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弈星

187.5万浏览    8592参与
祈ぜ

“是来找师傅的吗?”

“今天去街上,不对弈,晚点再来吧。”

“一起去吗?”


“是来找师傅的吗?”

“今天去街上,不对弈,晚点再来吧。”

“一起去吗?”


嵇卿尚书

只是凌晨突然变得有些睡不着,说不出来,心口万般思绪,才恍然意识到……

只是凌晨突然变得有些睡不着,说不出来,心口万般思绪,才恍然意识到……

嵇卿尚书

“从此扰扰攘攘,又不知梦醒何时耳。”——沈复《浮生六记》

纪念一下吧,以后也不会再有了

“从此扰扰攘攘,又不知梦醒何时耳。”——沈复《浮生六记》

纪念一下吧,以后也不会再有了

杰西卡那头的阿朝哟

【暃弈】他逃,他追,他插翅难飞

又名为《被网友缠上了怎么办》系列预告

虎神街设定有参照


  弈星有一个很要好的网友,算起来认识了两年多。某月某日,该网友向他深情告白了:

  ——“和我谈恋爱吧!”

  哒咩。

  弈星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突然被告白,尤其是一个认识了两年的网友。更何况双方没有互换过照片,甚至连人都认不到。

  于是他果断拒绝了。

  然而对方并不气馁,每天跟他打招呼都是:

  ——“快和我谈!”

  万般无奈之下,弈星只好跟他...

又名为《被网友缠上了怎么办》系列预告

虎神街设定有参照


  弈星有一个很要好的网友,算起来认识了两年多。某月某日,该网友向他深情告白了:

  ——“和我谈恋爱吧!”

  哒咩。

  弈星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突然被告白,尤其是一个认识了两年的网友。更何况双方没有互换过照片,甚至连人都认不到。

  于是他果断拒绝了。

  然而对方并不气馁,每天跟他打招呼都是:

  ——“快和我谈!”

  万般无奈之下,弈星只好跟他坦言自己现实里有暗恋对象这回事。虽然,他和那个人之间的交集可以说是没有...

   身为棋手的弈星,自己开着一家棋社。平日培养一些小孩儿的围棋兴趣,然后再给一些参加竞赛的学生指点迷津。除此之外,就是喜欢上网找一些残局解着玩,在被人强行塞了个直播软件后干脆干起了副业。

  解棋局和跟人线上对弈。

  至于他的暗恋对象,喏,斜对面的云中大饭店看见了吗?是一对兄弟开的,其中一位就是了。

  至于怎么来的...弈星已经无暇顾及了,每天除了跟这位网友道个早晚安之后就直接忽略他的一串信息,直到那天。

  “喂,你就这么钟情于他?”

  “好歹告诉我,好在哪吧?”


  是现pa结合一丢丢神奇元素,下来体验生活の暃和平平无奇国家级围棋选手吖星大宝贝的故事。

  取材于真实事例。

阿岁

缩水的星星,显然还没有意识到变小✧(ˊᗜˋ*)

缩水的星星,显然还没有意识到变小✧(ˊᗜˋ*)

林中骆

弈暃/暃弈 《小年》

含部分私设,ooc预警,是弈暃在玉城过北方小年到南方小年的凌晨


窗外响了几下咻咻的爆竹声,天边炸了几朵烟花,照的亮亮的。暃在爆炸声响下蹑手蹑脚地走近棋盘前的弈星,从弈星身后掩住弈星的眼睛。

弈星的手稳稳当当地拾起一枚黑棋,落在棋盘之上:“想来你就是喜欢这样玩的人。”

暃收起桌上的棋谱,跪在一边的垫子上,亮晶晶的眼睛直勾勾盯着弈星,弈星叹气靠近暃,为他整理衣冠:“怎么了我的大王子。”

“依本王子看,小年乃良辰吉日,不如……”

“打住,直说吧,你又想窜到哪儿去?”

暃欢喜地去握弈星的手,弈星不做挣扎地任由暃牵着他走近窗棂。

“你看,玉城新立了一座塔,尚未完工,本王子想邀你到那儿去...

含部分私设,ooc预警,是弈暃在玉城过北方小年到南方小年的凌晨


窗外响了几下咻咻的爆竹声,天边炸了几朵烟花,照的亮亮的。暃在爆炸声响下蹑手蹑脚地走近棋盘前的弈星,从弈星身后掩住弈星的眼睛。

弈星的手稳稳当当地拾起一枚黑棋,落在棋盘之上:“想来你就是喜欢这样玩的人。”

暃收起桌上的棋谱,跪在一边的垫子上,亮晶晶的眼睛直勾勾盯着弈星,弈星叹气靠近暃,为他整理衣冠:“怎么了我的大王子。”

“依本王子看,小年乃良辰吉日,不如……”

“打住,直说吧,你又想窜到哪儿去?”

暃欢喜地去握弈星的手,弈星不做挣扎地任由暃牵着他走近窗棂。

“你看,玉城新立了一座塔,尚未完工,本王子想邀你到那儿去看烟花。”暃伸手指去。

百里外正是那座未完工的塔,零星点着几盏小灯,模糊得看不清轮廓。

“依你的。”弈星弯着眼含笑地看着暃,暃像个贪玩的小孩一般,兴奋地朝他笑了笑,一步跃上床沿,拉着弈星跳了出去。

弈星忙着翻上去,又被暃急冲冲地拉走,无奈之下翻转手腕,投掷出几枚棋子。而他前进的步伐恰好点着棋子,轻飘飘在空中移动,比先前快了不少。

而暃呢,熟门熟路地拉着弈星从施工通道溜上塔顶的小亭子。

“这儿倒是不错,有模有样的。”弈星抚摸着亭子的红木柱子说道,这正是暃下令建的仿长安风格的塔,目的是为了让玉城人民感受长安的风情,也是为了暂居玉城的弈星着想。

“是吧,本王子令御用工匠亲自去长安采风,就为了给你够像长安的氛围。”暃得意地跟弈星邀功。

零点的钟声敲响,玉城王宫的地方传出一阵轰隆声,数十道烟花分先后升起,阴沉的天空被渲染出五彩斑斓的颜色。玉城居民纷纷从屋子里探出头,欣赏赞叹这美景。

始作俑者正温柔地看着身边的爱人,两人的小拇指一点点挪向对方,最后十指相扣牵在一起。

“小年快乐,弈星。”

“小年快乐,暃。”


                                                                      

                                                                      

小年快乐!还是ooc严重。

这个时候他们已经在谈恋爱啦🚬

会偷偷给爱人准备小烟花看的大王子真的很加分

↘( ✘_✘ )↯
弈星弈星,亮亮晶晶

弈星弈星,亮亮晶晶

弈星弈星,亮亮晶晶

胖兔布丁Lin

“弈”会胜他半子

(画的时候加了点西皮向,背后是明世隐🤭)

“弈”会胜他半子

(画的时候加了点西皮向,背后是明世隐🤭)

一只狐狸不行吗

叔叔的使用语境 下

        弈星也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时候吻在一起的。


        他明明刚刚还在和司空震一起伴着月光对弈,只是突发奇想学着他小酌了一杯,就莫名其妙被揉进怀里接吻。 司空震的吻向来无比温柔,即使情到浓时,也只是克制地含着弈星的唇瓣反复着色,让它们湿润水红,变成挂上晨露的樱桃。



————————————

剩下置顶见


        弈星也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时候吻在一起的。


        他明明刚刚还在和司空震一起伴着月光对弈,只是突发奇想学着他小酌了一杯,就莫名其妙被揉进怀里接吻。 司空震的吻向来无比温柔,即使情到浓时,也只是克制地含着弈星的唇瓣反复着色,让它们湿润水红,变成挂上晨露的樱桃。

  





————————————

剩下置顶见

DowBaghira

【关于长安赛年剧情的吐槽】

近几天和鸽鸽系统吐槽过长安赛年剧情,和大家分享一二。@燕知白 


前年底我曾经预言过农药再这样搞操作配不上收益的平衡、法师工具人和坦克荣耀会大幅降低游戏体验,如今已经应验,不再多言,乌鸡鲅鱼。


最扎心的吐槽:你说长安赛年把婉儿开除了吧,它还是留下了一点“遗产”,比如去年春节那个阴间的CG从此给婉儿留下了黑蒜姐的外号,现在凡是婉儿的视频总有人提黑蒜,导致婉儿的超话最后直接把黑蒜这个词给禁了。


我杀地丑亲爹🔪🔪🔪


1. 论主线剧情,长安赛年可谓是支离破碎,你说把元芳和云缨那两个赛季摘了对主线有影响吗?没有影响,也就是纯粹为了介绍新人物加了两个赛季...

近几天和鸽鸽系统吐槽过长安赛年剧情,和大家分享一二。@燕知白 


前年底我曾经预言过农药再这样搞操作配不上收益的平衡、法师工具人和坦克荣耀会大幅降低游戏体验,如今已经应验,不再多言,乌鸡鲅鱼。


最扎心的吐槽:你说长安赛年把婉儿开除了吧,它还是留下了一点“遗产”,比如去年春节那个阴间的CG从此给婉儿留下了黑蒜姐的外号,现在凡是婉儿的视频总有人提黑蒜,导致婉儿的超话最后直接把黑蒜这个词给禁了。


我杀地丑亲爹🔪🔪🔪



1. 论主线剧情,长安赛年可谓是支离破碎,你说把元芳和云缨那两个赛季摘了对主线有影响吗?没有影响,也就是纯粹为了介绍新人物加了两个赛季。


但这两个赛季又直接导致了好几个巨大的槽点:

其一,元芳赛季,狄仁杰直接被塑造成一个压迫员工的万恶老板,要不是最后和二芳小芳玩,直接就资本家实锤。什么限定三天破案,扔过来一堆风马牛不相及的案卷,动不动就拿涨工资诱惑人,下属费尽心思说了一些进展还要被戳穿,属实和官漫里面为了长安浴血奋战守护公理的狄仁杰差得太远。


其二,云缨赛季,官方想设计一个家庭幸福可爱纯真勇敢无畏小女孩我能理解,但总喜欢给人家做点闯祸精(比如抓仓鼠险些把大理寺拆了),小偷(把鸿胪演武奖品偷走了),喜欢冤枉人(和裴擒虎打架,教训弈星不让着小朋友)的人设,多少有点用力过猛(不会做女性人设或者经常让女性崩人设多少是地丑传统了)。和《赤焰之缨》给人带来的那种光明激昂的感觉存在差距。


2. 尧天全员洗白开始大演家有儿女

尧天在官漫里设定是偏向白切黑的,成员们叫小明是首领,小明也偏向冷漠一点,例如阿离和老虎擅自行动屠了苏烈满门,阿离是被小明说哭了的。

然而新赛季小明消失以后,尧天新加了很多诸如冬至团聚宴,量身高等等的设定,整个变成温馨大家庭。

原来很多人嗑尧天就是那种白切黑的张力,比如小明收养了仇人英国公的后裔弈星,比如杨玉环曾经在感业寺袭击婉儿差点要了她的命,比如裴擒虎被人陷害其实就是小明搞的。现在除了小明基本上全员傻白甜大哥哥大姐姐。


炒虎离信三角恋这个事我就不说了,一篇说不完。


当然对于曾经弈星银标的我来说,最大的槽点可能是弈星重做以后的人设问题,本来想塑造成长大了成熟稳重的少年,结果自称“星儿”被调侃成吃个桃桃的娘p(没有说女性化的男孩子不好的意思),新的cv配音完全没有倔强自信的清俊少年感,总感觉就是着急投胎把词说完。(这个问题暃的cv也有)最后那个名刀硬抗司空震的槽点太多就不说了


3. 莫名其妙的矛盾设计

长安赛年的主线剧情就是司空震想复苏风暴军用武力保护长安,和武则天仰赖人心治世的理念相左而刺杀武则天,用机关人替代女帝,最后被尧天挫败。

那么剧情的主要矛盾就是武力与人心的问题,但这矛盾吗???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道理和“真理永远在大炮射程之内”并不矛盾啊,一个治理河洛十几年的女帝的脑子就是个发光二极管?只能选极端不会平衡?政治最大的秘诀就是平衡这道理不懂。


这种荒谬的设定直接的后果就是基本上大部分看过长安赛年大结局的人都是或多或少站司空震的,甚至想让玄雍收了司空震用铁蹄踏破长安,这就是地丑做长安赛年的目的吗,塑造一个“战士军前半死生,美人帐下犹歌舞”的长安?一个万国来朝,文化开明,经济繁荣,疆域辽阔,代表整个中华文化巅峰之一的盛世时代被你做成这样?


长城守卫军还在和魔种拼命,长安就先后做过冤死苏烈(虽然被伽罗救了),打压司空震,对裴擒虎的求援视而不见,最后逼得李白夜闯大明宫等等鸟事。这武则天在外战上简直比正史上还昏庸。


4. 剧情堪称给cp党喂shi

武则天遇刺能让云缨知道,能让尧天知道,但就是不让那个祈愿自己“凤体安康,诸事如意”的廷相大人知道,一整个长安赛年婉儿除了和李元芳说过陛下最近奇奇怪怪以外,毫无剧情,最后的海报合影连程咬金都有(没有说金金不好的意思)就是没她。这种喂shi属实让本cp党大怒。

去年《万象》写完已经让我觉得左膀右臂是喂shi的巅峰,结果真是让我大开眼界


5. 其他零零总总

李白按理说也属于长安(虽说出生地在云中漠地),直接开除,白瞎了长安风物志有很多他的作品。

钟馗呢,心脏里有长安方舟核心的钥匙,开除。

程咬金,一个只会涮火锅的憨批。


倒不是说长安赛年你要把所有英雄都写进去,但你能不能不要崩人设,

武则天,曾经用公理避免被复活的姜子牙诱惑使长安度过第三次危机的明君,现在是个沉迷享乐的昏君

上官婉儿,第三次长安危机救世名臣,现在是毫不知情洗脚婢。

狄仁杰,第三次长安危机mvp选手,现在是万恶资本家

明世隐,偏执黑化冷血无情大boss,现在是幼儿园园长

杨玉环,人造人李华要和司空震搞霸道cp吗呵呵哒,先把男凝皮肤优化了吧。



6. 游戏问题

用脚做平衡我就不说了,但去年KPL已经两次出现巅峰对决用一模一样阵容的情况“上单廉颇,打野镜澜,射辅乔离,中单不知火舞”

107个英雄上场永远就那20多个,观赏性比隔壁LPL差了一个次元。

就这还要疯狂出专精装,在所有人说“不孝有三,张飞上单”的时候还能继续加强张飞是我没想到的。


再次强调我是打野玩家,但我尤其讨厌法师工具人版本,策划根本意识不到一个大局观优秀给视野给控制带节奏的中单有多么多么重要。

直接删了法师射手五个战士肉搏你觉得怎么样啊策划。

么么叽。




云月天星

(弈暃)弄河山

                    第二章:谋势

      司空府的花园是可以在长安府邸里排上名的,连颇受女帝宠爱的太平公主都对这所园子有过慕意,还是女皇给她拨款盖了一座新园子才罢休。司空震虽然是个将军,也懂得几分风雅,在园子中间盖了一座凉亭,坐在上面抬眼就可以看到四周的花木,弈星此刻正坐在上面,面前摆着新得的造化棋盘,据说此物是...

                    第二章:谋势

      司空府的花园是可以在长安府邸里排上名的,连颇受女帝宠爱的太平公主都对这所园子有过慕意,还是女皇给她拨款盖了一座新园子才罢休。司空震虽然是个将军,也懂得几分风雅,在园子中间盖了一座凉亭,坐在上面抬眼就可以看到四周的花木,弈星此刻正坐在上面,面前摆着新得的造化棋盘,据说此物是起源之力所凝结,可依据使用者心意演变出各种残局,弈星本来就是棋痴,如今有了这东西更是随了他的心意,棋盘上黑白子纵横交错,宛若战场上交战的军队,弈星纵览全局,心念一动,棋盘上立刻落下一枚黑子,一子定江山。弈星舒了一口气,正要再解一局时就看见舅父一脸愠怒走了过来。

    “舅父。”弈星赶紧起身,行了一礼。

      司空震坐下,开口便是一股不容拒绝的威严:“那个暃自从过来成天就是躺在柴房喝酒睡觉,你纵着他,任他胡闹,只是司空府从不养闲人,人是你点名要的,该怎么样你自己办。”

    “星明白。”弈星垂下眉眼,缓缓道。

      弈星下了凉亭,去往柴房,一片片桃花自他身上落下,弈星身上的衣服也沾染了淡淡的桃花香,他推开柴房的门,只见暃穿着布衣坐在一堆柴草上,旁边是许多酒坛,他手里正举着一个一样的,张开嘴对着喝,一口饮罢,暃道:“好酒,真是好酒。”弈星听着他的胡话,皱皱眉,快步走过去,只见暃双颊微红,一双好看的凤眼满是迷离,许是喝多了热,暃的衣服已经被他自己扯得凌乱不堪,脖颈,胸膛,小腹都是半遮半漏的,看上去是个潦倒不堪的醉汉,可暃到底是王子,喝酒的动作也比寻常闲汉要优雅的多,举手之间的风姿加上这样子,倒给他多了几分风情,弈星看着他眉眼间的不省人事,叹了口气,替他整理好身上的衣服,说道:“你不该喝酒的。”

    他的声音清冽而温柔,暃抬头看了看他,举起酒坛,笑道:“来,你也喝一点,这……是,这是好酒。”

      弈星没有接,就这么淡淡的看着他,两个人一个坐着,一个站着。一个清醒,一个酩酊,柴房安安静静的,只有从窗外吹进来的呼呼风声。

   “咣当”一声,醉酒的人终究是不稳,酒坛掉到地上,碎了一地,浓烈的酒气立刻四散,与弈星身上淡淡的桃花香混合,铺满了一整个柴房。弈星看着地上的碎片,只见一片稍大的瓷片还留有一口残酒,一只白皙的手伸出,将这残片稳稳地放到嘴边:

   “好酒,可不能浪费。”暃一饮而尽。

  弈星却是一笑,转过身去,只听得身后一阵响动,尖锐的瓷片早已稳稳抵住了自己的咽喉,暃的前身离他的身体不过一指,只要弈星稍微动一下,瓷片就可以直接划破他的脖颈。  

    “让我走。”暃此刻毫无之前的醉态,而是一脸严肃,开口道。

      “呵。”弈星笑了。暃比他看到的要好一点,也比他想象的差一点。少年薄唇一抿:“天天喝酒睡觉,你还是那么瘦,只怕是这几天装的很辛苦吧。”     

    “没工夫和你说废话,快让我走。”暃的声音冷冰冰的,他心有所系,又如何安眠。

     “你太天真了”弈星开口道:“这是我舅父的家,你的去留要他决定,你想用我威胁他吗?你觉得凭他的能力,能不能在杀你的同时安稳救下我呢?更何况你是大唐的俘虏,虽然女帝把你赐给我当下人,但你的奴籍仍在宫中,而非我司空府,就算我们放了你,只要女帝想,你的通缉令将传遍大唐,你孤身一人,有多大的能力,可与大唐如此多的官员相抗衡,你也可以躲,但像老鼠一样东躲西藏,风餐露宿,日日提心吊胆的生活,你又能过几日?啊?”

     暃没有说话,弈星也不管,自顾自的说:“你很聪明,至少这几天装醉汉装的很像,要不是你刚才用瓷片喝酒的手那么稳,连我也被你骗到了,可是暃,你可曾想过,司空府不养闲人,你装了那么久,为什么就没人敢动你,敢说你?”

     暃惨然笑了:“我知道,因为我是那个女人赏的,是御赐,哪怕是一只狗,只要有了这个名号,你们就不敢难为它。”

    “没错。”弈星道:“暃,你知道吗?只要你听话,这里没有人敢难为你,而且你是司空府的人,这里的主人是大名鼎鼎的司空将军,我可以保证,在长安城,也没有人敢为难你。”

     架在自己的脖子上的瓷片抖动起来,弈星缓缓把暃的手推开,扭头,只见暃早已白了脸色,眸中多了几分屈辱和不甘,弈星看着他,面容冷冷的:“你不好受,女帝和我舅舅灭了你的玉城,可你现在反而要借助他们的身份,地位来让你自己好过一点,无论是谁,这都是不光彩的事情,暃,你现在是我的仆人,我不要求你对我恭恭敬敬,言出必随,我只想你听话,只要你不惹事,不找事,好好跟在我身边,你的日子就会比在牢房好,活着要比死了难,你若是想死,这后院就有一间还没有休憩的废弃庭院,水也有,石头也有,老歪脖子树也有。不管你是想淹死,吊死还是撞死,都可以,三天见不到你,我自会找人去给你收尸。但我希望你活着,不管你有何种图谋,你首先要做的是活着。人死了可做不了任何事。”

   “智者谋势,愚者谋子,你该怎么选,是你自己的事情。”弈星放下一块蓝色的手帕,缓缓道:“你若想哭,就用它擦擦吧。”

    随着木门合上的声音,暃像是一个被抽干力气的老人,颓然的坐在地上,手里残破的瓷片被他捏的紧紧的,尖锐的棱角划破了他的手掌,暃合上眼,脑海里浮现出火海之中的玉城王宫,战死的玉城将士,他看着父王如何用刀自尽,母亲如何自焚殉情,那些妃子又是如何自缢,他看到了重伤的弟弟,看到了身后染血的宫墙,他多么想死啊,可是他还要找他的弟弟,他还要报仇,他还要复兴玉城,他不能死,明明是司空震和女帝害苦了他,可他却还要靠着他们的庇护,在他们的屋檐下苟活。

    “爹,娘,对不起,是孩儿无能,是孩儿无能啊!”暃睁开眼,视线前方是许多空的酒坛,他一挥手,沾了鲜血的瓷片化为一道棕红的残影,将所有酒坛打碎,似乎打碎它们就可以打碎他的屈辱,他的不甘,可最终碎掉的 只有他的自尊罢了。暃留下了一滴泪,小声抽泣起来……

      听着房内压抑的呜咽声,弈星叹了一口气,他说穿事实对暃来说固然残酷,但他还没有让女皇是给暃自由身的能力,与其让暃带着不甘终身困囚在昏暗的地牢里,不如让他在司空府为仆为奴,这是自己能为他做的最好的安排,因为只要他听话,至少衣食无忧,至少没有人敢难为他,至少他能看见阳光,至少,他想做的一切都有了可能。只要他听话……

      “少爷,这是李公子给你的请帖。”管家恭敬地将一封红色的信笺递给坐在桌子边的弈星,后者伸手接过,道声麻烦了,之后就继续看着面前的棋谱,弈星端起茶杯,却发现里面已经没了茶水,他刚想找人去倒,一个好听的声音就传过来:“公子,我来。”

    弈星抬头,只见暃正站在他旁边,栗色的头发随风微微扬起,真是一个风华正茂的儿郎,弈星把杯子递给他,开口道:“你该换个称呼。”

     暃的脸色立刻有点挂相,自暴自弃地说道:“主人,这个称呼怎么样?”

    “比刚才那个好。”  

    暃去倒水了,路过的下人看见,窃窃私语道:“还是咱少爷有本事,这暃来的时候气性大着呢,少爷去了一趟,他就这么听话了。”

      “咱老爷就不是一般人,少爷可是他的亲外甥,自然不会差。”

    弈星把请帖看了看,放下的时候暃正好过来,弈星道:“有点慢了。”

      茶杯在桌子上发出一声脆响,暃脸上全无刚才的顺次,只有不快与不服。

     “没人就不装了吗?”弈星轻笑道:“也好,虽然我喜欢听你叫我主人,不过,与其吃强扭的瓜,我更期待你真心喊的那一天。”

    “只怕你会失望”暃冷冷道。

      “你会的”弈星道:“你身手不错,七天后我要去赴一场宴会,你与我一起去。”

    暃知道表面功夫要做全的道理,他现在是弈星的人,这种要求他是不能拒绝的:“去就去。”

    弈星端起茶杯,开盖就是一股扑鼻的热气,要是入嘴怕是能把人烫死,他看着暃,后者一脸不屑。弈星笑道:“孩子把戏,有什么意思。”

芸芸众生ljy_
作业,应该没时间修改和继续画了...

作业,应该没时间修改和继续画了,还是先发出来记录一下。

作业,应该没时间修改和继续画了,还是先发出来记录一下。

今天也不想早睡

纪念帖

又一个小星星拿到牌牌啦!(虽然只是区级的)

人菜勿喷

[图片]


又一个小星星拿到牌牌啦!(虽然只是区级的)

人菜勿喷


余令

昨晚画的星星(临摹)

昨晚画的星星(临摹)

畱喆 留哲(咕咕咕咕咕)
《我们家中单想要人头》 《我可...

《我们家中单想要人头》

《我可以理解成你开全部是喊对面老实点儿给我送两个吗?》

是前段时间打的一局素材

十分贴心的野王和我并不太懂的开全部聊天(野王是熟人)

衣服简化有+狂草+试了一下随便糊的颜色(日常需要画多仔细呢对吧!)

明天画一些今天答应好的猫猫和上次答应妈咪的话痨大乔好了!(握拳)

《我们家中单想要人头》

《我可以理解成你开全部是喊对面老实点儿给我送两个吗?》

是前段时间打的一局素材

十分贴心的野王和我并不太懂的开全部聊天(野王是熟人)

衣服简化有+狂草+试了一下随便糊的颜色(日常需要画多仔细呢对吧!)

明天画一些今天答应好的猫猫和上次答应妈咪的话痨大乔好了!(握拳)

小贺睡不着

「明弈」Fake Love(番外)

是番外!!发一些屑明的千层套路。。。


√(明世隐制造第一次相遇)【详情见合集的1️⃣】

明世隐点了支烟靠在小巷的墙上,烟雾缭绕,瘦高的身材在外面五彩斑斓的灯光下划出一道修长的影子。他眼里早已没有刚才的温柔,异色的眸子在昏暗的灯光下没有任何情感,整个人笼罩着一层神秘又可怕的迷雾。

灯红酒绿热闹繁华的城市和这肮脏阴暗的巷子划开了鲜明的界限。

小巷深处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他瞥了一眼,吸了口烟。

“嘿嘿,明老大,小弟们今天表现得怎么样,您还满意吗。”那个青年扶着额头上的伤痕笑嘻嘻的讨好明世隐。他点头哈腰的样子让明世隐觉得像一个滑稽的小丑。

他不紧不慢的吸口烟,散漫的看了眼青年额头上的...

是番外!!发一些屑明的千层套路。。。


√(明世隐制造第一次相遇)【详情见合集的1️⃣】

明世隐点了支烟靠在小巷的墙上,烟雾缭绕,瘦高的身材在外面五彩斑斓的灯光下划出一道修长的影子。他眼里早已没有刚才的温柔,异色的眸子在昏暗的灯光下没有任何情感,整个人笼罩着一层神秘又可怕的迷雾。

灯红酒绿热闹繁华的城市和这肮脏阴暗的巷子划开了鲜明的界限。

小巷深处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他瞥了一眼,吸了口烟。

“嘿嘿,明老大,小弟们今天表现得怎么样,您还满意吗。”那个青年扶着额头上的伤痕笑嘻嘻的讨好明世隐。他点头哈腰的样子让明世隐觉得像一个滑稽的小丑。

他不紧不慢的吸口烟,散漫的看了眼青年额头上的伤:“疼吗?”

“不疼不疼不疼”青年给他陪笑着,“能被明哥管教是我的荣幸。”

明世隐踩灭烟蒂又拿出一支烟。

另一个青年见状拿出打火机给他点烟。

火焰的光映在他的眼眸上,反射出一道令人胆颤的红光,他们突然感觉到为什么道上的人说明世隐是个可怕的存在。

两个小混混大气不敢出一下。

“把头发染回来,看着反胃。”

“是是是”小混混们立刻应声。

明世隐站好从风衣外套里拿出一张银行卡递给那青年。

“上点药”

青年愣了一下接住银行卡。

他将烟蒂在墙上摁灭,瞪了眼身后不知所措的两个人。

这时候他们才意识到明世隐这张银行卡什么意思。

别碰那个人,拿钱办事。




祝大家食用愉快!!!欢迎讨论剧情!!!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