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弗朗西斯波诺弗瓦

48512浏览    2030参与
海峡绝恋

【Dover】谁愿意做陨石

警告:

非常有病
你英日你法
法革背景,强行狗血,有路人X法暗示

其他请随意试雷


链接

http://note.youdao.com/s/TcNILOqb

警告:

非常有病
你英日你法
法革背景,强行狗血,有路人X法暗示

其他请随意试雷


链接

http://note.youdao.com/s/TcNILOqb

赤ティン正牌妻子

酒宴

梦女文

         酒宴上有一个金发的男人。

  他似乎是法国人,与旁人交谈时发出的优美的腔调很好地印证了这一点。我好奇他的模样,躲在人群后面,朝他走进了些。

  他是十分英俊的,微微留着的胡茬并没有破坏他的精致,反而增添了几分独有的魅力。我莫名觉得有几分不好意思,喝了一口端着的红酒。透过红酒,我看见他笑了几下。“塞纳河的水天生带着几分浪漫。”我心里这样想到。

  他好像看见了我,朝我这边走了几步,我慌忙地想要逃开,却被身后一对舞伴挡住了步伐。他走到我面前,极罕见的紫色眼睛里清晰地倒映出我的...

梦女文

         酒宴上有一个金发的男人。

  他似乎是法国人,与旁人交谈时发出的优美的腔调很好地印证了这一点。我好奇他的模样,躲在人群后面,朝他走进了些。

  他是十分英俊的,微微留着的胡茬并没有破坏他的精致,反而增添了几分独有的魅力。我莫名觉得有几分不好意思,喝了一口端着的红酒。透过红酒,我看见他笑了几下。“塞纳河的水天生带着几分浪漫。”我心里这样想到。

  他好像看见了我,朝我这边走了几步,我慌忙地想要逃开,却被身后一对舞伴挡住了步伐。他走到我面前,极罕见的紫色眼睛里清晰地倒映出我的身影。他对我笑了笑,伸出一只手。

  “这位小姐。”他冲我眨眨眼睛,“我是否拥有荣幸与你共舞?”

Lanchesism

【APH/二战非国设】那辆火车上没有鸽子

也许是法水仙,也许是别的CP,谁知道呢。


他已经老了,皮肉松弛,牙齿脱落。人们的瞩目也 

不再属于他。只有从那双渐渐褪色的眼睛里,才能

依稀看出过往的美好岁月,它们那样美。看到它们

时,你会立刻明白,这双眼睛里曾经在最动人的时

候映衬着钻石和珍珠的光芒。


但我们都知道,这双眼睛最可爱的地方在某个时刻

被彻底杀.死了,不是死于岁月。他说,死于某场未

知的爱恋,死于某个人,或是某些人。


在他很年轻的时候,弗朗西斯十分在乎这些:鲜花

,美酒,留声机,丝绸衬衫,还有最好的颜料和画

笔。对于这样一个金色的,衣领别着鸢尾的富裕家

庭的年轻人来说,没有什么比艺术...

也许是法水仙,也许是别的CP,谁知道呢。


他已经老了,皮肉松弛,牙齿脱落。人们的瞩目也 

不再属于他。只有从那双渐渐褪色的眼睛里,才能

依稀看出过往的美好岁月,它们那样美。看到它们

时,你会立刻明白,这双眼睛里曾经在最动人的时

候映衬着钻石和珍珠的光芒。


但我们都知道,这双眼睛最可爱的地方在某个时刻

被彻底杀.死了,不是死于岁月。他说,死于某场未

知的爱恋,死于某个人,或是某些人。


在他很年轻的时候,弗朗西斯十分在乎这些:鲜花

,美酒,留声机,丝绸衬衫,还有最好的颜料和画

笔。对于这样一个金色的,衣领别着鸢尾的富裕家

庭的年轻人来说,没有什么比艺术更重要,没有什

么比绚丽的人生更美妙。彼时,他在蜜糖里赞颂和

平,赞颂一切鲜艳生动的事物。


直到二战打响。


他的家庭在战争中很快败落。父亲死于飞机的投射

,母亲病亡,留下家财无几。这是很老套的剧本。

家道中落的青年,战争、生活,随便一个就可以把

他压垮。


我们的主人公就像所有小说里写的那样,在苦痛贫

困中生存。或许有的作者会选择让他的人生在这时

稍有些起色来抚慰那些多愁善感的读者。


那么,你猜对了,他的人生剧本就是这样规划的。

弗朗西斯渐渐掌握了一点别的技巧,他一向聪明。

代他人写信是个还不错的营生,为某些德国.军官画

画的薪资更是出众。在狗屎般的生活面前,个人情

感好恶只能成为一种生存的不利因素。



但是我遇到了她。


那不是什么俗套的爱情故事,甚至于,我不知道它

是否应该被称作爱情故事,那是爱情吗?我已经老

了。这个故事,我只想用以纪念那个人、那些人。


我们在一辆火车上相遇。彼时我陪同一个德国军官

为他作画,而她则作为他的情妇上车。


她用香水,是琥珀和广藿香。穿一条绿绸裙,上好

的塔夫绸,剪裁得当,包裹腰身。她也确实是一个

很有风情的法国女人,一个在他人眼中合格的情妇

。而那军官是个很有品味的人,也带着点那些德国

军官特有的冷漠与不近人情,但对艺术家的态度总

是显得过度亲切。


我猜测她的香水是那个军官选的,包括那条绿绸裙。


本来要讲的是她,却又不知不觉提到了那个军官。

或许,“那个军官”的称呼有些过度友善?毕竟胜利

后的法国人对于曾做过德军情妇的女人都很刻薄。

题外话,我倒要庆幸她在胜利前早早地死了,免于

羞辱和耻笑。如果我再年轻些,会担心人们指责我

对待敌人与叛徒的方式,甚至怀疑我也是个叛徒。

不过现在嘛,我也要死了,在死前,我不愧于承认

那个军官曾是我的朋友,在我们相熟后,他允许我

叫他安德烈。

安德烈和我聊得很多,从哲学、艺术,到女人。事

实上,他不止是我的朋友,比朋友更多,我们一度

过分亲密,甚至有一段待在一起的时间比他和她一

起的时间还要多。他还告诉我,他的母亲本想叫他

弗洛里安,只是他的父亲决不同意,一定要给他取

一个“充满男子气概、代表德国男人英勇”的名字。


安德烈很爱他的母亲,用他的话说,“他的母亲是世

界上最美丽,最温柔的女人”。我想,他的母亲一定

对他非常好,尽管在他五岁时就去世了,却让安德

烈一直无法释怀。他和我在一起时,时常提起母亲

做过的吃食,并说等下了车一定要带我尝尝德国的

东西,可惜都不如他母亲做的好吃。


在火车上的时候,就算到了这样的地步,他也从未

和我提起过那些针对犹太人的政策。曾有一次,我

问安德烈他的看法,他只抿紧了嘴,突兀地把话题

转到别处。



原谅我同样突兀的话题转换,我该谈谈她了。


我…我本该有许多话要说,但到了如今,竟也不知

该要从何说起。


她是个很独特的人。我没有用女人这个词汇,因为

这样会显得好像我把她看作是一类群体,一个性别

中的一员。而非特殊的一个人。我只知道她叫弗朗

索瓦丝,法国人。除此之外,关于她的一切我都不

了解。不要怪罪我,安德烈不喜欢别人打听她的信

息,他对于自己的情妇和朋友都有着一种强烈的占

有欲。而我身为他的朋友,若非安德烈主动提起,

更要远离他的情妇。


安德烈和我提起过她。那次,我们在谈论女人与香

水,他随口带过一句,她的香水和衣裙也都是我选

的。只有这一句,他真的只提起过这样一次。


我是否太在乎遣词造句了?情妇并不恰当。我有一

种感觉,他爱她。应该说,她是他的爱人。


但是他并不了解她。


她带着琥珀和广藿香的味道很迷人,穿着绿绸裙的

样子也可以让所有男人心动。只不过,这些都不属

于她。她绝不是个生来要显示美色的人。在她的华

服之下,除了我,没有人看到那些带有棱角的坚硬

的骨和燃烧的火焰。


几乎在所有的时刻,她都坐在靠窗的位置,平静地

看着窗外。她那时在想些什么?这是我一生都不得

而知的事情。


在某个时刻,有那么一次,她转头看向我。我一向

自认自己的眼睛长得不错,而我身边的人也都夸赞

过它们,甚至,在我还是那个公子哥时,能够用一

个眼神勾.引走酒吧里的女人。


当我们的眼神相遇时,我却前所未有地自卑。那不

仅仅是美貌。我多么贫乏,无论看过多少书籍,我

也只能说,那时,我的脑海中响起了幻想交响曲。


她给过我一个手帕,不是她身边常用的丝绸制的,

而是一块棉布,绣着她的名字,弗朗索瓦丝。从她

的笑容里,我隐约地意识到了什么,但那些思绪很

快地飞过,那时还过于年轻的我还不能抓住。到了

现在,我有一个猜测,也许它就是事实,然而事实

也并不重要了。




我们在车站分别。


安德烈临行前并没有说什么。他只是看着我,然后

同我交换了一个朋友间的拥抱。那个拥抱有些紧,

到了现在,我的身体还残留着来自它的些许疼痛。

她什么都没有说,静静望着我。还是那样一双眼,

夕阳映衬在它们里,却要比朝阳还浓烈。我冒出这

样一个想法:她没有爱过任何一个人,她也绝不会

爱上任何一个人。


可是当她与安德烈手挽着手离开时,我竟不知道这

个想法是否正确。





这个故事的结尾是什么?


安德烈和弗朗索瓦丝所居住的寓所被反抗者安放了

炸.弹,他们没有逃掉。同时死掉的还有一同住在那

里的一些德国士兵。


再后来,我在收拾东西的时候,在一本书里发现了

安德烈写给我的信。他说,他不喜欢战争和那些残

忍的屠.杀。他希望我们没有相遇在战争里。如果那

样,我们三个可以一起去各处旅行,在一起谈论文

学,谈论艺术。他还说,当我发现这封信的时候,

就给他打电话。他和弗朗索瓦丝会招待我他母亲最

拿手的菜肴。



弗朗索瓦丝没有留下言语。那个猜想是否就是真相

,我再也没有询问的机会了。


我始终怀念他们。







1.弗洛里安意味着开花,安德烈意味着勇气。

这些是我百度查到的,事实上德国人怎样想的我也不知道。


2.香水史和当时的火车怎样,嗯,就放过我吧。这个文章来源于一场梦,我只是把梦写了出来。


3.幻想交响曲,柏辽兹。是写给他爱的女人的(我没记错的话),只是,幻想嘛。

我一向视它为爱恋的极致,美化的极致。


4.没有确定的答案,一切都是不明了的,你可以什么都相信。

白孑

百日游戏(四)

国设

cp:耀澳,味音痴,普德,伊双子,法贞(组合名表示未确定攻受或互攻)

阿尔弗雷德一口饮料差点呛住。还是亚瑟淡定,时刻不忘自己的绅士礼仪,微微点头:“是的,非常高兴。”顺便瞥了阿尔弗雷德一眼。

王耀凑过去,笑嘻嘻地说:“阿尔弗雷德,幸好你喝的不是酒,否则够你受的了。”

不止阿尔弗雷德,连亚瑟和弗朗西斯都瞅向那瓶饮料,面面相觑。半晌,亚瑟捂着嘴轻轻咳了一声,向阿尔弗雷德使了个眼色。阿尔弗雷德装作没看见。亚瑟又长长地咳了一声:“咳——”

“得了吧,你们两个真磨叽,还是让哥哥来。”弗朗西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转而举着自己面前的饮料问王耀:“耀,你老实回答:这是什么?”

“这不是功能...

国设

cp:耀澳,味音痴,普德,伊双子,法贞(组合名表示未确定攻受或互攻)

阿尔弗雷德一口饮料差点呛住。还是亚瑟淡定,时刻不忘自己的绅士礼仪,微微点头:“是的,非常高兴。”顺便瞥了阿尔弗雷德一眼。

王耀凑过去,笑嘻嘻地说:“阿尔弗雷德,幸好你喝的不是酒,否则够你受的了。”

不止阿尔弗雷德,连亚瑟和弗朗西斯都瞅向那瓶饮料,面面相觑。半晌,亚瑟捂着嘴轻轻咳了一声,向阿尔弗雷德使了个眼色。阿尔弗雷德装作没看见。亚瑟又长长地咳了一声:“咳——”

“得了吧,你们两个真磨叽,还是让哥哥来。”弗朗西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转而举着自己面前的饮料问王耀:“耀,你老实回答:这是什么?”

“这不是功能饮料吗?”

“亚瑟面前的又是什么?”

瓶身的标签上明明印得清清楚楚,王耀一时不明白弗朗西斯的用意。他抬头,发现剩下三个都齐刷刷地看着他。被发现后,三个人迅速扭头,看风景的看风景,咳嗽的继续咳嗽。王耀微微皱眉,忽然,双眉舒展了。他勾起嘴角,道:“你们……不会不认识这里的文字吧。”

“谁说的!”亚瑟立刻否认。随后,他喝了口自己并不知道是什么的饮料。弗朗西斯接口说:“只是不认识着南域的文字而已。”

“你们是外地人?”

“我们是跟随商团来的。”亚瑟说。

然后几个人互相交换穿越后的经历。王耀得知,亚瑟和弗朗西斯是西海群岛上的商人,经营当地特产买卖,经常跟随商团到南域做买卖。虽说如此,却几乎不认识南域的文字。阿尔弗雷德原本是船上的工人,触犯船规后被关进禁闭室,被亚瑟保释了出来。商团不肯再接纳他,他只好跟着亚瑟和弗朗西斯生活。

“我们穿过来后,小阿尔就已经跟着我们了。”弗朗西斯耸肩。

“什么啊,原来是又被你俩捡了。”王耀笑嘻嘻地说。阿尔一脸无所谓,抬眼静静地看着王耀,手却用力地握着瓶子,几乎快要捏出一把汗。亚瑟却对这个说法颇有不满,纠正道:“不是——”他比划道,“我们两个,而是——我。”弗朗西斯举手认输。

王耀笑眯眯地看着两人,又抿了一口酒,暗自整理目前的信息。亚瑟三人并不知道原来的阿尔弗雷德到底犯了什么船规,正如他和吉尔伯特不知道路德维希为什么会刺杀原来的自己一样。为什么?作为“可公开情报”能力获得者,吉尔伯特和濠镜知道的信息并不完全相同。而且,他们只能接受当前的最新消息,而无法预判未来或知晓过去,就像是,冥冥之中有这样一双手,推着被绑住眼睛的他们,一步一步地前进。哪怕前面是独木桥,是悬崖,他们也只能被推着一步一步地前进……

突然,阿尔喊道:“王耀?你怎么了?”亚瑟和弗朗西斯也被吓到了。王耀撑着额头,眉毛紧皱,上半身靠在桌子边缘,艰难地呼吸着。亚瑟从来没见过王耀这么痛苦的表情,他小心翼翼地碰他的手。还没碰到,王耀眼一闭,脸颊顺着手臂滑下,倒在桌子上。

“亚蒂,别碰他!”阿尔叫道。亚瑟伸出的手在空中僵住了。阿尔这一喊,准备帮忙的弗朗西斯也停下来。他问道:“阿尔,你察觉到什么了?”

阿尔弗雷德把自己缩在椅子上,双手环膝,让人想起当年美洲大陆上那个孩子。他双眼失神,呆呆地,不断重复一个意思:“别碰他……他很危险……危险…

不定式c
考试加油!!(ง •̀o•́)...

考试加油!!(ง •̀o•́)و ̑̑

(临时找了个本画还请见谅,养老院的各位考试加油鸭!!

考试加油!!(ง •̀o•́)و ̑̑

(临时找了个本画还请见谅,养老院的各位考试加油鸭!!

酒浸长安w
试一下新画风 摸的仏仏∠( ᐛ...

试一下新画风

摸的仏仏∠( ᐛ 」∠)_

画仏真的好爽哦哦哦


试一下新画风

摸的仏仏∠( ᐛ 」∠)_

画仏真的好爽哦哦哦


不知道 (🌹❤️🌸)

就是要吹法

我又想吹法法了

夾在兇猛的德意志家族(陸地)和狡猾的眉毛家族(海洋)中間,還能面不改色屹立不倒坐在P5位置...

太!強!啦!

我又想吹法法了

夾在兇猛的德意志家族(陸地)和狡猾的眉毛家族(海洋)中間,還能面不改色屹立不倒坐在P5位置...

太!強!啦!

🍊激推bot

七月病

弗朗西斯算好了,七月了,该到亚瑟家去嘲笑他了。

最好是嘲讽到八月再回去,顺便带点难喝的红茶和几朵枯萎的玫瑰。

弗朗西斯算好了,七月了,该到亚瑟家去嘲笑他了。

最好是嘲讽到八月再回去,顺便带点难喝的红茶和几朵枯萎的玫瑰。

海峡绝恋
被你圈各种丧逼文学丧到只会搞傻...

被你圈各种丧逼文学丧到只会搞傻白甜【。

想画小情侣吵架以后不知道怎么和好的场景【。


青春的感情总是如此容易轻掷

是否一定要兜兜转转到最后,才会发现初遇即良人。

===


一不小心抠了很久很久很久(甚至不知道自己在搞什么明明场景很简单……= =哎我真的太废了【。

如果7.14我鸽了就当这图是法法生日贺吧!(不

(以我画图的速度和最近的状态鸽的几率高达75%

被你圈各种丧逼文学丧到只会搞傻白甜【。

想画小情侣吵架以后不知道怎么和好的场景【。


青春的感情总是如此容易轻掷

是否一定要兜兜转转到最后,才会发现初遇即良人。

===


一不小心抠了很久很久很久(甚至不知道自己在搞什么明明场景很简单……= =哎我真的太废了【。

如果7.14我鸽了就当这图是法法生日贺吧!(不

(以我画图的速度和最近的状态鸽的几率高达75%

不知道 (🌹❤️🌸)

關於路德的partner

#路德的哥哥們好像選媳婦的岳父

#愛麗舍還是花夫婦?

哥哥們:為甚麼那隻青蛙會是路德的partner?!我們要可愛的威尼斯諾!

路德:哥哥,這是政治上的合作。為了歐洲的未來。(嘆氣) 

哥哥們: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我們的路德醬長大了!(欣慰地流下眼淚)

法:這群垃圾古董搞毛啊?!果然我早應該在中世紀把你們全宰了!

哥哥們:法蘭西狗帶!有種現在拿出足球一較高下!

法:卑鄙無恥的東西!你們現在是多數欺負少數!但是作為歐洲的哥哥我才不怕你們這些小弟弟!來啊!

伊:等一下。我也要加入戰局。我已經忍耐你很久了,法。蘭。西。哥。哥。(微笑)

哥哥們: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威尼斯諾...

#路德的哥哥們好像選媳婦的岳父

#愛麗舍還是花夫婦?

哥哥們:為甚麼那隻青蛙會是路德的partner?!我們要可愛的威尼斯諾!

路德:哥哥,這是政治上的合作。為了歐洲的未來。(嘆氣) 

哥哥們: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我們的路德醬長大了!(欣慰地流下眼淚)

法:這群垃圾古董搞毛啊?!果然我早應該在中世紀把你們全宰了!

哥哥們:法蘭西狗帶!有種現在拿出足球一較高下!

法:卑鄙無恥的東西!你們現在是多數欺負少數!但是作為歐洲的哥哥我才不怕你們這些小弟弟!來啊!

伊:等一下。我也要加入戰局。我已經忍耐你很久了,法。蘭。西。哥。哥。(微笑)

哥哥們: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威尼斯諾卡扣以!!!法蘭西狗帶!!!

法:果然該修理一下不聽話的小朋友們了。(微笑)

路德:給我住手啊!!!!!!!!

某某

【all耀】知乎体:如何看待《浪哥》一公分组?

来啦!《兴风作浪的哥哥》第二弹!

文笔菜预警*|OOC预警*|微量极东,仅提及

祝大家食用愉快~


All耀它不香吗


泻药,我想说的话,已经浓缩在我的ID里了。


All耀它不香吗?


特别香朋友们。接下来我们展开说说。


我先说一下比较有看头的组。其实主要就两组,基本上把比较有能耐的哥哥都包括在内了。


一组是王耀组:王耀 伊万 亚瑟 任勇洙 本田菊


另一组是:弗朗西斯 阿尔弗雷德 王嘉龙 王濠镜


不过比较遗憾的是由于这两组人数不同,不能看直接对...

来啦!《兴风作浪的哥哥》第二弹!

文笔菜预警*|OOC预警*|微量极东,仅提及

祝大家食用愉快~











All耀它不香吗


泻药,我想说的话,已经浓缩在我的ID里了。


All耀它不香吗?


特别香朋友们。接下来我们展开说说。


我先说一下比较有看头的组。其实主要就两组,基本上把比较有能耐的哥哥都包括在内了。


一组是王耀组:王耀 伊万 亚瑟 任勇洙 本田菊


另一组是:弗朗西斯 阿尔弗雷德 王嘉龙 王濠镜


不过比较遗憾的是由于这两组人数不同,不能看直接对决惹(委屈


但是他们是住在一栋宿舍里的!


好我跑题了,赶紧拉回来。


这个分组,你以为是自由分组,其实不是的。就跟你喜欢拉着你小姐妹一起上厕所一样,你不会拉着陌生同学上厕所的吧?哥哥们也一样,会倾向于跟熟人组队。


这里给不太清楚状况的朋友们稍微讲一下这几个主要哥哥们的爱恨情仇(划掉)人际关系。


王耀、伊万、亚瑟、本田菊、王濠镜都是演员,弗朗西斯音乐剧演员,任勇洙之前在本国当过两年练习生,觉得太累了就转型做歌手了。阿尔弗雷德、王嘉龙也是歌手。阿尔弗雷德我不用细说了吧,大名鼎鼎的摇滚巨星,憨八嘎都能写进歌里。


下面说具体关系:

王耀银幕首秀是跟伊万合作的,伊万比他早两年红,但是电影里是给王耀作配的。伊万作配的时候好多人都挺生气,觉得是小看伊万,然后大家对王耀的印象也莫名其妙就不好了,每天都能看得见说王耀不好的言论。然后伊万直接站出来挺王耀,不知道你们有没有看过当时那个采访,伊万可生气了。然后在电影首映的时候还非常坚定地站王耀来着,把我家耀耀感动坏了,当时俩人还被拍到在散场的时候手拉手。


(没错,这是第一对cp,我们称之为露中,还有人叫红色组。)


在凭借首秀一炮而红之后,王耀很快又跟影帝亚瑟合作上了。这次算是双男主。然后,那个电影的尺度,啧啧啧,我的眼泪要从嘴里流出来了。影片内容就是讲的同//性之爱。我们那会都为露中以泪洗面:“伊万你看看你,为人家说那么多话,结果亚瑟一声不吭把耀耀摸了个遍!”毕竟电影一开头就是两个人在床上不可描述。耀耀那个又纯又欲的表情我真的啊啊啊啊啊啊!还有亚瑟那个绝世总攻的眼神啊啊啊啊啊啊!!!


(看后来的采访,导演说俩人就差真的来一炮了)


不过亚瑟真的是个绅士,拍戏的时候一直都会注意耀耀的情绪变化,还天天把“抱歉”之类的挂嘴边,耀耀接受采访的时候说亚瑟这么绅士让他都不好意思了(原话有一句“毕竟我也摸他了嘛虽然比较少”)。


在这部电影中,好茶cp诞生了!


然后是跟本田菊合作,是商战题材的那种电影,主角是本田菊,王耀在里面饰演大boss。当时本田菊是新人,加上本身性格就是特别有礼貌然后有一点点内向,王耀还挺照顾他的。然后这对叫极东,不过我是不嗑的,因为耀耀对本田菊真的,跟对王嘉龙和王濠镜没差,一点粉红泡泡都没有。(甚至还没有对任勇洙有爱)


其他的就是王濠镜和王嘉龙都是耀耀的亲兄弟~小一两岁的那种,但是由于职业关系,耀耀还是跟濠镜合作比较多。嘉龙跟阿尔弗雷德合作出过专辑啥的,我觉得如果俩人私交比较好的话阿尔弗雷德应该也跟耀耀见过8。


勇洙跟嘉龙合作过单曲,跟耀耀关系也挺好的,私下里管耀耀喊大哥hhhh,还喜欢说“大哥最喜欢我了”之类的。


弗朗西斯的话我记得是跟亚瑟还有阿尔弗私交都挺好的,大眼怪软件上他们仨经常搞笑互动来着。我估计应该也跟耀耀有一定交情啦~


然后爱恨情仇说完,来说说分组当天的情况。


当天小熊直接就问了王耀要去哪一组,俩人旁边坐的任勇洙和亚瑟也都听见了,所以他们四个在一起我一点都不奇怪,毕竟关(是)系(真)好(爱)嘛


然后本田菊去王耀那组我其实一开始有点惊讶的,不过我也蛮能理解的。到他选的时候弗朗西斯那组差俩,王耀那组差一个,其他的组都没人选还。要是真的想成团肯定是弗朗西斯跟王耀这两组选一个啦。


至于嘉龙和濠镜,没办法跟自家哥哥在一组的话肯定还是去弗朗西斯那组给的镜头会多,毕竟他俩就是一般红。(综艺就是这么残忍嘤嘤嘤)


其他组,真的就没啥看头了。厉害的都抱团了,剩下几个谁选了什么歌突围的几率都不太大。不过这才是一公嘛,后面二公三公应该还有翻盘的机会,应该吧。虽然我觉得可能性很小。


毕竟真爱至上嘛hiahiahia


—————我是世界上最可爱的分割线—————

!!!!


知乎小透明第一次过2k赞!!!!妈呀我之前回答了那么多问题都没赞,果然还是嗑cp有前途!


那就更新一下宿舍生活好啦~


上面说到最有前途的两个组分到了一栋宿舍我真的,尖叫!


节目组也太懂我们cp女孩的心思了呜呜呜呜呜


导演呢!!!快点给我吃鸡腿!


这里小小同情一下其他几个组……估计真的不会有什么镜头了(默哀十秒钟


修罗场!是你吗!


我来了哈哈哈!


看了在车上耀耀跟导演聊天的片段,我上面说的基本都对哦~跟阿尔和弗朗西斯确实不太熟,其他的关系都挺好的。


然后!oh!进入宿舍的瞬间,我的双眼亮起来了!


首先是桌上那一大堆吃的。讲道理,凌晨四点了,阿尔都不吃了。


结果几个人迅速地分了房间:弗朗西斯跟亚瑟一间,露中+阿尔一间(阿尔你不觉得自己亮吗),王家两兄弟一间,本田菊跟任勇洙一间。然后耀耀就飞快地收拾好自己的床,坐下了。


弗朗西斯也坐下了,哈哈哈哈哈还感慨了一下“这就是火锅吗!”耀耀疯狂安利,啊太可爱了太可爱了。


耀耀跟弗朗西斯因为美食结缘。艹,我又能嗑了。我看其他姐妹们直接起名“美食组”,我很可。


然后十一点起床,讲道理,除了阿尔之外的男明星的精致程度真的吓到了本猪猪女孩——大早上就敷面膜了!!


中间露中发糖!耀耀发箍没箍好,中间头发散了,然后是露露给弄好的呜呜呜呜,好甜


然后阿尔就在一边震惊地看着哈哈哈哈哈哈哈


阿尔你太亮了你快离开这个房间


然后大家吃了耀耀的爱心早饭(没错哦我们耀耀就是这么棒),耀耀自己说是因为当时桌上只有火锅,大早上起来还是不要吃火锅,于是就给大家做了简单的西红柿鸡蛋面。


哦,俺好酸,俺吃不到


然后阿尔吃了两碗以后,看向耀耀的眼睛都在发光哈哈哈哈哈哈哈,可能是首次吃到了比憨八嘎好吃的东西吧hhh(狗头),味痴在亚瑟那里是没有未来的


但是味痴在耀耀这里是有未来的!


之后就是愉快的练习时间啦~


感谢大家的赞啦嘻嘻,咱们下期接着嗑!

(关注我,嗑cp更快乐~)


赞同(20k)


精选评论


好茶女孩绝不认输                      1k赞

节目组真的不考虑改一下名字嘛?就叫《cp女孩们的天堂》好了23333


搞红色我是认真的                      1.5k赞

答主你漏糖了!做面条的时候是露露子给耀耀子打的下手!

忆笙歌

【APH/法贞】Les étoiles

试炼场出第四期了,噼噼啪啪地跑来写法贞

法贞真的太好嗑了


“嘿弗朗吉。”来法国探望弗朗西斯的王耀坐在沙发上看着墙上的一幅画像,那是一位英姿飒爽的少女穿着军装和弗朗西斯站在一起,她笑得格外灿烂,就像天上的星辰一般,“这幅画……这位少女对你来说很重要吗?”

弗朗西斯递给王耀酒杯的手顿了一下,他看了一眼那张画像,然后微微呡一口酒,走出阳台道:“那位少女,是上天赐予我的礼物。”

“哦?”王耀拿着酒杯站起来,走到弗朗西斯身边。

弗朗西斯笑着看着夜空,继续道:“小耀,她虽然只在我这漫长的岁月中陪伴了我十几年,就像流星一样,咻的一下,降临到哥哥身边,又呼的一下,离开了我。

但她却拯救了我...

试炼场出第四期了,噼噼啪啪地跑来写法贞

法贞真的太好嗑了



“嘿弗朗吉。”来法国探望弗朗西斯的王耀坐在沙发上看着墙上的一幅画像,那是一位英姿飒爽的少女穿着军装和弗朗西斯站在一起,她笑得格外灿烂,就像天上的星辰一般,“这幅画……这位少女对你来说很重要吗?”

弗朗西斯递给王耀酒杯的手顿了一下,他看了一眼那张画像,然后微微呡一口酒,走出阳台道:“那位少女,是上天赐予我的礼物。”

“哦?”王耀拿着酒杯站起来,走到弗朗西斯身边。

弗朗西斯笑着看着夜空,继续道:“小耀,她虽然只在我这漫长的岁月中陪伴了我十几年,就像流星一样,咻的一下,降临到哥哥身边,又呼的一下,离开了我。

但她却拯救了我,她把我从泥潭里拉出来,让我获得了新生。

她是一株香根鸢尾花,是法兰西最美的那朵。

她是一把剑,为了法兰西,她披荆斩棘,高喊天佑,法兰西!

但她最终不是哥哥的她,在我拼命爬起来站起来想抱住她时,怀里只剩下一堆灰烬。

所以,我还是希望她能像星星一样,往后岁月一切安好,不再有忧愁。”

弗朗西斯扭头对着王耀笑道。



@LOFTER娱乐主播 


零九三

【仏英/Dover】记一次毫无意义的对骂

记一次毫无意义的对骂


我就是纪实文学带师

自从意识到她们俩可以带我的日子就无比快活

【摊手】


弗朗西斯回来了。

柯克兰趴在桌上,从手臂的缝隙间偷瞄那个傻逼举着自己绑着石膏的右臂,傻里傻气地在两个好朋友面前炫耀,让他们拿着记号笔在上面签名。

“傻逼。”他骂了一句,把头埋进臂弯,这个傻逼也不知道来和他打招呼……

……

“哥哥可以走了!”弗朗西斯一看见他走进寝室就这样大声地宣布。柯克兰愣住了,弗朗西斯继续骄傲地说:“哥哥,刚刚从楼梯上摔下来了。哥哥可以回家了。”

“你什么?”

“从楼梯上摔下来了。”

“哈哈?”柯克兰的大脑终于处理完了信息,突然狂笑起来,“你...

记一次毫无意义的对骂



我就是纪实文学带师

自从意识到她们俩可以带我的日子就无比快活

【摊手】




弗朗西斯回来了。

柯克兰趴在桌上,从手臂的缝隙间偷瞄那个傻逼举着自己绑着石膏的右臂,傻里傻气地在两个好朋友面前炫耀,让他们拿着记号笔在上面签名。

“傻逼。”他骂了一句,把头埋进臂弯,这个傻逼也不知道来和他打招呼……

……

“哥哥可以走了!”弗朗西斯一看见他走进寝室就这样大声地宣布。柯克兰愣住了,弗朗西斯继续骄傲地说:“哥哥,刚刚从楼梯上摔下来了。哥哥可以回家了。”

“你什么?”

“从楼梯上摔下来了。”

“哈哈?”柯克兰的大脑终于处理完了信息,突然狂笑起来,“你,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艹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从楼梯上摔下来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马修一脸懵逼地站在寝室门口,考量着柯克兰到底有没有疯和自己到底要不要进寝室。柯克兰回头看着他,已经笑出了眼泪,手指着弗朗西斯还在不停地笑:“马修,他,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弗朗西斯他哈哈。”柯克兰缓了一下,咽了下口水,“嗯,咳,哈哈哈哈,从楼梯上摔下来了,艹,哈哈哈哈哈,怎么会那么好笑,太好笑了艹,哈哈哈哈哈。”

“那是不是尼桑就不用默写了?”马修冷静地问。

笑声戛然而止。

“对哦。”弗朗西斯笑着回答。

“哦对哦!”柯克兰大脑有些疲惫了,在处理完弗朗西斯从楼梯上摔下来的信息后又因为长时间的震颤有些缺氧,终于回过了弯,嘴边的讽刺变成了祖安,“对哦!你个傻逼不用默写?!那个傻逼法语动词变位?你不用默了?!”

“对啊。”柯克兰气急败坏极了,弗朗西斯高兴极了,“你以为我在高兴什么?”

“艹,弗朗西斯傻逼!大傻逼!”

“我不是傻逼。”弗朗西斯心情很好,说实话他也很讨厌那个傻逼默写,但是柯克兰不快乐真的是他最大的快乐源泉了,比不用默写还高兴。

“哦对,你不是傻逼,你是弱智,弱智弗朗西斯!”柯克兰恶狠狠地说着但还是走了过去帮弗朗西斯把东西丢进他的包里。

“要是运气好碰上医院罢工的话哥哥说不定连拉丁语晨测都能逃了。”

“md弱智。”

弗朗西斯本来可以不理他的,但他还是很“好心”地回敬道:“哥哥爱你。”

“弱智。”

“哥哥爱你。”

“弱智。”

“爱你。”

……

那天粉头马修威廉姆斯在日记中写下了这样一段话:明明是因为弗朗西斯不用默写才生气的,亚瑟偏偏吵出了一种不想让弗朗西斯走的感觉。果然有些人吵架就是在调情。

又及:他们记得随手关灯我很高兴,虽然我还在里面。

……

“艹,为什么你个弱智不用默写。”

“要不然哥哥和你打一架你也能去医院了。”

“残了一条手臂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

“哈。”

“诶你就不能不走吗?或者你默完写再走也行啊!”

“你以为哥哥摔下来是为了什么?”

“艹,弱智。”

“爱你。”

他们往前走着,好像是想起什么似的,一起停了下来,看着远处的宿舍楼:“你关灯了吗?”

“关了。”

“那行。”

然后又互相辱骂着走向大门。

……

柯克兰闭着眼,偷偷关注着教室里发生的一切,确实说是,弗朗西斯身边的一切,他的大嗓门,他走过他身边时带动的风,他在他身旁坐下时身上淡淡的薄荷味,还有他一直在他身上的目光。

“这两个人一定是很想说话的,但又出于奇怪的自尊心止步了。偷瞄着对方还装的像谁都不知道似的。”当代纪实文学大文豪枫叶太太那天的更新中如是说到。

当然,这一天注定是cp党的狂欢,毕竟大家喜闻乐见的破镜重圆就这么发生了,发生的那么突然,那么官方。

事情其实也简单极了,不过是弗朗西斯午餐的时候坐到了柯克兰身边,跟着他的恶友和邻座的阿尔马修。

他们眼睛里都闪烁着诡异的光。

然而更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教导主任,这个中年地中海还有些微胖的男人,背着手迈着他老干部的步子走了过来:“吃饭呢?”

“嗯嗯,对对。”几个人都低着头,这是唯一一个几个老流氓都不敢乱开玩笑的老师。

“诶这个同学你这个手,怎么回事啊?”教导主任抬手指了指弗朗西斯的石膏,“怎么搞的啊?”

还没等弗朗西斯回答,这个令人智熄的男人就轻轻碰了碰柯克兰的肩膀大声地问:“诶他这样了你怎么不帮助他一下的啦?啊?帮人家一下喂他吃饭嘛。”

所有人都看向了他们两个,眼里闪烁着诡异的光。

柯克兰低着头,看着自己用过的勺子不说话。弗朗西斯刚想说不用了,柯克兰就把盛着饭的勺子举到了他面前。柯克兰的耳根涨得通红,远处的几个女生无声地笑成了一团,马修躲在教导主任身后激情码字,大概吃完饭就能看到枫叶太太的纪实文学了。

过了大概三个世纪吧,就在柯克兰开始更加痛恨弗朗西斯的时候,弗朗西斯终于凑上去吃掉了勺子里的饭,接过勺子抿了一下。

教导主任满意地说:“诶~这就对了嘛~同学之间要互帮互助对吧!今天他有困难,你帮助了他,诶明天你学习上有困难,他不就能来指导你了吗?对吧!共同进步嘛~”

他们赶紧点头,教导主任满意地走了。弗朗西斯目送着他离开的背影,把自己的勺子递给了柯克兰:“我没用过。”

柯克兰点点头接过,安静地往嘴里送着饭,全程没有说过一句话:弗朗西斯这个傻逼他妈是左撇子!

   “要不是医院在罢工……”如此熟悉的开头,弗朗西斯又开始吹嘘自己“惊心动魄”的经历了,柯克兰麻木地想着。听他怎么从楼梯上滑倒,怎么迅速做出判断,以一个怎么样帅气的姿势倒地……“幸好哥反应快不然你们就看不到哥哥了!”

“那可真是太遗憾了。”柯克兰轻声嘟囔着,和他们一起转进宿舍……

……

其实柯克兰并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他只是突然眼前一黑,秉持着就算是死也要辱骂弗朗西斯的专业态度大喊了一句:“弗朗西斯你妈的不是人!”

然后重新睁开眼,一闭眼一睁眼又是一个新世界,宿舍的门缓缓打开,门框里出现了安东尼奥困惑的脸。亚瑟只觉得鼻子和眼睛都酸酸的,一股怒气涌上心头,他终于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踩着重重的步子怒气冲冲的走进宿舍,冲着笑倒在地上的弗朗西斯疯狂祖安输出:“你妈的弗朗西斯你是人吗?啊?关门?啊?我差点以为我要离开这个美丽的世界,你是人吗?你这个畜牲。”

“哈哈哈哈,”弗朗西斯试着从地上站起来,没有成功又试了一次,笑趴在柯克兰的肩头拍拍他的肩膀,“咳,你,咳,哈哈哈哈哈,我没看到你,哈哈哈哈哈,我真的没看到你,哈哈哈哈。”

“艹你妈的傻逼,”柯克兰气急败坏,鼻子还有点翁翁的,“畜牲。”

“咳咳,哈哈哈哈”弗朗西斯喘了几下,休息了会儿,接口到,“那你就是牲口。”

“畜牲。”

“牲口。”

“口袋。”

马修的出现在了门口:“你们不是在接龙吗?”

于是弗朗西斯又笑倒在地上。

在安东尼奥和普鲁士复杂的眼神中,马修深深觉得,自己不过是晚进了宿舍几分钟,好像错过了什么绝世大瓜……

后来给马修科普完糖点的安东尼奥偷偷告诉马修,其实是他关的门,但是弗朗西斯并没有说出来。

哦,果然好兄弟就是为你两肋插刀。

哦不对,果然有些人吵架就是在调情。

畜牲和牲口,太好了,生殖不隔离呢。

马修冷漠的想着,并发表了一条动态:某两位能不能别吵架了!都快期末了我想好好复习!别吵架了!我真的来不及写了!【吼】

 

 

*三三温馨提示:保护网络语言环境 共筑文明和谐家园

                          小朋友们不要模仿他们哦

好🍵
迫害仏×2 出题老...

迫害仏×2

出题老师怎么这么喜欢把弗朗西斯踢出联五……

迫害仏×2

出题老师怎么这么喜欢把弗朗西斯踢出联五……

江辞最近不在

突然发现写错字了,将就看吧_(:з」∠)_仏仏怎么这么好看_(:з」∠)_

突然发现写错字了,将就看吧_(:з」∠)_仏仏怎么这么好看_(:з」∠)_

Aitib
听人力速摸 可能衣服时间错位因...

听人力速摸

可能衣服时间错位因为真的不了解xxxxx

听人力速摸

可能衣服时间错位因为真的不了解xxxxx

央艾
美食组微金钱 红妆 被屏蔽重发...

美食组微金钱 红妆


被屏蔽重发。


说是美食,其实仏仏在水仙。


美食组微金钱 红妆


被屏蔽重发。


说是美食,其实仏仏在水仙。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