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张正义

140浏览    3参与
沈衡山

柳焚余×沈绛红
–"你是无意穿堂风,偏偏孤据引山洪。"
侯希白×绾绾
–"喜见你眉秀似山,眼拥星霜。坐近风尘,不沾凡裳。食尽烟火,仙客皮囊。"
张正义×邢佩佩
–"大抵知心有庭树,亭亭一如你风致。" ​​​

柳焚余×沈绛红
–"你是无意穿堂风,偏偏孤据引山洪。"
侯希白×绾绾
–"喜见你眉秀似山,眼拥星霜。坐近风尘,不沾凡裳。食尽烟火,仙客皮囊。"
张正义×邢佩佩
–"大抵知心有庭树,亭亭一如你风致。" ​​​

第五维

【马叮当X张正义】与你有约

【第二章    劫色】
    Death Investigation Extension,警队内部都知道这是“弃将”安置营。有什么刺头啊看不顺眼的兵啊,都派遣到这里来就好,眼不见为净。
    但是,总还有一个特别的大麻烦就算是不在眼前,她的事情也会闹到面前。
    邢晶晶,又是因为追大嘴英闯祸上了杂志头条。害的费Sir被总部叫过去念叨了很久,幸亏费Sir脾气好,也没骂闯祸的两个人,只是提点了几句。
    “正义,真不好意思,牵连到了你。...

【第二章    劫色】
    Death Investigation Extension,警队内部都知道这是“弃将”安置营。有什么刺头啊看不顺眼的兵啊,都派遣到这里来就好,眼不见为净。
    但是,总还有一个特别的大麻烦就算是不在眼前,她的事情也会闹到面前。
    邢晶晶,又是因为追大嘴英闯祸上了杂志头条。害的费Sir被总部叫过去念叨了很久,幸亏费Sir脾气好,也没骂闯祸的两个人,只是提点了几句。
    “正义,真不好意思,牵连到了你。”邢晶晶有点过意不去,因为自己抓大嘴英的事情,又殃及池鱼害得正义跟自己一起被说,“要不这样啊,我请你吃饭。”
    邢晶晶拍了拍一同下班的张正义,觉得自己这个补偿的方式很不错。她满意的笑了,眼睛弯成了月亮。
    “ Madam邢,不是你的错。”张正义羞涩的笑了笑,拿下了口中的珍宝珠,“再说了,我姑妈今晚上叫我出去吃饭。”
    “那我下次再请你,别客气。”邢晶晶看着张正义利落的摘下胸牌,塞入运动服的口袋。
    “好啊。”张正义塞好胸牌,“Madam邢我先走了。”
    张正义一路小跑到姑妈说的那家咖啡馆,还在纳闷今天是什么日子吗?一路上的店家都披红挂绿打扮的十分喜庆,各种打折活动层出不穷。最重要的,路上的男男女女都是成双成对。
    “正义啊,你怎么才来?”刚进门就看到姑妈神神秘秘的招手,张正义小跑了过去。
    “你怎么穿成这样?”姑妈一脸嫌弃的打量着张正义的衣服,啧啧啧,这像什么样子!运动服,运动鞋,一点都不郑重。幸亏自己有后招,“给你!去卫生间换上。”
    “姑妈这是什么?”张正义抱着姑妈强塞过来的东西,拿下嘴里的珍宝珠。
“西装啊!快去!”姑妈推了他一把,再不快点约定的时间到了一线牵的姑娘该到了。
    一向对姑妈言听计从的张正义叼着珍宝珠,抱着西装转身去了卫生间。
五分钟后,姑妈看着张正义身穿西装满意的点头。张正义倒是觉得自己浑身不舒服,一会儿摸摸领口,一会儿松松领带。
    “姑妈,这是怎么回事?”总感觉姑妈怪怪的,好像瞒着自己什么一样。
    “正义啊,你也老大不小了,我给你约了姑娘相亲……”还没等姑妈说完,张正义惊讶不已,拿下嘴里的珍宝珠:“你给我相亲?!”
    “你都多大了?还不找女朋友?让你相亲是为你好,你要好好跟人家姑娘聊。”姑妈很满意那位姑娘,又好看又温柔。
    “姑妈就先走了,你好好陪陪人家。”姑妈风风火火的留下一句,抱着张正义换下来的运动服就走了。“记得啊,带着黑玫瑰的姑娘就是你要等的人。”临走之前还把他嘴里含着的珍宝珠抢走了。
    张正义有点无可奈何,姑妈晃点自己过来吃饭,结果是相亲?罢了,既然是姑妈已经安排好了,那就见见吧。左右不过是请人吃一顿饭,就当是多认识一个朋友,也没什么的。
    想通了的张正义看着姑妈远去的背影,把玩着刚刚姑妈塞到自己胸口左边口袋里的黑玫瑰。
     不知道那个姑娘什么样子?是不是姑妈说的那般美好?
    想到自己等会儿会遇到一个温柔美丽的姑娘,张正义笑了,有点傻乎乎的。
    “不会是那个吧?!”张正义眼神特别好,看见进门一个膀大腰圆的女士,胸口别着一朵黑玫瑰。他吓得把自己手上的黑玫瑰拿到了桌子底下,还用另一只手拿起桌布遮上。
    不过幸好这位女士虽然是往张正义的方向走了过来,但是走过了这个位子。
    “幸好不是。”张正义松了一口气,不知道她是什么样子?他又把桌子底下藏着的黑玫瑰拿了出来,闻了闻,果然很香。
    咖啡店,饭店,酒店处处人满为患,大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笑着闹着。
    今天是情人节,有人得意,就有人失意。
    成双成对终成眷属的有情人很多,失意有缘无分的也很多。借酒浇愁的人便少不了,有些流氓地痞打得就是这个主意。
    他们的黑话就是捡尸,醉酒不醒的妙龄女子就是他们下手对象。
    “有没有机会可以请这位小姐喝个酒?”五个男人蹲在地上喝啤酒,看见对面街头走过一个身材绝佳的女子,一身皮衣勾勒出凹凸有致的身材。商量了一下,色从胆边生,围了上去。
   被围住的就是马叮当,她挑了挑眉,看着他们急色愚蠢的样子。
    试想马叮当身为驱魔女天师虽然没有了一身法力,可是十几年的童子功可不曾落下。
    “小妞,我们去喝个酒吧!”一个男人恬着脸笑着伸手去搂马叮当的肩膀。
    马叮当随手把玫瑰花梗叼在了嘴里,没等到他的手触碰到自己的肩膀。伸出左手拉住那个人的手腕,右手反劈,只听得“咔啦”一声。
    “啊啊啊,我的手脱臼了。”那个人鬼哭狼嚎,“臭娘们敬酒不吃吃罚酒,兄弟们上!”
    马叮当听到手下这个人嘴里不干不净,狠狠地踹了他的膝盖弯。他“咚”地一声跪了下去,干净利落。
    “速战速决,你们是一个一个上呢?还是……”马叮当踹开那个人,活动着手腕。“一起上?”
    剩下的四个人面面相觑,遇上了点子硬的刺头了。上不上?当然上,不然以后怎么混?
    电光火石之间完成了眼神交流,“兄弟们抄家伙,花了这个骚娘们的脸,看她怎么半夜出来勾引男人。”
    电棍,折叠刀,匕首,马叮当看着他们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凶器摇了摇头。纵使这样,也是不堪一击。
    伸出大长腿踢飞迎面而来匕首,躲开冲击力,反手用肘击中他的胸口。捂着胸口跪了下去,咳嗽着。
    并不停下的伸出食指中指的指甲对上左侧来的那个人的双眼,他吓得停顿了一下。好机会,狠狠地踢了他的下面。
    “当啷——”匕首坠地,“啊!!!”他痛的捂住了下面,眼泪都流出来了。
    “还有你!”马叮当朱唇一启,“别着急!”
    他看着兄弟被踢,手抖了一下。“臭娘们,不要以为这样我就怕了你了。”又嗷了一声给自己壮胆,冲了上去。
     一个起手式,马叮当灵巧的避开了电棍,狠狠地击中他的肚子。又迅速的转身躲到了他身后,避开了他喷出的秽物。用力踢上了他手腕,电棍随着他手抬起飞了上去。
    踹开人,接过电棒。借着踹人的力度,飞到空中转了个身一个泰山压顶长腿压到身后那个打算偷袭的人肩膀,“咚!”双膝跪地声清脆。
    “你们恶贯满盈嘛!”马叮当看了他一眼,笑了笑。
    不过在他眼里就如同魔鬼,他紧张吞了一口口水。“咕咚——”
    “姑奶奶饶命!!!”他求饶着,不敢有什么绮丽的想法。手里的刀也掉落在地上,泛着寒光。
    “把身上的钱都交出来。”马叮当可不干赔本的买卖,除暴安良?要看自己的心情。现在本姑奶奶的心情很不佳,当然有人要破财。
    “给给给!”他掏出钱包,拿出所有的钱递了过去。看着女罗刹不接,又把上衣口袋里面的钱,裤子口袋里面的钱也都递了过去。
   “这么点?”才一千不到?
    听着女罗刹语气里透出不满意,他机灵的说:“他们还有钱,我去拿!”
    马叮当露出孺子可教也的表情放开他,看着那个女人背对着自己,他掏出了另一把刀对着她的腰刺了过去。
     千钧一发之际,马叮当仿佛背后有眼睛一样。一个转身,皮衣的下摆旋出一个好看的弧度。
    “呲——”电棍毫不留情的架到了那个人的脖子上,看着他被点到口吐白沫才罢手。
    “听到他说了什么吗?”马叮当朱唇轻启,说出的话不含一丝感情。说完她看了一眼伤况最轻的捂住胸口的那个人,那个人机灵的把兄弟们的钱包都拿了过来捧着一堆钱走了过去。
    “一共六千五百六十八,这五百九十八给你们当医药费了,给我滚得远远的永远不要出现在我面前。”马叮当接过钱数了一下,把零钱丢在了地上。
    那个胸口疼的捡了起来,唯唯诺诺地回答:“是是是!以后都不再出现在这片。”
     马叮当看着他们五个人的衰样开心的笑了,让你们碰上了姑奶奶,活该。
马叮当收好钱往前走,感受到左侧有一道视线一直黏在自己身上。没有感受到恶意,算了。
     她整理了刚刚经历了一场战斗的红玫瑰,还好,一片花瓣也没掉。捏着红玫瑰把玩着,这怎么没开花?
     又笑了起来,莫不是被那个怪女人洗脑了?未开的玫瑰怎么可能遇到一个人就开了?怎么看都需要一日时间才能开。
     现在也不早了,不如去前面看看有没有什么云吞面,甜汤带点回去给小馋猫吃。

第五维

【马叮当X张正义】与你有约

【第一章    算命】
   “咚咚咚咚。”
    有节奏的敲打声连绵不绝。
    不轻不重,不急不缓。
    打击声传到二楼卧室,一个睡相恬静面容姣好的女子弯眉微蹙。长若蝶翼的睫毛动了动,灿若星辰的美眸缓缓睁开。
   “大咪这是在闹什么,嗯?”有些不悦的女声嘟囔了一句,带着刚醒过来的沙哑,有些别样的好听。
    一大早,马叮当就被楼下咚咚锵锵的声音吵醒,她拿过闹钟看了一眼,六点。
 ...

【第一章    算命】
   “咚咚咚咚。”
    有节奏的敲打声连绵不绝。
    不轻不重,不急不缓。
    打击声传到二楼卧室,一个睡相恬静面容姣好的女子弯眉微蹙。长若蝶翼的睫毛动了动,灿若星辰的美眸缓缓睁开。
   “大咪这是在闹什么,嗯?”有些不悦的女声嘟囔了一句,带着刚醒过来的沙哑,有些别样的好听。
    一大早,马叮当就被楼下咚咚锵锵的声音吵醒,她拿过闹钟看了一眼,六点。
    掀开被子,套上白色的棉拖。一双白皙笔直的长腿随着主人的走动若隐若现在睡袍里,卫生间的门缓缓关上。
   “哗哗——”流水声响起。
    刷牙洗澡。
    这是马叮当去了美国留学以后带回来的习惯,每天早上冲个凉。
    卫生间的门被拉开,马叮当穿着她那标志性的黑色皮衣。纤长手指揉着毛巾,擦拭着湿发。
    不再滴水以后,开始了每天的护肤。
    闹钟缓缓走到了七点,马叮当完成了最后一步画口红。她抿了抿口红,对镜子里的自己眨了眨眼。
    完美。
    关了卧室门,下楼。
    远远的就看见大咪欢欢乐乐的拉着小咪忙活着,把节日必备的调节气氛的彩灯往墙壁上挂。
   “姐,这些有什么好忙活的。人类的节日有什么好玩的?”小咪不热衷这些,将手上大咪硬塞过来的彩灯丢在沙发上,直接坐了下来。
    两个人听到马叮当下楼的声音,一起抬头看。
    真不愧是姐妹,动作一模一样。
   “老板早上好!”大咪元气满满的问好,听到旁边没有声音,看了一眼小咪。
   “老板早。”小咪被大咪用胳膊肘戳了一下,只好问了个早安。
   “老板是我们吵醒你了吗?”大咪觉得马叮当今天下来的早了些,有点局促不安的揉着手里的一串彩灯。“我不是故意的,刚刚在钉钉子,我想着早点装饰完早点开张。”
   “不用管我,你们忙。”
    马叮当走到吧台里面,从背后的酒架上拿下一瓶红酒。
   “嘣。”酒塞被打开,红色的液体缓缓注入干净透明的酒杯。
   “哎呀小咪,老板是刚刚才盘下来这个酒吧,人流量肯定不大,我才需要你给我帮忙啊。”大咪循循善诱,“人类的节日也有好玩的啊,热闹。你不就是很喜欢热闹?我们把酒吧装饰的好看,人多了就热闹了。”
   “行了,我说不过你。”小咪认命的捡起自己丢在沙发上的彩灯,往墙壁上挂。
   “老板你这么早就喝酒?对胃不好的。”管家婆大咪这下也不局促了,也不教育妹妹了。三步并作两步走了过去,劈手夺走了马叮当的红酒,又用另一只手从吧台台面底下的台子上神奇的拿出了一碗粥。“五谷粥,还温着。”
    马叮当看着大咪圆圆的脸,勾唇一笑。
    接过粥,不烫,正好。
    一饮而尽,然后从大咪手里拿过红酒。
   “这下我可以喝酒了吧?”
    大咪一脸我被你打败的表情拿上空碗,打算去院子里洗。
   “请问这里谁是老板?”一个看上去面相憨厚老实的男人敲了敲门,“我是来送新招牌的。”
   “你就放那门口吧,等会儿我来挂。”大咪起笑吟吟的走了过去。“多少钱?我给你。”
   “三百块,”他挠了挠头,憨憨的笑了,“要我帮你挂吗?”
    他看见这间明显还在装饰的酒吧只有三个女孩的时候,怕她们够不着好心的问。
   “谢谢,我这边还有很多事情要忙,招牌不着急挂。”大咪永远这么平易近人。
    接过钱,送招牌的男人把招牌放在门口地上靠着。“东西我就放在这里了,先走了,如果你们要有什么需要可以再来找我。”
   “小咪,去钉钉子。”大咪指使着小咪,小咪一脸不情不愿的拿起一盒钉子。
   轻轻一跳,跳到高墙之上。
   小咪钉好一排钉子,跳下来。
   行云流水,三分钟就搞定了。
   马叮当此时已经放下酒杯,走了过去。她亲手挂上牌子, Forget it bar。
   大咪此时忙完了,走过去插上电。马叮当看着字母一闪一闪的,垂下眼让人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大咪没敢打扰她,拉着小咪继续布置去了。
   今天,情人节,西方的节日,正式开业。
   忙,很忙,特别忙。
   忙到一晚上都没停,揉了揉酸胀的太阳穴。马叮当准备出门走一走,权当放松一下自己。
    不知不觉,走到了一个小巷。
    像是被人召唤一样,着魔的走了进去。 被一串串小灯装饰的小巷里有个黑衣女子,黑纱蒙面看不真切。
    头顶的小串灯发出柔和的橘色光芒,给她打上一层模糊的光。
    欺世盗名的算命者?
    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想,马叮当摇摇头准备离去。
   “想问姻缘吗?” 沙哑却并不刺耳也不难听的女声响起。
    “你是在跟我说话?” 问完有些莞尔,多此一问。这里除了她也只有我自己,不是问我还是问谁?
   “想问姻缘吗?” 那个女人并没有回答自己,甚至头也不抬。只是又重复一次自己的询问,明明是疑问句,却很笃定。
   “你去外面生意会更好,外面为情所困之人不少,你说几句好话说不定会有更多的钱。”
    马叮当确实勾起了好奇心,撩了一下长发,走了进去。
   “我不收钱。” 那个女人终于说了一句不一样的话,而且抬头。
    直视着她的眼睛,马叮当感觉似乎看到了什么,又似乎什么都没看到。
    有意思,不收钱的算命?
   “想问姻缘吗?” 对视眼前这个女人,蒙面女子知道她不相信自己,肯过来坐下只是单纯的好奇。自己不气不恼,问了第三次。
   “三世书我可以倒背如流。”马叮当可是除了马灵儿以外的马家最有潜力的存在,也是最强者。
    南毛北马马家第四十代传人,不是说说而已。
    为什么她这么在意我的姻缘? 
    我……还能有姻缘吗?
    想到那个人,马叮当黯然神伤。
   “不需要三世书。”那个女人翻开手中的书,认真的看了起来。
    不需要三世书? 马叮当被这句话打破了自己的神伤,那怎么算? 姓名年龄,生辰八字都不要可以算命?
   “前世因今世缘是注定的。”她悠悠的开口,又翻了一页。
    这世上会有注定二字?
    马叮当有些不信,从随身携带的女士包里面拿出一根薄荷香烟。“不介意我抽根烟?”
    在那个算命面前坐了下来,勾起了我的好奇心,听听也无妨。
   “不能计,也不能算。”
    这第二句话也是废话,既然不可算那自己坐在这里有意义?
   “既然不能算,我又为何要算命?”红唇开启,一句反问。
    吸了一口,吐出烟圈。烟四处飘散开来,马叮当的脸也氤氲的看不清。 “发生了的事,不可以改变。”不急不缓,没有任何情绪。
    往事不堪回首,未来不可追寻?
    呵,马叮当继续抽着烟。
   “我要告诉所有迷失的人,不但要认命,还要懂得如何接受命运。” 见那个女子不言不语只是默默抽烟,她也不慌不忙继续开口。“你可以不相信我,但你不能不相信命。”
   “那我想知道我以后的路怎么走。”马叮当将手上的烟灰在桌角轻轻磕了磕,用那双大眼睛看着她。
   “要知道以后的路就知道你从何处来,才能知道该怎么走。”蒙面女子低头看着书。
    “你前世死于唐朝,和一个很有权势的人在一起。但这个人太执着,太有野心。他忽略了你对他的爱,等他幡然醒悟已经太迟。”
    “有意思。”唐朝?前世还跟一个有权有势的人在一起?不会再告诉我其实我是杨玉环?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
    心里嗤笑一声,说真的,马叮当不相信眼前这个女人所说的话。
   “当你真正缘分开始的时候,它会告诉给你知道。” 那个女人看着眼前人怎么都不相信的样子,也没多说二话。伸手从桌子左侧的一个印着帆船行海的盒子里拿出了一朵含羞未开的玫瑰,殷红似血。
    “前世是因,今世是果。好好去爱这个男人,他会还给你前世所欠你的一切。”那个女人死死地看着马叮当的眼睛,一眨不眨。
    “当你真正的缘分到的时候,答应我,忘记过去。别再错失缘分,珍惜每一秒。因为时间,已经不多了。”
    马叮当看着她的眼睛,仿佛被催眠了一般。
    手上的香烟慢慢烧尽,敏感的感觉到热。马叮当回过神,转了一下烟头,本在燃烧的烟头突然熄灭。她抬手把烟头轻轻一弹,烟头以一种完美的抛物线轨迹飞入身后的垃圾桶。
   “你说的话我记住了。”
    马叮当嫣然一笑,接过那个女人的红玫瑰,转身大步离开。
   “果然,她是变数。”
    黑衣女人看着马叮当离去的背影,回神看着盒子里剩下三支白玫瑰。
    “还剩你们。”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