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弗雀

1035浏览    23参与
牛奶圈圈
[游园会7h◎8:00] 八百...

[游园会7h◎8:00]


八百年前的爱丽丝pa

赶工受害者之一()乔罗来不及画了

[游园会7h◎8:00]


八百年前的爱丽丝pa

赶工受害者之一()乔罗来不及画了

牛奶圈圈

看见我记得提醒我回来填坑.jpg

看见我记得提醒我回来填坑.jpg

牛奶圈圈

加了亿点点滤镜

感觉之前发的() 没什么人看见

加了亿点点滤镜

感觉之前发的() 没什么人看见

牛奶圈圈

快乐改图()

点图数量有丶超出我的预料(慢慢清)

快乐改图()

点图数量有丶超出我的预料(慢慢清)

牛奶圈圈

(画了就发)

p1古灵,p2.3在学校糊的露莎和弗雀

(画了就发)

p1古灵,p2.3在学校糊的露莎和弗雀

牛奶圈圈

失踪人口回归(伪)

一堆弗雀了混进一对兔耳兄妹

后面是捏人凑数的

失踪人口回归(伪)

一堆弗雀了混进一对兔耳兄妹

后面是捏人凑数的

牛奶圈圈

🥪

[图片]补最后一次了(跪)

两千八百多字的3。p车

cp见tag

您真是比萍风风还能萍

(๑•́₋•̩̥̀๑) 

补最后一次了(跪)

两千八百多字的3。p车

cp见tag

您真是比萍风风还能萍

(๑•́₋•̩̥̀๑) 

拾月南鲛

【七夕贺文】一个热闹的夜晚

☆文笔渣还ooc,私设有

☆cp向:主梵五,微量弗雀,夜齐

☆时间线哪个都对不上所以是美好团圆平行时空,花灵花王全体初始形态

☆以上ok的话请往下滑↓


  银河流光延长至潦黑云层,那夜云一层又一层重叠相挤,却掩不住两侧牛郎织女星明亮光辉。

  可更耀眼的该数粉花中横枝上悬挂着数盏灯笼所照耀的桃缘乡,七夕佳节,不仅是情投意合的伴侣,商贩自然也从人流涌动中看见商机,他们一辆小推车一个四角棚分作两排摆在桃树下,香味与色彩交织中,有甚者引来了某些人物成为无形的宣传。...



☆文笔渣还ooc,私设有

☆cp向:主梵五,微量弗雀,夜齐

☆时间线哪个都对不上所以是美好团圆平行时空,花灵花王全体初始形态

☆以上ok的话请往下滑↓









  银河流光延长至潦黑云层,那夜云一层又一层重叠相挤,却掩不住两侧牛郎织女星明亮光辉。

  可更耀眼的该数粉花中横枝上悬挂着数盏灯笼所照耀的桃缘乡,七夕佳节,不仅是情投意合的伴侣,商贩自然也从人流涌动中看见商机,他们一辆小推车一个四角棚分作两排摆在桃树下,香味与色彩交织中,有甚者引来了某些人物成为无形的宣传。

  

  现在蹲在小摊前挑挑练练的梵天就是最好的例子,况且他旁边还站了个五月。花仙们投来好奇的目光,围了一圈却不曾靠近搞得气氛略显尴尬,五月看看眨巴着眼满脸期待的摊主,还是选择微微躬身碰一下梵天的肩膀。

  “梵天……”

   可下一个音节还未出口便被打断。

  “你之前那个灯笼上的挂穗是不是已经挺旧了?”

  挂穗……?仔细回想似乎的确是这样,甚至因为往日里的打闹,挂穗早已变得松松散散了,这其中也算是有梵天的一部分‘功劳’的。

  梵天转眸望过来时笑意盈盈,就算被欺负了这么久但五月也没有搞清楚他的心思,只得城实地点点,随后手中就被塞入了一个东西。还不等他摊开手来看一下是什么,梵天把足够的仙豆交给老板,拉过他的袖子就从人数最少的地方仗着豆丁身形的娇小窜出了包围圈。


  桃树巨大的枝干于他们来说是最好的休息点,身旁是与身形差不多大小的灯笼,灯芯火光灼灼,将五月手心同心结款式的挂穗照得愈发红艳“这个,给我吗?”同心结和七夕相结合的寓意使他下意识询问。

  他话音刚落便感觉到垂在肩膀旁边的兔耳微微一抖“不然呢,你难道已经换了一个新的灯笼等着我抢了?”可梵天目光投向树下涌动的人流,语调漫不经心地反问。

  “啊…我不是那个意思!不对,不要再抢我灯笼了!”


  大概是错觉吧……


  “走吧,先去找小吃货。”

  看到五月一脸懊恼的样子,梵天自然心情愉悦。


  小吃货和薇儿从之前便开始商讨七夕的合作,小摊自然是搭在一起的。

  拉贝尔两大厨师合作,周边的小桌都挤满了花仙,甚至其中有花仙连晚饭都不吃就是冲着小吃货今晚的巧芽面来的,连笑眼弯弯的紫罗兰精灵王都被搞得有些晕头转向,幸好在差点和一个喝醉酒的男花仙头撞头的时候被梵天拉了一把。

  “呼――谢谢啦。”

有惊无险地把巧芽面送到客人桌子的齐格飞擦擦额间的汗,明明看着有些疲惫,可面上的笑容却未减分毫。

  “你们这可真是热闹……,两碗巧芽面,有桌子吗?”

  “你们俩个倒是有,27号桌能拼桌……啊,好,我这就过去!”

  

  “哈……晚上好啊。”

   客人的闲谈喧哗声也挡不住27号桌上一团红毛的睡意,只是听到同伴声响,水波荡漾时薄雾溃散,抬眼蓝眸意外清明。

  “晚上好乔罗,弗雷德没跟你在一块吗?”

  五月左右环顾,整洁白衣似乎并不在周围,刚把视线放正,就发现不远处插着“乞巧穿针”牌子的小摊正巧站着熟悉的身影,乔罗还带着困意的回答也在此刻响起。

  “我们刚刚吃完面,喏,在那边陪着龙雀呢。”


  手执五色线,凝神盯着白手套上所托的七孔针,线头迅速穿了四个孔,龙雀还没来得及欣喜,手下一歪即刻功亏一篑。

  “啊……又失败了。要不换个项目吧,可能我真的不擅长这个……”

这已经是第三次了,耳边还有其他姑娘成功后的欢喜声,龙雀看着弗雷德无奈叹了口气的样子,蛮心虚地吐了吐舌头,最终还是打算放弃。

  “再试一次。”

  弗雷德依旧拿着托木,稍稍犹豫了一会儿还是主动捻起龙雀放下的五色线塞回她手里。

  “唉……?”

  白色手套摩擦传来的触感转瞬即逝,红眸里投过来的目光满是认真,莫名的心悸不知从何来,龙雀将五色线对准针孔,将奇怪的感觉归类为平日被兄弟俩欺负惯了的条件反射。

  第一个,第二个……风吹拂起灯笼晃荡火光刺目,龙雀微微眯眼更加小心翼翼,紧盯着五色线穿过大小不一的七孔针。

  “唔――成功了!”

  龙雀眨眨眼睛缓解酸痛,摩挲着手中冒出的细汗,正要去揉一揉眼角的同时被弗雷德拦了下来。

   “手出汗了不许擦眼睛,去那边洗一下。”

   “好好好,知道了啦!嗯,等会儿再去捞金鱼吧!”

   嬉闹声交杂在人群之中,大抵是顾及乔罗在这里睡觉,他们也不曾走远,仅是在周边闲逛。


  怪不得……

  目光收回到眼前,梵天不由得窃笑一声,但想到眼前的创造花神之灵切开黑的程度,老实地没有再去添油加醋。

  “你们慢慢吃,我再睡会……要是无聊可以去另一边雕个瓜……Zzz……”

  乔罗昂头舒展一下脖子,复而抱紧枕头再度睡着,两盘巧芽面也恰好上桌,香脆豆芽配上鲜嫩肉丝,鲜美汤汁伴着丝滑面条吸吮入口,吃完简直一本满足。


  吃饱久坐也是不舒服,梵天拉着五月把该付的账目交给薇儿后进入了隔壁的小台,夜华抬眼看到向他打招呼的两位,当即就把手中的书合上放在一旁,一晃而过的粉红封面让梵天觉得意外眼熟,但雕瓜台上的雕瓜率先吸引了五月,扯扯梵天袖子示意他过来看。

  一个小巧精致的怀表小雕瓜在一众花仙们奇形怪状的雕刻中显得尤为突出,怀表的款式和在旁雕出的紫罗兰花昭示着主人的身份,仔细想来也不算奇怪,毕竟当年下雪齐格飞堆的大型雪怀表只能算得上是小巫见大巫。

但给他们抱来瓜和雕刻工具的夜华却否认了这个想法。

  “不是啊,这个是我雕的来着,他这两天都在忙着帮薇儿做巧果和酥糖还有一些其他的点心。”

  梵天打量着小小的艺术品,开玩笑地随口一问。

  “做工挺精致,你们现在也是被拉过来帮忙打工的咯?”

  即便是在背后灯光照耀下昙花精灵王的身影也显得清冷,唇角微勾露出平淡笑容,他把小瓜放在空旷的位置上,伸手将雕刀递给两灵。

  “齐格飞兄早跟薇儿说好了会过来帮忙的,我也……算是来凑个热闹吧。毕竟没帮上什么忙。”


   “说白了就是陪着过来的,你倒是主动点啊,别忘了那家伙可是尽责尽任的护花使者~”

   从其中听出猫腻的梵天故作老成地摇摇头,意味深长地给了夜华一个自行领会的眼神,也不管对方红晕蔓延上耳尖有些呆楞就继续拉上一脸茫然看着他们的五月准备专心致志地开始雕瓜。

   “你想雕个什么样的?”

  “兔子……?”

   五月连思考都没有便下意识应答,说完自己才反应过来不对劲,对上梵天欲言又止的神情又怕对方误会什么,抱紧灯笼的同时不由得开始结巴。

  “那,要,要不,换个吧……哎呦!梵天你――!”

  总觉得爱哭包又想到奇怪的地方去了,梵天伸出手敲了一下五月的小脑瓜,果不其然的听到一声熟悉的哎呦和委委屈屈的气音。

  “就兔子吧,只要你等会别说太可爱下不了口就好~”


   抱着小兔子雕瓜出来的时候,五月不住地打着嗝,刚刚吃完巧芽面又被梵天忽悠着吃了十几块西瓜实在是撑得不行,幸好平常忧郁吃多了也常出现这种情况,还不至于直接就吐出来。

  吃撑了之后空气中再多的香味闻着也是难受,两灵干脆就沿着放灯的小溪走,一盏又一盏的荷灯承载着真诚的心愿顺着水流滑落,在到达一定的距离之后便化为了点点自然之灵,闪烁着金色光芒成群结队地飞上高空。

  “嗯?这些自然之灵,年竟然也在。”

  不喜爱喧闹氛围的同伴会出现在这里是意外之喜,继续往上走去,果然看到几个写着纸条放进荷灯里的小花仙围着红衣翩翩的祈愿花神之灵,只是他们手里都抱着一本粉红色的书。

  “难得你会来凑热闹。”

  “我本来是想去雨昙秘境的,没想到半路遇到了黛薇薇,然后……唉。”

  拒绝了年递过来的巧果,五月放下手里的雕瓜和梵天一块儿坐下。

  “你们俩去了小吃货那了?没撑坏肚子是件好事呢。最近也没什么事,要是无聊的话不如买一本黛薇薇的书看看,文笔挺好的。”

  配着茶咽下巧果,年也注意到五月手边的雕瓜,突然想起之前昙花精灵王被黛薇薇强烈推荐买了一本书的尴尬模样不由掩面窃笑,甚至开始思索着坑一把自己旁边的两位。

  梵天拿起手边的一个荷灯把弄着,上面流动的魔力明显是年的自然之灵,这种相对起之后要回收的荷灯的确要方便得多。至于黛薇薇的书,联系到几个花仙刚刚的眼神和夜华迅速关书的反应他就知道是不该给五月看的那种类型。

   “以前倒没发现你这么好心,帮忙推销书还亲自画灯当赠品。”

  他抢在五月之前开口。

   “哎呀呀,没办法的说。书的内容也挺有趣的嘛~”

  没有编排到自己身上,年自然是看得挺滋滋有味,黛薇薇虽然在文中改了他们的姓名,可从其中言行描写便能轻松判断出对应的人究竟是谁,加上情节曲折,也难怪正处于荷尔蒙散发时期的小花仙们会对那些文字如痴如醉。

  不过他也听得出梵天语调中所带的暗示,故作可惜地耸耸肩,见好就收地结束了话题。

  “你们要是只对荷灯感兴趣的话,直接拿去吧,这种日子放松一下也不错。”


  遥望着两只荷灯顺水而下,很快与其他的荷灯共同照亮四周,混淆在其中再也分辨不出来。

  无意中写下相似的心愿只有自己知晓,琥珀瞳和绿瞳相望,相互倒映出对方笑意满满的模样。

 “七夕快乐,爱哭包~”

  “都说了不要再叫我爱哭包……七夕快乐,梵天。”




――end――


  感谢各位看官老爷看到这里,垃圾文笔还请见谅x很多地方语序不对表达也不清楚是我的锅x真的非常抱歉!

  薇薇写的小说想必各位都懂,最后写在河灯里的愿望是类似于希望世界和平这样的x

薄荷宝贝学画画
点图 我不知道暗影龙雀的性格设...

点图

我不知道暗影龙雀的性格设定 感觉暗影应该都挺坏的就画成这样了

救命 画画太菜被抓起来了

点图

我不知道暗影龙雀的性格设定 感觉暗影应该都挺坏的就画成这样了

救命 画画太菜被抓起来了

牛奶圈圈

p1双马尾尼桑

p23弗雀in小熊游园会

后面都是暗影龙雀(有弗雀向注意


弗雀tag两位数了,好耶

p1双马尾尼桑

p23弗雀in小熊游园会

后面都是暗影龙雀(有弗雀向注意



弗雀tag两位数了,好耶

牛奶圈圈

快乐描改ლ—(°◡°)-ლ 是久违的弗雀

画得很糙

P3是原图

快乐描改ლ—(°◡°)-ლ 是久违的弗雀

画得很糙

P3是原图

牛奶圈圈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嚯

把捏过的图放一放

翻过我帖子的大概知道我去年有段时间疯狂沉迷捏人(……)本来打算把图攒一攒一起发,然后好像攒多了发不下只能发文章了( °◅° )

可能有点弗雀向注意避雷











把捏过的图放一放

翻过我帖子的大概知道我去年有段时间疯狂沉迷捏人(……)本来打算把图攒一攒一起发,然后好像攒多了发不下只能发文章了( °◅° )

可能有点弗雀向注意避雷

牛奶圈圈

“跳支舞吧”


动作有参考!

加滤镜好快乐

好久没正经勾过线了也好久没拿过彩铅了

手抖抖抖抖抖抖得像筛子

“跳支舞吧”





动作有参考!

加滤镜好快乐

好久没正经勾过线了也好久没拿过彩铅了

手抖抖抖抖抖抖得像筛子

暁

中秋剧结束后关系刚刚好起来的时候。

是 @牛奶圈圈 的点图

虽然回顾了一下艺术系列,但互动太少就我流式ooc了💦💦

中秋剧结束后关系刚刚好起来的时候。

是 @牛奶圈圈 的点图

虽然回顾了一下艺术系列,但互动太少就我流式ooc了💦💦

牛奶圈圈

画点图卡着了开始摸鱼——

自割腿肉不香呜呜呜

画点图卡着了开始摸鱼——

自割腿肉不香呜呜呜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