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张九龄

324.4万浏览    61813参与
九九孩子.

校霸怎么这么甜?(24)

◎勿上升正主

◎正文


第二天,张九龄一觉睡到了中午,他坐起来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却被站在门口的王九龙吓了一跳。


“醒了?”


张九龄点头。


“那快点起床去洗漱吧,墨星河来了。”


刚刚还有些困倦的张九龄瞬间清醒过来,被子一掀,穿着睡衣就下了床,刚巧撞上了走进来的墨星河。


墨星河脸上挂着和善的微笑,催促张九龄快去洗漱,牙刷什么的已经给他准备好了。


待张九龄离开后,墨星河开始算起了账。


“王九龙,我不是让你别和我弟睡一起吗?这什么情况?你给我解释解释。”


王九龙摊手:“客房的床不小心被打湿了,所以没办法。”


墨星河扶额。


行吧,看在张......

◎勿上升正主

◎正文


第二天,张九龄一觉睡到了中午,他坐起来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却被站在门口的王九龙吓了一跳。


“醒了?”


张九龄点头。


“那快点起床去洗漱吧,墨星河来了。”


刚刚还有些困倦的张九龄瞬间清醒过来,被子一掀,穿着睡衣就下了床,刚巧撞上了走进来的墨星河。


墨星河脸上挂着和善的微笑,催促张九龄快去洗漱,牙刷什么的已经给他准备好了。


待张九龄离开后,墨星河开始算起了账。


“王九龙,我不是让你别和我弟睡一起吗?这什么情况?你给我解释解释。”


王九龙摊手:“客房的床不小心被打湿了,所以没办法。”


墨星河扶额。


行吧,看在张九龄没什么事的面子上,姑且相信他这一回。


没过一会儿,张九龄就洗漱完毕了,换好衣服后,墨星河说什么也要立马带他走,带上车之后嘱咐道:“我最近一段时间公司会比较忙,加上学校里的课和墨家的一些事情,所以不会去你那儿住了,你照顾好自己啊。”


张九龄懒懒的嗯了一声。


本来想着如果没什么问题的话就让张九龄在王九龙那儿住一段时间,大不了给王九龙钱,但照他弟这个榆木脑袋来看,迟早有一天会被吃干抹净。


两人都正值年少轻狂的时候,还一个A一个O,在没有大人看管的情况下同居……


墨星河怕他们两个擦出火花,做出什么不改做的事情。


他虽然不是张九龄的亲哥,但这么些年来早就把张九龄当做亲弟弟了,可惜这个亲弟弟性格大大咧咧不说,还是个榆木脑袋,不懂和Alpha保持距离,顾之武对他那么明显的感情都特么察觉不到,还把人当朋友。


想到这儿,墨星河默默叹了口气。


虽说他想让张九龄尽快找个Alpha,为的是可以帮助他应对撞上比赛的热潮期,但对于他现在的年龄来说还是太早。


张九龄此刻并不知道墨星河心里在想什么,他侧着头看向窗外。


奇了怪了,昨天晚上睡着的时候顶多凌晨一点,他还一觉睡到了中午,怎么现在还是这么困,搞得跟凌晨四五点睡觉似的。


百无聊赖的打了个哈欠。


直到车窗外出现一对父子,张九龄才从困意中缓缓回过神来。


这会儿正好是红灯,墨星河的车缓缓停下,张九龄靠在副驾驶的车窗上,刚好能看到那对父子。


小男孩长相很可爱,正拿着一个飞机玩具,骑在他爸爸的肩膀上,父子二人的脸上都带着十分开心的笑容。


张九龄瞬间想到了小时候,那时候父亲和爸爸都在他身边,想着想着,他忽然觉得眼眶有些酸涩。


张九龄使劲揉了揉眼睛,他移开视线,还有42秒的红灯,随后视线又转向了墨星河。


“哥……”


张九龄很少叫墨星河哥,再加上这个语气,墨星河很快就猜到了他要问什么。


“我爸爸他…怎么样了?”


果不其然,墨星河握着方向盘的手一僵,张九龄看出了他的不对劲,紧接着说:


“讲真的,哥你的演技不怎么样。”


他轻笑一声:“每当谈到我爸爸的时候你都骗我说情况好转,但是好转了一年了怎么还没好呢?我又不傻,你实话说吧,我可能已经猜到一些了。”


此时红灯已经变成了绿灯,那对父子也随着车窗外景色的变换而消失。


墨星河看着前面的路,忽然心里一松动,叹了口气。


“那我实话实说了,你挺住。”


“嗯。”


“你爸爸他…可能时间不多了,自从你父亲走了之后,你爸爸一直在使用抑制剂来度过热潮期,但抑制剂势必会有副作用,长期的副作用累计下来他的身体自然就垮了,然后,叔叔说不想受这个罪了,说……他想切除腺体,过几天就是手术了,我想你作为一个Omega切除腺体意味着什么你应该了解。”


张九龄面无表情地眨眨眼。


他当然了解,腺体对于Omega来说十分重要,切除腺体会让Omega的身体机能和免疫力大幅度下降,寿命也会大打折扣,而且手术风险还高,就算手术成功,顶多只能再活十年,而像爸爸这样的,因为抑制剂的副作用导致腺体出现问题的,切除腺体后要是能再活十年都能算得上医学奇迹了。


“过一会儿到家,跟他打个视频通话吧。”


张九龄点头。


……


视频被接起,张九龄的爸爸带着一脸慈祥的微笑坐在病床上。


墨星河从来没有让他们两个打过视频通话,父子俩基本不联系,所以两人现在都变不怎么了解彼此了,这样做一是张九龄的爸爸亲自嘱咐的,二是他们都怕张九龄伤心。


在张父看到张九龄用墨星河的账号给他发视频时,他就能想到,儿子什么都知道了。


张九龄只是看着他,没有说话,眼角有些泛红。


将近一年没见到世界上最后的亲人了,看着眼前消瘦了许多的爸爸,他此刻竟有些不知所措。


空气陷入诡异的沉默,最终还是张父打破。


“我们的元元都长这么大了,多长时间不见你了?爸爸真的好想你。”


张父的性子本来就是温温柔柔的,此刻对他视如珍宝的儿子说话,语气中更是无处不透露着温柔。


但张九龄没回答他。


张父于是就接着说:“元元这段时间应该独立了很多吧?应该会做饭了吧?等爸爸做完手术回家你给爸爸做顿饭好不好?”


张九龄:“……”


没关系,他可以学。


于是,只会煮方便面的张九龄沉默了一会儿,从喉咙里发出个音节:“好。”


那边的男人笑的很开心,继续道:“我做完手术后大概还要调养一段时间,你的比赛可能赶不上了,但应该可以赶上你期中考试后的家长会,我们元元的成绩应该不差吧?你父亲上学的时候可是次次拿第一的人物。”


张九龄:“……”


没关系,他可以学。


于是,成绩一直稳定在倒数的张九龄点点头:“不会让爸爸失望的。”


“那……元元宝贝有没有遇见心仪的Alpha?爸爸真的很想见一见呢。”


张九龄:“……”


没关系,他可以……


可以个屁!


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身影,张九龄猛地摇了摇头:“还没有。”


两人又聊了一段时间才挂断通话,只是张九龄耳尖的那抹红还没有退下去。


挂断之后,墨星河从张九龄手里拿回手机:“对了,王九龙他说……”


听到某个Alpha的名字,张九龄觉得刚褪去的热意再次袭来。


“不准提他!”


墨星河脸上闪过一丝茫然:“啊?哦,好。”


行了,他再次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德云社.

  九龄我对不起你啊哈哈哈哈哈哈

  从ks截的图就一张正经的

  龄龄对不起可是真的好好笑啊哈哈哈

  九龄我对不起你啊哈哈哈哈哈哈

  从ks截的图就一张正经的

  龄龄对不起可是真的好好笑啊哈哈哈

龄龙塔里锁堂良.

“我永远沉醉于张九龄身上的那种少年江湖气”

“我永远沉醉于张九龄身上的那种少年江湖气”

向阳

【竹马在妙龄】十六

【掉落】篮球比赛


张九龄看着自己本子上的名字,一班的篮球队算是组织起来了,接下来就大家一起打一下看看实力

体育课

“大家先热身,一会一起打一局,试试配合”张九龄组织

吴海和他的几个好友站在一旁说着悄悄话,紧接着,吴海拿起一旁的篮球颠了颠,下一秒,篮球就落到了张九龄脚边

张九龄正在热身,扭着手腕脚腕,篮球落到旁边的时候颇有力道,掀起一阵灰尘,张九龄抬起头,不明所以

吴海幸灾乐祸,嗤笑一,然后发话"队长,咱们今天是要试试身手对吧“

张九龄没回答,等着对方的下文

”这样吧,我们几个一队,你看行吗,您自己找几个人,咱们看看实力呗,也让我们看看队长的 实力“

张......

【掉落】篮球比赛


张九龄看着自己本子上的名字,一班的篮球队算是组织起来了,接下来就大家一起打一下看看实力

体育课

“大家先热身,一会一起打一局,试试配合”张九龄组织

吴海和他的几个好友站在一旁说着悄悄话,紧接着,吴海拿起一旁的篮球颠了颠,下一秒,篮球就落到了张九龄脚边

张九龄正在热身,扭着手腕脚腕,篮球落到旁边的时候颇有力道,掀起一阵灰尘,张九龄抬起头,不明所以

吴海幸灾乐祸,嗤笑一,然后发话"队长,咱们今天是要试试身手对吧“

张九龄没回答,等着对方的下文

”这样吧,我们几个一队,你看行吗,您自己找几个人,咱们看看实力呗,也让我们看看队长的 实力“

张九龄算是知道对方打的什么算盘了,他那一队基本都是又高又壮身体素质好的,一班剩下的不是书呆子就是少爷,张九龄要是想要再组一队就只能矮子里面拔大个了,眼看着就是要给自己下马威,张九龄开始在心里叫苦,也不是自己愿意参加的

最后,张九龄东拼西凑,总算是凑起了一个小队

比赛开始了,双方球没进几个,张九龄倒是被撞倒了好几次,身上疼的不行,明显对方就是冲着自己来的,他都怀疑他们身上是不是装了什么暗器

比赛到中场,双方都没怎么进球,张九龄也算是看出来怎么回事了

中场休息,张九龄扔下球到场边休息,他是有些生气的,但是本着不惹事的想法想着下半场躲着点,可是吴海好像是故意找事”队长,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啊,怎么一直摔倒啊,要不要给你找个轮椅饿哦们继续打啊“

张九龄火气直冒,”没事,我给你留着“

吴海把球向下一拍”还在嘴硬呢,一会你可小心一点啊“

秦淮也看出来端倪了”九龄,这不就是明摆着在针对你吗,别再打了,太危险了“

”没事,不用担心,我会小心的“

下半场开始,张九龄已经不在乎得分了,只是一直躲着对面要撞他的人,他的队友当然也注意到了是什么意思,但是本着不惹事的想法,没人愿意搭理,而且又没打到自己身上,那就自己靠边走就好

张九龄跑着,躲着,大家也不认真打球了,但是球突然传到张九龄手里,张九龄带着球过了冲过来的人,越过一个,两个,三个,终于到了篮下,张九龄一跃到了空中,将球一抛

球进篮,张九龄准备落地,但是一股冲劲,让他没站稳,直接摔倒了,这回张九龄是真的生气了,先是看了一下撞他的人,是吴海,然后骂了一句”你他妈疯了”

吴海还在装“诶呀,队长,对不起啊,我没看见你”

张九龄不想再计较,准备自己站起来,秦淮也跑过来准备扶他,张九龄显示感受到屁股摔到地上的疼,然后脚上使力,发觉交完疼的厉害,根本站不起来

费力地到了医务室,孟鹤堂告诉他是骨折,然后给他送到了医院

没到三十分钟,王九龙就知道了这个消息,直接请了假去了医院

张九龄已经打了石膏,躺在病床上了,医生说是没什么大碍,王九龙进来,看到孟哥在身边,只是看了一眼张九龄的伤,发现并不算严重,然后和孟哥打了招呼

随后转头“怎么伤的,跟我说实话,我已经了解了一些事情的经过了’

张九龄嘴硬,不想说,也不知道怎么说,说是打球自己摔的,还是说被人撞倒了,这也太没有面子了,而且也没什么证据,这可怎么说

王九龙见他不说话,”我看你应该还没把这件事告诉伯父呢吧“

张九龄别扭就说了一句”没有事,我就是打球的时候摔倒了“

”好“王九龙低头摆弄起了手机”喂 ,张叔叔啊'

“等一下,别,别别,我说,我说”

“你早这么老实不就好了,我问,你答”

张九龄不耐烦,“嗯”

“是不是篮球赛,你们班内讧了”“嗯”

“是不是有人针对你了”“嗯”

“是不是吴海”“嗯”

“和秦淮有没有关系”“你怎么扯到秦淮身上了”

“好,我了解清楚了,你好好养伤,过两天可以出院了,我来接你”

张九龄小声抱怨“我没事,不用你接,我跟你什么关系啊”

王九龙笑了“你想是什么关系呢,我是被你抛弃的'男朋友'吗”

张九龄不明所以“我可没和你谈恋爱,你别瞎说”

“游戏里的两年都喂了狗了?”

张九龄突然想起还有这茬,和好久没点开的游戏,内心些许羞愧 ,又看见孟哥还在旁边,微微带着笑意,”滚,赶紧滚“

”好了,不闹,孟哥,你先回吧,这我来照顾,你不用担心,回去如果九良问起来,稍微说一下就好,还有小阳儿,告诉他们不用担心“

王九龙细心地安排好了一切,等到孟哥走了,他又哄着张九龄睡觉,之后自己出去了







舆清则安

春晚

想来说说今年的天津春晚以及青春相声社的一部分


张九龄*王九龙

1.岳哥写的活还可以,不好也不差,一般般

2.青春相声社是个老活,有点失望,但效果还可以

3.发挥很稳定,但笑点不多,包袱有点少

4.天津春晚效果还行,但九龙回忆的那段有点墨迹,看的心烦,没记住啥


孟鹤堂*周九良

1.发挥依旧稳定,和去年相比差不多,反正我一直都是呲着个大牙搁那乐

2.包袱不多但可乐,“你爸爸是年兽”直接笑翻我

3.小先生的捧哏方式我一直都好爱,今年的春晚依旧好爱

4.孟鹤堂几乎没使相(震惊),还以为他得来上几次呢


张鹤伦*郎鹤炎

原谅我看不下去他俩的相声


刘筱亭*张九泰...

想来说说今年的天津春晚以及青春相声社的一部分


张九龄*王九龙

1.岳哥写的活还可以,不好也不差,一般般

2.青春相声社是个老活,有点失望,但效果还可以

3.发挥很稳定,但笑点不多,包袱有点少

4.天津春晚效果还行,但九龙回忆的那段有点墨迹,看的心烦,没记住啥


孟鹤堂*周九良

1.发挥依旧稳定,和去年相比差不多,反正我一直都是呲着个大牙搁那乐

2.包袱不多但可乐,“你爸爸是年兽”直接笑翻我

3.小先生的捧哏方式我一直都好爱,今年的春晚依旧好爱

4.孟鹤堂几乎没使相(震惊),还以为他得来上几次呢


张鹤伦*郎鹤炎

原谅我看不下去他俩的相声


刘筱亭*张九泰

1.还是个老活,效果还行,和平时差不多

2.说的还算可以,但我全程没被逗笑过

3.谐音更狠狠扣分,脑筋急转弯也很无聊


高筱贝*尚筱菊

1.我不喜欢,说的挺一般,不太好

2.没被逗笑,反倒感觉有点无聊,效果不好

3.太短,根本不知道在说什么


岳云鹏*孙越

1.比河南和央视春晚说得好,但我还是不喜欢

2.到底还是没理解在讲什么,看到一半就不想看了

3.现代的新东西太多(我个人特别讨厌这点),家里的长辈开头都没看懂


郭德纲*于谦

1.卖布头还是得看郭老师,精彩

2.相声不喜欢,看了开头,有点无聊,看到最后也没笑几次

九慕

夕阳( 一 )

首次写文 文笔不好请见谅

龙龄

  

全年级倒数第一学渣龙×转校生学霸龄

——————————正文——————————


北京的秋天早晨依旧那么清凉,道边梧桐树上渐渐泛黄的叶子随着清风飘落,穿着敞开校服的少年背着单肩包在道旁慢悠悠的走着,后面一个长相清秀背着包的少年跑过来拍了一下他的背

  

“呦,这不是我们龙少爷吗?吃早餐了没,给”


说着,他把手中的包子递了过去


“行啊你,还知道给我带一份呢”


“你就不用说了,哪天早餐不是我帮你带的“


各聊各的,突然从后面听到一声急促的大喊


“前面的同学快让开啊!!!”


那个被称为...


首次写文 文笔不好请见谅

龙龄

  

全年级倒数第一学渣龙×转校生学霸龄

——————————正文——————————


北京的秋天早晨依旧那么清凉,道边梧桐树上渐渐泛黄的叶子随着清风飘落,穿着敞开校服的少年背着单肩包在道旁慢悠悠的走着,后面一个长相清秀背着包的少年跑过来拍了一下他的背

  

“呦,这不是我们龙少爷吗?吃早餐了没,给”


说着,他把手中的包子递了过去


“行啊你,还知道给我带一份呢”


“你就不用说了,哪天早餐不是我帮你带的“


各聊各的,突然从后面听到一声急促的大喊


“前面的同学快让开啊!!!”


那个被称为“龙少爷”的少年听到声音回头看了一下,看到一个目测为十五六岁的男孩儿,大概是跑的太急了刹不住车了,正向着自己这边撞过来


因为来不及闪开,加上他身处的位置太靠边了,所以他和那个男孩儿撞上


“靠,喂!小子你不会看着点

吗!!!”


“对...对不起,我太着急了”


男孩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手腕上的手表,猛地爬起身来


“不好意思,我真该走了”


说罢,转身就跑了,只剩下两个人在原地发呆


“啧,现在的小孩都是这么没有礼貌的吗?”


两人到了学校后...

  

“王九龙!周九良!你们两个又迟到!迟到多少回了?罚你们写5000字检讨今天下午必须给我!”


因迟到,两人被老师罚了5000字检讨后识趣的坐会座位里去了 


“好了,今天我们班级转来了一位新同学,新同学来做个自我介绍吧”


老师说完,从门外走来了一位年轻的男孩儿,顶着一头蘑菇头,清澈的眼眸中闪过一丝笑意,脸略显有一点婴儿肥,个子也不算矮,就是比同龄人稍微矮了点


周九良抬头看了看讲台上正做着自我介绍的男孩,挑了挑眉,用手去戳了戳前面的王九龙


“这人有点眼熟啊,好像今天撞你那小孩儿”

  

王九龙听到他说的话也抬起头在讲台上看了两眼,第一眼看的时候觉得挺像,之后又看了看,才确定了,这就是那个男孩儿


“靠,这还真是那小孩儿,他叫张九龄啊”

  

做完自我介绍后,老师冲着王九龙旁边那张空座位指了指,让张九龄坐在那里

  

他看了看王九龙,愣了一下,随后拿着包走过去做下,心虚的瞟了一眼旁边的王九龙,发现他正用狐疑的眼神看着自己立马就把视线转移到讲台上去了

  

“你今年多大了”

  

王九龙边问边敲了下桌子

  

“我吗?17了,怎么了”

  

“没事,就是看你这样子,也不像17啊”

  

龄龄无语=_=

  

“我叫王九龙,你就是那个今天早上撞我那个小孩儿吧”

  

张九龄顿了顿,随即有些心虚的说

  

“啊……啊,什么啊,我不知道,咱们还是先上课吧”

  

王九龙看他低着头,有了点兴趣

  

“你这么心虚干嘛啊”

  

“我……我才没有”

  

张九龄说这句话的时候很小声,生怕别人听到似的

  

下课后,张九龄站起身来,似乎有什么很急的事,出了教室就跑

  

王九龙本来想站起来拉住他,奈何人家闪的太快了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跑出去了,他愣了一秒,笑了笑,追了上去

  

这个学校有四层楼,张九龄已经跑到第二层了,看看后面以为王九龙追不上了,就停下了脚步,下一秒抬起头一看,就看到一个带着旺仔笑容的脸在自己前面,张九龄被吓得连忙后退一米

  

“喂!你要干嘛啊”

  

“我还想问你干嘛呢,一下课拔腿就跑”

  

“你想干嘛”

  

“我下午要交一篇5000字检讨,帮我写一下就当是早上你撞我的补偿了”

  

“我……我才没有撞你呢”

  

“真的?”

  

张九龄低下头说

  

“好吧,我承认是我撞到,对不起行了吧”

  

王九龙看他低下头,很像一个小孩子闹脾气的样子,两个腮帮子鼓鼓的,很想一个小河豚,显然他被他的样子可爱到了

  

王九龙扔下一句话,笑着转身就走了

  

“好了,写完了中午给我,听好了,必!须!给!我!”

  

张九龄呆在原地看着他渐行渐远的身影,过了半天才反应过来马上要上课了


  

你在狗叫什么❓

【1.21除夕联文】龙龄——爆竹声声

上一棒@北冰洋J. 


下一棒@沉指 


烟火寻常,人间不朽


炫丽的烟花绽放在漆黑的夜空,美的转瞬即逝,却已经足够震撼人心。大片大片雪白的雪花稀稀拉拉的飘落,悄悄停留在张九龄的围巾,被体温融化,留下一片深色水渍。冬日的寒风拂过江面,带着寒气,像是一把刺骨的钢刀。


王九龙犹犹豫豫,终是下定决心,纤细好看的一双长手搭上他的肩,灵巧解开张九龄脖颈上的围巾,把大红的围巾攥在手中。


张九龄疑惑不解,御寒的围巾被拿走,存留的温度消散,他打了个冷颤,不禁起了眉,只觉得冷风灌进脖颈,实在是冷,有些许不悦。


“干什么你。”


王九龙低着头,不去...

上一棒@北冰洋J. 


下一棒@沉指 


烟火寻常,人间不朽





炫丽的烟花绽放在漆黑的夜空,美的转瞬即逝,却已经足够震撼人心。大片大片雪白的雪花稀稀拉拉的飘落,悄悄停留在张九龄的围巾,被体温融化,留下一片深色水渍。冬日的寒风拂过江面,带着寒气,像是一把刺骨的钢刀。


王九龙犹犹豫豫,终是下定决心,纤细好看的一双长手搭上他的肩,灵巧解开张九龄脖颈上的围巾,把大红的围巾攥在手中。


张九龄疑惑不解,御寒的围巾被拿走,存留的温度消散,他打了个冷颤,不禁起了眉,只觉得冷风灌进脖颈,实在是冷,有些许不悦。


“干什么你。”


王九龙低着头,不去看张九龄,他说


“张九龄。”


“分手吧。”


张九龄愣住,耳边一阵嗡鸣,他权当是听错了,拳头重重锤在头上,试图清醒。


“王九龙你什么意思?”


王九龙微不可查的皱着眉头,他抬起头去看看张九龄,在俩个人之间,呼出的气都变成了雾,形成薄薄的一层屏障,他看不清前方,也看不清张九龄的眼神,他似乎怕张九龄没听见似的,便又重复一遍。


“九龄,分手吧。”


“王九龙你什么意思。”


王九龙扭头看向平静的江面,像是没有感情的机器,吐出的话语冷的像冰,像刀,扎进张九龄心里。


“没什么,分手吧。”


他心虚的眨了眨眼,手指刮刮鼻梁,带下一层薄汗,在零下三度的北京。


“我只是,不喜欢你了,不想跟男的谈了,其实,挺恶心的,也挺麻烦的。”


他抬眸行,红了眼眶,声音带着止不住的颤,咬紧了牙关,祈祷眼泪不要这时候没出息的淌出来。


实在是烦的,要不然怎么走到今天分手这一步。


“人是一定要结婚生子的,我家里人也一直在催,我也不喜欢你了张九龄,我只是,我只是,不能逼迫自己跟一个已经不爱的人在一起,这太离谱了。”


“你会理解我的,对吗?这对咱俩都好。”


张九龄抬起头,看向漆黑的夜空,重重叹了口气,王九龙的声音又传来。


“现在分手是最好的结果,趁着你还爱我,我没有厌恶你,以后见面也不用咒骂对方,如果愿意,还可以打个招呼。”


“至少留下份美好回忆。”


王九龙顿了顿,低头沉思,又改了口。


“留下份美好的记忆吧,不必回忆了,权当是年少轻狂的闹剧罢了。”


“就当,我死在了爱你的时间里。”


张九龄彻底崩溃,泪忍不住涌出来,便把头低下去,无声的流泪,渗进雪地。


“别哭,眼泪会冻住。“


张九龄的泪还是止不住的流,哭的喘不过气,像是离开水缺氧的鱼 


“所以我的时间一文不值吗。所以,我的,八年,时间,是一文不值吗?!”


“王九龙你说话。”


王九龙默不作声,张九龄便又傍若无人般自顾自说下去


“王昊楠。”


“如果可以,我真希望从来都没有认识过你。”


王九龙一怔,他似乎很疲惫,语气仍旧冰冷,他一贯这样。


“张九龄,别这样。”


张九龄死死的握着拳,用力到指尖都发白。


“我们都要向前看的,别留在过去止步不前了。”


“王昊楠爱你,王九龙不爱。”


他哽咽了


“这是,我送你,最后一份礼。”


王九龙揽过张九龄,扣住他的头,双唇便碰撞在一起。


明明是平常不过的一个吻,但张九龄却几乎要窒息,像是溺水,慢慢向海底沉去,一种无法言喻的悲伤将他包裹,仿佛快要冲出他的胸膛,胃酸上涌,近乎呕吐,逼得他流出咸涩的眼泪。


吻里感受不到爱了,一分一毫都没有,涌来的是愧疚,悔恨,不舍,他想,让王九龙亲吻一个男性,是否会令他感到恶心。


如果一切都没有开始,如果他们没有相遇,如果17岁的张仲元没有答应16岁的王昊楠,是不是就不会发生这一切。零碎记忆在脑海中浮现,记忆中青涩的王九龙剃着板寸,在操场一把抓住大汗淋漓的张九龄。


“元元,我喜欢你,你做我男朋友好不好?”


还摇了摇张九龄的胳膊,怕他不答应似的。


“求你了——。”


张九龄眉开眼笑,一笑就露出两颗小虎牙,逗他。


“有多喜欢?”


王九龙急了,生怕一会儿张九龄跑了,乖顺的低了头,眼睛里冒星星,像只家养大型犬。


“超喜欢!”


阳光给王九龙镀上了一层金光,像是有魔力似的,给年幼的张九龄下了蛊。


“好,我答应你。”


超喜欢是指8年,像无解的数学大题,被遗忘在了灰暗污涩的青春里,丢弃在夕阳西下并肩行走放学的小路上。


16岁的王昊楠永远会对17岁的张仲元心动。

但24岁的王九龙不会再对25的张九龄说爱。


张九龄闭上眼,泪就不受控制的流出来,很烫,像是岩浆,划过脸颊,烫出一条长河,滴落在王九龙捧着他的手上。


他们贴的是那么近,王九龙混浊的眼里多了一丝晦暗不明,围巾被随手向后一甩,水花四溅,围巾沉入海底,湖面漾起涟漪,不一会便又恢复平静,过去的一切都被尘封在了冰冷的湖底。


王九龙就那么直勾勾的看着他


“我爱你。”


心中的大坝决了堤,眼泪糊了一脸,早已狼狈不堪,于是乎他便不再去管,发了狠,洪水似的,任由眼泪肆意的流,一路向前奔跑,没有目标,没有方向。


“新年快乐。”


他隐约听见王九龙在叫喊,却不再回头,仍然发了疯的奔跑着,所有的孤独、失落、悲伤,仿佛都在这个寒风凛冽的冬夜随着风雪砸来,砸在他身上,像一颗颗子弹,从一颗颗到一片片,直至彻底淹没了视野。


寒风像刀子一样割在脸上,烟花飞上了天,北京年三十的大街上充斥着热闹欢快的气息,孟鹤堂匆匆忙忙赶来,身后跟着同为同班同学,身份为孟鹤堂男友的周九良。


“九龄,你这是怎么了,怎么还哭了?九龙呢?”


张九龄盯着孟鹤堂,又抬头向一片漆黑的夜空,看着黑夜中绽放的一朵朵烟花,缓缓闭上了眼,声音带着颤。


似乎起风了,但张九龄似乎感受不到似的,只感到刺骨的寒意,双眼被泪水糊住,模糊的双眼看不清一切,只看见一片苍白,这令他感到很茫然,眼泪终究变成了黑色的油漆,落入纯白色的画布,融入这片冰天雪地,抓起一把黑色的颜料洒向这段荒谬感情的最终画布。


“分了。”


孟鹤堂一脸震惊


张九龄麻木的流泪,在孟鹤堂和周九良震惊的目光中,疲惫的看向远方。


“五分钟前。”


炮声阵阵,属于过年独有的烟火气充斥着大街小巷,张九龄眼前一片苍白,竟看不到归途的灯火,像是被沙子遮盖,透不出一点光亮。


青春早就过去了,那个温柔阳光的少年牵着他的手,消失在盛夏滚烫的风里了。


泪再次落下来。


END

Truly.吧唧一口云

新文OK? 嘎嘎甜那种嗷

  灵感来啦!!!

  

  这几天刀看多了,大脑开启自我保护模式,所以给了我甜文的灵感

  

  《情理之中,意料之外》

  

  再说一遍甜文甜文纯甜文,嘎嘎甜

  

  so大伙儿赏赏脸看看吧 我给你们磕一个

  

  张九龄×你(穆元)

  对的名字就是有深意,你太聪明了

  

  各位看我视频的宝子也赏脸看看我的文吧

  暴风哭泣

  

  

  灵感来啦!!!

  

  这几天刀看多了,大脑开启自我保护模式,所以给了我甜文的灵感

  

  《情理之中,意料之外》

  

  再说一遍甜文甜文纯甜文,嘎嘎甜

  

  so大伙儿赏赏脸看看吧 我给你们磕一个

  

  张九龄×你(穆元)

  对的名字就是有深意,你太聪明了

  

  各位看我视频的宝子也赏脸看看我的文吧

  暴风哭泣

  

  

德云社旁边的稻香村

  喜欢着 爱着 活着

  “天青色等烟雨”

  “而我在等你”

      『张九龄』

  喜欢着 爱着 活着

  “天青色等烟雨”

  “而我在等你”

      『张九龄』

许页
  我真的嘎嘎爱这张图

  我真的嘎嘎爱这张图

  我真的嘎嘎爱这张图

西晴 放假模式开

tag不全已经是个既定事实了(悲)

一小时出品 非常烂

回礼是近期存的图

tag不全已经是个既定事实了(悲)

一小时出品 非常烂

回礼是近期存的图

栾栾.

就是把我觉得好玩的片段剪一起了大家凑活看吧哈哈

就是把我觉得好玩的片段剪一起了大家凑活看吧哈哈

龄言楠语
龙龄 私设九龙比九龄大 高中生...

龙龄

私设九龙比九龄大

高中生的暗恋日记😋

严重ooc

偏叙述向-微日记体

小虐带微甜

王九龙视角get✅

全文2200+

幼儿园文笔,不喜勿喷,谢谢


正文

action


我叫王九龙


从小我就有些自卑,不知道因为什么,也许是因为有些微胖吧,小时候,很少有人愿意走进我,了解我。


后来上了初中,我认识了一个男孩子,他叫张九南,我以为他是真心待我,所以我也掏心掏肺的对他,那时候很简单,对一个人好就是把自已所喜欢的一切都分享给他,与他共享我珍视的所有东西


所以我觉得我很傻


渐渐的......

龙龄

私设九龙比九龄大

高中生的暗恋日记😋

严重ooc

偏叙述向-微日记体

小虐带微甜

王九龙视角get✅

全文2200+

幼儿园文笔,不喜勿喷,谢谢








正文

action







我叫王九龙


从小我就有些自卑,不知道因为什么,也许是因为有些微胖吧,小时候,很少有人愿意走进我,了解我。


后来上了初中,我认识了一个男孩子,他叫张九南,我以为他是真心待我,所以我也掏心掏肺的对他,那时候很简单,对一个人好就是把自已所喜欢的一切都分享给他,与他共享我珍视的所有东西



所以我觉得我很傻







渐渐的,我发现事情并不是这样,好像没有人愿意好好的了解我,理解我,我真的很失落,从小认为的好友根本不把我当回事,是的,我知道我很傻


后来的我更成熟了些,我开始慢慢的把自己包裹起来,伪装起来,不让人轻易看到我的内心世界,我觉得这样很好


大家都理所当然的认为我是一个很开朗,很乐观的一个人,很好,这样真的很好,但我还是觉得我很傻。








高一的什么时候,具体我记不清了,我结识了一个班内的一个很少与我搭话的男生,他叫张九龄,他好小啊,几乎比我小了整整一岁,后来的我常常会想,缘分真的好奇妙,感谢让我遇到了他


他是一个外冷内热的男孩子,慢慢的我与他越来越熟,变成了几乎无话不谈的朋友


是的,我承认,只要在他面前,我的那些所谓的伪装几乎不存在,我真的好傻,伪装怎么能说卸就卸呢


但我好像…做不到。。。









高二下学期的时候,我发觉自己对他的感觉好像一直以来都不太一样,是什么感觉呢,我自己也不明白,但绝对不是喜欢,绝对不是!


我喜欢和他在一块,跟他在一块我很容易放松,慢慢的,所剩无几的伪装都不再存在了


我很清楚,这不好,但是又有什么办法呢,我愿意迁就着他,帮着他,哪怕嘴上说着不,骂着脏话,但我还是愿意满足他的要求


不不不,我绝对不是喜欢他,这只不过是我作为一个比他大那么多的人对他的照顾罢了。。。。。对…吗?对吧,一定是


好吧,在高三的时候,我想通了,我就是喜欢他,但那又能怎么样,他不可能喜欢我的,他虽然很可爱,但一定是个直男,如果我告诉他我喜欢他,他会不会远离我,会不会觉得我恶心,会不会…不行,绝对不行,我不能失去我唯一真心的朋友了,我很焦灼








高三,即将毕业了,跟他会在一所学校吗,哈哈,我想不会,啊啊啊啊我真的好烦躁,每当他肆无忌惮的往我身上靠的时候,我真的受不了,好想立马就告诉他,我真的很喜欢他,但是理智告诉我绝对不可以这样


我忍的好难受,张九龄啊,你真的看不出来我喜欢…不,甚至已经是爱了,我恨你是块木头.






。。。。。







…恨?其实根本不可能的……








毕业了,朋友组织了一场毕业旅行,一开始他其实是不来的,算是我的私心吧,我很想让他来,于是我问了组织活动的那个女生,她同意了,我暗暗的有些窃喜,毕竟是要住一晚的,能与他共住一床的也只有我了,怎么说呢,就当是模拟婚后了吧。






去的路上,我与他坐在一起,离得挺近的,看着他的腿,我不自主的把手放在上面磨蹭了两下,他一边拿着我的手机看视频,嘴也没闲下来,笑骂了我一句,你变态啊


好像确实是?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还好我没有讲出来,毕竟车上的两个女生一脸坏笑的看着我们俩,我怎么会说呢







到了目的地,我们开始爬山,这是一段并不怎么舒适的路程,但还好他在,我总是不自主的扭头看看他,能看着他,em这样的话,好像也可以接受






爬到了漂流的起点,但是我们到的有些早,就坐在那里休息了会,打了会游戏,哇潮这个人真的不知道他很会撩人吗,直接坐我腿上,还在那里蹭来蹭去的,我很难把持住诶





开始漂流了,这让我挺开心的,因为水的缘故,他的衣服湿了,紧紧地贴在身体上,我盯着看了很久,直到他问我:“你怎么了,怎么这么奇怪啊今天?”我才回过神来,可恶,他不会看出什么吧










漂流结束了,我们坐着朋友爸爸的车来到了住宿的地方,到了地方,我们开始选房间,我迁就着他选了中间那间房




。。。要洗澡了,该来的还是来了







我跟他互相推就了半天,最后让我先洗,他跟我说,你洗快点啊,我笑着的逗他,回答:“我要洗一个小时啊小宝贝儿~”







终于开始吃饭了,我坐在他旁边,看着这个家伙开始夹羊肉,但是没夹到好的肉时,我下意识的给他夹了一块,他看上去很高兴




中间看原神前瞻什么的就略过吧,毕竟有两个女生在,也没干什么






后来开始玩游戏了,不要做挑战,em很熟悉的游戏,我看着他头上绑着“说不是”的字样,脑子一热,问他,你是不是我老婆,当时我的同学都沸腾了,尖叫声大的我都要聋了,但我还是一直看着他,想看看他会给予我什么样的答复


他好像有点害羞?是我的错觉吧,他没说是也没说不是,盯着我,骂了我一句傻逼,什么意思啊






后来换了牌,他头上绑的词语是伸舌头,操!这也太涩了,不行,绝对不能让其他人看到,于是我搂着他吻了过去,当然,并没有真的亲上,但是我的朋友们又一次沸腾了,我有些紧张的松开他,看看他有什么反应,好像,好像什么反应都没有,这么说,他不抗拒吗,很奇怪呢




后来就开始睡觉了,睡着大概已经是凌晨四点多了,我比他先睡着,不过也比他先醒,醒来的时候我看着他熟睡的样子心里有些冲动,但还是压抑了下来



早上八点多,他醒了,睡眼稀松的他看上去很可爱,我一直盯着他看了很久,但他没有发现





。。。。。



高考,很残忍。


但也是人生的又一条岔路口,它分开了我与我的所爱,是的,我们甚至不在一个城市。




最后的告别,我很怂,还是没敢表明自己的心意,不过我希望他能永远平安。


看看我吧张九龄,看看我看向你的眼神吧


它,并不清白。


“茫茫人海中,我找不到你,如同找不到光。”


———————完————————

对方视角的话我看心情写吧→叛逆作者(?

仲汤元

引子

知道穿越么?


当2020年的张九龄穿越到1998年,遇到了八岁的王九龙,二人相见,会有怎样的故事呢?


听我仲汤元一一给你们道来.


“你是谁家的小朋友?这么没礼貌.”

“我想干嘛就干嘛,你管不着!”

“...”


“呜呜...”

“你怎么了”

“..”

“不想说也没事,有我陪你呢.”


“感谢上帝,能让我们相遇”

“我爱你.”

知道穿越么?




当2020年的张九龄穿越到1998年,遇到了八岁的王九龙,二人相见,会有怎样的故事呢?




听我仲汤元一一给你们道来.




“你是谁家的小朋友?这么没礼貌.”

“我想干嘛就干嘛,你管不着!”

“...”




“呜呜...”

“你怎么了”

“..”

“不想说也没事,有我陪你呢.”




“感谢上帝,能让我们相遇”

“我爱你.”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