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张元英

51383浏览    580参与
37.2°C

《知名女團成員發生不倫之戀?》

初次发文

文笔拙劣

可能有bug

ooc是我的


总计1861字

若有需要可以转换成简体。

感谢观赏。


《知名女團成員發生不倫之戀》

這句話等於直接葬送了演藝生涯不是嗎?

而我 宮脇咲良,卻正在進行著,與小我6歲的榮譽C位 張元英,但只要在螢幕下別被發現更超過的親密接觸,在螢幕上,我們只是關係很好的姐妹。


因為很害怕被發現,若想做啥都是在宿舍完成,畢竟成員們都知道了,則無大礙,因為我們都害怕輿論壓力,所以我一而再再而三的防備著。


但元英還是個孩子,做事並不考慮會發生什麼後果,上次我們一起出門,到了宿舍附近的公園坐坐,聊了會天,她看著我的唇瓣,便不自主的親了上了,一秒,兩秒,三秒,她離開...

初次发文

文笔拙劣

可能有bug

ooc是我的


总计1861字

若有需要可以转换成简体。

感谢观赏。






《知名女團成員發生不倫之戀》

這句話等於直接葬送了演藝生涯不是嗎?

而我 宮脇咲良,卻正在進行著,與小我6歲的榮譽C位 張元英,但只要在螢幕下別被發現更超過的親密接觸,在螢幕上,我們只是關係很好的姐妹。


因為很害怕被發現,若想做啥都是在宿舍完成,畢竟成員們都知道了,則無大礙,因為我們都害怕輿論壓力,所以我一而再再而三的防備著。


但元英還是個孩子,做事並不考慮會發生什麼後果,上次我們一起出門,到了宿舍附近的公園坐坐,聊了會天,她看著我的唇瓣,便不自主的親了上了,一秒,兩秒,三秒,她離開了,當時雖然沒想太多,但只是叫她在外面別隨便親我,她撒嬌著後答應了,我們誰也沒注意到那個在草叢堆裡的照相機。





隔天,我起床了,是被彩演叫起來的,她叫我趕快看新聞。

《知名女團成員發生不倫之戀?》

【昨晚10:29 IZ*ONE成員 宮脇咲良與張元英在XX公園被拍攝到了擁吻的畫面,疑似女團不倫之戀曝光?】


底下有破萬的留言。

【同性戀?好感度全沒了】

【不會吧...我的老宮啊ㅠㅠ】

【兩個趕快退出吧,別搞壞團體風氣】


太多訊息了,腦子一瞬間炸開了,我衝出房門,看見了蜷縮在沙發的張元英,還顫抖著,好似在哭泣,完了,我當時只覺得,真的完了。


恩妃歐膩她們看到新聞後立馬趕來了,看到了站著的我,和蜷縮著哭泣的張元英。


12個人圍了個圓圈坐在一起,但客廳寂靜無聲,只有張元英的啜泣聲。


「現在,妳們要怎麼辦?」恩妃歐膩先開口了

「公司停止了活動,我們可以想想該怎麼辦,妳們也看到留言了吧,最壞的打算可能就是,妳們要退出了,不過我們會向公司反應的!」


「謝謝恩妃歐膩,我自己跟元英談談吧」我抓住了張元英往房間走去。


「妳想怎麼辦?」

張元英低頭沒回答。

「妳,還想活動吧?」

張元英抬頭了

「當然!我是多努力來到這裡的,我才不想退出,我不想回去!」

她很激動,我也知道她才15歲,就經歷了這些,

我們總得有個人讓步,那就是我了吧。

「好,妳留下,我走了,以後要幸福哦」

我關上門,把疑惑的她留在了房間

「我退出IZ*ONE。」


1星期後。

《前IZ*ONE成員 宮脇咲良公開道歉》

【前IZ*ONE成員 宮脇咲良,今天開了記者會,向各位致歉,說明團內的不倫戀是由她開始,是他逼迫了成員 張元英和她在一起,她有過抗拒,但最終因為是長輩而順從了,在這裡跟大家和張元英道歉並宣布退出IZ*ONE】


11位成員看到了這則新聞。

張元英,又哭了,她本來不懂宮脇咲良的那句話,現在懂了,她後悔了,或許當初不該躲起來哭泣又對著她大喊,她想把她追回來,她要她們一起承擔。


「庫拉走了,今天的飛機,然後下星期我們要開始活動,所以我們去練舞吧。」恩妃歐逆這次來的真不是時候,我要去把庫拉歐逆追回來啊


打歌了,但我卻無法專心在舞台上,我想庫拉歐逆了,不行,結束了我一定要去找他!


結束了打歌期,我終於可以去找庫拉歐逆了!

可是我不知道該從哪裡找起...但庫拉歐逆一定在東京工作吧...吧....


我帶上了要追回庫拉歐膩的堅持,和一口不算流利的日文,踏上了找回庫拉的路程。


搭的是早上的飛機,趁著經紀人,歐逆們不注意偷偷溜出來了,1月的冷風吹在我的身上,我像曾經一樣的蜷起身子,只求一點溫暖。


「這一定是要去找庫拉歐逆的考驗」

我心裡這麼想並堅持搭上飛機。


到了已經是早上7點了,一夜未眠,我掛著滿是紅絲的雙眼走在大街上,想找尋任何跟庫拉歐逆有關的訊息,有一雙熟悉又溫暖的小手抓住了我。


「元英?你怎麼在這裡?」

宮脇咲良,我找到他了。

「歐逆,對不起,當初不該那樣對你說話,對不起讓你一個人承擔這一切,我..我」

我抱緊了她生怕下一秒她又離開我了,眼淚,也奪眶而出。

「元英,是為了說這個來的嗎?」

還是那個溫暖的嗓音。

「嗚...歐逆,我們還可以在一起嗎?」

她的瞳孔搖晃了一下。

「元英啊,這種事別再亂說了,你等等就回去吧,你還很忙的對吧?我等等把你送回去」

她沒有回答我的話。

「歐逆!我是認真的!我願意跟你承擔這一切!」

我開始提高了音量。

「等等回去吧,別再來找我了,我送你去機場」

她無奈的摀住了我的嘴


「到了啊,別再來了,好好在舞台上跳舞」

她把我推開卻還是一次次的叮嚀我一切。

「歐逆我還會再來的!」

我送上我的招牌笑容,對上了她無奈的表情。


5年後。

「這次的一位是..... 避雷塔!!恭喜你們!!!」


「大家好我是避雷塔的忙內,張元英,謝謝各位讓我們得到這個獎,也謝謝我們的工作人員們每日每夜的幫助我們,謝謝大家,我愛你們!」


「真是的,這傢伙怎麼越長越可愛啊」

電視機前的宮脇咲良,看著昨天的重播,腿上放了隻貓,正伺候著牠。


嗡嗡

訊息來了。


小兔子🐰:庫拉歐膩!我到樓下嘍!幫我開門!


禹

【星落】

-15

-原設ABO

-其實只有一點點擦邊車,但為了不被屏所以走連結


-15

-原設ABO

-其實只有一點點擦邊車,但為了不被屏所以走連結


松栗奶呦
挂一个新脑洞 大概是小掠夺者们

挂一个新脑洞

大概是小掠夺者们

挂一个新脑洞

大概是小掠夺者们

霖柒

梦蝶

小剧场小脑洞可能有后续


-


我看见我面前有一扇门,于是我把手放在门把上,轻轻旋开门往前走。


走几步路面前又是一扇门,我照旧打开。


这次往前走也是一扇门,但是走的时间感觉比上次还要长。


前方还是门,我步伐开始加快,彰显出我的不耐烦。


我跑向远处的门,亦或是门跑了过来,我觉得我每次碰见下一扇门的时间又变短了。


我累了。我已经记不清自己跑了多久,面前还是门,我低下了我的头颅,不抱希望的打开了它。


我看见脚底有丝丝光芒照过来,于是我抬头握着门把拉开了门,门后是一片黑暗,世界安静了下来...

小剧场小脑洞可能有后续


-


我看见我面前有一扇门,于是我把手放在门把上,轻轻旋开门往前走。

 

走几步路面前又是一扇门,我照旧打开。

 

这次往前走也是一扇门,但是走的时间感觉比上次还要长。

 

前方还是门,我步伐开始加快,彰显出我的不耐烦。

 

我跑向远处的门,亦或是门跑了过来,我觉得我每次碰见下一扇门的时间又变短了。

 

我累了。我已经记不清自己跑了多久,面前还是门,我低下了我的头颅,不抱希望的打开了它。

 

我看见脚底有丝丝光芒照过来,于是我抬头握着门把拉开了门,门后是一片黑暗,世界安静了下来,就连我剧烈运动后的心跳也安静了下来。

 

我无奈闭上了眼,为了往前走又睁开眼,而眼前又是新世界。

 

我发现我在高楼天台,手上握着的是边缘围栏,身处围栏外方。往前走,是即将坍塌的危楼,往后,是妨碍视线的云层。

 

 

我松开了手,看到了蓝天。我闭上了双眼只为保留我所看到的一切。

 

感受到了疼痛,于是我睁开了眼。有人捉住了我的翅膀道:“蝴蝶呀蝴蝶,为什么你落在我的鼻翼上?”

 

我了然我是一只蝴蝶。但疑惑的是为什么我能听懂她在说话,并且,对方是人类。


TBC?





春节打算发的是长篇但是没有动力写第二篇了

不弃坑只是有点最近写不下去就先鸽一次吧

不想让你们失望所以这个当补偿吧


放假快乐。

偢婷

🌟客单 PB封面设计

张元英「With you」

P2是改稿过程中大改的一个稿,挺喜欢的一起放一下~

🌟客单 PB封面设计

张元英「With you」

P2是改稿过程中大改的一个稿,挺喜欢的一起放一下~

西哥狂热推荐机
언니, 커피 같이 드세요....

"언니, 커피 같이 드세요."

这里也传传

"언니, 커피 같이 드세요."

这里也传传

长王央

周四的无意识更新//

张小圆的常服合集2

周四的无意识更新//

张小圆的常服合集2

长王央

周四的无意识更新//

张小圆的常服合集

周四的无意识更新//

张小圆的常服合集

长王央

190629 台湾演唱会
超现实

cr.logo

190629 台湾演唱会
超现实

cr.logo

温絮Yuki
登机牌 X 张元英 约稿要求清...

登机牌 X 张元英

约稿要求清清爽爽的就好


1.21wb抽奖

登机牌 X 张元英

约稿要求清清爽爽的就好


1.21wb抽奖

禹

【Worship】

-張員瑛&李彩演

-現背

-大寫加粗ooc

-主舞大人生日快樂!




李彩演替熟睡中的張員瑛撥去擋在臉前的碎髮,歲月的雕刻下逐漸凜冽的下顎線條漸漸明朗。壓抑情意的過程永遠趕不上小孩子成長的速度,在姊姊們展開的雙翼下成長的小孩變成了萬人迷,脫離了些許稚嫩。李彩演的眼底染上幾分憂愁,張員瑛是舞台上閃耀的存在,就連年紀也是花樣的十五歲。雖然身為年長者的她沒有老到哪裡去,仍然是青春的二十歲。


張員瑛最擅長的事情,莫過於嘴上說著想要快點長大,行為卻還是符合年齡層的小孩會做的事情。每當團體活動時,大家都會待在休息室裡放鬆。這時候不安分的小孩子總喜歡逗逗這個姊姊...

-張員瑛&李彩演

-現背

-大寫加粗ooc

-主舞大人生日快樂!





李彩演替熟睡中的張員瑛撥去擋在臉前的碎髮,歲月的雕刻下逐漸凜冽的下顎線條漸漸明朗。壓抑情意的過程永遠趕不上小孩子成長的速度,在姊姊們展開的雙翼下成長的小孩變成了萬人迷,脫離了些許稚嫩。李彩演的眼底染上幾分憂愁,張員瑛是舞台上閃耀的存在,就連年紀也是花樣的十五歲。雖然身為年長者的她沒有老到哪裡去,仍然是青春的二十歲。


張員瑛最擅長的事情,莫過於嘴上說著想要快點長大,行為卻還是符合年齡層的小孩會做的事情。每當團體活動時,大家都會待在休息室裡放鬆。這時候不安分的小孩子總喜歡逗逗這個姊姊、弄弄那個姊姊的,要被好好修理一頓時就會蹦蹦跳跳的跑來李彩演身後,說著姊姊要好好保護我。對上張員瑛嘴角揚起的幅度,她也只有沉淪的份。


李彩演意識到張員瑛快要脫離稚氣的瞬間,是上回聽見屬於妹妹line的六個成員討論著理想型的時候。這些八卦的孩子們最好奇的莫過於忙內喜歡的類型,收拾著餐桌的李彩演忍不住仔細聆聽張員瑛的回答。聽完心底空空落落的,她也不知道為什麼。


——年紀比我大、溫柔體貼、會照顧我、還要會做飯!如果能性感一點就是完美……


什麼嘛,這不就是在形容恩妃姊嗎?


李彩演擦拭木桌的力量不自覺的加大,動作也變得不那麼小心翼翼,桌腳移動所發出的聲音讓六個成員同時抬頭看向她。當下她萬般錯愕,在轉瞬間給予妹妹們令人安心的微笑,算是勉勉強強糊弄過去這些古靈精怪但偶爾單純的孩子們。


本來李彩演以為這個小插曲就到此結束,便決定到廚房倒杯水讓自己冷靜下來。沒想到待她飲下一口水,沉默的思考半晌後,有人從背後摟住了她。那人還得寸進尺的窩在她的肩頭,看來是猜到她不會推開。依據身上散發出的奶香味兒,李彩演知曉了此人正是張員瑛。


「姊姊剛才怎麼了?」沒料到小孩子的心思如此細膩,李彩演愣了好幾秒。直到肩膀上毛茸茸的觸感,才令她想起似乎已經以靜默代替答覆張員瑛的問題。


「不想說的話也沒關係的,我只是……想要成為能讓姊姊依靠的存在。」小孩子本就藏不住情緒變化,萎靡不振的樣子跟方才活蹦亂跳的模樣大相逕庭。李彩演張口想說些什麼安慰,可所有話語都梗在喉頭。


李彩演轉過身去,抬起手揉了揉張員瑛褪色完全的髮絲,眼神故作充斥光彩。高挑的小孩子眼裡斂去了活力,直勾勾的盯著年長者想看出些端倪,最後發覺是徒勞無功。只乖巧的說了聲謝謝姊姊,慘淡的揚起嘴角轉身離開。


小孩子走得很果斷,顯得李彩演抬在半空中的手多了分哀傷的氛圍。她深知自己與張員瑛之間多多少少已經開始產生縫隙,不久後小孩子就會開始疏離她。李彩演深呼吸數次,轉念一想,認為這樣對她來說無非是件好事。


這樣她就不必煩惱該怎麼面對愈來愈惹人喜愛的小孩子了。


喜歡你該如何是好這種話,無論如何李彩演是絕對說不出口的。



李彩演並不是一個容易拒絕別人的性子,節目尚在播出時,她早就以善良至極的個性出名。縱然成功出道以後,並未有任何改變。最懂得利用這點的傢伙就是張員瑛,她太了解李彩演對她就是無限制的縱容了。


「不公平!為什麼員瑛不用被唸?」其中感受最深的即是年紀第二小的安宥真,每當兩人又在調皮搗蛋時,李彩演總會找藉口將張員瑛帶回宿舍,讓她免除被權恩妃揪著耳朵嘮叨的痛苦。本田仁美搖了搖頭,踮起腳尖撫平安宥真因忿忿不平而翹起的頭髮。


「比起這個,我覺得你趕快去洗碗比較有用。」本田仁美將噘著嘴的安宥真推進廚房,心裡暗自感慨小朋友有時候挺遲鈍的,不管是什麼類型都一樣。


任誰都看得出來李彩演的心思,只有張員瑛不曉得罷了。


張員瑛緩緩慢慢的跟著前方的李彩演,平時最疼愛她的姊姊周身散發出的低氣壓令她不敢輕舉妄動,現下順從才是明智的選擇。李彩演拿出鑰匙,確認了客廳沒有其他成員。隨後輕輕扣住張員瑛的皓腕,將她拉至沙發並坐下。


「我不能隨時隨地都護著你,要學著長大了。」李彩演用指尖戳了戳張員瑛的眉心,語重心長的叮嚀,直到看見小孩子的嘴角垂下。李彩演意識到自己似乎言重了,趕緊手忙腳亂的把張員瑛拉到她的肩窩,黏人的小孩子最喜歡這麼做了。


「姊姊,一定要長大嗎?」張員瑛奶聲奶氣的聲音悶悶的傳進李彩演耳裡,歷經三次選秀節目那樣的大風大浪的年長者思考著該如何回答這個問題。小孩子一副洗耳恭聽的樣子,令人著迷的精緻臉龐轉瞬間映入李彩演的眼簾。思緒剎那間停滯不前,她有些堂皇。

「……畢竟你不可能一直是我們的忙內,你也會成為妹妹們的榜樣,要能夠帶領她們。」李彩演盡量以張員瑛能理解的言語敘述,但實際上成長沒有一定的範疇,而面前的小孩子前程似錦,所面臨的絕不只這些。張員瑛永遠會是舞台上最閃耀的那顆星,李彩演想著。


張員瑛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但下一秒她再次窩進了李彩演的肩窩,問著晚餐吃什麼。李彩演啞然失笑,果然還是小朋友吶,情緒轉換的速度快得難以置信。如果談起戀愛的話,肯定會很有趣的。李彩演被自己踰矩的妄想給嚇得當場走神,張員瑛疑惑的停下起身的動作。


為了查看李彩演是否發燒了,張員瑛湊近她,讓兩人額頭抵著額頭。面對小孩子突如其來的靠近,李彩演感到手足無措,視線不敢聚集在張員瑛的臉上。小孩子一邊站起,一邊嘟囔奇怪明明沒有發燒呀。

李彩演鬆了一口氣,幸虧沒有露出破綻,要把心意藏起來真的太困難了。



李彩演感冒了,這讓205宿舍的成員們頗不習慣。年齡最長的宮脇咲良終於想起她擁有這個身份,挽起袖子放棄快樂打遊戲的時光,親自下廚。深怕宮脇咲良許久未下廚一個人忙不過來,李彩演戴起口罩想到廚房幫忙。沒想到雙腳突然軟了一下,一個趔趄跌進張員瑛的懷裡。


李彩演像做錯事的小孩子一樣,低下頭不願對上張員瑛澄澈的眸子。張員瑛抿了抿脣,握住了李彩演纖細的手腕,將她帶回房間。分明只是短暫的路途,兩人卻覺得好像走過了無比長遠的路程。張員瑛不笑時眼神多了些兇狠,在李彩演看來不過是保護領土的幼獅罷了。

「別只顧著照顧別人,自己都照顧不好。」語氣異常的嚴肅,顯示出張員瑛強烈的擔憂。她用棉被把李彩演裹得相當嚴實,連一點兒空隙都沒留下,深怕一絲寒氣擅自闖入而加重她的病情。年長者被小孩子這般賭氣似的舉動逗得哭笑不得,但心底仍然流淌過溫暖。


「我也想趕快好呀……」都生病了還被最喜歡的小孩子責罵,李彩演委委屈屈的低聲咕噥著,而這些話語自然逃不過張員瑛的耳朵。小孩子停下腳步,轉身回到年長者的床榻前。張員瑛湊近了李彩演的臉龐,將她錯愕的反應完完整整的納入眼底。


李彩演甚至還沒搞清楚狀況,脣上就感覺到柔軟,她倏地闔上眼眸。張員瑛顧慮到李彩演的健康,並未攻城掠地,小孩子滿意的揚起嘴角。被張員瑛的動作弄得臉頰紅通通的,這大抵是李彩演人生中最荒謬的時刻。


她可從沒想過,情感是雙向的。


小朋友一定是奇奇怪怪的小說看太多,年長者掉入情感泥淖前仍然思索著網際網路對張員瑛的不良影響。


「這樣就能好得更快。」明明耳根子都紅得不像話,少年人的自尊使得張員瑛硬是裝出了一副正經八百的模樣。李彩演搖了搖頭,小孩子就是小孩子,過生日之後也不會變。不過對她來說,跟不擅長厚臉皮的小孩談戀愛也不算是什麼壞事。至少李彩演不用再遮遮掩掩對張員瑛滿溢而出的喜歡,可以光明正大的表達愛意。


隔天早上,李彩演精神飽滿的起床後,決定先到四人房叫醒重視睡眠的張員瑛。當她推開門之後,眼睛對到了那雙圓滾滾的兔眸。小孩子可憐兮兮的吸著鼻子,看起來很是不舒服。


張員瑛肯定是感冒了,李彩演暗自想著。


李彩演摸了摸張員瑛的額頭,小孩子奶乎乎的道著不適。年長者捏住小孩子軟綿綿的臉頰肉,脣畔難得上揚出一抹狡黠的笑。


「演霸道總裁也要挑時機的。」


_

我覺得比起17

1的CP裡最像母女的其實是112

12真的很寵1

比如說1踩到蛋糕,12馬上拿衛生紙之類的

然後我達成了一個小小的目標

就是身為一個1All黨

終於把1所有的CP都寫過一遍了!

(果然我對我崽是真愛)




乙女文樂

[安宥真x张员瑛]无关风月。

*5.6k.

*微/伪现实.

*OOC存在.


“互为表里。”


Luna Shadows的单曲《Tokyo》: 

http://music.163.com/song/504264941/?userid=26360444



*5.6k.

*微/伪现实.

*OOC存在.


“互为表里。”


Luna Shadows的单曲《Tokyo》: 

http://music.163.com/song/504264941/?userid=26360444

阿七七

私服穿搭之张元英(PS:所有图片来源见水印)

私服穿搭之张元英(PS:所有图片来源见水印)

螟羽

带我走(下)

没到天亮前就还算是今晚,所以我没有鸽。


————————————————————————————————————


  京城之外,十里桃林。一清瘦老者席地而坐,手持酒壶,喃喃自语。秋雨晚来急,但老者并不在意,只是坐在林中,任凭滂沱大雨打在身上。


  “我不知道你具体是谁,我也不知道你具体来自哪里,我只知道一点,你和我都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老者正是李十二,和当初进京时一样,依然是不修边幅。


  “我本以为自己窃太白诗就已经够无耻了,你倒好,你偷的教员的诗。还‘小小寰球,几个苍蝇碰壁’,你说这话的时候就不担心教员真的在这个世界上?你就不怕他从哪个地方突然窜出来用地道的韶山口音...

没到天亮前就还算是今晚,所以我没有鸽。


————————————————————————————————————


  京城之外,十里桃林。一清瘦老者席地而坐,手持酒壶,喃喃自语。秋雨晚来急,但老者并不在意,只是坐在林中,任凭滂沱大雨打在身上。


  “我不知道你具体是谁,我也不知道你具体来自哪里,我只知道一点,你和我都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老者正是李十二,和当初进京时一样,依然是不修边幅。


  “我本以为自己窃太白诗就已经够无耻了,你倒好,你偷的教员的诗。还‘小小寰球,几个苍蝇碰壁’,你说这话的时候就不担心教员真的在这个世界上?你就不怕他从哪个地方突然窜出来用地道的韶山口音叫你一句小娃娃?你就不怕他...”李十二声音突然哽咽,用手抹了一把脸,骂了一句“唉...他妈的。”


  “你说李白当初入中原,在皇帝面前喝的酩酊大醉的时候,会不会想家啊...”


  “你突然离开,是不是也想家了啊...”


  “来到这个世界上的人有很多,我见得多了,虽然都是为了那件事,而真情实意的想去做的人又有多少呢?那些长剑燃烧势要屠龙的勇者们,最终不也变成了坐拥无数宝藏的恶龙吗?那前朝皇帝,不就是如此吗?”


  “我知道你不是那种人,五年前桃花宴上一番谈论,我就知道你不是那种人,可你为什么说走就走了呢?”


  “说实话,你走了之后,我也有些想家了,我有点想我高中时候的前桌了,她眼睛溜溜的,有时候回头看我一眼,我魂都能没了,可是她从来都不知道。只是跟个小男生似的天天傻乐,明明是学舞蹈的姑娘,怎么就没有一点艺术家的气质呢?不过她这样也挺好的,歌手梦最后也实现了,人气也很高……”


  “不提了,都过去了。你走,我也拦不住。或许你真的不是为了这事吧,但我不一样,从踏进虫洞的那一刻,我就已经决定了,无论如何,我都会去做我想做之事,任何人,都没办法阻拦,除非我死了。”


  “毕竟就算是在三十二世纪,人类还是会向往星空与烈火的。”


  “土豆熟了,再加牛肉,试看他天翻地覆!”


  “宥真啊,这三年之约,你会听为师的吧。”


  皇城内,当今天子正在和宥真比武,一个手持木棍,一个手持木剑,打得不可开交,尘土四起,一时间难见胜负,元英公主和韩公公在一旁看着,灰尘每每飘近,都会被一道无形的墙壁挡在三尺开外的地方。


  “不打了不打了。”宥真突然跳出战团,手中木剑一扔,精准的插在元英公主手中握着的剑鞘上,抖了抖衣服上的灰,对着大宇皇帝张煜摆了摆手。“陛下的真龙九式为多年征战练就,是上马冲锋陷阵的功法,讲究的是一鼓作气勇往直前。我的思不群是江湖功夫,说白了是打架用的,长期缠斗必定是陛下吃亏,况且这半柱香的时间,陛下已经让了我不下百招,宥真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哈哈哈,入宫这五年,宥真倒是和朕有些亲如兄妹的意味了。”张煜真气一震,震去满身尘土。


  “臣怎敢僭越。”宥真虽然俯身作揖,脸上却是笑嘻嘻的。


  “免了吧,若不是这血脉宗法相隔,朕倒是真想有你这么一个灵动潇洒的武学奇才作妹妹。韩公公,走吧,徐相说今日会来求见。”


  “陛下平易近人,这是大宇百姓之福,嘻嘻。”宥真装模作样地学着那些大臣们俯首称臣的样子,俯身说道。


  “下次比武,你就不用装作是我让你了。李十二的亲传弟子打不过十余年未曾动武的朕,传出去再被让江湖人笑话。”张煜身影已经走远,留下了这句话。


  “可是陛下,没有下次了。”宥真说完,嘴角上扬,勾起一个微笑。


  


  五年前桃花宴上,元英艳惊天下,这本是件好事,但随后江湖上就有了元英公主天生媚相,日后定是祸国之端的流言蜚语,朝中文臣武将曾多次上书直谏,纷纷表示愿代圣上扫清江湖上这些传言的祸害,大宇国内也进行了几次清洗,九大派高手齐出,再加上大内七十二地煞高手暗里辅助,却都没有查到幕后黑手是谁。查来查去,最后查回到了宫里,说是太子妃嫉妒元英公主美貌,所以想借天下百姓之口来讨伐元英,后事情败露,还没等太子贬黜,就投井自尽了,这事也就这样不了了之。可公主为祸国之水的传言并没有因此而停,毕竟流言止于智者,江湖上没有那么多智者。


  元英起初也会生气,不过后来都被宥真劝好了。用宥真的话说,别人说你红颜祸水,那就是嫉妒你这美貌;别人若是说你奢靡骄横,那就是嫉妒你这地位;总而言之,他们说你不好,那就是嫉妒你。不信给他们这些,他们估计都得乐死。


  今天是九月十六,宫里掌管天相的钦天监说今夜的云淡风轻,而且月亮正满,是赏月的好时候,有可能今夜之月要比八月十五时还要圆几分。但是元英和宥真两人却另有安排——那就是趁着夜色,逃出这深宫高墙。


  从元英有记忆起,她就知道自己今生会如何了。无非就是在皇城长大,从小学习诗词歌赋,琴棋书画,学得好不好没所谓,不学其实也没什么,哪怕自己相貌丑陋如那上古凶兽,也会有无数体貌丰伟的俊逸学士趋之若鹜,为的就是这驸马爷的地位和官职。元英也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妥,老师常常教他,在饥荒年间,常有贫苦之人易子而食,为了金钱地位攀高枝无可厚非,就是庸俗了些。元英想到后半辈子无非就是和一个庸俗之人度过余生,这和老师口中贫苦人家的艰难日子相比实在是幸福了许多。所以她也觉得自己即便没有小说话本里的故事那么生动有趣,但起码锦衣玉食,这就足够。而且出嫁之后就不会有人来查自己偷藏的小说了,将来和其他府上的夫人女眷们共读书谈书,想想看倒也没有那么无聊。


  可是她遇到了宥真,遇到了那个说要带她看尽九州锦绣的人,在李十二剑落召来满城飞花的时候,她看向她,心里一直没有被点燃的火苗噌的一下,燃起来了。相处五年,那点火苗越烧越旺,尤其是两年前李十二击退众多大内高手的一剑,和那首留下了的《梦游天姥吟留别》,在她向往自由的心灵草原上燎出了一片熊熊烈火。


  自己确实接受了身为公主的人生,可哪个正值青春年华的少女真的会甘于平淡呢?


  这五年中,元英想了三年,准备了两年,多次软磨硬泡皇上放她出行,都没有任何成效,终于,她决心去找皇上挑明,如果不从,那就硬闯。


  可是那个枪挑前朝八百禁军的男人竟然只是冲她笑笑,云淡风轻地说了句:“准了。”


  但是有一个条件,就是必须要破由韩公公为首的一百零八位大内高手,如果能,就走,如果不能,那就留下来,等什么能破了,那就什么时候再出去。这一下,让她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了宥真身上。


  当晚,二人收拾好东西,宥真身着劲装,内衬穿着元英从宫内武库里拿到的天蚕软甲,毕竟要面对上百位大内高手,虽然宥真常言自己修为不次于韩公公,单打独斗绝对没问题,但一百个韩公公那种级别的高手,还是让她觉得心虚。


  “安姐姐,这天蚕软甲我能理解,你是剑客,怎么还要我取这银枪啊”


  “这几年与陛下对练上百次,真龙九式早已被我参透,那阉狗和狗腿子们看我今晚用陛下所创的武学冲阵,表情一定很精彩。”


  “那天外飞仙呢?你能用出几成?”


  “公主想让我用出几成,那就用出几成。”


  宥真拉着身穿一袭红衣的元英往皇城外跑,一路上没有任何人阻拦,用膝盖想也能想出来,那些拦路虎们肯定都在皇宫大门处的空地上等着,两人跑到那里时,果然看到了他们。


  韩公公本来想说什么,却被飞来一道剑气把要说的话堵在了嘴里,不等他下命令,身后百名大内高手就已经出手,宥真取下背后银枪,高高跃起,在空中使出真龙九式中的“大荒星陨”,连人带枪如流星般坠下,带着无匹气势砸向韩公公。韩公公提手运劲,硬是要一掌挡住宥真的一击。然而在两人对击的一刹那,宥真嘿嘿一笑,身形一偏,枪尖一挑,把韩公公掌中真气挑向身边高手,那名高手显然没有想到这灵巧变招,生生挨了这一掌,吐着血倒飞而去,还撞倒了沿途上躲闪不及的其他侍卫。


  “你这小儿怎会……”


  不等他说话,宥真银枪突刺,如同暴雨梨花一般瞬间刺出百枪,百枪皆刺一点,硬生生凿破韩公公的护体真气,紧接着又是一挑,把这宫中第一高手挑飞了出去。


  “保护公公!”不知是谁一声口令,接下了半空中的韩公公,宥真也知道自己能三招胜他纯属是对方大意下的侥幸,也不敢继续出招。面对众多侍卫的围攻,自己脚踩秋风,边打边跑,施展李十二亲传她的踏莎行步法,在众人围攻之下寻觅生机,借由身法之利,又击退了数名大内侍卫。


  “以守为攻,这小丫头年纪尚浅,耗不过你们的!”韩公公虽然负伤,但是伤势不重,站在战团外围一边调整呼吸,一边指挥着众人。


  宥真见对方变阵正合她意,游身上墙,故技重施,大荒星陨借高墙之上再度砸下,侍卫们早已有准备,真气互联,在上方结成一张大网,宥真若是落下,那就是自投罗网,若是不落,那逆招而行也必受内伤。但宥真并不慌乱,就在快落入网内的时候银枪脱手,抽出腰间长剑,身形回环如燕,竟是借着剑势头回身上墙,而银枪则是应了大荒星陨这一招的名字,如陨石一般砸向众侍卫,轰然一声,石板地面被砸出一个十尺见方的圆形大坑,而众侍卫也被这罡气吹得东倒西歪。


  “呼...呼...”宥真坐在城墙山,看着下方的众侍卫,韩公公,和远处一袭红衣的元英公主,几个极招出手,看似自己占了便宜,实则是对方并未出全力。若是不能在三招之内击溃对方,恐怕自己今晚是出不去这皇城了。


  “如果师父在的话,拿出那开天梯的一剑,这群人都得跪下吧。”宥真抬头望向天空明月,感叹了一句。


  韩公公破锣一般的尖细嗓音喊道:“此女妖言哄骗公主外逃,又曾数次对圣上不敬,陛下圣谕,必杀此女。众侍卫听令!所有人助我一臂之力,让老身一掌永除后患!事成之后,今晚所有参战者皆赏金千两!”


  这一席话让宥真和元英都没有想到,更让所有大内侍卫没有想到,可毕竟赏赐过于丰厚,所有大内高手列韩公公身后如龙,韩公公收众人所渡真气,运起掌势,掌生寒冰,这皇城内突飘大雪,一时间寒意刺骨,正是他独门武学——寒冰掌。韩公公势在必得,必要一掌击杀宥真。


  就在这危及关头,元英在原地用尽浑身力气喊道:“近侍安宥真听命!本公主要你使出十成天外飞仙!”


  “你若是今晚不能带我走!那就欺瞒殿下!要杀头的!”


  “你甘心让十二老先生谪仙之名蒙尘?!”


  “公主殿下,你这实在是为难小臣啊。”宥真听后苦笑,随即眼神一凛,长剑指月,朗声道:“天上白玉京,十二楼五城,仙人抚我顶,结发共长生!”


  声落,剑起。


  纵使你一掌让皇城现大雪又如何?纵使你是大内第一高手又如何?老子一剑飞仙,必让你想起那晚之梦魇!


  没有极招相对时的轰然响声,也没有料想中绽出的万千光华。


  只是轻轻的破了一声,这是护体真气被刺破时的声音。韩公公覆有坚冰的一掌被长剑洞穿。两人在空中身形交错的一刹那,宥真仿佛听到对方说:“记得照顾好殿下。”


  落地时并没有料想中的飘然,而是直接摔落在青石地板上,那一剑天外飞仙让宥真身体严重透支,恐怕短期内是醒不过来了。


  但此刻,却没有任何一个大内近侍敢去擒获她。


  城门这时大开,一辆红色马车奔至,驾车之人正是李十二。


  “恭送谪仙带领公主出宫!”韩公公好像并不在意自己受伤的那右手,跪伏在地,朗声喊了一句,其他侍卫想要附和,却在李十二的汹涌剑意下压得说不去一句话。


  谪仙不出剑,剑意仍滔天,算是让这群人见识到了。


  “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李十二声音朗朗,在皇城内久久回响而不绝。


  


  “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韩公公,十二先生这两句,如何?”


  “如同其剑术一般,天下无敌。”


  “横空出世,莽昆仑,阅尽人间春色,飞起玉龙三百万,搅得周天寒彻,夏日消融,江河横溢,人或为鱼鳖,千秋功罪,谁人赠与评说。青城山老天师的这句,又如何?”


  “老天师为陆地神仙,这等气魄,江湖之中确实无人可及。”


  “那你说,朕武功不及他们,诗才又不及他们,为什么背负这天下气运的,是朕呢?”


  “再大的江湖,里面也无非是些鱼虾,陛下是真龙,文韬武略,那群武夫怎能与陛下比肩?”


  “既然都是些鱼虾,那朕为何还要让公主流落人间,引起江湖翻腾?”


  “治大国如烹小鲜,当今乃前朝未有之盛世,百姓安定,律法清明,侠以武犯禁,是该好好治理他们了。”


  “那朕为何不派百万铁骑踏平江湖?”


  “烹小鲜要适当得法,方能化土腥为佳肴。”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韩公公文武双全,若不是你早年就净身作宦,恐怕那国士赵成山,要给你让位了啊。”


  “陛下言重了。”


  “传令下去,天罡地煞入江湖组魔教,九大派若敢阻拦,格杀勿论。”


  “是,但他们若不阻拦呢?”


  “若不阻拦,他们会死得更快......”


  在宥真元英逃出宫后的第七天,京城内一家客栈的二楼客房内传来一声抱怨。


  “师父你怎么就狠心看着我挨打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