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弘治

2040浏览    24参与
莲灯微梦

【大明弘治】【樘张帝后cp】

刘奕君◎朱祐樘 × 张皇后◎王伟


2022.5.18‖三修‖禁二传二改

素材: 回明之杨凌传

BGM: 吹梦到西洲


【大明弘治】【樘张帝后cp】

刘奕君◎朱祐樘 × 张皇后◎王伟


2022.5.18‖三修‖禁二传二改

素材: 回明之杨凌传

BGM: 吹梦到西洲


吃柚子的零零柒🍊

西苑遗恨(大结局)

“禀贵妃娘娘,方才太医院来报,淑妃忽然吐血,病情恶化。”

昭德宫内,万贵妃一边喝茶,一边听着汪直报信,听罢,她的脸上露出得意的神色。

“很好,本宫的目的基本达到了。叫花房给那贱人送点夹竹桃,待会儿再陪本宫去一趟长乐宫,我去送她最后一程。”

“遵旨。”

是日,李妙善正坐在窗边看着天上流动的云影,忽然感到窒息,似乎有一只无形的手紧紧扼住自己的喉咙,她艰难的喘息着,险些晕过去。

“娘娘,您这是怎么了?”青荷惊惧万分,急忙扶住她。长乐宫里霎时间乱作一团。方才安定下来,那个令她脊背发凉的身影再次出现在她的面前,脂粉香气混合着夹竹桃带有毒性的花粉,充盈在空气里。

万贵妃遣散了身旁所有的宫人......


“禀贵妃娘娘,方才太医院来报,淑妃忽然吐血,病情恶化。”

昭德宫内,万贵妃一边喝茶,一边听着汪直报信,听罢,她的脸上露出得意的神色。

“很好,本宫的目的基本达到了。叫花房给那贱人送点夹竹桃,待会儿再陪本宫去一趟长乐宫,我去送她最后一程。”

“遵旨。”

是日,李妙善正坐在窗边看着天上流动的云影,忽然感到窒息,似乎有一只无形的手紧紧扼住自己的喉咙,她艰难的喘息着,险些晕过去。

“娘娘,您这是怎么了?”青荷惊惧万分,急忙扶住她。长乐宫里霎时间乱作一团。方才安定下来,那个令她脊背发凉的身影再次出现在她的面前,脂粉香气混合着夹竹桃带有毒性的花粉,充盈在空气里。

万贵妃遣散了身旁所有的宫人,长乐宫里仅剩她们两人。

未等她开口,万贵妃便道:“淑妃可知,北魏皇宫里太子和生母只能活一个?”

李妙善默然。她知道,只有自己死去,祐樘才能在深宫之中顺利长大。她坦然接过万贵妃手中的药,带着微笑从容地一饮而尽。除了自己的儿子,人间早已经没有让她留恋的事物,入宫前的那场平反让她失去了至亲和家园;成化四年的重阳之夜将她的拉近命运的泥潭;安乐堂里待她如姐妹的吴废后和宫人们也从此消失在她的生命中,往后只有紫禁城的八尺高墙和尔虞我诈的争斗…

那毒药甚是猛烈。须臾,她的嘴角流出鲜血,万贵妃在她的目光里得意地离去,自己的意识也随之一点点地被抽离。什么也听不清了,耳畔唯有宫人们的抽泣。

冥冥之中,她看见张敏拉着祐樘的手站在床边,张敏竭力忍着,脸上却早已泪痕交错。

“母妃……”祐樘拉住李妙善的手哽咽着,他感到母亲的手在逐渐失去温度。

“樘儿,母妃不能陪你长大了,日后不论怎样,你都要好好活着。”李妙善的嘴唇微微翕动,几乎发不出声音来,说罢,她轻轻合上双眼,永久地睡去,自此和长乐宫里其他人阴阳两隔。

彼时,床前守护的宫人们都看见六岁的太子朱祐樘哀慕如成人,他没有放声大哭,脸上却刻画着这个年龄段少有的成熟。

 

“禀皇上,长乐宫人来报,淑妃娘娘于半个时辰前薨逝,原因尚不明确。”

乾清宫内,朱见深听闻李妙善的死讯,手中的茶杯盖咣地掉在龙案上。

“朕知道了。”他面无表情的回应着,她的死是谁造成的,他心知肚明。他不愿让她背负骂名,便选择站在她那方,不再追究此事。忽然,他看见乾清宫门外傍晚时分的一隅天幕。是日,天色皆赤,夕阳将一方天空染成血一样的颜色。他心中一颤,忽然对身旁的怀恩道:“淑妃身体虚弱,乃久病不愈而死,丧礼依贵妃仪制进行。此后若有人捕风捉影,以讹传讹,务必严惩。”

怀恩领命,没人注意到他的手已然攥成拳头。他素来与张敏交好,又深知张敏同淑妃之间的感情,不免为两人感到悲伤。朱见深对于李妙善的态度又不禁让他心寒。

三日后,青荷在自己的住处吞金自尽,宫中有传言道是她畏惧万贵妃日后的报复,也有说她跟淑妃都是刚烈之人,以死明志。

此时正值海棠花季,长乐宫里盛放的海棠却在一夜间全部凋落,留下花瓣满地。

(完结撒花)

 

 

 

吃柚子的零零柒🍊

西苑遗恨(五)

忙里偷闲更新一波

对不起原谅我写着写着就开虐下次一定不虐了

——废话和正文的分割线——————————

入宫以来,李妙善的生活说得上平稳,除却早晚必要的请安,再无杂事。空闲的时间里,她便督促祐樘的功课,珍惜与儿子共处的每一段时光。朱见深有时摆架至长乐宫,见祐樘坐在窗前读书,总不住地称赞。

深宫如晴天里的海水,看似平静无澜,实则暗流汹涌,而海深处的暗流常常夺人性命。

昭德宫内那位雍容的女子已然失去理智,她一面抽泣,一面把手边的斗彩杯砸向地面:“你们这群小人,居然合伙欺骗本宫。若不是陛下前几天在朝堂上公开了那个孩子的存在,我还真当他死在安乐堂里了。陛下…连陛下都有事瞒着我……”歇斯底里的...

忙里偷闲更新一波

对不起原谅我写着写着就开虐下次一定不虐了

——废话和正文的分割线——————————

入宫以来,李妙善的生活说得上平稳,除却早晚必要的请安,再无杂事。空闲的时间里,她便督促祐樘的功课,珍惜与儿子共处的每一段时光。朱见深有时摆架至长乐宫,见祐樘坐在窗前读书,总不住地称赞。

深宫如晴天里的海水,看似平静无澜,实则暗流汹涌,而海深处的暗流常常夺人性命。

昭德宫内那位雍容的女子已然失去理智,她一面抽泣,一面把手边的斗彩杯砸向地面:“你们这群小人,居然合伙欺骗本宫。若不是陛下前几天在朝堂上公开了那个孩子的存在,我还真当他死在安乐堂里了。陛下…连陛下都有事瞒着我……”歇斯底里的怒骂与瓷器碎裂的声音久久地回荡在殿内,脚下跪着的内侍无不毛骨悚然。

“贵妃娘娘息怒,都是内臣无能,上了张公公的当,请娘娘责罚。”一旁的汪直伏在地上如捣蒜一般地磕头。

“呵呵呵,只要太子生母不死,本宫就当不上皇太后。”

殿内默然,除了万贵妃,大家心中都明白,但凡有良知的人都不会认贼作母,更何况是太子。

良久,万贵妃咬牙切齿地吐出一句话:“汪直,去司衣局把太后的黄袍取来,然后摆架长乐宫,本宫去会一会那贱人。”

恰巧今日祐樘不在,李妙善午睡方醒,便嗅见一股浓烈的脂粉香气,熏的她头疼,紧接着万贵妃的身影便出现在眼前。她俯身行礼。“贵妃娘娘万福金安”

万贵妃并不正眼看她,只是轻蔑地示意她平身。“淑妃能在安乐堂那种地方诞下太子,当真是福泽深厚。可惜本宫就没有这福报。”她这才将目光看向李妙善,眼神中满是杀气,李妙善瞬间感觉到彻骨的寒意。“娘娘切莫妄自菲薄,您沐浴圣恩,自然会有更多子嗣。”

万贵妃冷笑一声,命汪直将那一袭黄袍拿到她面前,“本宫听闻淑妃回宫封妃,特地给淑妃妹妹准备了贺礼,淑妃妹妹无需客气,尽管收下。晚上陛下要来,本宫便先行一步。”说罢,她转身离去。

“娘娘,您要知道,这黄袍一辈子只能见一次,您能见到当真是莫大的荣幸。休要辜负贵妃娘娘的一片好意。”汪直摆出一副盛气凌人的架势,阴阳怪气道,说罢便快步迈出大门跟上万贵妃,留下她怔在原地。

泪水一滴滴落在黄袍上,沾湿了上面精致的缂丝鸾凤暗纹,她的心口像是被堵住,仿佛这黄瓦红墙、雕梁画栋全部压在她身上,束缚着她,令她窒息。

“娘娘您这是怎么啦!”青荷见她如丢了魂魄一般,连忙在她耳畔轻声呼唤。

忽然,一口鲜血伴着剧烈的咳嗽自李妙善口中溢出。

“快去请太医!快!!!”青荷一面支配着宫中的下人,一面将她搀扶到床上。

“青荷,去叫张敏来……”李妙善有气无力道。

张敏听闻,从长乐门径直冲向殿内李妙善的床前。

见到张敏,她凄然一笑,一面喘息一面艰难的吐出几个字:“你我同在深宫,许多事身不由己,谁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有些事情,如今也到了跟你交代的时候。”

“娘娘尽管吩咐。”张敏不忍心看到病榻上的人,只是低着头,鼻尖酸涩。

“记住,我若是不能陪着樘儿长大,就劳烦你替我保护好他,好吗?”

张敏分明看见,她那双水杏般的大眼睛里满是恳求,看过的人都会无比心疼。

“娘娘不要这么说……”他宽慰道,极力让气氛不至如此悲伤。

“这些年公公对我的情感,妙善都知道,奈何世事无常。你我之间能如梁上燕,岁岁常相见,我便心满意足,其实我,我也……”李妙善露出久违的笑颜,仿佛回到两人在藏书阁初识那日。她刚想开口,却听见太医的脚步。

“娘娘,太医到了。”

那份珍藏的情感,终究至死都藏在她心间。

吃柚子的零零柒🍊

西苑遗恨(四)

行过册封礼,李妙善在一众宫女的簇拥之下回到长乐宫。颇有分量的头冠与服制压得她疲惫不堪,她换上便服,在青荷的搀扶下缓步至殿外,伫立在庭院海棠荫下,矫首观望碧空映衬着茜色花苞与新绿的叶,思绪万千。

从前在安乐堂里时,她便喜欢抬头看着海棠树与庭院上那一方天空,如今眼前仍是那样的景致,她只感到物是人非。朱见深自觉亏欠李妙善母子颇多,遂从张敏那了解她喜爱海棠而特地安排她居住于此,将张敏自安乐堂召回,任长乐宫主事宦官,打理一宫事务,又立樘儿为太子,甚至保留了她为樘儿起的乳名,赐名“祐樘”她明白,朱见深何以妥协至此。

“爱惜芳心莫轻吐,且教桃李闹春风。”她目光停留在海棠树上,呢喃着诗句。


“给...

行过册封礼,李妙善在一众宫女的簇拥之下回到长乐宫。颇有分量的头冠与服制压得她疲惫不堪,她换上便服,在青荷的搀扶下缓步至殿外,伫立在庭院海棠荫下,矫首观望碧空映衬着茜色花苞与新绿的叶,思绪万千。

从前在安乐堂里时,她便喜欢抬头看着海棠树与庭院上那一方天空,如今眼前仍是那样的景致,她只感到物是人非。朱见深自觉亏欠李妙善母子颇多,遂从张敏那了解她喜爱海棠而特地安排她居住于此,将张敏自安乐堂召回,任长乐宫主事宦官,打理一宫事务,又立樘儿为太子,甚至保留了她为樘儿起的乳名,赐名“祐樘”她明白,朱见深何以妥协至此。

“爱惜芳心莫轻吐,且教桃李闹春风。”她目光停留在海棠树上,呢喃着诗句。



“给淑妃娘娘请安。”忽然,张敏走至她面前俯身跪拜,“张公公快请起。”她忽然觉得心中不是滋味。张敏又关心道“天气转暖,娘娘身体或许会快一些恢复。”

“我常出来放放风,或许有利于康复。今日樘儿不在这里,你我之间便不必多礼。”

一阵悲伤划过她眼底,自从樘儿出世后,她与安乐堂内同病相怜的宫人便注定殊途。

“内臣有一事向娘娘禀报,方才乾清宫宦官传旨,今晚陛下驾临长乐宫,请娘娘准备接驾。”

李妙善随口回应着。已是阳春三月,草薰风暖的时节,她却感到微风里夹杂着丝丝寒意。


傍晚,那个熟悉的身影再次进入李妙善的视野。与六年前在文渊阁相遇时不同,今日朱见深衣冠楚楚,身旁还簇拥着一众内侍,而她亦不似当时那般恐惧,心如古井毫无波澜,只是从容地按照礼节侍奉他。

两人对坐在红木雕漆圆桌前用着晚膳,不忘叙旧。李妙善端起桌上的斗彩酒壶,为面前的朱见深斟酒,道:“妾听闻陛下今日驾临长乐宫,特地取了窖藏的海棠酒来。”

“淑妃有心了。”朱见深唇角微扬,拿起酒杯一饮而尽,又不禁赞许。

“陛下喜欢就好,长乐宫里拿得出手的唯有海棠酒了。”李妙善说着,亦举杯啜饮一小口,清冽的酒带着微微回甘在口中弥散——由于体弱,她已经数年未敢饮酒。

“一别五载,淑妃和从前相比,更加温柔稳重。”借着昏黄的烛火,朱见深仔细端详着眼前的她,不由在心中感叹流年飞逝,五年前文渊阁里的女子,如今已为人母,几支素金发钗与鲜花的配一袭素雅衣裳,依然保留着几分清殊。

“谢陛下夸奖”李妙善莞尔一笑,不禁想起安乐堂里的岁月。或许朱见深不知道,她生樘儿时出了很多血,侥幸存活却元气大伤;樘儿的童年又是何等艰险。

一口酒的威力便让她难以承受,她忽然感到一阵头晕目眩,勉强用手支住桌子方才不至摔倒,“请陛下恕妾失态。”

朱见深摆手,“罢了,朕听说你生太子之后失于调养落下病根,,日后朕会派太医院治中吴衡为你医治,不出半年你的病就能治好。”他心中对她们母子并无太多感情,只是极力用皇家最好的物质和资源填补感情上的空缺。

“谢陛下恩典。”李妙善缓过些许,有气无力道,“妾感觉好些了,陛下莫要担心。”

是日,朱见深留宿长乐宫。烛火熄灭,身边的人已酣然入梦,李妙善却辗转难眠。她同身边的人拉开距离,凝视房门外的夜空。不知何时,泪水沾湿了衣襟。

吃柚子的零零柒🍊

西苑遗恨(三)

海棠初发红萼之时,安乐堂这个被遗忘的皇城角落,重新进入宫中人们的视野。四月初的一天,司礼监来到李妙善母子的住处宣读圣旨并交代相关事宜。李妙善和樘儿路着,恭敬地接过圣旨,将它收入锦盒。明日,他们便要辞别吴废后和这五年来患难与共的人,回到紫禁城

“内臣恭喜娘娘和殿下,以后不必在这受苦了。”张敏见她神色凄然,试图劝慰

她分明听出,这句话中夹杂了太多无奈,鼻子一酸,双眼湿润。谁都明白,这才只是苦难的开始,往后的日子会有更多血雨腥风。

是夜,她久违地坐在樘儿床边,母子二人在灯下长谈。

娘亲,我们要到哪里去?”樘儿同她一样辗转难眠,

一双干净清澈却带着疑惑的眼睛望着她。李妙善长叹一声,深情注...


海棠初发红萼之时,安乐堂这个被遗忘的皇城角落,重新进入宫中人们的视野。四月初的一天,司礼监来到李妙善母子的住处宣读圣旨并交代相关事宜。李妙善和樘儿路着,恭敬地接过圣旨,将它收入锦盒。明日,他们便要辞别吴废后和这五年来患难与共的人,回到紫禁城

“内臣恭喜娘娘和殿下,以后不必在这受苦了。”张敏见她神色凄然,试图劝慰

她分明听出,这句话中夹杂了太多无奈,鼻子一酸,双眼湿润。谁都明白,这才只是苦难的开始,往后的日子会有更多血雨腥风。

是夜,她久违地坐在樘儿床边,母子二人在灯下长谈。

娘亲,我们要到哪里去?”樘儿同她一样辗转难眠,

一双干净清澈却带着疑惑的眼睛望着她。李妙善长叹一声,深情注视着眼前的儿子,未及开口却己流下两行清泪:樘儿,从前你

问过娘亲,你的父亲在何处,什么时候才能见到他,娘亲一直没有正面回答你,只是不愿让你过早体会宫中的险恶,如今就解开你的疑惑.…’她哽咽着,继续跟儿子讲述他的身世

樘儿的到来于李妙善而言,是个意外。得知他存在的那一刹,她心中唯有万分恐惧。这个孩子竟能逃脱万贵妃的魔爪侥幸存活,陪她度过安乐堂里幽寂的岁月。生命有时就是如此神奇,她忽然想要留下这个孩子,看着他长大。

她看到瘦弱的他脸上露出六岁孩童不该有的凝重,心中开始滴血,“明天你就要参见你父皇了,那身着黄袍,留有胡须的男子便是你的父亲。内廷人心险恶,娘亲难以一直陪伴你。切记,防人之心不可无,害人之心不可有;在宫里,切莫随意得罪他人,惹事生非;唯有自强,事情来了方能无所畏惧。

樘儿默默点头回应,若有所思。今日母亲这番话,在往后的岁月里一直在他脑海中萦统

“娘亲莫要难过,早些休息罢。”他拿出手绢,坐起身为李妙善拭去泪水。

“好,今天娘亲留在这陪你。”李妙善说着,吹灭茶几上蜡烛微弱的火焰,后又把樘儿的被角掖一掖,

次日黎明,李妙善和樘儿身着礼服,在专人的带领下乘轿回宫。吴废后驻足安乐堂门口为这对共同生活六年的母子送别。

“公公,请容许我同吴姐姐道个别。“她说着,从荷包里拿起些碎银递给司礼监。

“快去”司礼监接过银子,面无表情。

李妙善走到吴废后面前,两人执手相望。“妹妹…”吴废后刚开口,泪水便夺眶而出。

“姐姐,这么多年樘儿一直藏在您这里,才不至于落入万贵妃的魔爪。您对我们母子恩重如山,我们愿生生世世报答您。’妙善强忍悲痛,向她俯身拜别,“姐姐无需牵挂,我们会很好,樘儿在宫里总会好过如今。

“罢了,罢了,妹妹保重。’吴废后已泣不成声

身后传来司礼监催促的声音,李妙善不得已转身离去,双腿沉重如灌铅。

临上轿辇前,她忽然瞥见安乐堂庭院里含苞待放的海棠开了几族。“可惜此生再也看不见安乐堂里绽放的海棠花了。”

吃柚子的零零柒🍊

西苑遗恨(二)

“她知道,樘儿不只是自己的儿子,还是皇家血脉,终究不仅属于她自己。从她生下他开始,自己的生命就进入了倒计时。”

以下是正文

(想看后续的举个爪~)

[图片]

[图片]


“她知道,樘儿不只是自己的儿子,还是皇家血脉,终究不仅属于她自己。从她生下他开始,自己的生命就进入了倒计时。”

以下是正文

(想看后续的举个爪~)



吃柚子的零零柒🍊
「史同」西苑遗恨(一) 是关于...

「史同」西苑遗恨(一)

是关于小朱母亲纪太后的故事啦~

史书上短短几行字便是她传奇的一生。我一直对她和那段她在安乐堂的岁月颇有兴趣,经过多年构思终于成稿。

-----------------------------

私设预警

1.文中设定太后姓李,因为在古时方言中“纪李同音”

2.汪直和太后是旧相识,后来他本性暴露,为了权势背叛了她,并投奔万贵妃,助纣为虐。

3.张敏暗恋太后,但碍于身份,只好尽一己之力默默保护她和小朱。

以下是正文

「史同」西苑遗恨(一)

是关于小朱母亲纪太后的故事啦~

史书上短短几行字便是她传奇的一生。我一直对她和那段她在安乐堂的岁月颇有兴趣,经过多年构思终于成稿。

-----------------------------

私设预警

1.文中设定太后姓李,因为在古时方言中“纪李同音”

2.汪直和太后是旧相识,后来他本性暴露,为了权势背叛了她,并投奔万贵妃,助纣为虐。

3.张敏暗恋太后,但碍于身份,只好尽一己之力默默保护她和小朱。

以下是正文

莲灯微梦

番外篇-大明孝穆皇后纪妙善

纪妙善在我心中就是一个香菱的人设和经历。

本篇描写一下小猪生前一直心心念念的母家


大明·景泰二年    

公元1451年,在距离北京千里之外的广西贺县,一个本地的瑶族土官家,传出一阵啼哭声。

土官纪福斌与夫人唐氏满怀爱怜地望着襁褓中那个小小的粉雕玉琢的女婴。


"夫人你说,叫什么名字好呢?"

"不如叫妙善,如何?"

"妙…妙善,好名字。美丽善良…"

唐氏把自己身上的玉佩取下来挂在女儿的脖子上,好玉能养人。

"乖乖…她在对我笑呢…"...


纪妙善在我心中就是一个香菱的人设和经历。

本篇描写一下小猪生前一直心心念念的母家


大明·景泰二年    

公元1451年,在距离北京千里之外的广西贺县,一个本地的瑶族土官家,传出一阵啼哭声。

土官纪福斌与夫人唐氏满怀爱怜地望着襁褓中那个小小的粉雕玉琢的女婴。


"夫人你说,叫什么名字好呢?"

"不如叫妙善,如何?"

"妙…妙善,好名字。美丽善良…"

唐氏把自己身上的玉佩取下来挂在女儿的脖子上,好玉能养人。

"乖乖…她在对我笑呢…"


大明·成化六年

她以为,这个世界上都不会再有她的亲人了。

没想到,老天爷还是让她把孩子生了下来。

"宝宝…"看着孩子,她又不禁流下泪来。


安乐堂的老人都是很善良的人,隔三差五地会自己送点吃的喝的过来。

她想念自己的家乡和亲人,之前父慈母爱的生活对她来说已经是一场泡沫之幻影。她还记得幼时父亲教她读书识字,母亲教她针线女红。但是现在,他们是生是死,都未可知。

因为,大藤峡之后,他们一家人就失散了。

她被作为战俘送入宫廷,每一个夜深人静的晚上,她都要对着月光遥遥思念着远方那个被明军的炮火摧毁的家。


大明·成化十一年

"儿去,吾不得生!"

纪妙善把脖子上的玉佩解下来,系在孩子的脖子上。她又无限爱怜地摸着他的脸,只告诉他这是外婆留给娘亲的玉,能保佑他之后平平安安。

她知道,这一天终究还是来了。

皇子认祖归宗,对他来说是好事啊。

纪妙善流泪地这么想着

她着实感激这个孩子,在她人生最无助的时候来到她的身边。他是她除了她父母以外,这个世界上唯一的家人。他与她血脉相连,在相依为命的艰难日子里给了她无限的陪伴与安慰。

孩子,以后的路你就自己走吧…

马车卷起的一缕尘埃,渐渐消散开去。


仁寿宫内

周太后只是想着怎么保护好自己的孙子,保护朱家的血脉,并没有考虑过这个便宜儿媳。再说,她也没有必要去为了纪妙善这么一个陌生人去得罪自己的儿子。

"哀家…不得已…"周太后只是叹了口气,手心合上,念了一句阿弥陀佛。

周太后自己也是幼年丧母,当年她母亲甄氏走的时候,她也是这么小。那年家乡大灾,父亲周能根本养不活她,又是一心想把她给卖掉。


"来,孙子过来,皇祖母抱抱…"她在孙子的身上仿佛看到了年幼的她自己,也是这么哭。

"以后皇祖母会好好保护你的,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害到你。"

"皇子的饮食起居,都要让哀家要亲自过问审视,你们听明白了没有?"周太后目光严厉喝道

"奴才明白"屋里的太监和宫女们都纷纷跪下。


大明·弘治元年

清宁宫内

"万岁爷的外公外婆要是还在世,就接进京来。"

周太皇太后喝了一口茶,悠悠道。


广西贺县

皇榜一贴,就有无数人上赶着要跟当今的圣上去认亲了。虽然说砍头有风险,但是当上皇亲的荣华富贵实在是诱人得很哪。

这其中有两个油腻的哈皮,一个化名叫纪贵,一个化名叫纪旺,声称自己是孝穆太后的堂弟。愣是花言巧语一路蒙骗住了郭镛和陆恺,被带着去面圣了。


"你们真的是朕的舅舅么?"

"万岁爷,臣妾看这两个人长相举止粗俗不堪,恐怕是…"座上的张皇后在朱祐樘的耳边悄悄说道。

"可是郭镛已经确认了…朕相信他办事不会错。"

朱祐樘既这么说,张皇后也不好再多说什么了。郭镛是陪着万岁爷一路从安乐堂走到乾清宫的人,陪他度过了无数个担惊受怕的日子。她又有什么立场去质疑郭镛的为人呢?


大明·弘治二年

"朕…朕对不起母后…"

奉慈殿内,月光温柔安静地洒了下来。

"万岁爷不要太过灰心,俗话说天无绝人之路,一定会找到的…"张皇后见状,内心也是触动不少,她在元晖殿备选皇太子妃那会儿,服侍教导她的周老老不是没有跟她说过皇家当年的那些事。

"郭镛…他,他骗了朕…"朱祐樘只是流泪,假冒皇亲可是大罪,自己也不能再留着他了。

"纪贵,纪旺,充军…"他不想杀掉这两个假舅舅,或许,是因为在这两个哈皮的身上曾寄托过那份对家人的思念之情。


此时,千里之外的贺县,山上开满的杜鹃花红红火火,似是在熊熊燃烧着…





















莲灯微梦

【番外】明英宗周贵妃-孝肃周皇后

祐樘…原谅皇祖母…皇祖母要为你的父皇的名声考虑啊…哀家知道这样对不起你娘孝穆太后,但是先帝才是哀家的亲儿子啊…没有什么比大明皇室的名声更重要…


周太皇太后还记得,那是一个阴冷的夜晚。

朱见深急匆匆地把手中牵着的小孩子交到她手上,只是说了一句:"母后务必保护好我大明朱家的血脉,这个孩子千万不能有事。"然后,他便去找那个姓万的跟她同龄的老女人去了。


小男孩长相清秀,扑闪着眼睛看着她。

"孩子啊…你怎么这么瘦啊…"周太后抚摸着孙儿的脸,顿时心痛不已,这可是皇家的金枝玉叶!

"来,孩子,叫皇祖母…"

"皇…皇...


祐樘…原谅皇祖母…皇祖母要为你的父皇的名声考虑啊…哀家知道这样对不起你娘孝穆太后,但是先帝才是哀家的亲儿子啊…没有什么比大明皇室的名声更重要…


周太皇太后还记得,那是一个阴冷的夜晚。

朱见深急匆匆地把手中牵着的小孩子交到她手上,只是说了一句:"母后务必保护好我大明朱家的血脉,这个孩子千万不能有事。"然后,他便去找那个姓万的跟她同龄的老女人去了。


小男孩长相清秀,扑闪着眼睛看着她。

"孩子啊…你怎么这么瘦啊…"周太后抚摸着孙儿的脸,顿时心痛不已,这可是皇家的金枝玉叶!

"来,孩子,叫皇祖母…"

"皇…皇祖母"


"朕还记得,第一次见到皇祖母的时候。"病榻前,朱祐樘握着周太皇太后的手。

"万岁爷,难为你还记得当年第一眼见到哀家…"周太皇太后苍老的面容露出慈祥的微笑。

"是您在母后死后,代行母职教养朕,保护朕。朕能平安长大,多亏了您当初的庇护。"朱祐樘边说边掉眼泪,这是他从小到大最亲的长辈啊!

"哀家还想求皇上最后一件事…"老人的呼吸越来越弱,她喘着气儿。

"皇祖母但说无妨…"

"裕陵…裕陵…"周太皇太后大睁着眼睛,只是还没说完,就忽地断气了。

"太皇太后!"

"皇祖母!"

紫禁城内,顿时哭声一片。


"不准让他进来!让他好好长长记性…看他下次还敢不敢迟到了!"仁寿宫内,只传出周太后的怒吼。

屋外的小可怜一直跪着,只好大声哭着请罪:"皇祖母,孙儿错了!孙儿再也不敢晚起了!"

"太后娘娘,太子殿下还小…还只是个孩子,怕是禁不住您这样罚跪…"周太后身边的心腹申老老也有些于心不忍,站出来劝道。

"好吧…让他起来吧!"周太后摆了摆手。


"哎呀,怎么都青了?哀家的孙子啊!"周太后心疼地抚摸着伤口

自己是不是过分了一点?他还是个小孩子,这些生活习惯,只要好好教育便可啊!

小可怜儿在这时候,忽然想起他那个早逝的娘亲来。记忆中娘亲跟他说话,一直都是温温柔柔的,身上还有一股太阳晒干的香味。娘亲会经常把他抱在怀里好好地摇,口中喊着他宝宝。他那时没有名字,娘亲就这么喊他。


"万岁爷,哀家也希望你能为先帝,为大明皇室的名声考虑。"仁寿宫内,周太后看着新天子,严肃道。站在一边的王皇后虽然是个性格好相处的,但此时她也不敢忤逆婆婆的意思,也只能附和道:"万岁爷孝顺甚笃,本宫和太后都知道,只是此事如果传出去,不知道外界会怎么看皇家的笑话呢…万岁爷还请三思啊!"

朱祐樘痛苦地闭上双眼。

他身为人子,为母报仇本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可是…他也是大明帝国的新一任主人啊!他不能不为先帝,也就是他的父亲的名声考虑。那个姓万的女人,周太后和王皇后又怎么会在意呢?朱见深的名声才是让他母亲和妻子最在意的啊!

罢了罢了,谁叫古代是父系社会,父亲的宗法地位要高于母亲呢?

朱祐樘哭着写下圣旨,盖上印章。

母后…是儿臣对不起您…儿臣要为我们朱家的名声考虑啊…不过,儿臣一定会找到您的家人,好好补偿您的!


周太后知道,她的孙子其实是很怀念他那个可怜的母亲的。因为她自己也是幼年丧母才被贫困的父亲周能卖进宫里当小宫女的。

"哀家也很怀念自己的生母啊…"周太后叹了口气,她生母甄氏去得早,留下她这个可怜的女儿被亲爹卖掉。虽然她后来幸运地从宫女飞升变了母凭子贵的贵妃,后来还当上皇太后,享尽荣华富贵。但是只可惜周家的外戚福气全让那个姓高的后妈和后妈的两个儿子周寿、周彧享了,这母子三人简直就是躺赢成功人士。

所以,当张皇后的家人跟她周家的异母弟弟争地时,她才不想帮着自家的。况且,她也不敢得罪张皇后,就跟不敢得罪那个姓万的女人一样。得罪了皇帝心尖上的人,她能从儿子和孙子那里讨到什么好呢?


"朕总算知道皇祖母临终前的意思了…"

外面下着雨,淅淅沥沥

"祐樘的话…我怎么听不明白?"张皇后一头雾水

"朕万万没想到…皇祖母当年竟然在裕陵的地宫里偷偷叫人做了手脚! 她竟然叫人堵住了皇爷爷和钱太后中间的墓道! "

"什么?!"

没想到太皇太后她老人家,还真是彪悍啊。

"朕想过要打通那个墓道的…"朱祐樘揉了揉眉心,只是自顾自道:"虽然朕从来没有见过英宗这位皇爷爷和钱太后这位嫡祖母,但是还是想要成全英宗临终前和她合葬的心愿,也是替皇祖母赎罪,维护好我大明的帝后合葬祖制…"朱祐樘握紧了张皇后的手,"钱太后是皇爷爷的结发妻,想到这,朕也好怕,万一百年后不能和梓潼你…"

"祐樘…这怎么可能呢?"张皇后堵住了他的嘴巴,"我是你的结发妻子,是你的嫡后,谁敢不把我们两个葬在一起?"

"可是阴阳家说了,打通墓道会有碍风水…"朱祐樘叹息道,"朕也只能打消这个念头了…就是可怜了钱太后,隔了一道墙,在地下见不到英宗…"

"祐樘,这不是你的错,你千万不要自责。"张皇后把头靠在朱祐樘的肩膀上,握紧他的手。


裕陵内

朱祁镇:我靠靠靠!怎么是你?😟

周贵妃: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啊?😍

朱祁镇拍着墙大喊: 钱钱,钱钱!

周贵妃:别喊了,墙这么厚,她听不到。😏

朱祁镇:我孙子不帮我通墓道么?👿

周贵妃:那也是我和你的孙子啊,不是钱后的😘

朱祁镇:沃日:-O


























几丶竹间(地生中考死尸+1)

恋爱小孩,人妻,问题小孩(?)

p1成化,p2弘治,p3正德(雷者自避

(这三个是真的第一次搞,前面的在脑子里是已经有人设的了)

成化因为朱见深性格懦弱的原因所以一直是个小孩子的形态,很依赖正统和天顺,会安慰失去了继承人的景泰小叔;恋爱中的小小孩,比较多愁善感容易多情;很温顺但是不能欺负,打起架来也是很凶猛的;我说朱见深和万贞儿一直把他当儿子养你信吗?

弘治,无论是为人还是为政真的挑不出任何毛病好吗;明明按辈分成化是他爸爸可他却像老妈子一样照顾着成化;比起多情的成化,在情感方面上比较专一;跟朱佑樘一样,很不理解为什么朱见深(成化)会把万安进贡的那本限制级图书珍藏起来。

正德,该怎么说...

恋爱小孩,人妻,问题小孩(?)

p1成化,p2弘治,p3正德(雷者自避

(这三个是真的第一次搞,前面的在脑子里是已经有人设的了)

成化因为朱见深性格懦弱的原因所以一直是个小孩子的形态,很依赖正统和天顺,会安慰失去了继承人的景泰小叔;恋爱中的小小孩,比较多愁善感容易多情;很温顺但是不能欺负,打起架来也是很凶猛的;我说朱见深和万贞儿一直把他当儿子养你信吗?

弘治,无论是为人还是为政真的挑不出任何毛病好吗;明明按辈分成化是他爸爸可他却像老妈子一样照顾着成化;比起多情的成化,在情感方面上比较专一;跟朱佑樘一样,很不理解为什么朱见深(成化)会把万安进贡的那本限制级图书珍藏起来。

正德,该怎么说,总之就是很喜欢玩,比较吵吵闹闹的吧(是年号中的气氛调节剂呢)

斯密马赛正德我真的没想好你的人设!!!

星火的话大概就是弘治中兴了(没什么好解释的)

🥀黑桃皇后🍂

很多人都说牙刷是明孝宗朱佑樘发明的,就连美国牙科医医学会也是如此认为。但是,牙刷的历史却可以追溯到先秦时代。如果我们不去了解这段历史,盲目的跟风认为牙刷就是明孝宗发明的。那么,久而久之偏见可能就会变成既定事实,这是对中华文化深刻的一种伤害。

很多人都说牙刷是明孝宗朱佑樘发明的,就连美国牙科医医学会也是如此认为。但是,牙刷的历史却可以追溯到先秦时代。如果我们不去了解这段历史,盲目的跟风认为牙刷就是明孝宗发明的。那么,久而久之偏见可能就会变成既定事实,这是对中华文化深刻的一种伤害。

• 沧海遗珍  古董图库 •
  1. 明弘治青花缠枝花卉纹罐

明弘治青花缠枝花卉纹罐

品相:镶银口
尺寸:高12.6厘米,口径7.5厘米,底径8.5厘米

说明:罐直口、丰肩、腹下渐敛,款圈足。腹部四周绘缠枝花卉纹,绘画细腻精致。肩部及胫部绘变体莲瓣纹。此罐造型雄厚,端庄肃穆,构图繁密严谨、层次分明、主题突出,画风豪放生动,笔法酣畅淋漓。此件明弘治罐布局层次分明,密而不乱,青花发色沉稳,实为佳品。

明弘治青花缠枝花卉纹罐

品相:镶银口
尺寸:高12.6厘米,口径7.5厘米,底径8.5厘米

说明:罐直口、丰肩、腹下渐敛,款圈足。腹部四周绘缠枝花卉纹,绘画细腻精致。肩部及胫部绘变体莲瓣纹。此罐造型雄厚,端庄肃穆,构图繁密严谨、层次分明、主题突出,画风豪放生动,笔法酣畅淋漓。此件明弘治罐布局层次分明,密而不乱,青花发色沉稳,实为佳品。

• 沧海遗珍  古董图库 •
  1. 明弘治青花花卉纹鸡心壶

明弘治青花花卉纹鸡心壶 

尺寸:带盖高10cm
品相:全品,原配盖

藏品说明:罕见明中期青花壶,造型秀气,壶身两侧绘制写意牡丹纹,平等青发色淡雅沉稳,釉色泛青,底足火石红自然,修足规整。明中期小罐较多,小壶保存完整非常罕见,全品带原盖更珍贵,明代玩的就是一个完整,一个味道。

明弘治青花花卉纹鸡心壶 

尺寸:带盖高10cm
品相:全品,原配盖

藏品说明:罕见明中期青花壶,造型秀气,壶身两侧绘制写意牡丹纹,平等青发色淡雅沉稳,釉色泛青,底足火石红自然,修足规整。明中期小罐较多,小壶保存完整非常罕见,全品带原盖更珍贵,明代玩的就是一个完整,一个味道。

桥沥

这一次画了很多戚将军2333,也画了可可爱爱小弘治www。我太讨厌万小姐了!!!(请不要介意我奇奇怪怪的说话顺序


这一次画了很多戚将军2333,也画了可可爱爱小弘治www。我太讨厌万小姐了!!!(请不要介意我奇奇怪怪的说话顺序


• 沧海遗珍  古董图库 •
  1. 明弘治青花寿星纹笔舔镇

明弘治青花寿星纹笔舔镇

【藏品尺寸】:高2.5厘米,直径10.5厘米,底径5厘米
【品相】:边缘有二磕

【藏品说明】:此器实属罕见,不确知其真实用途,疑为笔舔镇纸,有待识者正名。器面青花双圈内画一老寿星盘坐与一“寿”字内。这个纹样在明代中期景德镇民窑中常见。反面青花书“张保堂志用”五字。圈足略高。釉面滋润,釉色闪青。实是一件明代中期的稀罕器物。

明弘治青花寿星纹笔舔镇

【藏品尺寸】:高2.5厘米,直径10.5厘米,底径5厘米
【品相】:边缘有二磕

【藏品说明】:此器实属罕见,不确知其真实用途,疑为笔舔镇纸,有待识者正名。器面青花双圈内画一老寿星盘坐与一“寿”字内。这个纹样在明代中期景德镇民窑中常见。反面青花书“张保堂志用”五字。圈足略高。釉面滋润,釉色闪青。实是一件明代中期的稀罕器物。

• 沧海遗珍  古董图库 •
  1. 明弘治黄地青花穿花龙纹碗

明弘治黄地青花穿花龙纹碗

【藏品尺寸】:高7厘米,口径15厘米,底径5厘米
【品相】:修复件

【藏品说明】:此品尽管为修复件,但是却真实地反映了明代中期成化弘治官窑的本来面目。现在,真正的明代官窑在市场上已是寥若晨星,即使是碎片,也难得一见。此碗造型,脱胎于永乐鸡心碗,敞口弧壁,圈足略小,给人以娟秀,文静与雅致。内外黄地青花装饰。外壁通景画双龙缠枝花卉,两条龙作赶珠状与缠枝花连成一体。内壁画缠枝莲托梵文。内底莲托梵文,纹饰满布而不见凌乱,装饰极为华丽。底青花“大明弘治年制”青花标准官款。此碗的完整度应该说是相当高的,也就是说极为罕见。有志于研究明代官窑的爱好者,不应不重视该件藏品。真有点“今...

明弘治黄地青花穿花龙纹碗

【藏品尺寸】:高7厘米,口径15厘米,底径5厘米
【品相】:修复件

【藏品说明】:此品尽管为修复件,但是却真实地反映了明代中期成化弘治官窑的本来面目。现在,真正的明代官窑在市场上已是寥若晨星,即使是碎片,也难得一见。此碗造型,脱胎于永乐鸡心碗,敞口弧壁,圈足略小,给人以娟秀,文静与雅致。内外黄地青花装饰。外壁通景画双龙缠枝花卉,两条龙作赶珠状与缠枝花连成一体。内壁画缠枝莲托梵文。内底莲托梵文,纹饰满布而不见凌乱,装饰极为华丽。底青花“大明弘治年制”青花标准官款。此碗的完整度应该说是相当高的,也就是说极为罕见。有志于研究明代官窑的爱好者,不应不重视该件藏品。真有点“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的感觉。

晚来风祐
这个鱼断断续续摸了一个星期 中...

这个鱼断断续续摸了一个星期 中间还经历了装系统orz。

是孝宗和皇后(我)


这个鱼断断续续摸了一个星期 中间还经历了装系统orz。

是孝宗和皇后(我)



• 沧海遗珍  古董图库 •
  1. 明弘治青花人物纹镇纸

明弘治青花人物纹镇纸

尺寸:直径6.5cm,高1.3cm
品相:传世自然磨釉,边缘小爆釉

藏品说明:此品采用淡雅清幽的青料作为绘画颜料,画一童子,辅以坡石、小草。小童神态活泼,衣褶飘逸。胎质细腻,釉色白中闪青,为明初釉色特征。镇纸为文房小件,书房案头必备,青花瓷镇纸实为少见,传世更为罕见。本品完整无缺,使用痕迹明显,当是一件传世的文房佳器。

明弘治青花人物纹镇纸

尺寸:直径6.5cm,高1.3cm
品相:传世自然磨釉,边缘小爆釉

藏品说明:此品采用淡雅清幽的青料作为绘画颜料,画一童子,辅以坡石、小草。小童神态活泼,衣褶飘逸。胎质细腻,釉色白中闪青,为明初釉色特征。镇纸为文房小件,书房案头必备,青花瓷镇纸实为少见,传世更为罕见。本品完整无缺,使用痕迹明显,当是一件传世的文房佳器。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