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异色黑塔

16342浏览    341参与
肆柳

供电「遗忘爱人」

王耀说,他曾经有个深爱的人。

​弗朗西斯做饭的手一顿,亚瑟粗粗的眉毛也拧了起来,偌大的别墅里空空荡荡的,在场的三人都静默了下来。

​弗朗西斯咬了咬唇,打开水龙头冲洗起了菜板,假装不经意地低着头随口问道:“啊,是吗,我们在一起住这么久,我不记得你以前谈过恋爱啊小耀。”亚瑟紧接着也放下报纸朝着王耀点了点头。

​王耀裹着被子坐在沙发上,咬着袋牛奶默不作声。

​深秋的傍晚有些寒凉,王耀刚刚从疲惫的工作中解放出来,思绪混沌间觉得身上发冷,想来是感冒发烧了也说不定。

​在弗朗西斯的叙述中,他出了一场车祸,身体上没什么伤害,但是撞到了头失去了记忆,弗朗西斯和亚瑟是他的大学舍友,他们都毕业了......



王耀说,他曾经有个深爱的人。

​弗朗西斯做饭的手一顿,亚瑟粗粗的眉毛也拧了起来,偌大的别墅里空空荡荡的,在场的三人都静默了下来。

​弗朗西斯咬了咬唇,打开水龙头冲洗起了菜板,假装不经意地低着头随口问道:“啊,是吗,我们在一起住这么久,我不记得你以前谈过恋爱啊小耀。”亚瑟紧接着也放下报纸朝着王耀点了点头。

​王耀裹着被子坐在沙发上,咬着袋牛奶默不作声。

​深秋的傍晚有些寒凉,王耀刚刚从疲惫的工作中解放出来,思绪混沌间觉得身上发冷,想来是感冒发烧了也说不定。

​在弗朗西斯的叙述中,他出了一场车祸,身体上没什么伤害,但是撞到了头失去了记忆,弗朗西斯和亚瑟是他的大学舍友,他们都毕业了,王耀今年二十五岁了,读的是金融系,他学习很好,年纪轻轻的就读完了博士,被国际顶尖的金融机构录用了。

​王耀当时还不相信他是这样厉害的人。他什么也不记得,学习的知识按理来说也要重新录入,但他看到书本的一瞬间却觉得无比熟悉,下意识地背出了内容,他惊讶自己竟然如此厉害,笑容出现在那张苍白的小脸上,弗朗西斯却觉得心中酸涩。

​骄傲的人不会有什么好下场。他们都如此。

​王耀的记忆始终没有恢复,王耀本人觉得有些烦躁,但他看弗朗西斯和亚瑟却对这件事似乎不是很急的样子。

​弗朗西斯是自由职业者,也就是艺术家,他说要更好的照顾王耀,便让王耀搬来了他家住。

​亚瑟对这件事完全不反对,甚至十分赞同。

​王耀于是也不好推辞,正好他目前对自己和他人的认知都来自于亚瑟和弗朗西斯,于是也就厚着脸皮搬进来了。

住到别墅里后,王耀每天看着亚瑟和弗朗西斯的亲吻与温存,却没来由的觉得有些委屈和难过。但这种情感没有来源,也不知去向。

就好像,他曾经也有个这样喜欢的人一样。

他们曾经在花园里相拥,交换绵长的亲吻,肆意表达着几乎要满溢出来的爱意。

或者在王耀家的阁楼上缩在一起看电影,伸不开手脚的小地方在冬日里也散发着洋洋暖意。每天下班风尘仆仆地回到家里,冰凉的手被那人的大手温柔而珍重地焐着,跟着空气中的暧昧气息一起升温。

他们会躺在夏夜的草坪上数星星,像每一对热恋期的小情侣一样犯傻。当然也会吵嘴,但一般都是自我反省之后悄悄塞小纸条道歉。

这一切都那么真实……

​“发什么呆呢?”

几滴泪水悄悄溢出眼眶,沿着脸颊滑下去。

“小耀?”

弗朗西斯洗干净手擦干,走到王耀跟前。他一双黑曜石一般时刻闪着光芒的眼睛此刻像无机质的玻璃珠,乌黑又空洞。

弗朗西斯沉默着为他拭去眼泪,表情十分凝重。

不对的。王耀想。不该是这样的。

不是这个表情,而是在凶狠与慌乱交织中带着点心疼的,也不是用手,而是亲密的,细碎的吻,就像在亲吻神明一样珍重温柔,和天下看到爱人哭泣的另一半一样。

​不,不一样的,他很特殊。他有一双看似无情的红棕色眼睛,那里蕴含着的都是对于王耀的爱,独属于王耀一人的。

​“我曾经有个爱人,对吗,弗朗西斯。”

​弗朗西斯抱住王耀,把他的头按在肩膀上,泪水很快晕湿了一小片衣料。

他一字一句,十分清晰地告诉他

​“是的,王耀,你曾经有个爱人。”

​“那他在哪儿?”

​亚瑟此时却突然开口截断话题。

​“让耀好好休息一下吧。”

​弗朗西斯却不理睬他的话,他继续说道

​“他啊,变成蝴蝶飞走了。”

​“弗朗吉,我能够找到他吗?”

​王耀的声音闷闷的,带着鼻音,他觉得鼻塞胸闷喘不过气来,于是深深地呼吸,妄想摄取到一些氧气。

​“是的,小耀。”

​王耀混沌的世界忽然清明。那个深黑色短发的,拥有红色瞳孔的青年人的身影也慢慢清晰起来。

​“……王黯?”

​青年唇角带着点微笑,那是他从来没有在他面前表露过的情绪,温柔而哀伤的。

​「耀耀」他说。

​灿烂的光华充满王耀的世界,黑与白相拥。

​蝴蝶飞走了。

​——————end

赤旗必将插遍全世界

跑来宣个语c群,群主太可怜了在异色黑塔孤身一人的帮忙宣一下/不能重皮的噢(ㆁωㆁ*)

跑来宣个语c群,群主太可怜了在异色黑塔孤身一人的帮忙宣一下/不能重皮的噢(ㆁωㆁ*)

祖国的大冤种

关于我终于想起还有一个合集这件事,内容不连贯因为时隔太久了。


关于我终于想起还有一个合集这件事,内容不连贯因为时隔太久了。


他方客

【黯葵】竹林外

520快乐。

众所周知,这两个人不可能真的甜,所以甜虐自定。

ooc严重,文笔极差,慎重考虑。


1.

“小菊是我最引以为傲的弟弟呀!”


“……”


————————————————————————————————


这段有来无往的对话,身为异色的他们也听到了。


本田葵跪坐在王黯身侧,一个不会过于亲昵,也不会过于疏远的位置。


竹林中这个来路不明的小孩真是玩的好一手圆滑世故。


王黯坐在案前处理着如山公文。奏折上是记述着各种政要的文字,王黯却毫不避讳一旁的本田葵,帝王的自负令他相信本田葵不会,也不敢偷看。...


520快乐。

众所周知,这两个人不可能真的甜,所以甜虐自定。

ooc严重,文笔极差,慎重考虑。













1.

“小菊是我最引以为傲的弟弟呀!”


“……”


————————————————————————————————


这段有来无往的对话,身为异色的他们也听到了。


本田葵跪坐在王黯身侧,一个不会过于亲昵,也不会过于疏远的位置。


竹林中这个来路不明的小孩真是玩的好一手圆滑世故。


王黯坐在案前处理着如山公文。奏折上是记述着各种政要的文字,王黯却毫不避讳一旁的本田葵,帝王的自负令他相信本田葵不会,也不敢偷看。


王黯想的没错,如今的本田葵的确是没那个胆子的。如今的王黯宛如日中天,即使他将对方称之为日落之地的国家,狂妄地自称日出,这也改不了他说完后会被王黯暴揍一顿的事实。众所周知,王黯的脾气很差。好吧,他们异色就没几个脾气好的。


但日后如何谁又能得知?他本田葵可是日出之国!衰弱的日落无论曾经如何巅峰,也总要被新的日出所取代。


下巴被一个冰凉的物什抵着,本田葵被迫抬起了头。惊得回神后,便撞进一双不明阴阳的红瞳中。


本田葵无可避免地惊了一瞬——他何时竟与自己这般近了!


本田葵向后仰头,想与王黯拉开距离,刚一动作,王黯便将手中的奏折威胁性地向前一进,纤薄的纸页刮擦着他脆弱的脖颈。本田葵相信,只要他敢继续抗拒王黯,那本薄薄的奏折一定会贯穿他的脖子。


“父兄为何无故戏弄葵?”本田葵垂眸避开王黯的视线,敛去眼中神色。


“葵在想些什么。”


又来了又来了,又是这样!询问就询问,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神色给谁看!


本田葵烦躁地想,但他也只敢想想,是绝对不敢让王黯发觉丝毫的。


“什么也没有。”


王黯挑眉,却终是没再说些什么,只是收了抵着本田葵的奏文继续拿朱笔批阅着。


“还记得王耀说的那句话吗?”


桂月东升西落,天边已有了浅浅的橙。本田葵抬头看向又一次开口的王黯。那堆积的公文已经批完,被王黯扔的到处都是。本田葵漫不经心扫了几眼上面红黑色的字。


看见来又要麻烦宫人了。


“‘引以为傲的弟弟’?呵!他可真敢说。”


王黯冷笑出声,本田葵若无其事收回乱扫的视线,顶上他审视的眼睛。


“葵不懂。”


王黯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本田葵平静地看着他衣袍上的龙纹。


“那个本田菊,葵认为如何?”


“我不是他,不便评说。”


“‘不便评说’?好一个不便评说!”王黯又嗤笑一声,命令道,“本田葵,抬头,看着我。”


本田葵乖乖抬头,视线停在王黯口鼻处。


王黯抬手轻抚本田葵脸颊,拇指指腹摩挲着他眼周。


“你说,在他那副乖巧皮囊下,是否也包藏祸心?”这个“也”就说的很意味深长了。


王黯声音轻缓,甚至可以说的上温柔,但本田葵只觉得王黯掌下的皮肤热的有些刺痛。


“王耀的好,他自是明白的,想来心中也会装着他。”说完,顿了一下,向后膝行几步避开王黯的手后伏下身,“天亮了,父兄朝堂中还有公务,葵便不再多作叨扰。”


默许了本田葵的离开,王黯眼中少有的流露出无奈的神色,或许连他自己也未曾发觉。




2.

“不要总是对我呼来喝去的啊!”


“……”


————————————————————————————————


这句无人在意的控诉,身为异色的他们也听到了。


毫无疑问,王黯那糟糕的性格又给他招了顿打。


他们要他端茶递水,做那些个宦官宫人做的低贱事。他们如此作践他,他自是不愿。


于是他们给不听话的他带来了美丽而危险的娇美人。毒素浸染了他的血,浸染了他的肉,但他的魂却一直撑着他一身傲骨。于是他们敲碎他的骨,挑了他的筋,抓着他的手逼着他去做那些他死也不愿去做的屈辱事。


他看见了人群中的本田葵。那个在他背后给了他一刀的所谓弟弟。他抬不起手。他骂着本田葵。他骂着自己。他骂本田葵狼心狗肺,几千年白养。他骂自己有眼无珠,几千年白活。


他看见了狼狈的王黯。那个被他否认无数次的所谓哥哥。他不愿低头。他说着王黯。他说着自己。他说王黯高居太久,也该经历日落。他说自己人民太苦,也该享受日出。


他痛自己蠢。他说自己冤。


“黯君,小生只是想要更好。”


“滚!”




3.

“山川异域,风月同天。”


“青山一道,同担风雨


————————————————————————————————


这次书信的来往,身为异色的他们也做了。


没有华丽的封漆,没有精致的信纸,来往都是只有一句写在简陋纸张上的简短话语。


与信一齐到手的,是堆在地上,高出他送出的那些东西十倍的物资。


“青山一道,同担风雨。”


本田葵看了看这句“同担风雨”,又看了看堆在脚边的纸箱,复又转向手中的字条。


字还是那个人的字,仍是那般好看,那般肆意张扬,只是多了不少抹不去的沧桑之态,那是从无尽岁月中染上的独特韵味。


单薄的纸张被本田葵用力攥在手心,他烦躁地在满地凌乱的物资间踱来踱去,忽得抬脚踹了停在身前的一个无辜纸箱一脚,手中被他捏皱的纸被他抬手作势丢掉,手高高抬起,却凝在了最高处,白色薄纸犹如蝴蝶孱弱的翅翼,不住颤抖着,最终怏怏随着本田葵的手落下。


他终究还是没能抛却那张纸。就如同他终究还是没能抛却与王黯的联系。


该死的老狐狸!在这儿演什么宽宏大量!


他又一次将愤恨发泄在了王黯送来的物资上,将自己那些没由来的怒发泄在这些似乎还带有王黯气息的死物身上,多么懦弱的行为,又好像在逃避着可能的面见。


那张纸,却是被他小心收进了口袋。



收到本田葵寄来的物资时,王黯脸上是不加掩饰的厌恶。在厌厌地踹了几脚后,却还是故作漫不经心地打开。最后在看见那行字体明明与过去没甚么相似,却仍能从边角处窥出几分熟悉韵味的字句时,沉默了。


“山川异域,风月同天。”


王黯抿唇。


本田葵有胆在艾伦处处针对他时给他送东西就已经够他吃惊了,这还敢写上这么一句话……他当真是想死在艾伦那个疯子手里吗?


啧,谁管他死活!


“兔崽子……”尾音散在了风里。


在迅速适应新状态后,他大手一挥给本田葵回了份礼。十倍奉还。


他王黯虽是异色,但再怎么说也是有些五千多年历史文化的老人。


在物资临上机时,他犹豫片刻,还是写下了那句话——


“青山一道,同担风雨。”

岑柒
浅浅画个小卢西给自己当头像 画...

浅浅画个小卢西给自己当头像

画完发现我拉垮了做头像好奇怪

就在下来写了行字

数位板写字好难啊!

浅浅画个小卢西给自己当头像

画完发现我拉垮了做头像好奇怪

就在下来写了行字

数位板写字好难啊!

耳朵被吃了

找文!(谢谢大家)

是APh(黑塔利亚)的

中间有异色穿常色世界

中有一段:

好像是阿尔说了一句:“你们中间谁是老大。”

卢西说是他

异色联五看向异色轴三的别外两人说:你们没反对

然后卢西说:你们没有反对的话,就叫一声卢西安诺大人

谢谢大家

谢谢大家

是APh(黑塔利亚)的

中间有异色穿常色世界

中有一段:

好像是阿尔说了一句:“你们中间谁是老大。”

卢西说是他

异色联五看向异色轴三的别外两人说:你们没反对

然后卢西说:你们没有反对的话,就叫一声卢西安诺大人

谢谢大家

谢谢大家

职业番茄肇事逃逸

过得去的临摹联系

是二月份的了()

p3出自宇宙巡警露露子

过得去的临摹联系

是二月份的了()

p3出自宇宙巡警露露子

职业番茄肇事逃逸
垫底小破画出击!ooc歉,洗洗...

垫底小破画出击!ooc歉,洗洗

“收养了一个看起来无家可归的孩子…怎么感觉不太妙

垫底小破画出击!ooc歉,洗洗

“收养了一个看起来无家可归的孩子…怎么感觉不太妙

猫九--鱼旧(看见我请叫我去更新)

预警

内含脏话多

CPall黯,川渝,沪京沪,可能有些不明显(川渝非常明显)

所有国//家省//市均为异色向,有私设的设子,有些暂时没出场,后面会出来的

最后两张是宣群,第一个是异色的,第二个是只有王家人的群

注:给王蒙找对象——要一个王藏和王蒙组CP——【拿着喇叭喊】


(可看看头衔)


可进群一起对戏,白不白的不在意

心动不如行动,赶快加入吧——(我好像推销的……)

预警

内含脏话多

CPall黯,川渝,沪京沪,可能有些不明显(川渝非常明显)

所有国//家省//市均为异色向,有私设的设子,有些暂时没出场,后面会出来的

最后两张是宣群,第一个是异色的,第二个是只有王家人的群

注:给王蒙找对象——要一个王藏和王蒙组CP——【拿着喇叭喊】


(可看看头衔)


可进群一起对戏,白不白的不在意

心动不如行动,赶快加入吧——(我好像推销的……)

祖国的大冤种

相侵相碍一家人预告

联动文,和@猫九--鱼旧 @苒冉媣䎃 @冕宁 一起

是异色群里的日常,算是语c,有省拟,有自设,cp可能all黯,川渝,沪京

可能有ooc,能接受就go

联动文,和@猫九--鱼旧 @苒冉媣䎃 @冕宁 一起

是异色群里的日常,算是语c,有省拟,有自设,cp可能all黯,川渝,沪京

可能有ooc,能接受就go

职业番茄肇事逃逸

粗制滥造描改

p姐到安迪,蹭tag扭捏跑路

泥塑ooc有

单人但是

不妥删

粗制滥造描改

p姐到安迪,蹭tag扭捏跑路

泥塑ooc有

单人但是

不妥删

职业番茄肇事逃逸

【异色好船】甜点

*蛋糕,糖,装饰品

*拜托了我真的超爱甜品,真的,快给我蛋糕

*异色好船,又是异色好船,ooc而且狠狠预警,有找用途不明的资料,评论摩多摩多,流泪番茄


  现在安德烈缩在船舱一角,按道理说就应该在那里。没有人会认为才从水刑逃脱的家伙有力气离开戒备森严的船只,就算是心知肚明情况的人也绝不会相信。环境昏暗并且这里正在不断摇晃,他的方向感已经被晃得所剩无几,接下来便是等待审讯,刚刚一切不过是他们两个需要了结私人恩怨。

  油灯的一星火光在风中摇曳着,看上去拿着祂的人并没有扶住祂,因为此时的奥利弗另一手正端着茶碟。蓝眼睛随火光光华跃动,不知道他是不是...

*蛋糕,糖,装饰品

*拜托了我真的超爱甜品,真的,快给我蛋糕

*异色好船,又是异色好船,ooc而且狠狠预警,有找用途不明的资料,评论摩多摩多,流泪番茄


  现在安德烈缩在船舱一角,按道理说就应该在那里。没有人会认为才从水刑逃脱的家伙有力气离开戒备森严的船只,就算是心知肚明情况的人也绝不会相信。环境昏暗并且这里正在不断摇晃,他的方向感已经被晃得所剩无几,接下来便是等待审讯,刚刚一切不过是他们两个需要了结私人恩怨。

  油灯的一星火光在风中摇曳着,看上去拿着祂的人并没有扶住祂,因为此时的奥利弗另一手正端着茶碟。蓝眼睛随火光光华跃动,不知道他是不是刻意没有其他照明,清晰可见的唯有昏黄光圈里那部分面孔。覆盖右眼的血液早已和发片一同凝结,他没有丝毫兴致去欣赏灯光的画作,模糊视野里只有奥利弗的眼睛,他稍作联想,天蓝色的宝石还从来没有得到过如此好看的,不禁为收藏品中缺失海蓝宝石而感到遗憾,这时他闻到芝士和玫瑰的气息。眼中白色的茶碟因为结膜上残存的瘀血染上斑点,但真切的能看到特意切成小块的蛋糕。奥利弗提出的问题无关紧要,像是早就胸有成竹能够覆灭他们,还刻意用叉子挑起蛋糕在他眼前晃荡,恶劣的笑着。安德烈闭上眼睛告诉他目前他什么都看不见,刚开口就感到压感,竟然是把蛋糕喂过来堵住剩下的话语,于是他暂且把问题放到了一遍专心让那一口甜食融化,仅剩金属冰凉的气息和致命的问题。沉默不语让奥利弗心情不快,舌尖被他划开浅浅的口子,铁锈味蔓延开来。还算好心,这个位置的伤口不方便太深,明显持久的伤痛更加为奥利弗青睐。

  他在英国姑且留居了一段时光,直到面包与马戏在卡斯蒂利亚的土地上流行。那段时间奥利弗愉快的目睹安德烈的精神状态因为国家的衰弱逐渐枯萎,肉体也越来越孱弱,像是新上映的喜剧。下午茶被保留了,他会带着半是客人的战俘一起乘船,当然行船目的是劫取从新大陆流向伊比利亚半岛的金银首饰。偶然看到成色不错的宝石他便在清理完那只船后取出,纤细的两指钳着宝石对着安德烈毫无生气的酒红色眼睛比划,笑得爽朗。船上仍旧有蛋糕,豆蔻和肉桂很受欢迎,当然有时候他会乐意让安德烈沉下去,镣铐在水中碰撞,他趴在船舷边数秒直到水面不再涌起气泡。就当是麻烦生活中的调味品,和糖霜一样令人喜爱。安德烈难得看上去有点精神便被缠住拖到厨房,因为今天海面上十分平静所以心情还不错,很快袖珍版的国王蛋糕出现,没有彩色砂糖于是只是单调的红与白两色。奥利弗也心情大好,解下手链又为他带上,金色十字架末端镶嵌的红宝石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如今两人再遇时奥利弗仍记得那些蛋糕,当然大部分时候带来的都是纸杯蛋糕或海绵蛋糕,放着装饰用的小纸船。在吃蛋糕时掰碎那些装饰顺便观察安德烈的反应也是一种很好的娱乐,虽然重头戏是这回配方的效果如何。没有人可以拒绝甜品,尤其是那是胜者居高临下的所谓施舍,他相信安德烈会全盘接受,事实也的确如此。

职业番茄肇事逃逸

社畜碎碎冰2.0船新版本,增加了洋芋蛋子

注意避雷避雷避雷避雷!!!!!

社畜碎碎冰2.0船新版本,增加了洋芋蛋子

注意避雷避雷避雷避雷!!!!!

职业番茄肇事逃逸

【异色好船】一次简短的旅行

*厌水

*无聊所以异色好船,注意避雷避雷避雷而且无差偏西右,扭捏并且对手指

*历史这种东西不知道但就是整国设,目前在同一个房间(?)海战经历私设有,而且ooc


  安德烈看着房间的分配名单皱眉,这次会议在意大利举行,他不知道是不是出于一些原因那两个家伙给他安排了如此大礼。想到接下来两三天可能的噩梦,他按住隐隐作痛的胃部叹气往包里塞了瓶药,可真是谢谢那两个祖宗。

  提前半天到了酒店登记完就找到屋子整理东西,看上去他来的比较早还有空享受一下旅行的美好,当书桌床铺都收拾干净以后他推开卫生间门去摆备用的茶杯,就在同一时间电子门禁的响声响起就像丧钟。...

*厌水

*无聊所以异色好船,注意避雷避雷避雷而且无差偏西右,扭捏并且对手指

*历史这种东西不知道但就是整国设,目前在同一个房间(?)海战经历私设有,而且ooc


  安德烈看着房间的分配名单皱眉,这次会议在意大利举行,他不知道是不是出于一些原因那两个家伙给他安排了如此大礼。想到接下来两三天可能的噩梦,他按住隐隐作痛的胃部叹气往包里塞了瓶药,可真是谢谢那两个祖宗。

  提前半天到了酒店登记完就找到屋子整理东西,看上去他来的比较早还有空享受一下旅行的美好,当书桌床铺都收拾干净以后他推开卫生间门去摆备用的茶杯,就在同一时间电子门禁的响声响起就像丧钟。镜子里照出奥利弗灿烂的笑脸,不过安德烈感受不到温暖而是觉得一阵恶寒,直起腰准备离开然后肩膀就被搭住,无奈之下抬手挥了挥勉强算是问好。果不其然马上一个外表鲜艳的杯糕递了过来,粉蓝色的眼睛直勾勾盯着他接过杯糕的手,没有人会质疑如果他不吃接下来西/班/牙将不得不派出别的代表,不过吃了也好不到哪去。如果今天的下午茶是这个,那么他宁愿少一顿,可惜这不是选择而是命令,糖霜放了厚厚一层生怕甜不死人,奥利弗还高兴的指出他留意到面前的西/班/牙人偏好甜食,夹心的果酱也明显甜过头,紧接着是一阵眩晕,安德烈将手搭在水池边缓冲,于是被得寸进尺的奥利弗环住腰,虽然他们身高差不了多少。他闭上眼听天由命,没听到主的指示反而有水流声从面前传来,熟悉的场景闪现让他本能想后退但是奈何背后有人。然后他察觉到不怀好意逼近的手下意识背过手抓住袭来的手手腕往旁推,奥利弗还是高高兴兴的笑着翻过手制住安德烈另一只手抓住他的后颈。额头接触到水的一瞬他颤了一下,随即心里涌起强烈的厌恶的反胃感,虽然在室内他脑中却是许久以前的夹板上,咸腥的海风呼啸,海水和血水相争灌入口腔,可能还有器官或者骨骼的残片,拴着的铁链不断下放就算睁开眼眼前也只有血雾和海洋中一成不变的混浊海水。所以我讨厌水,他如今云淡风轻的说。又是眩晕,呼吸困难逐渐急促,“总算开始呛水啦,”,奥利弗夸赞,“相比之前有大进步呐。”,但是在干扰下听不真切,脑袋快要爆炸。

  可能是奥利弗尽了兴将他捞了出来,还咳嗽着安德烈的刀已经对着他的小腹划去,奥利弗撅起嘴嘟嘟囔囔躲过,友善的提醒他现在闹那么大动静待会小心透支昏迷,希望到时候他不介意再来几个杯糕。吐干净水之后他勉强站稳擦了把脸,还有水珠顺着一缕缕发丝淌下,他甩下一句“说实话我可真不愿意见到你了”企图离开,就看到门被关上,八成是精灵刻意为之。“我们还没聊够呢对吧,那么快就结束真没意思”,奥利弗拍了拍手夸赞巧克力飞飞兔后又转身盯住踩中陷阱的猎物,“我早就和小弗拉说过了,他很高兴我们能好好聊聊哦?那只是开场白,希望接下来你能想清楚配合”


--

二编:啊今天英诞,那就英诞快乐,鼓掌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