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张艺兴

614.4万浏览    11.9万参与
嫌疑人X

我爱你

不荣艺

给杨姐鞠一个

老大的井宝出没😜

全文五千字左右

好像是小叔文学(?)

不喜勿喷

  

—————————————————

李荣浩的父亲是一名军人,他退伍之后回来的不只他一个人,他还带了一个小孩子回来

  

“爸,你拐卖儿童了?”李荣浩看着这个小孩哭笑不得,心中疑惑不已

  

“臭小子,瞎说什么呢?”李父白了李荣浩一眼,他转头温柔的对身后的小孩说“艺兴啊,你先熟悉一下环境,我跟他说点事儿,好吗?”

  

小孩子点点头,在这个并不算大的房子里转悠。房子是黑白灰的风格,没有生机,倒是符合李荣浩父子二人的审美

  

李父将李荣浩拉进书房,锁上门,缓缓的开口“这...

不荣艺

给杨姐鞠一个

老大的井宝出没😜

全文五千字左右

好像是小叔文学(?)

不喜勿喷

  

—————————————————

李荣浩的父亲是一名军人,他退伍之后回来的不只他一个人,他还带了一个小孩子回来

  

“爸,你拐卖儿童了?”李荣浩看着这个小孩哭笑不得,心中疑惑不已

  

“臭小子,瞎说什么呢?”李父白了李荣浩一眼,他转头温柔的对身后的小孩说“艺兴啊,你先熟悉一下环境,我跟他说点事儿,好吗?”

  

小孩子点点头,在这个并不算大的房子里转悠。房子是黑白灰的风格,没有生机,倒是符合李荣浩父子二人的审美

  

李父将李荣浩拉进书房,锁上门,缓缓的开口“这个孩子挺可怜的,他父母出车祸死了,奶奶很早就过世了,他爷爷,也是我的战友,受不了打击,突然发病,也死了,就留下了这么个孩子。本来我没打算给他接到家里,但是他爷爷之前为我挨过枪子儿,我于情于理都不应该放任这个孩子不管。但是你知道,我现在这心脏不好,不乐意带小孩,你妈妈呢,又早早就离世了。所以…”李父说到这,停下来看了看李荣浩

  

“所以,你希望我带这个孩子”明明该是问句,李荣浩的语气很平淡

  

“是啊,你一定要好好陪这个孩子,他家里这个情况,给他的打击够大了”李父出神的望向窗外

  

“可以,但是我要在大学附近租房子,这个费用得你拿,别的我自己可以”李荣浩对于别人的悲惨经历不感兴趣,他现在只关心怎么把孩子好好养大,自己大学附近是黄金段位,大商场,小学,初中高中都在附近,所以房价很高,李荣浩的经济实力肯定不允许

  

“行,好说”

  

李荣浩见父亲答应了,转头离开了,他不大喜欢父亲,李父跟李荣浩的交流少之又少,他们性格太像了,有什么话都憋在心里

  

李荣浩没有回房间,他在找张艺兴,这个命运坎坷的孩子。“艺兴?你在哪啊?”

  

张艺兴没回答他,小孩子快步跑向李荣浩,一个没站稳,跌进了李荣浩的怀里“嘿,小孩,跑哪去了”

  

“我应该怎么称呼你”张艺兴讪讪的开口,声音也有点发颤

  

“你多大了?我十八”

  

“十岁”

  

“你想叫我什么都行,我叫李荣浩”

  

“小叔?可以么?”张艺兴望向李荣浩,他只觉得这人是他的救世主,愿意拯救他

  

“可以可以,走吧,给你找一间房间,自己住会害怕么?”

  

“可以和小叔一起么”张艺兴天真无邪的看着李荣浩,让人不忍拒绝

  

李荣浩点点头“可以,我们出去一趟吧,给你买点生活用品之类的”

  

一路上小孩都很听话,也不乱跑,所以采购进行的很顺利

  

  

“吃点什么?我给你们做”李父看见两个孩子相处的很好,也放心了,打算给孩子们露一手

  

“艺兴喜欢吃什么?我还是想吃爸你做的红烧肉”李荣浩听见吃倒是来了精神

  

“我都行,没有忌口的”张艺兴慢慢的开口,显然,小孩还没适应环境

  

李父开始准备忙活做菜的事了,李父做菜很快,也很好吃。他老人家手脚麻利,根本不用别人帮忙,李荣浩也上一边逗张艺兴去了

  

  

日子一天天过,在李荣浩准备开学的时候才有了浪花。李荣浩准备好了所有的东西,还有张艺兴这个小孩,准备出发了。他们很快到了大学附近的那间出租屋,在开学之前,李荣浩就租好了这间出租屋

  

之后的事情让李荣浩很忙,他自己开学的准备,还有张艺兴上学的问题,上学放学谁接的问题,功课能不能跟上等等

  

日子就是这样,如涓涓细流,偶尔泛起浪花

  

在张艺兴十七岁的这年,他破天荒的没听李荣浩的话,他趁着李荣浩出差的空档,跟同学偷偷去了酒吧。但他没想到,李荣浩出差连夜提前回来了,半夜十二点,李荣浩回家没看到张艺兴老老实实的睡觉,他心里升腾起一股怒火

  

“艺兴,你现在在哪”李荣浩连忙给张艺兴打电话

  

“小叔?我在家了”张艺兴没想过李荣浩会这么晚给他打电话,内心十分慌张

  

“你现在告诉我,你在哪个酒吧这么吵”李荣浩的语气里多少掺杂了一些怒火

  

“延秋酒吧”张艺兴害怕的告诉了李荣浩

  

“我马上过去,你在那别动”

  

十五分钟之后,李荣浩一身黑色大衣没来的急换,风风火火的赶到酒吧。这身装扮怎么看都不像是来喝酒解闷的,所以张艺兴一眼就看到他了,张艺兴跟同学说了一声,连忙走到李荣浩跟前

  

“嗨,很久没见了”李荣浩没急着教育张艺兴,反而在跟调酒师说话“这是我家小孩,着急走,哪天咱俩好好再喝”

  

“好啊,我很期待这天,还有,他跟当年的你很像”调酒师说完就去做自己的事了

  

张艺兴跟在李荣浩后面,然后完美的撞进了李荣浩的怀里。“走道要看路,上车”语气平淡的好像张艺兴压根没惹李荣浩生气

  

到家之后李荣浩什么都没说,只是一支接一支的抽烟,他很少在小孩面前抽烟,所以他在阳台上慢慢悠悠的抽烟

  

“小叔,别抽了,我错了”张艺兴在李荣浩打算抽第十支烟的时候拦住了他

  

“阳台太冷了,你先回去睡吧”李荣浩两句好像语无伦次的话更是让张艺兴的心提到嗓子眼了

  

“小叔,我真的错了,我…”

  

“会抽烟么?”李荣浩打断他的话

  

“不会”

  

“试试吧”

  

“小叔,你别这样,我不试,我以后不这样了…”

  

“我知道,我理解你,我以前也干过这种事,我不比你大多少,你现在做的事,都是我的过去式了”李荣浩安抚性的拍了拍张艺兴的肩,他身上尼古丁的味道太重了“你之后还会偷偷尝试新鲜的东西,比如,抽烟,喝酒,染发,我也这么干过,我不反对,但是你要跟我说实话。而且,我抽烟这事还是我爸教我的呢,所以你不用担心,太晚了,快睡吧”

  

“那你别抽烟了,太呛了”

  

“去睡吧”

  

李荣浩看着张艺兴转身离去的背影失了神,张艺兴身上有他当年的影子,这或许是李父相信李荣浩能带好张艺兴的原因吧

  

第二天早上,张艺兴早早的起床,打算去买早饭,被李荣浩拦住了“艺兴,一会咱俩出去一趟,去玩玩”

  

“那我去买早饭?”

  

“不用了,一会出去吃吧”

  

不多时,两人换好衣服准备出门,李荣浩慢慢开着车,停在了一家高档小区的门口,“小叔,你在等谁啊”

  

“昨天你们见过,内个调酒师”

  

“他这么有钱啊,这小区,可不是一般调酒师能住得起的”

  

“整个酒吧都是他的,当然有钱了,来了”

  

“浩哥,这么早拽我起来,真烦人”井柏然一上车就抱怨“下回能不能晚点啊”

  

“废屁少说,自我介绍”李荣浩跟这个话痨说话倒是简洁明了

  

“哦哦,我是井柏然,延秋酒吧的调酒师,也是老板,昨天见过,对吧,艺兴”

  

“啊是是是,我是张艺兴,他是我小叔”张艺兴指了指李荣浩,尴尬的笑笑

  

“嘶,你不是跟我说,你那酒吧是正经营生么?这十七的怎么还放进去了?”没错,李荣浩开始秋后算账了

  

“诶,浩哥,我现在不是将功补过么,再说,现在小孩看着都一边大,谁知道他们未成年”井柏然嘟嘟囔囔的说

  

“行了,今天的主要目的是出来玩,然后坑…”李荣浩目不转睛的看着前方

  

“然后坑我”井柏然十分自觉的说“还有,你快别说话了,好好开车吧”李荣浩用不大的眼睛白了他一眼

  

他们一路上说说笑笑,去了很多地方一家高档餐厅,游乐园,电影院还有一家咖啡厅

  

咖啡厅内,井柏然做贼似的趁着张艺兴去洗手间的功夫问李荣浩“浩哥,说实话奥,你是不是喜欢张艺兴”

  

“瞎说什么,我是他小叔好吧,高低也是他长辈,喜欢什么喜欢,你是不是言情小说看多了,呆着你的得了”李荣浩面上是这么说,但是心里也确实在想,他和张艺兴是不是太亲密了

  

“你看,心虚了”井柏然一脸姨母笑“谁家小叔对小孩这样啊,啧啧啧,老牛吃嫩草啊”

  

李荣浩憋的脸通红,也没想出来反驳的话。最后为了报复井柏然,他狠狠的宰了井柏然一顿,点了最贵的咖啡

  

这一天累的李荣浩骨头都快散架了,但是看见张艺兴很高兴他倒也满意了“怎么样,玩的开心么今天”

  

“当然开心了,而且井哥也很有趣,更重要的是和你一起”少年人藏不住心事,顺嘴全说出来了

  

“是吗?和我在一起为什么开心”李荣浩使了坏心思,他也想听听在张艺兴心里,自己是什么样的

  

“就是开心啊,没有理由”张艺兴确实是这么想的

  

  

  

张艺兴十八岁生日那天,故事开始发生变化了。李荣浩破天荒的允许张艺兴去酒吧,但李荣浩并没有跟张艺兴一起去,他还有个PPT没做,就推辞了

  

张艺兴喝的醉醺醺的回家了,甚至还是同学给送回家的。“艺兴,怎么喝这么多啊”李荣浩话语里不免有点担心

  

“嘿嘿,小叔,你认真的样子真好看,但你也太忙了,都没时间陪我了”张艺兴湿漉漉的眼睛好像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了“今天喝了一种酒,可好喝了,是草莓味的,小叔你一定会喜欢喝的”

  

“好,我错啦,下回一定好好陪你,艺兴,去洗漱一下吧,很晚了”李荣浩从没见过这样的张艺兴,绯红的耳垂,亮晶晶的眼睛,让人动容

  

“荣浩”

  

“没大没小的,叫我小叔”李荣浩心里总感觉张艺兴要说什么

  

“不嘛,荣浩,荣浩,我好喜欢你”

  

“艺兴,你喝多了”

  

“我没有,我很清醒,十岁那年,你收养我,之后一直陪着我,拯救我,你理解我,包容我,我都知道”

  

“艺兴,如果换一个人收养你,他也会这样,人之常情罢了,别把它想象成爱了,我对你好只是因为你像当年的我”

  

张艺兴无言以对,他不相信,他不信李荣浩能这么直接了当的说出来,他更不相信李荣浩对自己没有半分动情

  

“李荣浩,你确定你要做这么绝?”张艺兴猩红的眼底说明他确实在压抑着情绪

  

“快睡吧”李荣浩不忍心回答,他自己对张艺兴确实有那种想法,但是张艺兴会有更好的生活,会遇到更好的人,他太小了,没见识过大海,就希望得到一个小水坑

  

“好,好”张艺兴攥紧的拳头重重的砸在墙上,转身回屋了

  

李荣浩一夜没有合眼,他抽了一夜的烟,身上弥漫着尼古丁的味道,咳嗽得厉害,又不敢咳嗽,怕打扰到张艺兴

  

张艺兴心里也不是滋味,他想不明白,明明自己平时的暗示李荣浩都一一回应了,怎么关键时刻掉链子。张艺兴决定以后尽量避免和李荣浩的接触

  

第二天清晨,李荣浩没看见张艺兴,确准了张艺兴要避免和他接触的心理

  

这天夜里,张艺兴悄悄的回到李荣浩的出租屋里,他没看见李荣浩戴着眼镜在电脑前做ppt,也没看见李荣浩戴着围裙做菜,他只看见了李荣浩坐在地上,靠着床边喝酒。他想过当做没看见李荣浩,但是他不忍心看着他消极堕落下去了

  

“别喝了“刘海遮住了张艺兴的眼睛,话里没有一丝感情,张艺兴不知道现在该叫他什么。李荣浩么?太生疏了。荣浩么?太亲密了。小叔么?张艺兴不想与他的关系仅仅是小叔

  

“艺兴,吃饭了么?饭桌上有菜,热一下就行了,早点睡吧”李荣浩说话的时候眼神恍惚,不自然的看向窗外

  

“我吃过饭了,你是不是又吃那种药了?它对身体不好的…”

  

“没事儿的,我就偶尔吃一次”李荣浩吃的这种药类似于安眠药,保持情绪稳定,入睡快,但是副作用更大

  

“随你吧,我明天的车票,我要先去大学内边熟悉熟悉”

  

李荣浩没理他,自顾自的喝起了酒,一边喝还一边嘟囔着什么,张艺兴没仔细听,转身离开了。李荣浩说的是“艺兴,我也喜欢你,能不能别走”,如果张艺兴仔细听一下的话,或许他们不至于这样

  

大学四年,张艺兴没再回来,也没发过一句问候给李荣浩

  

这四年里,李荣浩开了一家小公司,主要还是音乐方面的。脾气比以前更好了,至少同事们都是这么认为的

张艺兴决定回李荣浩那里看看,他发现李荣浩把那间出租屋买下了,但屋子里看来很久都没人居住了,他问了问附近的居民,没人知道李荣浩在哪里住

  

“见一面么?”张艺兴打电话问李荣浩

  

“好,在出租屋楼下的咖啡厅吧”李荣浩疲惫的声音通过手机的播放失了真

  

张艺兴挂断了电话,不知道怎么,当他听见李荣浩毫无波澜的声音,心里不大舒服

  

“来了”李荣浩压根没抬头,还背对着张艺兴,就光凭脚步声就能分辨出是谁。“大学毕业了?”

  

“我来的目的不是跟你聊这个,我想问你,你当初真的对我没有半分动心么”

  

“动过心”李荣浩说话时没看着张艺兴

  

“那为什么拒绝我”张艺兴眼里的失望显而易见

  

“现在你二十二了,我问你,你还喜欢我么”

  

“喜欢,甚至比当初还要喜欢”

  

“我三十了,艺兴”李荣浩猛的抬起头,眼底一片乌青“我现在开了一家公司,挣的钱我买下了那件出租屋,手里还有存余,足够我们一年的开销。艺兴,我爱你,而且有资格爱你了”

  

张艺兴没想到李荣浩考虑了这么多,也为自己当初的冲动离开而自责

  

“我只要你爱我,别的我不要”张艺兴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好,我爱你,艺兴”

  

“我也爱你”

  

—————————————————

感谢

  

  

“或许神明不佑,星辰晦暗,少年在,光和救赎就在。换句话说,只要你在,我就爱这人间”

  

“时间待我不薄,你是它赐予我的礼 物,是我唯一的救赎”

悦悦追⭐ 看置顶❤️

爱了爱了 老客户姐妹喜欢谁直接带名字问价付款 ! ! !

爱了爱了 老客户姐妹喜欢谁直接带名字问价付款 ! ! !

any-次

张艺兴是糊图(模糊的图)之神!!!!!


不是说高清大图不好看,而是这种模糊的图,真的,好显得出张艺兴又白又年轻身材还超好腰超级细啊啊啊啊

张艺兴是糊图(模糊的图)之神!!!!!


不是说高清大图不好看,而是这种模糊的图,真的,好显得出张艺兴又白又年轻身材还超好腰超级细啊啊啊啊

会飞的咸鱼

第一案 “古”惑人心的文物(上)

场景:M城城郊甄古堡

NPC:M城甄富有集团董事长甄董事

明小西:【侦探】明探长 国际刑警

蒲熠星:【侦探】蒲警官 国际刑警

何炅:【何古玩】古玩最有名,古玩界大拿

撒贝宁:【撒经理】项目最有名,商业界精英

魏大勋:【勋总裁】优秀最有名,家族的希望

大张伟:【大买家】拍卖最有名,拍卖界狂魔

张艺兴:【兴鉴定】鉴定最有名,文物界专家

【剧情载入中......】

M城,历史悠久,文化昌盛,文化产业发达,具有全国最大的古文物市场。各大商业集团大力发展文化旅游业以及文物艺术品拍卖。其中,前朝皇家出身的甄富有家族是行业内的佼佼者,并由其发起的“举世盛名”文物鉴赏会...

场景:M城城郊甄古堡

NPC:M城甄富有集团董事长甄董事

明小西:【侦探】明探长 国际刑警

蒲熠星:【侦探】蒲警官 国际刑警

何炅:【何古玩】古玩最有名,古玩界大拿

撒贝宁:【撒经理】项目最有名,商业界精英

魏大勋:【勋总裁】优秀最有名,家族的希望

大张伟:【大买家】拍卖最有名,拍卖界狂魔

张艺兴:【兴鉴定】鉴定最有名,文物界专家

【剧情载入中......】

M城,历史悠久,文化昌盛,文化产业发达,具有全国最大的古文物市场。各大商业集团大力发展文化旅游业以及文物艺术品拍卖。其中,前朝皇家出身的甄富有家族是行业内的佼佼者,并由其发起的“举世盛名”文物鉴赏会吸引了大量的业内专家以及文物爱好者。

在“举世盛名”文物鉴赏会开展的当天,本应上台进行开幕致辞的甄富有集团董事长甄董事却迟迟未现身,勋总裁前往甄董事的个人书房寻找,发现房门紧闭,无人应答。在暴力开门后,却看到甄董事伏在桌上,已无生命特征。不多时,展厅内警报响起,众人发现展厅内的珍贵文物飞天龙首不知所踪。

 

明小西一脸冷酷:“来各位,稍安勿躁。”

大家停止了慌乱,都把视线转向她。

何古玩很自然地cue起了流程:“这位戴墨镜穿的好帅的小姐是——”

明小西举起了证件:“我呢,是一名警察。”

大买家在一旁配合捧哏:“嚯,好家伙。”

“因为我呢,探案很行,解密很行,分析很行,我什么都行。”

“所以您是——”

明小西从身后接过蒲警官递来的侦探板并摘掉了墨镜:“我是一名刑警。”

【刑(行)警】

 

【侦探】

姓名:明小西

性别:女

年龄:25岁

职业:国际刑警

 

何古玩强忍笑意,继续带进度:“那你身后的是——”

“我的同事,蒲警官。”

蒲警官上前了一步,跟大家打了招呼。

 

【侦探】

姓名:蒲熠星

本科毕业于南京大学,硕士毕业于约翰霍普金斯大学

 

明小西拿起小板板读起案件报告:“现在是MG223年1月29日,甄富有集团于甄古堡主办‘举世盛名’文物鉴赏会,其董事长甄董事却在房中不幸被人杀害,同时,在‘华丽丽’中心展厅所展示的甄富有家族的传家宝飞天龙首也不幸被偷。经过国际刑警组织的细心排查,将嫌疑人锁定以下几位,首先是我们的何古玩,撒经理,勋总裁,大买家,兴鉴定。请移步到大厅,我们来做一个不在场证明。”

 

【不在场证明】

嫌疑人分别阐述自己的不在场证明。

 

“因为事件重大,案情严重,接到报案的第一时间我们就赶过来了。”明小西坐定“那从最右边我们的新来的朋友开始自我介绍吧。”

兴鉴定推了推自己的单边眼镜:“大家好,我是兴鉴定,是古玩市场里最有名的文物鉴定家。我是受这个甄董事的邀请来参加的‘举世盛名’文物鉴赏会。”

 

【嫌疑人】

姓名:兴鉴定

性别:男

年龄:30岁

职业:古玩鉴定家

 

大家鼓掌表示欢迎。

明小西:“那你和甄董事认识吗?”

“见过几面,不熟。”

【兴与甄不熟?】

“到我了是吧。”大买家往前坐了一点,调整了下坐姿,“内什么,古玩拍卖家,我是大买家。我就是古玩市场双十一后的维纳斯,我喜欢买,我啥都买,我喜欢的我都买,这么多古玩我看上的我都买。”

 

【嫌疑人】

姓名:大买家

性别:男

年龄:35岁

职业:大买卖艺术品拍卖行创始人

 

撒:“你这怎么还成维纳斯了呢。”

大:“因为什么呢,就是说,我自个儿我太爱买了,双十一花完钱咱得剁手,我买这么多艺术品,我仿佛我那什么.....我自个儿就是艺术品。”

何忍不住笑出声。

默念好几遍“我是专业刑警我不能笑”,明小西开口:“你也是受邀来的?”

“啊对,我这么有名他不请我他亏大了。我是那什么,甄董事的好友,我跟他,我俩是发小。”

【大与甄关系亲密】

明小西简要地记了一下:“好,来,勋。”

勋开始起范:“我,是甄富有集团的总裁,最优秀的总裁,18岁我就接管家里企业的事务,是这里最年轻的总裁,是我发现的死者。死在那边的,是我的姐夫。”

 

【嫌疑人】

姓名:勋总裁

性别:男

年龄:30岁

职业:甄富有集团总裁

 

【勋是报案人】

【勋和甄是郎舅关系】

蒲警官提问:“你是甄富有家族的吗?”

“对。”

“那为什么你们家的产业,你姐夫是最高领导而不是你。”

“因为他为了娶我姐入赘到我们家来了,本来这董事长是我姐姐,然后我姐姐两年前因为车祸去世了,她说把这个位置交给我姐夫。”

【甄为爱入赘?】

【勋姐姐因为车祸去世】

明小西点点头:“好,撒。”

撒经理:“我是甄富有集团的项目经理。”

 

【嫌疑人】

姓名:撒经理

性别:男

年龄:35岁

职业:甄富有集团项目经理

 

“我是整个家族产业的顶梁柱,我为了集团兢兢业业,拉了不少项目,让我们这个甄富有集团成为这里最大的文化产业商。”

勋插嘴道:“你就是个项目经理,这还得归功于我的优秀。”

撒:“你和你姐夫做的事别以为我不知道。”

何挑眉:“两位关系不太好啊。”

明小西:“看来勋有故事的呀。”

【撒勋不和】

【勋和甄有见不得人的事?】

明小西继续提问:“和死者什么关系?”

撒:“我不屑与这种小人为伍。”

何在一旁贴心翻译:“就是说没什么关系,最多是上下属关系。”

撒点点头:“嗯对。”

“那是为什么来到这个集团工作呢?”

“唉,因为老董事长是我的恩师。”撒叹了一口气,又指了指一旁的勋,补充道,“也就是他爹。我年轻的时候是保送到北大历史系的。后来因为一些变故,我找不到工作。是恩师把我介绍进来的。”

撒又擦了擦不存在的眼泪,哭喊道:“老师啊!是学生无能,竟然阻止不了这没脑子的总裁和没良心的新董事肆意妄为啊。”

勋不服:“说什么呢?谁没脑子?信不信我把你解雇了。”

明小西揉了揉耳朵:“我有两票,你俩再吵,我一人一票。来,何。”

何古玩:“侦探你好,我是古玩界内,最资深最有名的古玩家,我叫何古玩。”

 

【嫌疑人】

姓名:何古玩

性别:男

年龄:40岁

职业:古玩收藏家

 

“我受甄董事,也就是死者的邀请,来到了这个‘举世盛名’文物鉴赏会。并且侦探你可能不太了解,我给你介绍一下,‘举世盛名’文物鉴赏会是这里,最大的古文物鉴赏以及交流的活动,每个行业大拿都可以提供自己的藏品来展出,供大家赏玩交流,甚至拍卖。这个鉴赏会基本上任何人都可以来,但是只有拿到盖有甄富有家族烫金印章的邀请函才能有幸来‘华丽丽’中心展厅,看最稀有最具有文化价值的古文物。那我的邀请函在我的客房,一会儿侦探可以看看。”

“谢谢何古玩。那你们开始讲讲你们时间线吧。”




我的兮尔

有没有大大写哇

  前几天看了张艺兴演的老九门,然后又看了黄金瞳,有没有大大会写二爷穿越到黄金瞳,或者反穿。

        觉着盗墓笔记和黄金瞳连手会很好看哇

  大家有没有推荐腻。

        好想看哇_(:з」∠)_

  前几天看了张艺兴演的老九门,然后又看了黄金瞳,有没有大大会写二爷穿越到黄金瞳,或者反穿。

        觉着盗墓笔记和黄金瞳连手会很好看哇

  大家有没有推荐腻。

        好想看哇_(:з」∠)_

泡菜鱼拌烤鸡蛋

This is exactly how EXO will look like protecting Chen.

P2图源 Twi@raiuoldstuff

This is exactly how EXO will look like protecting Chen.

P2图源 Twi@raiuoldstuff

咩球QQ糖
  围巾团子!

  围巾团子!

  围巾团子!

Flechazo

知乎勋兴后续

  朴灿烈接到电话赶来的时候,吴世勋倒在了酒吧的门口,一看来人是朴灿烈,不满的哼哼道“你怎么来了,烦不烦啊!”朴灿烈听了却没在意或是早已习惯了。“宝宝,都醉成这样我能不来嘛!“吴世勋听言一阵犯恶

  “你要真这么喜欢我,就帮我查查今晚在酒吧陪我的小美人……………”说完就昏过去了,留下朴灿烈一人在那发愣,把吴世勋送回了家,朴灿烈没有多停留,转身去找张艺兴。

  我看到朴灿烈了,他满眼失望,被吴世勋拒绝了还是……我懒得再想,隔天我就在公司和吴世勋碰了面。

  “小美人,你是这家公司的?”

  “嗯”

  “哥哥昨晚说的话可不是儿戏,考虑考虑,行吗?”

  或许我真的该和朴灿烈说清楚...

  朴灿烈接到电话赶来的时候,吴世勋倒在了酒吧的门口,一看来人是朴灿烈,不满的哼哼道“你怎么来了,烦不烦啊!”朴灿烈听了却没在意或是早已习惯了。“宝宝,都醉成这样我能不来嘛!“吴世勋听言一阵犯恶

  “你要真这么喜欢我,就帮我查查今晚在酒吧陪我的小美人……………”说完就昏过去了,留下朴灿烈一人在那发愣,把吴世勋送回了家,朴灿烈没有多停留,转身去找张艺兴。

  我看到朴灿烈了,他满眼失望,被吴世勋拒绝了还是……我懒得再想,隔天我就在公司和吴世勋碰了面。

  “小美人,你是这家公司的?”

  “嗯”

  “哥哥昨晚说的话可不是儿戏,考虑考虑,行吗?”

  或许我真的该和朴灿烈说清楚

  于是我在第一时间,进了朴总的办工室。

  “我们分手,我辞职,你去找你的白月光,我去潇洒我的人生。”

  “张艺兴,你别大早上发疯啊!”朴灿烈不可置信地看着我,我轻笑道“你本来就不爱,不是吗,哈哈哈哈何必纠缠不放呢?”

  我从办公室出来,挥手和过去告别,看到吴世勋跑了,我只能说再说吧。

  

  

  

  

  两年后。

  “有请新郎新娘!”

  “我爱你”吴世勋发自内心道,

  我没有回答但顺势吻上了他的唇。

  

  

  彩蛋是勋勋追兴兴,兴兴的独白

不能没有老婆

  白白嫩嫩不怕冷的宝宝

  白白嫩嫩不怕冷的宝宝

东阿

【勋兴】《时光之爱》(六)

       熬过期中考试,一学期也进行一半多了。老师们火急火燎批改完所有考卷,唰唰就上传成绩到系统里了。

       “老吴,咋今天又不去打球了?”夏铭抱着篮球疑惑地盯着吴世勋。吴世勋坐在座位上,桌上躺着一本数学练习册,头也不抬,提笔就那里唰唰写着。“适当学习。”

       “您这样的大佬还需要努力啊?”夏铭不解地撇了撇嘴,单手一根手指转起了手上的篮球。“好吧好吧,您老继续忙......

       熬过期中考试,一学期也进行一半多了。老师们火急火燎批改完所有考卷,唰唰就上传成绩到系统里了。

       “老吴,咋今天又不去打球了?”夏铭抱着篮球疑惑地盯着吴世勋。吴世勋坐在座位上,桌上躺着一本数学练习册,头也不抬,提笔就那里唰唰写着。“适当学习。”

       “您这样的大佬还需要努力啊?”夏铭不解地撇了撇嘴,单手一根手指转起了手上的篮球。“好吧好吧,您老继续忙,那我去了,拜拜。”

       吴世勋深吸一口气,转了一下手中的笔,看了看自己写的习题,又继续埋头苦干。

      傍晚,夏风炎热,等到了这时勉强才得到几分凉爽之意。吴世勋望着窗外的车水马龙,喝了一口手上的冰镇奶茶,愣愣地发呆。

       叮叮叮…

       “喂?妈。”

       “儿子,妈妈今晚需要加班,晚饭自己准备一下哦,冰箱里半成品,记得加热。”

       “好的,妈,我知道了。”

       “嗯,真棒,儿子,晚点给你带炸鸡和年糕回来。”

        吴世勋挂断电话,走进自己的房间,拿出书架上的一本书——《老人与海》,翻到其中一页时,上面写着: 

    A man can be destroyed but not defeated.

       像是获得了什么启发一样,吴世勋合上书页,又找出数学习题继续做着。

       经历完一天课程,吴世勋准备去社团。按照日程表,今天是排练的日子。

      “嘿,世勋,今天风采依旧嘛。”边伯贤打了一节俏皮的鼓,应和着自己的话,笑嘻嘻地盯着他看。

       张艺兴一边整理曲谱,一边拿出其中一叠交给吴世勋。“最近没睡好吗?”

“没。”吴世勋刚打了一半的哈欠又生生咽了下去。

       “兴哥,这就不知道了吧,我们世勋最近可是很拼的哦。”边伯贤打趣地讲到。

       吴世勋若无其事地继续忙着手边事:“正常学习。”又看了一眼张艺兴,补充到:“不用担心。”

       边伯贤有些没趣地望着吴世勋,打了一段平平的鼓调呼应心境。

       “有没有人要吃披萨?”朴灿烈抱着三盒披萨用身体推开门走了进来大声吆喝着。

       “我!”边伯贤率先放下鼓棒冲上前去拿披萨。其他人随后附庸而上。

       “喏。”吴世勋停下手边的事情,看着伸手递来披萨的张艺兴。

       “不要吗?”

       “要!”

       吴世勋双手接了过来,张艺兴就在他旁边靠着桌子享受着手中的披萨。

       吴世勋看了看张艺兴,闻得到手中的披萨,很香,带着谷物的芳香混合着肉蔬的气味。咬下一口,滋味无穷。

       “大家边吃边听我说,过段时间我们要去市中心体育馆参加XXX公司举办的公益演艺活动,邀请函现在已经在我手上了。”艺兴走上前去,展示着手中的邀请函。

        “这么快又来活了呀。”边伯贤一边拿着手中的披萨一边嘴里叼着另一块披萨,含糊不清地说到。

       “吃就好好吃,别边吃边说话。”朴灿烈上来就把边伯贤嘴里叼着的那块披萨抢了下来。

        “朴灿烈!”又是一阵鸡飞狗跳。

        “这个公益演艺是多久进行呢?”吴世勋偏着脑袋看着张艺兴的背影提问到。

        “目前定在下月初8号,抓紧时间的话,来得及。”张艺兴拿出手中的记号笔在日历本上画了一圈,注明好事件。

        天空在乐队的排练声中染上了暮色。短促的铃声响起,随着张艺兴说排练结束,大家各自收拾好自己的东西,打扫好排练场地便陆续离开。

        张艺兴又拿出刚刚排练时的乐谱,注明了几处后,这才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

        “不走吗?”张艺兴注意到还在角落练习的吴世勋。

        “要走。”

        “那就一起吧,我来关门。”张艺兴摸出自己包里的钥匙在手指转了一圈。

        吴世勋听完迅速收拾好自己手上的东西,跟着张艺兴一起离开了训练场地。

        乘着夕阳的步伐,迎着习习晚风,花朵的清香顺着在空气中绽放,这是夏日难得的友好。吴世勋和张艺兴就这样的时空中肩并肩同行。

        吴世勋心中微微一动,他忽然想起上次晚上和张艺兴整理完社团场地回去路上也是这样一路走着,仿佛要走一辈子似的,那是真正独属于他们两个人的时光。真想一直就这样走下去,吴世勋心里想。

        张艺兴提了提手上的琴包,换了一只手拎起。“好香,这是什么花?味道真好闻。”张艺兴注意到路边绿化带的灌木丛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冒出许多白色的花朵。

        “这是栀子花,也叫木丹,可以药食两用,也可以作为盆栽欣赏,还可以做园林打造和路旁配置。”吴世勋在一旁解释道。

        “竟然这么厉害!”张艺兴睁大眼睛,更好奇地看着这些花朵。

        “栀子花的果实部分被称作栀子,可以清热、泻火、凉血,还可以用来染布,古人也是用这个来进行染黄。”吴世勋补充说到。

        “吴世勋,感觉你很懂花卉知识嘛。”张艺兴有些赞叹。

        “我比较喜欢种花,刚好也种过这个,正好了解。”吴世勋轻笑了一下。“要是感兴趣的话,这个周末可以来我家里,我给你做一些关于鲜花的菜,你可以试试看。”吴世勋一边笑着一边眼含期待的望着张艺兴的侧脸。

        “周末?行,那就周末去你家。”



作者有话说:

看官老爷们,我回来了!经历完期末暴打和新冠毒打,我现在可以回来更新了~

给我一碗小羊糕

很可爱的表情包系列,我也做了两张 素材来源于网络

很可爱的表情包系列,我也做了两张 素材来源于网络

HBBDSHAN
是的 张加帅的里面就是我(大叫...

是的 张加帅的里面就是我(大叫)(立志要告诉全世界)


三张张加帅的图在回礼

是的 张加帅的里面就是我(大叫)(立志要告诉全世界)


三张张加帅的图在回礼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