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张国荣

0
2786.1万浏览    18486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2-01-24 22:52
江无纤尘
这个背景很像地铁站诶 (唉,最...

这个背景很像地铁站诶

(唉,最近天天挤地铁的怨念)

这个背景很像地铁站诶

(唉,最近天天挤地铁的怨念)

顾君安y

“说的是一辈子,差一年、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都不算一辈子!”

“说的是一辈子,差一年、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都不算一辈子!”

Entelecheia

他在暗夜穿过湿润的沼泽向我走来,一弯新月挂在星幕中,如同亘古长夜里斩杀叛军的剑,恐怖而至诡谲的印象。他的脸锋利又温柔,装下悬搁半世纪的怨恨与想念,风霜雨露,垂柳摇曳,雪片划过星河。荒郊的玫瑰为他盛放亦为其凋弊,蝴蝶退化为昆虫,寒蝉重又隐居于泥土,万物零落成泥,只有他,万籁俱寂。

他在暗夜穿过湿润的沼泽向我走来,一弯新月挂在星幕中,如同亘古长夜里斩杀叛军的剑,恐怖而至诡谲的印象。他的脸锋利又温柔,装下悬搁半世纪的怨恨与想念,风霜雨露,垂柳摇曳,雪片划过星河。荒郊的玫瑰为他盛放亦为其凋弊,蝴蝶退化为昆虫,寒蝉重又隐居于泥土,万物零落成泥,只有他,万籁俱寂。

Leslie家的鸢宝贝吖✨

【重温《春光乍泄》】一层胸壁的距离:这么远那么近

透过一个基本在一间屋子里拍出来的公路片,又能看到什么?


2020年夏天一个百无聊赖的午后,我才真正从头到尾完整认真地看到《春光乍泄》。然后,中邪也好,中毒也罢,一遍又一遍地重温,双眼再无法从何宝荣身上移开。


翻翻关于《春光乍泄》的影评,有人谈分离,有人谈回归,有人谈寂寞,有人怀念哥哥,有人科普技术流,有人论金像奖评委智情商在海平面以下的真理性。我想,不如换个角度吧,以最最宠爱宝宝的视角,谈谈距离。


全世界都知道黎耀辉深爱着何宝荣,但黎耀辉可曾真正理解过何宝荣?


出租车里,被打的遍体鳞伤的宝宝侧过脸,默默地偷看木头。是的,那动作只能叫偷看——猛地低下头却还是抑制不住的再次...

透过一个基本在一间屋子里拍出来的公路片,又能看到什么?


2020年夏天一个百无聊赖的午后,我才真正从头到尾完整认真地看到《春光乍泄》。然后,中邪也好,中毒也罢,一遍又一遍地重温,双眼再无法从何宝荣身上移开。


翻翻关于《春光乍泄》的影评,有人谈分离,有人谈回归,有人谈寂寞,有人怀念哥哥,有人科普技术流,有人论金像奖评委智情商在海平面以下的真理性。我想,不如换个角度吧,以最最宠爱宝宝的视角,谈谈距离。


全世界都知道黎耀辉深爱着何宝荣,但黎耀辉可曾真正理解过何宝荣?


出租车里,被打的遍体鳞伤的宝宝侧过脸,默默地偷看木头。是的,那动作只能叫偷看——猛地低下头却还是抑制不住的再次偷看。发觉的木头递来一口烟。宝宝需要的真是烟么?他闭眼缓缓吐出烟,却更像是长长地叹息。

他自己把头歪在木头肩上。


“为何住那么偏呢?”

“便宜点”

“也是,天花板很高,看出去风景也不错”

有一搭没一搭的没话找话里,木头说着钱,宝宝谈着风景。


宝宝问木头是不是看过了瀑布,他说等两个人一起去看,他满是憧憬地盯着那盏很靓的灯。关上门,木头却在紧张兮兮地藏宝宝的护照。


全世界都知道黎耀辉爱何宝荣,他可以为了宝宝偷钱跑到离香港最远的地方,可以为他一句从头来过挥之即来,可以为他半夜三更天寒地冻的去买烟,可以为他生病发烧了还得起床做饭。是的,挣钱,买烟,做饭,黎耀辉总是以最实际最物质的东西证明着自己的爱。不愿让何宝荣外出,他用成堆的烟去禁锢;不愿让何宝荣再次离开,他死死藏起护照,拙劣得像妄图用怀孕来拴住男朋友的傻女人。也许在他来讲,用尽一切唯一能抓住的,就是这些实实在在的东西了吧。因为他从没有弄懂过,何宝荣心里是多么无助地渴望着他,而正是他自己把原本可以契合在一起的心越拉越远。


“你后悔了吗?”

“我后悔的要死!”

喝醉的黎耀辉扔过酒瓶喝问何宝荣:“你叫我来干什么?”

何宝荣像受伤的幼兽一般无助地缩成一团:

“我只是想你陪陪我”


全世界都知道黎耀辉整天提心吊胆的是怕何宝荣再次离开,但黎耀辉从来没察觉到何宝荣心里是多么不安。人都是这样,最缺乏的东西才最常挂在嘴边,最怕失去的东西才一遍又一遍翻出来查看,好知道它一直都在,才安心。同理女孩子们一遍又一遍地问男朋友“你爱我吗?”,宝宝一次又一次地撒娇耍赖变着花样的“搞”木头。他卖弄风情,是想木头可以解这个风情,一击即中的狠狠攥住他空落孤独的心。可惜,被打得鼻青脸肿时没有得到第一时间的关切,望着木头的时候木头只会给烟,意味深长地“饿了”只换来床太小无法两人睡,赛马场里卖力的欢呼雀跃而背后是张写满“我不认识你”的无奈脸。电影开头两人分开时宝宝说,在一起很闷,不如分开一下,找机会从头来过。这个“闷”字何解,不言而喻。


当假想的“他”出现,宝宝轻佻又不在乎地问是谁,问细节,但疑神疑鬼到神经兮兮地一遍又一遍追问其实已经充分暴露了他在乎、他害怕。他害怕,也许是害怕黎耀辉迟早会发现“原来寂寞的时候谁都一样”。当黎耀辉发现这个秘密的时候,何宝荣连身体贴近的机会都失去了。


黎耀辉有父亲有家乡有朋友,而何宝荣什么都没有,他只有黎耀辉。


他害怕,也许是害怕那些没有的回应迟早永远不再有回应,两个一直相爱的人,却从一开始起眼中就错位了不同的方向触不到对方的心。


阳光灿烂的屋顶上,木头蹲在远处低着头看地干活,而宝宝眼神落寞地望着天空。这画面很让人心痛,明明暖暖的色调却比同床异梦来的更加冰冷。


黎耀辉,你觉得自己一直默默地容忍着何宝荣的任性,可你是否想过何宝荣吵着闹着非要私奔到离香港最远的地方也许是想你再没有亲人没有朋友没有任何羁绊与偏见的干扰完完全全只属于他何宝荣一个;你是否想过何宝荣吵着闹着非让你费劲巴力地搞辆破车开是想不被拥挤的巴士人群打扰只有你们两个,一起,去看瀑布。黎耀辉,你说看到了小张家里的照片终于明白了小张可以开开心心在外面走来走去的原因是他知道有处地方让他回去。可是何宝荣的每次离开真的都开开心心么?又是什么让他总是离开?你是否想到那只远远看去美丽放浪翩飞着的蝴蝶也许只有静静的贴近时才会发现他是只飘荡了太久的敏感的风筝,


而你木头从来没攥住过这只风筝的线。


更清醒的永远更痛苦。


藏好护照的黎耀辉望着何宝荣,然后安然入睡。已在梦乡的他不知道,其实自己才是被未眠人默默注视的那一个。


全世界都知道黎耀辉痴守着何宝荣,可谁知道何宝荣也许才是一直一直在期待在等待的人?“不如我们从头来过”是何宝荣总爱对黎耀辉说的话,可事实上,黎耀辉从来没遵守过。每一次分手又重聚,木头总会刻意离宝宝更远一些。未到布宜诺斯艾利斯,两人做爱时木头是僵硬的,而再一次重聚,木头干脆装傻充愣地不解风情,大喊“你别搞我”不愿和宝宝睡在一起。

被追问假想“他”烦了的黎耀辉说:“你管得我吗?你没和人睡过?”

立刻干笑着低下头的何宝荣恐怕早知道吧,每次的重聚不是一键还原的干干净净,只是彼此再撕开更深的伤口。黎耀辉从来没放开过他的从前,从来没真正从头与他来过。


又被追问得越来越深入的黎耀辉说:“我不是你。”

何宝荣默然。


木头啊木头,原来即使是你,心底的心底,那个你深爱着的何宝荣竟就这样不堪。

木头开始夜不归宿,宝宝对着镜子穿上靓靓的皮夹克,整理好发型,欣赏的同时脸上一闪而过的讥笑,不知是不是对自己一直的期待与渴望的嘲讽。最后一次分开——我想这应该是最后一次了吧,因为他走了,却再没有丢下“以后找机会重头来过”这句话。


全世界都知道黎耀辉抵不过“不如我们从头来过”的魔咒,但有谁注意过施魔咒的何宝荣自打再次与木头相见,就已经溃败了?完全无视木头般与鬼佬勾肩搭背地走入舞厅、卖力地叫好、疯狂地接吻,这一切就足够蒙住木头丢他在窗外咬牙切齿,但远远骗不过自己的心——发泄一般怒摔烟盒上车,车内的宝宝点燃一根烟,眼里难辨孤独还是空落。也许,何宝荣自己也清楚,一旦再相见,自己就无法抵住黎耀辉的诱惑——可以真正心灵相犀的归宿的诱惑,会想方设法地扑入这陷阱中:约炮不成偷表,偷表不成干脆绝杀出苦肉计。


医院里鼻青脸肿的宝宝面无表情的望着木头:“黎耀辉,不如我们从头来过”,可施出魔咒的自己却也认命一般,缓缓低下头。


最后一次分开,宝宝打着电话索要自己的护照,黎耀辉说他害怕宝宝再次说出重新来过。木头啊木头,你是否想过,也许你再也听不到这句话了,因为何宝荣始终更懂你,“从头来过”始终没有实现过,彼此的伤口也始终没有愈合过,再相见结局又有什么差别?宝宝找上门来敲门,可木头开门后,已人去楼空。


是的,我相信黎耀辉不懂何宝荣,但宝宝始终更清楚木头。他以木头熟悉的物质方式回应着对方,改变着自己。那么大个放在裤袋里的护照,玲珑如宝宝能不第一时间发觉不见了?但他直到最后的分开前从没提过,他是知道的吧,一个本子能给爱人的安全感。“穿那么靓出去买烟?”好,穿的靓你会介意,那么下次出去不再打扮,可黎耀辉照样不信任。是啊,失去对自己对爱人的信心,即使用铁链时刻锁在身边,心仍是不安的。木头太不安,不安得察觉不到分开时的何宝荣因空虚放荡于多如繁星的男人之间,可一旦和木头在一起,宝宝并没招惹过其他人,即使诱人如他连在赛马场角落都有人觊觎。有了木头,宝宝本可以很快乐。

木头没对宝宝说过受伤的时候是他最开心的日子,木头也从没注意过宝宝的手一直一直缠着绷带,即使全身挂的彩都已经痊愈,即使双手已经灵活到能翻箱倒柜,也一直一直缠着绷带——直到天台上亲昵的吻被回应为冰冷的背影。



目光紧紧盯着何宝荣是一件很虐心的事,因为越是看着他,越会觉得,总是先走的那个未必不知道痛苦,整天嬉皮笑脸的人只是不屑于在人前去表现伤心。宝宝轻佻地吹嘘着自己曾经的男人“多如天上繁星”,可没有黎耀辉的何宝荣似乎并没有真正快乐过。每次的分离,被抽剥心力的不止黎耀辉,也有何宝荣。从尚有力气地放浪形骸,到像没有灵魂的躯壳般滥交,直至如空洞的提线木偶般在异国男人怀中起舞,心底依稀浮现的,是曾经两个人共舞的剪影。


Happytogether,在一起时本曾有最快乐的时光。木头给宝宝喂饭时宝宝偷笑,改造单人床的星星眼,欢脱的赛马,知道木头帮自己出头时的得意。而最最开心的应该是共舞吧。说来真是奇怪,两个人分分合合过很多次,宝宝最喜欢的舞,木头竟然一直没学会过。

“每次都忘记那一步。”

厨房中两人相互缠绵着起舞,何宝荣幸福得如痴如醉,终于把持不住的木头索吻,宝宝却不给,一把将他的头揽入怀里,紧贴在自己胸前。



黎耀辉,你能否记得那一刻,你曾与何宝荣的心只隔着一层胸壁的距离。



我很满意墨镜王目前给出的结局,这对相互深爱才彼此伤痕累累的爱人,与其人在一起却疼痛得将心越拉越远,不如天南海北隔出一个绝望的物理距离。因为远得再也触不到,就可以一直揣着最不切实际的期待不怕被现实打碎,可以永远保留易被失望腐坏掉的最美的回忆——两颗心,曾近得只隔着胸壁。


我由布鲁塞尔坐火车去阿姆斯特丹

望住窗外飞越过几十个小镇

几千里土地几千万个人

我怀疑我们人生里面

唯一可以相遇的机会 

已经错过了

——《这么远那么近》张国荣独白


因为又找到了传说中的HE拨乱反正来看,看过之后结合零度再现一对比墨镜素材上的取舍,倒是越发坚定了我的这些瞎分析,也越发坚定这个正片结局还真是最佳。所以在这里贴上想补充的话:


我感觉很多人都在怨念结局两个人没有together,

我也很怨念,但怨念的是没有一个人尝试去理解过何宝荣——即使是木头,即使是他本来有过一次又一次机会。

整个电影里都是木头在诉说,对着观众诉说他的痛苦诉说他的释然,宝宝的台词却很少很少,少的可怜的台词里有撒娇有撒泼唯独没有诉苦。


真正孤独的人从来不会满世界嚷嚷自己寂寞,真正的伤心者从来都在掩饰自己的伤心。


总是喜欢自作多情地替宝宝这样的人委屈,这种委屈是这个片子最虐我的地方。

lesley

谁赢

“阿仔,再说一遍谁赢?”

“我赢!”

D粗暴地给L拉上外套的拉链,把L带了一个趔趄。

“那么凶干嘛啊。”L不满地咕咕哝哝。“大家姐,他凶我。”

大家姐笑笑,这兄弟俩从小闹到大,她才不信D真的生气,他只是心疼罢了。余光看到D一边反驳,一边给弟弟套上了自己的衣服,包得严严实实的,一丝不苟。

“出来,去停车场。”D走出门。

L愣在原地,有点委屈。

“快去呀,阿仔。”大家姐推推L。“别任性。”

L走的有点慢,一方面因为身体弱,一方面是穿的太多,裹着D的羽绒服,像个企鹅。D发觉L落下了,放慢速度等L跟上。

上了车,二人无言。L趴在车窗边看夜景。D直直地坐着,注意着L的动静。

许是肚子...

“阿仔,再说一遍谁赢?”

“我赢!”

D粗暴地给L拉上外套的拉链,把L带了一个趔趄。

“那么凶干嘛啊。”L不满地咕咕哝哝。“大家姐,他凶我。”

大家姐笑笑,这兄弟俩从小闹到大,她才不信D真的生气,他只是心疼罢了。余光看到D一边反驳,一边给弟弟套上了自己的衣服,包得严严实实的,一丝不苟。

“出来,去停车场。”D走出门。

L愣在原地,有点委屈。

“快去呀,阿仔。”大家姐推推L。“别任性。”

L走的有点慢,一方面因为身体弱,一方面是穿的太多,裹着D的羽绒服,像个企鹅。D发觉L落下了,放慢速度等L跟上。

上了车,二人无言。L趴在车窗边看夜景。D直直地坐着,注意着L的动静。

许是肚子还有些难受,L捂着肚子颤抖了一会儿,仍倔强地靠着窗,不肯示弱。D暗暗冷笑,看你还能坚持多久。

一声脆响,原来是L的头磕在了车窗边。真实的疼痛把L扰醒,他痛苦地抬起头,顶着车窗闭上眼睛。

D不自觉地吓了一跳,没法再装作心不在焉。刚碰那一下很疼吧,阿仔还肚子疼。他就是一孩子,你干什么呢,给他赌气,又不是什么原则性问题。阿仔,来哥哥这吧。D张了张嘴,终是没说出口。

眼看着L睡着了,帽子掉下来。头直接挨着玻璃很凉啊。这孩子怎么一直睡,睡醒了又该头痛了。D有点急。想找个靠垫给阿仔护着头。

L瑟缩一下,从短梦中惊醒,“哥哥,好想你。好想哥哥。”迷迷糊糊的有一丝哭腔,拽住D的胳膊。D有点意外,L已经忘了刚刚的事,靠着自己打了个喷嚏马上又睡着了。

看来阿仔真的冻到了。D给阿仔套上帽子,揉揉阿仔软乎乎的脸颊。抽出纸巾擦干净阿仔嘴角无意流出的口水。大概过了二十分钟的光景,L猛然醒来,自己揉揉脸慢慢坐正。

“啊,好多口水。”

D噗嗤笑了,“阿仔,要不要哥哥抱抱?”

L没答话,身体诚实地挪向哥哥。

“怎么这么困啊阿仔?梦到什么了?”

“我找不到哥哥,好想好想哥哥啊。吓死我了。”

“吓死阿仔了啊,你自己不要哥哥的嘛。阿仔,你跟哥哥谁赢?”

L快要睡着时D坏坏地问。

“不知道...”

“不知道?”

“哥哥,我赢...”

“你赢,头还疼不疼?”

“疼...”

“照顾不好自己,真的是。睡吧,哥哥看着,不疼了。”

D早就不气了,阿仔太轻了,鼻腔冒着热气,昏昏然睡去。有自己守着,阿仔大概要睡到家了。他给L套好自己的羽绒服,希望阿仔暖和点。


奇林夫人

哥哥与花    

🌸🌸🌸🌸🌸🌸🌸🌸

哥哥与花    

🌸🌸🌸🌸🌸🌸🌸🌸

为你钟情,倾我至诚
有被狠狠可爱到,好矫情怎么回事

有被狠狠可爱到,好矫情怎么回事

有被狠狠可爱到,好矫情怎么回事

姑苏探影
他本是男儿郎,却被世道逼成了女娇娥#霸王别姬
他本是男儿郎,却被世道逼成了女娇娥#霸王别姬
奇林夫人

哥哥与花    

🌸🌸🌸🌸🌸🌸🌸🌸

哥哥与花    

🌸🌸🌸🌸🌸🌸🌸🌸

Daffy.

【DC】怪我过分着迷

第十七章

  那是一段时间后了,那个1986年的秋天。至今Daffy仍能清楚地记得那天的场景,甚至可以说是记忆犹新。

  “唐经理!”助理急忙喊住刚起身准备开会文件的Daffy,“怎么了?你慢慢说。”Daffy看着面前大口喘着粗气的助理有些疑惑,“有…有人找您,那人急匆匆的让我赶紧把电话转接给您。”“好,我知道了。麻烦你了。”Daffy仍然一头雾水,他实在想不出谁会找他找到这里来。

  “您好,我…”没等Daffy说完,电话那头传来了Daffy既熟悉又陌生的声音,“Daffy,是我。”Daffy听出了那头的人是谁,“哥哥,这次找...

第十七章

  那是一段时间后了,那个1986年的秋天。至今Daffy仍能清楚地记得那天的场景,甚至可以说是记忆犹新。

  “唐经理!”助理急忙喊住刚起身准备开会文件的Daffy,“怎么了?你慢慢说。”Daffy看着面前大口喘着粗气的助理有些疑惑,“有…有人找您,那人急匆匆的让我赶紧把电话转接给您。”“好,我知道了。麻烦你了。”Daffy仍然一头雾水,他实在想不出谁会找他找到这里来。

  “您好,我…”没等Daffy说完,电话那头传来了Daffy既熟悉又陌生的声音,“Daffy,是我。”Daffy听出了那头的人是谁,“哥哥,这次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Daffy不知道时隔这么久为什么自己的兄长又会因为什么打电话给自己,“Daffy,我们和父亲商议了一下,我们想,有些事情我们要当面谈一谈。”

  事实上,这并不出乎Daffy的意料。如果兄长这么说的话,不用想也能知道是因为自己与Leslie的事。“好,我知道了。我过段时间过去。”实际上,Daffy并不想过多的与家人谈及这件事上一次明明已经和父亲谈过一次,看来是又出了什么问题。“不用了,你明天就过来吧。”“好。”Daffy有些诧异,但还是应下了这个“邀约”。

  他年幼时母亲便离世了,所以对家一向也没什么留恋的情感。高中毕业后也就没随着父亲他们移民美国,而是选择继续留在香港。想来自己与父亲也确实有一年未见了,这一次,无论如何也要把这件事讲清楚。

  Daffy比以往早一些回到家里,等着Leslie演唱会排练完商议这件事。Leslie回来后,已经是深夜了。他看着眼前倚在沙发上睡着的Daffy,高挺的鼻梁,无一处不精致的五官竟觉得有些自卑。他悄声的沿着沙发边坐下,缓缓地倾过身。食指轻柔的落在Daffy的眉心,然后缓缓向下。Daffy被弄得有些痒,微微颔首,睁开眼睛才发现是Leslie。“你回来啦。”Leslie才刚刚闻到Daffy身上的酒味,“喝酒了?”Leslie略带质问语气的看着Daffy。“嗯…”Daffy不想再提这些事。他抬头含住Leslie的唇瓣,亲了好一会儿才放开。

  Leslie倚在Daffy怀里大口喘着粗气,身上的衣服还没来得及脱。“阿仔,我明天要飞趟美国…”Leslie被吓了一跳,“怎么了?叔叔那边出什么问题了吗?”Leslie有些担心是不是Daffy的父亲身体抱恙。“不是,兄长那里大概是听了些风声,要我回去处理一下,没关系阿仔,不必担心。”Leslie也终于明白是什么意思了,看来他的兄长还是没能完全接受他。“好,我明白了。”Leslie不知道此刻他还能做些什么,Daffy看着Leslie微红的眼角也心生一丝愧疚,或许如果不是自己,他现在会不会在很好的生活。

  “哥哥。”Leslie的声音打破了这份沉寂,“我等你回来。”Leslie的声音染上一丝哭腔,“好。”

  …

  “阿仔,可别食言。”“当然,我从不对你食言。”

28岁电影
国产爱情片巅峰,梅艳芳、张国荣荧屏经典,从此成为绝唱
国产爱情片巅峰,梅艳芳、张国荣荧屏经典,从此成为绝唱
xxx

浅谈《春gz泄》

镜头不断扫过那盏画着瀑布的台灯。何宝荣和黎耀辉出发去寻台灯上的瀑布。瀑布还没找到,他们已在异乡的羁旅中分手。多年后,黎耀辉终于来到瀑布下,却是孤身一人。

『爱情。』

叶嘉莹先生讲,一首诗的好坏,不但要观其意象,还需听其口吻。很多人说《春》这部片子可贵在其用不以为意的口吻讲述了同性相恋的故事,我深表同意。不过,比起司空见惯的爱情片,这两个男人间的火花,终究能带给人不一样的冲击。

有时候,异性相恋的魅力是未知,同性相恋的魅力则是相知。何宝荣和黎耀辉,一个抬头望天,一个低头对地,看似并非同类,实则深谙彼此。芸芸众生间,唯他和他是赤子。

借烟,点火,送表,要表,多孩子气的胡闹。抢床,舞蹈,摔碗...

镜头不断扫过那盏画着瀑布的台灯。何宝荣和黎耀辉出发去寻台灯上的瀑布。瀑布还没找到,他们已在异乡的羁旅中分手。多年后,黎耀辉终于来到瀑布下,却是孤身一人。

『爱情。』

叶嘉莹先生讲,一首诗的好坏,不但要观其意象,还需听其口吻。很多人说《春》这部片子可贵在其用不以为意的口吻讲述了同性相恋的故事,我深表同意。不过,比起司空见惯的爱情片,这两个男人间的火花,终究能带给人不一样的冲击。

有时候,异性相恋的魅力是未知,同性相恋的魅力则是相知。何宝荣和黎耀辉,一个抬头望天,一个低头对地,看似并非同类,实则深谙彼此。芸芸众生间,唯他和他是赤子。

借烟,点火,送表,要表,多孩子气的胡闹。抢床,舞蹈,摔碗,玩刀,笑多于气,还是气多于笑。有相同情趣的两个人即便在决裂时也保持着不失诙谐的默契。

爱他童稚,爱他纯粹,爱他天真得没心没肺,爱他浪漫地无理取闹。

太相知,灵魂碰撞时化而为刀,痛似切肤。

回归孩提。释放野性。原始的发泄。欲望的燃烧。在两败俱伤中舔舐伤口。在舔舐伤口时迷茫彷徨。

想不通,就狠狠干一场。

为什么成年人需要**?某种角度上看,**是成年人打架的方式。年轻时愤怒只是单纯的愤怒,打一架就过去,没有其他杂质。长大后这怒火里掺杂了爱,掺杂了恨,掺杂了绝望和纠缠。在爱中沉沦毁灭,在爱中浴火重生。

『愤怒。』

所有向爱人的发泄,本质都是对自己无能的愤怒。我们不轻易向陌生人泄愤,因为他们是外人;而爱人既是他人,又是我们自己。何宝荣因黎耀辉去舞厅接客而发火,难道他不清楚是自己花光了钱而黎耀辉得挣钱回香港吗?难道他不心疼心比天高的黎耀辉为他低下了骄傲的头颅吗?

这一拳,他打的是自己。

耀辉又何尝不懂。

难说出口的心里话不过一句“好想你陪一下我。”多美,可它使相爱的两个人难堪得心照不宣。

“操。”

唯有回避。

回避什么?

对一片狼藉的无能为力。

我们能享受悲伤享受痛苦享受孤独的美丽,但我们不能忍受狼狈忍受窝囊忍受自尊被踩低。

愤怒啊。

愤怒这种情绪会在反弹中不断累积。“很多东西,用耳朵听,比用眼睛看好。”初始时可能只抛出一个质问的尾音,回答的人将其放大十倍后羞恼于不被理解,再然后开始争执、辱骂、大打出手。生活的怪圈在于,一地鸡毛使人狼狈不堪,狼狈不堪令人情绪压抑,发泄情绪又让生活更加鸡毛遍地。在一起久了,难免发现日子越过越“闷”,好像和当年恋爱的初心背道而驰。

明明也可以很美好啊。在黎耀辉给何宝荣擦身的时候,在黎耀辉做完饭用耳垂冰手的时候,在何宝荣让黎耀辉也喷一喷黎自己的床的时候,在梁耀辉大半夜下楼给何宝荣买烟的时候。

多美啊。

生活也并不是从头至尾都一败涂地。

为什么不能原谅那一瞬间如鲠在喉。

那根刺为何永远无法降解又不容忽视地卡着不走。

埋怨。羞辱。疲惫。厌倦。

爱吗?好像还爱吧。那不如暂时分开,等一个“从头来过”。仿佛再开始一次,就能跳出这西西弗斯的莫比乌斯。

“从头来过”从来都只是个借口,人们心知肚明。

我们不能相互纠缠着在生活的污泥里堕落。

但我还是不想放弃那一线希望。

万一呢。万一这一次,不会重蹈覆辙。

毕竟我们还爱着。

“黎耀辉,不如我们重新来过。”

总有一次,得到的答案会变成沉默。

希望的蜡烛已然烧尽。是你先收声,还是我先回避?

幸运的话,能碰到别人带你远离;有家的话,不妨回家窝着。或者,做个花花公子,在人丛中混迹,假装寂寞可以被消弭。

『别离。』

有时候不禁会想,如果林黛玉没有在十几岁那年死去,嫁为人妻的她会是什么模样?假若脱离开衣食无忧的环境,她能否在精神与物质生活中找到平衡?宝玉要不要“从今都改了”,学着屈服于那些他看不上的人和事?黛玉的清高,他能不能消受得起?会不会如同凡人,在日复一日的鸡毛蒜皮里磨平棱角,变成宝玉口中那些死珠鱼眼睛?自怜自恋的人会不会自暴自弃,相知相爱的人会不会相厌相杀?

李诞说,烧掉的画才是好画。

诚然,这世间曾有人优雅至死。可这优雅,如珍珠般光洁圆融。我不否认珍珠的美,但它毕竟已非璞玉之通透。

我也听说过老夫老妻至死不渝的爱情。但连他们自己都承认,维持这样的关系需要磨合、退让、改变、容忍。

你会选择什么。

没有对和错。

有人握手言和。

有人表面繁荣。

有人分道扬镳。

有人一跃而下。

你追求的是什么。

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都完整吗,也包括残缺。”

敬残缺,

敬圆满,

敬永不妥协的理想主义。

『抽离。』

“碎片化的电影碰上碎片化的观众产生碎片化的感受。”

我好像天生就能理解王家卫。它符合我对电影最原始的认知。真实的,破裂的,暗喻的,无解的。节奏刚好,快一分太赶,慢一分太烦。色彩刚好,淡一分无味,浓一分晕眩。

又爱又恨。

这种文艺片本质上可以算无病呻吟。它与我太像,所以无聊又难缠。

想跳出西西弗斯的莫比乌斯,唯一的办法就是抽离。

离开对自我的过度关注,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不一定奏效,但不妨试试看。

走到最南端的灯塔,如果累了,就回家。

今天雪没停✨(开学停更)
有時候真的很神奇。 我19年粉...

有時候真的很神奇。


我19年粉上張國榮先生,起初是因為他長得帥,後來深入了解後才發現他真的是一個很有趣的人。


然後我就把張國榮介紹給了我的一個朋友(我們都是女生)。


而且我們都是00後,對上世紀的人真不咋了解,但是也是因為張國榮先生,讓我們對香港都生出幾分情義。


她現在也是一個資深榮迷啦!


也因為張國榮,讓我和我這位朋友越來越熟悉,我們越聊越投機。


然後在结业考试的前幾天我和她在一起了。


張國榮先生和唐鶴德先生的愛情真的很讓人羨慕。生死契闊,永世不離。


我想我也是多多少少受了他們的影響,要成為一個優秀且長請的人。


就在前几天,我突然發現我女...

有時候真的很神奇。


我19年粉上張國榮先生,起初是因為他長得帥,後來深入了解後才發現他真的是一個很有趣的人。


然後我就把張國榮介紹給了我的一個朋友(我們都是女生)。


而且我們都是00後,對上世紀的人真不咋了解,但是也是因為張國榮先生,讓我們對香港都生出幾分情義。


她現在也是一個資深榮迷啦!


也因為張國榮,讓我和我這位朋友越來越熟悉,我們越聊越投機。


然後在结业考试的前幾天我和她在一起了。


張國榮先生和唐鶴德先生的愛情真的很讓人羨慕。生死契闊,永世不離。


我想我也是多多少少受了他們的影響,要成為一個優秀且長請的人。


就在前几天,我突然發現我女朋友的生日在2.5,和唐先生正好一天。


而我的生日在9.3,和張國榮先生就差幾天。


一個水瓶座,一個處女座。


緣分真的很奇妙。


所以,在未來的日子我會好好拉住她的手,好好生活,在未來的日子裏,繼續寵愛哥哥張國榮!



故事里的事故

疑是故人来(如果宁九郎是小四转世)

您知道吗?世界上有些东西真的是永恒不变的。如那追随霸王而去的虞姬,如那风华正茂时离开的程蝶衣,刹那芳华,转瞬即逝,永不见白头。


我叫宁九郎,或者你也可以叫我另一个名字小四。那是一段我不太愿意回忆的过去。年轻时的我太过任性,太过恶毒。谁还没个过年少轻狂的时候,谁又没做过扬名立万的美梦呢?


我本可以护着他的,我本可以慢慢来的,可我太急了,我急不可耐的想要证明自己,想要成角,想要名满天下。等我回过神时,他已经离去,恨一个人是一瞬间的事,可把这事想明白,却花了小半辈子。我清楚的记得,那天他最后唱了一折霸王别姬,揉碎桃花红满地,玉山倾倒再难扶,芳灵蕙性,渺渺冥冥,不知那边去了。


有时候...

您知道吗?世界上有些东西真的是永恒不变的。如那追随霸王而去的虞姬,如那风华正茂时离开的程蝶衣,刹那芳华,转瞬即逝,永不见白头。


我叫宁九郎,或者你也可以叫我另一个名字小四。那是一段我不太愿意回忆的过去。年轻时的我太过任性,太过恶毒。谁还没个过年少轻狂的时候,谁又没做过扬名立万的美梦呢?


我本可以护着他的,我本可以慢慢来的,可我太急了,我急不可耐的想要证明自己,想要成角,想要名满天下。等我回过神时,他已经离去,恨一个人是一瞬间的事,可把这事想明白,却花了小半辈子。我清楚的记得,那天他最后唱了一折霸王别姬,揉碎桃花红满地,玉山倾倒再难扶,芳灵蕙性,渺渺冥冥,不知那边去了。


有时候我也会想,究竟是程蝶衣唱活了虞姬,还是虞姬借了程蝶衣的口诉千年衷情。


往事不可追,我如今是宁九郎。慈禧太后亲封的梨园尚书。声名远扬,风光无限,上一世苦苦求不得的,这一世轻而易举的得到。有时候人生真是讽刺的很。其实我知道,我目前还担不起这个名,如他所说我的戏里没有情。我靠的不过是我学了两世戏的奇遇。


他的虞姬那般传神,归根究底是他真的爱他的霸王。可那是楚霸王还是唐明皇,谁又能说得清呢?


有时候我也迷茫这般拼命是为哪个,也许是为了再见他时,听他道句好吧。可我始终差了那么一点,只那一点便是失之毫厘,谬以千里。


直到我遇见一个人,他们称他为齐王爷,遇见他的那一天,我的戏有了魂。杨妃爱上了明皇,虞姬遇见了霸王。戏里的情真意切,到底还是蔓延到了戏外。


有时候我也会害怕,我清楚的记得那个为情所困的人,记得他的沉沦挣扎,记得他的求不得,放不下。可人若是能控制自己的心,这世上又哪来那些个痴男怨女,爱恨情仇。

也许我该庆幸,我所遇之人是楚霸王,而非唐明皇。


革命军进城的那一天,我离开了紫禁城,遇见了一个叫商细蕊的后生。我似乎透过他又看到了当年那个风华绝代的人。

他们是那么的像,为戏生,为戏痴,为戏死。

他们又那么不像,蕊哥的戏台子永远撑着他的台柱子,他的楚霸王却惜命不肯自刎于乌江,也许我该庆幸他们不像。


商细蕊永远都不明白,为什么宁九郎肯教他唱戏,却不愿意让他叫声师父。又为什么从不肯登台唱一折霸王别姬。

不可说,不敢说,不能说


那天,明明唱的是贵妃醉酒,我却听成了霸王别姬。

故人今在否?旧江山浑是新愁​

多年以后,我已满头华发,只有那人还是原来的样子,一如往昔的唱着他的虞姬。


盛世美人缀,乱世美人罪。没想到临了,我也做了回虞姬。再拜陈三愿:一愿山河无恙,二愿郎君千岁,三愿如同梁上燕,岁岁长相见。


——————————————————————————

B站看到剪辑以后写的小故事http://BV1wV411Z7nJ 

都是好演员,拒绝拉踩。

谨以此文献给各位惊艳我年少时光的人

反复提起唐明皇和楚霸王,是因为我觉得程蝶衣是真虞姬,段小楼却是假霸王,后期的他更像唐明皇,唐明皇弃杨贵妃保命,亦如后来的段小楼弃程蝶衣。

霸王别姬这部戏,出现的戏曲除了霸王别姬,思凡,再就是贵妃醉酒,那个景是真的美,山河破碎风飘絮的感觉一个镜头就表现出来了。

我私以为,那出贵妃醉酒也有暗示段小楼和程蝶衣以后命运的意思。

九郎出家是为了不拖累齐王,就如同虞姬自刎是为了不拖累霸王。也是挺有意思的,最后他们都选择了做虞姬。


个人理解,可以有不同意见,但是不许骂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