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弃天帝

10.6万浏览    1426参与
一页万年

弃书相性一百问(11—20)

11. 两人养了何种宠物,平常处得如何?
弃:魔龙。
书:金翅大鹏鸟。
弃&书:不好。

12. 两人有无特异功能?
弃:魔眼,可以看穿万象。神识,可以察知一切心识。
书:慧眼,也可以看穿任何事物。

13. 觉得对方像什么动物?
弃:高贵的狮王。
书:猫。
弃:一个狮一个猫,差太多了吧(不满)。
书:都是猫科动物,别计较了,而且猫咪很爱干净,很像祢啊。
弃:那么书,你知道猫都是怎么清洁自己身体的么?
书:用舌头舔?
弃:等会儿你沐浴,吾让你见识我的清洁功力如何?
(一页万年:……(默默把墨镜戴上))
书:这种事我自己做就好。换题

14. 适合对方的花是
弃:大芬陀利。
书:黑曼陀罗。...

11. 两人养了何种宠物,平常处得如何?
弃:魔龙。
书:金翅大鹏鸟。
弃&书:不好。

12. 两人有无特异功能?
弃:魔眼,可以看穿万象。神识,可以察知一切心识。
书:慧眼,也可以看穿任何事物。

13. 觉得对方像什么动物?
弃:高贵的狮王。
书:猫。
弃:一个狮一个猫,差太多了吧(不满)。
书:都是猫科动物,别计较了,而且猫咪很爱干净,很像祢啊。
弃:那么书,你知道猫都是怎么清洁自己身体的么?
书:用舌头舔?
弃:等会儿你沐浴,吾让你见识我的清洁功力如何?
(一页万年:……(默默把墨镜戴上))
书:这种事我自己做就好。换题

14. 适合对方的花是
弃:大芬陀利。
书:黑曼陀罗。


——武学篇——



15. 两人都具有无人能敌的威能,曾给神州带来什么震撼呢?
弃:天罪,差点造成神州覆灭。
书:天劫。
弃:什么是天劫?
书:我会带来无法避免的灾厄给我不喜欢的人,就如同上苍所赐的灾劫一样,所以我的朋友就称呼我是「天劫」。
弃:吾的梵天果真是神人。(双眸灿亮)书,你现在了解吾为何要降下天罚了吧!
书:一直都了解,然而,身为人,仍需设法自救。况且,我要杀人前都有先给他们机会。不教而杀谓之虐。
弃:吾也有啊!
书:祢的机会就是叫祢要杀的人打赢祢。占凡人便宜,这算什么机会啊。
弃:(被吐槽有点语拙)那书给的机会又有多大效用?
书:通常还是杀掉!(音量变小)
弃:哼哼……(暗爽)
书:问下一题吧,哼。

16. 两人使用过的武器
弃:恶露天斧,以掌为主。
书:拂尘、如是我斩,以掌为主。(弃大神忍不住又拉起梵天的手摸了摸他柔嫩的掌心)

17. 最喜欢对方哪部武功
弃:除了天龙吼都喜爱。
一页万年:为何?
弃:因为吾怕吵。
一页万年:噗。
书:(老神在在)祂的武学皆涵盖天地造化之妙用,自然无穷之能量,式式皆值得吾深研。

18. 最讨厌对方哪部武功
弃:没有最讨厌,只是天龙吼偶尔会令我不太舒服,特别是用天龙吼念佛经给我听的时候。
一页万年:吾皇您对天龙吼真的很有意见~bb
书:(瞪了一眼)随便残害生命的武功都不喜。

19. 是否有擅长的阵法
弃:无,吾都直接破(坏)阵。
书:只有一招梵字佛障,吾也习惯直接破(坏)阵。

20. 两人的潜水功力
书:一千七百丈。
弃:哼哼(得意笑),吾随随便便超过三千丈。
书:祢赢了(撇嘴)
弃:(看着他略微不服气的可爱侧脸,扬起宠溺的笑)梵天若有兴致,上天下海,伴你畅行。

一页万年

弃书相性一百问(1—10)

【弃书相性一百问】(1—10)

--

访问人:一页万年
受访人:弃天帝、一页书
地点:云渡山凉亭
背景:书书经过弃大神锲而不舍的追寻,终于入住六天之界。此回收到徒儿思念的传唤心音(咳),决定下来看看徒儿,重游旧地,于是有了这次访谈。

--


——身家篇——

1. 请问两人名字
弃:你认为我俩还需要报上大名吗?
一页万年:吾之过。T.T
书:弃天帝,百世经纶一页书、梵天。弃天别这样,回答人家问题自报来历是基本礼貌。
一页万年:还是师父好><

2. 两人性别
书:这题一页万年帮我们直接答了吧。
一页万年:是,两位皆男性。(汗,我自己都觉得问题很囧)

3. 请问两人年纪
弃:寿...

【弃书相性一百问】(1—10)


--


访问人:一页万年
受访人:弃天帝、一页书
地点:云渡山凉亭
背景:书书经过弃大神锲而不舍的追寻,终于入住六天之界。此回收到徒儿思念的传唤心音(咳),决定下来看看徒儿,重游旧地,于是有了这次访谈。

--


——身家篇——

1. 请问两人名字
弃:你认为我俩还需要报上大名吗?
一页万年:吾之过。T.T
书:弃天帝,百世经纶一页书、梵天。弃天别这样,回答人家问题自报来历是基本礼貌。
一页万年:还是师父好><

2. 两人性别
书:这题一页万年帮我们直接答了吧。
一页万年:是,两位皆男性。(汗,我自己都觉得问题很囧)

3. 请问两人年纪
弃:寿比天长。
书:比祂年轻。
弃:书你怎么可以这样赖皮,该不会你也忘记自己岁数了吧?
书:(脸红)修行人云深不知年,不去记也正常的。换题。
一页万年:是。

4. 下凡/现身后做的第一件事
弃:索讨我家梵天一页书编写的明圣天书!(认真)////////
书:与道友半尺剑论道、喝茶。
弃:……好兴致呀~<睨>

5. 下凡/现身后第一个游历的地方
弃:北越天海,吾爱记载的神柱之地、我俩注定相遇的地方,当然要先去探勘;再来当然是吾爱的云渡山。
书:祢游历就游历杀死那么多人!
弃:看到污秽不消除难受啊。该你了。
书:哼!半尺剑的九层莲峰。
弃:又是半尺剑!
书:人被我杀了,别气。
弃:……哼!

6. 下凡/现身后说的第一句话
弃:人间,又污秽了。
书:你没死。
一页万年:噗,两句话合在一起看微妙啊。

7. 两人有什么嗜好呢
弃:消灭污秽,欣赏我的梵天。
书:喝茶、下棋、谈天说地。

8. 承上题,两人有无共同嗜好
弃:研究武学。
书:研究武学。

9. 请问祢/你的毛病或坏习惯是?
弃:吾是完美的神祗,书是完美的半圣,此题多余,换题。

10. 两人都有黑发、白发两种造型,你们觉得自己比较好看还是对方?
弃:只要是梵天无论如何都美丽!
书:祂比较好看,我还是习惯舍利头。(被心上人称赞,大神很得意,忍不住拉起书的手亲了下)

寒鸦知我意

【加点糖,谢谢之先婚后爱】第二部

六十意外的风波

#弃苍##弃天帝##苍#


早上,弃天帝准时将苍送到玄宗大楼前,车子停稳,弃天帝转头看着苍,说道:“有消息我会派人来接你。”

苍明白弃天帝的心里有着担忧,伸手握住他的手,轻轻拍了拍,说道:“好,我先上去了。”

苍松开弃天帝的手正准备下车,弃天帝忽然拉住了他,说道:“如此就走了么?”

苍愣了一下,继而一笑,凑过去一吻落在弃天帝的唇上,说道:“别忘了,这可是玄宗的地界,无人能将我怎样,把心放到肚子里,有事给我打电话。”

弃天帝觉得苍最后的这句话貌似说反了,不过他也松开了苍,说道:“我看着你上去。”

苍打开车门下车,一直到看着苍走进玄宗大楼,弃天帝方驱车离...

六十意外的风波

#弃苍##弃天帝##苍#

 

早上,弃天帝准时将苍送到玄宗大楼前,车子停稳,弃天帝转头看着苍,说道:“有消息我会派人来接你。”

苍明白弃天帝的心里有着担忧,伸手握住他的手,轻轻拍了拍,说道:“好,我先上去了。”

苍松开弃天帝的手正准备下车,弃天帝忽然拉住了他,说道:“如此就走了么?”

苍愣了一下,继而一笑,凑过去一吻落在弃天帝的唇上,说道:“别忘了,这可是玄宗的地界,无人能将我怎样,把心放到肚子里,有事给我打电话。”

弃天帝觉得苍最后的这句话貌似说反了,不过他也松开了苍,说道:“我看着你上去。”

苍打开车门下车,一直到看着苍走进玄宗大楼,弃天帝方驱车离开,苍到了没多久,素还真来到了他的办公室,技术与设计的事情交给叶小钗同新过来的总监,素还真有其他的事情与苍谈。

苍请了素还真坐,说道:“我这两天会有些忙,有些私事要处理,有任何问题都可以找翠山行,他可全权负责。”

素还真说道:“前辈的公司管理的很好,下面的人也都非常配合,进展顺利,依劣者看,可提前完成,尽早准备动工的事宜。”

苍说道:“所以,你今天上来找我,是为了动工的事情么?”

素还真摇摇头,说道:“说是尽早,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是这样,那边有些事情需要劣者回去处理,所以我今天下午要先飞回去,不过叶小钗会留在这,一直等到最终的方案确认,抱歉,前辈。”

“嗯?”

素还真突然前来道别,倒是让苍有些意外,不过,素还真名下的产业庞杂,事务繁忙的非同一般,这次能亲自过来对接这个项目已是看在自己面上,苍便也没多加挽留,说道:“无妨,既是有事,便先回去处理,叶小钗在这边已是足够,方案的事情,我也会持续关注,不用担心。”

素还真颔首点头,说道:“多谢前辈体谅。”

“客气了。”

两人又聊了一会,素还真言下面还有些事情需要交代,便先下去了,素还真刚走,赤云染走了进来,手上拿了一张拜帖放到苍的面前,说道:“隔壁公司的史麦斯拜访,在楼下了。”

苍手指压着那张拜帖,片刻之后,说道:“让他上来。”

赤云染答应一声,转身出去,很快,赤云染便将史麦斯带了进来,苍说道:“云染,你先去做事吧。”

赤云染迟疑了一下,仍旧听从苍所说,转身走了出去,将门带上。

苍抬手说道:“请坐。”

史麦斯在苍的面前坐了下来,几日不见,史麦斯的脸色变得不太好,很重的黑眼前,苍说道:“你看起来不太好,可是病了。”

史麦斯摇头说道:“我很好,大概最近睡得不好,贸然拜访,唐突之处,还请见谅。”

苍说道:“无妨,有什么事,说吧。”

是老朋友,却也是怀着别样心思的人,苍便也不拐弯抹角,直接一点,大约才是现在最好的交流方式。

史麦斯笑了一笑,说道:“也没什么事情,我听说了玄宗的事情,所以前来看看,可有我能帮得上忙的地方。”

玄宗与陆氏集团合作失败的事情,确实已传开,同在商业圈,这本不是什么秘密,史麦斯说过来看看,作为朋友,倒也无可厚非,只是……

苍说道:“多谢关心,目前来讲,玄宗尚可应对。”

史麦斯说道:“是我多此一举,对苍总而言,尚无什么事情能难得到你。”

“过奖。”苍只淡淡的回了一句,接着说道:“你今日来找我,当不只是为了此事,有什么事,直说吧。”

史麦斯仍旧是摇了摇头,说道:“我只是为了这事,并无其他的事情,不要误会。”

苍确实不相信他只是为了这件事情而来,史麦斯究竟藏着什么秘密他并不知道,按照之前的种种迹象,苍猜测他背后的人是陆方舟,然而这次和陆方舟合作破裂的事情,史麦斯却并没有插手进来,甚至没有说一句话,现在时过境迁,他却突然来过问玄宗之时,这不得不让苍起了疑窦,他的目的是为何,而背后又是什么人在操纵,曾经的商业巨贾,现在的傀儡总裁,苍是有些痛心的。

苍说道:“抱歉,是我疑心太重。”

史麦斯站起来,说道:“既然无事,那我先回去了,还有一个会要开。”

苍也站起来,说道:“既然如此,请。”

苍将赤云染叫进来,让他送史麦斯下去,两人刚走出去,赤云染送了史麦斯出去之后,又走了回来,他的心里也好奇,史麦斯这次来访的目的为何。

苍说道:“你如何也这么大的好奇心了,没什么事,只是关心一下,玄宗和陆氏集团合作破裂的事情,还在询问,是否有需要帮忙的地方,没有恶意。”

赤云染扁了扁嘴,说道:“这人颠三倒四,一会说走,一会又留下,一会说没事不会来叨扰师兄,一会又跑过来,如此不守信用之人,如何能让人信服。”

苍说道:“没事,我会注意。”

“可是……”赤云染欲言又止。

苍说道:“即便是朋友,也当有所底线,不可一味纵容。”

赤云染方要接话,苍的电话响起来,赤云染瞄了一眼,显示的是弃天帝的名字,赤云染便说道:“那我先去做事了。”

“等等。”苍唤住他,说道:“今日下午的行程也帮我取消,我有事要办。”

赤云染觉得苍略忙了些,不过既然说了有事,那就招办便是,赤云染说道:“好,我现在去安排。”

赤云染转身走了出去,趁着上午还有时间,苍先将棘手的几件事情处理了,中午休息过后,下午两点钟弃天帝的电话打过来:“人已经到了,我现在派车过去接你。”

苍应了一声,说道:“路上可有意外。”

弃天帝回道:“有些小意外,不过安全抵达。”

苍说道:“好,我等会过去。”

挂了电话,苍先通知赤云染他要离开的时间,如有需要他处理的事情,先报上来,然后变回来等着弃天帝的车到。

苍的心里是有些着急的,首先,小猫伤的不轻,其次,这事很有可能是关系到弃天帝的安危,所以苍更急于知道是谁在操纵这个事件。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期间赤云染拿了份文件给他签,除此之外再无其他的事情,看着时间过去一个钟,弃天帝派的车子还没有到,苍便拿起电话,刚要打过去,弃天帝的电话先打了过来。

弃天帝说道:“车子应该到了,是我的车,你直接过来就好。”

苍说道“好,我知道了,先挂了,见面再说。”

弃天帝应道:“好。”

这时,赤云染推门进来,说道:“董事长,楼下有车过来接你。”

当是弃天帝派的车到了,苍又对弃天帝说道:“车到了,我先过去。”

将电话挂断,苍站起身,对着赤云染说道:“我今日不回来了,如有事,打我电话。”

赤云染应一声,苍便一个人下楼来,大门前果然停着一辆黑色的车,是弃天帝的车,苍每日都会坐这辆车来上班,所以他认得,只不过今日开车的不是弃天帝,苍走近的时候,看到十一个陌生的司机在开车,从副驾驶上走下来一人,将后面的车门打开,说道:“苍总请上车。”

苍本急着过去,然而今日,上车之前,他多问了一句:“弃天帝让你们过来,可有交代些什么?”

“没有。”那人很机械的回答了一句,说道:“董事长只说将苍总接过去。”

苍单手放进口袋里,说道:“我给他打个电话。”

苍的电话还没拿出来,只觉有个东西顶在他身上,一声轻微的“咔哒”声传入苍的耳中,那是手枪上膛的声音,紧接着阴沉的声音响起:“苍总最好配合,不然,于大家都不好。”

苍站着没动,说道:“这里可是玄宗,我若不配合,你又如何。”

“苍总聪明人,当知道,性命重要。”

“在那之前,我有句话说。”

“请讲。”

“你不配坐他的车。”

午后的阳光很刺眼,明晃晃的,那人只觉得眼前人影一晃,握枪的手方要扣动扳机,手腕已被人制住,“咔嚓”一声,痛的他“啊呀”一声,手中抢掉落,一条手臂狠狠的压在他的后脖颈上,那人偏着头,一声:“快走。”刚出口,已看见苍拿着手枪对准了车内的司机,苍双目垂下,沉声说道:“下车!”

司机的脚踩在油门上,是无论如何也踩不下去的了,一把枪对着自己,司机有绝对的理由相信,他有一步做的不对,这把枪会立刻爆掉他的脑袋,司机打开车门,从驾驶坐上走了下来,双手举过头顶,并不敢乱动。

这时办公大楼的保安也已经冲了出来,三两个人看着一个,其中一个走到苍的面前,躬身说道:“董事长,您没事吧。”

光天化日之下,玄宗董事长差点被人劫持,保安觉得他头上的乌纱帽要不保了,苍摇摇头,说道:“我没事,派人保护现场,立即报警。”

苍吩咐完,将手枪卸了保险,说道:“警察过来的时候,通知我,到我办公室取证物。”

保安不敢怠慢,连忙按照苍的吩咐去做,苍一个人走回到玄宗大楼,手枪放进口袋里,拿出手机,拨通弃天帝的电话,弃天帝还在等着苍过来,问道:“可是上车了?”

苍默了一下,说道:“上不了车,你过来吧。”

“嗯?”弃天帝说道:“怎么了?”

苍说道:“一分钟前,我差点被绑架。”

“我马上过去。”

弃天帝发誓,他以后再不会让苍离开他的视线范围内半步。

 

 

 


Dominicia

【天罪剑龙截图】霹雳神州Ⅲ天罪 第24集


三鲜饺子新鲜出炉!下集,最终决战开始!


【天罪剑龙截图】霹雳神州Ⅲ天罪 第24集


三鲜饺子新鲜出炉!下集,最终决战开始!




Dominicia

【补剧留念】霹雳神州Ⅲ天罪 第24集


恭喜弦首大人得到关键性道具一个!


【补剧留念】霹雳神州Ⅲ天罪 第24集


恭喜弦首大人得到关键性道具一个!




Dominicia

【补剧留念】霹雳神州Ⅲ天罪 第24集


快看!有神虐儿子啦!!!

而且葱花只是抬头看了一眼,弃总马上就眼冒激光把人打飞了😒我葱花像个委屈巴巴的小媳妇一样啊😂


【补剧留念】霹雳神州Ⅲ天罪 第24集


快看!有神虐儿子啦!!!

而且葱花只是抬头看了一眼,弃总马上就眼冒激光把人打飞了😒我葱花像个委屈巴巴的小媳妇一样啊😂




Dominicia

【补剧留念】霹雳神州Ⅲ天罪 第24集


组合大招!

也被打飞了……。°(°¯᷄◠¯᷅°)°。


【补剧留念】霹雳神州Ⅲ天罪 第24集


组合大招!

也被打飞了……。°(°¯᷄◠¯᷅°)°。





Dominicia

【补剧留念】霹雳神州Ⅲ天罪 第24集


弃总放了大招,两人被神之光打飞,但也让神受了伤!


【补剧留念】霹雳神州Ⅲ天罪 第24集


弃总放了大招,两人被神之光打飞,但也让神受了伤!




Dominicia

【补剧留念】霹雳神州Ⅲ天罪 第24集


抱歉很模糊,葱花和朱武一直被打飞,总是保持高速旋转飞行状态,实在是没有清晰的啊😫😭😥


【补剧留念】霹雳神州Ⅲ天罪 第24集


抱歉很模糊,葱花和朱武一直被打飞,总是保持高速旋转飞行状态,实在是没有清晰的啊😫😭😥




Dominicia

【补剧留念】霹雳神州Ⅲ天罪 第24集


弦宗的人好像都是阵法高手诶!

葱花这个智慧的美弦首更是厉害٩(๑ᵒ̴̶̷͈᷄ᗨᵒ̴̶̷͈᷅)و 


【补剧留念】霹雳神州Ⅲ天罪 第24集


弦宗的人好像都是阵法高手诶!

葱花这个智慧的美弦首更是厉害٩(๑ᵒ̴̶̷͈᷄ᗨᵒ̴̶̷͈᷅)و 




Dominicia

【天罪剑龙截图】霹雳神州Ⅲ天罪 第24集


倒数第二战·弦首朱皇战弃天


【天罪剑龙截图】霹雳神州Ⅲ天罪 第24集


倒数第二战·弦首朱皇战弃天




Dominicia

【天罪剑龙截图】霹雳神州Ⅲ天罪 第23集


我咻吐血啦(。・ˇдˇ・。)

(下一集绝对开打了,我发誓!)


【天罪剑龙截图】霹雳神州Ⅲ天罪 第23集


我咻吐血啦(。・ˇдˇ・。)

(下一集绝对开打了,我发誓!)




Dominicia

【天罪剑龙截图】霹雳神州Ⅲ天罪 第23集


剑阵将破!

(上一话说下集开打,可是并没有发生……23集就是个过度集……)


【天罪剑龙截图】霹雳神州Ⅲ天罪 第23集


剑阵将破!

(上一话说下集开打,可是并没有发生……23集就是个过度集……)




Dominicia

【补剧留念】霹雳神州Ⅲ天罪 第22集


“豁命一挡”,下集开始 ᐕ)


【补剧留念】霹雳神州Ⅲ天罪 第22集


“豁命一挡”,下集开始 ᐕ)




Dominicia

【补剧留念】霹雳神州Ⅲ天罪 第22集


弃总指着葱花说“又是你”的时候,怨念好强的哦⊙∀⊙!


【补剧留念】霹雳神州Ⅲ天罪 第22集


弃总指着葱花说“又是你”的时候,怨念好强的哦⊙∀⊙!




Dominicia

【补剧留念】霹雳神州Ⅲ天罪 第22集


感觉这是发生在脾气暴躁的爸爸,和叛逆期的初中生儿子之间的对话……


【补剧留念】霹雳神州Ⅲ天罪 第22集


感觉这是发生在脾气暴躁的爸爸,和叛逆期的初中生儿子之间的对话……




寒鸦知我意

#弃苍##弃天帝##苍#

设定:帝王弃,赏金猎人苍

随便写的,大概有后续,八层概率,会忘记~


“快快快,别让他跑了,在那呢,屋顶上呢,弓箭手,准备!”

数百名弓箭手拈弓搭箭,齐刷刷的瞄准屋顶,而四周早已里三层外三层的将整栋楼围的水泄不通,而在屋顶之上,夜风徐徐,玄紫长衣随风而摆,栗色长发之下,一双眉眼,冷观下面虎视眈眈的全副武装的兵将。

正在此时,兵将后面,一群宫人簇拥着一人而来,只见那人身着黑色长袍,月光之下,衣纹闪现,一条巨龙盘旋其上,帝王威严尽显,兵将闪开一条路,魔皇弃天帝来到了最前面,一旁近卫军统领躬身行礼,说道:“陛下,刺客已在控制之中,只等...

#弃苍##弃天帝##苍#

设定:帝王弃,赏金猎人苍

随便写的,大概有后续,八层概率,会忘记~

 

 

“快快快,别让他跑了,在那呢,屋顶上呢,弓箭手,准备!”

数百名弓箭手拈弓搭箭,齐刷刷的瞄准屋顶,而四周早已里三层外三层的将整栋楼围的水泄不通,而在屋顶之上,夜风徐徐,玄紫长衣随风而摆,栗色长发之下,一双眉眼,冷观下面虎视眈眈的全副武装的兵将。

正在此时,兵将后面,一群宫人簇拥着一人而来,只见那人身着黑色长袍,月光之下,衣纹闪现,一条巨龙盘旋其上,帝王威严尽显,兵将闪开一条路,魔皇弃天帝来到了最前面,一旁近卫军统领躬身行礼,说道:“陛下,刺客已在控制之中,只等陛下一声令下,即刻拿下。”

然而弃天帝却只是往当中一战,并未下达捉捕或者击杀的命令,只是仰面抬头,向上观望,开口道:“苍,这已是你第七次的刺杀本皇,仍旧铩羽,于此,你还有何话说。”

站在屋顶,持剑而立之人,正式当今天下最负盛名的赏金猎人——苍,据闻,只要是他接手的悬赏布告,从未有过失手,然传奇,终有终结之时,苍将目光落在弃天帝身上,缓缓开口:“我不死,还有第八次,第九次,千千万万次,终有一日,你会死在我的剑下,为天下赎罪。”

“大胆,陛下面前……啊!”

旁边宫人尖锐的嗓音还未将话说完,已是眼前一黑,直接飞了出去,贴着墙面跌落在地,动了两下,口中吐出一口鲜血,再无气息,弃天帝冷哼一声:“本皇面前,尚无他人说话的余地。”

其他人吓的闭口禁声,大气也不敢出一下。

苍手腕反转,掌中剑寒光乍收,剑已入鞘,道:“不动手,我先走了。”

言罢,足尖一点,腾身而起,一抹黑影遮住月光,巨鸟鸣叫划破夜空,众人再看之时,苍已被巨鸟带的远了,近卫军统领再次躬身行礼,道:“陛下。”

“他还会回来,退下。”

弃天帝袍袖一挥,一声“退下”之后,折身返回,身后宫人连忙跟上,忙了半夜的近卫军统领摸不透帝王心思,只得听命行事,收拾现场,为下一次的刺杀布防。

 


棄天帝_唯吾永恆不朽
祝福各位小夥伴平安喜樂, 心想...

祝福各位小夥伴平安喜樂,

心想事成。

祝福各位小夥伴平安喜樂,

心想事成。

墨染疏狂
来张白弃!愿阴霾早去,平安康乐...

来张白弃!愿阴霾早去,平安康乐!

来张白弃!愿阴霾早去,平安康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