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张峻豪

170.8万浏览    39108参与
麦子想长高

  这个合集就是先拿来试试水的,我刚开始写文,也还没尝试过连续的那种长篇,所以就想写一篇更贴近我们自己现实生活的校园文,还是希望老福特能给我的流量

  这个合集就是先拿来试试水的,我刚开始写文,也还没尝试过连续的那种长篇,所以就想写一篇更贴近我们自己现实生活的校园文,还是希望老福特能给我的流量

月亮坊_

顺极/极顺|《普通朋友》

  现背 he 4k+

  

  🈲️上升蒸煮🈲️上升蒸煮🈲️上升蒸煮

  

  ——

  

  《普通朋友》


1.

        上完舞蹈课就来拍物料,确实是压榨。成员们说着“老师辛苦了”,勾肩搭背的走出练习室。

        张峻豪换下扮演游戏角色的衣服,大腿酸胀的痛感隐隐约约,他敲敲腿,心里暗骂公司的拍摄计划不合理。......


  现背 he 4k+

  

  🈲️上升蒸煮🈲️上升蒸煮🈲️上升蒸煮

  

  ——

  

  《普通朋友》


1.

        上完舞蹈课就来拍物料,确实是压榨。成员们说着“老师辛苦了”,勾肩搭背的走出练习室。

        张峻豪换下扮演游戏角色的衣服,大腿酸胀的痛感隐隐约约,他敲敲腿,心里暗骂公司的拍摄计划不合理。


        得了,买瓶冰水急救一下吧。张峻豪伸进冷藏柜里的手一顿,脑海中浮现一个名字,张极。

        舞蹈课上完,还叫来所有人一起练了体能,强度不小,张极有跟腱炎,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好像拍摄完就没见到他。

        张峻豪拿起两瓶冰水,轻车熟路的拐到李总办公室。


        “啪唧!”张峻豪打开大灯,走进办公室。

        角落里传来一句“我服了呀”,声音有点哑,带着点撒娇的语气。


        真的在这。


        张峻豪笑笑,转身关上灯:“格里芬怎么在这睡觉耶?”

        “还不允许你老汉睡觉了吗?”张极躺在沙发上,喷完定型喷雾的头发乱翘着。

        “脚怎么样?”

        “就那样,又好不了。”张极缩回右脚,压在左腿膝盖下。

        “敷一下,应该能好点。”张峻豪朝他扔了一瓶水,“我找我们班体尖问的,不信算了哈。”

        “哟,我们阿顺长大了,会孝敬爸爸了。”张极把脚踝放在水瓶上,前后滚动瓶身,按摩跟腱。

        “你痛要说啊。刚刚练体能不说,我发现了问你也不说,真就自己忍着啊,炎症加重了怎么办……”张峻豪坐在茶几上叨个不停。


        张极睁开眼,黑漆漆的环境让人莫名安心,他扭头看向张峻豪,脚踝的温度提醒他,有人在意他。

        只有张峻豪发现了吧。


        “哎呀,晚上回宿舍找药涂一下就好了。”张极打断他,伸出手指,戳戳张峻豪破洞裤上外露的皮肤。

        “嘶……我没怪你。我只是说,有什么事别在心里憋着,可以跟我说啊。像什么脚疼啦,跳不好舞啦……”

        “好。”张极看着张峻豪摇头晃脑,滔滔不绝,只觉得他可爱。


        还是小孩,装什么大人。


        很早以前所有人都填过问卷,需要成员互评。有个问题是“当他做什么事时,感觉他长大了”,张极填张峻豪的问卷,直接把这个问题划掉了。

        是张峻豪在张极心里永远长不大,还是张极希望张峻豪永远长不大。

        这个问题,张极也不知道答案。


2.

        上次答应张峻豪的事,张极没忘,每天都在践行。

        训练完跟张峻豪抱怨累死啦,放学跟张峻豪吐槽数学怎么这么难啦……

        张峻豪倒是很乐意当他的情绪垃圾桶,甚至提出晚上要连麦学习,理由是张极看起来很闲。

        

        “张极?张极!”张峻豪看着屏幕那边叼着笔发呆的张极,忍不住叫他。

        “啊?”张极回过神,“有点太累了。”

        

        重庆的夏天是无尽的,夜晚应该会有一群人在嘉陵江旁钓鱼,会有一些人登上高楼看星星,会有一些人在火锅店里碰杯。

        书桌前没法感受夏日的热烈。


        “出去玩吗?”张极盯着窗外。

        张峻豪看了眼桌上的试卷,和公司发的行程表,叹口气说:“骑车,我带你去个地方。”


        目的地是老城区的一条小巷,居民都是老人,这个时间点只有一间小便利店亮着灯。


        “嬢嬢,结账。”张峻豪把两包烟放在收银台上,拿出手机扫码。

        “这两包为什么不一样?”张极摆弄着烟盒。

        “味道不同。”


        张峻豪拆开一盒薄荷味爆珠,从口袋里掏出打火机,点燃一根夹在指尖,时不时吸上一口。

        行云流水的动作,让张极不得不怀疑张峻豪背着他干了多少事。


        作为养成系练习生,抽烟被拍到是相当于塌房的,容易葬送偶像的前路。作为高中生,抽烟会被处分。


        烦死了,条条框框这么多。

        张极越想越焦躁,拆开另一盒青柠味,抽出一根叼在嘴里,咬碎爆珠才想起来还没点,索性扶着张峻豪的肩膀,歪着脑袋,烟头对在一起借火。


        张峻豪抬眼,这个角度只能看到张极叼着烟的嘴,折角清晰的轮廓,还有打下一层阴影的睫毛。

        只能看到这么点,他也要疯了。张极,哥哥,张极,哥哥……


        张极一口接一口的抽,体验尼古丁带来的快感。

        确实能暂时忘记所有烦恼。张极仿佛看到学校不见了,时代峰峻也飞了,全世界只剩下他和张峻豪。


        张极吐出青柠味的烟,觉得有点腻,伸手去抢张峻豪的。

        “诶你……”

        “换下呗,尝尝味道嘛。”

       

        他看着张峻豪有些发红的耳朵,忍不住笑了。

        这么容易就害羞,小孩果然是小孩。


        “要是时间能一直停在这就好了。”

        “我已经长大了。”


        “知道了。”张极站起身,揉揉张峻豪的头,“你长大以后想干嘛?”

        “当一个rapper,也跳跳舞什么的。你呢?”

        “不知道,可能继续当idol,可能去唱歌。”

        “挺好的。”

        “那我们以后可能就不怎么见面了,像师兄们那样。”


        张峻豪噤声,气氛陷入微妙的沉默中,他深吸一口张极的烟,轻轻弹掉烟灰,好像那样就能把心里超出好友界限的想法一并消除。


        “我会经常去找你的。”

        “你发毒誓。”

        “我张峻豪,如果长大以后忘了张极,就天打五雷轰!”张峻豪朝天空比了个四,转头冲张极笑。


        要是能一直停在这一刻就好了。张极反复想。


3.

        对于那天晚上的放纵,天亮后两人都只字不提,上班时间上班,上学时间上学。

        他们会一起去楼梯间抽烟,半夜溜出来玩,在宿舍楼下黏黏糊糊,嘴里说着再这样我就不来找你了。


        “张极!”张峻豪从自行车兜里掏出两罐啤酒,朝张极挥手。


        张极小跑过去。幸好明天是休息日,要不然哪敢半夜在宿舍小区里喝酒。他这么想着,伸手接过一瓶,在草丛旁的椅子上坐下。


        “咔哒!”张极打开易拉罐,啤酒泡沫涌出,他慌忙用嘴去接。

        张峻豪看着他手忙脚乱的样子,止不住的笑。真是有点笨诶。

       

        “你那瓶给我吧,搞得脏脏的。”张峻豪递过另一瓶,“这瓶没有气泡。”

        张极一脸不屑的撬开易拉环,没想到真的没有泡沫溢出,扭头问张峻豪:“你怎么知道没有气泡?”

        “不告诉你。”张峻豪笑得更大声了。

        

        张极看着张峻豪笑得前仰后合,嘴角不自觉上扬。

        想喝同一听酒,还找个理由,哪里长大了,明明还是小孩。


        张峻豪单手捧着易拉罐,对着张极喝过的地方猛灌一口。


        这算间接接吻吗?这算间接接吻吧……

        脑子晕乎乎的,脚踩的水泥地也变成了棉花。

        原来张极的威力这么大,他真不该叫格里芬,应该叫威士忌。

        

        “你不会是一杯倒吧?”张极看着他的脸慢慢变红,忍不住上手捏了一下,“阿顺,叫声哥哥。”

        “哥……”张峻豪蹭蹭张极的手,烟雾缭绕在他们中间,增加了几分暧昧。


        张极没想到张峻豪喝了酒会这么听话,脑子里萌生出一些坏想法。


        “阿顺,再喝点。”

        “不要。”

        “那我先喝,你再喝,好不好?”

        “好。”


        张极往嘴里倒了一口酒,站起身,把张峻豪摁在椅子上,手扶住他的头,用舌尖撬开牙齿,把嘴里的酒全渡过去。


        “哥,我还没醉呢。”张峻豪勾起嘴角,脸上的红晕加重,“这酒,还真是进口的好喝。”

        “靠!你占我便宜啊!”张极想坐回原位,却被张峻豪抓住手,动弹不得。

        “明明是你在占我便宜。”

        “我真的服了啊……”


        张峻豪松开张极的手,他只觉得自己的脸和耳朵已经熟了。

        这可是初吻啊……

        他伸手摸摸张极吻过的地方,感觉心脏要跳出来了,赶紧灌几口酒压惊。


        “刚刚不是还很猖狂吗?现在就这么害羞啦?”张极放下易拉罐,双手揉着张峻豪的脸,时不时摸几下他的耳朵。


        张峻豪彻底说不出话了,被张极的气息再次占满的时候,他第一次体会到脑子里放烟花是什么感觉。

        如果说第一个吻是目的性的,侵略性的,那这第二个吻就是温柔的,缠绵的。


        “张峻豪,你跑不掉了。”张极喘着粗气,握住张峻豪的手。

        “我没跑呢。”张峻豪张开手指,他们十指相扣。


4.

        张峻豪一直想不明白,他和张极现在到底是什么关系。

        普通朋友?早就越界了。谈恋爱好像都要从告白开始,那也算不上恋人。

        这想法一直折磨张峻豪,搞得他每次看到张极都脸红心跳,为了正常工作只好避着张极。


        “张峻豪你干嘛一直躲我?”张极忍无可忍,用手肘把张峻豪抵在楼梯间门上。

        “没……没有啊。”

        “屁啊!明明一直在躲我,刚刚我挪到你旁边,你就走开了,什么意思啊?”

        

        太……太近了……张峻豪都不敢看张极,他只觉得像上次喝酒一样晕乎乎。


        “你脸怎么这么红。”张极捧起张峻豪的脸,“我什么都没做你害羞什么呀?”

        张峻豪拉下张极的手,轻轻吻了一下张极的嘴角,声音有些沙哑:“我在害羞这个。”

        张极的脑子被突如其来的吻打乱了,只能吐出几个音节,“啊……噢。”

        

        “张极,我喜欢你,跟我在一起好吗?”张峻豪牵起张极的手放在胸口,让张极感受他快爆炸的心脏。


        扑通……扑通……

        张极的心跳渐渐同频,语言系统只剩下呐喊声。这是在表白吗?这是在表白吧。啊啊啊啊!


        “好。”张极抱住张峻豪,“那你每天晚上都要来宿舍楼下陪我了。”

        “我求之不得呢。”


        张峻豪在张极心里永远是长不大的小孩,和小孩谈恋爱,他好像期盼很久了。

        长大后肯定会分道扬镳,管他呢,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现在先想想今晚和小孩去哪里玩吧。

  

  

  

  ———

  谢谢观看!

  彩蛋是小后续 捡手机文学

🥟饺子找不到啦~

【顺我】迷

  🚗🚗🚗🚗🚳挂了踢我

  

  

  

  

  

  mm:0720

  🚗🚗🚗🚗🚳挂了踢我

  

  

  

  

  

  mm:0720

兔子qisi🧀
南来北往,不辜负生活,不迷失方...

南来北往,不辜负生活,不迷失方向

      喜欢就订阅合集或点赞关注推荐不要白嫖我的图!!!


  ❗不许转载除LOF以外平台,如有违者,就花钱买我这个图😇


  二转标明出处

南来北往,不辜负生活,不迷失方向

      喜欢就订阅合集或点赞关注推荐不要白嫖我的图!!!


  ❗不许转载除LOF以外平台,如有违者,就花钱买我这个图😇


  二转标明出处

:鱼丸粗面…!

【豪涵】深入研究

     🔞🔞🔞🔞

     “小奶团 我爱你”


     深入研究 。

     🔞🔞🔞🔞

     “小奶团 我爱你”





     深入研究 。

兔子qisi🧀
生活不像电影,没有那么多的不期...

生活不像电影,没有那么多的不期而遇

      喜欢就订阅合集或点赞关注推荐不要白嫖我的图!!!


  ❗不许转载除LOF以外平台,如有违者,就花钱买我这个图😇


  二转标明出处

生活不像电影,没有那么多的不期而遇

      喜欢就订阅合集或点赞关注推荐不要白嫖我的图!!!


  ❗不许转载除LOF以外平台,如有违者,就花钱买我这个图😇


  二转标明出处

ze是桶装水(回归版)

明天我们考试,保佑我全过

  

我好像还没说过他们的年龄,我说一下

苏25    朱26

左25    邓25

极25    禹25

余25    童25

顺23    穆21


还有一些很重要的点我也要说

朱志鑫是孤儿,被一对老夫妇领养回家的,和苏新皓是邻居(这个我后面会单独写一章,包括朱志鑫为什么比张泽禹邓佳鑫大一岁还和他们同班)

张峻豪是单亲家庭,父亲经常酗/酒家/暴,......

明天我们考试,保佑我全过

  

我好像还没说过他们的年龄,我说一下

苏25    朱26

左25    邓25

极25    禹25

余25    童25

顺23    穆21


还有一些很重要的点我也要说

朱志鑫是孤儿,被一对老夫妇领养回家的,和苏新皓是邻居(这个我后面会单独写一章,包括朱志鑫为什么比张泽禹邓佳鑫大一岁还和他们同班)

张峻豪是单亲家庭,父亲经常酗/酒家/暴,母亲在他15岁是离/世,他在18岁出道开始打电竞,穆祉丞和他也是竹马(这个我后面也会单独写一章)

穆祉丞是单亲重组家庭,后爸对他很好,他在18岁时进了张峻豪的战队开始打电竞

张极家是书香世家,家教严格(所以不允许他在大学前谈恋爱)


最后就是他们十个之间的关系

苏航极余,留学时认识

苏极航顺,打游戏认识的,顺给另外三个当陪练,后来认识的余宇涵

朱邓禹,高中同学

朱邓禹童,大学同学

童穆,穆是童的专属陪练,后来通过童认识的朱邓禹

苏朱   竹马

左邓   同事

极禹   禹明恋极八年,极暗恋禹八年

涵坤   一见钟情?(剧透一下,涵坤高中一所学校)

豪丞   竹马,队友






Dream.🐽💗

占有欲 张峻豪✖️你

《占有欲》Chapter1.

🈲白嫖 | 勿上升 | 上升或白嫖ss上你🛏


  

自从你进入了大学,你天天犯花痴….

不知过了多久,你误打误撞认识了体育生张峻豪...

你们相处了不多久,就在一起了….可是你没想到 张峻豪的占有欲很强..

“俊豪,我们出发吧~”你精心打扮了一番,为了去迪士尼拍美美的照片。

张峻豪从房间里走出来,却看到了你穿着超短裙...先是色眯眯地看着你,嘴角慢慢上扬...但是之后他便很生气...

“两分钟之内去换了!不然别想出去!”

谁知道精心打扮还会被骂,你委屈地朝房间里走去...

路上,张峻豪默...

《占有欲》Chapter1.

🈲白嫖 | 勿上升 | 上升或白嫖ss上你🛏


  

自从你进入了大学,你天天犯花痴….

不知过了多久,你误打误撞认识了体育生张峻豪...

你们相处了不多久,就在一起了….可是你没想到 张峻豪的占有欲很强..

“俊豪,我们出发吧~”你精心打扮了一番,为了去迪士尼拍美美的照片。

张峻豪从房间里走出来,却看到了你穿着超短裙...先是色眯眯地看着你,嘴角慢慢上扬...但是之后他便很生气...

“两分钟之内去换了!不然别想出去!”

谁知道精心打扮还会被骂,你委屈地朝房间里走去...

路上,张峻豪默默开着车,一路上都没理你...终于,你忍不住了,小声嘀咕了一句

“俊豪,你理理我嘛...”说话声越来越小...

但是他丝毫没有放过你的意思,还是独自开着车...

到了迪士尼,他并不着急下车,坐在车里一眼不发。

“俊豪,对不起嘛 我错了,你理理我嘛~好不好”

“我有没有告诉过你,不能穿超短裙出去!女孩子要保守,万一有坏人怎么办?!”

“有有有!遇到危险了,不是还有你嘛…”“下次再这样我就真的不理你了!”

“好好好~不会有下次啦~”你开玩笑似的对张峻豪吐了吐舌头,直接飞奔向迪士尼。张峻豪实在拿你没办法,只好放过你…

「中午过后」

张峻豪去洗手间上厕所了,命令你在原地等他….可是,有一个人,上前来搭讪你,可是被张峻豪发现了,他直接对着那个人破口大骂...

“你给老子看清楚了!我是她npy,张峻豪!”张峻豪说完直接拉着你走了。

“俊豪,疼….”你唯唯诺诺地跟他说话。他有些吃醋了,直接把你的手放开了…


辣味咖啡

请看公主穆芷橙&侍卫张峻豪&王子张泽禹&开朗张极

请看公主穆芷橙&侍卫张峻豪&王子张泽禹&开朗张极

单手炫冰红茶

纸醉金迷版张顺~


又在深夜发白衬衫的疯

纸醉金迷版张顺~


又在深夜发白衬衫的疯

柠檬水漾🍡

张峻豪🍡

觉后不知明月上.

满身花影倩人扶.

-

[古代篇]

  他是远近闻名的少侠,不少人仰慕的男子,不久之前被选进宫中,有了美好前途…而我只是一个见不得人的林家四小姐…

  十岁那年,遭到绑架,卖到青楼去,因为年龄小,几个姐姐护着我,第一天并没有出面。到了第二天被人找到,带了出去,放我以为我的贞洁不保了时,他出现了,柔和有俊俏的侧脸挡在我身前,高价买走了我…他在房间里没有对我做什么,只是坐在窗前,问我有没有被人欺负,但我只是抓着裙面,咬着下嘴唇,不敢抬头,他轻笑,拿走了一个枕头,放在酒桌上,他忽然抬头,嘴角上扬,我慌忙的收回视线,整理起了床,“睡吧,......

觉后不知明月上.

满身花影倩人扶.

-

[古代篇]

  他是远近闻名的少侠,不少人仰慕的男子,不久之前被选进宫中,有了美好前途…而我只是一个见不得人的林家四小姐…

  十岁那年,遭到绑架,卖到青楼去,因为年龄小,几个姐姐护着我,第一天并没有出面。到了第二天被人找到,带了出去,放我以为我的贞洁不保了时,他出现了,柔和有俊俏的侧脸挡在我身前,高价买走了我…他在房间里没有对我做什么,只是坐在窗前,问我有没有被人欺负,但我只是抓着裙面,咬着下嘴唇,不敢抬头,他轻笑,拿走了一个枕头,放在酒桌上,他忽然抬头,嘴角上扬,我慌忙的收回视线,整理起了床,“睡吧,不用太拘束,好梦”……夜里,我躺在床上,听着他清晰的呼吸声,和脑袋里那句好梦,彻夜未眠。

  次日,他给我披上黑外套,揉了揉我的头“小丫头,别被人认出来,否则你的日子可不好过,当心着点”他含笑的声音是那么让人痴醉,我永远都记得他的脸庞,像是…我的梦中人…梦中情人…

 好景不长,我被人认出,大做文章,我在林家大宅跪了五天,手脚冻得通红,身上也只有那一件雪白的,露骨的衣服,我紧咬着下唇,不停的打哆嗦,白天还好,可到了晚上除了丫鬟会给我披件衣服,没有其他的东西可以依靠,我张着嘴巴,却说不出话,寒风吹在脸上,神上,心上…我似乎也明白了什么…后来我被关在房门里,不得出去,断了后路,每天我都过着浑浑噩噩的生活。

  后来从他人那得出,著名少侠进宫,为皇上办事啦,皇上还赏了个公主给他…这好像比那五天的寒风更让人心寒,心上人有了妻子,我终究配不上他…眼泪滑了下来,热乎乎的泪水就在冰凉凉的脸上,就像我在冰霜里找温暖,最后还得靠我自己啊…

-

或许我们还有其他的情感…你不知道,我知道

  


海盐幻想

日日夜夜 (Day&night)

TF家族-朱志鑫/TF家族-苏新皓/TF家族-左航/TF家族-张泽禹/TF家族-张峻豪

词:TF家族-朱志鑫/TF家族-苏新皓/TF家族-左航/TF家族-张泽禹/TF家族-张峻豪/Oliver Jiang/西凹木/A.WHALE

曲:TF家族-朱志鑫/TF家族-苏新皓/TF家族-左航/TF家族-张泽禹/TF家族-张峻豪/Oliver Jiang/西凹木/A.WHALE

编曲:White Shoes

录音:人

和声:大头

混音:刘韧

母带:刘韧

音频编辑:陈冠男/刘韧

张峻豪:

30% I lost my ......

TF家族-朱志鑫/TF家族-苏新皓/TF家族-左航/TF家族-张泽禹/TF家族-张峻豪

词:TF家族-朱志鑫/TF家族-苏新皓/TF家族-左航/TF家族-张泽禹/TF家族-张峻豪/Oliver Jiang/西凹木/A.WHALE

曲:TF家族-朱志鑫/TF家族-苏新皓/TF家族-左航/TF家族-张泽禹/TF家族-张峻豪/Oliver Jiang/西凹木/A.WHALE

编曲:White Shoes

录音:人

和声:大头

混音:刘韧

母带:刘韧

音频编辑:陈冠男/刘韧

张峻豪:

30% I lost my grandfather

这夜让爸的发色变化了

他眼含泪水告诉我要stay strong for sure

I'm hustling and now I got da man power

为了让家人不再哭泣

我暗自努力 在心里做了主意

加速成长不需要倚靠

不为别的只为一家人的欢喜与笑 what

60% 15岁

这日子让我却退越来越累

太多伤和痛 失败的case

They never fade 化作了记号

Wrote on my face

我感到空虚

却无法抓住空隙

无法集中思路听课

没有劲和动机

这场游戏每天都被很残酷的冲洗

任我想怎么冲终点却仍有无数公里

我想给他们最完美的show

这欲望哪怕永远填不够

阻挡我的下个因素

Man I really wanna know

Time's up and now that's my chance to grow

90% 学习变得忙 但成绩让我get pain

封在家里秒钟滴答着带走青春期

任遗憾对我泄愤

我想要写首歌 慰藉那些日日夜夜

忙碌的自己又或是别人

Stay for the dream it's all about ambition

用未来对过去的自己见证

100

苏新皓:

盼望着也等待着

一天一天挣脱一去不复返的落魄

迷惘的

一个一个击破 在世间用力活着

Day&night

就算我的光芒有时被掩埋

Day&night don't cry

就这样握紧我 只有一次的现在

朱志鑫:

Can I get the mask off 空气让我乏力

就像被困住双脚开始感到麻痹

内心感到害怕 那些未知的代价

只能躲在家 不敢奢望再去哪里

被束缚和限制的痛楚时常反复

是心病但原谅我没办法袒露

迷茫和烦躁被交织的像日夜

他一遍又一遍的刷新排斥这个世界

Day and night

时间在被谁掩埋

Day and night它跑的越来越快

被掩盖 视线会模糊

但无法截断我的路我依旧在追

看不透成长的路诱惑在面前反复走

听一首爱的歌在每一个午后

当他们是音符会路过的间奏

你看太阳会升起会落

也会因为乌云错过 但从不堕落

而它总会去代谢掉那些问题

当然在过程之中难免会去碰壁

我承认我会falling but I never falling down

就像曾经对妈妈保证过的话一样

那些伤人的话或那些冷眼和骂

杀不死我只会让我变得更加强大

What what

苏新皓:

盼望着也等待着

一天一天挣脱一去不复返的落魄

迷惘的

一个一个击破 在世间用力活着

Day&night

就算我的光芒 有时被掩埋

Day&night don't cry

就这样握紧我 只有一次的现在

左航/张泽禹:

2022

左航:

相机还代替着人们的注视

没有激情欢呼

张泽禹:

就像行走在没人的繁华都市

左航/张泽禹:

Then

左航:

被隔离

张泽禹:

每天都被复制

像灰色的蜡笔 画在了我人生的图纸

我不想每天都在对着电脑屏幕发愁

想倒回和兄弟们聚在一起别无他求

还有多久才能重新无忧无虑

骑单车 踢足球 在舞台遨游

左航:

2023 希望看不到空空的座位

张泽禹:

希望看不到空空的座位

左航:

大家在位置上大声呐喊甚至落泪

张泽禹:

呐喊和落泪

左航:

夺回了 当初站在这儿的感觉

残缺的时空

好像和另个次元完美错位

张泽禹:

回到当初 可没机会

左航:

我不怕 只怕阳光照不到我身上

张泽禹:

阳光照到我身上

左航:

我不投降 青春就该是倔强的模样

张泽禹:

是倔强的模样

左航:

就一直唱 不管你我到时身在何方

就一直唱 唱到天黑再唱到天亮

张泽禹:

想一直唱 到天黑再到天亮

苏新皓:

Wu

合:

Every day every night

Every day every night

苏新皓:

当信念被冲散

抓住我的勇敢

合:

Every day every night

Every day every night

苏新皓:

独自等待黎明的阳光

合:

你要相信我会一直唱

从最漆黑的夜唱到了天亮

你要相信我会一直唱

唱到最寒冷的极夜都能让它变烫

你要相信我会一直唱

从最漆黑的夜唱到了天亮

你要相信我会一直唱

唱到最寒冷的极夜都能让它变烫

朱志鑫/左航/张泽禹/张峻豪:

你要相信 我会一直唱

张泽禹:

从漆黑的夜唱到了天亮

朱志鑫/左航/张峻豪:

你要相信 我会一直唱

左航:

唱到最寒冷的极夜让它变烫

朱志鑫/张峻豪:

你要相信 我会一直唱

朱志鑫:

永远唱着我们最青春的模样

张峻豪:

你要相信 我会一直唱

不管多少个日夜

为你一直唱

遗忘鸢尾

重生!

  

只带了有互动cp的tag🙌

重生!

  

只带了有互动cp的tag🙌

再嗑是狗蛋君

TF家族三代甄嬛传reaction终于更新完了 最后の花絮 感谢带来快乐


TF家族三代甄嬛传reaction终于更新完了 最后の花絮 感谢带来快乐


饱饱

“看清楚 我不是他”

“看清楚 我不是他”

杏仁豆腐

《未到花期》第六章

《未到花期》第六章

        很快,离高考只剩下了100天时间,穆祉丞和张峻豪整天泡在图书馆里做题,他们的目标是北京大学,那可不是一个容易实现的目标。

        离高考时间越来越近,张峻豪和穆祉丞都瘦了一大圈,虽过得辛苦,但有着爱人的陪伴,倒也不觉得难熬了。离高考只剩三天时,穆祉丞的父母打了个电话来,问他学得怎么样,要上哪所大学,有没有早恋分心,穆祉丞很快敷衍了过去,转头又叫上张峻豪去食堂吃饭了。......


《未到花期》第六章

        很快,离高考只剩下了100天时间,穆祉丞和张峻豪整天泡在图书馆里做题,他们的目标是北京大学,那可不是一个容易实现的目标。

        离高考时间越来越近,张峻豪和穆祉丞都瘦了一大圈,虽过得辛苦,但有着爱人的陪伴,倒也不觉得难熬了。离高考只剩三天时,穆祉丞的父母打了个电话来,问他学得怎么样,要上哪所大学,有没有早恋分心,穆祉丞很快敷衍了过去,转头又叫上张峻豪去食堂吃饭了。

        高考的这一天终于来临,张峻豪和穆祉丞紧张地迈进了考场,两人默默给对方鼓励。几天后,高考顺利结束了,他们迎来了可以放空自己的两个月暑假,张峻豪说要带穆祉丞去看海。“大海无边无际,海风吹过,再热的夏天都会凉快些许”这是张峻豪从一本诗集上看到的,他也未曾离开过这座小城,只是泡在学习里用自我安慰来麻痹自己罢了。

        很快,张峻豪带着穆祉丞收拾好了行李,他们坐上飞机第一次逃离了压抑的学习环境和家庭,第一次离开这座他们住了十几年的小城,飞往了巴厘岛看那里蔚蓝而又宽广的大海。

        在巴厘岛,张峻豪和穆祉丞也不再拘束,张扬地展示着两个少年轰轰烈烈的爱情,巴厘岛的人民比国内开放不少,甚至连街边的路人也会祝福少年的爱情。

        两个少年在巴厘岛玩了半个月左右便回去了,他们的目标已经实现,也是时候该回去为大学生活做准备了。

        二人同在大学学习了语文文学,每天在优美的文字里感受自己未曾体验过的百味人生,那多是一件美事啊。

        大学毕业后,二人一起在北京租了一套小房子住,张峻豪对催眠师这一行业颇有兴趣,便在家进行研究,穆祉丞在家里当了个网文作家,每天在家里写写东西发到网上,生活也是十分美好的。

        张峻豪和穆祉丞都认为他们要苦尽甘来了,要春暖花开了。

————开学忙,尽量每天更——————

小眨

风调禹顺|蜜蜂(一)

*伪现背,私设ooc

*本章3.5k+


车上闪着窗外透进来的微弱的光,张峻豪迷迷糊糊睁开眼,身旁的人睡的正香。


黑色的口罩包住了可人的大半张脸,一双狗狗眼合上,睫毛微翘。


街边灯红酒绿,不同颜色的光映在张泽禹的脸上,黑暗中脸的轮廓更朦胧。


张峻豪轻轻叹了一口气,想给身旁人拢一拢盖着的黑色棉袄,手还没动,身旁人就自己动了动。


吵醒他了吗?


张泽禹翻了个身,咂了咂嘴继续睡的沉。可能是车上睡着不太舒服,眉头微微皱起。


张峻豪不再看他,看向窗外,风景迅速地往后倒退着。


士大夫见他望着窗外发呆,轻声道,“不再睡会吗?马上就到彩排地点了。”......

*伪现背,私设ooc

*本章3.5k+






车上闪着窗外透进来的微弱的光,张峻豪迷迷糊糊睁开眼,身旁的人睡的正香。


黑色的口罩包住了可人的大半张脸,一双狗狗眼合上,睫毛微翘。


街边灯红酒绿,不同颜色的光映在张泽禹的脸上,黑暗中脸的轮廓更朦胧。


张峻豪轻轻叹了一口气,想给身旁人拢一拢盖着的黑色棉袄,手还没动,身旁人就自己动了动。


吵醒他了吗?


张泽禹翻了个身,咂了咂嘴继续睡的沉。可能是车上睡着不太舒服,眉头微微皱起。


张峻豪不再看他,看向窗外,风景迅速地往后倒退着。


士大夫见他望着窗外发呆,轻声道,“不再睡会吗?马上就到彩排地点了。”


张峻豪摇了摇头,继续发着呆。


薄唇微抿,一颗心上忽上忽下。他说不清道不明这种感受,像是被人紧紧地捏住心脏,又在不经意地一瞬间松开,然后下坠。


可能…就是没有安全感吧。


他觉得自己快要溺死在一摊泥潭里,任凭他怎么挣扎,他就是一条死鱼。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他不知道。


“终于出道了。”他轻声说。


不知道是对自己讲,还是对谁讲。












面包车停在了出道战舞台现场的后门,不出意外地人山人海。秋意渐浓,风像是长了脚一样在衣服里到处乱窜,可眼前这群人似乎不知疲倦,高举着手机,眼里是极致疯癫的狂热。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小宝!”


“张极!啊啊啊啊啊…”


张泽禹在面包车停下的时候清醒了几分,脸上还有睡觉不知怎的印上的印子。朱志鑫先下了车,保安在两旁全力抵着门,但似乎并没有什么用。


张峻豪紧跟着张泽禹下了车,他一直都是这样,或许早已经成了习惯。看着哥哥刚睡醒连脚步都虚浮,想要去扶扶他,可有人不知适宜地喊了一句,


“张泽禹张峻豪离得远点行不行啊!”


这句话砸在心窝,明明只是一句轻飘飘的话,却一下子就砸出个洞。


“啧。”


眼看一个人一只手都快要摸到张泽禹的胳膊,他实在是看不下去,瞬间燃起一场火,把那人的手甩开,用了五成的力。


其实他想用十成,五成碍于今天是出道战,大家都紧张,他不想徒增事端。


不过五成还是十成都无所谓了,镜头下他甩开了“粉丝”的手,消息一传十十传百肯定变了味,或许不到半个小时就会出现“张峻豪殴打粉丝”的词条了。


随便吧。张峻豪想。自己对待任何事都随便,任何,生活上,事业上…感情上。


这是最后一次彩排了,即将就是最后的演出。张泽禹在张峻豪旁边一起化了妆,先一步离开了妆发室。他的节目在张峻豪前面,按照顺序,也快到他了。


呼。张峻豪松了一口气,好在赶上了。站在幕后,舞台上的白色聚光灯只打在一人身上,那人顺着一身民国书生装,俨然一副画里人的模样。


“假如说温柔是谎话…”

“你不会颠倒这想法…”


这首歌张泽禹很爱听,有一段时间甚至手机铃声都是这个,弯弯绕绕的曲调张峻豪听不习惯,但不妨碍他觉得台上的人在发光。


这可能是最后一次了,这么近的,听他唱歌。


这么想着,鬼使神差地举起手机按下录制键。视频里的张泽禹也很好看,如果可以,他也想成为一个vocal,毕竟主唱真的很迷人。可是他不会什么都唱,情歌,只为一个人唱。



















自从公司说要出道战开始,张峻豪和张泽禹就陷入了一个沉默的恶性循环。不知道是为什么,可能是因为士大夫的一句话吧。


“目前看来,竞争出道位最激烈的几位分别是,张泽禹,左航,张峻豪,余宇涵。”


真的很可笑,明明都成为竞争对手了,他的哥哥居然还在对他笑。


第n次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长不大就好了,小时候哥哥可以肆无忌惮地摸他头,他也可以闭眼秒睡,长大了就有烦恼了。


他也不是势利眼,把比赛放在情义之上,他比任何人都希望张泽禹出道,凭张泽禹的实力,他也一定能出道。


他只是难过,五个位置没一个留给他,他可能再也不能留在哥哥身边了。


一起走过好多个年年,实在是舍不得。张峻豪觉得自己一定是个别扭的混蛋,脑子抽了才想着:

迟早要分开的话,那就从现在开始慢慢疏远吧。或许慢慢的,自己就习惯了。


把自己伪装成一个酷酷的没心没肺的男孩很简单,即使自己骨子里是个脆弱的小兽。


偶遇了的话就擦肩而过吧,讲话的话就装作没听见吧,玩游戏的话尽量避开吧…


看着他和别人嬉戏打闹而把自己抛弃在一边的话,就…就把头闷在被子里偷偷掉小珍珠吧。


夕阳西下,刚上完舞蹈课的男孩们都大汗淋漓,张泽禹靠着镜子瘫着,太热了忍不住将裤子卷到小腿肚,露出青青紫紫的印子。


还是太心软,张峻豪想着。


然后很是帅气地将包里常备着的云南白药喷雾往手上一甩,亦步亦趋地走到张泽禹面前蹲下,喷在那大伤小伤上,

“哥你怎么每次跳舞都马马虎虎的,磕得青一块紫一块,难看死了。”


说出来的话很难听,心里又软的一塌糊涂。他头都不敢抬,对上那双让他心动的狗狗眼的话,一定会忍不住违背自己的决定。


所以只能落荒而逃,轻轻柔柔擦完就跑,提着包就跑出练习室,装模作样地接了杯水,一饮而尽。






张峻豪平常不怎么做梦的,最近却做梦都想要和张泽禹有个双人舞台。


你看,人就是这么自相矛盾,前一秒还说要躲的远远的,下一秒就想要黏着不放手。


“本次出道战有两个三人舞台,三个双人舞台,曲目可以自己选,双人舞台互选成功的先得,同时你们每个人都拥有solo的机会,如果有一个人被多人选择,那么battle胜者守擂成功。”


张峻豪坐在一旁静静喝着水,士大夫的几句话就让他的心里荡起层层叠叠的巨浪。


双人舞台,除了那首让他沦陷的《Me&You》,他和张泽禹就再也没有合作过了。


余光小心翼翼地朝张泽禹瞟去,那人的刘海因为流汗湿漉漉地粘在脑门上,沉默着似乎正在脑海里思考士大夫的话。


张极坐在他旁边,一条腿搁在张泽禹的腿上,吊儿郎当地拍拍他,“小宝,咱俩合作一次呗。双主唱,来场视听盛宴嘿!”


张泽禹笑得灿烂,“可以可以。”


不可以。


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


在张峻豪在心里说了第一百零一次不可以后,士大夫宣布开始一个一个去另外一间练习室投票,选择自己想要合作的队友。


老规矩,朱志鑫第一个。他笑盈盈地去又笑盈盈地回,苏新皓就这么星星眼地看他,其实没啥悬念,毕竟他俩双人组是常态,强强联手。


张极走的时候都还在跟张泽禹抛媚眼,惹得队友一阵起哄,张泽禹也是笑眯眯地咧嘴,张峻豪则在一旁皮笑肉不笑。


队友们倒也没发现他的情绪不对,只当他一个酷盖又在装冷酷了。


余宇涵搂着童禹坤,仿佛没骨头一样,“哎呀,别选啦,反正童童和我一组喽!”


又一阵起哄。










念结果的时候张峻豪没来由地紧张。可能很多人会选张泽禹,那都没关系,他在乎的是,张泽禹到底会选谁。


“朱志鑫苏新皓互选成功,余宇涵童禹坤互选成功,”士大夫默默地念着,张峻豪的心也揪成一团,


“张极,张峻豪,共同选择张泽禹,张泽禹选择苏新皓视为无效,张极张峻豪两人进行battle。”


一听这话,张极眼睛瞪老大,嘴巴已经嘟起来了,“张泽禹!狗啊!一条活路都不留啊!你怎么不选我啊!”


张泽禹不好意思似的摸摸头,“苏新皓的生日愿望啊…”


倒是苏新皓先不好意思了,“我忘了抱歉啊,以后有的是机会!一定一定!”


张峻豪心里也不知道到底是舒坦了还是没有,料到要battle了。他们以后有的是机会,可对于他说,可能就是最后一次机会了。


一旁的左航以为张峻豪一言不发是太紧张太有压力,搂着给他加油,“没事儿兄弟,你的Rap实力摆在这,指不定真就比过吉吉国王。”


张峻豪点点头没再说什么,却在心里做了一个很重大的决定。


张极先上了,vocal本来就是他的长项,他自然游刃有余地选了一首英文歌,收起平常那副嘻嘻哈哈的样子,在背景音乐想起的时候娓娓道来。


他唱歌算得上是没话说的,声音好听到像是摇篮曲,稳定发挥下来,老师也听得如痴如醉,打了高分。


张极一表演完鞠了个躬就跑到张泽禹身边坐下,邀功似的用肩撞撞他,张泽禹则点点头表示夸夸。


轮到张峻豪上场了,在全场的注视下,他却转身拿起了练习室角落姚昱辰的吉他,一个低头就背在了身上。


每个人都顶着一个大大的问号望向幺儿,幺儿只小声道,“我知道的,他找我借的。”


“我选择battle的项目是:vocal。”

“我表演的曲目是,一首原创。”


台下人面面相觑着,都不知道张峻豪发什么疯,平常对声乐不太自信的他,明明可以选择自己最擅长的Rap。


偏要硬碰硬?


张泽禹只默默地盯着张峻豪看,偏偏那人故意躲他视线似的。


轻轻拨动一个C和弦,张峻豪缓缓唱道,

“好想被风刮走…刮遍整个地球的那种…”


治愈的调调在开口一时间惊艳了所有人,这个张峻豪好像不一样,即使他的吉他像是初学者,拨弦的杂音磨耳朵,却一声一声敲在心上。


张峻豪脑海里闪过很多画面,那个午后,那个夜晚,那瓶橙子汽水…除了过去,还有很多很多以后的对吧。


你让我心悸,我为你谱曲。


热烈的男孩说着缠绵的爱。


张泽禹听着,也这么想。即使他这时候根本不知道故事的主人公到底是谁。












“嘿,顺儿,别伤心,比声乐的话咱输也正常是不是。”左航又在打哈哈了,安慰人的方式依旧笨拙的一匹。


张峻豪这次笑得真切,“没事。我知道我会输。咱们合作个三人舞台不也挺好的嘛。”


他是真的开心,至少自己把这首日日夜夜哼出来的歌唱出来了,在张泽禹在的情况下。虽然输了,但自己也争取过了。


他这个人讲的就是四个字:不留遗憾。





盗将行

由于娃子们人有点多,一开大头就挤一起了,所以有丢丢东拼西凑


抱歉,由于标签上限了,所以还有#穆祉丞  #姚昱辰  没有打上

由于娃子们人有点多,一开大头就挤一起了,所以有丢丢东拼西凑



抱歉,由于标签上限了,所以还有#穆祉丞  #姚昱辰  没有打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