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张若昀

104.6万浏览    9801参与
又来

第十三章

  苏沐晴还是只小小狐狸时,便失去了她的双亲,孤独的在树林里活过多年。族里的长者可怜她,还会去照顾一下她,奖励点小玩意。

  “沐晴,也该学点捕猎了。”长老摸着苏沐晴的小脑袋。

  第一天,苏沐晴捉来一只麻雀。

  第二天,苏沐晴捉来一只死熊。

  第三天,苏沐晴捉来……一个人。

  是一位身着朴素衣裳,行囊中全是一些书籍衣物的书生。

  苏沐晴告诉长老,她是在树林里的小沟道中发现这个书生的。长老一言不发,过了一会儿才说:“离这些人远点。”他没有告诉苏沐晴,她的父母便是死于人类之手。

  李琅青醒来时,发现一位妙龄姑娘正笑吟吟的看着他,他顿时脸一红,“扑”的起来,前额撞前额,两人...

  苏沐晴还是只小小狐狸时,便失去了她的双亲,孤独的在树林里活过多年。族里的长者可怜她,还会去照顾一下她,奖励点小玩意。

  “沐晴,也该学点捕猎了。”长老摸着苏沐晴的小脑袋。

  第一天,苏沐晴捉来一只麻雀。

  第二天,苏沐晴捉来一只死熊。

  第三天,苏沐晴捉来……一个人。

  是一位身着朴素衣裳,行囊中全是一些书籍衣物的书生。

  苏沐晴告诉长老,她是在树林里的小沟道中发现这个书生的。长老一言不发,过了一会儿才说:“离这些人远点。”他没有告诉苏沐晴,她的父母便是死于人类之手。

  李琅青醒来时,发现一位妙龄姑娘正笑吟吟的看着他,他顿时脸一红,“扑”的起来,前额撞前额,两人都痛呼一声,苏沐晴揉揉额头,“扑哧”笑出声来。

  “姑娘……”李琅青低了低头,说:“请问小生现于何处?”

  “公子现在小女的陋屋里。”苏沐晴说。“公子在树林里受了伤,是小女将公子带回来疗伤的。”

  “那,多谢姑娘了。”李琅青拱了拱手。

  苏沐晴摆了摆手,又问:“公子孤零一人,可是要去做什么?”

  “我正是要进京赶考。”李琅青低声道。“原本想抄近道,却不料路遇强盗,被抢光了盘缠。”

  苏沐晴突然有些同情。

  “对了,姑娘,请问尊姓大名。”

  “小女苏沐晴。”苏沐晴说。“公子?”

  “小生李琅青,小字卓。”

  一片安静。

  “苏姑娘可知京城方向?”

  “知道。离这不远。”苏沐晴开了开窗户,凉风使李琅青打了个哆嗦。“不过天色近晚,夜路危险。还是明早启程为好。”

  李琅青点点头,也别无选择了。随即从旁边的行囊里找了些书籍,封面上的字苏沐晴不认得,只见李琅青借着微弱的灯光看了起来,嘴中念念有词,却没发出任何声音。

  苏沐晴看迷了眼,她身为一只小小狐妖,才尚成年,没见过外面繁华的世界,她只觉得眼前俊秀的男子甚是好看。她们狐妖一族以媚术著称,苏沐晴见过同族的姐妹施展媚术,自己却从未实践过。她想着,今晚不知是不是一次机会?

  苏沐晴边这样想,边慢慢的伸出手,纤纤玉指在额间飞舞,额心突地冒出一朵红色的梅花,后裙摆悄悄钻出一条毛茸茸的尾巴,她靠过去,脸离李琅青只差一公分。

  李琅青察觉到,抬起头,发现那张清秀又不失妖艳的容貌出现在他的眼前,苏沐晴身上散发着独特的不知名的香味,李琅青心扑通的跳着,有些不知所措,又条件反射的推开苏沐晴。

  苏沐晴刚伸出的尾巴“咻”的缩了回去。

  “姑娘……”李琅青脸红得快滴出血似的。他悄声讲了几句,声音细小到常人几乎听不见,可是苏沐晴不是常人啊。

  “请自重。”她听见 他这样说。

  不知怎么,她心里有些难过。

  

  早晨。

  苏沐晴敲开房门,发现里面已空无一人。桌上留着一张破旧的小纸条:

  小生先行一步,待榜上有名会前来报恩于姑娘。

  李琅青    留

  苏沐晴将纸随手一扔,不满:“居然就留个纸条走了,看我不掘地三尺挖也挖到你。”

  她本着狐狸的嗅觉,闻了闻床上的味道,便转身飞奔起来,她跑到树林间,干脆施展法术,化为一道光束,消失在林间。

  

  小摊小贩四处哟喝,显得十分热闹,过往的行人三三两两,苏沐晴穿梭在人群中,有些兴奋,从未来过人间,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美好。

  突然,她看见一块矮牌上挂着一张黄色的纸,她想起了李琅青留给她的那张破纸,她走近一瞧,密密麻麻的文字,形状跟李琅青书上的差不多,共同点都是她一个都不认识。

  “诶哟,还有三日就要圣试了啊,我那远方侄儿不知道赶来否。”

  “你有个这样的侄儿,真是好福气哟。”

  两个中年男人谈着话,对着纸指指点点。

  苏沐晴一下就明白过来。她回头看看,李琅青不正要赶考吗,现在也不知身在何处,她低下头,闻着一股浓郁的香粉味,她循味,发现是从一家花哨的门店传出来的。

  苏沐晴刚想走进去瞧瞧,就被一个穿得花里胡哨的女人拦下来。

  “女孩子家到这里来作甚?”女人挑着眉。

  苏沐晴抬了抬头,有些不明白。“为什么我不能来?”

  “这里不是姑娘能来的地方……”女人仔细看了看苏沐晴,猛地改口。

  “你来,也行。”女人眯了眯眼。

  她从屋里叫了几个人,拉起苏沐晴到了偏门。

  “姑娘生得好相貌,为何孤身一人?”

  苏沐晴知晓有蹊跷,却仍道:“我是来找人。”

  “找人?”女人转了转眼珠。“那来我店里先做事吧,我好吃好喝待你。”

  苏沐晴看了看巷子里的几个男人。

  女人见她没反应,吩咐男人将她拉到侧门里。

  苏沐晴脸色一变,避开男人,双手一展,眼睛冒出蓝色的幽火。

  几个人眼中都露出畏惧。

  “你们在干什么?”

  苏沐晴一听声音,眼中的火消了下去。她回过头,看见李琅青一脸震惊。

  几个人像是见到了替罪羔羊,连忙往屋里跑。

  “是你?”李琅青惊讶。

  苏沐晴扯出一丝微笑。

  

  台阶上,女孩津津有味的吃着馍馍,旁边的男孩眼中充满笑意的看着她。

  “我要去参加考试,京城你有什么亲人吗?”

  “没有唔。”

  “那你来京城干什么?”李琅青有些无奈。

  “呃…”停顿了几秒,她吞吞吐吐道,“就来看看京城什么样。”

  李琅青站起身。“你自己去找家客栈先住下吧。”他从包袱中掏出几两银子,心有些痛,这可是他攒了好几年的钱两。

  苏沐晴看出他的心思,说:“不用不用的,我有。”

  “你有?”李琅青讶异。潜意思是你个小小采药女能有多少?

  苏沐晴从腰间兜里掏出几两银锭子。

  在李琅青奇怪的眼神下,她不好意思的笑笑。她自然是没那么多钱的,只是连这些都变不出来,还怎么好意思做一只狐妖?

似曾相识微雨燕

【是我在做多情种】之唐山海(10)

死亡还不是一个人的结局,后事才是。


我们总是要埋葬一些人,再被另一些人埋葬。


柳美娜活着的时候肯定想不到,当年名义上为她办后事的人,是陈深。


陈深那时找老毕:“虽说她泄露了情报,可毕竟是个年轻女人,怪可怜的,我去找地方把她埋了吧。”


老毕点头:“我知道你怜香惜玉,你去办吧,费用我报销。”


在老毕看不见的地方,亲手去埋的人是唐山海,全程陪同的人是徐碧城。


人生就是这么不可思议。


就如同几十年后,邀请唐山海来大陆、并且给他提供了方便的人,居然是陈深,当年唐山海亦敌亦友的同事...

死亡还不是一个人的结局,后事才是。

 

我们总是要埋葬一些人,再被另一些人埋葬。

 

柳美娜活着的时候肯定想不到,当年名义上为她办后事的人,是陈深。

 

陈深那时找老毕:“虽说她泄露了情报,可毕竟是个年轻女人,怪可怜的,我去找地方把她埋了吧。”

 

老毕点头:“我知道你怜香惜玉,你去办吧,费用我报销。”

 

在老毕看不见的地方,亲手去埋的人是唐山海,全程陪同的人是徐碧城。

 

人生就是这么不可思议。

 

就如同几十年后,邀请唐山海来大陆、并且给他提供了方便的人,居然是陈深,当年唐山海亦敌亦友的同事。

 

“念华你知道吗?那时你爷爷认为我是汉奸,好几次试图杀了我。”

 

这是民国81年的除夕,陈深请唐山海和Susan到家里吃年夜饭。为了多聊会儿天,他让客人下午就过来了。陈深沏了一壶茶,两个人边喝边聊,Susan在一旁陪着。

 

“你演技好,那时很像个胸无大志的汉奸。要不是徐碧城拦着,说不定我就成功了。”唐山海说。

 

“碧城那时候还是个不成熟的特工,如果她足够职业的话,不应该拦你的。不过她后来进步了很多。”

 

“是吗?后来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

 

“后来她是我们上海分部最出色的地下工作者,讨论去台湾潜伏人选的时候,我投了她的赞成票。”

 

“如果还能重来,你还会投这个赞成票吗?”

 

“重来也还是一样,都是为了革命工作……就好像,如果还能重来,你会放过柳美娜吗?”

 

“当然,我也不会。情报是必须拿到的。”

 

是的,即使时光重来,他也并没有别的选择。这一点,他们两个都懂。

 

“对了,柳美娜的墓我们去看过了,我看墓碑很破了,这是我换的你们这边的钱,你收下,帮我把墓重新修修。“

 

“好的。“陈深并没有和唐山海客气,他一直都是柳美娜的墓的联系人,”你放心,我让我家老大去办。“

 

陈深换了个话题:“老唐,你还没说过,你那对在台湾待得好好的,有家有业,为什么去了美国?”

 

“我离开台湾,是因为有好多事情看不惯。戒严一戒几十年,还是白色恐怖那老一套,丢了大陆还不知道改弦更张。如今虽然解严了,恐怕太晚了。好多台湾本地人受够了打压,反而怀念日据时代。感情这件事情,不是光讲道理可以讲通的。说实在的,我很担心。”

 

“那你后悔过吗?对你追随的党国、主义?“

 

“咱们都是黄埔的学生。当年进黄埔,就是为了追随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我至今觉得,这个主义没有错。只是校长走偏了。“

 

“哦?你说说看。“

 

“第一次走偏,是民国16年在上海大开杀戒,杀你们的人。不管之前有多少分歧,毕竟是合作关系。政治的事,应该用政治的手段解决,而不是杀人。这一杀,两边结下仇怨,一打十年内战。第二次走偏,是民国34年抗战胜利。本来这是一次是可以重新走上正轨的时机。我那时多么希望重庆谈判可以谈成,可以真的搞联合政府,中国人不要再打中国人。我也可以和你、和碧城一起共事。我一直觉得你们都是很好的人。结果,校长还是想大权独揽,结果我们都知道了。“

 

当年国军退守台湾,很多人都在反思到底哪里出错了。唐山海也想过,这是第一次,他和一个前对手说出心里话。

 

“不说这些了。说说你吧,那些年,你受罪了吗?我听说有几年闹得很厉害。“唐山海问。

 

陈深有些自嘲地微笑了一下,“我一直没想到,自己人折腾自己人会这么狠,也不知道都是为了什么。夫妻反目,亲友成仇,见得太多了。我还好,虽然关了几年,你也知道我这个人,什么情况下都能找些乐子,不钻牛角尖,所以能活下来。”

 

“说实在的,你后悔过吗?“

 

“后悔谈不上。我们当初一样是满腔热血想要报国,也相信自己所信的是真理。我们这边经过了那些波折,在过去十多年里也在反思。不过现在趋势又变了,反思过去似乎已经过时了,好像只要经济发展好了,其他都可以不管。如今年轻人都在“向钱看’,信念信仰成了稀缺品。“

 ......

听着Grandpa和那位another man谈政治,Susan并不能都听明白。

 

她本来更想听到两位前情敌谈些和感情有关的事,满足她作为一个女生的好奇心。不过此时,她明白了,对于他们那个年代的人来说,感情从来不是头等大事,救国才是。也许选择的道路和方向不同,可那种理想主义是一样的。只有理解了这一点,才能理解grandpa和他的那一代人。

 

陈深很体谅人,看到Susan一直在旁边坐着插不上话,就把话题转到她这边。“我前些日子以前单位有些工作上的事情要帮忙,也没有陪你们。念华,这一阵你和你爷爷都去哪儿了?

 

“这两周我们去了挺多地方。我们去了南京,去了紫金山的中山陵,看了中国的国父。我们还去了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太可怕了,就像纳粹屠杀犹太人一样。“

 

“那个纪念馆是最近几年建成的,听说还要扩建。“陈深说。

 

“哦,我们还回了湖南老家,给太祖父母上了坟。“Susan说。

 

这是Susan平生第一次看到祖父流泪。

 

当时Grandpa说的一段话她没有听懂,但记下了发音。后来确认,Grandpa说的是:“国家有难,恕孩儿不孝,不能承欢膝下。”

 

……

 

他们聊天的时候,陈深的夫人一直在厨房忙活。陈深家也是一大家子人,从下午到晚上,一家一家的儿女过来,带着孩子,带着礼物。晚上,随着窗外鞭炮声越来越响,所有人也都在桌前围坐,一边看着大陆这边的“春节联欢晚会“,一边吃着年夜饭,席间欢声笑语。无论如何,这是太平岁月,可以阖家团圆。

 


✄——————♡
摸个奶裴 lof这贴纸好可爱啊

摸个奶裴 lof这贴纸好可爱啊

摸个奶裴 lof这贴纸好可爱啊

崔明秀

花絮的他真的好白好飒好可爱!!!!

花絮的他真的好白好飒好可爱!!!!

钓徒徒徒
我是张若昀,我穿越了(三) 小...

我是张若昀,我穿越了(三)


小小的一只范闲,仰头看着蒙眼少年。


“叔!”

“何事?”


“叔!”

“何事?”


“叔!”

“???”

我是张若昀,我穿越了(三)


小小的一只范闲,仰头看着蒙眼少年。


“叔!”

“何事?”



“叔!”

“何事?”



“叔!”

“???”

在在在不在

【柴哈】面朝你01~05

古代ABO

刘小将军x张军医

小甜文.jpg


01

  张军医,刘家军内除了将军参谋外最响当当的一号人物,十五岁开始跟着师父在营内行医,至今已十年有余,医术精湛,少说和阎王爷抢过近千人的性命,小伤小痛更是不在话下。明明和一营的糙汉子一起生活,可他一点儿也不糙,大概是这个营里最精致的男的,无论这仗打得多么急行军多么赶,他帐里永远干干净净,东西摆放得层次分明。

  第一次在军营干活的时候,有汉子看这小孩长得白嫩,朝他吹口哨,他不屑地白了眼,吹回去的口哨声更加嘹亮。张军医也和将士们开点无伤大雅的颜色玩笑,处理伤口时有人喊痛,大喊“我不行了张先生”,他都会真诚地大喊回去:“男人不能说...

古代ABO

刘小将军x张军医

小甜文.jpg



01

  张军医,刘家军内除了将军参谋外最响当当的一号人物,十五岁开始跟着师父在营内行医,至今已十年有余,医术精湛,少说和阎王爷抢过近千人的性命,小伤小痛更是不在话下。明明和一营的糙汉子一起生活,可他一点儿也不糙,大概是这个营里最精致的男的,无论这仗打得多么急行军多么赶,他帐里永远干干净净,东西摆放得层次分明。

  第一次在军营干活的时候,有汉子看这小孩长得白嫩,朝他吹口哨,他不屑地白了眼,吹回去的口哨声更加嘹亮。张军医也和将士们开点无伤大雅的颜色玩笑,处理伤口时有人喊痛,大喊“我不行了张先生”,他都会真诚地大喊回去:“男人不能说不行!”

  张军医平日里看上去冷酷,高雅,但接触过他的士兵都说他快乐且有趣。快乐且有趣的张若昀张军医,隐藏着一个惊天的秘密。

  他是个坤泽。

  军队里多是乾离与和元,坤泽是绝对扰乱军心禁止入内的存在,发情期的坤泽能让整个军营的乾离都上头发狂。但张军医不一样,他医术实在高超,分化的那一晚他冷静自持地喝药针灸,完全没啥动静。师父去问过刘老将军的意思,刘老将军一挥手:“就当个和元养着呗。”

  张若昀把自己当个和元在军队里干了十二年,师父退休,他就凭着自身过硬实力当上了军医头头。

  02

  刘老将军告老休养,刘小将军接了他的班,在守卫边疆的战役中担了副帅。进军队第一天例行视察部下,刘小将军用自己青春活泼的笑容和一看就很靠谱的气场俘获了绝大部分将士的心,年龄大的都恨不能让他当自己的弟弟。他一路视察到了军医帐,一眼就被张军医冷酷高雅的外表和身上清冷的草药味吸引。心智未开青春期迟迟未到的刘昊然在人面前搁楞半天:“你好冷峻啊。”

  张若昀勾起一抹冷峻的笑容:“每个人都会有的错觉。正常。”

  

  03

  刘小将军能和张军医混熟是个必然的意外。那天小将军首战告捷,傍晚回营的时候少年意气风发,半夜的时候却红着眼尾拎了坛酒,闯进了张若昀的帐里。

  张若昀被他抢了椅子,只好一屁股坐上书桌,看小将军那副样子,心道完了完了我最怕的环节要来了,面上强装镇定试图岔开话题:“军营里不能饮酒。”

  刘昊然仰头灌了一口:“他们说你爱喝酒,我就带酒来看你。”

  “这酒就是给属下看看的?”张若昀问。

  刘昊然迷离地点点头:“确实。”

  好实诚,好想揍人。张军医脸上保持着“你怎样都好”的笑容,握紧了拳头:“你哪找到的?”

  “厨房偷的。”他又灌了口,打了个酒嗝,抬头注视着张若昀的眼睛,眼神悲伤无措。

  要来了要来了。张若昀深吸一口气。

  “我杀人了。”刘昊然用颤抖的声音说,“我今天杀了好多人。若昀哥,我…可以和你讲这个吗?”

  这么快就攀上哥了。张若昀腹诽,低头看到少年湿漉漉的眼睛,心神一动,点了点头。

  刘昊然红着眼眶喃喃:“我把长枪刺进他胸膛,他倒下去了。从小我就被教育怎样打仗,如何在战场上排兵布阵,怎样最有效率地折损对方的战斗力。可当我真杀了人,我才意识到他不仅仅是敌人,他也是个人,或许在他有妻儿老小,但我这样一枪下去……他就再也不存在了。”

  张若昀叹口气,拍拍他肩膀:“属下也不知道怎么劝小将军。这儿就咱俩,想哭就哭吧,别憋着。”

  他最怕安慰第一次杀人的新兵。就是看不得别人死,张若昀才跟着师父学了医,总不见得对人家将士讲不想杀人就别杀了。仗还是要打,国家还是得运转,他不知道怎么开口,只好揽过对方的脑袋往自己肩膀上按。

  两滴眼泪顺着脸颊滑下,刘昊然觉得有点丢人,胡乱地擦掉了,可眼泪越来越多,他把自己的脸埋到张若昀宽厚柔软的胸膛里,放任自己哭起来。

  军医帐里有股冷清的草药味和书卷味,混着张若昀身上衣服洗净的清香,让人安心。刘昊然哭了会之后酒醒了些,有点尴尬地发现自己把人家的衣襟弄得乱七八糟。

  “若昀哥。”

  “属下在呢。”

  “挺不好意思的,让你听我讲这些。这种话军队里我没法和其他人说,只能对你讲。”刘昊然吸吸鼻子,“哭成这样感觉怪丢人的,你不许笑话我。”

  “怎么会笑话小将军呢 ,这不丢人的。所有人上战场,回来时心里头总有或多或少的疙瘩。属下有时候看着,只恨自己能医身却医不了心,能哭出来讲出来是好事。”

  刘昊然不合时宜地打了几个哭嗝,把自己闹笑了。“一会哭一会笑,两个眼睛开大炮。”张若昀笑他。

  刘昊然虚虚地给了他一拳,赖在他身上不肯下来:“你胸好大。”

  “那是我勤于锻炼!”张若昀一改刚才的温情大哥模样,板着张脸憋笑,“快点放开,我已经看穿你了,你就是想埋我的胸。”

  刘昊然噗嗤一声笑出来,故意往他怀里蹭,被张若昀冷漠无情地推开。“这就对了嘛,”他露出颗小虎牙,“叫我名字吧,看你端着我怪难受的。”


04

  小将军说他哭得眼睛肿,要去散散心。于是咱无辜群众张军医也被拉着翻了围栏,上后山吹夜风。

  “守卫看得可够松啊,居然这么容易就让我跑出来了。明天早上早训的时候要好好提点提点。”

  “那是小将军您身手敏捷。”张若昀偷偷地摸刘昊然手边的酒坛,晃荡一下发现还剩下大半坛。

  “可我毕竟还带着个若昀哥你啊。”刘昊然擒住他一只手,“我拿的酒!放下!”

  张若昀啧了一声拍开他,仰头喝了几口。他挺爱喝酒,这次随军出征有小半个月没碰,这样的大好机会怎能错过。他咂咂嘴:“昊然小将军,有福同享,有酒同喝,但有难别和我同当啊,明天你要是被伙夫检举了可别带我。”

  刘昊然挥虚拳揍他:“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张若昀顺势躺倒,哎呦哎呦叫唤起来:“刘小将军打人啦!殴打手无寸铁的军医啦!”

  刘昊然气急,伸手去捂他的嘴,被笑嘻嘻地躲开了。

  两人打闹了会,酒劲都有些上头,就势躺下,一起躺在山上看星星,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

  “战争结束之后你想干什么啊。”

  “去小镇上开个家医馆,收两个徒弟,养条狗。还想多买点书,行军的时候太忙了,书都没空读。你呢?”

  “我想……我也不知道我想干嘛。”刘昊然鼓起腮帮子,“想想未来,会有点害怕吧。小的时候被指腹为婚,现在那个姑娘已经出落成一个帅气潇洒的…乾离了。”

  张若昀笑出声,声音含混:“所以咱小将军要嫁给人姑娘了?”

  “也不是定数吧。姑娘说她想娶个坤泽。”

  “你是……”

  “我不知道。”刘昊然不好意思地笑笑,“有郎中说我以后会成个乾离,但我十七岁了也还没动静,家里人都觉得我大概率就是个和元了。”他侧过头让张若昀看他后颈:“你也是个郎中,能帮我看看吗?”

  张若昀带着酒气凑过去看他,碰倒了旁边的空酒坛。手就要碰到刘昊然脖子的时候,他眼皮一搭,睡过去了。

  

  05

  张若昀第二天在自己帐中醒来时天还蒙蒙亮,鞋也没脱脑袋上的草也没摘,被人囫囵吞地塞进了被窝里。他没睡多久,脑袋因为宿醉受了风有些痛,抹了清凉油才好些。低头闻闻自己身上一股泥巴和黄酒味,只好不情不愿地爬起来打理自己。

  提着面盆走出帐,正好撞见巡夜下班的士兵朝他挥手:“老张啊,刘小将军托我和你说,你酒量,”他伸出食指摇了摇,“真不行。”

  “胆儿大了哈,敢嘲讽我了。”张若昀喝他。

  “我哪儿敢啊。”士兵笑嘻嘻地缩脖子,“这手势,这话,我可是学小将军学得一丝不差。”

  张军医佯怒,瞪他一眼:“早上被刘小将军训过话了吧?”

  “别说啦!昨天刘小将军扛着你回来的时候全营都看见啦,他还训我们说看不见他就算了,看不见张军医是怎么回事儿。守那个口子的兄弟被罚加训了,等会我也得跟着去跑圈。”

  张若昀感觉自己被某人明里暗里又嘲笑了一下,额头暴起愉快的小青筋:“那是没让他看见我认真的样!哦对了,等会帮我去问问后勤,今天要还有闲着的人,能不能分两个过来和我上山采药去,库房里紫苏和息隐不多了。”

  “好嘞!”士兵应了声,一溜烟跑开了。

卷心巧克力甜甜酱

当张若昀成了范闲 四

张若昀缩在门边快疯了,他双手抓着门框,以便随时溜走,一张脸僵硬得快要痴呆——找不到此时该用什么表情来面对眼前这一切。

范思辙跟条蛇似的东蹭蹭西蹭蹭,他心里苦啊,完全没料到这些药会落在自己身上,身上发烫,看什么都自带光圈,脑子里的弦暂时还没有绷,知道要做点啥事还需关门!

张若昀想逃走,但是范思辙看上去很严重,不知道要不要送医院,会不会对生命有影响,反正不能放任他这样下去。

他不敢靠近,拿了门边的扫把,小心翼翼的去戳范思辙,想把他戳出来,不要在这屋子里恶心胡来。

戳出来了后自己躲进去关门,再大声呼救……

“哎呀!”范思辙触电似的叫出来,暧昧至极。

张若昀吓得手一抖,扔掉了扫把。他预想的...

张若昀缩在门边快疯了,他双手抓着门框,以便随时溜走,一张脸僵硬得快要痴呆——找不到此时该用什么表情来面对眼前这一切。

范思辙跟条蛇似的东蹭蹭西蹭蹭,他心里苦啊,完全没料到这些药会落在自己身上,身上发烫,看什么都自带光圈,脑子里的弦暂时还没有绷,知道要做点啥事还需关门!

张若昀想逃走,但是范思辙看上去很严重,不知道要不要送医院,会不会对生命有影响,反正不能放任他这样下去。

他不敢靠近,拿了门边的扫把,小心翼翼的去戳范思辙,想把他戳出来,不要在这屋子里恶心胡来。

戳出来了后自己躲进去关门,再大声呼救……

“哎呀!”范思辙触电似的叫出来,暧昧至极。

张若昀吓得手一抖,扔掉了扫把。他预想的很好,哪知道那扫把一碰到范思辙,范思辙扭得更厉害了。

“不要让爹娘知道!”范思辙痛苦哼唧出声,好在活了两世,还有些忍耐力,然而不曾想范闲拿了扫把要把他扫地出门,伤心之余还残存着一分理智,不想这样出去被人看了笑话。范思辙中了药本就敏感,那扫把一条条一丝丝拂过他身上,难以言说的瘙痒感像有一千只蚂蚁在爬。

张若昀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名义上的弟弟在自己屋子里fa情,他也觉得羞耻,甚至庆幸自己院子里无人伺候,不然传出去又是一段史记。

“哥!帮我!”范思辙哭道。

张若昀两只手不知道该往哪儿放,电光火石间决定进入懵逼状态:“帮你什么?你出汗了,很热吗?”

范思辙瞪大眼睛,愣了。

他不信范闲没有看出来他此时的不妥是因为chun药!他料想很多种可能,觉得范闲此刻没有离开是怕他出事,又觉得无耻都无耻了自作自受说不定这种苦肉计还能让他俩更进一步,或者范闲把他扫地出门也可让他死了这份心,却没想到范闲他居然更无耻,他装傻!

这要他怎么回?承认要给他下药然后一不小心自己中着了?

“哥!”范思辙站不住,扶着桌子贴在冰凉的茶壶上,觉得不够拎起茶壶自己浇了满头满脸,他可怜兮兮的望过去,知道范闲最心软了……

张若昀被他看得一个激灵。

“热的话……,你先出来,外面可凉爽了!”他指着外面,言不由衷。

范思辙笃定了不想出去,他今天就是要一个结果,得到范闲最好,得不到范闲也要让他知道自己的心,大方向没错,但是细节……已经来不及想,他现在yu火焚身,瞎话随口就来:“我冷!我要哥抱抱!”

张若昀看着外面毒辣的日头,自己倒真是一身冷汗凉飕飕的。

范思辙在他屋子里大肆shen吟,越来越过火:“哥!我现在感觉有使不完的精力,你帮帮我,不要闹了!我撑不住了!”

怎么办!

张若昀手足无措,想转身逃跑,但是21世纪的良好教育告诉他不能就这样走了,万一范思辙出了什么事,得内疚一辈子。

“冷吗?冷就活动活动!”他看到墙角的锄头,快步拿了走过来,远远的把木柄递过去。

范思辙眼帘朦胧,一头雾水,然而现在情yu高涨,多想不了什么。他握着木柄,抚摸着上面的纹路,思绪如同脱缰的野马,不知道范闲此举是何用意,难道?或是!!?一个大胆的念头窜出来,他自己吓了一大跳,苦哈哈哭着喊:“范闲!它它它帮不了我!”

“你看外面这地多结实!年轻人精力旺盛不稀奇,去种田!翻一会儿地,你精力就使完了!”张若昀跑到院子中央,指着地大声道。

范思辙傻眼,又惊又呆。

他现在看什么都一层光晕,尤其是站在阳光里的范闲,跟个元宝似的金灿灿般的亲切。

然而现在才发现范•自带光环•美貌温柔•玉树临风•神仙下凡•闲这么可恶!

“你再这样下去,爹娘可就要发现了啊!”张若昀再添一把火。

范思辙本来就不聪明,此刻更是糊涂,再加上范闲说的好像没错,精力太多,使完了不就好了吗?

反正范思辙想破了头也不知道为何会在范闲的院子里种地。

“哥你是不是在框我?”他喘着粗气问道。

张若昀躲在屋内,只开了条门缝监视他,他实在是怕了,怕范思辙卷土重来:“挺有用啊,你自己感觉感觉?你翻翻地,我正好种点东西!”

京都气候干燥,泥土结实硬邦邦的,一锄头下去也许就破了个表皮,范思辙把那地当成了范闲,一锄头一锄头的挥下去耕耘。

范思辙没吃过苦,身体的极度疲累和不断涌出的汗水真的让那股火渐渐的熄了下去。

他现在只想躺在床上好好睡一觉。



崔明秀
不谈和亲之事时,安之在朕身边还...

不谈和亲之事时,安之在朕身边还是很可爱滴。

Ps:日常想peach😁

不谈和亲之事时,安之在朕身边还是很可爱滴。

Ps:日常想peach😁

零九

这套小王子略显乖巧的昀

这套小王子略显乖巧的昀

崔明秀

今日朝堂接见安之,在他行礼抬头那一刹那,朕知道,朕动心了🐶,美颜暴击UP➕。朝贺过后,与安之进行了亲切友好的交谈,夕阳下安之的侧脸是我唯一能看到的事物。


Ps:当皇帝真爽,当个能和小闲闲和亲的皇帝更爽(手动狗头jpg.),在想peach哈哈哈哈哈哈

今日朝堂接见安之,在他行礼抬头那一刹那,朕知道,朕动心了🐶,美颜暴击UP➕。朝贺过后,与安之进行了亲切友好的交谈,夕阳下安之的侧脸是我唯一能看到的事物。


Ps:当皇帝真爽,当个能和小闲闲和亲的皇帝更爽(手动狗头jpg.),在想peach哈哈哈哈哈哈

崔明秀

安之出使外国,在途中被人告知要和亲,被我这个敌国皇帝气的哭了。我太罪恶了😁😁,别怕,来了我疼你😍。

安之出使外国,在途中被人告知要和亲,被我这个敌国皇帝气的哭了。我太罪恶了😁😁,别怕,来了我疼你😍。

TGEUN_LOEY

【all闲】庆余年之苍穹神庙 ​第二十章:内库财权

范闲不知道自己如何回到的范府,太多事情出现的太突然,让范闲思考似乎也卡壳了​,他没想到的是从牛栏街刺杀案一路到此不仅只是他一个人的事,到了内库财权,再到皇室斗争,更还关系着神庙的秘密。牵扯的人也越来越多,越来越广,从北齐暗探到长公主,再到太子和老二皇位之争,如今更浮现出了庆帝才是真正的幕后推手。更多的隐秘的真相一点点破开遮盖的迷雾呈现在范闲眼中。他第一次真正害怕当着一切背后的真相公开时他是否能承受,更何况还要探寻神庙的秘密,他觉得自己像极了楚门的世界里的楚门;自己的人生,自己的行为都是被别人操控,他像极了一个笑话。

“范闲?范闲?你怎么了?”这时有个声音唤醒了范闲,范闲看着坐在自己身旁一身红...

范闲不知道自己如何回到的范府,太多事情出现的太突然,让范闲思考似乎也卡壳了​,他没想到的是从牛栏街刺杀案一路到此不仅只是他一个人的事,到了内库财权,再到皇室斗争,更还关系着神庙的秘密。牵扯的人也越来越多,越来越广,从北齐暗探到长公主,再到太子和老二皇位之争,如今更浮现出了庆帝才是真正的幕后推手。更多的隐秘的真相一点点破开遮盖的迷雾呈现在范闲眼中。他第一次真正害怕当着一切背后的真相公开时他是否能承受,更何况还要探寻神庙的秘密,他觉得自己像极了楚门的世界里的楚门;自己的人生,自己的行为都是被别人操控,他像极了一个笑话。

“范闲?范闲?你怎么了?”这时有个声音唤醒了范闲,范闲看着坐在自己身旁一身红衣的林婉儿,缓缓呼出一口浊气,虽然自己如今的人生被操控着,但​至少没有电视剧里那般狗血,至少与心爱的人没那些纠葛,能携手并进,共赴白头。

“没事,就是回忆起初见,如今你嫁与我就是觉着有些像在做梦,不真实。”范闲一直秉承着守护林婉儿的善良,努力让他离那些黑暗越远越好。

“最开始爹爹告诉我时,我也是一样的,觉得不真实,虽然我们早就有了婚约,但真的见面相处也就短短几月,本以为还会让我们再相处些时日,却没想到能这么快成婚。不过想着嫁你我还是有些紧张的。”林婉儿此时的双眸闪着光,似有星星一般。

“有什么好紧张的,如今你已经是范闲的妻子,也是唯一共赴白头的人,你不要怕,我身为你的丈夫定会好好保护你,珍惜你,你只要每天开开心心就好,对了若若很期待同你相处呢,她认识的各府小姐许多,等你病都好了,就让她带着你多认识些,也好去些​乏味,你平日一直居在别院中,也就个叶灵儿常去与你作伴,叶灵儿平日里咋咋呼呼喝点,喧吵了些,总归也是不够的,多认识些人才是好事。如若不自然也可把叶灵儿也叫上,有她在之前你不会觉着气氛不适。”

林婉儿似乎很爱听范闲说这些,笑容一直不曾从脸上下去,乖巧的点点头。两人说到深夜才安了寝。

第二日清晨,庆帝身边侯公公就带着口谕来到了范府,​意思明显简单,就是如今范闲林婉儿二人已成婚,依照之前规矩这内库的管辖之权就该交给范闲代理了,于是侯公公便将内库相关的人和文卷一并带了过来,众人皆跪着,就范闲直挺挺站着,还拉扯着林婉儿,美其名曰林婉儿身子本就不好,再跪出好歹可不行,侯公公心中自然知道庆帝对范闲的在意,再加上林婉儿的多重身份,也不去计较这些表面的功夫。

范闲看着足足五大箱的文卷和几十号人,也开始有些头疼,便就唤来了王启年一同处理。毕竟内库关系重大,不容出差错。

“难怪这长公主不愿舍下这内库财权,这钱财数之庞大简直可怕呀,若是我啊……”

“若是你啊,这些银子怕是只有进没有出了。”范闲调侃了句。

“小姐当年可比她做的更好。”五竹的声音猛的出现,吓了范闲一跳。

范闲拍拍心口“我说叔,你下次出现能不能不要这般了无生息出现,我心脏病真的要出来了。”

“我下次注意”

“大人,许久未见还是如此俊郎英姿啊。”王启年又开始马屁精了

范闲迷糊了“王启年你认识五竹叔?”

“那日您受伤昏迷,是大人找到了王某,王某才找到住处与医者为大人救治的,所以王某才有一面之缘”

“他,人不错”

五竹与王启年能认识对于范闲而言已经是十分玄幻之事了,如今还在五竹口中听见像是夸赞的字眼来,简直颠覆了范闲心中对王启年的认识。

“叔!你是不是眼睛被不蒙久了尘灰了,你夸人就算了,还夸的是王启年,还夸他人不错?”

“大人此言就差矣了,王某虽然是爱钱了些,但朋友义气还是讲究些的。而且王某家世清白,也未作奸犯科,人自然不错了。”王启年堆笑的说着。话虽然都不假,可范闲还是觉着变扭的紧。

​“你打算这么做?”五竹提回正题,范闲看着一堆堆文卷,站到王启年身旁“我打算将内库彻底清洗一遍,就算李云睿交出了内库财权,但也不能确定内库中没有她的人,还有太子和老二自然也会穿插些,毕竟长公主表面站在太子这边,实为老二一党,多少两方在内库都不会放过,如果不将这些人清理出去,这内库财权就不算全都交到了我手上。”

“大人说的极是,如今内库财权既已经到了大人手中,长公主要想东山再起拿回内库财权的心基本就断了,而那些人留着也是个祸患。”王启年想想也附和着

范闲这时停顿了一会​“不,太子和老二的人我要留着。”

范闲咧嘴一笑​,似乎有了新主意。

赫罗拉德

【zry48/日常/甜宠】糖堆日记(7)

194○年 天气:晴转阴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个男人和陈山长的可以说,一模一样,(好像他也这么说过我),我一瞬间觉得自己的脑子当机了以至于他什么时候握住我的手,我也没有注意到,


肖正国笑了笑,我也看着他笑了笑,我讪讪的松开了手,他……不是陈山,虽然像


但是少了一种气质,陈山给人一种温暖活泼的气息,而他肖正国,给人的感觉是孤独的,孤独的狼,一个人寻求着自己需要温暖,在战争中独自的逆行


“不知道,肖科长,找我有什么事情吗?”我喝了一口茶看着端正坐在我对面的人,我对自己说着,他不是陈山,不是陈山,他是肖正国


“不必和我客气,喝一点吧,”我给他倒了一杯茶...


194○年 天气:晴转阴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个男人和陈山长的可以说,一模一样,(好像他也这么说过我),我一瞬间觉得自己的脑子当机了以至于他什么时候握住我的手,我也没有注意到,


肖正国笑了笑,我也看着他笑了笑,我讪讪的松开了手,他……不是陈山,虽然像


但是少了一种气质,陈山给人一种温暖活泼的气息,而他肖正国,给人的感觉是孤独的,孤独的狼,一个人寻求着自己需要温暖,在战争中独自的逆行


“不知道,肖科长,找我有什么事情吗?”我喝了一口茶看着端正坐在我对面的人,我对自己说着,他不是陈山,不是陈山,他是肖正国


“不必和我客气,喝一点吧,”我给他倒了一杯茶,“龙井,味道不错的,尝一尝吧,”他看着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喝了一口茶,


“唐队长,您知道熟地黄吗?”我怔了一下很快掩饰过去了,只希望肖正国没有看出来,“知道,怎么了?”“最近熟地黄和麻雀,好像在开始行动……您怎么看?”我看着他的表情,“不要那么僵硬,放轻松,肖科长,”我看了看钟,晚上五点了


“肖科长不介意的话,去我家里坐坐?正好可以吃一顿再回家,”我看着他的表情,和陈山一样那种不好意思的脸红的表情,我情不自禁的摸了摸他的头,他僵住了,


“咳……唐队长,谢谢,走吧……”肖正国穿好了衣服看着唐山海,一丝不苟的西装革履梳着大背头,品着茶慢条斯理的说出让人心动的话语,


“山海!回来啦?”“山海哥?你回来了?”陈山和张显宗做好了饭,看着提着公文包的我打了招呼,陈山眼尖的看了看我后面,“山海哥……你是不是……?”“说起来你可能不相信……”“你又遇见了老东西的私生子?????”


不愧是陈山……


“勉勉强强算吧……介绍一下,肖正国,肖科长,”肖正国从我后面和他们打了招呼,不出所料……陈山又来了


“我的天哪!这个世界上还有多少老东西的私生子……”“噗……”我憋不住笑了出来,“喂,怎么说话呢?”张显宗拿出一个橘子塞到了陈山的嘴里,“呜呜呜恩!!!!”


“你们安分一点,肖科长可是什么还没说呢……”“没事,”我还没有说完就被肖正国打断了,我等待着他接下来的话


“也许也是缘分。”是肯定句,我看了看肖正国我看到了他眼里的光,那种我从未见过的光,是什么?关心?旁观?


是重拾

R

我想你与我同行,向着黑暗中的花。你说路太远天太阴,我说阴天里请绽放。阴天里,我是你的阳光。


小范大人太貌美了😭😭😭

我想你与我同行,向着黑暗中的花。你说路太远天太阴,我说阴天里请绽放。阴天里,我是你的阳光。


























小范大人太貌美了😭😭😭

詹咩

图源微博啊啊啊啊啊啊啊

图源微博啊啊啊啊啊啊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