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张元英

141.9万浏览    3238参与
圆学家

小作怡情✌️公主装一下怎么你了呢😂😂😜

小作怡情✌️公主装一下怎么你了呢😂😂😜

黄礼志专属女友

张小圆的日记3

哟罗本,我是张小圆…

上次因为我不小心撞见了姐姐和宥真姐姐在光着身体不知道干些什么

然后姐姐打了我一顿QAQ

我现在屁股可疼了,姐姐下手真狠

“张小圆!你的房间乱七八糟的事干什么!”

姐姐又发火了!我要赶紧跑!

“小圆还小呢,我去给她收拾”

然后宥真姐姐就要帮我去收拾房间^_^

宥真姐姐真好

“不许去”

姐姐一把就把宥真姐姐拽过来了

“她明年就小学二年级了!让她自己打扫”

“可是老婆,那样我没有事情可干了(。ì _ í。)”

我在墙角偷偷听她们说话

“亲亲”

我愣了一瞬,等到我再看去的时候,姐姐和宥真姐姐已经亲上了

不知过了多久,宥真......

哟罗本,我是张小圆…

上次因为我不小心撞见了姐姐和宥真姐姐在光着身体不知道干些什么

然后姐姐打了我一顿QAQ

我现在屁股可疼了,姐姐下手真狠

“张小圆!你的房间乱七八糟的事干什么!”

姐姐又发火了!我要赶紧跑!

“小圆还小呢,我去给她收拾”

然后宥真姐姐就要帮我去收拾房间^_^

宥真姐姐真好

“不许去”

姐姐一把就把宥真姐姐拽过来了

“她明年就小学二年级了!让她自己打扫”

“可是老婆,那样我没有事情可干了(。ì _ í。)”

我在墙角偷偷听她们说话

“亲亲”

我愣了一瞬,等到我再看去的时候,姐姐和宥真姐姐已经亲上了

不知过了多久,宥真姐姐松开了姐姐

“元英啊…我们回房间,慢慢聊”

我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宥真姐姐直接一个公主抱抱起姐姐回了房间

至于后面在干什么我不清楚,只是我能听见什么嗯啊什么不要啊什么再来一次

又要自己订外卖了…

姐姐真是!

不过,宥真姐姐和姐姐到底在做什么哦,姐姐为什么偏偏就嗯啊哈啊的???

还有宥真姐姐,每隔一会就说再来一次?再来一次什么?

宥真姐姐是在和姐姐抽奖抽到了再来一次吗(*^◯^*)

美好的一天结束了,房间里还是此起彼伏的声音

有时大,有时小,也有时候哭

真搞不懂大人的世界!

我还是适合当个小朋友!


黄礼志专属女友

张小圆的日记2

哟罗本还记得我吗,我是张小圆!

那天我偷偷去看了姐姐到底和宥真姐姐在干什么

没想到姐姐居然把门锁住了!QAQ

姐姐太过分了!

不就是提了一下嘛还不让说了

我明明说的就是事实

事实!

姐姐就是在嗯嗯啊啊!

所以我拜托了宥真姐姐

没想到宥真姐姐居然笑的辣么开心(。ì _ í。)

到了晚上,我恳求宥真姐姐今天不要关门

“这个得看你元英姐姐愿不愿意啊”

“为什么啊”

“因为是你元英姐姐发出来的声音,当然要问她啦”

好吧

我找到了姐姐

“姐姐姐姐,今天你可不可以不关门吖”

“为什么?”

“我怕黑QAQ晚上可以抱着小熊来找姐姐玩,可是姐姐锁门...

哟罗本还记得我吗,我是张小圆!

那天我偷偷去看了姐姐到底和宥真姐姐在干什么

没想到姐姐居然把门锁住了!QAQ

姐姐太过分了!

不就是提了一下嘛还不让说了

我明明说的就是事实

事实!

姐姐就是在嗯嗯啊啊!

所以我拜托了宥真姐姐

没想到宥真姐姐居然笑的辣么开心(。ì _ í。)

到了晚上,我恳求宥真姐姐今天不要关门

“这个得看你元英姐姐愿不愿意啊”

“为什么啊”

“因为是你元英姐姐发出来的声音,当然要问她啦”

好吧

我找到了姐姐

“姐姐姐姐,今天你可不可以不关门吖”

“为什么?”

“我怕黑QAQ晚上可以抱着小熊来找姐姐玩,可是姐姐锁门了就不行了”

“...好吧”

姐姐犹豫了一会就答应了

我就知道姐姐肯定最爱我

...不对,是第二爱,姐姐第一爱的是宥真姐姐

作为资深老偷听墙角的我等到了很晚很晚,蹑手蹑脚的站到姐姐房间旁边

“元英啊,再来一次,最后一次”

这是宥真姐姐的声音

“不要,你骗人”

这是姐姐的声音,听起来姐姐像是刚哭过,姐姐不会真的被宥真姐姐家暴了吧!

这哪得了!

我一个箭步冲了上去

“宥真姐姐不要欺负姐姐了!”

...好吧,我看到了不该看的

姐姐躺床上光着身体,宥真姐姐正坐在床上

床单上还有不明液体,我不知道那是什么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姐姐我不是故意的!”

我捂上眼睛,其实还偷偷扒开了个缝

不能怪我

姐姐身材太好了

难怪宥真姐姐会喜欢姐姐呢


西蒙在西

疯狂小说家系列

第一篇


安安父亲给一场棒球赛做了赞助,于是当日安安必须随同父亲一起到场为自家企业品牌站台、同时作为赞助方出席观看比赛。


比赛前一天,安跟小元闹了别扭,安计划活动结束后带一件明星球员签名的球衣回去哄她开心。


没想到刚开场十分钟。


赛事解说员:“我们可以看到开球手正在进入场地。”


主持人:“嗯…………啊?张元英女士吗?”


赛事解说员:“没错了,衣服上的姓名条。”


VIP看台上的安安瞬间变了眼色,她抬抬手叫来秘书。


“她怎么在这里?谁同意让她做开球手的?”


秘书赶忙转身往后台调查情况。


主摄像:“小元,口罩摘了上镜好一...

疯狂小说家系列

第一篇



安安父亲给一场棒球赛做了赞助,于是当日安安必须随同父亲一起到场为自家企业品牌站台、同时作为赞助方出席观看比赛。


比赛前一天,安跟小元闹了别扭,安计划活动结束后带一件明星球员签名的球衣回去哄她开心。


没想到刚开场十分钟。


赛事解说员:“我们可以看到开球手正在进入场地。”


主持人:“嗯…………啊?张元英女士吗?”


赛事解说员:“没错了,衣服上的姓名条。”


VIP看台上的安安瞬间变了眼色,她抬抬手叫来秘书。


“她怎么在这里?谁同意让她做开球手的?”


秘书赶忙转身往后台调查情况。


主摄像:“小元,口罩摘了上镜好一点。”


张元英摘掉口罩后,全场欢呼声掌声雷动不止…


安:“把大屏上的画面移开,不要对着张元英的脸拍。”


“可是大家明明很喜欢啊…………”


安:“我为什么要众人喜欢她?把镜头移开。”


后台转播室立刻照做。


秘书了解完情况回来。


安:“让张元英来看台找我。”


秘书:“张小姐说,她在二号出口等您。”


烦躁的安:“………………知道了。”


传简讯中。


安:“你怎么跑来这里了?”


元:“怎么?那么不想让别人看到我啊…”


安:“你不要在那里嘚瑟,衣服换掉。”


元:“你不是也穿一样的,我们情侣装嘛。”


安:“你就在那里等我,不要乱跑。”


元:“嗯,你慢慢来,这里有几个男孩在搭讪我”


两分钟后,安穿过人群,拉着元的手,两个人往后台休息室过去。


看着面前表情管理失控的安,元忍着笑意提醒她要对经过的其他赞助商打招呼。


“安,我在跟你闹别扭呢……”


张元英双手攀上安宥真的肩。


“好多棒球赛争着要我去做开球手呢…………”

“我总要为你的事业增光添彩不是嘛。”


“我就是要跟你闹别扭,我等下还要上台致辞呢”


安宥真眼里起了火。


“急不可耐不能解决问题的。”


张元英轻声在安宥真耳边笑。


安宥真咬紧了后槽牙。


“我们回去再说。”


张元英俯眼来回打量安宥真的嘴唇。


大拇指贴上她的唇心。


“回去就不说了。”

“做些什么……”


棒球赛中场休息的致辞人莫名消失不见,主办方临时决定换成赞助商代表进行发言。


安父在另一侧的VIP看台上神情严肃。


“董事长,少东家找不到人。”





吃多圆

我们阿圆慢慢长大哦

我们阿圆慢慢长大哦

还会不会飞回来

看到了。

路灯早早感知到黑暗的来临开始工作。在拥有同一个干燥的冬天这件事上,这里和其他北方城市没有任何不同。张元英抬头看被风肆虐过在枝上吱嘎作响的仅剩的零星枯叶。

刚刚放假的小孩被旁边提着零食的大人紧紧裹在蓬松的羽绒服中,被拉着手也一蹦一跳。张元英和打照面的叔叔阿姨点头问声好,一边嗯嗯啊啊回复着“这么晚了去哪儿”的问题,一边听劝地戴上手里的棉帽。

按亮手机屏,六点半出头,张元英赶上冬令时作息的最后一班公交车。正是下班高峰期,公交车走一步刹一步,带着抓着栏杆扶手的乘客像加油站的气球人一样前后摇晃。

路两边挂着不久前装饰上的彩灯,将整条街连成条霓虹彩带。被映成奇怪的形状的人,流入一个个店铺,采购着假期......

路灯早早感知到黑暗的来临开始工作。在拥有同一个干燥的冬天这件事上,这里和其他北方城市没有任何不同。张元英抬头看被风肆虐过在枝上吱嘎作响的仅剩的零星枯叶。

刚刚放假的小孩被旁边提着零食的大人紧紧裹在蓬松的羽绒服中,被拉着手也一蹦一跳。张元英和打照面的叔叔阿姨点头问声好,一边嗯嗯啊啊回复着“这么晚了去哪儿”的问题,一边听劝地戴上手里的棉帽。

按亮手机屏,六点半出头,张元英赶上冬令时作息的最后一班公交车。正是下班高峰期,公交车走一步刹一步,带着抓着栏杆扶手的乘客像加油站的气球人一样前后摇晃。

路两边挂着不久前装饰上的彩灯,将整条街连成条霓虹彩带。被映成奇怪的形状的人,流入一个个店铺,采购着假期所需的食材和生活用品。车窗下时不时闪过几个头盔,穿过马路滑进对面的小区大门。不耐烦的司机按着响笛,声音此起彼伏,和剐人的寒风从窗缝挤进车厢,激得人寒战。和窗外的吵闹不同,车内顶灯在黑暗中沉默地观察着每一个乘客的脸。折射进车厢的光流转过这些脸庞,泻到地面。

张元英坐在后排靠窗的位置,将背包抱在膝盖。旁边的姐姐打着瞌睡,头点着点着突然落到她肩膀上。紧绷起右半身神经,张元英腿不敢太大幅度挪动,轻轻移动重心,让彼此能够拥有更舒适的乘车体验。

背包里只装了简单的换洗衣物和洗漱用品,张元英出门出得急。看到安宥真的消息时,爸爸妈妈已经在准备晚饭。看着聊天框里接收到邀请又被对面瞬间撤回换成小狗的新年快乐表情包,张元英当作没看到,过了十几分钟发送个问号。问号很久没有被回复。猜测着对方的意图,张元英出门看看快要端上桌子的晚饭,又抬头看看墙上滴答滴答的时钟,在客厅踱几步后还是决定不将本应当翻篇的无意义对话翻篇。

下了这样的决定,张元英变得迫切。到闷着雾气的厨房硬着头皮大声在呼呼作响的油烟机旁和爸爸妈妈解释道歉,得了宽许赶紧收拾东西跑了出来。跑出单元门,紧张的心情转为轻松,像套在头上抑住眼鼻嘴的塑料袋被拨开。冷空气不适合大口呼吸,酸得眼泪也掉出来。未经鼻腔加热充分的气体落入肺部,把心脏也要冻痛。

张元英拿手指按住从车窗上沿汇成股流下的水珠,回神思索怎样告诉安宥真她已经坐上目的地是安宥真的末班车。

暗下来的天压得低低的,酝酿着新历年第一场雪。无论雪或者雨,本质是水的不同表现形式,张元英虽然早就离开学校,也在幼教时期就懂这个道理。客观事实不容反驳,主观认知却千差万别。比如张元英讨厌雨,讨厌潮湿的天气,却将雪划在干燥的范围内,抬头和安宥真指着正在下坠的雪说喜欢。安宥真蹲下去用手拈起一片,看它在指头上被体温消磨掉形状,融化成水最后被抹去所有痕迹。

张元英连带着不喜欢下雨也不爱打伞,总是躲在同行人伞下讨平安,雪除外。被安宥真的伞笼上时张元英觉得也被她的体温裹住了。张元英分得清心理感受和物理感受,但是决定将片刻上升的体温坐实。她扭头看举着那把长柄伞的安宥真,笑着把手探进厚重的袖子,去抓安宥真和雪一样温度的攥成拳头的手。

甬道中间的雪已经被踩实,坑坑洼洼印着杂乱的脚印,将雪染成鞋底的颜色。凸出的雪块被踏过太多次,棱角被磨损,露出光滑的表面。两旁的雪松很多,高高地堆起到附着在已经干裂的灰墙上枯死的爬山虎藤下面。

安宥真将伞换到左边,罩住两个人的肩膀,两人从一前一后变成并排走。张元英伸手到伞外,雪花落到手背再滑下去,说像不像落叶归根,逃不过地心引力,被风吹得高高的仍遵从着牛顿定律,掉到发梢里、睫毛上、手掌心,从此不再作为自己存在。安宥真想了想,说也像我们。

抖落鞋底残留的雪片,张元英拉住转身向楼上走的安宥真,不知道要说服安宥真还是自己,“不像我们。”安宥真很久之后想起来仍然觉得自己先入为主地认为那时候的张元英是需要拥抱的这件事并不是误判。

十月底的地表温度比十二月高,骤然降临的初雪没有遭受炙烤和曝晒仍很快融化回到空气中。这次的雪会停留多久,张元英站在站牌下,雪片掉落在长期没人清理铺着一层灰尘的长椅。

公交车腾着遇冷蒸发的水雾缓缓滑过去,张元英攥着手机,看着出现在眼前的社区门还是没有发出消息。后知后觉地涌上懊悔的情绪,当初为什么要装作没看到消息呢?可是安宥真为什么要撤回对她的邀请,现在这样不通知地到来算不算越界?

坦白说,她和安宥真的相识称得上是一场彻底的意外。这场意外按理应该在她将那盒提子放到安宥真手上那一刻起就画上句号,如果安宥真没有上前拉住她的手腕。

世界奇怪的是,认识后的相遇次数超出了能够用巧合作为解释的范围却没人告诉她这究竟是不是人为。安宥真曾经在一天中第四次见到她的时候笑得眼泪掉出来,跟她讲这可能是缘分,不认识的时候擦肩而过多少次都不会留下印象到如今看到你几次也能记得清清楚楚。才不是,默默在心里反驳的张元英没告诉她,在那之前自己早在不知道姓名的情况下记住了对方的脸。真的不记得我了吗,我可是在你拍我的肩膀说小心时立刻就认出你了。

之后的一切在两人的默认下都是顺理成章。

人类擅长给各种东西下定义,比如人与人的关系划分为几类,亲密程度的最高等级停留在哪一层。但人不是算法。0与1之间不是空白,大脑里的if语句被太多细碎因素左右而无法立即执行。没人跳出来对这段关系宣判那么就算我毫无理由仍要走到你面前时也不能把心之所想诉之于口。

张元英不知道安宥真怎么定义她们的关系,在哪里画下她认为正确的界限。为什么要把消息发送给她。张元英怪安宥真越界,怪她越界却可以轻松收回脚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致自己于这种不前不后的境地。明明已经很谨慎地揣度着向她走的每一步步距。

怀着溃败的心情,张元英抬头看到站在对面路沿上的安宥真。

时机,命运是由一个个时机构成的。张元英有充分把握只要她早一分钟离开,就不会遇上这样难以解释的情况。她错过的是无数时机中微不足道的一个,但命运齿轮急速更改轨迹,尚未遇到的选项在无人知晓的角落里也变得面目全非。

安宥真家所在的这条街并不处于传统居民区,仅有的几栋刷了黄漆的居民楼夹在周围林立商场店铺中,经年失修的大门早就褪去最初的颜色,袒露出块块锈迹斑驳,窘迫地维持着自己的存在感。

从这条街道转个弯才是宽阔的大马路,截然不同的景观显得它像是通往另一个世界的通道。街上栽的树有些年头,漫出来的树枝在路中央上空盘错着拧到一起,雪压得重了连带着变脆的枯枝也掉下来几根。去年市政拨款下来,城市规划局将附近几条街的路灯换了新,黄色灯光把可见范围的一切熏成暖色,给不远处沉浸在新年氛围中的喧闹描上一层朦胧的边。

她一个人住在这边。张元英也清楚。但聊天框里的消息变成绿底的瞬间,酝酿很久的想法发生急转。

安宥真为自己的邀请找了很多理由,却突然想到张元英没有理由,没有在这时接受她的邀请的理由。安宥真双手合十感谢两分钟内可撤回消息这一伟大发明,盼着张元英没有看到这没头没脑显得冒犯的邀请。

冬天的夜晚总是来得早走得晚。屋子里没有开灯,商场那边折射过来的光微弱,照在脸上也不刺眼。安宥真半个身子躺在床上看着窗户外面发怔。收到回复后,安宥真叹口气,搞不清楚自己是如释重负还是失望。抽了力气手指也不愿动弹一下。

阴沉的天空完全压下来可能是几十分钟后的事情。想着本就不是自己第一次单独度过各种各样的节日,还是打起精神出门买点东西,起码不要新年第一天就饿肚子。

安宥真住在五层,视野倒是开阔。老房子隔音效果差,每扇窗户都严丝合缝地关着仍能听到楼上楼下电视机里传来的吵架声。楼道间的耗电极大看着就不环保的电灯泡前几天罢了工,物业公司左推右推,说到年后维修师傅才来上班。

打开手机上的手电筒,安宥真摸着扶手下了楼。雪覆在地上浅浅一层,没换下容易打滑的棉拖,安宥真全神贯注看着脚下,提溜着购物袋的手跟着抓着地的脚一起使劲,生怕一个不留神打滑摔在这里没人救她。

雪越下越大,安宥真抬头看到对面的张元英时,觉得落在睫毛上的雪进到眼睛里去了。

不到晚上八点的长街人来人往,神情餍足,像浑身软毛的小动物被摸得舒舒服服,放下平日的戒备坦着柔软的肚皮,向同行人散发着爱意。割在脸上的风似乎都被这层屏障挡在外面,握着对方冻得红通通的手揣到自己兜里,笑得东倒西歪,踩到冰面差点带着两个人一起栽倒,拉着胳膊稳住后拍着胸口大喘气,推着手边笑边埋怨对方不看路又扯过来靠着头蹭着脸往家走。可能节日,纪念什么庆祝什么是其次,人们最看重和谁在一起,都做些什么。

比方说即使人群如潮,也能一眼看到站在站牌下的你;

比方说穿过他们向你快步走去时,明明知道有摔倒的可能,但笃定摔倒的那一瞬间你会抓紧我的手;

比方说站到你面前,看到你眼睛里也有雪落下,想问你是否和我有相同的心情又觉得不是重要的问题,只要这时我们也被看作构成这个人群的一份子就足够。

时机,命运是由一个个时机构成的。没人知道待发生的每个时机会带来什么,让人难堪或是欣喜若狂;给生命留下怎样的痕迹,深刻或者就像掉到眼睛里的雪花,眨几下眼睛就消失不见。

就像人无法预测雪即将于哪一分哪一秒开始掉落,复杂的动态系统中,任何微小的扰动都可能导致结果大相径庭,洛伦兹根据这样的混沌和未可知发现了奇怪吸引子,蝴蝶效应每时每刻都悄无声息地发生,不可捉摸。人有多高,一米多或者两米多,总之没有站在能够统揽全局地找出这一系列宏微观因素之间联系的高度,猜不到撤回的消息,大脑作出决定的运转方式,踏上的末班车和未来的我们存在怎样千丝万缕的因果关系。吸引子以波状扩散到身边,被人们称为命运。


黄礼志专属女友

张小圆的日记

我是张小圆,我有个姐姐叫张元英

姐姐有个女朋友叫安宥真

最近姐姐和姐妻很奇怪诶

姐姐每次都到中午才起床,而且大夏天的姐姐穿那么多!

人家饿的快晕过去了…

偷偷跟你们说

我听见姐姐发出来了好奇怪的声音

无法描述,简直了!

感觉姐姐被家暴了怎么办QAQ!

所以我去找姐姐问啦

我问姐姐她为什么要发出嗯嗯啊啊的声音

姐姐脸都红啦!

为什么会脸红呢…

姐姐真的太奇怪了

晚上我去看看她们到底在做些什么!


我是张小圆,我有个姐姐叫张元英

姐姐有个女朋友叫安宥真

最近姐姐和姐妻很奇怪诶

姐姐每次都到中午才起床,而且大夏天的姐姐穿那么多!

人家饿的快晕过去了…

偷偷跟你们说

我听见姐姐发出来了好奇怪的声音

无法描述,简直了!

感觉姐姐被家暴了怎么办QAQ!

所以我去找姐姐问啦

我问姐姐她为什么要发出嗯嗯啊啊的声音

姐姐脸都红啦!

为什么会脸红呢…

姐姐真的太奇怪了

晚上我去看看她们到底在做些什么!


虫虫

小宝的粉色拖孩😲

小宝的粉色拖孩😲

별혀를내두른

热知识:ive的一半热度都是张元英给的🤧 

救...这个视频真的好拉😅

热知识:ive的一半热度都是张元英给的🤧 

救...这个视频真的好拉😅

hello

好漂亮我们小圆 美神降临!

好漂亮我们小圆 美神降临!

霖宇墨

【宥元/延琦】姐姐喜欢年下吗 Ep1

    纯属虚构 勿上升🔝 具体人设自行探究🧐


    繁杂的酒会,即使选了靠角落的位置,张元英身边时不时还是会过来些寒暄的“名人们”,由于职业素养以至张元英时刻保持乖巧可爱的微笑,这比她以往参加的任何节目都要累上一百倍,张元英很后悔临时变卦来参加这场舞会,本来才17岁的她是可以拒绝的,但是抱着赌气色彩,她真的不想和那个人一同回去,想到她们又要待在同一屋檐下的尴尬局面,或许去舞会吃点美食也不赖,张元英单纯的想着…...



    纯属虚构 勿上升🔝 具体人设自行探究🧐

    

    繁杂的酒会,即使选了靠角落的位置,张元英身边时不时还是会过来些寒暄的“名人们”,由于职业素养以至张元英时刻保持乖巧可爱的微笑,这比她以往参加的任何节目都要累上一百倍,张元英很后悔临时变卦来参加这场舞会,本来才17岁的她是可以拒绝的,但是抱着赌气色彩,她真的不想和那个人一同回去,想到她们又要待在同一屋檐下的尴尬局面,或许去舞会吃点美食也不赖,张元英单纯的想着…

    

    “欧巴,就这样放她一个人在那真的没问题吗?”安宥真努力让自己不去在意但还是会习惯性的担心,即使她们半个小时前氛围并不愉快。

    

    “宥真呐,元英不是一般人,那孩子比我们都会看眼色多了…”

    

    安宥真想辩解。

    

    “对了,走之前我叮嘱过她不要喝酒,送完大队会去接她,期间有事可以去找赵美延前辈。因为入场前刚好遇到我的大学同学,cube的经纪人,美延当时也在,说了下情况,她说了会帮忙照看一下元英的啦…”

    

    “G-idle的美延欧尼?”

    

    “是啊,她们组合除了美延其他成员赶着去下个行程了,刚好有伴…认识下也不错。”

    

    “也不错么?”安宥真想到今天去music bank的路上,看着前座的张元英不停歇的按着手机,回复着手机里时不时传来的讯息,带着笑意,安宥真觉得左上角的那个头像刺眼极了。想着作为music bank的男mc,这个时候他肯定也已经在晚会了吧。

    

    “你知道我们在上升期吧,元英还是离异性远一点”。即使她知道以张元英的自律,这种事情根本不需要别人教她,但是安宥真就是如此执拗,她已经记不清这类事情提醒过张元英多少次了。”

    

    “管好自己吧欧尼。”

    

    准备朝车里走去又退了出来的张元英,“那个晚会现在去,也没问题吧?”

    

    安宥真总是在张元英面前,适得其反。

    

    “元英xi…”朴成训在看到张元英的那刻眼睛亮了起来,在他第三次邀请张元英共进晚餐被拒绝后,意外的在她肯定不会出席的晚会上碰见,他心想今天运气不错,手不自觉的朝裤子口袋摸了摸,确定它还在,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咧笑。

    

    举着酒杯就朝张元英走去。

    

    穿着一袭黑色连衣裙搭配红色高跟鞋正无聊的吃着甜品的张元英,顺着声音看着朝自己走来的男生,说不上讨厌但本能的想逃,她也不知道为什么。私下接触,怎么说呢?是个容易在镜头前害羞的阳光男孩,但撇去镜头,感受到更多的是不经意间展现出来的大男子主义和频繁出错的mc放送…

    

    朴成训察觉到张元英比自己高了不少,尴尬的摸了摸头,活跃的换着话题,却一直举着未放的酒杯,在他第四遍不识趣的想要对方喝下的时候,带着不耐烦和一丝强迫?

    

    赵美延入场后,第一眼就看见了角落喝着饮料的人儿,心想“还真是小孩”,看着时不时过去搭讪的男idol们,赵美延没有径直走过去只是在离她不远处的位置坐了下来。

    

    身边没有以往宋雨琦和叶舒华聒噪的打闹声,赵美延很不习惯,懊恼自己为什么要浪费时间来这里?

    

    她想宋雨琦了。


    赵美延划拉着手机,打开聊天框,迟迟没有收到某人的回复,开始闷闷不乐起来,早已是几杯酒下肚,正当她想去找张元英的时候,碰巧瞥到离她不远处正从口袋掏出白色纸张便往酒里撒的年轻男子,赵美延皱了皱眉,不动声色的就那么继续看着,直到看见年轻男子顶着他那头金发自信的向张元英走去,赵美延心里的警报器响了。

    

    她第一时间想要找经纪人,但不巧的是几分钟前刚好借故上厕所了。赵美延想着他可能会很久吧,男人的烟瘾…不是开玩笑的。赵美延犹豫的脚步在男子第三次不识趣的逼近张元英而迈了出去。

    

    “张元英,你在这呢?正找你呢~”赵美延无视对面的男子。

    

    “美延?前辈…”张元英秒懂,聪明如她,“不好意思啊,前辈找我,我们下次聊吧。”张元英随即站起低头对着对面已阴森着脸的男子说道。

    

    “不许走,”朴成训用力的抓着张元英的手腕,站了起来抬头凑近侧着身子说,“你已经拒绝我那么多次了,喝杯酒总可以吧?”

    

    随着靠近迎面散发开的陌生气息,张元英屏住呼吸手指轻碰触鼻头眉毛微皱的推开了执意靠近的男子。

    

    “我还未成年喝不了。”

    

    略微上头的男子好像没有听见似的,拿起酒杯就想去灌,力气悬殊,张元英吃力的挣脱着禁锢,旁边的赵美延见状,“元英还是小孩子,这杯我替她喝了。”

    

    男子思考片刻嗤笑,放开了张元英的手,转而像盯猎物似的盯着赵美延,早已酒劲上头的男子哪还记得什么前后辈之分,只是更自大的笑着把酒杯递了过去。

    

    赵美延接过酒杯,在嘴唇快要碰上杯口,男子以为他要得逞了,却在那时酒杯意外的滑落了。赵美延看着已掉落在地上泛着些许白色粉末的液体,道着歉,伴随着掉落的巨大声响大家的视线也都齐刷刷的看过来,赵美延拉起张元英的手冷漠的盯着朴成训,拿起旁边服务员正端着的酒,一饮而尽。“元英我借用了。”,说完便拉着张元英的手头也不回的走了。

    

    张元英就那么乖巧的任由赵美延牵着。

    

    其实没有美延的出现,张元英也能全身而退,但是,久违的被人护着着实有被暖到,真的好久没有那种安心的感觉了。

    

    “去哪?”


    “送你回去吗?”赵美延通红着脸问道,不得不说这酒劲头真快。

    

    “美延欧尼?可以带我回去吗?”张元英说完便把手机关机了,她累了,她不想吵了,至少那刻她不想要回去面对安宥真,她都能预想到安宥真会和自己说教些什么。


    如果说13岁的张元英懵懂的追逐着14岁的安宥真,而17岁的张元英却想逃离18岁的安宥真了。

    

    “带你回去?”赵美延顶着最后的理智。

    

    “嗯。” 

    

    赵美延没再问为什么,单纯想着张元英不想回去可能是怕被经纪人念叨吧。


    边牵起张元英的手腕边给自己经纪人欧巴打去电话,“欧巴啊?嗯嗯…我刚出去…对对对,元英跟我在一起…好好好,不说了…现在打车回宿舍,欧巴不用担心~我们先走了。”

    

    “对了,欧巴记得和元英的经纪人说一声哈免得他们担心,明天见~”


    经纪人还想说些什么,就被挂了电话。

    

    刚刚录制完节目,疲惫不堪的宋雨琦回到酒店,拿出手机,她后悔为什么录制前要开飞行了,在看到赵美延几小时前齐刷刷发来的信息,从开始的笑颜慢慢皱起了眉头,她看着视频里帅气的男子从口袋掏出白色纸张包裹着的东西然后准确的往酒杯里倒去,用力晃了晃,又重新拿起一个新的酒杯喝了起来…


    赵美延,在心情不好的时候会一个人喝点小酒,但也会节制。只是今晚,她贪杯了,她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某人,就是破天荒借着酒意,大胆的满屏的直白的表达“我好想你”却得不到对方立刻给予的回应而委屈吧…

    

    赵美延迷糊着却一直重复叫着,“雨琦啊~”张元英诧异,却也只是拍了拍躺在自己腿上睡着了的赵美延。


    六月的首尔,其实已经有点炎热但是张元英却意外的感受到了丝冷意,看着窗外,她也想喝的醉醺醺,然后抱着自己想抱的人,撒娇似的捶着她,窝在她胸口,娇嗔的说着安宥真我们打一架吧,吵一架也好,就都不要憋在心里冷着对方,最后指着胸腔说这里有点痛,我们和好吧,不要再吵架了…

    

    打着寒颤,回过神来的张元英慢慢拿出手机却又塞了回去。


    算了,现在这样不挺好的吗?

    

    终于到了,还好赵美延比较瘦弱,如果换个人儿张元英可就真的背不动了。


    “呼~”,张元英轻轻的把背后的人安置在床上,“怎么会有人睡着后这么美的啊?”张元英感概。爬上床盯着这张不逊色于自己的绝世美颜,她在考虑要不要给她卸妆的空隙,躺着的人却突然圈住了张元英的脖颈,眼神弥散的看着她,张元英不自觉的舔了舔嘴唇,随着瞳孔倒映出赵美延越来越放大的脸…


    “呀~宋雨琦…”

    “我爱你…”


    说话的人声音越来越小,赵美延吻上了张元英的唇,在她想要进一步探索的时候被满脸震惊的张元英推开了…

    

    张元英怔住了,摸着自己刚刚被强吻的嘴唇。 “这都什么啊?”,随后一拳打在旁边的棉被上,她不是在做梦,她开始后悔为什么要跟着人回家了…

    

    在张元英无奈的盯着赵美延看了很久后,对方没有任何动静,起身对着镜子擦拭嘴巴第831次的时候突然传来一声豪迈的,“赵美延,开门,你的小可爱来了…”张元英被突然响起的声音吓坏了,她心虚的以为是宋雨琦前辈回来了,在她准备好措辞走到门口的时候声音却从卧室传来…张元英无语了🙄,怎么会有人用这种来电铃声的啊…

    

    “喂…”

    

    “呀!赵美延!怎么现在才接我电话…你知不知道我…”

    

    “那个,美延前辈睡着了…”张元英打断了对方的话。

    

    “啊?睡着了?”

    “那她现在在哪?”

    “不对,你又是谁?”宋雨琦十万个为什么…

    

    “前辈你好,我是张元英,美延在自己房间,今天晚会喝了点酒,因为一些意外,我才跟着她回来了…”张元英耐心的解释着。


    真够头痛的。

    

    安宥真看着手机显示的时间,已经23:45,张元英还没有回来,抱着手机躺在床上怎么都不顺心,内心挣扎了很久还是拨通了那个电话…却传来一阵对方已关机的提示音,安宥真不淡定了,夜不归宿又关机的张元英,太让人担心了。

    

    “该死,怎么经纪人的电话也打不通!”安宥真蹭的站了起来,踱步转身,穿起了外套,准备现在去找她的“素人”朋友。


    “这么晚找我,看来是急事呢?”

    

    “少废话,快点帮我查一下张元英现在的位置…”

    

    几分钟后,手机屏保随即显示了对方已发来的几张亲密合照,安宥真看着照片里那像在亲吻张元英的男子,握紧拳头手指早已扎进了肉里渗出了些许血也没有发觉…

    

    “他是谁?”

    

    “张元英现在在哪里?”

    

    安宥真咬牙切齿的问道,安静的听着对方查到的所有讯息…

    

    “买断所有合照,明天之前我不想看见有关张元英绯闻的任何世趋热贴…”

        



 【勿上升 人设不喜勿喷 随笔

    喜欢💕可以送些免费粮票  

    不懂 收到会觉得有被肯定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