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弗拉特

8008浏览    61参与
烟波缈满青蒿

名侦探弗拉特事件簿(确信)
是之前跑的fate狼人杀的沙雕片段
p2是单独拉出来的不二家比利

名侦探弗拉特事件簿(确信)
是之前跑的fate狼人杀的沙雕片段
p2是单独拉出来的不二家比利

丢人

总之想看就画了

我老画怪图

总之想看就画了

我老画怪图

蝶oko寮

P1 韦伯今年生日时的贺图,补档。

P2 韦伯涂鸦。感觉韦伯应该很适合古希腊长袍的,想画更多(¯﹃¯)

P3 时钟塔两只小可爱,我喜欢你呀弗拉特❤

P1 韦伯今年生日时的贺图,补档。

P2 韦伯涂鸦。感觉韦伯应该很适合古希腊长袍的,想画更多(¯﹃¯)

P3 时钟塔两只小可爱,我喜欢你呀弗拉特❤

加班电线班
之前那张生贺的补丁,趁今天没被...

之前那张生贺的补丁,趁今天没被拉去到处串门赶紧摸了,我不想再画花了

按顺序依次是弗拉特(向日葵),莱妮丝(粉玫瑰),考列斯(黄菊花),斯芬(绣球),格蕾(伽蓝菜),伊薇特(红果金丝桃),露维娅(黄玫瑰),梅尔文(百子莲),菱理(樱) 


之前那张生贺的补丁,趁今天没被拉去到处串门赶紧摸了,我不想再画花了

按顺序依次是弗拉特(向日葵),莱妮丝(粉玫瑰),考列斯(黄菊花),斯芬(绣球),格蕾(伽蓝菜),伊薇特(红果金丝桃),露维娅(黄玫瑰),梅尔文(百子莲),菱理(樱) 


加班电线班

最近的鱼,事儿太多摸着摸着都成月更选手了_(:з)∠)_


前3p都是6话吐槽,后两p周边相关,下集老梅应该要出场了,官方能不能出点这位银发男路人的谷子啊秋梨膏((

最近的鱼,事儿太多摸着摸着都成月更选手了_(:з)∠)_


前3p都是6话吐槽,后两p周边相关,下集老梅应该要出场了,官方能不能出点这位银发男路人的谷子啊秋梨膏((

海里里

深夜胡塗
P2. 從第六話预告中所想起某個SD梗
(P2沙(女)雕(裝)注(?)意)

推特上的太太畫斯芬女裝真帶感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深夜胡塗
P2. 從第六話预告中所想起某個SD梗
(P2沙(女)雕(裝)注(?)意)

推特上的太太畫斯芬女裝真帶感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加班电线班
埃尔梅罗可爱多教室(&acut...

埃尔梅罗可爱多教室(´⌣`ʃƪ)

埃尔梅罗可爱多教室(´⌣`ʃƪ)

曰生宀肖

同志,真的不考虑下双壁组吗?【托腮】
扑倒真是深得我心【…】

同志,真的不考虑下双壁组吗?【托腮】
扑倒真是深得我心【…】

-安乐公-

2019江苏语文高考作文材料

瞬间想到弗拉特和斯芬,超符合他俩的!!!就第七卷阿特拉斯的契约,院长对他们的评价!!!!

    看着这两名少年,

    “……你们真是不可思议。”

    茨比亚吐露道。

    “容我直言,色位现在对你们各自而言都还很遥远。莫说时钟塔的君主(Lord),就连要找出我的弱点想必都很困难吧。”

    这评价决不是在小瞧他们。

    阿特拉斯院院长的言辞,不过是精密地测定了两人的能...

瞬间想到弗拉特和斯芬,超符合他俩的!!!就第七卷阿特拉斯的契约,院长对他们的评价!!!!

    看着这两名少年,

    “……你们真是不可思议。”

    茨比亚吐露道。

    “容我直言,色位现在对你们各自而言都还很遥远。莫说时钟塔的君主(Lord),就连要找出我的弱点想必都很困难吧。”

    这评价决不是在小瞧他们。

    阿特拉斯院院长的言辞,不过是精密地测定了两人的能力后得出的结论。尽管他们是出身于埃尔梅罗教室的天才,但魔术协会本身究其源头,就是由历经数代只在优良种间配合的非人道手段挑选出的天才们聚集的地方。只是拥有难以置信的才能和接受过高效率的教育,是无法与真正立于高位的君主(Lord)以及三大贵族这些顶级人物相匹敌的。

    “但是,若两人配合起来,便会彻底不同。不是加法或者乘法这么简单。而是存在方式本身发生了变异。”

Eleven Kinds of Loneliness.

[FSF近全员]盗梦空间AU。设定

说是全员,还是偏心了人设比较美剧(?)的我推们,毕竟塞不下😅

顺便把罗亚拖了出来

选中这个AU的原因,看了剧情的都懂w 另外,FSF自带美利坚影剧气场,我玩梗就偏向往欧美圈靠,而时至今日盗梦依然是我最心爱的美国电影,也拥有我见过质量最高气氛最好的同人圈,怀念w

Ready? 👇


亚历山大·仲马(The Tourist)

当代最伟大的小说家之一,臭名昭著的花花公子,借取材之名游走于黑白两道、虚拟与现实之间。本作开始时,奥兰多与汉萨受雇于圣堂集团,企图盗取他梦境中关于某位“已死之复仇者”的信息,但却被仲马梦境中的“防卫机制”、身穿黑风衣的男人反制。...

说是全员,还是偏心了人设比较美剧(?)的我推们,毕竟塞不下😅

顺便把罗亚拖了出来

选中这个AU的原因,看了剧情的都懂w 另外,FSF自带美利坚影剧气场,我玩梗就偏向往欧美圈靠,而时至今日盗梦依然是我最心爱的美国电影,也拥有我见过质量最高气氛最好的同人圈,怀念w

Ready? 👇




亚历山大·仲马(The Tourist)

当代最伟大的小说家之一,臭名昭著的花花公子,借取材之名游走于黑白两道、虚拟与现实之间。本作开始时,奥兰多与汉萨受雇于圣堂集团,企图盗取他梦境中关于某位“已死之复仇者”的信息,但却被仲马梦境中的“防卫机制”、身穿黑风衣的男人反制。当仲马醒来后,奥兰多与汉萨发现自己的雇主实为汉萨之仇人、梦馆大亨米哈尔·罗亚·巴尔丹姆杨,其企图一石二鸟,在得到盗梦贼们的信息后再过河拆桥,此刻计划落败,决定提前灭口。仲马叫来直升飞机逃出生天,并救下盗梦贼们,条件是让他参与二人日后的盗梦行动,好为下部小说找灵感。

对应《盗梦空间》Saito。

图腾是红白相间的特制筹码,永远正面朝上。

  


爱德蒙·唐泰斯(The Shade)

仲马梦境中的神秘男性,法国口音。对除仲马以外的人充满敌意,曾拔枪射杀奥兰多与约翰(汉萨见状果断自杀)。当他出现时,常伴随古堡、烛光与血,被汉萨戏称为吸血鬼。奥兰多对他的存在非常不满,认为他会让目标意识到自己身处梦境、从而危及任务,但鉴于仲马在付他钱,他也不好意思禁止仲马进入梦境。再者,仲马是唯一能稳住唐泰斯的人,在与唐泰斯交涉时更是有意无意透露了许多关于罗亚及地下梦馆的消息,让奥兰多无法不去在意。

对应《盗梦空间》Mal。


奥兰多·利弗(The Extractor)

美军特战队出身,曾统率在梦境中受训的二十七人作战小组,但其中一人背叛并窃走了PASIV。虽然官方调查结果认定奥兰多与此事无关,但他仍然选择引咎退伍,至少表面说辞如此。干民间盗梦这行的时间相比汉萨和杰克并不算长,甚至被某老不死的戏称为新人君,但军队的严苛训练让他无论是物理战还是心理战都得心应手。无名指上戴有婚戒,但即使是跟他相识最久的汉萨都不确定他是否真的曾经结过婚。唯一一次对雇主仲马表现出明显的怒火,是在仲马开他“妻子”的玩笑时。

对应《盗梦空间》Cobb。

图腾是美军植入他手心的芯片,虽然失灵已久,但在梦中能发出微光。


汉萨·塞万提斯(The Point Man)

被吓到会哭哭的善良市民!奥兰多的老相识,情报专家及打戏担当。汉萨年少时,在米哈尔·罗亚·巴尔丹姆杨的推动下,其出生小镇许多居民“自愿”参加了PASIV民用的一系列实验,并无一例外地出现生理戒断反应,而汉萨是其中唯一的康复者——似乎是在罗亚的商业竞争对手圣堂集团资助下,少年汉萨才被抢救了过来。虽然本身对外宣称单干,但几乎是圣堂集团的御用盗梦贼,也是他介绍了仲马的case给奥兰多。在发现罗亚已经渗入自己的原雇主后,汉萨的处境变得极度尴尬。沉迷社交网络和信息技术,就仲马与网络情报搜集终日友好交谈。

对应《盗梦空间》Arthur。

图腾是看似空空但能倒出无限辣椒粉的调料瓶(…)。


约翰·温嘉德(The Architect)

哥伦比亚大学建筑学院高材生,因为一组探索赫拉克勒斯神话与现实边界的交互装置被仲马的老熟人、文学与神话学教授夏尔·诺迪埃看中。经诺迪埃牵线搭桥,奥兰多决定将其招入麾下。第一次用PASIV就在梦中被唐泰斯一枪打爆。正义感爆棚。吉祥物。负责给全队买🍩甜甜圈。

对应《盗梦空间》Ariadne。

图腾是怎么擦拭都会渗出可疑黑色黏液的瑞士军刀(“不、不是说我喜欢恐怖片……这我毕设!”)。


弗拉特·艾斯卡尔多斯(The Chemist)

不世出的天才极客。父母曾为英国军方工作,参与了PASIV的开发工作,而年幼的弗拉特在溜进重兵把守的基地实验室时,随手调整了PASIV的药剂,攻克了北约长久未能解决的技术难题,使之成瘾概率大大下降(至少是生理成瘾,而非心理成瘾)。改良PASIV的功劳归于弗拉特父母所在的实验室,但弗拉特父母此后对自己的亲生儿子尤为忌惮。从帝国理工学院辍学后四处旅行,在瞻仰拿破仑故地时偷拍了不该拍的东西误打误撞进入盗梦界,因为知识就是力量以及一位英国绅士的帮助,目前混得还算自在。就算他作为PASIV的主要改良者知道什么足以颠覆业界的秘密,他也未曾想过利用此点,亦无人问起。

对应《盗梦空间》Yusuf——在团队分工而非戏份意味上。

没有图腾,他并不认为那很必要。


“开膛手杰克”(The Forger)

神秘的英国人,也是盗梦界公认实力最强的伪装者——不仅可以像其他伪装者一样变换容貌,甚至可以化身为环境中的任何物体,或同时化身为多位人士。有他在,NPC的可信度大大提升,目标觉察梦境的可能性也随之下降,因此成为众多盗梦团队的招募对象。为保证安全,他从不露面,销毁了自身的所有资料(存在),利用弗拉特改进的PASIV与队伍远程协作。他对外维持职业性死亡般的低调,似乎与过往得罪了阿尔喀德斯及其背后的斯卡迪罗家族有关;而奥兰多能放心招募他,似乎是因为弗拉特利用手中技术资源为他与斯卡迪罗家族达成了停战。

对应《盗梦空间》Eames。

图腾是一支手表,当时间拨至十二点整,其时针及分针会立起并扭来跳去。


西格玛(The Mark)

仲马指定的目标。该青年曾被指控参与针对内华达州雪原市的某场恐怖袭击,但即使是后911时代的严苛法律也未能坐实其罪名,被无罪释放后,在录像店打工为生。仲马并未透露选取西格玛的原因,但队中显然没人认为只是为了给国际惊悚动作小说取材。奥兰多回想起自己的军队生涯中听过的传言,怀疑仲马是希望调得某种证据针对雪原市检察官法尔迪乌斯·迪欧兰,但他并不认为仲马如此做是为了“正义”。而约翰揣测,就算这起盗梦与唐泰斯无关,也是对“复仇剧”的某种致敬。

无对应人物。


无名的暗杀者(——)

西格玛的旧识,一位年长女性。东亚人。


无名的暗杀者(——)

西格玛的旧识,一位年轻女性。中东人。


杰斯特·卡尔托雷(The Alternative Forger)

在西格玛的梦境中,潜伏于杰克所扮演的无名暗杀者身后的“另一位伪装者”,以未知的技术,将盗梦组从原本的梦境中拖入少女缲丘椿的梦境。全程以男装示人,但能自由变换多种外貌。杰克对其演技高度赞赏,而汉萨嗤之以鼻(虽然被骗得团团转)。真身是一位沉沦于罗亚地下梦馆的年轻女性,乖戾而厌世,希望摧毁一切入梦的可能性。

无对应人物。

图腾是一把弹仓可以永续转动的左轮手枪。


缲丘椿(The Alternative Mark

法尔迪乌斯上司、雪原检察长缲丘女士与传媒大亨缲丘先生的掌上明珠。长年住院,对外称是遗传疾病所致,但如果仔细观察会发现少女的手臂上满是PASIV留下的针孔。另外,缲丘夫妇常能洞察政商两界竞争对手的秘密,是何缘故呢🤔?椿潜意识中极度渴望父母和友人的陪伴。也许连最笨拙的盗梦贼都能潜入她的梦境而不被发现——因为即使是最不可思议的超自然现象,女孩也会欣然信任。但也许最老辣的盗梦贼也会迷失在她的梦境中,因为其中毫无规律可言。

对应《盗梦空间》Robert Fischer。



yaki_TATA Box
森井太太不画我自己动手试试系列...

森井太太不画我自己动手试试系列(误)。
这次FSF5好多想看的插画都没有所以决定自己动手画画看,结果明明比着森井太太的画却跑到二世事件簿小说的画风……算了。
这次是弗拉特和杰克融合黑AV海叔的插画。考虑了很久弗拉特是不是一如既往笑得很开心……
等我把画风研究透了大概会补结尾小恩盘算拿闪闪喂芬巴巴的图。
自杀吧avanger!(不是)
顺带一提有意画反了令咒。

森井太太不画我自己动手试试系列(误)。
这次FSF5好多想看的插画都没有所以决定自己动手画画看,结果明明比着森井太太的画却跑到二世事件簿小说的画风……算了。
这次是弗拉特和杰克融合黑AV海叔的插画。考虑了很久弗拉特是不是一如既往笑得很开心……
等我把画风研究透了大概会补结尾小恩盘算拿闪闪喂芬巴巴的图。
自杀吧avanger!(不是)
顺带一提有意画反了令咒。

▪ʙʟᴀᴄᴅᴀʏ▫

弗拉特和各种各样的拉姆达(头型可能有bug)

弗拉特和各种各样的拉姆达(头型可能有bug)

PHANTOM曜

原文见p2,是事件簿6卷

背景是自己拍的照片涂改

总觉得弗拉特被画得很邪恶……dbq我就是个屑 ​​​

原文见p2,是事件簿6卷

背景是自己拍的照片涂改

总觉得弗拉特被画得很邪恶……dbq我就是个屑 ​​​

▪ʙʟᴀᴄᴅᴀʏ▫
终于摸了双壁组 简直爽到!!!...

终于摸了双壁组 简直爽到!!!小男孩互动真的好可爱wwwww

终于摸了双壁组 简直爽到!!!小男孩互动真的好可爱wwwww

全流域制霸

【杰弗】A single man

·挖出来撒土的旧坑

·求同好聊天

·没人看我就不更了……


<<< 

杰克回家时遇到一个奇怪的老人。

仅能从斗篷下露出的半张脸来猜测年龄,对方佝偻着背缓慢地向杰克这边走来。大概又是一次普通的陌生人相遇,然后二人擦肩而过。

然而回家后杰克才发现口袋里多了一块手表,鲜明的蒸汽朋克风格,表面上仅有的一根装饰用的羽毛正轻柔地摇晃着,指针居然还在尽职尽责地行走。

直觉告诉他这是那位老者做的小把戏,毕竟除了医院的病人,杰克和其他人接触并不多,更别提神不知鬼不觉地塞给他一块手表。

但为什么要给他这个?...

·挖出来撒土的旧坑

·求同好聊天

·没人看我就不更了……



 

<<< 

杰克回家时遇到一个奇怪的老人。

仅能从斗篷下露出的半张脸来猜测年龄,对方佝偻着背缓慢地向杰克这边走来。大概又是一次普通的陌生人相遇,然后二人擦肩而过。

然而回家后杰克才发现口袋里多了一块手表,鲜明的蒸汽朋克风格,表面上仅有的一根装饰用的羽毛正轻柔地摇晃着,指针居然还在尽职尽责地行走。

直觉告诉他这是那位老者做的小把戏,毕竟除了医院的病人,杰克和其他人接触并不多,更别提神不知鬼不觉地塞给他一块手表。

但为什么要给他这个?是故意想扔掉?又或是一不小心?

虽然在旁人看来可能有些奇怪,但杰克仅仅是观察了一会儿后便把它放在了茶几上,既不惊讶也不困惑。

没错,Mr.杰克就是这么一个可以称之为‘怪人’的家伙,外科医生、沉默寡言,在别人眼里大概是不爱社交的类型。没有亲人、朋友,除了仍需要他帮助的病人外没什么关注他,当然,他也并不在乎别人的目光。

在意识到自己如此后杰克只是平静地接受了,世界上如此多的存在,有多少不为人知便消失的?他不过是这悲剧团体中的一员罢了。

杰克起身回自己卧室,已经过午夜十二点了,明天一早还有病人的预约,他不想因为睡眠不足造成差池。

那块手表在他身后嗒嗒地走着。

 

起床后洗漱做饭——但其实只是简单的吐司、培根和咖啡,一如既往,可杰克总觉得有哪里不对。

早饭、时间都没有什么不同,甚至窗外也是和前几天一样阴暗的天空,太阳被阴云遮住,偶尔才能露个面。

那么,是哪里不对呢?

对了,昨晚的手表不知何时掉到了地上。

“哎呀。”

当杰克弯腰捡起手表后,突然听到了一声轻呼,他警惕地转身,右手伸进风衣兜里握住了随身携带的手术刀。

一个青年正站在客厅角落里,金发蓝眼,看上去和大街上的普通人没什么两样。

除了杰克能透过对方的身体看到后面的事物之外。

“谁?”

换成其他人或许早就吓昏过去或者大声喊叫起来了吧,但杰克只是沉稳地站着,手中仍紧握着手术刀。

是幽灵吗?鬼魂?亦或是类似的存在?

“诶,我吗?”幽灵样的青年指向自身,表情似乎很惊讶,“我叫弗拉特·艾斯卡尔德斯,嘛,不过叫我弗拉特就好……真神奇呢,你居然能看到我——”

“你是幽灵吗?”

“恩……差不多吧,应该就是那类的样子。”

杰克稍微放松了警惕。虽然难以置信,不过直觉告诉他面前的幽灵并无威胁。稍微动动脑子,和眼前的幽灵唯一能联系上的事物只有一个。

“那么,是因为这块表吗?你出现在这里的原因。”杰克向对方举起了那块蒸汽朋克式的手表。

名为弗拉特的幽灵走近——或者说飘近更好——杰克,看了会儿手表后点点头,“虽然很久没有见过它了,不过我记得应该是长这样子……唔,话说回来之前一直附在上面。总之睁眼后就在这里了。”说罢抬起头冲杰克笑了笑。

果然如此,不过这么说来是类似缚灵的存在吧。

“我也说不好啦,不过这么理解也不错?我好像只能在它附近存在。”

“了解了。”杰克点点头,顺势看了眼手表上的时间,“不好意思,不过我还要去工作,或许我们可以等到晚上我回来之后再谈?”

“啊啊,明白了。那么快走吧,迟到就不好了——恩,杰克先生?”弗拉特看到了杰克风衣外的医用铭牌,“好厉害,原来是外科医生吗!怪不得见到我不惊讶!”

不,外科医生也不会与幽灵打交道的。

无语于露出崇拜表情的弗拉特的逻辑,杰克无奈地笑笑,将手表放回茶几上,转身准备离开。

“一路顺风哦——”

弗拉特在他身后冲他喊,声音一直延续到走廊,不过并未有任何邻居的动静,真是神奇,是只有他能听见与看见这个幽灵吗?

长久以来第一次的,杰克感到了期待与好奇。

不,或许该说是有生以来第一次。

 

<<< 

下班归来,该说是什么好呢,心脏一如既往地平稳跳动着,杰克打开了家门,如他所料的,幽灵青年正站在客厅的窗边,浅淡的光透进来照得幽灵只剩下一个轮廓。

一天都没有忘记家里还有个幽灵等待他处理,杰克放好大衣后走向幽灵。

“啊欢迎回来,杰克先生。”弗拉特如此打着招呼,就好像他们是认识了很久的同居人一样。

“你好,”杰克颔首回礼,“很抱歉今早匆匆忙忙地撂下你。”

“没什么啦!我能理解的,上班对吧。”弗拉特点点头,大概是在回忆自己的生前?“时代还真是没怎么变化呢,该说是庆幸呢还是有些失望呢……”

杰克笑了,面对弗拉特时似乎有着不同的面对他人的心情,说是比较容易放松下来也可以。

真是神奇,一个毫不犹豫接受了幽灵设定的外科医生,这么说来的话自己也不算普通人了吧。

几番交谈下来,杰克已经彻底接受了家里有个手表幽灵这件事,而且对方是个难得的相处起来让他感到舒适的人……不,不过生前也是人类是没错的。

“杰克先生要是觉得害怕把表扔掉我也能理解啦……”虽然这么说着,但青年露出的弃养的小狗一样的神情实在是让人硬不下心肠来说否定的话语。

“……或许没有这个必要。”沉思片刻后的杰克发出了邀请,鬼魂确实乍一看是令人害怕的存在,但只要不想谋害自己,其实起不到任何威胁的,对吧?

“诶?”

“既然一时想不到要回去的地方,在这里先留下我并不介意。”

“哦哦,帮大忙了,杰克先生!”

青年发出了喜悦地慨叹,幽灵的身影由于夜色的降临而明显起来。杰克绕过弗拉特——虽说是透明的存在,但直接穿过对方总觉得很不礼貌——到窗边拉上了窗帘,被灯光照亮的温暖的客厅一时紧凑了起来。

“那接下来这段时间要麻烦你了!”青年向他鞠了个躬。

“唔,需要为你准备些什么吗?睡觉或是吃饭之类的……你需要吗?”

“虽然很想说需要,但很遗憾,现在的我感受不到实体。”

“这样啊……那么,请多指教了,弗拉特先生?”

“请多指教,杰克先生!”

杰克情不自禁地露出一个微笑,大概是被青年表现出来的活力感染了,似乎心情也变得略微愉快了起来。

这个清冷的小屋,头一次的,变得温暖了起来。



TBC

魔王今年三岁半

邪教系列之Freddy's Hat x Toy Freddy's Hat(双帽子)

【Freddy's Hat x Toy Freddy's Hat/弗雷迪的帽子x玩具弗雷迪的帽子】
【拟人向】
【有真的爱情向注意】
【Frat/弗拉特=弗雷迪的帽子】
【Froyat/弗洛亚特=玩具弗雷迪的帽子】
“弗拉特(Frat)哥,我们只是帽子而已吧?”
小小只的弗洛亚特(Froyat)坐在睡着的玩具弗雷迪(Toy Freddy)头上,压着他的呆毛,朝身边同样坐在睡着的玩具弗雷迪(Freddy)头上的弗拉特看过去,脸上的表情似乎有点呆滞。
“啊、是啊弗洛亚特,有什么问题吗?”弗
弗拉特有点奇怪地看向弗洛亚特,似乎不明白对方的问题意义。
“那么……我们为什么有人形?”弗洛亚特看着自己抬起来的双手,手有点颤...

【Freddy's Hat x Toy Freddy's Hat/弗雷迪的帽子x玩具弗雷迪的帽子】
【拟人向】
【有真的爱情向注意】
【Frat/弗拉特=弗雷迪的帽子】
【Froyat/弗洛亚特=玩具弗雷迪的帽子】
“弗拉特(Frat)哥,我们只是帽子而已吧?”
小小只的弗洛亚特(Froyat)坐在睡着的玩具弗雷迪(Toy Freddy)头上,压着他的呆毛,朝身边同样坐在睡着的玩具弗雷迪(Freddy)头上的弗拉特看过去,脸上的表情似乎有点呆滞。
“啊、是啊弗洛亚特,有什么问题吗?”弗
弗拉特有点奇怪地看向弗洛亚特,似乎不明白对方的问题意义。
“那么……我们为什么有人形?”弗洛亚特看着自己抬起来的双手,手有点颤抖,“这是……正常的事吗?”“如果你觉得纸杯蛋糕吉他麦克风手电筒和电风扇可以变成人形的话,那大概不会有这个疑问了。”弗拉特十分淡定,似乎没有对这个现象有任何奇怪和怀疑。
“那些都是些重要物品,而我们只是帽子!”弗洛亚特有些愤怒地握紧双拳。“帽子当然很重要,我们得保证自己不会从他们头上掉下来露出他们可爱的呆毛。”弗拉特很恶劣地笑了几声,开始玩弄弗雷迪头上的呆毛,“虽然我失职了几次就是了。”他耸了耸肩。
“……所以,我们有人形,有感情也是正常的?”弗洛亚特沉默了片刻,抬起头看着弗拉特。“是啊,有什么问题吗?”弗拉特也抬起头看着对方,似乎不能理解他的问题。
“那么……‘我爱你’也是正常的?”弗洛亚特沉默片刻,终于把内心的疑问问了出来。
弗拉特差点从弗雷迪的头上掉下来,他诧异地看向弗洛亚特,似乎被对方的这个问题给吓着了。但他沉默着思考了几秒,挠了挠头以后笑着朝对方看过去,“很正常,因为我也是。”
弗洛亚特突然哽住,他不好意思地脸一红又把头扭过去咳嗽了几声,才把头重新转回来,“……你是在开玩笑吧,弗拉特哥?”“这可不是玩笑哦。”弗拉特换了个姿势继续压着弗雷迪的呆毛,微笑地看着他,“我说,‘我也是’,听懂了吗?”
“……嗯,听懂了。”弗洛亚特点了点头,沉默着不说话。
“来,比个心,下次在桌子上抱抱你!”说着弗拉特食指和拇指交叉了一下向对方比了个心,“我亲爱的小弟弟?”
“嗯,好的。”弗洛亚特不好意思地朝对方也比了个心,然后嘿嘿地把头回了过去。
之后?他们在主人的头上睡着了,没有人发现他们曾经的对话。或许有一天他们的主人会把他俩放在桌子上吧,这样他们就可以拥抱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