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张家口

8356浏览    14962参与
老妖贼攻

想要第五头像框~

麻烦小可爱们给点个赞赞叭谢谢么么~

麻烦小可爱们给点个赞赞叭谢谢么么~

糖糖的八队

第三十三章 一声蓝湛,一生蓝湛

  两个时辰后,连若慢慢取下扎在魏无羡身上的银针,最后一根,缓缓没有取下,江澄道:“连姑娘,为何最后一根不取下来?”

  连若深深的叹了口气,转过身,面对众人,开口道:“我已经打通了他的奇经八脉,这最后一根针一旦取下来,无非两种结果,你们最好做好准备。”

  蓝忘机静静的看着床上的人,问道:“你有几成把握?”

  “五成左右!”连若开口道。

  “五成?”蓝忘机闭上了眼睛,半晌,才缓缓睁开了眼睛,才开口道:“拔吧!”

  蓝曦臣闻言,连忙道:“稍等!”一手搭上蓝忘机的胳膊,急切的道:“忘机,你不可做傻事。就算最后结果不尽人意,你万万不可随无羡……”

  “兄长,他是我的命!”蓝忘机...

  两个时辰后,连若慢慢取下扎在魏无羡身上的银针,最后一根,缓缓没有取下,江澄道:“连姑娘,为何最后一根不取下来?”

  连若深深的叹了口气,转过身,面对众人,开口道:“我已经打通了他的奇经八脉,这最后一根针一旦取下来,无非两种结果,你们最好做好准备。”

  蓝忘机静静的看着床上的人,问道:“你有几成把握?”

  “五成左右!”连若开口道。

  “五成?”蓝忘机闭上了眼睛,半晌,才缓缓睁开了眼睛,才开口道:“拔吧!”

  蓝曦臣闻言,连忙道:“稍等!”一手搭上蓝忘机的胳膊,急切的道:“忘机,你不可做傻事。就算最后结果不尽人意,你万万不可随无羡……”

  “兄长,他是我的命!”蓝忘机看着床上的人,缓缓开口。十多年前,已经失去过一次,这一次,便随他而去吧!

  “忘机,你除了无羡,还有阿离和阿思啊……”

  “拜托兄长了!”蓝忘机难得看向蓝曦臣,向他行一礼,转而对连若说:“连姑娘,开始吧!”

  蓝曦臣自知劝不动,现下,只希望无羡吉人自有天相。否则,忘机……阿离和阿思便没有了父亲和爹爹。

  连若摸了一把头上的细汗,深吸一口气,又缓缓呼了出来,才伸出手,碰到了仅剩下一根的银针。魏公子,你一定要撑住,就剩下这这一关了。

  “噗!”银针一取下来,接踵而来的便是魏无羡吐出来的一口淤血。

  “魏婴!”

  “无羡!”

  “魏无羡!”

  “大舅舅!”

  “魏前辈!”

  众人见魏无羡吐出淤血,纷纷围上去,关心的看向床上的人。

  只见魏无羡缓缓睁开眼,眯了一条缝儿,模模糊糊的看向眼前的光景,动了动嘴唇,开口道:“蓝湛!”因为刚醒来,嗓子干干的,声音也是非常的虚弱。

  “我在!”蓝忘机坐在魏无羡床前,握住魏无羡的手,应道。

  “你…你回来了…蓝…蓝湛!”魏无羡道。

  “对不起魏婴,我回来晚了!”蓝忘机把握着魏无羡的手,送到了唇边,轻轻的吻了上去,眼眶渐渐的红了。

  魏无羡艰难的摇摇头,道:“叔父,叔父他们……”

  “叔父他们被你保护的很好,一个人都没有受伤,除了你,也只有你。”蓝忘机脸色紧张的说到。

  “含光君,容我给魏公子再探探脉!”连若不忍心打扰到二位,但没办法,到了她的手里,就是她的病人。

  “好!”蓝忘机把魏无羡胳膊伸过去,依旧握着魏无羡的手,不肯松开。连若看了一眼蓝忘机,无奈的摇了摇头,伸手探向了魏无羡的脉。

  “连姑娘怎么样?我师兄情况如何?”江澄急切的问道。

  魏无羡感受到另一个人的气息,缓缓挪动头,看向了连若。待他看清了来人,惊讶的问道:“若若,怎么是你?”

  “魏公子别来无恙啊!这一回,魏公子可欠了我一个大人情啊!”连若收回手,一脸轻松的说道。

  “多谢了!”魏无羡虚弱的说道。

  连若笑了摇了摇头,转向江澄等人说道:“诸位不必担心,魏公子已无大碍,只是刚刚醒来,身体还是很虚弱的,调养一番便可。只是…”

  “只是什么?”蓝景仪问道。一听说魏前辈没有什么大碍,心里也是松下一口气,但听见有人话只说一半,就很生气。莫非,魏前辈还有危险?

  “只是魏公子体内的封印我给解开了,至于这个金丹是否能认魏公子为主,还要看魏公子的造化。我刚刚探脉,发现魏公子体内的怨气正在汇集,我怕体内的金丹和怨气相冲,会影响到魏公子的身体。”连若笑了笑道。

  “会有什么样的危险?”江澄问道。

  “这也只是我的猜测,也许事情并没有我想的那么复杂,好好让魏公子养着吧。如今我的任务也完成了,如果魏公子有什么问题,可以随时来找我。”连若一边收拾,一边说道。就这样吧,他过得很幸福,有那么多人爱着,宠着。就算自己再怎么倾心,也不过是一厢情愿而已。聪明如含光君,他肯定知晓自己是心悦于魏公子的。只希望他能好好待他。

  “好,多谢连姑娘,我来送你!”蓝曦臣和江澄道。

  “多谢泽芜君,江宗主!”连若欠了欠身道。

  “思追,景仪,你们两个陪着魏婴!”

  “是,含光君!”蓝思追,蓝景仪道。

  “魏婴,我去去就回!”蓝忘机轻声对魏无羡说道。魏无羡点了点头,朝蓝忘机笑了笑。

  蓝忘机松开魏无羡的手,为他盖好了被子,跟在蓝曦臣后面走了出去。

  送至山门口,蓝曦臣,江澄,金凌和蓝忘机对着连若行一大礼。连若急忙道:“你们这是做什么!连若受不起啊!”

  “连姑娘受得起,如今无羡可以脱离险境,多亏了连姑娘,以后云萍连氏若有事相助,尽管开口,我姑苏蓝氏必定倾囊相助。”蓝曦臣道。

  “我云梦江氏也多谢连姑娘的救命之恩,将我师兄救了回来。如若有事,我云梦江氏必全权相授。”江澄跟着说道。

  “连姐姐,金凌也谢谢你救我大舅舅一命,以后有事,可以告诉我,我兰陵金氏一定相助到底!”金凌开口道。

  “连姑娘,蓝忘机多谢你救了魏婴一命,也就了在下。无论何时何地,只要有用得着我的地方,请尽管开口!”蓝忘机道。尽管她认识魏婴让自己很不爽,可毕竟是人家救了魏婴一命。就算这样,也不能以怨报德吧。

  “各位客气了,如此,我还是要感谢魏公子了,让我有这么大的面子,可以让如今四大世家中的三大世家为我撑腰。好了,有事,我一定会叨扰的!”连若受宠若惊道,又缓缓看向蓝忘机,说道:“含光君,请借一步说话!”连若说完,便走下山。

  蓝忘机知晓她要说什么,也跟着下去。

  “含光君应该一早看出来我钟情于魏公子对吧!”连若也不避讳,开门见山的说道。

  蓝忘机点了点头。

  “既然如此,那就请含光君好好保护魏公子,千万别再让他受到伤害了。如果再有一次,我会单方面认为含光君没有能力保护魏公子。至于做出什么事情,我自己也不好说。”连若笑着说道。

  “连姑娘放心,我会护好魏婴!”蓝忘机也不生气,如果换位思考,他可能会从那人的手里把魏婴抢回来的。

  “如此,我便放心了!含光君,后会有期!”说完,便御剑离开。

  静室里

  “魏前辈,你感觉如何?”蓝景仪趴在魏无羡跟前,无比关心的问道。

  “景仪长大了,知道关心我了。”魏无羡伸手拍了拍蓝景仪的头,道。继而又看见一旁的蓝思追,温和的说道:“思追,你别哭了,我这不是没事吗!”

  蓝思追抹了一把眼泪,摇了摇头,哽咽的说道:“思追没有哭,思追是高兴。羡哥哥,你吓死我了!”

  一声“羡哥哥”,魏无羡的眼角也湿润了。有多久,没有听见思追这么唤自己了,真好。

  蓝思追见魏无羡哭了,慌里慌张的说道:“羡哥哥,你别哭啊,你这样,含光君会罚我们的!”

  “是啊是啊,魏前辈,你赶紧把眼泪擦干净,让含光君看见了,可不得了!”蓝景仪赶紧用自己宽大的袖子,给魏无羡擦眼泪。要是让含光君看到了,可还了得?

  临近亥时,蓝忘机依旧坐在魏无羡身边,含情脉脉的看着他,自从蓝忘机回来后,视线便没有离开过魏无羡。

  “蓝湛,你瘦了!”魏无羡抚上蓝忘机的脸,心疼的说道。

  蓝忘机摇了摇头,握住抚在他脸上的手,道:“魏婴,只许这一次,这一次,你吓坏我了!”

  魏无羡不好意思的笑道:“对不起蓝湛,让你担心了!”

  “我说过,你我之间,不必说谢谢你和对不起!只是下次,你一定等等我好不好,我真的害怕了!”蓝忘机说着,便亲上了魏无羡的手。

  “蓝湛!”

  “嗯?”

  “蓝湛!”

  “我在!”

  “蓝湛!”

  “魏婴!”

  “蓝湛!”

  “我在,魏婴!”

  ……

  ……

  一声蓝湛,一生蓝湛!

  一声魏婴,生生魏婴!

  

云

2020.02.18《死亡清扫日记》

初读《死亡清扫日记》,只是图个消遣,也好奇。慢慢读下去,如果说有什么想法,我想更多的是一种启示。多看看花,多晒晒太阳。死亡出生身不由己,就连线也无法控制,能做的也有温柔以待吧,对人对事耐心一点,生活是自己的,不是说以自我为中心,唯我独尊,只是说多看看自己,自己需要什么想要什么。减少在死亡的那一刻的遗憾。

死亡是什么?我不知道,小航也不知道,小枫也不知道。十几岁时候凭着好奇读《西藏生死书》,书里我记得有说过,世人多重生而轻死,其实死是很有必要研究的。《西藏生死书》千分之一也不曾读懂,唯一的收获可能就是《中阴文教得度》和一则藏传佛教的佛理。每当心慌不定,低头读几遍,就能安定下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初读《死亡清扫日记》,只是图个消遣,也好奇。慢慢读下去,如果说有什么想法,我想更多的是一种启示。多看看花,多晒晒太阳。死亡出生身不由己,就连线也无法控制,能做的也有温柔以待吧,对人对事耐心一点,生活是自己的,不是说以自我为中心,唯我独尊,只是说多看看自己,自己需要什么想要什么。减少在死亡的那一刻的遗憾。

死亡是什么?我不知道,小航也不知道,小枫也不知道。十几岁时候凭着好奇读《西藏生死书》,书里我记得有说过,世人多重生而轻死,其实死是很有必要研究的。《西藏生死书》千分之一也不曾读懂,唯一的收获可能就是《中阴文教得度》和一则藏传佛教的佛理。每当心慌不定,低头读几遍,就能安定下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也渐渐成为了习惯。

我喜欢在太阳底下撸猫,猫猫比较乖,几乎随意撸。之前也养过一只橘色的猫,很乖很乖,比它乖巧多了,可是吃乌龟死掉了。我很难过,也仅仅那么几个时候。他们的生命很短,可能不到一岁就会死掉,就像初中我用纸箱子坐公交车抱回的小猫,它一直喵喵叫,我一直安抚它,闹腾的它还是乖乖的不咬人不抓人,后来它特别乖特别聪明,跟着妈妈一起出去,可是还是早早死掉了。在人类的生活中,大多数人所谓的死亡更多的是人的死亡,可是猫猫或者狗狗他们也在死亡,重视他们的死亡的人很少,即使死掉了还可以有其他猫猫替代。能被唯一记住的很少。

我也不知道死亡是什么。

南允儿『墨白』

这个音乐听了很多年,不仅有古典的中国风,还给人一种很轻松的打击感,电音好听到爆!安利!

这个音乐听了很多年,不仅有古典的中国风,还给人一种很轻松的打击感,电音好听到爆!安利!

栾尘

呜呜呜,莫名看哭了。

呜呜呜,莫名看哭了。

本人非富即贵

表白

林彦俊,我喜欢你

林彦俊,我喜欢你

糖糖的八队

第三十二章 人在家中躺,锅从天上来

  魏无羡已经在床上睡了整整三天三夜,静室门前的人,换了一波又一波,蓝曦臣不死心,依旧在藏书阁寻找着让魏无羡清醒的方法,蓝启仁则是在禁书室中寻找。虽说众人的灵力保住魏无羡的一条命,但终究不是长久之计,如若再醒不过来,那么,姑苏蓝氏怕是真的要办丧事了。

  静室里,蓝忘机谁也不让进,就连江澄都被拒之门外,为此,江澄和蓝忘机打过好几架,最后均以魏无羡怕吵而告终。

  三日后,蓝忘机依旧坐在魏无羡身边,静静着看的他,除了蓝思追送来的饭食,他从来没有离开过魏无羡。如今的蓝忘机已经不是当初那个雅正端方的含光君,而是杂乱不堪的蓝忘机。

  “魏婴,你都睡了这么长时间了,也该醒了,江晚吟说你从来不会睡...

  魏无羡已经在床上睡了整整三天三夜,静室门前的人,换了一波又一波,蓝曦臣不死心,依旧在藏书阁寻找着让魏无羡清醒的方法,蓝启仁则是在禁书室中寻找。虽说众人的灵力保住魏无羡的一条命,但终究不是长久之计,如若再醒不过来,那么,姑苏蓝氏怕是真的要办丧事了。

  静室里,蓝忘机谁也不让进,就连江澄都被拒之门外,为此,江澄和蓝忘机打过好几架,最后均以魏无羡怕吵而告终。

  三日后,蓝忘机依旧坐在魏无羡身边,静静着看的他,除了蓝思追送来的饭食,他从来没有离开过魏无羡。如今的蓝忘机已经不是当初那个雅正端方的含光君,而是杂乱不堪的蓝忘机。

  “魏婴,你都睡了这么长时间了,也该醒了,江晚吟说你从来不会睡那么长时间的。你忘了,还有阿离,阿思吗?”蓝忘机握着魏无羡的手,轻声道。阿离,阿思?对,他们还有孩子!

  “思追,思追!”蓝忘机冲着门外叫道。他知道,蓝思追此时一定在门外。

  “含光君,发生了何事?”蓝思追被蓝忘机急切的声音吓到了,以为魏前辈出了大事。

  “思追,阿离和阿思!”蓝忘机道。

  蓝思追先是愣了一下,随即明白了蓝忘机的意思,道:“是!”

  不到半刻,蓝思追和蓝景仪便抱着阿离和阿思来到了静室:“含光君,师弟师妹带来了!”

  “放下吧!”蓝忘机指了指魏无羡身边,道。

  放下孩子,二人便出来了。

  “魏婴,你再不醒,景慕和景鹤就要长大了!”蓝忘机拿起魏无羡的右手,抚上了旁边阿离的脸庞,道:“你感受一下,他们就在你身边!”蓝忘机放下魏无羡的手,抱起阿离,轻声说道:“阿离,你快让你爹爹赶紧起来陪你玩!”说着便把阿离往魏无羡额头处放,希望魏无羡能感受到孩子的气息。

  “江宗主,你不能进去!”正说着,就听见静室外蓝景仪的呼喝声。

  “你们让开,我有事和蓝忘机说!”江澄大声说道,想要冲进静室。

  “含光君不让外人进入静室的,江宗主,请不要为难我们!“蓝思追拦着江澄道。

  “我有救魏无羡的办法!快让我进去!”江澄喊到:“仙督,我有救魏无羡的办法。”

  静室的门开了,蓝忘机怀中抱着阿思,说道:“江宗主里面请!”说着,还微微侧了侧身,让江澄进去。

  蓝思追和蓝景仪也不再拦截,江澄走进静室,往内室走去,便看见阿离躺在魏无羡里侧,抓着魏无羡的袖子啃咬着。

  “你方才说,你有办法救魏婴?”蓝忘机着急的问道。

  江澄看着床上躺着的人,叹了一口气道:“我不太确定,只是我们云梦最近来了一个小世家,全家都是医师,不妨让他们试一试。”江澄好似想起了什么,说道:“哦,对了,他们家的大小姐好像叫连若,医术相当了得,不妨我们修书让他们来给魏无羡看一看。”

  “好!”蓝忘机点了点头。只要有机会,他就有希望。

  江澄走出静室即刻发书给云萍连氏,让他们赶往姑苏蓝氏。

  说到这个云萍连氏,是这几年新起的一个小修仙世家,以医术而闻名。但能力较弱,只能依附在云梦江氏身后,独善其身。

  很快,云萍连氏便赶了过来,江澄在外面介绍了情况,才敲开了静室的大门。蓝忘机忧心忡忡的看着来人,只见那人说:“见过仙督,小女连若是奉家父命令来救治魏公子的!”

  “为何连宗主不来?”蓝忘机发问。

  “家父久病缠身,不适出门,便让小女前来。仙督可是信不过在下?”

  “请!”如此不卑不亢,应该正是江晚吟说的医术了得的连若吧!

  连若进到内室,便看见躺着的魏无羡,不免有些惊讶。走上前,探了探脉,眉头微微蹙起。

  “如何?”江澄着急发问。

  连若起身,恭敬的道:“江宗主,令兄的脉象极其紊乱,但我发现,他有一些不太一样。”

  “有何不一样?”蓝忘机道:“连姑娘不妨直说。

  “是这样子的,魏公子脉象紊乱,有苏醒的征兆,但是就目前魏公子的身体状况,一旦苏醒,也是强弩之末。”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这一口气叹的,在场的人均是一惊,不由得看向了床上的人。蓝曦臣问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众人的目光再度回到连若身上,连若道:“这才是我感觉到奇怪的地方,我从魏公子的脉象看出来,他的体内,好似有一道封印,封住了什么,我不敢贸然解封,怕伤及了魏公子的根本。”

  “封印?”众人皆是一惊!

  江澄缓缓说道:“他倒是和我说过这件事情,但是他自己也不确定,所以就没有再提过。”

  “封住了什么?”蓝忘机问道。

  “所料不差,应该是金丹!”江澄道。

  “金丹?”

  “是,之前夜猎的时候,他告诉我他感受到了汹涌的灵力,但是体内好似有什么东西被封住了。被连姑娘这么一说,我便想起来了。”江澄娓娓道来。

  “如江宗主所言,若真是金丹,魏公子便得救了!只是,这道封印究竟如何解,用什么方法解,怕是需要时间。”连若道。

  “不管使用什么方法,都请连姑娘施以援手,我云梦江氏自是感谢涕零。”江澄行一礼,开口道。

  “连姑娘请放手去做,我信你,无论结果如何,我姑苏蓝氏对你感激不尽。”蓝忘机也行了一礼道。

  “仙督,江宗主,你们二位客气了,我一定会尽我自己最大的努力,救活魏公子。”连若道。

  连若走上前,打开医箱,取出针包,对准魏无羡的天突穴、膻中穴、鸠尾穴、巨阙穴、中脘穴、水分穴、气海穴、关元穴、中极穴扎去。此九穴是腹腔最为重要的穴位,不能深,不能浅,一旦有一丝纰漏,魏无羡都会回天乏术。此时的连若脸上都是满满的细汗,足矣见她有多么认真,多么紧张。

  蓝忘机紧紧盯着被扎满整个腹腔的魏无羡,心里充满了担忧。

  蓝曦臣碰了碰江澄,小声问道:“这个连若姑娘可是认识无羡?”

  江澄笑了笑说道:“可不是吗,魏无羡当时在云梦的时候救过这个姑娘一命,当时并不知晓她的身份,只是听魏无羡喊过她“若若”。而且魏无羡还带着这个姑娘在莲花坞待了很长一段日子,直到他父亲将她接走,我们才知道她是云萍连氏的大小姐。”江澄看了一眼蓝忘机,凑近蓝曦臣耳边说:“如果不是你弟弟突然到访,我估计可以去连家提亲了!”

  蓝曦臣很是担忧的看了一眼蓝忘机,无奈的摇了摇头。

  蓝忘机静静的听着江澄的话,眼里起了一层冷意,感情,人家两人是认识的,还“若若”,叫的亲切,你可是从来没叫过我湛湛的。好你个魏婴,竟然瞒了我这么大一件事。如果不是兄长让我去云梦,我们是不是就就此错过了?等你醒来了,我们要算算总账了。

  此时的魏无羡并不知道蓝忘机在想什么,如果他知道的话,一定不会那么早就醒来的。

  有时候魏无羡觉得,蓝忘机这个醋吃的简直是莫名其妙。以至于往后的十几年里,蓝忘机都耿耿于怀。比绵绵那个十六年的醋都有过之而无不及,让他猝不及防。

抱走我家舒华

睡前突发的灵感(十一)

文笔很渣,多多担待。


现在网络上有许多的女主播,有不少人都被她们的美色所迷惑,叶舒华就是其中的一个。她拜倒在了一个叫徐穗珍的女主播的石榴裙之下。


这个徐穗珍真的是长的又漂亮,又会跳舞。可以说是碎花APP上最好的女主播,而且还不贪钱。不过有很多人都说徐穗珍本人很丑,只是化妆比较厉害。


叶舒华费了不少的人力和财力才搞动了徐穗珍的电话和微信,又费了半天的力气才让徐穗珍答应和自己见面。


一想到要见到女神了,叶舒华晚上还洗了一下自已很久没洗的头。早上天还没亮就醒了,化一个完美的妆,正打算出门。


突然想起来了前几天的一个主播某碧萝殿下。万一徐穗珍真的是个照片呢?但又一想,徐穗...

文笔很渣,多多担待。


现在网络上有许多的女主播,有不少人都被她们的美色所迷惑,叶舒华就是其中的一个。她拜倒在了一个叫徐穗珍的女主播的石榴裙之下。


这个徐穗珍真的是长的又漂亮,又会跳舞。可以说是碎花APP上最好的女主播,而且还不贪钱。不过有很多人都说徐穗珍本人很丑,只是化妆比较厉害。


叶舒华费了不少的人力和财力才搞动了徐穗珍的电话和微信,又费了半天的力气才让徐穗珍答应和自己见面。


一想到要见到女神了,叶舒华晚上还洗了一下自已很久没洗的头。早上天还没亮就醒了,化一个完美的妆,正打算出门。


突然想起来了前几天的一个主播某碧萝殿下。万一徐穗珍真的是个照片呢?但又一想,徐穗珍也没她刷礼物,就算她真的不好看,自己也没有什么吃亏的。


到了两个人约定的地方,茫茫的人海之中第一眼就看见了那个红头发的女人。叶舒华觉得她是一个显眼的存在。


徐穗珍抬起头来“你是叶舒华吧。”

“你好,徐穗珍是我。”艹,网上哪几个人说徐穗珍多的丑的,自己真应该宰了她。叶舒华差一点就气死了。


叶舒华在徐穗珍低下头时候拍了一张她的照片,发在了碎花APP上并配上文字:“碎花一姐现在是我女朋友。”

君勿念

前路浩浩荡荡,万事尽可期待

前路浩浩荡荡,万事尽可期待

小八糖饼站

作品名:茶啊二中

星级:10

推荐理由:每次看,都会想到自己转学的时候。很怀念与同学们在一起的日子。有快乐,有悲伤。每次看都会泪崩。强推,制作好,后期好。

作品名:茶啊二中

星级:10

推荐理由:每次看,都会想到自己转学的时候。很怀念与同学们在一起的日子。有快乐,有悲伤。每次看都会泪崩。强推,制作好,后期好。

玄奕
不乱于心,不困于情,不畏将来,...

不乱于心,不困于情,不畏将来,不念过往,如此,安好。

不乱于心,不困于情,不畏将来,不念过往,如此,安好。

墨影恒
又双叒叕是炒面!我爱炒面!!!

又双叒叕是炒面!我爱炒面!!!

又双叒叕是炒面!我爱炒面!!!

最近迷上椿梓的洋洋

兄弟战争【椿×梓】【四】

     晚上,烟雾缭绕的浴室……

     梓一个人坐在浴缸里思考娇喘的干音该怎么办,突然浴室的门打开,围着一条浴巾的椿走进来,摘了浴巾坐到他对面,梓抬眼看着他,椿立马用一种可怜兮兮的语气说“我们好久没有一起洗澡了……”梓叹了口气不在看他。

     椿在对面托腮看着他发呆,手不由自主的抬起轻抚他的脸颊,梓猛地站起来低头看着他,椿也站起来拿起旁边的毛巾说到“我帮你擦背吧。”

     梓背...

     晚上,烟雾缭绕的浴室……

     梓一个人坐在浴缸里思考娇喘的干音该怎么办,突然浴室的门打开,围着一条浴巾的椿走进来,摘了浴巾坐到他对面,梓抬眼看着他,椿立马用一种可怜兮兮的语气说“我们好久没有一起洗澡了……”梓叹了口气不在看他。

     椿在对面托腮看着他发呆,手不由自主的抬起轻抚他的脸颊,梓猛地站起来低头看着他,椿也站起来拿起旁边的毛巾说到“我帮你擦背吧。”

     梓背对着椿坐在板凳上,椿看着梓洁白的后背,用手轻轻摸上去“噫呀!”梓惊呼一声回头看他,椿歪歪脑袋有些尴尬的咧了咧嘴,用毛巾一下一下的帮梓擦着背“你一直在想什么?”椿问道“今天的事……”梓说着回过头看着椿“你觉得接那几个工作……”看着没戴眼镜,头发上还挂着水珠,因为蒸汽而红扑扑的梓的脸,椿猛地一硬轻轻贴近梓的耳朵,小声到“我觉得挺好的……”每说一个字就有一口热气喷在梓的耳廓上,梓整个人僵在原地,纯变本加厉的轻轻含住他的耳垂,柔声说到“梓……我想抱你……”

     梓猛地站起身,抓起旁边的浴巾围在腰上“我洗好了,先走了”说完便走出了浴室,恰巧路过浴室门口的右京看见他问道“头发为什么不吹干?”梓却快速的略过了他径直走回了房间,当椿回到房间的时候,梓已经假装睡着了,椿看着梓的后背,轻轻叹了口气,嘴里小声嘟囔着“太快了吗?总有一天是我的……”

     第二天在公司里,梓因为昨天没有吹头发,有些头疼,录音的时候声音完全不对,少女在录音棚看着他说到“其他暂且不说,昨天的干音没有交,我还以为你可以现场配,没想到就是这种效果,太让我失望了……”梓的耳朵里在滋滋作响,什么也听不到,眼前一切都模模糊糊的,随后眼前一黑倒在了地板上。

     少女看着昏倒在地的梓,整个人呆了结结巴巴的说“我……是我说到……太……太重了吗……我……我……”椿推开少女冲上前去,抱起梓朝少女大吼“快叫救护车!”

     医院里……

     梓躺在病床上,椿坐在旁边用蘸水棉签为他轻轻的润着嘴唇,少女站在旁边和医生交流片刻,走向椿“对……对不起……我……我不知道他有……”椿抬手打断少女的话说到“出去……”少女抬头看了看他又垂下眼膜说到“那……配音的事我先退掉几个,你……他……好好修养……”说完少女就走出了房间,房间里就剩下椿梓两个人……

     椿紧紧握住椿没有打点滴的手,眼里有眼泪在转,用有些哽咽的声音小声说到“为什么……为什么是你……我宁愿是我……”

     梓醒了之后,被各方要求在医院观察一段时间,而被批了假期的椿则顺理成章的留下来照顾他,梓坐在床上一边看书一边打吊瓶,椿坐在旁边为他切苹果,然后拿牙签扎着苹果喂到梓嘴里,梓抬手说到“你不用这样,我可以自己照顾自己”椿放下手里的果盘,站起来亲了亲梓的额头说到“你先在这里躺着,我去接水帮你擦身体……”然后快步走进了病房的卫生间。

     看着椿的背影,梓轻轻低下头……

     我们之间……是没有可能的……

抱走我家舒华

叶总如何把女友追到手(中二)

文笔很渣,多多担待。


吃晚饭的时候小孩好像特别的高兴,一直不停的在给徐穗珍夹菜。徐穗珍看着面前像小山一样高的食物,差点笑出声来。


转头看向叶妈妈,徐穗珍还是觉得这个笑容太惊悚了,如果没有耳朵的话,徐穗珍特别害怕叶妈妈的嘴角会咧到后脑勺。


“穗珍啊!你和舒华是什么时候认识的。”叶妈妈开口问道。

 “一个月前的时候…妈。”来的时候。叶舒华已经把叶妈妈要问的问题都对过一遍了。但这声妈叫的还有点别扭。


但叶妈妈 并不在意,反而还笑的更开心了。


徐穗珍在桌子底下踢了一下叶舒华的脚。叶舒华自然明白徐穗珍又被自己老妈的笑容给吓到了。


“妈,我们两个人...

文笔很渣,多多担待。


吃晚饭的时候小孩好像特别的高兴,一直不停的在给徐穗珍夹菜。徐穗珍看着面前像小山一样高的食物,差点笑出声来。


转头看向叶妈妈,徐穗珍还是觉得这个笑容太惊悚了,如果没有耳朵的话,徐穗珍特别害怕叶妈妈的嘴角会咧到后脑勺。


“穗珍啊!你和舒华是什么时候认识的。”叶妈妈开口问道。

 “一个月前的时候…妈。”来的时候。叶舒华已经把叶妈妈要问的问题都对过一遍了。但这声妈叫的还有点别扭。


但叶妈妈 并不在意,反而还笑的更开心了。


徐穗珍在桌子底下踢了一下叶舒华的脚。叶舒华自然明白徐穗珍又被自己老妈的笑容给吓到了。


“妈,我们两个人吃饱了就先回房间里去了。”

“去吧,去吧,你们小两口打情骂俏我是不会打扰你们的。”

“你妈是不是误会我们了?”

“没事儿就让她误会去吧,反正你现在是我媳妇。”


看着叶舒华赖皮的样子,徐穗珍猛地掐了一下自己的人中。很想给她一拳,但是一想到生意还是默默的忍了下去。


不得不说在叶舒华这儿待的还不错。几天到让他看见了叶舒华平时不为人知的一面。徐穗珍觉得挺可爱的。


有时候手里的香肠被家里的小狗抢走了。还会和家里的小狗生大半天的气。一生气了就会往徐穗珍怀里钻。那委屈的样子让徐穗珍都不忍直视。


“欧尼我喜欢你,和我在一起可以吗?”叶舒华经常会和徐穗珍深情的告白。引徐穗珍似乎对叶舒华一直都是不冷不热的状态。


今天是在叶舒华家里的最后一天了。因为徐穗珍当初答应叶舒华只和她回家一个星期。晚上徐穗珍坐在房间里收拾着东西。叶舒华突然推开门走了进来。还带着满满的酒气。


“舒华呀,你怎么喝这么多酒?”

叶舒华没有回答徐穗珍,反而看上了地上的行李。


“欧尼,这么着急走吗?这么不想在我这里继续待下去了吗?”

“舒华你误会了。咱们两个人约定的时间是一个星期,现在一个星期到了,我得赶回公司去了。回去我还要好多工作要做呢。”

“欧尼如果不是为了生意你会答应和我在一起吗?”


徐穗珍沉默了。承认这一个星期和这个小孩儿的相处。自己确实有点儿喜欢上她了。正寻思着要怎么回答。


叶舒华突然把自己扑倒在了床上。


无柳先生

快新短篇2


我把他藏在梦里。可我的梦太黑,他一害怕就哭,他一哭我就醒了。我只好放他离开,他却紧紧抓着我的胳膊,于是我们都哭了。


“工藤,还在值班啊?不是,你今天不休息吗?”


高木疑惑的看了看值班表,端着刚泡好的咖啡回到自己的办公桌上,


“哦,我那个,有个案子还,”工藤把一沓卷宗拉过来,在桌子上竖起来磕了磕,

“在家里没法集中思绪。”


高木了然的点点头,也没在说什么,嘬了两口咖啡就继续工作了。


工藤在心里叹了口气。

随手翻了翻,发现还真有个谋杀案,刚昨天送来的...


我把他藏在梦里。可我的梦太黑,他一害怕就哭,他一哭我就醒了。我只好放他离开,他却紧紧抓着我的胳膊,于是我们都哭了。































“工藤,还在值班啊?不是,你今天不休息吗?”


高木疑惑的看了看值班表,端着刚泡好的咖啡回到自己的办公桌上,


“哦,我那个,有个案子还,”工藤把一沓卷宗拉过来,在桌子上竖起来磕了磕,

“在家里没法集中思绪。”


高木了然的点点头,也没在说什么,嘬了两口咖啡就继续工作了。


工藤在心里叹了口气。

随手翻了翻,发现还真有个谋杀案,刚昨天送来的,说是已经出警了,不知道进展如何。






























“鹤田小姐,我想我说的够清楚了”


黑羽快斗重重的把自己砸在老板椅背上,他有些烦躁的揉着额头,“我不打算合作”


“黑羽,你是生意人,要掂量哪边利益大不是吗”鹤田端庄的坐在一边的待客椅上,“我手里还压着两个项目…”


鹤田看黑羽直直的盯着自己,说是面无表情,却又能从中看出不耐烦。她抿了抿红唇,还想说下去,黑羽蹭的站了起来,踱步到落地窗,


“别扯开话题好吗?”



“鹤田小姐,”



“我有喜欢的人了。”



房间里沉寂下来,


黑羽背对着她站着,肩膀上是余晖的光。


鹤田的红唇张合了几下,终于,她鼓起勇气般站了起来,


“您,说真的吗?”坚强如她,声音还是控制不住的颤抖,


她说,“您”。








想起那个“怪盗基德”时代,不管男女老少,都有对那个白衣怪盗“趋之若鹜”。尽管他是贼,但是他却不似贼那般若过街老鼠。


他华丽,他骄傲,他如众星捧月。


因着绅士的举止,魔法一样的偷盗,怪盗基德这个名号无人不知。


一场偷窃案会比一个明星的演唱会还要爆满。



可有一个女孩子,不这么想。她觉得世界疯了,人们怎么能去信仰一个用戏法粉饰的强盗?






这个叫做鹤田的女生,她一直很努力的脱离父亲的压迫,她想做一名警察,锄强扶弱。









被杀人犯挟持的时候,鹤田几乎抱着必死的决心。她想,自己救了俩个人质,死自己一个似乎也值得的。




就在枪响的那一刻,鹤田睁开眼发现自己还活着。


黑羽一袭白衣,捂着血染的胳膊。
























“喂,”

“啊,是。”

“高木,你的车借我一下”工藤把乱纷纷的卷宗随便整理了一下,迈出一步又返回来拿上棕色外套。

“怎么了,这么着急?”工藤接过车钥匙,“目暮警官找我。”


高木伸着脖子看飞快消失在门口的人,又低下头继续工作。








我囚禁在牢笼里,铁杆上爬满荆棘。

他伸出血肉淋漓的胳膊,我都替他疼,他却对我笑。

“里面那么冷,出来玩儿好不好。”












栾尘

非月怎么可以这么主动!

非月怎么可以这么主动!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