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弗朗索瓦丝•波诺弗瓦

921浏览    35参与
沧海一笑

#2

#娘塔#dover


看来她有些看走眼了。

画廊。弗朗索瓦丝感觉有些累,宿醉令她头疼,因此打了个哈欠。不过旁边的人并没有察觉到。

难怪她鬼迷心窍——索瓦丝偷偷打量男孩,肌肉不错,蓝眼睛是她喜欢的类型,就是稍微……有点蠢。

从见面伊始男孩就滔滔不绝地说自己的事,大概橄榄球队长约会过的女孩都很乐意听。索瓦丝对此耐心有限。今天的画展比人有趣,她从模糊的烟灰色中好像看见了自己。

“罗莎!亲爱的——”

不知柯克兰为什么会出现在画廊后门,看见她就跟见到鬼似的。索瓦丝被拖起来晨练总算没白跑,匆匆告别后大步流星追上了落荒而逃的柯克兰,留下机车旁的男孩原地蒙圈。别跟着我,柯克兰小声说。索瓦...

#2

#娘塔#dover


看来她有些看走眼了。

画廊。弗朗索瓦丝感觉有些累,宿醉令她头疼,因此打了个哈欠。不过旁边的人并没有察觉到。

难怪她鬼迷心窍——索瓦丝偷偷打量男孩,肌肉不错,蓝眼睛是她喜欢的类型,就是稍微……有点蠢。

从见面伊始男孩就滔滔不绝地说自己的事,大概橄榄球队长约会过的女孩都很乐意听。索瓦丝对此耐心有限。今天的画展比人有趣,她从模糊的烟灰色中好像看见了自己。

“罗莎!亲爱的——”

不知柯克兰为什么会出现在画廊后门,看见她就跟见到鬼似的。索瓦丝被拖起来晨练总算没白跑,匆匆告别后大步流星追上了落荒而逃的柯克兰,留下机车旁的男孩原地蒙圈。别跟着我,柯克兰小声说。索瓦丝亲热地挽起她的臂膀就像十年未见的老友。



“新对象?”

“不错吧,追了我两周的篮球队队长——唉,就是人不太聪明……可惜啦。”

“不是和你相得益彰吗。”

“别这么说嘛,总要有一个人带脑子呀。”

走出很远弗朗索瓦丝终于放开了她。罗莎目送机车远去的背影有些意味深长,要回学校去却被索瓦丝一把拖住说急什么,为了感谢我们去逛逛嘛。一双眼睛瞧着她泛光。

还好她没有问罗莎是干什么去的。



索瓦丝发现柯克兰对食物真的很不讲究。

现在她们站在街边的炸鱼薯条前,手里分别拿着一包——她在寝室就见过柯克兰把任何东西扔进冷水等煮开。弗朗索瓦丝感觉自己需要躲起来,被追求者看见当街吃垃圾食品是会人设崩塌的。她的胃娇贵,受不起这折磨。柯克兰笑她矫情,明明很好吃。

“你对好吃是不是有什么误解……”

“是你要拉我来的——你到底吃不吃。”

多谢啦。索瓦丝很无奈,柯克兰很满意,准备走人——还是没成功。

“…还干什么?”

“反正晚了不如再逛逛,但昨天走太急忘换衣服了,你替我掩护一下。”

“什,什么?你要当街换衣服!”

“有什么关系,小姐你就瞧好吧。别想看我穿校服走在街上——不自由,那我不如死了!”

还好弗朗索瓦丝会抓兔子,让兔子不至于融进烟灰的背景中无影无踪。罗莎觉得自己当街被迫看了一场*情表演,全程拿包遮住脸。弗朗索瓦丝没什么自觉,不然她会找人收费——美要共享才好,对于将自然束进人为的事情她没兴趣。

“走啦……哎哟,你脸红啦,让我看看。”




报恩结束以后感情也没有突飞猛进。

有时索瓦丝觉得柯克兰和周围格格不入是因为她过于正经,正经到好像在隐藏什么。

“……你干什么?”

“诶!被发现了!”

逮个正着。面对成雪花的纸片索瓦丝只能尽力表现出乖巧,柯克兰都要头顶冒气了,

“你上次打小抄我已经很容忍你了,这回还要塞进裙子?”

“这回不一样嘛……罗莎你就帮帮我吧。”

“不行。”

“但这次真的很重要,就一回。”

索瓦丝说我最好的朋友要结婚了,罗莎觉得这家伙撒谎简直信手拈来——你朋友成年了么就结婚?

“订婚啦订婚,劝她不听的嘛。”

“所以你不参加补考,打小抄是为了去当伴娘?”

“嗯嗯,理解万岁!”

“说谎。”

铁拳之下索瓦丝放弃了泡吧的幻想,如罗莎所说,她现在随时处于被退学的边缘而毫不恐惧——如果不是波诺弗瓦家丰厚的财力大概索瓦丝早就被开除了,可是,她和父辈的联系也仅限于此了。

如果她脱离出去,早早结婚还是未婚先孕都没有关系,弗朗索瓦丝对生孩子兴趣有限。她只是问罗莎,你都没有姐妹的嘛?

“穿不完的旧衣服和没完没了的使唤——我也不想体会,但是没办法。”

“让我猜猜……有两个?”

“是三个。”

“哇哦,从来没听你说过。”

“我们家有点,复杂……你也没问过啊。”

什么时候变成知心交流的环节了?

这气氛着实有点诡异。弗朗索瓦丝想到罗莎被剪掉的半边头发大概还躺在哪个匣子诅咒自己就不寒而栗,没注意罗莎在对面坐了下来,刘海遮住了前额。

“你为什么不回家?”

“呃,我们家也……有些复杂。”

实话。母亲去世以后索瓦丝的父亲很快便再娶了,然后她就被送到了寄宿学校,在各个宿舍间流荡,遇到了交心的朋友也有不得不独自面对孤独的时候。听说自己很快又要有个弟弟,索瓦丝明白现在她成了自己家的陌生人了。

“四岁以前,我也以为我们家很正常……直到有一天,我们的双亲之一承认自己是同性恋。”

四个女儿。

“然后那个人去追逐……我也不知道追逐什么。从此我们家就是残缺的了,或者说这里本来就没有’家庭’。我,还有我的姐姐们,都只是想要伪装正常的道具。”

“哦,我很抱歉……”

“甚至我自己也感到害怕——”

害怕什么?

罗莎及时将话题转回了小抄。



“你们相信女人会喜欢女人么?”

“不相信——老娘肯定喜欢男人!”

啊对,你有对象的嘛……

虽然是暗恋的。

世界大概真要走向尽头了,她们三个人居然凑在河边的咖啡馆一块写作业。离上次的画廊只隔一条街,索瓦丝特意打听了在那里展出的画家。尤利娅问怎么,你被女生告白了吗?伊莎贝拉说有谁相信。弗朗索瓦丝摇头说没有谁,我问过的所有男孩都说不可能——“那一点都不快乐!”

“你应该去问男同,他们或许会相信的。”

“也许吧,但真可惜,他们对我不感兴趣。”

“我说,我们为什么要讨论这种话题——你,还有你,喜欢上同性了吗?”

安静。片刻后索瓦丝眨眼问如果这样的话,尤利娅怎么办呢。

“……”

我就从河上这跳下去。她悲伤地说。





沧海一笑

#dover


#百合向注意


这么想着,她又把裙子剪了一厘米。


“这是第三次了,阁下。”

校长办公室,周五下午专门接待本周违反纪律的学生,“罪状”越多排名越靠后,弗朗索瓦丝已连续三周压轴出场。对此她没什么好说的,甚至取出偷藏在裙摆中的小镜悠然化妆以消磨等待时间。一撇一捺中校长之词已经草拟好了,骗得了感激涕零前来请求宽恕的家长可骗不了她,反正又没有人会为了她泪眼婆娑。那些话就像女孩细心涂抹在脸上的油彩,虽然靓丽,遇水就溶了。

“上周你因为翻墙出去约会被警告,上上周则是晨练缺勤记过——这次是擅自修改校服裙摆,还有什么别的理由吗,孩子?”

“恕我冒昧,长官,但这是一...

#dover


#百合向注意




这么想着,她又把裙子剪了一厘米。



“这是第三次了,阁下。”

校长办公室,周五下午专门接待本周违反纪律的学生,“罪状”越多排名越靠后,弗朗索瓦丝已连续三周压轴出场。对此她没什么好说的,甚至取出偷藏在裙摆中的小镜悠然化妆以消磨等待时间。一撇一捺中校长之词已经草拟好了,骗得了感激涕零前来请求宽恕的家长可骗不了她,反正又没有人会为了她泪眼婆娑。那些话就像女孩细心涂抹在脸上的油彩,虽然靓丽,遇水就溶了。

“上周你因为翻墙出去约会被警告,上上周则是晨练缺勤记过——这次是擅自修改校服裙摆,还有什么别的理由吗,孩子?”

“恕我冒昧,长官,但这是一个讲求自由的年代。我有做这些事情的权利。”

靠在椅背上,弗朗索瓦丝施然展示因为加时而做的指甲,“您不觉得学校繁文缛节太多应该与时俱进么?瞧,多么漂亮!如果您允许的话我可以在学校免费服务,’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嘛。”

“很漂亮,小姐,但你应该知道这是不符合规定的。本校从成立伊始就着力培养正统淑女,在校期间禁止化妆和恋爱。您过去大概听过几位本校的知名校友。”

当然。波诺弗瓦先生有好几位合作伙伴的夫人都毕业于这所名校,她甚至也是这样被引荐进来的,但这并非索瓦丝本意,她也没有继续做波诺弗瓦小姐的觉悟——没有哪个波诺弗瓦家的女人会在十六岁就去做脱衣舞女郎。她记得父亲知道那天是怎么看她的,为此索瓦丝捏紧了手中的钞票。

“规定?规定是人制定出来的,可以改的。”

“本校一直秉持严格博爱的精神治学,希望在此学习的所有女孩都能学会怎样成为一个真正的淑女,为将来的人生铺路。对于你,小姐,将来你会感谢这一切的。”

镜片蒙尘,女校长摘下来擦了擦,

“我以为一个优秀的榜样能够做出示范来引导您,可惜似乎收效甚微。那么我只能说,波诺弗瓦小姐,您的父亲大概也不希望看见您这样。”

“和他没有关系。”

听见父亲弗朗索瓦丝沉下脸,夜幕降临,余晖消散吞没了丹寇流光。她收回手不忿道,

“而且柯克兰也不算什么好榜样。”



两人所谈论的正是年级级长罗莎•柯克兰,弗朗索瓦丝现在的室友,也是波诺弗瓦来到学校认识的第一个人。但相处不到一天弗朗索瓦丝就意识到自己不会喜欢她——柯克兰沉默寡言又吹毛求疵,成天板着一张娃娃脸(浪费),很少看见她笑,怪不得同级女生背后叫她巫婆(witch)。弗朗索瓦丝可以想见柯克兰七老八十大概还是这样一张脸,往好处想,她青春永驻,坏处嘛,她大概这辈子也别想嫁出去了。

永远嫁不出去是对这里女孩的最大诅咒,多数父母费尽心思把女儿送来就是希望将来能找个好人家。波诺弗瓦不一样,她来是要改变世界的,十年内她要把这里变成钢管舞学院,为此先要铲除柯克兰这种无趣的家伙——柯克兰一心趴在书上基本不与人交往,索瓦丝想追求她的人大概都住在书里,可怜的孩子。

确定两人处不来后柯克兰说话特别不讨人喜欢,或者说她那张嘴就没说过什么叫人如沐春风的话,要么像把冰锥直戳人心,要么就只叫人看到最尴尬那一面——但凡她的性格有说话一半直接都不至于朋友少到如此。早上柯克兰都想尽办法把她从被窝拖起来,弗朗索瓦丝总是绞尽脑汁耍赖,笑话,这种事还能输给乖宝宝柯克兰?

校长说的什么纪律纲常弗朗索瓦丝一点也没放在心上,她不想被同化,只有柯克兰那种空虚寂寞冷的女孩才会铭记在心啦——弗朗索瓦丝转校以前天天晚上嗨到半夜,家里人受不了才把她送到这里来,即便如此她也不愿为此丢失自己的记录。这种时候柯克兰就是最大的绊脚石,自从索瓦丝搬来以后没有一回翻墙成功。哪怕柯克兰善解人意一点凭索瓦丝一张嘴早就将其策反了,但她就是块任凭狂风骤雨巍然不动的石头,皱着脸,滴水不进。

弗朗索瓦丝不是没想过感动她,比如星期三的厨艺课上给常年倒数的柯克兰一点帮助……但是这显然不足够。

“还不错,不过也就这样而已啦。”

为了报复其贬低自己的厨艺,弗朗索瓦丝趁其熟睡的时候偷偷剪掉了柯克兰的一半长发——罗莎梳双马尾总要发量均匀,这比杀了一个强迫症还可怕。

于是第二天两人因为互扯头花引来了天雷,一起进了校长办公室。





“结束了?”

散会已是星野时分,还好这是周假前最后的暴雨,意味着她熬过一周的折磨终于有了自己支配的时间——要不是有东西忘在寝室,弗朗索瓦丝恨不得从校长办公室的窗户就飞出校园。

“当然啦,小姐,很遗憾下周我还要继续留在这里,抱歉我得先走了。”

“那还真幸运。”

就知道没好话。弗朗索瓦丝不打算计较,同学们已走的差不多,还留在这里的八成也要在学校过夜。她和罗莎只有一个共同点,不会有人来接她们回家。

但和柯克兰不一样的是,索瓦丝还有朋友。

“回见啦夫人,希望下周不会再看见您了!”

罗莎一定懒得理她,索瓦丝砰一下摔上了门。



“索瓦丝,你还没死啊。”

“没被级长关禁闭?”

“谢谢,谢谢,我知道你们担心我——但没有什么能关的住索瓦丝大人。”

酒吧。烟雾中三人找了个背阴的角落坐下共商大计。弗朗索瓦丝转学走了她的两位恶友很是寂寞,搞事都嫌没劲——伊莎贝拉说你走之后追求者快把校门哭垮了,索瓦丝挑眉说谁呀,我来查查我的日程表或许他还有机会。尤利娅试图往她的杯子里吐口水。

“别这样,亲爱的,我会以为你想吻我。”

“你什么时候喜欢女人了?”

“为什么不呢,毕竟——”

“关于柯克兰,俺认为你还是离她远点好。毕竟我在那种地方见过她……”

“哪种地方?”

扑通。尤利娅往索瓦丝的杯子里扔了个泡腾片溅了伊莎贝拉一身。三个女人尖叫着打闹起来,最终相互搀扶勉强把彼此弄到了贝什米特和卡里埃多合租的地方。天刚亮伊莎贝拉就在阳台上打电话,一大早就被叫走了,说是有急事。剩下两人接着睡,日上三竿弗朗索瓦丝才在迷糊中想起自己今天还有个约会。

“糟了!”

冲下楼恰巧碰到前来收租的海德威利,索瓦丝请他搭个便车,为此尤利娅欠了他十块钱。







纸

“我的意思是

你这样

很容易

被侵犯

           ”

“我的意思是

你这样

很容易

被侵犯

           ”

🤍
娘塔法兰克等边三角 含花夫妇(...

娘塔法兰克等边三角

含花夫妇(妇妻?)

情话组

爱丽舍组

娘塔法兰克等边三角

含花夫妇(妇妻?)

情话组

爱丽舍组

立日卷
在某宝上看见一件漂亮衣服很馋,...

在某宝上看见一件漂亮衣服很馋,于是给姐姐穿穿试试(⌒▽⌒) 

在某宝上看见一件漂亮衣服很馋,于是给姐姐穿穿试试(⌒▽⌒) 

藕粉桂糖糕
邀请小姐姐们来探索春燕的衣柜啦...

邀请小姐姐们来探索春燕的衣柜啦(≧∇≦)/

汉唐宋明清,不完全是复古华服,根据不同郭嘉特点有小改动(´-ωก`)

邀请小姐姐们来探索春燕的衣柜啦(≧∇≦)/

汉唐宋明清,不完全是复古华服,根据不同郭嘉特点有小改动(´-ωก`)

Sukki苏
【给亲友的稿子】 “罗莎小姐,...

【给亲友的稿子】

“罗莎小姐,你的淑女守则没告诉你kiss前最好把眼镜摘下来吗?”

【给亲友的稿子】

“罗莎小姐,你的淑女守则没告诉你kiss前最好把眼镜摘下来吗?”

二二二二二十

【dover】你来人间一趟

是200粉福!娘塔仏英!想看被白化病折磨了一辈子的英,在生命的最后和仏一起出逃去看太阳的故事。


你来人间一趟,你要看看太阳。


老妇人弗朗索瓦丝一个人坐在铁轨上,手里握着一张皱皱巴巴的愿望清单,面前是一片沙滩,海洋,还有天空。她看着点点白光从海平面处挤出,划破黑夜长空,给海天相接处的乌云染上白边,接着是一轮白色的太阳,一点一点地从海里露出头来,50岁的弗朗索瓦丝看着它,直到太阳完全挂在云上,白色的阳光晕透了整片海洋。


“逃!为什么不逃!”罗莎穿着松松垮垮的病号服,双手撑着窗户对楼下的弗朗索瓦丝大喊道,“傻子才把生命的最后光阴浪费在医院里!”


她从二楼的窗口上翻...

是200粉福!娘塔仏英!想看被白化病折磨了一辈子的英,在生命的最后和仏一起出逃去看太阳的故事。



你来人间一趟,你要看看太阳。


老妇人弗朗索瓦丝一个人坐在铁轨上,手里握着一张皱皱巴巴的愿望清单,面前是一片沙滩,海洋,还有天空。她看着点点白光从海平面处挤出,划破黑夜长空,给海天相接处的乌云染上白边,接着是一轮白色的太阳,一点一点地从海里露出头来,50岁的弗朗索瓦丝看着它,直到太阳完全挂在云上,白色的阳光晕透了整片海洋。




“逃!为什么不逃!”罗莎穿着松松垮垮的病号服,双手撑着窗户对楼下的弗朗索瓦丝大喊道,“傻子才把生命的最后光阴浪费在医院里!”


她从二楼的窗口上翻了下来,稳稳地落到了弗朗索瓦丝的怀里。弗朗索瓦丝撑开早准备好的遮阳伞,拉着她瘦得皮包骨的手,带着正笑得开心的女孩跑出了医院。


“我们去哪玩!”弗朗索瓦丝撑着伞回过头朝女孩笑。“我都列好啦,你看!”罗莎喘着气,扶了一下那头金色的假发,从胸前的小口袋里摸出一张折得整整齐齐的纸片,旧得有些发黄,显然是很久很久以前就写好的——罗莎的愿望清单——她把它一点一点展开来,递给弗朗索瓦丝。


“这是你几岁时候写的啊?”弗朗索瓦丝看着上面稚嫩的字迹,问她。“好像是十岁生日那天吧…都过去五年了。”罗莎推了推眼镜。


“好,”弗朗索瓦丝笑着开始念,“十岁的罗莎•柯克兰的愿望清单:


    1.买一条漂亮裙子。


弗朗索瓦丝拉着她来到了服装店,一头扎进了衣服堆里,对着人家服装店一通乱翻。十五岁的小姑娘像个时尚专家一样,左转转右转转,不时扭过头对着罗莎上下打量:“亲爱的,你太瘦啦,不过放心,姐姐我一定会给你找到最漂亮的裙子的!”


“我的天啊,索瓦丝,你看看我!”弗朗索瓦丝看着罗莎换好裙子照镜子时因惊讶而不自觉张开的嘴巴,满意地笑出了声。


弗朗索瓦丝看了看她过度消瘦的双腿和因白化病折磨而苍白毫无血色的嘴唇,扶正了她金色的假发,笑着对她说:


“你可是个美人。”


那天太阳很大,白色的光直射进路人的眼睛,天气热极了,没有一丝风,她们撑了一把把黑色的伞,阳光是白色的。


    2.吃一次冰淇淋


“我能要两个球吗?”

“为什么不呢,两份双球冰淇淋!”


“你慢点吃!擦擦嘴,别滴到裙子上了!”

“你不也吃得满嘴都是!”


她们坐在粉色冰淇淋车旁边撑开的大遮阳伞下,贪婪地舔着冰淇淋,听着街道上的人来人往,粉红色的大伞挡住了毒辣的白色阳光。


    3.坐一次绿皮火车


铁皮生锈,车轮咯咯响,汽笛拉长了嗓子呜的叫一声,吐出了一大口白烟。两个姑娘就这么对坐着,坐在一辆绿皮火车上,自己的鞋尖碰到了对方的鞋尖,看着窗外的风景。窗外有围墙顶上爬满鲜花的小镇,有松鼠在树顶飞扑的森林,有星子稀疏灯火葳蕤的原野。


车窗把阳光切碎,轻轻落到车内,弗朗索瓦丝伸手想挡,罗莎摇了摇头,白色的阳光细碎地散落在她们的发梢,火车哐哐地走着。


“好,让我们看看下一个愿望是什么。”



    4.谈一场恋爱


“谈一场恋爱?嗯…旁边那个男孩子看上去还不错?”


“看不上他,太土啦。”罗莎吐了吐舌头。


火车车轮还在咯咯响,转过一圈又一圈,慢慢悠悠地向前开着。弗朗索瓦丝坐在罗莎对面,四处打量着周围的男生。每指一个,罗莎就摇摇头说他不好不好。


“亲爱的,你眼光也太高了吧。”


“是呀,美丽的弗朗索瓦丝小姐,你愿意跟我谈场恋爱吗?”


弗朗索瓦丝笑了,她站起来,俯下身去,轻轻捧住她的脸,落下一个吻。被车窗切碎的白色夕阳斜射在她们的发梢,给两个姑娘披上了一层轻盈的头纱。


她们披着夕阳的头纱交换一个吻。



“让你的新女友我看看最后一条是什么,”弗朗索瓦丝把眼神从罗莎的笑颜上转到纸片上,“5.跟恋人一起看看太阳。”


“看看太阳…看太阳?你疯了吗!”弗朗索瓦丝重新抬头,对上那人正迎着夕阳发光的绿眸。


罗莎苍白的笑了。


“我好歹是来了人间一趟。”





你来人间一趟,你要看看太阳。




弗朗索瓦丝拉着下了火车,和心上人一起走在街上,天已经黑了,没有了直射眼睛的白色阳光。


“往这边走吧,我来过这里,这边有条废弃铁轨,前面是沙滩,再前面是海,”


“海的尽头就是太阳升起的地方。”


两个女孩子手拉着手,一起走在街上,已经很晚了,这个小镇也没多少人,灯火葳蕤,但整条街上只有她们两个人,手拉着手,沿着星星的方向,顺着这条笔直的街道,走啊走,走到尽头。


尽头是海,海的前面有一片沙滩,沙滩上卧着一条铁轨,铁轨顶上是一串闪闪烁烁的星星,星星的尽头是太阳升起的地方。


“睡一会吧,等太阳出来了,我叫你起床。”


罗莎拉住她的手躺在铁轨上,裙子落在轨道上散开成一朵花,嘴角还留着冰淇淋的甜味,绿皮火车咣咣地声响还在耳边回荡,罗莎•柯克兰拉着自己心上人的手,在一天里头一次意识到她很累很累了。


“弗朗索瓦丝•波诺弗瓦,”罗莎很轻地捏了捏她的指头,用近乎耳语的声音说道。


“怎么了?”她俯下身贴到罗莎耳边,同样小声地回答。


“我爱你。”罗莎抚摸着她的脸颊,声音小得听不见。


“我也爱你,罗莎•柯克兰。”弗朗索瓦丝趴在她的耳边说,轻轻吻了吻她。


罗莎闭上了眼睛,躺在铁轨上,铁轨窝在沙滩上,沙滩前面有大海,大海的尽头是太阳升起的地方。


她睡着了,想着这个白化病号从没有见过的太阳,静静地闭上了眼睛。




你来人间一趟,你要看看太阳。



在老妇人弗朗索瓦丝的记忆里,应当是有这么一幅画面:一个15岁的身影,有这会闪光的绿色眼睛和一头俏皮的金色双马尾,那不是假发,那个身影也没有瘦削到脱相。


还有,阳光应该是金色的,不是白色的——她走了以后,弗朗索瓦丝每天都会来到这条铁轨上,日复一日地看着那个身影没有见到过的太阳。那永远是一轮白色的太阳。


还是说老妇人记忆里的画面:那个身影坐在弗朗索瓦丝现在坐的这条铁轨上,睁大了眼睛看着点点金光从海平面处挤出,划破黑夜长空,给海天相接处的白云染上金边,接着是一轮金色的太阳,一点一点地从海里露出头来。罗莎•柯克兰看着它,直到太阳完全挂在云上,金色的阳光晕透了整片海洋。


阳光毫不吝啬地洒在她身上,和那头金发一起熠熠闪光,她笑得那么开心,直指着太阳回过头说快看啊弗朗索瓦丝,看看太阳,看看太阳。


我真算是没白来这人间一趟。




end.


社交恐惧症候群

【Hetalia Fashion Week .】


是时尚大国组(我现取的如果这四个有别的喊法就当我没说

p1总和

p2自由组,p3天使组

p4—p7单人

p8p9是参考的裙子,都很美真的(我要给全世界安利海盗爷时期的Dior呜呜呜呜

补了人物tag(娘塔人物tag好难打otz

【Hetalia Fashion Week .】




是时尚大国组(我现取的如果这四个有别的喊法就当我没说

p1总和

p2自由组,p3天使组

p4—p7单人

p8p9是参考的裙子,都很美真的(我要给全世界安利海盗爷时期的Dior呜呜呜呜

补了人物tag(娘塔人物tag好难打otz

澄纸-ftl
最后一张个P /画女孩子就是图...

最后一张个P

/画女孩子就是图个最后的暴躁

/突然往冷中冷坑里跳sos

最后一张个P

/画女孩子就是图个最后的暴躁

/突然往冷中冷坑里跳sos

湆

非常水的散发索瓦丝姐姐。

做着玩的妈咪们轻点喷。(sad)

非常水的散发索瓦丝姐姐。

做着玩的妈咪们轻点喷。(sad)

妈咪,饿饿,饭饭

捏了一组娘塔dover情头

(这也看不出上下)(因为都是我的)(误)

(乌乌罗莎的眼睛不太绿orz)

捏了一组娘塔dover情头

(这也看不出上下)(因为都是我的)(误)

(乌乌罗莎的眼睛不太绿orz)

内轮羽多野

#意识流短打

#依旧是Dover女体儿


    “不,并不是这样,”Francoise摇摇头,“你要知道的是你还有很多事情等着弄清楚。而你首先要清楚的就是你为什么而学。想想看,你很优秀,从英国的一所不是伊顿公学也不是哈罗公学考到了这里——没有任何讽刺‘你们’英国的意思——或许还将进个什么顶级研究室读研或保送MBA——但这些都为了什么呢?不要跟我讲这是因为方便从商或有利从政,你不是那一路人。”Francoise摇晃着她那颗金发打着鬈儿成绺垂下的漂亮脑袋,端起红酒杯对着夕阳。Rosa惊异于她对自己如此了解。Francoise透过杯中的...

#意识流短打

#依旧是Dover女体儿

 


    “不,并不是这样,”Francoise摇摇头,“你要知道的是你还有很多事情等着弄清楚。而你首先要清楚的就是你为什么而学。想想看,你很优秀,从英国的一所不是伊顿公学也不是哈罗公学考到了这里——没有任何讽刺‘你们’英国的意思——或许还将进个什么顶级研究室读研或保送MBA——但这些都为了什么呢?不要跟我讲这是因为方便从商或有利从政,你不是那一路人。”Francoise摇晃着她那颗金发打着鬈儿成绺垂下的漂亮脑袋,端起红酒杯对着夕阳。Rosa惊异于她对自己如此了解。Francoise透过杯中的红酒端详落日余晖,Rosa却觉得她狡猾极了。

       “尽管向前赶,你可以这样。”她看见Francoise转过头注视着她。当天地都被覆盖上温柔黯淡的红橙色时,只有那双蓝紫的眼睛格格不入地闪着光。“但你需要答案,你知道。在此之前你不会满意的。”而接下来的话让Rosa瞪大了眼睛。她说:“你大可追赶我,以任何的形式。这放心好了。至少在专业方面,我会努力不被赶超的。”

内轮羽多野

   #Dover女体儿

    #算是校园帕罗,没什么能看的的校园帕罗

    #没头没尾的东西,很久以前的练笔


Rosa非承认不可。她快嫉妒死Francoise了。

    有时候老天爷就是不公平。盎格鲁人的土地为证*,要是比赛努力她Rosa绝对在这破学校排的上前三。“能在寝室里看见Rosa的机会,一年到头不会超过三次。”作为室友,Gracchia这样说:“当然她绝不是出去胡混——每天早上我刚起床Rosa就不见影子,而通常半夜...

   #Dover女体儿

    #算是校园帕罗,没什么能看的的校园帕罗

    #没头没尾的东西,很久以前的练笔



Rosa非承认不可。她快嫉妒死Francoise了。

    有时候老天爷就是不公平。盎格鲁人的土地为证*,要是比赛努力她Rosa绝对在这破学校排的上前三。“能在寝室里看见Rosa的机会,一年到头不会超过三次。”作为室友,Gracchia这样说:“当然她绝不是出去胡混——每天早上我刚起床Rosa就不见影子,而通常半夜也不见回。不论是她的床头还是平常带着偶尔放在寝室里的书包都永远整整齐齐地摆着课本和笔记。”全神贯注上课、笔记做得严谨工整,赶着完成作业然后去泡图书馆;一天下来刨去吃饭睡觉,只有二十多分钟时间能放松消遣,逛一逛喜欢的手机游戏——别拿那种奇怪的眼光看她,毕竟她也不是神。但即便如此,Rosa的努力也毋庸置疑地无可匹敌。可她依然无法超过Francoise。成绩不能,社交不能,娱乐也不能。

而只有Rosa知道,她有多想把这个天杀的法国女人比下去。


————————

*盎格鲁人的土地:即Angleterre。没品联想。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