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张妼晗

17.4万浏览    392参与
爱芋芋圆啊

假如玥儿、瑶瑶、幼悟还活着(十三)

这章暂时不和好吧......

        赵祯怒摔定州红瓷之事很快便传遍了宫内外,引起一片哗然。后妃们有担惊受怕的,也有暗自窃喜的,毕竟赵祯素来宠爱张妼晗,此次竟如此不留情面。不过,此次赵祯大动干戈,倒是震慑了不少蠢蠢欲动的外臣。

       红瓷摔碎第二天,薛玉湖便匆匆赶来谢罪。只见她刚迈进翔鸾阁,便“扑通”跪了下来,嘴里直呼:“娘子赎罪!”张妼晗这边正暗自垂泪,听见这一动静,便迅速擦了擦眼角的泪水,起身迎了上去。...


这章暂时不和好吧......

        赵祯怒摔定州红瓷之事很快便传遍了宫内外,引起一片哗然。后妃们有担惊受怕的,也有暗自窃喜的,毕竟赵祯素来宠爱张妼晗,此次竟如此不留情面。不过,此次赵祯大动干戈,倒是震慑了不少蠢蠢欲动的外臣。

       红瓷摔碎第二天,薛玉湖便匆匆赶来谢罪。只见她刚迈进翔鸾阁,便“扑通”跪了下来,嘴里直呼:“娘子赎罪!”张妼晗这边正暗自垂泪,听见这一动静,便迅速擦了擦眼角的泪水,起身迎了上去。

      “姐姐这是何意?快快请起!”张妼晗俯身欲扶起薛玉湖,却见薛玉湖愧疚不已,“娘子,是妾身糊涂,妾身不该......”张妼晗打断了她的话,“姐姐,别说了,错不在你......”说着便将她扶了起来。

       两人很快落座,薛玉湖拿起手帕替张妼晗擦了擦眼角残留的泪水,心疼地唤道“娘子......”张妼晗缓了缓情绪,勉力一笑,“姐姐,我没事!你无须自责的。”

       薛玉湖的到来,倒是略微缓解了张妼晗心中的苦楚。待她走后,张妼晗觉得现在也是时候做些事情了!于是便唤来冬儿,让她将阁内所有的内侍和侍女全部召集起来。

       翔鸾阁外,内侍们站得整整齐齐,见张妼晗缓缓走来,便齐声喊道:“见过娘子!”只听张妼晗轻声说道:“今日叫你们出来,便是想确认一件事,昨日午后,殿门外当值的都有谁?”

       只见三个侍女和两个内侍战战兢兢地走了出来,冬儿疑惑地问道:“怎么只有你们五人当值?另外一个人呢?”一名内侍站出来回道:“他昨日惹怒官家被打了板子,今日还起不了身。”冬儿听言窘迫地望了望张妼晗,知趣地站在了一边。

       张妼晗听言呼吸一滞,但很快便恢复了从容。“既是你们几人当值,那昨日薛氏来找我之事,便是你们中的人透漏给官家的吧?”

       五人跪下直呼冤枉,张妼晗轻蔑一笑,“冤枉?薛氏前脚刚走,官家后脚就来了,且对此事了如指掌,本宫便是想相信你们也做不到啊!”

       想着这么审也不是办法,张妼晗索性直接吩咐,“既是找不到是何人告密,那便一起责罚吧!”闻言,便听见有一人大喊:“娘子,我知道是何人告密!”张妼晗眉头舒展开来,点了点头示意继续往下说。

       那人慌忙说道:“就是被官家打板子的那个人!昨日他谎称肚子疼出去了一段时间,我左等右等也不见他回来,小人有些担心还去找过他,但后来就见他一瘸一拐回来了。小人问他发生了何事,他支支吾吾地说是惹怒了官家......”

       张妼晗心中了然,便厉声说道:“昨日之事,我自会找人调查清楚,另外,你们既是翔鸾阁的人,便应当谨记自己的职责,若是被本宫发现有吃里扒外的行径,本宫决不轻饶!”

      不久,事情便调查清楚,告密之事确是内侍所为,原来他被余娘子收买,特意监视翔鸾阁的一举一动,此次行动也是余娘子指使他向官家告密。张妼晗特意将全部宫人召集,下令让他们围观责罚的全过程,以儆效尤。

      此次事件过后,余娘子被降了位分。曹皇后自知管理不力向赵祯请罪,赵祯心知曹皇后并无过错,于是便耐心宽慰一番。至此之后,曹皇后便针对告密之事进行了整顿,一时间,后宫风气倒是正了不少。


碎碎念:看剧的时候对某些嫔妃的嚼舌根深恶痛绝,所以还是希望曹后整治一下,不然后宫也太像个菜市场了!

爱芋芋圆啊

假如玥儿、瑶瑶、幼悟还活着(十二)

定州红瓷要碎了......

      入秋之后,暑热逐渐散去,午后的风中也夹杂了一丝凉意。这日,薛玉湖拜访张妼晗时,小心翼翼地从盒子中拿出一个红瓶子。张妼晗平日里见的多为白瓷,乍一看这红瓷倒是有些稀奇。

      薛玉湖在旁解释道:“这是我家夫君新得的定州红瓷,想着是个稀罕物,便送来给娘子鉴赏一番!”听着这番话,张妼晗连连推拒,“这红瓷如此贵重,妼晗可受不起,姐姐还是拿回去吧!”

      却见薛玉湖垂下...

定州红瓷要碎了......

      入秋之后,暑热逐渐散去,午后的风中也夹杂了一丝凉意。这日,薛玉湖拜访张妼晗时,小心翼翼地从盒子中拿出一个红瓶子。张妼晗平日里见的多为白瓷,乍一看这红瓷倒是有些稀奇。

      薛玉湖在旁解释道:“这是我家夫君新得的定州红瓷,想着是个稀罕物,便送来给娘子鉴赏一番!”听着这番话,张妼晗连连推拒,“这红瓷如此贵重,妼晗可受不起,姐姐还是拿回去吧!”

      却见薛玉湖垂下了眼眸,“有些事即便妾身不说,娘子在宫中也会知晓一二。妾身与夫君之事惹众人议论,但娘子却能不惧流言,与妾身交好,如今更是允了妾身自由出入宫廷,娘子的情意,妾身感激不尽!”

      张妼晗不禁有些动容,拿起手帕为薛玉湖擦拭眼泪,“姐姐如此情意,倒叫妼晗不好拒绝了!”薛玉湖整理好情绪,羞赧一笑,“妾身失礼,让娘子见笑了!”

     说着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其实妾身也有些私心,夫君因为此事常受讥讽,所以妾身也想帮衬一下夫君,希望官家来娘子这里看到这红瓷,能够想到夫君的忠心!”

      张妼晗莞尔一笑,“薛姐姐,你对王大人的这份情谊,上天一定会看到的,官家也一定会感受到的!”接着便调笑道,“所以啊,姐姐可别再难过了,不然王大人看到了,一定会觉得是妼晗欺负你了!”

     薛玉湖掩面一笑,“娘子可别打趣我了!”

     两人聊了一段时间后,薛玉湖起身告辞。看着外面的日头逐渐西斜,张妼晗想着赵祯应该也快来到了,便吩咐侍女准备晚膳。

     这边赵祯看着跪在面前的内侍,眉头紧蹙,满脸压抑不住的怒气。“是何人指使你编排主子的不是?”内侍连忙叩头,嘴里不住呢喃,“官家恕罪,小人并无半分虚言。今日小人确实看到王拱辰大人的夫人薛氏送给张娘子定州红瓷!”

     赵祯听言拍案而起,“且不说此事是真是假,单凭你今日告密,便知你人品堪忧!身负侍主之责,却以主家之事告密,如此行径,何人敢用?自行下去杖责三十,若再有下次,朕决不轻饶!”

     虽对内侍告密行为深感愤怒,但赵祯心中却也如明镜,想必张妼晗确实收了定州红瓷。赵祯心中苦闷,脚步也不由自主地沉重起来。

     刚进入翔鸾阁,便看到张妼晗迎了上来,“官家今日气色不太好,可是累着了?”说着便吩咐侍女们摆上晚膳。赵祯定定地看着桌上的红瓷瓶,稳了稳心神,“先不急着摆膳,我有事问你!”

     张妼晗瞧着赵祯的脸色阴骛,心中了然,便款款走向红瓷瓶,“官家可是为这红瓷瓶而来?”说着便拿起红瓷瓶放在了赵祯眼前,说道:“这红瓷瓶是王拱辰大人的夫人薛氏送给我的,我瞧着好看便留了下来。”

     赵祯严肃了表情,回道,“我朝律例,严禁后妃与外臣私相馈赠,这一点,我想你不会不清楚!更何况......”张妼晗看着赵祯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接过赵祯的话说道:“更何况,我收了王拱辰的红瓷瓶,定然会让朝野觉得外臣与后妃勾结,影响江山社稷吧!”

     赵祯见此情形,只觉心中郁气更胜,“妼晗,你明知我不是此意!今日之事若无结果,外臣与后妃私相馈赠便如星星之火,不久便成燎原之势,到那时事态将无法控制!”

    张妼晗眼神悲戚,“反正现在朝野上下何人不知官家宠爱妖妃,多一件少一件又有什么区别?更何况,官家,臣妾想知道你是如何得知此事的呢?”张妼晗缓缓走近赵祯,“莫不是臣妾身边有什么人的眼线,专门监视臣妾的一举一动?”

      赵祯气极反笑,“你是认为我在翔鸾阁安插眼线监视你?”张妼晗福下身子,“臣妾不敢!”“你有何不敢?这么多年,你对朕......对我就没有半分信任?”

     张妼晗眼含热泪,“那官家呢?一进翔鸾阁便不分青红皂白地指责我,何尝有对我的半分信任?再者,官家曾说过,这天下之大,若妼晗想要,便均可得到,原来也只是一句空话。那这个红瓶子,官家爱赏赐给谁就赏赐给谁,反正官家身边并非只有我一人。以后,妼晗定会恪守本分,谨遵本朝的规矩!”

     赵祯看着这红瓷便心中有气,一挥手的功夫,红瓷便碎了一地。张妼晗怔楞了片刻,“官家好大的气势!是臣妾失言,请官家责罚!”说着便撩起裙摆直直跪了下来。

    赵祯心中一滞,心疼之余也带着一丝气愤,“你何必如此?”说着便闭上双眼长舒了一口气,心想今日是无法解决此事了,便说道“今日之事,我们两人心中都有气,晚膳......你自己用吧,我先回福宁殿了!还有,地上凉寒,别跪着了!”

     说着便转身信步离开了,身后的张妼晗不住掩面哭泣。


😤😤文笔拙劣,实在写不好争吵的片段,大家将就看吧!

晚风棉棉in

这是她成为官家的娘子后,第一次拒绝官家的拥抱

这是她成为官家的娘子后,第一次拒绝官家的拥抱

爱芋芋圆啊

假如玥儿、瑶瑶、幼悟还活着(十一)

飞白书之二~

“飞白书”亦称“草篆”。出自汉朝大书法家蔡邕,因笔画中有的似鸟头燕尾,又似鸟头凤尾,横竖笔画丝丝露白,飞笔断白,燥润相宜,似枯笔做成,故称“飞白书”。


      自那日赵祯亲自教授飞白书之后,张妼晗想着倒不如抽出些时间也来学习此种字体,一来能够与赵祯有更多的话题,二来,因为幼时贫苦,父亲早逝,张妼晗并无念书写字的条件,如今生活富足,便萌生起了这种想法。

      于是乎,张妼晗便唤来侍女冬儿,为她准备笔墨纸砚。一切就绪后,张妼晗轻轻落座,冬儿则在一...

飞白书之二~

“飞白书”亦称“草篆”。出自汉朝大书法家蔡邕,因笔画中有的似鸟头燕尾,又似鸟头凤尾,横竖笔画丝丝露白,飞笔断白,燥润相宜,似枯笔做成,故称“飞白书”。


      自那日赵祯亲自教授飞白书之后,张妼晗想着倒不如抽出些时间也来学习此种字体,一来能够与赵祯有更多的话题,二来,因为幼时贫苦,父亲早逝,张妼晗并无念书写字的条件,如今生活富足,便萌生起了这种想法。

      于是乎,张妼晗便唤来侍女冬儿,为她准备笔墨纸砚。一切就绪后,张妼晗轻轻落座,冬儿则在一旁低头研磨,打趣道:“官家要是知道娘子有这样的毅力,定是万分欣喜的!”

       张妼晗微红了脸颊,“少贫嘴,我可告诉你,在我写出像样的字之前,你可不许告诉官家!”冬儿连忙站直身子,表示自己的衷心,“娘子放心,冬儿一定守口如瓶!”

       调笑间,墨汁也研磨完毕,张妼晗正襟危坐,“好了好了,你先下去,你在我身边,我怕是都没心情写字了!”

      冬儿委屈得撇了撇嘴,“娘子~”

      张妼晗作势要打,惹得冬儿一阵躲闪,便一溜烟跑了出去。

      房内终于安静了下来,张妼晗也调整了心思,边提笔边回忆那日赵祯的话语:“用毛笔蘸一次墨,待墨汁即将写完时会形成枯笔......用枯笔书写时速度不能过快,应缓缓自然写出......”

     “唉......速度太快了”张妼晗放下毛笔,看着自己的拙作,不禁摇了摇头,顺手便将纸张放在了一旁。然后重新铺开一张,右手执笔,蘸墨、书写,过程倒是一气呵成,就是这作品嘛,让人看不下去。

     事实证明,书法并不简单。张妼晗练习了多日,才稍有进步。本想着就这样算了,但内心的骄傲并不允许。再加上......张妼晗思及此,不禁有些郁闷,原是曹皇后也精于飞白书。

     张妼晗不愿承认,但也不得不承认,自己内心是有些嫉妒的。不过这也能够理解,曹皇后本就是大家闺秀,想来琴棋书画必是精通的!自己这般练习真的会有用吗?

     但很快张妼晗便振作起来,出身固然是不可改变的,但人却是可以改变的,与其自怨自艾,倒不如化悲愤为力量。想着,张妼晗便重新拿起了笔,逐字练习。

    不多时,瑶瑶偷偷跑了进来,嚷嚷着要陪她一起玩耍,边说边拽起张妼晗的衣袖,摇了那么一摇。张妼晗正在关键时刻,冷不防被瑶瑶一拽,笔锋一转,纸上的字便“飞”了起来,“这下可真的是飞白书了!”张妼晗苦笑道。

     “姐姐,对不起,我是不是搞砸你的事情了?”瑶瑶放下了摇晃衣袖的手,低头说道。张妼晗倒是有些生气的,但看着瑶瑶低下头的样子,心中不忍,便放下毛笔,笑着说道:“没有哦!”但又稍微严肃了表情,“可是,瑶瑶你要知道,下次如果看到爹爹姐姐在忙的时候,可不要这么调皮哦!”

     瑶瑶似懂非懂得点了点头。见此情形,张妼晗想着不如暂时搁置,便引着瑶瑶坐在了凳子上,柔声问道:“瑶瑶看来是无聊了,毕竟你玥儿姐姐此时应该在学功课呢!”

     瑶瑶听言晃了晃自己的小短腿,“是呀是呀,玥儿姐姐现在都没办法培瑶瑶玩了......”张妼晗摸着瑶瑶的小手,笑着说道:“那姐姐陪你玩!”瑶瑶听言眼睛一亮,双手一伸便要张妼晗抱,“好好好,姐姐抱!”张妼晗一把抱起瑶瑶,还顺势转了几圈。

     多日后,赵祯迎着夕阳,缓步走向翔鸾阁。张妼晗最近这段时间神神秘秘的,赵祯想着也是时候揭秘了!

     抬眸一看,张妼晗正立在阁前,面露喜色。赵祯立马加快了脚步,“这几日神神秘秘的,看来今日是揭晓的时候了!”赵祯心想。

     走进翔鸾阁内,赵祯不禁一惊。只见往日的帷帐已换成了清丽的飞白书,最显眼的那一幅便是赵祯所题。而正在此时,窗外吹起了一阵风,悬挂起来的飞白书随风飘扬。

     赵祯走近细看,却发现其余的飞白书均是出自他人之手,再看字的书写习惯,赵祯转身走向了张妼晗,“妼晗,这是......”张妼晗粲然一笑,“这飞白书可真难写!”

     侍女们早已自觉退下,赵祯将张妼晗轻揽入怀,“近年来国库紧张,官家肯定心忧,反正这些飞白书也可以做遮挡之用,倒不如省下帷帐的银钱呢?”

     赵祯听言心中无比动容,将怀中的人搂的更紧了,“妼晗,此生有你,真是我赵祯之大幸!”

晚风棉棉in

祯成的爱

妼晗给官家的是全部的真心和满心的奔赴,

为他生儿育女,陪他漫漫长路.


官家给妼晗的是后宫独一份的宠爱,

宠着她的小脾气,护着她的孩子气.

[图片]

[图片]


妼晗给官家的是全部的真心和满心的奔赴,

为他生儿育女,陪他漫漫长路.


官家给妼晗的是后宫独一份的宠爱,

宠着她的小脾气,护着她的孩子气.


爱芋芋圆啊

假如玥儿、瑶瑶、幼悟还活着(十)

“帝御飞白书”一点点......

       夏日逐渐来袭,天气也热了起来,张妼晗坐在凉亭,右手轻摇着蒲扇,希望能驱散热意。远处的玥儿和瑶瑶正在和宫女玩乐,张妼晗瞧着她们跑来跑去,心想:“这两个孩子可真是有活力,也不怕热!”

       略微思索一番,张妼晗低头吩咐了身边的侍女,让御膳房准备三碗解暑的绿豆汤。说完便站起身,走近了两个孩子,“玥儿、瑶瑶,瞧你们玩得满头都是汗,姐姐带你们洗把脸,一会有绿豆汤喝哦!”...


“帝御飞白书”一点点......

       夏日逐渐来袭,天气也热了起来,张妼晗坐在凉亭,右手轻摇着蒲扇,希望能驱散热意。远处的玥儿和瑶瑶正在和宫女玩乐,张妼晗瞧着她们跑来跑去,心想:“这两个孩子可真是有活力,也不怕热!”

       略微思索一番,张妼晗低头吩咐了身边的侍女,让御膳房准备三碗解暑的绿豆汤。说完便站起身,走近了两个孩子,“玥儿、瑶瑶,瞧你们玩得满头都是汗,姐姐带你们洗把脸,一会有绿豆汤喝哦!”

       玥儿和瑶瑶本来还因为不能继续玩闹而撇嘴,但是听到有绿豆汤可以喝,便两眼放光,着急地说道:“绿豆汤,绿豆汤......”张妼晗粲然一笑,一手牵着一个,“好好好,我们先回翔鸾阁,姐姐给你们擦擦脸!”

       翔鸾阁内,瑶瑶看着自己面前的半碗绿豆汤,再看看玥儿姐姐面前的一碗,气鼓鼓地说道:“为什么玥儿姐姐的绿豆汤比瑶瑶的多?姐姐偏心......”

       张妼晗端起碗搅了搅,然后把一勺绿豆汤送到了瑶瑶的嘴边,“瑶瑶乖,你现在还小,喝多了会肚子疼的,到时候你是不是可难受了?”

       瑶瑶张开嘴巴喝了一口,然后立马赞叹,“绿豆汤真好喝!”说着就夺过了张妼晗手中的勺子,“姐姐我要自己喝......”张妼晗笑着回道:“好好好,慢点......”

       三人饮用完绿豆汤,顿觉身心舒爽,空气中似乎也掺杂了一些凉意。张妼晗抬头望向外头的天空,想着此时的赵祯估计还在为国事繁忙,于是便吩咐侍女端来剩下的一碗绿豆汤,等会给赵祯送去。

       怎料两个孩子听闻,也闹着要去找爹爹。“那好吧,不过你们可不能影响爹爹处理公事哦!”“好!”两人齐声回道。

       于是,夏日的傍晚,张妼晗带着两个孩子,缓缓向福宁殿走去。走近殿前,曹皇后正从里面走出来。张妼晗定了定神,上前行礼:“见过皇后娘娘!”“嬢嬢好!”玥儿和瑶瑶也像模像样地行了礼。

       曹皇后笑着回道:“张娘子不必拘礼。”然后弯下身子,“玥玥和瑶瑶可真乖,以后可以来找嬢嬢玩哦!”说着便对着张妼晗说道:“本宫刚才是有要事请官家定夺,如今事毕,便先行离开了。”张妼晗福了福身,“恭送娘娘!”

       福宁殿内,赵祯听到门外的声音,便抬脚往殿门口走去,正巧碰上了两个小家伙。两个孩子各抱住一边的大腿,甜甜地叫着“爹爹”。

       赵祯弯下身子,轻轻抚摸着两人的脸颊,“玥儿和瑶瑶都来找爹爹了......”

      张妼晗见状,笑着说道:“她们啊,听说我要来送绿豆汤,便闹着也要来,拦都拦不住......”听到这里,瑶瑶忍不住晃悠着小脑袋,不满地说道:“姐姐偏心,只让瑶瑶吃了半碗,另外半碗被姐姐吃了......”

       只听赵祯轻笑一声,伸手捏了捏瑶瑶的小脸,“贪吃鬼,吃这么多也不怕肚子疼,姐姐可是为你好!哦对了,幼悟还在睡吗?”张妼晗将绿豆汤放在了桌上,“是啊,睡得可香了呢!”

       “爹爹,这是什么字,好漂亮啊!”只见玥儿跑到了书桌前,用手指了指桌上的文字。赵祯刚喝了一口绿豆汤,便听到玥儿的疑问。于是,便放下汤匙,耐心解释道:“这叫飞白书,是爹爹平日练习时喜欢的字体。”

       张妼晗款步姗姗,远远望见书桌上写道:“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正是王维的《终南别业》。

       此时,赵祯已喝完绿豆汤,走到了张妼晗身边,“正巧,今日奏折不多,我来教你写飞白书。”张妼晗转过身,欣喜地说道:“好啊!官家要说话算数。”“那当然,我何时骗过你?”赵祯握住张妼晗的手,坚定地说道。

       于是,御书房内,张妼晗右手执笔,赵祯伸手覆住她的手,笔尖轻触,瞬间在白纸上挥洒笔墨。阳光透过窗棂,印出一缕缕的光影,帘帐深处,一对璧人执笔写字,目光留恋处尽是情意。

      不多时,一轮明月爬上了枝头,熠熠清辉映照,夏风微凉,吹动着书桌上堆叠起的纸张,最上头的一张赫然写着:“得成比目何辞死,愿作鸳鸯不做仙!”

爱芋芋圆啊

假如玥儿、瑶瑶、幼悟还活着(九)

        且看祯成夫妇联手挽救小情侣~

       是夜,天空点缀着几点星子,晚风习习地吹着,树影映照在水面上,影影绰绰。假山处有两个身影鬼鬼祟祟,偶尔传来几声低语。

       只见有一道女声说道:“轩哥,你说,我们应该怎么办?”说完便低声啜泣。男子伸手揽过女子,轻声安慰道:“芯儿,别怕。无论何时,你都要记得,我会一直陪着你。”...


        且看祯成夫妇联手挽救小情侣~

       是夜,天空点缀着几点星子,晚风习习地吹着,树影映照在水面上,影影绰绰。假山处有两个身影鬼鬼祟祟,偶尔传来几声低语。

       只见有一道女声说道:“轩哥,你说,我们应该怎么办?”说完便低声啜泣。男子伸手揽过女子,轻声安慰道:“芯儿,别怕。无论何时,你都要记得,我会一直陪着你。”

       女子感动地点了点头,忽的像想到什么似的,柔声说道:“不然,我们去求张娘子成全吧!”男子听言赞许地说道:“素闻张娘子是性情中人,最不喜规矩束缚,这或许是条出路。”

      男子轻揽着女子的肩膀,“事不宜迟,明日我就去翔鸾阁求见,你暂且安心服侍皇后娘娘,明晚这个时辰我们在此碰面,好吗?”

      但女子却挣脱了怀抱,焦急地说道:“不,轩哥,我陪你一起,此行并无万分的把握,万一……我肯定很担心的!”

      男子严厉地说道:“芯儿,听话!明日你就在此地等我。”女子强忍着泪水,艰难地点了点头。

       翌日清晨,翔鸾阁内香气袅袅,张妼晗正在服侍赵祯穿衣,“这些让侍从做便好,你何苦劳累自己?”

       赵祯无奈地抬起双臂,张妼晗娇嗔道:“我才不想让她们进来打扰我们呢!何况妼晗就喜欢服侍官家,官家不喜欢吗?”

      赵祯宠溺一笑,“怎会不喜欢?有妼晗亲自为我穿衣,上朝都更有心思了!”张妼晗害羞地推了下赵祯,“官家就会取笑人家!”

       “好了,我去上朝了,结束之后再来看你!”说着便抱了下张妼晗,“等我回来!”

       赵祯走后,张妼晗便去照料幼悟,看着她一天天地健康长大,张妼晗心中无限满足,“姐姐只希望你们三姐妹能健健康康、快快乐乐的!”

       忽然,有侍女禀报有人在阁外求见。张妼晗整理了一下衣服,信步走了出来,问道:“何人求见?”侍女回道:“是皇后娘娘宫中的侍卫,说有事求见娘子。”张妼晗略微思索,便开口说道:“那便让他进来吧!”

       屏风外,名叫郑临轩的侍卫深情述说着自己和侍女之间的感情,“虽深知宫规森严,但难耐心中悸动,小人自知有罪,但素闻娘子宅心仁厚,乃性情中人,特来请求娘子成全!”

       张妼晗轻摇蒲扇,缓缓说道:“你们的情况我大概了解了,不过感情既是两人的事情,为何只有你一人前来?”郑临轩坚定地回道:“娘子之意,小人明白。但小人身为男子,若连此事都让心爱之人陪同,便不配说爱。”

       张妼晗微微垂眸,心中了然,故意问道:“嘴上说说何人不会,本宫只想看看你的诚意,若是我满意了,自会如你所愿。”说着,便唤来侍女耳语了几句,很快,侍女便端来了一个杯子,张妼晗说道:“你若是能喝下这杯子中的东西,本宫倒是能考虑考虑。”

        郑临轩抬起头,问道:“娘子金口玉言,小人不敢不信。”说着便端起杯子,欲一饮而尽。“不要!”突然有个女子冲了进来,一下子打翻了杯子,然后扑到了郑临轩的怀中,哭喊道:“轩哥,要死一起死,不要留我一人!”

       此时,张妼晗突然生气地说道:“放肆!你们居然如此冒犯我,来人,把他们关起来!”很快,侍卫们进来,便将两人押解了下去。

        此时,张妼晗抬头看了看天色,便气冲冲地奔向了福宁殿,身后一群侍女小跑着跟上。赵祯刚刚下朝回到福宁殿,便听见外头禀报:“张娘子求见!”虽有些疑惑,但还是请了张妼晗入内。

       一进来,张妼晗便委屈地说道:“官家,有人冒犯我,你可一定要为人家做主啊!”赵祯大为不解,心想着满宫中还有人如此大胆。

       看赵祯没什么反应,张妼晗便使劲晃了晃他的手臂,“官家,你到底有没有在听啊?”赵祯连忙回道:“在呢,在呢,是何人如此大胆?”

       但张妼晗却一反常态,主动搀扶赵祯坐下,“其实,今日官家离开后,便有一名侍卫求见,希望我能成全他与一个侍女。我想着测试一下他的真心,便佯装让他喝下一杯毒酒,不料那名侍女却冲了进来,要与他同死。”

       说着,张妼晗微微蹲下,继续说道:“所以,我便想借着他们冒犯我这个借口,把他们送出宫。刚刚也是佯装生气才来打搅管家的……”

       赵祯听完,便起身扶起张妼晗,领她坐下。见赵祯无言,张妼晗急忙说道:“虽说宫中有规矩,但是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不能为了这僵死的规矩扼杀了这一对有情人啊!”赵祯突然严肃了表情,“妼晗,慎言!”

       张妼晗不高兴地闭上了嘴,见状,赵祯又温和了表情,说道:“祖宗之法岂是你我能够妄议的?况且,将两人一起赶出宫,不正是坐实了他们两人之间的事吗?”张妼晗转身说道:“那我先送出那个侍女,接下来就交给官家了!”

       赵祯无奈一笑,“你啊你!”其实,张妼晗刚才的话让他十分震惊,是啊,自己束缚在这深宫中已经无法自救,所幸,这对有情人还有机会。

       后来,听宫人说,那名叫芯儿的侍女因为冒犯张娘子被赶出了宫,不久后有位侍卫也在宫中惹怒了官家被赶出,宫中皆对张娘子不敢怠慢,生怕自己会惹祸上身。

       至于宫外,便多了一对平凡的夫妻,他们生活在自由的天空中,比翼齐飞。

奈何倾城

相关介绍

《凤还巢》后续,天帝润玉(龙帝),天后穗禾(凤皇)。

帝后三子一女,长子离渊,为天生应龙,天生神体,赦封天界太子,号“昭明太子”;次子安之,为木系青龙,号“青木神君”,又称“青君”、“青主”,掌四时之序、草木生灭之道;幼子瑶光,为天生凰体,号“昭凰君”,统领鸟族;瑶光有双生胞妹妼晗,龙鱼之体,司水,封为水神,号“清河公主”。冥君无羡,原为冥界太子,号“幽冥君”,天后爱徒,其父为冥君,乃天后友人,自幼长于天宫,与帝后诸子亲厚无间,情同手足,众仙皆尊称其为“无羡殿下”,视同帝子。

昭凰君瑶光下凡历劫时为金光瑶,本应位登仙督,救万民济苍生,以无上之功德修成凤凰金身,遨游六界;冥君无羡,本应历升仙......

《凤还巢》后续,天帝润玉(龙帝),天后穗禾(凤皇)。

帝后三子一女,长子离渊,为天生应龙,天生神体,赦封天界太子,号“昭明太子”;次子安之,为木系青龙,号“青木神君”,又称“青君”、“青主”,掌四时之序、草木生灭之道;幼子瑶光,为天生凰体,号“昭凰君”,统领鸟族;瑶光有双生胞妹妼晗,龙鱼之体,司水,封为水神,号“清河公主”。冥君无羡,原为冥界太子,号“幽冥君”,天后爱徒,其父为冥君,乃天后友人,自幼长于天宫,与帝后诸子亲厚无间,情同手足,众仙皆尊称其为“无羡殿下”,视同帝子。

昭凰君瑶光下凡历劫时为金光瑶,本应位登仙督,救万民济苍生,以无上之功德修成凤凰金身,遨游六界;冥君无羡,本应历升仙劫,以凡人之躯一举登仙,为当世飞升第一人,引一界气运,开辟此界凡人升仙之路,补全天道。

有罪仙丹朱,私配红线,扰乱凡人姻缘,擅动天机盘,篡改历劫仙家命数,致使瑶光、无羡凡世化身均下场惨淡,青君、水神虽历劫圆满,却皆是伤情伤心,如此,天帝家一窝小崽子中,历劫成圣、携美而归的太子离渊就与弟妹们显得分外不同,宛如一条背叛了大家的龙。

冥君无羡,举世皆浊我独清,半生毁誉由他人,恩义强相加,情分原是轻,终是剖丹还恩、鬼噬还情、献祭回魂,却是无缘大道、升仙无望;天界小殿下、鸟族太子瑶光,一生失怙失恃,于亲情求而不得,于友情图穷匕见,于爱情……兄妹逆伦,情人反目,终是转身一剑封了余生。青君安之投身皇室,父杀母,兄杀弟,子弑父,父杀子,骨肉相残、血亲成仇,终是谋反刺杀、与生父同归于尽。水神妼晗,化身孤女,一腔热忱,半世荣宠,皆为水月镜花,大梦一场。

……

《魔道祖师》《镇魂》《庆余年》《清平乐》联动,四界众生同看天帝一家亲。各世界时间线为观音庙三年后,蓝曦臣殉情成仙,追妻火葬场;小范大人谋反失败与庆帝同归于尽(其实是因为庆帝手贱了那么一下);巍澜夫夫双双把家还,太子离渊美人在怀,巍巍一笑倾昆仑;张贵妃雨中起舞,病逝回天,徽柔被打、夜叩宫门……


爱芋芋圆啊

假如玥儿、瑶瑶、幼悟还活着(八)

“刺臂求雨”安排上......


       庆历三年,天下大旱,民不聊生。赵祯听在耳中,急在心里,于是特意在宫中焚香祈雨,整日里长吁短叹,已经很久没有安稳入睡了。

       张妼晗此时正在福宁殿里,为赵祯端上了自己亲手做的浆面条。看着丈夫憔悴的模样,张妼晗十分心疼,在等待他用完膳后便轻轻地退了出去。

       之前听说过以鲜血入墨,诚心抄写祝辞,或许就可以感动上苍。于...

“刺臂求雨”安排上......


       庆历三年,天下大旱,民不聊生。赵祯听在耳中,急在心里,于是特意在宫中焚香祈雨,整日里长吁短叹,已经很久没有安稳入睡了。

       张妼晗此时正在福宁殿里,为赵祯端上了自己亲手做的浆面条。看着丈夫憔悴的模样,张妼晗十分心疼,在等待他用完膳后便轻轻地退了出去。

       之前听说过以鲜血入墨,诚心抄写祝辞,或许就可以感动上苍。于是张妼晗在翔鸾阁沐浴更衣,寻了个偏殿,将自己关在了里面,并吩咐宫人不要来打扰。

       殿内,张妼晗身着素衣,虔诚地点上了香,端坐在桌前,然后从袖中拿出匕首,刀刃向内,心一横,手臂上立马渗出了鲜血。

       张妼晗立马将手臂移到了砚台上,看着鲜血一点点地滴下来,她嘴角含笑,想着自己总算可以为赵祯做一些事了。

       简单包扎手臂之后,张妼晗提笔认真抄写祈雨的祝辞,霎时间,她心无杂念,一门心思全部倾注在眼前的祝辞上。不知过了多久,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张妼晗抬头望着殿外,只见天边的落日只剩一丝余晖,红霞满天,仿佛悬挂着一段织锦。

       但张妼晗此刻也没心情欣赏夕阳,她转了转酸软的手腕,起身点起了灯,便开始继续抄写。很快,祝辞的纸张越来越多,夜风微凉,吹拂着纸张,发出沙沙的响声。

       但张妼晗心中只想着:上天啊!信女愿以十年寿命向您祷告,希望您怜悯众生,降下大雨,解决百姓的燃眉之急!

       翌日清晨,张妼晗在莺鸟的清脆声中醒来。忽然,她像想起来什么,立马坐起身,发现祝辞还整齐地堆放在桌边,就放下心来。

      想起这个时候幼悟估计在闹觉了,于是就匆匆梳洗了一番,赶去主殿内。刚一走近,便听到了啼哭声。

      于是张妼晗提起裙摆就跑了进去,将幼悟抱在怀内哄了起来。吩咐宫人都退下后,张妼晗就逗起了孩子,过了好一会,幼悟总算眉开眼笑了,咬着手指头咯咯笑了起来。张妼晗也立马笑了起来,“可算哄笑了,这个小祖宗!”

      午膳过后,天色就开始变了。原本晴朗无云的天空,不知从哪里飘来几片乌云,很快,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伴随着几声雷鸣。

       张妼晗见状立马跑到门前,伸出手掌,感受着雨滴敲打的声音。望着外面逐渐加大的雨势,她开心得奔向了雨中,“终于下雨了,太好了!太好了!”

       侍女们见状立马拿出雨伞,为张妼晗撑上,“娘子当心身体,先进去避避雨吧!”正在这时,“妼晗!”只见赵祯在雨中远远地看着她,脸上洋溢着喜悦的笑容,总算不是愁云密布了!张妼晗心想。

      外面的雨还在下着,仿佛要将之前欠缺的给补上来。“这下百姓们应当能放下心来了!”张妼晗端上两杯新沏的茶,送到了赵祯面前。

      赵祯将张妼晗揽入怀中,轻拍着她的肩膀,“天下大旱,百姓受苦,我作为一国之君,不能解决百姓燃眉之急,实在枉为人君......”

       张妼晗抬起头,坚定地说道:“官家,妼晗虽不懂什么国事,但官家为百姓所作之事,妼晗是看在眼里的,相信老天爷能看到官家的良苦用心。再说了,若是官家觉得做得不够,大可以后多做些有益民生之事,总比在这里自责的好!”

       说完就嘴巴紧闭,眼睛巴巴地望着他,做出一副难受的样子,双手还覆在赵祯的手背上。赵祯看着不禁笑出了声,“妼晗说的有理,我以后争取做得更好!”

       午夜,赵祯睁开眼睛,望着在身边熟睡的张妼晗,起身拿出伤药,小心翼翼地擦拭着张妼晗胳膊上的伤口。

       平日里磕到碰到都会呼痛,如今却为求雨划开了这么大的伤口,赵祯心疼不已。这傻姑娘,还以为自己瞒得过去。

      赵祯凑上前亲了一下张妼晗的额头,然后替她掖好了被子。张妼晗迷迷糊糊地醒来,嘟囔着说:“官家,再睡会吧!”

      赵祯听言重新躺了下来,张妼晗挪了挪身子,钻进了赵祯怀里,手臂随意一搭,便沉沉睡去了。

爱芋芋圆啊

假如玥儿、瑶瑶、幼悟还活着(七)

       傍晚,赵祯处理好国事之后,便朝着翔鸾阁踱去。但想到今日张妼晗定会觉得受伤,再加上在众人面前的“训斥”让她丢了面子,便迟疑了脚步。

       不过他又想着,今日的错误定要去她面前致歉的,否则,让心爱之人难过,自己也是万万舍不得的。于是便坚定了脚步,朝着翔鸾阁走去。

       此时的张妼晗正在陪着玥儿和瑶瑶玩捉迷藏,只见瑶瑶躲在床榻下,但又没有藏严实,露出了一点衣角......

       傍晚,赵祯处理好国事之后,便朝着翔鸾阁踱去。但想到今日张妼晗定会觉得受伤,再加上在众人面前的“训斥”让她丢了面子,便迟疑了脚步。

       不过他又想着,今日的错误定要去她面前致歉的,否则,让心爱之人难过,自己也是万万舍不得的。于是便坚定了脚步,朝着翔鸾阁走去。

       此时的张妼晗正在陪着玥儿和瑶瑶玩捉迷藏,只见瑶瑶躲在床榻下,但又没有藏严实,露出了一点衣角。玥儿看到刚要喊,张妼晗立马凑上前,做了一个“嘘”的动作,玥儿立马心领神会,大声说道:“姐姐,瑶瑶躲到哪里去了?我找不到她了!”

       张妼晗立马接话,“不急不急,想来是瑶瑶没有躲在这里,姐姐带你去旁的房间找找!”听到外面的脚步声越走越远,瑶瑶蠕动着小小的身子,一点点爬了出来。

       “姐姐和玥儿姐姐可真笨,躲在这里都找不到我,嘿嘿。”于是立马兴冲冲地换个地方躲,正巧撞上了进来的赵祯。

      “瑶瑶跑这么快作甚,当心摔倒。”瑶瑶立马抬起头,咯咯笑着,“我和姐姐还有玥儿姐姐躲迷藏,结果她们太笨了,都找不到我。”

      赵祯抱起瑶瑶,点了点她的鼻子,“怎么能说姐姐笨呢?没大没小的。你姐姐呢?”瑶瑶嘟起嘴,“瑶瑶也不知道。”

      正好这时候,张妼晗牵着玥儿,打算逮瑶瑶个正着,一进来就看到伤她心的坏男人,登时就想转身离开,结果被赵祯叫住。

      赵祯放下瑶瑶,走向张妼晗,赔笑着作揖,说道:“妼晗,今日是我的错,伤了你的心了。”张妼晗听言,强装镇定地说道:“官家今日说的对,白色的冠子可就是没忌讳,是臣妾欠缺管教了!”

      赵祯面露羞赧,伸手欲握住张妼晗的手,却见张妼晗侧了侧身子,躲了过去。

      两个孩子看着这情形,也觉得有些不对,玥儿拉了拉张妼晗的衣袖,“姐姐,爹爹都知道错了,你就原谅他吧!”瑶瑶也跑了过来,抱住赵祯的腿,巴巴地望着张妼晗。

      看着这一切,张妼晗更有些生气了,连孩子都帮着他!于是便气呼呼地说道:“好好好,是我太小心眼了!还有,玥儿瑶瑶你们该休息了,奶妈,带公主下去休息吧!”

      “哼,姐姐说不过我们就这样!”两个孩子就这样被带下去了。

      “妼晗,今日是为夫的错,你就原谅我吧。今日的事是因为我担心......”

      赵祯刚要解释,张妼晗便说话了,“妼晗虽愚钝,但也不是傻的,官家不用道歉,今日确实是妼晗的错。妼晗累了,今日想必无法侍候官家了,官家还是去其他娘子那里吧!”

      说着就走到门口,送客的姿态一目了然。赵祯变了脸色,但也无可奈何,只能丢下一句“我明日再来看你”便匆匆离去了。赵祯走后,张妼晗便松了口气,缓缓坐了下来。

      其实,经过薛玉湖的开导,张妼晗已经想通了,但觉得这样就过去了也太委屈自己了,更何况,玥儿和瑶瑶也向着他,想想就更生气了。

      想到明日赵祯还会来,那自己就勉强原谅他吧!但又忽的想起自己刚刚让他去别的娘子那里,张妼晗恨不得打自己一嘴巴,万一......万一他真去了呢?

      今夜月明星稀,几点星子零星地点缀在空中,皎洁的月光洒向大地,照耀着两个无眠的人。

      翌日傍晚,张妼晗拿着本诗集,百无聊赖地看着,焦急地看着翔鸾阁门口,心想这人今日不是说要来吗?都落日时分了怎么还未出现?张妼晗等得急了,索性便放下了诗集,起身往外走。

      正在这时,玥儿跑了进来,手里还拿着一块玉佩,嘴里嚷嚷着:“姐姐,姐姐,这是爹爹让我给你的,他说你看到了一定会开心的!”

     张妼晗听言立马接住玉佩,只一眼便看到了雕刻在中间的那副场景—一个小女孩依偎在一个男子的身边,看到这一幕,张妼晗眼泪瞬间流了下来,滴在了手心的玉佩上。

      玥儿焦急地问道:“姐姐你怎么哭了?”张妼晗连忙用手帕擦拭了眼泪,抚摸着玥儿的脸,说道:“玥儿,别担心,姐姐是高兴!玥儿乖,先陪着妹妹们玩,姐姐先去找你们爹爹。”

      “姐姐,你知道爹爹在哪里吗?”身后的玥儿大声询问。张妼晗转过身来,笑靥如花,“姐姐知道!”说着便提起裙摆走了出去。

      御花园内,假山处,张妼晗抬眼便看到赵祯长身立于前方。

      听到脚步声,赵祯转过身,便看到他此生最爱。霎时间,周围的一切仿佛都静止了,世界很小,小到只能容下眼中的那个人。可是,世界又很大,大到能容下这天下所有的有情人。

雨落星辰

楚玥怼人进行时1

   今天是我大婚之日,看着周围人忙里忙外,但我的心却无半点波澜,由着侍女梳妆打扮。因为我嫁的人是爹爹千挑万选的好人家——也是原属于我姐姐徽柔的亲事,但我自知徽柔并不属意他,我便提了代嫁之事。

   我明言:‘既然是爹爹想选适龄公主嫁到李家,光耀章懿太后门楣,那嫁谁不是嫁,况且那李炜的母亲我曾见过的,活像个乡野村妇,动不动就撒泼。爹爹就愿意让徽柔姐姐受她那阿嫂的气?’

    徽柔姐姐是我爹爹的长女,是苗娘子所出。而我的姐姐是张贵妃—张妼晗,也就是今后的温成皇后,在我的筹划下,我的小妹—瑶瑶......

   今天是我大婚之日,看着周围人忙里忙外,但我的心却无半点波澜,由着侍女梳妆打扮。因为我嫁的人是爹爹千挑万选的好人家——也是原属于我姐姐徽柔的亲事,但我自知徽柔并不属意他,我便提了代嫁之事。

   我明言:‘既然是爹爹想选适龄公主嫁到李家,光耀章懿太后门楣,那嫁谁不是嫁,况且那李炜的母亲我曾见过的,活像个乡野村妇,动不动就撒泼。爹爹就愿意让徽柔姐姐受她那阿嫂的气?’

    徽柔姐姐是我爹爹的长女,是苗娘子所出。而我的姐姐是张贵妃—张妼晗,也就是今后的温成皇后,在我的筹划下,我的小妹—瑶瑶并不像原剧情中殒身,身子也大好了。我姐姐虽只有三位公主,但她却和爹爹的感情一向很好。

(经过一番折腾,我入了公主府,而李炜母子也按旧制搬进了公主府与我同住,我就当公主府养了两个白吃干饭的闲人罢了,不过前提是他们绝不能搞事情,因为我的脾气也不知道是随了谁,一般有仇当场就报了。)

念疾来

红唇盛装的美人温柔注视着面前爱人,他清俊的面容一如当年,用尽此生最后的力气让他记住自己的美丽。

“官家放心,臣妾以后,永远都不会穿了。”

心头万般不舍,还想再看看他的容貌,却也该离开了。

撑着美丽笑意转头,矫情娇横的小女子啊,竟也能故作决绝。撑住的笑容里包含心酸,最后的昳丽凄艳可涕。

远去的背影,是热烈而灰败的终曲。


嬛嬛一袅楚宫腰,那更春来玉减香消。


图源微博 侵删


红唇盛装的美人温柔注视着面前爱人,他清俊的面容一如当年,用尽此生最后的力气让他记住自己的美丽。

“官家放心,臣妾以后,永远都不会穿了。”

心头万般不舍,还想再看看他的容貌,却也该离开了。

撑着美丽笑意转头,矫情娇横的小女子啊,竟也能故作决绝。撑住的笑容里包含心酸,最后的昳丽凄艳可涕。

远去的背影,是热烈而灰败的终曲。


嬛嬛一袅楚宫腰,那更春来玉减香消。




图源微博 侵删




历史悠悠
清平乐中张妼晗戴奢华象牙冠子到处招摇,殊不知已被赵祯“惩罚”
清平乐中张妼晗戴奢华象牙冠子到处招摇,殊不知已被赵祯“惩罚”
我爱豆浆

  拉娘警告!雷者小心!

  新婚一年的宣王侧妃那天在宫里随手温暖了一个站路边哭的小姑娘。

  后来这姑娘说什么都要以身相许。

  时间线可是是魇魔时间线?

  拉娘警告!雷者小心!

  新婚一年的宣王侧妃那天在宫里随手温暖了一个站路边哭的小姑娘。

  后来这姑娘说什么都要以身相许。

  时间线可是是魇魔时间线?

爱芋芋圆啊

端午小剧场

轻汗微微透碧纨,明朝端午浴芳兰。流香涨腻满晴川。

彩线轻缠红玉臂,小符斜挂绿云鬟。佳人相见一千年。...


轻汗微微透碧纨,明朝端午浴芳兰。流香涨腻满晴川。

彩线轻缠红玉臂,小符斜挂绿云鬟。佳人相见一千年。

                                           苏轼《浣溪沙·端午》

       端午节这天,官员们均在家中休沐,赵祯也难得有些清闲的时间。于是,便迈进了翔鸾阁,打算与张妼晗和三个孩子共度佳节。

       此时的张妼晗正给玥儿和瑶瑶在手臂上系上五色彩丝,瑶瑶看着手臂上花花绿绿的,伸出小手摸了摸,有些疑惑道“姐姐,为什么要系这些丝线啊?”

        只听玥儿说道:“这叫五彩丝”说道,便指了指手臂上的线,“你看,这是青色、红色、黄色、白色还有黑色,是不是有五种?”瑶瑶掰了掰自己的手指,自信地点点头,“是五种!”

       玥儿欣慰地捋了捋并不存在的胡须,继续说道:“今天是端午节,天气很热,有一些小蛇和小虫都会出来,系上这个可以辟邪的。”

       “玥儿懂的可真多!”赵祯刚进门便对玥儿一顿夸,玥儿蹬蹬地跑了过去,“爹爹~”赵祯弯下腰,一把抱起了玥儿,并顺势转了两圈,悠悠说道:“玥儿都能给妹妹讲课了!”

       玥儿仰起小脸,得意地说道:“那当然咯,玥儿可是很用功的!”闻言,赵祯眉毛上挑,“哦?那今日的诗词都会背了吗?背给爹爹听?”只见玥儿眼神飘忽,眼睛滴溜溜直转,“唔.......”

      张妼晗不禁觉得好笑,起身走了过来,玥儿立马委屈地叫着“姐姐~”“官家可别难为她了,都玩了一早上了,哪有心思想诗词?”赵祯轻轻放下了玥儿,佯装严肃地说道:“今日是佳节,那就让你们好好玩乐,明日再检查功课吧!”

       “好耶!”玥儿高兴地叫了起来。

       “正好今日宫中有射粉团的游戏,玥儿、瑶瑶,爹爹带你们去看好不好呀!”

       “太好了,爹爹最好了~”两个孩子不住恭维。张妼晗笑着摇了摇头,“小小年纪,好话倒是懂的挺多!”

       想着幼悟也睡得挺久的,张妼晗寻思要不把她也带上,于是便走到小床旁,伸手轻轻抱起,奶娘正欲上前,张妼晗无言地挥了挥手,示意她先下去休息。

        这时,一旁的瑶瑶走近了赵祯,然后张开了双臂,“我也要爹爹抱!”张妼晗见状,正要阻止,赵祯已经抱起了瑶瑶,“看样子瑶瑶吃醋了,那爹爹就抱你出去玩,高不高兴啊?”瑶瑶嘟起小嘴巴,冲着赵祯的脸上亲了一口,“瑶瑶最喜欢爹爹了!”

        就这样,两人一人抱着一个,玥儿拉着张妼晗的衣裙,身后跟着几个侍女和侍卫,浩浩汤汤地离去了。

       此时的御花园中,不时地传出嬉笑声。后宫的嫔妃们以及皇子公主们都在此玩乐。见到赵祯来此,纷纷起身见礼。瑶瑶立马乖乖地从赵祯身上下来,赵祯理了理衣袖,说道:“今日是端午佳节,不必过于拘礼,朕只是过来看看。”

       众人应声答谢,便玩闹了起来。说起这射粉团,原是前朝宫廷盛行的一种游戏,是在端午佳节将角黍、粉团放在金盘中,然后用小的弓箭射向金盘,射中的人便可以品尝美食。

       这种游戏比较新奇,登时便吸引了玥儿和瑶瑶的兴趣,于是两人手拉着手便跑向了金盘那边。徽柔一抬头便看到了两个妹妹,于是三个人便商量着如何射中,如此这般,如此这般,三人便先后拉起小弓,瞄准粉团便射了过去。

       经历了多次尝试,三人兴冲冲地跑了过来,瑶瑶拿起手中的角黍,张开手给张妼晗看,“姐姐,这是我刚刚用小弓射到的哦!”说着便转向张妼晗怀中的幼悟,“幼悟妹妹,这是姐姐打到的,等你长大了,姐姐也帮你打一个。”张妼晗拉过瑶瑶,高兴地说道:“瑶瑶可真厉害!”

       这厢玥儿和徽柔跑到了赵祯的眼前,“爹爹,这是徽柔姐姐教我们玩的,我们打了这么多呢!”赵祯抬头看着眼前的两个孩子,起身走了过去,欣慰地说道:“徽柔长大了,也懂事了!爹爹非常高兴,以后啊,你们可要互相爱护啊!”说着,便将两人的手交叠在了一起,郑重地点了点头。

晚风棉棉in

说好了陪他一辈子,你还是食言了

说好了陪他一辈子,你还是食言了

爱芋芋圆啊

假如玥儿、瑶瑶、幼悟还活着(六)

如果“满头白纷纷”没有被魔改......


       一日,风和日丽,阳光正好,曹皇后便组织了后宫嫔妃和大臣女眷在御花园中品茶赏景。张妼晗一贯是爱美的,如此美景,那必然是需要稍作打扮的。于是,张妼晗便将赵祯上次送的珍珠做成了冠子,并取名为“冠群芳”。

      果然,张妼晗出现时,女眷们皆呈现惊讶的表情,随后便听到有人在窃窃私语。张妼晗向来是不在乎他人的闲言碎语的,她只在乎一个人。...


如果“满头白纷纷”没有被魔改......


       一日,风和日丽,阳光正好,曹皇后便组织了后宫嫔妃和大臣女眷在御花园中品茶赏景。张妼晗一贯是爱美的,如此美景,那必然是需要稍作打扮的。于是,张妼晗便将赵祯上次送的珍珠做成了冠子,并取名为“冠群芳”。

      果然,张妼晗出现时,女眷们皆呈现惊讶的表情,随后便听到有人在窃窃私语。张妼晗向来是不在乎他人的闲言碎语的,她只在乎一个人。

       只是还没等到她走到赵祯面前时,就听见赵祯略显无奈的声音:“满头白纷纷,更没些忌讳。”张妼晗当时就愣住了,她不可置信地看着面前的男人,却见他垂下眼眸不敢直视她。

       张妼晗愣了一段时间后,强忍住泪水,开口说道:“臣妾知罪,叨扰了官家雅兴,请准许臣妾前往偏殿更换冠子。”说完便挺起胸膛,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赵祯此时也是百感交集,不可否认,刚刚的张妼晗确实是配的上“冠群芳”三个字的,只是现下百姓生活不富足,若因自己的夸赞导致宫中盛行珍珠,那珍珠在民间势必会价格高涨,到那时,百姓生活更为困苦。可是这样,倒真的会伤到张妼晗的心。

       待张妼晗更换冠子出来,赵祯便起身朝她走去。瞥见旁边绽放的牡丹,赵祯心生一计,于是便伸手摘下一朵,轻轻别在了张妼晗的头发上。

       “唯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我看国色天香的应该是另有其人!这牡丹,倒比珍珠更配你。”这一句话倒是缓和了张妼晗的心情,旁边的女眷也心中明了,张娘子果然是官家心爱,此番怕是为先前的训斥赔礼道歉呢!

       赏花结束后,张妼晗便叫上薛玉湖一起散心。此时,张妼晗明显有些不在状态,刚刚赵祯的态度确实是有些伤到她了。

      薛玉湖看出张妼晗的心事,便伸手拉住了张妼晗,说道:“娘子莫要烦恼,官家对娘子的宠爱满宫皆知,妾身说句公道话,刚才官家的语气可是连训斥都算不上,顶多就是语气稍微严厉了一些。娘子平日里见到的肯定都是官家轻声细语的样子,如今语气稍微严厉,娘子会伤心也是难免的。”

       薛玉湖轻轻拍了拍张妼晗的手背,继续说道:“娘子最爱吃金橘,可娘子可否听过民间金橘之价疯涨的事?”张妼晗听言,回道“未曾听过。”

       薛玉湖说道:“那是因为民间听说官家宠爱的娘子爱吃金橘,便以此为噱头吸引百姓,金橘也就越来越贵。”

        张妼晗也明白了其中的含义,赵祯是为了避免宫中流行珍珠从而导致珍珠价高。但是想想还是有些不开心,自己刚刚可真的被伤到了。而且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想想就觉得丢脸。

       看着张妼晗的脸色,薛玉湖心中明白,这是想开了。于是便吩咐侍女将自己亲手做的糕点呈上来。笑着说:“这是妾身亲手做的糕点,考虑到娘子的口味,特意减少了甜味。哦,对了,还有一些给公主们的零食,都是容易消化的,好吃的话下次妾身再送些来。”

       张妼晗拉起薛玉湖的双手,激动地说道:“薛姐姐你可真好!反正时辰还早,一起去翔鸾阁坐坐吧,玥儿她们也想姨母了!”薛玉湖想着也好久没有见到小公主们了,便点头欣然同意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