方,看着你最终还是下高昂的头,跌下神坛,落进深海。我想接住你,但我只是存在感低微的旁观者;我想待在你身边做你最好的弟弟和爱人,但你总会背对着燃烧的火焰离我而去。”...


信徒

#异色诺冰的短打。埃里克森·邦尼威克x艾吉尔·斯特尔森

#国设。时间背景为1814年拿破仑战争后挪威被转让给瑞典,而冰岛仍然属于丹麦。

#是异色异色异色。不是平常的那种诺冰

#很雷人的东西

#很雷

#雷

#如果没问题的话就继续往下看吧。

#阅读中如有任何不适请立刻点叉。

#鲸组日快乐!



   “我一直在看着你。看着你在海上耀武扬威,征战四方,看着你最终还是下高昂的头,跌下神坛,落进深海。我想接住你,但我只是存在感低微的旁观者;我想待在你身边做你最好的弟弟和爱人,但你总会背对着燃烧的火焰离我而去。”

   “你是使我醉生梦死的神明,而我只是你可有可无的信徒。”

    埃里克森背对着他站在小山坡的山顶,红风衣的下摆在寒风中猎猎作响。手里拿燃烧的火把疯狂的跳动,细小的火星顺着冷风飘散在空气里,点燃了一颗干燥的草茎。

    “这段话又是从哪本书里找出来的?嗯?”

     埃里克森轻轻一笑,抬手把火把扔进了山脚下湖边的小木屋,然后一边轻轻担掉手指间的木炭,一边哼着一首不知名的歌。

    “字典里找的。这个答案是不是很棒呢?”

    艾吉尔冷哼一声,猛地扯下了几乎覆盖了整个右脸的眼罩,随手一挥,把那黑色的布料扔进燃烧的火焰里。  

    略显苍白的脸上,是用刀刻上去的,歪歪扭扭的“邦尼威克”。

    “但那些根本不重要啊。我最爱的哥哥根本不在意我呢。难道不是这样吗?埃里克森?我的神明。”

   “那么我亲爱的信徒想要什么?”

    温柔的手指覆上了艾吉尔布满刀痕的脸颊,顺着那有些稚嫩的笔画慢慢地移动着。

    “除了这些 '刺青',你还会为我献上什么?或许是你的眼睛......哦,我当然不会拒绝我亲爱的信徒的献祭。”

     埃吉尔哂笑一声,猛地伸出手抓住了埃里克森的衣领。

    “我喜欢哥哥啊......我想一直和哥哥在一起。”

     紫红色眸子倒映着燃烧的烈焰,对上了清澈无邪的蓝眼睛。

     “可是神明哥哥不喜欢我呢。自己跑去找瑞典了,却仍然把我留在丹麦这里。”

     冰岛人的手指轻轻颤抖,衣袖里发出了一点奇怪的叮当声。

      埃吉尔想杀了我吗?

    埃里克森轻轻地问,轻而易举地掰开了埃吉尔的手指,从袖口里找到了冰岛人一直随身带着的两把短剑。

   然后咧嘴一笑,噬咬一般地吻住了埃吉尔。

   随后,他在缠绕的唇齿间尝到了一点血腥味。

   “因为.......我根本不想离开哥哥啊。”

    埃吉尔把他推开,眼睛里倒映着燃烧的火焰。

   看起来总是干净明亮的眼睛里,染上了一点血色。

     然后他手指一抖,把刺刀甩进手里,紧紧握着。

    “因为哥哥一直是我的最爱的人啊。我不能就像这样,看着你把我丢在深渊里不管。我想......一直做你最虔诚的信徒。如果不可以的话......”

   噗的一声,刺刀刺进了挪威人的胸口。

   埃里克森闷哼一声,胸口的刺痛感迅速蔓延开。

   然后他露出一个诡异的微笑,又凑过去吻埃吉尔。

   他感觉自己被往后推了一把,身子向后一仰,跌下了悬崖,跌进了燃烧的火焰。

   然后他听见埃吉尔凑到他的耳边,颤抖着低语

   “那就让我和你,伴随着世界一起毁灭吧。”

    让我,带来诸神的黄昏。

 


小男孩激推bot

异色鲸组人设整理

整理下异色鲸的人设 写文用

资料来源萌娘百科 有私设


诺:

埃里克森·邦尼威克。病娇。性格外向且热情洋溢,比1p开朗很多。外貌的话是金发,并有一个倒置的黑色十字针。右脸上有烧焦的疤痕

明明是北五里最天真单纯的,却也是最让人闻风丧胆的。 没有善恶观,不会产生罪恶感。喜欢欺负弟弟,但是内心比谁都在乎他,但不怎么会表现出来。但如果被冰讨厌了会很伤心。

喜欢火焰,经常带着喷火枪之类的纵火道具。是个纵火犯。


冰:

艾吉尔··斯蒂尔森。 病娇,并且毫不掩饰的超级兄控。对于哥哥有着莫名崇拜以及诡异的情感(...

整理下异色鲸的人设 写文用

资料来源萌娘百科 有私设


诺:

埃里克森·邦尼威克。病娇。性格外向且热情洋溢,比1p开朗很多。外貌的话是金发,并有一个倒置的黑色十字针。右脸上有烧焦的疤痕

明明是北五里最天真单纯的,却也是最让人闻风丧胆的。 没有善恶观,不会产生罪恶感。喜欢欺负弟弟,但是内心比谁都在乎他,但不怎么会表现出来。但如果被冰讨厌了会很伤心。

喜欢火焰,经常带着喷火枪之类的纵火道具。是个纵火犯。


冰:

艾吉尔··斯蒂尔森。 病娇,并且毫不掩饰的超级兄控。对于哥哥有着莫名崇拜以及诡异的情感(对异色诺而言似乎有点吓人)。特别粘人。外貌的话紫红色眼镜,棕发,右眼戴着眼罩。因为诺把他的眼睛撕破了

他很开朗,但也有点自大。出手干脆,杀的人不比哥哥们的少,而且谨慎,很难被人发现痕迹。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