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引子

770浏览    98参与
♡(*´∀`*)人(*´∀`*)♡

奇怪的同学----引子

“放学了,你快点。”

“好好好”

“那你快点”

“好了,好了,走吧”

“总算是好了,走吧”两个背着包的小身影走出了校门。

两人一路聊一路走,不知不觉中走到了公交车站。

“拜拜!明天记得给我带书”

“好der”说话的女孩踏上了59路车。车上人很多,女孩刚上车就被后面的人的人挤进了人流。

车一站一站的过,人也一点一点的变少。最后只剩下了她一个人。女孩眯着眼睛听着耳机里的《稻香》坐在窗边的座位上。没有人说话,四周一片寂静。

“快来找我呀!”空灵又俏皮的女声充斥着车厢,座上的女孩打了个冷颤,却又自觉是幻听马上又放松下来。

“快来!快来!我就在这里”女声再次响起,话音刚落,她又“咯咯......

“放学了,你快点。”

“好好好”

“那你快点”

“好了,好了,走吧”

“总算是好了,走吧”两个背着包的小身影走出了校门。

两人一路聊一路走,不知不觉中走到了公交车站。

“拜拜!明天记得给我带书”

“好der”说话的女孩踏上了59路车。车上人很多,女孩刚上车就被后面的人的人挤进了人流。

车一站一站的过,人也一点一点的变少。最后只剩下了她一个人。女孩眯着眼睛听着耳机里的《稻香》坐在窗边的座位上。没有人说话,四周一片寂静。

“快来找我呀!”空灵又俏皮的女声充斥着车厢,座上的女孩打了个冷颤,却又自觉是幻听马上又放松下来。

“快来!快来!我就在这里”女声再次响起,话音刚落,她又“咯咯咯”的笑起来。女孩马上明白不是自己幻听了。她环顾四周却没有看见一个人,偌大的车厢找不到第二个人。

女孩额上冒了一层冷汗,她马上想到,车上还有司机呢!

女孩跑去找司机。但这一找,更是让女孩坚定的认为---这是灵异事件。那坐上的人,听见了女孩的呼声缓缓向她转过头来。可那双眼镜压跟不是活人该有的,他的眼睛里头一片白,没有一丁点儿的黑。只见他开口,发出了几声笑声,这声音空灵而俏皮,分明是与刚才响起的女声无二。女孩呆呆的站在那里,就像扎根在此了一样,一动不动。

“既然你不来,那我就只能亲自把你带来咯”话音未落,女孩连同她的一切至此的痕迹都消失不见......



                                                                                            

我的文笔好渣啊!我现在单纯就是在练文笔,我太拉了。

我闺蜜不知道能不能看到我,她看到我了就会在评论区骂我。这是她说的,就是不知道她为什么要骂我。

我闺蜜她也在写小说,不过我们都是小学六年级,要小升初。所以不定时更新。不过在学校都会持续写手写稿,什么时候发就不一定。就像是我这一个引子是在开坑当天写的,但我想在才发。

最后一句。

我是来练的,欢迎捉虫。\\\\٩( 'ω' )و ////

最近几天考试了,我好拉。才86.5,哭死(●❍(工)❍●)


凛

引子

 作者:我会去掉提问部分,但不会去掉即使话题。                      ...


 作者:我会去掉提问部分,但不会去掉即使话题。                      

                          骇人听闻的故事

       天刚蒙蒙亮,北之黎的早市就开张了。

       来自各地的小商贩将最新鲜和上好的货品摆放出来,前来采购的人则精心地货比三家,讨价还价,采买生活必需品。卖早点的摊位也冒出香喷喷的热气,吸引着顾客的光顾。

        不过,对于很多北之黎的百姓来说,除了采购物品和吃一顿丰盛的早餐之外,早市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功能,那就是搜罗过去一天再来星各地发生的奇闻逸事。

        这不,一个小货摊前,不知不觉聚拢却了一大批听客,人们一个个竖起耳朵,好奇地听那个从外地来的货郎讲述着最近发生的一起骇人听闻的故事:


       在北之黎附近的一座小城市里,因为有钱的老爷在一次外出办事回来后,突然性情大变,整天把自己关在卧室里不肯出来见人。家人对此讳莫如深,只有他的妻子每天按时将一日三餐送进那间上了锁的卧房。

        但仆人们却发现,那些饭菜是怎么端进去的,就会怎么端出来,根本没有人吃。

        一个女仆十分好奇,偷偷顺着卧房的窗缝往里瞧,只看到房间里黑漆漆的一片,散发出一股怪异的气味。女仆还听见,那张被厚重的棉被帘遮挡的严严实实的床榻里,发出一阵阵古怪而微弱的声响,就像是一个人被堵住嘴巴时从喉咙里发出来沉闷呻吟。

        就在这时,一阵古怪的风将床帘吹起一角,顺着撩起的床帘,女仆赫然看到床帘中露出一双恶狠狠的血红色眼睛,女仆当即惨叫了一声,吓晕了。之后,。再也没有仆人敢经过那间卧房了。

         两天前的深夜,那天上了锁的卧房里突然传出了巨大的撞击声,等到家人和仆人们闻声赶到,就看到房门洞开,房间里一片狼藉,床铺上散落着被挣断的绳子,地上留下一串触目惊心的红色脚印,那脚印歪歪扭扭,一路向着后花园的方向延伸而去。

        等到人们顺着脚印来到后花园,一幕令人心惊肉跳的场面把所有人都吓傻了——

        那位有钱的老爷正趴在水井边上,他懒得将头塞进装满水的水桶里喝水,他的腹部被撑的浑圆,就像一只快要破掉的气球,可他却浑然不觉,只是在大口吞咽的间隙,含混不清的嘟囔道:“好渴啊,我好渴啊,我要喝水,我要喝更多的水!”

        更让人毛骨悚然的是,随着有钱老爷的疯狂饮水,他全身的毛孔竟然也在源源不断的冒出星红色的汗水,令人触目惊心。汗水浸透他的衣物,顺着衣服下摆滴滴答答淌到地上……


         故事讲到这里,货郎怂怂肩膀,故弄玄虚的对听课们说:“想知道那位有钱老爷接下来的命运如何吗?那就从我的货摊上买一件商品吧!”

         人们发出不满的嘘声,不约而同的将这个故事当成是货郎促销商品的手段。很快,大批的听客三三两两的散去了,似乎并没有人把这一切当真……

Camellia Kohler
我死在了与你相识的第一百二十七...

我死在了与你相识的第一百二十七天


(引子)


我为一个陌生人撑着伞


撑了好久


我的手已经僵硬麻木了


但是我还在坚持着


妄想着要与他一起等到天晴


可是现在还是在下着倾盆大雨


伞太小了


不足以挡住我们两个的身躯


我的下半身已经湿透了


他也一样


我感觉怪惭愧的


我与他一同坐在无边的花田中


一同淋着如墨汁般污黑的雨


但我们仍然是雪白的


雨水没有浸湿我们的灵魂


我渴望着晴天的到来


但又害怕


如果你的晴天来了


你会忘记曾经帮你撑过伞的我吗


还是说


如果我离开了


你会舍不得...

我死在了与你相识的第一百二十七天


(引子)


我为一个陌生人撑着伞


撑了好久


我的手已经僵硬麻木了


但是我还在坚持着


妄想着要与他一起等到天晴


可是现在还是在下着倾盆大雨


伞太小了


不足以挡住我们两个的身躯


我的下半身已经湿透了


他也一样


我感觉怪惭愧的


我与他一同坐在无边的花田中


一同淋着如墨汁般污黑的雨


但我们仍然是雪白的


雨水没有浸湿我们的灵魂


我渴望着晴天的到来


但又害怕


如果你的晴天来了


你会忘记曾经帮你撑过伞的我吗


还是说


如果我离开了


你会舍不得我吗


毕竟


晴天的到来


也预示着


我们终有一天


会分道扬镳


但可以确定的是


我永远不会把你遗忘



丸子动漫
刺客伍六七第三季:彩蛋暴露,群魔乱舞将到来,烂命华或许是引子
刺客伍六七第三季:彩蛋暴露,群魔乱舞将到来,烂命华或许是引子
启星

引子

  冬天又来了,窗外雪花飘飘,远望!山上的冰锥闪着寒芒。


  “许星!”一声如雷,在空气中聚成无形的闪电。一个中年妇女“破”门而入。在窗前的少年转过头去,双目如星。


  “你干什么呢?”那个中年妇女对着那个少年说道,细看,那个妇女的脸上如同苍老的大树一般,一道道岁月的刀,无情地划着那个女孩,黑发中几根如银雪的白发格外刺目。


  “没事!看书看久了,放松下眼睛。”许星伸着懒腰,上眼皮和下眼皮紧紧的合着,又睁开眼时,眼中有些累光很正常,没什么可稀奇的!


  “行吧!你别看手机了啊!写完了出去吃水果。”那个中年女人不太相信,但没有证据,只能后退,然后单手扶住门把,悄悄向后退去...

  冬天又来了,窗外雪花飘飘,远望!山上的冰锥闪着寒芒。


  “许星!”一声如雷,在空气中聚成无形的闪电。一个中年妇女“破”门而入。在窗前的少年转过头去,双目如星。


  “你干什么呢?”那个中年妇女对着那个少年说道,细看,那个妇女的脸上如同苍老的大树一般,一道道岁月的刀,无情地划着那个女孩,黑发中几根如银雪的白发格外刺目。


  “没事!看书看久了,放松下眼睛。”许星伸着懒腰,上眼皮和下眼皮紧紧的合着,又睁开眼时,眼中有些累光很正常,没什么可稀奇的!


  “行吧!你别看手机了啊!写完了出去吃水果。”那个中年女人不太相信,但没有证据,只能后退,然后单手扶住门把,悄悄向后退去。


  许星走到桌前,耳朵动了动,嘴角仿佛咧到了耳根,一排有些泛黄的牙齿毫无保留的露了出来,接着,左脚一蹬,椅子转动了起来,一跃而起,跳到了床上。


  “不看手机?不可能的!”说着,许星嘿嘿的笑了起来。


  “打开手机,玩一会游戏吧,都已经八点了,学了两个小时了!”许星,打开游戏,一阵熟悉的出场动画后,出现了几个大字“未成年保护机制”


  “不是吧?”许星无能的怒吼着,许星把手机重重的摔在床上,然后滚到床边跳了下来。


  “叮~”一道声音划开云雾,许星连忙打开手机“New Universe online”就在许星疑惑时,手不自主的点开了链接,许星眉头一皱,左手在屏幕上滑动,想要退出这个网页,可一眼看到一行字“无禁止时间”


  许星抓了抓头,一些卸妆物飘了下来,如天女散花,许星已经习以为常,也没多想,就吹了口气,许星犹豫了一下,要不要下载这个游戏?条件倒是很好,没有时间限制,不过……


  获得账号的条件不一般,要与百万人一同赛跑,许星瑶了摇头,叹了口气,点击了那占有屏幕20%的下载键。


  “嗨!试试吧!试一试又不会少块肉!”许星把手机放了下来,浑身的肌肉一放松,接着一翻身躺了下来,等待着游戏下载。


  世界的某一个角落,当然不知道是什么时间……


  “也许我们可以……”那个人把手中的书放到桌子上,话还没说完就被人打断了。


  “每个电子产品都是我们的一个计划!就是为了继承!保证时间不要错乱!”那个黑袍男子推了推眼镜,目光如剑,眼珠上印着一片光,使人看不透他的内心。树上的屏幕上,一个巨大(数目很大)的数字在跳动着。


  “差不多了,40多亿人成功加入了!”那个人又拿起了那本书,一边带上了一顶黑色的帽子,一边左腿迈了出去。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那个黑袍男子狂笑着,硕大的基地只有他的笑声。


  “咱们不是坏人吗?你为什么不桀桀桀?”那个人向那个灰袍男子问道。


  “你没看过小说吗?小说中这种人死的最快!而且别瞎说,咱们不是坏人!咱们只是旅行这个世界因果的圣人!”灰袍男子打趣的说道。


  “……”


  那个人扶了扶帽子,冷笑一声。


  “不开玩笑了!”黑袍男摆了摆手,“时间差不多了吧?那我开始了!”他按下那个猩红的按钮,那个按钮仿佛充斥着罪恶!但不过他还是按下了。就在这一刻,时间仿佛被禁锢,一切都停止了……


  24楼……


  “您已成功进入!”一道声音带着无尽的喜悦。“这……这什么鬼东西呀?真累人!还好我手速快!”许星喘着粗气,他还以为用什么跑,原来是拼手速?


  第二天清晨,天边泛起一片鱼肚白,太阳低照,与周围的树木,楼房,电线杆,形成一副完美的景象。还有一些些没有融化的白雪,散落在街边。


  “听说了吗?有一款新的游戏上市了,太拼手速了,还好我手速快!”


  “对对对,我也下载了,我都没拼上!”


  “那你不行,你手速太慢了!”


  “……”


  今天大部分人都在讨论这个游戏,这个游戏轰动太大了,据说是会在玩家中随机进行抽奖,有三个一等奖,可以获得200万,那直接不用奋斗了呀。


  众人有说有笑的,走进了学校。


  一个少年迈着清脆的步伐,背着书包,双手扶在书包袋上,这样减轻自己身上的重量,像一个比他矮了半头的男生跑去。


  “簋哥!”许星拍了拍那个人,说道。


  “干什么?”那个人嘴有些像前嘟,眼中闪着光,远看!像是一只大马猴一般,但不过它是言语中流露出一丝“萌”!


  “你下载NEW 宇宙 Online了吗?”许星低下头看着他。


  “那必须的!”簋哥拍了拍胸脯说道,“你也不看看我是谁?那可是你簋哥!”


  “果然,还是我簋哥厉害!不过我也进了!”许星笑着说道,毕竟都是同学,互相开个玩笑,大家也都没当真。


  “走!进班!”许星摇了摇头,用头指向班门的方向,“知道了,知道了!”簋哥锁了锁眉,一脸不耐烦的样子。进到教室,同学们也在议论此事,许星坐到讲台边,放下沉重的书包,把各科作业一甩,对着簋哥说:“暖马呢?”


  “哎呀,烦不烦?不知道,没了!”簋哥眉头紧锁着,把书从书包里拿出来说道,许星也习以为常,这样一出几乎每天都在上演。


  又是无事可干的四分钟……


  这时,屋外一道声音响起:“你们下了吗?NEW 宇宙 Online!”一个身影随着声音飞奔而来,,突然,一个黑色的东西飞了过来,如流星如闪电,许星来不及多想,拿起了笔袋丢了出去,二者相撞,黑色书包成功落座。可是那个笔袋却重重的摔在地上,里边的笔洒了出来。


  “干什么呀?”簋哥皱着眉又说道,“老弄我的笔袋干什么?你自己不是有笔袋吗?”


  “嘿嘿,不好意思哈!”许星摸着后脑勺一脸尴尬的说道,“没注意,没注意!”


  “给我捡起来!”簋哥指着地上散落的笔说道。


  “好好好!”


  这样一出几乎也是每天都在上演……


  “宇宙online将在此学期暑假上市”那个丢书包的人说道,他的脸方方正正的,脸上还有一些不显的小疙瘩,眼睛稍有点小,但是小小的眼睛给人以奇怪的感觉,笑起来有点猥琐,但不过也就那样,时间会让人的眼睛变松,看久了就那样了。


  “暑假咱们一块去吧!我这边筹点钱!问问我父母,我只要告诉他没有奖金可以拿,他们肯定同意。”簋哥看着我给他捡起来的笔盒,翻了翻笔,看看有没有少,再三确认之后说道。


  “行,我没问题,反正,我有的是时间!”暖马笑着说道。


  “我,可能够呛,就算告诉他们有奖金,没有证明他们是不会信的呀!而且还得看我期末的成绩。”


  “没事,人家可是有证书的!我觉得他们肯定早就料到了,都故意让咱们这些想出门,但是却不能出门的良好青年参加!”暖马摆了摆手,把书包放到地上,坐到椅子上说道。


  “行吧,我试试吧,争取!对了,多少钱来着?”


  “哼,听好了有三个一等奖,每个一等奖都是200万直接不用奋斗了,好吧?其余的二等奖100万有四个,三等奖60万,有八个!四等奖有12个,十万,参与奖,无数个,3000!不是按家庭份给的,虽然个人份给的也就是说,一家子人越多,收到的钱就越多!”暖马大手一挥,把书包里的书拿了出来,说道。


  “那就行……”


  

忐忑的新作者

封神之路 引子(之前的引子有错别字重新发一下)

千年之前,两个行星与人类所在的混沌星相撞。而那两颗行星,一个生活着魔族,另一个生活着精灵族。当他们与混沌星相撞,直接就开始占领了。这场精灵,人族与魔族的大战就此打响。直到一个神秘的人出现,凭一己之力彻底平息了这场战争长达30年的战争。但是三族之间仍然没有完全平息,知道一个少年的出现...

千年之前,两个行星与人类所在的混沌星相撞。而那两颗行星,一个生活着魔族,另一个生活着精灵族。当他们与混沌星相撞,直接就开始占领了。这场精灵,人族与魔族的大战就此打响。直到一个神秘的人出现,凭一己之力彻底平息了这场战争长达30年的战争。但是三族之间仍然没有完全平息,知道一个少年的出现...

忐忑的新作者

封神之路 引子

千年之前,两个行星与人类所在的混沌星相撞。而那两颗行星,一个生活着魔族,另一个生活着精灵族。他,当他们与混沌星相撞,直接就开始占领了。这场精灵,人族与魔族的大战就此打响。这场战役持续了整整30年,只要一个神秘的人出现,凭一己之力彻底平息了这场战争。但是三族之间仍然没有完全平息,知道一个少年的出现...

千年之前,两个行星与人类所在的混沌星相撞。而那两颗行星,一个生活着魔族,另一个生活着精灵族。他,当他们与混沌星相撞,直接就开始占领了。这场精灵,人族与魔族的大战就此打响。这场战役持续了整整30年,只要一个神秘的人出现,凭一己之力彻底平息了这场战争。但是三族之间仍然没有完全平息,知道一个少年的出现...

Moon

梨苏 别 桀骜少年臣(依旧是引子)

苏万视角   再次强调BE(前半部分伪HE)

前文看这黎苏别·引子 

小番外↓有私设

[图片]


我本桀骜少年臣,不信鬼神不信人

[图片]

[图片]

          后来啊,我们连平行线都不是,只是那永远都不会相遇的异面直线,我只能远远的望着他。               ...

苏万视角   再次强调BE(前半部分伪HE)

前文看这黎苏别·引子 

小番外↓有私设


我本桀骜少年臣,不信鬼神不信人

          后来啊,我们连平行线都不是,只是那永远都不会相遇的异面直线,我只能远远的望着他。                            ——黎簇

       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¹





①选自《钗头凤·红酥手》

钗头凤·红酥手

陆游〔南宋〕

红酥手,黄縢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

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

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7诗

《你是我的杨枝甘露》引子

    “白离,你妈不要你了,你爸又让你给克死了,你可真是个扫把星”

     “白离,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就是个神经病,就别出来丢大家的人了”

     “白离,你病了,住院吧,听话,乖~”

     “白离,永远别想离开我,我就是你,你就是我,我们,都一样,都属于黑暗”

     “白离,白离,白离,白离……”...


    “白离,你妈不要你了,你爸又让你给克死了,你可真是个扫把星”

     “白离,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就是个神经病,就别出来丢大家的人了”

     “白离,你病了,住院吧,听话,乖~”

     “白离,永远别想离开我,我就是你,你就是我,我们,都一样,都属于黑暗”

     “白离,白离,白离,白离……”

     耳边充斥着谩骂声,眼前白雾一片,她无法逃脱,金属摩擦地面的声音使她恐惧

    “不,不,不是,不是这样的……”

    “阿露”

    “阿离别怕,那是梦,都过去了,别怕,我在,没事了,没事了,睡吧,我抱着你”

     梦中挣扎惊醒的白离,看着眼前眉目温柔的女孩,心渐渐安静下来,沉沉睡去

iceyu

黑夜的海和海上的帆,就像我一样在迷茫中挣扎,而晨曦的光划破长夜,好似把迷途中一筹莫展的我拽上了岸。

太阳的光芒照耀着周围的一切,月色中亲吻海面的鸥鸟也都向太阳飞去。

父母的唠叨都是为了我能奔向更好,既然目标一样,为何不听从他们的话去奔向美好呢?


手写了一篇随笔,可能很久之后(?)会打好发出来🌝


黑夜的海和海上的帆,就像我一样在迷茫中挣扎,而晨曦的光划破长夜,好似把迷途中一筹莫展的我拽上了岸。

太阳的光芒照耀着周围的一切,月色中亲吻海面的鸥鸟也都向太阳飞去。

父母的唠叨都是为了我能奔向更好,既然目标一样,为何不听从他们的话去奔向美好呢?



手写了一篇随笔,可能很久之后(?)会打好发出来🌝


野泗.沁子

凯源abo《人间爱恋》 引子

    我们在八月相遇、在八月出道、在八月恋爱、在八月一起踏入婚姻的殿堂……

    在这里,我是王源。这里记录了我和王俊凯爱恋的每一点、每一滴。我希望将这份甜蜜分享给你们……

    我们在八月相遇、在八月出道、在八月恋爱、在八月一起踏入婚姻的殿堂……

    在这里,我是王源。这里记录了我和王俊凯爱恋的每一点、每一滴。我希望将这份甜蜜分享给你们……

叶若轩

魔窟(引子可出)

        《本草纲目》有载人肉可作药用。自古以来也有许许多多吃人的野史传说:李大嘴说人肉是酸的;杨琏真迦用宋朝皇帝的头颅作酒皿;孙二娘的人肉包子......

         细细想来,万分惊恐。而我们家世代行医,祖上恐怕也有不少以人肉为药引的秘方。      ...


        《本草纲目》有载人肉可作药用。自古以来也有许许多多吃人的野史传说:李大嘴说人肉是酸的;杨琏真迦用宋朝皇帝的头颅作酒皿;孙二娘的人肉包子......

         细细想来,万分惊恐。而我们家世代行医,祖上恐怕也有不少以人肉为药引的秘方。      

         昨夜,我做了一个梦。我梦见古戏台上放着一架大八音盒,精致典雅,又像个箱子。箱子里头是红丝绒的箱衬。箱盖上是红丝绒间镶着块小镜子,镜子中间有些奇怪的红绿花纹。而箱底便不同了,放着一个古朴精细,刻上了鸟兽虫鱼的木盒。木盒里有什么我不关心,我反倒奇怪这盒上插着的铜杵,铜杵花纹细密,柄端有一白玉石雕成的小头骨。

        而在这铜杵的尖端,扎着一张纸。我仔细一看,上面,竟写着我兄弟的名字!还有,我的名字然而是被水浸湿的笔迹。我心生不解,越发莫名地恐惧。忽而,脑海中冷不丁涌起一切怪异画面:三姨的儿子出生时半边身子全部溃烂;堂姐的脸色毫无血色,手脚冰凉;三叔的舅子天生左手畸形,弯曲又枯瘦,像是枯死的树枝般......我们家族的怪事太多了,族中的人不是夭折就是身体异常。

         就像是诅咒!

         记得曾祖父说过,我们家祖上曾为皇帝治过病。那时,皇宫内三宫六院不是闹瘟疫就是有人无端死亡,于是皇帝下诏,召集天下名医进宫治病,而我们先祖正是在这次进宫中立了大功,一时声名显赫。那时先祖为皇后把脉,得知是中了以人肉为引子的巫盅之毒,立马就开出秘方为皇后治病。皇帝见数日后皇后好转,给先祖册封"太清药圣"爵位,赏赐无数珍稀药材的同时也下令将南方的一切有头有脸的巫师处死,并禁绝所有有关巫盅的活动。我们家族由此发家,也从此像中了诅咒,不断有出生的后代夭折或先天畸形——他们都说,那是得罪了巫祝一族。

        而今日这梦,恐怕是来清算总帐了......

         

阿七说史
他是傅作义的左膀右臂,碑文却说他是共产党员,身份引子女怀疑3
他是傅作义的左膀右臂,碑文却说他是共产党员,身份引子女怀疑3
阿七说史
他是傅作义的左膀右臂,碑文却说他是共产党员,身份引子女怀疑2
他是傅作义的左膀右臂,碑文却说他是共产党员,身份引子女怀疑2
阿七说史
他是傅作义的左膀右臂,碑文却说他是共产党员,身份引子女怀疑1
他是傅作义的左膀右臂,碑文却说他是共产党员,身份引子女怀疑1
千里独行君

永别2 殖民纪元(9)-1

【殖民元年,“鸟屎”号再出险情】

       公元2304年9月20日,“鸟屎”号、“微积分”号和“太阳系15号”分别降落在了三个西微国的空间站上。

       此时亚玛舰长、叶行者副舰长还有那个人尽皆知的杀人犯乔森•格林都苏醒了。他们有101人,但空间站上冷冷清清,只有8个人。其中队长叫卡奇卡•维林。

       同样,很像地球人的外星人卡奇卡•维林也让 “鸟屎”...

【殖民元年,“鸟屎”号再出险情】

       公元2304年9月20日,“鸟屎”号、“微积分”号和“太阳系15号”分别降落在了三个西微国的空间站上。

       此时亚玛舰长、叶行者副舰长还有那个人尽皆知的杀人犯乔森•格林都苏醒了。他们有101人,但空间站上冷冷清清,只有8个人。其中队长叫卡奇卡•维林。

       同样,很像地球人的外星人卡奇卡•维林也让 “鸟屎”号全舰吃了一惊。但是没过几分钟“领悟屎”号全舰就全都适应了。“微积分”号和“太阳系15号”上的人员情况也差不多。

       在双方搞明白情况以后,拿出了109个翻译器,一人发了一个。然后卡奇卡•维林走到高(低?)处的电台上,调好了天线,开始介绍这个空间站。

        “我们站立在一个名叫‘蓝海’号的空间站上。这是一个真正的空间站,距离母星红色世界48万千米……”

        弗里克•亚玛舰长想了想,他们那个世纪的所谓“空间站”还在地球大气层里。

        介绍完毕,亚玛舰长首先问了一个最关键的问题:“大部队什么时候参观博物馆?”

        “哦。”维林笑笑说,“还有一两个小时呢,你们要不要先参观参观这个巨大的空间站——‘蓝海’号呢?”

        “好极了!就这么办!”还没等亚玛舰长说话,蕾伊•叶行者一个高蹦起来了四五米,像个孩子。不过,马上,她自感失言,感觉有点尴尬。

        “没关系,你说中了全舰的心声。”亚玛舰长赶紧出来打圆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

        这个空间站主体呈板状,朝向比邻二的一面和背着比邻二的一面的一侧各有一个正方体形状的“房子”,棱长200米,这就使空间站整体成“T”字。两个“房子”用一个通道连接,其内部极为复杂。

        这一行地百零九人走进了朝向比邻二的“房子”,并一路向下(相对于“房子”的参考系)走到了储藏室旁。

        “哇!真大啊。这空间站看样子能容纳一千多人呢!只可惜它不能动。”说话的正是蕾伊•叶行者。

        “不,你错了,这空间站如果有必要还真可以动,但它太慢了,不是飞船,而是超慢速方舟。”说完,维林指了指储藏室。

        “难道这个……可这个是储藏室,不是聚变舱啊?”

        “这里面有五个备用核反应堆,关键时候能使这个空间站机动作战。可惜实际速度太慢,仅15千米/秒,刚刚达到比邻星系的第二宇宙速度,只能算是方舟。”

        亚玛想起了300年前时地球人类为了将一艘小小的探测器加速到这个速度,不知耗费了人力物力,还要借助木星的引力才能勉强达到这个速度。但是,为什么……

       “这空间站有一百年的历史,但这些燃料至今只用过一次。那次是……算了,不说了。”

       这109个人在空间站中吃了一顿比邻二菜,然后,“鸟屎”号全舰队员就告别了“蓝海”空间站,去指定地点与“太阳系15号”和“微积分”号会合。

       虽然亚玛舰长总觉得事情有点不对劲,但还是带着三舰共309人直奔西微国而去。

Atopos/星翊

我的狼人男朋友 NO.1(自述)

[图片]
记不清多久之前,我晕倒在了森林里。恰巧碰到了来这里探险的主人,就被主人捡了回来。如果没有她……我大概会躺在那里很久很久,然后被路过的哪个人类带走。如果碰上的是一个不喜欢我们的人类,我应该就会被圈养起来,在说不定什么时候……被杀掉。所以,我很感谢我的主人,她耐心地教我人类的事情,带我看许多以前 没有看过的风景。在此之前,我从来不敢想象会有人类喜欢和我住在一起,可是主人说要我和她一起住,住在她的房间里。我一直都在想该怎样报答她,我试着给她做了早餐,可是她却说她可以自己来做;我也试过替她打扫卫生,可是她说那不是我该干的活儿。我知道她或许没想过要我报答,不需要我的回报。但是我总想为她...


记不清多久之前,我晕倒在了森林里。恰巧碰到了来这里探险的主人,就被主人捡了回来。如果没有她……我大概会躺在那里很久很久,然后被路过的哪个人类带走。如果碰上的是一个不喜欢我们的人类,我应该就会被圈养起来,在说不定什么时候……被杀掉。所以,我很感谢我的主人,她耐心地教我人类的事情,带我看许多以前 没有看过的风景。在此之前,我从来不敢想象会有人类喜欢和我住在一起,可是主人说要我和她一起住,住在她的房间里。我一直都在想该怎样报答她,我试着给她做了早餐,可是她却说她可以自己来做;我也试过替她打扫卫生,可是她说那不是我该干的活儿。我知道她或许没想过要我报答,不需要我的回报。但是我总想为她做些什么。这些天她说她希望我陪着她,我很开心,我的主人喜欢我,并且终于需要我了。我也很喜欢我的主人,我……爱她。一直陪着她的话,会让她也喜欢我一些吗?唔……我本不该幻想这些的,本来,能和她一起生活,就很好了。狼,是不配拥有人类的感情的吧?虽然,我很想知道我在主人心里的位置,但是,我又怕我这样问,她会生气。嗯,能和主人在一起,永远,就很好了。又有什么好不满足的呢?我会努力,让我的主人每天都很开心。只是这样,就好了……

最有风度的G

引子

有些事从开始便是注定的,当厌倦了这无趣世界的她迎上那刺眼的车灯时,轰鸣的引擎声戛然而止,如裂帛般短促。淡然的羽毛被凛冽的北风刮去,轻易折断的细枝却留有最后一丝倔强。

纷纷扬扬的、从天而降的缕缕银丝遮住了这残忍的一幕,短暂的痛楚,迎来了永恒的沉默。

有些事从开始便是注定的,当厌倦了这无趣世界的她迎上那刺眼的车灯时,轰鸣的引擎声戛然而止,如裂帛般短促。淡然的羽毛被凛冽的北风刮去,轻易折断的细枝却留有最后一丝倔强。

纷纷扬扬的、从天而降的缕缕银丝遮住了这残忍的一幕,短暂的痛楚,迎来了永恒的沉默。

音乐学人
肖邦《C大调引子与华丽的波兰舞曲》 Op.3
肖邦《C大调引子与华丽的波兰舞曲》 Op.3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