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张岱

16409浏览    376参与
明代文学bot

【投稿】


食品不加盐醋而五味全者,为蚶、为河蟹。河蟹至十月与稻梁俱肥,壳如盘大,坟起,而紫螯巨如拳,小脚肉出,油油如螾蜒 。掀其壳,膏腻堆积,如玉脂珀屑,团结不散,甘腴虽八珍不及。

一到十月,余与友人兄弟辈立蟹会,期于午后至,煮蟹食之,人六只,恐冷腥,迭番煮之。从以肥腊鸭、牛乳酪。醉蚶如琥珀,以鸭汁煮白菜如玉版。果瓜以谢橘、以风栗、以风菱。饮以玉壶冰,蔬以兵坑笋,饭以新余杭白,漱以兰雪茶。由今思之,真如天厨仙供,酒醉饭饱,惭愧惭愧。


——张岱《陶庵梦忆·蟹会》


【投稿】


食品不加盐醋而五味全者,为蚶、为河蟹。河蟹至十月与稻梁俱肥,壳如盘大,坟起,而紫螯巨如拳,小脚肉出,油油如螾蜒 。掀其壳,膏腻堆积,如玉脂珀屑,团结不散,甘腴虽八珍不及。

一到十月,余与友人兄弟辈立蟹会,期于午后至,煮蟹食之,人六只,恐冷腥,迭番煮之。从以肥腊鸭、牛乳酪。醉蚶如琥珀,以鸭汁煮白菜如玉版。果瓜以谢橘、以风栗、以风菱。饮以玉壶冰,蔬以兵坑笋,饭以新余杭白,漱以兰雪茶。由今思之,真如天厨仙供,酒醉饭饱,惭愧惭愧。


——张岱《陶庵梦忆·蟹会》


明代文学bot

【投稿】


乳酪自驵侩为之,气味已失,再无佳理。余自豢一牛,夜取乳置盆盎,比晓,乳花簇起尺许,用铜铛煮之,瀹兰雪汁,乳斤和汁四瓯,百沸之。玉液珠胶,雪腴霜腻,吹气胜兰,沁入肺腑,自是天供。或用鹤觞花露入甑蒸之,以热妙;或用豆粉搀和,漉之成腐,以冷妙;或煎酥,或作皮,或缚饼,或酒凝,或盐腌,或醋捉,无不佳妙。而苏州过小拙和以蔗浆霜,熬之、滤之、钻之、掇之、印之,为带骨鲍螺,天下称至味。其制法秘甚,锁密房,以纸封固,虽父子不轻传之。


——张岱《陶庵梦忆·乳酪》

【投稿】


乳酪自驵侩为之,气味已失,再无佳理。余自豢一牛,夜取乳置盆盎,比晓,乳花簇起尺许,用铜铛煮之,瀹兰雪汁,乳斤和汁四瓯,百沸之。玉液珠胶,雪腴霜腻,吹气胜兰,沁入肺腑,自是天供。或用鹤觞花露入甑蒸之,以热妙;或用豆粉搀和,漉之成腐,以冷妙;或煎酥,或作皮,或缚饼,或酒凝,或盐腌,或醋捉,无不佳妙。而苏州过小拙和以蔗浆霜,熬之、滤之、钻之、掇之、印之,为带骨鲍螺,天下称至味。其制法秘甚,锁密房,以纸封固,虽父子不轻传之。


——张岱《陶庵梦忆·乳酪》

戏

少为纨绔子弟,极爱繁华,好精舍,好美婢,好娈童,好鲜衣,好美食,好骏马,好华灯,好烟火,好梨园,好鼓吹,好古董,好花鸟,兼以茶淫橘虐,书蠹诗魔,劳碌半生,皆成梦幻。


年至五十,国破家亡,避迹山居,所存者破床碎几,折鼎病琴,与残书数帙,缺砚一方而已。布衣蔬食,常至断炊。回首二十年前,真如隔世。


——张岱《自为墓志铭》

少为纨绔子弟,极爱繁华,好精舍,好美婢,好娈童,好鲜衣,好美食,好骏马,好华灯,好烟火,好梨园,好鼓吹,好古董,好花鸟,兼以茶淫橘虐,书蠹诗魔,劳碌半生,皆成梦幻。


年至五十,国破家亡,避迹山居,所存者破床碎几,折鼎病琴,与残书数帙,缺砚一方而已。布衣蔬食,常至断炊。回首二十年前,真如隔世。


——张岱《自为墓志铭》

蛮酱家的银次

温一壶月光下酒,煮一杯白雪入茶

https://mp.weixin.qq.com/s/CIp-MRjP7DgRDt53giPDiA 读到《湖心亭看雪》,就想写一些什么,于是就有了这篇文章。

三天大雪,临夜时分,一抹清雅的笔墨,一处西湖的美景,一点游湖的雅趣,一份绝世的孤傲。此情、此景,著名文学家张岱独享那只属于自己的痴情。暑夏正浓,午后艳阳,一篇旷世小品文,一面豁达通透心境,一些温婉才情,一回悦读感悟。让我们相约晚明湖心亭,在书中消暑,在暑气中品雪。

链接如上↑↑↑配有录音,闲暇时可以来听听看噢~☺️

https://mp.weixin.qq.com/s/CIp-MRjP7DgRDt53giPDiA 读到《湖心亭看雪》,就想写一些什么,于是就有了这篇文章。

三天大雪,临夜时分,一抹清雅的笔墨,一处西湖的美景,一点游湖的雅趣,一份绝世的孤傲。此情、此景,著名文学家张岱独享那只属于自己的痴情。暑夏正浓,午后艳阳,一篇旷世小品文,一面豁达通透心境,一些温婉才情,一回悦读感悟。让我们相约晚明湖心亭,在书中消暑,在暑气中品雪。

链接如上↑↑↑配有录音,闲暇时可以来听听看噢~☺️

熊猫切片面包
写之前豪情壮志,写到一半丑到想...

写之前豪情壮志,写到一半丑到想放弃,最后还是打算混个更新。

还要再练再写qwq希望大佬们口下留情轻点骂我

“蜀人张岱,陶庵其号也。少为纨袴子弟,极爱繁华,好精舍,好美婢,好娈童,好鲜衣,好美食,好骏马,好华灯,好烟火,好梨园,好鼓吹,好古董,好花鸟,兼以茶淫橘虐、书蠹诗魔,劳碌半生,皆成梦幻。

年至五十,国破家亡,避迹山居,所存者,破床碎几,折鼎病琴,与残书数帙,缺砚一方而已。布衣疏食,常至断炊。回首二十年前,真如隔世。”

写之前豪情壮志,写到一半丑到想放弃,最后还是打算混个更新。

还要再练再写qwq希望大佬们口下留情轻点骂我

“蜀人张岱,陶庵其号也。少为纨袴子弟,极爱繁华,好精舍,好美婢,好娈童,好鲜衣,好美食,好骏马,好华灯,好烟火,好梨园,好鼓吹,好古董,好花鸟,兼以茶淫橘虐、书蠹诗魔,劳碌半生,皆成梦幻。

年至五十,国破家亡,避迹山居,所存者,破床碎几,折鼎病琴,与残书数帙,缺砚一方而已。布衣疏食,常至断炊。回首二十年前,真如隔世。”

故里遗棠

【史同】湖心亭看雪

"是你。"


下了舟,毳衣揽尽周遭风雪,最初的寒意却在目光撞见眼前白衣青年时烟消云散。愣了半晌,灵台被不知是惆怅还是悲凉,欣喜抑或愤恨的情绪占据。黄梁一梦邪 ?色相皆空耶 ?他不知道。


雪突然大了, 苍凉的一片,在夜色中子然寂寥。

闻言, 面前人举杯的手略微一顿,随即转过头来,长发随落雪飘扬,仍是当年丰神俊朗的模样,眉目似可入画。


"宗子 ,你怎来了?”这声音像双无形的手,将他尘封的忆撕开,露出里头交杂着繁华与萧条的景。


他阖了目,像是关上了一扇门,生生将自己与这尘世落雪相隔绝。记忆...



"是你。"


下了舟,毳衣揽尽周遭风雪,最初的寒意却在目光撞见眼前白衣青年时烟消云散。愣了半晌,灵台被不知是惆怅还是悲凉,欣喜抑或愤恨的情绪占据。黄梁一梦邪 ?色相皆空耶 ?他不知道。


雪突然大了, 苍凉的一片,在夜色中子然寂寥。

闻言, 面前人举杯的手略微一顿,随即转过头来,长发随落雪飘扬,仍是当年丰神俊朗的模样,眉目似可入画。


"宗子 ,你怎来了?”这声音像双无形的手,将他尘封的忆撕开,露出里头交杂着繁华与萧条的景。


他阖了目,像是关上了一扇门,生生将自己与这尘世落雪相隔绝。记忆里,似乎也有这样一场雪,堆银砌玉,落满他的整个过往流年。


记忆里的少年,未曾识得哀愁,未曾以陶庵为号。记忆里他也是极爱繁华,好精舍,好美婢,好娈童,好鲜衣,好美食,好骏马,好华灯,好烟火,好梨园,好鼓吹,好古董,好花鸟……


“我如何不能来? ”本是极清冷的面容,卓然胜于谪仙,此刻唇边却生生攒出一点笑意,映三成月色,显十分凄清,"说起来,我一直想问问你,那时候,我家国破灭山河消亡,而你亲手覆得皇权,你在想些什么。  ”


那时候,你有没有想到我。


那人原本已将头偏了回去,就着浊酒看山河共寂,此刻听到他最后一句话,又缓缓望了回来,眉头蹙着。


几乎微不可察。


不知怎的,张岱突然觉得,自己这须臾数十年,活成了个笑话。前半生鲜衣怒马也好,纨绔不羁也罢,悉数在遇见眼前这人之后,被业火烧成了一把灰。灰烬仍埋在胸口,仿佛是为了纪念曾经的年少轻狂。然后,捧了一颗真心去学会爱人。可后来呢,繁华一朝倾灭, 盛世迟暮不回。他被逼着,不得不恨重前深爱的人,伪出落拓模样,将心挖下来假装放血疗伤。


终究是你负了我。


可直到今日重逢,他适才惊觉从前剜心处重新长出了血肉,他听见那重生的声音,清晰得犹如此刻雪落。


 "张岱,”只见那人拾了首,落了满头的雪籽顺着同为皓色的衣襟簌簌而下,哑然唤他名姓道,"是我毁了你的大明江山,亡了你的家国天下。"


“于情于理,你该恨我。"





"崇祯五年十二月,余住西湖。大雪三日,湖中人鸟声俱绝。是日更定矣,余拏一小舟,拥毳衣炉火,独往湖心亭看雪。雾凇沆砀,天与云与山与水,上下一白。湖上影子,惟长堤一痕、湖心亭一点、与余舟一芥、舟中人两三粒而已。"








初稿落笔于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夜

叶汀芷

张宗子在诗里写,“行吟在泽畔,吾将见吾畴。”明面上的畴类显然是屈子,“屈原既放,游于江潭,行吟泽畔,颜色憔悴,形容枯槁“;而除了早已投江的古人以外,他当然还有别的、在水中逝去的朋友。

那首诗的下文是:“幸不惭死友,此心何所求。”幸不,看起来像是后话,然而或远或近的死友都已故去了,他还活着,并将继续活下去。此时他却在说不惭,好像是很坦荡的,像在追和祁世培的绝命诗时写的:“十五年后死,迟早应不异。”赵氏孤儿的故事里,程婴说死易立孤难,对于张宗子而言,是死易,而著书难。

死是无益之死,生是有愧之生。在做出了抉择以后,他的同畴究竟是谁呢——既然他自己也热衷于“易代如试金石”的说法,生死的抉择判然,...

张宗子在诗里写,“行吟在泽畔,吾将见吾畴。”明面上的畴类显然是屈子,“屈原既放,游于江潭,行吟泽畔,颜色憔悴,形容枯槁“;而除了早已投江的古人以外,他当然还有别的、在水中逝去的朋友。

那首诗的下文是:“幸不惭死友,此心何所求。”幸不,看起来像是后话,然而或远或近的死友都已故去了,他还活着,并将继续活下去。此时他却在说不惭,好像是很坦荡的,像在追和祁世培的绝命诗时写的:“十五年后死,迟早应不异。”赵氏孤儿的故事里,程婴说死易立孤难,对于张宗子而言,是死易,而著书难。

死是无益之死,生是有愧之生。在做出了抉择以后,他的同畴究竟是谁呢——既然他自己也热衷于“易代如试金石”的说法,生死的抉择判然,生者很难再与死者并列;而相比于另一些苦节的生者,似乎比死者更让他感到鲜明的愧怍,譬如《闻余若水先生苦节志愧》的诗,余若水不入城市,不剃发,孤身一人,其后辈也无意新朝功名;反观自己,剃发入城,“二妾老如猿,仅可操井臼。……儿辈慕功名,撇我若敝帚。”

这是他的愧,不是他的行差踏错。事实上,在时人的观念中,苦节从来不是唯一的判断标准,身在异族暴政治下,却保有日常生活中的风雅与精赏,也可以成为另一种形式的“节”,而不是用来攻讦的话柄,大类凄风苦雨中闲庭信步。而张宗子的生活虽然远远谈不上沉湎声色式的风情,反而近似于自苦自虐,但他的困窘不出于自身抉择,只是无可奈何之下的不得已,从心境上看,他在书写贫困日常生活的字里行间流露出的,亡国情怀以外的风流风情,便足以证明他究竟是什么人的同畴。

忠孝大节之士,不废风情如此。


叶汀芷

张宗子的用典本质上终究算是一种富贵文人的情趣。用典,在刘勰,是“文章之外,据事以类义,援古以证今”,要么“略举人事,以征义者也”,要么“全引成辞,以明理者也”,益处在于“捃摭经史,华实布濩,因书立功,皆后人之范式”。就像T·S·艾略特所言,即使在一个诗人最成熟的时期,“他作品中,不仅最好的部分,就是最个人的部分,也是他的前辈诗人最有力地表现他们的不朽的地方”,诗人的前进是不断归附更有价值的东西。不过对于张宗子,这种习惯未必就是对于”有价值“东西的归依。

瑯嬛,他拿这个词命名自己的总集和生圹,典故源于晋人张华偶入仙人的藏书洞府“琅嬛福地”得见奇书秘笈的异闻,可见他对...

张宗子的用典本质上终究算是一种富贵文人的情趣。用典,在刘勰,是“文章之外,据事以类义,援古以证今”,要么“略举人事,以征义者也”,要么“全引成辞,以明理者也”,益处在于“捃摭经史,华实布濩,因书立功,皆后人之范式”。就像T·S·艾略特所言,即使在一个诗人最成熟的时期,“他作品中,不仅最好的部分,就是最个人的部分,也是他的前辈诗人最有力地表现他们的不朽的地方”,诗人的前进是不断归附更有价值的东西。不过对于张宗子,这种习惯未必就是对于”有价值“东西的归依。

瑯嬛,他拿这个词命名自己的总集和生圹,典故源于晋人张华偶入仙人的藏书洞府“琅嬛福地”得见奇书秘笈的异闻,可见他对这位以博物著称的先祖的仰慕与追从——虽然今人考据中对张岱家族谱系意见不一,一般也只能追溯至南宋张浚,但他的《和命子》诗自述家世,上溯到晋张华乃至汉张良,至少是他自己心理上对家族光荣历史的某种确认,由此而言,琅嬛异闻确乎成为了他的青箱家学。

而他对“异闻”的运用也是独特的,因为这些异闻出现时,往往并不具备什么重要的传情达意作用。更不是为了要借助晦涩的典故来让诗作的内涵含糊不清,譬如“日是麒麟蚀,灰为鳌足存”,又譬如“昔日夷齐尽出山,鶡旦求明今反舌“:前者纯写海景,看不出也似乎不必看出更多的寄托;后者写遗民变节,然而相对鲜见的“鶡旦”却并不起到掩饰心迹的作用。对于张宗子而言,用典,尤其是稀奇的典故,起到的并非建屋架梁的作用,而只是陈列在博古架上的珍玩,成为富贵文人的情趣佐料,成为奢靡的晚明纨绔生活中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实在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


东泽

在努力学习上色……完成度很低

p2和3是张岱,被朋友喂了安利当头扎坑

在努力学习上色……完成度很低

p2和3是张岱,被朋友喂了安利当头扎坑

明代文学bot

天启六年十二月,大雪深三尺许。晚霁,余登龙山,坐上城隍庙山门,李岕生、高眉生、王畹生、马小卿、潘小妃侍。

万山载雪,明月薄之,月不能光,雪皆呆白。坐久清冽,苍头送酒至,余勉强举大觥敌寒,酒气冉冉,积雪欱之,竟不得醉。

马小卿唱曲,李岕生吹洞箫和之,声为寒威所慑,咽涩不得出。三鼓归寝。马小卿、潘小妃相抱从百步街旋滚而下,直至山趾,浴雪而立。余坐一小羊头车,拖冰凌而归。

——张岱《陶庵梦忆·龙山雪》

天启六年十二月,大雪深三尺许。晚霁,余登龙山,坐上城隍庙山门,李岕生、高眉生、王畹生、马小卿、潘小妃侍。

万山载雪,明月薄之,月不能光,雪皆呆白。坐久清冽,苍头送酒至,余勉强举大觥敌寒,酒气冉冉,积雪欱之,竟不得醉。

马小卿唱曲,李岕生吹洞箫和之,声为寒威所慑,咽涩不得出。三鼓归寝。马小卿、潘小妃相抱从百步街旋滚而下,直至山趾,浴雪而立。余坐一小羊头车,拖冰凌而归。

——张岱《陶庵梦忆·龙山雪》

明代文学bot

击唾不知缺,伤心伏枥歌。

青眸夜不合,白发岁偏多。

何地何天去,如痴如醉过。

蘧蘧守一榻,但梦宋山河。


——张岱《听太常弹琴和诗十首·其十》

击唾不知缺,伤心伏枥歌。

青眸夜不合,白发岁偏多。

何地何天去,如痴如醉过。

蘧蘧守一榻,但梦宋山河。


——张岱《听太常弹琴和诗十首·其十》

堂前旧客
莫说相公痴,更有痴似相公者!...

莫说相公痴,更有痴似相公者!

——《湖心亭看雪》张岱

莫说相公痴,更有痴似相公者!

——《湖心亭看雪》张岱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