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弈星

209.7万浏览    10804参与
叔存紫

  

[图片]

[图片]

不理解

  

  

 给我四个听话的队友,求求了 

  

不理解

  

  

 给我四个听话的队友,求求了 

来和星对弈吖
  卑微求个画师👉👈   ...

  卑微求个画师👉👈

  

  记得好像还有另一张是小明的 一时没找到

  卑微求个画师👉👈

  

  记得好像还有另一张是小明的 一时没找到

萌-SAKURA
  他勾引我!〖超了〗

  他勾引我!〖超了〗

  他勾引我!〖超了〗

Kilosian
  我亲友:?你在干什么(尖叫...

  我亲友:?你在干什么(尖叫)(摇晃)(你怎么能框中人了)

  我亲友:?你在干什么(尖叫)(摇晃)(你怎么能框中人了)

苏打寿司

       你是我看不懂的局

  (小可怜二选一

       你是我看不懂的局

  (小可怜二选一

老坟头,你是否清醒?(不发正文)
⚠️⚠️预警水仙! 灵感来自仿...

⚠️⚠️预警水仙!

灵感来自仿生划水机太太

她图图的弈星好有水仙感

遂搞之

文笔太差也不敢冒昧艾特

就这样吧🥲

反正写得也不多xs


⚠️⚠️预警水仙!

灵感来自仿生划水机太太

她图图的弈星好有水仙感

遂搞之

文笔太差也不敢冒昧艾特

就这样吧🥲

反正写得也不多xs




鱼糜
  如世有神明,亦会胜他半子

  如世有神明,亦会胜他半子

  如世有神明,亦会胜他半子

岁岁不吃鱼

目前在开的有初音未来,王者以及阴阳师

平时属性以初音未来 王者为主 其他什么属性都开点

有喜欢的图也可以要了授权私信给我开[害羞R]

本人wcn高中生 家长同意 不会管制手机

不会跑路 谷子找了靠谱代发 可以囤货

油费便宜 欢迎大家进群来玩

另外进群私戳我哦 

目前在开的有初音未来,王者以及阴阳师

平时属性以初音未来 王者为主 其他什么属性都开点

有喜欢的图也可以要了授权私信给我开[害羞R]

本人wcn高中生 家长同意 不会管制手机

不会跑路 谷子找了靠谱代发 可以囤货

油费便宜 欢迎大家进群来玩

另外进群私戳我哦 

凛鄀

缘分·十二

[图片]

  “弈公子觉得此茶如何?”弈星刚刚放下茶盏,耳边就响起了沈玉询问的声音。

  “甚好。”弈星敷衍答他一句,故意偏头看向了别处,自与李信闲聊时沈玉凑过来后,他就总在时不时的与他搭话。

  “那边在对诗,弈公子可有兴趣?”沈玉又朝他甩话过来,弈星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我不擅诗文,还是算了吧。”弈星推脱道,眼神四下寻找着熟人,正好撞上赵怀真的目光。

  “小星星。”赵怀真喊他一声,弈星直接起身朝他跑过去。

   “弈……”沈玉刚想叫住他,......

  “弈公子觉得此茶如何?”弈星刚刚放下茶盏,耳边就响起了沈玉询问的声音。

  “甚好。”弈星敷衍答他一句,故意偏头看向了别处,自与李信闲聊时沈玉凑过来后,他就总在时不时的与他搭话。

  “那边在对诗,弈公子可有兴趣?”沈玉又朝他甩话过来,弈星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我不擅诗文,还是算了吧。”弈星推脱道,眼神四下寻找着熟人,正好撞上赵怀真的目光。

  “小星星。”赵怀真喊他一声,弈星直接起身朝他跑过去。

   “弈……”沈玉刚想叫住他,就被人拽住了手臂,他回头看去竟是赵云。

  “沈兄组织诗文会真是有心,早就听闻沈兄文采卓越,今日若不吟诵两句,岂不可惜?”

  “我这点文采,还是不扫大家雅兴了。”沈玉推脱着,目光却眷恋在弈星身上。

  赵云唇边扬起一抹坏笑,小样,还能让你缠着我兄弟心上人不成?

  “沈兄你就莫要谦虚了。”赵云说着是强拉沈玉往人群中走,一顿胡言乱语的吹捧,生生让沈玉困在人群中央动弹不得,他纵使心系弈星,也只能眼睁睁看着他跑向赵怀真。

  而弈星搭上赵怀真这根救命稻草,自是毫不犹豫跑过去,亲昵的喊他:“怀真哥哥。”

  “咦?小星星,怎么就你一个人?”赵怀真好奇的看着他。

  “说来话长,信哥惹着阿离姐姐,阿离姐姐便撇下我去找玉环姐姐,现下也不知她二人去哪儿了。”弈星委屈巴巴的吐槽,惹的赵怀真忍不住笑了起来。

  “哟,这语气,看来小星星受了不少委屈呀。”

  “委屈倒谈不上,就是心烦得很。”

  “心烦?发生了何事?”

  弈星微微抬头示意赵怀真看向被人群簇拥着的沈玉,解释道:“他不过与信哥多喝了几杯,信哥便醉了,独留我和他待一起,一会说要约我游湖,一会又说要请我听戏,一直在同我说话,不依不挠的,幸得遇见你,这才能抽出身来。”

  “听你这语气,怎么,不想同沈玉接触?”赵怀真似是看出了他的小心思,不由得打趣道。

  “信哥的酒量,可不差。”弈星出言提醒,神色认真,显然是怀疑酒里有东西。

  赵怀真听闻此言不由得眯起了眼睛,忽然想起自己上次在尧天见过沈玉,还有公孙离和他说的话,似是想通了什么,轻轻一笑道:“沈玉胆子确实忒大了点,竟是什么歪心思都敢动。”

  “啊?”弈星疑惑的发出了拟声词,赵怀真宠溺的摸了摸他的头,安慰道:“放心,有我们这些哥哥姐姐在呢。”

  “怀真哥哥。”弈星轻声喊他,然而赵怀真却恍若未闻,眼神一凛道:“自家养大的白菜,还能让猪拱了不成?”

  “额……”弈星听到这比喻一时呆愣在原地,身侧忽然响起裴擒虎粗犷的声音:“哎,怀真老兄,你这几句话倒是句句说到俺心坎上了。”

  “虎哥?”弈星微微皱眉,心想裴擒虎不是帮公孙离办事去了吗,怎么突然就蹦了出来。

  裴擒虎压低声音在赵怀真耳边絮絮叨叨些什么,赵怀真越听脸色越难看,正色道:“痴心妄想,真是什么春秋大梦都敢做!”

  弈星心头忽然生起一股不好的预感,然而阻止的话还没说出口,赵怀真已大步流星走向了人群当中。

  此时沈玉刚用自己新作的诗句引得众人夸赞,赵怀真遂上前夸赞道:“素闻沈兄文采斐然,今日一见果真名不虚传。”

  “怀真兄谬赞,沈玉愧不敢当。”沈玉早打听过赵怀真和弈星的关系,故而见着他后赶紧谦卑的拱手作揖。

  “沈兄谦虚了,长安谁人不知您文采斐然,怀真不才,特意前来讨教一二。”赵怀真装模作样的拱了拱手。

  “怀真兄莫要折煞沈某。”沈玉赶紧退步作揖,心里更是慌得不行,甚至隔老远就感觉到了赵怀真对自己的敌意。

  “沈兄莫要紧张,咱们就是简单玩些对子,我出上联,你说下联可好?”

  “怀真兄……”

  “沈兄可是要拂了我的面子?”赵怀真佯装生气,逼得沈玉只好应下他的提议,但他事先被夸了才名,现下若对不上来,岂不丢死人了。

  “如此,我便出题喽。”赵怀真含笑抿唇看向天空,闲散说道:“望江楼,望江流,望江楼下望江流,江楼千古,江流千古。”

  此言一出便惊艳众人,文字工整,意境深远,沈玉也不由得皱起了眉头,思索片刻方才艰难对道:“印月井,印月影,印月井中印月影,月井万年,月影万年。

  “好对!”人群中不知是谁夸赞了一声,却给沈玉带来了更大的压力。

  赵怀真也未曾想到沈玉有如此文采,果真不是吃素的,他只好认真起来,继续说道:“风烟雾灵,风湮雾灵灵慕风。

  当众人还在思考赵怀真对子中究竟有何玄机时,沈玉心中已有了对策,他脱口自信说道:“雪迎红梅,雪映红梅梅映雪。

  赵怀真听罢不免轻轻一笑,随意说道:“灵晔兮遄迈,趣驾兮远游。”

  沈玉听他一语,恍然大悟灵是电的别称灵晔,所以风烟雾灵寓意着风火雷电,而雪迎红梅与之半点不沾边,也就是说他并未对出工整的下联。

  此时人群里但凡有点学识的也都看破了这其中玄机,免不了谈论一番,沈玉当即羞愧得低下头去,作揖道:“怀真兄文采,让沈玉佩服,佩服。”

  “哎,沈兄客气了,我这点文采难登大雅之堂,怎么能比得上您?”赵怀真说着轻轻一笑,沈玉此刻脸色已分外难看,他对不出来也就罢了,还要被赵怀真讥讽两句,自己偏偏又是诗文会组织人,可谓是丢人丢到家了。

  赵怀真戏弄完沈玉后又走回到弈星身边,朝裴擒虎挑眉说道:“如何?”

  裴擒虎默默竖起大拇指,这招高明,实在是高明。

  弈星却皱了眉头,说道:“怀真哥哥,你怎能用我写的对联去刁难他呢?”

  “我不也是想着你那上阕苦无下阕,瞅这小子也没那水平能对得上,索性借来用用。怎料这家伙如此差劲,连词阙中的四时天象都看不出来。”赵怀真说着,神色颇为嫌弃。

  身侧忽然传来浅浅笑意,杨玉环嫌弃的看着他们吐槽道:“你们这未免也太蜻蜓点水了些,既然是想要让他丢人,那就索性让他丢大些。”

  玉环姐姐怎么也……

  弈星微微皱眉,杨玉环却用眼神示意他们看向正在池塘边上的公孙离。

  她眼巴巴的盯着池塘里的荷花,扭头朝沈玉喊道:“沈公子,这花开得真好,不介意我摘两朵吧?”

  “姑娘若喜欢。我让下人给你摘好了。”沈玉大大方方说道,顺道朝公孙离走了过去。

  “不用不用,我自己摘就好。”公孙离作势伸出手去,默默计算好沈玉到达自己身边的时间,索性脚下一滑,幸好沈玉及时拉住她衣袖,她才没有跌入水中。

  只是公孙离害怕的胡乱揪住沈玉衣服,借力站稳时在转身刹那“不小心”把沈玉推进池塘里去了。

  噗通一声,溅起了无数水花。

  “沈公子,您没事吧?”公孙离故作担忧的喊着,却是眼睁睁看沈玉在水里挣扎了许久。

  “他好像不会凫水。”弈星见状正准备上前一步就被赵怀真拉住了手腕。

  “怎么,担心了?”赵怀真反问,随后笃定道:“放心,他自家府上,还能出什么事儿!”

  赵怀真话音未落,沈玉就被打捞了上来,只是模样实在狼狈。

  “这样,会不会太过分了些?”弈星小心翼翼的开口,下一刻就被公孙离给打断了。

  “过分?怎么可能过分,这点惩罚都是轻的!他要是贼心不死,还有更过分的呢!”

  “阿离姐姐……”弈星刚喊她一声,公孙离就用眼神示意裴擒虎解释解释这其中缘由。

  “小星星,你可别心疼他。沈玉这家伙一肚子坏水,可不是什么好人!”裴擒虎像哄小孩儿那般说着,眼神可严肃了。

  “这样吗?”弈星反问,赵怀真看着他轻轻一笑,解释道:“傻孩子,沈玉无缘无故送你的那些礼物你还不明白吗?”

  “明白什么?”

  “他看上你了!”

  弈星蹭一下红了脸颊,赶紧低头不语,赵怀真遂继续解释道:“沈玉日前去找星官谈论你的事情,不巧被阿离给撞上,所以我们也就都知道了。不过你放心,星官并不会同意的。只是这小子死性不改,居然还惦念着,甚至还想……”

  赵怀真话至一半时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偏过头尴尬的咳嗽了两声,不再言语。杨玉环温柔的伸手轻轻拍着弈星肩膀说道:“小星星生得俊俏,免不了被些豺狼虎豹惦记着,我们这些当哥哥姐姐的,自然不能坐视不理。”

  “玉环姐姐。”弈星喊她一声,本是想提醒她不要再讨论这个话题了,怎知公孙离竟跟着附和道:“就是,咱们小星星这般乖巧,又是情窦初开的年纪,可不能便宜了别人。”

  “阿离姐姐,你别胡说了。”弈星嗔怒道,随后不给她们任何说话的机会扭头就逃,惹的公孙离和杨玉环笑个不停。

  “瞧瞧你,都把小星星整害羞了。”杨玉环故作严肃的瞪一眼公孙离。

  “你不也一样!”公孙离反驳回去,两个人顿时又笑了起来。

  倒是赵怀真一向谨慎,见弈星跑出去,赶紧吩咐一旁的小林跟上去。

  小林连声应答,但追上去时还是晚了一步,门外的马车和弈星已全不见了踪影。 

作者的话:

  不用怀疑,咱们小星星就是被这些哥哥姐姐们宠大的。

  小星星生得这般好看,对他动心的人肯定不在少数,只不过这些年的桃花都被他的这些哥哥姐姐们生生掐断了,以至于白白便宜了李白。

  不难想象,以后的李白会受到何种待遇。

  

木逃

【明弈】

是什么时候的事,恐怕弈星自己都不记得了。约是他来到明世隐身边后的第一个中秋。望着许愿的星灯徐徐升起,那孩子眼中却泛起了泪花。“怎么了?”明世隐蹲下身用手指为他拂去眼泪,没想到那孩子竟一下子搂住他的脖颈,在他脸上印下了一个柔软的吻。“星儿…星儿会与师父永远在一起吗?”

明世隐无法形容尘封之心如何在一瞬间泛起涟漪。团月渐隐,星河旷远,越过趴在肩头的小团子,他感慨地望着这承载红尘万丈的不夜长安。他明世隐血管里流动的本就是忘川之水,原该如幽魂般孤独地穿过人间所有爱恨别离。然而在那隐匿于漫漫长夜的某个时刻,他竟在心头默念:若世不予我成全,便此生不信神佛,候此一人。


庭中牡丹已待过几世......

是什么时候的事,恐怕弈星自己都不记得了。约是他来到明世隐身边后的第一个中秋。望着许愿的星灯徐徐升起,那孩子眼中却泛起了泪花。“怎么了?”明世隐蹲下身用手指为他拂去眼泪,没想到那孩子竟一下子搂住他的脖颈,在他脸上印下了一个柔软的吻。“星儿…星儿会与师父永远在一起吗?”

明世隐无法形容尘封之心如何在一瞬间泛起涟漪。团月渐隐,星河旷远,越过趴在肩头的小团子,他感慨地望着这承载红尘万丈的不夜长安。他明世隐血管里流动的本就是忘川之水,原该如幽魂般孤独地穿过人间所有爱恨别离。然而在那隐匿于漫漫长夜的某个时刻,他竟在心头默念:若世不予我成全,便此生不信神佛,候此一人。

 

庭中牡丹已待过几世轮回,当年躲在自己身后的害羞的小孩儿转眼已成为了风度翩翩的少年、名动天下的棋手。

 

 

 

 明世隐沐浴出来,看见弈星穿着浴袍坐在床榻边等他,怀里还抱着他的法器,像小猫一样嗅着,幸福地眯起眼睛。

“师父,卦象可有说我们会一直在一起吗?”弈星盯着法球中永不凋零的牡丹花问道。

明世隐只一笑,拿开法器将弈星的双腕拢在一起轻轻压过头顶,俯下身去贴近这具柔软而敏感的身体。

“会的,星儿。”他哑声说着,落下第一个吻。



————————————

我回来叻。咕。


叔存紫

你愿意跟我吗?

  

[图片]

[图片]

!!!!愿意跟弈星的,上辈子都是兄弟姐妹,真的,我爱团控上单

  

!!!!愿意跟弈星的,上辈子都是兄弟姐妹,真的,我爱团控上单

比格喵喵

【策弈】无渡·1

【策弈】无渡·1

本章出现CP:云亮,策弈,双兰

——————————

“据本台消息报道,于昨日15日17时36分,国际超生化研究所发生未知原因爆炸,目前确认死亡人数7人,受伤人数65人,失踪人员361……”

这次爆炸来得稀奇,赵云摩挲着手里的手机,等待自己的爱人下班,突然一股淡淡的血腥气息从小巷里飘来。

犬科腺体伴生技能嗅觉追踪,赵云清晰的从其中嗅到了一股奇异的甜香,伴随淡淡的血腥,多年的军队生涯让赵云立刻严肃起来,在omega联盟大楼的暗巷里出现血腥,不由得让他担心起来。

在没有人注意的角落里,瘦弱的少年蜷缩在管道旁边,他胸口不时急剧的起伏又很快变得微弱,血腥充斥...

【策弈】无渡·1

本章出现CP:云亮,策弈,双兰

——————————

“据本台消息报道,于昨日15日17时36分,国际超生化研究所发生未知原因爆炸,目前确认死亡人数7人,受伤人数65人,失踪人员361……”

这次爆炸来得稀奇,赵云摩挲着手里的手机,等待自己的爱人下班,突然一股淡淡的血腥气息从小巷里飘来。

犬科腺体伴生技能嗅觉追踪,赵云清晰的从其中嗅到了一股奇异的甜香,伴随淡淡的血腥,多年的军队生涯让赵云立刻严肃起来,在omega联盟大楼的暗巷里出现血腥,不由得让他担心起来。

在没有人注意的角落里,瘦弱的少年蜷缩在管道旁边,他胸口不时急剧的起伏又很快变得微弱,血腥充斥着鼻腔,眼前模糊的视线里出现一个高大的身影,弈星想要发动能力绞杀却最终只吐出一口鲜血彻底昏死过去。

周瑜看了看手里的箱子,心底泛起嘀咕,诸葛亮突然要这种药物干什么,偏偏聪明人之间最为忌惮,他也懒得去问。

“诸葛……”

“直接进来。”

只是推开休息室门的一瞬间,周瑜瞬间觉得自己的大脑开始宕机,他扫过床边坐着的男人又看了看床上昏睡的少年,额,额……

“诸葛亮,这事儿这事啊,赵云知道吗?”瞬间无数种可能充斥满周瑜的大脑,他一向沉稳内敛也免不了破功,毕竟突然撞破一些友人不可言说的秘密,实在是实在是……

“嗯,这孩子就是他带回来的。”诸葛亮一脸莫名的看着周瑜,他对这个老同学十分了解,也知道知道今天怎么了这么问。

岁月十分优待这个omega,三十五依旧保持修长高挑的身材,面容精致沉稳,带有颇为压人的气势,只有眼角的些许细纹昭示岁月的痕迹。

“啊?”周瑜是知道诸葛亮的伴侣的,占有欲强的要命,偏偏还在诸葛亮面前装得正经,他竟然会带回这个孩子,瞬间更加难以置信的猜想起来。

“不是,你们,你和赵云什么时候搞出这么大一个孩子来……”周瑜看着床上昏睡的少年,又看了看诸葛亮,淡蓝色的头发十分稀少,虽然不完全一样但也明晃晃的昭示着什么。

“什么?”诸葛亮也没想到周瑜会往这个方向去想,周瑜一向是靠谱的性格,什么时候也这么天马行空了。

“你觉得我生的出这个大的孩子……”

“也不是……没可能……”周瑜沉默了,这孩子怎么看也有十五六岁的模样,那时候他和诸葛亮都在庄老师手下学习,哪里有时间生个孩子出来,那这个孩子哪来的。

“我也不知道,所以找你了……”诸葛亮顺过周瑜手里的箱子,带着一股调笑的意味看着周瑜,毕竟逗周瑜看着这个长发美人生气暴走实在是一种乐事。

别的不说,就情报这一块,整个omega联盟里没人能比周瑜知道得更多,他看着诸葛亮熟练的注射遮盖素也猜到这孩子不简单。

“有什么信息吗?”

“赵云是在大楼暗巷管道那里发现的,当时受了重伤,头上的角断了,有脑震荡可能,胸腔积血,肋骨断了两根,手脚都有骨折痕迹……”

“……”眼前的情况让两个聪明人都安静下来,这么重的伤现在几乎已经见不到,只剩额头包裹的半片纱布还留着最后的痕迹。这么强的自愈能力,毫无疑问这个孩子的身份与生化研究所脱不了干系。

“对外公布的名单没有他……”诸葛亮脸色也变得严肃起来,种种痕迹都指明一项早该被禁止的实验。

“咚咚咚,亮亮……”赵云站在门口,高大的alpha提着保温盒,目光殷切十足,即使已经结婚多年,赵云与诸葛亮的感情还是一如既往,整天黏糊糊的,周瑜看不得这种秀恩爱,只觉得自己眼睛都要闪瞎了,要如果赵云是A3分化,周瑜毫不怀疑会有一条大尾巴摇来摇去。

再看看床上少年淡蓝色的头发,顿时更难受了,他突然生出一种局外人之感,这一家三口的感觉让人蛋疼。

“我走了……”

“好的,周部长……”赵云自然而然一副贤内助的模样,笑眯眯的送走周瑜,只不过转身立刻一副委屈的模样看着诸葛亮,强势霸道的释放带着柑橘调的皮革信息素把诸葛亮包裹起来,一刻不停的把周瑜留下的玫瑰信息素驱逐掉。

“子龙,真是的……”诸葛亮很想说周瑜只是omega,但是赵云委屈的样子就说不出重话,赵云深知这一点,吃软不吃硬,他摸爬滚打好不容易把老婆娶回家,霸道的灰狼alpha是不会给别人任何机会,即使是omega也不行。

“啊啊……”周瑜揉了揉鼻子,谁在背后念叨他,真是的,可怜的周瑜,就因为当年诸葛亮长得不太omega两人又一直争锋相对争抢第一导致一些似是而非的绯闻就被赵云在背后念叨过无数,omega又怎么样,亮亮这么好谁都会惦记的。

然而就在赵云刚打算和诸葛亮来一场信息素交换的缠绵就被休息室里突如其来的声音打乱了,少年拖着刚包扎好的腿在地上爬行,因为动作不便,不小心打倒了床头柜上的台灯。

“别动……”诸葛亮轻声提醒,一边释放淡淡的安抚信息素一边朝少年走去,然而他才走进两步少年就越蜷缩害怕,他本能的意识到眼前的大流士图omega比自己强大太多,即使他的信息素是温馨的寒兰信息素但是刻在骨子的战斗本能还是让他竖起保护屏障。

诸葛亮也不在动,他慢慢蹲下,尽量用平视的视角与少年对视,看着这个omega无害的模样,弈星开始缓缓的向他移动,他很喜欢这个omega,因为他很漂亮。

然而下一刻,猛兽alpha的信息素推门而入,弈星弹跳一般受惊的撞进诸葛亮怀里,赵云看着那个孩子躲在亮亮怀里的样子,心底又开始打算今晚趁机要点好处,面上却放松表情,尽量摆出一副温和的样子。

并非赵云宽容,这个孩子确确实实有一丝像诸葛亮,这让他想起多年前那个他们曾经失去过的孩子,想到这里,赵云的信息素也不由缓和下来,缓缓带上了安抚的意味。

危险戒除的感觉让弈星又变回警惕的模样,他想要推开诸葛亮,然而手上的伤却使不上力量,而且他很喜欢诸葛亮和他的信息素,让他感觉很安全。

与此同时,花木兰一个侧身躲过了家里熊孩子的袭击,反手一个肘击却又被灵敏的躲开,她轻哼一声,一个下腰躲过顺势捏住少年的小腿一个借力把人扔在沙发上。

百里玄策借住沙发的弹力又想再度出手却被花木兰一个眼神镇住,笑话,她堂堂长安集团法务部部长还管不了一个熊孩子了。

“木兰姐~”熊孩子立刻老实起来,毛茸茸的大尾巴也乖顺的垂下,耳朵都软下来,可怜兮兮的看着花木兰。

“不可能!”花木兰冷言拒绝,他知道玄策想要什么,听到这话的少年更焉了,花木兰根本无法拒绝毛茸茸的请求,然而高长恭的话还在耳边,她不敢悄悄给百里玄策写推荐信。

但是不去军校这孩子还能去哪里呢?花木兰看着百里玄策的大耳朵和尾巴顿时碍眼起来,十六岁不到的alpha,已经出现腺体细胞能量外溢,这样强的天赋却无处释放,考完试这样的孩子怎么可能安稳的的做一个普通人。

花木兰感觉自己都要秃了,一边是伴侣的再三叮嘱,一边是少年可怜兮兮的请求,又想起玄策的哥哥,她也不放心让玄策暴露在大众视线里,诶,有了。

花木兰突然想起前段时间喝酒的时候李白曾经提过,omega联盟正打算自己建一支特工队,不限性别,反正百里玄策进不了军队,不如让他去哪里发泄一下精力,不然自己整天都要被熊孩子烦死了。

想通了的花木兰顿时觉得没有比自己更聪明的做法了,既没有违反烈士家属保护原则,也刚好可以有地方管教管教玄策,大不了她就厚着脸皮去跟会长说一下照顾自己家的孩子。

百里玄策还不知道他的命运已经被决定了,分化期外显的狼族特征让他看上去格格不入,一般omega会因为腺体容量较小导致腺体能量外溢出现细胞增殖出现动物特征,而alpha只有到达A3以后才会出现,可百里玄策才十六岁并没有到A3分化,这何尝不是明晃晃的告诉别人这个少年未来至少会到A3分化甚至到传说中的S4,无数腺体猎人和研究所蠢蠢欲动。

弈星拿着手里的推荐信想起临行前,诸葛亮严肃的叮嘱,心底泛起一阵暖流,这种家人一样的温暖很久没有过了,弈星不由想起自己的老师,即使各种冰冷的培养箱体,他也能看清老师疼爱的眼神,那时候就感觉所有的疼痛都不重要了。

少年们不知道,属于他们的道路已经延伸到不可知的未来,此刻心底是激动却是一样澄澈。

————————

前言

本文基础设定来自长佩作者潜麟,大部分abo分化级腺体能力设定基于《人鱼陷落》,仅作为本篇同人文使用,不做任何商业形式获利。

涉及背景圈子:王者荣耀

主cp:策弈(百里玄策x弈星)

副CP:云亮,铠约,信白,双兰,犽膑其余待定

Loreley

(震星)花雾·灵犀

he番外

-


花非花,雾非雾。夜半来,天明去。来如春梦几多时,去似朝云无觅处。


司空震蓦然梦醒。

窗外天光微亮,值此时节,梅花已瓣瓣凋零,一道梅枝突兀地自窗口斜入。此间荣枯,全在东风。

他院里这株白梅,照料的是极好的,这几日不甚注意,竟已长到这地步。

有小厮端水进来,看见这景象,问是否要找人来修剪。

司空震道:“不必了。”

小厮嘀咕道:“只是这伸进屋里的梅枝,也活不长啊……”

司空震怔住。生死之间,他从前看得很淡,如今却是再不愿去想了。

初春的早晨余寒犹厉,他犹记得弈星走时,风也这般剔骨。那人淡蓝的发丝与颈间雪白的风毛交缠着,含情凝睇道:“不必担心,待到白梅再开的时......

he番外

-


花非花,雾非雾。夜半来,天明去。来如春梦几多时,去似朝云无觅处。


司空震蓦然梦醒。

窗外天光微亮,值此时节,梅花已瓣瓣凋零,一道梅枝突兀地自窗口斜入。此间荣枯,全在东风。

他院里这株白梅,照料的是极好的,这几日不甚注意,竟已长到这地步。

有小厮端水进来,看见这景象,问是否要找人来修剪。

司空震道:“不必了。”

小厮嘀咕道:“只是这伸进屋里的梅枝,也活不长啊……”

司空震怔住。生死之间,他从前看得很淡,如今却是再不愿去想了。

初春的早晨余寒犹厉,他犹记得弈星走时,风也这般剔骨。那人淡蓝的发丝与颈间雪白的风毛交缠着,含情凝睇道:“不必担心,待到白梅再开的时节,我便回来了。”

朔城的梅花开了又败,迄今已十载有余。

十载的光阴,可以改变很多事。

譬如城楼最高处的几块地砖,似乎因谁的来回踱步而磨得光滑;城主大人不知何时爱上了白梅,教人在府中里里外外种上,百姓心向风雅,也在自家院子里养起了白梅。倘若到春冬季节,登高望远,便可见满城花影绰约,乍看去恍若千山暮雪。

朔城最后一瓣白梅落下,到新叶抽芽的时候了。

司空震站在城墙上,神情有些恍惚。他所等候之人,今年也没有回来。

司空震记得今日乃弈星的生辰,一早上都是心绪不宁。点卯过后索性远离案牍,独自走在街上。

弈星在朔城待的时间不长,司空震那时总感到若即若离,一得空便陪在他身边。可当初把握得再紧,那人如今又身在何处?

若感受过花瓣在掌中枯萎,你便一定会明白这个道理。

无可奈何花落去。

书页间散落的花瓣,鲜洁却刺眼,司空震发现之时,它已萎蔫得近乎枯萎,折痕处脆弱得仿佛透明。过去是谎言编织成的梦,他如今幡然醒悟,是否已经迟了?

没有人会想到司空震会流泪,无论是作为虞衡司的大司空抑或是朔城城主,对于他这样的男人来说,流泪是一件怪事、奇事、可耻之事。可送去南疆的信不见回音,派去的下属无功而返。而当他千里跋涉,所见却是连成片的森然密林,四处可见毒蛇猛兽,若有人在此迷失数月,绝无生还可能。

绝无。

“故事不读到最后,怎知绝无可能呢?”

闻听此话,司空震猛地抬头,却见一名白衣男子。这男子他不曾见过,却觉分外熟悉。

那男子却不是在跟他说话。原来这是个商人,正向旁人推销着一册话本小说。

司空震在一旁看了会儿。忽然那男子瞧见他,目光灼灼道:“大人请留步。”

司空震神色严肃,只见男子捧出一个香炉。

男子道:“在下与大人有缘,这一炉犀角香便献给大人了。”

司空震狐疑道:“犀角香?”

男子不答,却忽然笑了,只见他手中的香炉冒出一缕青烟来,四散开来,竟化作迷雾笼罩。

司空震恍神一瞬,周遭竟已空空荡荡,不见一人,唯余大雾弥漫。他凛眉而肃,手掌一翻,其间电光闪烁。

大雾深处,忽有笛声婉转。

在如此岑静寂寞之处,这笛声听来仿佛仙乐。

司空震莫名感到平静,他顺着笛音走去,忽然道旁白梅尽数绽放,犀角的异香与花香扑鼻而来。花影浓处,正立着一道清瘦的背影。

司空震停住脚步,笛声之中,他听得见心跳的声音。

一曲奏毕。

司空震唤道:“星儿。”

弈星回头,白梅轻轻落在发间,他的笑容恬静,一如从前。

“叔父,我回来迟了。”

雾渐渐散了,周遭人头攒动,街巷吵嚷,他们眼中却仿佛只有对方。

“嗯,是迟了,”司空震道,“今年的梅花,已经开过了。”

弈星笑得更灿烂,他道:“那便等到来年,后年,大后年,以后年年的花开,我们都在一起。”

司空震幻想过很多重逢的场景。那些片段大多撕心裂肺,或是泪雨滂沱。在漫长的等待后,却是平静得恰好。

人生的大多事,无外乎一个“等”字。燕子等东风而南归,牵牛织女岁岁等待只为月轮下的相聚,那些民间流传的话本故事里,也总有痴情男女红绳系足,以一生等候爱人。

这世上有许多未竟的故事,也总有人在历尽光阴后,等到了幸福。


夜里,弈星依偎在男人宽厚的胸膛上。

司空震手指玩绕着他发丝,随意道:“小骗子,这么多年跑哪去了?”

弈星吻了吻他嘴角,娓娓道来前缘。

那日出城后。

弈星咳了许久,他唇色苍白,此刻沾了鲜血,看来虚弱又狼狈。

弈星道:“星还想最后拜托大人一件事,请大人在星死后,将遗物寄回朔城……”

陆衡摇头道:“只怕国手所托非人了。”

弈星重重闭上眼,悲痛道:“对不起,是我过多要求了。”

陆衡看着,忽然笑了,他道:“假作真时真亦假,若我此时说,我其实并不是个骗子,我的确能治好你,你会不会信?”

弈星抬眼看他,目光灼灼。

陆衡道:“你可听说过犀角香?此物可涵养生魂,能使枯木回春,只是这制香之法已失传许久。不过——我日前凑巧得了这古法。”

弈星道:“需要我做什么?”俨然已是死马当活马医。

陆衡道:“你倒是上道。我不贪心,要你十年的光阴而已。你的生魂将在香炉中涵养十年,十年过后,我便把你带回朔城,届时,你便可与司空震重逢。”

弈星道:“好。”

陆衡有点惊讶,他道:“你这么果断,难道不怕十年过后物是人非,司空震已忘了你,抑或是已有家室?”

弈星摇头道:“不会。”

他神情坚定,心跳却兀自紊乱。良久,听他梦呓似的低语道:“若真是那样,我也无怨无悔。”

AA尧天围棋批发店(暂停批发)

  包了一下银杏馅的馄饨,包子们可以自己拿去上色博主实在是画不动了

  包了一下银杏馅的馄饨,包子们可以自己拿去上色博主实在是画不动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