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弗朗索瓦丝

31634浏览    518参与
不想画了

最近的一些摸鱼混更。

北米双子的游戏场合

&

娘塔dover的休息所

最近的一些摸鱼混更。

北米双子的游戏场合

&

娘塔dover的休息所

鳦
小情侣打架嘿嘿嘿嘿嘿嘿 (大概...

小情侣打架嘿嘿嘿嘿嘿嘿

(大概是海英时期的仏英娘

好久前画的了,本想攒几张再发,但是太懒了遂放弃(

小情侣打架嘿嘿嘿嘿嘿嘿

(大概是海英时期的仏英娘

好久前画的了,本想攒几张再发,但是太懒了遂放弃(

不想画了

去旅游


早上看到了五菱的紫色小车照片,第一眼就感觉很适合索瓦丝,于是摸了人偶师索瓦丝带着她的人偶出去旅游的场景。

顺便背景加了一些刚刚方向回家的北米双子。

p2是骑车去公园玩(大概)

去旅游


早上看到了五菱的紫色小车照片,第一眼就感觉很适合索瓦丝,于是摸了人偶师索瓦丝带着她的人偶出去旅游的场景。

顺便背景加了一些刚刚方向回家的北米双子。

p2是骑车去公园玩(大概)

不想画了

破败的人偶—Olivia

芙洛拉送了罗莎一只人偶,像罗莎本人的翻版,不过是红头发的。

很久很久以后的午间,索瓦丝遇到了这个人偶,把他从罗莎那边要了过来。

“只要不要再让她出现在我面前就好了”罗莎这么表示。

破败的人偶—Olivia

芙洛拉送了罗莎一只人偶,像罗莎本人的翻版,不过是红头发的。

很久很久以后的午间,索瓦丝遇到了这个人偶,把他从罗莎那边要了过来。

“只要不要再让她出现在我面前就好了”罗莎这么表示。

不想画了

去旅游

人偶师弗朗索瓦丝和她的人偶奥莉薇

去旅游

人偶师弗朗索瓦丝和她的人偶奥莉薇

王心情

索瓦丝(三张除了上色都是一样的)

索瓦丝(三张除了上色都是一样的)

我真的服了

“他们交战,他们相爱,他们结婚。”


是给@蒲公英嚯呀嚯呀 的拖了很久的生贺!属于是死去的良心突然攻击我🙏

*是改的模板😇

“他们交战,他们相爱,他们结婚。”


是给@蒲公英嚯呀嚯呀 的拖了很久的生贺!属于是死去的良心突然攻击我🙏

*是改的模板😇

孤岛桃花.
还是给同学用的图 第一次画仏娘...

还是给同学用的图

第一次画仏娘画的不太好 见谅

还是给同学用的图

第一次画仏娘画的不太好 见谅

7046

"不懂得打扮的人,为什么要活在这个世界上呢?"

娘塔正片单人单发

出镜:朝暮

角色:弗朗索瓦斯·波诺弗瓦(法/兰/西/共/和/国 女体 )

摄影:阎四鬼

后勤:凉格 重妄


"不懂得打扮的人,为什么要活在这个世界上呢?"

娘塔正片单人单发

出镜:朝暮

角色:弗朗索瓦斯·波诺弗瓦(法/兰/西/共/和/国 女体 )

摄影:阎四鬼

后勤:凉格 重妄


lin

真的很喜欢法国女人。。都是约的最后一张是自设贴贴(不是梦女)

真的很喜欢法国女人。。都是约的最后一张是自设贴贴(不是梦女)

芝麻不加酱

【爱丽舍组】*爱教学课堂

因为昨天晚上补档,然后审核早上突然给我封了,不知道哪里出问题;

全文走ao3(需要麻烦翻墙很抱歉,但是微博不能完整过审)

————————

预警:内有角色路德维希,弗朗西斯,弗朗索瓦丝,莫妮卡,玛利亚(和没有台词的伊万);一起*搞;经典套路;国设;“不做*就出不去的空间”(问就是柯克兰的魔法的锅)

注意:有炼*和被炼+一点点的血(*关于冷冻治疗我没有搜到很多,可能时间上是有偏差的)


GO————


1.“所以......”路德维希先拿到了桌子上的便签,他看了一眼之后,脸色大变。上一次玛利亚看见这样的表情还是在关于北溪二号的问题上面,路德维希为了天然气而...

因为昨天晚上补档,然后审核早上突然给我封了,不知道哪里出问题;

全文走ao3(需要麻烦翻墙很抱歉,但是微博不能完整过审)

————————

预警:内有角色路德维希,弗朗西斯,弗朗索瓦丝,莫妮卡,玛利亚(和没有台词的伊万);一起*搞;经典套路;国设;“不做*就出不去的空间”(问就是柯克兰的魔法的锅)

注意:有炼*和被炼+一点点的血(*关于冷冻治疗我没有搜到很多,可能时间上是有偏差的)

 

GO————

 

1.“所以......”路德维希先拿到了桌子上的便签,他看了一眼之后,脸色大变。上一次玛利亚看见这样的表情还是在关于北溪二号的问题上面,路德维希为了天然气而苦着脸,整整一天,而且还时不时要叹气。

 

“上面写了什么?”弗朗索瓦丝正在试图寻找这个房间的出口,莫妮卡跟在她的身后,四处张望着。

 

路德维希咬着嘴唇,然后他抿起嘴唇,他看上去不想说出来任何一个字,只在喉咙里发出几声意义不明的声音,然后他手里的纸条就被弗朗西斯抽走了。但是他的表情依然扭曲,看上去暂停在上一秒。

 

哦!弗朗西斯没有立刻念出来,玛利亚只看见他一边的眉毛要翘到天上去。他飞给弗朗索瓦丝一个眼神,于是弗朗索瓦丝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操蛋的亚瑟柯克兰,我要扒了你的皮然后把你扔到非洲味食人鱼!”玛利亚即使知道弗朗索瓦丝并不是那种不食人间烟火的贵族妇女,但是听到弗朗索瓦丝——大众恋人(女版)爆粗口还是蛮惊喜的。

 

“的确是他?”路德维希还想再次确认,虽然在场的几位一来到这个地方就猜到与亚瑟脱不了关系。这世界上都存在他们这样非人类的意识体存在,再加点魔法也不是不可以。

 

“谁能和我解释一下,到底上面写了什么?”玛利亚不喜欢谜语人,即使她猜得七七八八,亚瑟肯定做了什么不可原谅的事情,好奇心一直在挠着她的喉咙。

 

“没有什么亲爱的,”弗朗西斯在说最后三个字的时候用力把便条捏成废纸,“你的柯克兰叔叔想给你上一堂性爱教学课程。”他的脸抽搐了一瞬,“看样子他已经认为你是大孩子了,虽然我们依旧存疑。”

 

“我们会解决这个问题的。”莫妮卡按住她的肩膀安慰她。这些人是有电子脑或是什么心电感应吗?他们没有口头商量过就立刻统一战线。玛利亚还是听到莫妮卡在后面加了一句“他妈的”。她假装很感动,打算静观其变。弗朗西斯说着很好听,性爱教学,实际上不过是每次她在晚上听到两人难以言说的行为的借口,他们所有人似乎确实都把自己看作未经世事的人类小孩,在性这方面上几乎没有谈及任何东西。

 

弗朗西斯刚刚说完,五个人就闪现到房间正中央的桌子旁。咖啡色的厚实木质圆桌,中央摆着装饰用到的花卉,正好有五张椅子,甚至还好心的为他们准备了水。花卉上方悬浮着一个水晶球,刚进来时还没有这个东西存在,他们有些紧张地坐在面前的位置上后,房间只剩下这枚水晶球的蓝色亮光了。

 

“我要把他千刀万剐。”弗朗西斯盯着水晶球说着。

 

2.【晚上好先生女士们】

 

玛利亚乖巧地坐在椅子上,他双腿并拢,把手搭在膝盖上,就像她真的在听课那样。她在打量她能看到的一切,与面前这四位“爸爸妈妈”不同,她丝毫没有担心接下来会发生什么难以启齿,不堪入目的事情——相反如果真的有,她开始兴奋起来,她觉得自己的心跳已经开始加快,她或许真的希望......

 

【接下来你们不得不配合我的命令,而且你们不能说谎】

 

恶趣味调教的一种?确实很有英国人的风格,柯克兰的邪恶就写在脸上,涂在眼睛里面,只要看一眼就知道他恶劣的口味。他们现在只是砧板上的鱼肉,对于被动方来说算不上什么好消息。

 

【如果你们不听从我的命令,就会得到该有的惩罚】

 

“我们只能先听它的。”路德维希强调一遍,他表示了妥协。弗朗西斯只是双手横叉胸前,靠在椅背上,不懈地盯着他。莫妮卡点点头表示赞同,她注意到弗朗西斯的表情,选择无视他的鄙夷。弗朗索瓦丝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莫妮卡,然后将注意放在玛利亚身上,这或许就是女人的直觉。玛利亚还是装作一个乖孩子的样子,她甚至没有换过表情,一副置身事外的模样。

 

玛利亚试图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就像刺客隐藏在阴影里面那样,如此一来他们就放的开了。

 

3. 【弗朗西斯,给玛利亚一个吻】

 

这算是什么要求,玛利亚没有想到一开始就会叫到她,她双眼睁大,有些错愕地看着对面的弗朗西斯,弗朗西斯亦是如此。

 

“只是这样?”弗朗西斯指着自己,他从紧张的情绪开始放松下来,“每天睡前我们都会给她一个晚安吻。你太小瞧我了。”他开始嘲笑那个蓝色水晶球,然而水晶球没有回应他,依旧显示着那个指令。

 

“只是一个吻,放松,亲爱的。”弗朗西斯向自己走来,他经过弗朗索瓦丝的时候,玛利亚注意到弗朗索瓦丝意味深长的眼神。然后玛利亚立刻看着弗朗西斯,摆出一个乖巧的微笑。她闭上眼睛,弗朗西斯的吻落在自己的额头上。

 

水晶球没有任何反应,【弗朗西斯,给玛利亚一个吻】。

 

“没有反应?”

 

“看样子是的,弗朗西斯,是要亲脸颊吗?”他们都在盯着自己,好像自己出了什么问题似的。弗朗西斯又亲了自己两下,左边一个,右边一个。可惜依旧没有反应。

 

“嘴唇,这是你最擅长的。”弗朗索瓦丝提醒到,她也站起来向自己的方向走来,然后她啄了一下玛利亚的嘴唇。

 

玛利亚还没有反应过来。“好吧,让我试试。”

 

在玛利亚眼中,弗朗西斯的脸在一点点放大,她没有合上眼睛,毛糙的胡子在靠近她,她开始想要拒绝。弗朗索瓦丝注意到玛利亚紧张地咬着嘴唇,她在回忆自己刚才的触感,她好像想拒绝弗朗西斯,但是她没有说话。在弗朗西斯马上亲上去的时候,玛利亚咽了口口水,做好准备。

 

胡子一点都不舒服,扎得她有点疼,但是弗朗西斯的嘴唇软软的,有着和自己相似的温度,依旧有点不一样。玛利亚屏住呼吸,她解释不通为什么,下意识就这么做了。

 

弗朗索瓦丝眼底藏着一丝得意,她看着水晶球——果然没有动静。

 

“成功了吗?”弗朗西斯揉着自己的脑袋,他在安慰自己,这只是一个“亲子”层面上的吻,一个亲亲,嘴唇碰到罢了。

 

“没有。”弗朗索瓦丝斩钉截铁,她准备伸手提起弗朗西斯,中途却把手搭在玛利亚的椅背上,玛利亚有些紧张。她看出来这个“游戏”的规则了。“你恐怕不能那么敷衍,弗朗西斯。”

 

“什么意思。”

 

“你还在假装听不懂是吗?弗朗西斯,我想你知道什么是成年人的吻,就用平常你吻得那些家伙神魂颠倒的方法。”

 

“她是我的女儿!”

 

“她也是我的女儿!”弗朗索瓦丝把这句话回送给他。“反正你喜欢孩子不是吗?”

TBC

不想画了

[Gott ist tot]上帝已死


“来吧,索瓦丝,和我相爱。”


“上帝已经死去,我们已经被除名,抛弃信仰的我们,将会在此地重生。赐予我们自由的、世俗的、诡谲的、扭曲的、无法被定义的爱”


“Olivia & Francoise.”


[Gott ist tot]上帝已死


“来吧,索瓦丝,和我相爱。”


“上帝已经死去,我们已经被除名,抛弃信仰的我们,将会在此地重生。赐予我们自由的、世俗的、诡谲的、扭曲的、无法被定义的爱”


“Olivia & Francoise.”


SchwarzenRózsa

[2022诚挚日/EE二周年纪念]La fête du muguet III(英法娘)

La fête du muguet I(英法娘)

La fête du muguet II(英法娘 法英娘 红酒奶酪 雪绒花)

这家SPA以顶楼的无边温泉闻名,苏黎世湖与阿尔卑斯山的美景尽收眼底,滑雪季每天都是一房难求。现在正值淡季,她们两人可以独享整个顶楼的大池与风景。索娅靠在池边慢悠悠地喝着白葡萄酒,阿黛尔也偷偷地喝了一小杯。她与热衷八卦的索娅和伊莎不同,不怎么在背后议论他人是非。但是除了吐槽自家先生,还有一个人能让她变得和普通已婚妇人无二,便是她那位挑...

La fête du muguet I(英法娘)

La fête du muguet II(英法娘 法英娘 红酒奶酪 雪绒花)

这家SPA以顶楼的无边温泉闻名,苏黎世湖与阿尔卑斯山的美景尽收眼底,滑雪季每天都是一房难求。现在正值淡季,她们两人可以独享整个顶楼的大池与风景。索娅靠在池边慢悠悠地喝着白葡萄酒,阿黛尔也偷偷地喝了一小杯。她与热衷八卦的索娅和伊莎不同,不怎么在背后议论他人是非。但是除了吐槽自家先生,还有一个人能让她变得和普通已婚妇人无二,便是她那位挑剔的婆婆。虽说茨温利家族的艺术基金会没少给埃德尔斯坦家砸钱,可这位钢琴女王自持出身高贵才情卓绝,居然还嫌弃茨温利家族即没有贵族血统,也没有艺术传统。阿黛尔不苟言笑又不懂艺术,与她那珠玉般美丽又是音乐天才的宝贝儿子一点也不相配。亚瑟的母亲也不是省油的灯,这位公主一直对索娅的平民出身颇有微词,波诺弗瓦家是从巴黎牡蛎市场楼上一家珠宝加工坊起家的,所谓的贵族头衔是为了方便把珠宝推销给上流社会花钱买来的,法兰西可是从16世纪起就可以买官了呢。婆婆自然也看不惯她颐指气使的大小姐脾气,称她“骨子里刻着波诺弗瓦家人不安分的本性”。这次他们吵架的导火索便是本季新品发布会上索娅与代言小鲜肉的亲密举动被媒体拍下上了热搜,婆婆寄来一封堪称英式礼貌模板的信指出儿媳的品行并非无可指摘。两人聊起各自可恶的婆婆顿时都激动起来声音都高了八度,索娅一杯接着一杯喝着葡萄酒,阿黛尔也叫来一大盘火腿芝士。正当她们聊得正酣恨不得把自家男人踹回他们妈妈怀抱里,有位女孩拿着浴袍走了过来,在阿黛尔耳边低语了几句。

“肯定是皇帝陛下,他简直不能离开你半分种。”索娅喝完杯子里最后一点酒,酸溜溜地说。

“嗯……不是啦!海蒂醒了。”阿黛尔起身披上浴衣,看着空掉的酒瓶说道:“可不许再喝了,我真怕你晕倒在浴室里。”

“这点酒这么可能醉!”

“给你安排的男孩儿一会就来,你在房间里等着就好。”

“哈?还真有那样的男人啊?”

“那当然,我承诺过的事一定会做到。包你满意。”

儿子出生之后来这里便是件奢侈的事情,索娅已经想不起上次来这儿是一年还是两年前的事了。她洗完澡擦上乳液,对着镜子细细打量自己的身体,少女时的轻盈窈窕已经一去不返了。她脑中浮现出母亲不再纤细的背影,从懂事起她便无比憧憬成为母亲那样的女人:酒红色丝绒裙下纤细的腰肢盈盈一握,鸽血红宝石缀在她雪白的胸口,裙摆绽放时她是全场最浓艳的那朵英伦红蔷薇。不知何时起母亲已经不再穿那条红丝绒裙,还有她幼时便极度渴望的那双红色高跟鞋也早已不再出现在母亲的脚上。

她靠近镜子,轻轻抚平眼角的细纹。她又想到了父亲,他鸢尾紫的眼睛变得浑浊了,总是藏在一幅老花镜后面。纤长优美的手生出了斑点,那里曾经诞生过无数传世的华丽珠宝。他笑说他还能再做十年,直到他再看不清配钻,手也拿不稳工具的那一天便正式宣布退休。他这样的男人居然也会老,这甚至比母亲的衰老更让她难以接受,她轻叹一口气,突然感到一阵晕眩。可能是酒劲上来了,她趴到床上闭上了眼。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在半梦半醒间感觉到好像有人进来了。

“您好,夫人。”她听到一个男孩的声音,清脆悦耳,说的是标准帝国语,听不出任何口音。

“嗯?请不要叫我夫人。”

"Oui.Mademoiselle."

“啊~好久没有人这样叫我了,你叫什么名字?”索娅换成法语问道。

“约翰。”

“小约翰,你的法语说得真好。你从哪里来?”

“您过奖了,我从格利泽星来,在巴黎呆过一年。”

“噢!最近是有很多外星系的年轻人回来寻根。你喜欢厄斯吗?”

“虽然这儿和新的移民星球比起来有点破旧,但是我很喜欢这里的建筑和街道,它们很美,有很浓厚的历史感。”他顿了一顿,问道:“可以开始了吗?”

“请。”

他轻轻拿下她的浴袍,冷空气激得她轻轻一颤,他的手指隔着薄布抚上了她的肩。

“力度可以吗?”

“很好。”

“我右肩这里很不舒服。”

“是这里吗?”

“是的。”

那双手一寸一寸地在她肩颈上按压,真温柔啊,她开始好奇双这手主人的模样。

“您为什么叹气呢,有什么烦恼吗?”

“嗯?我有叹气吗?”

“呵呵,人们经常会不自觉地这样。”

“唉,我真是讨厌自己。给自己和别人都带来了麻烦。”索娅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其实呢,我和先生吵架了,一气之下跑了出来。”

“啊,他怎么可以让这么漂亮的夫人生气呢!”

“也不全是他的错。”

“哦?”

“我知道我太任性了,只有爸爸会那样一直惯着我……”

她听到一声轻笑,“很好笑是吧,明明我都已经做了妈妈,但是我还是想被人宠爱着。我也知道他工作很忙,还要事无巨细地操心孩子教育真的很辛苦,可是我就是觉得自已完全被忽略了嘛。”

“没有,只是觉得您,太可爱了。”

“他待我是很好的,但他就是——总是不懂我的心思。”

“女骇的心思真的很难揣摩。”

“呵,你的姑娘也这么说吗?”

“好像我怎样做,她都不太满意……”

“你知道埃德尔斯坦先生吧。”

“当然,我刚刚在楼下还有遇到他和大小姐。”

“他就是那种特别懂女人心思的细腻男人,把爱意表达得不着痕迹又很有品味……可惜大小姐她有点不解风情,真是浪费——啊!”他突然按到了腰部酸痛处,她尖叫一声。

“您的腰椎不太好呢,坐得太久了。”

“是啊,有了儿子之后我的工作量并没有减少,只能最大程度压缩我的个人时间,可是他总觉得我做得不够多不够好。”她反手示意着她的痛点,感受到他手指的热度。

“你知道嘛,原来我可是有25寸的腰。”

“我觉得您现在刚刚好。”他的指节从她的腰刮到臀,她抬起小腿,用足尖蹭着他光滑结实手臂,“可以再重一点。”她笑道,“你可真会说话,我会多给你小费的。”

索娅不再言语,专心享受着他的抚弄,舒服得好像睡着了一样。良久她听到他说:“已经完成了。”

终于等到了揭晓谜底的这一刻,她懒懒地坐起身来,重新盘了一下松掉的头发,假装漫不经心地瞥了他一眼。他的确生得漂亮,略长的柔软金发遮住了半个脸,纤细的眉毛下有一双狭长琥珀色眼睛。

“我还能为您做什么吗?”他递给她一杯热茶,散发着薰衣草的清香。

“嗯?你怎么知道我喜欢薰衣草?”

“是大小姐为您特别准备的。”

索娅饮了一口茶说:“德式的食物也只有花草茶还不错了。啊~我现在很想来点甜点。”

“那请您稍等。”男孩走到门边,却发现门无法打开。粉感的鸢尾香味袭来,他的腰被环住,她的柔软贴上了他后背,“不必了,这个就很合我意。”

“您……您不可以这样,我不提供那种服务。”

“大小姐没告诉你吗,今天你必须让我满意。”她的手指滑进了他的腰,“你若没有经验也不必担心,姐姐会好好教你的。”

“可是,您已经结婚了。”他握住她的左手收紧,无名指戒指隔得她一疼,阻止了她手指的进一步深入。

“那又怎样?反正我也不知道我先生每天在做些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她另一只手达到了目的,“怎么,你不喜欢姐姐吗?”

“没有……”

“看着我。”她把他的身体扭过来,他的脸已经红透了。

她大笑起来,“小约翰·托马斯可是很诚实的。”


“夫人,您还满意吗?”约翰问怀里的女人。

“还差那么一点。”索娅起身用手拢了拢凌乱的头发。

“您哪里不满意呢?”

她勾过男孩的下巴,指尖在他的脖子上轻轻划着。

“你带着面具,却想要我袒露真心。”

她一把扯下他的面皮,露出一张再熟悉不过的脸。

“小亚瑟,你的技能可真够多的呢。”

亚瑟见已经被她识破,便也扯下假发,笑道:“你什么时候发现的?”

“你说呢?你还想演到什么时候?”

“你们不是最喜欢小鲜肉吗?”

“是是,你扮十六岁小男孩都不违和,我可连二十八岁的姑娘都不行!”她拉开衣柜取出衣物,“我们现在便收拾东西回家吧。”

“哈?不用那么急吧。好不容易来了,再呆一两天无妨。”

“不,我太想儿子了。”

“他现在和海蒂玩得很开心,你们想呆多久便呆多久,我会陪你们。”

索娅不可置信地看着先生,“这可不像你,你恨不得把他每一分钟都安排得满满当当。还有工作狂先生,你不用回去工作了?”

“我给自己放了长假,没有什么比你们更重要。”亚瑟把床上的衣服又挂了回去,“话说,我若不来,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去?”

“你若不来今天我也会回去的。”索娅提高了音量,“我可不是因为你!我是为了儿子。”

“好好,只要你肯回家就好,下次就算要走也让我和你一起,好吗?”

“哼,我还想念小约翰·托马斯。*”

约翰托马斯是珍妮夫人至今的唯一,珍妮夫人也是约翰托马斯至今的唯一。”他把妻子拥入怀中,用手背抚着妻子打理得光滑细腻的脸。

“很久没来这儿了,一个人很享受吧?”

“不怎么样!以后我绝对不要一个人来了!”索娅气呼呼地说,箍紧了老公的腰。

“嗯?我想不出有比在学生会更……更狂野的方式了。”

“总之和那时候没有区别:他们在做,我们在吵架。为什么我们总是把做的时间用来吵架?”

“对不起,我以后……”

“不要道歉了,就当是日复一日的平淡生活里找点乐子吧。其实应该道歉的人是我,最近的一批货出了点问题,我也的确算不上称职的母亲。我心烦意乱。”

“我真的搞不懂你,放着自家顶级的珠宝品牌不做,非要自己再做一个轻奢品牌,事无巨细都得自己操心……”

“Honey,你知道‘口红效应’吧?”

“难道你做的是‘廉价的安慰品’?”

“你怎么可以这么说!高级定制珠宝只有极少数女性可以消费得起,姐姐的理想是让所有的女孩都美丽。”她起身瞪着他,说:“以后不要给我买那些奢侈品了,我能在二手市场上淘到更好看的,只要不到一半的价格。”

“我真的、真的很为难……显然,送你珠宝是班门弄斧,香水、衣服、包也是……你们那种自然随性的好品味我永远都学不会,我费尽了心思还是显得如此笨拙。”

“我没有否定你的品味,其实我很喜欢你总是穿得那么一本正经,让我更想把它们脱掉。我还没告诉你,你连技师的制服都穿得这么好看。”

“不要取笑我了,要不是为了你……”他脸上微微泛红。

“小约翰,你脸红害羞的模样是演的还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面对你我真的大失水准。”

“哼,我就姑且相信你吧……我们得下去接儿子了。”

“妈妈会带他去睡觉了,不要管他啦!今晚是独属我们两个人的时间。”

“原来你们都串通好了?”

“我的大小姐,你可知道这么一大群人为你兴师动众,我不但是导演、主演还得支付剧组人员的账单……”

索娅笑道,“真是辛苦了,大小姐最贵那份我来支付吧。她一直觊觎我那块1912年的山度士。”

“你果然了解她,但你的东西不就是我的东西吗。”

“她比我们更爱表懂表,给她才是最好的归属。”

“说得是。啊,你可真是把我折腾死了。今晚终于可以睡个好觉了,昨天我被儿子踢醒好几次。”

“好了,我不再折腾你和小约翰了。好好睡吧,Darling。”

她吻了吻他的唇,他把她拥到胸口。


“约翰·托马斯向珍妮夫人道晚安了,头有点低垂着,但心里充满希望——”


*出自《查泰来夫人的情人》。约翰·托马斯是指丁丁,同理可得珍妮夫人。


𝕷𝖊𝖛𝖎𝖆𝖙𝖍𝖆𝖓
虽然我觉得亚瑟在弗朗西斯面前是...

虽然我觉得亚瑟在弗朗西斯面前是猫系,但是和弗朗索瓦丝的话应该更像小狗一点   

依旧是表面很不对付的关系,但是因为对方是女孩子  所以吵架到最后往往会红着脸闭嘴


感觉这样怪可爱的。www


爱害羞又很可靠的英伦绅士和恃宠而骄总故意逗他的法国大小姐…卡瓦…


本来因为很久没画女孩子了只打算随手摸一个仏娘  但是后来主意变了


虽然我觉得亚瑟在弗朗西斯面前是猫系,但是和弗朗索瓦丝的话应该更像小狗一点   

依旧是表面很不对付的关系,但是因为对方是女孩子  所以吵架到最后往往会红着脸闭嘴


感觉这样怪可爱的。www


爱害羞又很可靠的英伦绅士和恃宠而骄总故意逗他的法国大小姐…卡瓦…


本来因为很久没画女孩子了只打算随手摸一个仏娘  但是后来主意变了


十里红尘

【4.8海峡相对论6:30】我在等风也等你

2022海峡相对论Dover日企划

上一棒: @华盛顿伏特加收容所(悲伤开学) 

下一棒: @Aries 

给姐姐亲爱的红茶小姐♪

[图片]

红茶小姐的信♪

[图片]

亲爱的,记得看完♪

[图片]
给法国小姐的花【是P图软件滤镜...我不会画画】

[图片]
送给法国小姐的诗句。

[图片]
回信。

[图片]
英文版

[图片]
  几百封的书信穿过34km的海峡,带来彼岸的思念。我亲爱的小姐,当你抬头仰望星空的时候,是否会想起我?尽管我们彼此隔着海峡,仰望的却是同一片蓝天。希望您今年也同我一起庆祝协约日,好吗?

结尾总结【...

2022海峡相对论Dover日企划

上一棒: @华盛顿伏特加收容所(悲伤开学) 

下一棒: @Aries 

给姐姐亲爱的红茶小姐♪

红茶小姐的信♪



亲爱的,记得看完♪


给法国小姐的花【是P图软件滤镜...我不会画画】


送给法国小姐的诗句。


回信。


英文版


  几百封的书信穿过34km的海峡,带来彼岸的思念。我亲爱的小姐,当你抬头仰望星空的时候,是否会想起我?尽管我们彼此隔着海峡,仰望的却是同一片蓝天。希望您今年也同我一起庆祝协约日,好吗?

结尾总结【叭叭×】:非常匆忙,只能拿照片摆烂...他们本来说三月份搞,说时间不够就不搞了,结果四月份又说搞...然后图片本来有法语翻译的,对方给咕了....英语翻译临时找的妈咪【因为咕我法语翻译的同时也是我的英语翻译...】总之Dover日快乐,祝各位吃饭开心。【下次不会参企了,太肝了,三天搞完...再参企我是狗】【买花花费我48大洋,心疼...】

不想画了

是上一张娘塔dover视觉图的服装设定,也发出来作为参考,希望能吃到更多香香的娘塔饭。

ps:这张英娘是罗莎,前一张模特是奥莉薇,奥莉薇的服饰和罗莎有一点不同

(仅供参考

是上一张娘塔dover视觉图的服装设定,也发出来作为参考,希望能吃到更多香香的娘塔饭。

ps:这张英娘是罗莎,前一张模特是奥莉薇,奥莉薇的服饰和罗莎有一点不同

(仅供参考

不想画了
摸一下娘塔的新视觉图 (虽然看...

摸一下娘塔的新视觉图

(虽然看起来还没画完)

摸一下娘塔的新视觉图

(虽然看起来还没画完)

ICY苏洛洛
“戛纳倩影” 这其实是2.0版...

“戛纳倩影”


这其实是2.0版本,画了一次怎么看都不对劲又画了现在这版😇😇😇感觉还是没有把索瓦丝优雅风华的感觉画出来😢

“戛纳倩影”


这其实是2.0版本,画了一次怎么看都不对劲又画了现在这版😇😇😇感觉还是没有把索瓦丝优雅风华的感觉画出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