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张昊唯

21743浏览    275参与
@君(all乾)

戏子乾乾勾不勾魂?

二姐姐;我是谁?我在哪???

✔( 后面还有一只红楼的冒牌作者,范作者流鼻血呢 !中间还可能有他们的老父亲和…………………………某某某)!?!♥

画工不好,别介意哈!😊

嘻嘻嘻………………………………………………………………♥


戏子乾乾勾不勾魂?

二姐姐;我是谁?我在哪???

✔( 后面还有一只红楼的冒牌作者,范作者流鼻血呢 !中间还可能有他们的老父亲和…………………………某某某)!?!♥

画工不好,别介意哈!😊

嘻嘻嘻………………………………………………………………♥


夕岚Ceylan

到唯唯的生日月啦,算一个生日预热吧,带两只小朋友出来过儿童节🎉🎉🎉

到唯唯的生日月啦,算一个生日预热吧,带两只小朋友出来过儿童节🎉🎉🎉

JOY兔兔
这个是我第一个做成的手书,B站...

这个是我第一个做成的手书,B站地址https://b23.tv/asAx3s 画得很渣技术很渣各位看官多担待啦。两位老师的生日快到了,都在6月都是双子座,演技都很棒!超喜欢他们!

角色我画得是自己比较喜欢的西皮,泽乾/楠默/俞路,私心给了我的小路警官( ̄▽ ̄)~。

期待两位老师更多的角色,更加滴受欢迎!


这个是我第一个做成的手书,B站地址https://b23.tv/asAx3s 画得很渣技术很渣各位看官多担待啦。两位老师的生日快到了,都在6月都是双子座,演技都很棒!超喜欢他们!

角色我画得是自己比较喜欢的西皮,泽乾/楠默/俞路,私心给了我的小路警官( ̄▽ ̄)~。

期待两位老师更多的角色,更加滴受欢迎!


@君(all乾)

乾乾(浅浅)

不知把素素的故事放到乾乾和二姐姐身上会是什么样的………………

还是自己脑补一下吧😂😂😂

二姐姐坐上了皇位,把承乾囚禁在宫中,挖了双眼,故意折磨他,又很爱他,🤔然后………………………………????????

(………?………)

乾乾(浅浅)

不知把素素的故事放到乾乾和二姐姐身上会是什么样的………………

还是自己脑补一下吧😂😂😂

二姐姐坐上了皇位,把承乾囚禁在宫中,挖了双眼,故意折磨他,又很爱他,🤔然后………………………………????????

(………?………)

夕岚Ceylan

清夜无尘,月色如银。

酒斟时,须满十分。


清夜无尘,月色如银。

酒斟时,须满十分。


夕岚Ceylan
一个戴了小卡子努力让自己头发蓬...

一个戴了小卡子努力让自己头发蓬蓬的上班唯♪(′ε′‧̣̥̇)

一个戴了小卡子努力让自己头发蓬蓬的上班唯♪(′ε′‧̣̥̇)

Jerry.

小路的新剧我真的,剧里剧外甜掉牙!!!


姨母笑啊姐妹们!


谭师爷和唐大人的爱情,我太上头了!!!


【这条视频是我从网上保存的哈,不是我剪的,我剪的有点儿长,还没弄完呢❤️】


忍不住先发了一个!

小路的新剧我真的,剧里剧外甜掉牙!!!


姨母笑啊姐妹们!


谭师爷和唐大人的爱情,我太上头了!!!


【这条视频是我从网上保存的哈,不是我剪的,我剪的有点儿长,还没弄完呢❤️】


忍不住先发了一个!

夕岚Ceylan

200529横店上班

𝒴𝑜𝓊 𝒶𝓇𝑒 𝒷𝒶𝒸𝓀𝓁𝒾𝓉 𝓌𝒾𝓉𝒽 𝒶𝓁𝓁 𝓉𝒽𝑒 𝑔𝑜𝑜𝒹 𝓉𝒽𝒾𝓃𝑔𝓈 𝒾𝓃 𝓉𝒽𝒾𝓈 𝓌𝑜𝓇𝓁𝒹.

200529横店上班

𝒴𝑜𝓊 𝒶𝓇𝑒 𝒷𝒶𝒸𝓀𝓁𝒾𝓉 𝓌𝒾𝓉𝒽 𝒶𝓁𝓁 𝓉𝒽𝑒 𝑔𝑜𝑜𝒹 𝓉𝒽𝒾𝓃𝑔𝓈 𝒾𝓃 𝓉𝒽𝒾𝓈 𝓌𝑜𝓇𝓁𝒹.

北顾

庆余年:不见华胥(壹拾肆)【李承乾bg】

警告:

·ooc归我

·不喜勿点!!!

————————————


壹拾肆


〈我有诗歌三百篇〉


江耀瑾跟在李承乾身后走在祈年殿前的台阶上的时候还是忍不住笑出了声。


李承乾回头看了她一眼,江耀瑾这才闭了嘴,在嘴前做出拉拉链的动作,神色乖巧,告诉李承乾不会了。


可五竹叔也太好笑了吧。


江耀瑾想起范闲笑的直拍大腿跟她说五竹叔问他,祈年殿跟王启年有什么关系,真真是神之提问。


入了殿,朝臣们都陆续入座,李承乾也在自己的位置坐下,江耀瑾因着是扮的丫鬟身份躬身所以站在他身后,没等江耀瑾将这殿内都打量一番,一旁落座的二殿下李承泽...

警告:

·ooc归我

·不喜勿点!!!

————————————



壹拾肆


〈我有诗歌三百篇〉



江耀瑾跟在李承乾身后走在祈年殿前的台阶上的时候还是忍不住笑出了声。


李承乾回头看了她一眼,江耀瑾这才闭了嘴,在嘴前做出拉拉链的动作,神色乖巧,告诉李承乾不会了。


可五竹叔也太好笑了吧。


江耀瑾想起范闲笑的直拍大腿跟她说五竹叔问他,祈年殿跟王启年有什么关系,真真是神之提问。


入了殿,朝臣们都陆续入座,李承乾也在自己的位置坐下,江耀瑾因着是扮的丫鬟身份躬身所以站在他身后,没等江耀瑾将这殿内都打量一番,一旁落座的二殿下李承泽侧身瞧了瞧这个一点也不眼熟的她,想着最近时日东宫的眼线传来的话,说东宫里住进了一位姑娘,不知来历却和太子殿下关系颇为亲密,想必就是眼前这位了。


李承泽掀了掀眼皮,似笑非笑的开口道,“太子殿下,最近也有如此喜好了?”


“小王府里还有几个姿色上佳的小丫鬟,不如择日送给太子殿下。”李承泽抿嘴笑道,神色里全然不是平日里在庆帝面前针锋相对的样子,倒颇有些,寻常人家兄弟嬉闹的轻松。


江耀瑾心里骂了声呸,你他娘的哪只眼睛看见我是丫鬟了。


她看着李承泽精致的眉眼,那是和李承乾完全不一样的模样,很漂亮,江耀瑾想着,只有用漂亮这个词才能形容他的俊气。


漂亮,却没有一丝女气。


“姑娘似乎对小王颇有兴趣?”李承泽看江耀瑾一会儿面色暴躁转而又温情些许眸含羡羡,撑了下巴支在桌上,饶有兴趣看着自己弟弟身边这个来历不明却看来很受宠的小姑娘。


“失礼了,望二殿下赎罪。”江耀瑾忙施一礼,抬眼看了看李承乾,没想到李承乾却开口道。


“下人不懂礼数,想必是看到这殿内辉煌二哥威严没见过世面罢了,二哥何必计较。”


好你个李承乾,让你帮我说句话却故意如此贬低我,不就是多看了你二哥几眼吗,这就吃醋了?江耀瑾撇了撇嘴,看着李承乾挑衅似的冲自己挑了挑眉的小动作,心里小本本暗自记下一笔。


李承泽玲珑心思,早就看出来这小丫头与自家弟弟关系不一般,猜着大抵是跑出来瞎闹的谁家小姐被李承乾误打误撞渐生情愫留在身边了,想到这李承泽垂了眸子,看着擦得光亮的檀木桌案上倒映的自己的面容,心中不由得叹了口气,到头来,终究还是只有自己是孤家寡人了。


思忖间庆帝入了席,山呼之后,在众人中一身白衣飘然的范闲身上扫了一眼,不露痕迹的笑了笑,当然,他也看到了李承乾身后这个面生的小丫头,没有多做停留便轻飘飘说了句,“都起来吧”


餐食端上,众人都摒着,唯独范闲,吃喝不误全然没有什么顾忌,在满殿如履薄冰察言观色的朝臣中,尤为显眼。


江耀瑾轻轻戳了下李承乾的肩膀,“饿了。”


李承乾白了她一眼,但还是拈了块绿茶佛饼,在宽袖的遮掩下伸到了身后,江耀瑾就着他的手张口咬下了一块,嚼了嚼,鼓着腮帮子像是个小松鼠一样口齿不清的说道,“还行,我想吃那个虾拖。”


李承泽倒是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样子,立了手掌放在嘴边,揶揄道,“父皇眼皮子底下,不得放肆。”


李承乾闻言看了一眼他幸灾乐祸的二哥,没好气的夹了一个虾拖,江耀瑾伸出葱白纤指捏住放进嘴里,抬眼对上李承乾颇为无奈却又满是宠溺的眼神,咽下一口,弯着眼睛冲他笑了笑。


彼时李承泽和李承乾都从未想到,向来克己复礼的太子殿下也会在朝宴上做出如此逾距的事情。


江耀瑾腹中饿的紧,后悔赴宴前没有吃点东西垫垫肚子,吃完这一只想张口再要一只的时候,就听到了庄墨韩惊天辟地的话语,这百年多病独登台四句竟说是抄他老师的,看他和长公主在殿前一唱一和的样子是要把范闲往死里按。


“无耻。”江耀瑾小声骂了一句,也不敢多说,只得攥紧了拳头心中忿忿不平看着范闲和庄墨韩对峙殿前。不过她倒是不担心范闲会输。


果然,范闲拎了酒坛豪饮猛灌之后一把砸向殿前的柱子,抬手唤纸墨人之时,长风盈袖,颇有指点江山之姿。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范闲醉了,他在这偌大的殿内狂奔着大声诵诗,又在百官身旁驻足轻声吟念,他面颊泛红,那双眸子却明亮的紧,像是这殿内通明的烛火,不知灼烧了谁的清梦。


他或许没醉,只是借着这酒气发狂放肆一番,将这个世界所经历的痛与爱,皆化作一句句诗词,回响在空寂的殿内。


瞧那百官,有人斟杯醉酒,有人泪眼狂慨,有人说他是仙人,有人说他是个狂人,将这爱恨痴缠悲欢离合都写入诗中,醉在梦里。


“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夜风里又磨亮了那位将军的剑又埋藏了那个将士的忠骨


李承乾感觉到江耀瑾抓上了自己的袖子,他转过头去看她,她眸子明亮,和范闲眸子里闪着一样耀眼的光,今日涂了口脂的朱唇轻启,跟着范闲一起,默默念着这些惊才绝艳的诗词。


她眸子里的光是李承乾没有见过的,不是崇拜不是仰慕,是和范闲一样的痴狂激荡,在她眼中李承乾好像看到了一副万里江山图,那里有美酒美人沙场刀光有琼楼玉宇大江大河,有他从未体味到的美丽和狂傲。


他有一种感觉,江耀瑾和范闲是同一个世界的人,或许他们真的来自范闲口中那个文采耀世的仙界,李承乾垂眸摇了摇头,大概自己也醉了,竟然将范闲胡诹狂妄之词信以为真。


“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李承乾被范闲出口的诗说的一怔,那一腔埋藏了多少年不为人知的少年意气纵马天下不甘世俗囹圄的清梦在此刻决然被翻了出来,他望着范闲轻轻叹了口气,眉目间却染上了轻快之意。


范闲绕着柱子张开双臂飞扑而来,他轻轻扫了一眼李承乾还有他身后的江耀瑾,微微勾唇,醉眼朦胧间轻声诵道,“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


江耀瑾刷的一下松开了原本抓着李承乾的手,余光里,她好像脸红了。


范闲笑了笑,借着酒疯到李承乾的桌前抓了酒壶,他余光里看着李承乾不常见的隐约笑意,看到李承乾宽袖之下捉住又攥紧了江耀瑾的手,范闲笑着仰头饮完,又转身跑下台阶抢了乐人的木槌狂敲一番这才又跑上殿来,泱泱不止,出口如瀑。


范闲一夜封神,小范诗仙的名号传遍京都,真真是醉里诗歌三百篇,天下谁称谪仙人。


到后来庄墨韩吐了血,殿前一片混乱,二殿下似乎也被范闲激得神采飞扬眸光明亮,与李承乾一同将这庆帝留下的烂摊子收拾完便踏着步子先行离开。


殿里不剩什么人了,江耀瑾跟在李承乾身后却被他牵了手到跟前与他并肩,江耀瑾挣扎了几下无果,就任凭他拉着出了祈年殿。


夜风吹着她烧红的脸颊却丝毫不减温度,星辉满熠的穹顶之下,是高阁朱楼。


李承乾突然想起了第一次见她的时候,那个狼狈而又莽撞的小姑娘,满口胡言乱语放肆之词。


他从未想过,他会将这样一个人留在身边,更甚,站在她身边。


许是命运就是如此奇巧,一路失去却又不期而遇命运的馈赠,李承乾站在这数百阶台阶之上恢弘的殿门前,侧身吻了吻她的额头。


今晚做的逾矩之事太多了,也不多这一个。


“回去吧。”江耀瑾推了推他的胸膛。


走至二门,车驾在哪里等候,李承乾刚迈出步子踏上第一个台阶,就听到身后有人说话。


“太子殿下请留步。”


李承乾转过身,来人是吏部尚书汪复,看样子早就离了宴席在此等候多时了。


李承乾还了半礼,道“汪大人何事?”


“微臣斗胆问一句,太子殿下身边的这丫头,从何而来?”





——TBC——


如果喜欢请一键三连

点击关注不迷路

你的喜爱是我码字的动力

❤️

夕岚Ceylan

【截修】【师爷请自重】

独立小楼风满袖,平林新月人归后。

【截修】【师爷请自重】

独立小楼风满袖,平林新月人归后。

夕岚Ceylan

【截修】5.11艺乐花絮

你总是不发一言,穿过整座城市,带着你的赤诚和热忱,远远的向我走来。

【截修】5.11艺乐花絮

你总是不发一言,穿过整座城市,带着你的赤诚和热忱,远远的向我走来。

夕岚Ceylan

【截修】【师爷请自重】

寄君一曲,不问曲终人散聚。

【截修】【师爷请自重】

寄君一曲,不问曲终人散聚。

夕岚Ceylan

【截修】【师爷请自重】

我与春风携过客,你携秋水揽星河。

【截修】【师爷请自重】

我与春风携过客,你携秋水揽星河。

@君(all乾)
精致男孩儿!!! 美照一天♥

精致男孩儿!!!

美照一天♥


精致男孩儿!!!

美照一天♥


橘生淮南则为枳

个人向角色混剪|踩点。存档


个人向角色混剪|踩点。存档



铲刀今天进步了吗
手幅练习‖张昊唯 我寻思着为什...

手幅练习‖张昊唯


我寻思着为什么我累死累活做出手幅了还要搞预览图xd/烦死了


又是攒案例的一天

暂不接单叭

手幅练习‖张昊唯


我寻思着为什么我累死累活做出手幅了还要搞预览图xd/烦死了


又是攒案例的一天

暂不接单叭

一冬一鹿

【路铭嘉*李承乾】十正是梦回时

庆国

“二殿下,宫里的人来消息了。”

“什么消息?”

“太子从宫里出来了。听说……”

“说下去。”

“听说太子出来时头上没了冠。中书省咱们的人传消息说,陛下在和太子密谈后,就起草诏令,说要将太子贬为庶人,驱逐出京。”

“是吗?”李承泽轻笑一声,从果盘里拿起一串葡萄,吃了一个。他看着窗外有些阴沉的天色,忽然想起昨夜和他三弟饮酒时,他醉意朦胧间李承乾那句意味不明的话。

“二哥,我真的有些累了,想好好歇歇,今日这酒,也算道个别。”

他现在,终于明白了那句话的意味。他将手中的葡萄吃个赶紧,勾起一边嘴角,看着谢必安:“你去安排一下,明日一早,我们到城外去送我这个弟弟一程。”

谢必安闻言...

庆国

“二殿下,宫里的人来消息了。”

“什么消息?”

“太子从宫里出来了。听说……”

“说下去。”

“听说太子出来时头上没了冠。中书省咱们的人传消息说,陛下在和太子密谈后,就起草诏令,说要将太子贬为庶人,驱逐出京。”

“是吗?”李承泽轻笑一声,从果盘里拿起一串葡萄,吃了一个。他看着窗外有些阴沉的天色,忽然想起昨夜和他三弟饮酒时,他醉意朦胧间李承乾那句意味不明的话。

“二哥,我真的有些累了,想好好歇歇,今日这酒,也算道个别。”

他现在,终于明白了那句话的意味。他将手中的葡萄吃个赶紧,勾起一边嘴角,看着谢必安:“你去安排一下,明日一早,我们到城外去送我这个弟弟一程。”

谢必安闻言一愣,眼睛瞪大了些,试探道:“殿下,这个送……”他将手在脖颈前轻轻滑一下,示意,“是臣理解的这个意思吗?”

李承泽定定地盯着谢必安,片刻后,忽地笑出声来:“不是,”他从胸中出一口气来,“就只是,送送他。”

他抬头,望向远方。

“就只是,作为一个兄长,送一个替我去游遍大好河山的弟弟去。”

 

津港

路铭嘉将双手搭在审讯室的桌子上,看着对面坐着的穿着校服,面上一片平静的叶泉,强行从自己的脸上挤出一个略显和善的笑容来:“真是又见面了啊,叶泉。”

“幸会啊,警察叔叔,”叶泉礼貌性地冲他摆出一个商业微笑,“您今天又为什么叫我来这个地方啊?”

“因为我昨天和我的同事,就是另一个警察叔叔交谈的时候,忽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推论,今天就想找你聊一聊,权当分享。”

叶泉身子微微前倾,眯着眼睛看着对面的路铭嘉,他扯着嘴角笑了一声,又重新摆出那副老实巴交的表情来:“我从小就不是很爱听故事。”

路铭嘉无所谓的耸耸肩,打开了桌上的文件夹。

“那没有办法,你可能还是得听下去。”

……

“你从打听到严雨因为抑郁症进行治疗开始,就因为徐思雅对你的不重视,对你们班级所有同学的霸凌,乃至她造成的严雨得抑郁症的结果而愤怒,甚至对徐思雅产生了杀意,在你看见严雨正在吃的三唑仑后,通过在网络上搜索这个药物的相关知识和你之前的知识储备,就已经大致勾勒出一个杀人的计划了。”

“然后你通过每天和张哲一起吃晚饭的时间,让他知道了三挫伦的种种效用以及严雨正在吃药的既定现实,同时通过借给他一本有相似杀人手法的刑侦小说,从行为上教唆他去联合其他同学谋杀徐思雅。”

路铭嘉冷笑一声,合上手中的文件夹:“叶泉,我觉得你这个智商,应该去北大啊。”

叶泉听完路铭嘉的一番推论,眼底毫无波动,只是嘴角还挂着那副意味深长的微笑。他向后靠着审讯室的椅背上,仰着头,睨着对面坐的路铭嘉,语气极平和:

“可是啊,警察叔叔,你没有证据。”

叶泉的眼睛眯起来,笑眼弯弯,用最和善的表情说着听起来可怖的话:“我也不会承认什么,也不会否认什么。警察叔叔,你没有证据,也不可能找到证据,所以你的这个故事,也只能是故事了。”

“杀害徐思雅的谋划是他们三个做的,也是他们三个动的手,我可是一点都没有参与的。”

路铭嘉咬咬牙,却说不出什么反驳的话来。

叶泉将手搭在桌子上,食指在桌上敲了两下,才慢悠悠地又说道:“不过,警察叔叔,你还是可以放心的,我知道我也许有一些反社会人格,但我是不会主动去伤害别人的。”他笑着挑挑眉,“我爸爸就我一个儿子,为了他,我不会去伤害别人的。如果我有一天成了坏人,他会崩溃的。”

路铭嘉冷声道:“如果你以后伤害了别人,我也一定会找到证据,抓住你的。”

“那就麻烦警察叔叔了,”叶泉敷衍道,“那我能走了吧,叔叔?”

“走吧走吧。”路铭嘉极不耐烦地摆手,“出门找那个刘警官签字。”

 

“你就真的放他走了?”李承乾倚在小窗前,面前的案上摆着石头,“那他若是伤人,或者是杀人呢?”

“没有证据,疑罪从无,我也不能拿他怎么样,”路铭嘉喝一口冰啤酒,“只能寄希望于他的保证吧。”

李承乾宽慰他:“那也只能如此了。”

“你现在在做什么,为什么我听着你那边有水声?”

李承乾看看窗外,又看了看手上的绢帛,笑了一声:“泛舟河上,读书。”

“什么书?”

“诏书,”李承乾顿了顿,“废皇太子承乾为庶人诏。”

“不当太子了?”

“嗯,不想当了,”李承乾语气轻快,“我与我父亲约定,我此生不入朝堂不入京。”

“你那个冷血父亲居然同意了?”

“再冷血,也到底是父子吧,骨肉至亲,他……他虽不说,但心里总归有我这个儿子的。”

“那你以后要去做什么?”

“不知道,先去看看我未曾见过只曾听过的山和水吧,”李承乾有些慵懒地向后靠在了船舱里他的侍从给他设好的塌上,“你呢?”

“我啊,估计又会为了下一个案子加班吧,”路铭嘉又猛灌了一口冰啤酒,打开了电视,“我还是要给自己赚伙食费的。”

“那我就祝你吃穿皆好。”

“好,”路铭嘉闻言,笑了一声:“那我祝你长路浩荡。” 

李承乾笑着看向窗外,天边的太阳在远处挣扎着迟迟不肯落入大河,像是还贪恋这傍晚的最后的夕阳美景。几只野鸭在河面上聚成一团,嬉戏玩闹。

他已经很久没有这种闲适的感觉了。

真好。

 

【完】

【等我把文章发出去了再放我新写的嘉蕊。最近为了投文章脑袋都快让我给薅秃了。最近是真的忙。】


是星星

给朋友摸的不太好看李承乾

给朋友摸的不太好看李承乾

一冬一鹿

【路铭嘉*李承乾】九 秋雨,秋雨,一半西风吹去

庆帝接过扇子,顺手就展开来看。

这折扇他是记得的。

李承乾三岁生辰时,当时虽是嫡子,却并未被他立为太子,所以也就没有大办宴席,他因为政务繁忙,也未来得及给他庆生,只是将近人定时悄悄摸去了皇后的殿里,想着若是李承乾还未睡熟,就将这把陈萍萍不知从哪拿来的折扇送给他当生辰贺礼。等他赶到皇后的寝殿,发现李承乾就坐在寝殿外的台阶上,抱着膝盖坐着,似乎是在等人。他看见他走近,眼里放出光来:

“父皇来了!”

他上前几步将李承乾捞起来,抱到怀里,笑着温声道:“怎么都这时候了还不睡觉?”

“睡不着,”小李承乾将两只肉乎乎的小短胳膊环在庆帝的脖子上,奶声奶气道:“我猜父皇一定会晚上来给我过生辰,再不济也...

庆帝接过扇子,顺手就展开来看。

这折扇他是记得的。

李承乾三岁生辰时,当时虽是嫡子,却并未被他立为太子,所以也就没有大办宴席,他因为政务繁忙,也未来得及给他庆生,只是将近人定时悄悄摸去了皇后的殿里,想着若是李承乾还未睡熟,就将这把陈萍萍不知从哪拿来的折扇送给他当生辰贺礼。等他赶到皇后的寝殿,发现李承乾就坐在寝殿外的台阶上,抱着膝盖坐着,似乎是在等人。他看见他走近,眼里放出光来:

“父皇来了!”

他上前几步将李承乾捞起来,抱到怀里,笑着温声道:“怎么都这时候了还不睡觉?”

“睡不着,”小李承乾将两只肉乎乎的小短胳膊环在庆帝的脖子上,奶声奶气道:“我猜父皇一定会晚上来给我过生辰,再不济也会给我带个礼物来,就坐在这里等父皇,”小李承乾用毛茸茸的脑袋在他的颈窝蹭了蹭,又抬起头来看着他,“父皇,你给我带礼物了吧?”

庆帝看着他的可爱乖巧的模样,心里一动,将他在怀里颠了颠,向皇后的殿内走去:“当然带了,陈萍萍陈大人在民间买了一把顶好看的折扇,父皇看着喜欢,就想把他送给你。”

小李承乾开心地拍拍手,脸上笑开了花:“那父皇我们走快点,我想赶快看到你喜欢的折扇。”

“好!”庆帝用额头顶顶小李承乾的额头,“如果以后父皇忘了给你庆生,你就把这折扇拿给父皇,无论什么愿望,父皇都帮你实现。”

“好!”

庆帝斜倚在塌上的身子终于坐的直了,他两手撑着塌沿,看着站在他面前这个早已不是当时他怀里奶娃模样的李承乾,有些恍惚。他闭眼,努力从往事中回过神来,又恢复了那副半笑不笑的模样:

“太子究竟想做什么?”

 

津港

路铭嘉两臂抱胸,看着民警将审讯室里招完供的赵西、张哲和杨华押着走远了。小刘拿着新鲜出炉的笔录,也从审讯室里走了出来,走到路铭嘉的对面。

“撂了?”路铭嘉挑眉。

“嗯,”小刘点点头,“全撂了。”

整件悲剧的起因就如同耿同学、严雨爸爸、叶泉爸爸以及许多徐思雅班上的学生对他们所讲述的那样,是徐思雅自己造成的因。她运用一个初中班主任的权威,因为自己对现有生活的不满,对自己既定未来的不满,所以用自己的言语、行为,凭一己之力对一整个班级进行了一场让他们这些警察听起来都有些心惊的霸凌。

就像徐思雅自己说的,对她来说,这些班上一个又一个的孩子只不过是她的学生的一部分而已,而对她的学生来说,她则是他们唯一的班主任。初中的孩子的生活构成很简单:学校和家庭,所以老师的一举一动都会对他们造成很大的影响,更别提是徐思雅带着消极的情绪从言语到惩罚的对他们一次又一次的贬低。

张哲说:“她曾经在上课的时候因为我说话,将带着很厚很厚的粉笔灰的板擦拍在了我的嘴上。但我实在是没办法判断她这么做到底是对,还是不对。因为这件事情的起因是我的错,所以我也不敢告诉我的父母,只能将这件事埋在心里。可就因为她一而再,再而三地这样惩罚我,我变得越来越恨她。”

“我发现因为她,我开始不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我心里很慌,但我却只能和我的同学说。可他们,都和我一样”

初中的孩子总是认为自己就是世界的中心,他们无法分辨对错,但他们心中的对错却总是分明。他们其实并未建立一个完整的三观,而徐思雅本该是他们建立三观的引导人,却因为自己的怠慢,渎职和对这个自己的生活存在的怨怼,将她班上的孩子尚未建立的三观完全打散。

“路哥,我今天审赵西的时候,看着那个十几岁的姑娘坐在我对面,我就在想,如果这些孩子但凡是已经上了高中,但凡比现在能年长几岁,会不会这个徐思雅就不敢这样子欺负他们,”小刘咬咬牙,“会不会这一整个悲剧就不会发生?”

徐思雅的悲剧是从赵西和叶泉去看望严雨的那天正式拉开帷幕的。赵西和叶泉来到严雨的家里,看见他们曾经熟悉的伙伴手腕上被水果刀割出的一道又一道的疤痕,心里早已咒骂起造成这一切的,他们的老师,徐思雅。

叶泉坐在严雨的床边,他的旁边正好是严雨的床头柜,床头柜上有严雨要吃的三挫伦。他拿起来,看了一眼,又放回了原处。回家的路上,叶泉告诉赵西:“小雨已经开始吃三挫伦了,她应该失眠的很严重。”

赵西把严雨的情况对张哲说了,张哲年方十五,正是知好色而慕少艾的年纪,所以一直偷偷地喜欢严雨,他对徐思雅的的恨,在严雨因为她而休学之后越发的浓烈。那天下午放学时,张哲叫住赵西:“我们要不要让徐思雅付出代价?”

“什么代价?”

“她毁了严雨的人生,毁了我们这么多人的人生,不该死吗?”

十几岁的少年往往浅见薄识又自视甚高,他们的世界往往存在一套自己的生存法则。犯了重错就该死——这是很多生活阅历或是文化阅历浅薄的人的认知。这大抵也是为什么微博判案死刑起步,凌迟常见的原因。

也不能怨他们,毕竟现在的很多成人对法律还没有一个基本的认知,有些人可能年过半百,依旧枉顾法度。

杨华是这个班的班长,初中的班长向来只是班主任和学生之间的传话筒,但又因为徐思雅和这个班的不睦的关系,成了同学宣泄对班主任不满的一个出气筒。徐思雅治班严格,对她选出来的班长只会更严格。她将班级同学不听杨华的安排的原因归结为是杨华自己能力不高。杨华曾经想要找徐思雅沟通想要放弃班长这个职位,却沟通无果又挨了一顿臭骂,徐思雅说:“你如果不想当班长,可以,但你必须写一个五千字的检讨书,在周一的班会上读给全班听,而且你以后不能参与任何学校的评优,校三好学生的评选我也不会再选你了。”

杨华自小就是一个很乖的好学生,“不能评优”这四个字对他来说,是一个相当大的惩罚。更何况,在整个班级都对杨华冷眼相待的时候,他还要在全班面前朗读五千字的检讨书,这又是一件很没面子的事情。

在孩子的三观还未建立之前,他们经常会被灌输一个观念:当老师和学生发生矛盾时,永远是学生错了。因为西关中学独特的地理位置以及它的生源的特殊性,这些城中村的孩子的家长们大多淳朴,所以在这些孩子进入学校后,他们家长告诉他们最多的一句话就是:要听老师的话。这就更让比较听话,比较乖的孩子对这一观念更加深化。

杨华从徐思雅办公室出来的那一刹那,他第一次对这个观念产生了自己的质疑。真的是他错了吗?

不,不是他的错。

从前种种,同学对他的误解让他产生的委屈,今天在徐思雅面前受到威胁的委屈,在他的心中一下子爆发。一个十五岁的孩子,偷偷躲在楼梯间没人的角落,哭的昏天黑地。

他无所适从,不知究竟该做些什么。

赵西就是在楼梯间遇见了哭泣的杨华,她倾听了杨华的所有心事,把他拉进了张哲、她的谋杀徐思雅的小团体中。

初中的孩子胆大起来,真真叫做一个天地无惧,他们用了一个星期谋划,查阅各种新闻上的案件资料,去翻看各种刑侦类小说,去网吧搜索有关的化学知识。最终制定了一套相当完美的谋杀计划。

徐思雅遇害的当天下午,她讲完课端着自己的保温杯出了教室,就在楼梯拐角被杨华叫住,她转身,就看见有些胖的班长拎着一个购物袋,笑着看她:“老师,我妈妈昨天买了几个柚子,挺甜的,她让我来给您带一个。”

伸手不打笑脸人,更何况一个柚子也算不上贵重,她笑着接了过来:“替我谢谢你妈妈。”然后就转身上了楼。

她不知道,她手里的保温杯已经在上课前被张哲投了前一天去严雨家里偷来的三唑仑。

她回了办公室,剥了柚子,和办公室老师分着吃了,还把柚子皮给了张主任去会议室油漆的异味。接着,喝完了一杯已经下了药的水。五点出头,蹲在老师办公室周围打探的张哲看见办公室的老师除了徐思雅都走远了,溜进办公室,看见趴在桌子上不省人事的徐思雅,他按照计划,将徐思雅拖到了教学楼顶楼的废弃教室里,走的是他们提前一周摸好的监控探头拍不到的路线。

将徐思雅带到废弃教室,张哲和等在那里的赵西、杨华用提前准备好的绳子将徐思雅捆在课椅上,并且用布条封住了她的嘴。

晚上八点半放学,这三人回了家,谎称要早早睡觉,九点多就回了自己的房间,关了灯。然后张哲、赵西偷偷从房间翻窗而出,溜回学校,躲过了十点的保安巡逻,在十一点钟由张哲用他提前买好的军用匕首捅死了徐思雅。

匕首被张哲藏在他的床底,上面还有徐思雅的血液。而张哲的校裤经过痕检,也发现了徐思雅残留的血液。

路铭嘉看完小刘写的结案报告,皱眉:“我总觉得哪里不对……”

“哪里不对啊?”小刘眨眼。

路铭嘉从腿边的办公桌抽屉的第一层翻出了徐思雅班上的成绩排名,指给小刘:“你看,这个张哲的化学连及格线都上不了,他的成绩主要是文科在撑着,杨华也差不多,化学堪堪及格。”

路铭嘉又从案件的文件袋里翻出了这三个人的搜索记录来:“你看这三个人的搜索记录,赵西说,偷严雨的三唑仑来药晕徐思雅的主意是张哲最先提出来的,但张哲的搜索记录里在三唑仑这条搜索之前,并没有其他关于可以使用哪些药品来药晕别人的之类的搜索记录,就像是他忽然就临时起意打算用三唑仑来药晕别人一样,他化学学得并不好,又怎么知道这个化学系的大学生都不一定能够知道的处方药品呢?”

小刘有些近视,将脑袋凑近了那张成绩单,眯着眼睛看了一会儿,吸了一口凉气:“那就是,还有人告诉了他这个作案的方法。”

路铭嘉在眉间皱出一个川字来:“所以……”

小刘闻言,猛地看向路铭嘉,瞳孔闪了闪:

“叶泉!”

【未完待续】

【喜欢的话,点一下喜欢和推荐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