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张定边

174浏览    5参与
历史小科
元末第一勇将张定边,一个值得书写的人物
元末第一勇将张定边,一个值得书写的人物
松铃
梅梅软糖

于心有愧

【张定边x陈友谅】


琼玉碎纷纷,

不惊往来人。

汉宫金镂如蛾去,

故里草木深。


  先帝尸骨还未寒哪。

  张必先被绑于武昌城下喊着他的名字劝降时,将军不无悲哀地想。那明主乘胜追击,势如破竹,陈汉早已大厦将倾,破城只在须臾之间。

  “将军,张将军,我们……降了吧。”陈理站在他身后,望着高冠山上黑压压的明军和密密麻麻的旗帜,面上是压抑不住的惊恐,用颤抖的手拽了拽他的衣袖。

  本就是无力回天的局势,在陈汉帝王被那支流矢一箭穿颅后,将军就已经预想到会有今天。而在这之前,哪怕是那些雄...

【张定边x陈友谅】


琼玉碎纷纷,

不惊往来人。

汉宫金镂如蛾去,

故里草木深。

 

  先帝尸骨还未寒哪。

  张必先被绑于武昌城下喊着他的名字劝降时,将军不无悲哀地想。那明主乘胜追击,势如破竹,陈汉早已大厦将倾,破城只在须臾之间。

  “将军,张将军,我们……降了吧。”陈理站在他身后,望着高冠山上黑压压的明军和密密麻麻的旗帜,面上是压抑不住的惊恐,用颤抖的手拽了拽他的衣袖。

  本就是无力回天的局势,在陈汉帝王被那支流矢一箭穿颅后,将军就已经预想到会有今天。而在这之前,哪怕是那些雄伟的船只在火光冲天中化为灰烬,哪怕帝王的权术和多疑的性格使能者尽数逃散,他也未想过失败,直到他死于乱军。

 

  那夜将军遮莫风险,仍是用小舟去载他回来,却懊悔终究没能挡住那支飞箭,没能救得了他。或残破、或完好的尸体横乱交叠,已经散发出阵阵恶臭,将军还是一眼就找到了帝王的尸首,又究竟是没有再多看一眼。

  鄱阳湖泬廖的湖水沉默着洗涤去了血腥,唯留下一片本不属八月的冷寂。

  他自以为守了他一辈子,最后还是没护得住他、没来得及让他东山再起,将军流眄湖中的月色,眼眶一阵发酸,在黑暗中无声地抬手阖上帝王冰凉干涩的眼,想,我于你有愧。

  所以他不肯降,后也无论陈汉遗官如何规劝不肯接受明主的授职,他不晓得这是他本身便拥有的气节。亏得明主惜将才,也佩服他的忠贞,叹了口气只大手一挥,许他离开了应天府。

  将军走时仍是乘那一只木舟,那救过帝王的命、又载着折戟而回的小舟顺流而下。金陵的春日江花烂漫,杨柳在东君的暄妍晴空中抽了新芽,如此盛景,似乎也在相庆新生的大明王朝。

  只可惜这一切与他无关,将军深觉倦意,摸了摸木质的船头,这霅霅江水便送他回了他和帝王的渔乡。


  帝王未起义之前就与他谙熟,虽同出身于渔家,那人却不似自己这般看起来像个粗糙武人,他习得些知识,不大爱说话,当县衙小吏的时候在案前一坐便是一副书生模样。

  只是他神情总是疏远冷漠,那双黑眸窅冥,打量旁人的时候总教人背后生寒。也仅有将军才明白那骄傲的皮囊和狠辣的手段之后,是曾同他在一叶唱晚渔舟之上畅谈圹琅将来的踌躇满志,是同他对酒当歌结为生死至交的豪放不羁。帝王多疑猜忌的性格几乎容不下任何部下一丝有功高震主或反叛的可能,而他曾疲惫地靠在他的肩上徐徐叹气。

  他将这一生的信任推心置腹地尽数授了将军,将军便许以一生至死不渝、矢志不摇的追随。


  他们心怀壮志相伴离去时草木疏疏的简陋故居,已经历了不知几十个春秋,如今杂草蓁莽,荒凉破败。将军回时孑然一身,细细地收拾了这处,人世红尘纷繁芜杂,末了竟觉了无牵挂。

  翌年冬日下了一场大雪,鹅毛毰毸中将军去看渔乡冻结的湖面,听到过往人议论道明主一把火烧了帝王所建的汉王行宫,融了臣子献的那金镂床。

  “可圣上又偏在废墟上大兴土木……”

  “实在是看不懂啊!”

  “天子之意,哪是我与尔等小民能够参透……”

  将军叹气,只想到今年的湖结的比往年要早。


  将军归隐,在故里一守,便又在尘世逗留了五六十年,期间也常常去山那头的寺庙与高僧长谈,大师问起过他是否愿皈依佛门,将军不答,仍然如故来此念诵经文,独看天高地阔。到大限将至时,将军渐模糊的眼前似出现了他心念已久、忠心一生的人,他在一片恬静好景中溘然长逝,布满沟壑的面上神态淡然,赫然若在此后人间历经了一场莫大的劫,而如今他的佛终归要来渡他。

 

  三生石旁的彼岸花开了满忘川河畔,却没有想象般红得焚热如火。在奈何桥头,等了他五十年的帝王面色平静地看着来人,那双曾经神采奕然、充斥着燎原之火的漆黑瞳子看不出喜怒哀乐。将军默然地走向他,陪伴了半生的知己相对无言。

  他要开口,刚唤道“陛下”,帝王却摆摆手打断了他的后话:

  “像未起兵前那般,称我的名字便好。”

  将军又是张了张口,才唤了一声“友谅”。接下来的话他却觉如鱼骨梗喉般刺痛,我没有能护住你,没有能匡扶陈汉,我让你等得久了。

  他在人间老去的时候,他守了一生的人仍然悲哀地持着那份足够年轻的面容。

 

  陈友谅沉默半晌,抬手拂去了张定边两鬓的霜雪,为难地看着他,恍然道:

  “我于你有愧。”

 

 

 

 

猪蹄

又是刀口舔糖的一天 转自@北冥南浔

“陛下,将士们整装待发,战船也已经准备就绪,形势一片大好!”

“可以,准备行军吧!此行一去,洪都就如同探囊之物,唾手可得了!”

“出发!”

此时的陈友谅意气风发,他仿佛已经看到了自己位于万人之上的场景,那是他一直以来都梦寐以求的风景。至于之前藏在他心中的那些疑虑,现在通通被他压在了心底里,他的骄傲与自矜不允许他去正视它,面对它。这也是他终其一生仍不能凌驾于万人之上的原因,他注定,只能是个枭雄。


陈友谅的大军没怎么费力气就已经打到了洪都城城脚下,在此时的他看来,这不过是一只小小的蝼蚁,不费吹灰之力便可拿下。可是他怎么也没想到,这是他此生最大的噩梦,是他终其一生也未能跨越的...

“陛下,将士们整装待发,战船也已经准备就绪,形势一片大好!”

“可以,准备行军吧!此行一去,洪都就如同探囊之物,唾手可得了!”

“出发!”

此时的陈友谅意气风发,他仿佛已经看到了自己位于万人之上的场景,那是他一直以来都梦寐以求的风景。至于之前藏在他心中的那些疑虑,现在通通被他压在了心底里,他的骄傲与自矜不允许他去正视它,面对它。这也是他终其一生仍不能凌驾于万人之上的原因,他注定,只能是个枭雄。

 

陈友谅的大军没怎么费力气就已经打到了洪都城城脚下,在此时的他看来,这不过是一只小小的蝼蚁,不费吹灰之力便可拿下。可是他怎么也没想到,这是他此生最大的噩梦,是他终其一生也未能跨越的鸿沟。

 

此时的洪都城内总司令营内气氛十分紧张,仿佛紧绷在弦上的利箭,稍一松懈便会崩溃。所有人的面色都无比凝重,包括那个平日里嬉笑玩闹纸醉金迷的废材王爷,同时也是洪都城的总司令——朱文正。可令那些参谋大臣和兵将人惊讶的是,他们并没有在朱文正的脸上看到任何慌乱和迷茫的情绪,他们看到的只有坚定,令人无比信服的坚定。不知不觉中,所有人都被安抚下来。他们不再害怕,不是因为他们不知道自己面临的是怎样可怕的存在,只是因为他们的主将朱文正字正腔圆的一句:“城在人在,城亡人亡!”

尘埃落定。

 

陈友谅现在很绝望。

非常绝望。

他想不明白,为什么如此渺小、军事力量如此之弱的小城能够在他几十万的大军压境之下存活几个月之久。

他开始思考。那个曾经被他压在心底的疑虑又不由自主地浮了上来:我真的错了吗?这是不是都是我做过的那些事情的因果?

他开始害怕了,他甚至不敢再想下去。于是他不断的告诉自己他并没有做错,全都是这个世道的错。

他再次把那些疑虑压下。第二天他又是那个杀伐果断又狠辣疯狂的将领,没人认为他会输,包括他自己。

 

可他最后还是输了,输得彻彻底底。

数十艘战舰,几十万将士,一瞬之间化为一团灰烬。

陈友谅不敢相信自己输了,更不敢相信自己输在了比自己弱小那么多的朱元璋手里。

他不甘心,他觉得自己还能够东山再起。

可是没有机会了。

一代枭雄被一支冷箭射中,没有人来救他。

 

陈友谅后悔了。

他快要死了,在他临死前的这一刻,他终于开始跳出了自我,回望自己的人生。

他看到了张定边,他从小到大最好的朋友。

时间往前推进。

他看到了在他要杀他的兄弟赵普胜的那一天,张定边站在他旁边,他说:“四九,别杀他了,他是个忠臣良将,也是真的把你当做兄弟的。这样杀了他未免让人寒心。”他不以为然,毫不留情的杀了赵普胜。

他看到了在他要杀他的上属徐寿辉的时候,张定边站在他旁边,他说“四九,别杀他了。他已经同意让位了,不过是个可怜人罢了。放了他吧。”可是他一意孤行,手起刀落杀了徐寿辉。

他看到了在他要杀那个舍生为朱元璋报信的张子明时,张定边站在他身边,可是他没有说一句话,只是戚戚地看着他。那是他第一次对自己产生了质疑,可是他还是杀了张子明。

时间再次往前推进。

他看到了他的小时候。他看到了他还是一个小小的渔民的时候,和张定边在一起捕鱼、在芦苇荡里面捉迷藏……他笑得很开心。那种笑容是发自内心的。那也是他一生当中为数不多的几次发自内心的笑。

陈友谅后悔了。他真的后悔了。

他发现自己身边曾经曾经是有很多人围绕的,有扶持他的老师、赏识他的君主、和他交心的兄弟……可是当他走得越远,陪伴在他身边的人就越来越少,渐渐的只剩下了他自己一个人。

他后悔。

可是没有机会了。

他要死了,没有人听到他死前最后一句喃喃的话:“定边,我错了……”

 

很多很多年以后,一个小土堆前立着一个略微有些佝偻的背影,不知在守着哪个人……

六点six o'clock

一些元末明初的分享

最近文艺复兴了一下元末明初,发现了很多有趣的东西和以前弄错了的事,闲的没事来分享下

打个人tag应该没问题吧//微

顺便元末明初人速扩我,好冷,无了


——徐寿辉不是在五通庙里被杀的!不是!五通庙只是谅谅登基的地方!

徐寿辉是在下属向他禀告事务的时候被杀的,而且是偷袭。凶器倒确实是铁锤,但地点应该是军营,毕竟没理由报告军务跑到庙里去报告啊!


——周德兴应该不是给朱元璋算命的那个人。明史里从头到尾没提到他会算命,也没说他在朱元璋出家时期还和他保持接触,上一句还是少年相知,下一句就到了打滁州了。总之给朱元璋算命的人是周德兴的可能性不大。

()顺便,说到个人技能,我也还没找到说定边...

最近文艺复兴了一下元末明初,发现了很多有趣的东西和以前弄错了的事,闲的没事来分享下

打个人tag应该没问题吧//微

顺便元末明初人速扩我,好冷,无了


——徐寿辉不是在五通庙里被杀的!不是!五通庙只是谅谅登基的地方!

徐寿辉是在下属向他禀告事务的时候被杀的,而且是偷袭。凶器倒确实是铁锤,但地点应该是军营,毕竟没理由报告军务跑到庙里去报告啊!


——周德兴应该不是给朱元璋算命的那个人。明史里从头到尾没提到他会算命,也没说他在朱元璋出家时期还和他保持接触,上一句还是少年相知,下一句就到了打滁州了。总之给朱元璋算命的人是周德兴的可能性不大。

()顺便,说到个人技能,我也还没找到说定边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料,网上能找到的都是明事儿里来的,如果有知道出处的老师们务必踹我。


——康茂才不是陈友谅的下属,只是组织义兵自卫乡里的,就算非要算阵营的话也是元阵营。他和陈友谅是旧识,但不存在从属关系。


——来个好玩的,赵普胜不是一开始就是徐寿辉这边的,而是先投了朱元璋,再爬墙去了徐寿辉。爬墙的恶果啊(划掉)


——关于大汉左右金吾将军跳槽的事

左金吾:(建议建议)

右金吾:(建议建议)

陈友谅:(纠结后)右金吾说的有道理!

左金吾:(内心)他居然不听我的建议,我很生气!我要跳槽!

(于是跳槽了)

右金吾:(内心)左金吾跳槽了?没人陪我吵架好无聊,他跳槽是不是因为他知道什么内情觉得在这里干活没前途?不行!我也要跳!

(于是也跳槽了)

陈友谅:?

陈友谅:????????????


笑碎了,94你是真的惨


——谅谅有个比较拽的手下叫熊天瑞,他觉得自己很能干,就给自己整了个名号叫无敌。无敌兄辛辛苦苦策划好久打算打广东,并且出发来到了广州。很不巧,广州在下雨,而且下得很大。轰隆一把雷,把船上的桅杆咔嚓震断。

无敌兄害怕极了,他就……

他就跑回来了……

不是你好歹打一下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