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张水院

17086浏览    328参与
🤍💛💙
主要还是因为昨天太忙忘记了 所...

主要还是因为昨天太忙忘记了

所以算他366天为一周年吧~

主要还是因为昨天太忙忘记了

所以算他366天为一周年吧~

是我自己
You're my V.I.P - 殷志源

竟然有这首歌(手动加个水的tag)

竟然有这首歌(手动加个水的tag)

嘟嘟永远是咧咧的好朋友
【队忙】水晶大爷们互发wink...

【队忙】水晶大爷们互发wink 😉💗

队忙这组超级可爱,大丸和小丸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大大的wink真的好像一只猫猫哦🐱!!好喜欢好想抱走呜呜呜🥹

【队忙】水晶大爷们互发wink 😉💗

队忙这组超级可爱,大丸和小丸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大大的wink真的好像一只猫猫哦🐱!!好喜欢好想抱走呜呜呜🥹

summer

家人

李宰镇开车的路上想了很多,自己即将要做的决定到底对不对。一路上气氛很压抑,查尔斯察觉到爸爸的心情,难得的全程安静睡觉。晚上12点回到首尔,李宰镇没有开回首尔的家,而是去了别处。


按了很久的门铃,打了很多通电话,在门口喊了很久,金在德终于不情不愿的开了一条小缝。李宰镇无视了金在德怒视的眼神,只需轻轻一推,门就开了。小脸都凹下去了,他多久没有好好吃饭,才半个月,上次看到他还是白白胖胖的。

“你这么晚来干嘛?而且你怎么在首尔?”

说话大声点的力气都没有,张水院这个人到底做什么了?当初自己在知道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就应该全力反对,即使那时候所有的事都那么的美好。...



李宰镇开车的路上想了很多,自己即将要做的决定到底对不对。一路上气氛很压抑,查尔斯察觉到爸爸的心情,难得的全程安静睡觉。晚上12点回到首尔,李宰镇没有开回首尔的家,而是去了别处。

 

按了很久的门铃,打了很多通电话,在门口喊了很久,金在德终于不情不愿的开了一条小缝。李宰镇无视了金在德怒视的眼神,只需轻轻一推,门就开了。小脸都凹下去了,他多久没有好好吃饭,才半个月,上次看到他还是白白胖胖的。

“你这么晚来干嘛?而且你怎么在首尔?”

说话大声点的力气都没有,张水院这个人到底做什么了?当初自己在知道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就应该全力反对,即使那时候所有的事都那么的美好。

 

“走!”

“什么走?”

“跟我走!”

“去哪里?”

“济州岛。”

“我去济州岛干嘛?”

“和我一起住,我不会让你一个人。”

一个人……

金在德突然意识到,自己又回到了一个人的状态,没有人陪他去吃饭,没有人无时无刻报备他在做什么,没有人因为自己不吃饭而生气,没有人半夜看到他还没回家而生气,没有人在早晨做好早餐然后温柔的喊他起来。

一切都没有了,他变回了一个人的状态。

“别疯了,你新婚,我去你家干嘛?”

“你是我家人!我这时候就不能让你一个人!”

金在德呆呆地看着李宰镇,这个陪伴了自己快三十年的伙伴,说话总是那么轻声细语软软的,居然有一天生气了,学会了吼人。

这半个月没有一丝感情的生存着,什么痛感都没有能感受到,却因为“你是我家人”这句话,让金在德哭了。

原来自己还没有被抛弃,还有家人在。

 

金在德收拾了真正属于自己的东西和衣服,不过两箱东西。其余都是花他钱买的,或者是他买的。

他不允许金在德花自己的钱,起码和他出去时候是这样。他很喜欢买东西给他,每次回来都会看到几袋东西,吃的,衣服,鞋子,首饰。

虽然有的东西没办法分割,但起码把能舍弃的都舍弃吧。

金在德临走时,找到了那个被他忽略了半个月的手机,找到了和张水院的对话框,其实不用找,因为顶置了。

每天都有信息,即使从未得到收信人的回复。

金在德深呼吸了一下,打出了两个字,然后把手机放下了。

 

“再见“

 

李宰镇帮金在德把行李箱搬上了车,毕竟不指望那细胳膊能抬起这行李。

车上

“能不能陪我去买一台手机?“

“嗯,你想做什么都陪你。“

 

屋里,饭桌上,手机弹出了一条信息,是张水院的回复:抱歉,但是我是爱你的。



元傥

[队忙/源水] 三组头像


p1&p2 cr: ing.

p3/4/5/6 图源网络 

p5&p6只能找到如此清晰度的了


jekki都25周年了呀。💛。


【论在给游戏找闺头(哈哈哈🥵),找着找着开始跑偏截了三组情头(不是)】

[队忙/源水] 三组头像


p1&p2 cr: ing.

p3/4/5/6 图源网络 

p5&p6只能找到如此清晰度的了


jekki都25周年了呀。💛。


【论在给游戏找闺头(哈哈哈🥵),找着找着开始跑偏截了三组情头(不是)】

不正鸟

也把这个传一下好了

这个就不是画画了单纯就是个照片临摹,是我复健用来锻炼自己刻画der

bgm小黄应该都知道嘿嘿

也把这个传一下好了

这个就不是画画了单纯就是个照片临摹,是我复健用来锻炼自己刻画der

bgm小黄应该都知道嘿嘿

不正鸟

情人节然后画了世纪末队忙🌝🌝忙内院和里兜丸

情人节然后画了世纪末队忙🌝🌝忙内院和里兜丸

Pearlkyne

我只存了一张合照,看见好几位艺人来着😄

就是没有釜山组的照片流出😭

新娘很漂亮,有正脸照片但是我也想保护一下她😐

钟旼也来了,但是我好像没存上图片...

我只存了一张合照,看见好几位艺人来着😄

就是没有釜山组的照片流出😭

新娘很漂亮,有正脸照片但是我也想保护一下她😐

钟旼也来了,但是我好像没存上图片...

与之好
“请成为一辈子的SECHSKI...

“请成为一辈子的SECHSKIES,不要再分开了”

“下辈子也会成为YELLOWKIES”

“请成为一辈子的SECHSKIES,不要再分开了”

“下辈子也会成为YELLOWKIES”

月岚星澄不可追

①掉队的小鸭子

星星小学开学啦!


这真是一个振奋人心的好消息,家长收拾好小朋友们的生活和学习用品,迫不及待把孩子们送来了学院。


星星小学,是一所集幼儿部、小学部、中学部为一体的学院,这里更注重孩子们的艺术和体能培养,对文化课的要求反而没有其他学校那么注重。


也因此,孩子们的学校生活都很丰富。


今天是华国的中秋节,现在的孩子们,都要学习华国历史和语言文化。


学校特地选在这天开学,典礼过后就是中秋晚会,为的就是让同学们感受下节日气息,热闹热闹。


小学部三年级黄桃班门口,孩子们和家长告别后,将领到的铭牌别在校服上,乖乖排好队。


老师报着册子上的名字,核对人数,等人到齐就要去...

星星小学开学啦!


这真是一个振奋人心的好消息,家长收拾好小朋友们的生活和学习用品,迫不及待把孩子们送来了学院。


星星小学,是一所集幼儿部、小学部、中学部为一体的学院,这里更注重孩子们的艺术和体能培养,对文化课的要求反而没有其他学校那么注重。


也因此,孩子们的学校生活都很丰富。


今天是华国的中秋节,现在的孩子们,都要学习华国历史和语言文化。


学校特地选在这天开学,典礼过后就是中秋晚会,为的就是让同学们感受下节日气息,热闹热闹。


小学部三年级黄桃班门口,孩子们和家长告别后,将领到的铭牌别在校服上,乖乖排好队。


老师报着册子上的名字,核对人数,等人到齐就要去礼堂了。


……


“金在德。”

“到!”


“李宰镇。”

“到。”


“殷志源。”

“殷志源到了吗?”


“张水院。”

“到了。”


老师在殷志源的名字上画了个圈,合上名册,数了数排着队的孩子。


按照人数来看是对的啊,怎么还有个小朋友不在呢?


看了下表,开学仪式的准备时间快到了,老师只好拍拍手:“孩子们,接下来排好队,我们去礼堂吧。”


“内!”小朋友们齐声回答,一个个跟上前面的队伍。


老师仔细检查从面前经过的孩子们,再次核对了下名单,等到大家嘻嘻哈哈地走过去,队伍最后面的男孩引起了老师的注意。


一头黑发看上去又细又软,微卷,白色打底衬衫外是橙色背带裤,男孩脸蛋白净,嘟着嘴巴皱眉,小小的手里捧着部游戏机,正在聚精会神地玩游戏,书包带子被前面那个叫作李宰镇的男孩拽着。


“殷志源,走路不要玩啦。”老师看了看男孩的铭牌,揉了下他的头,温柔提醒。


男孩嗯了一声,眼睛还是没有离开屏幕。


他跟在大队伍最后,走得跌跌撞撞,像只被哥哥牵着的小鸭子。


老师无奈地摇摇头,领着大家来到礼堂。


等到孩子们全部坐好后,开学典礼终于要开始了。


小学部的同学已经知道要遵守纪律,而幼儿园的小朋友们正是活泼好动的时候,时不时发出低低的说话声。



Imnotyekki

20200414

2020年4月14日 星期四 首尔 晴到多云 6-16度

日程:无


窗外在下樱花雨。风卷花落,雨润新芽。

室内有人挥汗如雨。雨后是一阵阵喘息。

“下次我们换个位置。”

“可以啊,就怕你会力不从心。”金在德轻笑,起身去找外卖单。“今天想吃什么?”

“炸酱面。”

“我吃海鲜面吧。再加一份烤肉。”

点完菜,两人进了浴室。他们在洗澡时又偷吃了一点“开胃菜”。在“开胃菜”完全成为“正餐”之前,门铃响了。“先生,您的外卖到了。”

“我马上出来。”金在德喊了一声,简单地擦了身就裹上浴袍去拿外卖了。


“你接下来去哪?”

“接女朋友。她...

2020年4月14日 星期四 首尔 晴到多云 6-16度

日程:无


窗外在下樱花雨。风卷花落,雨润新芽。

室内有人挥汗如雨。雨后是一阵阵喘息。

“下次我们换个位置。”

“可以啊,就怕你会力不从心。”金在德轻笑,起身去找外卖单。“今天想吃什么?”

“炸酱面。”

“我吃海鲜面吧。再加一份烤肉。”

点完菜,两人进了浴室。他们在洗澡时又偷吃了一点“开胃菜”。在“开胃菜”完全成为“正餐”之前,门铃响了。“先生,您的外卖到了。”

“我马上出来。”金在德喊了一声,简单地擦了身就裹上浴袍去拿外卖了。


“你接下来去哪?”

“接女朋友。她和同学看的电影快散场了。”

“不送啦。”金在德挥挥手。

“明天早点起。去晚了学校里没停车位,我们又要迟到。”

“知道啦。”


张水院醒了。

梦到快二十年前的事了。


又是四月樱花季。

今年的樱花开得寂寞。他望着楼下散落的粉色想着。往年的今天,石村湖水公园会铺着市面上所有花色的野餐布,无尽的粉树与人群似乎一点也不真实。今天却没人能进。因防疫要求,公园已在两天前关闭了。

他想穿一件樱花色的大衣去树下闲逛。就像和自己约会。

二十年前的张水院根本不会有这个想法。笑话,他什么时候缺过朋友?普通朋友,酒桌朋友,圈内好友,圈外密友,男朋友,女朋友。

二十年后这个名单扩张了不知几倍。今天他却没伴。

他翻着聊天软件的消息,指尖划过的“金在德”三个字依旧会扎眼。昨晚的梦早已模糊,但他知道是和他相关的记忆。

庆熙大学的樱花很好。金在德曾经的家的窗前也是。那幢六层小公寓的二楼第三间,窗口可以放上面包屑,以此吸引那些停在樱花树上的鸟雀。

他们的身体也会在彼此的爱抚中开满樱花。

事后,他们绝口不提,仿佛只是一起打游戏后吃了餐外卖。在德依旧每月坐一次火车回釜山约会,他依旧每天送女友走回宿舍。有时他会和在德吃点夜宵,留宿一晚。没有人怀疑。

他们从没在床上说过“爱”。不是的。一定不是。一定只是习惯,需要被时间冲淡的习惯。

习惯延续了七年,终于被一张入伍通知书彻底中断。


戴上口罩,他还是穿了樱花色的大衣出门。

艺人也许是除了医护人员以外最适应戴口罩的人群之一。尤其是偶像。仿佛在疫情之前他也是如此,只要出门在外,免不了会在兜里揣上一只口罩。既是为了躲避镜头,又是为了迎合镜头。

而今天,口罩终于回归它的常规用途:阻挡口鼻吸入空气飞沫和微小颗粒。

他走进电梯,按下地下一层的按钮。去停车场。

明天有出道纪念日直播,今天不能喝酒。做什么好呢?

他在群里发了条消息。“今天有人想出来走走吗?不喝酒。”

“不出门。”在德回复。

“在岛上。”宰镇回复。

殷哥没有回复。上午他会回复消息才是怪事。

电梯门开了。


车子拐了两个弯,进入江际公路。

首尔从不缺少樱花。石村湖水公园的樱花看不了,还有汝矣岛轮中路的。前天,那条路刚解除封锁,便吸引了一批戴着口罩的游客打卡。以前他和小女友去那儿看樱花,他总负责拍照,一拍完他们就去购物中心买樱花季限定新款。真是的,为什么限定这招在他的餐馆就不灵呢?

他为什么要出来看樱花?年年樱花有什么稀奇的?他应该厌倦这片永远娇柔脆弱的粉色,它不能充饥,不能治病,它甚至不遮荫,秋风一吹便只剩光秃秃的枝桠。

樱花。该死的樱花。该死的,该死的樱花。


他在轮中路拍了一张樱花照就回家,顺手把门口的快递箱子取了。拆开快递,是今年星巴克的樱花季限定杯。

吃灰用的限定杯。他一边嘀咕一边把杯子装回盒子。樱花季限定和限定季的樱花,不知道哪个会更长久。


锅依老爷
小学生水平画了张生贺 wuli...

小学生水平画了张生贺

wuli水水生日粗卡!💛💛

小学生水平画了张生贺

wuli水水生日粗卡!💛💛

Imnotyekki

张水院居然真的要结婚了

写的婚礼文也不过是三个多月前的事

如果假如假设张水院要结婚了

那就祝贺🌹

2021.5.11.❤️

2021.6.11.❤️

张水院居然真的要结婚了

写的婚礼文也不过是三个多月前的事

如果假如假设张水院要结婚了

那就祝贺🌹

2021.5.11.❤️

2021.6.11.❤️

七加七

糖果

張水院X金在德

背景:Jwalk運動會

短短的小甜餅🍬


/正文


「我仰臥起坐是不是很厲害,嗯?我還讓你了欸。」


Jwalk運動會拍攝後,他們兩個躲在運動場後面的休息室,享受一下短暫的溫存。


張水院用頭髮蹭金在德肩窩撒著嬌,他的腰被張水院在後面環住。


金在德抱著點抱怨的小語氣說:

「你剛剛差點親到我了,這可是攝像機面前欸,注意點啦。」


張水院又哼哼地撒嬌,用甜甜的聲音向愛人道歉,手卻不老實地在金在德身上到處惹火。


「哎呀~不要這樣子!被人看到就麻煩了。」


張水院不理他,把金在德的臉擰到後面,深深地汲取他香軟的唇。


「嗯!別...


張水院X金在德

背景:Jwalk運動會

短短的小甜餅🍬



/正文



「我仰臥起坐是不是很厲害,嗯?我還讓你了欸。」


Jwalk運動會拍攝後,他們兩個躲在運動場後面的休息室,享受一下短暫的溫存。


張水院用頭髮蹭金在德肩窩撒著嬌,他的腰被張水院在後面環住。


金在德抱著點抱怨的小語氣說:

「你剛剛差點親到我了,這可是攝像機面前欸,注意點啦。」


張水院又哼哼地撒嬌,用甜甜的聲音向愛人道歉,手卻不老實地在金在德身上到處惹火。


「哎呀~不要這樣子!被人看到就麻煩了。」


張水院不理他,把金在德的臉擰到後面,深深地汲取他香軟的唇。


「嗯!別這樣!水院尼~水院尼呀~我錯了。親愛的親愛的,我錯了好不好,現在真的不行。」


張水院沒得到他想要的回答,有點粗糙的手不停地摩挲著金在德後頸的紋身。


他像是吃到了糖果的小孩,得意又帶著點撒嬌的眼神盯著金在德。


準備再次吻上去時,金在德直接偏頭抱了上去:

「別在這裡好不好,我們回家,回家之後都聽你的。」


張水院笑的比糖果還甜,親親金在德的脖子:

「好哦~親愛的~」


/完



看這裡~🙌🏻


最近寫文遇到了瓶頸,庫存堆了好幾篇都不滿意。

寫篇小甜文嘗試逃避更新(x


感謝有人賞臉看我寫的垃圾,

大家現生也要過的快樂噢


Thank you for reading.🥰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