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弗雷

13.6万浏览    1552参与
RoterMond

【光弗雷】影绰(终)


战神的教义让我们听从命运,就好像婢女的女儿无法和贵族的儿子通婚。流淌着龙血的孩子不应当存在于世界,她应当被抹去,就好像抹去雪上的一个黑点。


而我们并不相信教义,就像恒久不变的冬日只因一场灾难就降临在整座伊修加德,冰雪把一切肮脏和污秽都遮掩,于是罪名也能轻易又骤然地落在所有人头上。银光闪闪的骑士在街上走着,如果他们想,正教的典籍里有一百条可用的罪名。然后他们拉动绳索,让所谓的异教徒颈索断裂,双腿在绞刑架上打着摆子。而哈罗妮的神像高高地、威严地、无动于衷地站在那里,石头做的眼睛看不见任何东西。神的名字并不属于她,而属于那些自诩正义的小部分人。


我去赴一场审判。......





战神的教义让我们听从命运,就好像婢女的女儿无法和贵族的儿子通婚。流淌着龙血的孩子不应当存在于世界,她应当被抹去,就好像抹去雪上的一个黑点。


而我们并不相信教义,就像恒久不变的冬日只因一场灾难就降临在整座伊修加德,冰雪把一切肮脏和污秽都遮掩,于是罪名也能轻易又骤然地落在所有人头上。银光闪闪的骑士在街上走着,如果他们想,正教的典籍里有一百条可用的罪名。然后他们拉动绳索,让所谓的异教徒颈索断裂,双腿在绞刑架上打着摆子。而哈罗妮的神像高高地、威严地、无动于衷地站在那里,石头做的眼睛看不见任何东西。神的名字并不属于她,而属于那些自诩正义的小部分人。


我去赴一场审判。


我想希德勒格和莉艾勒已经离开了城市,到城墙外头的冰天雪地里去了。而我还在这里等待,等待着我的审判。骑士用长枪捅了一下我的脊背,意图让我认真听审判官冗长又无趣的罪名宣读。正如我所说的那样:只要他们乐意,我,弗雷·密斯托,可以被冠以无数深重不可负的罪名。于是我盯着审判官蠕动的嘴唇,他说出的话像是幽灵一样在审判所漆黑的天顶上盘旋,可唯独没有提到那个女孩。


那个无辜的、只因生父血统不洁就要被杀死的女孩。


伊斯特里德也来了——她当然要来。尽管在大人们的眼里这一切和她并无关系,可她是神的仆人,忠诚的信徒,她的嘴唇里诵读的是铁一般的圣典。她多么宽宏大量、多么忠实虔诚啊!她自愿屈尊降贵地来到这里,为我这不可饶恕的罪人祈祷。


然后亲眼见证她的噩梦、她的眼中钉肉中刺就此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从此在这世上,阻碍她除掉那令她厌恶、令她蒙羞的女孩的人又减少了一个。


我应当要杀了她,但我不能。如果我那么做,那么莉艾勒永远不会长大——她永远是科丽妮斯的污点,令她母亲变成这样的罪人,她永远无法面对伊斯特里德那不被正教述说的污秽,掩埋在洁白如旧的新雪之下。


当然,我的死并无意义。


看过审判的人只会拿这件事当做一天半的谈资,或许他们会说那暗黑骑士顽强地与正教骑士搏斗,然后走向他应得的死亡。我的尸体丢在云雾街的角落里,或许几天后才会有人来草草收罗。但我的朋友们,那些深知我秉性的老伙计们——我的死亡会成为这座高塔塌陷征兆的、第一颗落下来的石子。


于是我去赴约。




“……你的旅程……不会在这里结束,…亚伊太利斯的命运仍然掌握在……你的手中。”


光芒中的女士有着模糊的面孔,她的双眼如同水晶般湛蓝。光的灵魂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吸力,无数碎片像是流星那样在他身边穿过,他被那样的牵绊吸引着,飞向世界的彼端。


……


首先唤醒他的是灯光。


温暖的、昏黄的灯光,属于石之家的烛火。


光之战士睁开眼睛。


门外传来于里昂热的声音,有人对他说话,像是在低声讨论。


“迷失…灵魂……牵绊。……他应当………群星的指引。…………”


粉色眼睛的拉拉菲尔坐在他的床头,看到他睁开眼睛,大叫着差点从椅子上滚落下来。


门一下子开了。雅·修特拉、阿莉塞、于里昂热、桑克瑞德,所有人的面孔都涌进来。


他微笑起来。


所有人都为他高兴,欢迎他在漫长的迷失后回到家乡,另一个世界的一切没有在他身上留下任何痕迹,只有记忆中不可磨灭的刻痕。他们曾经度过的日夜,他们共同历经的旅行,他们并肩而战的大雪,最终他独自把尸体埋在白云崖的崖上,故事的莫比乌斯环终点又回到起点。


弗雷、弗雷·密斯托,他在这个世界上的故事也没有写下多少新的篇章。


可露儿驱散了雀跃的伙伴,留给光一个安静的空间,好让他找回自己身体的感觉。塔塔露照例把新衣放在床头,一步三回头地出去了。


于是光脱下睡衣,他身上的伤痕和离开时别无二致,那些与神殿骑士的战斗、与雪狼的搏杀都从未存在。


有什么东西从他的胸口滚落。光之战士弯下腰去捡,却被狠狠地灼痛。那样的痛楚转瞬即逝,也仿佛从未刺痛他的指尖。


映照着石之家的灯光,光之战士看见了星辰。


——流动着,旋转着,深红色的光芒在水晶深处涌动,还有无限的记忆、知识,历代暗黑骑士的声音在水晶里沉睡。




我听见了他的悲伤,那是我从未有过的体验,他的痛苦像是剑峰上最锐利的岩石,沉重得像是冰壁最深处的雪。我第一次有这样的思虑:假如哈罗妮存在的意义并不是为了被教义曲解,祂是否真的在指引我走向一条新的旅途?


假如我不仅仅应当死在云雾街的栈台,而是予英雄以爱,我是否真的可以做得到?拯救对我来说太遥远了,英雄也相同。暗黑骑士的教义是只守护一人,那么我是否可以守护那个用一切守护世界的人?


我见到了那个影子,它不会说话。它隐匿在阴影之中,而我不自觉地去触碰他。


它告诉我,这就是我的结局。


——我改变了你、我曾经改变你、我将要改变你,改变你不应当被扭曲的命运。或许死亡是不可逆转的节点,但我仍有余力为你做些什么。


即使我们的结局是这样,我们曾拥有的一切也不会改变。谢谢你给予世界与我的爱,而我将用我的一切来爱你。


我对你的爱,比你知道的还要多。




(End.)

亚拉戈笑话
我们再去一起旅行吧

我们再去一起旅行吧

我们再去一起旅行吧

RoterMond

【光弗雷】影绰(10)


时间。


时间像是风,侵蚀着光之战士的灵魂。风裹挟着雪,也裹挟着他崩解的碎片。


而世界像一根绳索,系在灵魂的深处。


弗雷的身体倚靠在山洞里,他垂着头坐着,寂静无声,像是过去的每一天那样,像是光第一天遇见弗雷时的那样。光仰起头与他对视,黑魆魆的头盔里只有一片黑暗。


那里面的东西脱离了这具躯壳,旋转着、在库尔扎斯的日光中蒸腾,飘散到另一个地方去了。


光和他对坐。


光不觉得饥饿,也不觉得困倦。他逐渐感到自己和这个世界的联系正在减弱,而那空荡荡的尽头是什么?——或许是回家,也可能是就此消亡。


光之战士从未有过家,毕竟他没有家人。但他仍然想念着黄昏港......



时间。


时间像是风,侵蚀着光之战士的灵魂。风裹挟着雪,也裹挟着他崩解的碎片。


而世界像一根绳索,系在灵魂的深处。


弗雷的身体倚靠在山洞里,他垂着头坐着,寂静无声,像是过去的每一天那样,像是光第一天遇见弗雷时的那样。光仰起头与他对视,黑魆魆的头盔里只有一片黑暗。


那里面的东西脱离了这具躯壳,旋转着、在库尔扎斯的日光中蒸腾,飘散到另一个地方去了。


光和他对坐。


光不觉得饥饿,也不觉得困倦。他逐渐感到自己和这个世界的联系正在减弱,而那空荡荡的尽头是什么?——或许是回家,也可能是就此消亡。


光之战士从未有过家,毕竟他没有家人。但他仍然想念着黄昏港潮湿的水汽,商船摇着橹靠岸,工人把货箱卸载码头上;还有丧灵钟漆黑的砖石,一年四季的妖雾,日光照耀着银泪湖岸的以太结晶;而雪中的房间空荡荡的,桌上放着空杯,杯子的影子在炉火的光亮里跳动。


他逃不出库尔扎斯的暴风雪。


第无数次返回洞穴时,弗雷的尸体仍然在这里等待他。风雪封冻了这具身体,像是从未改变。而命运的声音告诉他。


:就在这一天了。我将揭晓你的结局。




弗雷的身体被光之战士埋在山崖上。


那天的雪好大,风也冰冷,弗雷的身体像是一块冷铁,光几乎抱不住他。——多奇怪啊,光来时是一个人,现在也是他一个人。弗雷·密斯托给他留下的东西像是一捧沙尘,想要紧握住却飞散去了。


光之战士用手挖雪。他已经无法拿起大剑,于是他伸出带着利爪手铠的双手,一下一下地挖开铺满雪花的大地。


雪是松软的,轻飘飘,弗雷的身体也是一样。


光把弗雷推进雪坑,有什么东西从他紧握的手掌心滚落出来。


那是弗雷抓在手里的灵魂水晶。


雪停了,他把那颗水晶在日光下照射,深红色的晶体布满裂纹,死气沉沉,就像它的主人一样,那里面的东西已经彻底消失了。


——这就是他的结局吗?


光苦笑了一下。


他很少笑,或者说,在他还是个初出茅庐的傻小子的时候,他还是很爱笑的,可时间抹去了他脸上的笑容,他变得沉默了。


雪停了,太阳照在大地上,光环顾四面,山脚下是白云崖的骑兵驻地。


风雪中迷失的旅人最终回到了这里。


光感到自己的灵魂正在扩散,变得无限稀薄,他凝视自己的双手,能看见手掌另一面沾着的雪花。


就在这一天了,他将揭晓自己的结局。


他闭上眼睛。


风雪停止了。




(TBC.)

克总的狗🌈

黑与红(29)

赵公明半夜做噩梦吓醒了,他梦见自己的金库被人撬开,里面的金银珠宝收藏品全部都被偷走了。

连滚带爬的跑进地下仓库清点过一遍后,赵公明放心的松了一口气,回去睡觉了。


他都快睡着了,突然感觉着自己身上不对劲儿,伸手一摸,顿时吓的睡意全无。

两秒钟后,他冲到落地镜前,擦亮眼睛看着镜中的自己——东方女性柔和的脸庞,宽大衣袍下纤细玲珑的身体,以及刚才摸到的绵软的胸脯。

赵公明“???”

赵公明瞳孔地震。


一向文明用语礼貌待人的赵老爷吐出这辈子第一句脏话“操,这他妈啥啊这是?”


第二日清早,赵公明放在床头柜上的定海神珠缓缓浮起,赵元帅从光芒中踏出,环视四周确定自己在哪里后,又喊道“......

赵公明半夜做噩梦吓醒了,他梦见自己的金库被人撬开,里面的金银珠宝收藏品全部都被偷走了。

连滚带爬的跑进地下仓库清点过一遍后,赵公明放心的松了一口气,回去睡觉了。


他都快睡着了,突然感觉着自己身上不对劲儿,伸手一摸,顿时吓的睡意全无。

两秒钟后,他冲到落地镜前,擦亮眼睛看着镜中的自己——东方女性柔和的脸庞,宽大衣袍下纤细玲珑的身体,以及刚才摸到的绵软的胸脯。

赵公明“???”

赵公明瞳孔地震。


一向文明用语礼貌待人的赵老爷吐出这辈子第一句脏话“操,这他妈啥啊这是?”


第二日清早,赵公明放在床头柜上的定海神珠缓缓浮起,赵元帅从光芒中踏出,环视四周确定自己在哪里后,又喊道“你在哪?怎么又不拿定海神珠?”

看了一眼时间,他脚步坚定的朝浴室走去。

这个时候自己刚起床,应该在浴室泡澡。


果不其然,浴室里烟雾萦绕,水汽弥漫,一道倩影正站在泡泡浴中央,撩起粉红色的水往肩头浇。

赵元帅一瞬间觉得自己有点不正常,为什么突然会想到倩影这个词?

赵元帅:最近脑子用太多了。


赵元帅顺势就把外袍中衣脱掉,刚伸一条腿进去,就听见赵公明夹着嗓子道“我劝你最好别进来。”

赵元帅冷哼一声“朕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谁都管不了。”


说罢,他泡进浴池里,神色慵懒的去拉赵公明“打了一天仗我累的很,辛苦你帮我按一下肩——”

握住的胳膊细的有点不正常了,赵元帅顿了顿,仔细打量起赵公明来。

赵公明转过身,让他看到自己的脸和露出水面的半个胸口“男女授受不亲,你离我远点。”


赵元帅“…………”

赵元帅看看他圆润带点婴儿肥的脸颊。

赵元帅看看他胸前若隐若现的荷包蛋。


哗啦一声,赵元帅满脸通红地冲出浴池,捡起衣服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你你你我我我这这这——”

“你怎么变成人妖了?!”


见他这反应,本就心情不佳的赵公明更是心中窝火,他发誓,他只是正常的放贷收债,绝对没做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不至于让老天爷罚的连性别都改了。

他把自己宽大的外袍裹在身上,怒视着站在墙边的赵元帅“你躲什么?我是妖怪吗?”

赵元帅眼神飘忽“确实怪吓人。”

赵公明“我就是你,我是男是女你不知道?”

赵元帅看他一眼,又迅速移开“以前是男的,以后不确定。”


赵公明噔噔噔冲上来,一把揪住赵元帅的衣领子“崽种,直视我!”

赵元帅看他一眼,眼神躲避,看他一眼,眼神躲避,看他一眼。

终于还是没忍住笑了。


赵元帅把手放到赵公明头上,比划一下他现在的海拔,忍俊不禁“我去给你找身合适的衣服穿。”

赵公明打他。


路过餐厅时,赵元帅见弗雷该隐和毗湿奴都在里面,便走进去问道“怎么不吃饭?”

弗雷和该隐正坐的板板正正等赵公明洗完澡出来吃早餐,毗湿奴实在是饿坏了,一边支着脑袋装模作样打瞌睡,一边去偷放在面前的煎香肠吃。


一见他出现在门口,弗雷和该隐欣喜道“你来了!快坐下一起吃早餐吧!”

毗湿奴从椅子上跳起来“小赵!你是不是欺负我们家迦鲁达了?!”


刚跟那边的毗湿奴打完架血腥味儿还没散的赵元帅“毗湿奴,你不要讲话,我现在很不想看见你。”

毗湿奴“?”

给毗湿奴干笑了“我还说我不想看见你呢!”

毗湿奴端着早餐干饭去了,经过赵元帅的时候,还重重的哼了一声。


作为反击,赵元帅看都不看他一眼,只对弗雷该隐道“怎么不吃?干坐在这等饭冷吗?”

弗雷往他身后看了眼“等赵公明呢,他没跟你一起过来吗?”


赵元帅“他出去玩了,让我转告你们,他很快回来,你们不用找他。”

赵公明是会一个人跑进定海神珠内的世界里玩一段时间,但是此时赵元帅脸上诡异的微笑有些令人生疑。

弗雷“你这个表情不像是他出去玩了。”

该隐“更像是他碰上什么糗事了。”


赵元帅兀自微笑“有钱人的事你们少管。”


他从三霄那里借来一套东神族女生的衣服,看赵公明穿在身上,怎么看怎么觉着违和。

赵公明屈辱但熟练的在腰间打了个蝴蝶结“可恶!朕一定要弄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赵元帅揣着手看他骂骂咧咧的扎头发,审视的目光从他的头上的青蛙发箍到圆润的肩头再到微卷的长发。

最后他视线定格在赵公明裸露出来的肩头上。


赵公明嘀嘀咕咕骂了好一顿,一回头发现另赵元帅用一种非常恶心的眼神看着自己“你干嘛?你看啥?”

赵元帅径直朝他走过去,在赵公明惊恐的神色中朝他伸出罪恶的魔爪。

赵公明“你干嘛你干嘛?我要叫人了啊!”


赵元帅微微一笑,抓住他的领口用力一拽!

把赵公明敞开老大的衣领给拽了回来,并帮他遮的严严实实的。

赵公明“???”

赵公明当着他的面把衣领抖开。


赵元帅又给他拽回去“我刚才跟弗雷和该隐说你出去玩了,你要是再不听话,我就让他们过来看你现在的模样。”

赵公明顿时不动了,他憋屈的要命“这可怎么办?我不能总是这个样子吧?赵老爷被人诅咒变成了女生,说出去要被人笑话死了。”


他越说越觉得自己可怜,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眼一眨就开始啪嗒啪嗒掉眼泪。

赵元帅好笑道“你哭什么?”


赵公明的眼泪鼻涕一起流“我也不想的,变成这样之后,泪腺突然,好发达,早上已经哭过,一通了。”

已经能看出他泪腺发达了,就这几句话的功夫,他哭的越来越痛了。

“这就是女孩子吗?竟然能一眨眼就掉眼泪。”赵元帅帮他抹掉眼泪,斟酌道“……好牛。”

赵公明“。”

赵公明哭不出来了。


赵元帅安抚道“别着急,在你恢复之前就先去别的世界躲起来吧,免得他们两个找到你,这段时间我忙完就过来帮你找恢复的办法。”

赵公明抽抽搭搭“好,那接下来拜托你了,呜呜呜……我能去哪里呢?我一个女孩子到处乱跑,真的好危险呀。”


赵元帅欲言又止,止言又欲“你……”

你进入角色还挺快的。


赵公明收拾收拾就背着包袱前往小世界了,临走之前他还把头上的发箍取下来了赵元帅“这个你帮我放好,可不要弄坏了,这个,值钱。”

“就这个?”赵元帅拎着那只发箍,非常看不上“这个有你手上的镯子值钱吗?你现在怎么什么东西都往头上戴?”

赵公明“人家喜欢嘛,多可爱啊。”

慕黑白

我不挑的(弗爱)

笔尖沙沙作响,称不上是好看的字体呈现在纸上,完成最后一道题,东方爱如释重负地放下了笔,满足地伸了一个懒腰。


终于完成作业了!


不过,天色已经很黑了,看来今天是不能和大家一起玩了呢。


东方爱心里有点失落,阿努比斯冒出来拱了拱她的手,求摸摸的样子让东方爱转移了失落的情绪。


“哈哈,阿努比斯饿了吗?我们去吃骨头吧!”


“汪汪!”


还未走到厨房,就闻到了香味,看来她的管家已经做好了饭等待他的小主人一起吃呢。


“弗雷!”


“小姐写完作业了?太好了,今天我做了小姐喜欢吃的咖喱牛肉,吃完这些还有饭后甜点,不过小姐可不要暴饮暴食哦。”会对身体不好的。


“好...

笔尖沙沙作响,称不上是好看的字体呈现在纸上,完成最后一道题,东方爱如释重负地放下了笔,满足地伸了一个懒腰。


终于完成作业了!


不过,天色已经很黑了,看来今天是不能和大家一起玩了呢。


东方爱心里有点失落,阿努比斯冒出来拱了拱她的手,求摸摸的样子让东方爱转移了失落的情绪。


“哈哈,阿努比斯饿了吗?我们去吃骨头吧!”


“汪汪!”


还未走到厨房,就闻到了香味,看来她的管家已经做好了饭等待他的小主人一起吃呢。


“弗雷!”


“小姐写完作业了?太好了,今天我做了小姐喜欢吃的咖喱牛肉,吃完这些还有饭后甜点,不过小姐可不要暴饮暴食哦。”会对身体不好的。


“好耶!”


弗雷熟练地准备好碗筷,也为阿努比斯倒上了骨头,摸了摸大狗狗的头,抬起头看向东方爱,灿烂的金眸中的淡漠似乎转变成为了温和。


“希望我做的食物可以帮助小姐快快长高。”


东方爱迫不及待地咬了一口咖喱牛肉,入口的瞬间,露出了幸福满足的表情,“弗雷做的饭最好吃了!”每次都是这么对她的胃口!


“小姐喜欢就好。”弗雷淡淡笑了一下。


他不过是观察了她很久的口味才摸索出的这些,不过小姐的口味还真是多,这样也好,每天做不重样的,她也不会吃腻。


“嗯?”东方爱吃到一半,才注意到弗雷并没有怎么吃菜,而且碗里的饭也好少。


他是在减肥吗?还是不喜欢这些?


对哦,这些只是她喜欢吃的,但不代表弗雷会喜欢啊!


东方爱一时间想通了这个问题,扒饭的动作也停了下来,她看着弗雷问:“弗雷,你喜欢吃什么啊?”


弗雷夹菜的动作停顿了一瞬,不过很快就正常了,“小姐怎么突然这么问?”


“我看你碗里的饭好少,菜也不怎么吃……”东方爱说着,心里有些过意不去,“你不用这么迁就我,其实按照你自己的口味来就好,我不挑的。”


弗雷愣住了,随后无奈地笑了,“小姐不用担心我,我也不挑的,吃的少只是习惯而已。更何况这些都是小姐所喜欢的,我又怎会嫌弃?”


说着,弗雷很自然地夹起一块咖喱牛肉放进嘴里,还对东方爱微笑,好像在说:看,我很喜欢呢!


东方爱也笑了,拿起筷子就给弗雷一下子夹了好多菜,“既然这样,那你可要多吃点了!不管以前的习惯是什么,反正多吃饭是不会错的!”


“多谢小姐。”弗雷看着女孩阳光般灿烂的笑容,心想:真奇怪啊,明明当了她的管家以来,这样的笑容看过很多遍了,怎么每一次看到,心里都会感到——以前遗失掉的温暖呢。


“弗雷!尝尝这个,超好吃的!”


“多谢小姐,不过小姐……我的碗快要盛不下了。”


这天晚上,弗雷人生第一次,吃到撑。




黑猫教教主

  #速写60天挑战赛#day6  @速写班长

  

  #速写60天挑战赛#day6  @速写班长

  

克总的狗🌈

黑与红(28)

赵元帅遇到了他这个世界里的毗湿奴。

他用那样仇恨的眼神怒视自己,从牙缝中挤出来的每一个字都恨不得化为锋利的刀刃“把我的迦鲁达还回来!”


赵元帅毫无反应“?”

毗湿奴“?”

他妈的这人怎么动都不动?


毗湿奴愤愤道“说句话啊你!还不快跪地求饶?!”

“我看出你的愤怒了,但是我要打断一下你的情绪。”赵元帅看着他,认真道“你说的这个迦鲁达,是谁?”


毗湿奴气笑了,反问“你亲手杀了他,你不知道他是谁?!你竟然忘记了?你怎么能忘记?!”

“哦。”赵元帅对答案并不在乎,认真的回答了一声“你会记得自己吃过多少面包吗?”


毗湿奴震怒。

“你是来讨个说法的是吧?行啊。”赵元帅从......

赵元帅遇到了他这个世界里的毗湿奴。

他用那样仇恨的眼神怒视自己,从牙缝中挤出来的每一个字都恨不得化为锋利的刀刃“把我的迦鲁达还回来!”


赵元帅毫无反应“?”

毗湿奴“?”

他妈的这人怎么动都不动?


毗湿奴愤愤道“说句话啊你!还不快跪地求饶?!”

“我看出你的愤怒了,但是我要打断一下你的情绪。”赵元帅看着他,认真道“你说的这个迦鲁达,是谁?”


毗湿奴气笑了,反问“你亲手杀了他,你不知道他是谁?!你竟然忘记了?你怎么能忘记?!”

“哦。”赵元帅对答案并不在乎,认真的回答了一声“你会记得自己吃过多少面包吗?”


毗湿奴震怒。

“你是来讨个说法的是吧?行啊。”赵元帅从钱袋里掏出一个金锭子,想了想,又装回去把整个钱袋丢到毗湿奴面前“给,他的命就当是我卖了,你把这钱拿回去吧,买完棺材剩下的钱还够你过一辈子。”

他话还没说完,一道巨大的光团就朝他砸了过来。

“赵公明!今晚你必死!”


另一个世界,赵公明正盘腿坐在病床上和毗湿奴翻花绳,他刚翻了个大元宝出来,手上的定海神珠突然发出一串金光,从光芒中飘下来一张纸。

赵公明往上面瞄了一眼,喊那边铺床的该隐“小隐子,帮我读封信,帅气的我来信了。”


该隐拍拍手上并不存在的灰尘,走过来拿起那张纸“他还是第一次送信过来,怎么不亲自过来?”

赵公明乐呵道“他忙的很嘛,快帮我读一下,他肯定是想我了。”


该隐展开纸张,一字不落的念道“未来的我,见信如面。”

该隐声情并茂“我现在正在被毗湿奴追杀,你教我的办法根本没有用,你这个毫无用处的废物,蠢货!。”

该隐“替我跟那边的该隐弗雷说让他们跟你这个蠢货绝交。”


读完信,弗雷该隐和赵公明不约而同的看向毗湿奴。

毗湿奴还在研究怎么解开这个大元宝,听见他们好半天没声音,这才抬头“啊?你们看我干什么?又不是我追杀的小赵?”


该隐问道“迦鲁达是谁?”

赵公明“啊……好像有点耳熟耶……”

毗湿奴手腕一翻,把大元宝翻成两只小鸟“是爷的爱弟,怎么了?”


该隐道“他说毗湿奴为了迦鲁达来找他报仇。毗湿奴,我发现每次都是你挑的事儿。”

毗湿奴不可置信“哈???”


他气笑了“你要不要听听看你在讲什么?我的迦鲁达可是个天真可爱的孩子!那个我为什么要找小赵报仇?肯定是因为他先欺负我家迦鲁达的!”

终于想起迦鲁达是谁的赵公明嘁了一声“殄疹疴癌是吧。”


毗湿奴也不玩了,红绳一甩就要扑上来揍赵公明“明明每次都是你先挑事儿的!”

赵公明做出一副柔弱无助又可怜的姿态“瓦不是瓦没有!呜呜呜他欺负人家——”

毗湿奴薅他头发“我先替那边的迦鲁达报了仇再说!”

该隐气急败坏的过来拉架“哎呀好了!都还输着液呢这又是闹哪出?!信不信我用输液管勒死你们?!”


弗雷抱着一个大箱子进来的时候,就看到该隐一手掐着毗湿奴的脖子把他往地上掼,一脚飞踹把赵公明踹出老高。

该隐暴怒“能不能先听我说话啊!”


眼看着他的手里马上要沾上两条新鲜人命了,弗雷沉默半晌,默默退出去。

该隐怒气腾腾的看过来“你上哪去?!”

弗雷砰一声把门关上并锁死!


两分钟后,赵公明抱着弗雷的腰,脸埋在他肚子上呜呜呜告状“他打我,他打我!呜呜呜我也太可怜了叭!”

毗湿奴也坐在旁边跟着起哄“我不活了我不活了!”


坐在小凳子上拆箱子的该隐幽幽瞪弗雷一眼,用灰羽之刻用力在封口胶带上一划。

弗雷拎起赵公明的手,看看他手背上鼓起的青色肿包,再看看旁边毗湿奴手背上同样的肿包,烦躁的把赵公明推开“走开走开,头发都盖在我身上,烦死了。”


箱子是赫菲斯托斯送过来的,该隐一边拆,一边在心里吐槽赫菲斯托斯真的是脑子里有坑,搞这么大个箱子,一打开才发现箱子里面套箱子里面套箱子里面套箱子。

该隐:过度包装,天打雷劈。


该隐“赵公明,赫菲斯托斯到底给你寄了什么过来?包这么厚他是觉得谁有那个耐心去一层一层的拆吗?”

拆的好烦。

赵公明勾着拖鞋,漫不经心道“应该是发掘出来的爱神宝物吧。”


“???”

该隐颤抖着捧起最后一层的小木盒,不敢相信的问道“这,就,这,爱神宝物在这里面?骗人的吧?”

不管是不是骗人的,弗雷已经把桌子推过来了,毗湿奴抱起两床的被褥往桌子上一铺。

该隐小心翼翼的把小木盒放在中间,尽量让他们三个离远一点,免得损伤到宝物。


赵公明走过去大大咧咧的把盒子拿起拆开“这赫菲斯托斯,也不用好一点的盒子装,这也太简陋了吧。”

行为可以算得上是粗暴,吓的弗雷该隐赶紧拿着枕头在他手底下接着“你轻点!万一弄坏了怎么办?你就是千古罪人!”


赵公明“嘁,这已经是我的私人收藏品了,谁管的着我怎么玩它?”


毗湿奴:靠,他连神器都能买下来吗?


在一片闪耀的光芒中,四个人期待的看清了爱神神器的真面目——镶着粉红宝石的手镯、水晶香水瓶、绿色的青蛙发箍。

该隐“这就是神器吗每一件都好精致!”

弗雷“竟然有三件!”

毗湿奴“哦哦哦爱神果然是女孩子吧!”


赵公明大失所望“就这三件吗?不是,我还以为会是武器啊什么的,这……这不是很常见的小女孩子的饰品吗?”

赵公明“我店里一大堆。”


该隐捧着手镯研究“这个做工真的很不错,你看,都找不到配件连接的接口。”

弗雷打开香水瓶,凑上去闻了一下“嗯……香草冰激凌味儿。”


“都是些平平无奇的小玩意儿。”赵公明顺手就把发箍戴头上去了“来,给我看看。”

他从该隐手里接过手镯,沉思道“宝石倒都是最顶级的,你看,每一颗都完美无瑕。这有什么用呢?难不成爱神遇到坏人的时候就用它砸人?”


毗湿奴怂恿道“你戴上试试嘛!万一就像三霄小说里写的那样,戴上就可以变身魔法使呢?就那种,bulingbuling的马猴烧酒!”

赵公明看傻逼一样看他一眼。


其实赵公明也想戴,只不过这配色粉粉嫩嫩的,当着他们的面有点不好意思,这么一被怂恿,他立马就把手链戴上了。

一道刺眼光芒从他手上亮起又落下。

弗雷该隐毗湿奴异口同声“哇——”

他仨惊叹道“真的是——一点变化都没有呢!!”


戴上爱神宝物但完全没得到爱神祝福的赵公明“啧。”

他把手镯一摘,随手就扔回盒子里去了“没用的东西,还不如这个发箍呢,最起码还能箍一下朕的秀发。”

说罢,就哼着小曲儿跑到卫生间欣赏自己的新造型去了。


毗湿奴捡起那只手镯,顺手戴上,在一片光芒中,他摸摸自己的脸,怂恿该隐和弗雷“你俩也试试?”

弗雷微笑着推开他递过来的手“不了,我们骨架比你俩大,戴不上。”

这俩人像乌鸦一样,看见啥亮晶晶的东西都想往身上戴。


毗湿奴又转向该隐,该隐扬起高贵的头颅,扔垃圾去了。

恒心失格(禁止道具评论)
英雄的诞生 迟迟而到的生贺,真...

英雄的诞生


迟迟而到的生贺,真的太忙了但我永远爱你!

英雄的诞生


迟迟而到的生贺,真的太忙了但我永远爱你!

Kirilov

七夕节的我cp

给洁癖人友情指路,慎看:

→p1明弗

→p2隐弗

→p3吉弗

→p4吉弗吉

七夕节的我cp

给洁癖人友情指路,慎看:

→p1明弗

→p2隐弗

→p3吉弗

→p4吉弗吉

着急的小凤岚
是24h四格后续 整点换装🤤...

是24h四格后续 整点换装🤤  

是24h四格后续 整点换装🤤  

寒梅落南山

这边也发发,是捡手机文学🥺🥺

全员除了all爱和哈潘外全员友情向,不要KY哦😘


这边也发发,是捡手机文学🥺🥺

全员除了all爱和哈潘外全员友情向,不要KY哦😘


裴不起

让朋友分析一下这是什么xp

朋友:你喜欢男二是吧

仔细想想雀实(´;︵;`)

基本上结局都不怎么好……

童年里最想嫁的男人十月、弗雷,两都是内心温柔细腻的,很会照顾人。他俩简直是xp启蒙,以至于后来喜欢的角色都或多或少和他们相像。

火影是从小学四五年级开始看的,一眼就喜欢上佐助了。借了同学的漫画书临摹了好多张画,到我初中的时候完结,岸本你真不是人啊本来都接受佐助在结尾要死掉,结果是这么个比死还要糟心的结局。鸣人追了佐助那么久,一次次劝他回头,你死我也死这不是爱情是什么?最后搞出子时代,佐樱还算樱哥单恋成功,鸣雏真是我想不通,就是鸣樱也好过莫名其妙的官配拉郎啊。绝了当时看了......

让朋友分析一下这是什么xp

朋友:你喜欢男二是吧

仔细想想雀实(´;︵;`)

基本上结局都不怎么好……

童年里最想嫁的男人十月、弗雷,两都是内心温柔细腻的,很会照顾人。他俩简直是xp启蒙,以至于后来喜欢的角色都或多或少和他们相像。

火影是从小学四五年级开始看的,一眼就喜欢上佐助了。借了同学的漫画书临摹了好多张画,到我初中的时候完结,岸本你真不是人啊本来都接受佐助在结尾要死掉,结果是这么个比死还要糟心的结局。鸣人追了佐助那么久,一次次劝他回头,你死我也死这不是爱情是什么?最后搞出子时代,佐樱还算樱哥单恋成功,鸣雏真是我想不通,就是鸣樱也好过莫名其妙的官配拉郎啊。绝了当时看了真的下头。

稍微甜一点的就是几斗亚梦了,这俩双箭头真的好甜,情感是有慢慢过渡变化的,小学的时候看他们独处会莫名脸红心跳不好意思看。




RoterMond

【光弗雷】影绰(9)


可是他已经回头了。


弗雷的眼睛像是刀尖一样把光刺穿,钉在崖壁上,灵魂的空虚和冷风穿过他。他沉默不语、又惶恐无措地看着那个暗黑骑士——那个人正在死去。


大英雄也会有如此手足无措的一天吗?


对于光之战士来说,命运总是如同沉重而坚硬的车轮,不容置疑地推动着他前进。他不断地被碾压,不断地支离破碎又爬起向前走,因为那些为他而死的伙伴、因为那些他深爱着的人们。总会有办法的:他只要握紧手里的武器,像是终末绝望的野兽那样厮杀,命运总会在血迹斑斑的铁轨上留下一条生路,一条由无限的牺牲堆砌的生路。


那么这一次,真的没有别的选择了吗?


光眯起眼睛看着外面的天空:澄明的......




可是他已经回头了。


弗雷的眼睛像是刀尖一样把光刺穿,钉在崖壁上,灵魂的空虚和冷风穿过他。他沉默不语、又惶恐无措地看着那个暗黑骑士——那个人正在死去。


大英雄也会有如此手足无措的一天吗?


对于光之战士来说,命运总是如同沉重而坚硬的车轮,不容置疑地推动着他前进。他不断地被碾压,不断地支离破碎又爬起向前走,因为那些为他而死的伙伴、因为那些他深爱着的人们。总会有办法的:他只要握紧手里的武器,像是终末绝望的野兽那样厮杀,命运总会在血迹斑斑的铁轨上留下一条生路,一条由无限的牺牲堆砌的生路。


那么这一次,真的没有别的选择了吗?


光眯起眼睛看着外面的天空:澄明的,冰冷的。有人在对他说话,嘴唇在他的耳边翕动,无数不同的耳语对他喃喃。世界晃动着,他看到很多人的面孔。


穆恩·布瑞达,奥尔什方,伊塞勒·当古兰,阿尔博特……还有很多人、很多人。


所有的声音都在共同对他低喃,光的眼睛空空地看着那些人的脸孔。


他们说——


死亡是不可逆转的节点。


“杀了我。”


光之战士的身体摇晃了一下,逸散的魂灵仿佛被胶水黏合那样勉勉强强地凝聚回身体。他把疑问的目光投向弗雷,就好像没有听见这个躺在地上的、正在死去的人刚才说了什么。


“杀了我。”


弗雷说。


这一回他不能再装作没听见,光像是被火焰灼伤了那样后退一步。而漆黑的骑士则抓起倚在墙上的死亡使者,摇摇晃晃地站起来。


他真像是……地狱里爬出来的。


血,暗红色的血。


血液沿着面罩的边缘滑过,然后滴落在地上。


滴答。


深蓝的铠甲被染成黑色,暗金的甲边肮脏粘稠。他向前踏出沉重的一步,身后则留下暗红色地脚印。黑色的骑士翻转手腕把死亡使者拄在地上,他的手触碰过的地方流淌着浓稠的血浆。


选择吧……是杀死我来保护世界,还是为了世界杀死……‘你自己’。


弗雷是黑色的,熔化进魆黑的洞穴,但他的眼睛是金色的——燃烧着、崩塌着。


他在哪里听过这句话?光之战士灰蓝色的眼睛里装着困惑,他晃了晃脑袋。要应战,要战斗,于是他也从背上拔下暗影使者。多奇怪啊!他感觉到自己几乎拿不起剑来,有一瞬间他觉得自己的双手穿过了漆黑的剑柄,而当他回过神,他伤痕累累的伙伴又那样坚实地握在他手中。


他的思维几乎停滞了,穿过凝固的空气,又像是隔着水面。他听见盔甲碰撞发出的声音,剑刃在地面上拖行火星四射,锋利的铁没入温暖的血肉,血液迸溅出来。


——还有什么?


血滴在地上,雪狼的长啸飘荡在很远的风里,风夹着雪穿过陡峭的崖,如诉如泣。


只凭本能战斗的野兽,和正在死去的尸体。这是一场无望的战斗、却要堵上英雄的命运。


·


光之战士醒来的时候,他正在把暗影使者的剑身插入弗雷的身体。


漆黑的骑士躺在冷硬的青石上,他的盔甲支离破碎,碎裂的缝隙中盛满鲜血,他把手放在暗影使者粗糙而没有一丝花纹的剑身上,像是要阻拦它的前进,又像是在拥抱。


他就这样熄灭了。




TBC.

蛇雨
最近老是刷到就摸一下下(目移)

最近老是刷到就摸一下下(目移)

最近老是刷到就摸一下下(目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